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ing & prince

676浏览    43参与
地生五金

【海紫】听我吠(下)

预警见前文。


这件事随着我跪到晕倒而告一段落。等我醒后方才从他人口中听说,在得知我失去意识后,师父终于开了大门,很快平野也因风寒和体力不支而被人架走。他在被带走前,很深很深地向师父的背影磕了个头,据说他额头埋在雪地中久久没有起身,师父最终也没有回头同他说一句话。


我想,那时很多人虽没在嘴上说,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想:神宫寺的死与他有关。


可我已经没法向他确认了。


他就像当年不由分说将我纳入羽下一样,这次是不由分说踢开了我,甚至没有让我滚出房间,而是自己连夜收了东西搬走了——我得知他搬去了最偏、最狭窄的那一处屋时仍然想去找他,结果看...

预警见前文。



这件事随着我跪到晕倒而告一段落。等我醒后方才从他人口中听说,在得知我失去意识后,师父终于开了大门,很快平野也因风寒和体力不支而被人架走。他在被带走前,很深很深地向师父的背影磕了个头,据说他额头埋在雪地中久久没有起身,师父最终也没有回头同他说一句话。

 

我想,那时很多人虽没在嘴上说,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想:神宫寺的死与他有关。

 

可我已经没法向他确认了。

 

他就像当年不由分说将我纳入羽下一样,这次是不由分说踢开了我,甚至没有让我滚出房间,而是自己连夜收了东西搬走了——我得知他搬去了最偏、最狭窄的那一处屋时仍然想去找他,结果看到的只有紧锁的大门。

 

此后大概有一月,我日日去门前等,他从未开过门。

 

这时总算我明白了,他不想见所有人,而我在此之中也并不特殊。我也是对他来说可以一视同仁的那个“外人”。

 

就是在那段期间,我学会了喝酒,且不出意外地终于在某一天把自己灌醉。醉了以后的我摇摇晃晃仍想找他,就像——就像雏鸟情结吧。

 

我真的好想他。

 

这一段我在庭上讲得很混乱,他们也知道这是尤为关键的部分,无数遍,无数遍地从每一个细节剥茧抽丝掏空我的大脑。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是何等重要的一个晚上,关于那一晚,我被酒精焚烧得所剩无几的记忆中只剩我跌跌撞撞推开他院门,才敞了小半,就看见他和人坐在房门口的石阶上说着什么,两人挨得极近,几乎可以称一句亲密了——

 

那个人是都竹。

 

 

9.

 

 

我才意识到,我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都竹了。

 

其实真的很难形容那一刻的感受,毕竟是春夏相接之际,用如坠冰窖一词似乎也并不合适。我脚步虚浮地后退半步,他在那一刹刚好抬了头,对上我的眼睛的瞬间,他脸上明显浮现出错愕。

 

我感觉那句熟悉的话马上又要从他唇间吐出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太乱了,那几秒。数不胜数的巨大的情绪排山倒海,我在混乱中空白地想:原来我岂止是不特别。

 

“海人——!”

 

我听见他追出来的声音,但我仍在退后,一步一步,越来越快,最终终于扭头飞奔起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那种愤懑到极致以后反而觉得无欲无求的时刻,我那时大抵就是如此——他终于正眼看了我一次,终于愿意俯下头颅跟我解释什么,但我已经不想听了。

 

连多年来的人际关系都可以伪装,你说平野这人身上还有哪一处是我真的认识的?

 

我有后悔的事,就是那个小年夜他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时,没有把碗砸在他眼前。

 

 

 

他在追到门前、敲了足有半刻钟的门后,终于罢了手。

 

相当漫长的半刻钟。我在那闷重的叩门声消失的瞬间,感觉呼吸复又通畅起来。可能有人以为那时我得是多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当然不是,我分明是空前的报复的快意。

 

此时,距离那一枪打响,还有整整12小时。

 

后来我才从他们口中得知,我把自己反锁在屋中那一晚外头有多暗流涌动。他在那晚完成了所有计划,包括枪支弹药的确认,最终路线的规划等等偷天换日的必由之路。我在听证会前看了那些资料,确实称得上一句天衣无缝,最终会落得这样的局面,其实是因为他在我门前站的那半刻钟,以至于所有计划,也就不得不全部后延半刻钟。

 

一切是因为那半刻钟。

 

 

10.

 

 

——所以你知道有关那件事的细节吗?那件让他名动天下的事。

 

其实本不该由我说,可想到这也是我的最后几个小时了,且话已经讲到这里了……我想一想吧,有关于它的所有来龙去脉。

 

因为前一天的宿醉,翌日我基本从头到尾都是头痛欲裂的状态。我知道那是新大统领就任的日子,都竹家老爷子半生呕心沥血机关算尽终于把自己送上了那个位置——这事本与我无关,我在屋中看外面明晃晃的日头看到正午,脑中想的只是好热好痛,像被灼烧。

 

约莫是午时过了一点,外头嘈杂了起来。我推开门时正巧见小师弟踉踉跄跄跑来,我问怎么了?

 

紧接着他的回答落进我耳里,就跟糨糊似的模糊不清了。

 

——平野杀了大统领。当众,一枪,带出了红红白白半边脑浆。

 

接下去的一切就加速了般混乱地发生。我从人头攒动的拥挤小路中一路艰难地进了京中,满城烽火,叫嚣与哭喊与漫天纷飞的纸张淹没了这一片地,灰絮翻飞。接近傍晚时,我听到了宣布由都竹接替他生父、即任统领一职的消息,满目红霞像淌了一地的血,呼吸霎时间困难了起来。

 

所以昨夜他和平野都说了些什么?这些是不是都在他计划之中?

 

我在大统领府邸前被堵了半日,从太阳落山到夜幕来临,全是人,数不清的人头像被折了翅膀赶于一处的乌鸦,难听的嘶鸣咆哮响了一夜。我当然没被放进去,但那时我恰好被挤到窗边,隔着玻璃、隔着重兵把守的那一层模模糊糊看见都竹的背影,有人在他面前吼着什么,把纸一次次往桌上摔,我想应该是要他下达全城缉捕平野的命令……

 

那一刻我突然后悔,我没带上那样东西。

 

——啊,就是平野送我的那一样。明明我离都竹那么近,近得唾手可得。

 

 

 

我日夜兼程回了山中,破门而入,开始翻箱倒柜。

 

其实这么多年我都把它放在同一处,只是前阵子平野搬走,收拾东西时打乱了很多,当下我也不清楚许多旧物是搁去哪了。我把他堆在角落里没带走的杂物一股脑拖到旁侧,刚将内间的门打开,手忽地顿住。

 

——一个人影埋在最角落里。

 

“师哥……?”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平野。你一定也没有。他们也没有。

 

他蜷缩在最为昏暗的角落里,被散落一地的酒瓶包围,浑身细微地发抖。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到他身边,看见他头发后背已经全被冷汗浸湿,眼中失焦,轻微耸动的肩胛骨好像一把脆弱的刀——于是我顶着这样的刀锋去抱他,听到他嗓子里含着困兽般的呜咽。

 

可他没有推开我。

 

“师哥,师哥,是我……”我抱着他一遍遍重复,酒精味真像把尖锐的剃刀,把我的快意撕得面目全非。没多久我就听见他虚弱的声音,我俯身到他唇边,听到他很慢地、一字一句地说,你不是……不愿见我了吗?

 

我僵在那里。

 

直到他又凑过来摸我的脸,声音发哑地说“不要哭”,我才意识到眼里不受控制涌出来的那些东西。

 

“……我没有不想见你。”那种肝胆俱裂的感受时隔这么久都历历在目,我徒劳地把这句话重复了很多次,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师哥……”

 

我抓住他摸索着试图为我擦眼泪的手,一股寒意冒上心头。

 

“你眼睛怎么了?”

 

 

11.

 

 

他们听到这里时,一度表现出了非比寻常的兴趣。是啊,那可是平野,在他们眼中一时如神祇一时如罗刹的、以一己之力将都竹家大半江山连根拔起的杀神似的平野——就这么一枪,他打穿了别人的头颅,失去了自己的眼睛。

 

活像话本里才会有的内容。

 

我从不怀疑平野是个强大的人,有些人就是生而像背负着合该站去腥风血雨中心的命,他就是那种人。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以至于他在那么一枪后就把自己由身到心锁进黑暗里,他们谈及这个话题时永远比平野本人更为积极,甚像是聚众剥开处女的外衣——怎么会这样呢?他们眼睛都在发光,平野怎么就这么脆弱呢?是谁击倒了他?是谁毁掉他?

 

仿佛多回味几遍,把这样破损不堪的平野踩在脚底的就变成了自己。

 

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即使是那时,平野都并非是他们想象中那样完全的支离破碎,甚至他还在安慰我——安慰我这件事对他而言可能就如埋在体内的本能,摩挲到我眼角时确确实实手在发抖,但他仍一遍遍跟我说,快好了,很快就好了。

 

我不懂他这句是什么意思。那时我感觉,我就快要死在这片黑里了。

 

“我们出去……”

 

他摇摇头,说他出不去了。

 

“一出去就会被抓。”他好像是笑了下,眼里仍然失焦,“……都竹他,说了要抓我了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在赶回来的路上,我听到了都竹宣布将自己更名换姓为“樅山忠义”的消息,刚一即位就迫不及待与本家划清界限,好一个忠义。

 

可是平野还不知道。

 

他和都竹在昨夜的会面是否和今日这场大乱有关,我当然不得而知,但他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现在手握平野生杀大权的是都竹。只要他一声令下平野就只能永远被关在这一隅里不见天日,但是——但是……

 

他因失明而下意识攥着我的手不放,身体小幅地发颤,无意识凑近我,像极了小时候我因怕黑而小心地搂着他的腰,日复一日想埋在他胸口入睡。

 

时至今日,我可以承认,那一瞬我是有想过的——但是,这样也挺好的。

 

他可以永远不见天日。

 

……他可以,但我做不到。

 

 

 

时至今日,我也终于可以承认,我当然嫉恨他,我也当然爱他。

 

所以好多好多次,我从模糊的虚浮的春梦中醒来时都会无声无息哭一场,最开始还是一个人,到后来我搬去他屋内,看着他睡去的样子再流泪时就又感受到那种很痛很痛的快意:他永远不知道他豢养的狗生了反骨,起了欲心,在它的想象中他已经一万次死在它口中,每一次最后一句话都是说他会永远爱我。只爱我。

 

我当然也会爱他。

 

所以——我又怎么能,怎么能够,让他一辈子只能蜷缩在这里?

 

 

12.

 

 

那日午后下了暴雨,倾盆之势,压城摧城。

 

当我赶到京中时,地上满攒的积水已经几乎要淹到脚踝,每一步踩下去都会溅起黢黑的水花——我从没觉得如此清醒过,满城的风都在叫唤我,推搡我,使我极其镇静的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平静地,一步步走到统领府前。

 

前两天的终审会上,明明都已经下了判决,他们却还是不甘心似地向我又一次确认了这件事:都竹,或者说樅山,到底是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下令缉捕平野呢?旧怨不提,平野那一枪打穿的可是他生父,要说抓来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我那时想,啊,他们果然到底是不知道的。

 

都竹当然不会莫名地拖着,明知毫无意义,仍迟迟下不去那一声格杀勿论。

 

——可若那不是都竹呢?

 

 

 

当我终于把书页翻过大半本,终于等到人姗姗来迟。

 

大概是忙了一天的缘故,都竹连伞也未带,浑身湿得不成样子,进来就匆匆说你先在那等我我换个衣服——太自然了,活像我们相熟了许多年,以至于听我一句“是他师弟有事找他”就二话不说地差人放我进来在这候着。我看出他有很多像是急于要同我说的事,所以他才会那么快地脱了外套、挂上门后、转过脸来——

 

 

 

我说,那天下雨。

 

而都竹没有带伞。

 

 

 

闪电劈落的瞬间,我看清了他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的脸上如此漂亮的、有如鬼斧神工的那两颗痣。我不知道一个人演绎另一个人要怎么才能像到如此地步,我只知道在看见我的那一刹,他终于像彻底松了一口气般,笑起来——

 

然后静止不动了。

 

 

 

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我的枪术在这一大批同期中都是垫底。

 

可那一枪,偏偏就命中了。

 

那么近的距离,血花短促地从他胸口迸出,因为恰恰正好命中的心脏,他好像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反应的时间,总之他的表情没发生什么变化,依然是带着那种瞬间放松的、甚至可以说安心的表情,静止在那刻。

 

血与雨一同泅开。

 

 

13.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所以其实……虽然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上述这些,但听罢后,其实很多事情再回头看,也就都有了眉目了不是吗?比如师父到底是得知了他们的什么计划才会大怒至此、任平野跪一天一夜也不愿开门,比如“都竹”是为什么一上任就抛弃名姓迅速改为了“忠义”这样的字眼,比如又是因着什么突变才导致差池出现、才导致他被乱了节奏,最终落得如此——

 

 

 

是因为我。

 

所以死有余辜。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这个故事最后的最后的部分,是在当日五点往后。

 

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架着搡着推进门中时,刺目的白光好像要洞穿我血肉,那一瞬我没觉得难堪,只觉得有点痛。当时我应该是有跟他们说话的,我应该是说了能不能再让我见他一面,我有话——我有话还——

 

哗的一声,我的声音淹没在人声鼎沸里。

 

其实事到如今,要是把那个反复拷问过的问题再拿来问我一次,在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到底知不知道他其实不是都竹、而是……我仍无法给出答案。万分之一秒,连我自己都无法捋清的电光火石间,你要问我那一刹划过大脑的到底是私心还是直觉——我又该去问谁呢?

 

其实当我真的有尘埃落定的实感,并不是在判决书下来时,也并不是在告知我死刑日时,而是他们缴走平野送我的那把枪时。那把我一生中、只真正开过一次的枪,子弹好像是时隔五个小时终于缓慢刺穿再掏空了我的胸腔,我终于意识到万物归一,我回归一无所有。

 

其实那一段路,我走得如落叶归根般宁静,连问句都是一贯地小声而安静。

 

我可以再见见他吗?

 

那应该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提及他。

 

其实这冗长的许许多多,我本想带进地里,为何最终又同你说了呢……可能是我想最终留点什么轮廓在人世上,还有就是现在仍在那偏远黑暗处的他,山很高,夜里太冷了,我好怕他担心我。要不告诉他我被师父叫去别的地方忙活了……如果他问起来就这样说。如果没问,那就算了。

 

也万幸这终审结束得如此之快,以后——以后,他就拜托你了。

 

做他的眼睛吧。

 

 

14.

 

 

最后一日阳光甚好,我在结束这漫长叙述后,久违感觉到浑身舒软地放松下来。后边被人领出门时正正撞上一头艳阳,我下意识眯了下眼,模模糊糊看到前边是黑压压的不知多少人列着队等我——一时间,我居然又无端想起13岁时那个深冬,那天比这日冷太多,可第一次被领到师父面前时大抵也是这般光景,我怯怯不知所措想把自己藏在人群里,他站在日头最盛的地方,光洒进他瞳中,熠熠生辉,所有人都带着不敢僭越的惊与惧。

 

我深深看他,他不曾回头。

 

 

 

 

 

FIN

 

 

 


地生五金

【海紫】听我吠(中)

预警见前文。


4.


此后数月,都竹的身影便从我视野中消失了。我不清楚是师父的授意还是平野做了什么,也无心关心,那几日我正沉浸在他寸步不离的关注中,仙乎仙乎心荡神摇。


平野当然不会承认他是担心我,翻来覆去只会嘴硬地说是闲着无趣来盯我养伤罢了。然而事实上,一直等我的伤好得七七八八、差不多该复归日常训练了他也不曾缺席过一日,甚至为教枪术而亲自将他自己的枪赠与我,再握住我的手,瞄向远处山下的世界——我看见那城中隐有烟雾缭绕,隐有汽笛轰鸣,我知道那处正在迈入一个全然不同的时代,也许某年某月某日我便会被径直丢入其中、去投身新的战火——......


预警见前文。



4.

 

 

此后数月,都竹的身影便从我视野中消失了。我不清楚是师父的授意还是平野做了什么,也无心关心,那几日我正沉浸在他寸步不离的关注中,仙乎仙乎心荡神摇。

 

平野当然不会承认他是担心我,翻来覆去只会嘴硬地说是闲着无趣来盯我养伤罢了。然而事实上,一直等我的伤好得七七八八、差不多该复归日常训练了他也不曾缺席过一日,甚至为教枪术而亲自将他自己的枪赠与我,再握住我的手,瞄向远处山下的世界——我看见那城中隐有烟雾缭绕,隐有汽笛轰鸣,我知道那处正在迈入一个全然不同的时代,也许某年某月某日我便会被径直丢入其中、去投身新的战火——

 

但我又何其希望眼下的时间能走得再慢一些。

 

一直到过了夏秋,天气再度转凉,师父终于准许我搬进他的屋子。这年我已经知道要提前备些棉被了,顺着小道一路抱着东西上去,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又被某个路过的师兄喊去清扫山路。

 

“怎么突然要扫?”

 

师兄刚要说话,忽地停了一下。我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见平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师兄突然就笑了,欲语还休似地道:“问问你师哥就知道了。”

 

平野当然没解释给我听,只一路把我拎下了山。起初我还记挂着这个问题,但随着他一屁股坐在边上抬头看我,我转瞬又把这些抛之脑后。

 

“多高了?”他托着腮问我。当他微微抬着下巴向上看向我时眼睫会下意识地颤动,像是承受不住日照,我知道他畏光,可他还是选择把难得的休日耗费在来太阳光下看我一事上。

 

鬼使神差地,我就报低了两公分。

 

其实我慌得很,说这话时声音都在轻飘飘地打颤,但他不知是没听出来,还是没戳穿,只笑说让我过去。

 

这么多年了——我都难以想象已经这么多年了,那一幕像被镀了光似的始终模模糊糊地散着光斑浮在回忆中,我始终能想起他抬着下巴、笑着看我的模样。初冬的日光透过婆娑竹影洒满他肩头,我的视线落在他振翅般微微翕动的眼睫上,一上一下,擂鼓似的心跳震耳欲聋。

 

 

5.

 

 

就当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长长久久继续下去时——神宫寺回来了。

 

所以说,故事往往就是这样,转折来得防不胜防。当它以文字形式一笔一画记载下来时方还有肉眼可见的铺垫,可当它发生在日常中时,那便如从天而降的冰雹,劈头盖脸,毫无征兆。

 

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的自然是我。

 

那天早上我刚打了水,正哆嗦着小腿往回搬,远远看见个清瘦的背影拄在那抬头打量房梁。我以为是都竹,没敢上前搭话,他却一回头,视线跟我正正撞上。

 

那双漂亮的眼睛马上就弯起来了,说需要我帮忙吗?

 

于是我知道他不是都竹。

 

——这应该是神宫寺与都竹最大的不同。所以其实从第一面起,我就明了了为什么这两人明明共用同一张脸,流着同样的血,平野对他们的态度却天差地别。在我的记忆里神宫寺好像永远是笑着的,他拥有一双特别亮、特别能让人产生好感的眼睛,当他看过来时没人会觉得他不真诚,没人会不想掏心掏肺把心里话与他说。

 

如果我拜入师门那天神宫寺也在,我想在神宫寺的对比之下,或许马上能看出都竹的热忱里掺着九分虚伪。

 

但没有如果。

 

神宫寺回来,全门上上下下最开心的应该就是平野,这个酒量奇差的人甚至放下大话说要一醉方休。让他一醉方休未免太过容易了些,我依然亦步亦趋跟在后头,没多久就被他以小小年纪别掺和为由不耐烦地赶了去。

 

神宫寺就在一边笑着看。

 

其实在我的印象中,很少有神宫寺和都竹同时出现的时候。我知道都竹对神宫寺必然是瞧不上眼的,虽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却硬生生分了个比嫡庶更甚的差别来,就仅仅因为神宫寺脸上区别于他的那两颗痣——我并不清楚一个一出生就因所谓“祸灾面相”而被从祖籍中除名扔进山中的小孩会不会对周遭产生抵触抑或恨意,事实上,神宫寺非常地正常,甚至可以用谦谦君子一表人物来形容。他的滴水不漏,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都竹在旁人眼中的形象。

 

约莫是在1928年前后,京中爆发了赫赫有名的蒲门事变。战火一路烧到城门口,生灵涂炭血流成河,都竹连夜跪别师父下了山。在他走后当晚,师父紧接着又唤了神宫寺过去,我捏着扫帚柄站在外头,透过窗缝,只能瞧见他双膝跪地、一动不动深深俯首了许久,最终师父以一声长叹结束了漫长僵局。

 

我觉得我隐隐猜到他们谈了些什么了。

 

神宫寺刚回来时,我曾问过平野为什么他和都竹长得一模一样,当时平野连绕都懒得绕,直接用那句惯用的“小孩别管”堵了我的嘴。如果是13岁的我我必会立即偃旗息鼓,但16岁的我,选择转头问了别人。

 

平野得知后勃然大怒,把我锁房间里整整三天,油盐全无。

 

——后来想想,多年后我熟稔地把他锁在门外,或许就是当年这一行为生生耳濡目染了我的缘故。可当时我并不后悔没有听他的话继续装傻子,反而从心底涌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报复的快感——

 

是吧,听到这里你应该也发现了,他们能看出我恨他,多半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就像都竹恨神宫寺。

 

 

6.

 

 

关于这件事,他们来回问了我无数次,仿佛从这俩人分毫析厘的关系里剥出我对他们所观所想的脉络就能迫近真相。于是我每次都顺从地回答说这两个人对彼此恨之入骨,手足相残恶贯满盈,合该天打雷劈。于是他们满意地离去,将我吐露的每一个字都津津有味咀嚼上数十遍,最终上升到朋比为奸:看吧,就说是狗咬狗。

 

但事实上,起码以我对神宫寺的了解而言,他并没有这样。

 

当被权势滔天的都竹家生生抛了开去、随手放在破败寒酸的老庙门口时,他才刚满半周岁,从此被剥姓除名,再与都竹二字无关。都说这个天性灾厄缠身之人是拼劲了半生福气才得以被眷顾了那么一次,师父在路过破庙时恍闻钟声飘渺,有如来自云境,一时竟觉神迹临于目中,这才发觉了草丛中有正啼哭的婴儿。

 

彼时他已被丢在那处整整两日,哭声仍能洪亮至此,师父心觉这许就是某种冥冥注定,“神宫寺”这三字便当替他作谢当日不知从何而来的庙宇钟鸣。

 

——所以说,若是都竹家后来没有产生那欲要移天易日的野心,都竹和神宫寺此生也就不会有再相见的机会,可偏偏天命又将这两人拨到了一处。

 

等都竹拜入门下时,神宫寺已经在师父身侧度过了极长的岁月了。他与师父甚是宠爱的平野是出奇默契的知己,两人自然分去门中大半江山:但都竹到底是都竹,是一方名门倾其所有灌养的独根,他的心思之深、手段之狠辣向来不容小觑,此番顶着要替家中拿下篡党操权之机一朝入师门,不真做出点什么又岂会甘休。

 

当后来我听说这些过往的纠葛时,我这才懂了为何连师父都要惮他三分,我又为何在第一天就险些成了众矢之的——如果不是那晚平野半胁迫地把我圈入他麾下的话。我也终于懂了我拜师那天平野心不在焉地是在等什么,那正是神宫寺原定回门的日子,他怎么可能不一门心思扑在久未谋面的挚友身上——

 

我也终于知道,师兄喊我去扫那一条路,是为了迎接哪一个人。

 

 

7.

 

 

事已至此,我能怎样?

 

我在日复一日里继续扮演一条好狗,攀着他的影子踏遍每一处。

 

这段时日好像很短,又好像很长。我只记得看过了门前三次花开,那许就是三年吧——这三年间我终于名正言顺地占据了平野一半的床榻,却轮到他常常彻夜不归了。

 

可一直到这里,我都对他死心塌地、全无怨言。

 

很多人以为最后逼我走到今时今日这番境地的导火索是平野本人,其实不然。许多时候淤痕并不来自你所以为的哪次受伤,而是某个不经意的、微乎其微的瞬间的碰撞——于我而言这猝不及防的撞击就来自于那个小年夜,我捧着热得发烫的碗跑去找他,却隔着门模模糊糊听见师父的声音:幸好是海人,如果他当年是对你下的手,现在这自也容不下他……

 

我停在那里,花了极长时间去消化这句,才明白是指那年都竹把我推下山一事。

 

我与平野相识七年,但我是到很后来才意识到,不管发生什么他都是被偏爱、被眷顾的那个。当他出来时看见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我,脸上甚至无半点被撞破的尴尬,反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

 

我确实不该在这里。

 

 

 

现如今,我也才刚过弱冠,可回头看跟他过来的这些年却总觉得长,太长了。我说我记不清细节,然而说着说着却发现那些具象的画面倒是跟刻在脑子里似的怎么都忘不掉,于是我顺着那几个定格下来的场面又记起许多,我之于平野,还有神宫寺之于我。

 

当年我跟神宫寺一起坐树荫处躲太阳时我曾对他说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愿意为平野去死。

 

我和神宫寺的关系,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糟,甚至可以说挺好。之所以加上“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话,是因为神宫寺这个人,真的异常敏锐,我敢把平野整个人往我身上揽都不怕暴露什么,但在神宫寺面前,这么多年我都斟酌过每一个字才敢开口。

 

他听完了也只是笑,说海人果然是被爱着长大的小孩。

 

一直到那个春天结束前,我都不知道神宫寺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但我知道我说出那句话时确实带着玉石俱焚的心思。18岁的我曾无数次在梦里进入他,也曾无数次想过从这荒茫山中一跃而下,乃至于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快意猜测那时他会作何反应。于是我一遍遍地想象我是当着他的面粉身碎骨比较好还是拉着他一起纵身跃下比较好,但当他又一次招呼我去他身边吃东西时,我又没骨气地凑过去了——他叫我名字的时候尾音总是会略微地上挑,像是字字句句里都带着些珍视的、欢喜的意味,每每听他过分柔软的唇齿间轻轻巧巧蹦出那两个音节,我的头脑就开始不清醒了。

 

但没想到,最终坠下悬崖尸骨无存的不是我,而是神宫寺。

 

 

8.

 

 

神宫寺死于次年的四月一日。

 

——为什么我能精确到日时,是因为那天,时值暮春,却下了大雪,平野在师父房门口的青石板地上跪了一天一夜。后来他那一枪之所以震动天下,不仅因为他杀的是大统领,也因为那一枪精准洞穿了太阳穴,没有一分一毫的偏离,可没人知道,如果没有我,平野的眼睛和膝盖早该废在多年前的那一日。

 

也就不会有后来。也就不会有今天。

 

说到这里,我觉得要是当时让他废掉就好了。

 

大家都说这么高的崖,尸体大概率是早被崖底的河流冲得没影。那日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冷,他从凌晨四点开始跪,雪从凌晨五点开始下,我在屋里眼看着白雪覆过他跪在地面的双腿,覆过他肩头,覆过他乌黑的发丝,也渐次覆过我心脏。

 

——所以我说,他是个心特别冷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意外死掉的是神宫寺,平野却要去师父门口跪一天。那天师父到底没有开门,他跪到次日日出,天光喷薄,雪化后温度愈来愈低,终于我在他身后叩下双膝,听见他用哑得不能更哑的嗓音让我滚蛋。

 

其实我也恍惚得不行,不然我就不会口不择言地把藏了那么多年的话说出口了。我说你是我师哥,我是全世界最应该陪你跪的人,结果他头也不回。

 

“从今天开始就不是了。”他说。“可以滚了,我们从此无关。”

 

寒风裹着细碎的雪在试图吞噬我。我死死盯着他的背影,感觉要用视线在他脊背上镂出一个骨肉模糊的洞来,真想看看流出的血会不会也是冷的。

 

你看,他太厉害了。

 

这么多年来,我恨过他始终居高临下把我当成只一味被保护的物件,恨过他享尽我世界里所有的偏爱与周全,恨过他视我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牲畜不如,但若有第一万零一次,我还是会跪在他后面。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愿意为平野去死。

 

从十三岁到二十岁,我都愿意为他去死。





TBC




地生五金

【海紫】听我吠(上)

summary:这种在一个人面前不着一物赤裸相裎的滋味我体会了整整七年,我当然嫉恨他,我也当然爱他。


notes:全文1w4。海紫,有一点神紫,切勿上升真人。


1.


第一次同他相见的场面颇具戏剧性。


其实事到如今,有关于他的细节我已经很难再事无巨细一五一十地清点过来。旁人都说他长了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但那仅限于1931年以后——他靠那一枪名动天下以后。在此之前,他混迹我们当中时也不过是个常常因太过闹腾而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普通小孩,也会隔三差五因跟我抢半碗摇摇欲坠的稀饭而被师父逮个正着。当然,每每这种时候,受斥的永远只有我,师父疼爱他就像...

summary:这种在一个人面前不着一物赤裸相裎的滋味我体会了整整七年,我当然嫉恨他,我也当然爱他。


notes:全文1w4。海紫,有一点神紫,切勿上升真人。



1.

 


第一次同他相见的场面颇具戏剧性。

 

其实事到如今,有关于他的细节我已经很难再事无巨细一五一十地清点过来。旁人都说他长了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但那仅限于1931年以后——他靠那一枪名动天下以后。在此之前,他混迹我们当中时也不过是个常常因太过闹腾而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普通小孩,也会隔三差五因跟我抢半碗摇摇欲坠的稀饭而被师父逮个正着。当然,每每这种时候,受斥的永远只有我,师父疼爱他就像疼爱自己身上最重要的骨头,大家都说我对他的恨意应该是从那时冒的芽,可能确实如此。

 

很多事情反而要到后来回头看才能瞧出端倪,我懂这点懂得太晚了。

 

总而言之,第一次见面时我很不幸地站错了队伍。樅山——算了,还是先叫都竹吧——都竹握住我的手时何其像一个可亲可敬的嫡亲师哥,他说你离平野远点,他这人古怪得很,不是你应付得来的。

 

都竹,或者说樅山,你们口中的樅山,他一生“光明磊落”唯独欺我数次,最大的实话应该就是这句,平野不是你应付得来的。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见都竹向我伸了手,我就握住了。他确实把他的熨贴展现得淋漓尽致,那晚我躺在他亲手铺好的床上时还惴惴不安地在想白天师父看见我早早站在了都竹那边时风云变幻的脸色——站在半步以后的平野倒是没什么表情。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半张脸,诚然是很好看的,但他明晃晃写在面上的那三分放空七分心不在焉,也让我意识到他对我这个新来的师弟,显然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在等神宫寺。他也用实际行动,迫使我当晚就不得不推翻原本的想法。

 

 

2.

 

 

我在那儿住了实打实有七年,每一年冬天我都在说,太冷了。

 

山中气温常年在零度上下打转,我被丢进这与世隔绝的一方僻壤前并没有人事先告诉我过这点。最难熬的自然是第一天,夜里的低温冻得人骨头发疼,我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在惶惶不安中自我拉扯了好一会儿,终于睡意袭来,他就是在这个时候,用刀抵住我的脖颈。

 

我一睁眼,撞上了那双乌黑的眼珠子。

 

——我好像跟你提过,他其实是个心特别冷的人。当然,我跟他们不是这么说的,平野在他们眼中本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形象,我这句话显然没有任何多余的价值——但当你来接我的第一天,我应该就同你说过,他是个心特别冷的人。

 

被他用那样的眼珠望上一眼,会有种被洞穿的错觉。

 

这可能跟你们印象中的平野相去甚远。也许是心理作用作祟,总之我在他面前永远是无所遁形的那一方。当时平野明明还没褪去稚气,那么点大的小孩,眼神里竟已带上尖锐的迫意了,于是在痛觉和极端恐惧下我大脑一片空白,晌久居然冒出一句,能别割脖子吗,我怕痛。

 

很好笑吧?他也笑了。他在看了我好几秒后终于笑出了声,扔了刀,说我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这是给你上的第一课,你以后就跟着我了。”

 

这一声落在我耳朵里,跟晴天霹雳差不多。我看着被他随手丢到面前的毯子愣半天,讷讷地问了句为什么?

 

这一批入选的有十人有余,我又在一开始就站到了都竹那边,即便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和平野水火不容。可我本也以为,我在他心里已经彻底被划为了只认衣冠不认人的那一种。

 

“没什么理由,看你不爽不行吗?”

 

平野言出必践,后来我就不得不三百六十五天跟在他后头,亦步亦趋。路过的都说平野这是捡了条狗使唤,我也没觉得有多侮辱人,事实和他们口中所说的确实没什么出入,我在平野面前毫无话语权。他说什么我干什么,他要是不松口,那我连手中仅有的一口稀饭也得毕恭毕敬呈上。

 

我也并没有觉得不满。在平野的庇护下我省去了很多麻烦,对上都竹时不时投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时似乎也有了那么一点点狐假虎威的底气。可能是一种潜移默化的驯化,我觉得我很顺从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就把自己当狗好了。

 

那年我13岁,他16岁。距离那一枪响起还有七年。

 

最早的两个月间,我一直以为他选择把我带到身边是为了公报私仇:耗时两月我终于看明白了谁是师父视若心肝的那一个,平野在这儿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向来无人敢挑衅他的地位——当然除了都竹。但都竹有他背后那殷实且赫赫有名的家世撑腰,我有什么呢?

 

一无所有的高桥海人,居然在第一天,就堂而皇之地投奔了平野唯一的死对头。

 

我在后知后觉看清了这一亩三分地中复杂的人际关系后,心就死了一半。

 

可要论平野这个人可怕在哪里,莫过于永远没人猜得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我本以为他会伺机报复我,或是借我给都竹下个马威,没想到数月过去,除了日日被使唤打杂外我没遭到任何苛刻待遇,他甚至对我越来越好——譬如嘴上嫌我笨却会把自己亲手做的菜分我一半,送我他闲时折了竹梗做的小玩意,甚至在我发烧时背着我连夜下山——

 

那回我烧得迷迷糊糊,记忆已经不太分明了。睁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陌生的床上,旁边坐着个架了老花镜的老头,见我转醒,笑呵呵说你师哥待你可真好。

 

在13岁的我的世界里,“师哥”这两个字代指的向来只有他一人。诚然我有很多很多师哥,我也遵循着门内规矩给他们逐一加上表示尊敬与区分的前缀,唯独面对平野时,他不是别人,只是我的师哥。

 

可能生了病的人就会脆弱些,我眼睛一酸,觉得眼泪就要涌出来。

 

自那以后,我跟他的关系就隐隐约约产生了变化。我还是怕他,但我也终于可以承认,我不能没有他。

 

快过年前,他领着我下了次山。那回他是要去京中亲自替师父带回密报,所以说,他在门中的杖节把钺,权倾一时,从少年时代起就可见一斑。那几日我跟着他跪遍了京中大大小小的人物,模糊的记忆里只剩一次次地叩首、抬头、再叩首,到最后我眼神差不多是彻底涣散了,又被他暗暗地毫不手软地拧了回来。

 

可后来他却跟我说,我意识不清昏昏欲睡的样子挺可爱。

 

“像迟钝的小动物。”他说。说这话时他正趴在床上,我半跪在跟前,替他按摩腰部。

 

见我没接话,他又说:“你见过吗,海人?那种小猴子,眼睛很大,又总是不清醒的样子,喜欢用尾巴去勾着自己转圈圈,跟你一个人蹲地上玩儿时一模一样。”他说着说着就闷闷地笑起来了,半张脸埋在胳膊里,还要抽出另一只手来拍我的头,“都长这么大了啊。”

 

我很想说我拜入师门也不过大半年,能有什么值得长吁短叹的变化?但最后我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我的目光在不受控制地被他没入黑暗中的腰线所牵去,应该是我不能触及的区域,可为什么又偏偏要勾出这样流畅的、像在告诉别人应该顺着抚摸下去的线条来?

 

我觉得那一年,应该是我唯一心无旁骛、能真的“只”把他看作师哥的一年。虽然现在这个形容显得彼时的我好像就已经心猿意马,但一切一切的源头,若真要说有什么导火索的话,还是得从那几日算起。

 

 

3.

 

 

在离京前的最后一晚,他破天荒地叫我上榻睡觉。

 

那时应该是十一月,梧桐一叶落的时节。京中接连数日阴霾密布,还未入冬,四面八方已经隐隐结了层薄霜,他本就偏低的体温被凉意愈发压低。我战战兢兢地往床榻外侧缩,但这床着实小了点,即便如此他的体温仍通过彼此相触的那一小寸皮肤传到我这边。

 

然后我就听见他很不耐烦地让我滚过来一点。

 

“叫你上来是让你充暖炉用的,躲这么远做什么?”

 

我磨磨蹭蹭地正准备往回挪,就被他一把捞了回去,搂着腰,顺势埋上了我的后颈。

 

在多年以后,我终于能正大光明地爬他的床后我们也一同睡过无数次,那时我已经长得比他高了,可以在他睡着后自然而然把人按向我胸口。但在当年,在他第一次凑向我后颈的那一天,我的脊背像被抽了一鞭子似的绷得僵而直,如果不是他先开口打破沉默,我应该一整晚都会跟个木雕似的动弹不得。

 

“后悔没跟都竹么?”

 

我以为这是要秋后算账,脑子里嗡嗡地响。

 

“后悔也没用了,高桥海人。”他说,“既然上了一条船,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每个字我都听得懂,但合起来灌入耳朵里,我的大脑就如被裹了层沉甸甸的蜜蜡似的运转不起来了。他可能没有注意到他每次嘴唇张合时都轻轻触碰到我后颈的皮肤,吐息温热地洒下,又转瞬被低温凝成冰凉的水,如芒在背。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答他的,大概率是没有回答。

 

其实一直到上个月,终审结束时,我才将将明白过来七年前他同我说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当时的我当然不知道那年都竹家已经厉兵秣马只欠东风,而16岁的平野,仅凭一己之力,就将这场战争后推了整整七年,且最终一枪将其扼杀在摇篮里。

 

说是一己之力也不太准确——但要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借了另一个人的手而已。而那个人暂时还没轮到在这故事中出场,并且此事于我而言,也称得上是后知后觉。

 

说到这里,我觉得我这半生都一直在后知后觉。这种在一个人面前不着一物赤裸相裎的滋味我体会了整整七年,我对他毫无保留,毫无秘密可言,可他却从不会同我分享他的任何一分考量与筹谋。我当然知道在他眼中我只是个被圈入羽下的符号,而不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渴求的,独立的人。

 

所以我说了,他是个心特别冷的人。

 

 

 

此番一去足有小半月,他将各类大小琐事料理得尤为干净,刀不血刃。等他手握密报堂堂回门,众人看他的目光俨然都带了几分惧意。

 

他倒也没在意旁人如何看他,只每天叫我去他屋中玩的频率又翻了一番。时至今日,我算是彻底坐实了狗似的名声,他待我好似也愈发亲近了起来,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他将我视为了真正的手足——你会日日关心一个同门中人是否吃饱穿暖吗?你会替他摆平所有大小事、亲自教授他所有事无巨细的毕生所学吗?

 

他会。且对象只有我一人。

 

翌年初春时,也是我在拜师后的第一个生日,春寒还未褪去几分,他已经开始把我的15岁挂在嘴上了。那种前所未有的被重视的感觉使我如置云端,连再看见都竹那张道貌岸然的脸时都顺眼了不少。

 

都竹好似是看出了我的飘飘然,又噙着那副似是而非的笑,说海人是不是很久没回家啦?要不趁这机会跟师父讨个情,回老家看看呢?

 

我抬头看他。

 

他最近不知怎么得罪了师父,连着三天被发落到去偏僻山路边上清扫,数里长的路,他要从尾扫到头。那日我正好有事要办,怎么也避不开这条道,听他这么一说,我只能道:“我父母都去世了。”

 

“那也可以去看他们呀。”

 

我一愣。

 

都竹这人,其实生得很好看。他把亮晶晶的眼神投到你身上时真像汪深不见底的水池,我还没反应过来,一股重力便砰然坠在我肩膀上,我脚一滑——

 

远远听见都竹带笑的声音:“——这样不就见到了吗?”

 

 

 

那天我在崖下面躺了足有半日,从日中到日落,意识从浮到沉,像一场大梦。

 

最后背我回去的还是平野。

 

其实当他找到我时,我应该已经只剩一口气了,毕竟我也没有什么强大的要活下去的意念,只感觉在钝痛和迷惘中晕晕沉沉走了一遭,在逐渐漫过视线的血红里看遍了一轮长河落日圆。后来远方那将要西沉的红日就渐渐与记忆里的平野重合,他身披金色的边缘光奔向我,无数次呼喊我的名字。

 

——我会保护你。

 

在醒来后,我第一次看见他哭。那个永远光芒四射、不可一世的人像是亲手剖出了他的软肋交予我,我不知道他是后怕还是内疚,但那时,我也第一次迷迷糊糊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可能很爱我。

 

他是最爱我的人。





TBC






Lppan
因为好漂亮所以乱画了呜呜

因为好漂亮所以乱画了呜呜

因为好漂亮所以乱画了呜呜

chuucha

【神紫/じぐひら】夜航

*狗血味现背,但与现实无关
*壁垒:偷情背景,神岩前提,没具体叙述

灵感来自 @ʚ咸味布朗尼ɞ :《三角关系》


今天下工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将近九点,要不是编舞老师多抠了会动作,还能正好赶上饭点。平野看见神宫寺拎起外套和包,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回去加练下体能吧。”岸仰头猛喝水,眼前永濑刚经过,正抱着干净短袖要去洗手间换,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还说呢,”永濑撇了下嘴,“说了歇十分钟非磨蹭那两分钟的是谁啊。”


平野像没听到那两句拌嘴似的,低着头来回划手机:“神今天有安排?溜得够快的。”


岸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玄树的航班今...

*狗血味现背,但与现实无关
*壁垒:偷情背景,神岩前提,没具体叙述

灵感来自 @ʚ咸味布朗尼ɞ :《三角关系》





今天下工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将近九点,要不是编舞老师多抠了会动作,还能正好赶上饭点。平野看见神宫寺拎起外套和包,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回去加练下体能吧。”岸仰头猛喝水,眼前永濑刚经过,正抱着干净短袖要去洗手间换,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还说呢,”永濑撇了下嘴,“说了歇十分钟非磨蹭那两分钟的是谁啊。”


平野像没听到那两句拌嘴似的,低着头来回划手机:“神今天有安排?溜得够快的。”


岸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玄树的航班今晚到吧,你不知道?”平野当然不知道,这还是神宫寺是在休息间隙跟岸抱怨待会赶不上约定的接机时间,才不小心透露的。


“哦。”平野冷淡地应声,手上收拾动作却利索起来,外套和水瓶都一股脑塞进包里。剩下三个人还在东拉西扯的时候只听他高喊一声“回见”,便不见人影。


 

神宫寺还没走。平野一路小跑从电梯下到停车场,路上偶然撞见前辈脚跟都不敢沾地面超过三秒,嘴上还问着好人一溜烟就过去了。他最后在B区入口看见熟悉的车型轮廓,人影被黑暗笼罩,还有一小簇星火闪灼,他心跳顿了一下。


平野缓了缓剧烈起伏的胸口,慢下脚步,待到还有三五米距离的时候才出声:“不赶了?”


神宫寺到底都没看他一眼,也对他突然追出来的行为毫不诧异,只是无意识地用鞋尖去磨水泥地上凸起一块的划线白漆,飘忽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不知道。”


“岸跟你说啦?”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他挤出一丝看起来挺无奈的笑,“真是。”


平野两条胳膊虚撑在车引擎盖上,“他又不知道。”潜台词是不知者不怪罪,况且岸就是那样的性格。


“嗯?”神宫寺疑惑地把头扭过去一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平野是什么意思。平野一伸手,勾起食指和中指在他下巴上摩挲几下又快速抽走,像是敷衍地逗狗。“这个他知道吗?”


神宫寺想要抬起手去捉对方的腕,但还是停在半路,放也不是,追也不是。他没有选择继续插科打诨或者顺势调情,可能是刚刚高强度运动完神思困倦反应不过来,也可能就是单纯的不合时宜。他转身去开车门,很反常地把平野在原地晾了三五秒,才不疾不徐地解此刻的冷场。


神宫寺敲了敲车顶,沉闷的声响似涟漪回荡在旷谧的空间中,“上来吗?”


神宫寺平常是挺捧着他的——或许这么说不合适,但他俩从来是有来有回一唱一和,不至于让谁的话头落了空,按队友的角度来说是默契,等他俩有点儿什么之后,就是格外的关注和爱重。他们之间小的摩擦都少见,大的别扭更从未有过。平野有时倒想神宫寺对他别那么好颜色,否则像总是隔着层什么。


平野熟门熟路登上了副驾,车门都关上了,也不见神宫寺发动,烟燃了三分之一根,那灰烬颤巍欲滴,都没将他从那微有些失态的出神中拉回。神宫寺很少开车抽烟,怕不小心脏了自己的爱骑。平野有点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沉默,他把安全带扣上,啪嗒一声,干脆得像他的声音:“不走了吗?”


“我也不知道,”神宫寺眼神向远处延伸,视野缩小到只剩几十米开外那个荧绿的安全出口。好像今天只会说“不知道”这三个字,好像被夺了魂魄一般突然全无了主意,“本来说的九点半到,现在赶过去至少还要一个钟。”


他知道自己不用再说下去,对方明白所有的言外之意。明白他今天注定不能按时赴约,明白岩桥是一定会缠着他闹脾气。这种和秘密情人分享恋人缺点的可鄙,也让他有点不敢再继续往下说。若说有错的话,他才是那个最无耻最应该接受审判的。尽管平野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


“那你问问他吧。”平野把包一甩,摔到了后排座位上,他讲的像废话,像有种实在也不想多说的不耐心。


“对哦,问问他,我还真没想到。”


“……”平野往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还有空装傻。”


神宫寺卡在一个死局,也不是真正的死局,他觉得自己进退两难,一个能够预见的难堪窘迫的收场和一种悬而未决的痛苦,是给待完的悲剧亲笔填上结局,还是煎熬着拖延着等待命运将自己推到交叉口,像现在这样,他把头伏在手背上,手表咔哒咔哒地扫秒走过,提醒自己离那个节点越来越近。


神宫寺是有决断的人,很少毫无意义地拖延,或为了一个显而易见容易解决的小问题陷入挣扎。除了早上起床的毛病,比他更严重。有次平野拖着他的胳膊,像拉条罢工的倔驴似的想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神宫寺当然比不过对方牛劲,手挽着床头柱子借力耍赖,平野说了句不知道岩桥怎么受得了你,神宫寺微蹙下眉,平野确信自己捕捉到了,愣怔中泄了一丝力,神宫寺直接顺势抽回手,换上玩笑的语气,那你不也受了。


接着他乖乖做了顿卖相欠佳的早餐,补偿自己赖床、闹小孩脾气,还有其他一些什么东西。


深冬接近末尾,转眼都快开春了,平野一心执拗要留的长发过了尴尬期,他随手从扶手盒里拿出一根黑色皮筋,把有些痒脖子的头发束起,神宫寺瞟了一眼,才发现盒里已经有两三根小皮筋,有墨镜盒和一次性眼镜湿巾,甚至后座还有平野随手搁这又忘记带走的帽子,倒要分不清这是谁的车。神宫寺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女生经常搭我的车。”


“那我一会都收拾了,给你招惹麻烦就不好了。”平野的表情密不透风,宛若真的在善解人意做体贴情人。


“没关系,”神宫寺没忍住去捋他的头发,把几根本来就扎得松散的额发挑了出来,“就说是我买的你的同款。”


“这是解释还是越描越黑啊?”平野挡住他小动作不断的手,却被轻轻地反握,“说真的,你解释过几次?”眯起的眼睛带着捉弄和探究,停在半空的手却在微不可察地发抖。


“也没有吧。”想要糊弄过去。


“千秋场结束只有我俩晚两天回东京那次没有?”


