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jo

6048.8万浏览    23.1万参与
风奉玄

【乔西】本花花公子送出的个个是完整真心(十八)

十八

空条承太郎是谁?

他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读起来也有两个jo?真搞笑,他不会也叫jojo吧?

西撒被自己脑袋里冒出来的没品笑话逗笑了,笑着笑着却只剩苦笑——他该怎么办?门外的人显然就是之前在楼下锯车库门的人,他已经很笃定房子里有人了。妈妈咪啊,他可不想翻窗跳楼上演什么都市追逐战,体能跟不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谁又能保证他要面对的敌人只有这一个呢?

太离谱了,他可一点都不想再进一次医院了。

手机还是没有信号。西撒没有回答门外那个人的问题,转身回到了书房,打算如果那个人没有动作,他就在书房的窗边站到天亮。手机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他觉得自己站两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80%...

十八

空条承太郎是谁?

他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读起来也有两个jo?真搞笑,他不会也叫jojo吧?

西撒被自己脑袋里冒出来的没品笑话逗笑了,笑着笑着却只剩苦笑——他该怎么办?门外的人显然就是之前在楼下锯车库门的人,他已经很笃定房子里有人了。妈妈咪啊,他可不想翻窗跳楼上演什么都市追逐战,体能跟不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谁又能保证他要面对的敌人只有这一个呢?

太离谱了,他可一点都不想再进一次医院了。

手机还是没有信号。西撒没有回答门外那个人的问题,转身回到了书房,打算如果那个人没有动作,他就在书房的窗边站到天亮。手机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他觉得自己站两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80%的电足够支持他玩上两小时的消消乐。

门外的那个人再没说话,似乎是一直在耐心地等着他的回答。西撒站在窗边,手机静了音,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滑动着,同时也在注意着四面八方的动静。他在玩过几局消消乐之后退出游戏看了眼时间,一时愣住了。

——怎么还是三点四十?

是之前看错了吗?……不,他总不至于连这个都看错。他调出了秒表,发现手机的计时器似乎是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每次在三点四十分五十九秒的时候,都会重新跳到三点四十分整。

这也太诡异了,不妙,一直是三点四十分的话,今天不会连天都不亮了吧?

西撒站在窗边,感觉自己的后背冷冰冰的。他盯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想着对策。敌人看上去,起码在他自己的认知上是人类,既然是人类的话,为什么能够控制时间呢?难道是超能力吗?

他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法皇绿莹莹的触手。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深想,他就看到手机上的时间突然跳到了三点四十一;与此同时,从远处驶来的汽车远光灯照亮了整片街道。

西撒登时什么也顾不上了——这是个机会,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他不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他可能就要永远被困在这段无限循环的时间里了。他一把推开了窗户,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外使劲挥舞:“请停一下!我需要帮助!!!”

谢天谢地!应该是他嗓门够大的缘故,那辆车停下来了!几秒钟后一个高大的男人推开驾驶室的车门出来,抬头望向了他:“发生什么事了?”

即使是在这样的距离和光线下,西撒也一眼就认出了那张与乔瑟夫肖似的脸。是那位来意大利拜访亲戚的东方游客,这属实是太有缘分了。西撒抓紧了手机,还是没忘问了一句:“是你啊……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我弟弟发了高烧。”对方道,“深夜突然又烧起来了,于是紧急去打扰了一下家庭医生。比起这个,你在做什么?”

“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可以请您把我捎去最近的警察局吗?”

您在和承太郎先生说话吗?”那个声音突兀地、只隔着一层书房门响起了。

“可以。”对方转身去拉驾驶室的车门,“下来吧。”

“冒昧一问,”西撒一条腿跨在了窗台上,“你是人吧?”

“……?”对方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您在和承太郎先生说话吗?

“太好了。”西撒说,“谢谢您,让我对人类重拾信心。如果我室友算是个狗人的话,我今天一整天就没见过人。”

您在和承太郎先生说话吗???

“真是……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男人道,“但如果是什么危险情况的话,不必担心,我不介意帮忙。”

身后是骤然响起的、令人头皮炸裂的电锯声,西撒翻身跳出了窗户,冲到副驾驶一把拉开车门。那个穿着白色大衣的男人也快速地钻进了驾驶室,拧动钥匙,油门到底。西撒从来没有觉得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有这么动听过。他们一路冲破了黑暗,驶入城市灿烂的霓虹。


“……原来如此。”在听完西撒(削减了所有灵异剧情)的惊险故事后,男人点了点头,“听上去劫匪盯了你们那栋楼许久了。”

“是啊,今晚真是惊险……非常感谢,真的是救命之恩了。我是西撒·齐贝林,叫我西撒就好。”

“齐贝林?《怯懦的艾因》?”

