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k

10.8万浏览    4660参与
月安尘

微博:书生月安尘

这次的主题是老上海,想画那种旧时光中缓缓走出的美人。选择困难症配了好多种颜色,最后选了第一种

微博:书生月安尘

这次的主题是老上海,想画那种旧时光中缓缓走出的美人。选择困难症配了好多种颜色,最后选了第一种

堂本云共享
(=∀=.):tsuyo〜(...

(=∀=.):tsuyo〜(拍拍)起床了〜


(*●△●):……(翻身把脸埋起来)


(=∀=.):宝贝?〜醒醒……(亲亲脑袋)


(*●△●):咕……


(=∀=.):咕是什么……宝贝太可爱了!(按按肩膀)起来了宝贝老婆〜老婆老婆〜


(*●△●):唔……(缓慢移动过去抱住狐狸的腰)唔〜(拍拍〜不动了)


(=∀=.):……我是闹钟啊?〜拍一拍就不响了……


(*●△●):……欧桑好吵……(蹭)


(=∀=.):……醒醒〜(把人抱起来立住)


(*●△●):(倒)


(=∀=.):……(接住抱怀里)起来吧?我做好早饭了〜


(*●△●):(揉眼...


(=∀=.):tsuyo〜(拍拍)起床了〜


(*●△●):……(翻身把脸埋起来)


(=∀=.):宝贝?〜醒醒……(亲亲脑袋)


(*●△●):咕……


(=∀=.):咕是什么……宝贝太可爱了!(按按肩膀)起来了宝贝老婆〜老婆老婆〜


(*●△●):唔……(缓慢移动过去抱住狐狸的腰)唔〜(拍拍〜不动了)


(=∀=.):……我是闹钟啊?〜拍一拍就不响了……


(*●△●):……欧桑好吵……(蹭)


(=∀=.):……醒醒〜(把人抱起来立住)


(*●△●):(倒)


(=∀=.):……(接住抱怀里)起来吧?我做好早饭了〜


(*●△●):(揉眼睛)还想睡〜


(=∀=.):你一会要开会啊〜下午再睡〜(亲亲)


(*●△●):哦……(自己坐起来〜呆呆的)


(=∀=.):好乖〜嘿嘿……(扒拉团子立起来的头毛)


(*●△●):……呜嗷咕!(口齿不清的抗议)


(=∀=.):哦哦哦起床气了〜好凶好凶!


(*●△●):……(挠肚子)我去刷牙……(起来走掉)


(=∀=.):快去吧〜(拍屁屁)


……


(*●△●):(嚼)欧桑你找什么呢?


(=∀=.):我钱包又去哪了……(沙发上看来看去)


(*●△●):是不是掉缝里了?(盯着狐狸的背肌看)


(=∀=.):唔……(摸缝隙)还真的〜(放进裤兜里)


(*●△●):(盯胸肌)欧桑你的胸胸最近好像没有变大〜(嚼)


(=∀=.):(捂住胸胸)一大早的盯着人家的胸看〜好色哦!


(*●△●):……那你就不要裸着上身在家里晃来晃去!


(=∀=.):嘿嘿……热嘛……


(*●△●):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应该回来的〜午饭我给你做好了〜你自己热热〜(穿衣服)


(*●△●):……你几点起的啊?


(=∀=.):没注意……五六点吧?醒了就起来了〜你还在那里说「再吃一口」的时候〜


(*●△●):我哪有说!(凶凶)


(=∀=.):嘿嘿嘿……梦见吃什么呢?


(*●△●):……刨冰……(翻白眼)


(=∀=.):冰箱里有冰激凌……


(*●△●):耶〜(开心的吃一大口煎蛋)


(=∀=.):(走过去亲亲团子)我走啦〜(亲亲)回来了给你做果汁喝〜(亲亲)


(*●△●):fufufu〜欧桑欧桑〜(抱住)抱抱〜


(=∀=.):嘿嘿嘿……中午要乖乖吃饭哦!(再亲亲)


(*●△●):知道啦〜哦对了买点面包或者蛋糕回来吧?(亲亲)


(=∀=.):好〜(亲亲)


(*●△●):fufufu〜快走吧你〜(拍拍)冲啊黑狐狸怪〜


(=∀=.):走了走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突然偷袭亲一下Bcup)宝贝拜拜〜(逃走)


(*●△●):喂!!fufufu〜路上小心〜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平淡而甜蜜的早晨〜


话说我昨天猜中汉堡肉了〜嘻嘻〜(*/∇\*)


另外我要不要搬家去别的平台呢?……


❁ ❁ ❁ ❁ ❁ ❁ ❁ ❁ ❁ ❁ ❁ ❁ ❁ ❁ ❁ ❁ ❁



赤光青刚

Sunshine Complex 01-2

刚大概因为发了私设几点细节被PB了。

我就先不把私设细节放上来了。

正文真的啥啥都没有吧!


画面重叠 01 (下)

   到了下班的点,光一还留在办公室,手头还有一些东西要修改和审核,透过落地镀膜玻璃看了一眼外面,人三三两两走了几个,边视线投回工作屏幕上,边松了松领带,手机嗡了一声,

"堂本先生,今晚能见面么?"

啧。堂本光一忍不住轻微弹了一下舌头,觉得麻烦,刚想直接拉黑对方,又觉得自己太渣,犹豫了2秒,打字回复到,

"不好意思,易感期,而且还在工作,下班后回家吃药睡觉了。"

算是合理真实...

刚大概因为发了私设几点细节被PB了。

我就先不把私设细节放上来了。

正文真的啥啥都没有吧!


画面重叠 01 (下)

   到了下班的点,光一还留在办公室,手头还有一些东西要修改和审核,透过落地镀膜玻璃看了一眼外面,人三三两两走了几个,边视线投回工作屏幕上,边松了松领带,手机嗡了一声,

"堂本先生,今晚能见面么?"

啧。堂本光一忍不住轻微弹了一下舌头,觉得麻烦,刚想直接拉黑对方,又觉得自己太渣,犹豫了2秒,打字回复到,

"不好意思,易感期,而且还在工作,下班后回家吃药睡觉了。"

算是合理真实的拒绝。

 外面大办公室里传来了轻微礼貌的"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请问,堂本先生..."外卖小哥提了提手里的餐品。

"哦。" 松崎指向里侧办公室。

小哥小步走到光一办公室,敲了敲敞开的玻璃门。

"堂本先生,您好,您的外卖——香草奶盖热蛋糕到了,为了不影响口感,奶盖给您分装了,食用时请趁热撒在热蛋糕表面。"

"噗~~~" 斗真坐得离光一办公室最近,一口水忍不住喷出来。

我们老板不吃甜食...

斗真脑子好使,是走错部门了。

自家老板一向人前绅士风度斯文不败类,现在必定是对送错东西的辛苦工作人员报以职业微笑的。

"感谢您的光临,堂本先生。"

外送小哥开开心心疾步离开了程序部办公室。

松崎,生田,福田同时视线相会,

现在是?老大要给大美人送外卖过去了?

视线还没收回来,脑内还在靠眼神交流着,只听堂本光一不自然地又咳了几声,踱着步提着外卖走出办公室。

哦哦哦哦?!

生松福三人组视线热烈交流着。

光一斜眼撇了一下生田,三人收回了八卦交流热线,哦不,视线,继续假装埋头工作,耳朵不自觉往程序部出门左边的设计部移,仿佛可以跟着光一听到八卦。


  小爱是K命,哦,确切说,小爱和前台的礼子是KB社内K后援会的发起人,这个组织也不干什么,只不过成员偶尔聚在一起YY一下光一的日常,由于爱得深刻,对于光一常在酒吧乱把黑发圆眼小O的传言充耳不闻,我们扣酱怎么会喜欢黑发圆眼睛,我们扣酱只应天上有,当然只爱他自己,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气质非凡大Alpha,怎是那些酒吧小混混匹配的上!!!

