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dai

51792浏览    170参与
明乃

【kdai】泣かないで

设定是小学生kdai

ooc不可避

――

“诶?aina酱又哭了?”

“反正肯定又是haruka酱欺负她了吧。”

“这周第几次了?第3次?”

“她们俩每天都是这样的吧,明明关系很好?”

……

午休时间,花咲川小学1年A班的教室

“我说,不是,别哭啊……”工藤晴香无奈地望着眼前这个趴在桌子上啜泣的女孩。

“都、都是、haruka酱、不、不好……呜呜……”相羽爱奈抬起头,抹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

“好嘛好嘛,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说你笨嘛,课本上摔倒的企鹅一点也不像你嘛……”工藤扯起相羽的袖子,“妈妈给我做了超好吃的便当哦,分给你吃。”

“……嗯。”相羽好久才轻轻点了点头,脸...

设定是小学生kdai

ooc不可避

――

“诶?aina酱又哭了?”

“反正肯定又是haruka酱欺负她了吧。”

“这周第几次了?第3次?”

“她们俩每天都是这样的吧,明明关系很好?”

……

午休时间,花咲川小学1年A班的教室

“我说,不是,别哭啊……”工藤晴香无奈地望着眼前这个趴在桌子上啜泣的女孩。

“都、都是、haruka酱、不、不好……呜呜……”相羽爱奈抬起头,抹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

“好嘛好嘛,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说你笨嘛,课本上摔倒的企鹅一点也不像你嘛……”工藤扯起相羽的袖子,“妈妈给我做了超好吃的便当哦,分给你吃。”

“……嗯。”相羽好久才轻轻点了点头,脸上还留着未干的泪痕。

工藤掏出小手帕来,笨拙地把相羽的脸擦干净一些,“动不动就哭,自己还不带手帕,花脸猫~”

相羽的嘴角又往下撇了撇,散发出了让工藤感觉危险的信号。

“啊……千万别哭,别哭,我刚给你擦干净呀……我不说话了!”

相羽反而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让眼前这个故作成熟的小大人一愣。

……




――

情人节,花咲川初中2年C班外的走廊。

工藤无奈地望着身旁这个,扯着自己衣角、试图躲在自己身后的,没出息的小女孩。

“aina酱,明明是你自己说要给小松学长送巧克力的吧?快去呀?一会要上课了哦……”

相羽却把手里的衣角攥得更紧了些。

“我……我不敢……”声音细小如蚊。

“明明是你强把我拽来的陪你的,现在你又不敢了,”工藤使出全身的力气把相羽推到身前,“快去,我在楼梯口等你!”

……

相羽一个人伫立在初中部的人流里,只有满心的不安,想回头去追那个让她安心的人,可视线中早已没了她的身影。

所谓的少女心没了踪影。

她看见站在门口的小松学长了,她看见他拉起一个女孩的手,满眼温柔。

无名的眼泪在沉默中淌了下来,模糊了相羽的视线。也许可以称作初恋的感情,才发芽就被掐断了。

手里的巧克力盒子有点发皱。


她忽然觉得,手里的巧克力该是送给她的。

那个让自己安心的人。

不如说是……

……

“aina酱!”工藤向对面那个熟悉的身影招手,“这里!”

相羽看到了她,便立刻扑了过来。

“aina酱?你抱的太紧啦!”工藤有点被吓到,“怎么啦?……”

“啊,对不起……”相羽冒冒失失地松开手,把那盒巧克力塞到她的手里,“这个,给你……”

“诶?没送出去吗?”工藤突然发现了她脸上的泪痕,“你怎么哭啦……带手帕了吗?”

“……没带。”

“aina酱总是这样……”工藤掏出自己的手帕,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干,“不要这么爱哭啊,每次都要我给你擦眼泪……”

“我,我没哭……”相羽小声反抗。

“那巧克力呢,怎么没送给小松学长啊?”

“我,我不喜欢他啦!我喜欢haruka酱!”相羽的音量突然变大。

“诶?……不要把友情和本命混在一起啦!”工藤笑着教训这个比自己大几个月的小孩子。

“haruka酱就是本命啦!”相羽对于工藤嘻嘻哈哈的态度十分不满。

“诶?那你亲我一下~”工藤把自己带着满满笑容的脸凑到她眼前。

相羽想都没想就亲了上去,蜻蜓点水一般就离开了,红色倒是后知后觉得爬上了耳根。

她望着眼前呆滞的工藤,拉起她的手,奔向小学部的方向。

“走吧,要上课了!”

“……嗯。”


“那我是haruka酱的本命吗?~”

“……嗯。”

“haruka酱?”

“……嗯。”

“haruka酱坏掉了!”

“……嗯。”


“haruka酱,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呀!”

“……好呀。”


――

这篇拖了好久啊……一直卡在结尾终于写完了。

写的也不满意……

但是青梅竹马好美好啊呜呜呜




明乃

【kdai】吉他与主唱

“呐kdhr……”相羽趴在沙发上,向正在练吉他的工藤发出信号。

“……”工藤拒收。

“……火の鳥のように🎤”相羽顺着旋律,小声唱了出来。

“诶?没插音箱也能听出来吗?”工藤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惊奇地问。

“嘛,总听kdhr弹,就对上了。”相羽摆出一副ドヤ顔。

“那这个……”工藤切歌,又从中间开始弹,“……🎸”

“……heart to heart🎤”

“这个……🎸”

“……R R R R R🎤”

“……🎸”

“……这不是black shout的吉他solo嘛!”相羽笑了出来。

工藤一边笑着,...

“呐kdhr……”相羽趴在沙发上,向正在练吉他的工藤发出信号。

“……”工藤拒收。

“……火の鳥のように🎤”相羽顺着旋律,小声唱了出来。

“诶?没插音箱也能听出来吗?”工藤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惊奇地问。

“嘛,总听kdhr弹,就对上了。”相羽摆出一副ドヤ顔。

“那这个……”工藤切歌,又从中间开始弹,“……🎸”

“……heart to heart🎤”

“这个……🎸”

“……R R R R R🎤”

“……🎸”

“……这不是black shout的吉他solo嘛!”相羽笑了出来。

工藤一边笑着,一遍翻开乐谱,“哪个不好猜一点呢……”

“嘛,kdhr会弹的我肯定都会唱!”相羽再次ドヤ顔。

“这个这个!……🎸”

“……頂点へ狂い咲け!”


“この手を?”

“離さない!”

客厅里充满了快活的笑声(


“那……最后一轮!”工藤自信满满地又弹出一段旋律。

“……”相羽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工藤在心里暗暗坏笑。

“……🎸”

“……my voiceから導く再生スキル🎤”

“诶?!!”


脸红的女朋友真可爱呢,相羽如此想着。


――

我写文像广播(

精辟



云少mr

这件衣服,这张专辑,是糖!

这件衣服,这张专辑,是糖!

B101
啊这,两个jk真可爱

啊这,两个jk真可爱

啊这,两个jk真可爱

B101
www我想象出来了“呐~kdh...

www我想象出来了“呐~kdhr~”

www我想象出来了“呐~kdhr~”

B101
表白实锤,尊尊尊尊尊尊太尊了k...

表白实锤,尊尊尊尊尊尊太尊了kdai,结婚gkd

表白实锤,尊尊尊尊尊尊太尊了kdai,结婚gkd

榛名ミク
【kdai】工藤晴香,我的私有...

【kdai】工藤晴香,我的私有物。(補)


愛的魔力轉圈圈(不是


【kdai】工藤晴香,我的私有物。(補)


愛的魔力轉圈圈(不是


八雲泡面子
丢人摸鱼 kd那件衬衫宽宽松松...

丢人摸鱼

kd那件衬衫宽宽松松的好好看w

想看aiai把它解开(。

丢人摸鱼

kd那件衬衫宽宽松松的好好看w

想看aiai把它解开(。

榛名ミク

【kdai】是約定喔(四)

下午放學。


閒著沒事幹的相羽一如既往地加入了和好友們的聊天。


「明天你們啊,千萬不要遲到喔,要知道可是學生會的書記去檢查遲到啊。」


「書記啊⋯那可不能晚到了,要是被抓了可是要被扣分的。」


「就是呀,書記可不像我們那些熟人那麼好說話。」


相羽面向教室門,坐在課桌上一邊晃著腿,一邊參與幾句聊天。


「怕什麼啦,只要在那之前能衝進校門就好啦。」


「你說是這麼說,相羽你不是每次都被記名字嗎?」


「哎呀⋯疼啊⋯今天我可沒被抓住喔,你不信的話,你去問工藤...


