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hnny depp

31333浏览    1649参与
BLock
在picsart上做的壁纸!(...

在picsart上做的壁纸!(虽然尺寸好像不太行orz


是我最爱的普子💑

在picsart上做的壁纸!(虽然尺寸好像不太行orz


是我最爱的普子💑

zz瓶

There's a story called ᴡɪɴᴏɴᴀ ғᴏʀᴇᴠᴇʀ

About

ᴛʜᴀɴᴋ ᴜ ғᴏʀ ᴄᴏᴍɪɴɢ ᴛᴏ ᴍʏ ʟɪғᴇ.

There's a story called ᴡɪɴᴏɴᴀ ғᴏʀᴇᴠᴇʀ

About

ᴛʜᴀɴᴋ ᴜ ғᴏʀ ᴄᴏᴍɪɴɢ ᴛᴏ ᴍʏ ʟɪғᴇ.

黑择明

搬运近期储备的图

普美人的确比好多女生精致漂亮😍

导致和很多女主同框时女主美貌对我的吸引力完全消失🙈

搬运近期储备的图

普美人的确比好多女生精致漂亮😍

导致和很多女主同框时女主美貌对我的吸引力完全消失🙈

辣酱卡

你普也有有腹肌的时候啊_(:з」∠)_

你普也有有腹肌的时候啊_(:з」∠)_

八个格子。

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番外1 爱丽丝×疯帽子】3

“我想让红皇后回到仙境来。”

“哦!”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惊嘘了出来,随后开始混乱,就连白皇后和疯帽子也不免怔在了原地。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睡鼠从人群当中跑出来,“你疯了吗!”

“玛丽琨!”白皇后微微的带着些怒气,示意她不要对着爱丽丝发火,并让大家都保持安静,“大家都冷静一下!”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爱丽丝,轻轻地皱着眉,问道:“哦,亲爱的,我实在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爱丽丝看着在场的大家,想了想说道:“她是你姐姐。”

“额、、、是,可是她对仙境做了很多不可原谅的事,我不会因为她是我姐姐就随便宽恕她,不然我也不会流放她,我得对...

【番外1 爱丽丝×疯帽子】3

“我想让红皇后回到仙境来。”

“哦!”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惊嘘了出来,随后开始混乱,就连白皇后和疯帽子也不免怔在了原地。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睡鼠从人群当中跑出来,“你疯了吗!”

“玛丽琨!”白皇后微微的带着些怒气,示意她不要对着爱丽丝发火,并让大家都保持安静,“大家都冷静一下!”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爱丽丝,轻轻地皱着眉,问道:“哦,亲爱的,我实在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爱丽丝看着在场的大家,想了想说道:“她是你姐姐。”

“额、、、是,可是她对仙境做了很多不可原谅的事,我不会因为她是我姐姐就随便宽恕她,不然我也不会流放她,我得对我的臣民们负责!”白皇后坚定的说。

“她已经失去记忆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我们在这里开心的举办宴会,她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荒凉的孤岛上,甚至连可以回忆的东西都没有、、、这太可怕了、、、”

爱丽丝看向大家,接着说:“既然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重新给她一份记忆,让她做一个好人,继续活下去呢!”说完,爱丽丝看着白皇后。

白皇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对爱丽丝说:“虽然我说过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我实在不能一个人做主。”说完她转向大家问道:“那么大家觉得呢?”

一瞬间,大厅又变得嘈杂,大家都和自己身边的人讨论着这件事。突然人群中一个声音叫道:“谁愿意照顾一个疯子呢!”

“我可以!”爱丽丝不假思索的喊道。

大厅里又安静了。

爱丽丝回头看了看疯帽子,他只是轻轻的笑着,说:“没关系,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支持你!”

爱丽丝感激的笑了一下,接着对大家说:“我保证会照顾她,我会看着她,如果有什么不妥,我会亲自把她送回去的!”

大家面面相觑,还有些犹豫。白皇后心想爱丽丝说的也有道理,而且自己也答应她了,便说道:“既然我之前我承诺过,那么好吧,我明早就派人去接她。”

大家见白皇后已经答应了爱丽丝,便也不再说什么,毕竟是爱丽丝拯救了仙境。

爱丽丝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月亮,对白皇后继续请求说:“就现在吧!陛下,就现在去接她吧,求求你!”

