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k

0
有种混搭叫“国风+JK”,可甜可咸不烂街!

有种混搭叫“国风+JK”,可甜可咸不烂街!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575.2万浏览    95022参与
国风+JK!
可甜可咸不烂街
活动详情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0-04 14:59
阿希等于鸭鸭

[田柾国]·防弹少年团-不要喜欢别人,就喜欢柾国一个

[图片]


“田柾国!”


田柾国羞红着脸,装没听见加快步速往前走。


“田柾国!!!”


你看着前面那个逐渐加快步伐的男人即将要拐入教学楼转角,赶紧高声喊,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


其实你对田柾国展开追求攻势之前,你也想过很多。你本来就不是喜欢老牛啃嫩草的人。


嗯......这样说也不对,你也就大田柾国两岁,不算老牛!


呃,说远了!


田柾国这么可,你真的忍不住啊,不把他收入囊中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在朋友的怂恿下,你遵循自己的心开始追求田柾国。


女生对男友做的,你对田柾国照做了。男友对女生做的,你也对田柾国做......





“田柾国!”


田柾国羞红着脸,装没听见加快步速往前走。


“田柾国!!!”


你看着前面那个逐渐加快步伐的男人即将要拐入教学楼转角,赶紧高声喊,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







其实你对田柾国展开追求攻势之前,你也想过很多。你本来就不是喜欢老牛啃嫩草的人。


嗯......这样说也不对,你也就大田柾国两岁,不算老牛!


呃,说远了!


田柾国这么可,你真的忍不住啊,不把他收入囊中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在朋友的怂恿下,你遵循自己的心开始追求田柾国。


女生对男友做的,你对田柾国照做了。男友对女生做的,你也对田柾国做了。


其实你已经感觉到田柾国对你从一开始的无可奈何再到坦然面对,那么照道理下一步应该就是答应你的追求才是啊,可偏偏他还是没反应!


你想来想去依旧想不通,难道是自己真的太过热情,吓到他?还是你们两真的没有缘分,强扭的瓜不甜?



“怎么了,一脸颓废。”


“唉!”


“你一叹气,我就知道是因为田柾国。”


你挑了挑眉,果真是闺蜜,这么了解你。


“我感觉到他已经不讨厌我,还习惯了我在他身边出现,可他还是不答应我。”


“你都追他大半年了,他还是不喜欢你的话,那我们要不就算了?!”


“可是......”


你是真的喜欢他呀。


“有句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我看你和田柾国是隔了座喜马拉雅山。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反应,可能他是真的不喜欢你。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虽然田柾国这株芳草是好,但还是有其他不错的绿叶啊。下周我们去看我哥比赛,到时候给你介绍男人。”


你数着日历,你已经一周没有去找田柾国了,田柾国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真的如闺蜜所说,他是不喜欢你,只是不好拒绝你罢了,毕竟你是他的学姐。真是个好孩子,给你留足了面子。








“别发呆了!走,去食堂吃饭,我哥请客,他带了他们社内的人喔!”


你看着宋延一脸坏笑,想起之前她说要给你介绍男人,你还以为她开玩笑,没想到是来真的。


看着宋延嘻嘻哈哈的样子,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也舒畅了很多。


来到食堂,你看着那条长长的队伍,顿时有点脑壳疼。


“宋延,这里!”


你们朝声响看过去,是宋延的亲哥,他们他们已经排到了队伍的中部了。


宋延拉着你的手往她哥哥走去,“走。”


刚走过去,你便看见在队伍右侧的座位上吃着饭的田柾国。


叹了口气,这食堂人这么多,你还是一眼就能看到他。


“想好吃什么了吗?学妹。”


“学长问你呢?”宋延拍了拍你的肩膀。


你收回放在田柾国身上的视线,转身看学长,“额,随便,我不挑食。”


“欸,小心!”