“视频突击检查把推我进卫生间那次没有?”


“把你家套用完那次也没有?”


“在车上&%#@$……”平野的两颊被神宫寺捏住,他含含糊糊地把后面一堆话都吞了下去。平野还在想这时候不应该来个kiss吗,怪没气氛的。他侧头看神宫寺,漆黑一片,很难看清,于是也用手背去探对方的脸庞,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发热,不知道是气恼还是羞臊的。嫌羞你就别干啊,嘁。


“走吧走吧,”平野习惯性把碎发往后一抹,露出亮堂的额头,“再耗下去天都该亮了。”


“往哪开?”神宫寺朝他一挑眉。


“机场啊。”


“不是,”神宫寺摸了摸眉毛,“你真要去?”


“嗯,让海人把我车开回我家,反正也是蹭车来的。”平野低头给人发消息,一方幽亮将他俊丽的轮廓描摹清晰。


神宫寺轻笑了下,“你真放心他能安全把车开回去啊。”说着就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越过中间,用手掌将屏幕罩住,又在平野反抗前将右手搭上对方的脖子,轻轻落下了一个吻。他在颈后按了一下,仿佛是那里有个隐秘的关窍,平野抖了抖眼皮,安顺地闭上眼睛,想投入结束得太快的片刻温存。


神宫寺没能盯着那漆黑又含着依恋的瞳仁太久,一双天生该吃偶像饭的讨人怜惜的眼睛。他拉开一些距离,安慰地捏了捏平野的肩膀,迟疑地吐出那三个字,“明天见?”


平野看他半晌,点了点头,“明天见。”


他利落地下了车,听见身后几声闷闷的“紫耀”都被隔在车窗里面,让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回头。要不要装没听到。直到神宫寺手忙脚乱将车窗降下,清亮的声音一股脑砸在地上,语速快得像是惊慌担忧之下不及思考,“不要讨厌我。”


“什么?”他没太听清。


“不要讨厌我。”这回慢了些,神宫寺干咽了咽嗓子,喉结咕噜一下,平野望过去却只见黑洞洞一片,但他猜他现在应该也是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地瞪着自己,想寻找哪怕一点线索。


平野朝驾驶座挥了挥手,“注意安全,别开太快。”


“好。”


平野目送车子驶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地下停车场阴冷,原本覆着层薄汗的身体被风一裹更是从每个毛孔里透出刺骨寒意。平野条件反射地把自己的上半身缩成一团,这才想起自己的包连带着外套都落在车上了。算了,就这样吧,反正他也会解释的——神宫寺应该是最擅长应付这种事的吧?这个有点刻薄尖锐的想法让他无端失笑。


就算这样我也从没讨厌过你。也从没不喜欢你。


他自言自语。

 


 

*

第二天有外景计划,平野五点就起床,六点钟开拍,头晕脑胀得不行。他从暖气开得太足的小吃店里逃出来,和助理和几个嘉宾溜到河堤旁边吹风透气。他捧着杯咖啡权当暖手,看见手机上方弹出的一条条消息,面无表情点开。


[在工作吗?]


[紫耀]


平野只是用拇指在屏幕上顿了又顿,删删改改,聊天背景是一只毛色偏综红的小金毛,朝他快活地吐着舌头,往上翻还是三四天前的对话,没什么营养的撩闲,无非就是想不想你,想不想我。他盯着似言外有意的主动关心,何尝不知道神宫寺为难,不想同时面对两个人,不想三人一同出现,生怕毁了他苦心经营的岌岌可危的平衡。


[嗯。]


他抿了抿嘴,嫌不够还发了个小兔子的表情。


[要不要看我新领养的小狗?]


平野拨开被风黏在脸上的头发,从棉服外套里掏出一个会摇头晃脑的小狗摆件,也就半个手掌的大小,放车窗前也挺合适的。平野在商店街的小杂货店对它一见如故,当即就买了下来,他咔嚓拍了张照发过去,等对方说有点土的吐槽。


[很可爱][但你都有一只小狗了,干嘛这么贪心]


后面跟了个丑萌的流哈喇子的大耳朵狗,平野顿时觉得浑身松快了不少,他手搭在栏杆上,整个人伏在胳膊上痴痴地笑,路过的工作人员高喊一嗓子集合,他才后知后觉缓过神来,嘴上惯性一般带着暖和的笑意,被其他年长的嘉宾颇疼爱地打趣这孩子真是傻乐傻乐的。


 

晚上收工回去的路上,神宫寺突然打来视频通话,顶着还没全干的头发,刘海半遮住眼睛,带着点疲惫和轻松,平野眼尖地看出背景不是平时的卧室窗帘或床头,而是一片米白的墙体软包,平野认得那是书房。神宫寺中途还去确认了一下门锁。反正正主一回来,他俩干什么都得偷摸着移步了。


“这么急不可耐啊?”人家昨天才从美国飞回来,快两个多月不见,竟然也没多腻乎一会就马不停蹄安抚另一头了。


“不是说好的‘明天见’吗?”神宫寺手托着腮,弯起的眼里都是缠绵交织的情意,仿佛不忍将目光投注到任何别人身上,怕错失他脸上每一处细微变化,倒该给他颁个日本第一深情奖,“你还不高兴了啊。”


“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像在嗔怪他有些无情和生分的回答,神宫寺嘴角斜撇,平野被他惹得又笑出来,本来绷紧的冷若冰霜的面孔还是露出一丝破绽,神宫寺乘胜追击地嘱咐他别老贪凉了,在车里也把外套穿上,回去就早点歇下,明天还有MV拍摄和巡演的商讨会。平野连声应付,两个人各自占着手机的一端,窸窸窣窣的底噪让平野本就昏沉的神思愈发游离天外。两个人本来照例是睡前会开会视频,不过现在只能争分夺秒找些其他零碎时刻弥补。


一番唠叨完后,有那么十几秒无话的沉默。


神宫寺一贯妥帖细心,在睡梦的边缘他仿佛就能看到那张侧脸目无旁视,留心着路况。开到人烟车流稀少的公路,他有点肆无忌惮起来。不过神宫寺对车的爱护是有点儿变态的,被温柔训斥后他不情愿地把手伸出车窗,一缕灰白的烟雾被萧索的风稀释。但也不用太久,半根烟的时间神宫寺就会憋不住跟他赔罪了,一般装个傻什么的就是服软想翻篇的意思,他也会心领神会地接过这个示好的信号,没办法,就是这么合作无间。幻想里还是看得不那么真切,如果现在就在旁边就好了。不无贪婪地这么想着。


如果你没那么好,也许自己就不会这样难以脱身。每次被推到愧痛交加的时刻,他都动了放弃的念头,到下次还是重蹈覆辙。可是,可是他还不够好吗?他不值得被坚定不移地选择——那个唯一的选择,他缺了什么?


这话也断不可能问出口。


神宫寺听到那边车发动的轰鸣音,平野半耷拉着眼皮,眼看着眨眼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回应的间隔也越来越长,他还想再说些什么,最终也就挤出一句低哑的,“你慢慢睡吧,我先挂了。”


平野从鼻子里勉强发出哼哼声,算作答应。脑海里一帧帧画面都被按下0.5倍速,将原本被遮掩的细密知觉被放大一倍。给岩桥践行那天两个人在他家喝得浑醉,平野躲进洗手间怕再挨灌,恰就撞见撑在盥洗台边垂头的神宫寺,平野也晕乎乎地,把腰弯下,头埋得更低地去看他被打湿的额发还有红色的眼角,然后觉得耳后一凉,是神宫寺从侧边捧住了他的脸。平野酒醒了一半,嗓子干干地憋出一句,你别太难过,以后又不是见不着了。话没毕就挣脱,逃似的离开。第二天又是为自己莽撞的抱歉,又是托辞认错人了。平野望进那双澄净的眼睛,波心荡漾,那天不敢再对视多一秒,此刻霎时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


没关系。就算没认错也可以。


晃神之间,平野感觉自己脑子里绷的那根弦兀然断了,伴随着失速狂奔的心跳,扔下这句如同炸弹的话便仓皇夺门而出。他当时刚开始打算留长发,换了更柔顺滋养的洗发水,一股椰子味在半空漂游浮动。神宫寺还没来得及在他脸上探寻玩笑的痕迹。如果平野可以装作这是个玩笑,如果他也可以当做这是个玩笑。如果。


“快到家了。”经纪人拍了下平野的肩膀提醒道。不一会又听见耳机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混乱的言语拉扯,开门的吱呀声,电波一瞬间断开,网络情况较差的提示,各种杂音打架,把他往下坠的意识又拽了回来。彻底清醒。


“紫耀,”神宫寺的声音恢复沉稳镇定,眉眼之间却是更深的疲倦和歉疚,“周六来我家吃饭吧,玄树坚持的。”


“……对不起。”


平野揉了揉眉心,长吸一口气,复又缓缓吐出。他不想再听到道歉了,再也不想。


 

 

*

一进门,神宫寺还在客厅看电视,岩桥在厨房忙活,最先发现平野,便不咸不淡地走过来握了握手算作招呼,又接过了给他带的礼物。脸上还是有点羞涩的熟悉的笑容,看不出什么有异样的情绪,就是有点晒黑了,泛着健康的光泽,倒是比以前病恹恹的苍白样子精神不少。


“还是紫耀最好,”岩桥一面领他往里走,一面抱怨,“廉和海人都临时变卦不来。”


“他俩的部分都要补拍,”神宫寺解释道,“周末嘛,人家工作人员也辛苦。”


“哎,我可是来了,怎么没夸我啊?”岸举起一只手,岩桥好笑地白他一眼,“嗯,空手来的,还亏我给你挑了半天特产。”两个人调笑拌嘴一阵,气氛轻松融洽了不少,平野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稳,顺便帮岩桥布菜打下手。


“能帮我拿下烤盘吗?”岩桥随口问道。


“哦,好。”平野正在择菜,手上湿淋淋的,他随手抽了张厨房纸一抹,然后蹲下身在最下层抽屉柜里翻找,不一会就把烤盘抽了出来,“给。”对方迟迟未接过。


平野有些疑惑地抬头,对上岩桥黑洞洞的眼睛,又弯成一个月牙的弧度,把卧蚕挤得更大更突出。这个笑容他太熟悉,拍摄的时候他自己也用这种技巧制作出一个逢迎的巧笑。


“神,你也不去帮把手啊。”两个人在看棒球转播,神宫寺却不住往厨房瞟,对岸的揶揄置若罔闻。


“不用他,”岩桥终于接过烤盘,用口型对平野说了声谢谢,“我嫌他烦呢。”


“你什么时候成贤妻了。”岸有些受不了地胳膊交叠摩擦自己的臂膀,表示恶寒。神宫寺怪不自在地反驳,“瞎说什么呢。”


平野感觉自己的手在那一瞬间突然脱力。他强装若无其事,自我安慰他从前和几个队友就一起来过神宫寺家玩闹聚餐,知道炊具放在哪里也在情理之中,要说也说得过去。当然,如果问他有没有在只有两个人的清晨,同样作主人之态站在这准备早餐,他没法说自己问心无愧。


岩桥把巧克力面糊倒进模具,送进烤箱,一边调旋钮一边说,“我这次回日本可能也就待一两个月。”


“我不在的时候,谢谢紫耀照顾神宫寺。” 他接着补充道,“哦还有廉、海人他们。”。


“……”


“我又忘了说岸了,是不是。”


岩桥兀自笑起来,状似无意。平野咬着泛白的嘴唇,半握着拳垂在身侧。他用尽全身力气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手上动作却机械而麻木,另外三人一齐惊呼,他才如梦方醒,低头却发现番茄汁的污渍已经将他大半片烟灰色的衣角染成橘红。


神宫寺跨过来两三步距离,平野不自觉地向后退,干笑两声,“下次不揽这种活了。”


“先把这件脱下来吧,神再去拿件,别着凉了。”岩桥使了个眼色吩咐神宫寺。


平野迷迷糊糊地把外面这件卫衣脱了,随手搭在椅背上,只着一件打底的纯白T恤,天生优越的肌肉曲线表露无疑。“紫耀你跟着进去挑吧,神平时穿的可能不太合你尺寸。”岩桥笑着补充,他没那个力气再深究每一个字的含义,便跟着进到主卧,将其他所有目光关在门外。


 

一阵陌生的香氛扑鼻而来,香得有点晕人,平野揉了揉太阳穴,靠在门上摆弄手机。连神宫寺走近了也没察觉。“在跟谁聊天吗?”


平野说了个最近有合作的异性艺人的名字,只是有重合的兴趣爱好,偶尔会聊上两句。


“有我还不够啊?”神宫寺手上攥着一件宽大的夹克,才发觉刺绣装饰粗糙的质感也能磨得皮肉痒到难捱,如此细小的痛楚。片刻没有得到答复,好在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言语越界,随即补上一个调侃般的轻浮笑容。平野抬眼瞥他一眼。


他俩从没谈论过这个问题,或者说尽量不去触碰。平野没承认或许诺过神宫寺是他的唯一,可能是他在这种丧失体面的关系中,在这个不平等的位置上能保留的最后一点自尊,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没去戳破。在床上得意忘形到顶点,平野倒是似清醒似迷醉地问过对方,谁更好。神宫寺目光躲闪一下,把他揽得更紧,在他耳边吞吐温暖气息,平淡却绝望地说,别这样说他,也别这样说自己。



平野看起来没有因为这句唐突的话受折磨,他轻巧地绕过这个问题,“要不要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神宫寺舒了一口气,他伸手摸到对方颈后凉凉的薄汗,随口说道,“游戏?”


“不是。”平野的脑袋往左边偏了偏,耳朵和碎发和手难舍难分地厮磨。


“衣服?”


“不是。”


“模型?”


“Bubu~错误!”


“请求提示。”神宫寺猜得心猿意马,注意力系在平野冰凉的素圈耳环上,被一下下晃得眼晕心痒。


“是你已经看过的东西。”


神宫寺又思索了一会,给出几个错误答案,终于举手投降。平野有些不满地从裤子口袋里摸索出那个小狗摆件,已经配上了细细的银链子。


神宫寺接过去,拎在半空中晃悠,“你记错了?我应该没有见过它。”说罢又笑着收在自己口袋里。


平野努了努嘴,“是你自己忘了吧,我拍照发你的。”不服输的劲头上来了,他一把夺过神宫寺的手机,翻到那日的聊天记录,却真的只是一片空白。


文章里少了一段承前启后的小节也许会显得突兀,但一天天零散的闲话里却没有任何连贯的线索,就算凭空删了那么一截,也决不会怀疑什么。


可是平野自己知道那绝不是白日发梦,明明就是两三天前发生的的事情,他连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比对都不需要。


他一点点回忆拼凑那天的会话——神宫寺六点多发来消息问候,他拍了照发过去,然后。


但你都有一只小狗了,干嘛这么贪心。


干嘛这么贪心。


干嘛这么贪心。


干嘛非要来抢走我的。


登时天旋地转。




“好啦,我很喜欢。”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穿上试试。”


神宫寺还只以为平野在那发愣只是因为记岔了,忙着转移话题安抚和讨好。平野什么都听不见,只觉得头皮发麻,耳边都是嗡嗡的蜂鸣。回忆如电光一幕幕闪过,自己不小心遗忘在车上的包,储物盒里忘记带走的皮筋。那天还有点欣喜对方那么早就发来消息慰问。是,他休息日没事怎么可能这样早起。


胃里翻涌绞痛着,唇齿间一片苦涩,想吐些什么却吐不出来。


他倚在门边,等理智回笼了,便听到门外传来催促,菜都上齐了,再不出来我们要先动筷了。


神宫寺拉过他的手,被那温度冷一激灵。平野凝视着他的眼睛,心脏一扯一扯地疼。


“就这件吧,挺好的。”


平野脸上仿佛乍醒一般的神态和眼睛里毫无波澜的情绪让神宫寺没来由地心悸不安,于是加重力气,在平野干燥的掌心用力按了一下。


义无反顾交握的双手。像最后一次那样,将血管和肌理的走势嵌刻进记忆。像第一次那样。


他转过身,转动门把手。

 


 

fin.

 



sheery's LRC house

King & Prince - 恋降る月夜に君想(全碟LRC歌词/ Pop/ 2021-10-06)

[图片]


电影《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 完结篇》主题曲


[ti: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4.05]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00:09.10]Can we be happy?
[00:10.28]
[00:10.57]Darling Darling 隣でずっと
[00:13.96]Loving more Loving 笑っていたいよ
[00:17.20]僕らは運命に 少し甘え過ぎかな
[00:24.26]Darling Darling その瞳(め)にずっと
[00:27...



电影《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 完结篇》主题曲


[ti: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4.05]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00:09.10]Can we be happy?
[00:10.28]
[00:10.57]Darling Darling 隣でずっと
[00:13.96]Loving more Loving 笑っていたいよ
[00:17.20]僕らは運命に 少し甘え過ぎかな
[00:24.26]Darling Darling その瞳(め)にずっと
[00:27.68]Feeling more Feeling 映っていたいよ
[00:30.91]いたずらな奇跡は
[00:34.47]いつかTake us to the moon
[00:39.11]
[00:39.76]交わる恋の二乗
[00:43.14]絡まる思考回路
[00:46.99]Oh Yeah, Find the answer
[00:49.94]重なる視線はMagic
[00:53.42]高まるKissフラグ
[00:57.26]Oh Yes, It's a romance
[00:59.68]
[00:59.90]君らしくKiss the sun
[01:03.28]僕らしくKiss moonlight
[01:06.47](もう) 寝ても覚めても (夢でも)
[01:08.82]好きが止まらない (止まらない)
[01:10.49]
[01:10.68]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01:15.83]Can we be happy?
[01:17.10]
[01:17.41]Darling Darling 隣でずっと
[01:20.77]Loving more Loving 笑っていたいよ
[01:24.15]僕らは運命に 少し甘え過ぎかな
[01:31.06]Darling Darling その瞳(め)にずっと
[01:34.45]Feeling more Feeling 映っていたいよ
[01:37.64]いたずらな奇跡は
[01:41.27]いつかTake us to the moon
[01:46.10]
[01:46.29]輝き過ぎってホント罪だね
[01:49.80]目隠しされたって君の全てImagine
[01:54.49]Oh, There's no reason
[01:56.82]言えない台詞ばかり
[02:00.21]溢れ出すハプニング
[02:03.98]Oh, Love is wonderland
[02:06.64]
[02:06.83]強がるフリしてSmile
[02:10.04]冷静なフリしてShine
[02:13.29](もう) いてもたっても (いられない)
[02:15.70]好きでたまらない (たまらない)
[02:17.25]
[02:17.47]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02:22.70]Can we be happy?
[02:24.00]
[02:24.27]Darling Darling 離れていたって
[02:27.61]Loving more Loving 考えちゃうよ
[02:31.01]悩める運命が 恋の続きを見てる
[02:37.92]Darling Darling その手にずっと
[02:41.43]Feeling more Feeling 触れていたいよ
[02:44.58]気まぐれな季節は
[02:48.32]いつかTake us to the moon
[02:53.00]
[02:54.30]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02:55.48]King & Prince
[02:56.75]作詞:栗原暁
[02:57.77]作曲:久保田真悟・栗原暁
[02:58.64]編曲:久保田真悟・ha-j
[02:59.73]
[03:01.16]映画「かぐや様は告らせたい~天才たちの恋愛頭脳戦~ ファイナル」主題歌
[03:06.41]
[03:07.42]もしも地球の片隅で
[03:10.62]君が涙に溢れたら
[03:14.78]夜空に橋を架け 見つけに行こう
[03:19.09](Love is so beautiful)
[03:21.35]心は見えなくても
[03:24.03]いつでも君の全てを感じられる
[03:30.19]
[03:31.38]Can we be happy?
[03:32.86]
[03:33.70]Darling Darling 隣でずっと
[03:37.07]Loving more Loving 笑っていたいよ
[03:40.35]僕らは運命に 少し甘え過ぎかな
[03:47.37]Darling Darling その瞳(め)にずっと
[03:50.78]Feeling more Feeling 映っていたいよ
[03:54.07]重なる唇が 二人を導く
[04:01.06]いつかTake us to the moon
[04:06.72]
[04:24.11]......The End......
[04:27.26]



[ti:You are my hero]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5.98]君と架けようRainbow
[00:08.96]
[00:12.19]You are my hero
[00:13.43]空にRainbow
[00:15.69]I'll be there for you
[00:17.68]
[00:19.04]I know you are 誰よりもずっと
[00:23.42]Doing your best どんな時もずっと
[00:28.42]明日が見えない そんな日々も
[00:32.82]優しい光 照らしてくれた
[00:36.68]
[00:36.89]自分のことなんて後回しにして思いやる心
[00:41.08]辛い今日だって いつの間にか過去へと変わっていく
[00:45.41]
[00:45.61]終わらない悲しみはない そう信じて
[00:50.69]君とともに歩いていこう
[00:55.10]
[00:56.01]いつか空に架かる希望のRainbow Rainbow
[01:01.48]雲の切れ間からSmiling Smiling
[01:06.32]願い届く未来きっと
[01:10.22]今はまだ涙の跡消えなくても
[01:15.14]It'll turn out all right, Believe in yourself
[01:19.67]いつも君のそばにいるよ
[01:22.54]明日に向かって走る君はBravery Bravery
[01:28.45]You are my hero この愛を この感謝を
[01:31.65]For you
[01:32.90]
[01:33.52]You are my hero
[01:34.66]King & Prince
[01:35.64]作詞:草川瞬
[01:36.79]作曲:Susumu Kawaguchi・草川瞬・佐原康太
[01:37.79]編曲:佐原康太・門脇大輔
[01:38.90]
[01:40.58]Just the way you are 守りたいずっと
[01:44.90]簡単じゃない 分かっててもずっと
[01:48.91]
[01:49.39]誰かの視線や評価じゃなく前向く姿は
[01:53.75]誰かの勇気や歩き出す力になっていく
[01:58.05]
[01:58.29]見つめる未来には  そう見えるだろう
[02:03.29]今までで一番の笑顔
[02:07.78]
[02:08.60]何度だって青い空へWishing Wishing
[02:14.15]ここから始めようStarting Starting
[02:18.77]不安抱えたままでいい
[02:22.85]今はまだ答えなんて見えなくても
[02:27.76]It'll turn out all right, Believe in yourself
[02:32.26]いつも君のそばにいるよ
[02:35.45]雨の日だって諦めないNever Ever
[02:41.01]You are my hero この愛を この感謝を
[02:44.45]For you
[02:45.38]
[02:46.36]大丈夫だと笑い誤魔化しても
[02:54.00]大丈夫は君からのSOSの合図
[02:58.20]出来る限り支えたい 力になれるのなら
[03:07.56]
[03:09.67]暗いトンネルの中をただ
[03:11.41]前だけ見据えひたすら歩いた
[03:13.86]見えないはずの道は何故か
[03:15.76]君の笑顔で照らされ始めた
[03:18.26]心にBrave 時にはBreak
[03:19.96]立ち止まったっていいさ 君のペースで
[03:22.66]ありのままで君らしくいて
[03:24.83]誰より輝くYou are my hero
[03:27.21]
[03:28.16]いつか空に架かる希望のRainbow Rainbow
[03:33.37]雲の切れ間からSmiling Smiling
[03:38.08]願い届く未来きっと
[03:42.11]今はまだ涙の跡消えなくても
[03:47.05]It'll turn out all right, Believe in yourself
[03:51.59]いつも君のそばにいるよ
[03:54.25]明日に向かって走る君はBravery Bravery
[04:00.30]You are my hero この愛を この感謝を
[04:03.68]For you
[04:04.37]
[04:04.55]You are my hero
[04:06.70]空にRainbow
[04:08.80]I'll be there for you
[04:10.96]
[04:11.32]You are my hero
[04:14.09]
[04:16.88]......The End......
[04:20.20]



[ti:Kiss & Cry]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0.45]Kiss & Cry
[00:02.29]King & Prince
[00:04.43]作詞:mei
[00:06.57]作曲:mei
[00:08.39]編曲:久保田真悟・村田陽一
[00:10.29]
[00:14.12]繰り出す8:00PM
[00:16.76]「いつもの場所で待ってる」
[00:19.60]口癖だった そんな合言葉
[00:22.27]遠い昔みたいだ
[00:24.42]
[00:25.18]無情に流れていくTime
[00:27.83]感情次第のLife
[00:30.64]僕がいる理由 忘れそうになる
[00:33.30]そんな日々を過ごしてる
[00:35.44]
[00:36.16]「なんでそんなにも浮かない顔してるの?」
[00:41.42]って君の声で目を覚ましては 手を握り返して
[00:46.54]
[00:47.22]君がいる だから生きる
[00:49.91]そして明日がまた始まっていく
[00:52.72]どんなときも 乗り越えてゆく 君と
[00:58.05]
[00:58.27]僕らはずっと Kiss & Cry
[01:00.85]いつまでだって It's all right
[01:03.66]歌えない歌はもうない
[01:06.43]踊り明かそう Baby
[01:09.21]言葉にすればつまんない
[01:11.98]心で感じ合いたい愛
[01:14.71]笑顔や涙も絶対
[01:17.19]君と分かち合うよ Baby
[01:22.56]
[01:31.38]何度も繰り返すBeat
[01:34.03]掻き乱されてくFeel
[01:36.81]夜の片隅 ぽつりと浮かぶ
[01:39.47]蒼い月が照らしてる
[01:41.69]
[01:42.39]君がいて 思い重ね
[01:45.07]そして温もり確かめ合えば
[01:47.71]どこにいても 大丈夫だよ きっと
[01:53.26]
[01:53.51]僕らはずっと Kiss & Cry
[01:56.07]いつまでだって It's all right
[01:58.81]歌えない歌はもうない
[02:01.69]踊り明かそう Baby
[02:04.36]カタチにしたらつまんない
[02:07.03]まだまだ夢見てたいや
[02:09.86]遠回りも悪くない
[02:12.29]君と叶えたいよ Baby
[02:18.49]
[02:29.25]夜明けの街 抜け出すように
[02:34.65]昇る朝陽 僕らの今日を運ぶ
[02:40.23]「おはよう」ってさ 風が吹けば
[02:45.06]口ずさむ 君とのメロディー
[02:51.14]
[02:51.36]僕らはずっと Kiss & Cry
[02:54.04]いつまでだって It's all right
[02:56.67]歌えない歌はもうない
[02:59.51]踊り明かそう Baby
[03:02.30]言葉にすればつまんない
[03:05.03]心で感じ合いたい愛
[03:07.78]笑顔や涙も絶対
[03:10.29]君と分かち合うよ Baby
[03:17.73]
[03:35.53]無情に流れていくTime
[03:40.93]感情次第のLife
[03:43.38]
[03:53.55]......The End......
[03:56.46]




[ti:Easy Go]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1.43]Yeah, too much baby
[00:06.27]Been working day and night
[00:08.91]We going easy, come on...
[00:12.99]
[00:13.30]Ah
[00:14.82]Easy Go Easy Go
[00:16.22]Ha yeah
[00:17.70]Easy Go Easy Go
[00:19.35]Ah
[00:20.88]Easy Go Easy Go
[00:22.95]Ha yeah
[00:24.21]Easy Go Easy Go
[00:25.87]
[00:26.22]OK, here we go again
[00:27.74]Things are going messy and
[00:29.35]I guess I had it enough
[00:32.60]Loosen up the attitude
[00:34.27]have some little gratitude
[00:35.88]how about we call a day off
[00:37.99]
[00:38.23]I'm going out tonight
[00:39.75]and bring my friends along
[00:41.43]Forget about what's going on
[00:43.32]and have a good time
[00:45.64]Say hello to wonderful
[00:47.25]you deserve a rendezvous
[00:48.85]Baby so easy come easy go
[00:52.20]
[00:52.39]Ready for a night like a dream
[00:53.91]come by if you're one of me
[00:55.58]no need to be shy in here
[00:57.08]put your glass up high ching ching
[00:58.86]all good everything's okay
[01:00.27]let me see your hands in the air
[01:01.97]breaking it down feeling the vibe
[01:03.51]better be ready to roll hey
[01:05.09]
[01:05.25]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1:07.49]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1:10.89]Just take it easy
[01:12.47](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1:14.34]Just take it easy
[01:15.67](and happiness will come looking for you)
[01:18.10]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1:20.52]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1:23.81]Just take it easy
[01:25.25](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1:27.79]No need to rush let's take it all slow
[01:30.92]
[01:31.18]Ah
[01:32.25]Easy Go Easy Go
[01:34.31]Ha yeah
[01:35.64]Easy Go Easy Go
[01:37.54]Ah
[01:38.75]Easy Go Easy Go
[01:40.79]No need to rush let's take it all slow
[01:43.75]
[01:44.09]Working everyday and night
[01:45.59]pushing it'll be alright
[01:47.28]Living your life can be tough
[01:50.48]Trouble in the other hand
[01:52.08]things don't go the way you plan
[01:53.65]Why is it treating me rough?
[01:55.83]
[01:56.12]I need to break it down
[01:57.59]can't take this any more
[01:59.31]You gotta go and love yourself
[02:01.44]and have a good time
[02:03.43]Throw away your negative
[02:05.10]opposite to positive
[02:06.74]Baby so easy come easy go
[02:10.01]
[02:10.24]What you really wanna be
[02:11.76]Tell me what you wanna see
[02:13.38]no need in a hurry here
[02:14.48]no one here to call ring ring
[02:16.69]Enjoy what you have inside
[02:18.11]and then you will realize
[02:19.76]Definitely, lucky for me
[02:21.36]Better for me tomorrow hey
[02:22.84]
[02:23.04]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2:25.18]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2:28.76]Just take it easy
[02:30.10](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2:32.03]Just take it easy
[02:33.35](and happiness will come looking for you)
[02:35.84]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2:38.32]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2:41.65]Just take it easy
[02:42.99](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2:45.60]No need to rush let's take it all slow
[02:48.53]
[02:49.03]Let it all just go on
[02:50.98]Let it all just go on
[02:52.44]Easy come Easy go
[02:55.73]Let it all just go on
[02:57.34]Let it all just go on
[02:59.01]Easy come Easy go
[03:01.85]
[03:02.01]Everybody busy going side to the side
[03:03.51]Everybody busy with their mind on aside
[03:05.13]Everybody busy going hard to decide
[03:06.77]what you really wanna do?
[03:08.44]Never mind with the outer world
[03:10.24]Never mind what the other say
[03:11.69]Easy come easy go
[03:13.27]Easy on your everything!!
[03:14.67]
[03:14.91]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3:17.22]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3:20.58]Just take it easy
[03:22.00](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3:24.05]Just take it easy
[03:25.16](and happiness will come looking for you)
[03:27.77]Say never mind Say never mind
[03:30.23]You don't have to be such a hero for everyone
[03:33.61]Just take it easy
[03:34.89](Yeah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yourself)
[03:37.52]No need to rush let's take it all slow
[03:40.44]
[03:40.78]Ah
[03:41.95]Easy Go Easy Go
[03:43.67]Ha yeah
[03:45.18]Easy Go Easy Go
[03:47.27]Ah
[03:48.44]Easy Go Easy Go
[03:50.53]Ha yeah
[03:53.02]
[03:53.52]Easy Go
[03:54.14]King & Prince
[03:54.69]作詞:JUN
[03:55.21]作曲:Josef Melin・Christofer Erixon
[03:55.71]編曲:Josef Melin
[03:56.18]
[03:56.66]......The End......
[03:57.21]



[ti:NANANA]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0.99]Yeah you know what it is
[00:03.29]The boys are back
[00:04.57](Ooh yeah)
[00:05.80]Haha it's time to get down
[00:07.98](Eh eh eh)
[00:09.35]Uh let's get it
[00:10.30]
[00:10.58]Burn it up set the roof on fire (whoo)
[00:13.06]Burn it up when the KP on the stage (yah)
[00:15.56]Burn it up set the roof on fire
[00:17.92]We so fly no lie
[00:18.77]Everybody hit the floor
[00:20.36]
[00:20.62]盛大にhere we come
[00:22.34]加速するこのheart beat (hey!)
[00:25.52]The wait is over飛び出す
[00:27.48]幕をあけるturn on the lights
[00:30.16]
[00:30.43]ケタ違いのspec (whoo)
[00:31.49]未来型のclique (whoo)
[00:32.74]Better beware better beware
[00:33.98]概念を全てbreak (oh yeah)
[00:35.53]Let me take you higher (ah)
[00:36.53]Dancing on the fire (yah)
[00:37.68]響かせるこのサウンド
[00:39.00]Shake the world ugh
[00:40.34]
[00:40.55]秘めた炎燃やせgo insane
[00:44.47]感じるままshow me how you move (yeah)
[00:47.09]灼熱の中keep on rocking (keep on rocking)
[00:50.27]Raise your hands up (up)
[00:51.46]派手にturn up (come on)
[00:52.72]身体中駆け巡る旋律
[00:55.22]一瞬で虜にblow your mind
[00:59.13]
[00:59.35]Drop the beat
[01:00.55]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1:02.43]火花散らすようにsing it NA NA NA NA
[01:05.40]Whoa! 絶えまなくblaze up
[01:07.53]灰になるまでsing it loud NA NA NA NA
[01:10.49]Feel the heat rising
[01:11.75]誰よりshining
[01:12.93]奏でるnew flavor in your ear
[01:15.45]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1:17.37]騒げwe gonna bring the noise NA NA NA NA
[01:20.37]
[01:23.06]離せない視線
[01:24.80]心奪うaddiction (hey!)
[01:28.02]導くbrand new world
[01:29.87]Let the music take your mind alright
[01:32.73]
[01:32.92]Uh yeah keep it hunnit always
[01:34.01]絵になるso flex
[01:35.21]Yupブレる事のない
[01:36.51]Imma give you my best
[01:37.85]Let me take you higher (ah)
[01:38.96]Dancing on the fire (yah)
[01:40.24]響かせるこのサウンド
[01:41.40]Shake the world ugh
[01:42.82]
[01:43.06]止められない衝動don't hesitate
[01:47.01]この瞬間彩るように (yeah)
[01:49.65]音に乗せてget your groove on (get your groove on)
[01:53.00]Raise your hands up (up)
[01:54.03]派手にturn up (come on)
[01:55.16]時を止めてwe gonna run this place
[01:57.62]引き返せない程にblow your mind
[02:01.75]
[02:02.08]Drop the beat
[02:02.95]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2:04.64]火花散らすようにsing it NA NA NA NA
[02:07.87]Whoa! 絶えまなくblaze up
[02:09.81]灰になるまでsing it loud NA NA NA NA
[02:12.97]Feel the heat rising
[02:14.28]誰よりshining
[02:15.42]奏でるnew flavor in your ear
[02:17.99]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2:19.80]騒げwe gonna bring the noise NA NA NA NA
[02:22.68]
[02:28.24]NA NA NA NA (hey!)
[02:33.26]One more time
[02:38.20]NA NA NA NA (hey!)
[02:40.80]
[02:44.36]紡ぐ炎永遠にburning bright
[02:48.38]消える事のないfire flame
[02:50.88]熱気の中just let loose
[02:54.06]Raise your hands up (up)
[02:55.21]派手にturn up (come on)
[02:56.42]解き放つのさwe are about to ignite
[02:58.62]一瞬で虜にblow your mind
[03:02.92]
[03:03.41]Oh yeah
[03:04.18]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3:06.17]火花散らすようにsing it NA NA NA NA
[03:09.14]Alright
[03:09.49]Whoa! 絶えまなくblaze up
[03:11.16]灰になるまでsing it loud NA NA NA NA
[03:14.16]Feel the heat rising
[03:15.46]誰よりshining
[03:16.71]奏でるnew flavor in your ear
[03:19.17]Whoa! Spitfire everywhere
[03:21.12]騒げwe gonna bring the noise NA NA NA NA
[03:23.96]
[03:24.50]NANANA
[03:25.48]King & Prince
[03:26.51]作詞:Toru Ishikawa
[03:27.49]作曲:Toru Ishikawa・SLAY HIROKI
[03:28.49]編曲:SLAY HIROKI
[03:29.42]
[03:30.56]......The End......
[03:31.54]



[ti:泣き笑い]
[ar:King & Prince]
[al:恋降る月夜に君想ふ]
[by:asuriming]
[00:00.60]泣き笑い
[00:02.28]King & Prince
[00:04.17]作詞:向井太一・CELSIOR COUPE
[00:06.16]作曲:CELSIOR COUPE
[00:08.42]編曲:CELSIOR COUPE
[00:09.64]
[00:10.48]しょうがないという言葉と
[00:13.22]我慢することで僕は
[00:15.94]I don't care but I'm not okay
[00:21.34]それで良かったんだとか
[00:23.94]言い訳で誤魔化してさ
[00:26.63]ほんとはね 僕が一番わかってる
[00:31.58]
[00:32.01]寂しさや 虚しさとか
[00:37.49]言葉なんかじゃ表せない感情が wow no
[00:42.85]泣きそうで 空を仰ぐ
[00:48.20]一筋 こぼれ落ちた
[00:52.31]
[00:53.51]Oh 挫けそうな時には oh oh oh
[01:00.84]Singing with me oh oh oh
[01:04.22]Oh 振り返れば君がいてくれたよ
[01:11.51]Singing with me oh oh oh
[01:13.94]
[01:14.23]We don't cry...
[01:18.91]We don't we don't cry
[01:24.87]We don't cry...
[01:29.51]We don't we don't cry
[01:36.24]
[01:46.34]思えば君といれば
[01:50.55]いつの間にか落ち込んだことすら
[01:54.17]忘れていたんだ
[01:57.60]僕で良かったなって
[02:00.22]泣き笑いのSunday
[02:02.84]ほんとはね わかっていたはずなのに
[02:07.65]
[02:08.06]喜びや 愛しさとか
[02:13.40]忘れがちになってしまうけれども
[02:18.17]僕のそばにいて欲しいよ
[02:24.25]この先 続く未来
[02:29.02]
[02:29.57]Oh 挫けそうな時には oh oh oh
[02:36.76]Singing with me oh oh oh
[02:40.24]Oh もしも君が落ち込んだら 僕が
[02:47.63]Singing with you oh oh oh
[02:49.84]
[02:50.19]We don't cry...
[02:54.94]We don't we don't cry
[03:00.83]We don't cry...
[03:05.54]We don't we don't cry
[03:11.66]
[03:12.18]弱さを持った強さで
[03:14.81]悲しみさえも綺麗で
[03:17.58]眩いほどの未来へ
[03:20.10]歩んでいく
[03:21.94]
[03:22.85]君からもらったすべてで
[03:25.62]返したいんだ 喜びで
[03:28.21]輝いてる この世界で
[03:30.81]君とふたりで
[03:36.06]
[03:36.33]Oh 挫けそうな時には oh oh oh
[03:43.45]Singing with me oh oh oh
[03:46.92]Oh もしも君が落ち込んだら 僕が
[03:54.13]Singing with you oh oh oh
[03:56.61]
[03:56.96]We don't cry...
[04:01.74]We don't we don't cry
[04:07.47]We don't cry...
[04:12.39]We don't we don't cry
[04:16.18]
[04:18.96]Oh la la la la We don't cry
[04:24.20]Oh la la la la We don't we don't
[04:29.57]Oh la la la la We don't cry
[04:34.81]Oh la la la la We don't we don't cry
[04:40.96]
[04:42.80]......The End......
[04:44.35]





地生五金

【神紫】风暴将至(下)

预警见前文。


5.


“散开!散开!”


尖叫声撞破大门。洪流汹涌而来,然比洪流更致命的是里面裹着的数量众多的钢筋残垣,不断有躲闪不及的学生们被当头砸裂乃至刺穿,破损的尸体复又被激流拆散,一时哀鸿遍野,狼藉一地,满眼是横飞的血肉,堪比屠宰场。


平野头部已经被一块飞来的铁块砸伤了,血液在汩汩地淌下,又很快被雨水冲刷,浇灌在伤口上是撕心裂肺的痛,所幸伤口尚浅不足致命。


他一边反反复复通过通讯器上的定位确定神宫寺的位置,一边尽可能地救人。神宫寺那头的标识忽明忽灭,似乎信号极不稳定的样子,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长距离...

预警见前文。


5.

 

 

“散开!散开!”

 

尖叫声撞破大门。洪流汹涌而来,然比洪流更致命的是里面裹着的数量众多的钢筋残垣,不断有躲闪不及的学生们被当头砸裂乃至刺穿,破损的尸体复又被激流拆散,一时哀鸿遍野,狼藉一地,满眼是横飞的血肉,堪比屠宰场。

 

平野头部已经被一块飞来的铁块砸伤了,血液在汩汩地淌下,又很快被雨水冲刷,浇灌在伤口上是撕心裂肺的痛,所幸伤口尚浅不足致命。

 

他一边反反复复通过通讯器上的定位确定神宫寺的位置,一边尽可能地救人。神宫寺那头的标识忽明忽灭,似乎信号极不稳定的样子,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长距离移动过。平野不敢往深了想,他在激流中艰难地向所指区域靠近,风大浪大,夜色又极深,他只能大致摸着个方位,要精确定位到所在地几乎是天方夜谭。

 

——太诡异了,一切都。

 

仅不到两个小时,联邦最大的军校图恩瓦尔德已被淹没了四分之一。鬼魅般飞涨而上的潮水在迅速吞食每一寸土地及上面的每一个人,直奔不远处的联盟军中枢而去,简直像长了眼的活物。

 

突如其来的断电,突如其来的风暴,虽说在这种毁灭性的灾难前校方无法应对也能理解,可怎么也不该是现在这样:没有任何应急方案或是救援措施,瘫痪的岂止电力系统。

 

冥冥之中,像有双无形的手在以不可抗力将他们推入深渊。

 

平野心率已经超过了160次/分,高度绷紧的神经和巨大的活动量迅速压榨着他的体能和神智,几乎是以燃烧性命的程度在支撑。他拆了面前的铁门、一路攀上钢制爬梯,但才上去两三米通道便又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底下是滚滚涌动的洪流,他只能半个身子吊在爬梯上找位置:按通讯器上显示的定位来看,就是正前方了,可前面明明只有个被封起来的管道口?

 

平野眨了眨酸痛的眼睛:那管道口为什么还在动?有什么东西在想顶破它?

 

突然之间,刚刚其他人所说的“校内出现大量变异食人鱼”劈进他大脑。

 

如果盖着管道口的铁皮被掀飞、里面的东西必然会冲他迎面扑来,一瞬间平野心沉至谷底。

 

铁皮被割开了——平野没有武器,他已经悄无声息举起了通讯器,对准。高桥改装它时曾在上面装了一次性的小型火药,当时平野难以理解他要把什么东西都改造成具有杀伤力的武器这种脱线行为,如今却在心底想,所谓先见之明——

 

“啪。”

 

很小很小的一声,平野瞳孔瞬间放大。

 

摔出来的是神宫寺。

 

管道口距地面有一定高度,看得出他状态并不好,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便直直坠进水流之中。平野只觉嗓子一下被掐紧,刚毫不犹豫跳进水里,看见那只手正死死攀住楼梯边垂下来的发锈的栏杆,神宫寺仰着头,在失力地换气。

 

管道太长了,比想象中还漫长十倍。狭窄的空间里氧气本就所剩无几,只能靠跪爬或匍匐前行,水漫过他身体近一半,最后彻底脱力时几乎是被水流冲着走的——那时他大脑被缺氧和低温麻痹得一阵阵眩晕放空,为了不让自己失去意识,他逼自己想了很多很多事,到现在大脑都一阵一阵地作痛,全靠着平时训练及求生的本能抓住栏杆不让自己被冲走。他好像听见有谁在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喊着什么,当涣散开去的注意力重新集中时,他终于看清了平野怛然失色的脸,近乎咆哮地:“闪开——!”

 

神宫寺下意识转头,然而水中阻力太大,不论他反应如何之快动作都被拉慢了数倍——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把他狠狠推了开去,砰地一声巨物砸落,在他愕然的瞳孔中掀起数米高的浪花。

 

“紫耀……”

 

那是一块被冲垮的防波堤。

 

过了半分钟,平野才猛一下挣出水面。他呛了口水,面色极其苍白,乌黑的水珠不断从唇边滚落。

 

“……没事。”

 

“这叫没事?”已经有殷红的血于水面丝丝缕缕漂浮散开,神宫寺很难控制住自己声音不变得尖锐。太浑浊了,水下什么都看不清,平野能感觉到神宫寺向来稳如磐石的精神力竟掀起了狂风骤雨般的巨大波动,这让平野难以自制地开始烦躁:“都说了没事,你往前走!”

 

“这叫没事?”

 

平野用力把手挣出来,不到一秒又被神宫寺一把抓住,他手劲从未如此大过,几乎要把平野扼碎在手心里的程度:“再说一遍有没有事?”

 

“你非要现在跟我吵架?”

 

“到底谁……”神宫寺话音未落,手上已经条件反射地拽着平野横向侧边,一块巨物贴着他们身体砸下:被撕碎的万吨巨轮夹在浪中时还如同玩具碎片般不起眼,当被卷至眼前时,那巨大的钢筋碎块要当头下来,足以把整个活生生的人锤成一滩肉泥——

 

两人用尽全力抓住爬梯以免被洪流卷走,面对眼前末日般的场面,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

 

在洪流中,爬梯几乎已经在呻吟,可能下一秒就会被生生冲散瓦解,他们必须尽快想办法脱身。

 

可是还能往哪里脱身?

 

 

6.

 

 

“神。”

 

神宫寺抬头看他。因着高强度的消耗,平野的声音已经哑到不能更哑,眼神几近涣散:“……腿痛。”

 

纵使他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在水中靠那么零点几秒完全躲过从天而降的巨大石块。那尖利巨石砸中了大腿,看不清伤势,但能感觉身体在一点点失血失温,麻痹与痛意来得后知后觉却汹涌,就着不断滚落的水珠,平野视线一片模糊。

 

迷蒙间,平野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合了过来,把他的神智一点点拉回安全区。一睁眼看见近在咫尺的神宫寺,他凑过来很轻很轻地吻自己的眼睛。

 

“等退潮了我们就去医院。”他说。

 

平野想说这可不是普通的潮,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神宫寺当然不会不知道,可水已经漫过了腰部,死亡和水位在一同逼近。平野神智还算清醒,他知道如果再不处理、任由自己泡在这肮脏水中,这腿应该逃不过截肢。

 

哗——

 

两人被巨响震得一滞,回头:不远处的图书馆竟生生被冲垮,四壁轰然倒塌,那些珍奇的无价的藏品从断壁残垣间隙里涌出,玻璃跟蝴蝶般漫天碎裂飞舞开来,几乎刺痛他们的眼睛。

 

真的完了。平野在脑中这样想。

 

残肢碎屑和被拆散的建筑残骸一同被激流卷过眼前,密密麻麻,铺满目所能及之地。全校历史最为悠久的建筑就在眨眼间被毁于一旦,天价所不能估量的古物与成千上万条鲜活性命一起被碾碎,平野感觉呼吸一点点被掐紧——突然,他视线滞住了。

 

神宫寺注意到他的反常:“紫耀?”

