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ndami

139.3万浏览    3960参与
扎西措

  最近画的,p2是meme

阿一八发不出来了可以去我的wb看看……是咬……(画阿一八好累,想后续剧情更累(四次应该蛮多了吧……毕竟氪星人的一次或许可以抵地球人的两次吧……(目移)

  最近画的,p2是meme

阿一八发不出来了可以去我的wb看看……是咬……(画阿一八好累,想后续剧情更累(四次应该蛮多了吧……毕竟氪星人的一次或许可以抵地球人的两次吧……(目移)

Necrosis
  玩一下模版

  玩一下模版 

  玩一下模版 

空腹拔火罐会有晕罐反应的说

 搭档突然长出尾巴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想到玻珠一开始想搞的是魅魔(

   

 搭档突然长出尾巴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想到玻珠一开始想搞的是魅魔(

   

逆一。只想當個廢人

[JonDami] 廢料回收箱 ∞

011-015


011 Pocky Game

「我知道你想做甚麼,」達米安瞄了眼拿着一盒百奇鬼鬼祟祟靠過來的喬納森,「不玩。」

「達米,我還甚麼都沒說!」喬納森慘叫起來,既然被發現了就光明正大貼近達米安坐下,「就不能是我想請你吃零食嗎?經典巧克力味和甜滋滋草莓味,想吃哪個?」

「不……呃,」達米安看到喬納森閃爍的藍眼睛,也說不出狠說,只好稍微妥協一下,「巧克力吧。」


「我們再來一次吧,」喬納森吞下口中的碎屑,從盒中拿出一條餅乾棒,含到嘴裏,然後轉向達米安。

「我已經陪你玩了差不多半盒,餘下的就不能好端端吃完嗎?」達米安想伸手拿一條自己吃,卻被喬納森拍下已經來到盒......

011-015


011 Pocky Game

「我知道你想做甚麼,」達米安瞄了眼拿着一盒百奇鬼鬼祟祟靠過來的喬納森,「不玩。」

「達米,我還甚麼都沒說!」喬納森慘叫起來,既然被發現了就光明正大貼近達米安坐下,「就不能是我想請你吃零食嗎?經典巧克力味和甜滋滋草莓味,想吃哪個?」

「不……呃,」達米安看到喬納森閃爍的藍眼睛,也說不出狠說,只好稍微妥協一下,「巧克力吧。」

 

「我們再來一次吧,」喬納森吞下口中的碎屑,從盒中拿出一條餅乾棒,含到嘴裏,然後轉向達米安。

「我已經陪你玩了差不多半盒,餘下的就不能好端端吃完嗎?」達米安想伸手拿一條自己吃,卻被喬納森拍下已經來到盒上的手。

「唔唔唔唔唔,」嘴裏叼着食物的喬納森含糊地說了一堆有的無的,然後指一指尾端,示意達米安開始。

達米安恨起如此鬆懈的自己,居然在喬納森的軟磨下就答應玩起這個無聊透頂的遊戲。於是,他靠上去,一口就咬斷餅乾棒,咀嚼數下吞掉,「我的部分比較多,這回合我勝出了。」

喬納森從嘴裏拿出只剩小半截的餅乾棒,「達米!你這樣是消極遊戲!還有我都說了,我們是要『不弄斷餅乾棒而能吃完』,而不是比誰爭的多!」

「只是吃個零食,為甚麼要弄這麼多花巧的事兒出來?」達米安揉揉額頭,想着還要陪這個笨蛋吃多少條才能結束。

喬納森哼了一聲,「遊戲的目的才不是要分多少和輸贏,」他把手上的小截餅乾棒放到達米安的嘴邊,「含着,不要動啊。」

達米安皺皺眉,還是按指示做了,然後他就看見喬納森的臉逐漸放大,直到把餅乾棒的尾端也含上。

喬納森小口、小口地咬碎口中的餅乾棒,吃下嘴巴裏的部分,就往前吃取更多,愈漸靠近達米安的唇瓣。

達米安看着喬納森腮子鼓鼓嚼着餅乾棒,像隻軟呼呼的小倉鼠似的,這一份可愛的討好讓他情不自禁地順着對方的意,微闔上雙眼等待。

兩人的距離漸漸縮減,直至能夠聆聽到對方砰然的心跳、感受到互相溫暖的呼息、親近到彼此柔軟的肌膚——

 

012 喜好 

達米安固然熟悉各種科技產品的使用,他肯定科技進步帶來的便利和高效,但在獨處時他更偏好慢調子的細活,以更好地沉澱自己的思緒,或者細味難得清寧的時光。大多數時候,他會選擇一邊聽着悠揚悅耳的樂曲,一邊揮動自由寫意的畫筆,繪下他偶發的聯想、經歷的美好或珍重的人事。

這次,他挑了首自然輕調的曲子,打開速寫本在上面隨想隨畫,直到一頁又一頁被筆墨填得滿滿,才停下來定神翻看自己的作品,然後發現事態有點脫離掌控——他以為自己畫下了形形式式的人們,譬如父親、潘尼沃斯、格雷森等,結果卻是形形式式的喬納森,笑嘻嘻的、懶洋洋的、悠然自得的、挑釁生氣的、擔憂哀傷的、認真做事的、專注戰鬥的……

他把熱燙的臉埋進本子中,心裏困窘萬分——?&!@*#&這事兒絕對、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 

 

