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ller!sans

21994浏览    400参与
eternal
我真的。。。。。。。不会画。。...

我真的。。。。。。。不会画。。。。
枯了

我真的。。。。。。。不会画。。。。
枯了

主壹飛人‖一口锡矿【快来玩偶店Ask啊啊啊啊】
美男高校?三个邪骨的拟人,Mu...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菈発
只要我摸鱼摸得够快,寂寞就追不...

只要我摸鱼摸得够快,寂寞就追不上我(╥ω╥`)  【不会打tag了完了】

只要我摸鱼摸得够快,寂寞就追不上我(╥ω╥`)  【不会打tag了完了】

度极是个彪马野人

都是之前的存货(。)

emmmmm真的怀念还有记号笔的年代

都是之前的存货(。)

emmmmm真的怀念还有记号笔的年代

彩色玻璃片

就是摸鱼

P2 是我cos killersans

就是摸鱼

P2 是我cos killersans

Bubble

有一说一,表情包、太好笑了就这样

有一说一,表情包、太好笑了就这样

我的呆毛长歪了

近期的鱼


最近学习挺忙的可能会失踪很久💦

近期的鱼


最近学习挺忙的可能会失踪很久💦

Lan是个画渣

gay其实是这样的#1(很短注意)

/避雷

/严重ooc

/cp:killer x color

/文笔不好

/如有错字请见谅

/是学校中学生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恋情

/是晚上做梦时梦到的脑洞

——————————正文———————————

“我不是gay…嗯…我不是gay…”killer每天早上都得去卫生间的那洁白的不寻常的镜子面前念好几句这句话,“他不是gay”嘛,说来话长:

killer刚升高中时,和一个学习优异的同桌坐在了一起,killer每次写作业都可以抄同桌的,他的同桌也不会发脾气,班里的同学都说他“好脾气”,这个人姓c,名olor。但color异常的在学校里格外的安静,最多说两句话也算是好的了。killer...

/避雷

/严重ooc

/cp:killer x color

/文笔不好

/如有错字请见谅

/是学校中学生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恋情

/是晚上做梦时梦到的脑洞

——————————正文———————————

“我不是gay…嗯…我不是gay…”killer每天早上都得去卫生间的那洁白的不寻常的镜子面前念好几句这句话,“他不是gay”嘛,说来话长:

killer刚升高中时,和一个学习优异的同桌坐在了一起,killer每次写作业都可以抄同桌的,他的同桌也不会发脾气,班里的同学都说他“好脾气”,这个人姓c,名olor。但color异常的在学校里格外的安静,最多说两句话也算是好的了。killer早上,上课,课余时间,中午,下午,晚上等时间都会找color聊天,他也成了班里的“话唠子”。

俗话说的好,日久生情嘛…color和killer就这么好了起来,所以color身为班里的班长是不会告发killer做混小子做的事的,但这也让killer越来越认为color在示弱,其实color只是善良罢了。

killer和color是在同一个班和宿舍的,因此他们就这样变成了好兄弟。killer愈来愈对color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像是…爱上了一个人似的…?

回到现在,killer完成每天在镜子面前完成的任务后,和color一起去上课。许久过后,killer和color一起去食堂里吃饭,路程中,有一个学生突然对别人说起“诶你们没发现吗?killer和color走的好近,他们会不会…hehehe~”killer刚想说回去,却被color一个及时的劝导说服了“killer…别冲动”killer看在是好兄弟的份上,乖乖的听了color的话。那边又传来声音“我赌…killer是受,你们呢?”“我也赌”“加我一个”……killer恼怒了,转过头去看向那些人的,killer对他们说了一句“我和color没那关系!只是兄弟!懂吗?!兄弟!”那些人一下子闭嘴了,当killer再次转过头时,发现color的眼神有些…害羞?

