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iller

66.1万浏览    9886参与
k厨兼mur厨🌹

【CK】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第一次写ck,这个就放到杂粮里面吧🤔

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骨灰级文笔

无脑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阿巴阿巴

                                        ......

第一次写ck,这个就放到杂粮里面吧🤔

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骨灰级文笔

无脑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阿巴阿巴

                                                                                  

       color和killer第一次见面是在小学四年级,当时老师组织他们换同桌

       “嗨,你好啊新同桌!我叫killer!很“刀”兴认识你”“嗨…我…我叫color,很高兴认识你…”color比较怕生,但是他见k的第一眼就仿佛被对方撩动了心弦,killer倒显得不是那么怕生,互相介绍完后killer给了color一个大大的拥抱,color此刻也愣住了,可能是killer不怕生的行为?谁知道呢~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几天,某一天下午killer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手捂着胳膊,一旁的color倒是注意到了,killer脸上有划痕,腿上也有淤青,“killer?你的脸怎么了?”color拿手轻轻碰了下k的脸,“啊…!疼!”捂着胳膊的手也松开了,一个很深的伤口赫然出现在color的眼前,color不知怎么的突然心疼和担心

       “killer,告诉我,你这伤怎么弄的?”color很严肃的问k,“啊…不小心摔的,然后磕到石头上了”killer说到后面声音突然变小,color也不再继续多问,抱起killer就往医务室跑,killer也没想到color会抱着自己,脸上不经意的闪过一丝红,随后就靠到color怀里,color被k这举动弄的心动不已

       初中时,偶然有一天,傍晚时分,教室里就剩k一人了,由于k作业没写完,还被老师罚了作业,导致现在只剩k一个人了,“哎…手好酸啊…要是color在就好了…他每次在我饿的时候会给我吃的…好想color…”在k的一声声叹气中color拿着一堆东西,飞速跑过走廊到教室,进教室时还一个滑铲,险些摔倒,“k…killer!抱歉让你久等了”color走到k一旁坐下,“啊…还以为你走了呢,怎么回来了?”“这不是怕你饿吗…况且我…”“?”k嘴里吃着color给买的吃的,“我…我喜欢你!”color想表白已经很久了,killer吃下去那口后,脸上多了些许红晕,“我…我也喜欢你…”color听完后内心增加了些许激动

       假期的某天傍晚,color发短信约killer来自己家,killer答应了,到地方后color给k开门,killer进去后问“color找我有什么事儿吗~?”killer靠近了color些许,color倒也是没有废话,用右手捏住k的脸就吻了上去,似乎是深喉之吻

       深喉之吻:将舌头深入对方的口中,重舔重压,很霸道的,占有欲望很强的一种吻法

                                                                                    

好诶写完了,咕咕咕咕咕咕

好香好香,有机会出第二篇🤔

白白白白白白白👋

焦了啊喂

  满意的摸鱼,挺像表情包啊

  ⊙ω⊙

  满意的摸鱼,挺像表情包啊

  ⊙ω⊙

K了个馒头(开学停更)

板子无了,      指绘要我命。。。┌(┌ 、ン、)┐

板子无了,      指绘要我命。。。┌(┌ 、ン、)┐

魚魚公主

对不起,但是屌图画起来真的好爽💔

对不起,但是屌图画起来真的好爽💔

Orchid_兰

老规矩,P2原图

按照印象(?)填的

老规矩,P2原图

按照印象(?)填的

陌离

这个魔王一点儿都不魔王21

注意:①部分人物性转


②结局 BE


③本参考教多如遇雷同望谅解。

  

  结局还是不欢而散了,离开了nightmare办公室的dream只感到深深的无力感和迷茫。她一直都知道这是个命运的循环,但若是每次的结果都是注定的………那一直坚持着无意义的美好的她又算是什么。

  她好像真的像nm说的一样,一直在逃避着现实,希望回到从前却从不设计未来………可,好像又不对……………她不是一直在努力的为人类的生活而努力吗,她不是一直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悲伤了吗……“dream,你太天真了。”nm的这句话在dream的脑海里回荡。

 “ream……dream?……dream...

