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illersans

12341浏览    180参与
清月
发发十三分钟水的kk(滤镜教我...

发发十三分钟水的kk(滤镜教我画画)

发发十三分钟水的kk(滤镜教我画画)

溪溪溪

killer——    顺便祝我生日快乐

killer——    顺便祝我生日快乐

桧

失踪人口回归,上学之后忙的都没时间画画了。一张是killer的摸鱼,一张是昨天圣诞节画的(ㅇㅅㅇ❀)

失踪人口回归,上学之后忙的都没时间画画了。一张是killer的摸鱼,一张是昨天圣诞节画的(ㅇㅅㅇ❀)

饿
一起去做任务发现对友超爱吃

一起去做任务发现对友超爱吃

一起去做任务发现对友超爱吃

Tea millet

落魄然后开始养猫 第一章

本文私设众多,可能涉及多Cp,内有邪骨团猫猫,4猫一骨(Error不在此列,因为他另有饲主),甜虐不定,恶搞沙雕片段有,角色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Mare→Cross←Epic大三角! ! !


我流EGxXG这对屑爹组!


Cp洁癖党请自行绕道,雷者勿入! ! !


本章中出没猫猫,Killer,Dust。


面积不算多大的小出租屋里,客厅里的钟表时针指向8点,Cross在猫猫食盘里放好了食物便走到了玄关...

本文私设众多,可能涉及多Cp,内有邪骨团猫猫,4猫一骨(Error不在此列,因为他另有饲主),甜虐不定,恶搞沙雕片段有,角色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Mare→Cross←Epic大三角! ! !

 

我流EGxXG这对屑爹组!

 

Cp洁癖党请自行绕道,雷者勿入! ! !

 

本章中出没猫猫,Killer,Dust。

 

 

 

 

 

面积不算多大的小出租屋里,客厅里的钟表时针指向8点,Cross在猫猫食盘里放好了食物便走到了玄关那里换好鞋准备出门,就被两个“拦路虎”拦住了去路。

 

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大猫猫不停用它那修长又庞大的身体绕圈蹭着Cross的脚腕,蒲扇般的大尾巴轻轻拍打几下他的小腿,在西服裤子留下一片白毛,奶声奶气的喵叫声勾的Cross一阵心潮澎湃。

 

“哦~你真可爱Killer,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带你去,要知道那老东西可不像我这么平易近人。”谁能拒绝如此可爱的大猫咪呢!显然Cross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压根不在意粘上猫毛的衣服,蹲下身抱起那只大白猫把脸颊贴它身上狂蹭了一通,好好享受了一把被那软软的猫毛糊脸的感觉,整个骨幸福的要冒泡泡。被抱的猫猫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份宠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并向坐在地上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俩的同伴投以挑衅的眼神,果不其然的下一秒那只灰色缅因猫因不满于Cross的冷落发出了抗议的低吼声。

 

“哦哦,抱歉,Dust,你也很可爱嘶呜...错了错了,是很酷炫,是我见过最酷的猫猫!”也是他见过最有攻击性最爱吃醋的幼稚猫猫。光听声音就能判断出来Dust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好,于是Cross急忙放下Killer,自动屏蔽了他抗议的喵叫声凑过去哄另外一只。手刚伸到一半就挨了一爪子,森白骨掌上留下了几道深刻的抓痕,紫色的血珠自里面汩汩流出。被猫猫抓可不是第一次,Cross已经见怪不见了,即便受伤的是他自己。

 

顾不上处理伤口,双手从灰色大猫猫的腋下穿过,Cross席地而坐的同时将其抱到怀里,从玄关里取出了小梳子就开始给它梳理毛发,一开始怀里的猫猫还很不配合的扭头去咬Cross手里的梳子和他的手,那只叫Killer的大白猫也见缝插针的往他怀里钻故意踩了灰猫猫好几脚,甚至把Cross的怀抱当成了角斗场,狠狠打闹了一番,但是在最后都老老实实的趴在他怀里闭眼享受按摩服务,没有猫能拒绝按摩器,就连最凶悍的猫猫也不行!只是苦了Cross,带着一手的伤和尚且保存完整的西服,左右开弓的拿着俩按摩仪给它俩做按摩服务。

 

折腾到出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一直严格遵守守时观念的他,当然是不存在迟到这件事情。即便是,Cross发自内心的很不希望去参加这次的家庭聚会。

 

可偏偏又不能拒绝,到约定时间前还有机会选择去的方式,若是过了那可就没得选了。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被一棍子打晕装进麻布袋里,睁开眼一看就是那老家伙那张放大的脸的恐怖场景了。他又不是恐怖片里的主角,不需要亲身体会那种奇奇怪怪的场景!

