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lno

1283浏览    4参与
肆野

【联文】一世两生之惊喜

★新年贺文,献给我的kalno


★上一章指路@小白郑郑

    下一章指路@饕餮卍筝


★心灵17岁身体30岁kal X 身心34岁mo


♥看愉


DAY 4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照进屋内,早就已经醒了的kengkal正在深情的注视着身边还在熟睡中的人。


十三年的光阴在Techno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34岁的他跟17岁的kengkal眼中的那个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浅金色的阳光洒在no的眉眼上,kal的目光化作了画笔,一路从他哥的眉毛描绘到嘴唇,看着前几...

★新年贺文,献给我的kalno


★上一章指路@小白郑郑

    下一章指路@饕餮卍筝


★心灵17岁身体30岁kal X 身心34岁mo


♥看愉



DAY 4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照进屋内,早就已经醒了的kengkal正在深情的注视着身边还在熟睡中的人。



十三年的光阴在Techno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34岁的他跟17岁的kengkal眼中的那个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浅金色的阳光洒在no的眉眼上,kal的目光化作了画笔,一路从他哥的眉毛描绘到嘴唇,看着前几天还在拼命躲着他的人如今竟然温顺的窝在他的怀里,kal弯了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



本来kal还想再多看他哥一会儿,奈何昨天折腾的太晚他哥有些闹小脾气,特别嘱咐了kal今天要准时喊他起床,不然就要分房睡,刚刚享受了没几天kal当然不愿意跟他哥分开睡,虽然心疼他睡得少,但还是不得不准备叫他哥起床。



“p'no,已经7点了哦”kal动作轻柔的揉了一把怀里人的头发,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去喊他。



“嗯~”被叫醒的no有些迷糊,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又往kal的怀里钻了钻,整张脸埋进了kal的怀里。



“p'no…”kal被他哥可爱的不行,又推了两下不仅没推动怀里的人还顺势调整了更舒服的姿势,整个枕在了他肩膀上,脸颊正对着他的脖子,呼吸间还有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脖颈的皮肤上,搞的kal觉得自己都要烧起来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kengkal决定还是要喊他哥起床,不然等他清醒过来自己可没法交代。



“p'no~”kal偏过头,嘴唇在他哥脸上碰了一下。


“p'no~”



准备重新入睡的no被一声声的p'no叫的心烦,不情愿的在kal的脖子处蹭了两下这才睁开了眼。



“p'no,早安”



随着这句话一起到来的是一个温柔到不能再温柔的吻,还有kal大大的笑脸。



no突然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烫,他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抱怨,也不由自主的笑着回了个早。



kal这张脸真的太好看了,明明都已经30岁了,但还是经常有那些小姑娘来要他的联系方式,当然也有小男生,但他都不会理会罢了。



想到这里Techno又一次的想到了为什么kal会喜欢他,明明他不帅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这个问题他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了,但随着17岁的kal的到来,他再一次想起了这个问题。



自己已经不年轻了不是吗,kal他还会喜欢吗?no有些出神的想着这个问题,直到kal唤回他的注意力。



“p'no~p'no!”


“啊?”



“p'no在想什么?都没有好好听我说话”说话间的kal不自觉的向no撒起了娇,毕竟他以前经常这么干,但34岁的no却好久都没有见过kal撒娇的样子了。



他有些怀念。



从kal向家里公开两个人在一起然后接手他父亲的企业起,他变得越来越忙,虽然他经常会说有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讲,但no不想让他变得更累,所以很多事都没有对他提过,久而久之no就感觉两个人没有从前的过得那么开心了,虽然感情没有变但no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p'no!”看着no再一次出神,kal握起他的手送到嘴边轻咬了一口。



“嗷!”no瞬间回神,他抽回自己的手望进kal充满笑意的眼睛,“你干什么!”



