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aylor

181.2万浏览    3970参与
SunniesLee13

Style

You got that karlie kloss daydream look in your eye

You got that karlie kloss daydream look in your eye

Call me 大无语

3

她清楚的意识到,泰勒已经占据了她的心


她可以为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有时间和泰勒出行,将自己所有的小事情都推脱掉


她喜欢泰勒的金发红唇,喜欢那双淡蓝闪着光的眸子


这种情感,使卡莉不断靠近泰勒


卡莉也说不清这种奇妙的淡淡的依恋,只有泰勒出现在她生活中她才会安心


也许,这是爱情?


她辗转反侧


这一切都舒适极了,泰勒什么都会考虑好,这样看来她还真的是一个好的伴侣人选


她暗自思付道,突然被自己想问题的奇怪角度吓的卷了卷被子


她可从未以这种角度看泰勒


正如卡莉预料,泰勒的事业来到了顶峰,1989专辑横扫格莱美,......

她清楚的意识到,泰勒已经占据了她的心


她可以为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有时间和泰勒出行,将自己所有的小事情都推脱掉


她喜欢泰勒的金发红唇,喜欢那双淡蓝闪着光的眸子


这种情感,使卡莉不断靠近泰勒


卡莉也说不清这种奇妙的淡淡的依恋,只有泰勒出现在她生活中她才会安心


也许,这是爱情?


她辗转反侧


这一切都舒适极了,泰勒什么都会考虑好,这样看来她还真的是一个好的伴侣人选


她暗自思付道,突然被自己想问题的奇怪角度吓的卷了卷被子


她可从未以这种角度看泰勒












正如卡莉预料,泰勒的事业来到了顶峰,1989专辑横扫格莱美,拿奖拿到手软


世界巡演,也就随之开始。


泰勒邀请了所有的好朋友,当然,包括卡莉


很快,朋友们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后场。


泰勒每一个都微笑着接待,聊着她对巡演的计划。


可是,她觉得这一切都不是很自然,她有点心不在焉,思绪总是在跳跃。


自然,这问题出在一个没到的人,一个她很在意的人


“Hi,泰勒!我从罗马赶来了,没有迟到吧?”


泰勒抬眼,对视上的便是那熟悉的棕绿色瞳孔


她起了身,给了卡莉一个非常用力的拥抱。


卡莉抚摸着她的头,手指穿过金发,依旧有着冰冷的气息


“I miss you.”泰勒的气息拂过卡莉的耳朵,很轻很轻


“你的新歌棒极了,真的。”


“等下你就能听到我亲自唱了。”


“我已经等不及了。”卡莉松开了手,“为什么不彩排一次呢?”


“当然,现在就开始吧。”泰勒调节着手中的麦克风,示意旁边的工作人员准备好。


“Walking through a crowd,The village is aglow…”


卡莉站在旁边,跟着音乐的节奏打着节拍。


“And it says: welcome to New York!”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唱了出来,相视一笑


“泰勒你杀爆了!简直不可思议!”卡莉兴奋的对泰勒喊道


泰勒笑了,笑的如同被夸奖的孩子一样开心

Call me 大无语

2

Fresh page  

  

  春意盎然,是3月份的New York City

  

初冬的寒冷尚未散去,卡莉穿着一件浅蓝色毛呢大衣,将自己的好身材勾勒的游刃有余

  

一刻钟的时间,她便到了泰勒在曼哈顿的住所

泰勒的目光无法再从她身上移开了

  

“我们也都是难得清闲,一定要完美的度过这个假期。”她笑着对卡莉说

  

“那是当然,毕竟和好朋友出去走走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卡莉拉过茶几旁边的座椅坐了下来,“最近的行程都是满的。”

  

“我也是,时代杂志预约了要采访我,还要每天出门时躲避那些狗仔,”泰勒左手拿起冰美式,右手放下了温牛奶...

