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jo同人

24.5万浏览    10925参与
无厘头

Strawberries cherries and an angel's kiss in spring.

My summer wine is really made from all these things.


自调了几个自己喜欢的版本

Strawberries cherries and an angel's kiss in spring.

My summer wine is really made from all these things.


自调了几个自己喜欢的版本

世纪捌
好像手机拍的好看些……:/

好像手机拍的好看些……:/

好像手机拍的好看些……:/

阿蛋-a-

【JOJO乙女】东方仗助×你 救赎(29)

*第二人称!!OOC警告!!

*东方仗助×你

*时间线:仗助正在读大学

*图个乐呵,不要深究

———————————————————————


    你与他闲聊了几句,共同完成了晚饭,仗助和你都没再提起那个女生。


    日子平静地过着,你渐渐地适应了校园生活,仿佛之前被身体拖累的日子是一场梦。

    其实,那段日子,或者说,那段痛苦,对你来说过于漫长,你比同龄人要更加成熟一些,很多同学喜欢你的冷静,认为你是可靠的人,你也逐渐真正融入了集体......

*第二人称!!OOC警告!!

*东方仗助×你

*时间线:仗助正在读大学

*图个乐呵,不要深究

———————————————————————


    你与他闲聊了几句,共同完成了晚饭,仗助和你都没再提起那个女生。


    日子平静地过着,你渐渐地适应了校园生活,仿佛之前被身体拖累的日子是一场梦。

    其实,那段日子,或者说,那段痛苦,对你来说过于漫长,你比同龄人要更加成熟一些,很多同学喜欢你的冷静,认为你是可靠的人,你也逐渐真正融入了集体。


    那个女生也没再来找过你,你不知道仗助如何处理了这件事。

    说起仗助,他最近的社团活动愈加繁杂,前阵子他和你提了一嘴,似乎是要参加某个比赛,他正加班加点地带领社团同学们练习。

    你再次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归于平静,但这时,突然发生了件令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到了仗助的社团比赛的日子,仗助肉眼可见地紧张,吃早饭的时候几次把筷子戳到脸颊,你看他觉得又可怜又可爱,忍着笑帮他擦了擦脸上的食物残渣。

     今天学院的老师给你安排了任务,实在不好脱身,你没办法见证仗助在赛场上的英姿,倍感遗憾,但仗助说之后还有很多不同的比赛,所以也不差这一次,你才安心下来。


    你起身钻进仗助的怀里,男孩的身体总是热乎乎的,你轻轻转头,蹭了蹭他的胸膛,小声说道:

    “加油,等你归来,我的英雄。”


    仗助突然大喘气了一下,按住你的肩膀把你推远,你正觉得疑惑,看见仗助的脸红得要命,整个人扭转成夸张的角度,像是藏着什么一样,看见他的别扭样子你才意识到……

    你的脸也瞬间红起来,轻咳一声掩盖尴尬,躲开视线,帮他整理了下衣服之后,你和仗助二人装作无事发生地一同走向校园。


    你做着老师布置的任务,而仗助隔一阵子就要短信你赛场上发生的情况,他描述得绘声绘色,你也仿佛亲临现场了一样。

    这一天过得很快,老师的任务也是越做越多,疲倦的你只能靠着仗助的短信汲取能量,晚些时候,仗助向你发来了比赛胜利的喜讯,你也几乎笑出了声。


    正在想买些什么好吃的和仗助一起庆祝,应该买些酒,好久没喝酒了。但随后又想起,他和社团朋友一起赢得的比赛,也应该由他们一同庆祝。

    你拿出手机想着嘱咐仗助几句,但是被他这一天的发言吸引了目光,你划着手机屏幕,回味他一天对你说的话,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下一秒就见到他,和他拥抱在一起。

    在你回味了仗助的话之后,他刚好向你发来了信息,大意是今晚去和同学庆祝,但是不会喝酒,又嘱咐了你几句。


    其实仗助说了很多没用的话,简直就像吃饭要记得张嘴一样,但是就是由没用组成了每一天,笑意浸润了你的嘴角。

    你买了些晚饭的食材,走回家时,似乎觉得周遭的风景都变得清楚了,之前总是低着头赶路,不愿与人群有视线上的接触,好像很久没有抬头走路了。

    如今与仗助在一起,他带给你无尽的温柔与爱,让那些痛苦都飞走了,你根本就无法想象没有仗助的日子该怎么过,也没办法去回忆过去独自一人的日子。


    回到家,钥匙打开门,你完全没有意识到,今晚就是一场对你的试炼。

To be continued~

———————————————————————

作者的话: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入我的读者qq群,群号是:853627004。里面会有一些未发布过内容,感谢大家的喜欢哦。

五条猫

【米斯达乙女】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 大小姐 妹×临时保镖 米斯达

· 女主名 格洛理亚


“护卫大小姐这种事肯定很麻烦吧。像刚认识的特里休那样趾高气扬的,等等,特里休我没有讲你不好的意思,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别拽我帽子疼啊啊啊啊!”