下午放學。

 


閒著沒事幹的相羽一如既往地加入了和好友們的聊天。

 


「明天你們啊,千萬不要遲到喔,要知道可是學生會的書記去檢查遲到啊。」

 

「書記啊⋯那可不能晚到了,要是被抓了可是要被扣分的。」

 

「就是呀,書記可不像我們那些熟人那麼好說話。」

 

相羽面向教室門,坐在課桌上一邊晃著腿,一邊參與幾句聊天。

 

「怕什麼啦,只要在那之前能衝進校門就好啦。」

 

「你說是這麼說,相羽你不是每次都被記名字嗎?」

 

「哎呀⋯疼啊⋯今天我可沒被抓住喔,你不信的話,你去問工藤さん。」

 

相羽伸手指向工藤的座位。

 

但等相羽目光落在工藤座位時,發現她早已離開教室。

 

「哎,已經走了啊?」相羽一臉失望。

 

「人家走啦,別自豪今天了,還是想想明天要幾點起床吧你。」

 



 

 

第二天。

 

相羽因為害怕書記,所以很早就來到了教室。

 

當她走進教室時,發現自己似乎是第一個人。

 

「咦,我竟然是第一個嗎?」

 

相羽站在門口,向裡望了望。

 

「是不是我太緊張了⋯」

 

 

走進教室,徑直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奇怪⋯為什麼在我來之前教室的燈就開了?」

 

相羽穿過一張張桌子,歪著頭思考著。

 

 

 

[咚]

 

撞到了東西的聲音。

 

「欸⋯⋯!」相羽大驚,向後退了一步。

 

她低下頭。

 

「這是⋯⋯書包?」

 

一個掛在書桌邊的書包被她踢中。

 

相羽以書包順著書桌往上看。

 

 

一個人趴在那裡睡覺。

 

 

「是⋯誰?」

 

 

相羽彎下腰,看著這個趴在桌上的人。

 

這個人的黑色中長髮柔順地散落下來。

 

臉深深埋在環起的手臂裡,靜靜地,有規律地呼吸著。

 

桌上擺著熟悉的園框眼鏡。

 

 

「欸?工藤さん?」

 

 

相羽有些遲疑。

 

因為以往的工藤都是綁著雙股麻花辮來學校的。

 

不過熟悉的園框眼鏡讓她暫時確定了這個人的身份。

 

 

「欸⋯不過這是工藤さん的位置,應該不會有人沒事跑到別人的位置睡覺⋯」

 

相羽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工藤,雖然剛剛自己踢到了她的包。

 

但是相羽並不打算現在打擾到她,繼續向自己的座位移動。

 

 

 

知道有人在教室裡睡覺之後,相羽來到自己的座位,悄聲拉開凳子。

 

小心翼翼地,不發出任何聲音。

 

一隻腳跨過凳子,整個人雙腿岔開地慢慢坐下。

 

雖然這個動作很不文雅,但是相羽為了不發出聲音,只好這樣做了。

 

「反正也沒人看得到⋯」

 

 

 

在緩慢地下落後。

 

「終於⋯坐下了⋯」

 

相羽在整個人坐穩的那一瞬間,渾身都鬆懈了下來。

 

把頭靠在後桌的桌子上,相羽看著天花板。

 

「工藤さん來這麼早到這裡睡覺做什麼⋯」

 

想到工藤,相羽歪過頭,想看在自己前面的工藤。

 

 

[嘩啦]

 

相羽這一回頭,後桌的筆筒被撞倒了。

 

筆筒裡的筆隨著懷抱著他們的筆筒倒下而傾倒出來。

 

 


「糟糕糟糕糟糕⋯⋯」相羽皺著眉頭,小聲念著。

 

光滑的桌面使得有些筆從桌上滾下,掉落在了地上。

 

在安靜的教室裡,噼哩啪啦的聲音顯得尤為刺耳。

 

「看我壓住你們⋯⋯!」

 

相羽害怕桌上的筆滾落下去造成更多的聲音。

 

所以她整個人趴在桌上,抱著抽屜底部,護著整個桌子上的「危險物品」。

 

 

除了保護的動作以外,她現在的另外一個當務之急是看前面這個一大早跑來睡覺的優秀學生有沒有被吵醒。

 

相羽安靜下來,聽著那個人發出的動靜。

 

 


依然平穩的呼吸聲傳入相羽耳內。

 

「呼⋯⋯還好還好⋯」

 

工藤還在睡著。

 

相羽整張臉趴在桌子上,鬆了一口氣。

 

一隻手在桌上摸索著,抓起筆指著趴在前面的工藤。

 

「不要一大早就來教室睡覺啊⋯搞的我神經兮兮的⋯」

 

說完,相羽又感到手酸,於是把手收了回來。

 

 


 

「欸,相羽さん趴在我桌子上做什麼?」

 

桌子的主人來到了教室。

 

「那個,那個⋯是個意外,不小心把筆筒打翻了⋯」

 

「把筆筒打翻了也不至於要趴在桌子上吧⋯?」櫻川站在門口,一臉疑惑的看著趴在桌上四處摸著筆的相羽。

 

 

相羽看著櫻川,並沒有沒接話,只是用手指了指前面正在睡覺的工藤。

 

「原來是這樣,知道了⋯我來幫忙。」

 

 



 

兩人很快就把散落在四處的筆送回了筆筒。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相羽坐在自己的座位,往後跟櫻川說著話。

 

「沒事沒事,不過你也不用這麼謹慎啦。」櫻川用手撐著下巴,看著前面正在睡覺的工藤。

 

「欸,被吵醒會很生氣吧。」

 

「くどはる她啊,可是很難被吵到動搖的喔。」

 

「欸,還有這樣的?」相羽驚訝。

 

「她經常早上來睡覺的,除非去門口登記遲到,或者老師來了,她都不會醒的。」

 

「在家睡覺不好嗎,教室這種讓人緊張的地方要怎麼睡覺啦⋯」相羽摸出包裡的麵包,用手掰著送進嘴裡。

 

「這個嘛⋯」

 

「你要吃嗎?而且來這麼早,估計她都沒吃早餐吧。」相羽遞出一塊麵包給櫻川。

 

「我吃過啦,くどはる她沒有吃早餐的習慣的,一來到教室就睡覺了。」

 

「這樣啊,明明在家睡覺更舒服⋯」相羽轉回自己的座位,嚼著麵包看著工藤。

 

 

在兩人沒注意的時候,工藤動了動,把臉轉向左側。

 

 




「這個水是今天新鮮的嗎?」相羽拿著杯子站起來,向教室左前方的飲水機走去。

 

「不清楚欸,你看一下加水紀錄本。」

 

 

相羽站在飲水機旁邊,放下了手上的杯子,拿起放在飲水機頂部的紀錄本。

 

「我看看⋯⋯」

 

手指指著紀錄本往下看,目光移動到最下面的名字。

 

「喔⋯工藤晴香⋯」

 

用黑色水筆寫下的清秀字體映入相羽眼簾。

 

看到字的那一瞬間,相羽彷彿看見了剛剛搬水回來挽起袖子的工藤站在飲水機旁,拿起紀錄本和筆,一筆一劃認真地寫著自己的名字。

 

「啊啦⋯真好看⋯」

 

相羽感嘆著放下本子。

 

「一個人扛來這一桶水,真不容易呢。」

 

「就是啊⋯不過她不喜歡麻煩別人,所以就自己幹了。」櫻川正寫著東西。

 

「這麼重的活,應該兩個人一起啦⋯」相羽裝完水,走回自己的位置。

 

 



 

 

「咦?」

 

相羽路過工藤時,發現工藤的臉轉了過來。

 

是相羽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

 

「什麼時候動的⋯?」

 



不知道是什麼的驅使,相羽蹲了下來,靜靜地看著工藤的臉龐。

 

 

 

 

 

 

月退

【kdai】變小的aiai??? (完)

「haruka haruka,不如中午在那吃吧!」相羽拉了拉工藤的衣角。手指著前方新開的店面。

「好啊。」


-兩位嗎?好的,這邊請。


服務人員把兩人帶到了用餐的座位上,工藤借此環顧四周的環境。

“氣氛不錯嘛…”


「嗚嗯!!!haruka妳也吃吃看,這超好吃的!」服務生才剛把餐點端上桌沒多久,工藤就見相羽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

「好好,aiai妳慢慢吃,等下噎到就不好了。」工藤隨手把相羽嘴角邊食物的渣渣給擦乾淨。


“吃像還真香”


「haruka啊~」工藤一回過神,就發現相羽拿著湯匙把食物放到了自己的嘴前。

工藤把臉旁的髮鬚繞到耳後,稍微往...