Fresh page  

  

  春意盎然,是3月份的New York City

  

初冬的寒冷尚未散去,卡莉穿着一件浅蓝色毛呢大衣,将自己的好身材勾勒的游刃有余

  

一刻钟的时间,她便到了泰勒在曼哈顿的住所

泰勒的目光无法再从她身上移开了

  

“我们也都是难得清闲,一定要完美的度过这个假期。”她笑着对卡莉说

  

“那是当然,毕竟和好朋友出去走走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卡莉拉过茶几旁边的座椅坐了下来,“最近的行程都是满的。”

  

“我也是,时代杂志预约了要采访我,还要每天出门时躲避那些狗仔,”泰勒左手拿起冰美式,右手放下了温牛奶,“嗯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饭,这附近有一家的红灼意面很美味,要不要去试一下。”

  

“当然可以,什么时候动身?”

  

“Whenever you want,but...”

  

泰勒喝了一口牛奶,嘴边很可爱的沾了一圈白色

  

“...我可能要补个妆。”她尴尬的笑了笑

  

“Well,我想我可以帮你。”卡莉拿起餐巾纸,不容分说的擦干了泰勒的嘴角

  

霎时间,两个人四目相对,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睫毛的颤动。

  

气氛变的暧昧

  

泰勒和卡莉都预感到,这一切的发展都在指引向对方

  

卡莉恍惚了,从事模特事业8年以来,从未有过如此感受

  

这种感觉也从未如此微妙

  

很快,两人并肩携手走出了公寓,走进了餐厅

“这意面美味极了,my Taylor!”卡莉津津有味的品尝着

  

“的确不错,但是我突然想起来你需要控制摄入大卡量,所以问了下老板,这一份的热量是120大卡,你要注意一点吃,如果没有饱的话有水果沙拉和番茄沙拉可以选择...”泰勒一边看着菜单,一边关心的看着卡莉

  

“天哪,这吃起来好像只有番茄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多热量,得亏你提醒。”卡莉惊讶的放下叉子,“但是还好我已经饱了,并不需要再点什么了。”

  

突然外面一阵扣动扳机的声音,刺眼的闪光让卡莉和泰勒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Oh my god,是狗仔...”服务员端着两杯冰美式来到了她们桌

  

“这个角度刚好拍到你,他们大部分都是冲你来的。”卡莉起身拿起冰美式,挡住了一些丧心病狂的摄影机,转头看向用大衣帽子挡住自己的泰勒

  

“WTF!”泰勒眼中已经出现了怒火,顺手拿起另一杯,“今天我们要好好玩玩。”

  

出了店门,卡莉惊奇的发现身边的狗仔消失不见了

  

“驱散完毕,祝你们这些照片卖个好价钱。”

“酷!”

卡莉突然觉得,在泰勒的身边,是有安全感的

  

在购物中心的时光总是飞速流逝,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是日落时分

  

“奥克洛斯,目前我的空闲房间打理好了吗?”泰勒用脸颊和肩膀夹住手机,只是因为满手拎着卡莉中意的东西

  

“Make today like a fairtale.”

  

“你是说,我去你家住?”卡莉注视着泰勒蓝色的眸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会。”泰勒认真的说,“走吧。

  

“you are my best friend”

Call me 大无语

Cornelia Street

foreword♪


这是科街的夜晚,灯红酒绿


酒鬼正在阳台上吹风


香槟灌满了酒杯,特有的香醇和微凉的晚风混合在一起,撒在地上点点滴滴。


“卡莉,如果你走过这里,会想起我吗?”


泰勒自问,没有回答。


和15年来相比,这里一切好像都变了,一切好像都没变。


各处依旧有着彻夜不眠的年轻人,有着肆意挥霍的青春


她何尝没有跌宕起伏的25岁,那年少轻狂的时代


“再也不会回到科尼利尔大街,我还是回来了。”泰勒自顾自的笑着,泪水却模糊了视线


将悲伤留在了那无数揣测的歌声中,可是这酒瘾,是她一直存在在她心中的证据


是啊,变的,是永远不会在科街出现的......

foreword♪


这是科街的夜晚,灯红酒绿


酒鬼正在阳台上吹风


香槟灌满了酒杯,特有的香醇和微凉的晚风混合在一起,撒在地上点点滴滴。


“卡莉,如果你走过这里,会想起我吗?”


