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nki kids

6.2亿浏览    48359参与
💙堂本莉生❤

《カゲロウ》(十八)

                       可以黏你睡觉吗


“优一!你臭小子回来都不说一声!”

从下了车就黏在小房东身边的大男生总算是在迈进店门后被老板娘强行扯走了。

“爹地要吃意大利面!”

大男生对着一边抽着烟的阿森发出了熟悉的撒娇请求。

小房东突然回了头看向小少爷,突然间的一个对视,让小少爷心慌慌起来。

“光一。”

“啊,嗯?”

明明时常陪小...

                       可以黏你睡觉吗


“优一!你臭小子回来都不说一声!”

从下了车就黏在小房东身边的大男生总算是在迈进店门后被老板娘强行扯走了。

“爹地要吃意大利面!”

大男生对着一边抽着烟的阿森发出了熟悉的撒娇请求。

小房东突然回了头看向小少爷,突然间的一个对视,让小少爷心慌慌起来。

“光一。”

“啊,嗯?”

明明时常陪小房东来店里,怎么偏偏现在这么紧张。

“饿了吧,咱们也蹭点意大利面吧,阿森的意大利面真的一绝。”

“噢,好啊。店里还卖意大利面以前没听说过呀。”

“隐藏菜单哦~”


有些值得庆幸,大男生被阿森和小玉两人拉到后面边吃边聊了,可以和小房东单独坐在一起吃。但也有些尴尬,自己心里藏着事就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自然交谈了。

小少爷埋着脑袋将面条送入嘴里,笨拙地用两三个词汇拼凑出食评。

“光一,你怎么了?”

死亡质问。

“唔?没呀,这个太好吃了!”

连忙埋下头继续塞面。

“你……”

小房东支着腮帮子,看着对方傻乎乎的样子,竟也不知该问些什么了。可这边无言时,身后抹着嘴巴的大男生又凑近过来。

“吃醋了呗~”

场面一时沉默,三个人都没有动作。

当热胀感从脸颊窜到耳尖时,小少爷瞬时站了起来。

“屁!谁吃醋!吃个鬼!”

大男生环起手臂坏笑着。

“诶~那不是我和吱呦尼酱在一起某人就垮个脸~”

“没有!才不是因为这个!”

“哦吼,那因为什么呀大少爷~还不得跟我吱呦尼酱有关系~你说呢~”

“我……”

我是因为要被安排出国了感到难过?我是因为要抛下吱呦了所以愧疚?是和吱呦有关系没错,但是……无法说出口。

“……行吧,你否认的话,那我和吱呦尼酱单独出去你也没什么意见的吧?”

“没!有!但是必须安全带回来!”

“放心放心,就去商店街那边买点东西~走吧吱呦尼酱,他都同意了~”

小少爷站在原地看着大男生拉着小房东往外走,临出门回头留下了一个迷之微笑。


被留下来的小少爷帮忙收拾了餐盘后,坐回到吧台与小玉闲聊。

“那臭小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没有没有!”

“他就是皮一点,其实挺懂事的。”

虽说自己对优一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但他的母亲在自己面前吹耀宝贝儿子,自己还是得听着的。

“光一,想什么呢?”

“啊!没有,在听您讲。”

“一模一样。”

“什么?”

“你现在的样子,和优一有很困扰的烦心事时,一模一样。”

“他哪能有烦心事,那么开朗自在的。”

“有啊,比如当初他纠结出国的时候。”

听了这话,小少爷心脏突然揪了一下,嘴唇抖抖索索不知该说些什么。

“呀吼!我们回来啦~买了好多烟花~光一一起去海边玩!”

小少爷一时感到被救赎,却又来不及出口长气便被大男生拉出门外。


“我晕车了~你们先下去准备吧~”

“喂!你小子就是懒得干活吧!”

“嘻嘻~你俩去嘛~”

无可奈何,小少爷搬着东西跟着小房东往海边走去。

“光一,你不要讨厌优一哦,他就是这样子的孩子啦,实在不行也忍两天,过两天他就回国外了。”

“没有,他挺有意思的,我没有讨厌他。”

“那你嫌我俩玩冷落你了吧。难得见一次,他本身就挺黏我……光一?”

身后的小少爷将手里的东西撂下,上前从后面环抱住小房东。

“……我也想黏着你,一直……哪里都不去……”

小房东被对方的突如其来惊住了,但又轻轻抚上了对方的手。

“干嘛……这么容易寂寞啊,你不是吃饭睡觉都要黏着我吧。”

“我……”

“喂~你俩干嘛呐~光一你不会怕黑再跟吱呦尼酱撒娇吧!”

不得不说,这小子有时候来得恰到好处,有时候来得很欠扁。


三个少年在海边围在一起,看着烟花迸出又看着烟花燃尽。除了生和死,人很难确定某一段人生的固定进程。或许每个人都有过想反抗命运的时候,但在最显无措时,人便会抛弃理智拼命抓住重要的东西……

“吱呦。”

“怎么了?”

“可以黏你睡觉吗?一天也好。”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3⃣️弹

刚才先发了第4⃣️弹不好意思⁄(⁄ ⁄ω⁄  ⁄)⁄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3⃣️弹

刚才先发了第4⃣️弹不好意思⁄(⁄ ⁄ω⁄  ⁄)⁄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4⃣️弹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4⃣️弹

堂本云共享

一些奇怪的照片⑨


其实是四个奇怪的小剧场……


分别是1〜4(武士x巫子)  5〜8(武士x巫子)  9(座长xEE)  10(大佬x花魁)


莫名其妙的〜

一些奇怪的照片⑨


其实是四个奇怪的小剧场……


分别是1〜4(武士x巫子)  5〜8(武士x巫子)  9(座长xEE)  10(大佬x花魁)


莫名其妙的〜

堂本家的山葵

【KK】300年(6)

以韓劇 《燦爛又孤獨的神》簡稱鬼怪為靈感。

長篇,如果有車應該會放在番外,

沒意外是KT車。

周更:無固定更新日。


全篇架空,有私設,有天生神力(開掛),

宗教部份有先查資料,但不專業,

如果有專業人士可以私訊給點指點謝謝。


從隱世回到現世的堂本光一 X 重新輪迴堂本剛


我的右邊(左邊)總有一個人,這個人我最喜歡他了。

--------------------------------進入正文-----------------------

站在宅邸前的堂本光一傻住了,立刻摸著旁邊的牆壁試圖原路返回,在試了十幾分鐘後宣告失敗。


最後因赤腳...

