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nights

31.6万浏览    3188参与
cieko

ES!! ニャン銃士 第四话~第五话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七十连还是没摸着凛月一根猫毛……死心了

其实第四话开始就是转折啦,所以我是故意和第三话分开来发(背起锅)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一话~第二话 第三话

======================================

猫と銃士/第四话


凛月:……

       (害怕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因为我的错,在【Knights...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七十连还是没摸着凛月一根猫毛……死心了

其实第四话开始就是转折啦,所以我是故意和第三话分开来发(背起锅)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一话~第二话 第三话

======================================

猫と銃士/第四话


凛月:……

       (害怕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因为我的错,在【Knights】之中又引起了冲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如果没有这只猫在的话,不,如果我能更加冷静一点的话)

       (像平常一样冷静地把握情况,好好处理的话就好了)

       (至今为止都是像这样跨越了许多的危机)

       (不过,果然最大的原因是——)

       (让新人退出这件事,我至今还是很在意)

       哈,达达尼昂又睡着了。真的是,无忧无虑的真让人羡慕

 

司:果然在这里呢,凛月前辈

 

凛月:嗯?啊,是小~朱啊

       刚才真的抱歉。但是,能让我一个人呆着吗

       我在这只笨蛋猫醒来之前都留在这里反省。把这家伙带到摄影棚的话又会开始闹,就更麻烦了

 

司:呼呼,果然凛月前辈还是对动物很温柔呢

 

凛月:不,也不是这样……午睡被打扰的话谁都会不高兴吧?

       刚才我也太激动了所以也顺便在这里反省。反正在午睡中的话也不会打扰到我了……?

 

司:才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已经能够不介意了,凛月前辈的这份宽容我也想向你学习

 

凛月:太抬举我了哦,小~朱

 

司:是这样吗?对我来说的话觉得很想向凛月前辈学习

       哎呀,一不小心就光顾着聊天了,如果凛月前辈不介意的话……可以稍微占用一点空间吗?

       反省会也中止了,空余的时间想要做一些【该做的事】

 

凛月:呜哇,这么多资料是什么……NEW DIMENSION的工作?

       明明没必要特地拿到外面来做的,是在顾虑我吗?

 

司:不,只是觉得这是应该先向凛月前辈告知一下的工作而已

       凛月前辈,现在想要开始给达达尼昂寻找收养人,不介意吧?

 

凛月:寻找收养人……?

 

司:是的,就这样一直跟着前辈也不太方便

       这样下去的话也可能给【Knights】的活动带来不便,这也不是凛月前辈所希望的吧?

       向警察确认了,好像也不是家养的猫走丢了的样子

       于是收集了一些相关非营利组织和志愿收养人的信息

       啊,濑名前辈那边的话鸣上前辈过去调解了,请不用担心♪

 

凛月:为什么要做到这个程度……?明明本来就是因我而起的冲突

       没有必要让小~朱和小鸣也特地来帮忙的

 

司:不,这可不能视而不见。从刚才的骚动中,注意到了凛月前辈的烦恼

       不如说——到现在才注意到真的很抱歉

       我也是,被管理和约束骑士们这一作为【王】的职责所制限,结果辞退了好几个【Knights】的新人

       至少,应该在正式加入之前多说明一下情况才对

 

凛月:不,该道歉的是我这边哦

       我作为前辈应该要做到更多的事情才对,却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新的【王】

       其实的话,我也应该再多说一些自己的意见的

       实际上却只是把不满藏在心里不对任何人说,就这样爆发了——真的抱歉

       ……真的,成长了呢,小~朱,好孩子~好孩子~♪

 

司:呜哇?一直摸我的头也没有什么开心的,凛月前辈!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凛月:意义也好什么也好……只是用行动传达感谢而已

       小~朱作为新的【王】也考虑了很多事情,我觉得很高兴哦

 

司:?作为leader来说的话,不如说净是做的不够周到的地方……?