泰勒自问,没有回答。


和15年来相比,这里一切好像都变了,一切好像都没变。


各处依旧有着彻夜不眠的年轻人,有着肆意挥霍的青春


她何尝没有跌宕起伏的25岁,那年少轻狂的时代


“再也不会回到科尼利尔大街,我还是回来了。”泰勒自顾自的笑着,泪水却模糊了视线


将悲伤留在了那无数揣测的歌声中,可是这酒瘾,是她一直存在在她心中的证据


是啊,变的,是永远不会在科街出现的卡莉,那个她故作放下的人

                                         

major premise♪


泰勒一辈子都不会忘记13年的维密后场


“我们是刚刚认识的,但是我们是BFFs了!你知道的,我们都是很普通的女孩。”卡莉对着镜头说道,笑的爽朗且自信。


泰勒这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可以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


她开始有意无意的走进卡莉的生活。


她们一起吃饭,一起挑选口红,一起出行


卡莉对于泰勒的邀请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泰勒也喜欢卡莉高挑的身影在她身边的感觉


那双修长白皙的手,触感是冰凉的


有那么一瞬间,泰勒甚至在想,这么一双手应该配上什么戒指。


“卡莉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体现在生活的每分每刻。”泰勒在采访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真心话,卡莉会贴心的给她挡住狗仔,会在她上车的时刻轻轻扶着她的背,会在她酱汁沾在脸上的时候微笑着用纸巾拭去


泰勒从未如此上心过一位女子,也从未在一个人身边感到如此舒适


也就是这样,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Croix.
苦逼学生党滚回来了,会继续经营...

苦逼学生党滚回来了,会继续经营kaylor的小凉铺,就是更新不会有以前勤了,毕竟学业压力是真的大😭🌹

苦逼学生党滚回来了,会继续经营kaylor的小凉铺,就是更新不会有以前勤了,毕竟学业压力是真的大😭🌹

vodkajhrose

找一篇文

还有人吗?..最近突然想起一篇文叫riptide激流 是架空吸血鬼文 在t吧发的被吞的差不多了 可是我就是好想再看看啊 有没有船员知道的或者存过帮我一下 没法回忆好憋堵啊TT

还有人吗?..最近突然想起一篇文叫riptide激流 是架空吸血鬼文 在t吧发的被吞的差不多了 可是我就是好想再看看啊 有没有船员知道的或者存过帮我一下 没法回忆好憋堵啊TT

狸

真真假假 只有她们才知

真真假假 只有她们才知

疾风卡特

It's time to go

酒鬼此刻在阳台上吹风


泰勒微眯着眼感受夜晚算不上寒冷却也不甚温暖的风,任由头发被风吹起又随意落下,冰凉的威士忌让泰勒沉醉在它的香醇和晕眩感里


泰勒忽然想起自己成名后越来越高的喝醉频率,她轻微摇晃酒杯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扯出了一丝苦笑


而立之年的泰勒回想起22岁恣意无畏,鲜艳明媚的自己,她开始有些怀念自己的那时


其实她非常怀念过去的自己,泰勒轻倚着阳台的围栏,低头静静的看着纽约城黑夜中的点点灯火


好吧,其实没有点点灯火,放眼望去尽是灯红酒绿罢了


可泰勒对纽约的情感却比费列罗还要浓郁且复杂,曾经1989第一故乡的纽约变成了如今需要刻意绕开科尼利...

酒鬼此刻在阳台上吹风


泰勒微眯着眼感受夜晚算不上寒冷却也不甚温暖的风,任由头发被风吹起又随意落下,冰凉的威士忌让泰勒沉醉在它的香醇和晕眩感里



泰勒忽然想起自己成名后越来越高的喝醉频率,她轻微摇晃酒杯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扯出了一丝苦笑