白皇后犹豫了一下,然后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我的小可爱你真是难为死我了!”说罢,白皇后招呼来两个纸牌士兵,派遣他们去接红皇后回来。

爱丽丝对白皇后笑了笑,说:“谢谢陛下!”

白皇后表示不用客气,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暂时跳过这个话题。白皇后让乐队再次奏响了舞曲,大家又开始玩乐。疯帽子适时也想邀请爱丽丝跳一支舞,便摘掉自己的帽子,对着爱丽丝行了邀舞礼。爱丽丝惊喜的笑了,抬眼看了一白皇后,白皇后笑着示意爱丽丝快过去,爱丽丝便把手递了上去,两个人一同旋转到舞池中。

就这样,在大家的欢笑声中,爱丽丝和疯帽子心里都更加期待着月亮完全分裂出第二轮的那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纸牌士兵已经接红皇后回到了大厅中,音乐和欢笑声停止了,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曾经高冷残暴现在却好像一个无助的患了老年痴呆的老太太的红皇后。她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手上还戴着沉重的手铐,步履蹒跚还有些哆哆嗦嗦,看着大家的眼神中也带着惊慌。

红皇后被带到白皇后面前,本来在座椅上坐着的白皇后不禁站起身走到了红皇后面前“哦我的天、、、”她见此情景心里隐隐难过,那毕竟是她的姐姐。

爱丽丝见到红皇后便赶忙拉着疯帽子也来到了白皇后的身边。

红皇后跪在爱丽丝和白皇后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们。爱丽丝慢慢的伸出手想顺一顺她的头发,可是她吓的蜷缩成一团。就在这时,殿外的大钟响了起来。

“唉~”白皇后轻叹了一口气,刚才的气氛真是有些压抑,幸好大钟适时的响了。她拉过爱丽丝和疯帽子,抬眼望了一眼窗外的月亮,故作轻松的说道:“六点了,我们先开始进行灵魂分裂吧!爱丽丝,地上世界的你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错过这次机会,要知道双生之日是一百年才出现一次的!”

白皇后叫来两名侍女,命令她们迅速的到泪水潭去取潭水来。爱丽丝和疯帽子对视着微笑,两个人都微微有些紧张,爱丽丝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很快那两名侍女便从外面回来了,一只精致的玻璃瓶里盛着晶莹的潭水。白皇后亲自倒了两杯潭水,并叫人取来事先准备好的两枚银针。爱丽丝和疯帽子用银针分别刺破了自己的无名指,并挤出鲜血在对方的杯子里。

爱丽丝看着疯帽子,疯帽子兴奋的眼睛的颜色更深,他轻轻的唤着爱丽丝的名字:“爱丽丝、、、”然后打算喝下潭水。

“等一下!”

爱丽丝突然叫住了疯帽子,疯帽子疑惑的停了下来。爱丽丝取来一只空杯子,并把自己和疯帽子手里的杯子里的潭水都倒在里面一些。在场的人都疑惑的看着爱丽丝拿着它走到了红皇后的面前。

爱丽丝随手拿过一个小点心,慢慢地递给红皇后,然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温柔:“饿了吧?给你。”

红皇后犹豫的伸出手,一点一点的靠近爱丽丝手中的蛋糕,然后猛地抢走了蛋糕,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爱丽丝试着抚了抚红皇后的头发,轻轻的说:“慢点吃,有很多。”然后递上了那杯混合的潭水。

这次红皇后没有太多的犹豫,抓起杯子一饮而尽。不一会,从红皇后的身上闪出一些漂亮的光芒,绕着红皇后跳动了几圈,惹得红皇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不一会便渐渐地消失了。

看着爱丽丝的举动,白皇后吓了一跳,可惜已经来不及阻止,其余的人也纷纷开始惊嘘。

“哦我的天,亲爱的你在干什么!”白皇后真的有点不能理解,把红皇后放回来已经很宽容了,可是她现在分裂了红皇后的灵魂,她该怎么跟臣民们交待!