注意:①部分人物性转


②结局 BE


③本参考教多如遇雷同望谅解。

  

  结局还是不欢而散了,离开了nightmare办公室的dream只感到深深的无力感和迷茫。她一直都知道这是个命运的循环,但若是每次的结果都是注定的………那一直坚持着无意义的美好的她又算是什么。

  她好像真的像nm说的一样,一直在逃避着现实,希望回到从前却从不设计未来………可,好像又不对……………她不是一直在努力的为人类的生活而努力吗,她不是一直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悲伤了吗……“dream,你太天真了。”nm的这句话在dream的脑海里回荡。

 “ream……dream?……dream!”

 “噢!我在!”

 “你还好吗dream?我去客房找你但你不在,你果然是来找senpai的吧。”

  知道dream今天会来cross便悄悄的回到了魔王城,虽然他有按时工作但是……nm想发脾气时管你是谁呢,所以cross也只能在nm的高压中夹着尾巴做人。

  他这次回来也是想帮帮dream和他的senpai,明明在这一世中对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但她们之间却是隔了千万里一般。等cross发现傻站在nm办公室门口的dream就猜到了她大概是刚出来,她们绝对又闹的不愉快了吧。

 “嗯,不过已经谈完了。对了,我还有事就先……”

 “别逃跑了dream。”

  cross眼急手快的拉住了准备溜走的dream,用狼的直觉来说如果他今天不拦下dream,他以后可能会后悔的。cross直接把dream带离了魔王城,带到了城外的市区里。

  

  drean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才被cross拉出来,尽管如此dream走在街上也觉得十分不自在。“cross我来真的好吗?毕竟我是帝国的圣女,我应该是他们的……敌人或者是…毒药。”

 “哇哦哇哦哇哦,你听谁说的?”

 “呃……nightmare…”

 “好吧,也许有时候nightmare脾气不好说的话是不好了些,但相信我她不是这个意思的…大概?

 “……dream,如果连你也这么想的话那其他的人类怎么会接受魔族呢。”

 “不是的cross,这不一样的。我的意思是……”

 “dream看看周围吧,大家都很开心的。”

  听到cross的话dream才回过神来,看着四周各种种族的魔族他们生活的普通且平凡,和人类别无二致甚至是更加和平。虽然知道魔族诞生自人类的负面情绪之中,生活习惯肯定会近人类,但一直身处黑暗的灵魂又怎会发出如此的光明呢?

 “怎么样?和帝国的城市差不多吧?几年前这里还是跟黑市一样的地方,但是因为nightmare大人的改革现在这里已经发展的很好了。”

 “是啊,我还以为魔族还很乱呢。姐姐还真是辛苦了。”

  dream忘了每个魔王她在成为魔王之前也是一个生活在光明里的人,所以虽然现在的她已经身处黑暗却依旧想要一份光明。哪怕这份光明不属于她,她只能远远的观望也是知足的。

  一路上dream和cross聊了很多,回忆了过去也畅想了未来。临走前cross似乎很犹豫想说些什么,一番心理角斗下cross决定豁出去了。“dream……nm比较喜欢苹果酒,有空去……去找她喝一杯吧。”

  “是吗,我知道了谢谢你cross。”虽然不知道cross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但直觉告诉dream,她好像得到了一个和nm和好的方法。

  

  晩上dream知道nightmare不在房间而是在神殿时犹豫一瞬,因为神殿是不允许酒这种东西入内的,但和一个可以和nm和好的机会相比,教皇定下的规定算个屁,再说了这里是魔族的领地他也不会知道的。

  走进之前blue提起的神殿这里果然是干净,仿佛有人每天用心打扫过似的。dream也在几步后看到了一身白衣的nm,那一刻她还以为night回来了“night我……”

  “唉?dream你怎么在这?”killer意外的声音打断了dream,dream这才注意到第一排坐着的五个人,分别是killer,murder,horror他们几个,就连error也在,cross也坐在角落里。

  dream尴尬的把酒藏在身后解释道“我听blue说这附近有个珐尔娅女神的神殿,我是圣女所以说来看一下也是很正常的吧。”

  “嗯,圣女竟然会带苹果酒进神殿,给这个女神的贡品吗。”error在dream藏的一瞬间就发现她带的是什么了。

  “呃嗯……对,算是吧。我就是……”眼见dream快编不下去了做为出馊主意的人的cross出来打了个圆扬。

  “好了前辈们,dream小姐肯定有别的事要做。我们再在这待着就不合适,先走吧。”边说着边把几个人默默的往门外推。

  “但是……那nightmare呢?”horror看向神像下背对着他们一言不发的nightmare,其它人的视线也望向了她。只见nm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见此其余人也没在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直到大门关上后nightmare才转过身看着dream“奇迹的圣女,你今天是为何而来。”