 

平野眼睛死死盯着某处。雨水不断冲刷过他侧脸,那双眼几乎被熬成血红。

 

——半截苍白的断指被卷在漆黑潮水中,实在不能算多醒目,但上面那枚闪耀着白色的光的尾羽戒指却如刀锋般无声扎向他的瞳孔。

 

神宫寺将目光缓缓移回他脸上,轻声道:“鸟海静流?”

 

平野吞咽了数次,才勉强出声:“你认识?”

 

神宫寺笑了下,他脸上也不剩多少血色了:“你不会觉得海人能瞒过我吧。”

 

“其实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平野低声,“现在知道了。”

 

“今夜可能死了有九成的人。”

 

“嗯。”

 

“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样。”

 

“嗯。”

 

“紫耀。”

 

“……嗯。”

 

神宫寺舒了口气,过大的暴雨让他分不清眼前滑落的是什么:“我也快死了。”

 

平野猛地抬头。神宫寺手似乎松了一瞬,又紧紧攥回了铁制栏杆,很轻地弯了下嘴角:“我也没想到……管道里还能溜进条鱼。那会儿太冷没有感觉,刚刚才发现,好像腹部差不多是被咬穿了。”

 

狂风卷起乌黑的浪,映进平野一片死寂的眼底。

 

“没关系,现在也不痛了。”神宫寺说,“其实我要是一直待那里面也是死路一条,这会儿虽然也没改写多少,但起码见着你了……你别笑我,当时我看着求生意志有多坚定,其实满脑子都是能和你死一起就好了。”

 

“你别说话了……”平野从喉咙里干涩地挤出声音,语无伦次,“先别说话了……不要说了……”

 

“如果我能活下来,我还可以重新给你戴一次戒指么?我们再买一对。”

 

平野勉强笑了下:“这算求婚吗?”

 

“是吧。”神宫寺笑笑,他声音越来越轻,“我们早该结婚了,你说联邦怎么非要搞那个年龄限制呢,二十六岁有什么意义……等二十六岁……我们都认识二十年了……”

 

平野没让他再说下去,几乎是粗暴地扯下戒指,手上发颤地尝试了好几次才给神宫寺戴了上去:“……告诉你答案了。”

 

血一般的红宝石在黑暗中分为惹眼,活像手上捧了颗鲜红的心脏。神宫寺看着看着便弯起眼睛,虽然脸上很虚弱。

 

“给我了你就没有了,不算。我好怕你跑了。”

 

“我怎么可能会跑?”

 

“口说无凭。”

 

“那就重新买吧……等出去了我就给你画押。”平野说着,一字一句都发得极为艰难,“我保证。”

 

 

 

又是轰的一声,平野勉强睁眼。

 

天似乎快亮了,血红的晨曦攀上大空。他已经分不出手去抹掉眼上的水,只能模糊看见远处来势汹汹的巨浪终于扑向了联邦军所在地——在初晨的天光中有大面积的火光熊熊燃起,一直燃到天边,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他仿佛能看见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肉体碎片散进废墟与尘埃。

 

黑潮渐渐没过胸口,再没过喉结。

 

四周的嘈杂声音愈来愈远,平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神宫寺的声音,逐渐模糊的意识里只剩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戒指硌在手心,已经钻出了一个凹陷。

 

细细密密的痛楚咬了上来,开始一点点蚕食他被冻僵的身体。

 

在被鱼群彻底包裹前,他想起已经没有余力与之告别的雷蒙。神宫寺初见雷蒙时抵触得很,那时还没有弗里德里希,他便理直气壮地将雷蒙当成了第一个第三者——当时尚还年幼的神宫寺还会把什么情绪都往脸上写,平野当然也喜欢他固执或乖戾的一面,只笑嘻嘻地说没关系,会陪你走得最远的肯定是我,谁都插不进来。

 

那年既没有弗里德里希,也没有遥远的战争。没有流血死伤,没有从天而降的末日的飓风,他们迈进校园时几乎已能想象未来某年他们将并肩踏入无边无际的宇宙,一直走到虚无缥缈时空尽头都不会是只身一人。

 

 

7.

 

 

高桥睁开眼的时候,神宫寺刚拉灭最后一盏灯。

 

大雨呼啸着泼进室内,细碎冰冷的雨珠冻得他一激灵,睁眼正撞上沙珀吐着信子趴在永濑肩头,一旁的平野还维持着拍他脑袋的姿势:“该走了。”

 

他转过眼珠,看见外头狂风阵阵,山雨欲来。在冷得刺骨的潮水中被浸泡被撕咬的痛感还历历在目,他僵硬地一寸寸转头,与阿龙对上视线:

 

仿佛大地一声惊雷迸起,闪电当头劈下。高桥张了张口,说不出一个字。

 

 

 

 

FIN




(多余的情报:没看懂结尾的话可以复习一下海的精神体出场的部分)

 





地生五金

【神紫】风暴将至(中)

预警见前文。


3.


埃达中曾详细描述过诸神的黄昏到来的时刻:滔天海啸淹没大地,生灵涂炭,万物俱灭。当这一幕几乎被完全具象化地展现于面前时方能感受到切实是末日降临,偌大的露台在地崩山摧般的海啸前如薄纸一样脆弱,按这上百公里的移动时速,要将图恩瓦尔德碾成废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楼梯已经开始震颤,几人刚撤到被架空出来的二层,却目睹了比方才更为骇人的一幕:透过图书馆的落地玻璃他们看见无数学生正涨潮般涌出宿舍大楼,也许是被警报声引出,学生们隔着大楼还看不见正迅速奔来的海啸,他们还在一窝蜂地朝这边挤来——


一把铡刀已经高高吊起,却...

预警见前文。


3.

 

 

埃达中曾详细描述过诸神的黄昏到来的时刻:滔天海啸淹没大地,生灵涂炭,万物俱灭。当这一幕几乎被完全具象化地展现于面前时方能感受到切实是末日降临,偌大的露台在地崩山摧般的海啸前如薄纸一样脆弱,按这上百公里的移动时速,要将图恩瓦尔德碾成废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楼梯已经开始震颤,几人刚撤到被架空出来的二层,却目睹了比方才更为骇人的一幕:透过图书馆的落地玻璃他们看见无数学生正涨潮般涌出宿舍大楼,也许是被警报声引出,学生们隔着大楼还看不见正迅速奔来的海啸,他们还在一窝蜂地朝这边挤来——

 

一把铡刀已经高高吊起,却有数以万计不明所以的学生排着队往这儿赶。左手巨浪,右手是上万条尚且鲜活的性命,这种生死一线的撕裂感比当头一棒更甚,神宫寺看见所有人瞬间脸色发白。

 

“……副楼!”

 

这一嗓子有如天降甘霖,一行人迅速清醒了:图书馆旁边的副楼最下层边是个仓库,用来收些平日用不太到的“过时”东西,其中就包含那种现在看来已经颇为复古的救生艇。在这个由光磁和原石能源作为主体的时代里,它早已被各类高效推进器所取代,但当中枢系统瘫痪、一切被迫退回原始时,它又成了绝佳的救命稻草。

 

平野一手撑过扶手,直直跳下了架空层。地上铺着的厚重地毯减缓了冲击力,他打了个滚便翻身冲向门外——密密麻麻的学生正朝着这里蜂拥而来,像黑色的沼泽,他只身一人在空空荡荡的大厅中奔向人群的背影看来极其渺小,又极其孤注一掷。

 

“我们先去仓库,前面交给紫耀就行。”

 

神宫寺的声音仍然冷静,很是自然地便接过了带头的位置。他们从后门撤向外面,然而光是开门锁就耗费了整整十分钟,当大门终于被推开时,水珠刮在脸上的感觉像一整面玻璃劈头盖脸拍碎在面上,狂风卷着暴雨已经彻底开始撕咬这块大地。

 

高桥声嘶力竭:“后面!”

 

人群如被捶碎的玻璃瓶碎片般四溅,不断有人被撞倒、踩踏、在泥泞中倒下了就再没能起来。神宫寺被高桥这一声喊得一激灵,奋力回头转向副楼那边,然而人实在太多,暴雨中的可见度又太低,几人被迅速冲散,他几乎看不见高桥的影子了。

 

平野又会在哪儿?

 

神宫寺一点点穿过人流,期间被撞了无数次,平时走走不过数分钟的副楼此刻看起来却仍隔了片汪洋似的遥远。

 

等到大楼脚下时,人群已经拥挤得一个缝隙也剩不出了。为了节省能源,副楼自假期以来便被上了锁,如今雨势越来越大,学生们发现打不开大门后便只能任自己暴露在狂风骤雨中,神宫寺怎么也挤不过去,眼看着巨浪已经依稀掀了过来,周遭嘈杂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神宫寺试着低头,又好巧不巧撞在了人腰上,被咆哮着骂了好几句。也有好心的同学问他是要去找人吗,他深吸一口气,高声道:“——救生艇在仓库里!”

 

人群静了一瞬,转眼又跟炸锅般沸腾起来。

 

最前排的人死命往仓库那挤,坚硬的铁质门被撞得哐哐作响,神宫寺过不去,看不见他们要如何开门锁,但这生的希望的浮现无疑是给人打了一剂强心剂。最前面开锁的人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越来越大的暴雨也使仓库底下似乎有什么渗了出来——是涌进去的海水?神宫寺大脑在飞速运转,不对,海水怎么会是从里面向外渗出来?——仓库里到底装了什么?

 

在铺天盖地的雨幕中,他的精神力悄无声息扩到最大。一时间四周几乎刺穿鼓膜的尖锐声响退潮般散去,枝状闪电坠落的时速被百倍地放慢,五感渐渐分明:他看见仓库口那扇相当厚的铁门上居然隐隐出现了凸起的痕迹,一道道如爪痕般锋利,伴随着厉鬼般的尖啸声,听来几乎像毛骨悚然的笑。

 

“不要开……”他声音都在抖,下一秒终于吼出声,“不要开门——”

 

哗的一声,门锁落地。这轻轻一声落在他耳中却比雷鸣更加清晰,仓库门轰然大开,只电光火石的一瞬,站在最前的一排学生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乌压压的黑影拖入水中,从水流没过头顶到灰蒙蒙的血雾涌上水面,只用了不到三十秒。

 

血肉像被泡软的棉絮般弥漫开。

 

——世界于他耳中寂静了。他看见周围的人因恐惧而纷纷失控的面孔被百倍慢放着扭曲起来,连最为可怖的噩梦里的画面也望尘莫及。

 

 

4.

 

 

平野飞奔在大道上。

 

眼前模糊一片,降水量起码在每小时50毫米以上,冲破了特大暴雨的概念,几乎可以称之为浩劫。一片混乱中根本无人能听得进去话,平野平时是很讨厌跟陌生人讲话的,如今却一次次拼了命大吼试图让人撤回宿舍楼中,嗓子在剧痛,效果却显然是杯水车薪——其实他也知道,等海啸完全抵达时这数十层高的宿舍楼也不过是一推便倒的积木罢了,但他更清楚此时只要稍稍缓神便会陷入崩溃绝境,自己必须寸步不停地去做些什么,哪怕看不见一线生机。

 

等转过拐弯口,人数明显增多。平野已经竭尽所能让图书馆门口的那一批先赶回室内,可就现在每栋楼下都拥挤不堪的情况看来,要想再上去,难度不亚于登天。平野飞快从人群中挤身而过,他能感觉到越来越大的雨在冻僵他的感官,所能预见的情势有如滑坡,糟到不能更糟。

 

“……平野君!”

 

这夹在大雨里的一嗓子听得平野一愣。周围都是在向着四面八方逃难的人,他环视了一圈,终于对上了那张年轻而陌生面孔。

 

“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对方似乎有些局促。

 

“是不记得名字了。”平野说,“但我知道刚刚图书馆外的是你。”

 

那人愣住了。

 

“我也知道你和这件事没关系。”平野拂了把额前被雨水浸透的刘海,眼中雪亮,“把我引到窗边,是想让我注意到外面明显不对的天色是吗?”

 

“……”

 

他的面色似乎从惨白,复而恢复了些许血色。

 

“对。”他像是很艰难地挤出几个音,抬手抹了抹不断从脸上滑落的雨水,“我是想跟你说……图书馆有危险,快点跑,要来不及了。”

 

从雨幕间,他抬起的手指上似乎隐隐闪着银白。

 

平野顿觉脑中一激灵,记起来了。

 

自己应该是一共见过他两次。第一次是刚升入学校那年被对方拦下来表白,男孩羞涩内敛却极擅于手工,曾因做出一只栩栩如生的机械鸟而轰动一时——但很快随之而来的便是同级生的霸凌。平野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这件事,他对校内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向来不感兴趣,后来会知道,也是因为他向自己表白这一幕被高桥看到了——

 

那枚被递过来的那枚手作戒指上甚至镶了白羽鸥鸟细小的尾羽,说是鬼斧神工也不为过。平野对戒指的印象更甚于人,在解释了自己已有爱人后对方也没再说什么,平野能看出他笑得有些勉强,但他仍说好,我也会幸福的。

 

这件事在平野脑中没留下什么痕迹。

 

后来高桥再和他提起自己看到了这幕,还邀功地说会帮忙瞒着神宫寺,平野想了许久才回想起来。高桥同平野说了那孩子前阵子被关在厕所殴打一事,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因机械再造课上独占鳌头的成绩而在整个年级都小有名气了。再到后来,平野有偶遇过他一次,那双天赋异禀的手上已经戴上了缀了精巧白羽的戒指,他笑着跟平野说找到自己的幸福了,看得出眼里是真正释然的轻松。

 

那是平野记忆里他们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看来走不掉了……平野君,”他声音有点哑,来来回回的人群不断撞过他身体,连发声都开始不稳,“你要去哪儿?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平野张了张口——就在此时,闪电劈亮了夜幕,一刹的亮光使他眼前瞬间模糊:他好像看见了神宫寺的眼睛。那双清透的永远含着温柔的光的眼睛,数十年在他身侧不曾移开的眼睛,比末日中的月光更为清亮,无可奈何地笑说着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陪你去了。

 

——他幻想过无数个夜晚的他们并肩奔赴那片浩渺宇宙的画面,绝不能在这里戛然而止。

 

“我自己去。”平野转过头,“保重好自己。”

 

“——平野君!”

 

平野停了下脚步,还是回了头。

 

可能是因为持续下降的气温,对方嘴唇似乎都有些发抖,好像是模模糊糊说了什么,却被淹没在了滂沱雨声里。最终他摆了摆手,露出了个似曾相识的无奈由衷又释然的笑——很像平野上一次见他时他所露出的笑容,仿佛把什么深深重重埋了下去。

 

平野挥了下手,转身扎入暴雨之中。

 

 

 

地下一层。

 

雨水从墙壁间源源不断地渗入,已经快漫到腰,气温在飞快下降,寒意阵阵涌进这个空间。

 

神宫寺背靠墙壁,胸口剧烈起伏。

 

通讯器的电量只剩百分之十八了。眼前无路可走,越漫越高的积水快把这片围成一个孤岛,在昏暗里他几乎看不清方向,全部精神力都被他集中在了听觉上——必须确保那刺耳的致命的啮咬声在半径一百米外,否则按游行速度,不需一分钟他就会被撕成碎片。

 

——可是为什么,这种魔鬼鱼会被藏在学校仓库里?

 

只要一闭眼,仓门大开后鱼群蜂拥而出的那幕便梦魇般缠上他大脑。成千上万的变异鱼种涌入人群,就像把肉块扔进饿狼堆里,一排一排的学生被拖下水面、来不及出声便破布娃娃似的被拆得粉碎,残肢断臂轮流浮上,复又被闪着寒光的利齿咬穿拖进灰暗的水里,鲜红的肉块碎末被一波波拍过来。

 

学生们尖叫着后退,不知多少人被推翻撞倒,摔进浑浊不堪的水里再无法抬头,又不知多少人被狂涌而出的鱼群分食,内脏被生生拉扯出来时还没断气。

 

从人间到炼狱,不过瞬息之间。

 

神宫寺在混乱中彻底失去方向,半推半挤撞上个能暂时容身的地下室。但这里也未必安全,不断渗进来的水不用多久就会把这昏暗地下室变成一个巨型鱼缸,他不断尝试联络其他人,却始终碍于微弱的信号而发不出去。

 

电量和气温都在持续下降。

 

通讯器画面停留在平野那里,他久久按不下一个字。




TBC







地生五金

【神紫】风暴将至(上)

大地惊雷 后续

summary:被困在黑暗管道中时他只能靠逼自己反复思考来保持清醒,外面飓风未停,他在水流声中一遍遍想象他们的并肩赴战,想象他们的婚礼。


notes:全文1w2。神紫/近未来/血腥描写。

练练画面感。这两篇写完中二病也暂时被满足了,接下去可能搞点…正常人的…


1.


大雨泼进室内的时候,神宫寺刚拉灭最后一盏灯。


今天傍晚校内部分区域出现了短路,据说是因为风暴将至,中控系统接触不良引发的中断。永濑说这话时沙珀正绕在他肩头吐着信子表达自己的进食意愿,于是他方圆五米内没坐下除岸优太以外的第二个...

大地惊雷 后续

summary:被困在黑暗管道中时他只能靠逼自己反复思考来保持清醒,外面飓风未停,他在水流声中一遍遍想象他们的并肩赴战,想象他们的婚礼。


notes:全文1w2。神紫/近未来/血腥描写。

练练画面感。这两篇写完中二病也暂时被满足了,接下去可能搞点…正常人的…


 

1.

 

 

大雨泼进室内的时候,神宫寺刚拉灭最后一盏灯。

 

今天傍晚校内部分区域出现了短路,据说是因为风暴将至,中控系统接触不良引发的中断。永濑说这话时沙珀正绕在他肩头吐着信子表达自己的进食意愿,于是他方圆五米内没坐下除岸优太以外的第二个人。

 

“这种短路形式未免太古早了点。”神宫寺说得很委婉,永濑表示了赞同,“把这儿灯关完了我们就走吧,最近莫名其妙的事太多了——你们坐那么远干嘛?”

 

沙珀于他颈边探出脑袋,斑纹缠绕的长躯缓缓从肩角滑近,甩出一截鲜红的舌尖,利齿寒光分明。

 

平野嗖地起身,顺便一巴掌拍醒了还缩在旁边椅子上睡觉的高桥:“不坐了,该走了。”

 

晚上十点过十分,一楼已经漆黑一片,外头狂风呼啸,数公里厚的积雨云覆于空中,在神宫寺把最后剩下的那盏古老的灯手动拉灭后,光源就只剩了通讯器屏幕上的那寥寥无几的一点点。由于恶劣天气的缘故,学生都早早回了北边宿舍,只剩他们因为上次海岛的意外事件又被校方叫去配合调查,近期频频折腾到深夜,结果今天还遇上这种诡异天气导致的诡异短路,不可谓是不倒霉。

 

然而最近的倒霉事还远不止这一件。

 

自那次从岛上回来,图恩瓦尔德便进行了紧急封校。为防打草惊蛇,校方三缄其口封锁消息,但出事的毕竟是在校生,今川死亡一事很快传遍了整个一到三年级,一时人心惶惶,几番躁动下甚至又引发了数次小规模的校内冲突。

 

“能快点出调查结果就好了……这两天也太冷了。”

 

平野缩着肩,雷蒙用力抖蓬了身上的毛,跳到他肩上去蹭他侧脸。

 

现今军校的日程安排都会尽可能避开冬季,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当地资源的日渐吃紧。为保证都内能源中控系统能够顺畅运行,那座高耸入云的中控塔里的熔炉常年涌着滚烫铁水,数以百万计的珍贵石矿被倾泻其中,全自动的智能程序会将它们溶为一切可使用的力能;然而,一旦入冬,要用掉的原石分量便高达另外三个季节所加之和,在前线已然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联邦政府已明确表示短期内无力支持三大军校巨大的能源消耗。

 

故而,结业测评被提前到了秋末。按理说考完试就该进入假期,校内也好暂停对数量庞大的校职工及学生的诸多供给,不料岛上突如其来的意外,又打断了这一安排。现在被封锁在校内的学生只能进行最低限度的活动,大半个校区都拉了闸,竟还撞上电气设备短路,黑暗如涨潮般铺天盖地蔓延开,显得大楼内外愈加空空荡荡。

 

神宫寺和永濑走在最前面。

 

失去了核心系统的覆盖支持,通讯器的电量已经所剩无几,走回宿舍起码还要二十分钟,他们不得不轮流使用自己的通讯器照明。平野看着神宫寺的精神体谨慎地走在他半步以前——那头名为弗里德里希的北美灰狼好像体型又涨大了些,虽然还是幼年形态,脊背却早已绷紧,这是其主人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讯号;但神宫寺本人的背影却依然单薄而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的迹象。

 

他向来如此。如同暴雨夜里纹丝不动的灯塔,或者说最为尖锐也最为安定的避雷针。

 

“电还剩多少?”

 

“3%。”永濑的答声回响在空旷底楼中,随之一同落下的是落地窗外乍亮的闪电光。

 

轰的一声,雷鸣接踵而至。

 

这一声简直如惊天动地般,混在狂风里都震得人心跳顿停,四周玻璃哗啦作响,乌云黑沉沉覆盖了目所能及的每一处,山雨欲来之势压得呼吸困难。这种蔓延开来的沉重很快作用在了精神体身上,高桥脚边的小黑豹已然僵在了原地,脑袋耷拉下去,嗓子里挤出断断续续的呜咽。

 

高桥蹲下小声叫着它名字:“阿龙?”

 

阿龙的精神体能力是相当范围的感知,教员猜测它甚至能短暂跨越不限于空间的维度,但这点还尚未得到佐证。

 

眼看它澄黄色的瞳中波动着不安,一行人觉得心下隐隐发紧,似有什么快要发生。

 

“回去吧?”

 

“再过几分钟就……”

 

“砰——!”

 

所有人皆是一愣。

 

炸裂般的雷声轰得人耳一阵发麻一阵嗡鸣,但掺在雷声中的还有另一道莫名的沉闷巨响——就在这本该除他们之外再无任何人的楼层。

 

阿龙脊背上的毛发简直要炸开。

 

“神跟我去后边图书馆,你们看看一楼升降梯后面是不是有人。”

 

平野决策做得很快,其他人也一如既往地并无异议。但正要分头行动时,却听见高桥突然冒出一句:“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

 

岸优太“嗯?”了声:“我们是一起啊。”

 

“我是说,我想和紫耀和神一起。”

 

这话听得几个人都愣了下。还是永濑最先反应过来,扯着他兜帽就往自己那拽:“赶着当电灯泡干嘛?”

 

脖子被拉上来的衣领一卡,高桥立马发出抗议的悲鸣。看他没什么不对劲大家也放了心,神宫寺把自己电量还够用的通讯器换给永濑,两边就此分开。

 

 

2.

 

 

图书馆坐落于前方尽头,被这条狭窄长廊同主楼连接到一起。挑高并不夸张,占地面积却相当衬得起三大之名,中间是建起双层的、由仿古式巨柱撑起的楼台,极高的书架旁错落有致地架了梯子,长桌摆于宽阔过道正中,拉开了相当的距离。

 

等两人进了门才发现电源被掐断得如此彻底,馆内连一处光源都找不到,要前行全凭靠着外头淌进来的耀眼月光。

 

“奇怪,月亮怎么会这么亮?”

 

神宫寺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岂止是亮到刺眼,深冬的暴雨时节居然目睹到了一轮吊诡的黄铜似的巨大圆月,明晃晃盘踞于夜空中,活像世界线被人生生剖开挤进了另一个次元。

 

“弗里德里希可能要变身狼人了。”神宫寺捋了把小狼的脑袋,它正因不安而小幅地甩着尾巴。平野佩服他这会儿还有开玩笑的气力,正要把话接下去,吐出来的半个音节却突然卡了一下。

 

神宫寺敏锐地注意到了:“怎么了?”

 

闪电径直劈落,室内一瞬骤亮。雷蒙猛地蹿了出去,一跃蹦上窗台。

 

“外面有人?”

 

“没人。”平野走近,窗台上并无痕迹,倒是雷蒙跟他对上了目光,“——声源应该不是在这儿。”

 

神宫寺看着他背影,眉头微微拧起。

 

“地方这么大,再检查一下吧。”

 

“嗯。”

 

在占地数万平米的巨大馆内地毯式搜索显然并非易事,这种情况下,反而是精神体更为好用。弗里德里希已经一甩尾巴跑了出去,只剩雷蒙还倒在平野侧边的窗台上,眯着眼睛一副被他无意识地摸得极其舒服的样子。

 

神宫寺说:“再摸下去它该睡着了。”

 

平野这才回过神,收了手,轻轻拍拍它脑袋:“去看看?”

 

雷蒙用尾巴绕着他手腕蹭,很难说是想撒娇还是单纯因为懒。但平野显然很吃这一套,语气又放得犹疑柔和了些:“总不能让人家单独忙活吧……”

 

雷蒙眨巴了下眼睛,下一秒就被神宫寺拎着后颈提起来:“去吧,加油。”

 

“……”

 

弗里德里希又很快地冲回来把雷蒙熟练拖走。

 

 

书架依次被固定在相邻的两根罗马柱之间,下面一半是藏书,上面则是被封起来的一些珍奇藏品,平日罗马柱壁上会燃着灯火——当然不是真正的火,但如今培养皿制作的仿真火焰也已达到了极为可怕的相似度。此刻由于断电,常年经久不息的火光也消失不见,神宫寺借月光看着晶质玻璃中封存的诸多藏物,心里默默算了下它们的价值,发现仅这一面壁中的就是令人惊骇的天文数字。

 

他一回头,看见平野正靠在巨大落地窗边,捧了本书在读。

 

“字看得清?”

 

“看得清。”见他走过来,平野把书页翻给他看,“原材料是荧光树脂。”

 

在无声涌动的月色下,书页上印着的字呈出幽幽的浅绿色,像一汪暗绿的湖中浮出细细文字。神宫寺本以为是什么古籍,这一看倒是愣了下:“名册?”

 

“嗯。我怀疑校内有内应。”

 

其实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伯德对他俩的评级都了如指掌,而学生资料绝不可能向校外公开。

 

“但我估计那个内应,或者说雇主,背叛了他。”

 

“因为枪?”

 

“没错,他拿的枪的子弹数目一定不对,且他自己绝对也意识到了。最后伏击我们俩可能是为了泄愤,可能是为了表忠,当然也可能本就是任务的一部分。”平野把书合上,想放回书架,“可惜能给我们查阅到的名单肯定不全……你干什么?”

 

神宫寺按着他拿书的手:“先休息一分钟?”

 

神宫寺眼睛亮亮的。或许是在接连不断的雨天里浸泡多日的缘故,站在巨大落地玻璃后的巨大月亮下,他眼里亮得如同盈了层湿漉漉的雾,平野心下像被狮子叼着用齿尖磨了又磨,酥痒的难以言喻的悸动比理智来得更为迅速。

 

于是他率先凑过去给了一个吻。

 

雷声落地,暧昧气息涨潮般席卷开来。

 

神宫寺很快便不动声色地一手扣上腰,一手插进他后脑的头发里,两人距离愈近,平野则不甘示弱地勾住了他的后颈——脆弱的、薄薄的皮肤下如低岭般绵延起伏的颈动脉,供给着生命每一次呼吸之处被他握于掌中。他能感觉到神宫寺的气息隐隐乱了节奏,勾着他舌尖的软肉在急不可耐地推搡着,唇齿间吮咬得极其用力,仿佛一场兵未血刃的战争。

 

其实平野也觉得他们之间的每次性事都带点较劲的味道,哪怕多年下来已经形成了了解对方犹胜自己的本能——但神宫寺的“较劲”非同寻常。可能是出于年下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他相当不乐意让自己失态,每每这时不必要的服务精神都好得出奇,能不疾不徐颇为细致地把前戏拉到两倍长。平野在发过数次火后开始思考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战术,先把自己逼到各种意义上忍不了了的临界点,他倒还保持完美体贴不失风度——某种意义上也相当幼稚。

 

所以如今见他难得表现出急躁与迫切,平野一边觉得快意,一边又控制不住地觉得可爱。当两人分开后神宫寺还恋恋不舍地抵着他额头,又转而趁着月色去亲平野眼下那颗小小的泪痣,平野说今天怎么这么粘人,他还不乐意。

 

“明明是你最近一直忙得不亦乐乎。”

 

平野想半天,意识到他是在控诉自己准备下学期去前线的事:“你不也要准备材料吗?”

 

“一年前就准备完了。”

 

“……”

 

即使最开始压根没打算去,也一早就把所有可能用到的资料备齐,这种程度的未雨绸缪饶是朝夕相处多年的平野也仍要感叹一声望尘莫及。

 

“所以现在你脑子里还是那什么材料?”

 

飘忽出去的思绪被神宫寺不由分说拖拽回来,平野试图给自己找补:“一分钟早就过了。”

 

“那就再来一分钟。”他又含上平野下唇。

 

雷雨的分别交错接踵而至,盖过了不甚清晰的吞咽音。细密而巨大的雨幕如裹着成千上万条鞭子抽向玻璃,二人交叠的影子被夜色剪出一个暧昧不清的轮廓,他们似乎没有发现周遭隐隐的变化——按理而言,雨夜的能见度应该是极低的,但此刻那轮金黄圆月却牢牢悬于背后,几乎覆全了这数十米高的落地窗,脱离常理的、近乎于惊悚的硕大金色球体近在咫尺,仿佛下一秒就要破窗而入——

 

突然之间,警报乍响。

 

 

 

“海人——!”

 

高桥在尖锐声浪中回过头,刺眼的光直直射向眼睛——“谁谋杀我……”

 

“对不起对不起。”岸优太赶紧按熄了通讯器。旁边阿龙金澄的瞳孔在黑暗里炯炯发亮,看得岸优太毛骨悚然,忙不迭转移话题,“你看见神和紫耀没?”

 

“在后面。”

 

耳边警报声还在尖啸不断,永濑这突如其来的幽幽的一声混于其中,效果跟鬼片差不多。两人被炸起一身鸡皮疙瘩,一扭头,正好见二人从走廊那过来,岸优太咋舌:“紫耀怎么又那么累的样子?”

 

平野有气无力地白他一眼。如果光线够亮,岸优太会发现他嘴边有被咬开细小的伤口,略微肿胀起来的唇角比平时更为充血地泛红。

 

一边的神宫寺已经跟永濑换回了通讯器,调出光脑:“在三楼。”

 

一行人极快地掉头。

 

图书馆三楼是一个被封起来的巨大露台,当赶到光脑指示地时,警报声也变得接近于震耳欲聋。永濑说四短一长的声频代指最高警报,应该是预警风暴即将抵达一事,然而这时即便他们身处于密闭空间也能隐隐听见外头鬼嗥般令人心惊胆战的闷响,一触即发的紧张感压挤着空气,每个人都意识到了有什么糟糕的情况在迫近。

 

“所以……为什么响的是图书馆的警报?”

 

没人能回答永濑的疑问。神宫寺眉间锁得死紧,面前的双层玻璃门被紧紧锁住,平日里的自动检测开关早已随着电力告停而无法使用,只剩一层模糊的灰覆盖在表面。他目光快速掠过整扇大门,忽然僵了一下——

 

一边的平野竟干脆利落地一膝盖扣在门上,理应固若金汤的玻璃门呲啦一声泛出狰狞的裂纹,继而被平野一拳轰裂。

 

这种暴力拆门法实属前所未见。但还容不得他们震撼,门开的一瞬间便是狂风骤雨当头扑来,冲击力堪比正面接了门炮弹,几人当即被向后搡出数十步,等过了数十秒,眼皮才勉勉强强能掀开。

 

然而只这一眼,便看得人如遭雷殛,动弹不得。

 

“开玩笑的吧……”岸优太喃喃。

 

——顶天立地的海啸裹着支离破碎的船只残骸,接近四十米高的漆黑巨浪如鲸口大张,排山倒海呼啸而来。




TBC







TBC

地生五金

【神紫】大地惊雷(下)

预警见前文。


5.


清晨的日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斑驳地挥洒进山洞里。


这一觉睡得太过温暖舒适,醒过来时神宫寺甚至花了几十秒反应自己身在何处。等他一抬头,看见平野正直视洞外,手中还紧紧握着定位感应器,眼里已经隐隐爬上了血丝。


神宫寺猛地起身:“怎么不叫我起来换……呃!”


洞太小,他一仰头头就敲到了上头石壁,脑袋一阵阵发昏地痛。平野马上把他拉下来,一边很凶地说果然人前表现的聪明全是人设。


神宫寺捂着头:“这种事家属有帮忙掩盖的义务。”


“少来。”平野说,他嗓子都在...

预警见前文。



5.

 

 

清晨的日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斑驳地挥洒进山洞里。

 

这一觉睡得太过温暖舒适,醒过来时神宫寺甚至花了几十秒反应自己身在何处。等他一抬头,看见平野正直视洞外,手中还紧紧握着定位感应器,眼里已经隐隐爬上了血丝。

 

神宫寺猛地起身:“怎么不叫我起来换……呃!”

 

洞太小,他一仰头头就敲到了上头石壁,脑袋一阵阵发昏地痛。平野马上把他拉下来,一边很凶地说果然人前表现的聪明全是人设。

 

神宫寺捂着头:“这种事家属有帮忙掩盖的义务。”

 

“少来。”平野说,他嗓子都在发干,“出发吧,人只剩9个了。”

 

神经高度紧绷地盯了一晚动向,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差不多该蔫了,更何况还带着伤,平野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往前走。神宫寺看他脚步多少虚浮,便把他带着靠到自己肩上。

 

平野闷闷道:“又长高了?”

 

“有吗?”神宫寺微微低头去看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他在微微发颤的睫毛。真的瘦了,但消瘦了一些的平野反而显得更尖锐和难以接近,能被他毫不抗拒地亲近容纳的还是只有此刻紧紧揽着他的自己。“不至于,才七天。”

 

“是七年。”平野纠正他。

 

“嗯。”他终于带了点发自内心的笑,“七年了。”

 

 

 

定位器上的红点自昨晚起就消失了,意味着对方已经不在他们半径五公里内。当然,也无法排除伯德发现了身上的这东西、丢在了五公里外的可能性,他们仍需保持高度警惕。

 

这是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

 

更为诡异的是,他们再也没有在路上遇到过其他学员。不过中午时分人数已经削减到了七名,他们又落后了一小段,在如此偌大的半个岛上撞不见或许也不足为奇。神宫寺倒希望是自己多虑,眼下他们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抵达终点,在不使用信号弹的前提下,这是唯一能联络到校方的方式。

 

傍晚时,巨大峡谷中湍急的水流声终于分明了起来。

 

山路本就陡峭,逼近峡谷后更是险象环生,平野取了绳索和钩环,相当熟练地帮他固定。

 

“快五点了。”

 

最多再一个小时天色就会完全变暗,视野受限,难度也会大幅增加。平野明白他的意思:“必须在一小时内完成横渡。”

 

粗糙的岩壁上已经不剩多少植物,一眼望去一览无余,底下便是咆哮如雷的水流,像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

 

下边的风越来越大,头部没有防护,打头阵的神宫寺不得不放缓速度以避免撞击到岩壁。刚开始还能听到平野在上面告诉他接下去该往哪一边走,到深处后,上头的声音就完全听不清了,只剩呼啸的寒风和湍急水声在耳边爆炸般的轰鸣。

 

神宫寺落地后,感受到河流飞溅的水沫将温度又骤然拉下去几度。底下有明显被人踏过的杂草,土壤湿润却不泥泞,要分辨脚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打量了几圈四周,忽然发觉不对。

 

石壁有钩爪留下的痕迹——这完全正常,在他们之前必定已经有学员途径了这里,令他毛骨悚然的是:钩痕的朝向是往上的。

 

——有人下来了,却再一次爬了上去,原路返回。

 

“紫耀——”他下意识一抬头,正正看见绳索在空中如断线风筝般散开,拖着一个人失控地坠入深不见底的巨大峡谷河流中!

 

 

 

神宫寺对于生死,一直是由于认识得过于清晰、反而被无意识模糊的立场。生死由命,但在一定限度内人是可以改变既定轨道的,命运画出来的从不是直线,而是一个相对留有转圜之地的范畴,在这个范畴内或许能靠一些事在人为多少改变,可一旦超过,那再怎么挣扎也只会被拖着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终点——所以他向来觉得凡事尽人事听天命,当真出现了怎么努力也无法躲过的事,那可能就是已经超过他所能尽的“人事”的那部分。

 

高桥曾说他活像正在经历人生三回目,他倒觉得这应该还算个夸奖。既然无法左右既定事实,那提前规避总是可以的,所以神宫寺的另一条人生态度就是尽可能地不把自己放进有“无路可走”的可能性的那一条选项里,他当然也喜欢冒险,但他的着棋总是在一千次的深思熟虑之后。

 

这点平野和他背道而驰。

 

上个月,他们爆发出了认识十六年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那是他至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平野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分歧,最后以不欢而散告终。

 

其实神宫寺心里知道,他和平野能亲密无间全无罅隙地走过十六年,靠的从来不是磨合。平野不是那种会乐于磨掉自己身上某一部分去迎合别人的人,他也不是,他们靠的是一直与生俱来的精妙的默契与平衡,把彼此放在天平最恰好的位置。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他们都不会干涉对方的舒适区,但当那余下的百分之一发生,他也无法说服自己退让哪怕一步。

 

可真当这一刻来临时,他才意识到,在生死面前任何山盟海誓或针锋相对都会同齑粉般一拍即散。

 

底下的水流炸雷似的轰响不停。由于只目睹了掉落的一瞬间,神宫寺甚至不知道他是从几米的高度摔落下来,难以言喻的绞痛和窒息感使得他大脑有整整几分钟停止了运转,在一片空白里愣愣地走了两步。

 

“……别下来!”

 

神宫寺浑身一悚。这一嗓子如同救命的稻草,他眼珠猛地颤了一下,看见不远处被水流死死裹挟着的平野抓着一端扣着岸边树干的钩环的绳索,他脸上全是血,一瞬间神宫寺的心脏又抽搐般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杂糅到一起,正要飞奔跳下水去,又听到平野几乎嘶哑的:“别下来——!”

 

他一只手几乎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水流来回拉扯他已经没了知觉的半边手臂。钻心的寒意冻得平野嘴唇发白,刚砸到石头上那一下也使眼前一阵阵发黑,意识在不断涣散,但他仍竭力吼出最后两个字:“背后——”

 

神宫寺猛一回头,银光当头劈下!

 

“嚓——”

 

刀尖带着十二分力、卷着半片衣角扎入草丛中。

 

伯德一用力把它抽起,舔了舔唇:“反应还挺快。”

 

神宫寺眯起眼:“在校方眼皮子底下灭口?”

 

“我也不想跟SS级和那个——首席对吧,硬碰硬的。可惜你们没能装傻到底,那我也没法装瞎不是。”伯德手腕一转,“谢谢你落下的刀,削铁如泥,很好用。”

 

神宫寺眼神一暗,对方已以泰山压顶之势当头扑来!

 

河岸一览无遗,草丛还不及小腿一半高。神宫寺自知无处掩蔽,而平野还身陷囹圄,随时可能被来势汹汹的水流卷走,这一战必须速战速决。然而——

 

伯德看着体型巨大,灵活程度却比起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神宫寺连翻带退只能频频防守,几个回合下来,心里也渐渐有数:绝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方的人,才会对军校所教的招式如此熟悉。且一路追杀到这里,也绝不是为了他所说的“灭口”,起码一开始不是。不然他怎么也会当场把自己处理掉、而不是在认出SS后就想着能瞒则瞒,不硬碰硬。

 

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非要赶尽杀绝?割断平野的绳索到底是因为平野殿后,还是有意冲着他去?

 

嘶啦一声,肩侧的外衣也被划开大半,刀尖直接戳透了皮肤,一刀扎在肩胛上——剧痛让神宫寺一霎停止了思考,伯德随即扣住他一边胳膊,然神宫寺竟冒着脱臼的风险用另只手一拳砸在他脆弱咽喉处,伯德踉跄地后退半步,松了力,神宫寺就地翻滚,鲜血渗得半边身体都是。

 

两人暂且拉开两米的距离。

 

“小瞧你了,还以为只是精神力了不得。可惜你的小男朋友已经快不行了——”

 

伯德灰色的眼珠如鹰,暴戾一触即发。

 

“——不如你也下去陪他。”

 

神宫寺心下一沉,下意识提步追去。然而为时已晚,只这几秒功夫伯德已飞奔至平野那边,神宫寺眼睁睁看着他以堪称恐怖的速度瞬间削断了绳索——

 

前后不过半秒,水流哗地淹没了平野的头顶,他连半个字都未来得及发出便被吞噬进巨兽口中。

 

伯德收了手,冷笑一声,回头:“我看你……”

 

他没来得及说完后半句,扑上来的神宫寺已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反拧着手腕的刀狠狠捅入右腹部。伯德闷哼一声,但到底是他腕力大,这道不深的伤口完全没对他产生什么影响,甚至当感受到神宫寺在把自己往河中逼近时,几乎有点想笑了:“你以为你能——”

 

伯德的声音再次断在空气里。神宫寺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他裆部,伯德额头爆出青筋,剧痛瞬间麻了半边身体,怒火也立刻烧光理智,他大骂着脏话狠狠扣住神宫寺的脖颈,正要把人往地上掼,突然发现自己竟推不动他——怎么可能?

 

伯德下意识一低头,对上的是死水般却蕴着毫不掩饰滔天杀意的眼睛。他是真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在下手,这个认知让伯德有一刹觉得荒谬到可笑,凭一个才入校堪堪几年的学生?

 

伯德掐住他脖子的手在一点点施力,怪物般的力道几乎可以拧碎巨石,神宫寺的颈骨分明已经发出摇摇欲坠的破碎声,他脸上在迅速失去血色——但那双乌黑的、属于东方人的眼睛里却依然冷得像可以淬出冰来,简直如丧失五感的活死人的双瞳,只有杀意在如要化形的刀般一寸寸逼近他的眼珠。

 

伯德心下茫然了一瞬。

 

那又怎么样?你快要死了。

 

他拇指一点点扣紧。

 

到这个地步,常人绝对已经在口吐白沫了,伯德也确信神宫寺的肺部已同被绞紧的塑料袋般再漏不进一丝空气,迸起的青筋也无不昭示着他的生命在被一点一滴榨干,但那双丝毫不见浑浊涣散的尖利的眼睛依然在死死盯着他,饶是杀人如麻的人也觉得瘆人,伯德干脆单手摁着他脖颈,另一手翻出刀,不如把这眼球挖了得了——

 

他的手停在高高扬起的那一瞬。

 

与他过于壮硕的身体相对比,头显得比一般人还小一圈。但就是这样的头部却在后脑绽开了一朵血花,伯德维持着最终定格的姿势,连眼睛都转动不得,向后砰地倒在了土壤上。

 

——露出了后面举着手枪的平野。

 

他那一脸的血被河水洗刷了个大半,但额边的伤口仍在汩汩涌出新的血液,几乎淹没了半边眼睛。他定着那个动作整整半分钟,风吹过他被湿透的全身,终于如燃烧殆尽的烛火般,悄然无息地倒下了。

 

 

6.

 

 

峡谷的夜晚温度几近于零。平野觉得自己如果足够命大一口气能吊到晚上的话怎么也该是被冻醒,所以当他睁眼看见跃动的火苗时,花了几秒确认自己是不是在人间。

 

“睁着眼睛睡觉?”一旁的神宫寺笑着把这句还给他。但平野就笑不出来了:“你疯了?在这里点火是生怕别人找不到你?”

 

“没事,其他人应该都在我们前面了。”

 

神宫寺擦了擦手,把拆开的压缩食物递给他:“何况你湿成那样总得烤干吧,不然一晚上过去,肯定又会发烧。”

 

平野攥着食物,还感觉头脑在发晕,转眼间昨晚的情况居然就被倒转了过来。

 

“他……?”

 

神宫寺轻描淡写:“死了。”

 

平野没想到自己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枪居然能真的打中,更没想到神宫寺装的枪不仅不哑火,泡了水都还能子弹出膛。他张了张口,晌久才又问:“那尸体呢?”

 

“我没管。”

 

“……”平野说,“本想到目的地了联系一下学校来看看,身份和目的还是得查出来。”

 

“嗯。”平野没注意到神宫寺眼神里接近反常的冷静,“应该能查,如果他尸体还完整的话。”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曝尸野外不是可能引来秃鹫之类的吗?”神宫寺把还在发愣的平野手中的饼干往他嘴里一塞,“先管好你自己。”

 

平野眨了下眼,总觉得哪里微妙的违和。但说起秃鹫,他一下又想到了岸优太的精神体,那只稳重得不像岸优太亲生的枭——继而又想到了自家狮子,一时悲从中来。

 

神宫寺简直像会读心术,张口就是:“明天就能回去了。”

 

“……我真的很想雷蒙。”平野倒在草地上,漫天星宿倒映在他瞳中,他感觉自己眼睛很酸,“我从来没有跟他分开那么久过。”

 

“那你在它出现前都是怎么过来的?”

 

平野翻了个白眼:“跟你过来的行了吧。”

 

神宫寺笑了,滚到他身上:“打一炮?”

 

“滚蛋。”

 

 

 

次日清晨,接连多日的阴沉天气似有暂缓趋势,但岛上依然风大浪大,云幕叠嶂。太阳还未露面,然天色已经敞亮了几分,在白茫茫无边际的天空间直升机的轰鸣渐次接近,树木纷纷被迫被其掀起的巨风劈开一条道。

 

——是图恩瓦尔德的飞机。

 

这座颇负盛名的联邦军校以不由分说之态,于这海岛上下放了第二轮的第一批学生。

 

高桥自下了直升机、结结实实落到地面的第一秒开始就产生了种微妙而奇异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坏事好事一齐发生在这片闭锁区域。还没到七点半,初晨空气稀薄,他几番思考无果后只能归咎于自己一向敏感的考虑过度。

 

“还没出来?”身旁的永濑已经在看时间了。岸优太还火急火燎地往嘴里塞早饭,高桥看了半分钟,终于忍无可忍地夺下了他手里剩下的半个面包。

 

岸优太:“??”

 

“不能吃了!一会儿就要入场了,没消化完跑起步又要肚子疼。”

 

“一进去就要跑?”岸优太还维持着那个捏着空气的动作,“这考试这么严格?”

 

“总成绩的70%,你不想要我还想要,更何况还涉及下学期的分组呢。”高桥撇撇嘴,“不然你以为他俩为什么吵架?紫耀想去A组,这次考核就绝不能挂,但神觉得以现在二年生的水平进A组无异于送死。”

 

永濑也偏过了头:“A组是要去前线那个?”

 

“是啊……我说你们选课单都没看吗?!”

 

“没看,不过我觉得神说得在理。”

 

高桥默默把刚打劫来的半个面包塞进嘴里。

 

这一日海潮翻涌,风雨欲来的势头仍不作减,小岛被笼盖在喧嚣声中,密密麻麻的声音挤得那种微妙感愈发强烈。眼看着时间已经走过了七点五十,高桥感觉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一旁的岸优太脱口而出:“出来了!”