爱丽丝很淡定的看着这一切,回头对白皇后说:“她被列入了禁灵书对吧!”

白皇后一愣,没有说话。

“既然不能在仙境中继续生活,那么就跟我到上面去吧!”爱丽丝笑着摸着红皇后的头,红皇后觉得爱丽丝对她很好,便不再闪躲,还抬头对着她笑。“这样她就不会再威胁到仙境,陛下心里也可以好受一些,对吧!”爱丽丝看着白皇后,笑了一下。

“哦,对了,我还要给她一个新的名字,不能总是叫她红大头!嗯、、、海伦娜怎么样?你喜欢吗?”爱丽丝轻柔的问红皇后。

红皇后迷惑的眨着眼睛,“海伦娜?海伦娜、、、海伦娜!嘿嘿嘿,好!”红皇后傻傻的笑着拍手。

爱丽丝欣慰的笑着,心里稍稍舒服些。这是白皇后走过来,看着爱丽丝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感激。“哦我的勇士,谢谢你!”白皇后低声说着,“有时候我不得不为了我的臣民做一些我也不想做的事,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爱丽丝笑了,转身来到疯帽子的身边。“对不起,疯帽子,我这样擅自做主。”

“没关系,亲爱的!”疯帽子笑道,“我说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爱丽丝感激的看着疯帽子,并拿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下杯中的潭水,疯帽子也忙喝下自己杯子里的潭水。接着从两人身上闪出漂亮的亮光,围绕着两个人欢快的跃动。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两个人的感情所感动,看到两个人终于成功的分裂了灵魂,不禁都为其欢呼起来。大家都暂时原谅了红皇后,也许,从现在开始,要改叫她海伦娜了。

这时,简带着其他的徒弟抬着爱丽丝之前做好的蛋糕来到爱丽丝面前,见到那个蛋糕,爱丽丝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要在上面写“致我的最爱”。

“谢谢你,简!”爱丽丝说道。

简笑了笑,说道:“你是我最好的学生,我也为你感到高兴。现在快来切蛋糕吧!”

爱丽丝切下了写着“致我的最爱”的那块蛋糕,转身递给了疯帽子。疯帽子兴奋的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爱丽丝,又一次激动起来。

“哦,爱丽丝,你总是能带给我惊喜!”

爱丽丝笑着用叉子挖起一块送到了疯帽子的嘴边,疯帽子则一脸满足的吃下了那口蛋糕。就这样,爱丽丝和疯帽子在月光的照耀下,深情地对视,然后将对方融入自己的怀抱,并在心中默念着对方的名字,发誓一定会记住对方的一切,直到永远。


八个格子。

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番外1 爱丽丝×疯帽子】3

“你不应该在这的。”

突然一个慢条斯理并且陌生的声音响起,吓了爱丽丝一跳。

爱丽丝回头,并没有看到人,这时一阵呛鼻的气味传来,爱丽丝忍不住咳嗽起来,顺着这个气味,爱丽丝在一大片叶子上看到一只正在吸水烟的年轻的蓝色毛毛虫。

“你是、、、活字典?!”爱丽丝不确定的叫道。

“除了我还能有谁。”毛虫眼也不抬的说道。

“你不是羽化了吗?还有你、、、怎么变得、、、不像从前了?”

活字典又吐了爱丽丝一脸的烟,然后随意的说道:“我又活过一轮了。”

爱丽丝微微撅嘴想着活字典的话,其实有点想不通,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爱丽丝拿出神谕,展开给活字典看,问道:“你...

【番外1 爱丽丝×疯帽子】3

“你不应该在这的。”

突然一个慢条斯理并且陌生的声音响起,吓了爱丽丝一跳。

爱丽丝回头,并没有看到人,这时一阵呛鼻的气味传来,爱丽丝忍不住咳嗽起来,顺着这个气味,爱丽丝在一大片叶子上看到一只正在吸水烟的年轻的蓝色毛毛虫。

“你是、、、活字典?!”爱丽丝不确定的叫道。

“除了我还能有谁。”毛虫眼也不抬的说道。

“你不是羽化了吗?还有你、、、怎么变得、、、不像从前了?”

