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rliekloss

5217浏览    453参与
Klossy

搬运一些kk的,tay这两天挺安静的


搬运一些kk的,tay这两天挺安静的


delicatekoala

好久没为爹娘动手惹
阿霉今天造型简直蝴蝶本蝶了

好久没为爹娘动手惹
阿霉今天造型简直蝴蝶本蝶了

貓正

【Kaylor】2/2

不晓得是第几次了,Karlie养成一个反覆点开她通讯软体头贴查看的习惯。


那是私人帐号,所以当正在倒数0426的其他社群媒体都是一片粉红泡泡时,她仍然能看见这个正到不行的金发美女对着她微笑最美好的角度。从纽约到L.A.约莫就那几个小时,但是她发现自己受不大得了。那是工作,Karlie——于是她明白了有些人就是能打破她从未动摇的原则,甚至是热情。


为什么她还不打来。


Karlie在清晨慢跑,然后重训,有氧,再一次重训。

她睡不着觉,即使这不大健康,但她也不能让自己闲着。荧幕上Taylor在落地窗前的笑容似乎从未改变过,前年去年今年她都是这样自信与真诚的笑容,她们的讯息止于上机...

不晓得是第几次了,Karlie养成一个反覆点开她通讯软体头贴查看的习惯。


那是私人帐号,所以当正在倒数0426的其他社群媒体都是一片粉红泡泡时,她仍然能看见这个正到不行的金发美女对着她微笑最美好的角度。从纽约到L.A.约莫就那几个小时,但是她发现自己受不大得了。那是工作,Karlie——于是她明白了有些人就是能打破她从未动摇的原则,甚至是热情。


为什么她还不打来。


Karlie在清晨慢跑,然后重训,有氧,再一次重训。

她睡不着觉,即使这不大健康,但她也不能让自己闲着。荧幕上Taylor在落地窗前的笑容似乎从未改变过,前年去年今年她都是这样自信与真诚的笑容,她们的讯息止于上机前的那一刻。晚点见,晚安。Taylor不知道的是这一句晚安之后的她依然彻夜未眠。


我们是闺蜜——说的是那种牵手约会或者一起宅在家独处的闺蜜。她们玩这套已经多久了?只能说可惜她们舍弃不了聪明的本性。Karlie靠在墙上让呼吸顺下来,味道,她留了件Taylor拍22时的T恤。有一阵子Taylor特别喜欢在她这时当家居服穿,最后落在这儿。


然后她等到了Skype的铃响。


“Hey.”

“Hey.”


Karlie连忙整理了下落在颊旁带着汗湿的金色发丝,她问:”How was your flight?”


荧幕那一头的Taylor打了个小呵欠,还未带妆的脸蛋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手机拿的角度稍微低了些,可能是顾及到其他乘客。以及保护她。


“挺无聊的,跟你不在的时候一样。”

然后Taylor将手机拿近了些,皱起好看的眉。


“你怎么穿着健身服了,纽约不是才刚五点吗?”


她很确定Taylor相信了要打电话将她唤醒是为了准备工作的借口。Karlie看着她那双疑惑的蓝眼睛,有一时间说不上话。


“因为我在健身。”

“你睡过觉了吗,K?”


笑出眼泪来是怎么一回事,在与这位当红偶像维持着台面下感情的Karlie第一次感受到。她们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接受了感情的——想到现在Karlie意会到了PMS的时候经历远距离根本就是中头奖。而Taylor简直能读出她的思想:”我猜你一直想我到了现在,是吗?”


“No, “

Karlie耸耸肩,轻叹了口气后口是心非地又笑了。

“我只是刚好有了下个计划的灵感而已。”


Taylor开始移动,而她的表情可不太好。


“你——噢,你等我下机。”


Skype安静地切断了两人的联系。Karlie眼底空洞地走到了冰箱前,给自己热了些马铃薯泥跟昨晚水煮过的鲑鱼,佐了杯咖啡后草草吃了。她伸了懒腰望向窗外,清晨奶油色的天空她事实上是喜爱的,就像Taylor一样给了她许多温柔的点子。


然后Taylor又打来了,Karlie有预感这次的说教会长一些。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选择接起来,只是盯着那好看的笑容一会儿,直到铃响的尽头。她真的很想那女人,该死的。意会过来之后Karlie拨号给她,响了三声后又先挂断了。


过了五秒之后Taylor再次打给她,第一声结束前Karlie便接起来了。


“你在哭吗?”