 

远方隐隐出现两个人影,等走近了才逐渐变清晰。平野脸上头发上都是草屑,精神也相当不好的样子,显然是经历了一番鏖战。岸优太觉得可怕:“怎么紫耀都累成这样?”

 

永濑:“下一个就到你了你怕吗。”

 

“说得廉不跟我一起一样。”

 

二人在清晨薄雾中披星戴月靠着彼此一同走来的画面——高桥眨了眨眼,那种似曾相识感是从哪来的呢?

 

 

 

远处,平野在远远看到终点后便松了口气,随后费力地把什么东西从兜里掏了出来:“这个……”

 

平野伸出手心,一枚鸽血般耀眼的红宝石戒指静静躺在中央。

 

“项链断了。”

 

神宫寺脚步没停,但盯着看了两秒,笑了下,“我的还丢了呢。”

 

“那怎么办?”

 

平野执拗地伸着手。神宫寺有些无奈:“就不能等到终点再说?没几步路了。”

 

“不要。”

 

神宫寺叹了口气,停下来,转头,将戒指顺畅地套进他手指中:“——行了吗?”

 

“行了。”

 

神宫寺不知道该说他是难哄还是好哄,最后只挤出来一句:“上周还说我倔,明明自己也半斤八两。”

 

“所以呢?”平野眯起眼睛,“你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神宫寺说,“当然是陪你去了。”

 

平野哼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说起来,明明你才是年上吧。”

 

“那又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我听你的。”

 

“看来某人是要和好的意思了。”

 

神宫寺吻了下他的戒指:“和好吧。”

 

 

 

FIN

 



 

还有很多没交代的东西,后续看缘分吧……



地生五金

【神紫】大地惊雷(中)

预警见前文。


3.


“等一下!”


喊声和扳机扣动的声音相重合,树枝都被惊得一抖。


预料中的淘汰提示音并没有出现。


眼看着神宫寺阴晴不定的脸色,那人呼出口气,捋了把自己金色的头发:“我说……不是,我正要说来着……关于那个人。”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尸体,“不是你干的对吧?”


神宫寺没有回答,甚至面上都没流露出一丝表情变化。对方似是有点无奈,主动把自己的狗牌拿出来展示了下:“伯德尔什文格,叫伯德也行。我刚赶到这呢,看见你杵在这里,当然会以为你是凶手啊——所以不是你吧?”...


预警见前文。



3.

 

 

“等一下!”

 

喊声和扳机扣动的声音相重合,树枝都被惊得一抖。

 

预料中的淘汰提示音并没有出现。

 

眼看着神宫寺阴晴不定的脸色,那人呼出口气,捋了把自己金色的头发:“我说……不是,我正要说来着……关于那个人。”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尸体,“不是你干的对吧?”

 

神宫寺没有回答,甚至面上都没流露出一丝表情变化。对方似是有点无奈,主动把自己的狗牌拿出来展示了下:“伯德尔什文格,叫伯德也行。我刚赶到这呢,看见你杵在这里,当然会以为你是凶手啊——所以不是你吧?”

 

神宫寺言简意赅:“解释一下为什么校内的枪对你不起效,不然我马上拉信号弹。”

 

“……这脾气。因为我作弊了,行了吧。”

 

伯德推掉他的枪站起来。一米九多的身高,几乎像头熊屹立眼前,但他语气却没什么攻击性,甚至可以称得上好说话:“留级两年了已经,再不让升学都没脸回老家了。不过这破系统每年都用一样的,防得了你们新生但确实防不太住我们老油条啦。”

 

神宫寺不想跟他多费口舌,当务之急是搞明白这个尸体,否则其他所有学员相当于每时每刻都暴露在危险中。他收了狗牌,正要伸手去取信号弹,伯德却一下按住了他:“等等!”

 

神宫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刹那间抽出小刀,伯德反应极快,立刻缩回了手:“来真的?!”

 

神宫寺嘴角弯了下,眼里却没什么笑:“说话就说话,别搞自来熟这套。”

 

“行吧……我就是想跟你说,我想我大概知道凶手的范畴了。”

 

伯德往后退了半步。

 

“学生是不能带真枪的,那你说是谁?”

 

规定里确实有写明,禁止学生携带具有杀伤力的枪械进场。这一整个巨大考场里,除了参加的学员,就只剩教员了,神宫寺皱起了眉。

 

“现在暂时不能通知校方,怎么说也是自个儿的命重要点,谁知道我们报了讯号赶来的是救援还是灭口是不是?”

 

“你三分钟前还在怀疑凶手是我。”

 

“这不是刚想到的吗?”伯德摆了摆手,神宫寺眼神微变,听见他还在往下说,“要我是凶手,我有枪,直接搞死你不就得了。”

 

“不能排除是没子弹了的可能性,老式左轮手枪本就最多填五到六发。”

 

这一句让伯德愣了半天,表情几乎有些不受控了:“枪法烂到要用五六发的还出来杀人?更何况真这样的话我刚刚怎么不直接弄死你呢,你的枪对我又没威胁,我大不如……”

 

神宫寺突然打断了他:“趴下!”

 

对方一怔,被一股力道狠狠压向地面,脸严严实实砸在草从里。远处的人见没打中目标,掉头就跑。

 

神宫寺拍拍手上沾上的土,站起来:“还好躲过一劫。”

 

伯德一个翻身,有点恼火:“你自己躲就行了,按我做什么!我又不怕你们这枪!”

 

“哦……不好意思忘了。”神宫寺把小刀收回兜里,“不过你作弊这事难道不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伯德语塞了半秒:“倒也是。”

 

“所以呢,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起呗。”伯德说,“一想到有个杀人犯混在里面我就没信心走了,本来只是想混个学分,谁要搭上命啊——你也是一个人对吧?”

 

神宫寺微微眯起眼。如果其他几个人在这儿,必然会看出这是他已经在心中无声无息盘算好局的表现,每当他露出这种能跟他家狼像到七八分的不动声色的表情时,都起码已在脑中走好了后面十步。

 

“那就一起。”

 

学校配发的枪在他手中转了一圈,被扔垃圾般扔回包中。

 

 

 

两个人走了大半天,天色渐沉,垂过来的夜幕带着不由分说的压迫感。

 

海岛上气温偏低,伯德已经大咧咧地把取暖用的小火石掏了出来,见神宫寺不为所动还有些新奇。神宫寺倒是没跟之前那样冷落他,但也算不上主动,被问什么就简单答什么,不想答的就闭口不言,到最后伯德也觉得无趣,干脆闭了嘴。

 

“你不睡觉?”

 

神宫寺把枪抱在胸口:“你先睡。”

 

“也行,那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神宫寺没吭声。伯德就当他默许了,一歪头闭了眼。

 

夜晚视线受限,加之季末风萧天晦,也分不清钻进耳朵里的到底是海浪拍击的声音还是已经迫近峡谷的所闻。神宫寺觉得冷意在蚕食全身,他盯着伯德肆无忌惮随着呼吸起伏的胸口,知道那人也必定没有如他所言般真的睡过去。

 

两个小时后,视野开始出现些许涣散。

 

这在平时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状况。低温和条件恶劣的野外虽然难熬,却也并非第一次经历,从没有一次胸口会堵成这样。精神体对人的影响真有这么大么?神宫寺在近乎煎熬的状态里靠反反复复思考让自己保持清醒,但在第一百次自省后,他仍然不得不正视:这种糟糕状态归根结底,有一大半是因为不知道平野的现状。

 

如果知道就不会这样。哪怕他不在我身边,也不会这样。

 

神宫寺不认为这是某种儿女情长的体现,倒不如说他和平野都几乎从未把这种情绪带入进真实的作战中过,这也是他至今觉得平野是最契合他灵魂的那一方的原因。在16岁那年他们曾短暂分开过一次,那也是他们首次参与野外生存训练,被拎入的是热带密林,整整半个月都暴露在极热空气里,偏偏只有平野一个人被分到了别组,可那时的神宫寺并没有觉得焦虑。每一次联络时平野的声音都听起来心情极好的样子,神宫寺也相信他百分百会是那组里最先抵达终点的人。

 

可是现在并不知道平野在哪里——哪怕已经把最危险的因素从他身边排除。

 

当寒风再一次无孔不入般往骨头里钻时,神宫寺感觉已经到了一种濒危的极限,他知道自己现在迫切需要休息,但也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闭上眼。只要有一分松懈,平野的危险就会随之增大一分,他才是现在掌握情报量为零的那个,如果自己也睡了过去——

 

神宫寺眼前又迷迷糊糊出现16岁那年雨林中巨大的叉叶木和榕树,一顺垂下的气根柱枝相托,绿木参天,不见天日,最后完全是靠意志力才拖着被汗浸透的外套行装抵达终点。当时他应该是已经有了很严重的中暑症状,眼前被斑斓日光照射到摇晃晕眩,即便如此,他还是笃定平野会来,最后平野也确实如他所料,出现在遥遥的视野边界。

 

……出现在边界?

 

神宫寺手应激般地一抖,目光一瞬聚焦清明。

 

——平野站在视线的终点。

 

 

 

七天。对神宫寺而言作为假期都不够他们往南边再来回跑一趟的程度,却是自他们六岁那年认识以来最久没说过话的时间。

 

一刹那神宫寺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被寒意和回忆里的高温撕扯到出现幻觉,直到平野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蹲下,在愣愣的难以动弹的他眼前不耐烦地打了个响指:“睁着眼睡觉?”

 

神宫寺僵了半天,才找回声带:“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平野回了下头,“他是谁?”

 

被这么一折腾,伯德也按不住了,一早就睁开眼死死盯着平野。然而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要跟他打招呼的意思,转了一秒的头,目光又移回神宫寺那里。

 

神宫寺:“顺路搭个伙。”

 

平野点点头:“有人搭伙了是吧?看来我来得不巧。”说罢便起身要走。

 

“……紫耀!”

 

神宫寺知道他偶尔发作起来是作天作地的难哄,但此刻:“这里很危险——!”

 

平野脚步顿了下,回头。

 

“你知道德弗雷格教官吧,这次的主办人,一年级时送了我俩爆炸糖的那个。”神宫寺语速极快,“他当时说了很多话你还记得吗?但今天白天有学生死了,原因是枪杀,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他紧紧盯着平野的眼睛,那双数十年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他已经熟稔得不能更为熟稔的眼睛——然后眼看着平野“嗯”了一声,一甩手掏出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真枪,直直指向伯德的大脑!

 

 

4.

 

 

“咔。”

 

伯德瞳孔放大了一瞬。枪口迸出一道短促烟雾,飘飘悠悠消散在空中。

 

平野:“……”

 

神宫寺:“……”

 

轰的一声,伯德以如瞄准猎物的黑熊般向平野扑来。平野来不及避闪,转用枪口死死抵住他胸腹,然体格差实在过于巨大,对方将枪支连同人一同死死压在地面。

 

平野只觉眼前一黑,几乎一口血要即刻喷出。

 

下一秒,小刀带着尖锐风声袭来,伯德反应极快地一侧身,本直奔脖颈而去的小刀被顺势钉入肩胛,鲜血噗哧一声溅出,对方竟死死咬牙扛了下来。大概是心知无法以一敌二,他并未松手,虎钳般巨大粗糙的双手紧紧掐住了平野喉咙,指甲抠进颈间脆弱的皮肉,眼看着他涨红的面色逐渐转白,至多再只需几秒他便能让这人的呼吸彻底停止——

 

呲!

 

伯德闷哼一声,手上失了几分力。神宫寺并未停下,又一刀毫不留情地扎进肩胛部位的伤口中,狠狠捣动。强烈的痛楚不得不迫使他收了手,怒吼一声,反手死掐住神宫寺手腕,在蛮力下神宫寺几乎能听见腕骨接近支离的声音,不得不松开握着刀柄的手,而平野发黑的视线还没恢复,已经完全本能地一脚狠狠纵踢在他小腹上。

 

对方吃痛地后退半步,神宫寺一手拖包一手一把拉起平野:“跑!”

 

即使有着先天鸿沟般的体型差,要以二敌一他们绝不在话下,然而此刻,两个人都或多或少负了伤,身边也没有其余任何有杀伤力的武器,平野被拖起来时头还一阵阵晕眩,只能踉踉跄跄跟着神宫寺跑,但不到一分钟他就恢复了大半意识,回头看见依然穷追不舍的伯德,低声道:“右边!”

 

他们跑的方向刚好是平野来路。神宫寺心领神会,一个急转——岔路口的树后竟有个颇为隐秘的山洞。

 

海岛丛林茂密,植物密密匝匝遍布整个岛屿,在几重掩映下确实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地。然这个山洞实在过于小了点,平野先前来时还在里面放了物资,他尚且能钻进去,跟在后面、又穿得颇厚准备过夜的神宫寺就有几分艰难了。神宫寺飞快地翻口袋找刀,想划开厚重的作战服,但夜色昏暗,翻半天没找着,情急之下平野直接暴力撕开他的外套,一把把人拖进来。

 

冷风灌进敞开的衣服里,神宫寺倒吸一口冷气,平野马上捂住他的嘴:“嘘!”

 

神宫寺瞬间安静下来。

 

平野刚刚被拼死按在地上掐住脖子时,手无意识地抠进土壤中,这会儿掌心里还残留着稀松的土渣。要平时神宫寺的洁癖能马上发作,可他一方面也知道孰轻孰重,另一方面,他已经太久没近距离闻到过平野的味道了——熟悉的安稳的最亲密的人的味道,就这么来势汹汹地猝不及防地裹住他的感官。

 

在过于狭小的山洞间,两个人几乎是毫无罅隙地贴合在一起。

 

脚步声重重经过他们所在的洞口。在茂密树枝掩映间,他们看见伯德飞快跑过去的背影,两人连呼吸都压到最低,直到背影消失后整整五分钟,神宫寺掏出个小物件在他眼前一晃,平野愣了愣。

 

极小的显示屏上,一个红点正快速远去。

 

“……定位?”

 

“嗯。”神宫寺摁了下按钮,“刚刚顺势贴他身上的,事实证明果然还是有备无患的好。现在这个距离肯定是听不到什么了,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再待会儿再出……”

 

“你最开始带这玩意来是想用谁身上?”

 

“……”

 

神宫寺眼看绕不开,话锋一转,“所以原来你是真不会装枪?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哑火,我还信只是懒得动手信了好多年。”

 

这下轮到平野没话讲了。他负气地把那把真枪一摔:“你来!”

 

神宫寺拾起枪,打量了下,开始拆解。现在其实已经很少用这种古董枪械了,军校也没有对这种远古武器的拼装提什么要求。但是魔鬼学校要人卸掉全部装备下场的频次实在太高,还动不动就是往刀山火海野兽堆里扔,以防万一,他们还是谨慎地学了一些基础消音武器的拼组,方便他们拆了偷偷带进去再拆了偷偷带出来——所以当伯德拿“规定不能带真枪”来佐证自己的无辜时,神宫寺便一眼看出了他非本校生。但凡在这混过超一学期的都知道校方在这一点上并没有查很严,否则他们早该被集体开除。

 

可既非本校生,却知道自己的评级,显然也是做过调查有备而来。神宫寺在意识到这点时就拉响了脑内警报,可那时突然出现的意外,却又警醒了他——他没有能对对方造成威慑力的武器,冒昧戳穿只会逼得对方不得不灭口。由于每次都是两人一起的缘故,神宫寺也早习惯了合带一把枪就足够,毕竟除了路遇野兽外也基本用不到,而刚好枪是习惯性地放在平野那里,刚好他们这次又好死不死地没有在一起,他不得不想办法先稳住对方,直到平野赶到。

 

“说起来,你是怎么想到来找我的?”

 

神宫寺想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完全是靠着一丝直觉觉得“平野会来”,等他来了,有武器了,就好解决了。如果平野没来呢?

 

平野正低头拉着他两边外套往中间拢,闻言,语气很不好:“偶遇。”

 

“厉害啊,横跨了两条路线的偶遇。”

 

平野手上一用力,神宫寺只觉一瞬间胸口被两边衣服勒到无法呼吸,立刻高举双手。

 

“额头上的是怎么回事?”

 

神宫寺怔了下,反应过来他是问自己一开始被伯德按倒在地时磕出来的伤口。“没事,都结痂了吧。”神宫寺下意识要去触碰,被平野一把扣住手腕:“别碰!当心感染。”

 

神宫寺手腕一转,反而紧紧握住了平野的手。被突然握住的人僵了下,听到神宫寺说:“一听爆炸糖就猜出我的意思了?”

 

平野顿觉脸上发烧:“你不是这个意思?”

 

神宫寺笑了下。

 

“是这个意思。”

 

 

 

德弗雷格教官当然没有如神宫寺所说的那样,送过他俩爆炸糖。第一次被爆炸糖迫害是在入学第二年,二人偷偷翻墙出去给神宫寺过生日,回校时被巡查的德弗雷格逮个正着。一板一眼播报了开房记录的系统机械音配着两人宁死不屈的表情,教官气到七窍生烟,他们不得不在墙根站了整整两个小时听训话。

 

当时德弗雷格说了很多,可能是被气昏了头,到最后话题越扯越远,上升到了“如此无组织无纪律其他人要怎么信任你们”的高度。他在那把信任和谎言的关系性翻来覆去地讲,神宫寺眼神暗示教官可能是深受其害过,平野叹了口气,想偷偷摸一下通讯器看看时间,结果裤兜里掉出来的是刚被他随手揣进去的宾馆果盘里的爆炸糖——

 

啪的一声,一朵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德弗雷格头发上绽开,火苗登时窜起两米高。

 

后面的剧情太过惨烈,不忍再回想。当时他们还没太把这两个小时的训斥往脑子里放,是后来亲身在模拟演习中经历了几次叛逃乃至背刺,才懂了德弗雷格当时恨不能重复上一万遍的“信任怀疑论”究竟是何等重要。

 

所以神宫寺一开口提到这件事,又刻意将爆炸糖的真相反过来讲,平野立即明白了他的暗示。

 

“看面相也不是什么好人。”

 

神宫寺觉得有趣,平时很少见平野如此小心眼:“怎么看面相就有偏见了呢?”

 

平野说:“你还要帮他讲话是不是?”

 

“当然不是。”

 

其实神宫寺到现在也不知道伯德下手杀人是为什么,当然,对他和今川有什么爱恨情仇确实也不感兴趣就是了。只是他们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就算放了信号弹,也不能保证先赶到的会是救援还是灭口,而要继续往下走的话……神宫寺看了眼GPS:“这条线还剩12个。”

 

“还挺多。”

 

“你们那呢?”

 

“应该都被我清得差不多了。”

 

“……”

 

神宫寺默默在心里替平野的不留情面向淘汰者们道歉。

 

“明天再接着走,你睡一觉。”平野道,“天都快亮了。”

 

“你呢?”

 

“现在不困,一会儿再换我。”

 

于是神宫寺听话地闭了眼。五秒后,又睁开:“你哄哄我。”

 

平野:“……?”

 

“睡不着。”

 

神宫寺相当擅长把这种话说得理直气壮,不过他也知道,这么多年下来平野自也有一套治他的办法在,估计是骂一句事多,手上却很轻地让两个人靠到一起。没想到,下一秒额头上的伤口处就被凑来的嘴唇轻轻碰了碰,温热柔软的触觉转瞬即逝,神宫寺都愣了下。

 

平野在窄小空间里勉强拉开一点距离:“行了吗?”

 

神宫寺眨眨眼:“就这样?”

 

“还想怎样?某人不会忘了还在冷战期吧。”

 

“冷战也可以接吻。”

 

冷战确实可以接吻。当平野吻上来时,神宫寺知道他最终还是向自己低头了。

 

哪怕是第一万零一次平野也到底会容忍他的得寸进尺。神宫寺笃信这点就像笃信平野会来,每一次。




TBC



地生五金

【神紫】大地惊雷(上)

summary:最恐怖的不是期末考试被整成了大逃杀,而是被整成大逃杀的期末考试好死不死降临在离婚冷静期。太离谱了,神宫寺对自己说。


notes:全文1w7,强强神紫,是七年之痒的小情侣被关到荒岛上不和好就不能出来的故事(x

灵感来源于紫说他们私下一起去打野外生存战时在100人里成为最后存活下来的2名胜者。


1.


比军办处老头锃亮的双目更地狱的是结业测评——当神宫寺终于站定时,他从内而外领会了这句话。


“第四排,站好!”


四周本还松松垮垮的队伍如同被抽了一鞭子似的,嗖一下绷紧得像张拉满...

summary:最恐怖的不是期末考试被整成了大逃杀,而是被整成大逃杀的期末考试好死不死降临在离婚冷静期。太离谱了,神宫寺对自己说。


notes:全文1w7,强强神紫,是七年之痒的小情侣被关到荒岛上不和好就不能出来的故事(x

灵感来源于紫说他们私下一起去打野外生存战时在100人里成为最后存活下来的2名胜者。

 

 

1.

 

 

比军办处老头锃亮的双目更地狱的是结业测评——当神宫寺终于站定时,他从内而外领会了这句话。

 

“第四排,站好!”

 

四周本还松松垮垮的队伍如同被抽了一鞭子似的,嗖一下绷紧得像张拉满的弓。神宫寺不想让自己的目光不由自主往右瞥,便竭力聚集到了教官耀眼的光头上:还有只蚊子在那儿来来回回地逡巡,可能是太滑了,它甚至没找到落脚之地。

 

这就是他们今年结业测评的考场。

 

荒岛,密林,沙土铺满大地,鸟鸣不绝于耳。狰狞蔓开的巨木云屯森立,潮起潮涌的巨响如雷声般轰鸣,上午还乌云密布,这会儿已经散开了些,但天色仍然晦暗不见亮色,仿佛风雨欲来的先兆。

 

所有考生都被要求事先剥离了精神体,也就相当于这是一次只能靠自己本人的、动真格的拼杀,最后将于两天两夜期限内的淘汰顺位排名和抢得狗牌数目进行计分。而仅此一次测验,竟在整个学期中占了70%的高比分,神宫寺回想了下优哉游哉过来的去年一整年,继而再想到现状,心情骤然不好。

 

“下面按学籍号领补给,一号——”

 

队伍又如抽了条的柳枝,缓缓拉长。深秋气温转寒,连呵气都几乎能呵出白雾,然而即便被冻得牙齿打颤了也没几个人敢动弹,纷纷领了补给包后才赶紧往里找手套。

 

在出发前,岸优太倒是有给他塞过手套。但神宫寺没什么拿出来戴的心思,戴了手套,再要拿枪瞄准就会变困难,他不喜欢因为这种事而影响到发挥——但想到岸优太,他倒是心下一动,不动声色用拇指划开了通讯器的开关。

 

“神?”

 

“嗯。”

 

他扶了下耳返。群鸟扑腾着飞离树枝,通讯音模糊了一瞬。

 

“……听得到吗?”

 

“听得到。还在等入场,应该是进去后才会逐渐缩减通讯范围。”

 

“行,先保持联系?”

 

“可以。”

 

那头调轻了音量,神宫寺隐隐听到熟悉的声音欢快地掺作一块,大概是永濑和高桥也来了。队伍在缓慢缩进,他索性关了降噪,任由能说萧瑟也能说嘈杂的环境音缓缓裹来,冷风掀动草丛,季末冰凉的海潮反反复复拍击石礁,轰鸣一片。

 

虽然已经尽量不去看了,但当平野拎着补给包转过身时,神宫寺的目光还是难以遏制地飘过去一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戴了安全头盔的缘故,显得他本就小到可怕的脸越发的小。头发又长长了些,被汗湿的发丝晶亮地挂在脸部轮廓上,他好像又瘦了——往日里因为柔软又可爱总会被大家戳一戳的脸颊肉似乎不见了,勾得下颚线分为漂亮而锋利,眼睛却愈加澄亮,带着点尖锐的警戒。看他抬眼扫过来,神宫寺马上别开脸。

 

——算了算,他们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说过话了。

 

结业测评的消息下来时,两人才刚进入冷战第二天,还是在无视对方的前提下勉勉强强能够坐一张桌子吃饭的程度。结果第三天岸优太想撮合和好时说了句“再生气也得神帮你装枪是不是”,平野只差一点就掀了桌子。

 

第四天,考试批次名单公布,他和高桥和岸在第二批,平野和永濑则在第一批。永濑问他换吗,神宫寺不爽地说他关我屁事。

 

永濑:“我又没说你是要为了谁换。”

 

神宫寺:“……”

 

第五天,神宫寺顶着两个黑眼圈敲开了永濑宿舍的门,面色不善:“换。”

 

校方在这方面一直持宽松大方态度,借用教员的话说就是,高效地寻找合适的战友也是作战能力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不过神宫寺也清楚教员没说出口的后半句——如果在真正严酷甚至惨烈的你死我活的环境下,依然能作为互相信任的“战友”的话。

 

他和平野向来是没有这个烦恼的。从十五岁一同入学至今,每一次自主组队的任务他们都永远是一起,神宫寺曾调侃过可能比起身体更熟悉的是他的枪法也说不定,结果被平野视作了赤裸裸的挑衅。他现在仍能记得平野闻言挑起眉说那哪天分到对立面了我一定第一个击杀你,那时他明亮的眼睛意气风发,带着笑意,即使嘴上说着这样好胜的话,眼里依然专注地只装了一个自己。

 

没想到一语成谶,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神宫寺无意识地松了松肩部绷紧的肌肉,他和平野一直以来都紧紧绑定的通讯第一次失去了彼此的牢固依靠。这时他居然还能没头没尾地想到,还好剥离了精神体,否则哪怕自己能脚上生了钉子般稳稳站在原地不动,自家那头不太聪明的小狼估计早就摇着尾巴乐呵呵地去追平野的屁股。

 

不过平野好像也是喜欢它更胜于自己的。毕竟平野会将碗里的肉分给它吃,但只会从自己碗里不由分说地把肉顺走。

 

“砰——”

 

枪响中止了神宫寺的思路。硝烟顿起,惊飞了半个林子的鸟群。

 

开始了。

 

 

 

2.

 

 

这次的地图相当巨大,整整覆盖了3/5的小岛,全程约150公里。这个数字本来对平时就住在魔鬼训练里的他们来说算不上难,然而这回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崎岖山路,甚至中间夹杂瀑布峡谷,再加之周遭每一个曾朝夕相处的同学朋友都变成敌人,比起肉体上的疲惫,心理层面的折磨与压力或许更为恐怖。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查过了,你们那批应该没什么危险人物,上次实战拿过A的加起来一共才三人。”永濑在那头边嚼着什么边含糊不清地说,“你和紫耀是其中两个。”

 

“说不定就是他先给我一枪。”神宫寺语气不善。这群人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和平野的现状,这会儿还提是故意添堵吗?

 

“你俩在一路?”

 

“不在,我被分到C路线。”说到这里,神宫寺猛地反应过来,“你们没人联系他?”

 

“没啊,他也不需要我们帮衬吧。”

 

要放在平时,神宫寺必然会反问这是在内涵我吗,然而今天也许是受了阴沉天气的影响,他心口罕见地发慌,声音一时变得焦躁:“怎么没人联系他?!”

 

“还记挂着呢?”永濑一口咬碎薯片,终于后知后觉听出来神宫寺语气不对,“跟你开玩笑的……海人在跟他通话着。”

 

神宫寺顿了顿,感觉喉咙发干。

 

“你们要说两句么?”

 

“不要。”他反手把包裹里的枪支拿出来,拉开保险栓,“我出发了。”

 

山路曲折而深长,一路通向更加晦暗不明的深处。 C路线算是其中相对好走的一条,路程较短,但会途径最大的一个峡谷,这里或许是一道难关。永濑说平野分配到的是E路线,神宫寺快速检查了一个来回,E路线难度系数颇大,离自己这条线倒是最近,好处是被分去的人少,定位器上显示的仅有15人,还不到总人数的五分之一。

 

神宫寺的心却沉了沉。

 

对一般人而言,减少竞争对手的数量自然是提高行进效率的一大保障,可对平野来说却并非如此。无论是近身搏斗还是枪法他都在全年级里名列前茅,神宫寺相信这一届里能威胁到他的人屈指可数,对手越多,他能拿到的分反而越高。但相对的,平野的耐力和体质都不算好,之前被丢到荒郊野外待了一晚就没命地发起高烧,最后还是被岸优太背回来的——那次神宫寺有事并没有跟着去,自那之后,他就觉得但凡这种时刻自己都不能离开平野一步。

 

没想到这就要食言。虽然也不是我的责任,神宫寺很难遏制住自己的闷气。

 

等走了十五分钟左右,信号逐渐变得断断续续,好在他们本来也没什么话要说。在这种环境待久了,是个人都会变得草木皆兵,而高度紧张会给本就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再添一把火。现在还处于最开始的一小时内,一般不会有人在这时就下手清身边的人出局,正常情况下,大家在最开始都会选择互相合作,神宫寺也是瞄准了这点,才干脆在这时和其他几个人姑且保持联络,起码能让绷紧的神经微微放松。

 

这招曾屡试不爽,不知怎的今天却好像有哪里不对,胸口堵得越来越厉害,不安的预感在脑中来回尖啸。永濑说可能是精神体不在旁边的缘故,“剥离精神体后会大幅影响人的精神状态,虽然你家那崽子也没什么用吧……嗯我估计紫耀现在更难受……”

 

平野的精神力相比起他其他过于耀眼的成绩,只能勉强说是不差,和他的战斗评测一样,高爆发,低稳定。神宫寺知道他是情绪比较容易受影响的人,这点同样体现在他的精神体上——一只很凶脾气很大的小狮子,叫雷蒙。乍一听有点狮子王的威风味道,但神宫寺在得知名字来源是平野那天刚好吃了个酸到让他觉得要记恨一生的柠檬时就再也没什么别的想法了。

 

相较而言,神宫寺的精神力自入学起就稳坐榜首,甚至一年级时就力压了三年生,校方在紧急开了两次会后不得不首次改了个SS的评级来。如今连他都觉得不适感强烈,永濑也感觉到了压力:“有这么不舒服?海人——”神宫寺听见他呼唤高桥的声音,话筒应该是被挪远了一点,只能模模糊糊听到他是让高桥去确认平野的状况。

 

他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耳返中便传来扭曲的“嘶——”声。

 

神宫寺心下一僵,耳边的嗡鸣彻底消散。

 

通讯断了。

 

他才走了不到五公里,按理说还在最外围边缘,等进入密林深处,信号自然会逐步减弱至掐断,但现下似乎怎么看都有点为时过早——偏偏还是在刚要确认平野状态的时候。

 

不知名的鸟群在头顶嘶鸣盘旋,寒风穿过绿到发黑的针叶林间隙,听来几乎像让人毛骨悚然的泣音。

 

不安愈演愈烈。

 

 

 

三个多小时后,神宫寺在河边遇到了第一个活人。

 

GPS显示现在C路线上还有22人,被淘汰的仅有一个。但既然有淘汰,就说明要么这组里有开局就清人的杀神级人物,要么已经有了抱团找落单学生下手的小规模组织。对方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一看见神宫寺,就慌慌张张跑过来问能不能组队。

 

“狗牌还在?”

 

“还在还在。”那人一把把狗牌掏出来,上面写着明晃晃的IMAGAWA。

 

“今川。”

 

对方连连点头,解释说也是因为同为亚裔,所以一眼就对神宫寺抱有信任。“能一块儿走个半程也好。”今川表情很苦涩。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不打算跟人组队。”神宫寺起身,“希望我们有缘终点见。”

 

“等……等等!”

 

神宫寺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动手来扯,一个不防,差点整个人栽倒在地,背着的包也被直接拽了下来。今川一时没反应过来,神宫寺的火上来了,但他仍没发作,只是一把把包拉回来:“你自己保重。”

 

“等一下……!”

 

神宫寺没再回头,今川追了几步,好像还是放弃了。

 

在这点上,神宫寺有自信平野和自己属于一类人:比起团体作战,更适合单打独斗。首先他们就不是会轻易信赖一个刚认识的人的类型,更何况平野作战个人风格强烈,神宫寺则永远是殚精竭虑算好每一步,两人都属于极难跟人打配合的那一类,他们会给彼此无条件的信任,但不会给其他人。

 

要和一个随便拉来的人组队,效率反被拉下去的可能性更大。

 

然而,神宫寺才走出去不到十分钟,便突然发现——自己的戒指不见了。

 

 

 

他们是在18岁那年一起买的戒指。当时两人刚交往满两年,一齐升入新的军校,在开学前拥有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假期。二人一拍即合,毫不犹豫抛下了另外三位无辜友人,双双跑去了另一个半球玩。

 

南边气候温暖湿润,斑斓的晶矿遍布目所能及之地。那时地球还处于极为富饶安定的阶段,这些足以转换为千万年计的能源使用的晶矿也并没有被挖走,反而促进了这片区域矿石业及衍生产业的高速发展,他们买了一红一蓝两颗极漂亮的晶石,在当地加工成了戒指,作为彼此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明明离我生日还有大半年来着。”

 

“那你别戴?”

 

“戴戴戴,去哪都戴着。”

 

然而开学刚一个学期,两人便默默地把戒指改成了项链,塞进衣服最里层——需要上手的课实在太多,除了近身搏斗时偶尔能充个暗器用外,平时不管射击还是机械手操都多多少少会产生妨碍。这方面双方也很默契地追求效率第一,从此戒指也就被封进最里面,与胸口的肌肤紧紧相贴。

 

——而狗牌一般是挂在脖子上的。

 

神宫寺很难不想明白,今川刚刚是想趁乱把自己的狗牌拿走。只是他没料到神宫寺多留了个心眼,把狗牌藏在了别处,阴差阳错居然取走了他的戒指。

 

如果丢的是狗牌,神宫寺反倒觉得算了,毕竟最后按取得狗牌数量计分,是不是自己的不重要,一会儿击杀了其他人后多拿几个就是——偏偏丢的是戒指。他扭头就往回走,觉得无名火烧得肝脏生疼,神宫寺很不喜欢被情绪支配思考的感觉,结果这几天几乎没有一天不在失控。

 

全是平野紫耀的错,神宫寺在脑内已经计划了不下二十种回去后绝不放过他的方式。

 

当快走到来路的一半时,神宫寺的脚步僵在了原地:

 

今川仰面倒在河岸边上的草丛里,胸口赫然一个被贯穿的窟窿,四周的荒草显然已被泅红。

 

 

 

神宫寺立即就近避于树后,快速扫了一圈附近的环境,心跳震耳欲聋。

 

树多,杂草高而密,要是藏着什么绝对一时半会儿难靠肉眼分辨,风声水流声过大,也很难识别是否有人为制造的声音,他不知道动手的人是不是还在附近,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学校提供的自然不是真枪实弹,只是能感应到学员体内芯片的模拟枪械而已。如果瞄准击中了致命部位,系统会直接判定出局,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真的子弹出现,更遑论让人死于这场“考试”——但今川胸口留下的分明是枪眼,且是许多许多年前流行的那种老式手枪的一枪毙命法,与联邦现在同一规定的“搅毁式”武器有极大不同。

 

要么是学员间自相残杀,要么是有什么真正的恶魔混于其中。

 

神宫寺下意识地联系平野,按了两下没反应,这才想起来这里已经掐断了所有通信讯号,他正要去掏学校配给的信号弹,风声乍起,带着近乎尖锐的嘶响擦过他耳朵——

 

神宫寺猛一躬身。来人却有如预判到了他的动作,欺身狠狠将他的头摁向地面!

 

“砰!”

 

剧烈的震痛几乎搅翻了全部的大脑神经。神宫寺闷哼一声,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霎时间流过发黑视野,杂草戳着眼皮,刺痛一瞬间让他清醒三分,顿时反手拧住了对方双臂,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将后背上的人翻转过去摔向草丛中。

 

两百多斤的体重砸落,一时间地面都仿佛震了几分。

 

对方一个翻身,还未来得及动作,神宫寺已经抽出了枪,死死抵在他额头,迫使他仰起脸来。

 

“……神宫寺?”

 

那人高举双手,视线从他掉落在地的狗牌上移了回来:“传说中的SS,幸会幸会。”

 

神宫寺一手抹掉额头上淌下的血,目光亮得可怕:

 

“再见。”




TBC

sheery's LRC house

King & Prince - ReSense(全碟LRC歌词/ Pop/ 2021-07-21)

[图片]


[ti:僕らのGreat Journey]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9]僕らのGreat Journey
[00:05.27]King & Prince
[00:10.25]作詞:C&K
[00:15.55]作曲:C&K・Carlos K.
[00:20.44]編曲:Carlos K.
[00:25.45]
[00:31.76]それぞれの生い立ち 生まれた場所巣立ち
[00:39.42]時が経ち 今の形 夢を語り合った友よ
[00:46.59]
[00:47.49]このままじゃ僕ら い...




[ti:僕らのGreat Journey]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9]僕らのGreat Journey
[00:05.27]King & Prince
[00:10.25]作詞:C&K
[00:15.55]作曲:C&K・Carlos K.
[00:20.44]編曲:Carlos K.
[00:25.45]
[00:31.76]それぞれの生い立ち 生まれた場所巣立ち
[00:39.42]時が経ち 今の形 夢を語り合った友よ
[00:46.59]
[00:47.49]このままじゃ僕ら いつまでも満たされはしないだろう
[00:55.37]抜け出したい 駆け出したい
[00:58.27]いつも夢中になっていたいから
[01:02.30]
[01:03.24]Level up Level up Level up
[01:04.71]意志の提示
[01:07.14]急がば回れば
[01:10.14]
[01:10.42]シャラララ 心が感じるまま
[01:14.52]まだ見ぬ世界へ
[01:18.21]戦った涙はイッツオーライ
[01:22.73]ドギマギ☆ワンダーランド
[01:26.13]ただ待ってるだけじゃ手にできない
[01:30.42]ロックな夢見てGO
[01:33.99]宝の在処はどこにあるのか 探しにGreat Journey
[01:41.86]
[01:58.29]このままじゃ僕は 今よりも輝けはしないだろう
[02:06.16]追いつきたい 追い越したい
[02:09.17]いつも昨日超えていたいから
[02:13.07]
[02:13.99]Level up Level up Level up
[02:15.53]意思の提示
[02:17.92]恥かき 汗かき べそかき
[02:19.67]次のステージ
[02:21.86]とにかく とにかく とにかく
[02:23.29]日々イメージ
[02:25.80]やらねばならねば
[02:28.76]
[02:29.10]シャラララ 心が感じるまま
[02:33.47]まだ見ぬ世界へ
[02:36.86]戦った涙はイッツオーライ
[02:41.46]ドギマギ☆ワンダーランド
[02:44.80]ただ待ってるだけじゃ手にできない
[02:49.21]ロックな夢見てGO
[02:52.62]宝の在処はどこにあるのか 探しにGreat Journey
[03:00.39]
[03:01.46]We live in the TOKYO
[03:05.14]TOKAIのMAIGO
[03:09.06]夜空の星たちが目印
[03:16.99]ドラマティックな風に吹かれ
[03:22.94]
[03:24.14]シャラララ 心が感じるまま
[03:28.50]まだ見ぬ世界へ
[03:31.99]戦った涙はイッツオーライ
[03:36.43]ドギマギ☆ワンダーランド
[03:39.90]ただ待ってるだけじゃ手にできない
[03:44.31]ロックな夢見てGO
[03:47.70]宝の在処はどこにあるのか 探しにGreat Journey
[03:55.90]
[04:28.73]......The End......
[04:32.25]



[ti:ユメラブ (You, Me, Love)]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48]ユメラブ (You, Me, Love)
[00:03.52]King & Prince
[00:06.50]作詞:Atsushi Shimada・坂室賢一・大知正紘
[00:09.39]作曲:Atsushi Shimada・坂室賢一・大知正紘
[00:12.39]編曲:Atsushi Shimada・坂室賢一
[00:15.30]
[00:18.67]Just tell me how do you feel about me?
[00:21.93]Hey baby, Love you more and more
[00:25.21]Just tell me この想い届け
[00:30.10]
[00:32.40]今世紀最大のチャンスがUp coming
[00:35.55]ウジウジしてちゃ取られちゃうぜ
[00:38.91]感情は最高潮 真夏のVenus
[00:42.26]恋のWaveに飛び込め
[00:45.52]
[00:45.83]サンサンと太陽が僕の背中を押す
[00:51.56]君に恋焦がした 熱い想い 今すぐに伝えなきゃ
[01:00.65]
[01:01.02]Give me baby
[01:02.21]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1:05.62]夢なら君に伝えられる
[01:09.40]もっと そばでもっと 君を見つめていたい
[01:14.26]Tell me baby
[01:15.57]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1:18.86]素敵な夏が始まる予感
[01:22.74]照れてる気持ち隠さずに
[01:25.12]こんなにEverything, Everything for you
[01:29.01]Everlasting 届け この想いよ
[01:32.69]
[01:32.92]Just tell me how do you feel about me?
[01:36.16]Hey baby, Love you more and more
[01:39.39]Just tell me この想い届け
[01:44.28]
[01:46.44]無邪気な笑顔で 僕の手をぎゅっと
[01:49.67]握る君にドキッとしたんだ
[01:53.03]想定外恋模様 眩しいマーメイド
[01:56.37]恋のWave 乗りこなせ
[01:59.67]
[01:59.94]散々な失敗談さえも笑い飛ばそう
[02:05.57]君に恋焦がした 熱い想い 今すぐに伝えなきゃ
[02:14.91]
[02:15.20]Miss you baby
[02:16.32]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2:19.70]波打つ気持ち叫ぶSummer love
[02:23.56]きっと 君もきっと 同じ気持ちでいて
[02:28.54]Tell me baby
[02:29.67]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2:32.98]弾ける夏が始まる予感
[02:36.78]照れてる気持ち隠さずに
[02:39.19]こんなにEverything, Everything for you
[02:43.07]Everlasting 届け この想いよ
[02:46.96]
[02:47.18]Love you, Miss you love 夢中で恋してる
[02:53.69]星空が僕ら優しく包んでゆく Wow...
[03:03.32]
[03:15.20]Give me baby
[03:16.39]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3:19.80]夢で逢えたら叫ぶSummer love
[03:23.53]もっと そばでもっと 君を見つめていたい
[03:28.38]Tell me baby
[03:29.68]You, Me, Love, Kissin' me You, Me, Love, La
[03:33.00]素敵な夏が始まる予感
[03:36.80]照れてる気持ち隠さずに
[03:39.21]こんなにEverything, Everything for you
[03:43.10]Everlasting 届け この想いよ
[03:46.81]
[03:47.05]Just tell me how do you feel about me?
[03:50.25]Hey baby, Love you more and more
[03:53.50]Just tell me この想い届け
[03:58.52]
[04:02.48]......The End......
[04:05.49]




[ti:BUBBLES & TROUBLES]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0]BUBBLES & TROUBLES
[00:02.45]King & Prince
[00:04.24]作詞:CLAUDE S.
[00:05.53]作曲:Kento Takeda・Christofer Erixon・Ricardo Burgrust
[00:06.55]編曲:Kento Takeda・吉岡たく
[00:07.65]
[00:09.92]響くアラーム 始めるToday 自分なりのペースで
[00:15.71]Standing in the line, Moment has arrived
[00:17.99]Just going my way
[00:20.34]右往左往してもOK 明日に繋げよう
[00:25.97]“笑えれば問題ない” We're gonna be alright
[00:30.02]
[00:30.27]見あげればほら
[00:31.49]雨上がりに架かる虹 Shine so bright
[00:33.99]ネガティブなMind 脱ぎ捨てるBye bye bye
[00:36.68]固いことはナシ 瞬間(いま)を楽しむ
[00:39.13]Just believe in yourself
[00:40.47]
[00:40.68]何気ない毎日に溢れる笑顔に花束を
[00:45.78](Yeah yeah yeah yeah)
[00:46.82]かけがえのないMoment
[00:50.49]
[00:50.90]晴れ渡る空に 願うOne wish
[00:53.46]新たな旅路 自分探し
[00:56.18]弾けるBubbles, Bubbles
[00:57.92]Easyに過ぎ去るTroubles, Troubles
[01:00.46]Be free
[01:01.31]
[01:01.56]未来へのステップ 1, 2, 3
[01:03.88]Slowでもいい No worries
[01:06.57]七色のBubbles, Bubbles
[01:08.27]Breezyに消えゆくTroubles, Troubles
[01:10.74]Liberty
[01:11.52]駆け抜けてこう
[01:12.73]
[01:14.44]人生Up & Down Yeah
[01:17.63]立ち止まる時もあるけれど
[01:22.00]顔上げてこう
[01:22.98]
[01:25.01]We're just getting started
[01:28.04]繋げよう 明日の笑顔へ
[01:32.02]
[01:32.33]“常識(あたりまえ)”に溢れてる たわいもないEveryday
[01:38.30]サイコロを転がして 導くNew way
[01:42.69]窮屈な日々さえも 笑顔にUpside down
[01:48.54]少しだけお洒落して旅に出よう
[01:52.62]
[01:52.85]気まぐれにRide
[01:54.15]羽休めも必要さ Daily life
[01:56.63]現実逃避もたまにはいいんじゃない?
[01:59.20]最高の笑顔見せて
[02:02.71]
[02:03.08]輝ける景色探しに
[02:05.74]風まかせにSpread your wings
[02:08.48]弾けるBubbles, Bubbles
[02:10.18]Easyに過ぎ去るTroubles, Troubles
[02:12.69]We're free
[02:13.54]
[02:13.82]ささやかなGift 贈るOne kiss
[02:16.12]ありのままにGo for it
[02:18.93]煌めくBubbles, Bubbles
[02:20.49]Breezyに消えゆくTroubles, Troubles
[02:23.04]Liberty
[02:23.80]探しにゆこう
[02:24.92]
[02:26.05]いつか見た 夢の欠片に
[02:31.23]縛られないで 自由に描こう
[02:36.35]どんな困難も 乗り越える
[02:40.77]等身大でいざTake off
[02:44.31]
[02:44.57]晴れ渡る空に 願うOne wish
[02:47.02]新たな旅路 自分探し
[02:49.78]弾けるBubbles, Bubbles
[02:51.49]Easyに過ぎ去るTroubles, Troubles
[02:54.11]Be free
[02:54.90]
[02:55.16]未来へのステップ 1, 2, 3
[02:57.56]Slowでもいい No worries
[03:00.16]七色のBubbles, Bubbles
[03:01.78]Breezyに消えゆくTroubles, Troubles
[03:04.67]Liberty
[03:05.11]駆け抜けてこう
[03:06.54]
[03:07.99]人生Up & Down Yeah
[03:10.05](You already know)
[03:11.21]立ち止まる時もあるけれど
[03:15.31]顔上げてこう
[03:16.53]
[03:18.34]We're just getting started
[03:21.44]繋げよう 明日の笑顔へ
[03:26.06]僕らの未来へ
[03:29.18]
[03:40.52]......The End......
[03:43.36]