 

凛月: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理所当然地去做,这就是小~朱的优点。当然也要感谢小鸣

       说实话,今天的我真的很不济——其实是梦到了劝退【Knights】的新人那一天的事

       像这样一直伤害着他人而前进什么的,觉得很害怕

       做了噩梦之后就把黑猫当作不幸的使者,产生了奇怪的情绪——真是不成熟对吧

 

司:感到害怕和迷茫,无论是谁都会有的

       实际上,【Knights】就是一个历经曲折的组合

       尤其是知道我加入之前的【Knights】的凛月前辈,会感到不安也无可非议

       历史总在轮回,想要毫发无伤地前进也很难——

       但是,人类是会学习的生物,在尽可能不让手沾上鲜血的程度妥善处理吧

 

凛月:哈哈……既然要安慰我的话,说一些不能实现的理想论也可以的嘛。小~朱在这种地方很笨拙呢……♪

       呐小~朱,让我也来帮忙给达达尼昂找收养人吧

 

司:……可以吗?

 

凛月:嗯,明明后辈在努力,自己却什么都不做也很讨厌。这样的话,在找到收养人之前由我来照顾它也可以哦

       并不是赎罪什么的。放任不管的话也不好——想要给这只无依无靠的新人骑士找到新的归处啊

 

司:谢谢你的帮忙,凛月前辈

       哦呀,达达尼昂也醒来了的样子。呼呼,摇着尾巴看起来很高兴♪

 

凛月:哦,说不定是看错了呢,达达尼昂,安静的时候意外的很可爱……?

 

司:呼呼,这么惹人喜爱一定能很快找到收养人。让我们来给它找到归处吧

 

===================================

猫と銃士/第五话

 

泉:啊真是的,超~烦人!

       好不容易回来为什么非得被这样当成坏人不可!

       (咀嚼声)……啊,心情烦闷的时候吃一点喜欢的炸虾也是可以的吧?

       如果不解除油炸食品禁令的话,真的没法平复心情

 

雷欧:炸虾我收下了~♪用我的维也纳香肠和你交换!

 

泉:喂,还回来!炸虾和维也纳香肠很明显价值不等吧!

 

雷欧:一对一交换不就好了嘛!在海外的时候也有介绍工作给你的吧~?

 

泉:那件事已经回过礼了难道是忘了吗,真会给自己讨便宜!

 

岚:真是的,两个人都是用餐中就不要吵闹了,很没有仪态哦?

       虽然知道泉酱心情很不好,不过毕竟是前辈了希望可以冷静一点?

 

泉:哼,鸣君也要帮熊君说话吗?

       【Knights】也变了呢,梦之咲学院里加入了很多新人来着?

       成员增加了所以吵人的OB就没用了是吗?

 

岚:不如说正好相反哦,为了不然OB的两人感到失望而充满干劲呢♪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变得神经紧张了,泉酱看了之后也明白的吧?

 

泉:嘛,也不是说没有感觉到……

       不过,只是毛毯被使用了就那样生气吗?没想到会执着到那种程度

 

岚:是呢,虽然这只是我的推测……

       之前的live上新人的孩子们出了点问题不是吗,在那之后凛月酱就一直在想些什么事情的样子

       之前也提到了一下,现在梦之咲学院里的骑士志愿者——憧憬着【Knights】的后辈们大量加入了进来

       不过——加入之后还不到一个月,发现到这边严厉的训练和对专业意识的要求后,已经有好几个人退出了

       尤其是不久前举办的,雷欧君和泉酱一起的live

       那一天很多流程都出了问题,司酱就找到了造成问题的那些孩子并让他们退出了

       在新人退出后,【Knights】的表演也稳定了下来

       不过,连愿意留下来的孩子也要逼退,觉得这种做法有哪里不对……凛月酱应该是这么觉得吧

 

雷欧:为了理想的肃清吗~?真是豪放的【王】啊!