「haruka haruka,不如中午在那吃吧!」相羽拉了拉工藤的衣角。手指著前方新開的店面。

「好啊。」



-兩位嗎?好的,這邊請。


服務人員把兩人帶到了用餐的座位上,工藤借此環顧四周的環境。

“氣氛不錯嘛…”


「嗚嗯!!!haruka妳也吃吃看,這超好吃的!」服務生才剛把餐點端上桌沒多久,工藤就見相羽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

「好好,aiai妳慢慢吃,等下噎到就不好了。」工藤隨手把相羽嘴角邊食物的渣渣給擦乾淨。


“吃像還真香”


「haruka啊~」工藤一回過神,就發現相羽拿著湯匙把食物放到了自己的嘴前。

工藤把臉旁的髮鬚繞到耳後,稍微往前地把相羽手上的食物吃進嘴裡。


「嗯…還可以。」工藤咀嚼著。


「欸?什麼嘛!」

「因為我覺得aiai做的比較好吃。」

「haruka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相羽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跟aiai相處那麼久,自然就學會妳的油嘴滑舌了。」

「嘿嘿…謝謝囉!」相羽害臊似的摸了後腦杓,露出燦爛的笑容。


“這可不是在稱讚妳啊!”工藤心裡暗暗地吐槽著。



「話說,今天的工作還順利嗎?」

「嗯…就跟平常一樣,staff有問妳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沒法來之類的…我就隨便唐塞個理由瞞過去。」


「staff 的大家,給你們帶來困擾真的對不住了!」相羽對著空氣雙手合十,擺出了道歉的動作。


「嘛…這就等你變回來再道歉吧。」

「還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變的回去呢…如果我一直保持這樣該怎麼辦啊haruka!?」


「staff那邊我沒說,但已經告訴meguchi 情況,也問了有什麼辦法。雖然她很吃驚,但她說說不定睡個覺起來就變回來了…」

「如果aiai就一直保持這樣的話,那我不就要照顧妳一輩子了嗎?太麻煩了!」


「喔喔!說的也是,不愧是meguchi …haruka!!!」


「呵…開玩笑的啦,不管aiai變成怎樣,我都會陪著你的哦。」

「嗚…」

看著被自己捉弄而受委屈的相羽,工藤萌生了笑意。




“如果變不回來嗎…感覺…也挺好的…”

回家的路上,工藤沉思著。





工藤打開浴室的門,一陣熱氣迎面而來。水蒸氣籠罩著整間浴室,視野因而顯得十分朦朧。


「aiai到底洗多熱的水啊…」工藤嘀咕說道。


工藤簡單地沖洗完身軀,用手試了試浴缸中的水溫,之後便整個人泡進溫度依然沒有退減的熱水當中。


工藤享受著此刻的寧靜,整天下來終於可以好好地放鬆一下。雖然今天的工作量不多,但她腦海裡想的都是相羽的事,該如何才能把她變回來,變不回來又改如何是好,可讓她苦了心思。

但另一方面不知為何,工藤還挺樂於目前的狀況的,是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所以感到很新奇嗎?而且aiai那摸樣真的…


「很可愛…」


工藤半張臉泡入水中,氣泡從水裡冒出。


「haruka衣服我幫你放外面喔!」浴室外傳來相羽的聲音。

「好…」

看來是時候出去了。



「haruka妳洗完啦~」

「嗯…等等aiai妳怎頭髮怎麼還是濕的,沒吹乾嗎?」

「對啊,想說等下在吹。」

「這樣很容易感冒的,過來。」



「haruka的頭髮不也是濕的……」相羽的聲音被吹風機聲掩蓋過去而顯得含糊不清。

「喏,頭不要動來動去。」

聞言,相羽乖乖的坐正好讓工藤幫自己吹乾頭髮。


「乾了之後趕緊去睡覺。」

「欸?但現在還很早啊!」

「聽話,小孩子熬夜對身體不好的。」

「haruka妳真的把我當小孩了?我只是身體變小而已,沒事沒事!」

「妳還敢講,還嫌平時熬夜熬不夠嗎?乖,今天就好好的去睡覺。」

相羽看著也凹不過工藤,等工藤也把頭吹乾後就跟著她上床睡覺去了。


「第一次這麼早睡呢。」

「有自知之明就好。」

「嘿…」

「晚安haruka。」

「晚安aiai。」



今夜特別的安靜,月光無聲無息地照入屋內。



「aiai…?」身旁的相羽毫無動靜。

“睡著了嗎…”

工藤別過臉,回想起自己竟然會覺得如果相羽變不回來也不賴這件事。

“怎麼會有這種糟糕的念頭…”

“佔有慾……怎麼會…?”

工藤趕緊揮去腦海中雜亂的思緒,轉過身子面對正在熟睡的相羽,工藤伸手輕輕地摸了摸戀人的臉頰,之後便帶著笑意地摟著相羽的腰。與以往不同,此時懷中的人抱起來的感覺跟之前不太一樣,而是更加地嬌小,小小的身軀讓工藤不禁把相羽摟的更緊。


「我愛妳,aina。」彷彿是在自言自語般,聲音小的像是只有自己能聽見。


「我也愛妳,haruka。」正當工藤準備閉上眼睡覺時,一道聲音傳入耳中。


「aiai?什麼時候…妳不是睡了?」

「嗯,原本是,但聽到haruka說愛我,我就高興的醒來了。」

「少騙人,妳其實一直都醒著吧!」

「誰知道呢,吶吶haruka,再說一次好不好?剛剛我聽得不是很清楚。」

「才不管你,睡了,晚安。」

「拜託嘛~」


「………」



「我愛妳…」

「我更愛妳!」

「我更更愛妳。」

「我宇宙無敵愛妳。」

「不陪妳玩了,晚安。」

「晚安,haruka。」


 蟬鳴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隔天清晨,工藤比平常還早醒來。跟往常一樣,她慣性的伸手碰了碰身旁的戀人。難得今天是假日沒有工作,看到相羽還沒醒,自己也不好吵她。工藤仔細的看著相羽的臉,和昨日相比,臉上的稚氣明顯消減許多。


「昨天…對了!」


「唔…haruka?」

「aiai?對不起吵到妳了。」

「…沒關係…今天真早呢。」

「先不說這個,讓我看看,身體有沒有變回來!」



「啊…」

「變…」

「「變回來了!」」

「太好了!haruka!」

「嗚…aiai…太緊了…」相羽一時高興的過頭,把工藤抱到喘不過氣。

「對不起,一不小心就…」

「沒、沒事,不過就像meguchi 說的一樣,睡一覺就可以變回來了…?」

“不愧是她。”


「那這樣之前的廣播不就可以重錄了?!」

「妳就那麼喜歡錄廣播嗎…」

「因為是跟haruka嘛!等等那是什麼表情…」

「我突然懷念起小aiai了,小小的多可愛。」

「說到這個我想起來了,haruka昨天對我感覺特別的不友善,果然是因為我變小所以好欺負的關係對吧!」

「…我先去刷牙。」




一瞬間,工藤的視線角度發生了劇烈的改變。她感覺到有人正把她死死地壓在床上,讓她動彈不得。


「aiai…?」工藤有些吃驚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相羽。

「這是報仇哦,小aiai?haruka有我就行了。」

「不行啦!我…我等等還有工作!」

「haruka忘了今天是假日嗎?」

「ai…」


工藤知道,今天,她有的受了。







------------------------

終於寫完鴿那麼久的文,以後不寫太長的篇幅了,其實寫到最後就不太知道自己在寫啥(我就爛


說一件事

我發現我的數學好像要被當了。

明乃

占tag不好意思

想用用lof自带的提问箱

有想看的kdai都发过来,说不定我哪天就不咕了(质量不一定x

别的关于我的问题也可以

甚至3417或者ksar也可以写(小声

(就是看微博上白卷太太搞提问箱好开心的样子,自己也想搞x)

占tag不好意思

想用用lof自带的提问箱

有想看的kdai都发过来,说不定我哪天就不咕了(质量不一定x

别的关于我的问题也可以

甚至3417或者ksar也可以写(小声

(就是看微博上白卷太太搞提问箱好开心的样子,自己也想搞x)

榛名ミク

【kdai】雨霧

這是3月16日的晚上。


一樣的夜晚,天照常黑了下來。


一切自然地到了這個時間。


沒什麼特別的。


一個裹著大衣的小個子女孩一如既往地在這個時間從事務所的大樓走了出來。


迎面而來的風雨混雜,讓她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身後大樓的燈光不久就暗下了。


她拿起手機,屏幕清冷的光打在她精緻的臉龐上。


也許是因為雨水,她松开拉着衣服的手擦了擦屏幕。


「くど...