“什么?没有。”

“你听起来很沮丧,Karlie。”

“我只是沮丧而已。”


Taylor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也是。就只有她房里的闹钟还在出声。Karlie吞了下口水,才闭上双眼道:”你说得对。Taylor,我这次失眠了。”


-I’m a sucker for you.


“我以为你想告诉我的是,你很想我。”

“我想你。”

“那就好。”


Karlie那一瞬间就知道她也犯了没安全感的毛病,但是这个回覆可爱得让人不禁笑出来。


“你在飞机上睡过了吗?”

“我听了一会儿的歌,发现真的睡不着。然后就重新填了Gorgeous的词。”


老天。Karlie忍不住想像了一下。这些听众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天使他们的queen那时候是怎么为了假结婚这个主意气到闭门写歌的——Ocean blue eyes,Taylor可是个在愤怒中也不失才华的好女友。Karlie希望那些好孩子们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些属于她们之间的小秘密。


“在车上你得睡一会,Taylor。你的身体可受不了你老是这样摧残它。”

“巡回结束后,我会搭再早一班的飞机回去。”


Karlie的味觉忽然回来了,她觉得刚刚的马铃薯泥应该吃凉的拌生菜,才不至于这么无趣。然后她想起:”我想我不能忍受失去你。”就这么突然的一句话。一个事业有成的前超模给出了不大令人惊喜的浪漫话,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线路中。


“虽然听起来像喝醉了一样,但依然很性感。”

“说些可爱的话,Taylor。说你也是。”


Karlie的皮肤突然敏感了起来,她想起女人搭机前的拥抱,脸颊上局促的一吻。怀里22的T恤柔软的棉质,她给它绣上的”KK”。


“我也爱你。”







不分你我德国骨科😎

我的国王太爱我了怎么办(3)

秉承着随机周更的原则进行更新.

切勿对号入座. 不喜勿喷. 感恩❤️


“您如果不是存心想要阿尔柯兰家族绝嗣,我绝不相信。”,詹姆斯道,“您的亲热善良都是贴在脸上的漂亮面具,其实里子比叶尔科夫三世更狠毒。”


詹姆斯的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尔科夫三世是克洛斯夫特王朝绵延数百年来最为臭名昭著的国王,尚且无人可出其右。


“我可一点都没有要谋害你的意思。”,我轻轻的说,“只要你能闭上你不安分的嘴。”


“我赌10个金比索您方才没听清我在说什么。”,詹姆斯蜷起身子缩在床边的椅子上,“圣母的玫瑰,多罗斯的Toni·Garrn。”


“Garrn。”,...

秉承着随机周更的原则进行更新.

切勿对号入座. 不喜勿喷. 感恩❤️





“您如果不是存心想要阿尔柯兰家族绝嗣,我绝不相信。”,詹姆斯道,“您的亲热善良都是贴在脸上的漂亮面具,其实里子比叶尔科夫三世更狠毒。”


詹姆斯的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尔科夫三世是克洛斯夫特王朝绵延数百年来最为臭名昭著的国王,尚且无人可出其右。


“我可一点都没有要谋害你的意思。”,我轻轻的说,“只要你能闭上你不安分的嘴。”


“我赌10个金比索您方才没听清我在说什么。”,詹姆斯蜷起身子缩在床边的椅子上,“圣母的玫瑰,多罗斯的Toni·Garrn。”