  

  

  

  

  

  


  

  

  

  

  

萌苏想摆

p1  kille

p2共养设

p3~5自家

喜欢p1的疯批表情好多人画于是遂画之/?(心血来潮罢了(不)大家多画点这种孩子真的很爱看(泪如泉涌)

p1  kille

p2共养设

p3~5自家

喜欢p1的疯批表情好多人画于是遂画之/?(心血来潮罢了(不)大家多画点这种孩子真的很爱看(泪如泉涌)

果丘fruitmound

也是茶绘

p1三小只贴贴

p2与世无争horhor酱

p3p4是4总(叮!蓝牙已连接!)

(被打

也是茶绘

p1三小只贴贴

p2与世无争horhor酱

p3p4是4总(叮!蓝牙已连接!)

(被打

Шоколад

  “拜托,我可是首席催眠师”

killer得意的拍拍胸脯

murder静静地坐在killer对面

尴尬得可怕

“那啥,先去病房看看吧~”

“嗯”

murder来到病房,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依旧安静得可怕,但murder如释重负

他讨厌喧闹的地方,虽然一般有心理疾病的家伙会很安静

但并不排除有些疯子

......

“嗨亲爱的~”

killer进来后关上门,笑嘻嘻地看着murder

“我知道你喜欢这种氛围,所以给你申请了单独的病房哦~不用感谢我~”

“啧...”

这个家伙的语气还是这么恶心

但他挺懂自己的好像

......

murder自顾自地打量着环境

干净......

  “拜托,我可是首席催眠师”

killer得意的拍拍胸脯

murder静静地坐在killer对面

尴尬得可怕

“那啥,先去病房看看吧~”

“嗯”

murder来到病房,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依旧安静得可怕,但murder如释重负

他讨厌喧闹的地方,虽然一般有心理疾病的家伙会很安静

但并不排除有些疯子

......

“嗨亲爱的~”

killer进来后关上门,笑嘻嘻地看着murder

“我知道你喜欢这种氛围,所以给你申请了单独的病房哦~不用感谢我~”

“啧...”

这个家伙的语气还是这么恶心

但他挺懂自己的好像

......

murder自顾自地打量着环境

干净整洁的床单,洁白的墙壁,医院永恒不变的风格

“还满意吗~?”

killer凑近murder,似乎像想得到夸赞的孩子

“嗯...”

“离我远点...”

murder推开killer,坐了下来

“阿拉阿拉~好吧,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哦亲爱的~”

killer回头wink,随后就离开了病房

病房又恢复冷清了

murder坐在靠着窗户的床上发呆,孩童的嬉笑声吸引到了murder,murder往下看,随即收回视线

他嫉妒了

......

killer又来了,带着murder的晚饭

“嗨亲爱的病人先生~吃饭了哦~”

killer笑嘻嘻的把饭放在一边的柜子上

“唔...”

murder不爱吃饭,一直都是,自从他得了病后就吃不下饭,murder很难相信killer不知道这件事

”你他妈是来恶心我的吗...”

murder眉头紧皱,盯着killer

”阿啦~才不是,厌食也要好好吃饭哦~”

killer打开饭盒,是一份很清淡的饭,仔细看却有菜有肉

murder看到依旧有些作呕,捂住嘴干呕几下

killer坐到床上

“来吧,我喂你~”

“滚啊...!”

murder用力推着killer,但是killer稳稳当当坐在murder旁边

“你太瘦了,多吃点就能推得动我啦~”

killer笑笑

murder捂着嘴,头别到一边

“滚啊...”

killer舀了一勺饭,递到murder面前,悄悄地搂住了murder的腰

“吃点嘛...”

killer耐心的劝着murder

“不要...”

murder眼角夹着一颗泪珠

killer叹叹气,放下饭勺,轻轻的把murder抱到腿上,轻轻地抱住murder

“嘿...我理解你的感受,所以我很希望你可以好起来...而现在做的是为了让你好起来哦”

killer轻轻拍着murder的背

“嗯...”

murder抱住killer,抱的紧紧的

在killer的耐心劝导下,murder把饭吃完了,虽然过程真的很艰难,murder几乎都在干呕但是,killer还是给他喂完了

久违的饱腹感

......

