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llerink

246浏览    1参与
薄泹,不会画画已经写疯了

『KI』 Bon voyage. 一路顺风

#  认清cp向再点进来,注意避雷。

#  开个小长篇,没有tag就制造tag。

#  热度破百提醒我把中间没写完的补上。(你在做梦)


——『꧁———ᝰᨐᝰ———꧂』——


        也许清晨更能抒发一个人的欲望,ink的墨水在其他人熟睡的时刻流失,满脸焦躁,希望耗尽了——他的黄色染料。接着他又愤怒的握起画笔,再平静的安置一旁。他有着蚂蚁的习性,从不睡觉,又变得高尚了起来。眼泪滴在killer紧闭的嘴唇上,但仍没能令他醒来。绿色使他...

#  认清cp向再点进来,注意避雷。

#  开个小长篇,没有tag就制造tag。

#  热度破百提醒我把中间没写完的补上。(你在做梦)


——『꧁———ᝰᨐᝰ———꧂』——



        也许清晨更能抒发一个人的欲望,ink的墨水在其他人熟睡的时刻流失,满脸焦躁,希望耗尽了——他的黄色染料。接着他又愤怒的握起画笔,再平静的安置一旁。他有着蚂蚁的习性,从不睡觉,又变得高尚了起来。眼泪滴在killer紧闭的嘴唇上,但仍没能令他醒来。绿色使他们拥抱,欲望总算是安稳落地。没有温度,没有喜乐,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像一个静置的石雕,就这样定格在他身上。他的时光仿佛被按下秒表,也在这时一个沉睡的灵魂被唤醒,他在一片紊乱中睁开眼来,伸手稳住身上的石雕,避免他倒下。金色的光照在他脸上,有些惊愕,却带着笑意。阳光不会让他们感到温暖,却足够看到彼此,翅膀轻抚脸庞,远逐的海鸟势必要追逐船桨的尾浪。一次短暂而轻快的吻,还残留有淡淡的墨香。

  

   

  

  killer随手取下ink背带上的一瓶颜料,墨渍的腥苦占据味蕾,从一个人的口腔,到另一个人的唇角。一两滴溢出的紫色红顺着脸颊流淌,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伴随吞咽声汩汩作响。

  

   

  

  “你醒来了吗?ink君。”

  

   

  

  颜料的作用在他身体里起效,唇齿间或许还残留着甜味,他自己喝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些奇妙的味道。绿色的苹果味硬糖果,黄色的蜜饯柠檬,红色的枣味焦糖,任何一个甜到发腻的吻。

  

   

  

  “故意的吗?”

  

   

  

  “我只是又忘了。

  

   

  

  他再次向他索吻,欲望还在一息尚存。眼神那般,热切,明媚。只有情人会那样奉献出自己,抛开思绪,轻柔而动人,斑驳的魅力足以令人神魂颠倒。killer细心为来者安排合适的落脚处,以便心安理得的接住他的馈赠。从黎明到日出,不着边际的心思在空中的云朵里穿梭,云海的游鱼,安详的凝视大海。光和热都无法形容他们的爱情,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爱情,只不过是两个残缺的躯体和灵魂融在了一起,既不会感到不相斥,也不会彼此相容。宛如奇迹一样的存在,被那些夏日的火红云朵征服,不引起强烈的惊叹吗。他们的感官开始追逐那遮敝理性的无知迷雾,感性认识开始膨胀;即将成为潮水迅速填满已经变得肮脏泥泞的理性的海岸。

  

   

  

  舍弃就餐的铜锣,听听斯巴达横笛的声音。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在欲望下变的腐朽,他的颜色变淡,在堕落时快乐,也因此感到混乱不堪。他会在前一秒斥责自己难耐的将他推倒,又在后一秒将他禁锢牢靠,吻他的胸膛,啄他的脊骨。在世人面前一直隐瞒自己腐化堕落的身心的高傲自制力;因情欲而毁容的丑陋;这种丑陋可以将闷烧着的情感余烬化成——一团纯洁的烈火,甚至在美的王国里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色彩被涂抹在贫瘠的身子上,又快速的消融,生活的斑驳从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骄傲而纯粹;天空仿佛是他的殿堂,太阳成为了他的蜡烛。

  

   