  嗯,就是这样爱光一爱得深切的小爱,其实由于根本不是一个部门的,面都很难跟光一照到,修稿之类的事,从来也都是副部之间走动,终稿时又轮不到小爱出马,所以更是很少直面光一。而今天,不是自己千辛万苦,想方设法去程序部偷看一眼了,而是,堂本光一正大光明地踱着步子走进了他们设计部,此情此景,令人动容,小爱几乎泪目。

 忍着快要哭出来的冲动,还没有被情绪冲昏头脑,立马大踏步走到光一面前,

"光一部长,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

堂本光一向右侧身完美躲过小爱凑上来的身影,右斜跨了一大步,径直朝部长办公室走去。

在门口摆了个侧起脚尖的姿势,敲了敲门。

"嗨~~"里头的回应就一个音,却怎么粘腻又很可爱,心里痒痒的,像有人投来逗猫棒。

咳咳。S T O P。 堂本光一。

推门进了办公室,咳咳,要了我的半条老命了,全是莓果酒的甜味儿。

光一本能地皱起了眉,

"你这,怎么展开工作?"  谁进了你办公室受得了这?! 后半句没说出来。

堂本剛抬头的时候眉头微蹙,好像生气似的瞪了光一一眼,没有任何威慑作用,光一看起来满脸娇嗔意味,又深呼吸了一口。

只见堂本剛边摸着后颈确认着,边说道,

"怎么不能工作了?我们部门没几个A,而且我每天出门都涂抑味乳,是全球最新科技的抑味乳液,我每天都涂!不是您这么嗅觉灵敏的高强A根本闻不出我的味儿!你看我一天下来跟设计部同事都已经是叫我 剛尼桑 的关系了,手下就那么两三个A,哪个像您这样防着我了?哪个像您这样一进我办公室就自己腺体都控制不好了?!"

堂本光一被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再摸了摸自己后颈,想想自己也涂了抑味乳出门的,平常易感期也从来没啥特别,工作一忙起来不舒服都感受不到,自己用的抑味乳液虽然不是堂本剛用的全球最贵,也算是贵A品牌了,怎么到堂本剛这儿稍微一点点儿他就能嗅出来,真真是没面子。

大A还是很要面子的好么!

哎..还是,没话说,提起外卖纸袋,

"堂本先生,您好,您的外卖——香草奶盖热蛋糕到了,为了不影响口感,奶盖给您分装了,食用时请趁热撒在热蛋糕表面。" 光一丧气地重复着外送小哥的话,"外卖送错部门了,又都是堂本先生,组员也给指错路了。" 把纸袋安稳放到剛的办公桌,也想不出别的话。

你是智商降低的大猫吗?不是应该是聪明绝顶杀伐果断的A?堂本剛内心忍不住吐槽。

"感谢堂本先生把外卖送来,但我奉劝您下次再收到一定要当场给外卖小哥指出,我经常买这个牌子,店里人一直觉的是你就每次都送到你那里去,那你就每次都得送过来,这样你还得每次都遭受一遍我下流卑鄙的勾引,再质疑一遍我塑造工作环境的能力,与同事交往时是不是使用自己的性别优势,搞得您一天都在深呼吸咳嗽微皱眉,真的难为您。" 说着起身单手伸向办公室门的位置,微笑着请送蛋糕过来的堂本先生离开。

也不是没有想过解释一句我没有,只不过可能我易感期对你的味道特别敏感没啥别的意思。终究还是委屈巴巴地出了堂本剛办公室的门,没再多说一句话。


来设计部的时候还是只骄傲抬头的狐狸,走出设计部的时候像只受了委屈的大猫。身体状态不好,又被数落一顿,没心情加班了。关了电脑回家吃药睡觉。

睡梦中仿佛又回到初二的那一年夏天,篮球场上黑发圆眼睛的少年。偶尔在篮球场上看到过几次,很早就分化为A的光一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性别,只是看过他阳光下微笑的表情,跟同伴毫无戒心嬉闹的肢体,喝了水一甩头一脸的水珠子晶莹剔透。他肯定还没分化。光一想。对别人毫无戒心,也许连信息素的味道都还不懂得闻到?

等忍不住想去打探黑发少年是谁的时候,篮球场上却再也见不到他。学校里再也没有见过他。

初恋,难道是阳光下,意识涣散粘出幻像的一个梦?

堂本光一原本吃了药,应该睡的很沉,却在凌晨4:30梦中惊醒。黑发圆脸的少年在梦里再现,他微笑煽动地睫毛,阳光下干净的气质,没有任何其他气味,却合上了办公室那个长发魅惑的人的脸,他也有微笑煽动的睫毛,但他是妖娆的长发,他的气质,与其说是干净不如说是慵懒清高,味道,更不用说了,光一现在就好像可以回忆起今天对方办公室的味道,但是,无论气质气味跟印象中多违和,他微笑的画面,和梦中阳光下少年微笑的画面,重叠了。

堂本云共享
【乐屋】 …… (*●△●)...

【乐屋】


……


(*●△●):……所以说嘛〜可以在家里处理的工作就尽量还是安排在家里嘛〜


马内甲:是是〜(坐好好)


(=∀=.):(玩手机)


(*●△●):那些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就可以不做了对不对〜(吧啦吧啦)


马内甲:(很乖)没错〜刚说得对〜


(=∀=.):(抿嘴)


(*●△●):(指着行程单)光一的这个完全没必要过去嘛!在家里视频就可以了〜


(=∀=.):就是就是〜


马内甲:对〜我去沟通下〜


(*●△●):(翻来翻去)这又是什么?干嘛的?没有必要就不要去了〜光一很累的〜把资料拿回家看不是一样吗?


(=∀=.):(偷...


【乐屋】


……


(*●△●):……所以说嘛〜可以在家里处理的工作就尽量还是安排在家里嘛〜


马内甲:是是〜(坐好好)


(=∀=.):(玩手机)


(*●△●):那些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就可以不做了对不对〜(吧啦吧啦)


马内甲:(很乖)没错〜刚说得对〜


(=∀=.):(抿嘴)


(*●△●):(指着行程单)光一的这个完全没必要过去嘛!在家里视频就可以了〜


(=∀=.):就是就是〜


马内甲:对〜我去沟通下〜


(*●△●):(翻来翻去)这又是什么?干嘛的?没有必要就不要去了〜光一很累的〜把资料拿回家看不是一样吗?


(=∀=.):(偷笑)


马内甲:对对〜我去改〜


(*●△●):唔……(翻)


马内甲:之后我会按照这个思路去排〜


(*●△●):唔唔〜辛苦啦〜我的行程呢?(没翻到)


马内甲:光一已经帮你看过了……(递过去)


(*●△●):唔〜那我就不看了〜(没有接)


(=∀=.):(玩游戏)好多个地方都有问题呢〜


马内甲:你那个「我的休息日tsuyo必须在家」的原则简直是刁难人好吗!


(=∀=.):结果还不是好几天的都没改〜啧〜


马内甲:关系到好多人的啊!


(=∀=.):所以说你从一开始定的时候就应该按照这个原则!那不就不用改了吗!


马内甲:谁知道你的思维会退化到两岁!


(*●△●):fufufu〜(靠在狐狸身上)


(=∀=.):怎么tsuyo让你改你就没这么多废话!


马内甲:刚是在为了大家着想!


(=∀=.):我也是!


马内甲:是个鬼!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啦〜


(=∀=.):唔〜(抱着团子)看完我们就回家吧〜


(*●△●):嗯〜(对马内甲)还有需要商量的吗?


马内甲:(翻翻)没了〜回去吧〜我去开车〜光一回哪里?


(=∀=.):当然跟刚一起〜


马内甲:哦〜我以为你被扫地出门了〜(拿着东西开门出去)


(=∀=.):喂!!


(*●△●):fufufu〜好啦好啦〜


(=∀=.):(委屈)tsuyo〜你看他老欺负我……


(*●△●):你也总欺负他啊〜(摸摸狐狸毛)干嘛难为人家改行程?


(=∀=.):想多陪你〜(认真)


(*●△●):fufufu〜我们现在不像之前一星期才能在一起住一两天了呀〜你都已经搬去我那了〜


(=∀=.):想二十四小时都在tsuyo身边〜(认真)


(*●△●):傻瓜〜那你会看腻的吧〜


(=∀=.):才不会!五分钟前的tsuyo和现在的tsuyo就不一样〜去了个厕所的tsuyo回来又变了个样子〜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马内甲的电话)


(=∀=.):(接起来)怎么了?


马内甲:干嘛呢干嘛呢!两个都不回信息!我才离开这么会你不是又在做什么不该做的吧!车在楼下了快下来!


(=∀=.):什么都没做!来了来了!(挂)(温柔)老婆咱们回家吧〜


(*●△●):fufufu〜嗯〜(拿包包)我手机呢?


(=∀=.):在我包里〜你要用吗?


(*●△●):不用〜放着吧〜回家给我做糊糊吧想吃〜(往外走)


(=∀=.):是!老婆大人!(跟上)


(*●△●):还要汉堡肉〜


(=∀=.):必须有汉堡肉!


(*●△●):fufufu〜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bbb看起来宝贝累坏了!(只是拿起来就累了x


实在是……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黑狐狸是不是看起来白了一丁点了?