 

“对了,差点忘记,喂,Classic ,嗯,资料什么的都在客厅里的桌子上,猫猫也都拜托你了,谢谢。”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他还有心爱的小车车作陪。临行前打完那通电话Cross就骑上心爱的机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穿过繁华的闹市区,来到了半山腰别墅。

 

别墅门口站着的乌泱泱一群怪物和人类让Cross在距离那有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车,远远观望着,犹豫着要不要现在过去。

 

到不是他不喜欢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聊天,实在是他的父亲,X Gaster那老家伙是个偏执狂加工作狂!他前科累累!

 

上上上次去是威逼利诱他去暗杀了某个对头公司的二把手,上上次是一位很有话语权的政客,这些也就算了,更离谱的是上次的任务目标,是他的死敌,他dude的老爹,那可是Epic Gaster啊!前黑道杀手界传奇!就算是再上十个他也都是被吊着打的呀!老东西你自己看不惯他自己亲自出马啊!还他娘的美其名曰为下任当家的历练,历练你个鬼哦!想到这Cross在心里痛斥了一顿他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且心有余悸的摸了把自己那脆弱又纤细的脖颈。那次要不是Epic,他真的差点折在那里。什么样的父亲能让自家儿子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的!X Gaster,他就是个混蛋!

 

总之,那老家伙对他的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发指!罄竹难书!鬼知道这次让过来又在心里憋着什么坏主意想让他去帮助他执行。

 

鉴于年少时的种种惨痛经历,这次Cross想尽量让自己保持边缘化,但很可惜的是他的身份注定会让这个愿望落空。

 

就在Cross找了个隐秘角落停好车准备从别墅后门悄悄潜进去的时候,就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一人架胳膊一人抬腿的给Cross架了过去,看那格外熟练的动作,肯定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

 

“泥们好搭滴单!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挟持瓦!还又木有田里啦!”Cross不死心的扭动身体试图挣脱开这俩人的钳制,也因前段时间刚去打了舌钉,舌头还没完全消肿,正常情况下说话还好,但只要一着急,说话声就会变得很奇怪,大舌头还带口音,更致命的是,偏偏他本人还无所察觉。

 

眼睁睁看着自己离那堆怪物越来越近,Cross心里一着急就一脚踹在了其中一人胸前,这人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他这一脚下去就好像踢到了一块铁板,痛的Cross眼中冒出了泪花,既然已经躲不过他索性放弃挣扎的嚷嚷开了。

 

“泥们这两个坟蛋!快点放开瓦!”

 

“瓦可以记个揍!放瓦下来!”

 

“放开瓦快点!”被这么抬过去实在是太丢脸了!

 

“少爷,您就老实点吧,老爷亲自下的命令,谁敢不从啊。”两个大汉不为所动,很难相信这两位勇士是怎么在这奇怪的口音里还能板着脸继续执行他们的任务的,只能说X Gaster教导有方。

 

好在那群怪物的声音也是够大,成功盖过了Cross的声音,才没让他再众人面前出丑,在他本人并未察觉的前提下。

 

Cross和X Gaster,这对父子关系闹得很僵,就算见了面也像现在这样,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只剩下诡异的沉默留在两人之间。

 

幸好今天聚会到场的怪物里,有不少Cross的伙伴,很快就把他拉走去叙旧了,但这其中唯独没有他最想见的,他的兄弟X Papyrus,他还是没有回来。

 

在Cross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他的兄弟就被他的父亲以出国深造为由打发去了国外,自那以后兄弟俩就只能通过视频通话见面。想也知道那老东西是不会让他们兄弟俩这么容易见面的,不然他怎么会每次吩咐他去完成某个任务的时候都会把他的兄弟拿出来压他。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通常在参加家庭聚会的时候Cross都会很沉默,喜欢独自呆在角落里喝闷酒,即便是被其他朋友围着说不了几句话他也会找机会遁走。然后一直待到X Gaster派人过来找他,接收了任务以后再离开。但今天不一样,他想,或许他终于可以摆脱X Gaster的精神操控。

 

但不速之客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是说,明明他们家的家庭聚会,Epic Gastar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 !