小教父对闺密间的打闹熟视无睹:“她的父亲诚恳请求【PASSION】派得力干将护卫,眼下最合适的就是你了,米斯达。”


“我不是听错了吧GIOGIO,我才刚申请的度假?我望眼欲穿的披萨红酒游艇美人艳遇都要泡汤了!”


“正因为你刚申请的假期,米斯达,所以你...

  

· 大小姐 妹×临时保镖 米斯达

· 女主名 格洛理亚



“护卫大小姐这种事肯定很麻烦吧。像刚认识的特里休那样趾高气扬的,等等,特里休我没有讲你不好的意思,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别拽我帽子疼啊啊啊啊!”


小教父对闺密间的打闹熟视无睹:“她的父亲诚恳请求【PASSION】派得力干将护卫,眼下最合适的就是你了,米斯达。”


“我不是听错了吧GIOGIO,我才刚申请的度假?我望眼欲穿的披萨红酒游艇美人艳遇都要泡汤了!”


“正因为你刚申请的假期,米斯达,所以你才最合适。”小教父双手交叉,“其他人都没空,果然米斯达你是【PASSOIN】的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


“不可或缺什么的,我哪有哈哈哈哈……乔鲁诺你是不是在捧杀我?”


“怎么会?而且要安全护送这位小姐到达悉尼才算任务结束,就当是旅行放松也未尝不可。”


米斯达谨慎地观察了乔鲁诺的表情,得出的结论是毫无破绽,只好虚张声势:“我的时间和好心情可是无价的,总有些家伙觉得只要有钱什么都能解决——”


“除去组织的抽成,你可以拿到二十亿里拉。”


“这个任务我米斯达当仁不让地接下了!”


小教父莞尔一笑:“这不就解决了吗,米斯达。”


要是知道第二天凌晨四点就会被叫起来,米斯达肯定想尽一切办法倒流时间,把被金钱迷了双眼的自己给暴揍一顿。算了,最后疼的还是自己。


福葛把培训内容讲完,例行询问:“别生气了米斯达,刚刚我说的你记住了没有?千万别让她溜掉。”


“四点被叫起来做临时培训谁会不生气啊!为什么不是三也不是五非得是四啊!不吉利的一天从四就开始了!”


福葛深吸一口气,试图把米斯达引回任务:“护卫目标据说是位天真烂漫的小姐,也许你会喜欢的。”


“可爱又怎么样,我喜欢的是成熟御姐,你懂吧,就是那种前凸后翘风情万种的……总之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好吧。”


“这就是你之前在特里休面前诬陷我的原因?”


“我怎么诬陷你了,你敢说你一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吗福葛!”


“咳咳,反正这些话你别在大小姐面前说。”


吵吵闹闹半天,又应付完福葛的抽查,米斯达埋头就睡。


在车上被叫醒的时候,米斯达和穿着小礼服,长发齐腰的死板大小姐四目相对。米斯达默默吐槽,日常就穿得这么正式有必要吗。


虽然如此,气势不能输,米斯达插科打诨:“你怎么傻乎乎地盯着我,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哈哈哈哈……”


这下不仅是大小姐,她身后的两位保镖眼神也聚焦到同一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米斯达只好自己打圆场:“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等确认米斯达说完,格洛理亚才冷淡地说:“没有这回事。”


“回答得也太慢了吧!而且你既然带了保镖为什么还要雇佣黑帮啊?不是很理解你们这些有钱人的思维。”


“我们擅长远程狙击,所以近身就麻烦您了,米斯达先生。”


“我也擅长狙击啊?”


“是吗?贵组织提供的参考资料不是这样写的。”


“什么????不要随随便便改我的资料啊福葛!”


这位大小姐为什么不是话比较多的类型,这样登船之后也不至于一直闷着没人讲话。再沉闷一会儿,米斯达的思绪就要随着窗户外的海鸥飞上云霄了。


“我想去街边吹海风。”


“空旷的地方很容易被盯上的。”见格洛理亚已经往外走了,米斯达只得跟上,“好啦我陪你一起去。”


虽然是下午三点,但日头并不毒,反而飘着几朵乌云。


“会有小雨。”好像知道米斯达想问什么,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天气预报说的?”


“嗯。”刚说完,就有一滴雨水落到格洛理亚的睫毛上。她垂下眼去,又眨眨眼,仿佛蝴蝶扑闪着翅膀。


米斯达一点也没有心动,并且表示自己完全不是颜狗,更何况格洛理亚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两人慢悠悠地沿着海边走,本来一前一后,终归并肩而行。细雨绵绵,偶有路人撑起伞来,他们穿行其中,像吹动花浪的风。


格洛理亚在一个小摊面前停下。米斯达望着她的侧脸,暗自思忖:女孩子露出这种表情大概就是想要什么吧?