“Garrn。”,如果热衷于各国王公贵族的社交舞会,那么绝不会对这个姓氏陌生。世代统御里斯科王国南境的Garrn家族,比起他们世代相传的杀人不见血的制毒秘术,更为世人称道的是Garrn家族盛产美人,男人眉目清秀唇红齿白比女孩子还温柔,而女人身材高挑,眉眼美艳之余又添几分豪情英气。Garrn一族是近五十年新新发迹起来,族长Joseph·Garrn侯爵深受里斯科国王拉德曼二世的宠信,族人凭此与颇为出众的样貌,与诸国王公广泛联姻,据说已有了七位侯爵夫人和十数位伯爵夫人,迎娶了四位公主和不可计数的贵族之女。用不了多久大半个科鲁其亚大陆的贵族后嗣身上都会流淌着Garrn一族的血液。母亲曾有意让王室旁支的一位年轻男爵同Garrn家族的小姐结亲,说给父亲听时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父亲的脾性很有些固执,近乎偏执的固守着克洛斯夫特家族的血统纯正,极度奉行近亲通婚的原则,我的祖父同我母亲的母亲便是嫡亲的堂姐弟关系。里斯科王国仔细计算起来,乘快马不过十个日夜的路程,母亲嫁给父亲许多年却一次也没有机会回国探亲,母亲偶尔提起里斯科,说那里的笑餍花开的最美,她少女时总和几个姐妹结伴去城外采花,回去挑出花瓣完整的洗干净再放在日头底下晾干,拿蜂蜜渍了存到白瓷罐子里,到了盛夏酷暑的时候舀出一勺盛到铺了细碎冰块的碗里,用井水把蜜化开,糖水的滋味甜到便是君王拿十座城池来也不肯交换。母亲对待母国来的使臣和商人永远格外亲厚,赏赐他们成箱的金银,为他们安排王宫或驿站里最舒适的房间,甚至派遣自己的亲信女仆为他们提供服务。


“听说王太子对Garrn也很上心,天不亮就领着十几个随从出城去迎接了。”,詹姆斯对着镜子掂掂自己臃肿笨重的肚子,就像是在喃喃自语。


“哦。”,我笑笑,仍旧专注在那本盔甲图册。詹姆斯显然没想到我会对这件新鲜热乎的宫廷八卦丝毫不感兴趣,他颇为丧气的乱揉着他那一头枯稻草色蓬乱的头发。正当我想要提议去远湖赛马时,门外的男仆打开了房门,二三十个表情漠然的男仆鱼贯而入,分立左右,打头的两个一个手里捧着宝冠,一个手里捧着金杖,杖头是一颗硕大无比的红宝石。“咚”一声,詹姆斯连滚带爬地扑到我面前,想站起来却跌了个大马趴,样子狼狈不堪,他悻悻地笑了笑,低低咳了一声。


“王兄贵足临贱地,只可惜弟弟前些日子跑马摔伤了腰,还望您宽恕我不能起身相迎。”,用不着詹姆斯提醒,打房门被打开的第一秒我就知道是他。无论是特制的丽尔斯特兰草的香水气味,还是用金线绣在及膝马靴筒口的双头鹰并鸢尾花纹章。除了克洛斯夫特高贵的王太子银沙堡的Taylor,整个科鲁其亚大陆上我想不出第二个人,如他一般骄矜自持,爱惜自己的羽翼,连踏入亲生弟弟的卧室也要摆出全套王储出行的阵仗,若是再叫鼓乐队奏上行进曲,保准能把城外头那些胆小如鼠的农民吓晕,以为是东边的蛮人又打到王城脚下来了。


我知道Taylor从不拿正眼瞧我,这不稀奇,从我们第一天见到彼此开始就这样,体面又和平的维持所谓的王室手足亲情,我敢赌咒,整个科鲁其亚找不到一国的王族兄弟比我们还要“亲密”。毕竟克洛斯夫特家族世代都是被教宗褒赏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美德表率。


“我想您也看到了,我亲爱的弟弟奥沃涅公爵身体抱恙,恐怕不能陪同您参观凡第斯宫城了。”,Taylor亲热的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笑道,“吾弟,Garrn骑士专程献给您的宝马,您如今恐怕无福消受了。”


我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容貌清秀,瘦削的颧骨如危岩嶙峋,碧蓝色的双眸清澈通透,唇角始终蕴着笑意。瞧他通身的气派,顺滑如水波的白色绸袍,脖间的金十字项链,腰带上缀满樱桃大小的各色宝石,佩剑的剑柄被雕刻成栩栩如生的救世天使。“比我有钱。”,我在心底做出结论,戳上印章,盖棺定论。


“Toni·Garrn,里斯科的骑士。”,他兴味盎然地看着我。


“国王之子,公爵奥沃涅的Karlie。我想您会更愿意叫我戈耳工的美杜莎。”,我回望他,Toni·Garrn的目光如划破长空的猎鹰般锐利,仿若我在他眼中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一直紧盯着我,捕捉我的任何一点表情变化,甚至包括呼吸。这很奇怪。