活字典又吐了爱丽丝一脸的烟,然后随意的说道:“我又活过一轮了。”

爱丽丝微微撅嘴想着活字典的话,其实有点想不通,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爱丽丝拿出神谕,展开给活字典看,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双生之日!”活字典连看都不看一眼,低头吸着水烟。

“双生之日?那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和疯帽子手里拿的是什么?”爱丽丝焦急的问道。

“仙境里的人永远只能在仙境内轮回,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的转生也永远还是他之前的样子,我也许是个例外,因为谁也不能确定我还是之前的那个活字典。你虽然留在地下世界了,但是你并不属于这里,现在在你原来的世界还是会有一个你,大概会处于昏迷之中。你知道的吧,仙境的时间和地上世界不一样,所以不用担心,你在上面应该也还没昏迷太久,不过如果你继续留在仙境的话,时间长了你就不能在回到地上去了,上面的你或永远昏迷或死去,总之会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怎么会这样、、、”爱丽丝喃喃道。

“不用担心,喝了双生之水你就可以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了。”活字典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

“双生之水?”

“就是这个。”活字典指了指神谕上疯帽子和爱丽丝手里闪光的杯子,“有两个月亮的夜晚被我们称为‘双生之日’,在那一天晚上,等两个月亮都照到泪水潭的时候,只要喝下潭中的水,就可以分裂出两个灵魂,不过、、、”讲到这里,活字典停了下来,吸着水烟。

“不过什么?”爱丽丝凑上去紧张的问道。

“不过,分裂出来的灵魂会忘记一些事情。”活字典吐出一圈烟雾,“就比如你,分裂出来的灵魂在地上世界只会记得之前来仙境的事,而疯帽子,他在地上世界本来就是不存在的,突然分裂出来的灵魂会忘记所有的事,而且他的样貌、性格、人际关系等等都会是全新的。”

“为什么会这样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喝双生之水就根本没有意义啊,只要我一个人喝就够了啊!”爱丽丝激动的叫道。

“因为他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活字典突然认真的说道。

“什么?”爱丽丝微怔。

“如果在对方的双生之水中加入自己无名指上的血,两个人的灵魂就会永世纠缠相连。”

“可是两个人在地上世界的灵魂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疯帽子连样子都变了,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虽然他会忘记那些在地下世界发生的事,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保留着他最初的本性,在某一天会有一个合适的契机,他会想起一切。你们是喝过有着对方鲜血的双生之水的人,总会有契机相遇,并且在一起的、、、”

后面活字典说了什么爱丽丝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她不等它说完就已经跑开了。她现在要回到皇宫去,去阻止这场大家都在极力配合的戏,疯帽子不能这么做!这件事因她而起,她不能让疯帽子为了她放弃自己的记忆和样貌,而且没有人能保证新的疯帽子还会不会是像现在一样的很好很善良的人,如果他变成了连他自己都嫌弃的人,那、、、那对他来说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当爱丽丝气喘吁吁的跑进大厅的时候,原本喧闹的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有一个正急着找爱丽丝的侍女正呆呆的放下手中的餐桌布。爱丽丝环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大厅中央的疯帽子身上。看着疯帽子看自己又惊又喜的表情,刚才一切想对他发的脾气都烟消云散了。

白皇后一脸担忧的站在疯帽子旁边,而她的身边正跪着微微颤抖的那条本该交给白皇后神谕的侍鱼。爱丽丝走到白皇后的面前,并不看疯帽子,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陛下,是我骗走了神谕,请您不要怪它!”爱丽丝说着,并递上神谕卷轴。

白皇后接过神谕,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将神谕交给身边的侍女,并挥手让那条哆嗦的侍鱼离开,然后便握着爱丽丝的手,有点生气但是更多的是担忧的问道:“你跑到哪去了?”