以韓劇 《燦爛又孤獨的神》簡稱鬼怪為靈感。

長篇,如果有車應該會放在番外,

沒意外是KT車。

周更:無固定更新日。


全篇架空,有私設,有天生神力(開掛),

宗教部份有先查資料,但不專業,

如果有專業人士可以私訊給點指點謝謝。


從隱世回到現世的堂本光一 X 重新輪迴堂本剛


我的右邊(左邊)總有一個人,這個人我最喜歡他了。

--------------------------------進入正文-----------------------

站在宅邸前的堂本光一傻住了,立刻摸著旁邊的牆壁試圖原路返回,在試了十幾分鐘後宣告失敗。

 

最後因赤腳踩在溼答答的地上令堂本光一內心越來越不舒服,左思右想決定趁著天剛亮,快速移動回家。

--

「所以光一前輩您已經會穿梭了?」福田聽完堂本光一早上驚奇之旅後給了平淡的回應。

 

「嘛、看起來是這樣沒錯…」坐在座墊上腳掌對腳掌貼著,手放在腳邊、膝蓋像蝴蝶飛舞般上下晃動著。

 

「可是穿梭的時候是不是要唸什麼咒語?還是要做什麼動作?」

 

「哈?光一前輩,您是不是電視看太多了!」

 

福田看著堂本光一對著空氣比劃,實在不忍心阻止,但再這樣比劃下去召喚出式神怎麼辦?不,不會召喚出式神的,福田隨即內心吐槽自己。

 

「那你們平常都怎麼穿梭的,難道是…加速!」

 

「前輩等等!」

 

靈光乍現就要往牆加速衝撞的堂本光一被福田眼明手快抓住,差一公分那挺拔的鼻樑就要砸在牆上了,福田嚇的滿身冷汗。

 

「光一前輩!您臉差點直接撞牆上了!」把人抓回位置上坐好,福田也在堂本光一正對面坐下。

 

「我們平常都是想著要去的地方就能穿梭的,但我們也不清楚您是不是也能這樣,可能需要您多加練習?」 

 

「啊~我早上剛好想到奈良町後面的堂本家,然後頭痛的我摸了下牆壁,下一秒眼前場景就是堂本家門口了!」

 

回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堂本光一還有些驚慌,畢竟穿著居家服在大清早突然出現在大宅院前,任誰看到都會覺得是不審者吧。

 

「嗯,通常我們也是需要媒介,例如牆壁或門等。」聽完堂本光一的描述,福田點了點頭。

 

「那穿梭到另個場所,憑空出現不會嚇到人嗎?」

 

「...」這是什麼問題,福田臉有些垮下「光一前輩,您會隱身啊...」 

 

「啊~對對對~」拍了下手,堂本光一害羞的露出許久未見的微笑。

 

「還有件事情,既然轉正職了,記得去宮司那邊看看。」福田這次來也是為了傳遞消息。

 

「難道還有任務啊?」突然覺得日子有趣多了,宅男慣了的堂本光一也被漫長等待的日子所苦惱。而且現在好像跟遊戲世界般,可以領任務、解鎖技能,日子好像有了點目標跟盼望。

 

「有,」有你意想不到的任務「那前輩我先走了,記得找時間去拜訪宮司喔。」 說完福田便穿牆離去,因為他還有其他事情得完成。

 

堂本光一則沉浸在有事做的快樂裡,以及想著怎麼運用新技能。

--

「這是最後一個了呢。」

 

暗夜小巷裡,一抹幽魂被逼近了盡頭,福田冷著臉靠近三兩下就抓住還想反抗的幽魂。

 

『放開我!放開我!』

 

「不可能。」

 

『不然我告訴你,為什麼前世記憶突然回來?』

 

「那我可以讓你走得輕鬆點。」

停下腳步,對著幽魂燦爛的笑。

 

福田熟門熟路的來到沉睡的奈良町裡唯一還點著燈的屋前,在門上特定的木板上敲了幾聲。

 

門緩緩打開,昏黃的燈光下可看見屋內坐著人,接過被封印的幽魂後便將福田送出屋外,門又關上。

--

 

坐在日式庭院裡的堂本光一躺在椅子上,望著星空閃爍不禁低語

 

「現在我們看到的星光啊,都是幾百年前散發的光芒喔…」

 

「雖然現在看得到星星,但其實那顆星星可能已經不在了...」

 

已經有多久沒有感受到起伏的情緒,明明只是闡述天文事實的句子,怎麼臉頰上有點溫熱。

細碎瀏海是該剪了,不然刺的眼睛痛還流淚,任由晚風吹乾淚痕,堂本光一手掌蓋住雙眼,試圖緩解不明的情緒波動。

 

「欸?」

 

手臂上傳來十分輕微的溫柔觸感,堂本光一立刻挪開手、瞪大眼睛張望,除了自己外日式庭院並無他人,正當感到疑惑時低下頭發現衣服上靜靜躺著幾片櫻花瓣,不該在結界裡出現的櫻花瓣。

 

【能有其他方式或我以外的人進入日式庭院嗎?】

 

拿出手機迅速敲打文字,把疑問丟到群組裡,等著4U回覆。

 

在得到回覆前,堂本光一撚起一片櫻花瓣,輕輕放到鼻尖前嗅聞…

--

「光一前輩來訊息了。」

 

其他三人正在屋裡等著福田回來,這次的小任務不需要四人一起出發,所以他們靠抽籤決定由福田出馬。

 

「啊…果然是這個問題呢~」

 

「可是剛前輩還沒出現不是嗎?那就不會有第二個人能進入了。」

 

「但結界說不定有漏洞?」

 

「細心如剛前輩,怎麼可能會有漏洞。」

 

正當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爭辯著,福田回來了。

 

「怎麼這麼慢。」

 

「那個幽魂說了,關於恢復記憶的部分。」

 

搶過辰巳手上的飲料,福田仰頭灌了灌,像是要補足能量般。

 

「嗯…」其餘三人面面相覷,等著福田繼續往下說。

 

「就跟增井夫人和其他幾個幽魂說的一樣,」福田抹了把疲憊的臉後又恢復精神繼續說:

 

「都是在櫻花季的某天早上經過了堂本府抵前。」

 

看來資訊都是一致的,果然跟剛前輩出生有關聯。

 

「這件事情你們覺得宮司知道嗎?」

 

「肯定知道。」

 

大家目光鎖定這陣子很少發言的越岡,彷彿能從他這裡知道更多他們還不知道的訊息。

 

「別這麼看我,去年我去找宮司傳遞信息時,正巧看見宮司遞給洋子夫人一枚御守。」

 

「御守?」

 

「嗯,還交代洋子夫人回宅邸前御守都不能離身。」

 

「那…這跟記憶恢復的事件有什麼關係?」

 

「我猜,那枚御守是關鍵,不然怎麼會剛前輩才被帶回宅邸,就發生這一連串的事情,以前從來沒發生過。」越岡說完自己的看法後便不再說話,其他三人也陷入沉思中。

不約而同想著:如果正如越岡所說,那這枚御守是不是也能幫助堂本光一恢復記憶呢?