回到宿舍。只有killer和color在宿舍里。虽然有这个话唠在,但宿舍却里格外的安静…“…color…食堂那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吧”killer在心里编写了好几句话终于说出了一句,“嗯…”color很尬地说了一句。此时killer外表是这样的:冷漠ing 但内心却是这样的:aaaaa好尬啊!到底怎么才能谈起话题来aaaaa!

就这样,他们两尬到了室友来了才肯对话

王小萌
睡觉时想到的一个想法,感觉可以...

睡觉时想到的一个想法,感觉可以写成小段子或者乙女的感觉!


ps:当我画第三格的时候我的真实表情就是这样子的(真·姨母笑)

睡觉时想到的一个想法,感觉可以写成小段子或者乙女的感觉!


ps:当我画第三格的时候我的真实表情就是这样子的(真·姨母笑)

🍒今天樱桃鸽图了吗
放开我!我还可以再皮一下!(挣...

放开我!我还可以再皮一下!(挣扎



(搁着一大堆稿子不画的小屁孩x


(我已经不会打tag了

放开我!我还可以再皮一下!(挣扎




(搁着一大堆稿子不画的小屁孩x


(我已经不会打tag了

乆拾酒是个废物

邪骨团团头!(?)

别别别打我,我错了

下次还敢

邪骨团团头!(?)

别别别打我,我错了

下次还敢

一個不會畫畫的霧棽
上学糊的killer(算是黑历...

上学糊的killer(算是黑历史重绘吧)

上学糊的killer(算是黑历史重绘吧)

赫酒

是两位的点图www
@ravewoods 的killer
@烤鱼GRILLED 的nm!
未来也多多指教啦ww

是两位的点图www
@ravewoods 的killer
@烤鱼GRILLED 的nm!
未来也多多指教啦ww

Bubble
#空想关于nightmare,...

#空想
关于nightmare,killer!Sans。
我很早之前写的nmk.

看见那错失方向的怪物吗?它在逃亡,用早已经寒风侍奉到干涸喉咙发出凄惨而嘶哑的呼救,声音传到猎手不复存在血肉的"耳”中,他这只毫无温度的手死死深嵌进活物的可怜温暖脖颈致其呼吸不得,而讽刺的是,颈间温热却无法将这点热度传递到禁锢它动弹不得的五根指骨上。
"天啊…谁来救、救我…”它的眼中充斥着尽是对猎手的恐惧与绝望,泪水也不断从双眼中涌出,嘴角抽颤说出临终前言语后,它只觉剧痛自胸口迅速蔓延开后便再也无法发声。鲜活生命仅在一瞬如花朵般经他人之手摘取凋零,余留躯体化为灰烬作为存在痕迹染脏行凶者灰蓝外套,成为...

#空想
关于nightmare,killer!Sans。
我很早之前写的nmk.

看见那错失方向的怪物吗?它在逃亡,用早已经寒风侍奉到干涸喉咙发出凄惨而嘶哑的呼救,声音传到猎手不复存在血肉的"耳”中,他这只毫无温度的手死死深嵌进活物的可怜温暖脖颈致其呼吸不得,而讽刺的是,颈间温热却无法将这点热度传递到禁锢它动弹不得的五根指骨上。
"天啊…谁来救、救我…”它的眼中充斥着尽是对猎手的恐惧与绝望,泪水也不断从双眼中涌出,嘴角抽颤说出临终前言语后,它只觉剧痛自胸口迅速蔓延开后便再也无法发声。鲜活生命仅在一瞬如花朵般经他人之手摘取凋零,余留躯体化为灰烬作为存在痕迹染脏行凶者灰蓝外套,成为他身后惨死无辜亡魂中的一员。
而这位残忍的行凶者:Killer!Sans,施下暴行后面上仍然笑容如初,可见他早已不会对这些无辜的怪物们负有任何罪恶感了。