学长抓住你的双臂将你带到他右边,避开差点要撞到你的人。


“谢谢学长。”


“小心点。”


你没有再看田柾国,以至于错过了他双眉紧蹙,一脸不悦的表情。











饭后在宋延的有意撮合和学长的邀请下,你最终还是应邀去看篮球赛。


“还有十五分钟我就上场了。”


“那,学长加油。”


你举起双手给学长加油打气。学长摸了摸你的头顶,笑了笑便往场边的队员走过去。


就在你准备走向二层的座位时,突然有人抓住你的右手臂。


你一看,原来是田柾国。


田柾国抓着你的手将你带离篮球场,期间你挣脱了几次,但他一直牢牢地抓着,直到走到离篮球场不远处的图书馆外侧才停了下来。


“你放开我的手,你抓疼我了。”


田柾国松开你的手,看到你的手腕一圈泛红。


“对…对不起。”


你揉了揉发疼的手腕,“你这是干什么?”


田柾国看你对自己皱眉的表情,想起你对那个学长却笑脸迎人。


“他抓你手臂,你就对他笑。他比赛,你就给他加油打气。你是喜欢上他了吗?”


“你说什么?”


“上周才问我要不要考虑一下你,这周就这么快找其他人了?”


你看着田柾国愤怒的脸,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他是吃醋了!原来他也并不是如他表现的那般,他是喜欢你的。


“有什么问题吗?”


田柾国瞪大了他的兔眼,“你觉得没问题?”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啊!”


“你是喜欢我的,你怎么可以让别人摸你的头发,抓住你的手。”


田柾国一脸的不理解,表情有些慌张。


“我追你大半年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我就放弃咯。省得你还不知道怎么拒绝我。”


“做人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我这叫识时务,知进退!”


“我不准。你放弃,那我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


“我喜欢你,我不准你放弃!”


田柾国说完就抓住你的手拉进怀里,低头就是一吻。


你被田柾国的动作给吓愣住了,原来兔子急了真的会咬人。你一把推开田柾国,对着他怒吼,“田柾国,你够了,别太过分。”


田柾国嘟着嘴撒娇,“姐姐。”


哎哟喂!


田柾国的这句姐姐真的太杀人了!这小表情,你差点就忍不住要罢演了。


“凭什么你说一句喜欢我就让我不放弃你。”


“那这次换我来追你,好吗?”


好好好好好好好!!!!!


你内心策马奔腾,可脸上还是平静如水。


田柾国额头抵着你的额头,摇了摇握住你的双手,“姐姐,你不要喜欢别人,就喜欢柾国一个人。”


“看你表现…”











                                                                       

戴口罩、勤洗手、常清洁、多运动 


喜欢的话点个赞和推荐 评论找我玩更好

都是对我的鼓励 谢谢大家💜



Demon(初一新生,已开学)

破云吞海非典型阅读体 五

  老旧的铁门接收到正确答案后,铁锁咔哒一声就裂开了

     “恭喜,回答正确”喜怒无常的机械音再次

    众人神色凝重了许多,小心且谨慎地推开吱呀乱响的铁门

   毕竟这事,但凡是个三观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是神鬼制造成的,比如就这个自称叫步付泽的大SB(系统),正常系统都不会起这名!

    十有八九是那个大SB闻劭干的,江停理智的推断(我家停停怎么可能会掺入私人情感呢)...


  老旧的铁门接收到正确答案后,铁锁咔哒一声就裂开了

     “恭喜,回答正确”喜怒无常的机械音再次

    众人神色凝重了许多,小心且谨慎地推开吱呀乱响的铁门

   毕竟这事,但凡是个三观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是神鬼制造成的,比如就这个自称叫步付泽的大SB(系统),正常系统都不会起这名!

    十有八九是那个大SB闻劭干的,江停理智的推断(我家停停怎么可能会掺入私人情感呢)

    ......肯定是鲨鱼,不接受任何反驳,吴雩抱着肩,毫不迟疑的就认定了幕后黑鱼(鲨鱼:......六月飞雪了!画师!你看到了吗!)

    “阿嚏”闻劭和鲨鱼同时打了个喷嚏

   鲨鱼助手理都不理,而可爱的金杰贴心的为他大哥披上了一件外套,并且一直担心的用水汪汪的狗狗眼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大哥(媳妇)

    闻劭淡淡撇他一眼:“....你有病?”