[ti:Magic Touch]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82]Magic Touch
[00:03.69]King & Prince
[00:06.51]作詞:EMI K. Lynn
[00:09.22]作曲:P3AK・Adrian McKinnon
[00:12.33]編曲:P3AK
[00:15.86]
[00:18.02]What what what you lookin' at? Checkin' for me,
[00:21.32]ain't no holdin' back
[00:22.41]Can't stop, baby you know, gimme just a touch, I'm so finito
[00:26.50]Feels like a dream, goin' on and on,
[00:28.81]fallin' for you so do you wanna come along
[00:30.87]Tease such a tease, never let me go go go go go
[00:35.30]
[00:35.73]Baby it's automatic Makin' me so romantic
[00:40.12]I just wanna hold you kiss you If you leavin' me alone that's tragic
[00:43.41]You're like starlight shinin' on Paris
[00:45.57]On a campaign only one you can cherish
[00:48.04]Yeah You and me, so heavenly just like magic
[00:50.68]
[00:50.88]You blow my mind Won't you be mine
[00:55.74]Touch me one more time, just touch me one more time
[00:59.94]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why
[01:04.86]You got me longin' for, longin' for your love
[01:07.94]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1:19.07][01:10.34]Your touch is magic...
[01:21.20][01:12.54]Your touch is magic...
[01:23.43][01:14.67]Your touch Your touch
[01:25.57]Hey girl show me now
[01:27.46]
[01:34.04]She got the magic
[01:36.29]
[01:43.53]Lemme know Lemme know
[01:44.70]Woo What's your secret?
[01:46.84]Girl, take it to the limit I want you, want you
[01:49.58]Gotta keep ya, keep ya
[01:51.55]I'll be waitin', honey kisses are callin'
[01:53.64]Whisper softly as you cast your spell “Baby, I love you”
[01:57.47]Wanna be in your heart, hey can you hear me?
[02:00.04]Truly, we're meant to be
[02:02.57]
[02:02.80]You got the magical smile It's really killin' me
[02:07.08]Keep on fallin', you know how to take control of me
[02:11.36]My heart's beatin', racin' in double time
[02:14.68]Until the mornin', don't let you go no no no no
[02:17.90]
[02:18.13]I lose my mind You should be mine
[02:23.17]Kiss me one more time, just kiss me one more time
[02:27.11]In your eyes I see a sign
[02:32.17]You got me crazy for, crazy for your love
[02:35.20]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2:46.33][02:37.58]Your touch is magic...
[02:48.50][02:39.80]Your touch is magic...
[02:50.62][02:41.96]Your touch Your touch
[02:52.98]Hey girl show me now
[02:54.48]
[03:12.23]Beautiful girl Gimme your love
[03:16.06]Coz I know you are the one I want
[03:19.81]Woo And I wanna get out the friend zone
[03:24.37]Baby, I need you in my life forever
[03:27.58]
[03:27.91]You blow my mind Won't you be mine
[03:32.94]Touch me one more time, just touch me one more time
[03:37.09]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why
[03:41.97]You got me longin' for, longin' for your love
[03:45.03]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3:47.44]Your touch is magic...
[03:56.21]Your touch is magic...
[04:00.46]Your touch Your touch
[04:02.64]Your touch is magic
[04:04.42]
[04:10.30]......The End......
[04:12.92]




[ti:Lost in Love]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31]Lost in Love
[00:04.26]永瀬廉、高橋海人、岸優太(King & Prince)
[00:08.22]作詞:草川瞬
[00:12.39]作曲:草川瞬・坂室賢一
[00:16.51]編曲:坂室賢一・生田真心
[00:20.09]
[00:20.61]戻らぬ秒針はどこへ進んでいくの?
[00:24.75]僕一人置き去りにして
[00:28.43]最後の言葉 まだ言えずに
[00:32.36]今日も君の姿を探している
[00:36.22]
[00:36.62]忘れようとしても隣にまだ感じる君の温もり
[00:41.19]どれだけ後悔重ねたとしても見えてこない未来
[00:44.68]願ったって届かないこの想い
[00:48.78]I know that, I know that
[00:50.93]分かってるのにまだ…
[00:53.95]
[00:54.73]君しかいない 最後の恋は
[00:58.81]何度も心で叫んでも
[01:03.07]触れられず君は 泡のように消える
[01:07.38]薬指のリングはそのままで
[01:11.55]苦しくてもいい 傷ついてもいい
[01:15.69]そばにいてくれるのなら
[01:18.98]どんな犠牲も厭わないのに何故?
[01:25.26]振り向かぬまま去っていくの
[01:28.72]Lost in Love
[01:30.46]
[01:32.89]Lost in Love
[01:36.22]
[01:38.43]埋めようのない孤独 引き返せない過去
[01:42.60]自分の気持ちも掴めない
[01:46.32]愛と現実の矛盾の中
[01:50.17]今日も君の姿を探している
[01:54.09]
[01:54.49]息が苦しくなるほど愛し合っていた二人のLove story
[01:59.18]これまで信じた永遠は嘘のように溶けていく
[02:02.64]壊れそうな心を抱きしめて
[02:06.74]I love you, I love you
[02:08.87]言わずに飲み込んだ
[02:11.83]
[02:12.65]君だけいない 見慣れた景色
[02:16.80]君以外何もいらないのに
[02:20.98]送ったメッセージの既読付かぬまま
[02:25.23]眠れない夜を耐えられずに
[02:29.42]「出会わなければ良かった」なんて
[02:33.51]忘れようとすればするほど
[02:36.75]泡のように包まれた優しさ
[02:43.13]思い出しては 気付かされる
[02:46.56]Lost in Love
[02:48.17]
[02:50.07]受け入れられたらきっと救われるだろうけど
[02:58.42]何をしても君への愛は消えない
[03:06.71]
[03:25.05]「ずっと愛してる」
[03:26.59]
[03:27.34]君しかいない 最後の恋は
[03:31.46]何度も心で叫んでも
[03:35.75]触れられず君は 泡のように消える
[03:39.91]薬指のリングはそのままで
[03:44.05]苦しくてもいい 傷ついてもいい
[03:48.28]そばにいてくれるのなら
[03:51.55]どんな犠牲も厭わないのに何故?
[03:57.77]振り向かぬまま去っていくの
[04:01.25]Lost in Love
[04:03.14]
[04:11.18]......The End......
[04:14.54]




[ti:サマーデイズ]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1.97]Yeah!! Yeah Yeah Yeah...
[00:10.10]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00:15.70]
[00:22.54]待ち焦がれた熱い季節 太陽より燃え上がるSOUL
[00:27.78]サングラス越し狙う君のハート
[00:31.70](I want you I want you Yeah Yeah)
[00:33.49]魅惑の季節 ココナッツの香り もう止まらない
[00:38.47]今すぐ胸の高鳴る方へ
[00:43.18]
[00:44.10]砂浜に夢描き 波に願った 流されて消えないように
[00:52.54]これ以上ない神展開! 感謝ハレルヤ!
[00:59.74]
[00:59.98]君と今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1:03.91]灼熱の恋 火傷ご注意!
[01:06.49]愛も夢も全て夏に捧ごう
[01:10.94]いつまでも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1:14.94]鳴り響く恋のファンファーレ
[01:17.54]赤く染まる心 溶けてしまうほどに
[01:22.37]そうさ 終わらない常夏モード 身も心も焦がして
[01:28.24]世界で一番! サマーデイズ!
[01:31.64]
[01:42.29]地平線に沈む夕日 星空が照らす二人
[01:47.76]夜になっても止まらないエキサイティング
[01:51.60](I want you I want you Yeah Yeah)
[01:53.41]朝までParty time 情熱的なダンスで その手を引いて
[01:58.35]捕まえるのさ 今夜キメるぜ
[02:03.26]
[02:04.08]青春の一ページ 戻らない瞬間(とき) この気持ち伝えたい
[02:12.50]マグマ級のLove注入 ココロハレルヤ!
[02:19.69]
[02:19.91]君だけに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2:23.91]打ち上がる恋の花火
[02:26.51]夜空を駆け巡る 恋の光
[02:30.84]美しく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2:34.96]さりげなく肩抱き寄せて
[02:37.49]不意打ちのKiss でも夏に許して
[02:42.35]そうさ 大胆にハメを外して 飛ばした海岸線
[02:48.19]世界で一番! サマーデイズ!
[02:51.67]
[02:52.32]サマーデイズ
[02:54.22]King & Prince
[02:56.28]作詞:草川瞬
[02:58.26]作曲:Susumu Kawaguchi・草川瞬
[03:00.55]編曲:Susumu Kawaguchi・中野勇介
[03:01.97]
[03:04.10]この夏は“最高”を日々更新中さ!
[03:13.38]もしかして物足りない? ご安心あれ!
[03:18.54]目を閉じて! 夏感じて! まだまだハレルヤ!
[03:24.91]
[03:26.29]君と今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3:30.09]灼熱の恋 火傷ご注意!
[03:32.61]愛も夢も全て夏に捧ごう
[03:37.04]いつまでも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Shake it I LOVE YOU
[03:41.11]鳴り響く恋のファンファーレ
[03:43.65]赤く染まる心 溶けてしまうほどに
[03:48.51]そうさ 終わらない常夏モード 身も心も焦がして
[03:54.39]世界で一番! サマーデイズ!
[03:57.89]
[04:12.03]......The End......
[04:16.04]




[ti: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89]LOVE & PEACE & SMILE & JOY!!
[00:19.83]
[00:22.73]泣いてたって 明日になれば
[00:27.83]ひとりひとりに等しい朝が来る
[00:33.57]おだやかに過ごせたらいいね
[00:38.98]
[00:42.28]正しさって わからないけど
[00:47.06]求め合うより 与え合いたいじゃん
[00:52.95]君のためなら僕は すべてあげよう
[01:00.93]
[01:01.39]愛しい君が笑えば
[01:06.17]映画のワンシーンみたいだ
[01:11.09]君は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01:18.47]
[01:18.70]LOVE & PEACE & SMILE & JOY!!
[01:27.68]
[01:28.53]涙のあと 悲しい夜も
[01:33.33]ひとりたりともひとりじゃないから
[01:39.00]にぎやかに過ごすのもいいね
[01:44.57]
[01:47.69]やさしさって わからないけど
[01:52.70]寄り添い合って 支え合いたいじゃん
[01:58.29]できるならいつまでも そばにいるよ
[02:06.42]
[02:06.90]泣いて心を洗えば
[02:11.68]あとは笑うだけでいい
[02:16.46]君は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02:25.38]
[02:27.49]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02:31.55]King & Prince
[02:34.51]作詞:金木和也
[02:37.56]作曲:金木和也
[02:40.65]編曲:江口亮
[02:42.85]
[02:43.44]僕のわがままだけど
[02:48.04]笑顔で過ごして欲しい
[02:52.92]君は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03:02.07]
[03:02.64]愛しい君が笑えば
[03:07.36]映画のワンシーンみたいだ
[03:12.16]君は幸せがよく似合うひと
[03:23.01]笑っていてね
[03:26.58]
[03:27.17]LOVE & PEACE & SMILE & JOY!!
[03:50.59]
[03:52.45]......The End......
[03:54.95]




[ti:Beating Hearts]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39]Beating Hearts
[00:01.90]King & Prince
[00:02.87]作詞:RUCCA
[00:03.81]作曲:Susumu Kawaguchi・Adrian McKinnon
[00:04.63]編曲:Susumu Kawaguchi・田渕夏海
[00:05.60]
[00:07.60]Carry on my faith 安穏(あんのん)なWorld
[00:11.70]Whenever you wish 手を取って連れ出すBroad
[00:15.85]アタマ 爪先(つまさき)までもpitter-patter
[00:19.88]“Just in love” そのVerse! Sure! 知り過ぎても
[00:23.81]
[00:24.00]“Oh my goodness”
[00:24.77]Baby, why!? Can you feel my sexy sugar?
[00:27.67]Enemy comes...
[00:32.03]厭(いと)わず Down, downせず Trying crazy!
[00:35.71]Tickets to ride!
[00:38.80]
[00:40.33]Ready!? Always let it go!
[00:42.31]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0:44.64]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0:48.43]Merry on the radio!
[00:50.42]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0:52.88]まだ満ち足りず Beating your heart
[00:55.12]Just I addicted to her
[00:56.37]
[00:56.70]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0:58.27]Gonna be loved!
[00:59.98]ほら More than joy!
[01:01.05]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1:02.73]Wanna be loved!
[01:03.50]さあ Step and go!
[01:04.52]
[01:04.82]Ready!? Always let it go!
[01:06.79]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1:09.16]Gotta take you higher, Beating my heart
[01:11.37]Just I addicted to her
[01:13.14]
[01:16.69]仮初(かりそ)めのフェイク Turning around
[01:20.83]Wherever you wish テリトリー飛び出しBlow
[01:24.87]愛嬌(あいきょう)ない我が侭(まま)でも “Que Sera, Sera”
[01:28.94]“Justice!?” 真っ直ぐPash! Star! シニカルだろう?
[01:32.84]
[01:33.10]“All or nothing”
[01:33.83]Baby, why!? Can you seek my sexy bitter?
[01:36.85]Aiming at truth...
[01:41.17]イコール Bump, bumpして Drive me crazy!
[01:44.74]It's enterprise!
[01:47.94]
[01:49.46]Ready!? Always let it go!
[01:51.49]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1:53.82]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1:57.62]Many people, let it go!
[01:59.66]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2:02.09]街中から Billion's love
[02:04.17]Just I addicted to her
[02:05.58]
[02:05.85]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2:07.83]Gonna be loved!
[02:09.08]ほら Must be done!
[02:10.14]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2:11.85]Wanna be loved!
[02:12.67]さあ Staying gold!
[02:13.80]
[02:14.02]Ready!? Always let it go!
[02:15.86]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2:18.20]Gotta hold you tighter, Billion's love
[02:20.44]Just I addicted to her
[02:22.12]
[02:35.22]Baby, you're my bloom!
[02:36.74]振り返ったら 何も言わないで
[02:39.30]You're a fantastic girl!
[02:40.87]瞬間で抱きしめ
[02:43.03]Search for days! I don't miss one!
[02:46.30]アンコール止まない日々へInvite!
[02:51.18]
[02:51.49]C'mon! Next phase
[02:55.87]ほら More than joy!
[02:59.43]さあ Step and go!
[03:00.69]Oh baby, Oh baby, My baby, So crazy!
[03:05.00]Sympathyから響かす
[03:07.23]Beating our hearts!
[03:08.77]
[03:08.99]Ready!? Always let it go!
[03:10.85]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3:13.19]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3:16.97]Merry on the radio!
[03:18.93]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3:21.26]まだ満ち足りず Beating your heart
[03:23.52]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24.91]
[03:25.20]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3:27.12]Gonna be loved!
[03:28.43]ほら More than joy!
[03:29.52]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3:31.17]Wanna be loved!
[03:31.96]さあ Step and go!
[03:33.03]
[03:33.33]Ready!? Always let it go!
[03:35.22]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3:37.52]Gotta take you higher, Beating my heart
[03:39.95]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41.46]
[03:41.83]Oh, I want you, I need your love
[03:43.25]Ah もう制御できない
[03:45.26]Woo baby! Alright, all night!
[03:49.73]I want you, I need your love
[03:51.60]愛の精度上げて
[03:53.39]Woo baby! Oh baby!
[03:56.08]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57.76]
[04:09.00]......The End......
[04:11.13]




[ti:Koiは優しくない]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1]Koiは優しくない
[00:03.36]King & Prince
[00:06.43]作詞:KOUDAI IWATSUBO
[00:09.24]作曲:KOUDAI IWATSUBO・Kuwagata Fukino
[00:12.31]編曲:石塚知生・小田原ODY友洋
[00:15.38]
[00:17.01]誰に教えてもらったわけでもないのに
[00:24.33]誰もが恋に落ちていく
[00:30.70]不意に芽生え育ったざわめき
[00:38.14]君の笑顔に触れて揺れている
[00:43.35]
[00:44.74]気まぐれなのは 僕を試しているの?
[00:51.93]今日もまた振り回されてるね 君に
[01:00.68]
[01:02.15]恋は優しくない
[01:04.97]いつも胸を締め付けている
[01:08.96]それなのになぜ 毎日が
[01:12.38]君色で輝く
[01:15.83]こんな自分にまだ
[01:18.69]戸惑ってしまうけれど
[01:22.63]確かめては 抱きしめてみる
[01:27.44]このオモイ
[01:30.72]
[01:32.43]やけに意味深な瞳が 僕を見つめれば
[01:39.68]諦め 恋に落ちていく
[01:46.14]鏡の前で直した前髪
[01:53.07]君にとって まぁどうでも良くたって
[01:58.83]
[02:00.24]偶然だとか 気の迷いでいいからね
[02:07.27]そろそろチャンスをくれないか 僕に
[02:15.96]
[02:17.55]恋は優しくない
[02:20.33]でも君を今愛したい
[02:24.36]切なさの奥 射す光
[02:27.72]何よりも美しく
[02:31.24]どんな君のことも
[02:34.06]深読みしてしまうくらい
[02:37.99]この一瞬 一瞬で
[02:41.20]また好きになる
[02:46.63]
[02:58.77]巡り会えたことだけで ほら
[03:05.94]世界がこんなに美しいことを知ったよ
[03:16.12]
[03:17.93]恋は優しくない
[03:20.39]いつも胸を締め付けている
[03:24.37]それなのになぜ 毎日が
[03:27.74]君色で輝く
[03:31.36]こんな自分にまだ
[03:34.06]戸惑ってしまうけれど
[03:38.06]確かめては 抱きしめてみる
[03:42.84]このオモイ
[03:47.21]
[04:08.27]......The End......
[04:12.28]




[ti: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62]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0:01.52]King & Prince
[00:02.40]作詞:前山田健一
[00:03.33]作曲:前山田健一
[00:04.27]編曲:浅野尚志・村田陽一
[00:05.15]
[00:06.10]お城を音楽が包む
[00:10.12]きらびやかな舞踏会
[00:14.33]ねえ抜け出さない? 抜け出そうよ!
[00:16.32]いつものあの場所 僕らの隠れ家
[00:18.63]合言葉はOK? せーの!
[00:21.44]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0:23.46]
[00:24.68]おやつはクラッカー
[00:25.61]はさむぜピーナッツバター
[00:27.00]Hey! Hey! 乾杯! アップルソーダ!
[00:29.68]マナーもへったくれも ない!ない!ない!
[00:32.09]Say! 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0:34.89]
[00:39.30]Hey! Hey! Hey!
[00:40.25]
[00:45.66]幼なじみ みんな王子
[00:48.09]パーティーじゃ澄まして「ごきげんよう」
[00:50.95]特注のスーツは脱いじゃって
[00:53.27]泥だらけになって遊ぼうぜ
[00:56.05]
[00:56.28]ちっちゃいころお城から
[00:58.32]抜け出し作った秘密基地
[01:01.55]今でも魔法の合言葉
[01:04.29]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1:06.75]
[01:06.99]放っておくと変顔してる
[01:09.34]負けずに変顔「ごきげんよう」
[01:12.26]笑いのツボが同じすぎて
[01:14.67]無限ループで大爆笑
[01:17.43]
[01:17.91]突然だけど犬の真似
[01:20.29]悪いね 僕は猫派なの
[01:22.96]みなさんインコでよろしく
[01:25.58]じゃあパキケファロサウルス!
[01:28.61]はい グミ食べる人?
[01:29.73]
[01:30.73]YuJo! めっちゃハチャメチャで
[01:33.36]YuJo! 時間無視して
[01:36.12]ずっと バカやれる仲間がいる
[01:41.03]想像しない 未来も
[01:43.63]僕たちならば笑えるんじゃない?
[01:46.78]いつか 王様になって
[01:49.69]髭 ひげ ヒゲ HIGEで 鬼ごっこ!
[01:52.98]
[01:53.99]おやつはクラッカー
[01:54.90]はさむぜピーナッツバター
[01:56.29]Hey! Hey! 乾杯! アップルソーダ!
[01:58.95]マナーもへったくれも ない!ない!ない!
[02:01.24]Say! 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2:04.34]
[02:08.24]Hey! Hey! Hey!
[02:09.62]
[02:14.79]大声競争! 城まで届け
[02:17.26]森が揺れるくらいに「ごきげんよう」
[02:20.22]負けたやつは 腕立て100回
[02:22.62]さあ ちぎれるくらいに叫ぼうぜ
[02:25.33]
[02:25.64]どんなへこんだ時も
[02:27.93]笑顔思い出させてくれる
[02:30.59]誰にも秘密の合言葉
[02:33.40]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2:36.03]
[02:36.29]あの頃もさ 騒ぎすぎて
[02:38.49]声が枯れちゃって「ごきげんよう」
[02:41.55]ギルバート先生大激怒
[02:44.33]「あなたたちは自覚が足りないざます!」
[02:46.44]
[02:46.87]YuJo! めっちゃムチャクチャで
[02:49.21]YuJo! ちょっとケンカして
[02:51.91]もっと 絆は強くなるんだ
[02:56.90]どうしようもない ことはない
[02:59.53]力合わせりゃ何とかなんのさ
[03:02.66]でっかい 風を吹かそう!
[03:05.70]
[03:06.30]でもどうやって風吹かす?
[03:07.58]あおいでみる?
[03:08.57]あ、うちわあるじゃん!
[03:10.76]一番強い風作ったら優勝ね
[03:13.76]準備はいい? Ready! Go!
[03:16.19]
[03:16.44]あおげ! あおげ! 風を起こせ!
[03:18.86]あおげ! あおげ! 風を起こせ!
[03:21.50]あおげ! あおげ! 風を起こせ!
[03:24.14]あおげ! あおげ! 風を起こせ!
[03:26.80]
[03:32.08]もう 日が暮れるよ
[03:34.45]パーティーに戻らなきゃ
[03:36.94]でも合言葉 聞けばすぐに
[03:39.64]ここに集合だ!
[03:43.65]
[03:44.14]YuJo! めっちゃハチャメチャで
[03:46.57]YuJo! 時間無視して
[03:49.24]ずっと バカやれる仲間がいる
[03:54.21]想像しない 未来も
[03:56.93]僕たちならば笑えるんじゃない?
[04:00.02]いつか 王様になって
[04:02.91]髭 ひげ ヒゲ HIGEで せーの!
[04:05.63]フィジャディバ グラビボ ブラジポテト!
[04:10.30]
[04:12.71]......The End......
[04:14.33]




[ti:ツッパリ魂]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37]ツッパリ魂
[00:02.30]平野紫耀、神宮寺勇太(King & Prince)
[00:04.13]作詞:黒崎ジョン
[00:06.47]作曲:黒崎ジョン
[00:08.33]編曲:高橋浩一郎・SADA
[00:10.22]
[00:12.58]どこ行っちまった 愛しのジュリエット
[00:17.60]これは運命と信じて疑わない
[00:21.16]
[00:22.91]サラサラ長い髪 コロンの甘い香り
[00:28.27]マジでマブ過ぎるぜ アノ娘(コ)に惚れたぜ!
[00:35.69]
[00:36.34]どこ行っちまった 愛しのシンデレラ
[00:41.61]傷ついた俺に優しくほほえんだ
[00:45.15]
[00:46.91]スラスラ細い脚 スカートをひるがえす
[00:52.24]ヤバいヤバ過ぎるぜ アノ娘(コ)に告るぜ!
[00:59.75]
[01:00.31]俺だけのものになってくれ 今すぐに
[01:05.59]他の奴には指一本触れさせない
[01:10.93]骨抜きになるほど想いは募るだけ
[01:15.75]メロメロ メロメロ
[01:18.72]一途な恋だぜ!
[01:21.77]
[01:33.77]メラメラ燃え上がる俺の名はKing
[01:38.91]ギラギラ輝く俺の名はPrince
[01:42.47]
[01:44.34]プライドの果てには 硬派なロマンがある
[01:49.58]一歩も引かねぇぜ! 夜露死苦(ヨロシク)愛羅武勇(アイラブユー)
[01:57.01]
[01:57.64]突然現れた本命の男が
[02:02.90]アノ娘(コ)の肩に手をまわして消えちまった
[02:08.26]血と汗と涙でずぶ濡れの青春
[02:13.10]バリバリ バリバリ
[02:15.90]仏恥義理(ブッチギリ)な恋
[02:19.14]
[02:42.00]無敵な俺達のバトルは引き分けだな
[02:46.92]イーブンいい気分 夜露死苦(ヨロシク)魔武舵恥(マブダチ)
[02:54.32]
[02:54.93]何となくお前とは気が合いそうだな
[03:00.15]女なんて星の数ほどいるもんな
[03:05.54]恋愛より大事な俺達の友情
[03:10.43]バリバリ バリバリ
[03:13.26]バリバリ ツッパリ魂
[03:17.65]夜露死苦(ヨロシク)!
[03:18.59]
[03:34.92]......The End......
[03:36.25]




[ti:Body Paint]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9]Body Paint
[00:01.02]King & Prince
[00:01.48]作詞:KOMU
[00:01.87]作曲:Thomas Sardorf・Charli Taft・Obi Klein
[00:02.26]編曲:Thomas Sardorf・Charli Taft・Obi Klein
[00:02.78]
[00:04.67]Body Paint
[00:05.11]
[00:14.44]Every time, I'm so much better
[00:16.64]マチガイ無い I'm so sick
[00:18.95]ほら見な モナリザだって
[00:21.20]チークをPinkに染め直すレベル
[00:23.59]GOLDより もっとBling
[00:25.52]In your brain 染み込んでくBody Paint Hey
[00:28.09]
[00:28.50]So, I'm a natural bornなVIPさ Like this
[00:32.87]このSkill 知る限り 誰にもできないStep
[00:37.00]ほら Girls & Girls & Haters
[00:39.32]You, don't keep me jealous
[00:41.30]
[00:41.65]Crazy beat Crazy feeling 突破するLimit
[00:43.95]Funky feeling Funky feeling I got it
[00:45.72]
[00:45.92]それはGlossyなYour lips 乾きだすほど
[00:50.46]You're looking for 探してた刺激
[00:53.88]I know, that's me Hey, you know?
[00:55.96]塗り潰せBody Paint Yes
[00:58.16]もっと深くBody Paint So
[01:00.52]夜を舞い踊れ
[01:02.54]Bang! Do it, I like that
[01:04.45]
[01:05.05]鈍く輝くShining 不敵な笑みひとつで
[01:07.76]全てを染めてくBody Paint
[01:09.72]B & P Wah!! Body Paint
[01:11.98]B & P Wah!!
[01:14.33]Every night 誰よりも妖しくRocking
[01:16.74]主役掻っ攫うBody Paint
[01:18.62]B & P Wah!! Body Body Body Body Paint
[01:21.01]B & P Wah!!
[01:22.86]
[01:23.36]Body Body Body Body Paint for you
[01:27.35]
[01:28.24]Goddamn ほら まだ足りない
[01:30.43]“Hot damn!!” 言わせたいStyle, right?
[01:32.78]One shot, over 一発でGet your love Pop!
[01:37.39]DangerousなWhisper
[01:39.22]君の胸で溶けだすFlavor Ha
[01:41.94]
[01:42.34]幾らLip gloss 重ねようと やめないCrazy
[01:46.93]派手なKicks 揺れたネックレス Keep it on, baby
[01:51.33]Sexy & passion もう返さないYour mind
[01:55.15]
[01:55.50]Crazy beat Crazy feeling 突破するLimit
[01:57.79]Funky feeling Funky feeling I got it
[01:59.62]
[01:59.81]それはShinyなShadow 見失うほど
[02:04.31]Yo, look at this 駆け抜けた光
[02:07.75]I know, that's me Hey, you know?
[02:09.70]見逃すなBody Paint Yes
[02:11.97]キャッチしてBody Paint So
[02:14.39]欲望のままに
[02:16.38]Bang! Do it, I like that
[02:18.84]
[02:19.13]火傷するほどBurning 熱く燃えて
[02:21.21]その胸の奥 火を灯すBody Paint
[02:23.31]B & P Wah!! Body Paint
[02:25.90]B & P Wah!! Yeah yeah yeah
[02:28.19]Anytime 誰よりも激しくRocking
[02:30.50]全てを奪うBody Paint
[02:32.47]B & P Wah!! Body Body Body Body Paint
[02:34.86]B & P Wah!! Doesn't matter
[02:37.34]
[02:37.57]夜の風に染み込む アスファルトを刻む足音
[02:46.72]I stand here Baby, can you hear?
[02:50.56]Yeah, do it again 癖になるまでさ Oh
[02:58.08]
[02:58.35]鈍く輝くShining 不敵な笑みひとつで
[03:00.86]全てを染めてくBody Paint
[03:04.78]Oh You know? That's you girl
[03:07.01]
[03:07.24]それはGlossyなYour lips 乾きだすほど
[03:11.21]You're looking for 探してた刺激
[03:14.63]I know, that's me Hey, you know?
[03:16.58]塗り潰せBody Paint Yes
[03:18.99]もっと深くBody Paint So
[03:21.28]夜を舞い踊れ
[03:23.29]Ahhhh Two, Three, Go
[03:25.71]
[03:25.95]火傷するほどBurning 熱く燃えて
[03:28.15]その胸の奥 火を灯すBody Paint
[03:30.23]B & P Wah!! Body
[03:32.61]B & P Wah!! Body Body Let's go
[03:35.09]Anytime 誰よりも激しくRocking
[03:37.48]全てを奪うBody Paint
[03:39.38]B & P Wah!! Body Body Body Body Paint
[03:41.83]B & P Wah!!
[03:44.02]
[03:45.83]You know? That's me Body Paint
[03:48.74]B & P Wah!! B & P Wah!!
[03:53.38]Body Body Body Body Paint Oh
[03:58.10]B & P Wah!! B & P Wah!!
[04:01.65]
[04:02.36]Body Paint
[04:02.77]
[04:04.15]......The End......
[04:05.55]




[ti:Dance to the music]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66]Dance to the music
[00:02.32]King & Prince
[00:04.56]作詞:atagi(Awesome City Club)・RAP詞:J.Speaks(Blue Vintage)
[00:06.57]作曲:atagi(Awesome City Club)・久保田真悟(Jazzin'park)
[00:08.56]編曲:久保田真悟(Jazzin'park)
[00:10.78]
[00:13.83]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0:17.00]乗りこなそう
[00:18.25]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0:20.94]夢も 嘘も この想いも
[00:22.82]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0:25.36]止まれやしない
[00:27.37]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0:29.59]Get your body on the floor
[00:32.03]
[00:33.37]Eyes on me 拍手喝采
[00:35.54]相槌を打つ心臓音
[00:37.41]このステージは独壇のSHOW
[00:39.64]午前零時超えてもUnstoppable
[00:42.40]Feelin' the groove, tick tack 24
[00:44.49]常にMove 止まないアンコール
[00:46.88]音が鳴る限り 踊ろう
[00:48.76]BPMはどのテンポもHere I go
[00:51.32]
[00:52.25]鳴り響くMusic
[00:55.43]孤独な夜にしたい
[01:00.77]針を滑らせるように
[01:04.80]踊り明かせばいい
[01:08.45](Get low)
[01:09.12]
[01:09.35]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1:12.48]鳴らせ鼓動
[01:13.72]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1:16.33]夜も 朝も うずく本能
[01:18.32]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1:20.89]止まれやしない
[01:22.87]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1:25.14]Get your body on the floor
[01:27.45]
[01:28.79]ネオンサインが消した星空を
[01:33.37]作り出すミラーボール 見せかけのMiracle
[01:37.88]きっと誰もが探してる
[01:41.87]一粒の輝く未来 Oh
[01:46.95]
[01:47.52]飛び込んだMusic
[01:50.90]心震わせていたい
[01:56.24]日々を忘れるように
[01:59.96]踊り明かせばいい
[02:03.91](Get low)
[02:04.52]
[02:04.79]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07.95]乗りこなそう
[02:09.20]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12.02]夢も 嘘も この想いも
[02:13.78]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16.29]止まれやしない
[02:18.37]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20.54]Get your body on the floor
[02:22.95]
[02:26.76]Dancing to the beat
[02:31.08]Dancing to the beat
[02:33.49]思い描くまま ワガママに
[02:38.19]自分らしいステップで
[02:41.47]乗り越える どんな日も Uh uh
[02:47.07]
[02:48.94]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52.09]鳴らせ鼓動
[02:53.35]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2:56.05]夜も 朝も うずく本能
[02:57.92]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00.44]止まれやしない
[03:02.38]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04.64]Get your body on the floor
[03:06.94]
[03:07.14]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10.15]乗りこなそう
[03:11.45]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14.01]夢も 嘘も この想いも
[03:16.03]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18.63]止まれやしない
[03:20.63]Dance to the music yeah
[03:22.76]Get your body on the floor
[03:25.24]
[03:28.26]......The End......
[03:30.42]




[ti:I promise]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39]I promise
[00:03.33]King & Prince
[00:06.20]作詞:KOMU・草川瞬
[00:09.37]作曲:GRP・草川瞬
[00:12.36]編曲:生田真心
[00:15.27]
[00:16.18]「セブン-イレブン」2020年クリスマスCMソング
[00:18.08]
[00:19.00]人混みをかき分けて 君を迎えに行くよ
[00:26.52]この逸る気持ちを 抑えきれないまま
[00:32.84]
[00:34.42]震えてる画面越しの
[00:38.10]肩を抱く事さえ出来なくて
[00:42.03]逢いたい(時が)逢えない(距離が)想いだけを
[00:45.86]二人深く募らせた
[00:49.78]流した涙を強さに変えて
[00:57.64]
[00:58.22]I promise
[00:59.6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1:03.44]ずっと離さないから
[01:06.24]神様でも運命でも邪魔出来ないくらい
[01:13.86]きっと叶えてみせるよ
[01:16.97]世界が嫉妬する恋の結末を
[01:22.85]過去も明日も越えて 探し続けよう
[01:29.91]
[01:30.47]駆け抜けてゆく街が皮肉に色づき出す
[01:38.02]もう二度と離さない君に逢えたのなら
[01:44.46]
[01:45.86]澄みきった冬の風が
[01:49.62]胸に空いた隙間吹き抜けた
[01:53.54]恋も(きっと)愛も(一歩)踏み出さなきゃ
[01:57.38]苦しむ事も無かった
[02:01.30]零した涙を願いに変えて
[02:09.26]
[02:09.73]I promise
[02:11.2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2:15.07]そうさ光り輝く
[02:17.77]太陽にも流星にも真似出来ないくらい
[02:25.25]きっと 届けてみせるよ
[02:28.59]星の無い夜も照らすような愛を
[02:34.20]過去も明日も越えて灯し続けよう
[02:41.64]
[03:04.54]偶然の悪戯(いたずら)が恋に
[03:09.05]雨を降らすとしても
[03:12.90]月の見えない夜空でも
[03:14.78]強い吹雪の中でも
[03:16.99]必ず君を見つけ出すから
[03:21.40]
[03:23.58]I promise
[03:24.7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3:28.58]ずっと離さないから
[03:31.25]神様でも運命でも邪魔出来ないくらい
[03:38.82]きっと叶えてみせるよ
[03:42.08]未来が微笑む恋の物語
[03:47.78]君と二人そっと寄り添いながら
[03:55.68]永遠にずっとずっと笑顔のままで
[04:02.93]
[04:23.27]I promise
[04:24.28]
[04:27.30]......The End......
[04:30.21]




[ti:花束]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50]花束
[00:03.36]King & Prince
[00:06.53]作詞:市川喜康
[00:09.35]作曲:市川喜康
[00:12.45]編曲:CHOKKAKU・小田原ODY友洋
[00:15.36]
[00:17.70]誰かの価値観で 縫い合わせた無色のスーツ
[00:29.66]袖を通し着てみるけど 僕には似合わない
[00:39.55]
[00:41.80]世界の情勢が めまぐるしく入れ替わっても
[00:53.62]目の前に漂う課題は 今日も変わらぬまま
[01:02.93]
[01:05.76]正解なんてない 答えは十人十色さ
[01:16.04]震える心で そう信じてトビラを開いてゆく
[01:28.76]
[01:31.01]鮮やかな色とりどりの傘が
[01:37.25]連なって 街中を 花束にかえる
[01:43.00]誰もがそれぞれの個性(カラー)を広げ
[01:49.16]認め合って 支え合って 自由を生きればいい
[01:56.03]雨上がりの虹はかならず
[02:04.31]僕らを待っているから
[02:12.62]
[02:20.73]誰かと比べれば 余計にもっと不安は募る
[02:32.64]君だけに宿った感性を 隠さずに見せてよ
[02:42.66]
[02:44.54]諦めてしまえば 少しはラクになるのかも
[02:55.21]冗談じゃないぜ 試合(ゲーム)は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なのさ
[03:07.98]
[03:09.91]鮮やかなゴールじゃなくてもいい
[03:16.04]君らしく 僕らしく あり続けるなら
[03:21.76]誰もがそれぞれの願いを掲げ
[03:28.06]笑い合って 高め合って その夢は輝く
[03:35.08]雨上がりに星空のピンライト
[03:43.19]Heroはひとりじゃない
[03:50.40]
[03:59.58]全力で立ち向かえ 全身で己を放て Yourself (Myself)
[04:11.32]ありのままのカラダで ありのままの刀で Fight! Fight!
[04:23.15]
[04:25.06]会えなくても 進む道は違っても
[04:31.13]僕はずっと 君もきっと
[04:34.38]互いの味方さ
[04:37.86]
[04:39.95]鮮やかな色とりどりの傘が
[04:46.13]連なって 街中を 花束にかえる
[04:51.79]誰もがそれぞれの個性(カラー)を広げ
[04:58.06]認め合って 支え合って 自由を生きればいい
[05:04.98]雨上がりの虹はかならず
[05:13.22]僕らを待っているから
[05:21.62]
[05:47.09]......The End......
[05:49.98]




[ti:Namae Oshiete]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36]Namae Oshiete
[00:04.39]King & Prince
[00:08.34]作詞:Kenny“Babyface”Edmonds
[00:12.34]作曲:Kenny“Babyface”Edmonds
[00:16.45]
[00:17.79]You're beautiful, oh yes you are
[00:22.06]A visual work of art
[00:26.16]Incredible you know you are
[00:30.37]A virtual superstar
[00:32.69]
[00:32.98]I love the way you dance
[00:35.61]Cause I get so excited when you move like that
[00:41.28]If I could have one wish
[00:43.93]Dancing to the night and I would only dance with you
[00:49.24]
[00:49.44]Cause I just wanna know your name
[00:53.22]So tell me what your name is
[00:57.39]And I just wanna hold your hand
[01:02.42]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1:05.77]
[01:07.02]Namae Oshiete
[01:11.21]Oh my god you're so sexy
[01:15.34]Namae Oshiete
[01:19.06]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1:24.30]
[01:24.64]I'm sure you know, you stole my heart
[01:28.80]A miracle, from the start
[01:32.88]Exceptional, that's what you are
[01:37.11]My shiny gold star
[01:38.98]
[01:39.71]I love the way you dance
[01:42.40]Cause I get so excited when you move like that
[01:48.06]If I could have one wish
[01:51.16]Dancing to the night and I would only dance with you
[01:55.31]
[01:55.87]Cause I just wanna know your name
[02:00.00]So tell me what your name is
[02:04.21]And I just wanna hold your hand
[02:09.08]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2:13.76]
[02:13.96]Namae Oshiete
[02:17.88]Oh my god you're so sexy
[02:22.09]Namae Oshiete
[02:25.81]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2:30.32]
[02:30.58]Namae Oshiete
[02:34.58]Oh my god you're so sexy
[02:38.79]Namae Oshiete
[02:42.54]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2:48.69]
[03:03.93]Namae Oshiete
[03:08.03]Oh my god you're so sexy
[03:12.18]Namae Oshiete
[03:15.82]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3:20.37]
[03:20.67]Namae Oshiete
[03:24.67]Oh my god you're so sexy
[03:28.82]Namae Oshiete
[03:32.53]Girl I really wanna get to know you
[03:38.94]
[03:45.31]......The End......
[03:47.93]




[ti:Dear My Tiara]
[ar:King & Prince]
[al:Re:Sense]
[by:asuriming]
[00:00.46]Dear My Tiara
[00:02.34]King & Prince
[00:04.41]作詞:森大輔
[00:06.31]作曲:森大輔
[00:08.29]編曲:森大輔
[00:09.75]
[00:10.78]数えきれない星のように
[00:16.35]きらめく瞬間(とき)を
[00:20.33]積み重ねて 分かち合って
[00:25.73]ここまで来た
[00:28.64]
[00:29.01]言葉だけでは
[00:31.33]伝えきれなくて もどかしくて
[00:38.55]それでも言うよ
[00:41.04]どうか受け止めて まっすぐに
[00:48.20]あぁ 今の僕の想い
[00:53.35]
[00:54.26]あなたが 誰よりもそばにいて
[00:58.06]見つめてくれたから
[01:00.50]それだけで 少しずつ僕は強くなれた
[01:05.29]どんなときも 忘れないよ
[01:09.57]あの日 出会った笑顔
[01:13.12]
[01:13.50]新たな朝が来て
[01:16.01]それぞれの道を照らしたなら
[01:19.68]歩き出そう ここでまた会えるその日まで
[01:24.50]時を超えて 信じること
[01:28.84]僕に教えてくれた
[01:35.03]あなたが
[01:40.49]
[01:44.36]降りつづける雨は やがて
[01:49.84]花を咲かせる
[01:53.96]あせらないで 大丈夫さ
[01:59.46]青空 待とう
[02:02.35]
[02:02.65]“たいせつ”は そう
[02:04.97]あたり前じゃない だからこそ
[02:12.21]この胸の中
[02:14.55]灯る切なさを手わたすよ
[02:21.75]あぁ 消えてしまう前に
[02:26.89]
[02:27.78]あなたが これからも変わらない
[02:31.60]僕の宝物さ
[02:34.06]そのままの輝きを 守りつづけたいんだ
[02:38.86]世界の果てに 届く光を
[02:43.14]送りつづけたいから
[02:46.93]
[02:47.16]心が負けそうで
[02:49.56]うつむいて 前を向けないときは
[02:53.18]振り返ろう 僕たちが歩いてきた道を
[02:57.99]ひとつ ふたつ 思い出抱いて
[03:02.28]もう一度 踏み出そう
[03:06.39]ここから
[03:07.47]
[03:07.69]無邪気な夢を 未来の地図を
[03:17.29]ちがう景色 たくさんの色で
[03:21.81]あぁ 描きつづけていこう
[03:28.10]ともに
[03:31.46]
[03:32.60]あなたが 誰よりもそばにいて
[03:36.50]見つめてくれたから
[03:38.96]それだけで 少しずつ僕は強くなれた
[03:43.62]どんなときも 忘れないよ
[03:47.96]あの日 出会った笑顔
[03:51.59]
[03:51.89]新たな朝が来て
[03:54.57]それぞれの道を照らしたなら
[03:57.96]歩き出そう ここでまた会えるその日まで
[04:02.83]時を超えて 信じること
[04:07.09]僕に教えてくれた
[04:11.17]あなたが…
[04:20.16]
[04:20.59]あなたが
[04:25.65]
[04:42.92]......The End......
[04:45.19]


地生五金

【神紫/岸廉】120度幻日(下)

预警见前文。


9.


平野蜷缩着,极大的寒意像无孔不入的蛆虫般往他骨头缝里钻,一阵阵剧痛来回翻涌,他无法睡个安稳觉。


不要找我了。


他抱着肩极力缩起来,呢喃着重复,不要找我了,真的很痛,真的没有钱了。


可为什么呢,他明明没有睁眼,刺目的白光却一遍遍往他视野里钻,在巨大冷意间啃咬他的意识,以至于人能清楚得知自己是身在冰天雪地里。他奋力掀起眼皮,看见两个模模糊糊的背影——


“……”


他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眼见着一阵狂风裹着冰雪卷过,那两个影子也消失了。


“紫耀...

预警见前文。



9.

 

 

平野蜷缩着,极大的寒意像无孔不入的蛆虫般往他骨头缝里钻,一阵阵剧痛来回翻涌,他无法睡个安稳觉。


不要找我了。

 

他抱着肩极力缩起来,呢喃着重复,不要找我了,真的很痛,真的没有钱了。

 

可为什么呢,他明明没有睁眼,刺目的白光却一遍遍往他视野里钻,在巨大冷意间啃咬他的意识,以至于人能清楚得知自己是身在冰天雪地里。他奋力掀起眼皮,看见两个模模糊糊的背影——

 

“……”

 

他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眼见着一阵狂风裹着冰雪卷过,那两个影子也消失了。

 

“紫耀?”

 

平野晕晕沉沉地抬头,看见女人近在咫尺的漂亮眼睛,温柔地弯起来:“回来啦?”

 

雪原也不见了,他分明是身处家中。但他环顾了一圈周遭却觉得这种熟悉感都莫名可怖,刚想问海人呢,却听见一个属于稚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回来了!”

 

他转过头,瞳孔瞬间放大。

 

——那俨然是幼时的自己。

 

女人蹲下来笑着去抱年幼的孩童,抚摸他眉角的伤口,问他疼不疼。后面跟着的男人顺手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到门上的衣架上,俯身就把小小的平野抱到肩膀扛起来。他听到自己很开心地笑,声音渐去渐远地被拉扯了许久,眼前又归于一片漆黑。

 

他在冰冷中走了不知多久,浑然黑暗里渐渐浮现出老旧的电话,摆放着电话的柜子角落甚至还挂了蜘蛛网,平野没想到能看清到这个程度,他反应过来了,这是他在加州的家——于是等他抬起眼睛时,那不大的房间里的所有摆设霎时间清晰起来。

 

他也随之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

 

一些熟悉的恐怖画面像毒蛇锁住他的喉咙,少年期的自己被推搡被抽打被掼在地上的画面碎片式地闪过,他甚至看见了那个自己小心翼翼从日本带来的手机,被女人一巴掌扇在地上后连零件也跳出来散落一地的画面——紧接着便是狂风骤雨般的阵痛落在身上,脊背、肩膀、甚至头部,连续不断的重击让他不得不把整个人缩起来,那方才还春风化雨般的温柔声音此刻如雷贯耳,尖锐到像恨不得刺穿他的耳膜:“钱呢!什么时候弄钱回来——”

 

他猛地睁眼,一身冷汗,身体短暂地痉挛。

 

 

“你还好吧?”

 

旁边的巴西人看起来有几分担心。

 

平野转了转眼珠,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露天的地方,不远处似乎有一群人在吵吵嚷嚷不知道做什么,身边却只坐着一个不认识的外国人,他心中立马警铃大作。

 

看出他的戒备,对方用不算特别熟练的英语解释:“神离开了一下,让我帮忙照看你。”

 

平野愈发戒备:“他去哪了?”

 

“拿水去了。”

 

话音刚落,神宫寺的声音就响起来:“紫耀醒了?”

 

平野马上抬起头。神宫寺走近,把水递给他:“饿了吗?”

 

“还好……”平野不太清醒地接过他的水,神宫寺甚至已经细心地连瓶盖都扭开了。他还没来得及抿一口,猛一下想起来:“你的伤?!”

 

“已经没什么事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幸好你把相机带上了,他们赶来时能够马上确认是哪种蛇。”神宫寺笑起来时眼睛里有很温柔的光在乍隐乍现,看得平野有点不好意思:“应该说还好你自己录了视频嘛。”

 

“总之我们还挺幸运的,从今以后我的奇怪履历又丰富了一点。”

 

平野半撑着手臂支起身体,看神宫寺转头和那人简短交代了两句,对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平野顺着那人的背影望去,那儿有黑黢黢的一小群人围在车边,地上点着一簇篝火,照得那一方天地飘忽敞亮。

 

“他们在做什么?”平野好奇。

 

神宫寺把水瓶盖拧紧,轻描淡写道:“刚校对好目前小型纪录片的进度,可能现在在闲聊休息吧。”

 

“纪录片进度到哪了?我们这样会影响吗?”