“啊,是的,你看过?”

“听说过。我家老头喜欢看你的剧。”对方道,“我叫空条承太郎。”

他说着,注意到西撒的衣服湿了大半,伸手调高了车里的温度——然后他就被强风掀起了帽檐——刚刚笑容灿烂的金发男人突然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一副视死如归准备跳车的架势。

“把车门关上!仗助还在后车座上睡觉!!”

Ithurtstobecome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诺变成超级你的了!


阿帕基:不用担心。你看,我手边刚好有个大小合适的箱子,可以把你们的教父装起来送给街坊邻居。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诺变成超级你的了!


阿帕基:不用担心。你看,我手边刚好有个大小合适的箱子,可以把你们的教父装起来送给街坊邻居。

佰犬
红毛狐狸😣💕

红毛狐狸😣💕

红毛狐狸😣💕

病娇无药医
一点茸茸梦女(对着茸胸肌流口水

一点茸茸梦女(对着茸胸肌流口水

一点茸茸梦女(对着茸胸肌流口水

汌

我把吉哥女朋友p掉了,吉哥不会怪我吧🥺(

我把吉哥女朋友p掉了,吉哥不会怪我吧🥺(

三楼德育处

是我血妈喜欢的lrc@未融化的诗 古早瓜冰瓜粮食片段,画的时候重新看了才发现和在我脑内一直打转的画面不一样,我极尴尬

是我血妈喜欢的lrc@未融化的诗 古早瓜冰瓜粮食片段,画的时候重新看了才发现和在我脑内一直打转的画面不一样,我极尴尬

池子贡·

文在微博,名字是池子贡

文在微博,名字是池子贡

bunichi

光着膀子不是应该穿上衣服!

戴毛线围巾啊!多多你脑回路不对啊喂


于是拖了一个月∠( ᐛ 」∠)_

一直在想怎么涂黑白灰

太苦逼了

(实际是被投产逼疯

这次其实光影很乱,但我总觉得下一张能黑白涂的更好些(莫名的自信("▔□▔) 


光着膀子不是应该穿上衣服!

戴毛线围巾啊!多多你脑回路不对啊喂


于是拖了一个月∠( ᐛ 」∠)_

一直在想怎么涂黑白灰

太苦逼了

(实际是被投产逼疯

这次其实光影很乱,但我总觉得下一张能黑白涂的更好些(莫名的自信("▔□▔) 


HA-AAAA

Fall In Your Eyes(阿帕基乙女)[2]

预警:女主有亿点怪(指尖宇宙)

      女主不是什么所谓的干净的好人!!!雷的话快逃!

      女主身世凄惨导致心理有点小毛病(其实不小)

      cp为阿帕基×赛格丽特(女主可代自己)

      与原作剧情几乎没有关联,打老板那段会跳过,直接设定全员生存...


     

预警:女主有亿点怪(指尖宇宙)

      女主不是什么所谓的干净的好人!!!雷的话快逃!

      女主身世凄惨导致心理有点小毛病(其实不小)

      cp为阿帕基×赛格丽特(女主可代自己)

      与原作剧情几乎没有关联,打老板那段会跳过,直接设定全员生存

      小学生文笔

      半夜无脑产物

      OOC致歉 otz



     当阿帕基走进餐厅时,一个金发男生正在努力压制自己的脾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狰狞。黑发男生用左手支着头,右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旁边的一男一女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但是主要是那个戴着帽子的男生*一脸暴躁的在吐槽些什么,女生在看杂志的同时抽空给一些无关紧要的回应。阿帕基看向女生手中的杂志,是医学期刊,而她手边的包里漏出几张纸,上面画着枪械的结构图。


     布加拉提也走进来,示意那张桌子边的几个人他所说的新人带回来了。阿帕基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米斯达表现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转移了话题的方向,主动给阿帕基介绍起了队里的人:“这个金头发的叫福葛。这个黑头发的叫纳兰迦。这个女生叫赛格丽特,她比看起来靠谱多了。我叫米斯达,是个枪手,感谢你的到来打破了我们四个人坐一桌的局面啊……”米斯达接着絮絮叨叨。福葛向阿帕基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纳兰迦凑到阿帕基身边试图逃掉数学题,又被福葛抓了回去。赛格丽特从始至终没有抬起头看一眼阿帕基,只是将她身边的椅子拉开,说:“坐吧,没必要感到拘束。”