我觉得是〜


❁ ❁ ❁ ❁ ❁ ❁ ❁ ❁ ❁ ❁ ❁ ❁ ❁ ❁ ❁ ❁ ❁








红蓝

番外252 咸菜

前几天妈妈邮寄了自己腌渍的咸菜,可能是听刚说下雨头就会很晕吃不下饭,让她感到担心了,所以快递了很多口味,刚开心的吃了几天,结果很快就见底了,他又不好意思再麻烦老妈,只好自己琢磨着做,打电话咨询了步骤和诀窍之后,干劲十足的揉捏起咸菜来。

于是,之后光一每次在厨房看见刚,都发现他在揉咸菜。

“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

“啪唧啪唧……”

“就是决定还是演出。”

“啪唧啪唧……”

“喂!你那个咸菜到底要捏到什么时候?”

刚笑:“这样才能让调料快点进去啊!”

光一指着盆里的白菜:“这个都快被你捏碎了吧?是碎了吧?”

刚利索的藏在了别的白菜下边:“哪有?”

光一被他逗笑了:“咸菜是这...

前几天妈妈邮寄了自己腌渍的咸菜,可能是听刚说下雨头就会很晕吃不下饭,让她感到担心了,所以快递了很多口味,刚开心的吃了几天,结果很快就见底了,他又不好意思再麻烦老妈,只好自己琢磨着做,打电话咨询了步骤和诀窍之后,干劲十足的揉捏起咸菜来。

于是,之后光一每次在厨房看见刚,都发现他在揉咸菜。

“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

“啪唧啪唧……”

“就是决定还是演出。”

“啪唧啪唧……”

“喂!你那个咸菜到底要捏到什么时候?”

刚笑:“这样才能让调料快点进去啊!”

光一指着盆里的白菜:“这个都快被你捏碎了吧?是碎了吧?”

刚利索的藏在了别的白菜下边:“哪有?”

光一被他逗笑了:“咸菜是这么腌的吗?”

刚:“是啊!”

光一:“虽然我也不是专业的,但是怎么都觉得你弄的不对!”

刚:“你来?”

光一赶紧摇头。

刚:“切~”

光一:“总之我们决定做交响乐了。”

刚:“你之前电话会议说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个演出?”

光一:“是啊,毕竟是前两年就定好了的事情。”

刚:“原来是这样!”

光一:“刚开始说能够再演的话就定在2021年正式公演怎么样,有谈过这个,因为2021年还是有点太久了。然后计划就变成了在之前的2020年举行交响音乐会然后在2021年正式再演,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结果疫情来了,各方面都在犹豫。”

刚:“要考虑是不是会反弹哦,看新闻,反弹还是很容易的。”

光一:“嗯,本来还想solo live,正好跟骑士物语的交响音乐会撞在了一起,应该会变得很忙,结果现在solo live是完全没法做了。”

刚:“确定了?”

光一:“嗯,昨天已经正式给我消息了。”

刚:“要我说,这种强度还好没有做。虽然你精力很好,但也太累了吧?”

光一摸摸鼻子:”也还行吧?”

刚白他一眼,这家伙好像特别喜欢用工作来证明自己,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刚:“要我说,现在就是强制性的解除紧急事态,事实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安全,不管是为了经济复苏还是稳定民心什么,虽然官方那么说了,但还是很危险的,你要注意啊~”

光一蹭到他旁边,黏黏糊糊的说:“我还想如果到地方去做solo live你可以跟我一起。”

刚被他蹭的歪了歪身体:“啥?我还得跟着你?”

光一:“那你在家里有啥事?”

刚:“我做咸菜,写歌,有很多事情做好吧。”

光一搂住他的腰:“咸菜又不用一直做,歌也不用一直写。”

就在两人正腻歪的时候,光一的手机响了。

见他出去,刚把揉的差不多的白菜倒进预先就洗好的罐子里,密封起来。

又看了一眼旁边很多新鲜的小黄瓜,忽然感觉腌咸菜大业一时半会儿还真是完不成。

这边光一跟三上定了下午的工作之后,又听了几个八卦。

手机还没挂就回来跟刚说:“欸?听说武田结婚了!”

刚:“真的?不会是我脑子里想的那个?”

光一笑出声来:“就是他啊。”

三上那边无奈的摇摇头,把电话挂断了。

刚睁眼说瞎话:“不会是因为看了他的肌肉节目……”

光一笑着摆手:“才不是,听说对方是才22岁的模特哦!”

刚面无表情应了一声:“哦!”

光一:“有点儿厉害啊!”

刚白了他一眼。

光一:“之前leader也是……”

刚推他:“你靠靠边,挡着我了。”

光一看他又开始清洗小黄瓜,问道:“你还要接着做?”

刚放开水龙头:“不做都变得软趴趴的了,现在太热了,根本放不住啊。”

光一:“阳台上新长出来的都被你薅光了吧?明明长在上面就好了,薅下来肯定放不住啊。”

刚略微有些心虚:“我也有留吧?”

光一很肯定的说:“我刚才去看了,一个小都没看见。”

刚往嘴里塞了个小黄瓜:“是吗?那可能是我忘了吧?”

光一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也跟他要了一根放在嘴里,一边吃还忍不住点头。

刚:“你不出去嘛?”

光一:“不着急。”

刚:“你要跟我一起做咸菜嘛?”

光一:“算了,我就看看。”

刚美滋滋的说:“我感觉自己做的还挺成功,过几天你就能吃到成品了。”

光一笑:“我记得你好几天前也是这么说的,等我要吃的时候,欸?咸菜呢?”

刚:“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你总不回来,开封了之后就必须要吃光啊。”

光一:“完全是借口吧?你一个人吃那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刚:“真是太好吃了,我不骗你。”

光一:“那我这次肯定要吃到。”

刚:“好吧,我会记得给你留的。今天晚上其实也可以开封一坛了。”

光一却说:“今天啊?我可能会在外面。”

刚瞪眼睛:“又?”

光一:“没办法,跟他们约定的是排练到深夜。”

刚:“那就不要怪我吃太快。”

光一:“对了,我刚刚还听说事务所有个jr.也感染了。”

刚惊讶:“真的假的?”

光一:“嗯,现在不是没有什么活动吗?据说发病之前很长时间都没有接触过事务所里的人。”

刚恍然:“怪不得上次去食堂都没人。”

光一:“本来是想让Jr.回来的,但有了这事儿估计又要延迟了。”

刚:“所以我说你也要注意一点,现在反复还是挺厉害的。”

他还是挺担心光一的,工作展开之后,他就像是迫不及待的放飞自我一样,接触的人越多不是越危险嘛?但能怎么办呢?他也就只能多提醒了。

刚把调料都弄好,正想着是不是也要上手揉一揉的时候。

光一忽然出声:“我完全不想吃碎掉的黄瓜!”

刚一瞬间反应过来,笑的停不下来。

现在他们家的阳台上,除了黄瓜架,还有就是一片被摘光了土,没错,就是这么光溜溜。

刚大早上就在这里忙活,那些成熟的,不成熟的,半成熟的蔬菜都被放进了一个又一个罐子里。虽然光一很怀疑他能是否能做出来和阳子妈妈一个味道,但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只是面对略显得荒凉的阳台有些有气无力。所以他临出家门的时候还是问刚现在种点儿什么秋天能收获,把那些不能再继续长下去的,或者已经被拔光的地方填补起来。

刚没想到他兴致这么好,按理说应该很忙的相方竟然主动想要种地?

于是刚又列了长长的单子,除了让他在外面带回来的,剩下的都打算在网上买。

光一下午2点钟到达富士电视台,今天是要看上三期的奔奔奔最终剪辑。

滨崎看见他进门很快迎过去:“你今天来的真早啊!”

光一:“我今天出来的早呢~”

剪辑师看见他们来了,熟练的把已经剪了一部分的片子调出来。

光一也没什说什么,拽了一旁的椅子就看了起来。

滨崎桑也就不陪着了,在他的印象里,光一桑对于幕后的工作很精通,而且这事儿也干过无数次了。

果然,没多久,光一就从剪辑室里出来了。

滨崎工作中抬头一看,还有点儿意外:“今天好快。”这才10分钟左右吧?

光一走过来:“已经合作熟了,剪辑师。”

滨崎也站起身:“这就走了?”

光一点头。

滨崎:“那我送送你。”

光一赶紧拦住他:“不用,我都来过那么多次了。不过我看你们已经恢复正常工作了吧?”

滨崎:“是啊,大多数时候还是线上活动的。”

光一表示理解:“奔奔奔可能还有好一阵子都是远程录制,辛苦了。”

滨崎笑:“原来大家都抱怨从早上拍到晚上,现在反而都想出去走走呢!”