013 吵架

「甚麼時候你才能學會聽從指示!」羅賓躲過迎面而的拳頭,屈膝往超級小子的腹部踢去。

「聽你的!?」超級小子迅速防禦,擋下羅賓的攻擊,然後俯身往前擒住對方的肩頭,使力把人扳倒,「如果剛剛我聽你的,你現在還能活蹦活跳嗎!?」

側身落地的疼痛令羅賓悶哼一聲,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從下橫掃一腳反擊,「我甚麼時候需要你來擔心了!?你的責任是要疏散人群,而我才是負責解決炸彈的!」

超級小子沒注意到即被跘倒在地,不禁吃痛喊叫起來,「嗚!可惡、你最後還不是拆解不了!那個炸彈的威力明明我能夠承受得到,簡單點讓我抱着飛走不就好了麼!」

二人在地上撐起身對視,不甘、忿懣、憤怒的情緒持續升溫,至臨界點時雙方呼吼一聲,就撲上去再度扭打成一團,拳腳交加,又打又踢又扯又咬,翻滾了數圈也不分上下——直到羅賓體力開始下降,超級小子才終於把人穩穩壓住。

羅賓躺在地上喘着粗氣,看着在上方氣息只是稍亂的超級小子,「很好,」自暴自棄地把面具撕下,「你贏了。」

喬納森皺起眉,「達米,我不是想『贏』,」他放開挾制,轉而把雙手撐在達米安的身側,「我只是想能夠更安全地覆行我們的責任。」

達米安慢慢調整呼吸,「喬,你是個混血兒,我們都不知道你對爆炸的忍耐程度有多少,而我也無法知道炸彈裏面的成份,拆除是最好的方法。在你衝過來時,我仍有五、六秒去處理最後一段線路。」

「五秒!我不能接受你這樣冒險,」喬納森本來的怒氣已被擔心所取代,眼睛甚至變得淚汪汪起來,「這已經超出了我們約定的時限,而且那數秒鐘裏如果有任何差池,你、你就會……嗚……」艱難地嚥下難以想像的、災難性般的後果。

達米安看着淚珠一顆一顆掉到他的臉頰和衣領上,「你看你,過份操心和臆想,我才是我們之中有分寸的那個,你只管相信我就可以了,」他伸手為喬納森接去一些,但更多、更多的淚水不斷流下來,他只好兩手環着眼前着人不省心的人的頸項,輕輕帶落到自己的肩膀上,任由其沾濕自己的皮膚與衣服,「雖然結果不是我最想要的,但我們又解決了一次危機,市民沒受傷,我們也沒受傷,戰損賬單的數字不值一提,所以別固執了。」

「嗚你、你把我擱置開去,自己嚶、處理最危險的部分就是不對!」喬納森緊緊抓住達米安的衣衫,大聲控訴,「我、我討厭死你了這種……」

「自我中心、自以為是、自把自為的性格和行為,」達米安幫喬納森接下去,他撫着靠在自己邊上柔軟的黑髮,聽着斷斷續續的哽咽泣聲,感受着項間愈來愈大片的濕度,「每次都重覆一遍,不膩嗎?啊!!」

喬納森狠狠咬一口側邊的軟肉,「就是哼、因為你從不改進,我才要每次、每次都要說!」他努力把眼淚收起來,然後再次支起身,牢牢地盯着毫無悔意的對像,「這事沒完,除非你、你呃……改!對,除非你改過來!」

達米安往上翻一翻眼睛,像聽到甚麼無稽的話語,「怎改?所有行動都在你的眼皮下進行?和你連體嬰般一同行動?還是我乾脆留在洞裏或堡壘裏作你堅實的後盾,然後讓你隻身面對所有危險?這可不是我的風格。」

喬納森被這種無賴般的態度刺激到了,「達米安,為甚麼你就不能好好說話!」

「我有,是你不樂意接受,」達米安慢慢坐起身,喬納森讓出身位,也對照面坐下來,「喬,」他放輕聲音呼喚頂着紅腫眼睛、胡亂用手擦臉的小伙伴,「我們做的事情很有意義,但伴隨的就是危險,而風險只能控制,不能避免。」

喬納森小嘴一扁,「我知道,我只是不想你受傷……」

噗呼——達米安擁抱了喬納森,「我也一樣,不想你受傷,」還親䁥地蹭一下。

喬納森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糊塗了,他先是愣住,回神過來意識到達米安的親近後,身體內的熱度立即唰唰上升,人都要煮沸了,「嗯、呃,所以,下次、不要再這樣了,」語畢便立即重重嚥下口中的唾液。

「好,下次拆彈時我再注意,」達米安鬆手放開喬納森,「我回去寫報告了,遲些見,」起身離開了。

「唔、再見,」喬納森目送達米安的身影消失後,才驚覺自己的控訴被輕輕帶過,情況根本沒任何改善!

「達、米、安——回來!我們還未聊完!」

 

014 禮物 

喬納森有一個箱子,專門存放別人送給他的禮物,其中達米安送的佔了大多數,包括出任務時被塞過來的小糖果(只剩下糖紙)、讚賞了很酷而得到的蝙蝠鏢、一同參加學校比賽獲勝的獎章(被嫌棄而推擠過來的一塊),還有聖誕節收到的電玩套裝等。

他想,也許該另覓一個更好的箱子分別收納了。

 

015 背 

達米安是一個疑心重的人,他時刻保持警惕,也從不輕易把背後交給別人,但喬納森是個例外,他對這個人抱有無限的信任。因此,他很放心地向喬納森把自己的背部展示開來。

 

然而,達米安現在後悔了——

[ 不污,但還是請敲一敲凹三-42-85-41-09-這門號]


五行缺钱的歪乐乐

  用了老师的模板,救命好好笑

  用了老师的模板,救命好好笑

凉城五月天

【领主Jondami】神已坠陨(二十一)

*是的我又来爽领主了,本来说过没后续的都是真香了,即使如此也不要相信本人文笔和坑品,这个坑极有可能天坑。

*本文领主设定纯粹来自动漫那两集,然后进行延伸,由于剧集没有提及四个小鸟下落,所以四只小鸟都是根据剧情进行的围绕和私设。破漫画设定不采用,那东西看到我血压蹭蹭蹭往上涨,以及在这禁止黑ww和说“xx不配有xx”←绝对的雷点!