     “布加拉提先生,外面有人找你。”服务生走过来轻声对布加拉提说。布加拉提跟着服务生走了出去。他一直都很受人敬重,所以有人找他也是很正常的。房间里暂时安静了下来,但也只是暂时。


     “为什么是四块草莓蛋糕啊!!不是三块也不是五块,偏偏是四块!!”米斯达对着草莓蛋糕发脾气。“米斯达,安静。”福葛试图让米斯达冷静下来,但是很显然,并没有成功。“四就是不吉利啊!我每次碰到四都会倒霉的!”米斯达对福葛喊。“服务员,麻烦再来一份草莓蛋糕。”赛格丽特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不得不承认米斯达这样的确会影响她记忆。她要是把人体的哪根神经或血管记错的话,肯定有米斯达好苦头吃。“给新人也来一份好了。”“啊啊,对哦,阿帕基,你看,赛格丽特人不错吧。”米斯达接话。赛格丽特不觉得自己人很好,只觉得米斯达吵闹。


     很快布加拉提回到了室内,第五块草莓蛋糕也被端上来。阿帕基见布加拉提并没有蛋糕,便想把自己的那份放在他面前,赛格丽特却突然把自己面前的蛋糕推到了布加拉提面前,说:“这个服务员是新来的,把你的蛋糕放在了我这。”布加拉提也很自然的接过:“你还是不喜欢吃甜的啊。”赛格丽特不置可否。她把书放下,想要消化一下刚刚记在脑子里的人体结构,抬眼却撞上了阿帕基探究的目光。


     说实话,赛格丽特加入布加拉提小队已经很久了,她本以为自己忘掉了在流浪时学的油嘴滑舌的赞美,但是很明显,她还没忘记,因为这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米斯达他们就像见了鬼一样,连准备和纳兰迦动手的福葛都停下了手里的叉子,一脸震惊的看着赛格丽特。布加拉提看着震惊的众人,对赛格丽特笑道:“看来他们是完全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啊。”赛格丽特细品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亲爱的,我要溺死在你这双美丽的眼睛里了。”只觉得自己功力减弱大半,远没有过去那么腻人了,但是看其他人的反应,这句话的威力不亚于向人群密集处扔一颗扒了皮鲜血淋漓的人头。


     纳兰迦为了证明自己没做梦,拉着福葛让他打自己一拳。福葛警惕起来,他身边的那抹紫色若隐若现,看来是觉得赛格丽特中了替身攻击。米斯达哆哆嗦嗦地抱住头,嘴里喃喃道:“果然遇到四就会倒霉啊……”阿帕基只是浅浅的皱着眉,似乎不太习惯这样亲密的语气。


     赛格丽特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有多么无趣且一本正经,只是说了一句暧昧的话而已,反应就这么大。他们要是遇到流浪时的自己……赛格丽特挑了挑眉。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让自己回忆过去。她看着这些“内心脆弱”的队友,觉得不可理喻。


     “喂,我说。”赛格丽特开口,她看到紫烟抖了一下,“你们不至于吧。我是正常的,只不过你们没见过这样的我而已。”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是神志清醒的,她还将手里的杂志的扉页拆散重新组合成了一张白纸。福葛半信半疑的将紫烟收回去。米斯达虽然还苦着一张脸,但是也算是冷静下来了。纳兰迦若有所思:“那么这是不是说明阿帕基对于赛格丽特是特别的?只有他会让赛格丽特表现出这一面诶。是这样的吧,福葛?”福葛没在听纳兰迦讲话,只是随便“嗯”了几声算是对纳兰迦的回应。


     赛格丽特又回头盯着阿帕基的眼睛看。这双眼睛与她挖出来的其它眼球不同。阿帕基注意到她的目光,也直直的回视着她。赛格丽特突然明白了不同之处:阿帕基的眼睛像是汹涌的海浪,而她挖下来的眼球则像是一潭死水,虹膜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雾。但是阿帕基的眼睛深处却与那些眼球相同,那里同样是一片死寂。那片黑暗中没有生气,似乎这具身体的内核已经是风暴中飘零的落叶。这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外表镀了一层金的玄武岩,又像午夜飘着浮游生物的海洋。


     “我看到我破碎的灵魂在你的眼眸里浮沉。”