“呜啊...”

这一声叫声在漆黑的病房格外响亮,虽然并不会吵到别人

murder再次在手臂上未痊愈的伤口上重创着

血滴答滴答的滴在被子上,被子被染紫一大块

murder麻木地可怕,一下又一下地划着

killer下班了,路过病房刚好听到了murder那声叫声

killer有些慌,强行镇定下来后敲了敲门

“嘿...murder开开门...”

killer心提到了嗓子眼

“呜啊...!谁...谁!”

“是我啊...killer...快开门吧亲爱的...”

murder慌忙地从床上下来,把被子翻了个面,急急忙忙地把刀片塞进被窝里

“嘿...嘿...怎么这么晚还来找我啊...”

murder手背在后面,偷偷把袖子拉下来,冒着冷汗,满脸慌张地看着killer

“啧...”

killer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

killer从murder身侧进去病房,来到murder的床前

活像查房的宿管阿姨

murder一着急,伸出手拉住killer

killer回头看着murder被血浸透的袖子

“我就知道...”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不过只维持了一会儿

“作案工具”呢?拿出来给我”

killer脸黑得可怕,仿佛想要把murder吞掉

“唔...”

murder不敢说话,指指被子

killer掀开被子,看到刀片和被血浸透的被子

“这个,没收了”

killer拿起刀片,握在手心里,锋利的刀片把killer手心划破,鲜血滴答滴答滴下

“医生...!”

murder被吓到了,连忙抓住killer手腕,想要掰开killer的手指

killer握的很紧

“会受伤的...!很疼很疼的...!”

murder扣着killer的手

“哦,你也知道疼啊”

killer松开手,刀片从手上掉落,沾满鲜血

murder握住killer的手,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滴落到killer手上,和血融在一起

killer冷静地可怕,仍由murder哭泣

“发泄出来吧”

killer另一个手从口袋出来,轻轻把murder抱在怀里

“不会打扰到别人的”

“尽情哭泣吧...”

murder抱紧killer,手臂的血沾到killer的白大褂上,killer没有理会

......

伤口被包扎好,顺便换了一床新的被子,killer揉揉murder的脑袋

“亲爱的...我知道你很困难,你被无时无刻折磨着,但是,你要相信我,最棒的催眠师 这个医院最好的心理医生,我会让你重新爱这个世界,但是,我们现在要做到的,只有爱自己哦...你会做到的,我相信你...”

murder在killer的腿上听着,眼泪滴答滴答掉

killer把murder放下,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夜灯

蓝色的小星球,像晴天,像海洋

“以后的夜晚,它会代替我陪着你的啦...”

killer把灯放下,揉揉murder头

“要好好睡觉哦...”

killer转身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murder躺下来,缩在被子里,想起刚才瞥到killer手腕的血渍,但是没有多想,安静地在微弱的蓝光中入梦...

......

--------------END--------------

肯定还有后续的啦嘿嘿

我是TUW我是dream的狗🥵🥵🔥🔥

🥺🥺❤️

9pkillerdream注意

10p可爱梦梦衣服被撕力🥺🥺🥺(谁撕的可以自行带入🥺

🥺🥺❤️

9pkillerdream注意

10p可爱梦梦衣服被撕力🥺🥺🥺(谁撕的可以自行带入🥺

傅云千辞
我是八百年画一次的选手() (...

我是八百年画一次的选手()

(实际上根本不会画画)(但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了)

我是八百年画一次的选手()

(实际上根本不会画画)(但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了)

爱喝奶茶的一坨肉

珍爱生命远离抖S和死变态

  *alldust向避雷

  *西幻大陆

  *这个系列的感情可能会深邃且难以言表,会是一个悠长的故事(也许吧我也不造啊

  *ooc

  ——————————————————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murder是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个节骨眼上的,他的计划是把西边收拾了再找个理由死遁的。

  

  没事,不影响,早死晚死都一样。

  

  就是自己的尸体在禁忌结界里估计不太容易被找到,他养的废物们大概要找上一阵子了。

  

  嗯,murder管那些被他养成死忠于他和魔王的疯狗们——魔王城最精锐,能用武力踏平一个强国的亲卫队,叫废物们。

  

 ......