*涉及超露剧情和世界最佳拍档还有三巨头的剧情,正义联盟也取自动漫。

*现在跑还来得及,因为是领主,所以你在这可能会看到:狠戾暴力小乔,极度ooc,所以,快跑。

*老规矩,不想看的可以屏蔽凉五tag。


“你是新来的吗?”年轻的科学...

*是的我又来爽领主了,本来说过没后续的都是真香了,即使如此也不要相信本人文笔和坑品,这个坑极有可能天坑。

*本文领主设定纯粹来自动漫那两集,然后进行延伸,由于剧集没有提及四个小鸟下落,所以四只小鸟都是根据剧情进行的围绕和私设。破漫画设定不采用,那东西看到我血压蹭蹭蹭往上涨,以及在这禁止黑ww和说“xx不配有xx”←绝对的雷点!

*涉及超露剧情和世界最佳拍档还有三巨头的剧情,正义联盟也取自动漫。

*现在跑还来得及,因为是领主,所以你在这可能会看到:狠戾暴力小乔,极度ooc,所以,快跑。

*老规矩,不想看的可以屏蔽凉五tag。









“你是新来的吗?”年轻的科学家收拾东西推开大门时,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位生面孔女性,对方有着一头散散地披在肩上的柔软栗色头发,白大褂顺着腰椎往下勾勒,直直盖住了她宽松的黑色裤子,女性侧脸带着凌厉的线条,手里还捏着货物条,正弯腰将一些堆积在一起的箱子正在被她运上搬货车,准备推往地下室。科学家目光下移,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器材盒子,“哦,我想你是来送物品的吗?”

“是的。”女性头也不抬地清点着清单上的东西,并将它们一一对应,“要是他们忘了跟你说,你就主动打电话去跟他们确认吧,记得对那该死的凯西说下次别把这些苦差事扔给我,我才不管他妻子是不是出什么车祸了,他总会找那么多借口。”

“凯西确实总喜欢把东西推脱给别人。”科学家挠了挠头,慢慢靠近眼前那漂亮又雅典的女性,“你是星辰实验室的吗?我记得前几天他们才跟我说实验室纳新了。”

“没错,但我跑去那只是为了赚一份稳定的薪水,鬼知道他们居然还让我干这些事情。”女性啧了一声,不满意的踢了一脚旁边的货物,“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重东西给卢瑟博物馆,送一次还要办那么多证件,要不是我厌恶领主超人还有他的小崽子,我早就去小韦恩的企业了,那的工资待遇可比这好多了。”

“我想我能理解你,这儿里他们都说在偷偷的研究些其他东西,还不怎么正规。”他嘟囔着,跟着女性一起推着卸货车到达电梯口,“不过我才懒得去管这个东西呢,领主主义者崛起了,现在还不站队也不会混不下去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一个提姆·德雷克嘞。”

电梯门到了,女性推着货物走上了电梯。科学家恋恋不舍的看着她,有些遗憾的看着她的脸:“有空我们出去聊聊吗?”

“当然。”女性眨了眨眼睛,在电梯关上的那一刻微笑,“我叫卡洛琳·希尔,等到把这些货物全部送下去,我很乐意和你交换一下电话号码。”

电梯门关上了。

根据花费的两天才获得的情报表示的线索,女性飞快地按了好多键,电梯听话地下降 几分钟后,她玩着手机推着货物走向的最深层的实验室,在手机传来了信号后愤怒地揪掉了自己的假发。

“我真不敢相信斯蒂菲把这个告诉你了!”提姆·德雷克撕开缠在货物上的胶布,粗暴的打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大蝙蝠,“领主在上,你这个方法烂透了,我绝对不想再体会第二遍!”

“他要成效不是吗?他看起来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我的女儿说女孩们都很喜欢卡洛琳大姐姐。”从箱子里跳出来的蝙蝠侠难掩笑意地说道,他从箱子里面揪出一个昏迷了的科学家,把他扔在地上,“我确实没想到你会在真心话大冒险上输掉。”

“那只是帮大红哄一个一直哭的不停的女孩,你要知道那原本是斯蒂菲的活,不过她那天有任务在身,就只好让我上。”提姆·德雷克打开手电筒,在这混乱的房间里照了照。

“干得不错。”蝙蝠侠由衷地道。

“哦,去他妈的吧。”提姆·德雷克踢了那个昏迷的科学家一脚。

“注意语言。”蝙蝠侠没有阻止,甚至在提姆把胸口的道具拿出来的时候还转过了身,“提着这个家伙,走吧。”

“我更乐忠于把他拉着。”提姆嘟囔着,他们走过两个拐角,往更深层的地方里走: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有模有样的实验室,设备都保持在八成新左右,各色玻璃仪器以及电缆线秘密交缠,只有脚下的一条通往天国的通道还保持着地板的反光,门和电脑很多,期间他们用这个家伙的虹膜和指纹打开了不止一扇的大门,甚至还差点在这个巨大的实验室里迷路。