 

這是3月16日的晚上。

 

一樣的夜晚,天照常黑了下來。

 

一切自然地到了這個時間。

 

沒什麼特別的。

 

 

 

一個裹著大衣的小個子女孩一如既往地在這個時間從事務所的大樓走了出來。

 

迎面而來的風雨混雜,讓她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身後大樓的燈光不久就暗下了。

 

她拿起手機,屏幕清冷的光打在她精緻的臉龐上。

 

也許是因為雨水,她松开拉着衣服的手擦了擦屏幕。

 

 

 

 

「くどはる、おめでとう~」

 

 

今天是工藤晴香的31歲生日。

 

 

 

 

手機裡不斷彈出的類似消息,工藤點開LINE,一個一個地回覆著。

 

「ありがとう。」機械性地敲出感謝的話,一個個地發送出去。

 

划動著消息列表,工藤的視線停留在了最後的一個聊天框。

 

 

 

「くどはる生日快樂~生日祝福,在推特回覆喔。」

 

 

 

頭像上熟悉的笑臉。

聊天的對象是相羽あいな。

 

相羽的這句話下面,工藤並沒有回覆。

 

 

 

工藤剛才還在事務所裡看了有相羽的直播。

 

「今天相羽さん,有給くどはる發生日祝福嗎?」看著正在聚精會神盯著直播的工藤,助手突然想到了這件事。

 

「有是有,我沒回。」工藤仰靠在椅子靠背上。

 

「欸?怎麼不回覆?」助手饒有興致地問著。

 

「不,想。」工藤[啪]地把手機拍在桌子上。

 

「這是怎麼啦?相羽さん又做錯什麼了?」

 

 

 

 

 

「直到發生日祝福之前,這個人都一直沒提生日的事情欸。」

 

「昨晚給她看Rayさん的生日祝福的時候她就馬馬虎虎地回應了一下就沒有再說到了⋯正常人都會有點反應吧⋯!」

 

「今天還那麼晚才發生日祝福⋯」

 

「不想理她⋯」

 

工藤趴在桌子上,捏著手機掛上的和相羽配對的娃娃。

 

 

 

 

 

「說不定⋯⋯」助手想到了什麼。

 

「說不定什麼?」工藤轉過頭看著正在思考的助手。

 

「嗯⋯有點想法,但我還是不要隨便預言什麼了啦⋯不過くどはる回到家如果遇到開心的事情記得發LINE給我分享喔。」

 

 

 

昨夜12點,家人和許多同僚都給工藤發了生日祝福。

 

RAS的Rayさん是第一個在推特作為同僚祝福工藤生日快樂的人。

 

「あいあい,你看,Rayさん給我發生日祝福了喔。」工藤背靠著相羽,轉身把手機舉到相羽面前。

 

「欸欸,好快。」相羽頭也沒抬,隨意地回應了一下。

 

「あいあい你沒看手機喔,我發現了。」工藤抬起手,拍了拍相羽的頭。

 

「在看很重要的東西,くどはる等一下⋯」相羽划動著屏幕,不知道在看什麼東西。

 

工藤出於禮貌,就沒有去好奇相羽正在看什麼。

 

但相羽似乎到睡前都沒忙完她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

 

在工藤的記憶裡,相羽的收拾速度比平時都快了不少。

 

但睡得迷迷糊糊的工藤,只聽見相羽說,今天很忙,要很早出去。

 

相羽走之後,工藤拿起手機,看了看今天的日期。

 

「沒錯啊,今天是3月16日⋯而且昨晚12點就已經是了⋯」

 

相羽不尋常的行為讓工藤覺得是不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本來工藤打算晚上再問相羽怎麼回事,但是直到中午。

 

 

一個個來自同僚的生日祝福讓工藤更加奇怪相羽為什麼對於她的生日隻字不提。

 

 

 

 

 

她打開了LINE。

 

[あいあい」

 

[在喔]

 

沒想到相羽很快就回覆了。

 

[今天,あいあい記得是什麼日子嘛?]

 

[記得喔]

 

 

 

 

「她記得?那為什麼到現在為止都是這樣⋯」工藤心裡想著。

 

 

[那あいあい告訴我是什麼日子]

 

[抱歉くどはる,錄音要開始了,結束了回覆你]

 

 

在工藤剛發出自己的那句話時,相羽就緊接著發出了她的回覆。

 

「看來是真的時間很趕,等她錄音結束吧。」工藤放下手機。

 

 

 

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工藤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回來啦]相羽發了一個貼圖。

 

[今天是バンドリ三週年生放送喔,くどはる記得看~」

 

[會記得的,あいあい還記得什麼嗎?]

 

[沒有了欸,話說くどはる不忙嗎?」

 

 

「沒有了?あいあい完全沒有記得我的生日欸⋯!」工藤對著聊天框一臉驚訝。

 

「太過分了⋯不回覆你了。」

 

 

 

 

另一邊的相羽正在奇怪著為什麼工藤突然已讀不回。

 

「推特,推特,あいあい推特。」身旁的愛美舉著手機,裡面是工藤的生日推特。

 

「糟糕,忘了回覆くどはる的生日推特了。」

 

「あいあい,去年也回覆得很晚喔,按照たやん的性格,小心不理你喔。」

 

「欸,欸,是這樣嗎⋯怎麼辦⋯」

 

「看好你喔~」

 

本來相羽在LINE裡不提生日相關的話題只為了給工藤一個驚喜。

 

但沒想到把推特忘記了。

 

相羽打開LINE,準備補救一下。

 

 

「くどはる生日快樂~生日祝福,在推特回覆喔。」

 

 

相羽膽戰心驚地等待著工藤的回覆。

 

[已讀]

 

 

「太好了⋯くどはる看見了,她會說什麼呢⋯」相羽抱著手機,等待著推特和LINE的回覆。

 

 

 

 

 

 

另一邊,工藤看了一眼相羽發來的消息。

 

「笨蛋あいあい。」

 

隨即關上了LINE。

 

 

 

 

 

 

1分鐘過去了,2分鐘過去了,3分鐘過去了。

 

 

 

 

 

相羽偶然看見了紡木的生日祝福。

 

「紡木さん也來了,くどはる真是受人歡迎啊⋯」

 

話音剛落,相羽的特別提醒響了起來。

 

「欸くどはる回覆我了?快看一下⋯」

 

 

 

 

 

相羽點開消息界面。

 

看到的是工藤回覆紡木的評論。

 

「欸⋯⋯?」

 

相羽點進工藤的推文,划了划評論區。

 

她突然發現紡木的生日祝福是比自己發得晚的。

 

 

 

 

 

「欸?くどはる沒看見嗎?」

 

相羽檢查了自己的手機網絡。

 

「不會有問題啊,也有粉絲們評論了我的回覆欸⋯⋯」

 

「糟糕⋯不會くどはる真的生氣了吧⋯」

 

 

 

 

 

LINE這邊,與工藤的聊天紀錄依然停留在工藤已讀不回的樣子。

 

「生放送要開始了⋯晚上再回去解釋吧⋯」相羽懊惱地放下手機。

 

 

 

雖說工藤跟相羽生著氣,但還是看了相羽的生放送。

 

 

 

與其說是跟相羽玩消失,不如說工藤是在跟相羽賭氣。

 

不停地轉發工作相關的推特,但是就是不回覆相羽。

 

 

 

就這樣,工藤單方面跟相羽賭氣堵到了生放送結束。

 

LINE的提示音響起。

 

 

[くどはる~]

 

 

[我記得くどはる生日的啦⋯]

 

 

[相羽是不會忘記的!」

 

 

[⋯⋯一連串的貼圖⋯⋯]

 

 

 

 

「鬼才信你啦。」工藤看完相羽的消息,直接關上手機。

 

 

今晚的工藤有些事情,在事務所工作到晚上。

 

而相羽在之前的生放送結束後就閒了下來。

 

 

[くどはる還在事務所嗎?我一會過去接你好不好?]

 

「不好,你自己回家吧。」工藤只是對著LINE的聊天節目說著,並沒有回覆相羽。

 

她鐵了心的不想理相羽,所以工藤蓋上了手機,推到一邊。

 

 

 

在工藤工作的期間,相羽又想打電話,又不敢打擾她。

 

一直到了晚上十點。

 

 

 

「欸⋯為什麼還是已讀不回⋯」相羽站在馬路上看著天空。

 

陰陰沈沈的,似乎要下雨。

 

「要下雨了⋯要趕緊去取蛋糕。」

 

 

相羽在這天早上,起了大早,花了上午緊張的時間去到烘焙屋給工藤做了一個蛋糕。

 

其實她昨晚上沒有很在意工藤的原因,也是她在專心與店家溝通。

 

 

 

 

方才陰陰沈沈的天空很快變得更加灰暗,雲層一片片地壓下來。

 

一切的行動似乎都變得愈加艱難。

 

雨滴隨著風與樹木的舞蹈而落下。

 

 

 

 

 

 

「下雨了⋯⋯」

 

坐在计程车上的相羽突然想到,工藤的傘好像被自己拿走了。

 

自己前天把傘遺落在錄音室,今天早上走之前拿走了工藤的傘。

 

「雨太大了⋯必須去找くどはる。」

 

 

 

 

 

 

另一邊。

 

「下雨了⋯⋯」

 

工藤走出身後的高樓,冰冷的雨水伴隨著風,毫不留情地向她的臉上一陣一陣地吹來。

 

夜晚的東京,下雨帶來的寒意使工藤下意識地抱緊自己。

 

拿起手機面對自己,落下的雨珠使得屏幕上的字扭曲變形。

 

「十點⋯嗯⋯看不清⋯」

 

工藤鬆開裹著衣服的手,馬虎地擦了一下屏幕上的水珠。

 

「十點⋯快十一點了啊⋯」

 

 

「雨好大⋯傘好像被あいあい拿走了⋯今天沒有拿傘出門。」

 

這時候的工藤下意識地想撥通相羽的電話。

 

通常這個時候,相羽都會拿著傘來接她回家。

 

 

 

「不行,才不讓你接⋯」

 

點開了通訊錄的工藤,又賭氣地關上了。

 

 

 

雨依然無情地下著。

 

工藤眼前的一切都變得霧濛濛了。

 