  *alldust向避雷

  *西幻大陆

  *这个系列的感情可能会深邃且难以言表,会是一个悠长的故事(也许吧我也不造啊

  *ooc

  ——————————————————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murder是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个节骨眼上的,他的计划是把西边收拾了再找个理由死遁的。

  

  没事,不影响,早死晚死都一样。

  

  就是自己的尸体在禁忌结界里估计不太容易被找到,他养的废物们大概要找上一阵子了。

  

  嗯,murder管那些被他养成死忠于他和魔王的疯狗们——魔王城最精锐,能用武力踏平一个强国的亲卫队,叫废物们。

  

  疯狗们不管,反正murder大人怎么骂他们,他们怎么爽。

  

  murder,魔王城的猫咪伯爵,恐sm。

  

  妈的nightmare,你个变态抖S在老子不在的时候都把部下养成什么样子了啊?!

  

  nightmare,魔王城的boss,勇者未来要刀的对象。

  

  killer,murder养的头号废物,以下犯上,killer之心天下皆知。

  

  说起killer,第一次见时murder以为他会是一个讨喜的孩子。

  

  门开了,killer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抱住那人白皙的大腿,那是个脸色阴沉如死妈的青年,他的眼神透着凛冬的大雪纷飞。

  

  murder本就失眠心烦,有人打扰他看书更是......

  

  他垂下流光异彩的眼眸,再看看不紧不慢追过来的nightmare和侍卫,murder对上魔王饶有兴致的眼神,开口到:

  

  “把他给我来带。”

  

  “怎么,同情他啊,”魔王身后的触手兴奋地蠕动,“那你来替他?”

  

  “我们好久不这样玩了,我很期待你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滚,死 变 态。

  

  murder粗暴地关上了门,魔王城估计也就他敢这么对魔王陛下。

  

  “你怎么知道该找我的?”murder拎小鸡崽子一样把killer怼到床上,熟练地掏出医疗箱,抽出绷带。

  

  “我......我被带回来的时候见过您......”

  

  “......啊,我好像记起来了。”拜托,当时你小子浑身脏兮兮的,谁知道洗干净长这俊样啊。

  

  不过为什么脸上还是有黑乎乎的东西?

  

  “是您给我处理的伤口,”killer趴好,任由murder摆弄着碘伏给他的伤消毒,“对我来说,您像神一样啊……”

  

  是的,对killer来说,神明走下了神坛,张开羽翼,眷顾了他。

  

  没头没尾的倾慕像是半句诗歌,永远无法完整歌诵,荒诞又苦涩。

  

  神明啊,能否请您为了我,永久地待在凡尘呢?

  

  至于为什么murder在魔王城里话语权那么大......嗯,大家都把他当未来王妃对待的嘛。

  

  nightmare和murder之间的故事太长太长了,不论是从利益还是感情层面来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nightmare都需要murder。

  

  谁能想到nightmare长大以后那b样呢,妈的抖S。

  

  从此以后killer就给murder带了,这个b玩意儿随着羽翼丰满,让murder的白眼越翻越大。

  

  妈的,长能耐了。

  

  murder那叫一个悔不当初哇——当他意识到killer似乎是舞到他头上的时候,killer已经能把他轻松按在地上摩擦了。

  奶奶滴,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把他从房间里踹出去。

  

  开个玩笑,murder还准备让他接自己的班呢。nightmare迟早要杀他,出于对当初那个懵懂青年的眷恋,他培养killer代替自己辅佐之。

  

  但是killer如果有朝一日反了nightmare,那也是令人期待的。

  ———————————————————

  killer过去的故事我没写全,前因会在后续murder某个时刻突然的回忆里交代,放在这里我觉得可能过于冗长了。

  

  以及nightmare的性格复杂程度得靠记忆中的各种细微的东西和无心的语言来表现了。

  

  murder也是,矛盾的个体,会由许多故事体现。

  

  如果实在理解不了就把他们当成不在乎输赢单纯享受下棋过程给对方使小绊子的棋手,能把一切当成棋子的那种。

  

  简称,互相作吧你们。

  ————————three hours later——

  有点意外,是killer找到了他的尸体。

  

  “哟murder,你也是——一如既往一幅败犬的样子啊!”

  

  哦谢特,这个傻b还是一如既往地嘲讽自己,靠,如果不是灵魂状态老子刀你。

  

  killer在踹了他一脚,意识到murder真的死了之后,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反常的举动让murder心里发毛,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murder为什么要死呢?