       不过,【Knights】就是这样的集团吧~这也不是朱樱~的做法有哪里不好吧?

 

泉:嗯,我也希望和能够真情投入的家伙一起工作。既然是想加入被称为top3的【Knights】,这种程度的觉悟是必要吧?

 

岚:嗯,我也是这么觉得——但也不能说是圆满解决对吧?

       凛月酱很在意动荡时期的【Knights】的事情,所以想起了那个时候的情形吧?

 

雷欧:哈哈,因为凛月是个温柔的家伙啊~♪

 

泉:【Knights】出现了分裂就进行调解,虽然是这样的角色——那份温柔反而成为了不便的感觉

       想要维护一个集团的运行,相应的秩序是必须的。那也是在熊君旁边的【王】——司君需要以身作则的

       话说回来,熊君去哪里了?说了要让脑袋冷静一下,就走到哪里去了的样子

 

岚:司酱已经去找了,联络一下看看吧

       ……啊啦?两个人可以看一下【ホールハンズ】吗?就在刚才,司酱发来了联络的样子(※【ホールハンズ】……日式英语使人头痛,查了一下大概是hall hands,根据剧情大概是给偶像们统一配备的内部联络用的东西)

 

雷欧:什么什么……?

 

泉:希望帮忙寻找达达尼昂的收养人?这是吹的什么风?

 

雷欧:那些家伙也有他们的考虑吧?总之先听听他们说吧♪

       好了走了哦,濑名,鸣!

 

泉:不不,午饭还没吃完呢

       真是的,雷欧君真的很不注意周围的情况呢?

       真想让你也多成为被折腾的一方啊~?

 

岚:呼呼,这样也很像【Knights】不是吗?

       骑士总是被权力所摆布……就是这样的吧♪

北燕归南
返礼 咕了好久的图,总算画完了...

返礼

咕了好久的图,总算画完了,虽然在勾二稿的时候发现有好多细节画错了,但是懒得改了。(理直气壮)

返礼

咕了好久的图,总算画完了,虽然在勾二稿的时候发现有好多细节画错了,但是懒得改了。(理直气壮)

昼夜

【knights|友情向】愚人节

*突如其来的脑洞

*逻辑无

*ooc属于我

*愚人节快乐!!

——————————————————————

1.

“小~司,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过来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凛月前辈...”

收到躺在懒人沙包上的前辈慵懒的召唤,朱樱司犹豫了一下,还是拎起零食鬼鬼祟祟地走了过去。

朔间凛月神神秘秘地要他低头,附上他的耳朵轻声道:“今天是个特殊日子,所以小~濑不会追究你吃零食哦。”

“really?”朱樱司不疑有诈,欢快地原地转了一圈:“amazing!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我会好好地在日历上记下这伟大的一天!”

朔间凛月憋笑憋得很辛苦,于是他捂着嘴咳嗽了一声,稍稍背过身去闭上眼...

*突如其来的脑洞

*逻辑无

*ooc属于我

*愚人节快乐!!

——————————————————————

1.

“小~司,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过来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凛月前辈...”

收到躺在懒人沙包上的前辈慵懒的召唤,朱樱司犹豫了一下,还是拎起零食鬼鬼祟祟地走了过去。

朔间凛月神神秘秘地要他低头,附上他的耳朵轻声道:“今天是个特殊日子,所以小~濑不会追究你吃零食哦。”

“really?”朱樱司不疑有诈,欢快地原地转了一圈:“amazing!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我会好好地在日历上记下这伟大的一天!”

朔间凛月憋笑憋得很辛苦,于是他捂着嘴咳嗽了一声,稍稍背过身去闭上眼睛,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这可是前辈过来人的经验啊——晚安...”

“过来人的experience?”朱樱司越发地好奇了,他嘀咕着:“到底是什么日子呢?”

 

2.