他扣扣索索的,磨蹭半天才问出来:“你想要什么?先说好,不要超过你父亲付的报酬啊,不然我就倒贴了……”


“我想要这条手链。”格洛理亚的目光移到米斯达身上,疑惑不解,“为什么你要倒贴?”


“我说的明明是不倒贴!”


格洛理亚又把视线收回去:“父亲把我的卡收起来了,我也没带现金。既然你愿意出钱,我给你打个张欠条吧。”


米斯达接过欠条,看也没看就塞到帽子里:“你还挺较真的。”


刚接过手链,格洛理亚转身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她顾不上疼痛,蹲到海边:“我的手链……落到海里了。”


“哈?你可是撞得我旧伤复发——”面前的壮汉刚膨胀起来就缩回了脖子,“嘁,原来不是一个人啊。”


米斯达收起死亡眼神,腹诽道,用乔鲁诺那一套吓唬人还挺方便的。


米斯达笑嘻嘻地把她拉起来:“没事吧?你好像都要跳下去了。”


格洛理亚垂眸:“抱歉,明明你才买给我的。”


“小意思啦,你要是开心的话我再给你买一个。”


米斯达拉着她往回走,格洛理亚却停在原地:“你对所有女孩子都这样吗?”


换成其他任何女孩子我也会——这种话在她晶莹透亮的双眸面前完全无法说出口:“你当然不一样。”


糟糕,她不会这就喜欢我了吧,我可真是个罪恶的男人。米斯达还以为她要告白,然而她的下一句是:“比起这个,我有更想做别的事情。”


“嗯?什么事?”


格洛理亚把刚才意图碰瓷的家伙送进了警察局,甚至还翻出来他有前科的案底。


米斯达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反手把自己也送进去:“你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刚刚他的发言,一听就是惯犯了。”格洛理亚拨弄了一下头发,“这种家伙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


格洛理亚看着米斯达害怕的表情,趾高气扬地挑眉:“走吧。”


米斯达咽了咽口水,完了,是越熟越嚣张的类型。


回房间之后,格洛理亚直勾勾地盯着米斯达,米斯达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好来回踱步。


她撑着下巴问:“你要呆到几点?等到船来吗?”


“啊?我大概要熬夜守着你吧。”


“去睡觉也没关系。”


米斯达想着二十亿巨款:“你让我熬夜吧,不然这钱我拿着心里不舒坦。”


“奇怪的家伙。”


“把心声给我收起来!”


“一个轻浮的男人罢了。”


“喂!这么说太过分了吧,我对你那么好!虽然是个黑帮,但是我至今为止保护了不少女性,哪怕很多素不相识,我也没有犹豫过,这就是我选择的道路。”


“不过是小恩小惠而已,别以为能骗到我。”


米斯达打量她几眼:“啊?那你别脸红啊。”


这句话果然迎来格洛理亚的暴击:“我才没有脸红!”


虽然想太多不是米斯达的风格,但是一句话搞砸倒差不多。被恼羞成怒的大小姐捶了几下之后,米斯达乖乖地守在沙发上。


“她竟然喜欢我,”等格洛理亚入睡之后,米斯达溜到角落,打电话向福葛抱怨,“这种随便一句话就当真的女孩子最难搞了。”


“米斯达,你最好不是在炫耀,不然等你回来老子把叉子扎进你腰上。”


然而第二天大事不妙。米斯达一觉醒来,发现格洛理亚不在房间。早知如此就熬夜了,怎么赚钱的心这么不坚定呢!


再次打电话给福葛,米斯达被骂得狗血淋头:“明明和你讲过,她的能力是预知未来,过去为了反抗她父亲的规划,已经逃跑很多次了。就是想你看着她才雇的你啊!”


“你这么凶干什么!既然如此应该让阿帕基来啊,阿帕基肯定能逮住她。”


福葛在另一边嘲笑:“你昨天不是还说她喜欢你?连喜欢自己的女孩子都看不住?”


根据热情眼线提供的情报,米斯达在登机口堵住了格洛理亚:“你明知道会被抓住,还是要跑?”


她不像刚见面时那样一滩死水,而是神采奕奕:“只有这件,是我知道结果,也仍然想做的事情。”


“既然你真的想离开家,我会装作没找到放走你。但是流浪的日子并不好过,这张欠条还给你,还有我带的这些现金……”


“你这样不算倒贴吗?”


“喂喂喂,帮助你反抗命运你竟然说我倒贴,”米斯达不满地嘟囔了几句,又蹲下来,“我叫小枪手们接住了这条手链,因为他们力气很小所以费了一番功夫。”


“我知道。”


“嗯。是哦,你能看到未来。”米斯达摇了摇垂下来的星星,“戴好啦,物归原主,一路顺风!”