不过除了他偶尔不在状态的某些时候。

"哈,我希望你能够满意,既然这活我已经干完了,至少让我去找点别的事情做…比如更有…”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killer,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他的话就此被通话中另一边清冷更具威压的声音打断,也许他不该惹毛对方,因为结果是什么他很清楚,但碰上killer正巧这种并不是来去都悉听尊便的骷髅,此刻他嘴角弯弧朝上肆扬沉声回应。
"那得看我到底有没有兴致去做,你知道的,'乐趣'第一,谁又会管那些该死的规则,是吧?nightmare.”
"…”
在这段通话两头片刻的无声沉默中,killer率先挂了电话,因为他不愿继续与他那自以为是的上司进行任何浪费时间没必要的言论。nightmare明显一样,他确实不会在乎killer及任何为他办坏事所有人的感受,即使对方开始不会愿意去做他一切安排好的事情,他也有很多办法迫使那群恶棍们为自己干活。这样想就更不用担心killer是否会完成任务,为更好控制住他,只需要在他的灵魂中心加入更多的"绝望"就够了,总而言之。

killer只不过是他手中一颗好用的棋子罢了。

只有在灵魂不稳定的时候,那些扭曲的感觉会重新充斥他全身,从而使他愈加变得疯狂、痛苦。若要更好的操纵他,无非是利用在那种时候施加必要的摧残性压迫。这也是为什么nightmare总能让killer乖乖留在身边,不出任何差错的,他们的关系仅仅只是一方指挥另一方行这种,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情感掺杂进去,毕竟他们不需要。

但是对于突然正站在眼前的killer,这似乎稍微打破了他之前所想的范围之内。
”?!"
一切都来得很快,nightmare微昂起头骨,眉骨紧皱用触手横栏下迎面一击,断口处凝生出新的黑稠黏液就地卷住暴动骷髅持刀左臂朝旁重摔几下,由他控制的触手并不打算松开,反之勒得更紧将其持至半空,尽管对方无法动弹,但nightmare仍然不想对这位狡猾的"杀手”留下任何仁慈。
"看起来恶犬妄想反咬一口的举措失败了。”胜者嘲弄被束缚倍显狼狈的暴徒,言语虽掺杂笑意并非带有半点温度,在他看来,这不过是还未开始就被强制退场的闹剧。
"我之前告诉过你,管好你自己的事,这是第二遍,对于这种结果,我很失望,因为这本就不该发生。”
"我也没有说过我想为你干一辈子的活儿,去收拾你给我强制下的那些烂摊子?”
"噢,这样说吧,你还没明白么?你什么都不是,在我看来我认为你现在这份力量如果不为我所用,会显得很可惜。”nightmare青蓝瞳仁瞟向对方那颗显眼靶状红心轻描淡写道"而正巧我不是那种会将好的工具扔在那种地方发烂发臭的人,所以在那之前我找到了你,那是因为我需要更多的负面能量…你还有用处,应该为此感到庆幸,是我给了你重新运作自己的机会。”

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

杀手垂下其头骨最终嘴中再也吐不出一个字眼。
在灵魂重新覆盖绝望黑层蒙蔽双眼所见的点滴光明之后,他彻底"恢复"如初。谁能想到他心底一丝良知与扭曲曾争斗过,是的,他是一个坏蛋,被决心的影响下变得不再具有情感,所以他选择投靠更深的黑暗变得无可救药。
这是他自找的,nightmare只不过是让他成为令人恐惧的存在。
和原来没差,多少次重置讥讽作为"Sans”的他根本毫无还手的余地,即使现在状况不同。
可悲的杀手无法自解束缚,成日在黑暗身后徘徊以微笑示面,对于自救无能的他只得靠光亮引领逃出泥沼。
看上去nightmare空有这样一个好助手支配左右,似乎从没有任何情愫会真正产生在他们之间。作为两个没有感情的怪物,他们能够合作得当只依靠一个共通点,让世界陷入无尽痛苦。

不过很可惜,这种空梦轻易因杀手的离去而粉碎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