    金杰:“.......大哥,注意身体”

  闻劭拢了拢外套:“...哦”

  金杰挠头jpg.突然嘿嘿傻笑:-D

  闻劭:.......神经病

   鲨鱼(看透一切):妈.的,死gay

   众人面前几乎是瞬间就出现了新的一扇铁门

  铁门上喀吱喀吱的出现了明显的刀刻字迹

       “请说出严峫的一个优点”

  众人:.....我说他没有优点( bushi),你信吗

   严峫抱起臂(别动,我要开始装逼了),刚想大夸自己是多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上到六十岁老阿姨,下到三岁女婴都为他着迷(女婴:唔哇,我没有)

   然后....然后就被系统禁言了,但严峫是谁,那可是四大骚攻之一!要说学习,谁都能比的过他,但论骚,你严哥可是你祖师爷!(那江停不就是我祖师奶吗.bushi)

   于是严峫开始大骚特骚 ,先是一手掐腰,一手拼命撸自己的刘海(话说我真怕他发际线后移,传出去,江停嫁给我了!bushi)然后又摆出各种土味装逼装帅的动作,看的曾翠翠女士直翻白眼,严先生紧张的看着她,叉烧!你妈要被你气晕了!

    艾玛,真丢脸,曾翠翠女士捂住脸,装作不认识面前这个骚孔雀🦚

    但你严哥永远是你严哥

   只见严峫这一坨直接扑到曾翠翠面前,妈的,脸都丢到奶奶家了,曾翠翠女士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只蹦蹦跳跳很明显脑袋不太灵光的叉烧,白眼一翻,晕了过去,严先生一手搂着自家宝贝媳妇,一手拿着一个刚从系统那要过来的叉(冲气的)

   系统bgm适时响起:“看见猹了,你便刺,那畜生很伶俐,倒从你胯下逃了”

   众人:....噗嗤哈哈哈对不起严队

   待众人冷静下后,系统步付泽就开始搞事情(没错我开始搞停停了bushi):“因长时间不作答,指定人物,江停”声音颇有点幸灾乐祸

   江停:......我谢谢你

   江停一言难尽的看了一眼严峫,根据自己刚才对他的观察,嘶,一言难尽啊!差不多就是那种重要场合严肃又机敏,但日常...就俩字——SB(嗯,没毛病)

   江停看破红尘jpg.:“破案精准率很高”说完江停就后悔了,我怎么脑袋一抽就说这个了?!

   妈的,该死的客套

  系统嘿嘿一笑(江停:妈的,你笑个鸡毛),猥琐又变态道:“嘿嘿,惩罚变成动物半个小时~”



——————————

嘿嘿,嘿嘿(又一个因为作业多疯的)

   




    

    

  


   

   

   

   

   

Demon(初一新生,已开学)

当吴雩和江停穿越惊封 (过渡回忆章)

      “领导.....你看...天上有星星哎.....”

  步重华无声的,嘶吼的,缓慢且沉重的摇着头

   “领导....你...哈哈..咳咳咳怎么了...别..别哭啊”吴雩无力的抬起手为爱人擦去眼泪,无能为力....

    “吴雩!..你他妈.....你他妈醒醒....你他妈答应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一辈子的...”步重华酸涩的哽咽着,十指紧扣手心,渗出殷红...


      “领导.....你看...天上有星星哎.....”

  步重华无声的,嘶吼的,缓慢且沉重的摇着头

   “领导....你...哈哈..咳咳咳怎么了...别..别哭啊”吴雩无力的抬起手为爱人擦去眼泪,无能为力....

    “吴雩!..你他妈.....你他妈醒醒....你他妈答应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一辈子的...”步重华酸涩的哽咽着,十指紧扣手心,渗出殷红

                     .....................

   “江停,你他妈说好要一起做胜利者的!你他妈给老子活下去!咱俩他妈都是胜利者!”

   “啊!!你他妈.....你他妈醒醒啊.....”

   “....严峫....别哭了...都变丑了...你说的对...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唯一的...胜利者..咳咳咳!”

