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ng&prince

28727浏览    429参与
サラダ

日日恋廉 一日目

『挑战』

作为King & Prince出道一年,永濑的个人连载终于开始了。通过每月和不同的摄像师拍摄,引出的新一面和有永濑风格、用直率的语言讲述的想法。每月以新鲜的感觉和这样的他坠入恋爱之中。

独自一人挑战的是令人充满压力的连载,既有害怕的心情,又有开心的心情。

因为没有想象过一个人的连载,最初听到的时候说实话被吓到了。但现在“来干吧!”的心情更胜一筹。期待着和各种摄像师见面,因为想要根据题目坦率地述说,所以请多关照。然后,第一回的主题是“挑战”,去年出道后的一年间,无论是组合还是个人都经历了各种挑战。在那之中最大的挑战和最令我紧张的经历是第一次主演的电影「我家执事如是说」。和...

『挑战』

作为King & Prince出道一年,永濑的个人连载终于开始了。通过每月和不同的摄像师拍摄,引出的新一面和有永濑风格、用直率的语言讲述的想法。每月以新鲜的感觉和这样的他坠入恋爱之中。

独自一人挑战的是令人充满压力的连载,既有害怕的心情,又有开心的心情。

因为没有想象过一个人的连载,最初听到的时候说实话被吓到了。但现在“来干吧!”的心情更胜一筹。期待着和各种摄像师见面,因为想要根据题目坦率地述说,所以请多关照。然后,第一回的主题是“挑战”,去年出道后的一年间,无论是组合还是个人都经历了各种挑战。在那之中最大的挑战和最令我紧张的经历是第一次主演的电影「我家执事如是说」。和各位出演者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有在一起读剧本、名为“对台本”的工作,那是至今都无法忘记般的紧张。在资深的演员、其他事务所的各位相关人员、导演……各种人物之中,我作为主演。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边演戏一边念台词,仿佛要被营造出的气势完全压倒。只是始终直直地盯着剧本(笑),没有看其他人的脸的空闲、自然而然地就出汗了。但果然对于一个人工作,有感到事情是根据自己来的。既有开心的事,又有害怕的事。紧张和压力在组合里能够一起分担,一个人的时候就不行了。

对于个人的挑战,我脑海中所浮现的是学生时代经历过多次的转学。第一天的心情…每次都是最差的。即便如此,能够每次不逃避去面对它都是多亏了妈妈。即便我说“不想去啊”,她也会干脆地只说一句“去”。我觉得要是没有那句话我一定会逃避,在十多岁的时候变得更加认生。虽然我觉得现在已经改掉了那样的性格……在拍摄「我的裙子去哪了」时意识到是我的错觉(笑)。是连自己都吓一跳那般做不到和同学搭话。第一天想着“还有3个月,慢慢来就好”,但到了第三天就想“这不可能”(笑)。怎么样搭话才好呢,我不知道。结果和老师们说话之后,不可思议般地发现和年长的人的话就没问题。不能在“学校”中积极地采取行动仿佛是自转学时期留下的毛病一样。

今后想要一个人挑战的是演戏,什么样的角色都好,在很多地方都说了无论如何都想要积累演技上的经验。在今年春的和现在的经纪人第一次见面时也是,第一句话就是“想要做演戏的工作”。能够体验各种人生这件事很有趣。电视剧初主演的SP「FLY!BOYS,FLY!我们开始做空乘」也是和至今为止演过的角色所不同的角色。进入成为空乘前用于训练的乘务员室、乘坐水上救生船……听说能够挑战平常体验不到的事情后特别高兴。但是对于共演者都是初次见面的人一直很不安……因为是主演,有一定要炒热现场的气氛的心情。更加紧张了(笑)。只能一边勉强地说着“好紧张啊~”,一边整理自己的心绪挑战正式拍摄。通过挑战这次电视剧,还想再有所成长,对于能否做到这点,是要凭借自己的努力的。


misoillion

枫眠

高桥海人x岸优太  BE

背景介绍:

高桥海人生于天正9年(1581),死于庆长元年(1596),天生弱症,少亡,世人皆不知,史未存。其父是被世人称为“大友双璧”之一的高桥绍运,长子是被秀吉评价为“刚勇镇西第一 忠义镇西第一”的高桥统虎(立花宗茂);二子是高桥统増。高桥海人为幼子。

岸优太生于天正5年(1577)。

岩屋城:福冈县太宰府市浦城


高桥海人是在庆长元年秋红叶满院时离开的。最终也未行元服之礼。


天正12年,岸优太从别城逃难到岩屋城,饿昏在高桥家家臣的脚边,被捡了回来,得了条命。他做事聪明而机灵,...

高桥海人x岸优太  BE

背景介绍:

高桥海人生于天正9年(1581),死于庆长元年(1596),天生弱症,少亡,世人皆不知,史未存。其父是被世人称为“大友双璧”之一的高桥绍运,长子是被秀吉评价为“刚勇镇西第一 忠义镇西第一”的高桥统虎(立花宗茂);二子是高桥统増。高桥海人为幼子。

岸优太生于天正5年(1577)。

岩屋城:福冈县太宰府市浦城

 

 

高桥海人是在庆长元年秋红叶满院时离开的。最终也未行元服之礼。

 

天正12年,岸优太从别城逃难到岩屋城,饿昏在高桥家家臣的脚边,被捡了回来,得了条命。他做事聪明而机灵,很是讨喜,便有了份差事,这才饱了腹活了下来。托了那位救了他的大人的福,他学得了剑术,被教导了武士之道。

天正15年,岩屋城经历了一场战乱,高桥将军战死。立花将军取回岩屋城时念及幼弟弱症,安排了诸多人照料。他因聪慧稳重被推荐,来到了高桥海人的身边。

 

第一次见面时,高桥海人坐在廊下,不过六岁的孩子,小小的一只,双腿悬空着摇摇晃晃,带着孩童顽皮好动的模样。抬头向上望着,不知是看天还是看树,枫叶交叠打下的影子落在脸上,绰绰约约,又显得悲伤且稳重。

岸优太被介绍给高桥海人时,这个孩子只乖巧的笑着,他只当是将军幼子尊贵看不上他这等卑微之人,并未在意。他的任务大多是陪在高桥海人身边,这小主公常常日晒三竿才醒,又喜在廊下坐到三更才眠,平日下棋弹琴画画,不言不语。

 

岸优太一开始常常陪了整日下来一句也没说过,久了便有些坐立不安,总觉着是自己的错处,暗自揣测是不是被厌恶了,于是开始主动说话。但岸优太嘴笨,所幸他也不管高桥海人理不理看不看,只是一味说话,他说“小主公你看,今天的天甚蓝” “小主公你看,这枫叶满院甚好”“小主公,今日日光有些毒”“小主公你瞧,这茶梗立起来了”,一日之中,“小主公”一词说了百遍,其余说的皆是无关紧要的事。

日日都如此,竟成了习惯,岸优太看花想着告诉小主公这花开了,看树想着告诉小主公这树高了,出门采办时的趣事,这桩桩件件都想着告诉小主公。

 

一天岸优太夜感风寒,早起嗓子竟痛到难以发声。白日,高桥海人频频望他,至午后终究忍不住开口:“你,怎的不说话了?”

听着细细软软,像个女孩子的声音。岸优太看向高桥海人,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心里十分欣喜,原来小主公是愿意同他说话的。

“哦,这样。”高桥海人语气中却带了丝雀跃,接着垂头,“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声音很奇怪?”