光一:“连我这种都有点儿怀念外景的时光了。”

滨崎:“是吗?那以后企划去很远地方……”

光一立即打断他:“那还是算了吧……”

滨崎立马笑了。

他本人还是很喜欢和光一刚两人合作的,他们俩个人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很单纯的,也好相处,工作中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又能有一定的收视率,所以也是真心喜欢。

滨崎桑:“啊~一会儿是要去排练嘛?”

光一点头。

滨崎桑:“真辛苦啊,不过这个时候还是要有防护意识。”

光一:“是,虽然有各种方面的为难,但肯定会注意的。

滨崎桑:“还是想安排你们外出录节目呢!”

光一笑起来。

滨崎:“感觉再呆下去骨头都脆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各自分开。

光一顺手拿走了之后几期的策划案,说是让他们俩个先看看。

之后的时间,光一基本上就是在东宝提供的排练场地度过的。

从下午到这里,排练了4个小时之后,发饭了,才能休息一会儿。

光一吃着staff给递过来的盒饭,忽然接到了刚给他发的一张照片。

光一看了一眼,也丝毫不惧的发了他们的便当。据说是从附近的商家那里定制的,非常豪华。

家里的餐桌上,刚看完照片之后撅起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猪肉和莴苣,忽然觉得不香了。

他站起身,走去厨房把前几天做好的一坛咸菜开了封,一股酸辣味儿立即扑面而来。

他蹲在那里夹了一块小黄瓜放进嘴里,瞬间幸福的不行,干脆拿了碟子装了几条,然后又密封起来,给光一拍了一张照片。

接收到照片的光一:“……”所以这坛也没有他的份了吧?


下载 至主博客 @细雨绿荷  

细雨绿荷

【KT现实向】《KinKi Kids の 恋爱妄想》番外252咸菜

每周六下午16:00点更新

内站更新地址链接:https://gjxiyulvhe.lofter.com/

网盘手机好像也能点了

正篇全文: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H6W53EEhv77-TT0-Egttw 提取码:f3w2

番外大集合至252章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6Ov2kWE_UvKGGZrC_v-MHw 提取码: rdsn

每周六下午16:00点更新

内站更新地址链接:https://gjxiyulvhe.lofter.com/

网盘手机好像也能点了

正篇全文: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H6W53EEhv77-TT0-Egttw 提取码:f3w2

番外大集合至252章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6Ov2kWE_UvKGGZrC_v-MHw 提取码: rdsn

赤光青刚

Sunshine Complex ABO 01-1

不好意思 明天要早起工作 一个01还分了上下 ABO 有很多私设 不会太沉重末世感  OOC都算我的 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01. 画面重叠(上)


  办公楼前台的两位招待小姐梳起柔顺的头发,抿着得体的微笑,点头,对着踱步进入的人用适中的音量说着早上好。那人也用同样适中的音量和点头回应早上好,一低头的瞬间,刘海差点遮住左边的眼睛,一身长款深卡其的羊毛外套配上深灰色的羊绒围巾,倒是给凌冽的脸部线条中和出一点温和。堂本光一从没有精心过衣物,看到顺眼就顺手买下,常常...

不好意思 明天要早起工作 一个01还分了上下 ABO 有很多私设 不会太沉重末世感  OOC都算我的 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01. 画面重叠(上)

 

  办公楼前台的两位招待小姐梳起柔顺的头发,抿着得体的微笑,点头,对着踱步进入的人用适中的音量说着早上好。那人也用同样适中的音量和点头回应早上好,一低头的瞬间,刘海差点遮住左边的眼睛,一身长款深卡其的羊毛外套配上深灰色的羊绒围巾,倒是给凌冽的脸部线条中和出一点温和。堂本光一从没有精心过衣物,看到顺眼就顺手买下,常常可以一穿好几年。

确认过光一已经走过,进了电梯,低马尾柔顺模样的前台小姐低声问身边高马尾染了黄发的同事,“你刚刚有没有闻到光一的味道?他是不是到易感期了?”

“你真是的,那味道都淡的几乎闻不出来,就跟普通他们那些Alpha用来避信息素气味会用的淡香水一样,你怎么确定那是香水还是他的味道,再说那么淡,再说你一个B还在那儿乱感受什么?!”

“你...你你这个是赤果果明晃晃的性别歧视!不带你这么人身攻击的!B就不能闻闻A的味道感受感受啊?现在AB恋的多着呢好吧!只有O可以平权我们B就不用平权啦?!什么嘛~哼!”

“嘘~”

八卦立马被其他前来的社员打断,前台小姐姐们停止了讨论,继续用温柔甜美的笑容给社员们问候早安。

 

KB社的办公环境是现代年轻人都比较喜爱的简约现代化设计,游戏公司本身也要有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和品位,简洁和有科技感的办公室甚至可以成为年轻人向往的公司要素之一。办公气氛也相对自由,所以堂本光一并不像其他大公司的Alpha领导那样不易接近,甚至,他的下属在背后都管他叫“Kochan”。

大家泡着到办公室的第一杯咖啡,爱甜食的那些正在询问要不要叫蛋糕或布丁吃,突然讨论声被冲进程序部的松崎佑介的叫声打断,

“喂喂喂,大消息,今天设计部会新来一个部长。”

“诶?”

“啊?原来的藤木部长呢?”

“他被挖角去A社了。上面早知道了,一直没说,一直到新人来了才说。”

“这么不厚道?工作不用交接的么?这样新部长怎么跟组员沟通?工作不会很难开展吗?还有还有,新部长是A是B是O?这些设计部的人都不知道,员工还有没有人权啦?”

“别整天讨论性别,你这样才影响不好吧,无论是A是B是O,总得先看他人品和工作能力怎么样吧?”

一片喧闹声中堂本光一终究还是咳了一声,虽然他平时跟后辈们亲近,但是一说话基本也没人敢再叽歪些啥,大家也觉得这么明晃晃说八卦不是一个追求效率的部门该有的风气,终归还是立马闭了嘴。

 

程序部这边讨论了一下子就正常开始进入自己的工作,设计部那里的人就没那么好过了,正式上班10:00,知道藤木部长一句再见也不说其实是被挖角,没有任何道别就是因为不答应上面近期这个项目做完再走,上面觉得藤木不厚道,工作交接也不要他做,直接赶人走,现在这个项目重大,是设计部下半年最大的事,主心骨不在,副部还稍显稚嫩,马上要到的新部长总得磨合..设计部的员工现在内心十分恍惚。

恍惚中,伴着踱步进入,一股微醺的熟莓果酒味淡淡进入设计部,铃木社长亲自带着新部长进来了,新部长一头微卷的长发,在两边梳起了小揪揪,长袍式的外套和宽松的裤子尤其显得他娇小纤瘦,圆眼睛给人灵动聪颖的感觉,嘴唇总是像微微翘起似的,礼貌干净地说道:“大家好,我是堂本剛。”

 设计部的奈奈,一句话就已经被堂本剛迷晕了,趁着铃木社长带着堂本剛踏出设计部去程序部打招呼的时候,立马瞪着眼睛对着身边的好友小爱说道,

“天哪,什么神仙部长,长得也太美了吧?是姓堂本的都是美人帅哥是吗?”

“嘘!你小点儿声!”小爱提醒到。

 

“堂本剛效应”似乎,好像,差不多对KB社全员有效。

 

 

堂本剛用干净礼貌的声音问候,亲手递给程序部部长堂本光一3大盒和式点心作为程序部成员的慰问品,点心看着够高级,量也管够,剛部长想必挺有钱。

堂本光一边接手慰问点心边怔了2秒,回过神来咳了一声,放下点心,伸过手去,忍不住有点装腔作势地使用他的低音炮,

“你好,我是程序部的堂本光一。”

“以后就是同事了,多多指教,光一部长。”堂本剛迎上手去,说完忽闪了睫毛浅笑了一下。

在那个瞬间,堂本剛问闻到了淡淡的雪松苦橙混合的气味,堂本光一尴尬地放开手,右手不自然地抚摸后颈,立马调试了状态。堂本剛对着他笑笑,拿起光一办公桌上的数码板旁边的笔,故意走到贴近光一右耳处,

“诶?光一部长,你们程序部的也要用数码版画画的嘛?”

“啊,不是,是为了方便核对终稿的时候,给设计部的同事用的。”光一的回答合情合理,声音却有点虚。

堂本剛在拖了尾音说了哦~~之后,对光一耳边轻快说了句,“放心,别人闻不出来。”

笑着走开了。

堂本光一深吸一口气的功夫就调整回工作状态,易感期对于一个追求工作效率并秉持不可以输给自己生理天性,于是易感期也绝不请假的Alpha部门领导来说,还是有点辛苦的,特别是,在公司要天天遇到堂本刚之后。

堂本云共享
【电话】 (=∀=.):老婆老...

【电话】


(=∀=.):老婆老婆你想我啦?