  

  ink仅仅沉沦于欲望的眼神褪去,那些涂抹在他身上的颜料逐渐消失;成为他的一部分。他的表情逐渐变的灵动且富有生气,不再是一味的索求,而是取之有度的来回踱步。killer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温和的亲他的脸庞,他拉起他的一只手臂,令他不得不拉近距离,再以颤动的指头拖住他的下巴,稍微转一下他的头。沾染到松子酒的酗酒徒,醉的凶狠,还带着毒,在尝到一丝甜头后,释放了强忍的渴望。突如其来的震颤,令ink下意识不安的翻动起身子。白色的云在蓝天里慵懒地流动,游弋到被钟爱的角落,又支起腰杆。不能食用的狐狸,有时追捕猎物也不完全是为了果腹。他们和所有普通的情人一样,刺激生理本能的感官;撞击声,沾有墨渍的彩绘。在光天化日之下丝毫不在乎他人的感受。像欺骗世界一样的欺骗自己,两个骗子相互分享了世人都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在一起就不足为奇了。

  

   

  

  ……

  

   

  

  他们走在一条无止境的的石子路,路途轻松又愉快,却因为太过偏僻人迹罕及。

  

   

  

  “喜欢……”killer将他抱在怀里:“ink君,但我想听你说话。”

  

   

  

  宝石喧闹地闪闪发亮,尽管他根本动也没动。

  

   

  

  温度即将从他身体上消退,颤抖的瞳孔,那些紊乱起来的AU。黑色的情绪吞没了killer,他的意识拖拽着沉滞的水土,被扼住的脊骨,生生阻断了依靠魔法和颜料活动的躯壳;失去光泽,成为消瘦苍颓的骨架。尽管他吻遍全身,任何一瞬间都不可能听到灵魂在跳。脱离控制的时钟,麻木,依靠本能的摆动,再残忍至极的带走时间;在荒野里面被藤蔓束缚,最终枯死在哪?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追捕的野兽,被困在一张网中,他已经愤怒得无法思考。被拒绝的现实,他将刀尖安置在脆弱的肋骨上打算毁尸灭迹。外面的阳光已经很耀眼,被搁置的骨节摇摇欲坠,白色、坚韧的雪——它们融化在地上。

  

   

  

  床头颤颤巍巍的画册,咔哒的落在地上。迎着风再翻动几页,这是ink唯一称得上是记忆的东西。两张简笔画:他的面前一片光明,身后看不到的地方被全部涂黑;当他蒙上眼睛,四周就算是黑色。killer从麻木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液态决心又一次的鼓舞他逃避现实的灵魂,眼睛里不断有挣扎的白色流光闪烁,最后失去。他替他穿好衣服,静置在那的沉默模特。戏剧一样,嘲笑和讽刺剧本的粗制滥造。他的眼神中是否闪过一丝愤恨,又或者是看透了一切的嘲讽。他知道自己不顾他的死活只管逃跑。没有任何反抗,轻而易举的十指相扣,他可以一整天都在拥抱他,这样他会原谅他。

  

  

  他流着眼泪,或许可以被称作眼泪的黑色珍珠,还试着抓住什么。发出低沉、狂暴的咆哮,送到他的嘴里,竭力攀援的样子就像笼子中的松鼠。再没了什么魔法造物,一个充满空气的空间。

  

     

  

  他又开始觉得完全喘不过气,胸口像要爆炸一样。

  

   

  

  救他……救我。

  

   

  

  痛苦重负的尖叫,发癫一样的狂笑。一个人在最险恶的时刻无情地抛下了你,难道不会感到鄙夷和憎恶吗?无法承担任何事,和所有活在虚伪幻觉里的人们一样,自己从门里走了出来,他被吓坏了。怀着满心感激他艰难地往前跨了几步,原以为终于可以摸到河岸了。激动中又跪倒在岸沿的黑泥里,满身泥泞。马上又奋力地爬起来,迫不及待想要走出这残忍的河水。他的头疼的快要裂开,一冷一热的冰火交杂;他拼命的想要抓住那些消逝的光点,只是痛苦的看着他们从手里滑出。视线已经无法再继续维续,他已经太累了,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浑身沾满了污渍。

  


  他忽然唱起了歌,假装有只鸟儿飞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