Taylor显然也注意到了,最称职的君王应当通晓如何察言观色,洞悉人们眼中无法言表的喜怒哀乐。他望向Toni·Garrn的目光蓄了几分不易觉察的狐疑。


“公爵殿下,我请求您准许我吻一吻您的手,向您坦诚Garrn家族的恭顺和谦卑,慰藉风餐露宿的行者的困顿和劳乏。”










不分你我德国骨科😎

我的国王太爱我了怎么办?(2)

😂 好像变成了周更

 唠唠叨叨写了一大堆废话的感觉 哈哈终于写到主线人物了

总而言之 不喜勿喷 感恩🙏❤️


考尔特伯爵并不像威斯特勋爵设想的那样,还要纠缠好一阵子才肯撤走驻守在莫西尔的士兵。相反,他只是听说王宫派遣了使臣要来接管莫西尔,甚至没有亲眼看一看王后的手令,就连夜撤军,连一块马掌钉都没有留下。威斯特勋爵领着家眷仆从满心欢喜地赶到莫西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圣人一样慷慨慈善的考尔特伯爵不仅撤走了军队,也带走了几座村庄里所有精壮的男人和牲畜,一把火烧毁了所有的房屋和农作物。考尔特伯爵的信里说,“敬爱的勋爵大人,请你接受我谦卑的见面礼。一个所有女人都是妓女,所有孩...

😂 好像变成了周更

 唠唠叨叨写了一大堆废话的感觉 哈哈终于写到主线人物了

总而言之 不喜勿喷 感恩🙏❤️




考尔特伯爵并不像威斯特勋爵设想的那样,还要纠缠好一阵子才肯撤走驻守在莫西尔的士兵。相反,他只是听说王宫派遣了使臣要来接管莫西尔,甚至没有亲眼看一看王后的手令,就连夜撤军,连一块马掌钉都没有留下。威斯特勋爵领着家眷仆从满心欢喜地赶到莫西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圣人一样慷慨慈善的考尔特伯爵不仅撤走了军队,也带走了几座村庄里所有精壮的男人和牲畜,一把火烧毁了所有的房屋和农作物。考尔特伯爵的信里说,“敬爱的勋爵大人,请你接受我谦卑的见面礼。一个所有女人都是妓女,所有孩童都是小偷,所有老人都是乞丐,所有田地都是焦土的美好国度。”

威斯特勋爵大病一场,请来的医生都说是天花,要趁早把人远远迁出去隔离起来,等到咽了气即刻就引火烧成灰,挖坑深埋起来。如果扩散传播出去,不单是威斯特家里人,连带着整个莫西尔都要遭殃。

果然,不到半月,勋爵的几个孩子先后都发起高烧,皮肤布满红色斑疹。城堡里乱作一团,勋爵的妻子丹尼斯夫人哭晕了又醒过来,醒来又在丈夫和孩子床边挨个的痛哭。城堡里的仆人们人人自危,几个稍有些年纪的女仆趁着主人自顾不暇,偷走了壁炉上的几支银烛台、厨房里的陶瓷餐具,甚至藏在书房里镶嵌红宝石的“伦瑟”龙之剑,那是传说中的骑士圣伦瑟斩杀恶龙时使用的宝剑。是威斯特家族百年荣光的象征。

也并没有几天的功夫,或许只是又过了两三日,丹尼斯夫人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素来洁白无瑕的胳膊上冒出了几颗米粒大小的红点。她不敢多想这究竟是恶魔的前奏曲还是臭虫无意的馈赠。勋爵的孩子里,只有最小的男孩James还没有受到魔鬼的诅咒,丹尼斯夫人原本筹划亲自带着James去王城投靠王后,毕竟她的丈夫似乎颇得王后青眼,王后又是一个十分仁慈愿意和家道中落的小贵族亲近的善良女人,如果向她求救,王后至少会把同意把小James留在王宫抚养。丹尼斯夫人不几日病情就沉重了起来,那时候勋爵的长子十二岁的Rorbet已经夭亡。恶魔没有留给丹尼斯夫人太多的时间精打细算,天花是种传染性极强的烈性传染病,她很清楚如果把小James送去王城,便等同于把撒旦的诅咒引进国王的城堡。她深知勋爵的脾性,勋爵和他的祖辈一样,是最为坚定的保王派,即使赔上整个家族的性命,也不会做出半点危害王室的事情。但她只是一个女人,无论王室的绵延不绝还是王国的千秋万代,统统都不是自己该顾虑的事情,丹尼斯眼里只看得见自己那个仍然在庭院里骑木马的懵懂无知的孩子。她想起往南边,行过三座城堡,表兄阿尔伯特男爵的部队正驻扎在阿拉斯。男爵初春的时候曾经来信,说夏天过了就要返回王城替领主向国王缴纳税款和贡品,邀请勋爵和孩子们一起去郊外打猎,正好试试他那枝从盗匪手上缴获的火枪。现在刚刚入夏,男爵应当仍然还在阿拉斯。丹尼斯夫人亲手写了短信,戳上火漆,缝在James衬衣的立衬,嘱托亲信侍女简·柯洛,带着小James化装成农妇,连夜就往阿拉斯去,无论听见任何莫西尔的消息,都不许回头。