而立之年的泰勒回想起22岁恣意无畏,鲜艳明媚的自己,她开始有些怀念自己的那时



其实她非常怀念过去的自己,泰勒轻倚着阳台的围栏,低头静静的看着纽约城黑夜中的点点灯火



好吧,其实没有点点灯火,放眼望去尽是灯红酒绿罢了



可泰勒对纽约的情感却比费列罗还要浓郁且复杂,曾经1989第一故乡的纽约变成了如今需要刻意绕开科尼利亚大街的纽约,变作了NY isn't NY without your love的纽约



曾经的红线,如今的裂痕



卡莉当初如救世主耶稣般带她脱离痛苦去往极乐,但又在几年后放开了泰勒的手,如今只剩泰勒一人在她耶路撒冷的断壁残垣苦苦支撑



纽约是她的精神故乡,是她的精神圣地,是她的精神鸦片



其实泰勒有时候想一直呆在洛杉矶,去看那里明亮的太阳,高大的棕榈,日落街道和成群的女同性恋。当然,如果洛杉矶和她有什么羁绊的话,如果她舍得纽约的话



泰勒今天确实异常的平静,卡莉在几个小时前刚刚顺利生产,而她此刻却在阳台放空自己。大概是她把悲伤全留在了folklore和evermore 中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卡莉当初订婚时撕心裂肺的痛



“Taylor Where are you......”



泰勒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她,她抿了口杯中所剩无几的酒回到了温暖的房间里



——————————————————————————



卡莉其实在一个月前已经完成了生产,3月11的动态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卡莉的社交账号自怀孕起就由库什纳管控



卡莉反抗过吗?或许吧,但她必须按照库什纳的意愿办事,卡莉很清楚这点,毕竟她亲手签下了那份协议,不是吗



卡莉和泰勒在九个月前见了一面,就约在一家餐厅里



昏暗的灯光让卡莉看不清楚泰勒的表情,但卡莉清楚自己必须要告诉泰勒即将发生的事,也必须承担告诉泰勒带来的后果



“我有了孩子”



泰勒拿着红酒杯的手猛地一颤,将酒杯放回了桌上,杯中晃动不止的红色液体似乎在告诉旁人泰勒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那句话之后,两人许久都没了言语



卡莉看着对面垂眸的泰勒,悲伤翻涌着,一点点吞噬着此刻痛苦的卡莉。因为卡莉想起了两年前她订婚前夕哭喊着要她和库什纳解绑的泰勒。她那时是怎么做的?她也只能安慰泰勒说是形婚而已……



卡莉变了,泰勒也变了。卡莉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的泰勒,她无法从泰勒的表情中读出泰勒在想什么,可泰勒在她们热恋时却是个把表情写在脸上的极为情绪化的小姑娘



两年的时间,泰勒成长了太多,多到卡莉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了解她,多到卡莉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失去她



悲哀和愧疚反复碾碎着卡莉,但卡莉又不得不开口来打破由她导致的僵局,想表达思念的千言万语此刻却只化作了一句对不起



良久,一句“你还好吗?”终于从对面人的口中传来



如果忽略掉泰勒声音中微不可闻的颤抖,卡莉可能会慌了神,但感谢上帝,泰勒还是在乎她的



“我还好”卡莉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卡莉在为什么而哭泣?是因为她与库什纳签订的吃人条约而难过,还是为了自己和泰勒相互纠缠的无望恋情而难过?



卡莉的睫毛膏已经被眼泪沾湿到近乎花掉,她庆幸此刻昏暗的灯光让泰勒看不清楚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但,从什么时候起二人曾经见面的甜蜜和幸福变作了痛苦,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二人昔日的满脸笑意变作了如今无力的哭泣与悲伤?



大概是签字的那一刻起吧,卡莉曾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后悔做过的决定,但她也同样知道当自己签上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牵扯进恶心的政治家族中无法脱身了



半卖身的协议,光鲜亮丽的豪门太太cover是她签订协议的补偿,卡莉得到了名和利,但却又在每次见到泰勒时无比后悔当初的贪心



持续了很久的沉默是由泰勒的电话铃声打破的,卡莉猜测泰勒大概会庆幸这通电话让她有了脱身的理由,她注视着泰勒离去的背影,一个人在餐厅里坐了许久



——————————————————————————



刚才是工作人员找自己商量过几天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的演唱曲目



《八月》,八月.......