平日就在不遠處的車站,在水霧裡變得模糊不清,彷彿漸漸地在消失。

 

 

 

她想從大廈底下跑去車站。

 

搭電車回家,這是最好的辦法。

 

總比站在雨中叫計程車好得多。

 

 

但是水霧拉長了眼前的距離,讓她望而卻步。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只有呼嘯而過的車子。

 

和機械性使過的電車。

 

 

 

每當一切離去,歸於平靜。

 

工藤的心裡就增加一絲恐懼。

 

她害怕過於安靜。

 

 

 

「雨很快就停啦,沒關係的,生日嘛,運氣總不會那麼差。」

 

但她自己還在開玩笑安慰自己。

 

 

 

安慰是一時的,當11點的報時聲響起時。

 

工藤真正意識到自己該動身了。

 

即使這倒霉的雨沒有停下。

 

 

「朝那個方向,衝過去就好了。」工藤拉緊了衣服,跟自己確認了方向。

 

 

 

與此同時,相羽剛從電車上走下。

 

兩人之間的距離就只是那一小段沒有遮擋的路。

 

 

 

相羽向工藤所在的大廈看去。

 

只有滿眼的水霧。

 

但似乎遠處有個小個子的人在安全處與雨的交界處試探著。

 

「くどはる?是你嗎?」

 

相羽向那個人喊著。

 

 

雨滴與雨傘彈奏出的雨聲蓋過了相羽的聲音。

 

「我過去看看吧⋯」相羽走出了車站的雨棚。

 

 

 

這時候,遠處的那個人從樓底跑了出來。

 

「欸——」相羽看著跑出來的那個身影。

 

那個人穿著一件黑色的帽衫外套,穿著一條常見的休閒牛仔褲。

 

這麼看,相羽總會以為是一個普通的,沒帶雨傘的市民在街上跑著。

 

但待到那人跑近。

 

相羽看見,近在咫尺衝過來的那人略微低下的臉龐上,沾了幾根粉色的髮絲。

 

「等,等等等等一下———!」

 

相羽剛看清,這個人就衝了過來。

 

她想躲避,但是她突然移不動腳步。

 

面前的那個人聽到了相羽的呼喊聲,抬起頭,想要停下。

 

 

「くどはる!」

 

在那人抬起頭的一瞬間,相羽看得很清楚。

 

跑過來的正是她的工藤晴香。

 

 

「欸⋯あい⋯あいあい⋯」

 

工藤也在這時候看見了相羽,可是她來不及停下。

 

直接撞上了相羽。

 

 

相羽急忙撐好雨傘,把沒站穩的工藤拉進懷裡。

 

工藤抬起頭,看了一眼相羽。

 

「放開我⋯!」工藤想從相羽懷裡掙脫出來。

 

「不放。」相羽緊緊地抱著工藤。

 

「⋯⋯」

 

「嘛⋯不要生氣了,くどはる,你看,蛋糕。」相羽晃了晃手裡的蛋糕盒子。

 

「欸,蛋糕⋯?」

 

「是我親手做給くどはる的。」

 

「你,你⋯不是很忙嗎?」工藤別過頭,不看相羽。

 

「其實早上很早出去的原因是去烘焙屋了喔。」

 

相羽松開工藤,牽著她的手走到車站的雨棚下。

 

 

「我還以為你完全沒有記得我的生日⋯⋯」

 

「怎麼會不記得啦,我是誰啊,怎麼會忘記!」

 

「那為什麼不在LINE上好好說話?」

 

「想給くどはる一個驚喜⋯」

 

「相羽さん給人的驚喜和驚嚇一樣喔,真是的。」

 

「這樣看起來好像沒有成功,但是我的驚喜直接送上門來了⋯⋯」

 

「又不是你生日,有什麼驚喜的。」

 

「沒想到生氣的くどはる小貓不小心撞到我身上了,你說,如果沒遇上我啊⋯⋯」

 

「如果沒遇上你⋯⋯?」

 

「就變成落湯貓了喔,其實現在也是。」相羽說完,轉身就躲遠去。

 

「你這隻落水的企鵝⋯⋯!」工藤追過去,拍了一下相羽的手臂。

 

「明明就是嘛,你看你的頭髮。」相羽扶著工藤的肩膀讓她在自己面前停下。

 

 

 

 

 

粉色的髮絲凌亂地糊在脖子和肩膀的衣服上。

 

黑色的外套也全部濕透。

 

全身看起來都是軟塌塌的。

 

 

 

 

 

「你看,是不是落湯貓?」相羽放下蛋糕,幫工藤整理貼在脖子上的頭髮。

 

「我才不是!」工藤伸出手阻攔著相羽的動作。

 

「小貓不許抓主人喔——」

 

「我要吃蛋糕——」工藤抓住相羽的手臂,把相羽扯到面前。

 

「好好好,到家就吃,到家就吃啦。」

 

 

 

 

 

「あいあい還忘了什麼?」工藤轉過身背對著相羽,看著被雨霧籠罩的馬路。

 

 

 

「那個啊⋯」

 

相羽走近工藤,把頭搭在工藤的肩膀上。

 

在她耳邊輕輕地說道。

 

 

 

 

「生日快樂,はるか——」

 

 

 

 

工藤低下头,拉过身后相羽的右手。

 

轻轻地握着。

 

 

「ありがとう、あいな。」

 

 

 

八雲泡面子
我来丢人了 白情摸了kdai...

我来丢人了

白情摸了kdai

她们真的好好呜呜呜

*照片参考有

我来丢人了

白情摸了kdai

她们真的好好呜呜呜

*照片参考有

Taneda_risa

私たち(5)

这章可以直接发太好了d=(´▽`)=b

后面换到了i83视角

标题源自西野加奈的一首歌

前面全部补档完毕可直接观看

慢填慢更

————————————


5.


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只是无法忽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如果说人生还有一丝乐趣那是源自生活的不确定性,至今以来,都是靠着不确定性走到现在,即便现在有了提前铺好道路的生涯,但也如同风平浪静的大海,随时都可能掀起滔天巨浪。工藤有些犹豫了,很久没遇到让自己心神不安的感觉,得做些什么。


乐队是有趣的一件事,把它归为一件事,而不是一个名词解释,因为解释只是字面的意思,如果不用心去做的话,音乐的声音就会传达给别人,这是...

这章可以直接发太好了d=(´▽`)=b

后面换到了i83视角

标题源自西野加奈的一首歌

前面全部补档完毕可直接观看

慢填慢更

————————————


5.


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只是无法忽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如果说人生还有一丝乐趣那是源自生活的不确定性,至今以来,都是靠着不确定性走到现在,即便现在有了提前铺好道路的生涯,但也如同风平浪静的大海,随时都可能掀起滔天巨浪。工藤有些犹豫了,很久没遇到让自己心神不安的感觉,得做些什么。


乐队是有趣的一件事,把它归为一件事,而不是一个名词解释,因为解释只是字面的意思,如果不用心去做的话,音乐的声音就会传达给别人,这是她讨厌的。虽然她不属于狂热爱好者,但音乐现在确实成为她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这部分还要归结于加入了roselia。


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化好妆,草草的在便利店买了个饭团便直接去了排练室,今天并不是她们约好的排练日子,所以只有她一人。在镜子前重复着一段旋律,脑海里浮现出的全部都是主唱的声音,她认输了,不得不承认,她输给了相羽,自己内心动摇了。


“一起吃晚饭吗~あいあい。”收到line的相羽还以为是响社哪位前辈的消息,直到看到熟悉的头像,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这大概是除roselia成员外第一次被工藤邀请。


她们去的是网上推荐的一家中华料理店,相羽的工作比工藤晚结束,等她到的时候工藤已经坐了好一会,专心看着手机的工藤还没注意到相羽,“猜猜我是谁?”


“还是小学生吗あいばさん”松开手坐到对面的位置上,相羽把口罩脱下,别着的帽子有一些歪了,望向自己的脸上妆还很明显,但工藤还是从一些小动作上看出了她的疲惫。


“有推荐的菜单吗?”相羽想开口问为什么今天邀请她,但想说的话在看见工藤的时候都消散殆尽,比起这些可有可无的答案,她想珍惜下这段时间。


“大概就是这些,都要来一份吗”


“那个、あいばさん我们好好谈谈吧。”点完餐,工藤认真的看向相羽。


“什么?”


“我们的关系、”


“是时候结束了。”


“也是呢はるか是那么想的吧”相羽低下头,然后过了一会又保持回她公式的笑容。


“要来我家拿下你的东西吗?”


