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aito

50.4万浏览    5547参与
壬冥錵獣
MAS:(惊恐)(惊恐)(其实...

MAS:(惊恐)(惊恐)(其实也没有。。。。。)

画的和脑子里完全不一样哼哼啊啊啊

很明显受了一些yhm的那种 病病的 内种得 影响(不要推卸责任啊kora

MAS:(惊恐)(惊恐)(其实也没有。。。。。)

画的和脑子里完全不一样哼哼啊啊啊

很明显受了一些yhm的那种 病病的 内种得 影响(不要推卸责任啊kora

千里凌酱

画了街头世界KAIMEI~

有的人11年了才交冰酒党费(安详

还有一只长发咩

画了街头世界KAIMEI~

有的人11年了才交冰酒党费(安详

还有一只长发咩

Kearoooo
之前脑的猫头鹰塑。。

之前脑的猫头鹰塑。。

之前脑的猫头鹰塑。。

蓝瓜酸
最近画不出什么(痛哭

最近画不出什么(痛哭

最近画不出什么(痛哭

空
变小孩 这对好冷,但是我喜欢...

变小孩

这对好冷,但是我喜欢

(第一在老福特发图,所以有些操作还不是很清楚💦

变小孩

这对好冷,但是我喜欢

(第一在老福特发图,所以有些操作还不是很清楚💦

Tomato Lagusa_Vamp💸
试着画了,是v1的大哥

试着画了,是v1的大哥

试着画了,是v1的大哥

壬冥錵獣

kaito

さむらいです。

用刀的,但是在一場事故后失去了右臂。。。。之類的

kaito

さむらいです。

用刀的,但是在一場事故后失去了右臂。。。。之類的

露雨

7天的愿望清单 8

属于紧急拯救快要成为歌词翻译bot的自己的步骤其二

其实吧……拖太久了,我想写别的了(闭嘴


8、第5天 – 水族馆


“Master不擅长甜食?”

我正咕嘟咕嘟灌着水的时候Kaito问道。

“也不算吧。应该说是本来不太擅长的,但是后来做了些努力就还好了。”或者说是爱屋及乌。

“呼……有些嫉妒呢。”

“这话说得可真奇怪。”我为他的这份敏锐汗颜。

Kaito则是笑了两声,又把冰激凌递到我面前。

“……不不,这个段位的果然还是算了。”

“那Master喜欢什么口味?苦的?还是辣的?”...

属于紧急拯救快要成为歌词翻译bot的自己的步骤其二

其实吧……拖太久了,我想写别的了(闭嘴

 

 

 

8、第5天 – 水族馆

 

 

“Master不擅长甜食?”

我正咕嘟咕嘟灌着水的时候Kaito问道。

“也不算吧。应该说是本来不太擅长的,但是后来做了些努力就还好了。”或者说是爱屋及乌。

“呼……有些嫉妒呢。”

“这话说得可真奇怪。”我为他的这份敏锐汗颜。

Kaito则是笑了两声,又把冰激凌递到我面前。

“……不不,这个段位的果然还是算了。”

“那Master喜欢什么口味?苦的?还是辣的?”

“巧克力吧。苦一点的那种。”

“嘿~可真巧,我也喜欢巧克力味的冰激凌,不过要甜一点的那种。”Kaito似有所指地向我眨眨眼,说完就转向售货处,点了支巧克力冰激凌。

“我前几天怎么没看出来?这会儿不纠结‘香草味’了?”

“都已经暴露了嘛,就这样吧。”

他笑得倒是豁达,真要是这样那显然一开始就没想认真掩饰。而我看着被塞进手里,点缀着星球状饼干装饰的褐色冰激凌,迟疑许久才舔了一口。

“怎样?”

“……不比你那个好,不如说更甜了!!”

“哈哈哈,别要求那么多嘛!都把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味让给你了。”

“那我们换一换!”

“啊,才不要,这是Master买给我的。”

这方面还是照常在纠结啊!