James说,他离开莫西尔的那天,是个夜色很沉的雨天,夜风打着卷儿裹挟而来的不是甜美的花香,而是腐烂尸体浓烈的恶臭。城堡的尖顶上盘旋着十七八只乌鸦,哑着嗓子嘶叫。他没有见到父亲,也没有见到哥哥和姐姐。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母亲一如往常穿着那件绣满繁复花纹的长裙,裙角的每一道绣线都曾留下他的指纹。James最爱和姐姐Anna一人一边枕在母亲的膝头,听她用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唱起家乡的民谣。母亲用白色纱巾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哀伤的眼睛。她伸出的手悬在半空,很想抚摸孩子纯真无邪的笑脸,指尖将要触及又如碰触炭火般猛地缩了回去。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海也不再有。”

那一夜的马车赶的格外的快,就像刻意不给勋爵夫人和她懵然的幼子更多的时间不舍。稚童总是无知而快乐的,他正沉浸在因母亲破天荒的准许他带着最心爱的小木剑的狂喜里,等得到他终于回过神来,母亲同莫西尔城堡一道,如虚空中微不足道的一点尘灰堙灭在黑夜的尽头,只是隐约听见远处教堂传来几声混沌的钟响。

James直至今日再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和手足,五年前,因为舅父阿尔伯特男爵的独子尼古拉不幸坠马,丧失了生育能力,国王便做主把James过继给了男爵,作为男爵的次子,被人称作詹姆斯·阿尔柯兰爵士。

詹姆斯打小就同我要好,我们一起结伴上树掏麻雀蛋,在御花园的大草坪上挖坑烤着吃,叫国王的首席男仆劳伦斯·佛里南涨红了脸拿着马鞭在屁股后面追。结局总是詹姆斯被捆在仆人院子里的粗木桩子上,被老布莱结结实实抽上一顿马鞭。老布莱是掌管草坪和灌木的园丁,整个大王城里的草地和矮灌木都归他负责。他人长得粗犷,灰白色的络腮胡子,胳膊有议政厅前的大理石矮柱那么粗,身上总是带着一股火药渣滓的味道,他说这是战士的香水。据说他跟着先王参加过两次平乱,一次是边疆的贵族造反,一次是城郊的农民暴动。如果不是保护我的父亲受了伤,现今也该在龙骑兵里做个头目。先王曾要授予他爵士的头衔,被他谢绝了,说自己只是个粗人莽夫,除了打仗就只会使蛮力,不如恩准他在王宫里领个不要动脑子的差事糊口,这才得了个看护草坪的工作,又讨了个精明能干的卖鱼女人做老婆,那女人手大脚大极善生养,过门三年就连着给老布莱生了两对双胞胎男孩。藉此出了名,王城里那些没有儿子的贵妇们成天扎堆的往她的屋子里钻,讨要一举得男的秘方。据说连最骄矜的Kushner公爵夫人也曾经几次偷偷差遣亲信侍女密会布莱夫人,花足了大价钱,这才能在四十岁的年纪上生下双生子Jared·Kushner和Joshua·Kushner。兄弟俩比Taylor大两岁,因为出身首屈一指的大贵族家庭,父亲Charles·Kushner是国王的首席财政大臣,所以约莫六七岁上下就被养在宫里,做王太子的左右侍从。但凡大贵族家里出了勤奋聪慧的年轻子弟,父亲母亲总是步调极为一致的把他们送到Taylor的身边,而我身边永恒不变的只有成日里插科打诨没正形的詹姆斯。可笑的是,就连詹姆斯,也是Taylor挑拣剩下的,因为实在太过散漫不着调,王后断定成不了大器,于是一句,“殿下年纪还小,送去个活泼开朗的作伴也好。”,就把詹姆斯连人带行李塞到了我这里。


“殿下知道了吗?王后的母国来了几个拜见国王的年轻骑士。听说打头的就是‘圣母的玫瑰’!”