“p'no的注意力只能在我身上啊”kal虽然不知道no在想什么,但他不能容忍他在的时候他哥的注意力在别的任何东西上。



“说什么呢”no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利用头发来遮挡自己应该已经红了的脸,“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不用哦~”kal一动不动的盯着no,语调带着不同于外表的活泼,“我请假了,p'no今天也不用上班吧,我们出去玩怎么样?”



“出去……玩?”no推了推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自己肩上的脑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对啊,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去哪?”no看着kal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不想扫了他的兴,虽然他对于两个30岁的男人出去玩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兴趣。



“p'no只要跟着我就好了”kal又抬起头在他哥脸上偷了个香,然后坐起身子拿过一旁的衣服递给他哥。



“p'no先起床吧,我去给你做早饭”kal掀开被子下床,还小心翼的给摸着自己脸的no掖了掖被角。



早餐是吐司培根配煎蛋还有咖啡,no的煎蛋是一个全熟一个溏心,他喜欢用全熟的蛋沾溏心蛋来吃,少年时期时kal经常给他做,但后来忙起来之后两个人一起悠闲吃早餐的机会就变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吃过一顿丰盛的早餐了。



no盯着桌上的煎蛋出神,kal有些好奇,他哥今天格外喜欢出神,从叫他起床到现在已经有好几次了,还都是对着他或者他做的东西,心思敏锐的kal立马察觉出了不对劲但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问no是为什么,喊他回了神后俩人有说有笑的吃了早饭。



吃完早饭kal拉着no去到了停车场,一路都盯着他不说还贴心的为他打开了车门。



“p'no穿这件衣服真好看”kal给no系安全带的时候又夸了他,看着no泛红的耳朵kal在心里暗自偷笑,果然p'no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可爱啊。



“我们这是去哪啊?”no从kal开车上路开始就装的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心里也有些小激动,毕竟他俩很久没有单独出去玩过了。



“去一个能让p'no开心的地方”kal卖了个关子,看他哥急得直撇嘴的样子笑着拉过他的手握在手里。



“嗷咦!你干什么!”no被吓了一跳,开车的时候手怎么能离开方向盘呢,他用力往外抽自己的手但kal却握的很紧。



“p'no放心吧,我调了自动驾驶,这段路是直线没有问题的”



哪怕kal这么说no还是不放心,但kal一盯着他,他马上就会妥协。



虽然no自己也觉得这样很没有底线,但被那么一双眼睛盯着想不妥协都很难吧。



更不要说他还很爱这个人。



no昨天睡得少,在kal开车去目的地的途中在车上又睡了会,等kal叫醒他的时候俩人已经到了地方。



no被kal牵下车,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巨大的篷房前面,kal看他一头雾水也不给他解释,牵着他径直向前走。



“等等等等!”no扯着kal的胳膊让他停下了脚步,他越看越觉得这个篷房熟悉,不管是颜色还是大小还是外观设计,都有种让他熟悉的不得了的感觉。



“我们究竟到哪了?”no又问了kal这个问题,这次他显得有些失措。



“p'no不想亲自去看看吗?”kal满含深意的笑了笑一把拽过no拉着他继续往前走,“p'no应该熟悉这里才对”。



什么啊?什么叫自己应该熟悉这里,no很确定虽然自己觉得这个地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可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可恶的kal居然还不告诉他,从说了要出来玩起no不管问了多少次他都不肯讲,现在都到了门口了他竟然还是不告诉他。



no有些郁闷的任由kal拉着走,路上他看见了几个像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的人,看上去都对kal毕恭毕敬的。



又在室内走了弯弯绕绕的一段路之后no终于忍不住了,他停下脚步拉紧了kal的手,看他的目光带着哀怨,“到底去哪里啊!”