 

“不会,纪录片基本算是他们的事,只是顺带会带一些有我的部分而已,我主要还是负责自己的作品。”神宫寺抬起眼,看见平野写着担心的认真思考的表情,又说:“紫耀还有不舒服吗?”

 

平野摇摇头。可能是刚刚在毯子里捂出了汗,这会儿头发都被汗湿了些,显得眼睛越发亮晶晶的,他问:“大家闲聊会聊些什么呢?”

 

“要不要过去听听?当然,要是想加入也完全可以,他们人都很好。”

 

平野连忙摇头:“我跟你说话就行了。”

 

罢了,又问:“神跟他们合作了很多次了吗?”

 

“也不是,和大部分人其实都只是第二次。”

 

平野愣了下:“我以为这就是你的固定团队了。”

 

“算曾经有过。团队这种东西,也是来来去去的……到最后一直在我身边的也就岸君一个。”

 

神宫寺很自然地捋了一把他头发。平野心跳停了一拍,随后反应过来,他在摸的是岸君才对。

 

“如果岸君在这儿就好了。”平野转移话题,试图带过自己刚才半秒钟的不自然,“这种氛围真好,只看着都觉得很好,篝火前的人的影子很像电影里的画面。”

 

“电影靠设计,你会觉得某一幕像电影,说明你也有创造出这一幕的潜力。”神宫寺说,“但纪录片是截然相反的。”

 

“相反?”

 

“纪录片里产生的一切都不可控,取材对象不是你的演员,你无法给他们安排好剧本。”

 

“那要怎么办呢……”

 

神宫寺指指自己的脑袋:“诱导。”

 

“诱导?”

 

“是的。你无法要求,但你可以诱导他做出你所希望的事,说出你想听到的答案。”

 

神宫寺站起来,拍了拍手上沾染的草灰,笑说:“下节课再慢慢教你。”

 

 

后来平野再试图回想起这一段时,只觉得梦似的遥远。那晚他们并肩坐在那个似乎远离了整个大世界的角落里借着远远的一点火光聊了不计其数的话,不止爱好乐趣,远大到对人生的思考居然也能近乎重合。这种远离尘嚣的、难能静下来仿佛与世上另一个自己谈心的感觉颇为奇妙,晚风吹起枯树伸展开的枝桠,星屑坠落大地,他想起宇宙的瞬息变化,可能在这一刹那间有数不胜数的东西在无声诞生,于是又感不可思议。

 

到后半夜,那群外国人过来招呼他们,两人便顺水推舟加入其中。有个一头棕色卷发的漂亮美国姑娘还给两人各留了块份量很足的烤肉,一问,发现竟还是加利福尼亚人,平野觉得这种缘分很是珍贵,便喊着神宫寺打算也烤块肉送给她,然而生火烤肉比想象中难太多,二人被飞灰扑得灰头土脸,美国姑娘还觉得有趣,张口就跟平野说你真可爱,适合当我男朋友。

 

平野暗暗凑过来跟神宫寺说:“你说要是等岸君回来了,发现多了个女朋友会什么感想?”

 

神宫寺:“他会追杀你,你最好放弃这种想法。”

 

平野很遗憾,谢绝了女孩子的好意。

 

 

次日清晨来得很早,平野终于完全退了烧。神宫寺的伤倒还需要养,平野便说由自己开车。两边在昨夜商讨过后,决定暂时改变计划,其余人将保持一定距离跟在他们后面,以防诸如此类的意外再次发生,这样几天下来,进度果然又快了不少。

 

神宫寺百无聊赖,只能在副驾反复清点相机里的素材,还开玩笑地跟平野说自己摔倒下去那一幕挺像多拉马悲情男主的。

 

“那是,该颁个蓝丝带给你了。”

 

神宫寺觉得好笑:“这是在生什么气啊?”

 

平野撇撇嘴,一踩油门。

 

清晨的日光一洒而下,烘烤得方向盘都微微发烫。平野看了眼日期,恍然反应过来时间流速之快。

 

 

10.

 

 

“呲”一声,摇摇欲坠的唯一一丝灯光被拉灭了。

 

男人的眼睛在黑暗中都红得充血,青筋凸起的手背死死掐住门框。外头的欢声笑语渐近,他透着窗缝目不转睛地看,另一只手已经暗中扣紧了利器。

 

十秒……

 

五秒……

 

三秒……

 

二……

 

一……!

 

他手心一转,小刀霎时间翻出一道雪亮的光,伴着尖叫刷地捅破了窗户纸,直直没入柔软血肉之中。

 

“Cut!”

 

灯光骤亮。

 

岸优太下意识眯了下眼睛,还没调整好绷得酸痛的眼皮,肩膀就被大力地拍了又拍:“做得好!”

 

“谢谢……谢谢。”他胡乱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

 

虽然是深夜的外景,但由于是高潮重头戏,到场的工作人员数量甚至破了自开机以来的记录。岸优太谁也不认识,被一群人前仆后继地轮番递毛巾递水递外套,一时诚惶诚恐,眯缝着眼在人群里找了好几圈,看见永濑站在稍后边的一排里冲自己挥了挥手,这才放下心来。

 

导演在监视器那头确认完,感叹:“平野君进步也太大了。这条就这样吧,可以休息会儿了。”

 

岸优太一震:“只拍一条吗?!”

 

“你要还没过瘾,咱们再来一条?”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看导演他们笑得厉害,岸优太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那我就先去喝点水啦。”

 

“去吧。”

 

眼见着岸优太转身就跑,导演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平野君刚刚,手里拿的不就是水吗?”

 

 

“廉——”

 

永濑转过身,正好看见他一个急刹勉勉强强停在自己面前。

 

“演得真好。”永濑由衷道。岸优太的头发乱糟糟的,看得人很想上手去摸一摸。

 

“真的吗?”

 

“真的。还有一场是不是?我觉得按这个感觉来就行。”

 

“还剩这个scene的最后一场了,不过剧情上不是连续的……”

 

下一个镜头才是重中之重。导演要求演出第一次杀人后的兴奋与恐惧与悲伤与欲罢不能,永濑也觉得这说法过于抽象,但情绪类确实难描述,到底还是靠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和自己的功底。几句话在永濑舌尖上来回绕了好几圈,最后只是说:“刚刚那种发挥就很好……抱歉,我也不太了解演戏这方面。”

 

永濑难得开始懊恼此前平野演戏时他应该多跟去看几场。

 

“没关系,听到这种就很开心了。廉的话总是特别容易让人相信。”

 

“是么?倒没人这么说过。”

 

岸优太睁大了眼:“原来我是第一个?”

 

“你是第一个。”永濑说,“我也挺开心的。”

 

“是吧!”岸优太笑起来,“人可能就是这样……那天听到平野君的粉丝跟我说好喜欢你的时候真的很高兴,虽然我知道,其实跟我本人没什么关系,但因为是第一次感觉这样被爱和被需要过……”

 

他一下子噤声,又有点不好意思:“不该提这个的。”

 

“……没关系。”

 

永濑用舌尖抵了下上颚。

 

“岸桑。”

 

“啊?”

 

“你之前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适合哪一种人生……”

 

后面的打光还未全部关掉,永濑被刺得不得不稍稍眯起眼,声音也停顿了一下。

 

“……既然不知道适合哪一种,那都演绎一遍,不就知道了吗?”

 

岸优太站在逆光处,看不太清是什么表情——但永濑觉得在话说出口的瞬间时间就静止了,有那么短暂的万分之一秒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只看见那人像是被调慢了倍速般,眼睛一分一分地亮了起来。

 

“廉!你真是天才!”

 

一口气从满满当当的胸口挤出。永濑看他当即转身跑进片场的背影,一瞬觉得连冻得人连连打颤的寒风都变温柔了不少,眼前豁然开阔,连着多日的郁结一扫而空。

 

但我觉得你已经找到了。永濑在心里说。

 

 

凌晨两点,拍摄终于收工。

 

眼看着进度条越走越趋近终点,岸优太也难能放松了绷紧数日的神经。

 

永濑在等他时睡了一觉,因为露天,到现在才觉得似乎有些着凉,岸优太见他不住地吸鼻子,就问要不要去吃个热乎点的夜宵。

 

“你请客吗?”

 

“……”

 

“随便说说罢了,我请你吧。”永濑说,“拍了一天了还要陪我吃饭。”

 

小城的夜中,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灯火通明。连排矮房上挂满了各种灯笼灯牌,居酒屋的烤串和荞麦面的飘香绵延出数百米,明明是寒冬,眼前一条街的露天坐席上却都零零落落地坐着人,甚至多的是脱了外套举杯甚欢的,只看着都觉得血液发热。

 

两人被一个异常热情的小哥拉进店。本看永濑一副在感冒边缘要死不死的样子,想着还是躲进屋内为妙,永濑却说这种时候还是得跟大家一起坐外面,小哥马上拉开桌椅,招呼他们入座。

 

“吃点什么?”

 

“都行,有肉就行。”

 

岸优太往围巾里缩了缩,声音含含糊糊。

 

永濑点了几个拼盘,把菜单插回一边的透明架子里。

 

“最后一场重头戏,感觉如何?”

 

岸优太不好意思地笑:“导演说完美,成长速度不可思议什么的……”

 

其实永濑知道,比天才更可怖的是可以豁出命去努力的那种人——天才可能会被荒废,但努力永远不会荒废人。

 

就譬如这每一天都在反反复复观看揣摩平野甚至更多其他演员演技视频的岸优太。

 

“下半年能看到成品么?”

 

“如果只是刚刚那场的话,经纪人有录一小段发给我。”


他把手机递到永濑面前。

 

夜晚的山上温度极低,只模模糊糊的视频里都看得出他脸被冻红了一片,但在开拍的一瞬间,眼神竟骤然由冷意里沁出一丝缅怀般的温柔。

 

因为杀的是爱人吗?

 

经纪人似乎拿不太稳手机——可能也是被冻的,摇晃不停的画面里的岸优太整个手指关节都红得近乎肿,足见气温之低。脸上也是低温衬出来的红色,但他眼睛亮得吓人,连蒙着的那层雾气都没能遮去光点,倒仿佛像一种病态的陶醉,很绵长很温柔地蔓延。

 

“Kitty。”永濑突然说,“你肯定有双很漂亮的眼睛。”

 

眼前的岸优太迷茫地眨了眨眼:“……?”

 

永濑笑起来。

 

“我看得见。”他说。

 

 

夜风吹过热闹不减的街道,香味勾人的烤串接踵而至,热气腾起,一时在眼前弥漫开来。岸优太应该是肚子很饿了,但因为自己刚刚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又被震在原地,不敢动弹,只剩亮晶晶的小狗般的眼睛装着雾气看着自己,看得人心头倏地软下来。

 

他突然想起多年以前,自己跟高桥海人说起初遇平野那天,他湿漉漉可怜巴巴的样子很难让人不心软。可心软说到底就是心动了啊,高桥揶揄地笑着跟自己说。

 

永濑回想到这里,心脏猛地漏跳了半拍——

 

“心软,说到底就是心动了啊。”

 

高桥的声音如雷贯耳。

 

——原来就是心动啊。

 

 

11.

 

 

在最后一个星期,一行人途经了河流。

 

说是河流,其实并不宽敞,然而水流却很湍急,车行驶在它边上时觉得入耳的音响简直可以称之为轰鸣,以浩浩荡荡之势扑向远方。河岸有狐狸在狂奔,矫健地飞驰于高高低低的草木之间,脊背线条时隐时现。

 

神宫寺按下快门。当他检查照片时,才发现这不是狐狸。

 

“鬃狼啊。”他喃喃。

 

塞拉多相比起非洲的草原,只能说一句死气沉沉,空空荡荡。鬃狼作为其中相对位居少数的捕猎者,有大且直立的耳朵和尖长的口吻,腿长且敏捷,一晃眼确实容易看成狐狸。

 

“可能已经接近潘塔纳尔了。”

 

“潘塔纳尔?”

 

“塞拉多附近的湿地。”神宫寺把地图放大,“世界上最大的湿地,相当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面积总和。”

 

这也意味着,经过这段时间的辗转,他们终于确确实实来到了草原边缘。

 

临近湿地,原本干燥的空气也逐渐发生变化,水流的轰鸣越发浩浩荡荡,生物种类也明显增多。第二天下了场暴雨,他们不得不暂时放停进度,雷雨交加间,两人被困在狭小车内漫无边际聊了许多,平野说他挺喜欢雨声的,“听着就很安心”。

 

“我懂,尤其是没有预定要出门的日子里。”

 

“就是这样。”平野咬着吸管,看神宫寺来来回回调试焦距,“哪怕本来有预定,看到下雨八成也会取消了,然后就能在家享受一个人的时间。”

 

“不过现在遇到雨还挺麻烦的。”神宫寺笑说,“行程也没剩几天了。”

 

“素材不够吗?”

 

“嗯……够倒是够。不过我习惯于多多益善,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呢?我是那种跟我说拍10个G就好的话我会拍100个G的那种人。”

 

“哇,可怕!”

 

神宫寺觉得他浮夸的表演还挺好笑的,马上拿起相机来了一张。平野刚想表达不满,转念一想这留下的也只是岸君的黑历史,立刻放手作罢。

 

“等这次项目拍完,神接下去打算去哪里?”

 

神宫寺反问:“紫耀打算去哪?”

 

平野一愣:“回去工作……吧。”

 

“来巴西这段时间开心吗?”

 

“很开心啊。”

 

“比工作开心?”

 

平野反应过来了:“你套我话!”

 

“没有没有。”神宫寺笑着摆手,“一点来自东家的担心罢了,开心就好。说真的,一般人刚加入这种队伍时绝大部分都是很不习惯的,毕竟每一天都是风餐露宿,危险程度也很高。”

 

“确实。”平野说实话,“上周遇到美洲豹那次我离灵魂出窍就差一点点……不过除此之外都很开心,而且事后想想它还长得挺漂亮的……下次不打照面就好了……”

 

“是很漂亮。虽然已经拍了很多次这种大型食肉动物,我也还是觉得它们极有魅力,是天生该无拘无束待在草原上的那一类。”

 

“因为草原自由吧?拥有自由的时候真的会闪闪发光。”


“嗯。”神宫寺重复,“拥有自由的时候真的会闪闪发光。”

 

气氛微妙地停滞了一秒。

 

“所以,”平野开口,“你还是把我的话题绕过去了!”

 

“抱歉抱歉……”神宫寺这么说着,脸上表情却很愉快,“还没想好,说不定是北极。”

 

“有北极熊的那个北极?”

 

神宫寺没有嘲笑他还能是哪个北极,很认真地说:“还有极光和银河。”

 

“我也想去……”

 

“我带你去。”

 

平野眼神亮亮的:“我会当真的。”

 

“你当然可以当真。”神宫寺说,“什么都可以信我。”

 

 

雨停在了凌晨时。

 

前一日两人一直聊到傍晚,聊累了又改一起听歌,结果不知何时困意袭来,等被冻醒时,才发现晨曦已经隐隐约约在天上泅染开。

 

他们干脆又歇了半日,等下午天气彻底放晴,才重新出发。

 

当神宫寺又坐回主驾后,平野终于得以浪费点时间漫无边际地想些自己的事。神宫寺偶尔会跟他搭话,他也会很坦然地讲述自己正在想的那些过去,说起自己的学生时代,说起第一次降落在美国时的遭遇,还有身无分文只捏着张机票再次回到日本时的恐惧——“好像哪里都可以称作我的家,又好像哪里都容不下一个我。我是循着星探的邀请来的,但如果他们最终拒绝了我,那我连买机票回去的钱都没有了。”

 

“然后呢?”

 

“然后就……顺利被签下了。日子好像好过了一点,又好像没有。”

 

那时的平野只觉每一天繁忙的行程都是在往空落落光秃秃的躯干支架里填充一些零碎,只有遇到永濑时,他方才感觉在这片熟悉又陌生的沼泽里攥住了救命般的稻草,攥在手里却越陷越难呼吸:一边清楚地意识到他们的人生再也不可能重叠进一个世界里,一边又贪图着那一点对过去的熟悉感而舍不得放手。

 

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从未像现在这样,鲜活得好似旧瓷器被重新上了一遍漆。每日新鲜的南美阳光如同斑斓棱镜,他每次回头,都能从神宫寺的眼睛里看见自己即将飞起来的影子。

 

轮胎碾过大地,一眼无际的草原浩浩荡荡铺平目所能及的整片天地。即便如此平野也心知肚明,所谓旅行,总有一个会抵达的终点在某处岿然不动,只等他踩到那条线的瞬间。

 

 

入夜后,一群人再次聚起来吃了晚饭。神宫寺眼尖看出人群里情况,问了这才知道,这么十几个人里居然还真诞生了一对情侣。

 

“真好。”平野感叹。

 

可能因为临近拍摄完成,大家都放松了不少,甚至开着玩笑追着问小情侣的八卦。男生急出了一头汗,女孩子倒是落落大方,把她是怎么将人堵在车里一个直球直中红心的经过好好描述了一遍,结果男生也豁出去了般,自曝说其实更早喜欢上对方的是自己。

 

场上静了三秒,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角落里,平野小声跟神宫寺说:“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诱导’?”

 

“嗯?”

 

“纪录片准则。”平野比划,“‘你无法要求,但你可以诱导她说出你想听到的’,也包括这种告白吧?”

 

“平野同学相当会学以致用啊。”

 

“那是。”平野得意了一秒,反应过来,“我这也不算用上了吧?”

 

“有空可以用用看,不会我教你。”

 

“……你怎么什么都会呢?”

 

“是吧,烤肉也很擅长。”神宫寺转手就把烤得皮焦喷香的火腿塞他嘴里,“完美男性。”

 

平野含着火腿肉,声音含糊:“明明有很诡异的笨蛋面。”

 

“但还手握很多实用的技能,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

 

“这个我承认。”平野终于把肉咽下去了,“烤肉确实很擅长……以后再有节目问我要带什么东西去无人岛,我就说带神宫寺去。”

 

“人家会问神宫寺是谁?”

 

“我就说是一个很全能很适合当明星的人。”平野撇了撇嘴,“说不定正在哪个平行时空做偶像呢。”

 

神宫寺笑出声来:“紫耀真的很有趣。”

 

“是吗?”

 

“是的。如果有平行时空的话希望我们连做偶像也能一起,这种程度的有趣。”

 

“就当你在夸我了。”

 

“当然。”神宫寺说,“当成承诺也可以。”

 

平野眨眨眼,觉得好像听懂了,又不太敢把字字句句剖于脑中。

 

 

时间在一整晚漫无边际的闲聊中渐渐流去,本以为这晚就将这样结束——在平野至今为止的人生里也可以算得极为浓墨重彩的一夜了。没想到都快过了后半夜,他们居然看见了银河。

 

一群人欢呼起来,扛设备奔跑出去的速度堪比赛跑。

 

在之前自己徒步旅行的那段时间里,平野也试过等银河,但不是气候不合时宜就是地段不合时宜,一次次擦肩而过,一直到亲眼目睹,才觉得语言很难阐述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漫天星尘倾泻而下,朦胧的雾紫色纱缎裹着钻石碎片翻进宇宙中,映射出恍惚的墨绿色晶蓝色深紫色光点,像被打翻的碎钻盒,甚至随风涌进枯树的枝杈间隙。

 

平野正看得出神,突然耳间一凉,《City Of Stars》悄然飘来。他回过头,神宫寺正走到前面半步,把余下的另一枚耳机塞入他自己耳中。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平野喃喃跟唱出声。

 

“Are you?”

 

神宫寺看向他。

 

原来宇宙真的是三维空间,原来银河真的会淌进某一个人眼睛里。平野觉得自己好像又发烧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晕晕乎乎地说了什么,只看见神宫寺那双熠熠发光的眼睛里一下就盛满了笑,随即伸手,抱住了他。


平野脑内继续发热:“下节课来得这么快?”

 

“从善如流得很快,平野同学。”

 

风吹过草丛的声音痒痒地掠过耳朵,再掠过心头,又一个深夜倒计着旋律随着钻石碎屑汇成的河流涌入胸口的瞬间。每一秒都有万物诞生,平野模模糊糊地想,可能确实有什么不动声色地诞生了。

 

 

12.

 

 

当永濑敲完最后一个字,笔记本的电量刚好跳至红色。他合上了笔记本,顺手把电线也拔出来,一圈圈卷好。

 

差不多到了收拾行李的时候了。

 

冬日阳光正好,这会儿正透着半透明的薄纱窗帘缓缓流淌进屋内。永濑把窗帘拉开一道缝隙,光亮霎时间涌向眼睛,他半眯缝着眼缓了几秒,隐隐听见楼下吵吵嚷嚷的声音。

 

杀青日,剧组也难得放松了气氛,岸优太被众星拱月簇拥其中极其开心的样子,哪怕在高处隔着玻璃只能看见他抱着花的一小片影子也能感觉到他溢于言表的高兴,像是刚做完全世界最幸福的事。

 

正看得出神时,忽然心有灵犀般地,岸优太抬了下头。


明明隔着八层楼的高度,永濑却心空了一瞬,确认他们对上了目光——岸优太朝着他把花举起来摇了摇,应该是笑得很开心。于是他也挥手。

 

日光越发耀眼,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温暖的早晨了。永濑看着飞鸟掠过万里无云的天空,脑中没头没尾地想到一句:原来这么多年挣扎的漫长的不见头的追逐,要画下句号,却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他拉上窗帘,室内再度归于静谧。

 

岸优太应该很快就会上来了。在收拾东西时永濑又恍惚想起自己的剧本,他习惯性写些沉痛的严肃的故事,这是他第一次给主人公一个带着温度的结尾——抱着花在街头,隔着熙熙攘攘的马路,用口型说“好き”。

 

现在理应是完全听不到声音才对,他却觉得熟悉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听得人心跳要蹿出胸口,下意识把手写的剧本草稿握在手中。

 

等门被推开时,就把最后两个字指给他看吧,他对自己说。

 

 

平野在机场坐了整整二十分钟,久违的不安浮上心头。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不安过了——赶了无数次境内境外的飞机,明明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是这一个月过得太安心而产生惰性或者说依赖性了吗,平野想到这里又觉得有些神奇的好笑,在荒郊野外过一个月,居然还能史无前例地被养出惰性。

 

耳朵忽地一凉,抬头,果不其然又是捏着另一个耳机甚是得意的神宫寺。

 

“明明说只离开五分钟!”平野控诉。

 

“对不起!”神宫寺飞快地把他下半句堵回去,“快,听听歌。”

 

“这次又是什么?我可不会被诱导第二次。“

 

“一样的歌。”

 

平野哭笑不得:“机场里没有stars啊。”

 

“怎么会没有呢,”神宫寺说,“面前就有一个。”

 

“……哪学来的这种话?”

 

“与生俱来。”

 

“好吧,那你也是star。”

 

“很荣幸,马上通知平行世界的我跟紫耀一起上红白。”

 

“神宫寺,”平野忍不住了,“你是怎么做到每句话都能合上我的?”

 

从小到大不知被多少人感叹过与众不同,好像跟普通人没活在一个次元,但神宫寺永远能理解他想表达什么。平野时而觉得他们是同类,时而又觉得两人分明完全不同,这种拉扯的矛盾感让人焦躁又让人上瘾。

 

神宫寺果然笑了,眼里亮闪闪的很狡黠:“处心积虑或者天作之合,答案也就二选一罢了。”

 

“行吧。”平野点点头,“看来我们才是最应该在一起的。”

 

“我们应该去天涯海角。”

 

“你是想说天生一对吗?”

 

神宫寺吻了吻他:“天生一对。”

 

 

倒计时一步步归零。

 

机场里分明人声鼎沸,飞机降落的轰鸣也逐渐靠近,却如同午夜伴有魔法的钟声般渐次空灵。耀眼得不似往常的日光跃过巨大的落地玻璃于四面八方围拥而来,神宫寺感觉到奇异不知名的变化从四周升腾,他知道当他再睁开眼时,他将对上那双他等了太久的眼睛。

 

 

 

FIN

地生五金

【神紫/岸廉】120度幻日(中)

预警见前文。


5.


平野醒来时,太阳已经逐渐西沉。


他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蜷缩在副驾驶位里,日光正好晃到他刚睁开的眼睛,他便难受地眯了起来,口齿不清地黏糊地问神宫寺要不要换他来开。


“没事,我认得路。”


“神之前来过吗?”


“来过一次,不过只短暂停留了下就走了。”神宫寺顺着他的话,不动声色换掉了敬称,“紫耀要是困的话可以再睡会儿,你左手边有眼罩。”


“没关系……不睡了。”


平野揉着眼睛坐起来。神宫寺注意到他方才的睡姿是婴儿般拼命要缩起来的姿势,是非...

预警见前文。



5.

 

 

平野醒来时,太阳已经逐渐西沉。

 

他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蜷缩在副驾驶位里,日光正好晃到他刚睁开的眼睛,他便难受地眯了起来,口齿不清地黏糊地问神宫寺要不要换他来开。

 

“没事,我认得路。”

 

“神之前来过吗?”

 

“来过一次,不过只短暂停留了下就走了。”神宫寺顺着他的话,不动声色换掉了敬称,“紫耀要是困的话可以再睡会儿,你左手边有眼罩。”

 

“没关系……不睡了。”

 

平野揉着眼睛坐起来。神宫寺注意到他方才的睡姿是婴儿般拼命要缩起来的姿势,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他移开了目光,继续平视前方:“紫耀可以帮我拿瓶水吗?”

 

“哦。”平野揉了下眼,把身侧的矿泉水拧开递过去。

 

季末的塞拉多草原被浸在一片浓重的黄绿色里。右手边是一望无垠的灰色旷野,左手边则是密密匝匝的巨木擎天,一条狭长笔直的公路横亘其中,越野车在偶尔因颠簸而断续的咆哮声里飞驰。

 

平野才把车窗降下来一半,就看见鹰鸟伴着长啸划过天际。抖落的细细碎碎的东西落进草原,平野视线随之跟过去,才发现地面上竟立着上百个土色的小丘。

 

“那是什么?”

 

神宫寺瞥了一眼:“白蚁丘。”

 

“白蚁?所以这片才这么荒芜的……神!”

 

神宫寺下意识地一惊,顺着平野的手看去——一片黑乎乎的影子正在远处缓缓前行,看上去竟像缩小了的象。

 

“食蚁兽!”平野听起来很高兴,“我在动物杂志上见过。”

 

食蚁兽身形还是小了点,几乎三分之二的身体都埋在高高的草木里。平野这都能一眼认出来,神宫寺有点惊奇。

 

“很喜欢动物吗?”

 

“很喜欢,在家没事就看动物视频,其中最喜欢的是懒猴,这个你听过吗?”平野比划着,“就是那个眼睛大大的、脸长得有点像熊的,我觉得它长得好像某个,某个事务所的社长……”

 

“知道,不过这里应该看不到你喜欢的小猴子。”神宫寺觉得有趣,“可以找找其他动物,没准能发现新欢。”

 

平野说:“我可是很专一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眼睛已经兴奋地看向外头了。

 

道路逐渐狭窄起来。

 

远方仍是望不到边的灰绿色,越野车的轰鸣与某些动物时不时响起的长啸彼此交错。神宫寺在不自觉间手指扣紧了方向盘,无意似地问了句:“紫耀和永濑君,是什么关系呢?”

 

“廉吗?”

 

“嗯,就只是高中同学么?居然第一个赶来医院看你。”

 

神宫寺顿了下,“当然,不方便说的话也完全没关系。”

 

车身一个颠簸,巨大声响惊起了不远处的一些飞鸟。他扣着方向盘,稳稳平视前方,听见旁边的平野说:“没什么不方便的,是喜欢过的人。”

 

既没有解释这个过去式,也没有解释前面与之相悖的那句“长情”。神宫寺知道自己不该继续往下问了。

 

眼前明明是一片灰调,他却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手持铁锹站在泉眼边。泉眼看似清澈,然又源源不断深不见底,一铁锹下去完全盛不起什么东西,但看着它如此温顺而透明,缓缓地吐露着自己所拥有的,竟也真下不了手去动第二次。

 

 

等到夕阳被夜幕吞没了大半,神宫寺终于刹了车。

 

平野欢呼一声钻下车来。回头见神宫寺正把拍摄器材往下搬,又连忙跑去帮忙。

 

“紫耀会搭帐篷吗?”

 

平野点点头:“会的,以前搭过。”

 

“我们今晚就在这儿休息,能帮忙把帐篷先拿下来吗?”神宫寺指了指自己手上,“我得先把相机给架好了。”

 

“当然可以。”

 

这辆越野的容积怎么都不能说小,但由于东西带了太多,要把压缩在最角落的帐篷抽出来还是费了好一番功夫。平野熟练地把支架排好,铺开帐篷,努力循着几年前自己徒步旅行时的记忆把支架往里埋,正忙活到一半,突然听见一声“紫耀”,他抬起头,正正被装进神宫寺的取景框里。

 

平野马上捂住脸:“我讨厌拍照!”

 

“没事,就算拍崩了留下的也是岸君的黑历史。”神宫寺示意他过来看,“更何况表情管理得很好。”

 

平野凑过来,赞美道:“岸君真的很帅。”

 

“你不帅吗?说起来,艺人也会讨厌拍照?”

 

“就不那么喜欢吧,我没觉得我多好看。”平野回了原来的位置坐下,低着头,边整理帐篷边道,“不止拍照,连镁光灯都挺讨厌的,有时候也会想我是不是太不适合做这行了……曾经也跟经纪公司提过,说我不想干了想出去到处走走,不过他们说,会有人因为我的作品、甚至我本人而获得鼓励,让他们得以在明天也努力生活,我就觉得这好像也很好诶,还是留下来了。”

 

“其实呢?”

 

“其实确实是想出去走走的……不过成年人了嘛,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现在的生活也很好,感觉我在被很多人需要着,会有点压力吧,但想想也还是觉得挺幸福挺好的。”

 

神宫寺静静看着取景器左上角闪烁的红点,刚好在平野头发的位置,倒有点说不上来的可爱似的——画面里的平野还在自顾自地说:“所以我真觉得这次是命中注定也说不定,给我放个一个月的长假……当然,可能过两天我就觉得这比拍戏还辛苦了。”他抓了下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不过现在还是觉得很开心的,神真的很可靠。”

 

“哪里可靠?”

 

平野皱起眉,努力思考:“……比如什么都会替我安排好?虽说我本来就是外行,可能本来也只能给你打打下手……但就觉得挺安心的。”

 

“这个答案我很满意。”神宫寺笑说,“紫耀,你装反了。”

 

“?!”

 

 

两人终于忙活完帐篷后,神宫寺弄了个简单的糊粥。平野简直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神宫寺本还担心这位闪闪发光的偶像会不会吃不惯,后来发现实属是自己多虑。

 

“Cold mush dreams!”

 

“Cold mush dreams.”神宫寺哭笑不得地跟他“干杯”。

 

“神为什么什么都会啊。”平野感叹,“神是天才吗?”

 

“你要是在那些奇奇怪怪的地方都摸爬滚打一遍,你也会被动地掌握一些奇奇怪怪的技能。”

 

“奇奇怪怪的技能?”

 

“中岜朗天坑你知道吗?日惹那个,会有光线漏进来像天堂一样的。”

 

“印度那个?”

 

“对。”神宫寺又觉得神奇了,“你不知道和歌山在哪里,却知道日惹在印度?”

 

“因为印度的动物也很可爱……等等跑题了,你先接着往下说。”

 

“下那个洞穴需要挂绳索。下去时倒没什么事儿,上来时,很drama地出了问题——我被升到一半才发现自己的安全绳扣没系好。而那时已经到30来米的高度了,再往上就是不知何时就有可能断掉,要下又下不去,我后来想想觉得命悬一线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情况的吧?”

 

“然后呢?”平野肉眼可见地紧张了一点。

 

“上升也是靠人力,二三十个人负责拉那绳子,我在下面用日语吼给岸君听,岸君又跑去找翻译,好不容易才跟那群拉绳子的说明白了让他们等一下……然后我愣是抱着个摇摇欲坠的树枝,半倚半靠地在那上面把扣子扣好了。”

 

神宫寺摊了摊手:“自那以后我就练就了超高速系安全绳扣的本领。”

 

平野居然表示了羡慕:“感觉是很实用很让人有安全感的技能。”

 

“还有一次拍犀牛,结果犀牛直接冲过来想把我们的车顶翻……水箱都被犀牛角戳破了。我以前一坐过山车就想吐,自那以后,感觉人生没什么过不去的了。”

 

“你说这话时的语气像已经活了六十年。”

 

“你猜得对,明年我就该步入花甲了。”神宫寺顺着他胡诌。说来奇怪,神宫寺自问算个脑回路正常的人,但要跟上平野跳跃脱线的思路居然毫不费劲,甚至可以有来有回地配合上几十个回合。神宫寺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可能也不是地球人。

 

等吃过了饭,夜幕已经把荒野笼罩了七八分,寒冷与漫漫无边的孤独逐渐开始包围二人。神宫寺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可平野竟也表现出了十足的平静和坦然,神宫寺不得不再次推翻了对这位大明星的印象。

 

“我喜欢昏暗窄小的地方。”平野这样解释,“帐篷就让我觉得很安心。而且冷也好,这样我可以严严实实地把自己埋在睡袋里。”

 

平野说这话时,确实已经把自己“种”进了睡袋中。只露个脑袋在外面,眼睛小动物似的居然会发光,看起来是真的对这环境很满意。

 

神宫寺有点想笑,但他忍住了。最后他只是站起来说:“你可以先休息,我出去拍点照片。”

 

“都这么晚了?”

 

“夜景也得记录,不过确实也不急于一时……如果你害怕一个人待着的话,我就不去了,明天再拍。”

 

“我不怕!我跟你去。”

 

平野一骨碌想坐起来,但他忘了自己还被埋在睡袋里,结果就是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脸朝下栽倒在地。神宫寺哭笑不得地把他拉起来。

 

“不用勉强,我随便拍几张就回来,不会带太多设备也不会去太远的地方。”

 

“不行,我既然占了岸君的位置就不能拖后腿。”平野倔强地把自己“拔”了出来,又问,“但你和岸君都这么熟了,看着我不会觉得不习惯吗?”

 

“可能就是太熟了才反而不会。”神宫寺说,“我太了解岸平时是怎么样了……所以很轻易而举地就能把你和他分离开来,因为你们很多习惯很多地方都是不一样的。”

 

“不管暂住在哪个身体里,灵魂都是独一无二的,紫耀。”

 

平野一时很难分辨他后半句到底是出于什么立场的发言。神宫寺也没给他细想的时间,当平野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作何反应时,他已经按下快门,拍下了入夜后的第一张照片。

 

 

6.

 

 

永濑在半梦半醒间一伸手,恍恍惚惚确认了床的宽敞程度,这才放心地翻了个身。

 

三秒后,他意识到不对,刷地睁开了眼睛。

 

——昨晚竟然真的睡在了岸优太的房间!

 

最近被乱七八糟的一系列破事搞的心情乱糟糟的,生物钟也跟着紊乱不少,永濑难以想象自己居然睡到了下午一点。岸优太早已不见踪影,他只模糊地记得自己昨天打着打着游戏就视野朦胧了,但这样的话,应该是睡在沙发上才对,此刻他却确确实实是在床上醒来。

 

永濑烦躁得不行,刚想给岸优太发消息,又想起这个点他应该还在拍戏,憋着一肚子气,甩手扔了手机。

 

手机砸在床单上,屏幕再度乍亮。永濑看见短信箱中上一条还是高桥,闭了闭眼,爬起来去洗漱。

 

晚上十点半,岸优太终于回来了。

 

永濑抱着抱枕还在打游戏,听见经纪人把他送到房间门口的声音,两人还小声地说了会儿话。永濑本不想听,但最终还是没拗过自己,悄悄按低了游戏音量,结果这会儿岸优太刚好说完,永濑只听到他带上门的“咔哒”一声。

 

进门看见永濑,他看起来被吓了一跳:“你还在啊?”

 

永濑觉得对方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耐心极限,语气极差道:“我房间的门卡在你那里。”

 

“什么?被我带走了?”岸优太连忙翻包,“啊还真是……不好意思……”

 

永濑一把拿过房卡:“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一下……廉……”

 

看见永濑转回头,他好像又不好意思讲了:“平野君……是不是特别讨人喜欢啊?”

 

永濑扯了下嘴角:“为什么这么问?”

 

“我今天遇到他粉丝了。”

 

“这部片是封闭拍摄,粉丝不能探班。”永濑的第一反应:“你告诉剧组没?”

 

岸优太头摇得像拨浪鼓:“她没怎么打扰我,只跟我说了两句话就走了,我觉得没必要说,人家进来一趟也不容易……”

 

“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进来的是伪装成粉丝的anti呢?代拍呢?狗仔呢?”永濑难以理解,“就因为她说她是粉丝你就信了?”

 

“……”

 

眼看着岸优太涨红了脸,永濑深吸一口气,暴躁又可悲还夹杂着几分可笑的混乱心情让他气血上涌,几乎是口不择言:“说了无数次了你能不能有点你现在是在扮演平野紫耀的意识?如果进来的是anti,带了什么危险东西比如刀子,那捅在的就是平野紫耀身上,你能对别人的身体有点责任心吗?你不在乎有的是人在乎,这种感动自己的戏码到底演够了吗?”

 

——说到最后,永濑也分不清是在对岸优太说还是对自己说。

 

气氛极快地凝结在了一起,永濑在痛痛快快发泄完后再次感到如鲠在喉。看着眼前的人的脸色从赤红变得灰败,永濑已经近十年没有在这张脸上看见过这样的表情了——平野好像永远是漂亮的无拘无束的发着光的,但现在蜷在他体内的另一个人,却让他流露出这样无措又落寞的一面,永濑的意识飞回十五岁的盛夏再飞回来,他被不知是哪来的痛楚紧紧扼住喉咙。

 

“……对不起。”他终于认输了。

 

“没关系,是我没考虑周到……现在确实不能随心所欲,我得连带着平野君的那份。”岸优太低声道,“廉说的都是对的。”

 

永濑不知怎么回应。

 

“其实我只是想说,那个小姑娘今天只说了很喜欢紫耀君,希望你照顾好自己,多多加油。但她说这话时的眼睛真是闪闪发亮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睛,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觉得很开心……所以我想告诉你。”

 

——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觉得很开心,所以我想告诉你。

 

永濑一瞬间觉得胸口发痛。

 

“我有点……关心则乱了。”他说。

 

“我理解的。”岸优太说,“虽然廉君没有说过,但我能感觉得出来你们关系挺好的,所以……”

 

永濑局促地打断:“也不是。”

 

不……不完全是因为紫耀。倒不如说在脱口而出的那时候倒真没想到那么远。

 

第一反应只觉得岸优太笨,还真是毫无防备地去相信别人的话,可这圈子远比他想象中混乱。当初明明说过要盯着他关照他,做到了吗?

 

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一事无成,永濑捏着房卡,一时失力般没了迈出步子的勇气。

 

过了很久,他才听到自己说:“怎么会没人跟你说过呢?”

 

 

7.

 

 

平野倒是跟神宫寺度过了相安无事的五天。

 

草原环境没有想象中恶劣,除了第五天半夜被棕狼的嗥叫吓了一跳外,其余时间都顺畅地度过了。

 

唯一难忍的是气温。

 

入夜后温度骤降,平野大概是无意识地被冷得拼命往神宫寺那边钻。神宫寺是很不喜欢跟人挨着身体睡觉的,就算是岸优太也不行,但面对着平野,他居然又退让了半步——或许是因为平野白天确实又乖又积极,好像确实很害怕给自己拖后腿似的,让他干什么他都照做不误,再对上这点小习惯,神宫寺似乎也找不出什么挑剔的理由。

 

又或许是,神宫寺承认,他对平野抱有些许好奇:这人像是真的非常没有安全感。喜欢昏暗,喜欢窄小,喜欢与信任的人毫无罅隙地贴近,虽然很多时候他本人可能都没察觉到这些,但神宫寺看出来了。

 

神宫寺很享受这种退后半步观察人的感觉。就如现在睡觉时,平野发觉他的后退便又会黏黏糊糊地凑上来,明明人都还不太清醒,但就会凑过来。像小动物。


可即使平野已经恨不得长他身上贴着睡,依然在第六天清晨到来时,感冒了。

 

 

神宫寺从车座间把药箱拎了出来。

 

平野抽着鼻子,好像很不好意思:“我平时其实,虽然也会生病,但不是那么经常感冒的……”

 

“你是想说岸君免疫力太差了吗?”

 

平野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我弟免疫力更差,出去玩时有一半时间是在照顾他的水土不服。”毫不犹豫地把亲弟给卖了。

 

神宫寺笑说:“明明人就在国外待着,还经常水土不服?”

 

“对啊,甚至他出去得比我还早……嘛,回国也比我早。”

 

平野完全没有自己被套话了的意识。生病中的人好像确实会变脆弱一点,他怏怏地缩在副驾里,说话迷迷糊糊,却乖巧的问什么答什么。然而神宫寺自问不爱乘人之危,没有再往下追问。

 

在平野睡过去期间,当地团队那边打来了电话。

 

神宫寺跟他们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得知拍摄一切顺利,三天后他们会短暂汇合一次。

 

“三天后……”

 

神宫寺在导航上又确认了一遍。三天后已经要逼近草原中心,存储的汽油也逐渐告急。后面三辆车与他们的距离比预估的更远一点,神宫寺也没想到,与平野第一次合作,效率竟比平时还高出些许。

 

夕阳西下时,神宫寺停了车。

 

他们早已经驶离了草原边缘,目所能及之处,基本干枯一片。他一个人搭好了帐篷,把相机里的内容检查了一遍,眼看着天色渐暗,他终于决定去叫醒还睡在副驾上的平野。

 

“紫耀?”

 

神宫寺敲了敲窗玻璃,平野仍埋头靠在门上一动不动。

 

还在睡?

 

神宫寺看了下时间,觉得再让人睡会儿也没关系,便决定趁这段时间顺便把饭做了。连着吃了几天真空包装的速食,吃到最后整个人都食不知味,趁着今天天气还行,他把小锅支起来,准备简单煮锅菜。

 

零星的火苗跳跃在茫茫荒野之中。

 

神宫寺觉得这段煮食也挺有意思,便架着相机,开了录像,接着就坐到小火堆旁等饭煮熟。

 

香气逐渐腾起,四周空气里的热度也逐渐上升,噼里啪啦的声音在风声中窜动,嗡嗡地掠过耳朵。温热起来后气氛也渐渐安逸,以至于神宫寺并没有发觉危险的逼近:当低低的草里飞速窜过那抹暗棕色时,他还想是不是一瞬眼花。

 

但不详的预感却于脑中轰鸣作响。

 

在他下意识想起身的瞬间——被烧得滚烫的火钳狠狠夹击般的剧痛猛地咬上了他脚踝!

 

神宫寺眼前一花,大脑像被骤然摁进深水区般窒息地空白了一瞬,接着人就径直摔在了地上。因头部重重砸到地面而产生的钝痛一阵一阵吞食他的意识,他看见咬了自己的那条蛇甩了尾极快地向车那边游去,迷蒙的脑海里居然很清晰地浮现出一句:得去叫醒紫耀,很危险,他现在不能下车——

 

但神宫寺已经站不起来了。

 

他在钝痛中勉强回忆着之前学过的紧急处理,先扯了塑料袋,发着抖在伤口处扎紧,再想去拿矿泉水,但疼痛在不断麻痹他的意识和身体,他是真没想到被南美蝮蛇咬到会痛到这个地步,连思考都变得很迟缓。

 

神宫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喊出平野的名字,他在疼痛和清醒里来回打转,眼前阵阵发黑。

 

混乱中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

 

神宫寺喘不过气,他好像很慢地被人支撑起来,但没过几秒,意识又坠入深海。

 

一直等过了近二十分钟,神智才逐渐恢复清醒。

 

“……紫耀?”

 

神宫寺没想到自己正坐在飞驰的车上。他看向旁边,发现平野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因为发烧,他整个脸颊呈现出一种醉酒般的通红,眼神也似乎很难聚焦——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又极其用力,青筋都几乎迸显出来。

 

“现在怎么样了?”平野问。

 

“……好点了。”

 

神宫寺试图移动身体,被平野喝止了。

 

“乱动可能会导致毒素蔓延开来。我把你扎的结放松了点,太紧也可能会让伤口坏死……神能告诉我你朋友们的电话吗?我姑且按照你gps上的目的地在开,我觉得你必须注射血清,越快越好,但……”

 

“他们那有。”听出平野声音里的不适,神宫寺感觉身体里升腾起前所未有的沉沉的痛感,“他们应该就在后面不远处,来是来得及……”

 

“那你快把号码告诉我。”

 

平野的气息都趋近紊乱。

 

等拨通了电话,平野熟练清晰地说明了他们的情况和位置,在得到对面的回应后又马上调整定位,掉头朝着大部队的方向汇合。神宫寺第无数次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认识平野,他这时所表现出的执行力几乎让人咋舌,口语也远比想象中更娴熟。

 

“还能动吗?再冲一下伤口。”

 

神宫寺从平野手里接过水,吃力地弓下腰。伤口处已经鼓起很明显的一个肿块,四周的皮肤也显出一圈绷紧了的青紫色,他用纸巾接着水擦了一遍,痛感稍稍被冷水褪去些。

 

他知道这血性水疱意味着如果赶不及,伤口附近的组织很有可能彻底坏死。

 

“很快就没事了,他们离我们不远,相机也我拿上了,就是对不起你的锅我没来得及带走……等回去了赔你一个……”平野说着,如果神宫寺还能保持往日的清醒他会发现平野声音在抖,“你尽量……不要再让自己睡过去,我害怕……”

 

神宫寺攥着水瓶,感觉身体一阵烫一阵冷晕晕沉沉,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好”。

 

可能是怕他又昏过去,平野很努力地找话题笑:“居然连发烧发热都同步了,我们可能是有点同样热血的地方——”

 

神宫寺张了张口,感觉嗓子干涸得几乎要冒烟。他想喝一口水,又实在没有力气,但他仍勉强地笑起来说:“是啊……可能我们才是最像的。”

 

“真的不要睡。”

 

“嗯。”神宫寺逐渐朦胧的视线里仿佛出现了平野真正的脸——那张完全属于偶像的脸,像画像一样流畅好看的侧脸线条,只看一眼就很难再忘记的脸:“……说好了。”

 

 

这天应该是难得的低温,神宫寺意识不清地想,不然怎么会冷到这个地步呢?整个人开始止不住地发抖,人也僵化了般的迟钝,刚开始平野还会跟他说一些简短的话,他也努力应几个简短的字,到后来他已经听不清了:就是被按到深海里的感觉,巨大的压力深重地抵在头顶,鼓膜胀痛,伴随着轻微的耳鸣。

 

车身猛地震了一下,神宫寺尽力掀开眼皮,霎时间映入眼帘的就是让他大脑空白的画面:车正直直向着一棵参天大树冲去,至多再两秒就将撞上!