“我、、、”爱丽丝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便皱着眉头看向疯帽子。

疯帽子看着爱丽丝,眼神里有忐忑,也有期许,想对着爱丽丝笑,笑容却又僵在嘴边,最后他只好紧张的低下头,等待着爱丽丝的下文。

爱丽丝将疯帽的忐忑都看在眼里,她张了张嘴,最后只叹出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只是想找到疯帽子、、、”

“哦、、、”白皇后轻轻惊叹了一声,她看着爱丽丝看疯帽子的眼神,心里隐约觉得她所担心的事变为现实了。“爱丽丝、、、”

“我没事。”爱丽丝强颜欢笑,从白皇后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走到疯帽子的面前,轻轻的说道:“我只是好久没见到他,很想他而已。”爱丽丝说着对疯帽子笑了一下,问道:“这件裙子真漂亮,是你做的?”

疯帽子有些诧异的抬起头,忍不住弯起嘴角,深深的看着爱丽丝,久久说不出话,最后竟说了一句抱歉。

“对不起、、、”

此时,爱丽丝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她极力的控制自己,强忍着泪水只是轻轻的抽泣,并说道:“你不可以这么做。”

她扶正了疯帽子刚才因为找爱丽丝弄歪的帽子,看到了他深红的眼窝,她想起那天血色的夕阳下,他说忙完就和她一起生活。

疯帽子也勉强的笑着,说:“我以为、、、这样会带给你惊喜、、、”说罢,一丝哀愁挂上眉梢。

“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不能为了我,放弃本来的自己!”爱丽丝责怪道,“万一我们没有相遇,万一我们记不起对方,那疯帽子岂不是要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那里!那不公平!不公平、、、”

话说到这,就只剩下泪水流淌的声音。

大厅里久久的静默着,最后一声轻笑,打破了沉静。

爱丽丝诧异的看着正在笑着的疯帽子,一时忘了继续流泪。疯帽子看着爱丽丝诧异的表情笑意更深,他轻轻拥爱丽丝在怀里,对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谢天谢地,原来你只是担心我、、、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跟我一起生活呢!谢谢你,可是我非常相信我对爱丽丝的喜欢呢!我相信我一定会想起爱丽丝,并且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会爱上她,并且和她永远生活在一起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说过你在早餐的时候可以想通六件事对吧!”

爱丽丝从疯帽子的怀里出来,脸上还闪着泪花,撅嘴看着他,没说话。

“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生活吗?”

“我当然愿意啦!”爱丽丝认真的说着,并抹了抹眼泪,“可是我就是担心、、、”

“爱丽丝,你知道鸭子到底为什么像圆桌吗?你只要记住它,我们一定会想起对方的!”

爱丽丝想了想,点了点头。

“太好了!”看着两个人终于都下了决定,白皇后觉得好歹自己没有白白的发动大家秘密的准备了这些。她走到两个人中间,兴奋的叫道:“既然这样,我们就继续派对吧!等六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就可以进行灵魂分裂了!”

大厅里的人都欢呼了起来,爱丽丝看了白皇后一眼,然后和疯帽子相视而笑。

“哦哦哦,对了对了!”白皇后突然说道,“既然这样,就当是你们两个在今天定下婚约了!作为礼物,爱丽丝,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你想要什么?说吧,随便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疯帽子听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眼珠乱转。爱丽丝也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她看了看疯帽子,转身对白皇后有些舌头打结的说道:“订、订婚?”

白皇后则一脸理所应当的笑着点了点头。“对啊,你想要什么?”

“额、、、”爱丽丝垂眸,仔细的思考着。良久,她抬眼看了看大厅里所有一脸期待的兴奋的人,抿了抿嘴巴,决定了一件事。

爱丽丝看向白皇后,微微皱着眉头,小声的说:“我想、、、”

白皇后扬着眉,有些着急的点了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我想让红皇后回到仙境来。”




221b最后的十社
舰队街陶师傅理发不爽不要钱

舰队街陶师傅理发不爽不要钱

舰队街陶师傅理发不爽不要钱

被poi虐到自闭的孩子

回溯之途 八.瑞珀

和煎饼一起构思了快两个月的剧本,最后决定他来剪视频我来写小说╮( ̄▽ ̄"")╭虽然我。是。个。文。笔。渣。但没关系,后期有饼来帮我整改,所以这算是一个初稿吧

警告⚠️:双男主设定,主角既是船长,也是一个由作者自行融合德普在其他电影中的形象,所虚构出来的角色

bg.bl成分都有

基于原剧,但不局限于原剧


火车已临近图桑,为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纠纷,杰克选择了隐忍,他缓缓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他穿梭在昏暗的廊道内,内心琢磨着待会怎样向小乘务多借几天的时间去读完这本书。

说来也怪,这趟火车分明节数不多,来来回来多少也能见上一面。可自从那年轻人离开后,他竟然真的再也...