工藤是个很忠于自己意志的人,就像她不想被这样的感觉所牵引,自然是越快断绝越好,至少她目前是那么认为的。


期间她们还谈了什么相羽已经想不起来,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那句“该结束了”,就算从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觉得心脏一痛。说不出口的喜欢,相羽不知道这种喜欢还包不包含其他的情感,还是单纯的想看见她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一次见面她觉得工藤和她所饰演的纱夜一样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最初工藤确实是保持着这样的印象,但在成员之间的交流中,她发现其实她并不是,她也会因为成员各种开玩笑的话而捧腹大笑,也会因为live上做的不够出色而自责,甚至平时完全不会哭的她却在送别远藤和明坂的live上落泪……


而她以为她们本该继续这么下去,工作归工作,直到有一天收到了工藤的电话,应该是工作上的事,相羽确定的接起来电话,但是听到有些低沉模糊的声音,那样的工藤真的会让人上瘾,想要贪心的看下去,再之后就是抱着绝对会被拒绝的想法保持床伴的关系,时间越长越觉得自己心中泛起的涟漪越来越大,情感止不住朝她的方向流淌。


列车的轨道幽幽邃邃,消失在夜色中,回忆常会在夜景灯昏时翻开苦辣酸甜也成了一道凄美的风景线,从工作以来不用睡眠多久都还能保持不错的精神状态,现在相羽只觉得全身无力,靠在巷子的电线杆旁,试着重新调整呼吸。


她一只手拎着袋子,另一只手捂住了被咬破的嘴唇,在走之前,“说起来,上次あいばさん太过分了。”被那么说了后,就感到嘴巴传来的一阵铁锈的味道。她自嘲的笑了笑,这样的地方也觉得意外的可爱,她大概真的没救了吧。


“あいあい你今天唇膏色号换了?”已经是第几次被问道,为了遮盖才换上自己平常基本不用的红色系,还换了和唇膏色号搭配的深色衣服,相羽都是应付说这样会穿搭合适点。


无论是繁琐的工作,还是不得不推辞的社交现在看来都变得像是救赎,就像她无法讨厌Pro-wrestling一样。甚至不可思议的,放假的时间她把家里好好打扫了一番。


被太阳刺得有些睁不开眼,在拥挤的电车站台戴着口罩的相羽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她都快忘了她和工藤家离得那么近,今天是Roselia拍摄的日子她们目的地是一样的,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相羽想了下还是只往她所站的站口靠近了点,然后若无其事的看着手机。


工作日早上的地铁一如既往的拥挤,完全被人群推着走,快到站的时候相羽和工藤几乎都在一个出站门口,还好前面站的上班族们能挡住她。


工藤她是第一个到达化妆室,因为拍摄和参加节目的妆容多少会有些区别,想着干脆全部交给化妆师,所以出门前只化了淡妆。


过了会相羽也走了进来,在她旁边隔了一个座位的地方放下了包。


“あいばさん早上好。”工藤先开了口,从镜子望向相羽,坐下就开始发呆是还没清醒吗?


“早上好。”


简单的问好,之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直到中岛她们陆陆续续进来,化妆室热闹了不少,明明谈论的是很有趣的内容,相羽却觉得她笑得一定很僵硬。


工作人员在另一间工作室准备,杂志的照片还需要布景,所以需要消耗很多时间,正式开始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


月退

【kdai】變小的aiai???(中)

原本只想寫上、下兩篇的,沒想到插進來一個中

盡量讓自己不要寫的太冗長,不然就跟日常篇沒兩樣


------------------------


安撫好相羽的情緒後,工藤仔細地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戀人。除了體型和臉之外基本上沒什麼改變,平時的壓也消減許多,不知道是不是坐著的關係,身子感覺比自己還要嬌小,水汪汪的雙眼直直地盯著工藤,露出無辜的表情。


“好可愛”


「haruka?」


「呃…沒事!!先去刷牙和換一件衣服吧,你這件太大。」

工藤打開櫥櫃找著適合相羽穿的衣服。


「這件不是haruka的嗎?怎麼給我穿了?」相羽刷著牙邊說道

「妳的衣...


原本只想寫上、下兩篇的,沒想到插進來一個中

盡量讓自己不要寫的太冗長,不然就跟日常篇沒兩樣





------------------------




安撫好相羽的情緒後,工藤仔細地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戀人。除了體型和臉之外基本上沒什麼改變,平時的壓也消減許多,不知道是不是坐著的關係,身子感覺比自己還要嬌小,水汪汪的雙眼直直地盯著工藤,露出無辜的表情。


“好可愛”


「haruka?」


「呃…沒事!!先去刷牙和換一件衣服吧,你這件太大。」

工藤打開櫥櫃找著適合相羽穿的衣服。


「這件不是haruka的嗎?怎麼給我穿了?」相羽刷著牙邊說道

「妳的衣服對現在的妳來說太大了啦,所以就拿我的囉。」



漱洗完,相羽穿上工藤給的T-shirt 意外地挺合身的。


「這是…haruka的香味…」相羽嗅著


「笨…笨蛋!不要聞了!很奇怪啊!」

「但是真的很好聞啊…香香的。」


「再聞就給我脫掉!站好!」


相羽停止動作乖乖站直,深怕真的會惹工藤生氣。

看到一動也不動的相羽,工藤嘆了一口氣。

“笨蛋企鵝,我之前竟然會覺得她可愛?!”




「嗯…長這麼大第一次遇見這種事,話說aiai,妳從剛才吃早餐開始到底在看些什麼?」

「沒,我上網谷歌看看有沒有辦法能變回來。」

「如果真的能找到,我們就不用在這苦惱了。」

「也是,不愧是我的haruka,真聰明。」「……」

「嗚…haruka不要不理我啦!」


工藤不顧旁邊的相羽,拿起手機查看今天行程,唔,臉上眉頭一皺。螢幕上顯示10點有工作,要做radioshout的廣播,好不好的來賓就是相羽。她自己並不想把這間事鬧大,但既然都發生,只能再想辦法解決,說不定還能問問meguchi有何想法。



「haruka打算怎麼解釋?」


「就說妳今天臨時有要緊的事,所以沒有辦法來錄?」

「aiai就先待在家裡,我做完馬上就回來。」


「欸…可是我想跟haruka一起去,難得一起做廣播…」


「妳不也想想現在的情況,反正我們每天都會見面,也不差這一點時間。aiai乖,等我、好嗎?」工藤摸著相羽的頭,而相羽就像不捨主人離開的小狗般蹭了蹭旁邊工藤的下巴。




「……走了啊…什麼時候才回來呢…」

相羽拍拍自己的臉頰,提醒自己還有事情要做。




「大家辛苦了!」「辛苦了。」


“呼…終於結束了,早點回去吧” 想著aiai可能一臉可憐兮兮的在等着自己的摸樣,工藤加快了腳步。



-haruka──haruka-!

工藤剛走出工作大樓沒多久,就聽到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只見不遠處有個小小的人影邊揮手邊朝這兒跑來。“那是…aiai?她怎麼會在這?”

不過會叫自己haruka的也只有她了。(大概


「haru…嗚欸!!!」話說到一半,相羽就被腳下的小坑子給絆個狗吃屎,整個人就這麼趴在地上。

「!!aiai!」見狀,工藤立刻上前去攙扶她。


「有沒有受傷?」

「沒…沒事……噗…哈哈哈,啊痛!」相羽的臉頰被人捏了一下。


「真是的,都跌成這樣了還笑得出來。那麼有元氣,看來是不需要我扶妳起來了。」


「不要嘛!啊…我的腳,疼疼疼。」「……」



“就妳最會裝”





平常都要稍微抬高視線才能看到的戀人,如今卻比自己矮一顆頭,讓工藤有種微妙的感覺。走在路上,像是深怕相羽會走丟般,工藤牢牢地牽著她的手。


「我不是小孩子,不用握的這麼緊啦。」雖然嘴上這樣說,但相羽的手心卻也加深了力度。



「話說aiai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待在家嗎?」


「嗯…因為太想haruka了,所以就跑來見妳。」


「妳這人真的是,不過以現在身體的狀況來說,有點危險不是嘛,如果被人抓走了怎麼辦?」


「哼,妳相羽我怎麼可能被抓走,我可是……」

「是是是,不會被抓走但會摔倒,對不對?」


「那件事可以忘記了…」


工藤有點啼笑皆非地看著相羽。雖然身體變小,但性格還是那樣,但她就是喜歡她,喜歡著這樣的相羽愛奈。

🦁🦁

點文5(不知原因而無法發圖片🙏)

本來預計前天晚上發,結果愛愛竟然又開直播了。日本時間1點開什麼直播啊www還不睡覺嗎?本來想說只有愛愛一個人要聊天,看著看著連麻帆姐都出現了。你們偶像都睡眠時間少還長那麼好看嗎?還說要把直播變成肌肉訓練直播w(突然想到…南條:拒否する!某b站視頻)終於聊到2點才乖乖關直播去休息(扶額

接著不知道什麼原因無法發圖片,只好直接貼文字了

我要瘋了…

⚠️點文內容是kdai⚠️kdai⚠️


!學生時代paro!不良×優等生

新手瞎寫的kdai

設定就let it go吧ww

【邦多利學園】是一所按照成績來做編班的學校。這所學園吸引許多學生就讀的原因有兩...