布满裂纹的八月,几乎杀死泰勒的八月



泰勒从来没有见过穿婚纱的卡莉,但在那天她见到了即将嫁作人妇,手捧鲜花穿着洁白婚纱的卡莉



泰勒知道她本不该出现在那里,但她还是敲开了卡莉的百叶窗



泰勒当然不该出现在那里,但,当她敲开卡莉的百叶窗时,卡莉担心的是她,还是担心她会毁掉自己的婚礼?



Is it really your anxiety that stops you from giving me anything or do you just not want to?



泰勒今天全无已往意气风发的模样,她已经近乎乞求的央求卡莉跟她走



所以泰勒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You book the night train for a reason ,so you could sit there in this hurt 



——————————————————————————


泰勒不想继续回忆了,她叹了口气,回房睡觉了,如果她睡得着的话..


——————————————————————————


但,当泰勒将选择权交给卡莉后却又责怪对方didn't even hear me out



但,当耶稣被人们送上十字架时,泰勒却像原本忠诚的彼得,在耶稣被千夫所指时,被庞大势力压迫时撇清与她的关系。然而又在耶稣离她而去后将其奉为精神信仰



泰勒几乎从没反思过自己的问题。她只是站在悬崖边上,让这不公平的社会给她一个原因。她唾弃充满歧视的社会,厌恶权利和金钱织成的粘腻大网,但是在事业和爱情中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



泰勒还爱着卡莉,只是她们不会在一起了



别人又怎么会知道,负有时候比不负要艰难的多



泰勒放下了,不是因为不爱了,只是因为时间向前,从不后退



所以《right where you left me》的下一首是




It's time to go












雀Zzz
- picture you i...

-


picture you in the sunshine

-


picture you in the sunshine

疾风卡特

一些关于卡勒,不知真假

一些关于卡勒,不知真假

Croix.

I’ll you do whatever you want.2

      Karlie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刺眼的光,而是一对浅蓝色的眼睛“Huh”她被吓到了,身体拼命的挣扎往后退,可是使了半天劲,也不见身体移动。


      她看向周遭慢慢上升的气泡,才知道自己在水中…等等,水里?Karlie并没有立刻向上游,而是先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鬼知道我为什么好好的睡着觉会突然出现在海里。”她小声的嘀咕着。


       手臂掐了许久,想象中的疼痛...

      Karlie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刺眼的光,而是一对浅蓝色的眼睛“Huh”她被吓到了,身体拼命的挣扎往后退,可是使了半天劲,也不见身体移动。

 

      她看向周遭慢慢上升的气泡,才知道自己在水中…等等,水里?Karlie并没有立刻向上游,而是先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鬼知道我为什么好好的睡着觉会突然出现在海里。”她小声的嘀咕着。


       手臂掐了许久,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来袭,自己也能在水里说话,看来这是个梦啊,Karlie这才意识到。


       从水中往上望,越往上就越是有阳光,再往下看,一片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Taylor立在她的面前,一双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她。Karlie这才想到自己面前还有一个人,将目光集中到了她身上。


       Taylor有一头金黄色头发,不短,但也不是那么的长;她的皮肤很白,两颗宝石般浅蓝色的眼睛嵌在上面,摄人心魂;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樱桃红的嘴,Tay的嘴并不是唇脂抹出来的那种,是天生的。Karlie承认,眼前的人确实很好看。


      “……你是?”Taylor摇晃着自己那条硕大的尾巴,在她的身边游来游去。“我叫Karlie,Karlie Kloss,认识一下,”Kar伸出自己的手,示意了一下眼前这条看似傲娇的人鱼。


      Tay仔细的看了一眼Kar,她身材匀称,身长估摸着得有一米九了,一头金色的齐肩短发,再往下,就是一双碧绿的眼睛“嗯……还不错,你长得还不错。”Taylor双手抱起,仰起脖子,视线对上了Karlie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那眼神炽热,看的她不禁心跳加速,就连脸颊上也泛起了微红。