“虽然已经做足了准备,但我依旧想说这里简直别有洞天啊。”提姆·德雷克感慨着,手指下灯光直流流的乱撞着。突然间,蝙蝠侠一手拦住他的身躯,提姆·德雷克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他紧绷起身躯,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便一头撞进了一片白色的海洋里。

骤然亮起的灯光,反射着影像的填满各色液体的玻璃容器,各自这种计算着数据的电脑,各种仪器的滴答声共存着,蝙蝠侠和罗宾的影子拉开长长一条摇曳在空荡荡又惨白的实验室,而站在最后一扇门前的女性抬头,那张他们在资料上见过无数次的,属于默茜·格雷夫斯的憔悴脸庞就怎么出现在人面前。

“哦豁。”提姆·德雷克发出一句怪调,“我宁愿相信眼前的是女性装扮的大红。”

杰森·陶德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他刚进屋,以至于这个喷嚏打的整个屋子都震了震,在桌子旁边看书的达米安瞥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都是被打扰的不愉快。杰森·陶德知道沉迷于一本书是被打扰是一件多么让人气愤的事情,所以也没打算跟这个小崽子计较,他揉着鼻子尽了屋子,把从市场上买的苹果扔在桌子上,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又左顾又盼了一下:“乔呢?”

“他去外面了。”达米安头也不抬地说道,“那片小树林,紧紧地挨着小溪的那条路上。”

杰森·陶德差点被嘴里那口水给呛到:“你就让他一个人去了?”

“不然呢?像个连体婴儿一样跟着他?”恶魔崽子一点也不在意地说,甚至又翻过了一页书,杰森,陶德眼尖地看到这本书是德语原版的《德米安:彷徨少年时》❶,书页上的主角还在如痴如醉的说着自己对德米安的赞赏,杰森·陶德咽下那口水,慢吞吞地坐到了恶魔崽子旁边。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黑塞?”他低下头瞅了一眼书的封面,“好眼熟,你从我架子上拿的?”

“嗯。”达米安理直气壮地嗯了一声,“我没想到你德语只能算是一般,却有那么多德国原文的书。”

“因为他的收藏价值远远大于它的阅览价值,Little。”杰森·陶德敲着桌子说,“你看到现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该隐还是破壳的鸟?”

达米安放下了书,叹了口气回答:“是阿布拉克萨斯。既有神的光辉,又有恶魔的气息,他将耶和华的圣洁还有撒旦的恐怖都融在一具身体里,他是真正的神。”

杰森·陶德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撑起脑袋,让自己的目光聚焦在封面上:“阿布拉克萨斯是谁?”

达米安把头转向了另一边,但他二哥似乎并没有放弃他的想法:“阿布拉克萨斯是谁?”

“……是乔。”达米安不情不愿而又不得不开口,“是乔纳森·塞缪尔·艾尔。”

杰森·陶德点了点头:“鸟要挣脱出壳。蛋就是世界。人要诞于世上,就得摧毁这个世界,鸟飞向神。神的名字叫阿布拉克萨斯。”

神要挣脱出束缚,束缚就是世界。他要诞于世上,就可能会摧毁这个世界,他若下不去手,就会被世界摧毁。

可鸟会飞向神。神的名字现在叫乔纳森·塞缪尔·艾尔。

“去找他吧。”杰森·陶德抽走了那本书,如此说道。

飞鸟飞向神,而神只有飞鸟。快乐王子熬不过的那年冬天里,他多么渴望遇见那只小燕子。

达米安下意识地向外看去,在那条紧挨着小树林的河边,乔纳森正在手足无措地从接过一个金发女孩的鲜花,对方看起来比他年龄还小,未经世事又被父母教的过于纯粹,看见一个人坐在那的乔纳森很孤独,就以一种极致的善意采了一束花,将它送给了这个轻而易举就能摧毁整个世界的神灵手里。

我该怎么办?

他迟疑着站了起来,慢慢走出门去。杰森·陶德擦了擦书,突然感到无限感慨:“啊……恶魔崽子。”

“小红说的还真没错——”

“令人头疼的东西只有意外和恶魔崽子。”

红罗宾吐掉嘴里的一口不知道什么味道的营养液,呕吐了半天才缓过来,他慢吞吞地从年轻人的怀抱里出来,颤巍巍地站稳,一边拉蝙蝠侠一边哼哧地吐槽默茜·格雷夫斯真是个狠人,那么大个实验室说炸就炸,明明只是吐露个信息的事,非要整的同归于尽。

那个炸弹就在他们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启动,楼层轰然倒塌,默茜·格雷夫斯翻滚出去,红罗宾只是一眨眼就面对了漫天遍野的水泥石,神灵在那一刻将他们高高举起,即将把他们砸下去——

蝙蝠侠自然还是沉默着不说话,他半边身子都埋在废墟里了,挖出来真的非常费事,红罗宾现在还处于手脚发麻发软的境界,拽了半天也没拽出来,于是他长长叹了口气,脚尖踢了踢在爆炸前将他们两个死死抱在怀里而保住了他们命的实验体,让他不要再跪在地上发呆了。他吸了一口气,准备好的词在看见他那双掺杂着迷茫的蓝色眼睛时很没出息的全没了,嗫嚅了半天也只是非常没有底气地开口:“别看了,年轻人,你能来帮个忙吗?”