本來預計前天晚上發,結果愛愛竟然又開直播了。日本時間1點開什麼直播啊www還不睡覺嗎?本來想說只有愛愛一個人要聊天,看著看著連麻帆姐都出現了。你們偶像都睡眠時間少還長那麼好看嗎?還說要把直播變成肌肉訓練直播w(突然想到…南條:拒否する!某b站視頻)終於聊到2點才乖乖關直播去休息(扶額

接著不知道什麼原因無法發圖片,只好直接貼文字了

我要瘋了…

⚠️點文內容是kdai⚠️kdai⚠️


!學生時代paro!不良×優等生

新手瞎寫的kdai

設定就let it go吧ww

【邦多利學園】是一所按照成績來做編班的學校。這所學園吸引許多學生就讀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培養聲優藝人、二是多樣化的第二專長學習,相較都內的藝術學校或者是音樂學院這種學費偏高又沒什麼時間培育第二專長的高消費學校,邦多利學園是普通家庭的小孩想成為聲優或是藝人的好管道。表面上說以成績來編班,其實在學園裡,只要入學前有第二專長的人,都能進到資源較好的班級內;好比現在正站在教室門口的轉學生-工藤晴香

「各位同學先安靜下來~為妳們介紹一下轉學生 要好好相處喔」工藤踏入接下來要待到畢業的B組教室,聽到班導師的話之後站在黑板前方,拿著粉筆在板上寫了自己名字「工藤…晴香…」底下情況分別是小聲唸著工藤名字的同學、不發一語看著工藤的同學以及心不在焉看著窗外風景的同學。班導師遠藤請工藤簡單地自我介紹一下「大家好 我叫工藤晴香 從隔壁西菲特學院轉來的」遠藤對著工藤笑了笑,雖然在接手工藤之前被校內的幾位資深教師警告,工藤是個不好惹的學生;但目前看來應該不會像班上某些同學那麼難帶,遠藤指派了一個新座位給工藤,開始了一天的新校園生活

被故意安排在不太願意乖乖上課的同學座位旁的工藤,明白了導師遠藤的苦心,確實一天的課程下來,她右手邊那位姓中島的同學幾乎整天都在喝食物、中島前面那位姓志崎的同學笑聲很特別、至於前方坐著姓櫻川的同學平常算蠻專心的,只是偶爾會拿筆敲桌子當打擊樂、而櫻川左手邊,也就是自己的左前方坐著姓寺川的同學經常在四處撩人,不過大家不太常叫她的姓氏、最後是坐在漫畫內所謂的靠窗又角落的主角位置上的相羽同學;聽其他比較乖又比較認真的同學說,相羽同學其實是個不良

工藤對於自己九宮格內的同學們基本上沒什麼不滿的地方,要說真有什麼不滿,也就只有左手邊的相羽同學;從轉學來的第一天自我介紹到現在約三天的時間,逐漸適應了新環境的工藤都被周圍的同學關照了,唯獨相羽當時只看了自己一眼,就扭頭看風景了。到現在也都沒正眼看過自己,工藤回想起第一天,也就跟相羽對上一眼而已,沒有惹到她的地方才對啊

「工藤同學 等等下課我們一起去食堂買東西吧~」中島手裡才拿著一盒剛打開封膜的雞蛋布丁,就對工藤發出邀請「嗯…我也還沒去過食堂呢」工藤答應了中島的邀請,也轉頭問了問第一天就幫忙自己很多的寺川同學「他羊~等會要一起去食堂嗎?跟中島同學」因為第一天就幫自己很多事,所以九宮格內只跟寺川變成好朋友,互相有了自己才懂的暱稱。答應了工藤邀請,寺川轉過身來跟其他同學聊天;工藤才剛詢問完他羊,正要對中島說能不能一起去食堂的時候,卻看到中島桌上擺了兩盒空空如也的布丁盒子;而中島手裡還有一個

「yuuki喝食物還是那麼快呢~」「欸?喝?喝食物?」「啊~他羊還不知道吧?yuuki都不是吃東西 而是喝東西」看來從一開始工藤的想法就是對的,注意到工藤對於其他人還有點生疏,寺川決定來個別名稱呼自我介紹。工藤有點不太明白,寺川先說出示範「重新來個自我介紹吧 感覺他羊很緊張呢 對其他人也是」稍稍緩解工藤壓力後「我叫寺川愛美 不過大家叫我愛美就好了 我跟工藤之間的專屬綽號叫他羊 類似這樣」其他人也對愛美的這個想法很支持,也輪流對工藤介紹自己

「我叫櫻川惠 叫我meguchi或是megu就好了 專長是打鼓」這就是為什麼她很常拿筆敲桌面的原因嗎…工藤默默的在內心吐槽,接著「我是中島由貴 叫我yuuki就好 興趣是喝東西專長是彈bass」「這…這樣啊…」面對笑的如此天真的yuuki,工藤被這興趣有些嚇到。輪到笑聲嚇到工藤的志崎介紹自己,稍微笑了聲「我叫志崎樺音 叫我non醬就好 齁齁齁 專長是電子琴」看來班上都是跟自己相似的人,都是有第二專長才分配在B組

工藤轉頭看向相羽,剩她還沒對自己做介紹,也剩她對自己來說是個除了名字和外表以外就一無所知的人。相羽並沒有回應工藤,依舊對著窗外發呆,看起來與世隔絕的驕傲卻又隻身一人的孤單;工藤鼓起勇氣對相羽問起能不能介紹自己,沒想到卻得到對方一個怒視加上極度不良的語氣「啊?」嚇的一旁的其他人都安靜下來。工藤這時也有點生氣,自己好不容易克服怕生的個性來請求做個朋友,相羽卻是這副樣子。「…妳!?」工藤快按捺不住性子,準備吵架時,中島看著情況不對趕快阻止,上課鐘聲也響起的正是時候,才結束一場差點打起來的悲劇

「課本翻到…」班導師遠藤注意到座位後方傳來的兩種霸氣,邊跟學生講解課文內容邊觀察後方的兩股壓,彷彿有天龍跟地虎在教室後準備打起來了。一節課過去,中島準備跟工藤還有愛美一起去食堂,遠藤喚了工藤下午到辦公室一趟;去食堂的路上中島還擔心該不會工藤剛才想跟相羽吵架的事被班上的人打小報告了,遠藤老師雖然個性很好,但是生氣起來連相羽都會乖乖聽話。中島說著遠藤老師的小八卦,工藤想像不出遠藤生氣的樣子,不過她並不希望遠藤臉上的笑容消失

下午,工藤來到導師辦公室找遠藤。原來只是例行公事要處理,對於自己班上的學生私底下找來進行商談或是純粹聊天,遠藤定下一個規則,來商談或是聊天的學生一概不需要敬語或是太拘謹的樣子;把自己當作朋友或是家人來講話就行了,本以為是跟相羽準備吵起來這件事要被遠藤罵了,沒想到只是一般商談。遠藤讀懂了工藤的表情「想知道鄰座同學的事?」被一語道破的工藤只好認輸了「嗯 想知道」遠藤拿了桌上的其中一個資料夾,封面上頭寫著“學生個人資料檔”,翻到相羽的個人資料後工藤就坐在遠藤身邊聽故事了

「相羽愛奈 從響中畢業 考進了這所學園的末段班 然而她有著很棒的聲音 歌喉很好 是個當主唱的料」工藤細細的聽著遠藤講述有關相羽的事「可是在響中那不經世面的年紀 她為了保護某位朋友而跟他校的不良們大打出手 隨後被校內許多老師拋棄了」因為打架一事,本來可以因為傑出的好嗓音保送進到不錯的聲優專門學校,後來輾轉來到邦多利學園了。「聽過愛奈唱歌的人 都會被她的歌聲驚豔到 然而她對過去的陰影太大 已經不太容易對他人產生信賴感了」遠藤一臉感到可惜的樣子,自己班上的學生是塊好玉,卻無法將她身上的雜石磨掉進而變成大家都欣賞的對象

「相羽本性不壞 工藤妳就多多包容那孩子吧 我也努力了很久才讓相羽告訴我這些事呢」遠藤對工藤眨了眨眼,徹底明白老師的用心良苦後向遠藤道謝就回到教室自習。自習時間,工藤正在讀一本吉他指法的書、中島邊偷喝食物邊看遊戲攻略的雜誌、志崎在看著琴譜手指在桌面上模擬彈琴般的遊走、櫻川偷偷帶著藍芽耳機在練習節奏打擊(雖然沒敲出聲音)、愛美也在看著歌譜,手還伸到腹部的位置假裝彈吉他比劃比劃;相羽難得不再看窗外,看的是一本雜誌訪談,三森鈴子,工藤有些驚訝,雜誌封面和內容訪談不就是傳聞中的三森嗎?跟自己還有在座的人年紀相仿,卻有如行走CD般的嗓音被星探挖掘。相羽也對三森這個人有興趣嗎?看雜誌看的很認真