和煎饼一起构思了快两个月的剧本,最后决定他来剪视频我来写小说╮( ̄▽ ̄"")╭虽然我。是。个。文。笔。渣。但没关系,后期有饼来帮我整改,所以这算是一个初稿吧

警告⚠️:双男主设定,主角既是船长,也是一个由作者自行融合德普在其他电影中的形象,所虚构出来的角色

bg.bl成分都有

基于原剧,但不局限于原剧


火车已临近图桑,为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纠纷,杰克选择了隐忍,他缓缓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他穿梭在昏暗的廊道内,内心琢磨着待会怎样向小乘务多借几天的时间去读完这本书。

说来也怪,这趟火车分明节数不多,来来回来多少也能见上一面。可自从那年轻人离开后,他竟然真的再也没看到他路过一次。

“不好意思,我想找一下瑞珀。”

“瑞珀、什么瑞珀?”司炉头也不抬地继续忙活着手头的事情,他的脸由于长期被浓烟熏染而变得黢黑。

“额……”杰克想起谈话结束前,他蛮不好意思地提起自己似乎还不知道他小粉丝的名字。

他呐呐地开口,生怕自己的问题会令对方感到难堪或怎样。

然而年轻人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他只留下了名字,便先行离开了。

注视着瑞珀离去的背影,杰克不知怎得总有一种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错觉。

这个男孩给他的第一印象是阳光。他的眼睛水汪汪的总是满怀希冀地望着你,让人无法忍心伤害他拒绝他的一切请求。

而后来…….杰克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灿烂的、摄人的满怀憧憬的笑容消失在他的脸上,他的语气甚至变得冰冷。眼中也再找不到一丝最初让杰克心动的光芒。

杰克强压下心中不知从何说起的异样感,他小心翼翼地重复道:“瑞珀……一个很年轻的列车员。”

那人终于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正视着杰克,似乎有一瞬的错愕。

“他不在了。”

“等等……”杰克心中愈发不安起来,“什么叫他不在了?”

“前两天跳火车给摔死了。”

杰克的眼睛倏地睁大,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一阵细思极恐的寒意顺着他的脊骨蔓延在整个胸部,几乎扼住了他的呼吸。

“你确定是瑞珀吗?他明明……”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言语中的颤意,他手足无措地想证明着什么,“我明明上火车后还同他交谈过。”

列车员以一种打量神经病的目光从头到脚将杰克扫视了一番。然后嗤笑一声,摇着头继续往炉子内添柴火。

“这年头真是什么怪人都有……”杰克听到他嘴里小声的嘟哝着。

“那小子还成天幻想着自己拥有一艘船……”

杰克怔住了,这对他来说无异是晴天霹雳的。

他不能接受,也无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司炉的嘲讽就好像是当头给了他一棒。

少年眼中的星火是那么灼热炽烈,他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如同抓不住的蝴蝶。他在描绘加勒比海时的那种艳羡与渴望是那样的充满感染力,就好像在鼓励杰克去勇敢地闯荡西部。

杰克无法想象他究竟有多绝望,才会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沉默地消化着令他痛心的事实,呆立在门口好像失了魂。

直到再后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咣当”一声摔上了锅炉室的铁门,烟灰簌簌地往下洒落。

算是一个回敬吧。他恶劣地想着,在司炉的怒吼声中快步往回走去。

当他再次经过那群蛮人,当有人再次伸腿想去绊他时,他干脆利落地一脚踩上去,并回敬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身旁的哄笑声消失了,所有人都愣住了,整个车厢里只能听见有个吉普赛人捂住脚哀嚎的声音。

好久之后才有人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想教训他,却被旁边一位稍微年长一些的老猎手给拦下。