濑名泉额头的青筋快爆炸了。

为了验证朔间凛月的话,朱樱司专门弄了块小蛋糕回来,在濑名泉走进门的那一刻张嘴咬下。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奇怪的报复的快|感,朱樱司眼睛里带着挑衅的神色,欢乐地笑着把那块奶油蛋糕三两下吞了下去,还从身后摸出了一块提拉米苏,一袋饼干外加一杯布丁。

濑名泉握着拳,阴沉的表情让人感觉他是更想把朱樱司生吞活剥。

死死盯着濑名泉脸上不断变换着的精彩神色,朔间凛月笑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走在后头的鸣上岚见濑名泉堵着门不进去,有些奇怪地推了推他,然而在对上了朔间凛月的眼神后了然地笑了起来。

“泉,别站着呀。”鸣上岚伸手坚定地按住濑名泉的肩膀,制止了他蠢蠢欲动的手:“干嘛不进去?”

濑名泉气得快要心脏病发了。

他做了两个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率,在开口前被某人推得一个不稳差点面朝下摔下去。

 

 

3.

“不要站在门前不动啊!”月永雷欧用力拍了拍濑名泉的背,把好不容易维持住平衡的他拍的一个趔趄:“啊——凛月和朱樱也在啊!呜啾☆”

“欢迎回来——呼呼——”

“啊,leader!”朱樱司带着他的存粮往后退了一点,带着深深的怨念抱怨道:“不是说好三点钟在练习室集合吗?现在都四点了...”

“是吗?哈哈哈哈☆”月永雷欧插着腰仰天长笑:“我们再也不用练习了!宇宙人要降临啦!”

“什么?”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的朱樱司蹙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天凉了,knights该解散了的意思♪”月永雷欧吹着口哨,三步拼作两步跑到朔间凛月身旁蹲下,一点也不温柔地戳了戳他的额头:“凛月,起床各回各家啦!”

“被小~英暗算了所以要解散吗?”朔间凛月打着大大的哈欠爬了起来:“还是终于和正义的流星队干了一架被学生会抓到了?”

“现在的knights是五人齐聚所以我们才不怕那个流星队——”月永雷欧颇有傲气地哼了一声:“就算打起来knights也肯定是最棒的!”

“是吗——小~司你说呢?”

“诶?我不understand前辈们在说什么...”

“明明当时当众发表了这么帅气的言论的是小~司——虽然我不在——现在竟然已经不记得了?要看录像重播吗?”

好不容易挣脱了鸣上岚压制的濑名泉一声狮子吼从练习室的一头传到另一头:“朱樱司——!”

 

4.

于是事情就变成朔间凛月,朱樱司还有月永雷欧在濑名泉面前跪坐了一排,低着头忏悔。

“超~烦人——你们两个...主犯,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法官,我认罪。”朔间凛月承认地干脆利落:“要求缓刑。”

“你可以滚到一边去睡觉了。”

朔间凛月搬出了朔间一族一脉相传的假哭,抽泣着扑向了坐在一旁‘观众席’的鸣上岚,获得来自姐姐温柔的摸头一个。

“你呢?”

“法官,宇宙人要降临了,我要去找inspiration♪”月永雷欧行了个歪歪扭扭的礼,说风就是雨,掏出笔就奋笔直书:“就叫‘法官濑名泉的裁判之歌’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没什么好说的濑名泉扶额,这家夥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啧...到一边去。”

月永雷欧对朱樱司比出胜利的手势,拿起自备的纸笔咕噜咕噜地滚到朔间凛月旁边,笑嘻嘻地撑着头等看‘犯人’朱樱司的裁判。

“轮到你了,邪恶的重犯。”濑名泉已经不打算给他张口解释的机会,那张价值一个亿的脸上毫无表情:“死刑,死刑还是死刑?任你挑。”

“法官!为什么我没有求情的chance?”深深入戏的朱樱司声泪俱下:“请听在下解释!”