“已经到了啦p'no”



就知道他哥要没有耐心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已经到了地方了,kal放开no的手耍宝一样做了个请的姿势,no看了他一眼在他的示意下走向前方不远处一扇比正常尺寸大的多的门。



“推门啊p'no”看着no迟迟不上手kal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no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就有点胆怯了,他扭头看向旁边的kal,收获了一个充满鼓励和爱意的眼神。



推啊Techno!不就是扇门吗?柜门都推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气no抬起空着的另一只手贴在了门上,与此同时kal也抬起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贴在了门上,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用了力气。



这是在做梦吧。



no被推开门后的景象震撼到了,他条件反射的瞪大了眼睛攥紧了kal的手。



如果他没有眼花出现在他眼前的应该是个室内足球场,但真正令no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足球场跟十年前他自己设计的足球场一模一样。



不管是场地布置,照明位置,还是围栏的颜色都一模一样,就连他当年随手画上去的横幅也挂在它该待的地方。



这是怎么一回事?



no转头看向他的男朋友,哦不对,应该是老公,正一脸渴望夸奖的表情看着他。



“p'no喜欢吗?开心吗?”kal像个小孩子一样的邀功,带着no走进了足球场里。



no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没想到kal会给他这样的惊喜,一时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这是p'no喜欢的那种照明灯,已经停产了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批”



Kal拉着no在足球场里走了一圈,一路上不停的指给他看各种东西,越看no越能感受到他在这个足球场下的功夫,毕竟当年他设计这个足球场也只能算作梦想,从来没想过真的有亲眼看到它的这一天。



“kal……”no低声喊道,有些欲言又止的望着kal,“这都是你准备的吗?”



“p'no觉得呢?”kal好像知道他哥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不过四天,而这个足球场却不是四天可以建成的。



“p'no觉得呢?”kal又问了一遍,温柔的抚上no的脸,撩开他额前的碎发看进他眼里。



no张了张嘴,呆呆的看着kal的脸。



“p'no在想他对吗?”kal把头抵在no的肩上不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失落,“虽然知道那就是我自己,但还是避免不了的想要吃醋”



“kal……我…”no拍着kal的肩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



“p'no不用说,我知道的”kal用力的攥紧了no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后抬起头重新露出了笑容,“但今天都是我策划的哦!”​



“请假不上班,带p'no出来玩,都是kal自己策划的哦!”



no看着突然就变晴的kal也笑了起来,果然还是小孩子,跟以前一样哄都不用哄,不像30岁的那个还要自己去哄。



kal不是看不出来他哥的情绪变化,只是装不知道而已,no从早上望着他出神开始就在想30岁的kal,他权当不知道,不想有任何一点可能打扰到他和no相处的东西出现。



这个足球场确实是30岁的他建造的,kal也是偶然翻手机备忘录才知道的。



备忘录的时间清楚的显示着30岁的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设计图,什么时候决定建造这个足球场,什么时候选址买地皮,什么时候选材料开工,一直到一周前才彻底的完工。



30岁的他早就选好了日子要带no来这里,是他趁虚而入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p'no开心,什么时间都无所谓,趁着no在四处拍照,kal打开了手机备忘录,写下了他留给30岁的自己的信。



给30岁的Kengkal:



       我是17岁的你,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带我来了这里,但我很庆幸,也很羡慕你。



       如果你真的是30岁的我那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Techno,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狗屁的企业,还是因为父亲给你了什么目标威胁你,我知道更可能是后者,但你得记住,他怎么样是他的事情,Techno绝不能受委屈,所有人所有事都要排在他后面。



         希望你能像17岁的时候一样完美,不要让p'no操心,照顾好他,谢谢你。



                                                                17岁的Kengkal



当kal打下最后一个字时no刚好走到了他面前,脸上还洋溢着灿烂的笑,“kal我可以喊Ae他们过来玩吗?”



“当然可以,这里从现在开始就是p'no的了,你想带谁过来都可以”kal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塞进no的手中,“产权证明就在p'no书桌上的盒子里,这是钥匙”。



no看着手心里小小的钥匙还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是个拥有足球场的人了?