回到据点之后,米斯达勇敢地直视了威严的小教父:“我是在为她的未来争取,乔鲁诺你肯定能理解我的!”


“我当然能理解,可是雇主并不会。”小教父无情地审判,“米斯达,违约费从你的工资里扣。”


“不要啊!果然不吉利的日子从四开始了!”




米斯达收到银行卡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


这时候格洛理亚寄来的明信片已经叠得像小山那么高了。虽然打视频电话也很方便,但是米斯达还是喜欢触摸实实在在的文字,仿佛这样就能感受起她写字时的体温。


福葛看着他:“你还在和她联系?已经确定关系了?”


“只是考虑而已,我还在享受单身时光呢。”米斯达接起电话,慵懒的语气无缝切换到欣喜,“什么,周末腾出空了吗!我这就去买票见你!”


“嗯……我一直在反抗命运,但有的未来,也还不错。”





妹:也就是被可爱的米米命中了心巴




沐沐沐沐沐兮茸
www女版吉良(吉吉~)摸摸子

www女版吉良(吉吉~)摸摸子

www女版吉良(吉吉~)摸摸子

谰音

推文 教父的恋人

教父的恋人

作者·鲨鱼子 

BOSS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被他手下的干部们找到,说他要见我。

我只知道他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怂货,一年以来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见面时候也不让我看他的样子,甚至还用剪贴纸写威胁信奢告我不许透露他的真实身份,是个绝对脑子有问题的精神病患者。

直到有一天我被通知终于可以见他了,但是我在第一眼看到那个自称是我男朋友,并真诚地告诉我他爱我的小鬼时候,我就非常确定他绝对是冒牌贷!

……想什么呢,小鬼。

甜言蜜语再动听也不是你该说的!

另一个视角:

BOSS死后,新任教父接收了他的所有遗产,包括他的情人。

年轻的教父遇到了一个麻......

教父的恋人

作者·鲨鱼子 

BOSS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被他手下的干部们找到,说他要见我。

我只知道他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怂货,一年以来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见面时候也不让我看他的样子,甚至还用剪贴纸写威胁信奢告我不许透露他的真实身份,是个绝对脑子有问题的精神病患者。

直到有一天我被通知终于可以见他了,但是我在第一眼看到那个自称是我男朋友,并真诚地告诉我他爱我的小鬼时候,我就非常确定他绝对是冒牌贷!

……想什么呢,小鬼。

甜言蜜语再动听也不是你该说的!

另一个视角:

BOSS死后,新任教父接收了他的所有遗产,包括他的情人。

年轻的教父遇到了一个麻烦,那位被他所取代,无人知晓真实身份的BOSS,竟然还拥有一位情人。

为了保守秘密,他决定暂时将那个女人留在身边。

小林流浪猫

“以后的生日,也陪我一起过好不好🥺”

🎂5.21--6.21


赶上了吗这算是?

本来想手上夹个玩偶什么的

可好累啊不想画了😭

我动不了了我不干了😭呜呜呜

(不知道算不算乙女就打了tag


“以后的生日,也陪我一起过好不好🥺”

🎂5.21--6.21






赶上了吗这算是?

本来想手上夹个玩偶什么的

可好累啊不想画了😭

我动不了了我不干了😭呜呜呜

(不知道算不算乙女就打了tag


太阳雨

【早徐】不良少女和她的补课老师

一款幸存下来要考大学的徐伦,和普通上班族早人

–––分割线–––

“来吧,普奇神父!”

徐伦从梦中醒来,额头手心俱是冷汗。

“呼——”长舒一口气,徐伦套上一件外套,起身到厨房倒了杯牛奶。

“是徐徐吗?”

徐伦忙放下水杯看去,“奶奶。”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贺莉面带担忧,提议道,“要不和奶奶一起睡吧。”

“不,不用了。”徐伦连连摆手,虽然已经来到父亲在日本的家半个月,她对于热情过度的奶奶还是适应不来。

贺莉又拿起牛奶瓶,薄责道,“呀,这不是凉牛奶吗?要热一热再喝才行。”

徐伦听着奶奶的唠唠叨叨,眼角忽然湿润。

已经过去了啊,那些日夜搏命的时光。


那一战,多亏了亿...

一款幸存下来要考大学的徐伦,和普通上班族早人

–––分割线–––

“来吧,普奇神父!”

徐伦从梦中醒来,额头手心俱是冷汗。

“呼——”长舒一口气,徐伦套上一件外套,起身到厨房倒了杯牛奶。

“是徐徐吗?”