 

「好吧,現在討論下該怎麼回光一前輩訊息吧。」四人又重新聚在一起討論,最後決定發給堂本光一簡單明瞭的內容。

 

 

【沒有,不行。】

 

看著手機螢幕亮起,讀完訊息的堂本光一將目光移回櫻花瓣上。

 

除了櫻花的香味外,似乎還有其他香氣。


TBC

赤光青刚

Sunshine Complex 02.

02. 谁好过谁?

  离开X区闹市20多公里开外僻静的街道内,高高的木质门嵌在灰白色石板墙中间,走过的人会忽略的程度,仿佛跟白墙融为一体的门面。

  光一抬眼看一下门框左上角忽明忽暗的暖色小灯,知道在正常营业,按着手把,上左左右旋了几下,开关开了门,没几步就是引入地下室的楼梯。

酒吧内是暗色偶尔旋转着紫色的灯光,光一坐在吧台左侧以往的座位上,小井眯眼对着光一笑,

“老样子?”

“嗯。”

“今天约了哪个小朋友?”

“不记得了,等一下看来的是谁。”

“啧啧啧~”小井边发出鄙视的咂嘴声边摇头晃脑地调饮料。

光一左手拉松送了领带,西...

02. 谁好过谁?

  离开X区闹市20多公里开外僻静的街道内,高高的木质门嵌在灰白色石板墙中间,走过的人会忽略的程度,仿佛跟白墙融为一体的门面。

  光一抬眼看一下门框左上角忽明忽暗的暖色小灯,知道在正常营业,按着手把,上左左右旋了几下,开关开了门,没几步就是引入地下室的楼梯。

酒吧内是暗色偶尔旋转着紫色的灯光,光一坐在吧台左侧以往的座位上,小井眯眼对着光一笑,

“老样子?”

“嗯。”

“今天约了哪个小朋友?”

“不记得了,等一下看来的是谁。”

“啧啧啧~”小井边发出鄙视的咂嘴声边摇头晃脑地调饮料。

光一左手拉松送了领带,西装外套脱在一边,一天下来,刘海的定型已经有点乱掉,垂了几丝头发在眼睑边上,嘴唇抿着酒精,松散地吸了几口气。才不一会儿,一个大眼睛可爱模样的男孩子坐过来,故意挥发着自己身上甜腻的奶油味,还没开口,手先勾搭上光一的右手臂。

“光一先生过了易感期肯见我了终于~~”故意拖着尾音,“一个人度过易感期不会很寂寞么?不如下次易感期来的时候就把我...hehehe开玩笑的~”

光一摸了摸对方的头发,转头笑着说,

“走吧~?!”

“嗯~”

平日里放纵的私生活调整了自己的激素情况,这也是易感期症状不会太明显的原因之一。

从小生理课上老师教授过:O在那几天急需A的抚慰,长期空窗没有固定伴侣的O身心会处于亚健康。但长期空窗没有固定伴侣,对A也有影响,尤其在易感期,免疫力下降,体力下降等诸多不良情况也有可能发生。

但是,感情空白,没有谈过一场恋爱的堂本光一,易感期一直过得跟平日一样顺利,并没有觉得,需要人抚慰。

有这样的身心健康,光一都归功于自己至今为止的一些生活准则:

追求效率,跟床友们保持礼貌距离,不在易感期接触任何人,免得发生意外。

托这些准则的福,堂本光一日子过得挺舒坦,无固定伴侣容易产生的各种身心问题在堂本光一这边都不是什么事儿。

带着奶油味小可爱上了出租车,说出了3公里不远处高级酒店的名字,看着车窗外路灯飞速后移发呆。

最近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心里木木的。

红灯的时候,奶油小方糕一样的男孩儿靠得更近了一些。

不用这么心急吧,马上就到酒店了。光一忍不住心里的吐槽。

突然身体直立了起来,光一看着车窗外瞪大了眼睛,1,2,3...

绿灯了,头却随着车往前开而向后移动,想要锁住视线。

他看见了堂本剛。

他看见堂本剛跟铃木社长走在一起,堂本剛笑着,边笑着,边拨弄着头发。

光一朝着后车窗看过去,很快已经转弯看不见人影。

“怎么了?”

“唔~没事。”

 

即使找人在外过夜也绝对会在凌晨回家。洗澡换衣服涂上抑味乳,干净清爽地出门。

又是亲切帅气的部长模样。

 

堂本光一不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他确定的知道一件事:

他现在很想见到堂本剛。

依照他一贯的逻辑能力,他自己开始往下想。

为什么想见他?见了他之后呢?有什么想问他?他跟铃木的关系是什么?再怎么样也不适合自己贸然去问...

没有想出解决办法。心里黏黏答答地像梅雨天的墙壁,泛着潮气和一丝难闻的气味。

径直走进自己办公室,开电脑核对今天的工作。

啊~等一下饭前有大会,可以看到他。

也许可以观察一下他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光一总觉得如果对方有什么事,自己可以嗅出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离开会时间还有几分钟,光一夹着文件资料大步走去大会议室。

程序部的与会人员看着自家老大这么早去了,连忙整理了自己的东西跟过去。

设计部的人随后一一坐下。副部开口说话,

“不好意思堂本部长,我们的堂本部长今天休每季度的病假,他要3天后再回来上班,所以今天设计部这边,由我来跟你们对接交流。”

...

会后回办公室,已经到了饭点。斗真来敲光一办公室的门,

“老大,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光一楞着回了神,

“TOMA,今天有没有看到铃木桑?”

“没在意啊,老大如果找社长有事我可以去跑一趟社长办公室。”

“啊...不用,走吧,去吃饭。”

在食堂遇到了铃木社长,光一故意坐在铃木社长对面,斗真他们觉得自家老大原来都喜欢跟组员坐一块儿不站队拍马的,今天的举动实属奇怪。

光一忍不住打量了1秒,然后低头闻着。

铃木,瘦瘦高高的,闻上去也是平时的腺体水平,没有什么起伏。

又立马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分,便收了臆测的心。

 

堂本剛不在公司这3天如此漫长,堂本光一已经感受不到时间的正常流转。

 

周五再出现的时候,光一找了理由去了设计部。

小爱觉得自己最近肯定是水逆过了运势来了,这几个礼拜堂本光一频频往设计部跑,分明是拉近了跟自己的距离。

不过光一照旧在右斜跨步之后径直来到堂本剛办公室。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一开门还是被太好闻的味道冲击到。光一边调整心绪边关上办公室的门。

“光一部长有事?”堂本剛抬头泛着眼睛笑着问道。

“你...身体没事吧?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果子味儿还是很重,你要不要再回去休息一天?”

堂本剛满脸的不可思议,立马蹙着眉头,

“你这是不是已经可以构成x i n g骚扰了啊,堂本部长?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的吧,再说了我上次已经跟你说过了,除了你,整个公司没人觉得我腺体味道特别重!”

堂本光一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好像对方对他发火他特别开心似的,竟然继续问下去,

“你...前三天...病假的时候吃了药在家休息?”