(*●△●):唔……欧桑〜


马内甲的声音:要死了门都不关!


(=∀=.):(对马内甲)你怎么还在?出去的时候把门锁上〜


马内甲的声音: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出去了!


(=∀=.):快走!我要和宝贝亲亲tsuyo打电话!


(关门声)


(*●△●):……


(=∀=.):tsuyo〜怎么突然打来?要买什么回家吗?


(*●△●):没有……没什么其实……


(=∀=.):tsuyo〜是不是又在乱想?


(*●△●):唔……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哦……


(=∀=.):嗯〜一转眼就一年了〜


(*...

【电话】


(=∀=.):老婆老婆你想我啦?


(*●△●):唔……欧桑〜


马内甲的声音:要死了门都不关!


(=∀=.):(对马内甲)你怎么还在?出去的时候把门锁上〜


马内甲的声音: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出去了!


(=∀=.):快走!我要和宝贝亲亲tsuyo打电话!


(关门声)


(*●△●):……


(=∀=.):tsuyo〜怎么突然打来?要买什么回家吗?


(*●△●):没有……没什么其实……


(=∀=.):tsuyo〜是不是又在乱想?


(*●△●):唔……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哦……


(=∀=.):嗯〜一转眼就一年了〜


(*●△●):昨天欧桑有谢谢我陪着你〜


(=∀=.):唔〜


(*●△●):其实我也要谢谢欧桑愿意陪着我……


(=∀=.):嘿嘿……不对哦〜应该是谢谢tsuyo允许我陪着你〜


(*●△●):fufufu〜欧桑你真烦人〜我要被你宠坏了〜


(=∀=.):已经宠坏啦〜ジャニーさん说过很多次了〜You!要把小刚宠上天了!


(*●△●):fufufu〜你总是挨说〜


(=∀=.):呃〜我都习惯了其实……都是为我们好〜


(*●△●):是啊……(哽咽)


(=∀=.):tsuyo不要哭〜


(*●△●):我没有哭!(吸吸)


(=∀=.):我听见吸鼻子的声音了〜


(*●△●):都说了没有哭!(凶凶)鼻子痒!


(=∀=.):好好好〜没有哭〜


(*●△●):(吸吸)哦对了〜欧桑你要注意安全啊!(吧啦吧啦)


(=∀=.):嘿嘿嘿……(傻笑个不停)


(*●△●):……跟你认真说呢!笑什么啦!


(=∀=.):老婆关心我我开心嘛……


(*●△●):……说得好像我平时不关心你似的〜


(=∀=.):没没!一直关心的!


(*●△●):fufufu〜你认真点啦!


(=∀=.):知道知道!保证注意安全!


(*●△●):唔……


(=∀=.):宝贝你早上已经嘱咐过啦〜


(*●△●):哦!你嫌我烦!


(=∀=.):(完了)没有!绝对没有!


(*●△●):……我不要给你打电话了……(撅嘴嘴)


(=∀=.):tsuyo我真没有烦!我是开心啊!


(*●△●):(其实没有在生气)电话号码删掉〜


(=∀=.):(内心:……原本也没存吧……)宝贝……


(*●△●):知道错了嘛?不认错的话隔离你〜


(=∀=.):诶!我不想再睡阳台了……会晒秃的……


(*●△●):fu……咳……


(=∀=.):tsuyo你笑了!


(*●△●):哼〜不睡阳台就回你家去〜


(=∀=.):我错了老婆……不要隔离我……


(*●△●):那〜认错要带礼物哦〜


(=∀=.):我保证带着甜品回家!


(*●△●):fufufu〜看在甜品的份上〜


(=∀=.):嘿嘿……


(*●△●):你怎么那么闲啊〜不工作就回家来!


(=∀=.):我也想啊!那个破马内甲说要等个什么讨论一下〜半天了!


(*●△●):……你又说他破……可怜的马内甲〜


(=∀=.):(吃醋)破!


(*●△●):好好好〜那你结束早点回来陪我〜我一个人有点寂寞〜


(=∀=.):嗯!结束了马上回家!


(*●△●):带上甜品!


(=∀=.):带!


(*●△●):fufufu〜


❁ ❁ ❁ ❁ ❁ ❁ ❁ ❁ ❁ ❁ ❁ ❁ ❁ ❁ ❁ ❁ ❁


又写了一大堆平淡(?)的日常〜


是不是都看腻了啊……


唔……


❁ ❁ ❁ ❁ ❁ ❁ ❁ ❁ ❁ ❁ ❁ ❁ ❁ ❁ ❁ ❁ ❁




堂本云共享
(=∀=.):(坐在阳台看天...

(=∀=.):(坐在阳台看天)


(*●△●):(走过去从后面趴在狐狸身上〜搂住)


(=∀=.):(亲亲团子的胳膊)


(*●△●):(亲亲狐狸)


(=∀=.):(把团子拉过来)


(*●△●):(和狐狸靠在一起)


(=∀=.):(搂着)


(*●△●):一年了哦……


(=∀=.):唔……


(*●△●):感觉过得好快……


(=∀=.):唔……(低头)


(*●△●):欧桑……在哭吗……(摸摸)


(=∀=.):没有哭……(擦擦眼睛)


(*●△●):fufufu〜ジャニーさん会笑你的〜You!这么大个人哭什么哭!(眼泪在大眼睛...


(=∀=.):(坐在阳台看天)


(*●△●):(走过去从后面趴在狐狸身上〜搂住)


(=∀=.):(亲亲团子的胳膊)


(*●△●):(亲亲狐狸)


(=∀=.):(把团子拉过来)


(*●△●):(和狐狸靠在一起)


(=∀=.):(搂着)


(*●△●):一年了哦……


(=∀=.):唔……


(*●△●):感觉过得好快……


(=∀=.):唔……(低头)


(*●△●):欧桑……在哭吗……(摸摸)


(=∀=.):没有哭……(擦擦眼睛)


(*●△●):fufufu〜ジャニーさん会笑你的〜You!这么大个人哭什么哭!(眼泪在大眼睛里转)


(=∀=.):(看着tsuyo)……你还说我〜(笑)


(*●△●):我没哭〜(拼命眨眼)答应过不哭的〜


(=∀=.):(给团子擦擦眼角)


(*●△●):一会去拜祭的时候多跟他聊一会吧〜


(=∀=.):唔……


(*●△●):扣酱想跟ジャニーさん说什么?


(=∀=.):爱〜还有〜


(*●△●):唔?


(=∀=.):谢谢他带给我的一切……


(*●△●):嗯〜


(=∀=.):谢谢他把tsuyo带给我……


(*●△●):嗯……


(=∀=.):(拉着团子)也要tsuyo谢谢愿意陪在我身边〜


(*●△●):fufufu〜我还以为你要跟ジャニーさん汇报工作〜


(=∀=.):唔……是打算汇报下……


(*●△●):诶?〜总觉得爷爷会下来打你的头……


(=∀=.):还有要汇报下照顾tsuyo的情况〜


(*●△●):这是什么奇怪的汇报……


(=∀=.):是生活部分啊!


(*●△●):……好吧好吧〜(抱住)


(=∀=.):tsuyo呢?打算说什么?


(*●△●):就还是聊聊天啊〜跟以前一样〜fufufu〜普通的聊天〜普通的挨说〜


(=∀=.):喂……每次都只是我一个人挨说吧……


(*●△●):fufufu〜还不是因为你总汇报工作〜


(=∀=.):我们两个总有一个人要说工作的啊……


(*●△●):はいはい!(拍拍狐狸)好了换衣服啦〜准备出发了〜马内甲要来抓人了〜


(=∀=.):嗯〜


(*●△●):不要哭了哦〜(亲亲)


(=∀=.):我没哭!


(*●△●):哦〜(去换衣服)


(=∀=.):tsuyo才哭了!