 

Cross感觉,拜他那热衷于坑儿子的老爹所赐,他现在只要看到Epic Gaster,尤其是他的那一身肌肉就会忍不住想起先前去刺杀他那次,自己这险些被人一下撅断的小脆脖子。

 

Cross不确定Epic Gaster是否认出了他,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Cross四下观察了下确定没人注意到他,就偷偷摸摸的钻进了附近的桌子底下,有桌布的遮挡压根无须担心会暴露行踪,而且还有偷拿的塔可饼巧克力以及Epic和他做伴。是的,Epic。

 

“Dude,你出现的时间要比计划当中的更早,所以,营救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一见到Epic,Cross就安心了下来,即便是在这种场合,他的说话方式也因此恢复了正常。

 

“Bruh嘘嘘嘘,Cross,抱歉,我提早来这就是想告诉你,计划有变Bruh!我老爹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知道了你想开一家宠物店的事,所以说...”Epic接过了Cross扔给他的曲奇,然后挨着他坐了下来。

 

“所以说,目前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你老爹只知道了最不重要的那件事,嗯,干的好Dude,不愧素李!”好嘛,又变回去了。

 

“burh素滴素滴,瓦就素这嘎伊思!”

 

“泥为森么折磨嗦话!”Cross本人并不知道他现在说话腔调有多怪,却觉得Epic的语气奇奇怪怪。他对此相当不解。

 

“bruh瓦素再,咳,你不觉得这么说话好好笑么bruh!”bruh,自己都感觉不到的么Cross。为了方便观看俩人老爹吵架斗嘴的场景Epic在面前的桌布上戳了四个眼睛那么大的洞方便观看,Cross的话让他收回的手微微颤抖。他似乎,有些轻敌了...

 

“哦!瓦不绝嘚dude!”

 

“噗bruh...哈哈哈——”抱歉Cross,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太好笑了!还有就是Cross你为什么那么可爱!Epic默默的在心里补上这一句,然后就双手抱着肚子倒下身体挨着桌撑架笑到发抖,他滴小心脏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还有Cross坐在那里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一脸迷惑的歪头看着他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当然罪魁祸首并不明白是什么让他的dude笑成这个样子。

 

滴——Cross选手成功拿到一杀!

 

“纳里来滴音箱,泥为森么晓乘遮阳?”

 

“bruh啊...hhhhhhh——”bruh额滴神啊!岂可修!好好笑救命啊!Cross求你快停下!

 

Epic选手遭受重击,Cross选手获胜!

 

Cross和Epic所在的那张桌子位置选的不错,既不会阻碍到他们看戏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嗯,不过前提是桌子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规律的颤动。

 

“Hey,你看那个桌子,为什么在抖?”

 

“嘘嘘嘘,别吵,我告诉你这个时候可别麻烦,要是被场上那俩位发现,我们怕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实际上也不止是Cross在Epic Gaster来的时候躲了起来,其他人或怪物也都是如此,不过与其说是躲,不如说是特意为那俩对头腾出地方来,他们好看戏。

 

Epic Gaster在众人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后首先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当着X Gaster的面摆了几个poss秀了秀他身上的肌肉。然后,就是开始了他的又一次“演讲”。

 

“我还记得你上初中那会左脚拌右脚掉进臭水沟里,最后还是我把你捞上来的!”

 

与其说是演讲,不如说是爆光X Gaster小时候的糗事。

 

“然而真正的事实和你说的恰恰相反,我清楚的记得,那次掉下去的并不是我。”

 

就被X Gaster沉着冷静的回击了回去。

 

“你他妈,那好,那你怎么解释初一的时候偷偷往我桌洞里塞情书那事!”