岸优太慌忙摇头。

高桥海人没再看他,自顾的说着话。“我天生弱症,医官便说过我活不到长大。长兄像我这个年纪时都已经能够打败大他15岁的人,射落10米远的小鸟。二哥也已早早独自看守宝满城,而我只能在这方院落看日月更迭,枫叶颜色交错。父亲在时便不大喜我说话像个女娃娃,现今我也不过是给兄长徒增累赘。但我想长大,想行元服之礼,想更了幼名...”声音渐低,像是在喃喃自语,继而问他,“你是不是每日都在练习剑道?”

岸优太点头。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待我醒了再练?”

岸优太再点头,自此一改晨起练习剑道的习惯。

 

此后四年间,岸优太一直陪伴在高桥海人左右,高桥海人还是一贯的作息与生活,但是和岸优太在一起时已经不再顾忌自己的声音了,他常常问岸优太一些关于外面世界的问题。他问外面的花草是什么样的,外面的街道是什么样的,外面的城是什么样的,外面的人是什么样的。岸优太说,外面的花草很娇艳但没这院子里的枫叶红得璀璨,外面的街道很繁华但所卖之物皆没有这府里的好,外面的城也各有不同但都远不如岩屋城平和,外面的人千姿百态但远不及小主公的分毫。高桥海人常被他的话逗得很开怀,然后撒娇让他再说一说外面的世界,绝口不提自己是不是想去外面看一看。

 

只一次,某日深夜,星月皆被乌云遮盖,没了光源,满院漆黑,他怕夜凉伤身,催促小主公进屋。高桥海人还是坐在廊下,问他:“呐,优太,你为什么叫优太呢?”岸优太想起家人的用意,答道:“家人是希望我做一个温柔的人。”

“你已经做到了,你是我遇见的最温柔的人。优太,你知道吗?兄长的幼名皆是父亲所取,单单我不是。我母亲唤我海人,她说大海的孩子是最自由的,我希望你是个自由的人。多好的期盼,可惜我从来都做不到。我连看见的天都是方窄有边界的,书上说的井底之蛙不正是我这样的嘛?”(找不到杂志访谈了,只能靠记忆了)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小主公有多么渴望自己去外面的世界。

 

第五年,文禄元年,这一年高桥海人11岁,按照惯例,是可以准备元服之礼的年纪了。高桥海人的身体仍旧没有任何好转,终日在屋内避着风,一天之内只有日暮时分岸优太练习剑道时才拿着笔墨在廊下画上几笔。院子里的药味越来越浓,岸优太的眉头越皱越紧,医官每每摇头叹气,最终元服之礼不得已暂推。这一年,高桥海人的两位兄长参加了文禄之战,已经出征,每月修书一封问候着高桥海人的病情。

 

夏日蝉鸣时分,高桥海人花了半年时间把画完成了,递给岸优太看,是一幅红枫满院的秋景图,画中人是练习剑道时的他。高桥海人对岸优太说:“我想着你今年许是见不到这院子的秋景了,才画了这很久的图,权当你今年也陪我看了岩屋城的红枫。我已经修书给长兄,他那里缺勇敢聪慧的人,我向他推荐了你。你很适合,自律聪慧善良,我日日看知晓你剑术已经十分的好,不应埋没这才能,也更应该在尚好的年纪多去外面。”岸优太百般推辞,最终在高桥海人说“那你就当替我看看世界”的话中妥协。

 

岸优太在一次作战中立了功,后来当真成了立花将军手下极为得力的一员。他离开高桥海人外出整四年,因着立花将军有每月一份的问候信,也能捎带着岸优太写给高桥海人的信,他在信上也总写些无关紧要的话,无非是今儿沿途遇到了怎样的人有了什么事或是又途经哪座城看见了什么花或者听一并打仗的大人说了哪家的趣事,信末不变的是愿小主公安。高桥海人倒不常回信,一般倒也只是给他兄长的,但信末也写着:转告岸优太,安,勿念。

 

庆长元年,岸优太终于结束了这场外出。立花宗实受领丰臣秀吉赏赐的京都聚乐第中一栋豪华的住所,挂念尚在岩屋城的高桥海人,吩咐岸优太去接高桥海人来京都,意图为他办好拖迟多年的元服礼。岸优太一路想了很多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但都没用上,在枫叶满红的院子里他没见到那个好好的高桥海人。

 

高桥海人叮嘱着用以陪葬的是他屋内一口箱子,里面只有一只琴,一部棋盘,一幅画卷和多封信函。嘱咐下人留给了岸优太一封信,信上说长兄骁勇善战智慧无双,是极好的主公,希望你好好跟随;信上还说当初救你的家臣家里的小女儿貌美温顺,是极好的妻子,已替你说好亲事,愿你家庭美满;信上最后说大约最后一面是不得见的,愿你珍重自己。

 

他依照高桥海人的信,尽心跟随着他的长兄,娶了貌美的妻子,生了个可爱的孩子,有了圆满的家庭,也一直好好的珍重自己。但他心里始终缺一块,想起时痛的连同呼吸都困难。后来岸优太想,他是怎么爱上这个过早夭折的孩子,竟自己也是不知道的。不知爱意是从什么时候起就浅晦的埋下,像渴求见到阳光的种子向下越扎越深越扎越牢固,最终再也拔不出来。

 

自庆长元年,岸优太再也没见过岩屋城的红枫了。 

墨墨喝墨

King&Prince!

这组合太美好了!(虽然我现在迟迟分不清楚谁是谁,爆哭)

果然王子都很棒!✨🌈💎

King&Prince!

这组合太美好了!(虽然我现在迟迟分不清楚谁是谁,爆哭)

果然王子都很棒!✨🌈💎

伊野尾的蘑古力

【廉你】🖤You're so naughty, naughty girl🖤

女明星x机器人 的狗血设定。


乙女向,CP是永濑廉和你。

其实,也可以看成是有点小心机又很会撩的爱豆(你)x钢铁直男廉廉的故事。

只不过,钢铁是真的钢铁……(bushi)

小学生文笔注意!


为什么这样设定呢?

其实作者觉得,适当有些小聪明的女生并不让人反感,反而很萌呀❤

田中美奈实真的俘获了包括作者在内的一众女生的心!


注意点:很可能OOC,作者先在这里给所有廉担鞠躬了!饶作者一命!


看在作者求生欲爆棚的份上~

要不先来点个小心心?


读者:“我们不想听你唠叨了快给看故事!”

作者:QAQ


阅读方法:

“”⬅️表示这个角色说的话

【...

女明星x机器人 的狗血设定。


乙女向,CP是永濑廉和你。

其实,也可以看成是有点小心机又很会撩的爱豆(你)x钢铁直男廉廉的故事。

只不过,钢铁是真的钢铁……(bushi)

小学生文笔注意!


为什么这样设定呢?

其实作者觉得,适当有些小聪明的女生并不让人反感,反而很萌呀❤

田中美奈实真的俘获了包括作者在内的一众女生的心!


注意点:很可能OOC,作者先在这里给所有廉担鞠躬了!饶作者一命!


看在作者求生欲爆棚的份上~

要不先来点个小心心?


读者:“我们不想听你唠叨了快给看故事!”

作者:QAQ


阅读方法:

“”⬅️表示这个角色说的话

【】⬅️表示角色的内心想法

「」⬅️表示电视里的声音


灵感来源于@今天也要爱企鹅 的request

——————————————————



这扇门的后面就是某综艺的收录现场了。

早已站在这里的你,静静等待着里面的主持人叫出自己的名字。


在现场观众的掌声后,主持人开始念起介绍词。

主持人:“今天的嘉宾,她被称作是令和年代第一颗新星,出演过许多影视作品中的绿茶角色,而本人却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因为她有着任何人类都无法抵挡的可爱,甚至一度被认为会是下一个田中美奈实!说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那就让我们欢迎~~”

面前的门打开的同时,你的名字被从主持人口中大声宣布。

你面带笑容地登上灯光耀眼的收录现场,就引得台下的观众惊喜的尖叫。

走到舞台的中央,像往常一样运用你独特的楚楚可怜的动人表情,对摄像机说出自己的标志性台词:

“有点小心机,又怎么了吗?”