徐伦忙放下水杯看去,“奶奶。”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贺莉面带担忧,提议道,“要不和奶奶一起睡吧。”

“不,不用了。”徐伦连连摆手,虽然已经来到父亲在日本的家半个月,她对于热情过度的奶奶还是适应不来。

贺莉又拿起牛奶瓶,薄责道,“呀,这不是凉牛奶吗?要热一热再喝才行。”

徐伦听着奶奶的唠唠叨叨,眼角忽然湿润。

已经过去了啊,那些日夜搏命的时光。


那一战,多亏了亿泰轰炸空间的能力,使得仗助能够及时赶到佛罗里达州,赶到了最终一战的现场。

但能够击败神父,还是因为天气预报留下来的替身disc。


战斗结束了,艾美斯被保释了出来,现在在学习经营店铺,准备从小车摊做起,攒钱将祖传的匹萨店买回来;安娜苏继续服刑,说要服完刑期以后,堂堂正正的追求徐伦;安波里欧暂时由妈妈收养,现在在办入学手续。

而洗清罪名的徐伦则准备着明年的大学考试,只不过报考的院校,从当初的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变成东京大学,那是父亲曾经上过的大学。

于是,她跨越太平洋,来到了几乎从未踏足过的故乡,日本。


Part.1 相遇——徐伦和早人


东京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随处可见的水泥建筑,倒是和美国没有太大差异,但是一旦深入各种小巷,就会深深发觉两个城市不同之处。

下了预科班的徐伦每每总是流连在这些狭窄的小巷或是精巧的公园中,想象着父亲曾在这里行走生活的样子。

徐伦高挑的身材和前卫的着装总是能吸引不少目光,尤其是晚上,每当徐伦在街边一站,总会有不怀好意的人前来搭讪。

而徐伦生疏的日语非但不能打发掉他们,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得意。

“又来了啊。”徐伦叹气,真是的,她可不想因为这些无聊的事就再进去监狱,她的履历已经足够让那些好大学对她敬谢不敏了。

暗处有零星红光一闪而过,居然还有人录像!这使得徐伦心中刚压下去的怒火腾然而起,一连串母语脱口而出,

“Son of bitch, Fuck you all!!”

伴随这一声怒喝,一个混混被徐伦一脚踹飞,另一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徐伦扼住咽喉抵在垃圾桶上。

徐伦恶狠狠比了个手势,“哐哐”两声,那混混就被砸进了垃圾桶,瞥见另一个混混要逃,干脆祭出石之自由,把人从巷口扯了回来,又是两拳, 两个混混再起不能。

然后就是那个录像的家伙了!徐伦没有半分犹豫,转身向亮起红光的方向追击。

在追过了两条街道之后,徐伦顺利逮到了人,一把揪住其后颈。

“还挺能跑的嘛!”

要不是有石之自由的感应,她险些追丢了,见人死死的将摄像机抱在怀里不松手,徐伦也不多想,照着后背就是一脚,“你这家伙,到底利用这些东西伤害了多少人!”

“您误会了,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只是想要帮你。”

“帮我?用录像带录下那种事,好方便他们以后勒索我?”

“不是的,是留下他们犯罪的证据——”

徐伦不由分说又是一拳,“随你怎么说,先把录像带交出来!”

见人不动,徐伦没了耐心,就要出手抢夺,

“您也是替身使者吧。”

徐伦心下一惊,石之自由随即挥拳到了那人门面,却不见那人有任何反应。

“看您的架势,应该经历过不少替身战斗,想必此时您的替身就在我面前,对准了我的要害。”

徐伦这才仔细打量对方,利落的中分发,穿着平常的半袖、长裤和帆布鞋,身上别说纹身,连个耳钉都没有,就像是她白日在预科班见到的普通学生,干干净净的。

“你是谁?”徐伦仍抱有警惕。

“川尻,”棕色头发的青年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回答道,“我的名字是川尻早人。”


时年24岁的川尻早人,是普通的上班族。

在1999年的那场决战中,他们战胜了死神一般的吉良吉影,同时,川尻家也失去了唯一的进项,妈妈川尻忍不肯相信爸爸已经永远无法回来,固执的守着那个租金高昂的宅子不愿搬离。而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告诉妈妈,她所爱上的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爸爸,而是披着爸爸面皮的吉良吉影。

为了维持生活,早人高中毕业之后没有继续考大学,且不说昂贵的学费,就是每所大学的报名费,对于财政窘困的川尻家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因此,在其他同学都尽情放松等待大学开学之时,早人拿着自己薄薄的一页简历开始了忙碌狼狈的找工作生涯。

多亏以前存下来的录像带,他被杜王町本地一所小型录像带店的店主看中了。

店主是个天马行空的理想主义者,总想拍出一部惊世骇俗的作品来,而早人就是他相中的摄影师。每逢清闲时候,店主就会关上店门,带着早人到海边、林中、公园里、大街上各处拍摄。早人总是摸不清店主想拍的到底是什么,开始还什么都拍,后来就随心所欲,捕捉自己想要的镜头,这反而得到了店长的赏识。