 

“哦~”起哄的围观群众。这个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够劲爆!

 

“这个话题我重复了很多遍,我真怀疑,你的脑袋里除了肌肉就没有其他东西存在。那时候我收的情书太多,某人却一个没有,我是看你很可怜怕你偷偷哭鼻子所以才塞到你桌洞里的,不用太感谢我!”

 

“我不信!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啧,连正常思考都做不到,还是你脑袋的收音功能是摆设!?”

 

“哦,你脸红了,你暗恋我!”

 

“我那是被你气的白痴!自恋是病,得治!”

 

“你暗恋我...”

 

“放屁!”

 

“你就是暗恋我~”

 

“……你他妈...”

 

“不是吧又来...”角落里围观群众们的小声抱怨,他们想听更新鲜,更劲爆的消息。

 

说到X Gaster和Epic Gaster,虽然从初中时期就是同班同学,但这俩人在那个时候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了,两人算是从小时候起就一直都是竞争关系,小到早起上课大到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比赛,处处针锋相对,谁也不服谁。

 

要说X Gaster的黑料那Epic Gaster可是能一个人说上好几天不带重复,换到Epic Gaster身上也是同理,可前者压根不屑于这么做,在这种事情上和这无脑莽夫理论简直是浪费时间。

 

“就不能换点新鲜的,这些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围观群众表示很无聊。

 

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X家族家庭聚会Epic Gaster带人过来搅和了,那些他俩的糗事在座的差不多都知道一点。至于这些往事的真假,哈,即便Epic Gaster说的是真的,也得当听故事一样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能到处去说,除非你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

 

“你这次到底为什么事来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X Gaster难得不文雅一次,眼前这个混蛋总是能轻易突破他的忍耐底线,试问谁能受得了这像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的唠叨。

 

“啊,对,差点忘了,那你可站好了,我说出来怕吓着你!”

 

“快—说——”X Gaster眉头紧皱,用力磨了磨后槽牙挤出这两个字,脑门上莫须有的青筋突突直跳,看那样子就知道是快忍到极限了。

 

“你儿子他要开个宠物店——!”也不知道是哪位好事者谁递给Epic Gaster了一个大喇叭,他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把扩音键器开到最大,下一秒在场的人和怪物都产生了一种耳朵要失聪的错觉。

 

“哦——我还以为你能想出更有创意的笑话来逗笑我呢。”X Gaster显然不在此列。而且他现在看上去,似乎很生气。他并不怎么相信眼前这混蛋说的话,但既然他会这么说,想必也是有一定的事实根据的,那混蛋不会在这种事情说假话。所以他现在,非常需要Cross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他说的没错。”

 

“瓦要开一噶重午点!”

 

不等X Gaster吩咐人去找Cross就突然出现在了相互对立的两人中间。

 

“pffff哈哈哈哈,这奇怪的口音是怎么回事哈哈,他最近是在学习什么外国语言吗?”Cross的奇怪口音成功逗笑了Epic Gaster,不知何时他溜达到了X Gaster身边,还把胳膊搭在了人肩头笑的前仰后合,完全没有顾忌被搭肩的那个脸色已经黑如锅底。其他的围观群众则是碍于X Gaster的表情不敢笑出声来,当然也会有个别例外,比如X Chara,还有X Frisk等等,躲在角落里狂笑不止。

 

“美错bruh,而我瓦哏他移库!”不过下一秒Epic Gaster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那年纪不小了也不让老爹省心的大儿砸Epic紧随其后的发声了,直接让他的灿烂笑容凝固在脸上,这回轮到X Gaster嘲笑他了,但是后者还沉浸在刚刚自家儿子的不合理发言的冲击中久久不能回神。

 

“劳资抽死你个小兔崽子!”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发生在Epic Gaster身上,Epic一说完,他就解下了裤子上的腰带满屋追着Epic乱跑,要抽打他的屁屁好以此让他好好感受一下来自于父亲那深沉的爱意。

 