在这个女明星都要拼命以仗义豪爽或天然呆的形象来洗白自己的时代,你的人设定位仍然是会耍小聪明的可爱印象。

或许是物以稀为贵,没想到这种人设也能成为了卖点。

男粉丝们:“今天又被〇〇酱撩到了awsl”

女粉丝们:“小姐姐好会撩啊我要弯了~”

这是你微博下的常态。


完全没谈过恋爱的一个恋爱白痴,居然以“会撩”闻名,这是你自己也没想到的。

不过既然是人设,总要贯彻到底。你也渐渐学了些纸上谈兵的撩汉撩妹通杀技能,在粉丝面前够用了。


主持人:“BLABLABLA……”

你:【主持人什么时候说完啊快进正题吧今天谁给我剪的刘海有点挡眼睛……】


你本来不想接这个综艺的。

一方面是为了贯彻你的人设,

另一方面就是你看到了节目组给的酬劳,

虽然不多,但足够你去心心念念的欧洲16个国家周游一圈!

果断接下这个综艺,谁还管他的企划书有多不靠谱呢~


神游的你,在被que到名字之后终于回过神来。

主持人:“我刚刚在介绍〇〇小姐的时候,说了并没有任何‘人类’能抵挡她的可爱。但是,如果换做机器人呢?”

你:“???”

主持人:“我们特地联系了著名的科技公司,他们正在研制的人工智能据说已经到达了拥有初步人类情感的阶段。”

主持人:“所以这期节目我们想做的实验就是,这款机器人能不能也被〇〇酱拨动心弦呢?”

你:“WTF?”

你:【我错了,下次接综艺一定要提前看看企划书。】


刚要开口抗议的你,看到了摄像大哥的旁边,工作人员摸摸举起一块牌子,上面写:欧洲,16国。

罢了,为了梦想中的旅行,忍就忍了!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你,和主持人一起鼓掌欢迎科技公司的嘉宾们登场。

一起登场的那个大箱子,恐怕就是机器人了吧。


当外包装被拆开之后,你的惊讶全部跃然脸上。

你:“好帅……”

一个长相直戳你审美点的机器人,一下子让你接受了这个企划。

当“他”被按下启动键,才缓缓睁眼,并开口。

机器人:“请设定、名称。”

主持人:“既然是〇〇酱要和他约会,那就请你来起个名字吧!”

你:“永濑廉!”

你凑近仔细观察了一下,真的太像人类,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你:“你就叫永濑廉,好不好?”

机器人的眼镜片闪过亮光:“好的,我叫、永濑廉。”

廉:“请进行、性格设定。”


其实,这个名字是你一段时间前合作过的一位小鲜肉的名字。当时你也是被那个小鲜肉的脸击中内心,但后来才发现他是个撩不动的不折不扣的钢铁直男。

眼前这个机器人做得也实在和他太像了吧,你毫不犹豫就把名字赋予了他。

于是接着设定性格时,“傲娇、吐槽役、毒舌、抖S、关西腔……”等等,你果断把能想到的廉的特征全都输入了进去。

主持人都惊讶了:“这样的设定,没关系吗?”

大功告成的你,反而自信满满:“这样都能撩得到,才证明我的实力。”


廉:“性格设定,完成。”

主持人:“所以今天我们将让两位约会并全程跟拍,大家拭目以待哟!”

观众:“〇〇酱加油!!”



虽然设想过很多约会场景,

但下午还有别的CM要拍的你,最终被安排到一个小小的网红甜品店,和廉一起普通地喝着饮料,吃甜点。

节目组是把经费全用来请机器人了吧……


你看了看廉面前的甜点,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你:“我问下哈,机器人需要吃东西的吗?”

廉看了看你,主动把自己的甜点推到你的面前。

看来他能理解话语中隐藏的意思!这一点让你瞬间对接下来的“进攻”有了信心。


你:“いただきま~す”

拿起叉子之前,你用随身携带的皮筋把头发轻轻一束,露出了自己白皙的天鹅颈。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No.1:在某些时刻有点小的造型变化,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廉就坐在对面,双手撑住两颊,用非常可爱的姿势看着你一口一口地把蛋糕送进嘴里。

如此美好的画面,如果不是廉一直面无表情,你差点就沦陷了。

你:“干嘛这样一直看着,我会害羞的呀~”

廉摇摇头:“不是看你,我在计算。”

你:???

廉:“两个蛋糕虽然体积都不大,但换算成卡路里的话,以你今天的运动量应该要至少半年才能消耗掉。”

在想要掀桌子的前一刻,你疯狂掐自己大腿忍住了冲动。

你能感受到一旁的导演组也捏了一把汗。


你:“廉くん可不可以试着笑一下?”

廉:“在我的操作系统输入命令就好了。”

你:“不是那种,我想让廉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你:“对了,廉くん是不是因为刘海有点长所以看不太清我?”

说着,你把头上的发夹拿下,起身给对面的廉别在头发上。

精致的发夹,在廉的脸上把他修饰得有了几分独特的顽皮可爱。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No.2:把自己的贴身之物适当靠近对方,不知不觉中拉近距离感。

廉:“你是个演员,即使这样我可以看清你了,也照样看不透你的内心。”

你:“……哈哈我就当你是在夸我演技好啦。”

以这个人工智能的说话特征,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可以成为土味情话制造机。


你:“廉くん这么帅,如果真的有了人类情感的话会考虑向演艺圈发展吗?”

你:“说不定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演情侣也可以哦~”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No.3:把话题引到对方身上,并借机制造下次见面的契机。

这次,廉认真思考了一下。

廉:“即便那样,我们应该演什么呢?”

廉:“关于我的年龄,如果按被制造出来的时间推算,我现在才不到一岁。如果按照开始运行之后的时间就更甚了,我才开机不到两个小时。也就是说你的年龄是我的87840倍。演情侣是不太可能了,但如果你愿意演我的奶奶之类的,我们倒是可能有合作的机会……”

你:“导演!!!!!!!”

已经炸毛的你,拍案而起。差点就喊出“我不录了!”

但看到工作人员再次弱弱地举牌:

欧洲,16国。

你:【……我忍!!】


一会儿后,对你来说比世纪还漫长的甜品店Part终于结束。

导演组:“辛苦你了。”

你:“可不是吗?!呐我说,我还要继续撩这个人工智障多长时间?!! (`皿´) ”

导演组:“放心放心,就一天,到今晚就结束了。”

你:“那就好……等等,一整天?!我下午还有CM…”

导:“所以,就麻烦你下午拍CM的这时候暂时带着机器人先生,拍完再一起赶回来好吗( ̄︶ ̄)”

你:“……哈?????”



你:“爽~~”

即使今天有再多的烦恼,也都溶解在治愈的温泉中了。

全身心都如同恋人的香吻一样细腻柔和,让人流连忘返。

也许这就是拍温泉旅馆CM的附加福利。

摄影师:“〇〇酱,最后一句拜托了哟!3,2,1!”

你一只手扶着胸前的浴巾,另一只手撩拨了几下水面,慢慢对着镜头抬起手,像在邀请着屏幕另一边的人。

wink之后,你说出了即兴台词。

你:“想和我一起,成为温暖水域中的美人鱼吗?”

摄影师:“非常好!”

一边收拾器材,女摄影师一边和你闲聊起来:“今天上午真是难为你了啊哈哈哈哈~”

你:“别提了,一想到那个人工智障现在还等在门口,我就头大。”

摄:“你真的能撩到那个机器人吗?”