“阿尔瓦?”他不情愿看向老猎人,却在得到一个凌厉的目光后无可奈何地又让到一旁。

老猎手这才起身走向杰克,手里还拿着一把猎枪。

这不奇怪,自从火车驶进这片孤峰群,每一个上车的人都多多少少带着一杆枪,除了杰克。

但他仍直视着老吉普赛人的眼睛,一步都不曾后退。

“Kid,你很勇敢。”当二人之间仅剩几尺的距离,老猎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杰克没有回话,目光中仍带着警惕。

阿尔瓦回手将枪扔给了旁边的同伴,在感觉到杰克身体明显放松一些后,他笑了起来,褶皱将凌乱的胡子挤满半张脸。

“请问你笑什么?”杰克有些恼羞成怒。这人分明是在嘲笑他。

“没什么。”老猎人脸上仍带着笑意,他说:“只是太久没有见到像你这么有意思的城市人了。”

如果能把身上那傻里傻气的西装给脱掉,他会更可爱。阿尔瓦心想。

这怪异的服饰不应该出现在这片荒原。

杰克抿着嘴,琢磨着他话语中的含义。

“So, thanks?”他向前琛了琛头,不确定而且带有些讽刺意味地回答。

阿尔瓦没有生气,即便周围的一些猎手都很愤愤不平。

“You’re welcome.”他甚至尝试着模仿杰克那种文邹邹的语气。

“Kid,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本来就属于这里?”

“不好意思,我的父母都是克利夫兰人,祖父也是克利夫兰人。”他毫不客气地反驳。
“那么,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这个问题问住了杰克。他本来心中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答案,但这个答案在得知小乘务的死后,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请问我可以走了吗?”他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当然可以,孩子。”他的话音刚落,杰克转身就走。

“等等。”他突然又说道。

杰克以为他要反悔,袖中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他发誓他会打破第一个冲上来的人的鼻子。

然而阿尔瓦并没有想去为难他的意思,他从靠窗那摆了一排的猎枪中挑了一杆,直接抛给了杰克。

后者下意识地接住,然后惊异于手中沉重的金属质感竟是一把猎枪。

它象征着死亡与杀戮,伴随着的往往还有生还者的痛苦与悲泣。

杰克的妈妈就是死在这样一杆枪下,因此他太理解这东西能带来的痛苦和恐惧了。

他立刻产生了将其扔掉的想法。

“No, keep it.”老猎人好像能看穿他的想法,他用手势示意它将其收下。

“在这儿,你会用得上它的。”

老猎人的脸上留下很多岁月和风霜镌刻的痕迹,他的目光在自然的洗炼中被磨砺得更加明锐,但却很真诚。

杰克最终还是收下了这份从天而降,并且相当有分量的礼物。

他有些拘谨的冲阿尔瓦笑了笑,然后拉开门径直走回了自己的车厢。

桌面上空空如也。

如果不是他的行李就摆放在一旁,杰克几乎会怀疑自己走错了位置。

那本书和死去的瑞珀一同消失了。

无力感漫过了他的身体,连带着刚刚逞勇的疲惫让他瘫倒在座位上。

他迷茫地透过窗户凝望着夜空,有些星星汇聚成线匆匆划过,又有新的再次出现在眼前。

“当你在火车上看向窗外,你是否会想起在船上的感觉?”

这是瑞珀最后问他的问题。

“晚上夜深人静,你躺在床上仰望星空,而水就在你身旁流过,和那些风景一样。你是否会想,为何这些景物在移动,而船却是静止的?”

当时他只觉得这个问题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无根无据的。

现在看着窗外匆匆划过的点点繁星,他却仿佛已经置身其中了。

一切就如同最开始的那个怪梦,而唯一能证实它们确确实实存在的则是他口袋里沉甸甸的罗盘。

他将罗盘取了出来,贪婪地汲取着将它紧握在手中的真实感。

“它会指向这个世界上,你最想要的东西。”杰克·斯派罗的话好像就在耳边。

他打开罗盘,指针来来回回旋转了好几圈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定点,也同样没有指向西边。

杰克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趟西部之行的意义早已不纯粹,而他的心也随着不断增生的意外和未知变得动摇起来。

随着一道刺耳的鸣笛声划破寂静的夜,杰克知道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力。

因为火车终于到达了终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