年轻人还是看着他发呆,提姆·德雷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度开口:“可以帮个忙吗?呃……我该怎么称呼你。”

“康纳。”一直沉默的蝙蝠侠突然开口,提姆·德雷克吓了一跳,刚想问你怎么知道就看见他挣扎出一只手,一把握住提姆·德雷克腰间的爪钩枪,抬手发射,提姆·德雷克后退几步,对方就一个破土而出跳在了地上,只余一个塌陷了的坑和刚刚差点蹦到红罗宾脸上的水泥块。

红罗宾抹了把脸,劳累地坐在地上,一头撞在旁边的实验体身上,刚刚站稳的蝙蝠侠蹲下身子,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罗宾?你还好吗?”

他说道。

“我很好,蝙蝠侠。”他有气无力地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鸟为资本家工作……”

“罗宾。”

“开个玩笑。”提姆非常快速地改口了,“是有钱人总要塌几个楼,但我们现在得跑了,我已经听到有人过来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你每次都要把方圆几十里的摄像头都弄瘫痪的原因了,确实很方便,在需要逃跑的时候。”

蝙蝠侠揉了揉眉心:“罗宾,晚一点我们再聊这些可以吗?现在我们需要带上康纳一起走。”

“你怎么知道他叫康纳?”红罗宾指了指正在聚精会神掰他红色羽翼披风里藏的不锈钢的大龄儿童,“他从出来就没说过一句话吧?”

“你把他培养容器砸烂的时候,刻着名字的那一块儿飞到我面前去了。”蝙蝠侠冷漠地开口。

“我以为你会说‘Because I'm Batman’。”红罗宾开了一个冷笑话,他费力地站起来,然后开始扯旁边的康纳,试图把他拉起来,“别掰我披风上的高硬度合金了,你还能走吗?”

对方眨了眨他那灰色的眼睛,没说话。

红罗宾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一脸的认命地像游乐园里叮嘱自己的孩子不要跑丢了的老父亲一样指着身后的蝙蝠侠开口:“一会你抱紧他知道吗?他会用爪钩枪飞起来,而你不能突然间带着他飞或者是捣乱,你只要……”

耳边传来机械破空声,红罗宾一窒,一回头,果然蝙蝠已经消失在了夜色里,地上只余他和一个大概率智商有问题的孩子在风中凌乱。

“……安静就好。”他艰难地补完这后半句,一巴掌摔倒自己脑门上,所有言语在喉咙里面转了半天,只变成了最纯粹的几个单词出口,“去他妈的蝙蝠侠。”

“要是恶魔崽子在这,我非得教会他说——”

“蝙蝠侠就是个混蛋。”

达米安屈腿继续说道,“每一个都这么跟我说过,包括你的父亲,有一次他们吵架,这句话被他一天重复了六次。”

乔放声笑了起来,他几乎要直不起来腰了:“这可真有趣,我还以为我父亲对蝙蝠侠一直都保持着尊敬呢!没想到他也觉得蝙蝠侠有时候很让人生气吗?”

“再怎么生气你的父亲也从来没有对我父亲怎么样,就像我父亲再怎么生气也没有想过对你父亲怎么样一样。”达米安说道,“他们是最佳拍档,世界公认的。”

“欸,达米安,我可不赞成你这个观点。”乔纳森歪着脑袋说,“他们现在不是了,很久以前就不是了。”

“他们一直都是。”达米安低低地说,他看着乔伸进湖水里的脚,声音越来越小,“他们一直都是超人和蝙蝠侠,一直都是,哪怕有一段时间里他们分崩离析,但是最后他们也无愧于这个称呼。”

乔纳森动了动脚趾,有些不自在:“那我们呢——我们以前被迪克他们称呼为超凡双子,因为我们两个一起搭档拯救这个世界,我在韦恩庄园那一年,我们阻止过岩浆流入村庄,台风摧毁发电厂,甚至像我爸爸那样去给一个丢了娃娃的小女孩漫山遍野找娃娃……”

“我们当然还是超凡双子。”达米安平静地对他说,伸手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没有得到拒绝后又转而握住手掌,“因为我们还是罗宾和超级小子,为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罗宾和超级小子,我们也走错了路,但我们就是父辈的延续,所以……”

他顿住了,几近渴望地对着乔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们还能再成为超凡双子吗?”

成为当初那个红披风的小孩,成为那个金边黑披风的罗宾。

乔纳森知道他想要什么。

他沉默了许久,就在每个人都不得不尴尬到找话题的时候才小声地开口:“我不清楚,达米安,我不清楚。”他闭上眼睛,迷茫又痛苦,“这个世界还需要超凡双子吗?”

“在那一段逃难的日子里,我遇到过吉米,那个我母亲的同事。他在星球日报附近的垃圾桶发现了我,带着我去他家,又给了我一个蛋糕,我撕开包装吃掉,他就说,你长得其实很像露易丝呢。我问吉米,那我的母亲有没有爱过我,他说,露易丝绝对爱你啊——他骗我的,就像布鲁斯当年骗我一样。我对他们说我原谅我母亲了,我愿意去相信她,但我真的愿意相信吗?我不知道,我的母亲以前追求真理的劲让她得过普利策奖,所以她是一位优秀的记者,她会把一生都奉献在追求真理上。我是一个意外,她如果知道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把我扼杀在摇篮里。”

达米安抓紧了他的手,乔纳森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把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甚至把手指抽的更远了一点,他揉了揉眼睛,感觉虹膜越来越疼痛,达米安想要去触碰他看看情况,又被他躲开了。