我正趴在床上,托着下巴闲闲地翻着盔甲商人送来的画册。眼瞧着新一轮的骑枪比武掰着指头数数就要到了,我要趁早预定一副漂亮的盔甲和骑枪,到时候各个家族的年轻小姐都会去围观,如果能争得最漂亮惹眼的那一位在我的骑枪上系上她的纱巾,那滋味可比得了十箱金比索还要痛快。詹姆斯忽然一阵风一样冲进来,跳起来准确无误地重重压在我背上。

“滚下去!”,我弓起膝盖对着他的下身狠狠来了一下。伴随着一声极为惨烈的嚎叫,庞然大物轰然倒地,发出“咚”地巨响。詹姆斯虽然身量不如我高,腰围却足足有我的两倍宽,用老布莱的话说,“壮的像头公野牛。”,更可怕的是他似乎天生神力,我亲眼见过他徒手对半撕开了厨房里刚刚宰杀的水牛,就像撕开水果皮那样简单。偏偏是他这样的人,身边总围绕着花红柳绿春色满园,厨房里洗碗的“红发”瑞娜,花园里浇水的“小个子”露西,甚至王后身边负责梳头的那个爱好卖弄风骚的丽莎·沃斯小姐,那些男人们钟情的“坏女孩们”,没一个见了詹姆斯不对他抛媚眼。相反,投射在我身上的灼热目光永远属于那一伙身材干瘪胆小如鼠的”好女孩”,只是一个男人的微笑就能让她们羞臊的昏死过去。这不是个玩笑,老契利安侯爵家的艾莲娜·契利安小姐,我们只是隔着矮篱笆远远望了一眼,她就立即瘫软下去,御医赶到的时候已经断了气。我也从此在贵族里得了一个“雅号”—“戈耳工的美杜莎”。


不分你我德国骨科😎

我的国王太爱我了怎么办?(1)


哈哈 开个新坑 扛起Kaylor大旗 

一个国王“哥哥”和公爵“弟弟”的德国骨科故事(为什么加引号呢?😄)

灵感是法王路易十四和他的王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在此强推法剧凡尔赛!王弟·真·Ji情满满)

先放一点既冗长又无趣的楔子,也算是背景交代吧。

不喜勿喷!感恩。❤️

因为说有敏感词所以截图发图片。

我的国王太爱我了怎么办?(1)



哈哈 开个新坑 扛起Kaylor大旗 

一个国王“哥哥”和公爵“弟弟”的德国骨科故事(为什么加引号呢?😄)

灵感是法王路易十四和他的王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在此强推法剧凡尔赛!王弟·真·Ji情满满)

先放一点既冗长又无趣的楔子,也算是背景交代吧。

不喜勿喷!感恩。❤️

因为说有敏感词所以截图发图片。

delicatekoala
太久没p图差点忘记自己到底是干...

太久没p图差点忘记自己到底是干啥得了

太久没p图差点忘记自己到底是干啥得了

delicatekoala

这个软件真的是完美地满足了我一个cp狗+追星女孩的乐趣
圆梦rep room

这个软件真的是完美地满足了我一个cp狗+追星女孩的乐趣
圆梦rep room

Florence Z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爱的人工作间隙,靠在墙角上给我打视频电话

我爱的人工作间隙,靠在墙角上给我打视频电话

delicatekoala

两个小时的史密斯夫妇AU沙雕大作

所以狗子到底是拿剑呢还是把剑帮腿上呢还是啥也不拿呢

两个小时的史密斯夫妇AU沙雕大作

所以狗子到底是拿剑呢还是把剑帮腿上呢还是啥也不拿呢

Florence Z
这也太可爱了吧?

这也太可爱了吧?

这也太可爱了吧?

AxxtheG
Karlie Kloss美如画...

Karlie Kloss美如画💕💕

Karlie Kloss美如画💕💕

密斯韩
源自小kk微博❤️日益好看的狗...

源自小kk微博❤️
日益好看的狗砸!

源自小kk微博❤️
日益好看的狗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