(*●△●):哦哦〜


(=∀=.):喂……


❁ ❁ ❁ ❁ ❁ ❁ ❁ ❁ ❁ ❁ ❁ ❁ ❁ ❁ ❁ ❁ ❁


爷爷请保佑您的两个宝贝哦〜🙏🙏🙏


❁ ❁ ❁ ❁ ❁ ❁ ❁ ❁ ❁ ❁ ❁ ❁ ❁ ❁ ❁ ❁ ❁

一场梦

双生(2)

max的动物本能堪称人间一绝。

在纷繁芜杂的大环境里,谁也没有他感知敏锐。危急时刻不用思考全凭本能,让他在数次演习中转危为安,拔得头筹,颇得教授赏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刚毕业到警局报道,就被局长分派了一个重要任务:进监狱做卧底保护照顾tul。

那可是tul啊!是警校里总有他的传说的那个一哥tul啊!

max骄傲且自豪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并在tul“入狱”前一天住进了监狱房间。


当tul走进房间时,max正躺在床上神游,听得关上铁栅栏的一声响,max一骨碌爬起来,视线就黏在了tul身上,完全移不开。

max心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P tul真人比照片帅气这么多!这种气质...

max的动物本能堪称人间一绝。

在纷繁芜杂的大环境里,谁也没有他感知敏锐。危急时刻不用思考全凭本能,让他在数次演习中转危为安,拔得头筹,颇得教授赏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刚毕业到警局报道,就被局长分派了一个重要任务:进监狱做卧底保护照顾tul。

那可是tul啊!是警校里总有他的传说的那个一哥tul啊!

max骄傲且自豪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并在tul“入狱”前一天住进了监狱房间。


当tul走进房间时,max正躺在床上神游,听得关上铁栅栏的一声响,max一骨碌爬起来,视线就黏在了tul身上,完全移不开。

max心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P tul真人比照片帅气这么多!这种气质,我心动……诶?诶!我是在想什么?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max虽然不断地提醒着自己还有任务,同时也能感觉得出tul不着痕迹地在打量自己,但是当tul开口试探的时候,max还是忍不住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的各种情况告诉了tul,除了入狱原因打死不能说,其他各种几乎已经歪到相亲向的问题,max事无巨细对tul全说了一遍。max不是没有犹豫过,但是犹豫一秒过后,就被一种“我想亲近这个人,我想和他多说点话”的念头占领了全部思维。


从那天开始,max就开始了对tul的贴身保护。无论tul去哪里,max一定尾随其后。无论是活动放风还是吃饭洗澡,有tul的地方,总有max。

尤其是洗澡,max“入狱”前不知从哪听说了监狱捡肥皂的故事。他出于照顾保护tul的目的,想着“肥皂掉了我来帮P tul捡”,所以洗澡时凭借自己强悍的综合格斗技能,霸占了tul旁边的位置,而且总站得比tul退后半步,方便监视肥皂的动向。

然而,从始至终,肥皂从未落地,但max的视线总是在tul完美的臀线上流连不已,直看得tul觉得如芒在背。终于有一天,tul忍不住了,他在洗澡的时候往后退了一步,换成tul站在了max的后方,max本能地侧身回头,两人第一次近距离且正面地坦诚相见,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tul心想“咦,这小子的肌肉线条不错嘛”,max则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了口:“好、好大……(的胸肌)”音量没有半分控制,一时间惹来了周围人的纷纷侧目。两个高大俊朗阳光英气的帅哥,把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要惹来不少人的注意,更何况其中一个(max)顶着一张男女通杀的脸,却有着令人恐惧的武力值,他虽然武力值惊人,却小鸟依人一般拼命地黏着另一个(tul)。现在他居然称赞另一个很大,这说明了什么?!难不成他不是猛1,是猛0?!周围的人一想到这点,背上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意,大家不约而同的做了同一件事:关水走人。留下来绝对没好事,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少不得要被人封口的。

tul一脸黑线地看着浴室里的其他人在十秒钟内走得干干净净。只剩眼前这位舍友,还在用近似无辜的眼神,比对两人的身材。tul想到了他刚才惊呼的“好大”,心里莫名感到一丝丝窃喜,瞬间就充满了自豪感,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客气回应道:“话说,你的也不小啊!”max也有点高兴,心想:“P tul居然称赞我胸肌练得好,但我还是想跟他问问经验。”就开口问道:“哪里哪里,还是没有你的大。话说,P tul,我能摸摸你的(胸肌)吗?”tul瞬间陷入了震惊之中,却没有被冒犯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太奇怪了”tul心想,抬头却看max往自己这边跨了一步,手好像要伸过来的样子,tul吃了一惊,使出了一招小擒拿手。max的本能在这时占了上风,两人拳打脚踢,瞬间就过了好几招。如果不是现在场面过于诡异,这几招对打简直能称得上是教科书级别的示范。

浴室外动作慢一点的人,听到了浴室里拳拳到肉的肉搏声,一边脑补出十万字,一边飞也似的逃走了。


好在误会还是解除了。(不解除也没办法,我又不想被屏蔽哼)

至于此后监狱里一直风传着他俩在浴室里的风流韵事,还衍化出各种版本,就是他俩始料未及的了。


堂本云共享

给俩小孩打预防针〜


511要被光一爸爸拽脱臼了!


还是244乖〜

给俩小孩打预防针〜


511要被光一爸爸拽脱臼了!


还是244乖〜

堂本云共享
(开门声) (=∀=.):(...

(开门声)


(=∀=.):(抱了个盒子进屋)我回来了〜


(*●△●):(迅速藏起手中的冰激凌)欢迎回家〜


(=∀=.):……(给盒子喷消毒液)我已经看到了……(脱衣服)


(*●△●):唔……今天好热嘛〜(嘟嘴撒娇)


(=∀=.):吃吧吃吧……你脸蛋上吃的都是〜(光着)我先去洗澡〜(往浴室走)


(*●△●):(擦脸)哦哦……(吃冰激凌)那盒子是什么?


(=∀=.):啊!(停住)tsuyo不要过去哦〜喷了消毒液〜一会我洗完澡再给你看〜


(*●△●):(大眼睛盯着看)


……


(=∀=.):(抱着擦过的盒子)tsuyo〜(坐在团子旁边...



(开门声)


(=∀=.):(抱了个盒子进屋)我回来了〜


(*●△●):(迅速藏起手中的冰激凌)欢迎回家〜


(=∀=.):……(给盒子喷消毒液)我已经看到了……(脱衣服)


(*●△●):唔……今天好热嘛〜(嘟嘴撒娇)


(=∀=.):吃吧吃吧……你脸蛋上吃的都是〜(光着)我先去洗澡〜(往浴室走)


(*●△●):(擦脸)哦哦……(吃冰激凌)那盒子是什么?


(=∀=.):啊!(停住)tsuyo不要过去哦〜喷了消毒液〜一会我洗完澡再给你看〜


(*●△●):(大眼睛盯着看)


……


(=∀=.):(抱着擦过的盒子)tsuyo〜(坐在团子旁边)


(*●△●):(好奇)这是什么宝贝?一直抱着〜(伸手扒拉)


(=∀=.):宝贝宝贝〜(抓住团子的手)先说好啊……我想了很久……你不准笑啊……(害羞)


(*●△●):fufufu〜什么啦?〜这么大个盒子〜


(=∀=.):唔……是礼物……


(*●△●):七夕祭吗?


(=∀=.):唔唔!


(*●△●):fufufu〜这么大肯定不是钻戒〜


(=∀=.):诶……tsuyo还是想要钻戒吗?我还是去买钻戒吧……(打算逃走)


(*●△●):(拉回来)钻戒你给我买了好几个啦〜我就要这个大盒子〜(亲亲狐狸)


(=∀=.):嘿嘿嘿……(抱着盒子傻笑)


(*●△●):(戳戳盒子)还不给我吗?


(=∀=.):啊!我从网上订的!结果写错地址寄去我自己家了〜刚才我去拿了回来〜(打开盒子递个团子)


(*●△●):我说怎么睡个午觉你就不见了了〜(扒着看)啊〜(拿出来)


(=∀=.):(不安)


(*●△●):好可爱的七夕竹〜还有这么小的吗?(开心)


(=∀=.):唔唔!可以摆在桌子上!


(*●△●):fufufu〜好可爱啊〜(掏盒子)还有小挂件和纸笺〜(看来看去)已经挂上的这个是欧桑写的?(脸红)


(=∀=.):是啊……嘿嘿嘿……tsuyo喜欢吗?(期待)


(*●△●):(抱住狐狸)超级喜欢〜谢谢扣酱〜(亲亲)扣酱怎么会知道有这个?(拿起小盒子里的笔写纸笺)


(=∀=.):我们又不可以出去挂在外面的竹子上〜我就突然想起来4U他们提过这个〜我就去买了〜


(*●△●):fufufu〜(写好的纸笺挂上去)


(=∀=.):写了什么?(凑过去看)


(*●△●):(摸鬓角)靠那么近看〜老爷爷吗〜


(=∀=.):(笑裂)嘿嘿嘿!tsuyo好爱我哦!


(*●△●):はいはい!走开走开〜我要挂小挂件了〜


(=∀=.):我也要挂!