   江停毫无血色的薄唇微弱的吐着寒气,用惨白的指尖轻轻勾勒着爱人的面孔和五官,从眉骨到下颚,从耳垂到锁骨,格外虔诚

 “...好了...这样..我就能...永远..永远记住你了..”

  手掌的突然跌落,忽停的心跳,渐冷的皮肤

                       ........苍白.........

       “我爱你”                        “我爱你”

                        步重华听到了.... 

                         严峫听到了...

                           他说

                            他说

                         “我爱你”

                  “I  love  you  forever”

            “I  will  be  with  you  forever”

    滴答,滴答,钟摆不停狂欢,灯光不停摇曳,酒瓶跌落,红酒晕染,白衣染血

    “勇敢的求爱者啊,你愿付出所有吗?”

            “我愿意,直到永远”

           坚不可摧,无人能摧

  严峫?从现在开始 ,没有这个名字,只有系统forever again718,简称系统fa7

  步重华?从现在开始,没有这个名字,只有系统save again412,简称系统sa4

        “系统fa7”                “系统sa4”    

               “转载....侵入宿主.....”  

                     “成功”

   缅甸,两个饱经风霜的灵魂悄然苏醒,又流逝

                   I love you forever

   

    昏黑的房间,午后,光晕染在云端,红酒杯上

    “年轻人,盯着我做什么,看上我了?”毒蛇不经意间的玩笑都让金杰甘之如饴

        “大...大哥”磕磕巴巴又真情实感

   嘶,我闻到了爱而不得的味道呢~

         “想和我做个交易吗,金杰?”


————————

给我点评论吧!找我聊聊天吧!我超好相处的!

 白嫖的我诅咒你一婚邵群,二婚宋居寒

  

    

此时彼方

【破云】【KJK】近墨者黑03

9.

阿杰不得不承认闻劭分析的是正确的,在此之前没有人看出他的做法,或者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怎么做。

观众们只道阿杰被拳王勒住脖子,应激反应下才下了死手。可却没人注意,这是阿杰的陷阱,为了背身靠近对手,得到一击致命的机会。

但是这个昨天刚刚第一次见面的小老板,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却可以讲出这么多细节,可见他的格斗能力远在他的外表之上,才能注意到这些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到的东西。

有点意思啊,这个小少爷。阿杰一边听着闻劭说,一边心里想着。

10.

告诉我,为什么。

所有声音仿佛在这一刻都消散一空,昨天的场景开始在阿杰眼前重演,手里是那个令人作呕的头颅,温热且粘稠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滴......

9.

阿杰不得不承认闻劭分析的是正确的,在此之前没有人看出他的做法,或者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怎么做。

观众们只道阿杰被拳王勒住脖子,应激反应下才下了死手。可却没人注意,这是阿杰的陷阱,为了背身靠近对手,得到一击致命的机会。

但是这个昨天刚刚第一次见面的小老板,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却可以讲出这么多细节,可见他的格斗能力远在他的外表之上,才能注意到这些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到的东西。

有点意思啊,这个小少爷。阿杰一边听着闻劭说,一边心里想着。

10.

告诉我,为什么。

所有声音仿佛在这一刻都消散一空,昨天的场景开始在阿杰眼前重演,手里是那个令人作呕的头颅,温热且粘稠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滴答滴答滑落,他从不恐惧这些,反之是从心底上升出兴奋和快感,复仇并没有带来喜悦,但压抑住了他身体本能的生理反应,他大口呼吸着,却没有卸力,直到他感觉到那人火热的肌肤变得冰冷。

他松开手,那人大块头的身体瘫软在地,观众的呐喊声开始沸腾,为这个年轻人难以置信的胜利,也为自己或多或少的金钱买单。

他们中有人兴奋欢呼,有人大声咒骂,在喧喧嚷嚷之下,那个男人的血液一点点流干。

观众们只关注赌金,没人施舍给失败者哪怕一个怜悯的眼神。阿杰冷眼看着这一切,他是胜利者,却依然觉得悲哀。

11.

年幼的阿杰正坐在热闹的街道边,这里人来人往,但每个地方都埋藏着不为人知的罪恶。

一个肌肉紧实的大块头年轻男子正向阿杰走来,他赤裸着上身,堪称漂亮的胸肌上有着一处不太明显的胎记:“你妈妈呢?”