     赛格丽特从没想到她一个自认为对甜言蜜语信手拈来的人居然还会这么嘴笨。阿帕基依然是皱着眉,但是并不反感赛格丽特的赞美,礼貌的表示了感谢。


     赛格丽特似乎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注意到了左手腕表上显示的时间,只好作罢,偏头对布加拉提说:“约的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布加拉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于是赛格丽特收起杂志,起身准备离开。布加拉提叫住她,轻声询问她在结束之后能否自己回家。赛格丽特沉默了两秒,然后笑着对布加拉提说:“没关系啦,我已经不会像上次结束一样狼狈了。”布加拉提也露出笑容,祝她此次也能顺利完成治疗。纳兰迦他们也与赛格丽特告别,一切都像平常一样,只有阿帕基云里雾里的弄不清状况。他只好在赛格丽特走后向布加拉提投去疑惑的目光。


     布加拉提当然没有隐瞒阿帕基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难得带上愁绪,神情严肃而淡定,向阿帕基说道:“这也是我要向你说明的事。赛格丽特有心理疾病,所以每周要去看医生。也是因为这个,她的性格很难捉摸。虽然她有时候会难以控制自己,但是她没有恶意。”阿帕基点头表示了解,加入黑帮的人的过去大多不美好,谁也没特权责备谁。至少她还愿意积极去改变,而自己却深陷泥沼。布加拉提接着说:“你也不用担心她的病会影响任务的执行。如果不是特定情况,她是不会有异常的。日常生活完全没有问题。”米斯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对阿帕基说:“赛格丽特人是很好啦,但是总是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我们今天第一次听到她说出这种话呢。”阿帕基也意识到了自己或许在某个方面上的确吸引了赛格丽特,但他不在意,因为过不了多久赛格丽特就会发现他就是个烂人,一个身上背了罪孽的十字架的杀人犯。


     阿帕基问道:“特定情况是指什么情况?”他可不想刚刚加入就踩到赛格丽特的雷区。小队成员第一次集体沉默了,过了一会,福葛才试探道:“她从没提过。但是上次她在回家路上突然失去音讯。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病了,几乎要杀人。当时她抖得站不住,只能跪坐在地上。只要有人靠近就会尖叫,还摆出攻击的架势。旁边地上倒着的男人比她狰狞多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我们废了很大的力气才……”福葛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词,“阻止她继续攻击那个男人。我和米斯达等到她稍微清醒一点后,就立刻送那个男人去医院了。布加拉提和纳兰迦照顾她。对了,后来那个男人还是因为伤口感染死了。”纳兰迦脸色不太好,似乎又见到了那个歇斯底里的赛格丽特。布加拉提蹙着眉,缓缓说:“她在你们走了之后神情呆滞,应该是在回忆发生了什么。大概过了三十秒,她站起来,扶着墙背过身,似乎是吐了,然后嚎啕大哭。我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不允许我靠近,让我带着纳兰迦先走。我放心不下她,她主动提出全程保持通话。之后我也一直在暗处盯着她,再没有异常了。”


     阿帕基听完这么长一段话脑子里塞满了冗杂的信息,还没等他理出个所以然来,潜意识就已经提醒他这个赛格丽特是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还是要尽可能的远离比较好。可是就像一切神秘未知的事物一样,赛格丽特也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他叹了口气,可能人就是喜欢探索未知吧。


     米斯达想换个轻松的话题,布加拉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米斯达到嘴边的话音。他看了一眼来电信息,示意所有人安静,迅速接起了电话。随着通话时间的延长,布加拉提脸色越发严肃。等到他挂断电话时,表情几乎可以说是阴沉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低下头给赛格丽特发完简讯,抬眼看阿帕基:“老板明天安排你和赛格丽特出任务,要排查出最近出现在码头附近的毒贩是从哪里来的毒品,然后把人处理掉。”




*注:米斯达第五个入队是动漫原创剧情,这里的入队顺序主要是个人推测,是:布加拉提—赛格丽特—福葛—纳兰迦—米斯达—阿帕基—乔鲁诺(未出场)






那三条鱼

摸点无脑Q版 服装参考了CELINE

摸点无脑Q版 服装参考了CELINE

抱紧被子酱

堆堆放……

p3稿子

米4444达你看我发了几张图?

堆堆放……

p3稿子

米4444达你看我发了几张图?

Van样吃薯条
SLEEP UNDER THE...