  

  开国杀功臣,杯酒释兵权。

  

  murder自nightmare儿时被逐出圣域就伴着他了,murder是nightmare最信任的同时也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他太了解nightmare了,患得患失,对一切事物都抱有无限的怀疑。

  

  你妈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私底下给你爹我订制棺材,真舍得花钱,居然用水晶。

  

  murder其实比他表面看上去要大,他一直用魔力维持着自己的样貌与弟弟还在时一样,生活破碎的年纪换算成人类的计量单位,应该是20出头。

  

  nightmare曾经说过,murder你丫就是个定时炸弹,还是那种不显示时间按心情炸的。

  

  他俩咋认识的呢?

  

  嗯……就是这么巧,一个家没了一个给家踢出去了,两玩意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emo夜晚凑一块儿了,因为抢着炫饭。

  

  也记不清是谁抢谁的饭了,据说他俩当时可委屈了,妈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抢饭/不给饭的大坏蛋呢,对着嚎了半天最后决定对半分,大晚上降温冷的要死抱一起睡了。

  

  怎么说呢,nightmare在这一点上承认是murder的功劳,murder变回猫咪毛茸茸的抱着可暖和了,就是掉毛有点严重,以及猫通常不会睡太死经常弄醒nightmare。

  

  所以流亡时期气温低时nightmare的大黑眼圈子都怪murder。

  

  由于nightmare是触犯禁忌被赶出来的,喜提悬赏名单top1,他们就像那个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路上的苏轼,一旦给认出来了就得润。murder这个宅平生就没润怎么久,走哪儿随时要润,润到怀疑人生。

  

  你他妈到底犯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第一次被追杀的路上,murder怀疑猫生,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nightmare干嘛了他这么个圣域里长大的小废物能让不分种族的生物痛下杀手。

  

  nightmare说,可能,我差点毁灭世界吧。

  

  murder:......你妈?!

  

  逃脱追兵后他们钻到了矮人的部落,被当成流离失所的难民收留。

  

  黑暗中壁炉的火是唯一的光源,他们裹在同一个毯子里,负面情绪的守护者向小猫讲述了一个绵长悲伤的故事。

  

  月季和玫瑰同属蔷薇科,可是人们总是更喜欢玫瑰,哪怕月季和玫瑰一样漂亮一样努力地开花,月季依旧只能活在玫瑰的阴影里。

  

  月季被践踏,他的话语淹没在如潮水般的流言蜚语中。

  

  月季想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和玫瑰一样有价值,他那时并不知道强大才能拥有话语权,一次又一次来自外界的伤害终于压垮了他——

  

  他触碰了金苹果,学着像玫瑰一样,但是金苹果却被他污染了。

  

  后来的故事已经能猜出来了,月季食禁果,获得了能够撼动整个圣域,乃至世界的力量——

  

  【禁忌】

  

  使用者吸收的负能越多,那力量就会越发强大,这无疑是世界背面的力量。

  

  圣域的人一致决定将【禁忌】扼杀在摇篮里,但是他们骨子里的傲慢使他们轻视了世界的背面,结局是月季破开了围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远方的云海。

  

  “我当时如果没有一时冲动把苹果吃了,可能都活不到现在。”

  

  以那群人的尿性,发现苹果被污染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搞死他的。

  

  “他们杀不死我,我还是第一次从他们的脸上看到厌恶以外的表情——恐惧,他们一直大骂我是个怪物,现在我是了。”

  

  “我是个怪物,”两个人挨得很近,nightmare黑色的发丝垂在murder的手臂上,“ 一个差点毁灭世界的怪物。”

  

  “喔,那可太酷了!”

  

  他们迅速闹成一团,在温暖的炉火旁抢位置睡觉。

  

  矮人族长年在蛮荒之地,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nightmare已经有先见之明地带murder润了,虽然友善的矮人不敢相信和他们夜夜围着篝火跳舞,和他们一起挖矿石换取钱币,给小矮人们讲故事的那两个青年会是消息中说的罪大恶极之人。

  

  他们从风滚草遍地的蛮荒之地出来后,去了秘林深处,女装在精灵族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精灵族人均颜控,所以对像他们这样俊的非常热情,走在路上murder快被鲜花和瓜果砸死了。

  

  为什么nightmare没被砸?