阿杰仰头,满是戒备地看向他,视线刚好落在那处胎记上,“妈妈不在家。”

“小孩子可不要说谎哦。”大块头拍了拍阿杰的头,“乖,告诉我她在哪儿。”

阿杰的妈妈很早就染上了毒品,为了赚钱,她只好出卖自己的身体,就是这样,才与这个人产生了联系。

阿杰并不知道他找妈妈的目的,但当天晚上他妈妈就死在这条街上。

月光下,他亲眼看到是那个大块头做的。

12.

阿杰闭了闭眼睛,把这些情绪藏起来:“他杀了我妈妈。”

众人似有些吃惊,但很快也归于平静。这种事在这里常见,属实算不上惊天动地的大新闻,无非是说说笑笑间的戏谑谈资罢了。只有闻劭低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眉眼生的利落,却没什么表情,好看的眼睛里似有泪水一般亮晶晶的。白衬衣在保镖们的责打下已经变得褶皱,崩开的伤口正一点点渗出血迹。

“那昨天,恭喜你。”闻劭想了想,拉起地上的人。

13.

离开拳馆时,外面下着雨。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阿杰看着外面成排的车队,和一众保镖时,还是露出了孩子般的惊讶。

车程不长,就到了吴吞的别墅。金杰从后面保镖们的车子里下来,就被他们领去包扎伤口、换衣服,以及熟悉这里。

闻劭默默地看着这个少年固执地拒绝搀扶,拖着布满伤痕的身体,走进保镖们居住的地方,也一点点走进他的世界。

通常来说,保镖们彼此,还是愿意互帮互助的。但不可否认,他们还是看人眼色讨生活的,这些人是惯会看人下菜碟的。

闻劭本来是有意让吴吞认为他在意这个人的,但是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他在意的东西,对于吴吞来说是拿捏他的再好不过的软肋。这个少年已经很苦了,而他的在意只会让他此后的人生更加艰难。

但那个少年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他注意到少爷在看他的时候,竟然还颇有童心地回头对他扮了个鬼脸。

14.

再一次见到少爷,已经是深夜了。

经过一天的培训和休息,阿杰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个家族的基本情况,也恢复了大半体力。

少爷也结束了一天的日程,才差人叫他。

阿杰推门进来,看到少爷还在读书。他刚站定,就听见少爷放下手中的书本,轻声说了句:“以后进来记得要敲门。”

阿杰低声应了,有些脸红。

闻劭微笑着看着他,并没有丝毫的不悦:“如果以后能一起相处的话,这些事情你慢慢习惯就好。”

如果?

阿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没有出声,但眼神里却满是疑问。

“今天叫你,是父亲告诉我,想要送你去训练营里待上一段时间。那里……有些难熬,我不太情愿,却也没有办法。”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可以让你留在这里做保镖的,只是……”

“我愿意去。”阿杰打断了闻劭的话。

东京岁时记JK

藏青色字母卫衣在这个秋冬真太好看了!!

藏青色字母卫衣在这个秋冬真太好看了!!

R
KJK 自行避雷 上头产物 O...

KJK   自行避雷

上头产物   OOC致歉

幼稚园文笔   不喜勿喷

———————————————————

很久以前,一位神明捡到了个小孩,那个小孩脏兮兮的,神明有点嫌弃,刚想将他扔掉,但小孩的眼睛很明亮直直得看着神明,神明心软了,摸了摸他的头,说:“你有家人吗?”


小孩摇摇头,说没有


神明想了想,手指抵上小孩的额头,说:“那你以后跟着我,你就叫金杰吧”


金杰点点头,说:“好,那您叫什么?我该怎么称呼您”


“闻劭”

“你以后就叫我大哥吧”


就这样,金杰成为了闻......

KJK   自行避雷

上头产物   OOC致歉

幼稚园文笔   不喜勿喷

———————————————————

很久以前,一位神明捡到了个小孩,那个小孩脏兮兮的,神明有点嫌弃,刚想将他扔掉,但小孩的眼睛很明亮直直得看着神明,神明心软了,摸了摸他的头,说:“你有家人吗?”