(*●△●):fufufu〜不能挂太多了了啦〜(开心)


(=∀=.):唔唔!(认真)


(*●△●):(认真选)唔……


(=∀=.):……这里挂一个比较平衡……


(*●△●):好啦!(超级开心)我去放在电视旁边好了〜


(=∀=.):tsuyo喜欢就好〜嘿嘿嘿……


(*●△●):(回来坐下)欧桑可是我没有买礼物给你……


(=∀=.):没关系!tsuyo答应我一件事作为礼物吧!(眼睛闪烁着光)


(*●△●):好啊〜是什么?(歪头)


(=∀=.):(凑到耳边小声说)


(*●△●):(脸红)もう!(打狐狸)


(=∀=.):好不好嘛……(撒娇)


(*●△●):……(摸鬓角)变态欧桑!(点点头)


(=∀=.):嘿嘿嘿……


(*●△●):我饿了我饿了!快去做饭给我吃!(咬狐狸胳膊)


(=∀=.):はいはい!奥さん乖乖看会电视〜(大亲亲)我去做好吃的!(亲亲)


(*●△●):(亲亲)fufufu〜快去啦〜


❁ ❁ ❁ ❁ ❁ ❁ ❁ ❁ ❁ ❁ ❁ ❁ ❁ ❁ ❁ ❁ ❁


被个渣A提醒了今天是七夕祭〜


结果就又写了跟LF正文无关的事〜(认错


不过〜嘿嘿嘿…团子要被吃了…(满脑袋高速公路


❁ ❁ ❁ ❁ ❁ ❁ ❁ ❁ ❁ ❁ ❁ ❁ ❁ ❁ ❁ ❁ ❁


一场梦

双生(1)

这是之前发过的文,想尝试写成长篇。我尽量不坑……


tul最近有点烦躁。

他这次的监狱卧底行动已经开展两个星期了,这段时间,卧底行动毫无进展,原因之一,就是同室室友用各种逗比沙雕的方式跟在自己旁边,自己完全找不到单独行动的机会。

他想到临行前,组里老大拍胸脯作保证:“这次行动安全系数还是比较高的,我会给你选个不用你操心的室友。”

再回头看看对面床上貌似睡得四平八稳人事不省,但只要自己想行动就总能黏在自己身边的室友max。

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声“蟹啊~”


tul今天还是有点烦躁。

一直黏着自己的室友,这两天突然不见踪影。

敬业的tul虽然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抓住了行动机会,...

这是之前发过的文,想尝试写成长篇。我尽量不坑……


tul最近有点烦躁。

他这次的监狱卧底行动已经开展两个星期了,这段时间,卧底行动毫无进展,原因之一,就是同室室友用各种逗比沙雕的方式跟在自己旁边,自己完全找不到单独行动的机会。

他想到临行前,组里老大拍胸脯作保证:“这次行动安全系数还是比较高的,我会给你选个不用你操心的室友。”

再回头看看对面床上貌似睡得四平八稳人事不省,但只要自己想行动就总能黏在自己身边的室友max。

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声“蟹啊~”


tul今天还是有点烦躁。

一直黏着自己的室友,这两天突然不见踪影。

敬业的tul虽然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抓住了行动机会,跟目标接上了头,完满完成了任务。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然后发现是心理不对劲。

因为他看到了max黏在了另外一个人身边。

他还是第一次从远处看max,突然发现这个人长得真好看,五官都像雕塑一般精美,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笑意盈盈,就像是想要看进别人心里一样。

如果他现在不是看着别人笑得这么甜,那就更好看了。

tul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有种像什么东西快爆开一般的烦闷。

说实在的,他一开始完全没把max放在眼里,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这是个蠢萌的家伙,稍微试探一下,除了没问出他入狱的原因,其他的都问个底朝天。比如说他是家里老幺,上面有两个姐姐啦,之前谈过十次恋爱啦,最喜欢的狗是松狮啦,他比自己小两岁啦。(所以你问这些的目的到底是啥?)

但是,很奇特,就这么个蠢萌的家伙,偏偏有非常敏锐的感知。

自己突发奇想唱的歌,他总能跟着哼哼。自己说的话,他总知道话里的梗在哪。自己在囚室里健身,他总在旁边做辅助。上次自己不小心摔了一下,他赶紧过来护住。

他一直都在黏着自己,但是他好像也一直在照顾着自己。

而且和他相处起来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舒服得有时自己都差点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tul深吸一口气,决定忘记这个人,也忘记这些事。任务已经完成,暗号已经放出,这几天自己应该就可以“出狱”。

从此江湖不见。


tul现在非常烦躁。

max居然就在房间门口和那个人道别。【道别就道别,你这么依依不舍的表情是要干什么?艹,你还朝他笑?等等!你手放哪里?你敢抱他?!】

tul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烦躁”一词形容,简直是怒火焚身。

哨声吹响,所有人要进自己房间了。

max进得门来,脸上还带着笑意。突然转眼看到了tul的强忍着愤怒导致有点扭曲的表情,max眼中带上了疑惑。

tul开口了:“怎么,那是你男朋友?”

max仍旧疑惑的眼神,更大程度地激发了tul心里的怒火。

他走过去,一把抓住max,想说什么,但是不知从何说起。

max感受到了tul暴躁的情绪,想安抚他:“P tul,你吃了吗?”

tul大脑里的那根弦断掉了:“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你)。”

说完,tul亲了上去。

(因为又被屏蔽,所以删掉了亲亲的段落,max在这里回吻啦~大家自己想象啦~再这样屏蔽下去,全篇都可以自己想象啦~)


tul没想过完成任务了以后也这么烦躁。

尤其是在他知道了max之前黏着的那个人居然是个漫画家之后。

max好像不知道那个吻到底意味着什么,还在兴致勃勃地跟tul安利那个漫画家的作品。

tul的心好像又快爆炸了。

【我现在还在这里你就这么黏着他,等我出去了以后,你还不扑上去?我看那个漫画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到时把你吃干抹尽......】tul考虑了一下漫画家和max的体格【到时他让你把他吃干抹尽,我看你也愿意做。】

【说到底,我不能让你跟那个人单独待在一起!MD但我也不能不“出狱”啊!WTF!】


tul的烦躁一扫而空。

他用暗号要求老大安排一下max。但他没想到老大能安排得这么好,好到他居然在铁门外看到了max。

一起“出狱”了太好了,我的机会肯定比那个漫画家要多!

等等!有什么不对!

他忍不住问max:“你跟我说实话,你之前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去的?”

max脸上闪过羞涩:“P tul,我的号码是0609。我刚毕业,是你的新搭档。组织派我进去在暗中照顾你。”

max笑着向tul伸出了手:“P tul,以后请多多指教!”

【what?所以你回吻我,难道是你觉得那是在照顾我?】

tul看着max灿烂的笑容,突然觉得,烦躁这种情绪,估计在一段时间以内,会常伴自己左右了。


堂本云共享
(=∀=.):(刚洗过澡)t...

(=∀=.):(刚洗过澡)tsuyo?(擦头发)


(*●△●):(在收拾屋子)


(=∀=.):(坐在沙发上〜肩膀披着毛巾)


(*●△●):(抱了一大堆碟过来丢在狐狸脚前)都是你的!你自己收!


(=∀=.):(愣住)诶?


(*●△●):拿出来又不好好放回去!电影的电视剧的游戏的还有音乐的法拉利的都堆在一起我不会放!(凶凶)


(=∀=.):我收我收〜宝贝不生气哦〜


(*●△●):我没有生气!(看了一眼狐狸)头发还湿着!(抢过来毛巾给擦)...


 

 

(=∀=.):(刚洗过澡)tsuyo?(擦头发)

 

(*●△●):(在收拾屋子)

 

(=∀=.):(坐在沙发上〜肩膀披着毛巾)

 

(*●△●):(抱了一大堆碟过来丢在狐狸脚前)都是你的!你自己收!

 

(=∀=.):(愣住)诶?

 

(*●△●):拿出来又不好好放回去!电影的电视剧的游戏的还有音乐的法拉利的都堆在一起我不会放!(凶凶)

 

(=∀=.):我收我收〜宝贝不生气哦〜

 

(*●△●):我没有生气!(看了一眼狐狸)头发还湿着!(抢过来毛巾给擦)

 

(=∀=.):……(被擦头发)tsuyo轻点……要秃了……

 

(*●△●):(停下)你还嫌弃!那你自己擦!(委屈)

 

(=∀=.):(抱住团子)tsuyo怎么了?不开心?

 

(*●△●):(撅嘴嘴)……你不好好擦会头疼的〜头疼很难受的……(继续擦狐狸毛)

 

(=∀=.):……(乖乖给擦)宝贝头疼?是不是耳朵不舒服了?

 

(*●△●):……(委屈)唔……不舒服〜然后想写歌〜不舒服就感觉不到灵感……感觉不到灵感就写不出来……!写不出来就出不了专辑!出不了专辑就吃不起可丽饼!!(揉狐狸头)

 

(=∀=.):……(拉住团子手)宝贝宝贝〜可丽饼我给你买!(亲亲)我给你按按头好不好?