  

  哦,他那会儿营养不良也才十六七岁吧反正比murder矮,砸的时候有murder挡。

  

  “幸好精灵不吃榴莲。”murder躺在床上时这么说。

  

  他们又润了,因为通缉。

  

  在矮人族和精灵族的日子是他们逃亡时期过的最好的,毕竟大陆上爱好和平且无差别好客的种族少之又少,途经人类的王国时murder差点被富婆买回去当小白脸。

  

  颠沛流离的生活就这样持续了多年之久,久到他们都忘了彼此最初的模样。

  

  一路上的风尘避不开杀戮,murder如月光般洁白的眼瞳逐渐染上了血红,当年连杀一条鱼都费劲的nightmare如今视生命如草芥。

  

  在腐烂的世界里不沾染恶臭,真的太难了。

  

  nightmare或许早就在心中埋下恶之花的种苗,他第一次杀人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身体的颤抖并不能掩饰他眼中的疯狂。

  

  阳光如此炙热,却压不下murder心中升腾起的寒凉。

  

  真是恶劣啊,nightmare。

  

  朝着开满红花的王座上的人,单膝下跪时,murder才恍惚地意识到,nightmare已经比他高了。

  ———————————————————————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nightmare变态发育成了抖S,仿佛一个转头当年软乎乎、超级社恐的豆沙月饼就成了尼玛五仁流心咸蛋黄月饼!!!!

  你个美食异类!!!!!

  ———————————————————————

  猫有九条命,这是猫兽人祖先藏在血液里的秘密。

  

  当觉醒血脉的后代死亡时,他们的灵魂会完全剥离与本体,一段时间后在祖先的拂照下获得重生。

  

  觉醒血脉的条件,是重大的灾难。

  

  murder还是去参加了自己的葬礼,毕竟这种奇妙的体验可不多得。

  

  葬礼很盛大,席也很丰盛,他养的废物们也终于像了点样子。

  

  令猫惊讶的是killer全程居然没有鄙疑或者幸灾乐祸的表情,一直闷头和nightmare喝酒,他也太能憋了。

  

  killer和nightmare待的桌子上有三张椅子。

  

  他们的酒量都很好,murder坐在空椅子上等了好久好久,五六瓶白的都没了,两个人才有点脸红。

  

  醉酒的人挺可怕的,killer好几次都往他的方向瞄,nightmare甚至会下意识迷迷糊糊地伸出附肢穿过murder的灵魂体。

  

  是感应到什么了吧……

  

  murder双手撑着下巴,欣赏傻*们喝醉的蠢样,平时要是喝酒可轮不到他清醒。

  ————————————————————

  在等待先祖拂照的这段时间里,murder观望了王国一路的繁荣稳定,废物们起码证明了他没白费力气养他们。

  

  只不过在外的名声不好。

  

  他被写进了历史书里,配图是一张泛黄的老旧照片的,拍摄角度似乎是偷偷拍下的。

  

  历史书赞颂他的伟大他的荣光,坊间也流传他的佳话。

  

  在他死后的第二百零八个日落时分,murder离开了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浇灌的王国,离开了那个从前懵懂的少年,离开了那个当年抱住他的大腿像是抱住一线生机的孩子。

  

  killer被他教得很好,他拥有超乎常人的悟性和天赋,他甚至还要压他一头,他再也不会沦落到让自己的生命由别人来决定了。

  

  太阳升起来了,晨光穿透了murder透明的身体,他站在山岗上最后一次瞭忘这个王国。

  

  再见了,我的过去。

  ——————————————————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

  

  当然不了!!!!

  

  我们的murder还潇洒地用他修长的手指比了一个the best beautiful的中指,用各族语言中的脏话骂了一遍死变态们!!!!!!

  

  Fucking all!!!

  苏卡不列特!!!

  八嘎们西内!!!

Maun
  最近在出柴设

  最近在出柴设

  最近在出柴设

🍙

贴贴,但是拟女

纯爱…再给我多点纯爱…😇😇😇

贴贴,但是拟女

纯爱…再给我多点纯爱…😇😇😇

九歌魚

【UT AU】邪骨團VTuber paro設定

*又來寫創人玩意了。本來想寫偶像pa但想來想去這些人好不適合當愛豆啊x,所以寫了VTUBER。

*論邪骨團天天都在幹些什麼

*⚠️邪骨團的VTUBER形象以「女孩子」形象出現,二設多多,雷者勿入!!!