小孩摇摇头,说没有


神明想了想,手指抵上小孩的额头,说:“那你以后跟着我,你就叫金杰吧”


金杰点点头,说:“好,那您叫什么?我该怎么称呼您”


“闻劭”

“你以后就叫我大哥吧”


就这样,金杰成为了闻劭最深情虔诚的信徒


千年后,闻劭感知到自己即将陨落后托梦给金杰,希望以神的旨意让金杰离开


金杰:“我不信神了。”


闻劭:“为什么?”


金杰:“他要我离开你。”


The god is about to fall,

 and his followers will follow the god forever


God loves his followers,

 and his followers love him


———————————————————

救命好尬啊😭 我自己都受不了了😥😥 严重OOC了,对不起😫😫

好像幼稚园童话啊🌚🌚 包北们当乐子看吧🤧🤧


宸柒
答应了朋友很久的JK短打,今天...

答应了朋友很久的JK短打,今天才想起来发出来。

老规矩   人物归淮上大大   ooc归我

  

元龙峡

傍晚的夕阳斜洒在山崖上,湿润的空气拍打在闻劭脸上,掠过旷野时吹动枯黄的草滩,发出悉悉索索声。几十辆改装的越野车停在河边整装着物资。

闻劭听着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转身将手中把玩的手枪丢给身后的手下,挥手示意身后的人跟他一起检查车辆。

闻劭一边听着手下汇报,一边抬手看了看时间准备出发。拿出手机准备联系人接应,一条日历的消息提示映入闻劭的眼帘。

————InternationalKissingDay,闻劭微微眯眼,......

答应了朋友很久的JK短打,今天才想起来发出来。

老规矩   人物归淮上大大   ooc归我

  

元龙峡

傍晚的夕阳斜洒在山崖上,湿润的空气拍打在闻劭脸上,掠过旷野时吹动枯黄的草滩,发出悉悉索索声。几十辆改装的越野车停在河边整装着物资。

闻劭听着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转身将手中把玩的手枪丢给身后的手下,挥手示意身后的人跟他一起检查车辆。

闻劭一边听着手下汇报,一边抬手看了看时间准备出发。拿出手机准备联系人接应,一条日历的消息提示映入闻劭的眼帘。

————InternationalKissingDay,闻劭微微眯眼,国际亲吻日。闻劭心思微动,示意手下将阿杰叫来。

阿杰被闻劭带着走到河边,离大部队偏远一点的地方,还没等阿杰向闻劭开口询问,闻劭便已回过头欺身而上,在金杰惊讶的眼神中吻了上来。夕阳映在水面上一抹余晖,闻劭感觉金杰逐渐回应的吻,唇舌深深的相交。

夕阳西下,一吻结束。金杰回身准备收拾出境。闻劭看了看金杰远去背影,目光顿了顿,转而遥望西南方向,中缅的边境线近在眼前。借着黑夜,游离在一线之间。

转身走去,闻劭流露出一丝苦笑。

  

————我这一生坏事做尽,游走在法律线边外,却唯独在爱你这件事上,我想让他合理合法。

  


放了一个《安全》小彩蛋,感谢你们的观看。

  鞠躬

Cr.Riuomvk

  “公子,小姐回来了”

  “哦?小丫头,可是几年未见了…”

  “就从未想过我?”

  “公子,小姐回来了”

  “哦?小丫头,可是几年未见了…”

  “就从未想过我?”

猪肉炖粉条

如果爱有颜色,那么一定是—— 

  

如果爱有颜色,那么一定是—— 

  

东京岁时记JK

初秋校供感西服,颜色很秋冬高级耐看,这款西服版型面料也很好,上身显气质

初秋校供感西服,颜色很秋冬高级耐看,这款西服版型面料也很好,上身显气质

小尤-Yui-

今天顺利打卡了向日葵啦!

出镜:奉谷谷

📸我

今天顺利打卡了向日葵啦!

出镜:奉谷谷

📸我

珈藍

  那一缕长发飘飘

  那一缕长发飘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