你:“一开始我也不信的,但是我渐渐感觉他有自己的想法,会像人类一样去思考,现在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大男孩。”

摄:“也是,你今天上午就完全像尊重一个人一样和他相处。”

说着,摄像师收拾好准备离开。

你:“等下,小姐姐,帮我把手机带出去充个电好吗?”

摄:“好,那你要记得按时回片场呀~”


摄像小姐姐离开后,偌大的温泉里只剩下了你。

全身都放松的你,忍不住眯起眼睛,让意识在宇宙神游了好一会儿。


你:“呜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一段时间后醒来的你,完全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摄像小姐姐怎么还不回来QAQ手机又不在身边!

万一错过了下午的录制,那欧洲游不就泡汤了!

可是没有手机即没法解锁衣柜,又不能看时间……

你的脑子乱乱的,越来越慌。


翻了翻小姐姐留下的包里面只有一些摄影道具。

你甚至翻出了一顶非常漂亮的金黄色假发。

最终你崩溃地紧紧把假发握在手里:“现在这种东西有什么用啊啊!”


隔着长长的走廊,从出口外面传来了廉的声音。

廉:“你还没好吗?导演那边催我们回去了。”

你:“人工智障?!啊不是,廉くん!太好了,现在你那边还有别人吗?”

廉:“就我一人……就我一台。怎么了?”

你:“emmmmmm……你防水吗?”


一番说明后,你等了一会,门就开了一条小缝。

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你,从廉的手里接过手机,松了口气:“得救了!”

廉:“哪有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门外的……”

你:“因为我刚有工作要留在这里呀!”

廉:“工作?玩假发吗?”

你看了看手里还没放下的假发:“这是……算了你还是快出去吧。去去去!”

无论怎么说,廉现在也算是性别男,你只能快点让他离开。

一个大男生在女更衣室,这种场景让人看见了不好解释。


“不好意思,可以让一下吗?”

不知何时,廉的身后出现了一对想要进更衣室的母女。

你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中的假发扣在了廉的头上。

你:“啊抱歉,我闺蜜好像忘拿东西了,你们先请进!”

你双手紧紧固定住廉的头,让他保持看向你。

万一他回头就会暴露了(;´Д`)


那对母女经过后,你才稍微放开了廉:“你赶紧……”

不料小女孩突然跑回来,惊叫:“啊,我想起来了,你是〇〇姐姐!”

情急之下,你把差点就回头了的廉往怀里一抱。

你:“嗯是啊,谢谢你认出我~”

能感觉到廉高挺的鼻梁隔着一层薄浴巾深深埋进你胸前的沟壑,但此时你绝不能放手。

“那个大姐姐没关系吗?”

“啊,我闺蜜突然有点头晕…”

你稍微按住了怀里有点想要挣脱的廉。

小女孩留下一句:“我会一直喜欢你的,加油哦!”才离开。


你刚一放开廉,他立刻推开了你。

廉:“无聊!”

丢下这样一句话,廉快速离开了更衣室。


刚刚,廉的脸被凌乱的假发挡住,看不清他的表情有无变化。

但是在你的想象中,应该还是面无表情的吧。

果然,我怎么可能去撩动一个机器人的心弦呢。

边换上衣服,你边胡思乱想。


说到底,毒舌、傲娇什么的特性都是自己作死加上去了的。

但正因为如此,他和那个气人的小鲜肉在你脑海中越来越重合了。



和摄制组重新会合之后,廉就一直刻意和你保持着Social distance。

果然是因为刚刚的举动而生气了吗……

但那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才出此下策的!

再说吃亏的明明是我!

你想着这些,直到导演拍拍你的肩膀打断了你。

导演:“一会儿,咱们就借着这个夕阳拍出浪漫的感觉来。”

这是一条朴实无华的乡间小路,两边是平缓的草坡,草坡下潺潺的小河流水声萦绕于耳畔。

据附近的人说,这条小路上看到的夕阳很美,无论是两旁青草上洒下的金黄,还是小河映照出的波光粼粼,对于恋爱场景来说都是绝佳的取景地。


导演:“所以一会你和机器人先生骑自行车在这儿一起驶过,怎么样?”

你:“…这、、”

的确,像放学路上一样,两人骑着自行车有说有笑,还有夕阳的余晖给气氛增色,画面不知有多少人向往。

你:“那么问题来了……”

导演:“中国山东找蓝…”

你:“不是说这个!!”


你把自己不会骑自行车的事实公之于众后,引起工作人员的哗然。

全组人都惊讶于一个把驾照都拿下了的女爱豆不会骑自行车。

明天头条妥了。


一会儿后

镜头里,一对养眼的男女依偎在一起。

男生骑着自行车目视前方,而女生坐在他的后座,轻轻把头靠在男生的背上。

你:【所以说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导演不愧是导演,绝不能浪费租来的自行车。


正想着,导演冲这边大声喊:“不错,接下来稍微加快一点试试!”

廉没有直接加快,而是空出一只手牵起你的手。

你还在奇怪时,廉把你的手向前方拉了拉。

廉:“扶稳了。”

你:“啊?嗯,好!”

在你双手环抱住廉的腰之后,他才又开始骑车。


你:【原来男生的腰可以这么细~】

这也算是人生第一次和异性拥抱了吧。

虽然说出去也没人信就是了。

一个镜头完成后,你把脸埋在廉的背上。

不知道此刻正在发烫的,是你的脸,还是廉的身体。

可能,是这台机器人散热功能不太好?


在路旁停下后,你跳下车来。

你:“廉くん自行车骑得真稳!好厉害!”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No.4:适时的夸赞可以满足男生的自尊和虚荣心。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No.5:无意间的直接身体接触是快速拉近距离的有效方法。

廉:“客气了,没你撩得好。”

你:“那你什么时候能被我撩动?”

没等廉回答,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刚刚的镜头太惊艳了!所以临时决定再用无人机拍个远景。两位可以趁着夕阳再骑一次吗?”

你+廉:“哈?”

工作人员:“欧洲,16国。”

你:“没问题!走!”


工作人员都远远地围在无人机的操作器旁,狭长的小路上只有你和廉。

自行车的速度不快,你也看着草坡上被微风吹起的波浪出神。

廉:“一会儿,我把自己的操作权限给你吧。”

冷不防地,廉语出惊人。

你:“我要那个干嘛?”

廉:“今天的最终目的不就是让我喜欢上你吗,权限给你,你只要修改数据就好了。”

你:“你难道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抬头与廉对视,回过头来的廉认真听着你的话。

你:“要是今天上午的话,我也许就直接答应了。”

你:“但你有自己的意识,喜欢什么样的人也应该由你来决定。换句话说,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


廉:“可是那么多喜欢你的男生呢?他们没有自己的人生吗?”

你:“你真的觉得被‘撩’出来的,是真心的恋爱吗?”

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话,在此刻居然被你对一个机器人开了口。

你:“所谓的‘小心机’,其实只是一时之快。真正的恋爱是要从心底里感受的,慢慢你就会明白。”

你:“真正恋爱的时候,即使是两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也在对方的心里十分耀眼。”


廉还是目视着前方,你也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背上,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

廉:“如果是那个和我名字一样的明星站在这里,你还是会说一样的话吗?”

你:“突然说他干嘛?嗯…会的吧。”

你:“不过,感觉他不需要别人担心。他只要保持这样自信的样子就足够闪闪发光了。”

廉:“那,你对他是什么感觉?”

突然转过脸来的廉,认真地等待着你的答案。

廉:“是喜欢,还是……”

你:“当心!!”