“部长,这是个人隐私!!?你连对人基本的尊重都不懂的嘛?当然在家休息,我就算约人也肯定会避开那几天吧?”

“是...我知道...对不起嘛...”光一咬了咬下嘴唇。

“倒是您觉得委屈了...”堂本剛一下没了脾气。

堂本光一前脚离开办公室,堂本剛立马锁了门,靠在门背上调整了呼吸。

要命的。

随便乱散发什么强A信息素气味啊,堂本剛伸手挥了挥自己额前的空气,做了下无用功。

老子敏感期刚过,难受死老子了!

小吉求良番
全新未拆封初回A DVD版12...

全新未拆封初回A DVD版124求出,链接请私信。

全新未拆封初回A DVD版124求出,链接请私信。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2⃣️弹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第2⃣️弹

堂本云共享

你们要的大佬光x花魁刚〜


剧情强行和花魁私奔那集接起来……


就……


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们要的大佬光x花魁刚〜


剧情强行和花魁私奔那集接起来……


就……


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场刊第1⃣️弹 

每张图都超好看!

KinKi Kids concert 2013-2014场刊第1⃣️弹 

每张图都超好看!

Shadow

牢(十)

一切预警,

没下限!!!


一个过渡章节没想到我写了那么多.....


—————————

刚不知道堂本光一说什么,但是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刚走出牢房,光一也走了出来,他们被带上手铐,然后被狱警要求往前走。其他牢房的人也都陆续出来,也同样被带上了手铐。


天空已经透着光,标志着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他们先去食堂吃早餐。


到了食堂,手铐被解开,他们端着餐具去打饭,刚发现光一不在自己身后,之前他一直都在的,他看了一圈没看到,就被狱警催促着。


当刚打完饭,看见光一在队尾。而且他看见光一前面的人,那个人他不...

一切预警,

没下限!!!


一个过渡章节没想到我写了那么多.....


—————————

刚不知道堂本光一说什么,但是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刚走出牢房,光一也走了出来,他们被带上手铐,然后被狱警要求往前走。其他牢房的人也都陆续出来,也同样被带上了手铐。

 

天空已经透着光,标志着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他们先去食堂吃早餐。

 

 

到了食堂,手铐被解开,他们端着餐具去打饭,刚发现光一不在自己身后,之前他一直都在的,他看了一圈没看到,就被狱警催促着。

 

当刚打完饭,看见光一在队尾。而且他看见光一前面的人,那个人他不可能忽视,和他一比光一显得很小巧了。那个人一脸看猎物一样笑着看着刚,刚认识那个人,刚被他堵截过,只是侥幸逃走了,再之后那人不再打他的主意,他知道是中居安排的。

 

但是现在,刚知道光一背后的人的势力将会让中居的安排无效。

 

刚看向光一,光一的嘴形是“地狱。”

刚愤恨的低头吃着早餐,刚知道堂本光一又要整自己了。

 

突然那个男人坐在刚对面,他们喊他叫“黑熊”。

人如其名,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监狱里很多人听命于他。

 

“你是我的了!”他小声对刚说。

刚吃不下了,他看见光一坐再另外一桌看着他,刚经常没有食欲,他现在比刚进来瘦了很多。

 

刚开始尽量让自己在狱警的视线内,这样他还算安全。

 

早餐过后他们站成一排,去劳务的地方开始做劳务。

 

刚发现黑熊站在他身后,他在耳边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这让刚紧张,黑熊跟他靠的很近。

 

刚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摸着他的屁股。

 

刚大叫,狱警警惕的去查看,狱警问他怎么了?

黑熊说“不知道他怎么就大叫一声,他是不是有病!“

 

刚知道說了實情也沒有用,也許還會得到對方更嚴重的報復,刚说“我的胃很痛”

 

突然狱警的警棍毫无预料的打在刚的手臂上,预警对刚喊道“你们这些人,别给我耍花招!想装病不干活吗?除非你们被抬到医院,否则谁也不能不去干活!听到了吗?”

 

“是”刚手捂着手臂,脸上的汗表明他有多疼。他左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力了。

 

刚被催促着继续往前走,黑熊笑着看着他,他们来到了干活的地方,开始了工作,他们在加工一些生活用品。

 

一个小时过后,物料没有了,狱警让刚去库房搬物料。

 

刚看是那个刚才拿警棍打自己的人,他现在手臂还很痛,刚知道,他故意让自己去搬物料的。

 

他被狱警催促着,他不想再挨他一棍子了,他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刚刚进了仓库,门就被关上了,他只顾虑了狱警再次攻击他,他就忘了黑熊。果然,他扭头看见黑熊带着几个人站在了门口,在那些人里他看见了光一。


微博自取。


———————



堂本云共享
(=∀=.):(还在睡)……...

(=∀=.):(还在睡)……


(=∀=.):(翻身抱过去)……?(闭着眼睛摸)tsuyo?(没摸到人)


(*●△●):(啪嗒啪嗒走进来)欧桑你喊我了?


(=∀=.):(没睁眼睛)没摸到你喊了一声……唔……(缩进毯子)


(*●△●):fufufu〜要起来吗?还是要睡到中午吃饭?


(=∀=.):……难得休息tsuyo都不陪我赖床……(拍拍床)过来陪我醒醒盹……


(*●△●):(爬上床靠在床头)真是个爱撒娇的小朋友〜


(=∀=.):(抱住团子的...

 

 

(=∀=.):(还在睡)……

 

(=∀=.):(翻身抱过去)……?(闭着眼睛摸)tsuyo?(没摸到人)

 

(*●△●):(啪嗒啪嗒走进来)欧桑你喊我了?

 

(=∀=.):(没睁眼睛)没摸到你喊了一声……唔……(缩进毯子)

 

(*●△●):fufufu〜要起来吗?还是要睡到中午吃饭?

 

(=∀=.):……难得休息tsuyo都不陪我赖床……(拍拍床)过来陪我醒醒盹……

 

(*●△●):(爬上床靠在床头)真是个爱撒娇的小朋友〜

 

(=∀=.):(抱住团子的腰)嗯……喜欢tsuyo〜

 

(*●△●):fufufu〜(亲亲狐狸头)

 

(=∀=.):干嘛起那么早?嗯?(摸摸团子肚肚)

 

(*●△●):醒了就起来了嘛〜

 

(=∀=.):唔……(埋)

 

(*●△●):欧桑〜我把防灾用品的包包更新了一下〜那些快过期的东西我放在门口了〜

 

(=∀=.):嗯……我明天出门带走处理掉……(蹭蹭)嘿嘿嘿……

 

(*●△●):(pia头)傻乐什么呢?

 

(=∀=.):我家奥さん真贤惠〜(拱拱团子的小肚肚)世界第一幸福的我!