        “喂,要是没事的话,就不要随意盯着别人看。”Taylor那副傲娇的小性格,Karlie一眼就看穿了,但她身性温和,(擅长撩拨别人,但对象一定是Tay)嘴角只是小幅度的上扬了,随后回到“人鱼小姐,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Taylor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的,有一瞬间,她觉得Karlie在笑“我,我叫Taylor,Taylor Swift。”人鱼小姐因为性格原因,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又或是那么正式的自我介绍,脸虽然没有红,可是那条紧张急促的尾巴却出卖了她。


          “人鱼小姐,哦不,Taylor,你可以…把你的尾巴控制一下吗?它打到我了。”Karlie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指了指自己被鱼尾拍出红印的腿。


         Taylor本来就有些害羞,这下彻底炸了,她鼓起腮帮,“你!”本想骂出来的,却又知是自己理亏,委屈的唔咽出了声。


         Karlie看出了她窘迫的处境,笑了一下。她伸手抚上她的头“Tay,不是我说,你真的像一罐气泡水,”Kar原本想说摇一摇,打开就能炸一脸,但抬头扫视到Taylor满脸写着“怎么,我就是这样你有意见?”顿时又嗤笑了起来,憋到最后只憋出四个字“可爱的紧。”


       海底的光越来越亮,Karlie周围的气泡也越来越多,她捂住眼睛,过了一会儿,光亮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亮,只听“嘭”的一声,她被吵醒了。


        “F**k!”虽说Karlie脾气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脾气,被一只海鸥在四五点钟吵醒,换做是谁都会很生气吧,更何况是那么久没好好睡过的Kar了。


        她走下了船,来到了海滩上,看着东方渐渐从海平面升上来的日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礁石上。


        突然,“扑通”一声,海面被炸出了一个水花,扩大,然后消失了。Karlie疑惑地抓了一把头发,闷声道“我刚刚,是看见了一条…鱼尾?”





—————————————————分界线

hhh各位宝子们使劲点💗bia

芥是我们美丽人鱼小姐Tay的歪头杀👇


Croix.

I’ll do whatever you want.1

       碧蓝的海面,航行着一艘不引人注目的客船。整条船只是用木板建造的,古朴的船舱,搭配上橙黄色坠着小颗珍珠的帘子,从码头看来,与别的船只无异。


      “Kelleren,麻烦你快点,”穿上站着一个身着墨绿色长裙的女人,她将一箱又一箱的货物搬上船,冲着正在小吃摊买素汉堡的Kelleren喊道。...


       碧蓝的海面,航行着一艘不引人注目的客船。整条船只是用木板建造的,古朴的船舱,搭配上橙黄色坠着小颗珍珠的帘子,从码头看来,与别的船只无异。

       

      “Kelleren,麻烦你快点,”穿上站着一个身着墨绿色长裙的女人,她将一箱又一箱的货物搬上船,冲着正在小吃摊买素汉堡的Kelleren喊道。


      那个穿着如管家一般名叫Kelleren的男士,匆忙地朝着她的船只走来,递上了一个素汉堡,和一杯不加任何东西的冰美式。


      “谢谢。”女人接过食物,正打算向Kelleren道别,只见Kelleren突然拉住她的手,从自己身后拎出一个卡其色的皮箱“这是…夫人让我交给你的。”


       卡其色的皮箱,沉甸甸的,表面上覆着细细的暗纹,开合出的铜扣已经开始生锈,算得上有些日子了。女人接过皮箱,转身上了船,Kelleren向她弯腰举了个躬,嘴里毕恭毕敬地说了句“再见了,Miss Kloss。”


       码头上的船只都陆陆续续的驶出了港湾,那只橙红色珍珠帘子的客船,早就在码头上渔夫的叫卖声中不见了踪影。


       Karlie走进船舱,舱内是简洁的床铺和一张书桌,虽然它的空间不算大,但作为一个卧室却还是绰绰有余。剩下的那些空间,Karlie将它作为衣橱和存放食物的空间,这样下来,船舱也多了几丝温馨的味道。