 

结果出了公园门我才勉强吃下半个,最后还是上贡给了Kaito。宣称着巧克力和冰激凌都是高糖高效能源,简直绝配的VOCALOID,眨眼功夫就把它消灭了个干净。

又或许是同情心作祟,返程路上临到家门口了我又下车提了袋巧克力冰激凌,搞得他慌忙解释自己平时还是有私下买巧克力味吃的。当然这本来就不重要,我只是贯彻初衷希望他能好好享受他的“特别假期”。所以他这么声称,就随他高兴吧。

 

 

“我是,真的恰巧很喜欢巧克力味哦。才不是为了什么‘物似主人形’哦。”

睡前还扒着我床沿强调这事的Kaito,被我使劲揉了两把脑袋。

“明白了明白了,你这样让已经装作信服的我很难办哦。”

“啊,果然您没在相信!”

“诶呀,真抱歉我也暴露了。”

“果然不是错觉!”Kaito抓下我的手,直勾勾地盯了上来,“为什么Master明明开始有好感了,却反倒变冷淡了?之前还会时不时色眯眯地看着我不是吗?”

“你,说什么!?”

“吃冰激凌的时候,换了衣服的时候,还有唱歌的时候。没有必要压抑欲望哦。生米煮成熟饭就是现……呜哇!”口无遮拦的家伙被枕头直击面部。

在我忙着整理表情的空当,只听几声闷笑,紧随其后就是头部的重击。

“Kai……”我话说到一半,刚把眼前这只枕头扯下来,闷头盖脸又是一击。

“想不到吧,二连击!我也是有枕头的哦!”

“……Kaito!!”

卧室里一阵鸡飞狗跳,真是个充满修学旅行合宿般青春风味的晚上。

 

 

------------------------------------

 

工作日的最后一天,Kaito在博物馆和水族馆中举棋不定。这次我没把机会留给他,大手一挥选择了后者。

拿来说服Kaito的理由是恋爱气息更浓厚,但实际上是我觉得蓝色调的水族馆和KAITO更相衬……真要这么说出来他现在指不定会介意的。

 

“昨天说到和家人的事。”入馆的自动扶梯上Kaito又扯起了话题,“其实一起来类似这种地方参观游玩也是有过的。”

“玩得开心吗?”我闻言侧过身。现在站在后方的Kaito看上去比我矮了一截,头顶微微歪向一侧的发旋在逐渐冷却的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嗯,不一样的体验总是很新,奇……”

唐突被我摁住脑袋的Kaito顿住了。

“那不是挺好的吗?”

“……是、是吗?是吧……怎么了?”

“嗯?啊……这个,比想象中要凉一点。”

“哈?”他发出了一个不太礼貌的声音,“电、电梯马上要到头了,Master您小心脚下。”

我笑了两声收回手,余光瞥着墙上的影子。他在我转回身后立刻摸了摸自己的发顶,像是急着去梳理被人摸过的毛发的猫一样,究竟是因为洁癖还是为了回味没有人知道。

 

 

穿过一条水底的玻璃隧道后,进入了主馆。四方形的水族箱窗户般铺满廊道两壁,将仅有微弱地灯的室内映照成单一的幽蓝色。而窗外,珊瑚、礁石,鱼群、海龟,人工营造起的海底场景则异常斑斓。

“说起来,真实情况总是和大多数人猜测的正相反。”

“嗯?”

“比如说,在我印象里其实,第一代的Meiko桑比现在的Meiko要更通情达理哦。”

原来是继续之前关于家人的话题。

“比如……你也比V1更话多点?”

我将焦点从鱼群转移到玻璃上的倒影,看到一旁Kaito的表情明显僵住了。

嗯,看样子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Master不喜欢这个话题?”

这直球提问可把我问倒了,总不能如实回答单纯是想逗他玩。

就这么沉默了几秒,海龟慢吞吞从我们面前游过。Kaito似乎感觉到我的窘迫,叹了口气道:“那个,我是有想和您说明原委的事情,只是大概,掌握不好从哪里说起……可能是和‘完成任务’没什么关系的话题就是了……”

“……鱼,很好看……”所以我只是看鱼分了心。

“……我也想和Master一起开开心心逛水族馆的,像昨天在公园一样,而且也想更进一步……啊啊,但是不说出来的话会感觉很奇怪。”

“……这种情况也会有呢……”

“为什么昨晚不说出门前不说,应该说还没死到临头还是怎样,当时氛围很好就不想破坏……”

“……是、是呢……”

“所以您听还是不听?”