 

“紫耀……!”他嘶吼出声,顾不上去看旁边的平野,车身一个急转,“嘶——”地擦着树干疾驰而过,被刹那擦落的树皮碎屑猛地扬到车窗上;神宫寺用尽仅剩的力气死死抓住把手,随着车身的巨大转弯,眩晕感几乎冲破他大脑——

 

“砰!”

 

车停下了。

 

确切来说,是被卡住了。

 

神宫寺勉力叫着平野的名字去看旁边的人,看见的却是让他几乎肝胆俱裂的一幕:平野歪着头无声无息倒在座椅上,血液涌出他的额头,不消片刻便模糊了五官。

 

 

8.

 

 

永濑廉逃避似地在房间里闷了好几天。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说出了那句“怎么会没人跟你说过呢”,当时岸优太睁大了眼睛,问他没说过什么?见永濑没接话,过了几秒,才恍然大悟道:你是说为什么没人跟我说过喜欢我吗?

 

永濑事后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必定是面色非常不自然,因为岸优太表情很明显地变了,变得尴尬又不知所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下子把话歪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方向:“不是我的意思是……”

 

永濑直接扭头出了房间。

 

他没日没夜在房里打游戏,几天没过问拍摄,倒也没什么人来找他。永濑知道自己之于这个片场完全就是局外人,反正没人来说那应该就是拍得还挺顺利的意思吧——第六天他出酒店想去便宜点的小馆子点豌拉面时正好遇到了收工回来的岸优太,两人打个照面,也尴尬地谁也不知道讲些什么。岸优太打着哈哈说去吃午饭啊,永濑说是啊,找了家在开业大酬宾的。

 

岸优太:“真的吗?我也想去!”

 

“……”永濑说,“有点远。”

 

“那不是正好。”岸优太说,“刚刚经纪人送我回来,车还停楼下呢,我让他送我们去好了,打车钱也给你省了。”

 

于是二十分钟后,他们对坐在拉面店里,继续相顾无言。

 

这家店才新开不到一星期,异常狭小,座位和座位间挨得极近,这就导致了即使俩人的位置是面对面,彼此间的距离也几乎到了可以称为尴尬的临界。服务员从狭窄的座位间喊着欢迎光临挤过去,酸味辣味香菜味毫不客套地往鼻子里钻,永濑有点烦躁,这种被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拉来相亲一样的氛围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岸优太打破了沉默:“廉这几天在做什么?”

 

永濑:“找打折的饭店。”

 

岸优太“噢”了一声,表情诚恳:“这事儿你可以找我,我有研究过。”

 

永濑:“?”

 

正常人难道不是该问“你是不是缺钱了”吗?虽然他也不会要钱……但顶着平野的脸说这种接地气到诡异的话,永濑一下子没脾气到笑出声来。

 

岸优太惶惶然:“我说错什么了?”

 

“没,你说的就是我想听的。”永濑说,“那你分享一下你的研究成果。”

 

岸优太竟真的当机立断给他AirDrop了一个表格。永濑失去了吐槽的力气,但没想到的是,仔细翻翻,居然写得相当认真详细,甚至每家店还标注了他所认为的最好吃的菜——永濑刚开始还抱着无言以对的糟心心情,这会儿肃然起敬,老老实实把表格收进了收藏夹里。

 

“廉最近联系过平野君他们吗?”

 

“没有,万一我电话打过去时他们正在跟老虎殊死搏斗呢。”永濑扯了个烂话。

 

没想到岸优太说:“还真经历过,不过不是老虎,是非洲斑鬣狗。这个你听过吗?长得跟豹子差不多的……也不能说差不多吧,好像只有斑纹是差不多……”他顺手往嘴里塞了口面,下一秒就被烫到五官扭曲在一起,但他还是很坚持地往下说,“因为是成群活动的……所以他们乌压压一片涌过来的时候其实应该也不会有人把他们认成豹子吧,我当时连三脚架都来不及撤就没命地往车上跑,结果神已经发动了嘶——”

 

永濑不忍心听下去:“你喝口冰水再讲。”

 

“没关系嘶——我当时以为他要抛弃我,不过后来他解释是说发动车本来就需要几秒那种时候没有几秒可耽误我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而且他那时确实一直在喊着岸让我快点——”

 

永濑没听清:“喊什么?”

 

岸优太表情很痛苦:“岸……快点……”

 

“我发现一件事。”永濑说,“kishi这个发音太可爱了,不觉得很像kitty吗?”

 

岸优太瞪圆了眼睛。

 

“很适合诶,kitty。”

 

“哈?!”

 

“就这么定了。”

 

“喂!!”

 

 

永濑发现了第二件大事——逗岸优太能让他心情骤好。

 

俩人你来我往拌了一路嘴,吵吵嚷嚷到进了电梯,眼看着里面还站了三四个陌生人,这才噤声。

 

永濑偷偷打量他一眼:还一脸纠结地鼓着脸,实在有点过于有趣了这个人。恶作剧的心思一上来,永濑又偷偷伸手,摸到他脑后用力捋了把头发。岸优太反应很大,脑袋猛一后仰,咣地撞在电梯内壁上。

 

感受到他人目光的洗礼,岸优太很想就地挖个洞。

 

明天的拍摄要进山里,预计是必会拍满整整一天,难度也在近日里数一数二。岸优太进房间后立马看起了剧本,永濑在旁边百无聊赖,又难得没了打游戏的心思,便问他要不要对戏。

 

“廉可以吗?”

 

“对戏也不需要什么水平吧,倒不如说要是对着ai你也能入戏才算真水平。”永濑说,“去那边坐着。”

 

才对完两场,岸优太又忍不住:“我是不是念得比平野君快了?”

 

“不是跟他比较的问题,应该是你语气有点急了。”

 

“我看他之前的影视剧里有时候会这样,平野君经常……”

 

永濑打断他:“明明在这里的只有我俩,能不能别老张口闭口就是平野君?”

 

岸优太语塞了一下:“我怕露馅。”

 

“你做你自己就行了。这次导演和共演都是第一次合作,只要你演得能过关没人会关心你别的。”

 

“哦……”

 

永濑觉得自己话说过了,放软了语气:“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

 

岸优太眼睛一亮:“你要做?”

 

“怎么可能,叫外卖。”事实证明永濑温柔不过三分钟。

 

“也行。其实我不太擅长做饭,不过神还挺会做的。神什么都会。”

 

“你们一起长大的对吧?”

 

“嗯。我有时觉得我还挺懂他的,有时又觉得好像不是……甚至有段时间怀疑过他是不是无性恋……”

 

永濑的表情逐渐趋近黑人问号。

 

“他就那样呀,好像对谁都很温柔很彬彬有礼,好多女生看一眼他眼睛就觉得他对自己一往情深。不过我倒觉得他从没真正爱上谁过。”岸优太说,“神这种人啊……”

 

他组织了半天,才说:“他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是怎样的?”

 

岸优太掰着手指数:“又聪明,又肯吃苦,从小就清晰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到现在我也觉得神宫寺他天生就适合这份工作,而我呢,一直在想我活着的理由……好像也没什么理由。从小跟神一起长大,没什么梦想也没什么目标,他想做这个我就陪他,到现在也算去了不少地方,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有趣……当然也不无趣……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这样世界各地漫无边际地找一样东西,我真的拼命找了——还是没找到非我不可的那个位置。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活着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

 

永濑皱起眉:“你已经很优秀了,没必要把他看作压力……”

 

“也不是,我从来没有把神看作过压力。我甚至觉得和他在一起很轻松很愉快,去多少个国家城市都没问题,我只是想找我自己。我想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么,真正适合我的地方在哪里。”

 

“但是好难啊廉。”

 

他笑了下,眼睛亮晶晶的:“但还是谢谢你。”

 

 

在岸优太进浴室前,永濑终于还是把那句话说出口了:“你才二十多诶,岸桑。”他也觉得这么讲有点徒劳,但他犹豫半晌,还是决心说出来了:“是做什么都是最好的年纪,大好未来在等你。”

 

岸优太闻言愣了半秒,随后露出一个明显是很开心的表情。永濑觉得一整晚的心情都好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是轻飘飘。

 

原来自己也可以劝慰到别人啊。

 

“我去洗澡了!”他挥手。

 

“嗯。”永濑也在笑。

 

再回过头,看见午后的余晖透过阳台玻璃轻飘飘地洒下,半透明的薄窗帘在微微晃动,某些更为具象的画面,就带着温柔的温度慢慢清晰在了永濑的脑海里——他哗地转身去翻包,几乎是急不可耐地把笔记本抽出来,他有故事了——

 

“咔!”

 

永濑一愣,回过头,岸优太正裸着上半身慌慌张张地扒着门框:“那个——!”

 

“怎么了?”

 

“平野君后背这里……”

 

岸优太转过身去,脊背上几乎可以称得上可怕的伤疤就这样明晃晃被摆了出来,纵横交错,看来极为骇人。

 

永濑却一口气松了下来:“没事,旧伤罢了,我记得他说是之前山里脱了拍戏时被树枝刮的。”

 

“不对啊。”

 

岸优太皱起眉。

 

“我去山间拍照片时也被树枝刮过,也见人被刮过,就算没穿衣服也不可能被伤成这样……”

 

看见永濑明显难看起来的脸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后半句说出来了。

 

“……这肯定是被打的啊。”



TBC

地生五金

【神紫/岸廉】120度幻日(上)

summary:这要掐手指算一个月的倒计时活活把人变成随时准备提着裙子跑路的辛德瑞拉。平野在登上前往巴西的航班时尚且觉得认栽,那时的他还不会想到,他们所有人都会因这次意外而找到真正的人生。


notes:全文3w,神紫/岸廉(前面有一点紫廉紫),关于灵魂吸引的故事。


0.


“幻日是片状冰晶所形成的光学现象,当天空中分布的大量微小的六角冰晶在一定条件下,受日光照射就会发生折射,会让人产生’空中悬挂着多个太阳’的错觉。而本次在都内被目睹到的120度幻日是一种非常少见的晕,常伴随特别明亮的幻日出现。人们所目击到的画面是太阳被一个...

summary:这要掐手指算一个月的倒计时活活把人变成随时准备提着裙子跑路的辛德瑞拉。平野在登上前往巴西的航班时尚且觉得认栽,那时的他还不会想到,他们所有人都会因这次意外而找到真正的人生。


notes:全文3w,神紫/岸廉(前面有一点紫廉紫),关于灵魂吸引的故事。

 

 

0.

 

 

“幻日是片状冰晶所形成的光学现象,当天空中分布的大量微小的六角冰晶在一定条件下,受日光照射就会发生折射,会让人产生’空中悬挂着多个太阳’的错觉。而本次在都内被目睹到的120度幻日是一种非常少见的晕,常伴随特别明亮的幻日出现。人们所目击到的画面是太阳被一个神秘光晕所环绕,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从天堂凝视着人间——”

 

 

1.

 

 

“轰——”

 

第三声闷重的雷响过后,倾盆大雨轰然浇下。

 

永濑抬手摁掉挂在角落里的小电视,踩着矮凳落到地面。最近连续气候异常,不知是不是受其影响,生活中诸事似乎也变得不太顺畅起来:前两天他刚手一滑,把电视遥控器摔了个粉身碎骨电池迸出,店长收了他三千五百円,相当于半天的工白打。

 

一想到手头越来越窘迫的现状,永濑避无可避地开始焦躁。

 

外头暴雨势头不减,狂风阵阵,连便利店发着光的招牌都在厚重夜幕里呻吟起来。他从柜子里取出已经发旧的围巾,迟缓地一圈圈往脖子上绕,直到那种熟悉的勒紧感涌上喉口为止。

 

然后他抽了伞,跟来接班的同事短促地告了个别,便顶着大风推开门,大雨顿时泼了他一身,从头到脚。

 

永濑呼出口气,正打算跑两步赶终电,脚步却忽地一僵。

 

“嗡”的一声,旁边打着灯的车发出启动的低啸。他透过密密的雨幕看见里面单手扶着方向盘的平野,雕塑般漂亮的脸模糊在不断淌下的雨水中,看不清表情。

 

 

“要工作到这么晚吗?”

 

永濑低着头扣安全带,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

 

平野静了会儿,又开口:“每天都到这个点?”

 

“看情况吧,下个月的排班可能又不一样。”

 

“明天也?”

 

“明天也是一整天。所以我想早点回家休息。”他顿了顿,“谢谢你来接我。”

 

汽车驶上高架。

 

狂风暴雨的深夜里,车内外被彻底割离成两个世界。雨点重重敲击车窗玻璃,平野左手握方向盘,伸了右手,把音响按钮往右拧,方才流淌起来的《Can we talk》猛然加强重音。

 

永濑在最开始还会局促地找点话说,现在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如何屏蔽所有话题。他有信心把平野的每一句话都聊死。

 

果不其然,没到三分钟,平野开口了:“那个……”

 

永濑应都没应一声,他也继续自顾自往下说:“新剧后天开机,应该先去A市拍一个月。”

 

又问:“你要一起去吗?”

 

永濑言简意赅:“打工。”

 

平野便不再说话了。

 

等到家楼下,已经是一点过十分。永濑把包收到肩上,道了句“家里乱就不留你了”便转身推开车门,连伞也不撑,跨下车,冒着雨疾步走向狭小楼道里。

 

雨声依旧震耳欲聋。

 

永濑不知道平野回应了什么,抑或是什么都没回应。他闷头在晦暗的楼梯间拧着衣角,水珠滴滴答答落地,他盯着地上溅开的细小水花,突兀地想起了自己和平野初次见面那年。十五岁时的大雨,他在学校围墙下看见受伤的平野,他也因做了那一次好人而第一次迟了到。但当时他们哪怕只蜷缩在医务室里七嘴八舌吐槽自己班的奇葩老师都觉得开心,他还记得当时平野被擦伤的脸上挤出傻乎乎的笑,像只刚被从雨里捡回来的落魄却天生亲人的小动物,他还记得那一年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夏天,无名的悸动蔓延开来,再到野火烧尽风吹再复生,前后也不过整整十年。


永濑终于掏出了钥匙。

 

他推开嘎吱作响的老门,安静地把自己锁进那一隅里。

 

 

永濑没想到的是,后半夜气温骤降,才刚刚入冬的时节竟提前下起了大雪。睡梦中的永濑只迷迷糊糊察觉到冷,不自觉地把被子一圈圈往身上缠,他甚至又久违地梦到了十五岁的平野,抱着自己的脖子很开心地笑,说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会永远把你当成重要的人。

 

先背叛的是他,所以我什么错都没有。

 

到早上八点多,永濑终于被冻醒了。他一抹脸才注意到那些细细密密的水珠,匆忙又去抱了床被子,再借着已经投射进来的日光眯着眼看了一眼窗外,日光竟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一阵剧烈的眩晕感促使他放弃思考,再次倒头就睡。

 

等到再醒过来,永濑意识朦胧,伸手摁了下手机,下一秒就猛地翻身坐正——没充电!

 

那早班的闹钟……

 

慌慌张张地接上充电线,结果手机又因低温而一度开不了机。永濑拿被子捂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看见屏幕亮起,他连时间都还没来得及确认,就被一条短信彻底凝固在了原地。

 

 

“可以来趟市综合医院吗?紫耀他出车祸了。”

 

发信人是一串长长的数字。即便没有备注,永濑也绝无法说自己辨认不出来——那是高桥海人。

 

 

2.

 

 

永濑在东京住了整整两年,头一回狠心打了出租。汽车在薄冰仍未完全消融的地面飞驰,轻微的吱嘎声配着计价器上的缄默跳动的数字看得永濑心惊肉跳。

 

他按着短信所写,到了四楼,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徘徊半晌,终于推开了门。

 

病床上的平野正捧着个苹果,啃得两颊鼓起来。听见开门声,条件反射地猛一抬头,正正和永濑对上目光。

 

永濑不知为何,心跳滞了一瞬。

 

他踌躇了会儿,才犹豫着开口:“你……怎么样?”

 

平野仍鼓着腮帮子,僵着那个傻得要命的动作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永濑一边觉得可爱一边又觉得哪来的违和感,刚想故作轻松地问一句失忆了吗,就听见他含着一口没嚼完的苹果,含混不清地说:“李就似涌来君……?”

 

永濑:“……”

 

他当机立断地转身要去按呼叫医生的铃,结果甫一转身,对上了张陌生的脸。

 

那人拄着个拐,身体歪歪扭扭的,犹豫地叫他:“廉?”

 

永濑回过头——再回过头。

 

他终于当机了。

 

 

“灵魂互换?!”

 

“听起来很离谱是吧。”平野——或者说岸优太——或者说岸优太身体里的平野这样说,“我也希望是假的。”

 

永濑陷入混乱之中。他花了整整半小时跟这个“平野紫耀”确认两人间可以追溯到七八年前的往事,对方无一不对答如流,即便如此,永濑仍然无法相信这种魔幻的展开,谨慎地检查了“平野紫耀”的全身,确认没有微型麦克风或隐形耳机之类的东西,这才排除掉了“你是被人类观察节目盯上了吗”的可能性。

 

“我也是。”一旁的岸优太,也顶着平野的脸开口,“虽然你们看起来还挺面善挺好说话的,但我明天开始就有很重要的工作,如果找不到换回去的办法我真的,”他把被啃得只剩核的苹果扔到垃圾桶里,“什么都吃不下了……”

 

“其实我今天就有很重要的工作。”平野说。说完,又突然想起来似的补了句,“岸君你声音真好听。”

 

“真的吗?“岸优太说,“你声音也很有魅力,我真不是因为你夸我了才恭维你。”

 

永濑的头更痛了。

 

拯救了永濑的是神宫寺,岸优太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他一进门就让永濑大吃一惊,草帽墨镜叠穿夹克,活像刚从南美洲偷渡过来。

 

结果一问——还真是南美洲。

 

“刚拍完录像过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明天正式出发,岸君是我的拍摄助手,这次不只是我自己的作品,还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纪录片,合作方那边早在半年前就定下了大致方案,如果这时候出现变故,会很麻烦。”

 

神宫寺说话时波澜不惊,嘴上说着很麻烦,但听不出他有什么焦灼的味道。永濑想不通的是他怎么能这么快就接受了“灵魂互换”的设定。

 

“平野君好像也有拍摄。”“平野”这样说。神宫寺看了他一眼,转头:“谁是平野君?”

 

没等“岸优太”举手,神宫寺便看着他点了点头:“对,应该是你。”

 

然后他很干脆地转头面向房间内仅剩的另一个正常人——或者说,正常状态下的人:“永濑君,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抱歉刚刚没来得及问,你是平野君的……?”

 

永濑喉咙哽了一下,他道:“老同学。”

 

神宫寺颔首,对平野道:“那你明天跟我出发吧,可以吗?”

 

平野指着自己:“我?!”

 

“我在来医院的路上查了些资料,也跟岸君稍稍了解了一下现状,觉得这应该是目前的最优解。”神宫寺把手机给他们看,“今天早上都内再次有人目击到幻日……虽然‘两个太阳’看起来不可思议,但说到底只是光学现象,疑惑的点在于连续两月在同一时间出现,且刚好是你们相撞、发生车祸的那个时间点。”

 

神宫寺把新闻报道调出来:“灵魂互换听着玄幻,然而在最近持续不断的气候异常下,我觉得也不能排除某些……科学难以解释的原因。”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看过《Coherence》吗?”

 

在沉默中,永濑听见自己声音晦涩地开口:“受彗星影响,平行世界发生交错,人也开始互相交换……但日晕是光学现象。”他想起了第一次醒来时朦朦胧胧看见的诡异太阳光。

 

“所以我说是科学难以解释的原因。总而言之它发生了,我们也只能赌下个月的这个时间会不会再出现奇迹。”

 

永濑快听笑了:“你不会是说再撞一次吧?”

 

“这就到时候再说吧,当然最好的情况是这一个月内的哪天两边就自动换回来了。”神宫寺转头,看向平野,“刚刚听说平野君也有戏要拍,对吗?”

 

平野讷讷地点头:“后天开机。”

 

“很巧,我这边是明天,一分钟都拖不了。”神宫寺说,“只一个月,暂时以对方的身份生活,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案。”

 

“你在开玩笑……”永濑感觉到了巨大的失力感,“你以为演戏是随便抓个人就能去演的吗?你以为他的经纪人粉丝还有导演还有无数工作人员都是瞎子吗?”

 

“那你觉得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神宫寺反问,“昭告天下吗?这种有趣的事?”

 

永濑无言以对。

 

“廉。”永濑听见陌生的声音在背后用熟悉的语气叫自己,但他完全不想回头,只任由平野用小心翼翼的语气对自己说:“这次是封闭式拍摄,粉丝过不来的,导演和其他演员也都是第一次合作,我觉得……确实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先这样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永濑猛地转身:“走一步看一步的意思是你明天要去南美——”

 

他觉得自己嗓子眼在发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能忍受在荒野草原风餐露宿的生活吗?而且如果哪天突然就换回来了你们就会在两边同时暴露,你知道后果吗?”

 

“廉……”平野苦笑了一下,“其实我之前在美国时就有徒步旅行过,虽然倒不至于一个月……”

 

永濑打断了这句话:“那就这样吧。”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到席卷全身的疲惫感。

 

“是我想多了。”他说,“……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

 

 

岸优太跟着永濑回了平野在都内买的房子。

 

永濑径直掏钥匙开了门,一路轻车熟路领他换了鞋子找了房间。岸优太看着屋内明显是两个人居住过的痕迹,脑内剧烈头脑风暴。

 

最后他还是没忍住问了:“你们是室友吗?”

 

“也不算。”永濑解着外套纽扣,头也不回,“炮友。”

 

岸优太:“……”

 

“挺好的,挺好的。”岸优太哈哈了两声,“感情很好。”

 

“感情好就不会只是炮友了。”

 

岸优太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永濑脱了大衣,一回头看见“平野”那张脸皱在一块,一下子笑出声:“有点现在自己是明星的自觉吧?”

 

“啊……?哦哦……”

 

“你这点倒是和他蛮像的。”永濑说,“可能真不会暴露也不一定。”

 

“啊。”岸优太摸了摸头,“不暴露就好了,我对演戏一点经验都没有。”

 

“没事,先抓紧看剧本吧,最多也就是被骂两句演技退步,那只能算他倒霉了。”永濑径直走向洗手台,“剧本也别看太晚,客房在你右手边,差不多了就早点睡觉。主要是明天一早经纪人要来楼下接,今晚你就先住这里,明天我跟你一起去A市。”

 

“你跟我一起去?!”

 

“是啊。”

 

永濑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故意扭头问:“你觉得我是做什么的?”

 

岸优太吞吞吐吐,被他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听平野君说是,便利店打工的。”

 

永濑点点头:“他确实这样以为。”

 

“但其实呢,我是写小说的,偶尔也兼职写剧本。”

 

“啊?!”

 

“没骗你。”永濑真被他逗乐了,不得不拿毛巾捂了捂脸,“不过从来没有卖出去过就是了……这个制片人应该也收到过我的剧本,嘛,多的是人收到过我的剧本。”

 

永濑长吸一口气:“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是那种完全进不了剧组的人,特别是我现在还能说是紫耀的朋友或者助理的身份——”这么说又觉得自己过得挺惨的,永濑差点被自己惨笑了,忍了几秒,才把话继续下去,“我得盯着你吧?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得第一时间关照一下你对吧。”

 

没想到对平野难以启齿的一些现状,对陌生人倒是能顺顺畅畅说出口。永濑都做好了岸优太会持续震撼或者嘲笑或者怜悯的准备,没想到他很真挚地说:“你人好好啊。”

 

“……?”

 

“这样我就安心多了。”岸优太表情简直是十万分的真诚,“谢谢你哇,你也太好了。”

 

“……”

 

永濑抬手把毛巾埋在自己脸上。

 

“睡觉吧。”他闷闷地说。

 

 

3.

 

 

翌日,里约热内卢国际机场。

 

平野率先跳下台阶,还没落地,便感觉自己胳膊被轻轻拽扶了一下,一回头,只见神宫寺说:“腿怎么样?”

 

他这才想起来昨天他还是个拄拐杖的伤员,忙扬起个大大的笑容:“没事啦!”

 

说来奇怪,昨天他和岸优太的那场车祸不说多严重,但印象里应该也不能算轻,起码那两辆车是实实在在地撞上了,结果居然俩人都没落下什么严重的伤。平野心想,这可能就是神宫寺所说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还是当心一点。”神宫寺说。

 

“好。”平野也像模像样去扶他,神宫寺笑了下,很配合地伸了手。

 

“巴西是第一次来吗?”

 

“来过一次。”平野说,“之前在美国读书时候,有过一些比较长的假期,前几年没事就跑了几个国家玩。”

 

“一个人?”

 

“有时会叫上弟弟。”

 

“我还以为永濑君跟你一起。”

 

“不是,廉是高中同学。”

 

察觉到平野没有继续往下讲的意思,神宫寺识趣地换了个话题,“可惜我们这次的最终目的地不是巴西。”

 

“不是吗?”

 

“要去一些偏远的地方,可能还会近距离接触到野生动物……老虎什么的,或者美洲狮。”

 

平野眼睛倏地亮起来:“这么好!”

 

神宫寺失笑:“不害怕?”

 

“完全不害怕。”

 

“很巧,我也是。”

 

两人击了个掌,顿时感觉距离被拉近不少。

 

巴西的气温比北半球高出许多,阳光也极其耀眼。平野先在机场买了副墨镜,神宫寺再领着他出去,见了来接机的当地团队。热情的本土人和他们逐一握手拥抱,平野又慌忙把墨镜摘下来,下意识往T恤上挂,这才腾出手迎接了热烈问候。

 

对方几乎人均比平野高一个头。平野的脸被用力埋在人肩上,努力维持着表情管理,一被放开就马上低头躲到一边。

 

趁着那群人已经热火朝天地开始规划接下来的取材,神宫寺侧头,小声问:“紧张?”

 

平野赶紧笑了笑:“还好……”他声音渐渐弱下来,嘟囔道,“我是有点怕生……不过对你还好,有点莫名的亲近感……我不是套近乎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我们有相同爱好吧?”

 

平野眨了眨眼睛:“嗯?”

 

“比如Giulia Quadrifoglio?”

 

“Alfa Romeo?!我超喜欢!但还没开上过……你怎么知道?”

 

“你飞机上看了一路。”神宫寺笑,“我朋友有一辆,可惜上次拍完就被搁置在意大利了。如果下次有机会去的话——”

 

平野不假思索:“我随时可以!”

 

“随时?”

 

他又马上改口:“没工作的话。”

 

神宫寺觉得这人真是蛮好玩的。

 

“对了。”平野有些犹豫道,“岸君平时是怎么样的?”

 

他平时拍戏赶通告从不紧张,今天却难得地有些不安,生怕自己哪里一个失误,毁了神宫寺事关职业生涯的大制作。

 

“不用太担心。”神宫寺说,“岸本来在现场就不是话多的类型……不过虽然他不怎么说话,却很招人喜欢。”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短短一句:“你也是。”

 

平野愣了半天。

 

直到那几个本地人开始喊他们名字,神宫寺自然地一把拉过他的手跟上,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巴西气温真是太高了。平野郁闷地想。

 

 

拍摄在后天开始,他们还有两天可以在市内逛逛——无非是吃吃喝喝买买衣服。神宫寺说这两天应该能用来沟通下感情,结果事情发展得比他想象中还顺利很多,两人迅速发现了彼此审美的一致性,从衣服到饰品甚至到美食,到最后俨然已经发展到了但凡两人坐进餐厅,神宫寺点什么菜,平野就看也不看地“我要一份一样的”。

 

神宫寺揶揄说哪天他被自己拐了卖了还会帮着数钱,平野睁大了兔子似的眼睛:“你不会吧?”

 

“不好说,大明星好像挺值钱的。”

 

平野眼睛睁得更大了:“这看人的,我就是不太值钱的那种。”

 

“为什么说自己不值钱?”

 

“因为我家破产欠债了,就算我被绑了,他们也没钱赎。”

 

神宫寺第一反应是你公司也不可能放着你这棵摇钱树不管啊。但他斟酌了会儿,还是试探性问道:“家里是……遇到一些困难吗?”

 

“嗯……这几年还好。因为我在赚钱了,再努努力应该是能填得上的。”

 

平野把手边的墨镜拿起来:“神要不要也买一副?感觉和你会很搭。”

 

神宫寺马上顺着他的话:“我也觉得是,那就买了。”

 

等到第三天正式出发时,两人身上的同款已经多到数不过来。几十个人分了四辆车,神宫寺和平野两人一辆,需要开在最前,神宫寺说是其他组要顺带拍摄小型记录片的缘故。

 

“目的地是塞拉多草原。”神宫寺系上安全带,顺手把野外生存手册递给了平野,他们后面预计有很长一段路要步行。

 

没想到的是,平野说他看过。之前就对野外求生颇有兴趣,也在大学期间尝试过一个人徒步旅行到公路和荒原。

 

神宫寺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其实很难想象一个非常年轻、却妇孺皆知的电视上的人物会在尚未出名的年代里刻意剥离出这样一段时间,去与无垠荒原和漫长公路为伍。神宫寺想起哪部电影里曾说“徒步旅行是对人生的一种告解”,那平野是不是也曾遇到过什么,需要他靠只身一人思考过无数个日夜走过漫漫长路,才能与自己和解的事情呢?

 

其实他对平野的了解仍然只停留在最表面。平野身上有一些和岸相似的地方,比如性格单纯不设防,只要信任了谁便是全身心地保护和依赖。但也有一些截然不同的地方,神宫寺还并不能完全读懂。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在肤色语言都不共通的异国,哪怕是他已经换了一身皮囊,也有许许多多被他吸引了目光的男性女性,不管走到哪都有围着他打转的视线。平野自己倒是对这种磁场毫无自觉似的,一天到晚只黏在神宫寺旁边,俨然是已经把神宫寺划进了“自己人”的范畴。

 

神宫寺向来是能对自己的正面暗面都坦然待之的。他知道这种想法并不称得上伟光正,但他就是非常坦然地觉得,平野就连社恐这点也很不错。国内外有多少人在明着暗着觊觎这个大明星,但在这完全陌生的环境,只有自己知道他真正的灵魂装在哪个肉体里,他全部的信任和关注也都只给了自己一人。自己指哪他就跟着去哪,甚至觉得能帮他把一切都安排好的神宫寺堪称是他救星。

 

这种满足感很难不让人上瘾。神宫寺不觉得这么想有多阴暗,这是人之常情。

 

 

4.

 

 

“Cut!”

 

一整个片场紧绷的气氛在一瞬间松弛下来。岸优太只觉那颗悬在额上的汗滴活像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会儿终于随着这一声砰然坠地了。

 

化妆师凑过来给他补妆,他抬着脸,无所适从乱撞的视线对上了角落里永濑的,那人笑着扬了下手里的剧本。他也不懂是几个意思,只好回了个笑。

 

早上排练时,岸优太表现得很勉强。素人与职业演员的差距毕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导演当众发了火,岸优太翻来覆去地道歉。

 

“平野君你今天怪怪的。”导演直言,“各方面。”

 

岸优太觉得额头瞬间渗出冷汗。

 

“紫耀昨天不是出车祸了吗?”永濑突然出声,轻描淡写地替他遮了过去,“虽然受伤不重,但人受了很大惊吓,状态可能还没调整过来。”

 

“车祸了?”导演立马看向经纪人,经纪人说:“不严重,也没耽误到行程就想着别闹大了,只是人可能确实……”

 

导演表示了体谅:“那今天早点结束,好好休息,后天那场很重要,平野君可无论如何都要调整过来啊。”

 

经纪人连声应是。

 

永濑觉得正常,倒不如说他要是第一天就能演出平野磨练多年的水平,那平野这碗饭才算白吃了。但岸优太却显然难以跟自己和解,直到当天的拍摄结束,不管是吃饭还是车上甚至是回酒店坐电梯的时间,他都抱着手机,翻来覆去地看平野过去的作品,还要对着剧本一行行比照过去。

 

“叮。”

 

电梯门开。

 

永濑迈出去一步,然后回过头,大力扯了下他衣袖:“到了。”

 

岸优太一惊:“等等等等别拉这衣服好贵!”

 

“……”永濑无语地看他手忙脚乱把衣袖捋平,“再说一遍……别忘了你现在是大明星。”

 

“大明星也要节约。”岸优太言之凿凿。

 

永濑没再理他,率先刷开了房门。岸优太在门口踌躇了两秒,小心地跟了进去。

 

“来吧。”永濑一屁股坐在床上,“念给我听听。”

 

“廉君很懂这个吗?”岸优太说完,自己先恍然大悟,“是因为之前经常去看平野君拍戏吧?”

 

“别废话,快点,完了我还要回自己房间睡觉。”永濑说,“还有,别跟我客气,叫廉就行。”

 

其实他从来没有跟平野去过现场,永濑一直有意识地把自己和平野那个光芒万丈的世界划分开来。但他大概也能猜到平野在现场会是怎样,那人意外的怕生不爱交际,什么应酬都是能避则避,连酒都不会喝。

 

所以,岸优太只要把拍摄以外的活动量降到最低,暴露的可能性就不会太大。即便拍摄过程中有什么不顺利,顶多也只让人觉得是“平野”的状态不好,应该不会有人能想到那么离谱的真相上来。

 

事到如今,永濑也只能赌这一把。

 

岸优太表示自己还需要再准备会儿,永濑就让他继续默读剧本,自己缩到角落里,掏出手机,准备把赶稿期攒了几个月的游戏体力清了。结果一上线,看见列表里那个灰得彻彻底底的头像,他又觉得心脏像被用细针扎了下般,短促又尖锐地疼痛了一下。

 

平野没有那么爱玩游戏,但永濑很喜欢。那会儿平野见每每找他他都在打游戏,自己嘟嘟囔囔地也去下了个,但他只上线了没几次,连新手任务都没做完,永濑还没来得及替平野急上几天,就得知了他要出国的消息。

 

出国了就要换手机。平野信誓旦旦说旧手机也会一起带去的他会继续玩这个游戏的,但事实是,不出永濑所料,那个名为“MIRANO”的ID永远地灰下去了。

 

连带着他们之间的联系,被一片汪洋长长久久地隔开。

 

永濑机械地摁着邮件里送给回归玩家的各种礼物,觉得自己真的挺蠢。他后来也没觉得打这个游戏有多开心,却一直没舍得删,他倒没指望那头像会再亮起过,但那人却又从天而降似的,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

 

那之后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永濑都曾想过,如果当时没答应跟平野吃那“叙旧”的一顿饭,没在之后又鬼迷心窍似地回了同一个房间,哪怕是在他问“你在这家便利店打工吗”时没有默许,而是大大方方告诉他我有正当职业,是不是后来的一切都会不一样——起码那时平野就不会露出那么让自己痛恨的惊讶又怜惜的眼神,他也不会报复似地把自己愈拉扯愈远。

 

他知道自己在不值钱地冷暴力平野,也知道自己埋在心底的真实想法:他很想解释自己其实并不是只在便利店打打工混口饭吃,其实是来帮朋友替班的,其实他手上还有一沓的厚厚手稿,只要等哪天编辑点头。


但他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他难以想象平野听到这些话以后的表情,平野或许会惊讶地说是吗?也就是说你快要出版、快要成名了是吗?那他又该怎么回答呢?不,连万分之一的希望都还没看到。

 

与其让他怜悯,倒不如让他觉得自己确实烂到无药可救了算了。确实每天只站在收银台前低着头清点硬币,带着卖不出去的便当,还要在店里热完才肯带回家吃。

 

就让他觉得可悲吧,就让他觉得他十五岁时认识的那个永濑廉已经溺死于时间河里了。

 

永濑想,二十五岁,也确实到了该把自尊心放到地底的年纪了。



TBC

sheery's LRC house

King & Prince - 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05-19)

[图片]


[ti:Magic Touch]
[ar:King & Prince]
[al: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
[by:asuriming]
[00:00.82]Magic Touch
[00:03.69]King & Prince
[00:06.51]作詞:EMI K. Lynn
[00:09.22]作曲:P3AK・Adrian McKinnon
[00:12.33]編曲:P3AK
[00:15.86]
[00:18.02]What what what you lookin' at? Checkin' for me,
[00:21.32]ain't no holdin...



[ti:Magic Touch]
[ar:King & Prince]
[al: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
[by:asuriming]
[00:00.82]Magic Touch
[00:03.69]King & Prince
[00:06.51]作詞:EMI K. Lynn
[00:09.22]作曲:P3AK・Adrian McKinnon
[00:12.33]編曲:P3AK
[00:15.86]
[00:18.02]What what what you lookin' at? Checkin' for me,
[00:21.32]ain't no holdin' back
[00:22.41]Can't stop, baby you know, gimme just a touch, I'm so finito
[00:26.50]Feels like a dream, goin' on and on,
[00:28.81]fallin' for you so do you wanna come along
[00:30.87]Tease such a tease, never let me go go go go go
[00:35.30]
[00:35.73]Baby it's automatic Makin' me so romantic
[00:40.12]I just wanna hold you kiss you If you leavin' me alone that's tragic
[00:43.41]You're like starlight shinin' on Paris
[00:45.57]On a campaign only one you can cherish
[00:48.04]Yeah You and me, so heavenly just like magic
[00:50.68]
[00:50.88]You blow my mind Won't you be mine
[00:55.74]Touch me one more time, just touch me one more time
[00:59.94]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why
[01:04.86]You got me longin' for, longin' for your love
[01:07.94]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1:19.07][01:10.34]Your touch is magic...
[01:21.20][01:12.54]Your touch is magic...
[01:23.43][01:14.67]Your touch Your touch
[01:25.57]Hey girl show me now
[01:27.46]
[01:34.04]She got the magic
[01:36.29]
[01:43.53]Lemme know Lemme know
[01:44.70]Woo What's your secret?
[01:46.84]Girl, take it to the limit I want you, want you
[01:49.58]Gotta keep ya, keep ya
[01:51.55]I'll be waitin', honey kisses are callin'
[01:53.64]Whisper softly as you cast your spell “Baby, I love you”
[01:57.47]Wanna be in your heart, hey can you hear me?
[02:00.04]Truly, we're meant to be
[02:02.57]
[02:02.80]You got the magical smile It's really killin' me
[02:07.08]Keep on fallin', you know how to take control of me
[02:11.36]My heart's beatin', racin' in double time
[02:14.68]Until the mornin', don't let you go no no no no
[02:17.90]
[02:18.13]I lose my mind You should be mine
[02:23.17]Kiss me one more time, just kiss me one more time
[02:27.11]In your eyes I see a sign
[02:32.17]You got me crazy for, crazy for your love
[02:35.20]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2:46.33][02:37.58]Your touch is magic...
[02:48.50][02:39.80]Your touch is magic...
[02:50.62][02:41.96]Your touch Your touch
[02:52.98]Hey girl show me now
[02:54.48]
[03:12.23]Beautiful girl Gimme your love
[03:16.06]Coz I know you are the one I want
[03:19.81]Woo And I wanna get out the friend zone
[03:24.37]Baby, I need you in my life forever
[03:27.58]
[03:27.91]You blow my mind Won't you be mine
[03:32.94]Touch me one more time, just touch me one more time
[03:37.09]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why
[03:41.97]You got me longin' for, longin' for your love
[03:45.03]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03:47.44]Your touch is magic...
[03:56.21]Your touch is magic...
[04:00.46]Your touch Your touch
[04:02.64]Your touch is magic
[04:04.42]
[04:10.30]......The End......
[04:12.92]




[ti:Beating Hearts]
[ar:King & Prince]
[al: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
[by:asuriming]
[00:00.39]Beating Hearts
[00:01.90]King & Prince
[00:02.87]作詞:RUCCA
[00:03.81]作曲:Susumu Kawaguchi・Adrian McKinnon
[00:04.63]編曲:Susumu Kawaguchi・田渕夏海
[00:05.60]
[00:07.60]Carry on my faith 安穏(あんのん)なWorld
[00:11.70]Whenever you wish 手を取って連れ出すBroad
[00:15.85]アタマ 爪先(つまさき)までもpitter-patter
[00:19.88]“Just in love” そのVerse! Sure! 知り過ぎても
[00:23.81]
[00:24.00]“Oh my goodness”
[00:24.77]Baby, why!? Can you feel my sexy sugar?
[00:27.67]Enemy comes...
[00:32.03]厭(いと)わず Down, downせず Trying crazy!
[00:35.71]Tickets to ride!
[00:38.80]
[00:40.33]Ready!? Always let it go!
[00:42.31]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0:44.64]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0:48.43]Merry on the radio!
[00:50.42]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0:52.88]まだ満ち足りず Beating your heart
[00:55.12]Just I addicted to her
[00:56.37]
[00:56.70]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0:58.27]Gonna be loved!
[00:59.98]ほら More than joy!
[01:01.05]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1:02.73]Wanna be loved!
[01:03.50]さあ Step and go!
[01:04.52]
[01:04.82]Ready!? Always let it go!
[01:06.79]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1:09.16]Gotta take you higher, Beating my heart
[01:11.37]Just I addicted to her
[01:13.14]
[01:16.69]仮初(かりそ)めのフェイク Turning around
[01:20.83]Wherever you wish テリトリー飛び出しBlow
[01:24.87]愛嬌(あいきょう)ない我が侭(まま)でも “Que Sera, Sera”
[01:28.94]“Justice!?” 真っ直ぐPash! Star! シニカルだろう?
[01:32.84]
[01:33.10]“All or nothing”
[01:33.83]Baby, why!? Can you seek my sexy bitter?
[01:36.85]Aiming at truth...
[01:41.17]イコール Bump, bumpして Drive me crazy!
[01:44.74]It's enterprise!
[01:47.94]
[01:49.46]Ready!? Always let it go!
[01:51.49]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1:53.82]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1:57.62]Many people, let it go!
[01:59.66]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2:02.09]街中から Billion's love
[02:04.17]Just I addicted to her
[02:05.58]
[02:05.85]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2:07.83]Gonna be loved!
[02:09.08]ほら Must be done!
[02:10.14]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2:11.85]Wanna be loved!
[02:12.67]さあ Staying gold!
[02:13.80]
[02:14.02]Ready!? Always let it go!
[02:15.86]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2:18.20]Gotta hold you tighter, Billion's love
[02:20.44]Just I addicted to her
[02:22.12]
[02:35.22]Baby, you're my bloom!
[02:36.74]振り返ったら 何も言わないで
[02:39.30]You're a fantastic girl!
[02:40.87]瞬間で抱きしめ
[02:43.03]Search for days! I don't miss one!
[02:46.30]アンコール止まない日々へInvite!
[02:51.18]
[02:51.49]C'mon! Next phase
[02:55.87]ほら More than joy!
[02:59.43]さあ Step and go!
[03:00.69]Oh baby, Oh baby, My baby, So crazy!
[03:05.00]Sympathyから響かす
[03:07.23]Beating our hearts!
[03:08.77]
[03:08.99]Ready!? Always let it go!
[03:10.85]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3:13.19]Keep coming, dancing, grooving in the light
[03:16.97]Merry on the radio!
[03:18.93]ほら I mean it, let it go!
[03:21.26]まだ満ち足りず Beating your heart
[03:23.52]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24.91]
[03:25.20]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3:27.12]Gonna be loved!
[03:28.43]ほら More than joy!
[03:29.52]Ah, kindle to the kingdom!
[03:31.17]Wanna be loved!
[03:31.96]さあ Step and go!
[03:33.03]
[03:33.33]Ready!? Always let it go!
[03:35.22]ご覧 I mean it, let it go!
[03:37.52]Gotta take you higher, Beating my heart
[03:39.95]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41.46]
[03:41.83]Oh, I want you, I need your love
[03:43.25]Ah もう制御できない
[03:45.26]Woo baby! Alright, all night!
[03:49.73]I want you, I need your love
[03:51.60]愛の精度上げて
[03:53.39]Woo baby! Oh baby!
[03:56.08]Just I addicted to her
[03:57.76]
[04:09.00]......The End......
[04:11.13]





[ti:Seasons of Love]
[ar:King & Prince]
[al: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
[by:asuriming]
[00:03.23]“大好きだよ” 温かくて
[00:06.64]“大好きだよ” 切ないこの気持ち
[00:11.41]恋という名の季節は巡る
[00:16.49]いつも足早に
[00:18.21]
[00:20.16]Love is the season of my life
[00:23.67]and is so beautiful
[00:27.16]Love is the season of my life
[00:31.59]
[00:34.25]はじめて会った印象は最悪
[00:37.79]嫌な奴だと勘違いをしてた
[00:41.30]君を知る度 心惹かれてゆく僕がいた
[00:48.28]自分の気持ち 気がついた頃には
[00:51.85]今更だよね 言い訳ばかりして
[00:55.38]そのくせ24時間ずっと
[00:58.57]飽きもせず考えて
[01:00.87]
[01:01.63](もしも) 偶然出会った帰り道
[01:05.03](ちゃんと) 僕が素直になれたなら
[01:08.79](きっと) 結ばれていたはずさ
[01:12.48]なんて夢見てる 恥ずかしいよね?
[01:18.02]
[01:19.08]大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01:22.14]いつからか 君を追いかけていた
[01:27.18]その笑顔見つめるだけで
[01:30.38]Love心満たしてく
[01:33.20]でもどうして どうして どうして
[01:36.21]その手に 触れたくなるのか
[01:40.76]下手くそな恋と正直な心
[01:44.43]どうしたって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だ
[01:48.08]
[01:55.45]君の言葉に気持ちが浮き沈み
[01:58.93]投げた視線の行方を探してる
[02:02.38]前の僕ならこんな自分を
[02:05.58]バカにして笑うだろう
[02:08.07]
[02:08.78](あの日) 弱さ隠した胸の奥
[02:12.05](そっと) 見透かすように微笑むから
[02:15.75](こんなに) 臆病になったんだよ
[02:19.23]勝手にときめいてさ 図々しいよね?
[02:25.48]
[02:26.16]大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02:29.11]呆れるほど 君を想ってる
[02:34.24]このままの関係もきっと
[02:37.32]そう悪くはないかな
[02:40.24]でも今すぐ 今すぐ 今すぐ
[02:43.27]抱きしめて 独り占めしたい
[02:47.77]忙しなく揺れ動く季節を
[02:51.46]恋と人は呼ぶのだろう
[02:55.45]
[02:58.90]春が過ぎて 夏が過ぎて
[03:02.42]花は枯れて 時は巡り
[03:07.60]雪が積もるまでには
[03:11.10]胸に秘めた想いを伝えなくちゃ
[03:18.31]君は何を想うの?
[03:21.74]
[03:23.40]Seasons of Love
[03:25.69]King & Prince
[03:27.51]作詞:MUTEKI DEAD SNAKE
[03:29.37]作曲:MUTEKI DEAD SNAKE・児山啓介
[03:31.41]編曲:生田真心
[03:33.64]
[03:36.76]“大好きだよ” 温かくて
[03:40.16]“大好きだよ” 切ないこの気持ち
[03:44.73]恋という名の季節は巡る
[03:49.99]色鮮やかに
[03:51.53]
[03:52.63]大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好きだよ
[03:55.62]いつからか 君を追いかけていた
[04:00.65]その笑顔見つめるだけで
[04:03.78]Love心満たしてく
[04:06.65]でもどうして どうして どうして
[04:09.79]その手に 触れたくなるのか
[04:14.28]下手くそな恋と正直な心
[04:17.87]どうしたって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だ
[04:21.41]本当に君が好きだから
[04:25.16]
[04:27.09]Love is the season of my life
[04:30.68]and is so beautifu
[04:32.27]春の日差しのような
[04:34.19]Love is the season of my life
[04:36.14]愛に包まれたい
[04:38.44]
[04:50.34]......The End......
[04:52.27]





[ti:雨音]
[ar:King & Prince]
[al:Magic Touch/Beating Hearts]
[by:asuriming]
[00:00.58]雨音
[00:03.86]King & Prince
[00:06.13]作詞:Komei Kobayashi
[00:09.73]作曲:Shusui・Susumu Kawaguchi
[00:12.22]編曲:船山基紀・松下誠
[00:14.19]
[00:15.88]アスファルトに雨の香り
[00:23.31]懐かしい匂いがした
[00:32.57]君は今を生きてるかな?
[00:39.65]僕も大人にならなきゃな
[00:47.48]
[00:48.97]永遠の時間(とき)なんて
[00:53.16]きっとないってことも
[00:58.19]分かっていたけど
[01:03.77]
[01:04.17]今もずっと忘れない
[01:09.64]笑い合ったあの声
[01:15.57]夢見て過ごした日々
[01:21.34]今ひとり 歩く街
[01:26.32]傘を閉じてみたけど
[01:31.85]見上げた空
[01:34.90]鳴り止まない 雨音
[01:42.66]
[01:43.53]傘も差さず はしゃいでいた
[01:50.54]みんな元気でいるのかな?
[01:58.22]
[01:59.85]手を振った踏切
[02:04.07]見慣れた街並みも
[02:09.08]変わっていくけど
[02:14.70]
[02:15.11]今もずっと忘れない
[02:20.70]帰り道の指切り
[02:26.52]無邪気に微笑む君
[02:32.24]いつの日か 雨はやみ
[02:37.31]空は晴れていくけど
[02:42.75]目を閉じれば
[02:45.79]聞こえてる 雨音
[02:53.76]
[03:19.61]雨あがりの虹 輝くように
[03:26.80]歩いて行かなきゃ
[03:31.12]光る未来へと
[03:36.34]
[03:36.64]今もずっと忘れない
[03:42.02]笑い合ったあの声
[03:47.91]夢見て過ごした日々
[03:53.68]今ひとり 歩く街
[03:58.64]思い出を抱きしめて
[04:04.14]あの日のように
[04:07.18]聞こえてる 雨音
[04:11.44]
[04:11.70]La la la...
[04:23.94]聞こえてる 雨音
[04:31.89]
[04:50.36]......The End......
[04:52.94]


sheery's LRC house

King & Prince - I promise(全碟LRC歌词/ 2020-12-16)

[图片]


[ti:I promise]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39]I promise
[00:03.33]King & Prince
[00:06.20]作詞:KOMU・草川瞬
[00:09.37]作曲:GRP・草川瞬
[00:12.36]編曲:生田真心
[00:15.27]
[00:16.18]「セブン-イレブン」2020年クリスマスCMソング
[00:18.08]
[00:19.00]人混みをかき分けて 君を迎えに行くよ
[00:26.52]この逸る気持ちを 抑えきれないまま
[00:32.84]
[00...