 

(*●△●):fufufu〜那我可能真的输了〜我家的旦那还在赖床〜

 

(=∀=.):嘿嘿〜那我来补偿你一下〜(按倒)

 

(*●△●):喂!!唔……

 

(=∀=.):唔……我宝贝好香……(压住吸一吸)

 

(*●△●):fufufu〜我欧桑好重〜(拍拍)被你压死了啦〜

 

(=∀=.):(开始乱摸)

 

(*●△●):流氓!(挣扎)不可以哦!昨晚才……唔……

 

(=∀=.):(亲)

 

(*●△●):唔……

 

(=∀=.):(肚子叫了)

 

(*●△●):……fufufu〜哈哈哈哈哈哈!

 

(=∀=.):……(抓头毛)

 

(*●△●):fufufu〜不要拽头毛〜秃了秃了〜(拉住狐狸手)

 

(=∀=.):……(埋团子)好丢脸……

 

(*●△●):起床吃饭?

 

(=∀=.):唔……(挠挠脸)

 

(*●△●):起来起来〜(拉起来)

 

(=∀=.):下午不会放过你的!

 

(*●△●):哇好怕好怕〜下午你不是说要看F1〜?(一脸坏笑)

 

(=∀=.):………………晚上不会放过你的!!

 

(*●△●):哦〜那要看你锻炼之后还行不行了〜fufufu〜(啪嗒啪嗒跑走)

 

(=∀=.):喂!!!!

 

(*●△●):(大声)快出来做饭要不就只喝蔬菜汁哦〜

 

(=∀=.):来了来了〜

 

❁ ❁ ❁ ❁ ❁ ❁ ❁ ❁ ❁ ❁ ❁ ❁ ❁ ❁ ❁ ❁ ❁

 

短小一更〜

 

大家也要注意防灾和防疫哦〜(要听吱呦的话

 

最近欠了好多脑洞没扩……要不就……欠着吧?


❁ ❁ ❁ ❁ ❁ ❁ ❁ ❁ ❁ ❁ ❁ ❁ ❁ ❁ ❁ ❁ ❁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TVfan Cross vol.19

無邪気にハシャぐ

二人ベッドの上

🙉 ​

KinKi Kids TVfan Cross vol.19

無邪気にハシャぐ

二人ベッドの上

🙉 ​

蜜桃乌龙可丽饼

KinKi Kids TVnavi SMILE 2016 vol.21

超喜欢这个时期的造型

KinKi Kids TVnavi SMILE 2016 vol.21

超喜欢这个时期的造型

堂本家的山葵

【KK】漫漫長夜(8)

以電影 《我的藍莓夜》為基礎,苦甜,

寫的是一段失去愛、找回愛,重新認識愛的故事。

目標12篇完結,如果有車應該會放在番外,

沒意外是TK車。

周更:無固定

全篇架空,介於現實向與非現實向之間。


小劇團團員堂本光一 X 甜點店店長堂本剛


鮮やかな夜が 零している銀色暗号
一度きりのあの日とふたり

鮮明的黑夜 淌落的 銀色暗號
一去不復返的往日與妳我倆

--------------------------------進入正文------------------------

甜點店準時歇業。


「先把甜點吃了再說吧。」...

以電影 《我的藍莓夜》為基礎,苦甜,

寫的是一段失去愛、找回愛,重新認識愛的故事。

目標12篇完結,如果有車應該會放在番外,

沒意外是TK車。

周更:無固定

全篇架空,介於現實向與非現實向之間。


小劇團團員堂本光一 X 甜點店店長堂本剛


鮮やかな夜が 零している銀色暗号
一度きりのあの日とふたり

鮮明的黑夜 淌落的 銀色暗號
一去不復返的往日與妳我倆

--------------------------------進入正文------------------------

甜點店準時歇業。

 

「先把甜點吃了再說吧。」僵持許久,堂本剛伸手覆蓋上女子的手,稍微使力將她拉開,繼續店內的工作。

 

「小剛以前可不會這樣甩開我的手呢…」女子看著自己的手,有些悵然若失的低語著。

 

「因為總是妳急著甩開我。」拿起抹布擦拭起桌椅,堂本剛看了下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歇業時間,想必她是算準時間才進來的吧。

 

收拾好後將門牌換上【CLOSE】,也許有些事情也該讓它過去了,而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

堂本剛是跟著父母移民來美國的,在他十歲的時候,起初十分抗拒,後來在美國社區接觸到繪畫後一反常態認真求學,在社區鄰居眼裡是個好學生代名詞。

 

高中畢業後順利推薦入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of Visual Arts),還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在追求藝術這條路上有著家人的支持跟天賦,曾經堂本剛以為自己在追求藝術的道路上會一直順利下去,直到入學後遇見了她。

 

「大家早,我是你們的助教Amber,今天David老師突然有事無法來,所以就由我來跟各位介紹這堂課。」

 

講台上的她蓄著俏麗短髮、笑起來顯得可愛的眼尾細紋,以及看了第二眼就會愛上的個性美臉龐,配上甜美嗓音,很快就得到學生們的好感,堂本剛也不例外。

 

專攻藝術領域的堂本剛很快就在初期嶄露頭角,每次的作品都帶給大家耳目一新的衝擊,加上外型給人像是小動物般純真幼小的感覺,幾乎所有人都喜歡他、圍繞著他;開學的前三個月應該是堂本剛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光,當時他在信上是這麼寫著。

 

「小剛還在作畫啊~」

 

西區大樓的畫室是特別提供給大一新生使用,也是堂本剛最喜歡待著作畫的地方,今天他如往常般作業,正好遇到來西區大樓的Amber。

 

「喔是Amber啊…」

 

埋頭苦畫的堂本剛沒有多作注意,直到他作完畫都已經夜幕低垂,收拾好畫具要離開時發現Amber坐在畫室的另一邊也在作畫。

 

「你看,我畫的如何?」

 

夜幕中燈光微弱的畫室裡,堂本剛看著Amber遞出的畫作,是他心無旁鶩作畫的樣子,背景是漂浮在宇宙中,有些怪誕卻莫名有趣。

 

「fufufu~很有趣。」

 

望著彼此的眼神都帶著赤裸裸的興趣,這一步卻使堂本剛落入長達三年多的痛苦深淵,直到畢業前的展出才再次證明自己才能,但一切已經太遲,失去了意義。

--

「要談什麼。」

 

手上的工作到一段落,堂本剛拉開Amber對面的椅子坐下,這個舉動使Amber有些吃驚,隨即又平靜下來。

 

「我想跟你道歉,對我曾經的所作所為,」Amber雙手緊緊交握,抵住雙唇又放下,說沒幾句又舉起撐住下巴「小剛,我很抱歉曾經帶給你的傷害。」 

 

「既然都是曾經了,就沒什麼好談了吧。」

 

從口袋裡摸出一包菸,其實自從當甜點師後堂本剛就戒菸了,因為抽菸會使他味蕾遲鈍。

 

「但你知道這些傷害還沒過去,」Amber甜美的嗓音變得有些尖銳,堂本剛皺了眉頭第一次覺得她聲音不好聽「不然你怎麼會放棄藝術,開甜點店!」 

 

吸了口菸,如當年般苦澀,薄荷的清涼勉強使堂本剛腦袋清醒點,掐熄菸後把剩下的菸收了起來。

 

「我從來都沒有放棄藝術,這些甜點都是我的藝術延伸。」

 

能多平靜面對Amber說這些話,就代表堂本剛有多努力壓抑情緒,但在Amber的話語間他感覺到,那些曾經的傷害對他來說已經斑駁翻頁,而Amber卻還在為了這些傷害痛苦。

堂本剛不禁輕笑,加害人也有比被害人還痛苦的嗎?