“谢谢你, kal”no攥紧钥匙张开双臂拥抱了kal,但因为身高问题更像是他整个人被kal搂在怀里。



“p'no不用跟我说谢谢啊,这都是我想为p'no做的事”kal低头在no的肩膀上吻了一下,“也是他想为p'no做的事”



“kal…”no又觉得自己脸红了,他抬起头前额正好擦过kal的嘴唇,下一秒他就感觉抱着自己的双臂骤然缩紧。



“p'no不给我点奖励吗?”kal将额头抵在no的前额,眼睛亮的异常,直勾勾的看着他。



“什……什么奖励…?”no缩了缩脖子想往后躲躲,奈何kal搂他搂的紧半步都退不得。



“p'no说呢?”kal没有等no的回答,直接低头堵上了自己想了好久的嘴唇。



no被吓了一跳,但只僵了一秒就放松了下来,揽上了kal的脖子任由他亲。



“p'no~”kal贴着no的嘴唇呢喃,no被亲的有些发软,整个人倚在kal身上应了一声,“嗯…?”



“我爱你”



no被堵上了嘴,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在心里回了一句。



我也爱你。



不管是17岁的你,还是30岁的你,我爱的人永远只有你。



————————————————————————————————



提前祝各位姐妹们👭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


❤️

肆野

真相是假

时隔很久的文,献给我的MG


不管故事结局如何,真实里他们曾经相拥。


BGM——真相是假


壹。


我接到陈瑞书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黎梓,我想他了”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他被酒和夜润色过的声音,低沉沙哑,再不复平日里的温柔。


“我好想他,梨子,我真的好想他”


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话,还有沉沉的呼吸声夹杂着抽泣,我突然明白过来,31岁的陈瑞书,他哭了。


贰。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陈瑞书跟陈智霆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曾经一起陪伴走过盛大辉煌,也一起渡过艰难低谷,等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他们两个...

时隔很久的文,献给我的MG


不管故事结局如何,真实里他们曾经相拥。


BGM——真相是假




壹。



我接到陈瑞书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黎梓,我想他了”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他被酒和夜润色过的声音,低沉沙哑,再不复平日里的温柔。


“我好想他,梨子,我真的好想他”


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话,还有沉沉的呼吸声夹杂着抽泣,我突然明白过来,31岁的陈瑞书,他哭了。






贰。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陈瑞书跟陈智霆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曾经一起陪伴走过盛大辉煌,也一起渡过艰难低谷,等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却成了最生分的人,或者说,最熟悉的陌生人。


5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刚好是足以把人变得面目全非的几年。


陈瑞书在影视圈有了一席之地,而陈智霆从不期二结束之后就把工作重心转回了模特事业上,好像从那个时候起就注定了,两人不会再有交集。








叁。


陈瑞书爱陈智霆,这是我做他经纪人的第二年,他亲口告诉我的。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我说,Mark你知道吗,曾经我真的以为MarkGun的真相是真的。


我是笑着说的,他也是笑着回答的。


“真相啊,从来都是真的”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这句话,丝毫不在意我的惊讶。


“看我干嘛,不信?”


我信,怎么能不信,只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而已,我失措的点了点头,他看着我这个样愣了几秒突然低头笑出了声。


“梨子,你是不是也觉得,p'gun他很爱我?”


“是……”


我一个字刚出口就见他变了表情,整个人蜷在沙发上,曾经藏过星星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迎着他的目光看回去,入眼的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


“看来,他才是那个真正演技好的人”陈瑞书转移了目光,无意识的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他比我会演戏”。


他自言自语的望向窗外,然后扭头回了我一个灿烂的笑,说出了连他自己都有点恍惚的那句话。


“不止我被骗,你也被骗过了,不是吗?”









肆。


陈瑞书25岁生日的那天陈智霆照常送上了祝福,和过去的每一年一样,发了ins,贴了照片,只是少了一颗心。


“不回一下吗?”