[ti:I promise]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39]I promise
[00:03.33]King & Prince
[00:06.20]作詞:KOMU・草川瞬
[00:09.37]作曲:GRP・草川瞬
[00:12.36]編曲:生田真心
[00:15.27]
[00:16.18]「セブン-イレブン」2020年クリスマスCMソング
[00:18.08]
[00:19.00]人混みをかき分けて 君を迎えに行くよ
[00:26.52]この逸る気持ちを 抑えきれないまま
[00:32.84]
[00:34.42]震えてる画面越しの
[00:38.10]肩を抱く事さえ出来なくて
[00:42.03]逢いたい(時が)逢えない(距離が)想いだけを
[00:45.86]二人深く募らせた
[00:49.78]流した涙を強さに変えて
[00:57.64]
[00:58.22]I promise
[00:59.6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1:03.44]ずっと離さないから
[01:06.24]神様でも運命でも邪魔出来ないくらい
[01:13.86]きっと叶えてみせるよ
[01:16.97]世界が嫉妬する恋の結末を
[01:22.85]過去も明日も越えて 探し続けよう
[01:29.91]
[01:30.47]駆け抜けてゆく街が皮肉に色づき出す
[01:38.02]もう二度と離さない君に逢えたのなら
[01:44.46]
[01:45.86]澄みきった冬の風が
[01:49.62]胸に空いた隙間吹き抜けた
[01:53.54]恋も(きっと)愛も(一歩)踏み出さなきゃ
[01:57.38]苦しむ事も無かった
[02:01.30]零した涙を願いに変えて
[02:09.26]
[02:09.73]I promise
[02:11.2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2:15.07]そうさ光り輝く
[02:17.77]太陽にも流星にも真似出来ないくらい
[02:25.25]きっと 届けてみせるよ
[02:28.59]星の無い夜も照らすような愛を
[02:34.20]過去も明日も越えて灯し続けよう
[02:41.64]
[03:04.54]偶然の悪戯(いたずら)が恋に
[03:09.05]雨を降らすとしても
[03:12.90]月の見えない夜空でも
[03:14.78]強い吹雪の中でも
[03:16.99]必ず君を見つけ出すから
[03:21.40]
[03:23.58]I promise
[03:24.76]誰にも破れない約束を交わそう
[03:28.58]ずっと離さないから
[03:31.25]神様でも運命でも邪魔出来ないくらい
[03:38.82]きっと叶えてみせるよ
[03:42.08]未来が微笑む恋の物語
[03:47.78]君と二人そっと寄り添いながら
[03:55.68]永遠にずっとずっと笑顔のままで
[04:02.93]
[04:23.27]I promise
[04:24.28]
[04:27.30]......The End......
[04:30.21]




[ti:Winter Love Story]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49]Winter Love Story
[00:03.26]King & Prince
[00:06.39]作詞:AKIRA
[00:09.28]作曲:AKIRA・久保田真悟(Jazzin'park)
[00:12.34]編曲:久保田真悟(Jazzin'park)
[00:15.29]
[00:18.14]「セブン-イレブン」2019年クリスマスCMソング
[00:21.78]
[00:22.95]粉雪が舞う夜に
[00:26.46]君に捧げる Love story
[00:31.16]Close your eyes!
[00:32.53]I'm right here just for you
[00:37.62]手と手つないだら Holy night
[00:40.90]主人公になれる
[00:45.38]特別な想いを綴る Winter story
[00:58.67]Winter story
[01:03.90]
[01:06.69]ならんで座って
[01:10.23]近すぎるって 笑いあったら
[01:15.83]Now, let the show begin!
[01:17.64]誰もかれも寄り添う街
[01:24.57]君とだったら温かいから
[01:30.23]My heart
[01:31.73]
[01:32.16]今年も流れ始めたMelody
[01:36.18]君と僕だけのHarmony
[01:39.80]Looking at me Looking at you
[01:42.45]魔法にとけていく Woo
[01:47.45]
[01:47.81]粉雪が舞う夜に
[01:51.29]君に捧げる Love story
[01:55.95]Close your eyes!
[01:57.23]I'm right here just for you
[02:02.36]手と手つないだら Holy night
[02:05.72]主人公になれる
[02:09.97]特別な想いを綴る Winter story
[02:23.41]Winter story
[02:28.52]
[02:31.94]「プレゼントはいらないから」
[02:38.74]なんて言うけど やっぱ嬉しい
[02:44.18]Your heart
[02:45.74]
[02:46.11]一年一度一番一緒に
[02:50.07]居たいのは君さ なんて
[02:53.67]Looking at me Looking at you
[02:56.42]照れるけれど It's true Woo
[03:01.34]
[03:01.80]待ちに待ったこの日に
[03:05.27]君と奏でる Love story
[03:09.91]Kiss again!
[03:11.19]I'm right here just for you
[03:16.21]星も静かな Silent night
[03:19.67]聖なる鐘は鳴る
[03:23.91]僕らのページは続く Winter story
[03:31.93]
[03:32.24]不思議だね 全てが真っ白に染まってく
[03:38.51]どこまでも行こう いつまででも
[03:44.11]降り積もれ My love
[03:46.20]Merry Christmas
[03:47.98]
[04:00.89]Merry Christmas
[04:02.51]
[04:05.16]The snow is fluttering in silent night
[04:08.41]I'll dedicate to you a love story
[04:13.08]Close your eyes!
[04:14.30]I'm right here just for you
[04:19.36]手と手つないだら Holy night
[04:22.81]主人公になれる
[04:26.90]特別な想いを綴る Winter story
[04:34.75]僕らのページは続く
[04:40.56]Winter story
[04:45.96]
[05:04.52]......The End......
[05:08.42]




[ti:Glad to see you]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87]いま奇跡のように
[00:03.43]この 手のひらに舞い落ちてくる 雪のように
[00:10.41]広い世界で 君と出逢えた奇跡
[00:17.30]I'm so glad to see you
[00:22.16]I'm smiling for you
[00:27.32]
[00:29.29]Glad to see you
[00:30.31]King & Prince
[00:32.39]作詞:河田総一郎
[00:33.58]作曲:河田総一郎・佐々木望
[00:34.42]編曲:川端正美・佐藤泰将
[00:35.87]
[00:36.38]街を行き交う恋人たち
[00:38.25]よけるように歩いてたみち
[00:40.30]“わたしなんてきっとダメね
[00:42.46]あんなに素直に笑えないし”
[00:44.46]でもね あの日 僕ら出逢い
[00:46.53]去年までと違うみたい
[00:48.63]“嫌いだった自分の事
[00:50.84]ほんの少し好きになれたよ”
[00:52.89]
[00:53.15]君と歩くはじめての冬の街
[01:00.24]こんなにも温かい気持ちに
[01:05.03]なれるなんて知らなかった
[01:10.07]
[01:10.58]いま奇跡のように
[01:12.93]この 手のひらに舞い落ちてくる 雪のように
[01:19.76]広い世界で 君と出逢えた喜び Yeah!
[01:27.24]I'm glad to see you
[01:29.75]いま君のマフラーのうえ
[01:33.94]少しの間 溶けずにいた雪のように
[01:40.81]はかない願いでも…
[01:43.47]I'm so glad to see you
[01:48.27]I'm smiling for you
[01:53.89]
[02:02.66]昔々 おとぎ話
[02:04.46]信じていた頃の話
[02:06.55]懐かしそうに話す横顔
[02:08.69]“僕の知らない君” 切なくなる
[02:10.72]
[02:10.97]でもこの先 何年 何十年と
[02:18.19]僕しか知らない いろんな君と
[02:23.45]出逢って もっと君を好きになる
[02:28.02]
[02:28.20]いま奇跡のように
[02:30.76]この 手のひらできらめいて溶ける 雪のように
[02:37.62]心は透明で 掴めないから もどかしいけど
[02:45.01]いま君が好きと話してる あの映画のように
[02:51.79]これから先は どんな想い出にも
[02:57.14]君が記録(うつ)っていくんだね
[03:01.37]神様がくれたGift
[03:05.43]
[03:22.52]リボンを解くような
[03:27.16]ドキドキだけじゃなくて
[03:30.92]強く結んだ この手と手の優しさを
[03:37.60]分け合おう
[03:39.46]
[03:39.71]いま君が夢に見てる将来(みらい)の
[03:44.46]その隣で僕が君を守る…
[03:51.03]「誓うよ」
[03:51.57]
[03:52.60]いま奇跡のように
[03:54.93]この 手のひらに舞い落ちてくる 雪のように
[04:01.79]広い世界で 君と恋する喜び Yeah!
[04:09.20]I'm glad to see you
[04:11.80]いま街中に流れてる
[04:15.76]どんなラブソングより
[04:18.61]僕の心に 降り積もってく 君の笑顔
[04:25.82]I'm so glad to see you
[04:30.26]I'm smiling for you
[04:36.24]
[05:01.66]......The End......
[05:04.83]




[ti:Little Christmas]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39]Little Christmas
[00:04.32]King & Prince
[00:08.43]作詞:森大輔
[00:12.16]作曲:森大輔
[00:16.45]編曲:森大輔
[00:20.21]
[00:21.67]早めに着いた いつもの待ち合わせ場所
[00:31.51]高鳴る気持ち 浮かれてるわけじゃないけど なぜだか
[00:41.20]
[00:41.42]人波の先 目を凝らして探してる I'm just searching for you
[00:51.31]最初の言葉 心に繰り返しながら それでも
[01:00.79]
[01:01.06]ひと目で すべてがかき消される
[01:05.24]僕はきっと 笑顔で抱きしめるだけ
[01:12.75]
[01:13.05]この広い世界で ささやく小さな Merry Christmas
[01:22.53]ふたりだけの歌が 響きわたるよ Singing in my arms
[01:32.49]永遠の未来を あなたに誓うよ Merry Christmas to You
[01:45.13]このままずっと
[01:52.18]
[01:58.13]今日という日が 特別なそのわけは It's so special to me
[02:08.05]誰よりそばで 笑っていてくれるから あなたが
[02:17.69]
[02:17.88]いつもは 素直に言えないけど
[02:21.89]この想いを 言葉にして伝えよう
[02:29.01]
[02:29.68]ありったけの愛を あなたに贈るよ Merry Christmas
[02:39.17]つないだ指先で 明日を描こう Love is in our hands
[02:49.01]季節がめぐるたび 何度も誓うよ Merry Christmas to You
[03:01.63]このままずっと
[03:07.09]
[03:08.63]白い息が消えてく前に
[03:14.54]この一瞬を ふたりだけの心に刻もう
[03:23.82]Oh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03:28.38]街の音が遠ざかるころ
[03:35.24]静かに舞い降りた雪に そっと込めた願いよ 届け
[03:49.32]
[03:51.34]この広い世界で ささやく小さな Merry Christmas
[04:00.88]ふたりだけの歌が 響きわたるよ Singing in my arms
[04:10.74]永遠の未来を あなたに誓うよ Merry Christmas to You
[04:23.06]このままずっと
[04:27.39]Little Christmas
[04:31.40]
[04:36.93]We will always be together...
[04:41.15]
[04:52.58]......The End......
[04:55.88]



[ti:Happy Holy Night]
[ar:King & Prince]
[al:I promise]
[by:asuriming]
[00:00.37]Happy Holy Night
[00:04.19]King & Prince
[00:08.51]作詞:小久保祐希
[00:12.39]作曲:桑田智史
[00:16.30]編曲:CHOKKAKU・岩田雅之
[00:18.87]
[00:19.09]Very Merry 最上級のParty
[00:22.32]始めようぜ
[00:24.13]We say! Happy Xmas!
[00:26.80]聖なる夜(よ)に幸せ
[00:30.10]降り注げ
[00:32.10]Let's get Happy Holy Night!
[00:35.53]
[00:37.05]ドタバタの1年も
[00:40.98]あっちゅーまにもう1週間
[00:44.93]やりたいこと詰め込んで
[00:48.79]今夜、取り戻そう
[00:51.58]
[00:52.71]街路樹達もMake up
[00:56.82]街中がGlitter
[01:00.66]きらめきの方へとおいで!
[01:04.26]君も 君も Come on now
[01:09.81]ドキドキ! Yeah!
[01:11.31]
[01:11.86]Very Merry 最上級のParty
[01:15.05]ハジけようぜ
[01:17.03]We say! Happy Xmas!
[01:19.69]世界中が輪になって
[01:23.02]踊るOne day
[01:25.03]Let's get Happy Holy Night!
[01:28.47]
[01:30.06]クリスマスを目前に
[01:33.89]彼女にフラれたって!?
[01:37.76]大丈夫My friend 過去なんて
[01:41.70]今夜、塗り替えよう
[01:44.84]
[01:45.79]Ding-Dong 鳴り響くBell
[01:49.73]鼓動をジャックして
[01:53.64]サブスクのプレイリストでアゲて!
[01:57.19]君も 君も Shall we dance
[02:02.59]ブギウギ! Yeah!
[02:04.32]
[02:04.82]Very Merry 最上級のParty
[02:08.07]終わらないぜ
[02:10.11]We say! Happy Xmas!
[02:12.66]時計の針が明日(あす)へ
[02:16.01]回ったって
[02:18.04]No no! Keep on groovin' dance!
[02:21.46]
[02:32.06]Yeah! Yeah! Yeah!
[02:35.35]Let's sing a song with us
[02:37.11]La la la... La la la...
[02:41.35]地球の裏 届くまで
[02:45.06]La la la... La la la...
[02:49.13]It's a Very Merry Happy Holy Night
[02:53.15]
[02:53.39]来年の今日も (きっと)
[02:56.83]特別な瞬間 溢れて
[03:01.23]気付けば ほら
[03:04.27]君も 君も Biggest smile
[03:09.87]ドキドキ! Yeah!
[03:11.32]
[03:11.78]Very Merry 最上級のParty
[03:14.99]ハジけようぜ
[03:17.02]We say! Happy Xmas!
[03:19.65]世界中が輪になって
[03:23.00]踊るOne day
[03:25.04]Let's get Happy Xmas!
[03:27.49]
[03:27.75]Very Merry 最上級のParty
[03:30.98]始めようぜ
[03:33.00]We say! Happy Xmas!
[03:35.66]聖なる夜(よ)に幸せ
[03:38.97]降り注げ
[03:41.03]Let's get Happy Holy Night!
[03:44.47]
[04:08.65]......The End......
[04:11.72]



キャラメルソング

King & Prince FC会报 Vol.05 2019.04

JOHNNY’s King & Prince IsLAND


平野紫耀

·形成了对今后发展也将有所帮助的“King & Prince的使用说明”


想让来看舞台的观众们回到家以后也还能觉得“真是尽兴呀~”,

想做出这种能让大家雀跃不已的、有着强大冲击力的演出(show),

我每天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站在舞台上的噢。

另外,因为公演周期较长,在每一场演出都拿出100%的力量的同时,

也有在注意体力的保存,以便能够充满活力地完成所有公演。

比如说在正式表演之前大声喧闹着让情绪高涨起来虽然也不错,

但这次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睡觉,...

JOHNNY’s King & Prince IsLAND

 

平野紫耀

·形成了对今后发展也将有所帮助的“King & Prince的使用说明”

 

想让来看舞台的观众们回到家以后也还能觉得“真是尽兴呀~”,

想做出这种能让大家雀跃不已的、有着强大冲击力的演出(show),

我每天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站在舞台上的噢。

另外,因为公演周期较长,在每一场演出都拿出100%的力量的同时,

也有在注意体力的保存,以便能够充满活力地完成所有公演。

比如说在正式表演之前大声喧闹着让情绪高涨起来虽然也不错,

但这次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睡觉,专注于消除身体的疲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进入了“无”的境界呢(笑)。

 

演出里最紧张的部分是挥棒表演!

因为一旦把表演用的棒子掉到地上,大家立即就能明白“这是失误了啊”,

所以每次压力都可大了……

相应的,成功的时候带来的成就感也是最大的。

 

通过这次长达2个月的公演,我总觉得

像是摸索出了“King & Prince的使用说明”。

比如说,“平野很容易厌倦做一成不变的事情,

正式表演之前图吉利的事(*げん担ぎ)就别做了吧。”

“岸君从不说泄气话。”之类的(笑)

像这样,我们各自的做法和个人色彩

渐渐显现出来,让我很高兴呢。

在今后的活动当中,这一使用说明也会有所帮助的吧。

 

MINI EPISODE

舞台的第一幕结束以后,在回休息室的电梯上,我会唆使Jr.的久保廉君说一些玩笑话。“岸、你的某一幕还差得远啊。”(*让久保)指出岸君的不足,然后岸君整个人就蔫了之类的(笑)。

 

 

 

永濑廉

·以平常心去面对所感受到的责任的重量,这是我自己的处理方式

 

切实地感受到作为舞台演出的座长这一责任的重大,

每次都会有恰如其分的紧张感呢。

不过,相比起“鼓足干劲加油吧!”这种类型,

我则更多地是“以放松的姿态去面对”呢。

要是因为过于紧张,反而不能按照之前排练的那样进行表演的话,

我会讨厌那样的自己,也觉得很对不起观众们。

实际上,在正式表演的时候我基本不怎么紧张。也没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吧。

非要说的话,也就是做飞行表演(*flying)的时候

偶尔会有那么几天,安全带把身子勒得紧紧的(笑)。

明明每次都是相同的穿戴方式,真是不可思议啊。

在后台经常会和Jr.们聊天呢。

大家一起谈笑,我的紧张情绪也因此缓和下来。

 

顺带一提,我在公演期间迎来了20岁的生日,

成员们自不用说,SixTONES的各位也一起为我庆祝了生日,

我超级高兴的,也从中汲取了能量。

正因为有大家的支持我才能坚持下来这72场公演,

我切身地感受到这一点。

能够平安无事地完成长达2个月的公演,

我认为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们整个组合的持久力,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希望今后也能以坚强的毅力去挑战各种各样的事情。

 

MINI EPISODE

在公演的间隙会时不时去Travis Japan的休息室玩。大家就一些和演出无关的无聊事情聊得火热,心情也随之焕然一新了噢。大家一起玩各种游戏玩得很嗨,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高桥海人

·从制作层面就参与设计的solo环节,让我拥有了自信

 

我经常会注意的一点是,能够明确切换工作状态(*on)和私下状态(*off)之间的开关。

虽然对我们来说是72回演出(*中的一场),但对观众来说那一天的演出是一生仅有一次的回忆。

正因如此,每一次演出我都想全力以赴,所以在休息时间就专注于让身体得到充分的放松。

多亏这样,到正式表演的时候我才能迅速地切换为工作状态,拿出100%的力量。

原来我也意外地有这么自律的一面啊,就像是发现了新的自己一样!

本来觉得我是那种更加随便的类型呢(笑)。

 

在演出中印象最深的果然还是自己独舞的场景。

能让我参与到编舞、选曲等过程中来,真的非常有趣,也让我充满了干劲。

说实话,迄今为止在心里的某处,一直都有“自己站在最前面跳舞真的可以吗”这样的想法。

但那场独舞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

终于也让我能够拥有自信,明白了今后自己的长处所在噢。

 

另外,每完成一场公演,

都能切实地感受到我们成员之间的羁绊加深了。

因为不互相支持的话是无法完成演出的。

今后还有出演舞台的机会的话,

在那时希望能6个人一起站在舞台上,看着台下的动人景色。

 

MINI EPISODE

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给全员送了羽绒服当礼物噢。因为穿起来真的超级舒服,我们在休息室里也一直穿着它悠闲自在地消磨时光。在后台也一直穿着一样的衣服,再次觉得说“我们关系真好呀~”🎶

 

 

 

岸优太

·下次想要6个人一起感受这份幸福感、成就感

 

“每次都要带给大家新鲜感”,我一直牢记着这一点噢。

比如说就算是同一天有日场和晚场两场演出,也不会去重复做同样的事情,

而是怀着“会让大家看到比之前更棒的表演!”的心情走上舞台进行表演。

 

每一个场景都是回忆所在,但就我个人而言,对书法表演的印象最为深刻。

那个环节的表演是要写下“花鸟风月”这几个字,但就算是自己写的过程中觉得还不错,

看到成品也常会觉得还完全不行,每次都痛切地感受到了书法的难度呢。

不过观众们都能享受其中,我很开心……(*大家觉得)究竟如何呢?(笑)

公演开始之前多少会想“如果从中途开始就精疲力竭了怎么办”之类的,

公演开始之后倒是意外地还行。

在休息室和后台大家一起说些傻话大笑起来,

也让我的压力和疲劳消散了不少,也挺好的嘛。

 

作为舞台公演的座长而承受的巨大压力,

与此相应的,平安迎来最终公演的时候也真的非常幸福。

这份成就感,希望下次可以6个人一同感受。

要说公演过程中的其他轶事……

紫耀和神宫寺超受小Jr.(*ちびっコJr.)欢迎,

身边总是簇拥着很多小Jr.,

我就完全没被他们崇拜……

我也想变得受欢迎—!(笑)

 

MINI EPISODE

我们会去Travis Japan的休息室玩,在那里大家一起比试各自的一发技(*一発芸大会),气氛非常活跃。不可思议的是,每天都会出现一个聚焦全场笑点的“神”一样的人噢(笑)。大家一边大笑一边说着“今天完全是那谁的主场了呢”(*今日は〇〇のメイン会だね),真的超级好玩!

 

 

 

神宫寺勇太

·圆满完成了担任座长的舞台公演,“成就感”变为了“自信”

 

现在的心情是想要好好犒劳平安无事完成了72场公演的自己。

为了不让自己受伤或是生病,

我在公演期间可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在饮食方面也非常注意,一点生冷的食物都没沾了。

毕竟万一因为这个闹肚子可就糟糕了。

所以我现在超级想吃寿司之类的(笑)。

公演开始以来,也留意着开始好好地吃早餐了。

因为在正式表演中(*吃没吃早餐的)身体的动作会完全不同呢。

 

在公演中印象深刻的是打鼓(*Snaredrum)的环节。

每天都在与“万一失败了要怎么办”的紧张感战斗,

但公演日程过半以后,几乎都能做到零失误了,

也算是有所成长了吧。

公演期间,就算是回到家里也总是会挂念着舞台的事情,

晚上睡觉总是半夜醒来好几次,想些有的没的。

不过这也算是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舞台中的证明吧。

 

顺带一提,我一次也没有睡过头噢!(笑)

这么一说的话,其他成员也没有因为睡过头而迟到呢。

本来以为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会搞砸的(笑),但大家都很认真呢。

希望通过这两个月竭尽全力的座长公演,这份“成就感”能够转化为“自信”,

对今后的活动也有所帮助!

 

MINI EPISODE

有一次在正式表演前5分钟,我把水打翻在了舞台服装的裤子上。想着“这样登场的话超级羞耻……”真的特别着急(笑)。后来我用吹风机吹干,总算是赶上了开场。应该没有被观众们发现吧……(笑)

 

 

3rd Single 君を待ってる

Message from King & Prince

 

From Sho

这次是一首声援曲(*応援歌),是一首我们自身一边细细品味一边歌唱的曲子。我很喜欢“如今你是否成为了10年前你想成为的自己?……”这一段。这也像是我会对自己说的话一样,所以能够投入感情地去唱。希望这首歌能成为一个契机,让听到这首歌的大家也问问自己,“如今的我成为了10年前我想要成为的自己吗?”

 

From Ren

新歌的亮点……在于能和自己相重合的歌词吧。如果感到寂寞的话,把自己代入主歌(*Aメロ)的歌词,听到副歌的时候就会生出一种被人从身后支持着、能够向前迈步的心情。MV是在天气晴朗暖和的日子拍摄的,在拍摄的间隙大家一起玩游戏,开心地度过了长时间的摄影呢。拍出来的效果应当很不错,敬请期待!

 

From Kaito

最开始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感受到了每个词语所抱有的“重量”。在歌词中蕴含的充满着力量的讯息,一定也会给予听众们支持吧。和此前单曲的那种闪耀感有所不同,这是King & Prince第一首声援曲。希望能让大家感受到正因我们属于年轻一代才能传达的讯息。我非常期待这首歌之后会给哪些听众带去共鸣!

 

From Yuta.K

在日常生活中烦恼、受挫,迷失了梦想,不知道要怎么办……我觉得这是一首静静贴近这种大家一定都曾有过的感受的歌曲。对怀抱着这种心情的听众来说,希望这首歌能够带给大家迈开新的一步的勇气!对我们来说,也是一首在背后支持着向前迈进的我们的声援曲。希望这首歌能让更多的人听到。

 

From Yuta.J

我觉得这是一首老少皆宜、很有我们风格的声援曲。尤其是歌词中那些仿佛在问过去的自己的乐句,应该也会引起不少听众的共鸣吧。这也是我印象最深刻、最喜欢的歌词,回忆着过往的种种画面,会情不自禁地鼻头一酸。拍摄MV的时候真的非常暖和。托好天气的福,以最佳的状况进行了拍摄呢!

 


キャラメルソング

King & Prince FC会报 Vol.04 2018.12

How was this year?


平野:刚刚决定出道的时候,成员当中会说出“想这样做”的意见的人几乎只有我一个。但随着组合活动的开展,大家都找到了各自想要做的事情,全员都能够有自己的主张了。比如在确定歌曲的时候,会一直讨论到大家都同意为止呢。说是全员的专业精神觉醒的一年也不为过。


永濑:通过电视节目和演唱会,懂得了成员之间互相扶持的重要性,是这样的一年呢。比如谁说话以后,其他的成员会马上注意到“在这里这样补充(*follow)会比较好”并作出补充。我渐渐明白,像这样互相支撑着前进正是我们的风格啊。


高桥:说实话,刚出道...

How was this year?


平野:刚刚决定出道的时候,成员当中会说出“想这样做”的意见的人几乎只有我一个。但随着组合活动的开展,大家都找到了各自想要做的事情,全员都能够有自己的主张了。比如在确定歌曲的时候,会一直讨论到大家都同意为止呢。说是全员的专业精神觉醒的一年也不为过。

 

永濑:通过电视节目和演唱会,懂得了成员之间互相扶持的重要性,是这样的一年呢。比如谁说话以后,其他的成员会马上注意到“在这里这样补充(*follow)会比较好”并作出补充。我渐渐明白,像这样互相支撑着前进正是我们的风格啊。

 

高桥:说实话,刚出道那段时间实在是每天都很慌乱,什么都搞不明白,一直像是在被什么追赶着一般。但现在已经只会觉得“去享受所有的工作吧!”了噢。我觉得让我能够转换心态的最大原因是成员之间的关系很好。单是大家一起傻笑我就能打起精神来呢。能够和这些成员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岸:有幸作为King & Prince出道的2018年,真的是令人激动的一年啊。在积累各种经验的过程中,开始会有“下次想试试这方面的事情”的想法,在褒义的层面上“欲望”也不断增加了。就我个人而言还是留有一些想在电视节目上表现得更好的遗憾(笑),包括这一点在内,是每一天都能有所收获的一年!

 

神宫寺:作为King & Prince首次举办的演唱会果然还是意义重大呢。当然在准备的过程中也有过不安和内心的挣扎,但只要六个人一起欢笑嬉闹,负面的情绪就全都消散了。再次感受到我们团真的关系很好。这种at home的感觉应该也好好地让大家感受到了吧。

 

岩桥:今年是踏入出道这一重大阶段的一年。通过各类活动和演唱会等,和各位tiara度过了许多幸福的时光,很开心也很充实。在个人活动方面,能多次参与到和我最喜欢的棒球相关的工作中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己的球速超过120km的时候真的太开心了,开心到跳了起来(笑)。

 


Private News, 2018!

 

平野:

  • 比起以前饭量变小了

以前经常是胡吃海喝,今年开始只要适当的量就能满足了。大概是胃也稍微变成大人模样了?(笑)

  • 笨蛋之处暴露在世人面前了?

随着上电视的机会增多,终于瞒不住了呢(笑)。不过我的发言能让大家露出笑容,我很高兴(笑)。

  • 通过电视剧的拍摄交到了朋友

通过电视剧「花过天晴」的共演而变得关系很好的各位演员,这之后也将是我一生的朋友。感谢相遇!

 

永濑:

  • 变得不那么挑剔了

寿司的材料全都可以接受了噢。海胆和鱼籽之类等等味道比较特别的也都全部OK!之前(*之所以讨厌)好像只是单纯还没尝过就抱有先入为主的偏见了。

  • 对电脑变得熟悉了

在大学用电脑写报告的时候,自然而然对电脑的熟悉程度就增加了。现在敲字都是盲打的噢。

  • 开始存500元硬币了

开始的契机是之前钱包里大概有15枚500元硬币,太重了就把它们放到了存钱罐里,意外地很有意思。我这人很踏实吧?(笑)

 

海人:

  • 和紫耀一起爆买粗点心

之前和紫耀去购物的时候碰巧去了一间粗点心店,买了各种各样的粗点心很开心呢!还想再去呢。

  • 和廉一起去吃烤肉

今年在工作结束后经常和廉一起去吃烤肉。两个人都是一边不停地烤肉一边不停地聊天,是这样的free style(笑)。

  • 沉迷于用蒸笼蒸食物

之前有次试了用蒸笼蒸蔬菜特别好吃,那之后就完全沉迷其中了。蘸橙子醋吃最美味了♪

 

岸:

  • 染回了黑发

“明明都23岁了,金发要留到什么时候啊”这样想着就染回了黑发。也有很多饭称赞我的发色所以很高兴!

  • 和家人的关系变好了

和从前相比和家人对话的次数增多了。他们非常支持我的工作,让我很开心。虽然稍微会有点害羞(笑)。

  • 收到了许多生日祝福

以(佐藤)胜利作为惊喜请我吃寿司为首,许多人都为我庆祝了生日,真是超级感动呢。

 

神宫寺:

  • 是依赖于咖啡的一年

为了驱赶困意净在喝黑咖啡啊~顺带一提,我对味道没有什么讲究。只要是苦的就行(笑)。

  • 夏天没能去成海边

明明是平成最后的夏天,却没能去海边玩。……总去想的话会变得难过起来,有想过索性变得讨厌夏天就好了(笑)。

  • 体会到了演戏的乐趣

有幸在「不喜欢社团活动不行吗?」中担任主演,开始体会到了演戏的乐趣。今后也想继续挑战呢。

 

岩桥:

  • 增加了新的家人

就在最近开始养金毛巡回犬了。超级可爱的!我会将它视为家人,负起养育的责任的。

  • 染了粉色头发

一直都想染成这种颜色!不仅是我自己很喜欢,各位Tiara似乎对此也都是好评,好开心(心形)

  • 买了手表(*时钟?)

有一直很想要的手表,决定“好的买它!”的3天后买下了(笑)。打算好好珍惜它一辈子!

 

Cross Talk about 2018

廉:来列举King & Prince今年的三大新闻吧。

勇太:第一条当然是出道对吧。

紫耀:发表是在1月,到正式出道那天之间有几个月,那期间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吗?

优太:当然,记得很清楚噢!

玄树:很高兴的是从各种各样的人那里收到了祝福。等不及到出道那天了呢。

海人:我那段时间当然也很期待,但其实还没什么现实感。“真的要出道了吗?”感觉理性的某一部分在这样客观地看着。

廉:我和神那时候因为在拍摄电影「我家执事如是说」,精力都集中在那边了。

勇太:可能确实是这样。当时很拼命了呢。

紫耀:我懂那种心情。我也是集中于电视剧「花过天晴」的拍摄,直到出道日当天在片场工作人员为我送上惊喜祝福的时候,才涌上了现实感吧。

优太:出道以后也是一样没什么实感不是吗?令人感激的是「Cinderella Girl」留下了非常高的销售记录,总感觉不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海人:对啊对啊!会觉得说“King & Prince这个组合,好厉害啊”之类的。

紫耀:哦?你得瑟起来了?(*天狗になってるのか)

海人:才不是啦(笑)。是心理上还没适应这一切。

优太:举办了出道见面会,直接从饭那里收到了祝福也很开心呢。

玄树:觉得“拥有了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的family”。和饭的各位之间的关系也比以往更深了一步。

优太:玄树君将饭命名为“Tiara”也是在出道见面会的时候对吧。

玄树:是的。被问到“饭的爱称叫什么比较好?”的时候,看着King & Prince的logo突然就就想到了这个。在King和Prince之间的,不就是Tiara嘛。

勇太:好厉害啊。其他成员也都各自想过,但都没想出什么像样的呢(笑)。

紫耀:“国民”之类的对吧(笑)。

海人:“民”我也意外地很喜欢(笑)。

廉:哈哈哈,“民”反过来倒是很可爱呢。不过还是“Tiara”最好了。

优太:顺便一提,我是那时才第一次知道“Tiara”这个词呢(笑)。

紫耀:这也太傻了…。不过通过见面会,再次充满了对饭们的感谢之情,想着“希望大家今后也要多加关照噢”。

勇太:正因为有各位饭的力量在,我们才能够闪闪发光呢!第二条新闻是什么呢?

廉:果然还是巡回演唱会吧。现在再回头看看,感觉怎么样?

海人:好开心~。也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事件呢。紫耀有一次忘了歌词然后一直“嗯嗯嗯~♪”地用鼻子哼歌对吧?

紫耀:对的。突然大脑一片空白,在自己的部分一直唱着咒语呢(笑)。嘛,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在感受音乐本身吧…。

勇太:不要说得这么好听啊!(笑)

紫耀:是在表现在当时感受到的feeling…。

勇太:(无视)海人也是,犯了大家几乎注意不到的错。唱错了一个字之类的。

海人:我觉得应该没有被大家发现。

优太:我反而是出错了就会说“对不起!”道歉(笑)。嘛这也是现场才有的乐趣嘛!

勇太:漂亮地总结收场了呢(笑)。

玄树:下次的巡演还想去更多地方演出呢。

紫耀:我也这样想的!可以的话想举办47个都道府县的巡演呢!

玄树:就算在小会场也没关系,能和全国的Tiara们见面就很高兴(音符)

海人:哪天想实现这个梦想呢。

廉:第三条新闻是什么呢?

勇太:好几本让我们担当封面的杂志都重版印刷了?

所有人:喔~这个不错!

紫耀:不是很厉害吗?因为那意味着有许多人专程去书店买我们的杂志噢?

优太:这都是多亏了各位饭的力量。厉害的不是我们而是大家。

海人:真的只有感谢呢。

优太:被大家的爱意所支撑的我们现在真的就是现充!(笑)顺便,回顾今年这一整年,有什么希望成员反省的地方吗?我对你们倒是都有话要说!

廉:噢,那你说来听听。

玄树:作为队长来指出我们的不足吧。

优太:首先是神宫寺~。在我MC冷场的时候像(棒球的)游击手一样接住了我的话头…。

紫耀:你这不是在感谢嘛(笑)。

优太:啊原来是反省啊。搞错了。

海人:好了,这个企划到此为止~。

紫耀:击球出界!

廉:优太你才是最应该反省的(笑)。

海人:而且还说了“像游击手一样”这种比较巧妙的话。

玄树:今年的反省大奖就是岸君了!

廉:刚刚的发言完全暴露了呢。

优太:…没办法,那就这样吧(笑)。

紫耀:不如我们每年都在会报上决出反省大奖吧。明年会是谁呢(笑)。

 

2019年也6个人一起,比今年参加更多的活动

廉:饭们听到玄树要暂时休养的消息应该会很担心…

海人:关于这点,大家想直接从玄树君这里听到message吧。

玄树:我自己并没有把这个当作是负面的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也希望大家不要想得过于沉重了。

廉:是呀。不要朝坏的方向想。

优太:成员之间有好好地进行了沟通,大家都没有担心呢。

紫耀:岸君可是说了,玄树回来之前都不剃胡子呢!

优太:诶,我这样说过吗!?(笑)

海人:(*胡子)可是长得很快的哦?

玄树:没事的,我会在岸君长满胡子之前回来的(笑)。

优太:…那就拜托你了!(笑)

海人:包括玄树君在内,明年也想6个人一起,比今年参加更多的活动呢。

紫耀:首先是一定要举办巡演!

玄树:巡演想要一年两次。

廉:不错呢!在夏天和冬天各举办一次就最好了。

紫耀:想唱冬天的歌曲对吧。还没给大家展示过冬天的我们呢!

勇太:倒也没有那么大不同吧(笑)。

紫耀:不知道呢,冬天的话King & Prince说不定会变成“winpri”哟?

优太:击球出界——!(笑)

海人:还有就是想出专辑呢!

勇太:这个真的一定要出!!

廉:随着曲目的增加,演唱会的时候也能更加炒热气氛呢。

紫耀:还有我自己很憧憬的是,想和海外的artist合作看看呢。

玄树:喔,不错呢。感觉会很棒♪

勇太:想不断去挑战别人都没有做过的事呢。

海人:最重要的是6个人一起开开心心和和气气的,对吧。这个是最重要的!

优太:好球——!(笑)

 

Message to…

 

From Genki Iwahashi

For Tiara

这次让大家担惊受怕了非常抱歉。新闻里播放的有关我的消息渐渐偏离了原意,我自己也很吃惊,大家肯定也感到很是不安吧。不过读到这则消息的各位,请不要再担心了。不要再因为我的事情而让谁流泪哭泣或是失落不安了!不如说能够向大家公开我的病情,我心里也变得轻松许多,这次的休养也是我为了自己能够一生作为idol、作为King & Prince走下去,而去获得所必需的强大的一次重要的“机会”。借此机会成为全新的自己,2019年以后我一定会更加更加努力的,请大家多多期待!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For Member

让成员们担心了也添了很多麻烦,但谢谢大家能够接受我的决定。对我来说,现在是人生的转折点。在此暂且进行一次彻底的休整把病治好,能够变成改变自己的契机,而自身的改变也能让我作为idol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吧…也就是说现在,所有的情况并不是后退,而是在向前进。至今为止我之所以能够拥有正面对抗病魔的勇气,正是因为有我从心底信任着的、让我觉得“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是一生的伙伴”的成员们在。今天也是,一边开着座谈会一边看着大家就能够放下心来,能够确信无论发生什么我的归处都将是这里,也只能是这里。我会变得更加强大然后归队的!

 

From Sho Hirano

For Genki 

玄树真的最喜欢逗笑大家了呢。把岸君在做奇怪姿势的照片发给大家之类的…。多亏这些常让气氛变得和缓,玄树的那份明朗对King & Prince来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无论发生什么,我们这6个人才是King & Prince。好好地根治病情,安心地回到我们这里来!然后像往常一样,多多向饭的各位送去玄树最擅长的心动台词吧。

For Tiara

大家应该也很担心玄树,但他和我们约定好了“一定会回来的”,所以请大家安心地等待吧。King & Prince自出道以后和饭的各位一同领略了各种各样的风景,今后我们也还想和大家一起去看更多的风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在背后支持我们6个人。

 

From Ren Nagase

For Genki 

从玄树那里听到你的打算时,看着你的神情,我明白了你这是“为了组合抱着极高的觉悟做了决断”。现在玄树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地治病,就只有这个!!我们6个人才是King & Prince,所以不用着急,趁此机会让内心变得强大起来然后回来。包括变得更为坚强的玄树在内,我们6人带着笑容站在饭的面前的样子,我已经能够想象到了呢!

For Tiara

首先感谢等待着玄树回来的各位饭们的温柔。大家应该也会非常不安,但希望大家能够相信玄树所说的“好好治病,一定会回来的”,不要太过担心地等待他的回来。玄树归队以后,我们6人会比以前更加充满朝气地为大家带去欢乐的演出,我们约好了噢!

 

From Kaito Takahashi

For Genki 

在我苦恼的时候,玄树君你一直都用积极的话语鼓励我。你的那些话给了我多少力量啊…。现在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了让玄树君回来的时候能觉得“在这个团里真好”,而让King & Prince这个组合不断地成长。对我来说,King & Prince就像是六人兄弟一样。就算现在你暂时离开,兄弟之间的纽带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不要担心!

For Tiara

对最喜欢玄树君的各位饭来说,会对现在的情况感到非常不安吧。正因如此我们希望能尽量由本人来和大家沟通并传递信息,就算只是略微也好,希望这样能够让大家安心一些。我们6人之间的团队合作是无敌的,这之后的活动会证明这一点的!

 

From Yuta Kishi

For Genki 

最开始从玄树那里知道你的打算时,“接下来正是关键的时期,为什么?”说实话我也有过这种不甘心的想法。但在我们商量的过程中,我也确认了你“一定会回来”的强大意志,因此我也决定要相信你的承诺,并全力地支持你。在治疗的过程中或许也会有焦虑不安的时候,绝对不要一个人硬扛。依赖身边的人也是很重要的噢。当你回到King & Prince中来的时候,从那以后我们就永远一起加油吧!!

For Tiara

King & Prince是我们6个人拼上性命要一生走下去的组合。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是在我们组合将会拥有的漫长历史中所不可或缺的“试炼”。 非常抱歉给大家带来了不安,但这件事说到底是积极的决定。请大家相信并守候着玄树君和我们。

 

From Yuta Jinguji

For Genki 

对我来说,一起进入事务所、一直以来都一起活动的玄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玄树的性格我也比谁都清楚。这次的决定我也觉得“真像玄树你的作风啊”。为了能随时让玄树安心地归队,我们会好好地守护着King & Prince的,所以你只要好好治病,然后带着强大的内心和那份idol smile回来就行。就算在距离变远的这段时间,我们的心也一直都是相连的,请你不要忘记。因为玄树的归属一辈子都在这里呢!

For Tiara

我们出道的时候和饭约定好了对吧,“这6个人在这之后也会一直作为King & Prince活下去”。这次玄树的休养绝对不是负面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将这件事看作是为了实现我们的约定所必需的时间。等玄树回来的时候,请大家温柔地对他说“欢迎回来”。

 


X’mas presents for each other!


From Ren

平野→电动牙刷

他应该差不多想要个新的了吧(笑)。

高桥→我的衣服

我有好多闲置的衣服,打包给他吧。

岸→锻炼肌肉的器具

最近有听到他说“要不开始锻炼吧”。

神宫寺→蛋白粉

苗条的成员有我一个就够了(笑)。

岩桥→护发素

最近他的头发好像变得毛燥了。

 

From Sho

永濑→奇特的围巾

因为他是真正的fashion monster!

高桥→勇气(笑)

有时会变得消极,想在一旁鼓励他。

岸→衣服

想给他全身的搭配。

神宫寺→手包

皮手包。希望他随身带着暖和的东西。

岩桥→金首饰

最近他经常戴着,应该是喜欢的吧。

 

From Kaito

平野→按摩器

想让他放松全身,彻底消除疲劳。

永濑→衣服

廉的喜好我基本都知道。想给他时尚的衣服呢。

岸→电子书

好像很喜欢读书,有这个的话会很方便吧。

神宫寺→翻译器

之前他有说过想要,应该很合适吧。

岩桥→音响

希望他能在更好的音质下享受喜欢的音乐♪

 

From Yuta J.

平野→围巾

意外地会很容易感冒,希望他好好保暖!

永濑→加湿器

很适合时髦的加湿器的感觉!

高桥→美容仪

差不多到了注意肌肤保养的时候了吧。

岸→暖和的睡衣

不管他的话大概会一直穿着夏天的睡衣吧?(笑)

岩桥→圣诞树

那种在美国家庭里会有巨大的圣诞树。很适合的样子!

 

From Yuta K.

平野→香水

因为他很喜欢香水,数量越多他会越高兴吧。

永濑→卷发棒

一直都在用同一个,差不多也要换新的了吧?(笑)

高桥→衣服

好像很喜欢黑色和黄色,就送他有这两种颜色的衣服吧…。

神宫寺→vintage衣服

古着是我们共同的爱好。想给他挑适合他的古着。

岩桥→卡通形象的袜子

因为他之前看到我的袜子说想要(笑)。

 

From Genki 

平野→豪华公寓

从印象上来说希望他住在豪华的住宅里对吧(笑)。

永濑→厚底鞋

拍摄时看到他穿了那种鞋,很合适!

高桥→动物

因为他出演了「坂上动物王国」,所有动物都喜欢。

岸→做荞麦面的装备

因为他很喜欢荞麦面,在家也能做的话应该更开心吧?

神宫寺→车!

因为他很喜欢车呢。能不能真的买下来就另说了(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