【前提背景】

星星戰隊和邪骨團簽了條約以保持正負平衡,以便雙方長期取得各自所需。

閒下來的邪骨團因此開始了使用多元宇宙網絡。


▷邪骨團在網上的團隊名稱為「Cult Angels」。...


*又來寫創人玩意了。本來想寫偶像pa但想來想去這些人好不適合當愛豆啊x,所以寫了VTUBER。

*論邪骨團天天都在幹些什麼

*⚠️邪骨團的VTUBER形象以「女孩子」形象出現,二設多多,雷者勿入!!!

  

   

【前提背景】

星星戰隊和邪骨團簽了條約以保持正負平衡,以便雙方長期取得各自所需。

閒下來的邪骨團因此開始了使用多元宇宙網絡。

  

   

▷邪骨團在網上的團隊名稱為「Cult Angels」。

   

  

Nightmare →

網名「Moonlit」,意思為「被月光照耀著」。

VTUBER形象為黑色長髮的文學少女,穿著帶有月亮元素的青色衣服。

使用本音(男低音),反差萌讓他獲得了巨大的粉絲量。

發的視頻基本都是雜談和讀故事。團建視頻甚少出場,通常都是背景音,但每次參與團建遊戲總會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勝出,非常擅長策略型遊戲。

對於自己的身份信息非常敏感,所以從不與粉絲互動,基本上都是發了視頻就不管。

  

Killer →

網名「Funny!」,Funny除了有趣的意思外,還有「精神有問題」、「古怪」的意思。

VTUBER形象為以紅白黑為主色的水手服JK,白髮雙馬尾和沒有高光的黑眸是標志。

使用了變聲器,聲線是略高的少女音,上皮時會用JK語調說話。

更新很勤,主要內容包括遊戲實況和聊天直播,因為覺得反正都住在一起了,所以經常拉著Dust和Horror一起營業,尤其是聊天直播時。

偶爾會突然開始說多元宇宙裡的八卦,事後總會被發現是真的,長時間多次發生後只讓粉絲們感覺「又來了」。

  

Dust →

網名「Heretic」,意思為「異端」。

VTUBER形象為灰色高馬尾及紫眸,穿著為工裝風的御姐,模型似乎除了預設表情外沒有其他表情了。

使用了變聲器,聲線是平靜且成熟的女中音。

從不更新,沒有自己的頻道,基本上都是被Killer和Horror拉去一起玩,意外地喜歡解謎類RPG和音遊。

因為總是自言自語的關系,粉絲們做了個紀錄帖,其中支離滅裂的發言意外地多,因此被認為是一本正經的搞笑人。

  

Horror →

網名「Ambrosia」,取自希臘神話中諸神的食物。

VTUBER形象是個有著黑白色漸變卷髮和紅眸的田園風衣裝少女,一直拿著煎鏟或湯勺。

使用了變聲器,聲線中性且不高不低。

雖然是VTUBER,個人頻道上傳的視頻卻都是美食制作(負責吃的是Sugar和其他人),因為戴了手套而且只拍桌子,身份仍然是謎。

最喜歡的遊戲是「廚房模擬器」(Cooking Simulator)。

  

Error →

網名「Erses」,取自希臘神話中的破壞之神「Perses」但去掉了P。

使用了變聲器,聲線是很可愛的蘿莉音。

VTUBER形象為Cultparty系的深藍色短髮少女,基本上就是本人女體化後將顏色以粉彩色系代替,並加上自制配飾和玩偶的樣子。

主要內容為影視雜談和手工製作視頻,手工製作過程以定格動畫方式呈現。

雖然沒有自爆過身份,但也完全沒想過要掩飾自己,使用VTUBER形象和變聲僅僅是個人興味,只不過至今仍然沒被認出。

因為有時會傲嬌的關系粉絲群體比較奇怪。

太太们你们太神了

 p1我真是爱死这该死的铅笔画了(发疯)

  p2是我朋友想象要攻略邪骨送各位邪骨东西(?)

  

  所以我真是爱死这该死的铅笔画了(攀爬)

  

  还有和平鱼姐好难(悲)

 p1我真是爱死这该死的铅笔画了(发疯)

  p2是我朋友想象要攻略邪骨送各位邪骨东西(?)

  

  所以我真是爱死这该死的铅笔画了(攀爬)

  

  还有和平鱼姐好难(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