我看着陈瑞书盯着那条ins出神,大拇指点开键盘,又退回主界面。


“反正和去年一样”他习惯的扯出一个微笑,把手机塞进我的手里,“你替我回吧”


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吗?如果不是知情人,我真的难以想象七年来都以甜蜜示人的MarkGun私底下居然连对方的生日祝福都不知道怎么回。


陈瑞书说他累了,倒在沙发上用外套盖住了头,休息室里静悄悄的,我清楚的听到了藏在外套底下轻微的啜泣声。


他又哭了。


从前不久网上传出MarkGun没有之前关系那么好的流言的时候起,陈瑞书就经常掉眼泪,但都是偷偷的,或者只有我们俩在的时候,他会靠在我的肩头哭的像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小孩,脆弱又可怜。


陈智霆连表面功夫都不打算做了,他要丢下陈瑞书了。









伍。


他们最开始的时候是很好的,陈瑞书喝醉后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和陈智霆之间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很俗套,他对陈智霆一见钟情。


“我以为他也喜欢我”彼时的陈瑞书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搭在我的肩上,表情迷离,眼底藏着巨大的痛苦,“他说过我是他的世界,他骗我”


“我们牵手,拥抱,接吻,我以为我们在一起了”他突然笑起来眼中多了些亮光。


“可他告诉我那不过是逢场作戏”他又灌了一杯酒,眼角开始泛着水光,“没有人也叫逢场作戏吗?我不懂”


“他不爱我,但我爱他”陈瑞书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靠在我的肩上,“所以只要他要的,我都会给他”


“我收起了他送我的东西,收起了粉丝眼中的情侣物品,甚至收起了对他的喜欢,但都没有用”他终于哭出了声,“他还是要丢下我了”


那天他哭了很久,从喝醉一直抽泣到酒醒,声音都哭哑了。


我还记得他睡前的最后一句话,小心翼翼的让人心疼。

“我不是被抛弃了,对吧?”


“对”


说完这个字出门,我哭的像个泪人。








陆。


陈瑞书一直都在等待,直到陈智霆28岁生日那天。


他想依照惯例做最后一个送祝福的人,但ins的疯狂@让他忍不住点进了陈智霆最新的那条动态。


「28岁,感谢相遇」


配图是他和一个女生的亲密合照,具体亲密到什么程度,陈瑞书没有错过他左手中指的戒指,那个女孩的手上也有一枚。


原来之前陈瑞书难过的一切,都是陈智霆为了今天所做的准备。


我坐在陈瑞书的旁边,亲眼看着他打下了‘p'gun生日快乐!祝福你呦’这几个字,我以为他气到不正常了。


“Mark?”


他没有理我,黑了屏把手机扔在一边,摘下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走近垃圾桶,丝毫没有犹豫的把那枚戒指扔了进去。


我听见他说了一句话。


“这下我就跟别人一样了”

 








柒。


陈瑞书接了个新剧,他在剧里客串主角的哥哥。


这个角色喜欢男生,暗恋了一个学长很久,但直到最后也没有跟学长表白,他看着学长娶妻生子,而他在学长生活里的角色,则是最要好的朋友。


陈瑞书觉得这个角色很像他,但比起他来要幸福很多。


他可以一直守在学长身边,但陈瑞书不行,他已经被他想守护的人隔离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我问过陈瑞书,如果可以回到18岁那年你还会爱上陈智霆吗?


他当时正在准备自己的30岁息影年,要暂时退出娱乐圈一段时间,听我问这个问题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很平淡,也是笑着的。


“会吧”


我看到他又把手放在了左手无名指上,习惯性的转了几下。


但那根手指上空空如也,和他的眼底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终。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阿漓叫孟小兔

小马扒甜心衣服,笑的坏坏的好撩啊!!!
不过被打后为啥那么委屈呢?

小马扒甜心衣服,笑的坏坏的好撩啊!!!
不过被打后为啥那么委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