“耶鲁拉之战后,我所有想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念头全部破碎,我努力躲起来,尽量不对任何一个人下手。可我当时是自私的,我那么做仅仅是因为我杀死了夜翼,杀死了那个第一个接纳我的人……也是从那之后,没有人会再信我了,我想跟你解释,又怕你会揍我……达米安,我不会还手的,可我害怕你哭红的眼睛瞪着我,骂我,歇斯底里地重复着我的罪恶。小韦恩,如果你都放弃我的话,我不知道我还能去什么地方。”

“乔,别说了,看着我。”达米安带着浓重的心酸和苦涩开口,伸手去捧住对方的脸,而乔纳森再次扯开了他的手,将整张脸都埋在两腿之间,用那尚且没有发育完全的背对着天空。

“我满世界的逃,偶尔会在夜翼的雕塑下哀悼他,那么长时间来,我每每想到夜翼的死亡,我就愧疚到不去对任何一个人下手——包括追杀我的雇佣兵——因为那是他希望的。可是他们有很多氪石武器,我不还手,他们却要把往死路里逼。有很多次我祈求他们别杀我,我愿意投降……但他们不信。”

“他们朝我开枪,我用我父亲的披风遮挡下一半,另一半冲进了我的血肉里,很疼,我从来都没有那么疼过,疼到我根本无法动弹,我的血满地都是,像我母亲死亡时的照片那样多,每一次我都在想我是不是没处可退了?是不是要去见母亲了?答案却是,我每一次都会活下来。”

“乔……”

“我很想你,达米安。逃亡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他喃喃自语着,缓缓的、犹如一位迟暮老人般抬头,迟疑地伸手,抹掉小韦恩脸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眼泪,“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带我上街然后把我丢在大街上那次吗?我那时候是个坏脾气小孩,你说要上街,我就我悄悄的封了超能力,想和你一起像人类一样去玩,但你不愿意,把我扔在那了。你以为我很快就能回去,实际上我才在大街上跌跌撞撞到天黑也没找到回韦恩庄园的路,周围都是麻木而冷漠的人,哥谭的地冰冷到透骨,警l察不允许夜晚有人存在,所以我躲到了犯罪巷里,而你找到了我。”

他抱紧了自己,闭着眼睛裹着自己的披风取暖,无聊的扔着小石头来打发时间;他单薄的后背紧紧的贴在墙上,稚嫩的脸上满满的落寞。他的手脚冰冷的厉害,由于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只能在心里默数着时间等待着第二天太阳的到来,这样他才能冲开自己下的封制。

小韦恩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他的。

他等啊等,等到了太阳一般的小韦恩。那位年轻的,尚且只是罗宾的达米安不知道找了他多久才找到这里,大喘着气,额头上冒着汗水,一脸紧张和担忧地看着在犯罪巷里蜷缩的孩子。他身上弥漫着愧疚,而超人之子睁开眼睛,蓝色的眼睛看见他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张开双手——

于是他们在这片黑暗的角落里相拥。

“所以,每一天,在失血过多而晕倒、在撕开自己的血肉,取出子弹疼到崩溃而晕倒、在被过量的氪石弄到虚弱不堪而晕倒时,我都期望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你就能在我身边,我们对视,什么都不用说,你只是过来拥抱我,就像我们当时在犯罪巷里那样。我坚信你会找到我的,你要是对我说‘乔,你们相信我吗?’,我发誓你无论会把我关在哪里我都会选择服从……可是没有,达米安,我每次醒来,身体的剧烈疼痛和天空那一抹鱼肚白仅仅是提醒着我,我又活过了一天。”

“乔,我很抱歉。”

“你不用道歉的,达米安。”乔纳森对他说,“我很感谢你的存在。我以前很孤独,只能在孤独堡垒里一遍一遍的和父亲进行沉默对峙,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快乐。可是在你身边,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你们让我知道世界没那么糟糕,没那么艰难。”

他仰起头,把那束已经有些萎焉的雏菊高高地举起,透过阳光看那泛着光的花瓣边缘,随后他又低头,揪掉几个花瓣撒到湖水里。

“但是我不知道世界还需要超凡双子吗?或者是,他一开始就不要超凡双子呢?”

“那我就不该存在。”罗宾淡然地开口,乔纳森一惊,随后拼命地疯狂地摇头。

“不,你应该存在,是我……”

“少了一个人都不叫超凡双子!”他暴戾地说着,“超凡双子是我们两个人!乔,这个世界上的人真的没有值得被拯救、只能被你怨恨的吗?那你恨格雷森吗?陶德,斯蒂芬妮,或者是——我?”

乔纳森惊呆了。

半响,他慢慢地低下了头,紧紧地攥着那束被一个值得拯救的女孩送给他的雏菊,将这个身躯靠近那个几乎快把他说服的男孩。

“为什么啊,达米安。”他用头抵着达米安的肩膀,低低地开口,“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我很抱歉,乔——”

“我还是不喜欢这个世界。”乔生硬地打断了他,可眨眼间他的语气又变得平和,“但我想,我愿意为你那么做。”