后来,店长带着他的电影梦去了天国,而那所小店就被无儿无女的他留给了早人。

08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杜王町也被波及到,人人灰心丧气的时候,租录像带的反而多了起来,不过由于地租的升高,和大资本的兼并,小店并没有坚持多久,就被东京的一家大型数码品牌收购了。

现在的早人,正是那家数码品牌的员工之一。

如今的上司,是个自视甚高的东大高材生,在他眼里,连大学都没上过的早人自然是且懒且愚的,于是乎,他总是摆出一副同情和照顾的语气,将一堆无聊的文本工作交给早人,“只要照样子把数据填上就可以了,很容易吧,哪里看不懂随时来问我。”“好好干,这么好的工作,像你这样的人,可是找不到第二份了。”

他说的倒也不算错,如今的工作清闲不说,工资也比原先小镇录像带的盈利要多,但同时的,东京的消费水平也高,每月消耗在生活用品和房租上的钱比之前翻了好几倍。

在加上要寄回家去的钱,捉襟见肘对他而言,不只是一个形容词。

因此,他找了一份兼职,给一家侦探社打工,内容并不固定,但大多时候都是要跟踪某个人,拍一些照片或者录像发给侦探社,依照片和录像的价值收钱。

说实在的,比起清闲的工作,他更喜欢这一份兼职,毕竟更接近他的兴趣。

唯一的缺点就是时不时面临点危险,为此他将东京大大小小的街巷都研究了个透,以便逃跑。这招还挺管用,至少,今天是他做兼职以来第一次被人逮住。


“所以,你是受了委托,跟踪刚才那两个小混混?”徐伦将信将疑。

“是的。”早人点头,“对不住,我其实跟一位姑娘商量好了,由她来做诱饵,没想到——对不住您。”

“嘛,既然不是和那混混一伙的,那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

“医院就不必了。”早人拒绝道,进入21世纪之后,疾病似乎忽然多了起来,医院里看病的检查的,挤的水泄不通,现在过去,又不是急病大病,只是排号就要到明天了。

刚才踢他那两下可不轻,徐伦有些心虚,“那个,我小舅公是很厉害的医生,他现在在我家,你要不跟我回去看看。”

是还对他抱有怀疑吗?早人检查了下相机,没什么大问题,准备再次拒绝,身后却传来几声呼喝。

“就是你这家伙吧。”

一群穿着披着新潮外衣的破烂的家伙手里拿着橄榄球棒和水果刀向两人逼近。

徐伦沉下脸,目光在早人和这群人中游移不定。

早人则几乎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冲徐伦喊了一声“逃!!”,转身就跑。

但是随后,他就看见率先出手的那两个混混手中的棒球棍击中了他们的同伴,随后整个巷子都混乱起来,那群混混好像是在表演什么后现代舞蹈一般,有的惊恐的扭动着四肢,有的原地转圈,有的腾空飞到了垃圾桶里,每当有人举起武器向他们这边袭来,总会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击打到身旁的同伴身上。

在早人的惊愕中,徐伦缓缓走了过去,像是动作片里的主角一样,拳脚带风,很快,将所有的混混都放倒在了地上。

“呀嘞呀嘞,你们不是一伙的,我算明白了。”徐伦用石之自由将混混们捆好之后,回过头来向早人道,“但眼下这情况,你还是解释一下吧。”

早人从惊愕中回神,看向立在一地残兵混乱小巷,女武神一般的徐伦,忽而升起一种熟悉感,见徐伦因没得到回应而皱起眉头,忙道,“我会好好解释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要赶紧去救一个人。”

徐伦一愣,“你的雇主?”

“不,是和我事先商量好做诱饵的那个女孩。”


“您才来日本不久,想必不清楚,在日本,尤其是像东京这样繁华的大都市中,有一条几乎摆在明面上的黑色商业线。”

他们骑着徐伦的摩托车赶去拷问出的地点,早人在呼啸风声中,附在徐伦耳边,向其解释,

“说来惭愧,风俗业的经济产值占日本国民产值的30%以上,虽然之中也包涵游戏厅等,但,各类陪酒的场所盈利绝对占大头。高额的利润,会让资本不顾一切。”

“未婚妈妈,单亲家庭的妈妈和少女,离家出走的女孩子,甚至只是性格内向的女学生,但凡被他们遇到,哄骗恐吓,威逼利诱,最后都会成为他们的摇钱树。”早人苦笑一声,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雇主死活不肯报案了,“我这次是不小心踢到硬板子了。”

“那就干脆把他们的店掀了!”徐伦听得火大,狠狠唾一口道。

“政府中的政客议员们也曾几次掀起过整顿风俗业的浪潮,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你知道反对声最高的是哪些人吗?”