       “扑通”那个卡其色的皮箱因为稍有颠簸的船只倒在了地上,Karlie拎起皮箱,Kelleren管家说这是她母亲给她的,这皮箱也放得有些日子了,好像从未有人打开过一样,这使得Karlie也增添了几分好奇心,她终于忍不住打开了皮箱。


        生了锈的铜扣被一股力量掰了开来,皮箱被打开,一股奇怪的香味从箱子里散发出来,“罗勒,柑橘……还有一股花香,”思索良久,Karlie想道“是百合。”


        一件米白色蕾丝花边的长裙,一瓶因为没有盖紧盖子而漏出了许多的香水,还有一对…珍珠耳坠。


        Karlie小心翼翼的拿起耳坠,耳坠是玫瑰金的,只不过底部镶嵌了一颗浅蓝色,泛着光泽,像宝石一样的珍珠。


        珍珠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这珍珠说像蓝宝石吧,也不太贴切,它给了Karlie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她的目光落在珍珠上无法自拔,仿佛陷进去了一般。


        海面上风渐渐大了,吹起了橙红色的珍珠帘,Karlie那双绿色的眼睛,被风吹的发酸,流出了眼泪。她揉了揉眼睛,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对珍珠更像是一双浅蓝色的眼睛,令人着迷。


        Karlie把所有的衣物都挂到了衣橱里,她把床铺好,将钢笔和只都有规律地摆到了书桌上,再将房间简单的打扫一下,卫生就差不多了。


       从甲板往下望是深邃且看不见底的深海,海底阴暗不见光,一条人鱼在废弃的沉船外漫游,抛开沉船不说,那人鱼倒是相貌绝佳,一条鱼尾,从尾巴的尖端一直是蓝色和银色夹杂着排列,直到末端。在如此黯淡无光的环境下,仔细看,还是不难看出的,她那双蓝色的眼睛,和一头金色的浓密头发。


        船只航行了一天,Karlie将它停靠在了附近的一个海滩旁,夜晚的海面格外宁静,没有海浪拍打礁石,也没有风,月亮映在海面,让人即便知道海底月是天上月,却也还是想伸手捞一下,以示浪漫。

  

        就在这样一个夜里,Karlie做了梦,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特别是父亲强迫她联姻的时候,那时候焦虑和恐惧的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是怕对方不爱她吗,还是因为钱财,她不知道。


        是那对珍珠耳环的魔力,又或是Karlie自己脑海中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她落入了一个浅蓝色的梦里。


       大概是Karlie睡得太熟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条人鱼从深海游到了海面,Taylor一用力,撑着手臂做到了礁石上,她看着天上的月亮,银白色的光洒在了她那双浅蓝色的眸子里,她突然开口,唱起了歌。


       “Can I go where you go?”

       “Can we alays be this close?”

       “Forever and ever.”

       “And ah take me out.”

       “And take me home.”

       “You’re my my my my,”

       “Lover ……” 



【下一章人鱼霉还没有完全出场ovo,大家来猜一猜Miss Kloss梦见了什么吧(o^^o)】不要吝啬,使劲点赞评论a(最后用Lover来替了一下,因为实在不知道要用什么歌了,勿喷,谢谢🌹




   

Croix.

I’ll do whatever you want.

准备开坑啦,激动jpg

Karlie kloss (富家千金)✖️Taylor Swift (人鱼)

OE,应该是有一点点🔪?

名字就是标题那句话

会经常更新哒,这篇填完还会继续开Kaylor的坑

🎉

准备开坑啦,激动jpg

Karlie kloss (富家千金)✖️Taylor Swift (人鱼)

OE,应该是有一点点🔪?

名字就是标题那句话

会经常更新哒,这篇填完还会继续开Kaylor的坑

🎉

Shake It  Off
我的天啊,这篇文章快把我哭死了...

我的天啊,这篇文章快把我哭死了,有船员看过的吗? 实在太好哭了😭

我的天啊,这篇文章快把我哭死了,有船员看过的吗? 实在太好哭了😭

疾风卡特
是alison吧 我没眼花吧....

是alison吧 我没眼花吧....

是alison吧 我没眼花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