鸟要挣脱出壳。蛋就是世界。人要诞于世上,就得摧毁这个世界,鸟飞向神。神的名字叫阿布拉克萨斯,神的名字叫乔纳森·塞缪尔·艾尔。

蛋壳满满的碎纹,神立于蛋顶,欲言又止。世界要分崩离析,神赐予人一场祝福的梦,赐予人一个堕落的吻……❷

而鸟儿成功飞到了神的身边。

达米安伸手,紧紧把他抱在怀里。

陶德晚上才走,卡拉夜里才回,小狗现在在睡觉。天还很早,他打算在花园里铺上一床毯子,因为乔看起来想在花园里呆一下午。









❶:《德米安:彷徨少年时》是赫尔曼·黑塞的作品,下文中涉及的“该隐”“破壳的鸟”以及“鸟要挣脱出壳。蛋就是世界。人要诞于世上,就得摧毁这个世界,鸟飞向神。神的名字叫阿布拉克萨斯。”都出自它,然后这里我引用的与原著要表达的感觉不太同,但是放在这又意外的合拍。

❷该句化用于黑塞原文:“请赐予我一场祝福的梦,请赐予我一个堕落的吻……”

.
  请挑选你的心动嘉宾

  请挑选你的心动嘉宾

  请挑选你的心动嘉宾

桶子不捅人

Jondami/破例

CP:Jondami


*ooc有 微量dirty talk xxs文笔 都成年了!


Be结局(朋友说很be,我看着就一点点be(?你在说啥)


  



 Summary:乔乔失控噶人被米蝙重拳出击!大米是否会为乔乔破例说出那句话?欲知后事如何…这才月初不省流自己看!


  


  


 哧——


一股血腥味涌入乔灵敏的鼻子里,锋利的氪石刀穿刺过自己的身体。


「乔纳森,认输吧。」


氪石疯狂的吸吮着乔体内的力量,瞬间让他站立不起,只好半跪着支撑着自己。


「达米…咳……」


鲜血被咳了出来,他...

CP:Jondami


*ooc有 微量dirty talk xxs文笔 都成年了!


Be结局(朋友说很be,我看着就一点点be(?你在说啥)


  



 Summary:乔乔失控噶人被米蝙重拳出击!大米是否会为乔乔破例说出那句话?欲知后事如何…这才月初不省流自己看!


  


  


 哧——


一股血腥味涌入乔灵敏的鼻子里,锋利的氪石刀穿刺过自己的身体。


「乔纳森,认输吧。」


氪石疯狂的吸吮着乔体内的力量,瞬间让他站立不起,只好半跪着支撑着自己。


「达米…咳……」


鲜血被咳了出来,他看着自己腹部上的氪石刀,知道自己离死亡只差些时候了,便不再抗,乱动只会更糟。


「乔纳森•肯特,你失控伤害了这么多人,只能——」


达米安穿着在战斗中受损的蝙蝠战衣,居高临下地看着乔纳森,正在说出他该死的正义台词,就像个盯着死刑犯的法官。


「我当然知道这些破规矩…那么,在我“服刑”前,我能提个要求吗?」


乔狡黠地笑了笑,想看看这个人类男孩到底有没有变——


「…视情况而定,你没有选择,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好吧,还是这个样子。乔翻了个白眼,坐了下来,撅着嘴看着达米安:


「达米…你还是这么…咳咳!操。」


达米安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勾了勾嘴角,叉着腰带着些许惋惜的语气对他说:


「我其实早就想看你这副模样了,可惜…以前没法实践。」


「…原来你从小就想对我图谋不轨!」


两人都笑了起来,仿佛回到了他们以前最快乐的那段日子。


「说实话,你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啊…一样的讨厌、傲慢。」


「你以为你有多好?最后不还是在这里…」


死去。


达米安顿了顿,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转身双手抱胸,扭过头不再言语。


「噗…达米,你知道你这样有多违和吗?'杀人如麻的刺客居然会为别人被杀时疼不疼着想?'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靠。」


乔小时候就习惯了达米安的直言直语,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也是真的快死了,一句地狱笑话又不能把他怎样。


「怎么没把你咳死,乔纳森?」


达米安恶劣地怼了回去,狠狠地瞪着他,不禁让乔打了个寒颤。


「好了好了,还记得我提的要求么?」


「视情况而——」


「停停停,我已经听过一遍了,就把我剩余的时间留给做这件事上吧。」


「TT,那就快点说吧」


乔抬起他那永远不变的亮蓝色眼睛看着达米安。他好似那冬日的暖阳,对着男孩咧起的笑容仿佛融化了身上的疼痛:


「那么,就给我一个离别吻吧,达米安」


达米安愣了一会,有点迟疑地走上前去,看着眼前一碰就碎的生命,小心翼翼地扶上他的脸颊,慢慢靠了过去。


乔原以为他会直接拒绝或者他会踹他一脚之类的balabala,但他还未曾设想过他会直接靠上来。


他小心翼翼触碰着自己的样子好可爱,但我快死了能快点吗?乔这么想着,直接摁着达米安的后脑勺。


「唔!」


(没过,回礼见!(这也不涩啊…只是亲亲…)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因为乔的腹部太痛了,他们才分开来。


达米安握着乔逐渐冰凉的手,不禁有些…浪漫?——一个将死之人,与自己的…爱人度过最后的时光。该死,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爱人了!


达米安下意识收紧了自己的手,乔连忙把另一只手搭了上去。


「达米,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句话。从小便想着在什么场合里说出来了,但眼下也没什么场合了,所以我——」


「笨蛋……你以为你那些小心思我没有看穿吗?就你那些小动作就差直接告诉我了!」


乔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着达米安或是因吻又或是因刚才的话而有些红晕的脸…啊——脸。他已经好久没近距离观察过达米安的脸了,上次是什么时候…他十岁那年?


乔不禁陷入回忆,就像死前的走马灯一样——那就代表他差不多要死了?