 

「不、不對,你應該重拾畫筆,你的作品應該被展出在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而不是…不是…」Amber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變成嗚噎聲,她掩著面身體顫抖。

 

堂本剛將面紙擱在桌面上,上樓取了幅畫布下來,用來包裹畫布的包裝積了些灰塵,他動手解開外包裝,把畫作遞給了Amber。

 

「當時我想把這幅作品送給妳做為慶祝當上講師的賀禮,可惜,到現在才能交給妳。」

 

現在看著畫作也沒有其他情緒了,堂本剛知道,Amber對他已經過去了。

 

Amber看著畫作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撫摸,不同顏色、不同情緒的小臉組合成一張大臉,是她的臉龐。

 

「我…」

 

「如果妳的道歉是為了使自己好過,那我原不原諒妳,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Amber,放過『剛紫』吧,也是放過妳自己。」

 

最後兩人什麼話也沒有說,Amber推門離去前再次望了堂本剛一眼,堂本剛只是微微點頭笑了下,年輕肆意奔放的色彩隨著門關起,滴落在墨色黑暗中,消失不見。

--

曾經,堂本剛為Amber能了解他腦中的世界感到驚訝,追求藝術的道路上能遇到相知相惜的人是多麼難得,後來他才知道他們只有相知、Amber對他並沒有相惜。

 

交往期間正是Amber準備轉為講師的關鍵,但Amber的作品卡在了一個瓶頸,原本要放棄的她看見了堂本剛,並從堂本剛身上得到了創作靈感,在短短的幾個月內作出了幾個作品使學校認可她升格成講師。

 

低調的交往到後來變了調,藝術的產生難免有碰撞、需要激情,當激情退去而目標已達成,那就得換個靈感來源了。

 

『小剛不知道嗎!Amber在學校是很有名的新生助教耶!』

 

這是身邊少數還願意跟自己來往的同學告訴自己的,所謂的新生助教,意指專門找入學新生作為對象,無論是一夜情或感情,反正一切都可以打著尋找靈感名義。

 

『堂本剛?喔~那個靠關係的亞裔啊~』

 

在他們關係被揭露後,這是堂本剛最常聽到對自己的評價。

 

從此他的作品無論再出色都會被貼上是靠關係才能創作出的,或是才能得獎,甚至有些比賽還有老師私下直接叫他不要參加。

 

到大學畢業前堂本剛便沒有主動再參加任何比賽活動,他將沉寂化為力量,在畢業展覽上展出的24幅作品看似沒有關連,藉由錯位與光影拼湊出第25幅作品。

 

那時他用的筆名為『剛紫』,還登上了紐約私人畫廊展出,作品後來被收購。畢業後再也沒有『剛紫』這個作者,如同25幅作品成為一個小傳說後消失在藝術洪流裡。

--

『Amber,妳有愛過我嗎?』這是他揣著那幅為Amber而畫的作品,站在Amber教職員公寓前等到她回來時問的話。

 

『小剛,這一切都是為了啟發藝術,』她優雅的點了一支菸抽,對著堂本剛吐出煙霧『你也從我這裡得到不少不是?』 

 

最後畫沒有送出去,而這段話被經過的職員、學生聽了進去。

--

回到二樓的堂本剛巡視著那些未完成的畫,深呼吸後把它們全部打包丟棄,他不再是『剛紫』,看向牆壁上唯一一張明信片,現在的他有更想作畫的原因。

--

「光一,你都不累嗎~」

 

Jill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一路上他們中途停車加一次油跟吃頓飯,之後便繼續趕路。

 

「天色晚了找個旅館休息吧!」

 

「欸?」

 

「我說找個旅館休息!!!」

 

「妳不是說要早點回家嗎?」

 

堂本光一皺眉,拼命趕路就為了早點送Jill回老家,本來還打算待會讓Jill開一段路後就換他繼續開的,現在說要找旅館休息…

 

「光一,你是真的不懂還是裝傻啊?」見堂本光一的反應竟然是要繼續趕路,Jill實在不想再婉轉下去了

 

「我想和你上床。」

 

她把細肩帶上衣下的內衣解開丟在堂本光一大腿上。

 

刺耳的剎車聲傳來,車子迅速往旁邊開去、停下,拉好手煞車的堂本光一目瞪口呆的望著Jill,Jill則老神在在的擠了下胸對他眨眼。

 

從中間放置物品的收納空間裡拿出衛生紙,確定手指不會直接碰觸到內衣後深呼吸一口氣,捏起內衣肩帶放回Jill腿上,堂本光一眼神堅定不容拒絕的說:

 

「喔,可是我不想。」

 

一道淒厲的女子尖叫聲劃破奧克拉荷馬州夜空,繼續行駛在公路上的車子有時稍微晃動,隨即又恢復正常。

 

「Mabo──」Jill坐在副駕駛坐上打電話,開頭就是一陣抱怨跟數落。

 

『Jill有話慢慢說,先深呼吸~』安靜的車內透過電話聽見另一頭的松岡顯然富有閒情逸致,對比Jill的氣急敗壞,堂本光一嘴角有些上揚偷笑著。

 

『是小光怎麼了嗎?還是旅途怎麼了?』

 

「旅途很好,我們已經到奧克拉荷馬州了。」深呼吸後恢復平靜的Jill找回組織語言的能力。

 

『那…難道小光欺負妳?!』

 

「如果他欺負我是再好不過了!重點是他不願意!」咬牙切齒瞪著開車偷笑的人,事後Jill回想起來也覺得這對話頗好笑的。

 

『喔,那妳別欺負小光啊,夜深了明天我得跑新聞,開車小心。』

 

松岡覺得堂本光一果真是正人君子,而肉食女同事Jill終於踢到鐵板了,開心的掛上電話蒙頭大睡去。

 

「好,光一,待會下交流道找個旅館過夜。」被掛電話的Jill在沉默幾分鐘後再次開口。

 

「我是不會、」

 

「我知道,勉強不願意跟我上床的人不是我的風格,」露出初次見面的笑容,依舊是神采奕奕自信飛揚的Jill。

 