“听你这意思,好像不是那些黑帮或企业。”

“没错,呼声最高的,是民众,还有一部分无依无靠的从业者,他们的口号很响亮,‘守卫日本的传统和我们的生活’,毕竟到现在东京浅草还将花魁艺伎当做了不起的文化,每年举办庆典呢。”早人沉默片刻,“想想也合理,30%的国民产值呢,总不是黑帮逼着他们去消费的吧。”

“啧,真是不爽!” 


他们救到那个女孩,已经是半夜了。

那女孩受的伤很重,又说什么都不愿意去医院,徐伦只好带两人一块回了家,去找她万能的小舅公。


面包人泠汰

【Dio乙女】黑白

R补档 依然是两年前的东西

(为什么我之前写了这么多)

阅读方法:lof首页置顶,跳转微博,百度云盘提取图片

文/泠汰

  我在网上相中了一条女仆裙。到货的傍晚,我哼着轻快的小曲换上,提着裙摆踱到客厅向DIO炫耀。DIO难得的勾起嘴角,夸我这身穿着很好看。我被他的直率弄得有些羞涩,心中满是小女人的喜悦和甜蜜。

R补档 依然是两年前的东西

(为什么我之前写了这么多)

阅读方法:lof首页置顶,跳转微博,百度云盘提取图片

文/泠汰

  我在网上相中了一条女仆裙。到货的傍晚,我哼着轻快的小曲换上,提着裙摆踱到客厅向DIO炫耀。DIO难得的勾起嘴角,夸我这身穿着很好看。我被他的直率弄得有些羞涩,心中满是小女人的喜悦和甜蜜。

元元

美人鱼(五)

"这帮人太可恶了!"乔瑟夫一拳砸到地板上,

"承太郎!你有没有教训他们?!""出人命怎

么办?"承太郎睁开一只眼一副漫不经心的样,


"嘛。。贪得无厌也算人性之一了。""别生气

乔瑟夫,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爷爷,

您受委屈了。。。""委屈。。吗?"乔纳森苦

笑着摇头,聚精会神地继续给承太郎掏耳朵...


沉默了许久,乔纳森叮嘱乔瑟夫回房睡觉,

理由是"老年人需要充足睡眠才能保持健康",

承太郎也没意见,但是......

"这帮人太可恶了!"乔瑟夫一拳砸到地板上,

"承太郎!你有没有教训他们?!""出人命怎

么办?"承太郎睁开一只眼一副漫不经心的样,


"嘛。。贪得无厌也算人性之一了。""别生气

乔瑟夫,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爷爷,

您受委屈了。。。""委屈。。吗?"乔纳森苦

笑着摇头,聚精会神地继续给承太郎掏耳朵...


沉默了许久,乔纳森叮嘱乔瑟夫回房睡觉,

理由是"老年人需要充足睡眠才能保持健康",

承太郎也没意见,但是乔瑟夫心有不甘:"若

我能像爷爷一样年轻,重回二十岁该多好。"


"乔瑟夫,丽莎丽莎真是我和艾莉娜在船上

救下的女婴?""是啊,怎么了爷爷?""没。。

就是觉得缘分还真是奇妙。。没能陪伴乔治

和那孩子的成长,还真是遗憾啊。。"乔纳森


低头叹息..."这不是你的错。"承太郎坐起身

抚上他的脖颈,与他面对面:"过去就过去了,

你的未来由我负责。""嗯。"乔纳森也是个直

爽的性子,很快便收拾好心情释怀了,已经

这样了还能怎么样?活好当下,照顾好眼前

的后人们,才能让过去那些爱他的人们放心。


"爷爷,我能问您个问题吗?""问吧。""和

迪奥同归于尽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

"。。。。。。"乔纳森托腮想了想,温柔

地笑着缓缓道:"要阻止他,这是我的责任。"


"就没再想点别的?"乔瑟夫不死心地追问,

乔纳森摇头:"船就要沉了,我早已受到致

命伤奄奄一息了,十万火急,哪有时间考

虑周全?何况我还要用身体束缚住迪奥。"


闻言,乔瑟夫想了想,露出豁然开朗的笑

容,并对乔纳森竖起了大拇指:"爷爷我明白

了,您真了不起!""你们也很了不起呀。"

乔纳森一边一个搂住了他们..."爷爷,下次

能否把我的耳朵也掏掏?""哈哈,可以啊。"

tbc..




沐沐沐沐沐兮茸
晚上の摸鱼发发!是徐伦~

晚上の摸鱼发发!是徐伦~

晚上の摸鱼发发!是徐伦~

阿奈

是一位大大的模板,但我忘了是谁了可以艾特一下(代的波波

是一位大大的模板,但我忘了是谁了可以艾特一下(代的波波

阿花花花发发发
双子月(2/?) 剧情接上,如...

双子月(2/?)

剧情接上,如果看不懂可能看后面揭开谜底了

双子月(2/?)