SLEEP UNDER THE STARS

给自己的生日贺图(虽然是1月20号

SLEEP UNDER THE STARS

给自己的生日贺图(虽然是1月20号

Strange paper

P1因为很可爱就自己翻译了一下嘿嘿,都是给朋友看的所以可能有错误,刚到手的jump热乎着,迫不及待了

P1因为很可爱就自己翻译了一下嘿嘿,都是给朋友看的所以可能有错误,刚到手的jump热乎着,迫不及待了

我车里有空条
此时的哈密瓜还是精密A *给过...

此时的哈密瓜还是精密A

*给过生日的列表画的立牌

*实在画不好温柔的表情 只好画了个肉芽花

此时的哈密瓜还是精密A

*给过生日的列表画的立牌

*实在画不好温柔的表情 只好画了个肉芽花

Goichi吾一

和爸妈一起看jo那档子事(14)

腿姐战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肉眼可见我妈很开心。

(怎么最近她好像一直看战斗都很开心。)

二乔被电梯缠住挣扎大叫被人围观

妈“二乔可出洋相了哈哈哈哈”

我“很久很久以前某电视机前也有这样的场景。”

恋人战时的可怜二乔。

妈妈非——常喜欢老二红了脸的可爱样子,就说这种幽默风趣又可爱的老头子难怪会有那么多女人缘!

玛拉亚深情表白二乔

妈“之前在海底承太郎也好像,有过类似的经验啊”

我“坠 入 爱 河”

妈“唉也难怪,这么老了按理说该缩水了,你看看二乔那个腿那——么老长”

我(眼泪从嘴角溜出,真的流了,一滴)

妈“你至于吗”

我“是橘子...

腿姐战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肉眼可见我妈很开心。

(怎么最近她好像一直看战斗都很开心。)

二乔被电梯缠住挣扎大叫被人围观

妈“二乔可出洋相了哈哈哈哈”

我“很久很久以前某电视机前也有这样的场景。”

恋人战时的可怜二乔。

妈妈非——常喜欢老二红了脸的可爱样子,就说这种幽默风趣又可爱的老头子难怪会有那么多女人缘!

玛拉亚深情表白二乔

妈“之前在海底承太郎也好像,有过类似的经验啊”

我“坠 入 爱 河”

妈“唉也难怪,这么老了按理说该缩水了,你看看二乔那个腿那——么老长”

我(眼泪从嘴角溜出,真的流了,一滴)

妈“你至于吗”

我“是橘子太酸好吗。”(真的。)

话说吃橘子吃多了会流鼻血,是不是看小飞机看多了也会流鼻血的原理(但我还没流过)?

至于名场面,那个栅栏兄弟情啊。

我们除了笑和妈妈看戏的咧嘴以外没啥对话。

但是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母女俩看一眼笑一分钟看一眼笑一分钟的德行。

笑到打鸣

阿雷西其一

我妈第一次,第一次说一个人长的丑。

就是说阿雷西。

我“光辉的人民英雄阿雷西,你怎么可以说他ch……(看了一眼)啊确实。没事了,你继续。”

确实是不怎么能上台面。

波波变小

妈“他好可爱啊小肉手小兔牙!”

我“婴儿车!可爱死了银色婴儿车!”

然后,我和我妈一个人夸小波波一个人对着银色婴儿车发疯,这么毫无关系的对话了很久。

我厨西撒跟我喜欢银色战车有任何关系吗?没有。

啪咪————!

nmd他为什么那么可爱哇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爱他!!

波波和大姐姐

妈“完全在哄小孩嘛”

我“毕竟波波脑子也变得小孩化了。”

妈“这么一比”

我“我乖多了是不是”妈“你小时候真烦人。”

我“…………?”

我“你要不钻进去把波波抱出来吧,行吗?我走。”

妈“这个女孩没事吧”

我“好得很呢,这是荒木好不容易手下留情的一次。”

妈“有没有觉得她有点艾丽娜的影子?”

我“…………啊…………(很难表达清楚的心态。)”


然后关电脑准备睡觉嘛。爸爸不常在的原因是公司年末事情很多,很累,所以经常先去睡了。

我正在等电脑关机。

突然我妈大喊一声!

“还剩三个!就剩三个了!”

我“……么?”

爸(鼾声突然断掉)

妈“还有三个替身使者就打迪奥了!”

我“……您至于这么激动吗……(剩下的全是刀。)”

瓶子里的人在笑
吻 未完成草稿(不过完成了估计...

未完成草稿(不过完成了估计也不会变好看)

未完成草稿(不过完成了估计也不会变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