没看路的下场,就是车头一歪,接着连车带两人都不受控制地滑下草坡。

尽管不算太陡,但自行车却以破竹之势直冲小河而去。


天旋地转的几秒钟之后,你再次睁开眼时,视角中只有廉的胸口。

刚才廉果断地舍弃了自行车而紧紧护住你,两人滚落在草坪上。

抬眼望去,可怜的自行车半截没入水中,波纹都还没有来得及消逝。

廉:“〇〇酱,没事吧?”

你:“都说让你看路…”

把目光收回来的那一刻,你的抱怨也吞了回去。

刚刚还在抱着你的那只手臂上,被锋利的草划得满是小小的伤痕,有些伤口甚至开始渗出鲜红的血珠。

你:“你才是该被关心啊!”

你拆开了好多片随身携带的创可贴,发现遮不住这么多的伤口。

你:“我去告诉导演改天再继续!”

廉:“不用……”

你:“那怎么行,你受伤了啊,都流血了!”

果断地站起身想去找工作人员的你,走了几步才像是想起了什么来,渐渐停下脚步,缓慢回头。

你:“流……血……了……?”

廉:“这其实、、”

工作人员的声音打断了你们的对话:“你们两个没事吧?”


把廉送去包扎后,摄制组见你没有受伤,便开始了最终的拍摄。

主持人:“我们先为今天发生的意外道歉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我们其实并不是别的节目组,我们是モニタリング。”

你:“Σ(⊙▽⊙)”

主持人:“今天的主题也并不是「机器人是否能被〇〇酱撩到」而是「如果以永濑廉的演技扮成机器人约会一天是否能被发现」。”

你:“所以说……”

主持人:“没错,现代科技还真的没法赋予机器人感情。哎呀不过一开始你给他起名字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你认出他来了呢~”

谁也没注意到你的脸越来越黑,在拍摄完毕后,快速地收拾走人。

临走前你留下一句话:“告诉永濑廉,从今往后请一生都跟我保持Social distance!”



几天后

趴在床上百无聊赖的你,脑海中前几天的尴尬挥之不去。

你:【居然就这么在全国观众面前被整了?而且还跟那个气人精本精说了那么多心里话?〇〇啊〇〇你真的是尴尬到能用手指抓地抠出一栋别墅来了!】

怕什么来什么。导演组偏偏在此时打电话让你去看一下剪辑好的录影带。


放映室里

制片人:“两位年轻人别那么血气方刚嘛!”

对于刚坐在一起就黑着脸的你和廉,制片人一点都没办法。

制片人:“你们自己看一下,如果没有恶意剪辑什么的,两位看完后可以自行离开啦。”

其他不愿意留下的工作人员也慌忙离开了修罗场的氛围。


影片开始,在你登场之前的画面出现。

果然廉在背着预备的稿子。

廉:「一会儿我演的机器人,怎么说呢,尽量像一点吧。」

主持人:「有足够的自信坚持一天不被发现吗?」

廉:「本来是有的,可对方毕竟是个演技精湛的爱豆呀。」

廉:「虽然总被说小心机,但经过上次的合作,我发现她意外地也是…」

听到这里,你的耳朵不禁竖了起来,想着这个气人精又会说我什么坏话!

廉:「意外地、也是个挺单、纯可爱的女孩子…」

说完,廉就无奈地捂住自己的脸。

主持人:「你一害羞就口吃的话也太容易被看穿了吧!」


廉:“所以我表现出人工智障的样子来,你就不会总是看着我,暴露的可能也小一些。”

边看着影片,廉边给你现场解读。


画面到了温泉的那一段,

你:「我渐渐感觉他有自己的想法,会像人类一样去思考,现在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大男孩。」

居然这一段也被当做素材剪进去了。


然后,摄像机拍到了廉给你送手机之后出来的画面。

廉抱怨道:「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摄像师:「不好意思来晚了,但你头上的假发是什么情况?」

廉:「なんやこれ!」

摘下假发扔在一边,廉就缩成一团蹲在地上,把脸埋进双膝之间。

摄像机小心翼翼地靠近他:「没事吧?」

廉:「没事。」

摄:「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廉突然抬起了头气呼呼地大声说:「不都说没事了吗!!」

镜头下原本帅气的脸庞,此时染上了大片红色,气鼓鼓地有几分可爱。

应该是害羞过了头,渐渐地,廉的整个身体几乎都红了,和熟透了一样。


廉:“我、我那个时候眼睛闭上了!什么都没看见!”

慌忙解释的廉,仍然没能让你开口。

你默默背起包走出了放映室。

你:“导演,就看到这里吧。没有恶意剪辑,所以我先回去了。”

廉追了出来,你们到了走廊上后,廉想要拉住你的手,被你一瞪立刻知趣地弹开:“Social distance,对不对。”

廉:“虽然你说过除了电话之外不想再跟我有交流了,但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一句话也不听啊!”

你:“……”


你:“叮铃铃~~~!!”

廉:“诶?”

你从口中发出模仿电话铃的声音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贴在耳边,抬眼看向廉。

你:“廉くん找我有事吗?”

廉:“!!!”

廉:【太、太可爱了…】

没错,你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一旦生气就只有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和廉说话。

廉也拿出自己的手机,贴在耳朵上。

廉:“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的,我被整了你不是开心吗,这个企划即证明了你的演技又能欺负我,何乐而不为呢!”

两个人明明面对面,却打电话交流着,让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摸不着头脑。

廉:“不是的!我也觉得那个企划很白痴!”

你:“那你别接啊!”

廉:“是我想吗?!要不是暗恋你,傻子才会去接这个节目呢!”

某关键词,让你反应了至少两秒。

你:“那你是……傻子吗?”

廉:“……//////”



一周后

廉:“那时候录节目,我们就是在这片草坪上摔下来的。”

你:“难得出来约会,干嘛提这事啦!”

廉:“心动的经历不铭记可不行!”

最近你拍戏实在太忙,你和廉确定恋爱关系一周之后才有了首次约会。

走着走着你们就来到了这片勾起回忆的场所。


廉:“说实话,当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你:“自行车太贵了,赔不起。”

廉:“……我看你才是撩不动的钢铁直女。”

你:“不过那时候你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不让我看出来,是因为傲娇吗?”

廉:“才不是!谁傲娇了!”

你:【嗯,看来是了。】


廉:“我也是想着如果我不接这个节目,就会有别的男生和你……所以……”

廉:“但那个时候,还不能算是真的喜欢。”

廉:“是你告诉了我,真正的恋爱要用心去感受。你也告诉我要拥有自己的人生。”

廉:“你那么会撩,又有那么多男生喜欢你,我怕……”

蹲在草地上的你:“你看,蒲公英!・∀・”

廉:“我难得坦诚一次你给我好好听啊喂!”


你站起身,把蒲公英装饰在廉的耳朵上。

像金黄色的烟火炸开在廉的黑色发丝之间,又在一瞬间凝固住了它的美丽。

你:“所谓,鲜花配美人~”

廉:“这也是你的‘小心机’吗?”

你:“说不定呢。”

慢慢地,你越来越靠近廉,直到两人的鼻尖快要贴上才停下。

你:“那你喜欢我,是因为这些小心机吗?”

本来以为廉会趁着这个势头,收下你的First kiss。

没想到他非但没有回答,而且在你没反应过来时稍微下蹲,轻轻环抱住你的腰就把你抱了起来。

你:“诶诶诶?!”