“刚刚前厅那边有长椅,说完以后再继续逛怎样?”

“……嗯。”

即使措辞有些强硬的味道,Kaito的语气却从始至终都很平稳,直到最后这声应答突然含糊了一下。我转过头,使劲眨了眨眼。他本来扶着玻璃望着水族箱无所动作的,被我看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似的吸了吸鼻子,斜了我一眼:

“要是拒绝了的话,真的哭给你看哦。”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会……”

“我知道的。”

Kaito没给我多解释的机会,直接拽上我往前厅走了。

 

 

“说出来好像笑话一样,还有点不好意思。”Kaito看着我笑得好似别有深意,“前世代的事您应该也有所了解。总之,最开始我一度认为前辈和Meiko桑是‘那种’关系……”

“嗯?不是说最后还是各自认定了所有者吗?”本以为他还能再纠结会儿,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就直奔主题。猝不及防的我嘴一快,还没说完已经后悔了。

“就是这样哦~既然Master这都知道,那话就好说了。”

在我的诚惶诚恐之下,Kaito没头没尾地就开始了。

然后,讲述了一出像是恋爱狗血剧一样的故事。

简而言之,无非是她喜欢他,他是个木头一无所知,他喜欢了另一个“她”,最后他们各自飞了的称不上是大团圆的Happy Ending。

“……然后呢?”

虽然在听八卦这件事上我充分继承了人类的优良传统,但我对这位讲述者的客观程度实在是保留意见。

“所以说啊,虽然前辈坚称只是她作为‘前辈中的前辈’比较照顾我,但我想并不是那么简单……”

“吼……”旧情未了,爱屋及乌?

“那个,Master……您该不会在想我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吧?”

“自信又不是坏事?”我托着下巴顺势说道。

“哈,故意惹我生气很好玩吗?”

啊呀,暴露了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一张光屏被推到面前。宝蓝色指甲的指尖敲了敲一行字——“82、和Master拌嘴。”,然后字后方的空心方块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对号。抬起头,那手指的主人正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好像之前暗潮汹涌的情绪都是作态一样。

看把他得意的。

“是呢,不管生气还是得意的样子都很可爱。”

“……”

即使他呼哧一下转过头去看清单,也被我瞧见了红透的耳根。这家伙,似乎有习惯站在或坐在我左侧,这样没戴耳机的那边就靠近我了。现在倒是给了我意外的方便。真的很可爱。

于是我没忍住笑起来了。介于不宜喧哗,最后只能憋着笑狠拍了几下Kaito的肩膀。余光看到他膝盖上捏起的拳头,感觉自己着实离挨打不远。

 

 

“……Master?”

“嗯嗯嗯。”

“请问您笑够了吗?”

“咳嗯,可以了可以了,您继续。”

“……哈……说到哪里了。”Kaito扶了扶额头,这老派的动作又让我还没完全压下去的笑意反弹了回来。他看了我一眼,放弃似的自顾自说下去:“所以,就是说,哈……并不是我没法把大家当家人,最开始就已经不是那样了……并不是从我开始的。”

“嗯嗯,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以上都是以我现在的视角来说的。一开始其实什么都不清楚,即使有意识到,也无法解释说明的那种状态。”他少见地低头拨弄着手指,“就是因为见过那样的事情,我才很好奇……感觉最后,选择和‘她’走到一起的前辈看起来,非常幸福吧。”

在他的描述中,那之间是有确实的爱意,恋爱,或者说爱情存在的。三角恋,终成眷属的人与非人,还是公式机,放在此刻也像是三流小说中的剧情,和恒温水族箱一样有种罗曼蒂克而脱离现实的塑料味。

但是眼前蜷着背红着脸的VOCALOID,像分享什么羞于启齿的,最深处的秘密一样,给予了我莫大信任才将其和盘托出。

啊啊,这家伙,是认真的。事到如今,还能有其他选项留给我吗?

所以说这种“背后的故事”真的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嘛。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