值得一提的是,Epic Gaster这次穿的裤子似乎不是特别修身,他这一抽腰带,就唰唰的往下掉,到一半的时候却被他的翘臀卡住,那半露不露的模样让在场的女士门齐齐捂住了眼睛发出一阵尖叫,不过到是有些透过指缝去偷看的,当然无一列外的大部分人都被X Gaster给赶了出去。

 

“你再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清完场大厅里只剩下寥寥数人还有怪物。

 

“我说我要开一家宠物店。”

 

“啪”的一声脆响,X Gaster一巴掌糊在了Cross脸上,清脆的响声响彻了整个房间,Cross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剧痛,XGaster这一下着实不轻,直打的他一个趔趄,身体失去了平衡,头部就撞上了身体右侧的橱窗玻璃,导致那玻璃应声而碎里面的摆放的青瓷花瓶被他一脑袋砸碎,那些碎片也跟着他一块摔在了地上。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剩下的几个人和怪物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X Gaster自己也是一副诧异的样子,半空中扬起的骨掌微微颤抖着。

 

“Alphys呢,喊Alphys过来。”X Gaster阴沉着脸,刚刚打Cross的那一下,他也知道下手多少有些重了。心里担心Cross脸上的伤,却拉不下脸说道歉。

 

Epic第一个察觉到势头不妙的,他在躲避自家老爹的皮带攻击时也一直分神留意着Cross这边的动向,当他看到Cross的头撞上玻璃的那一瞬身形就猛地一顿,因此挨了他老爹一记抽,考虑到先前商讨的计划他就只能当做看不到继续和他老爹周旋下去,即便他真的很想跑过去把Cross扶起来看看他伤的怎么样。他知道这事这不在计划范围内,谁的都不在,为了约定,他得保持冷静,不能再打乱Cross的计划了。

 

“Huh,怎么,才只到这个程度,老东西你就接受不了了吗?”

 

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Cross右边半张脸都鲜血淋漓的,右眼眼底的被刮了一道很深的口子,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闭着。

 

“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Cross用力甩了甩撞的发晕的脑袋,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出来,抬手擦了擦被玻璃划破还在渗血的嘴角,用仅剩的完好左眼对上了X Gaster的视线。

 

X Gaster冷眼看着忽然笑起来的Cross,心里隐隐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仿佛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然后他就看到了Cross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指骨在上面的红色按钮上摁了下去,紧接着大厅的西北角就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瞬间地面震颤,爆炸的气浪席卷而出,待到烟尘散去,那边石块落了满地,靠着外面的那堵墙的天花板连着墙角直接被开了个洞,露出里面的钢筋水泥的同时也能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万里晴空。

 

小规模的炸弹威力尚在可控范围内,且引爆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人,在场的人到是无一殒命或受伤的。

 

“哎呀,不小心手滑摁到了呢。”多费口舌的事情Cross现在没精力去做,索性干脆了当的来。

 

Cross下意识伸手想掸掉衣服上的灰尘,但半边衣服都被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浸湿了,这么做意义不大,可那满不在乎的模样看的莫名有些令人火大。

 

“我已经让人去把Papy救出来了,你应该一大早就收到消息了吧,不然不可能这么早喊我来这,这回你可别想再用Papy做筹码来利用我!”

 

“而且实话告诉你,我在别墅周围都埋了炸弹,今天我要是出不去,那大家就一起死吧!”

 

Cross脸上那副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在说假,更何况他刚刚确实引爆了一颗炸弹。他向前迈出一步,身形有些踉跄,X Gaster给他的那一下着实不算轻,也恰好刮了一下他的太阳穴,Cross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景物也开始渐渐模糊。可他并不想对他父亲示弱于是在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再说了,现在还不是倒下的时候,他在赌,赌那一颗炸弹会让他父亲改变心意,赌他父亲,不会让在场的人都

殒命在此,也堵他父亲,念在多年的父子情份上不会对他那么绝情。

 

“......到是难为你,装乖装了那么久,可算是忍不住想要反抗了?”Papy的行踪确实如他所说,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了小儿子逃跑的消息。

 