双手放在廉的肩上,你现在的视角可以看到廉已经变得血红的耳朵。

廉:“不是哦,因为此刻、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声。”

慢慢地,廉顽皮地开始旋转,你的裙摆就在空气中轻盈地起舞。

你:“又口吃了啊真是的。”


〇〇酱的千层套路last:以上套路不适用于真正有好感的对象,因为真正的恋爱是心底里由来的,‘小心机’永远无法做到。


和廉拥抱着,感受到机器人不能拥有的心跳和体温。

你:【虽然没能看破假的人工智能,但我却无意中赢得了真正的永濑廉!谁能想得到呢。】

想象着廉的身后有摄像机的样子,你冲并不存在的镜头比了个V字。

有点小心机,又怎么了吗?


廉你篇 END


洛生五世

[廉岸]雨


永濑廉x岸优太

现代架空 暗恋向

BGM:MEZZO"-雨 


感情线请自行理解,不多做解释。


↓↓↓


“啊,下雨了。”站在屋檐下的永濑自言自语地出声。


他缓缓收回手,被雨水沾湿的指尖带着一股潮意,他低头不经意蹭了蹭衣角,为避免被雨淋湿后退一步往里站了些。


这场雨不太妙,毫无征兆,突如其来。


豆大般的雨点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又在迅速汇聚成的水洼中溅起阵阵细小的水花。


这场愈来愈大的雨毫无疑问阻碍了永濑回家的步伐。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对于自己在便利店交班时多逗留了一会儿的行为表示懊悔,只是短短十分钟,他就被这...


永濑廉x岸优太

现代架空 暗恋向

BGM:MEZZO"-雨 


感情线请自行理解,不多做解释。


↓↓↓


“啊,下雨了。”站在屋檐下的永濑自言自语地出声。


他缓缓收回手,被雨水沾湿的指尖带着一股潮意,他低头不经意蹭了蹭衣角,为避免被雨淋湿后退一步往里站了些。


这场雨不太妙,毫无征兆,突如其来。


豆大般的雨点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又在迅速汇聚成的水洼中溅起阵阵细小的水花。


这场愈来愈大的雨毫无疑问阻碍了永濑回家的步伐。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对于自己在便利店交班时多逗留了一会儿的行为表示懊悔,只是短短十分钟,他就被这场大雨留住了。


原本打工的地方就有些偏僻,下雨后更是见不到多少车辆和行人,即使有,也因为这场雨消失了踪迹。


永濑回头看了眼正在工作的同事,倒也不好意思再回到店内,索性孤零零一人站在门口。


习惯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发时间,主页上的天气标识在二十分钟前明明显示的是晴天,现在却变成了大雨。


打个电话让室友过来接自己?这样的想法刚从脑子里跑出来就被永濑自行否决。


先不说住的地方距离太远,搭车过来都要花上一个钟头左右,在那么久的时间里,他不如淋着雨去路边碰运气拦辆出租车。


所以永濑在内心做了决定,为了让自己放心,他特地看了看天气预报上显示的下雨时间。


大概半小时……?他倒是愿意等。


细密的雨水集中在一起,在半空中形成一层雨幕,让远处的景象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永濑时不时抬头,随后又低着头拨弄手机,或许是接下来太过专注的缘故,有人穿过雨幕快步跑过来时,他依旧没有察觉。


直到来人因为奔跑的惯性控制不住脚步,擦过永濑的肩,差点让他松手摔了自己的手机。


“喂……”被无礼冒犯的永濑下意识想回头训斥对方,他草草把手机塞回口袋,皱着眉回身,罪魁祸首正背对着他。


“抱……抱歉!”那人嘴里说着道歉的话转过身。


对方用手捂着脸,湿透的刘海贴在额头上,其余的头发则因为同样的原因耷拉得乱七八糟,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


“抱歉!抱歉!”那人又重复道。


“没关系,以后请小心些。”见对方态度诚恳的道了歉,永濑礼貌地回复道,他倒也没想在这件小事上不依不饶。


“是!以后我会多注意的。”面前的人边回答边抹了抹脸,又将前额的头发撩上去,这才抬起头来。


下一秒,完整出现在视线中的脸让永濑一怔,他有些惊讶的叫出对方的名字。


“优太?啊不,岸……前辈?”一不小心叫出了更为亲密的那个称呼,永濑立马改口。


“啊?是廉?”对方也一脸惊讶的表情。


“嗯,是我。”永濑肯定道。


许久不见的人站在他面前,外表打扮的成熟了些,但眉眼还是老样子。这让永濑有些惊讶,甚至忍不住跟随心意弯了嘴角。


永濑忽然觉得这场雨下得很及时,就连哗哗的雨声都仿佛变为轻快的乐曲,变得悦耳起来。


“抱歉,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岸说着露出带着歉意的笑。


他现在的样子的确很糟,在那么大的雨中穿梭而过,身上没有一点干的地方,说刚从水里捞出来也不为过,看起来极为可怜。


“你没事吧?虽说现在是夏天,淋雨也会感冒的。”永濑有些担忧地望着面前的人,他想了想说道,“你等我一下。”


没等岸给出回复,永濑便转身进了便利店,出来时拿着毛巾和一瓶水。他平时会备着些新毛巾,偶尔也会因为赶路而淋雨。


“擦干一点,雨暂时不会停。”永濑简短的说明,递过去的动作让人无法拒绝。


“谢谢。”岸接过来,立马处理起来。


因为地心引力而下坠的水珠顺着脸颊的下颚滑下来,又立马被毛巾吸干失去原本的自由。手指紧握的关节微微凸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水接触太久,隐隐有些发白。


永濑突然想起来某件岸亲口说出来的,关于手指的事,那时岸还没毕业,两人作为同专业的前后辈相处,一眨眼已经过去了一年多。


永濑盯着对方微微出神,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他咳了一声,试图开启话题。


“岸前辈怎么会来这边?”永濑站在一旁意有所指的问,这边实在太偏僻,从商业区坐车过来也要花上两小时。


听到永濑的询问,岸停止擦拭的动作,看向对方回答:“因为工作必须到现场考察,所以就过来了。”


永濑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岸如今在某个公司做着专业相关的工作,跑到现场考察是常事。这还是他主动打探来的信息,毕竟毕业后他们的联系就不再那么频繁了。


岸过于自然的视线对上来,永濑似乎能看到属于自己的人影浮现于瞳孔深处,他感觉到心中涌出一股奇怪的热流,心口一紧。


“啊,工作吗?辛苦了。”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永濑有些僵硬的回道。


“那廉怎么也在这边?”岸拎开水喝了一口。


“我在这家便利店打工。”永濑指了指便利店的门。


“原来如此。不过这地方有些偏僻,廉是住在这附近吗?”岸摸了摸下巴。


“坐车需要一个小时。”永濑解释道。


岸点点头:“一个人住还是合租?”


“和同班的同学一起。”永濑老实回答,对于岸的询问,他很乐意把自己的事情告之。


“啊,那真好。”岸开玩笑般道,“我也想有人能合租,一个人还是有点寂寞。”


永濑闻言有些敏感的皱皱眉,压在心底的疑问忽然冒了出来,让他不假思索便开了口:“岸前辈还没有女朋友吧?”


事实上问出这样私人的问题不太合适,但他没忍住脱口而出。他虽然可以通过朋友旁敲侧击岸的各种信息,但感情方面却是无从得知。


“当然——没有。”岸故意拖长音调回答,他将毛巾拿在手中,“做我们这样的工作,几乎没有什么私人时间。你应该明白的吧?”


“明白。”永濑瞬间在心里松了口气。


“所以廉有交到女朋友吗?”


话题突然转移到自己身上,永濑吓了一跳,但表面上还是正常的表情:“没有。”


他自然知道岸是在开玩笑,所以他自然地接上刚才的回答:“岸前辈该不会是在想‘明明脸这么好,却交不到女朋友’这种事吧。”


“嗯,确实。”岸毫不避讳地点点头,这种话他以前也说过。


“我有喜欢的人了。”永濑突然开口,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他只是想说出来。


岸愣了一下,摸着鼻子笑道:“虽然我有点好奇,但是不告诉我也没关系。”


当然不会告诉你。但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告诉你。


永濑正低着头这么想着,身边突然传来岸的叫喊:“雨停了!”