剧情接上,如果看不懂可能看后面揭开谜底了

夜渺zero

【JOJO】我们的目标是全员存活

有ooc!!!!

注:张凌冷淡不代表她颜控

第六章了才让西撒出来的作者是屑

不会写人物就干脆不写了

好想咕咕

——————————————————

6.

又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我们三个整整齐齐地瘫在床上。

“我去,30Km长跑还要全程保持波纹呼吸,老师到底怎么了?”林叶像块非牛顿流体摊在床边。“老师是不知道我体测不及格……好像真不知道。”

封苗:“林叶,你 OC 不是个个都是体育特长生吗?”

“这是唯一不是的。”

“我们都待了一年半了,老师也没让我们跑这么远过啊?”我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想下辈子再起来。“一年半?西撒为什么还不出现?他这会不应该开始学习波纹......

有ooc!!!!

注:张凌冷淡不代表她颜控

第六章了才让西撒出来的作者是屑

不会写人物就干脆不写了

好想咕咕

——————————————————

6.

又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我们三个整整齐齐地瘫在床上。

“我去,30Km长跑还要全程保持波纹呼吸,老师到底怎么了?”林叶像块非牛顿流体摊在床边。“老师是不知道我体测不及格……好像真不知道。”

封苗:“林叶,你 OC 不是个个都是体育特长生吗?”

“这是唯一不是的。”

“我们都待了一年半了,老师也没让我们跑这么远过啊?”我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想下辈子再起来。“一年半?西撒为什么还不出现?他这会不应该开始学习波纹了吗?”林叶似乎想到了什么。

“说不定就是明天呢?”我半开玩笑地说。

第二天早上,Lisalisa老师不知为什么给我们放了一天假。作为一群100%的P人,我们三个在假日肯定不可能学习。

所以我们趁老师不在用波纹干了除了炸岛以外的任何事。

我们折腾得不过瘾,又到外面去找可玩的东西。

然后我看到Lisalisa老师回来了。

上面的封苗和林叶也注意到了,一路小跑下来,向 Lisalisa 挥了挥手。

船驶得更近了,即使近视了,我也看到了船上的那个身影。

好家伙,我昨天说的还真的应验了?

回了下头,我看到林叶正被封苗捂着嘴:“林叶,冷静点,‘我们’现在还不认识他!”

“你们真行。”

很快,西撒下了船。他快步走到我们三个面前弯下腰:“是莉娜·简,艾米·托马斯和安娜·托马斯吗?可爱的小姐们?我是西撒,西撒齐贝林。” Woc,西撒真的太帅了!我心里的小人可能已经在流口水了,真的比dws画的帅一百倍,dws出来背锅!

即使这样,我的脸上还是挂着得体的微笑(感谢我的屑父屑母),轻轻点了点头:“是的。”不用看,我已经和道林叶的表情了,毕竟她没经历过要一直控制表情的时候。

因为今天放假,我们三个去了训练场围观西撒训练。

其实就是各种被戳和被波纹打。

lisalisa老师下手好狠。


夜渺zero

三个主角的捏脸

[图片]

林叶(短发,明显很活泼)


[图片]

林叶的oc(叶琳)

蓝发,外貌冷点但壳子里的林叶不冷

[图片]


封苗(戴眼镜,比较冷淡,头发偏长)

(实际上有雀斑,但是捏人模板上没有)


[图片]

张凌(长发,戴眼镜,脸更像13左右不像15,唯一一个穿校服的,请忽略耳钉,我捏错了)

(把衣服上的黑白当成白蓝)


——————————————————

补设定

关于她们三个穿越:

张凌和封苗是直接身穿,林叶是套着她oc的壳子穿越,她们在JOJO里的时候原来的世界时间暂停

时间线是西撒学波纹前一年半到打完柱男

前两个因为原来世界时间暂停一直...

三个主角的捏脸

林叶(短发,明显很活泼)


林叶的oc(叶琳)

蓝发,外貌冷点但壳子里的林叶不冷


封苗(戴眼镜,比较冷淡,头发偏长)

(实际上有雀斑,但是捏人模板上没有)


张凌(长发,戴眼镜,脸更像13左右不像15,唯一一个穿校服的,请忽略耳钉,我捏错了)

(把衣服上的黑白当成白蓝)


——————————————————

补设定

关于她们三个穿越:

张凌和封苗是直接身穿,林叶是套着她oc的壳子穿越,她们在JOJO里的时候原来的世界时间暂停

时间线是西撒学波纹前一年半到打完柱男

前两个因为原来世界时间暂停一直保持身体15岁,林叶因为oc人设问题

第三部就好了(会让她们回去一趟,顺便解决一下自己本体的能力问题)

暂时设定是25一个身份(同名),346一个身份

会改!!!!

(这个鸽子精不想更,因为会o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