「我只是不想這麼快回到老家而已。」


TBC

昴昴雀

我的微博密码找不回来了呜呜呜(*꒦ິ⌓꒦ີ)以后只能在老福特寂寞发图了

我的微博密码找不回来了呜呜呜(*꒦ິ⌓꒦ີ)以后只能在老福特寂寞发图了

冬希

【KK】失格者 26

KT,ABO,竹马

人间失格


预警见:0


===================


虽说到了东京不必马上入院,检查仍然是必要的。按照新的主治医生的意见,即使是在过渡期,也需要根据面诊的情况调整治疗方案;另一则,让病人亲眼看过今后要面对的环境、提前做些心理准备,总好过盲目揣测惶惶不可终日。


诚乍一听说时有些吃惊,最后就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一贯顺从地接受了。剛看着那张沉默的面庞,觉得他倘若能说出个“不”字,自己兴许会高兴一些。


无论怎样掩饰,恐惧是真实存在的,抱诚下车时,剛清晰地感受到怀中的身体在发抖。他像个溺水的孩子孤注一掷地攥住剛的衣服,急促的呼吸听上去快要哭出来...

KT,ABO,竹马

人间失格


预警见:0


===================


虽说到了东京不必马上入院,检查仍然是必要的。按照新的主治医生的意见,即使是在过渡期,也需要根据面诊的情况调整治疗方案;另一则,让病人亲眼看过今后要面对的环境、提前做些心理准备,总好过盲目揣测惶惶不可终日。


诚乍一听说时有些吃惊,最后就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一贯顺从地接受了。剛看着那张沉默的面庞,觉得他倘若能说出个“不”字,自己兴许会高兴一些。


无论怎样掩饰,恐惧是真实存在的,抱诚下车时,剛清晰地感受到怀中的身体在发抖。他像个溺水的孩子孤注一掷地攥住剛的衣服,急促的呼吸听上去快要哭出来一般。剛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说“我们不去了”,一旁的光一暗暗托住他的后背,将他从这无意义的慈悲中拽了出来。


核验过预约,一行五人被带到看诊室,光线从巨大的百叶窗叶片之间透进来,营造出柔和自然的氛围。剛注意到空气中没有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淡的类似薄荷或某种树叶的气味。他立刻警觉起来。


“怎么了?”望美问。


不想让家人有多余的担心,更不想引起诚的不安,他悄悄握住药盒,摇头说没事。就在留意辨认气味时,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从身后走过,轻声笑道:“放心,这是安神镇静的熏香,你在这里很安全。”


说话的人正是诚的主治医生东山纪之。不久之前剛和母亲专程来拜访过,初见如此年轻的医生颇为不安,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这位医生不但仔细研读过奈良两位医生交给他的病案,连纸面上没有提及的细节都一一推敲确认过,言谈中透露的专业性和责任心叫人不得不信服。


东山医生对他们点头致意,示意免去招呼,径直绕到轮椅前弯下腰,放慢语速问道:“你就是堂本诚君吧?”


诚怔了怔,无处安放的眼神四处躲藏,旋即深深埋下头去。剛正要更正,看见光一对他摇了摇头。


医生继续说:“初次见面,我是主治医生东山,今后由我接替吉田医生和仓田医生负责你的治疗和复健,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


这番客套话在诚听来无异于一团纷杂刺耳的噪音,他不自然地蜷缩着,想要把自己从对方的目光中隐藏起来。医生早有准备,不急不慢耐心地等待他的回答。很快诚的额头沁出细密的冷汗,手背也因过度用力而青筋暴起。


剛见过太多次突然崩溃的场景,知道快到极限,想做些什么稳住诚的情绪,但刚迈出一步就被光一拉住。


“医生知道怎么做,你别添乱。”光一小声说,半哄半敷衍地冲他笑笑,把他又抓牢些,好像一不留神自家的羊就会走丢。


不等剛挣脱,母亲已经不忍看下去,试图劝阻医生。医生不为所动,抬手示意旁人噤声,目光始终没有从诚的身上移开。接着,他问道:“诚君,你介意剛君先离开一会吗?”


诚像被电击似的剧烈哆嗦一下,剛也懵住了:医生是说过要测试诚的承受能力,可没想过第一次见面就如此严苛。他感到衣服一沉,低头看,是诚颤巍巍地摸索着拽住了衣角。


他在求助,他不愿意。


剛心疼这样的诚,转眼却看见医生的表情微微一动,那是某种推测得到印证后的胸有成竹。他立马明白,东山医生和奈良的医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堂本剛是诚的依赖,同时也是他独立的障碍。越是表现出对诚过保护的倾向,反而越会让诚遭受更苛刻的测试。他默默地站定不动了。


“你知道剛君的分化症需要定期检查,这对他很重要。今天来这里不完全是为了你,当然,如果你不想他离开他一定不会离开你,你想跟他一起去的话也完全自由。剛君的检查是必要的,这一点你可以理解吗?”


诚没有回应。


医生不动声色地观察他每一个细微的反应,徐徐说道:“你可以慢慢想,想想这一年仓田医生教你面对这种困境的方法。你是个勇敢的孩子,那么艰难的治疗都扛过来,现在也可以做到。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伤害你。你知道剛君会回到你身边,他只是去看医生,就像你一样,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同意让他离开一会,这段时间我不会触碰你、不会问你问题,你可以按照你想要的方式独处,或者让剛君以外的任何人陪着你,包括可以要求我离开这个房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或许是医生的保证起了作用,诚终于缓缓松开手。


剛并没听说自己今天要接受什么检查,他对这个测试充满怀疑,但也只能配合医生的要求暂时离开。


“剛君——”母亲忽然叫住他,欲言又止。


母亲是在担心诚会承受不住吧。剛笑了笑说:“我很快就回来。”





光一跟他一起出了看诊室,他不满地问:“你不陪着诚,跟来干嘛?”


光一说那边用不着他。的确,诚的情绪不稳定,光一还是回避的好。他正好有话要问,还没开口,瞥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护工制服、身材高大瘦削的青年,胸前别着的名牌上写着“田中”。


青年显然是在等他,迎上前自我介绍道:“初次见面,我叫田中直树。上次堂本君和令堂来康复中心,我因为别的工作没能见上面,非常抱歉。”


剛没有猜错,青年正是光一说过的康复中心安排在诚入院后负责照顾的护工。寒暄过后,田中说东山医生要他带堂本去做腺体检查。剛颇为意外,“检查”竟然不是借口?