Cross来的这一手让X Gaster表现的既诧异又震惊,当然也很生气,显然没料到Cross会这么做。但实际上心里却是有些欣慰,因为他这个不让人省心的蠢儿子总算还是有点脑子。多年的混迹黑白两道的他怎么可能猜不出Cross的那点小心思。打从Cross把Epic扯进来,X Gaster就断定了他儿子不会真的下死手,他绝对不会让重要的友人陪他一起赴死,那颗炸弹,也不过是在赌他,X Gaster会不会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会不会那么绝情,不念及父子情分什么的。


哼,虽然手段尚显稚嫩,但,至少有进步。

 

“哈,那你的朋友怎么办?”也罢,看在这小子这么努力的份上,就勉强配合他一下。

 

“Epic他,同意了。”

 

“......滚,滚出我的视线,短时间内别再让我看到你!”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们来日方长,不着急。况且要是真的把Cross逼到了绝路,还真难保他这个蠢儿子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所以,X Gaster暂且妥协了。

 

“呼...”赌赢了。这是Cross失去意识前脑袋里最后冒出的一句话。

 

X Gaster的回答让Cross一直紧绷的精神猛然一松,然后他就直接晕了过去,好在被瞬移过来的Epic稳稳接住了才避免了摔在地上的后果。这之后Epic就直接抱着Cross离开了,有了X Gaster的命令,其他人到也没有阻拦。至于那遥控器,Eoic在走之前把他扔给了X Gaster。这么危险的玩意,以后还是不要让Cross碰了,他在心里暗下决定。

 

“唉……”X Gaster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遥控器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咳,那个...”被遗忘的Epic Gaster在他身后故意咳嗽了两声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就被十分生气又郁闷的X Gaster当成出气筒狠踹了一脚后吩咐下属把他轰了出去。今天的烦心事实在够多了,他没精力跟那个无脑莽夫继续打嘴仗。

 

可转头收好遥控器的X Gaster就命令下属给他准备了一箱巧克力牛奶,他今天要“不醉不归”,看起来是挺开心的。

 

Epic一路抱着Cross放到了Cross心爱的小车车上,现在拿出绳索把人捆在自己身上,确保捆劳了以后才载着人开足了马力去山下最近的医院给Cross处理伤口,但是到了半路Cross就被Epic身上的骨头给硌醒了。

 

“呜呜呜,dude,我眼睛好痛,你也硌的我好痛...”

 

“呜dude,我头好晕好想吐呕...”

 

“bruh,让你刚刚逞强,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bruh!”

 

“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了。”


“不许再有下次,这次你的临场发挥Bruh,可是真把我吓着了...”


“嗯,我知道啦,谢谢你Dude...”

半夏

发点摸鱼

p2、3是自己的killer拟人

p4是自家oc啦,叫做NOKI(是女孩子!

:P

发点摸鱼

p2、3是自己的killer拟人

p4是自家oc啦,叫做NOKI(是女孩子!

:P

星月符号

时隔3年俺回圈啦家人们。果然sans的魅力实在太大了【不是】【这两张是空闲时间摸的鱼】

时隔3年俺回圈啦家人们。果然sans的魅力实在太大了【不是】【这两张是空闲时间摸的鱼】

溪溪溪
拿着小铲子的killer 其实...

拿着小铲子的killer

其实我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

拿着小铲子的killer

其实我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

Papy_爱吃西瓜的露露ei🍉

他啊!哼,就是个无情的杀人凶手,不用管他,Papy我会保护你


我告诉你啊,最近我遇到了一位杀了弟还天天妄想着弟弟的蠢货,幸亏你还偶尔陪着我....


唉,都是刀子AU,其实邪骨团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团结,他们各有处在这里的原因罢了

他啊!哼,就是个无情的杀人凶手,不用管他,Papy我会保护你




我告诉你啊,最近我遇到了一位杀了弟还天天妄想着弟弟的蠢货,幸亏你还偶尔陪着我....



唉,都是刀子AU,其实邪骨团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团结,他们各有处在这里的原因罢了

溪溪溪
趁上学之前多画画💦

趁上学之前多画画💦

趁上学之前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