真可惜啊,明明他还没好好地…完整地观察过现在的达米安啊……


想到这里,乔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好像…他这一生有好多遗憾啊,大概一半都有关达米安?


他的生活好像离不开达米安了。


「怎么了乔宝宝?接受不了现实要哭了?」


「不…我只是……有点遗憾。」


「遗憾什么?」


「不能c你一顿。」


「c你的!乔纳森!」


「我确实是想c我的达米安。」


两人没好气地互怼着,好像忽略了乔的伤势。


为什么会这样?


乔觉得,和达米安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美好,似乎除了达米安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


「达米,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像是由积木组成的,而你是最核心的那一块,缺了你,哪都堆不起来。」


「TT,你还要搞土味情话是吗?」


「不,达米,我是认真的,在和你经历了这么多场冒险后,我觉得我对你的感情上升到了超越友谊的关系…我考虑了很久,一直不知道该用何等高级的词汇诗词名言来形容我对你的爱,但到了现在,我才发现——无论多高级的诗词名言都概括不出来我对你的爱。」


「…」


达米安没有回答,似乎是在等待着他说出那几个字。


「所以……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咳咳,达米安,那个,我…我爱你!」


「…」


达米安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站在那里。就这么站在那里。仿佛时间被定格了。


等等…不,不不不,不要…不要现在就死,不!怎么卡在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我…我还没有听到他答应我啊…


达米安看着乔的表情在数秒内从惊恐到失望,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乔宝宝?这么急着我答应你?」


乔愣了愣神,反应过来时大声地抱怨着达米安。


「亏我还这么认真地想出来这台词,你害的我差点以为自己死了!」


「你这不还活着吗,虽然也快了?」


「啊啊啊我恨你!!」


「谢谢,我也爱你。」


乔又一愣,反复回味着刚才那句话的含义,到底是气话还是真情?


乔分不清,因为他的脑子已经变得晕乎乎的了,似乎思考已经变成一件难事了。


「达米…达米安,你,你刚刚说了什么?」


…啧,我说话从不说第二遍。


那么,能为我破一次例么?我好像要…要走了。


乔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的超级听力已经听不清任何句子,活泼的心跳也逐渐慢了下来。


乔在最后一次睁眼时就只看到达米安有些反光的眼睛和他的的嘴型:


我也爱你,乔纳森。


乔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the end.

扎西措
被屏累了……   是一些乔米...

被屏累了……

  是一些乔米

  背后注意有……潦草有……想看的咪可以去我wb看看😢😢😢

  我焯!!!!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屏累了……

  是一些乔米

  背后注意有……潦草有……想看的咪可以去我wb看看😢😢😢

  我焯!!!!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犭句 石匝(请去wb@GozerDor看挂了的图)

<少女漫画>*2
更了!还是和上次一样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就多多推荐和评论,谢谢!

前篇点我

<少女漫画>*2
更了!还是和上次一样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就多多推荐和评论,谢谢!

前篇点我

雁

Jondami/这是雏鸟效应吗?

    “拜托了,达米——”半氪星人双手交叉合起,做了个请求的动作。


  不夸张地说,达米安甚至能看到对方如天空一般清澈的蓝眼睛在扑闪扑闪当中冒出了亮亮的星星,飞到他的脸上,但罗宾还是坚决地恪守已经说了三次的回答:“不行。”


  “拜托,拜托……求你了,小D,罗宾,我最好的哥们……”


  乔讨好着,甚至开始拿他一个月、不,三个月不带有味的吃的进基地来换取达米安的妥协。终于,韦恩小少爷拗不过这个农场小子,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好吧,最后一次。”他当然也没有忘记抛下狠话,“过了这次,以后再也别想我帮你!”


  父亲有那么多应急...

  

    “拜托了,达米——”半氪星人双手交叉合起,做了个请求的动作。


  不夸张地说,达米安甚至能看到对方如天空一般清澈的蓝眼睛在扑闪扑闪当中冒出了亮亮的星星,飞到他的脸上,但罗宾还是坚决地恪守已经说了三次的回答:“不行。”


  “拜托,拜托……求你了,小D,罗宾,我最好的哥们……”


  乔讨好着,甚至开始拿他一个月、不,三个月不带有味的吃的进基地来换取达米安的妥协。终于,韦恩小少爷拗不过这个农场小子,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好吧,最后一次。”他当然也没有忘记抛下狠话,“过了这次,以后再也别想我帮你!”


  父亲有那么多应急方案、反制策略,竟然没有一项用来针对“如何抵抗氪星人包括混血的狗狗眼”的吗?达米安愤愤又痛恨自己总是拿小他三岁的乔没办法地叹口气,对于此项危机,他以后一定会想十几更甚几十个针对性备用计划,到时候,仅凭这点他未来也一定会是比布鲁斯·韦恩还要厉害的蝙蝠侠。


  事情还要从前段时间在乔纳森家过夜说起,那个一点也不想回忆的晚上。


-

全文请走:这里


▁▂▃▅▆▇▉▊▊▋▍▎▎▏

右滑拯救没用的半氪星人。

(摸了个啥,好土,不太好意思发😂 

右滑拯救没用的半氪星人。

(摸了个啥,好土,不太好意思发😂 

秋丘球

下雪啦❄️❄️

  

下雪天果然就是应该!打!雪!仗!


——虽然距离今年第一次下雪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啦!

下雪啦❄️❄️

  

下雪天果然就是应该!打!雪!仗!


——虽然距离今年第一次下雪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