他瞥了一眼光一,那家伙不无心虚地转过脸去,果然是事先安排好的。剛不喜欢这样,但也没必要故意跟谁过不去,于是谢了田中跟他往另一栋大楼走去。


途中打听了一些东山医生的信息,又问田中有没有护理过诚这样病人的经验……田中好脾气地一一回答了,还提到今天会有另一位担当医生要跟他们见面,因为被临时叫去支援手术,大概会晚些时候过去。


说话间到了目的地,田中把他们介绍给那位姓锦织的医生后,便先回东山医生的看诊室了。锦织医生看过腺体的情况,问些通常的问题,开了张清单就要叫人带他去做检查。剛扫了一眼一长串的检查项目,疑惑地问:“这些必须做吗?我在奈良只做基本项……”


锦织医生和东山医生年纪相当,气场却迥然不同,轻松笑道:“分化症这个病可大可小,大多数患者会随着年龄自然痊愈。不是我想吓唬你,你的病情算是蛮罕见那一型……”他翻翻刚才看似随手乱涂的记录,“你现在有没有自然发q/ing期?”


话音刚落,光一莫名其妙清清嗓子,剛被他这一干扰弄得不自在起来,尴尬地说:“没有。”


“一般来说,Omega分化后到成年之前,每年有1到2次自然发q/ing期;成年后腺体完全成熟,根据个体差异,每年4到8次发q/ing期都算正常波动范围。发q/ing期间如果不想接受信息素中和,可以选择使用抑制剂——这个常识,你是知道的吧?”


剛点点头。


“分化症没有痊愈,通常不会有自然发q/ing期,也就用不着抑制剂。问题在于,为了避免分化症发作、阻断信息素而服用的阻隔剂,一旦过量产生抗药性,很有可能导致身体对抑制剂的排异。遗憾的是,从过去的病例看,分化症的病人一定或多或少存在过量行为,嘛,毕竟分化症发作的痛苦只有当事人最清楚,有个什么词来着……啊,对,「饮鸩止渴」……”


医生对自己的用词十分满意,说着突然转向光一问道:“你是他的Alpha?”


光一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大咳不止,支支吾吾地否认。医生一边点头记录,一边露出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玩味的神情。


剛气得够呛,不去理那个笨蛋,正色道:“医生,我有分化症和Alpha没有关系,跟他是不是Alpha也没有关系。”


“嘛,我只是这么一问,没有冒犯的意思。”医生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不是的话,你们平时相处多加注意,Omega的发q/ing期和Alpha的易感期尽量避免接触,虽说交往自由,如果不小心造成强制发q/ing,对Omega、特别是有分化症的Omega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不仅仅是分化症发作的问题,信息素失控还会导致日后发q/ing期紊乱,严重的话有性命之虞。”


两人想起两年前那个糟糕的夏天,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医生看到对面的年轻人脸色发白,笑着安慰道:“嘛嘛,用不着太悲观嘛。你看,你戴的这些水晶,多多少少起到镇静信息素的作用;你吃的阻隔剂也是稳定性最好的一型,给你开药的医生还算专业,只要没有过量服用,安全系数是可以保证的……不管怎么说,没有全面的检查结果,我不能对你的腺体发育情况和体内的抗药性妄下定论。那么,还有什么疑问吗?没有的话,可以乖乖去做检查了吗?”


剛完全笑不出来,捏着那张检查单,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担忧。





前面的检查都还顺利,到了最后需要抽取腺体液时,明知已经耗费了许多时间而诚还在等着,还是站在走廊里迟迟不敢进去。


剛有过两次接受腺体液检查的模糊记忆,但那时分化症发作痛到神智不清根本分不出哪里痛,他不认为自己有勇气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人在那样脆弱敏感的地方扎上一针。假如母亲和姐姐在身边,自己一定会想方设法撒娇不去;可是本家少爷在一旁眼睁睁看着,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些认怂的话。


他没有拒绝光一的陪伴。抽取腺体液时,他趴在手术台上紧紧攥住光一的手,就像诚拉住自己那样。


“别怕,我在。”光一俯身贴在耳边说。


你以为你谁啊——还没想完,腺体仿佛被人用铁锤狠狠重击了一下,紧接着不是一根、而是无数根针尖带着倒刺钻入皮肉之下细细撕咬啃啮,钝痛中夹杂着火烧火燎的刺痛,痛得他喊也喊不出,眼前一阵阵发黑。


恍惚间他明白过来,母亲不陪他做检查不是怕他临阵脱逃,而是害怕目睹他的痛苦会不忍心叫停。


抽取的过程不超过十秒,感知却比十个小时还久。剛不记得是怎么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恢复意识时趴在光一的腿上,只一动,钻心的痛就从后颈蔓延开来。他闷哼一声,光一按住他,一手扶住冷敷用的冰枕,一手沿着脊椎缓缓用力抹过脊背帮他顺气。


疼痛使他无暇去思考锦织医生的那些“危言耸听”,他不敢动弹,自暴自弃地想:这样趴着也好,至少不用看见彼此的脸。


稍稍缓过来一会,嗅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剛有些诧异,光一抽烟了吗?什么时候?怎么没听他说过——是了,光一当然不会跟他说,在那个雨夜之后,他们唯一的交集就只有“诚”。


想起诚,他有气无力地问:“喂,「堂本诚」是怎么回事?”


“这是充久伯父和律师、院方商议的决定,诚在康复中心的身份是堂本家的儿子。”


剛的身躯一震:“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昨天刚办完手续,再说……你给我跟你说话的机会了吗?”


“……”


“你们长得太像,不是兄弟反而会引人注目。这件事只有高层和诚的医生知道真相,护工那边等看过他和诚相处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说。还有,康复中心会给你安排志愿者的身份,就算学校里有人打听,你只说有患者信息保密的要求不能透露就好。诚在这里很安全。”


剛沉吟片刻问:“「堂本诚」……只有在康复中心?”


“是。”


他从以前就想要父亲收养诚,夙愿突然以这种方式被实现,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失望。在他担惊受怕时,父亲他们并不是没有考量,甚至他们为诚做的远比自己的顾虑更真实也更现实。只要彻底隐瞒“大场诚”的存在,那些“影山留加”就不会找到他;诚平安无事,自己也终将从影山留加的阴影中逃脱……


“怎么不说话?诚现在是你名义上的哥哥,你不高兴?”


“啰嗦……”他软软地嘟哝道。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接着他感到头发被轻轻拨弄了一下。发丝的颤动仿佛拨动了隐藏的心弦,蓦然间有些不安。


“光一…… ”


“嗯?”


“你做这些是为了诚,对不对?”因为看不见光一的表情,短暂的沉默变得格外漫长。如果回答是否定的,自己有指责他违背约定的立场吗?


“当然是。”光一回答得坦荡。但或许是自己多疑,剛觉得那语气中含着一丝讥讽,好像嘲笑就只有他还放不下那次没有说出口的告白。


====================


碎碎念:

试图推进剧情,但是这双废手不把这些啰里八嗦(且没啥意义)的设定打出来就卡住不肯往下写。

(45度仰望天空)留加,你到底还出不出来……


李肆时。
好美型的風格鴨,不知道為什麼想...

好美型的風格鴨,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小原哥哥

好美型的風格鴨,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小原哥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