这句话让永濑如梦初醒。他的目光扫过被雨水冲刷后的地面,一直延伸到远方,天空一片澄净,透着令人舒心的湛蓝。


雨确实停了。


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特有的味道,永濑皱着鼻子嗅了嗅,但始终抑制不住心中那股自私又任性的想法,时间实在是太快。


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天空能再次降起大雨。因为这样就能让他在这段时间内,继续独占身边的人。


但他只能抬头看向被风吹散的天空,轻轻地附和:“是啊,雨停了。”


“那我也该走了。”岸把毛巾和水拿在手中,抬手示意,“东西我可以带走吗?谢谢你,下次请你吃饭吧?”


永濑原本还沉浸在低迷中,听到这句话偏过头,心情突然好了几分:“我会等着的。”


“那就这样约好了。”岸露出熟悉的笑容。


“嗯,下次见。”永濑站在原地,屋檐边时不时滴下几滴残留的雨水,他看着已经站到外面的人。


明明这一次的见面才刚刚结束,他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了。


永濑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这样的表情被不远处的人收进眼底。


岸立刻收回视线,挥了挥手:“下次见。”


END-

dyainxgfkw

b站有发

再发一次盒盒盒

kp五单大发!

b站有发

再发一次盒盒盒

kp五单大发!

伊野尾的蘑古力
渣画工 画了prince三人...

渣画工  画了prince三人

随意用铅笔上了个色(/ω\)


有点污的感觉 ? hhhh但是这就是作者眼中的prince呀!*゚▽゚*


岸くんはメンバーたちに愛されすぎて困ってます!💜


明明岸くん的身材那么好我却画不出来!m(_ _)m

顺便,有想上色的各位吗?(被打)


神:“为什么我只有半身?”

作者:“画不下了……”

岩:“我们即使有了全身还不是比例怪怪的!”

作者:“我的画工还想奢求什么啊!”

作者:“话说,神你的手怎么不老实呢?!居然撩我担的衣服!”

神:“我的手不老实是谁画的啊?!”...

渣画工  画了prince三人

随意用铅笔上了个色(/ω\)


有点污的感觉 ? hhhh但是这就是作者眼中的prince呀!*゚▽゚*


岸くんはメンバーたちに愛されすぎて困ってます!💜


明明岸くん的身材那么好我却画不出来!m(_ _)m

顺便,有想上色的各位吗?(被打)





神:“为什么我只有半身?”

作者:“画不下了……”

岩:“我们即使有了全身还不是比例怪怪的!”

作者:“我的画工还想奢求什么啊!”

作者:“话说,神你的手怎么不老实呢?!居然撩我担的衣服!”

神:“我的手不老实是谁画的啊?!”

作者:“谁啊?”(装傻)

岸:“作者,我在你眼里十回也不能攻一回吗?”

作者:“\(//∇//)\跟我CP吧❣️我保证让你…”(被神岩打)

神岩:“走,利达。我们不理这个作者了( ・᷄ὢ・᷅ )”

作者:“岸(きし)くん!我会成为你的骑士(きし)的!”

神岩:“谐音梗是要扣钱的!”

Rubber
今天画酷酷的金咕叽 灵感来源M...

今天画酷酷的金咕叽

灵感来源Mazy Night

今天画酷酷的金咕叽

灵感来源Mazy Night

Rubber
第一次板绘当然是画爱豆啦

第一次板绘当然是画爱豆啦

第一次板绘当然是画爱豆啦

K

[神岩]好哥哥

神岩 岸岩兄妹  好哥哥

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可接受在入內


  像平常一樣壓線的衝進樂屋,岸發現今天樂屋的氣氛有點不太一樣,溫度似乎特別低,大家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


  「欸,紫耀,大家怎麼了?」走向那個在玩手機遊戲的平野,岸覺得這個最沒腦的人一定會告訴自己樂屋發生了什麼事。

  「就老樣子啊⋯⋯」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平野繼續玩著手機遊戲,完全沒有要理會岸的意思,因為這就是所謂的老樣子,而平野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老樣子啊⋯⋯」聽到平野口中的這三個字,岸開始擔心了,將頭轉向後面的沙發,果然看見岩橋跟神宮寺各自坐在沙發左右,兩人的表情更是...

神岩 岸岩兄妹  好哥哥

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可接受在入內




  像平常一樣壓線的衝進樂屋,岸發現今天樂屋的氣氛有點不太一樣,溫度似乎特別低,大家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


  「欸,紫耀,大家怎麼了?」走向那個在玩手機遊戲的平野,岸覺得這個最沒腦的人一定會告訴自己樂屋發生了什麼事。

  「就老樣子啊⋯⋯」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平野繼續玩著手機遊戲,完全沒有要理會岸的意思,因為這就是所謂的老樣子,而平野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老樣子啊⋯⋯」聽到平野口中的這三個字,岸開始擔心了,將頭轉向後面的沙發,果然看見岩橋跟神宮寺各自坐在沙發左右,兩人的表情更是難看,果然是又吵架了啊⋯⋯


  彷彿是看到有人在看著自己,岩橋發現了來自岸的視線,像看到救星一般離開了沙發衝向岸的懷裡。


  「Kishi,我跟你說神他很過分,他早上明明就說要來接我一起來攝影棚,結果還睡過頭,還跟我生氣。」一撲進岸懷裡,岩橋開始說起今天發生的事,明明昨天晚上睡前說好要來接自己一起來攝影棚,結果神宮寺不只睡過頭還連電話都打不通,讓岩橋除了很擔心之外還很生氣,因為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又睡過頭啊⋯⋯」聽著懷裡岩橋的說詞,岸有點無奈,畢竟兩個人為了這樣的事情吵架不是第一次了,看著岩橋生氣難過的表情,岸內心滿滿不捨。

  「我不是已經道過歉了嗎?」聽到岩橋大聲的向岸抱怨,神宮寺不滿的也從沙發上走過去,神宮寺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兩人吵架岩橋就一定要去找岸抱怨,而且自己明明就在現場。

  「你每次都道歉,可是你每次都還是睡過頭啊!」對於對方的說詞岩橋沒有辦法接受,因為神宮寺都以為只要道歉就可以安撫岩橋,可是每次道歉完神宮寺卻又睡過頭了,讓岩橋真的是忍無可忍了。

  「好了,玄樹乖,不要跟神生氣。」岸寵溺的摸著岩橋的頭,看著對方鼓起的臉頰,岸雖然覺得很可愛,但是內心也是滿滿的無奈。

  「Kishi 你為什麼要護著玄樹啊,明明就是他莫名奇妙的先生氣的欸!」看著岸對岩橋的寵溺,神宮寺滿滿的不是滋味,雖然知道岸對岩橋是對妹妹的寵溺,但是不管看幾次神宮寺還是不能接受。

  「我才沒有!」聽到神宮寺的告狀,岩橋毫不猶豫的大聲反駁,明明就是對方不對,卻惡人先告狀,讓岩橋很生氣。

  「好了,玄樹,不要跟神吵架。」將對方拉到自己身後,岸深怕岩橋跟神宮寺這樣吵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還是要趕快處理這兩個人的狀況,以免影響到其他人。

  「神,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玄樹嗎?怎麼又讓玄樹生氣啊?」無奈的看著神宮寺,岸其實心裡也很無奈,因為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岩橋的個性就是這麼的可愛這麼的難搞,明明就是為難了神宮寺卻還是要幫岩橋說話。