工藤丟了張紙條給相羽,看雜誌看到入迷的相羽被紙條打斷,咋了一聲,差點把工藤嚇跑。不過相羽還是打開紙條看了看上面的內容“相羽同學對三森有興趣嗎?看妳看雜誌看的入迷by.工藤”相羽偏頭思考,似乎對於紙條上的問題不曉得如何回答。約過了三秒,工藤瞥見相羽低頭回覆紙條問題,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工藤還在看吉他相關的書籍。“倒不是有沒有興趣 只是想起一些事而已”工藤把紙條打開後的第一個反應「啥?」只好在紙條內打算私下約相羽出去逛街購物,從中問出個秘密。想著會被拒絕的工藤卻收到相羽答應的邀約,自習課過後一直很開心的直到放學

“說起來…相羽那傢伙其實長得蠻精緻的…但就是偶爾露出太強的壓 那個氣場嚇到別人”工藤邊前往邀約的集合地點,邊自己思考著。快到集合地點時發現相羽老早就站在那滑著手機等待,身穿白色的Marvel長袖T恤、褲子是黑色的知名品牌休閒褲加上同樣是黑色的馬丁鞋,披著靛藍色棒球外套,背後的圖案是藍紫色、帶刺的薔薇花,腦袋上是白色的帽子沒有什麼圖示。就這一身穿搭,工藤給了約80分的評價;其餘的分數靠臉撐

「…啊…工藤同學」注意到工藤,相羽打了聲招呼「妳等很久了嗎?」相羽以為自己搞錯集合地點,對工藤問了個很貼心的問題「呃不我也才剛到而已 倒是妳好像等很久了」「習慣了 反正我有提早出門的習慣」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觀賞相羽的臉,高挺的鼻樑配上線條姣好的下巴曲線、眼睛有些垂眼但是很漂亮,工藤情不自禁地盯著相羽「…嗚…工藤同學?」被工藤那水靈的茶色大眼盯著看,就算是不良的相羽也變的不像不良了

「對了 叫我kdhr就好」工藤想起了什麼事情一樣,突然對相羽喊了聲。有點被嚇到的相羽也告訴工藤自己的暱稱「這樣啊…那kdhr叫我愛愛就行」意料之外是個蠻可愛的暱稱,從衣服到化妝保養品、飾品到食物、樂器配件到遊樂場,行程就像小情侶出來約會一樣,愛愛陪著kdhr挑選私服,本來今天kdhr的服裝搭配就抓著愛愛的目光了;kdhr並沒有察覺到一股炙熱的視線,沉浸在許多輕飄飄、休閒類、正裝類型的服裝裡,愛愛看著眼前在一個個服裝架子中穿梭的小個子。一樣身穿白色有著尤達大師圖案的長袖上衣、黑色的寬褲露出腳踝和一小部分小腿,不過被同樣是黑色的絲襪遮住再配上一雙滑板鞋。外人看來其實跟一旁的愛愛搭配很相像,好似情侶裝

玩了一天,夕陽西下。kdhr這才想起自己約愛愛出來的目的是什麼,趁著一同散步回去的路上問了愛愛「愛愛 其實有件事很好奇」「什麼?」今天玩的非常盡興的愛愛看起來很像問什麼問題都不可能生氣的樣子。「那時候紙條上的想起一些事 是指什麼」「……」忽然就停下腳步,沒預料到kdhr問了這麼直接的問題、同時愛愛也沒想過kdhr還記得這件事以及這個問題「…祐里香告訴妳了嗎?」這次換kdhr懵了,愛愛直呼遠藤的名,即便遠藤說過可以像朋友間相處,直呼名字也有點太過頭了;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從愛愛這句話看來,她多少知道遠藤告訴自己以前那不堪回首的過往了,沉默太久,愛愛接著說下去

「看來是真的告訴妳了」“咦?只是試探?”被這一陷阱捕獲成功的kdhr真的懵了「其實…當初打架那件事 我保護的對象就是三森」愛愛轉身坐在路旁,繼續說「因為三森當時被很多人嫉妒了 她的歌唱能力 於是有人叫了他校的不良來找三森 正值非常時期 我跟她都一樣 可我還是對那群不良出手了」自嘲的笑了笑,現在愛愛臉上的笑容是kdhr今天從未見到如此拙劣的笑,kdhr不曉得該如何安慰愛愛「那…愛愛後悔了嗎?」「哈哈哈 怎麼可能後悔啊!只不過有些不甘心而已」腦袋無法運作、嗡嗡作響地,kdhr不明白自己聽見愛愛保護了三森後,葬送自己前程這件事,愛愛為什麼不後悔?為什麼不恨那些唾棄自己的老師們?為什麼還會笑著說這件事?

「…愛愛…」「沒事沒事 kdhr別擔心」擺了擺手要kdhr別替自己擔憂,不過是件小事罷了。時間晚了,眼看都要看不見夕陽餘暉,天色漸暗,送kdhr回家後愛愛自己走在街上。“這還是第一次…願意對除了祐里香以外的人談心呢…”路上愛愛想了有關kdhr的事情,想著想著越覺得心情煩躁了“為什麼會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找遠藤商談後在電話那頭被笑了很久「愛愛妳這是戀愛了吧」遠藤感覺已經笑倒在地上了,愛愛卻無法反駁「…妳明天走著瞧…有利息!」害羞的愛愛只好威脅遠藤,不過這絲毫沒有起作用

另一邊,工藤回到家後也跟愛美商量,做事比較謹慎的她也找了遠藤,同樣以「晴香這是戀愛囉~」給嘲笑一番,工藤差點拿了自己的吉他去敲自己的班導師;被遠藤這樣一整,明天都不曉得怎麼面對愛愛了。隔天,已經互相暗戀對方的兩個人動作比原先更加疏遠,害羞的愛愛加上還在回想遠藤那番話的工藤,旁人看了都心急。megu聯合了周遭同學,勸導愛愛把kdhr找到天台上去告白,傻呼呼的愛愛趁著午餐時間行動了。天台上…

「kdhr…那個 有話想跟你說」「…愛愛妳這不是廢話嗎?不然把我叫出來」工藤抓著天台旁的鐵絲網,不敢正面看愛愛。「喔喔也是」這時候還在犯蠢,工藤在內心吐槽;稍微走近工藤「…我在畢業後想成立樂團 吉他手我已經決定好了 不是kdhr不行」「欸?!」以為是少女漫畫情節般的浪漫告白,結果沒想到是這種直球式的假邀請真表白,該說不愧是愛愛的風格,抑或是愛愛沒有少女心嗎…

「kdhr之前不是跟yuuki她們說過想成立樂團嗎?」

「咦?妳有聽到?」

「妳們聊的那麼開心 當然有聽到」

「我以為妳完全不注意我們這邊」

「怎麼可能啊 我從第一天、看到妳的第一眼就注意…」

「………////」

「////」

躲在樓梯間偷看的yuuki「她們在冒煙欸」

跟著來偷看的non醬「喔齁齁齁osu!」

終於放心的老媽子megu「真是讓人操心」

午餐時間後,回到教室的兩個人被其他好友用很奇怪的表情注視,每個人的臉部肌肉突然很靈活一樣;嘴角都呈現神奇的上揚角度、眼睛也是笑到快不見,工藤一下就明白這些人的表情代表什麼,原本不害羞的工藤又整個人從臉紅到耳根;愛愛則是牽著工藤的手,但不明白為什麼yuuki跟non醬還有megu親會用極度微妙的姨母笑看著自己。後來遠藤上課在對學生提問時,發現kdhr瘋狂坑愛愛上台回答問題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班的孩子長大了

「ありがとう~巡り逢うよ 命は繰り返してく~…」二年級代表的相羽正在學校禮堂練習唱歌,這是工藤第一次聽見相羽開嗓,本來是要來做樂團練習的工藤跟其他團員躲在禮堂門外聽著;這首歌寫的真不錯,所有人想法一致,很適合放在畢業、道別等等的回憶場合。團員對於相羽那非常有穿透力的歌聲感到佩服,被選為代表唱歌果然不為過,典禮上,許多畢業生都被愛愛的歌聲唱哭了。前來觀禮的星探也相中台上表演的五個學生…

「這位是H社的製作人 同時也是挖掘到三森桑的一位星探 眼光不錯」遠藤在典禮後對相羽等人介紹這位製作人,希望她們五個人可以樂團出道,花費目前會由製作人全負責。聽到這麼好的消息,開心歸開心,同時也有點害怕會不會被壓榨;「放心吧 我會照顧妳們的」讓愛愛耳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mimorin?!」睜大雙眼、嘴巴也張的很開,被工藤拍了腦袋才收回那事務所NG的表情。原來這位星探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除了遠藤透過人脈、三森更是強力推薦那位製作人前來觀賞;三森掛保證不會後悔,製作人便在遠藤還有三森的請求和保證下前來;果真沒有讓自己後悔,倒不如說,要是自己沒來,才是後悔一輩子

相羽為首、工藤吉他、中島貝斯、志崎鍵盤以及櫻川鼓手。工藤用第一次跟相羽約會那天所看見的藍紫色帶刺薔薇為樂團圖案、名為Roselia

成名後的她們經常在許多地方開演唱會,作為中島的貝斯指導老師,遠藤祐里香。偶爾會在關係者席上看著成功的她們;志崎的電子琴指導老師,明坂聰美,也偶爾會跟遠藤老師一起在台下看liv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