 

(*●△●):唔……(坐好)

 

(=∀=.):(按)

 

(*●△●):不行!

 

(=∀=.):(吓一跳)啊?!

 

(*●△●):你还没吹头发呢!(跑去拿吹风机)不好好吹干会秃〜(碎碎念)

 

(=∀=.):……(突然觉得头冷)我吹……

 

(*●△●):(给吹头发)

 

(=∀=.):(眯着眼睛看团子)

 

……

 

(*●△●):好了〜(闻闻)好香〜fufufu〜(亲亲头发)

 

(=∀=.):来〜我给宝贝按按头〜

 

(*●△●):唔〜(躺在狐狸腿上)欧桑……

 

(=∀=.):嗯?(给按按)

 

(*●△●):(闭着眼睛)我刚刚是不是有点凶……

 

(=∀=.):没有啊〜很可爱的〜(按)

 

(*●△●):……这样也可爱?!(睁开大眼睛看着狐狸)

 

(=∀=.):(被击中)嗯〜tsuyo怎样都可爱〜(按)就算是生气也很可爱〜

 

(*●△●):fufufu〜你是不是被我洗脑了〜

 

(=∀=.):是啊〜还是洗的很彻底那种〜tsuyo做什么在我眼里都可爱〜

 

(*●△●):像那个魔术师一样吗?

 

(=∀=.):不〜那个会醒〜我这个不会醒〜

 

(*●△●):fufufu〜好会说〜

 

(=∀=.):嘿嘿嘿……(按)

 

(*●△●):那怎么不写歌词!

 

(=∀=.):(愣住)

 

(*●△●):fufufu〜(打狐狸胳膊)还要按还要按〜

 

(=∀=.):哦哦哦〜(按)

 

(*●△●):昨天给你看的那首歌哦〜(闭眼睛)

 

(=∀=.):嗯?(按)

 

(*●△●):放在我们下一张专里面好不好?

 

(=∀=.):好啊〜(按)tsuyo好像还蛮喜欢的〜

 

(*●△●):唔……是一首好歌〜

 

(=∀=.):我们有哪首歌是不好的?

 

(*●△●):fufufu〜哪有你这么夸自己的〜

 

(=∀=.):(按着按着手滑到胸胸上)

 

(*●△●):喂!变态!!

 

(=∀=.):tsuyo的胸胸很可爱啊!

 

(*●△●):流氓!(凶凶)

 

(=∀=.):嘿嘿……舒服点了吗?

 

(*●△●):唔……好多了〜按按很舒服〜

 

(=∀=.):(亲亲团子)

 

(*●△●):谢谢欧桑〜不过你的碟还是要自己收!!

 

(=∀=.):哦哦哦我马上收!

 

(*●△●):歌词也要写!

 

(=∀=.):……はい……

 

(*●△●):fufufu〜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每天我更新前……

 

都要因为写不出骚扰一波亲友……

 

然后还写的不好……

 

心疼我的亲友……(我给你们烤蛋糕吃吧……

 

❁ ❁ ❁ ❁ ❁ ❁ ❁ ❁ ❁ ❁ ❁ ❁ ❁ ❁ ❁ ❁ ❁

 

月安尘
微博:书生月安尘 这周的主题是...

微博:书生月安尘

这周的主题是和风少女,就用k大构成课的知识画了百变小樱同人,本来想画樱花主题的卡牌来着,结果,樱花配色太粉嫩了,我不会,就只好改成枫叶主题的

微博:书生月安尘

这周的主题是和风少女,就用k大构成课的知识画了百变小樱同人,本来想画樱花主题的卡牌来着,结果,樱花配色太粉嫩了,我不会,就只好改成枫叶主题的

是变态呢
期待: Manner of D...

期待: Manner of Death

期待: Manner of Death

堂本云共享
(*●△●):(刚睡醒〜翻滚...

(*●△●):(刚睡醒〜翻滚)唔……(起床床)


ต:(啪嗒啪嗒跑过来)


(*●△●):唔……PAN……你爸爸呢?(抱起来)今天应该会在家啊〜(打哈欠)


ต:(舔舔舔舔)


(*●△●):fufufu〜(抱着PAN走出卧室)你爸爸是不是出去买食材了?(抓抓头毛〜愣住)


(=∀=.):(裸着喝可乐)tsuyo醒啦〜


(*●△●):……欧桑你这样站在客厅里我是很想报警的……(捂住PAN的眼睛)


ต:?


(=∀=.):我刚洗完...


 

 

(*●△●):(刚睡醒〜翻滚)唔……(起床床)

 

ต:(啪嗒啪嗒跑过来)

 

(*●△●):唔……PAN……你爸爸呢?(抱起来)今天应该会在家啊〜(打哈欠)

 

ต:(舔舔舔舔)

 

(*●△●):fufufu〜(抱着PAN走出卧室)你爸爸是不是出去买食材了?(抓抓头毛〜愣住)

 

(=∀=.):(裸着喝可乐)tsuyo醒啦〜

 

(*●△●):……欧桑你这样站在客厅里我是很想报警的……(捂住PAN的眼睛)

 

ต:?

 

(=∀=.):我刚洗完澡嘛〜(走去卧室穿衣服)

 

(*●△●):(放下PAN〜去洗漱)

 

……

 

(*●△●):(在沙发上犯懒)

 

(=∀=.):怎么起这么早?

 

(*●△●):唔……醒了就起来了〜也不早了吧……你出去了?

 

(=∀=.):嗯〜趁早上开门人少去补了食材〜(亲亲团子)

 

(*●△●):fufufu〜你不是说今天有个什么会?

 

(=∀=.):唔〜马上要开了〜tsuyo饿不饿?我得开完会在做饭了〜

 

(*●△●):我去做饭吧〜欧桑乖乖工作〜

 

(=∀=.):唔……(抿嘴)宝贝……不要昨天那个糊状物……

 

(*●△●):fufufu〜味道其实很好的啊!

 

(=∀=.):……(毛塌了)唔……会死……

 

(*●△●):喂!

 

(=∀=.):tsuyo〜〜(抱住团子撒娇)不喜欢那个嘛〜

 

(*●△●):小学生吗!还挑食〜

 

(=∀=.):(蹭蹭)

 

(*●△●):好了好了知道啦〜你快去开会〜我一会炒点猪肉〜行了吧少爷〜

 

(=∀=.):嘿嘿嘿……tsuyo最疼我了〜(亲亲团子起身去书房)

 

(*●△●):唔?回来回来!(招手)

 

(=∀=.):怎么啦?(啪嗒啪嗒跑回来)

 

(*●△●):扣子系错了小朋友!(伸手给弄好)

 

(=∀=.):嘿嘿嘿……

 

(*●△●):总是在这种小事上做不好〜(亲亲)好啦!

 

(=∀=.):怕什么〜我有你啊〜

 

(*●△●):fufufu〜下午有工作吗?

 

(=∀=.):没有〜吃完饭一起晒太阳吧?

 

(*●△●):不晒!我要在空调房舒服的睡午觉!

 

(=∀=.):诶……晒嘛……晒晒不长虫〜

 

(*●△●):……你身上有虫?(嫌弃)

 

(=∀=.):没有!(靠过去)

 

(*●△●):哇!走开走开!长虫的秃毛狐狸!

 

(=∀=.):都说了没有!(捏团子脸)

 

(*●△●):fufufu〜(看表)你到点开会了长虫狐狸〜

 

(=∀=.):啊!我去开会!(亲一下团子嘴)一会再收拾你!(往书房跑)

 

(*●△●):冲啊毛都被太阳晒没的黑狐狸!

 

(=∀=.):哈!?(愣住)我先开会……(进书房)

 

(*●△●):fufufufu〜

 

❁ ❁ ❁ ❁ ❁ ❁ ❁ ❁ ❁ ❁ ❁ ❁ ❁ ❁ ❁ ❁ ❁

 

我写的什么鬼……简直不!知!所!云!

 

嫌弃自己的文……

 

❁ ❁ ❁ ❁ ❁ ❁ ❁ ❁ ❁ ❁ ❁ ❁ ❁ ❁ ❁ ❁ ❁

 

 

 

堂本云共享

这一个星期……自己动手做了五套衣服……


两套睡衣ต (模特:武士扣酱 x 巫子吱呦)


一套织羽ต (模特:座长)


两套万圣节ต(模特:511 x 244)


快要累死了……

这一个星期……自己动手做了五套衣服……


两套睡衣ต (模特:武士扣酱 x 巫子吱呦)


一套织羽ต (模特:座长)


两套万圣节ต(模特:511 x 244)


快要累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