  「我又不是故意睡過頭的,而且我也道歉了......」看的出岸眼裡的無奈,神宮寺也是滿滿的無奈,誰叫自己就是喜歡上這個任性的小公主呢。

  「玄樹拜託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下次不會在睡過頭了。」隔著岸,神宮寺向後面的岩橋喊話,希望岩橋可以原諒自己。

  「不要!」躲在岸身後,岩橋毫不猶豫的說著,不是不願意原諒對方,岩橋只是想造成神宮寺困擾而已。

  「玄樹,我下次一定會好好起床,拜託你原諒我好嗎?」苦苦哀求著對方,神宮寺知道岩橋一定會原諒自己,只是現在的岩橋就是一個傲嬌的狀態。

  「你明明就是跟別的男人上床才會都睡過頭對不對?」不知道為什麼岩橋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只是想看神宮寺是怎樣的表情反應而已吧。

  「我沒有跟別的男人上床!」聽到對方莫名奇妙的話,神宮寺的聲音漸漸的大聲了起來,完全不知道岩橋到底打哪來的想法。

  「你明明最近都不跟我上床,而且我上次明明看到你跟宮近一起回家!」聽到神宮寺漸漸大聲的聲音,岩橋也不自覺的大聲了起來,雖然明明就是自己無理取鬧的開了頭,但是不管怎樣岩橋都不想吵輸神宮寺。

  「我跟宮近就不是那種關係!」聽到對方莫名的控訴,神宮寺內心的火冉冉的升起,明明最清楚的自己的個性的岩橋,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

  「神宮寺勇太,你竟然背叛玄樹!!!」聽到這邊岸已經忍無可忍了,岸可以忍受兩個人這樣拌嘴吵架,但岸絕對沒有辦法接受神宮寺背叛岩橋,畢竟岩橋在怎麼任性也還是自己最疼愛的妹妹。

  「我就說我沒有。」看到岸的情緒轉變,神宮寺被對方嚇了一跳,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生氣的岸。

  「那你給我解釋清楚啊!」伸手抓住神宮寺的衣領,岸想到這個人竟然背叛了自己最親愛的岩橋,內心的火就直線上升。

「沒有,我跟宮近就是普通朋友。」第一次被岸抓住衣領,比起害怕神宮寺更多驚訝,這樣的岸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

  「你確定?你要怎麼跟玄樹交代?」不相信對方的說詞,岸狠狠的抓著神宮寺,眼神更是犀利,只差拳頭沒有揮出去。

  「Kishi 對不起,是我不對,你放開神好嗎⋯⋯」岩橋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生氣的岸,看著岸抓著神宮寺,岩橋非常的慌張,原本只是自己無心的玩笑話,沒有想到會變成現在的這種場面。

  「玄樹.....」聽到對方的求情,神宮寺又驚又喜,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岩橋幫自己求情。

  「可是他.....」聽到自己最疼愛的岩橋的求情,岸的心瞬間軟了下來,放開了抓著神宮寺的手。

  「神你沒事吧?」看著被放下來的人,岩橋馬上過去關心對方,畢竟是自己的玩笑話害了對方,岩橋還是很擔心神宮寺。

  「我沒事,玄樹對不起。」看著岩橋擔心的眼神,神宮寺內心雖然很開心,但是還是決定先道歉,畢竟神宮寺還不知道岩橋到底有沒有原諒自己。

  「神,對不起,是我不應該任性。」緊緊的抱上神宮寺,岩橋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任性會害了對方。

  「好了,沒事了。」摸摸對方的頭,神宮寺知道岩橋這次應該有被嚇到,畢竟這樣發火的岸兩人都是第一次遇到。

  「Kishi 演技進步很多喔!」看著岸的精湛演出,平野在耳邊說著,或許神宮寺跟岩橋沒有發現,但演戲經驗比較豐富的平野倒是一眼就看出岸的演技。

  「我可是有認真的練習喔!」小聲的回覆平野,岸對今天的演出也是很滿意,尤其是看到這兩個人和好,岸覺得很滿足。

  「Kishi 對不起,最喜歡你了,謝謝。」突然抱住岸,眼睛裡的淚水還沒乾,岩橋向岸說著,說完便在岸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後馬上跑回神宮寺身邊,留下岸一個人錯愕的留在原地。


  摸著自己的臉頰,岸看著已經恢復關係的神宮寺和岩橋,岸的內心也已經很滿足了,畢竟可以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妹妹開心的表情,身為哥哥的自己也覺得很開心。


2019.04.29 Fin. by K


サラダ

日日恋廉 十日目

『葛藤』

*葛藤:纠缠,心里矛盾


无论大事小事,在永濑的心中有各种各样的纠结。(他能够)将那些像无所谓般地爽快地从口中道出。在那话语的根源上,有着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纤细与坚强共存。

——————————

🥧虽然想吃点心,但如果再吃的话就会变胖…这是现在最纠结的事。昨天也大半夜吃了冰激凌和点心(笑)。今早一照镜子感觉“脸好圆”,所以下次不战胜诱惑的话就糟了。虽然私下对自己比较放纵,但到了工作上会变的严厉…大概是这样?当然也有想采取对自己来说十分苛刻的方法。

🎬虽说是之前的事,在电影和MV的拍摄撞到一起的时候,只有我跳舞动作慢了,在电影拍摄结束后一个人不知练习了多少次,即便明天一...

『葛藤』

*葛藤:纠缠,心里矛盾


无论大事小事,在永濑的心中有各种各样的纠结。(他能够)将那些像无所谓般地爽快地从口中道出。在那话语的根源上,有着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纤细与坚强共存。

——————————

🥧虽然想吃点心,但如果再吃的话就会变胖…这是现在最纠结的事。昨天也大半夜吃了冰激凌和点心(笑)。今早一照镜子感觉“脸好圆”,所以下次不战胜诱惑的话就糟了。虽然私下对自己比较放纵,但到了工作上会变的严厉…大概是这样?当然也有想采取对自己来说十分苛刻的方法。

🎬虽说是之前的事,在电影和MV的拍摄撞到一起的时候,只有我跳舞动作慢了,在电影拍摄结束后一个人不知练习了多少次,即便明天一大早就要开始拍摄电影。没有“不去做”的选项。虽说这么讲看上去对自己很严格,但说实话也有出现想要被惯着的心情的工作哟,那就是综艺节目。我因为认生会特别畏首畏尾,超级害怕!在作为嘉宾出演的时候,感觉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注1」的(平野)紫耀和岸(优太)桑是天才。还有作为常规出演综艺节目的(高桥)海人,一个人做MC的宫寺(神宫寺勇太)也很厉害。像我这种人在录制前回答调查问卷的阶段就很紧张了(笑)。所以一直想要在综艺的工作上努力。成员在的话就想要被惯着,感觉我只是笑嘻嘻就会被大家原谅。

🍂在十几岁的时候,工作上的纠葛比现在还要多哟。经历那样的每一天后,我现在所想的是“放弃”这回事的重要性。以前经常会如果不能很好地做出一件事会闷闷不乐。比如与大家认为很好不同,我心里有其他的想法,却不能说出来,会忍不住一直想着那件事。而且我是讨厌由于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引起风波的类型,更变成了恶性循环。和各种人相关的工作也是,那样的事或多或少会有很多。只是因为从结果上来看,也有感觉没有说出自己的意见太好了的事情。在与自己想法不同的方向前进时,无论何时都不想闷闷不乐,有时放弃也是必要的啊。


*「注1」ツメあとを残す:原指事物造成伤害留下痕迹,负面意思。现在多用于指做了好事名字被人们熟知或达成了什么令人称赞的事。

Midihomo

キンプリデビュー2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これからも応援してます!

キンプリデビュー2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これからも応援してま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