“超~烦人。”濑名泉砸了下嘴,示意他赶紧长话短说。

“明明是凛月前辈告诉我今天是特殊节日——”

“那家夥的话你也敢信?是第一年认识吗?”濑名泉挥手打断了他的求情机会:“判决重犯朱樱司,获刑——没收零食一个学期,额外训练两个学期,以上。”

“法官留情——”朱樱司毫不犹豫地抱上了濑名泉的大腿:“求放过!那是我最后的备用粮了——!”

冷漠无情的法官濑名泉不屑地哼了一声,抬脚就往朱樱司藏着零食的小角落走去。

朱樱司皱着脸,迫不得已地回头向后方笑得满地打滚的前辈们求救。

“好啦,泉,别再逗他了。”

鸣上岚一手一个笑得直不起腰的队友佔了起身,安慰地拍了拍朱樱司的背。

“啧。”原先一直背着朱樱司的濑名泉停下脚步,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司君,过来。”

怂了吧唧的朱樱司同学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缩着脑袋等着濑名拳的落下。

等来的确是更为温柔的触感。濑名泉伸手有些粗暴地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突然收手趁他还是愣愣的的时候弹了下他的额头。

“拿着。”濑名泉粗声粗气地把一袋东西塞了给他:“不准多吃。”

“这是什么...”

“我们几个一起去挑的。”鸣上岚笑得温柔:“之前不是说想要吃他家的糖吗?”

“是豪华大礼包——我塞了些我做的进去哦。”朔间凛月趴在月永雷欧背上探出个头来:“你会喜欢的。”

“哇哈哈哈☆我是负责包装的!”

“诶、诶?”还是一头雾水的朱樱司有些手足无措地捧着手上的礼物:“莫非今天真的是什么特殊节日?”

“是啊,天真的司~君。”濑名泉朝他冷笑:“愚人节快乐。”

 

5.

“所以礼物还是归我,但是‘判决’依旧不变?”朱樱司哭丧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就是所谓给一颗糖再挨一鞭子吗?”

幼儿园园长老凛

复刻追忆四有感,你说雷欧多好一孩子啊,给人祸害成这样…………

复刻追忆四有感,你说雷欧多好一孩子啊,给人祸害成这样…………

诗筠
【出】偶像梦幻祭舞台剧 Jud...

【出】偶像梦幻祭舞台剧 Judge of Knights DVD   有意私戳

【出】偶像梦幻祭舞台剧 Judge of Knights DVD   有意私戳

夕子
阅读顺序从右到左,衣装简化。...

阅读顺序从右到左,衣装简化。

一直以来想画的一个片段,live上玲央挑衅流星队,今天终于画完啦!!

而且作为奶次推第一次画奶次【捂脸】

应该会有后续,不过要等好久。

嘛,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阅读顺序从右到左,衣装简化。

一直以来想画的一个片段,live上玲央挑衅流星队,今天终于画完啦!!

而且作为奶次推第一次画奶次【捂脸】

应该会有后续,不过要等好久。

嘛,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cieko

ES!! ニャン銃士 第三话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猫的名字【ダルタニャン】取自《三个火枪手》里的人物,中文译名是【达达尼昂】,因为我觉得【ダルタニャン】读起来比较可爱所以都用日语原文了

雷欧提到的【阿多斯】也是小说中的人物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一话~第二话 第四话~第五话

======================================

猫と銃士/第三话


(两小时后)


司:结果,在反省会的期间猫还是没有离开呢...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猫的名字【ダルタニャン】取自《三个火枪手》里的人物,中文译名是【达达尼昂】,因为我觉得【ダルタニャン】读起来比较可爱所以都用日语原文了

雷欧提到的【阿多斯】也是小说中的人物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一话~第二话 第四话~第五话

======================================

猫と銃士/第三话

 

(两小时后)

 

司:结果,在反省会的期间猫还是没有离开呢

       不过……呼呼,在凛月前辈腿上睡觉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凛月:一点也不可爱……好热还会一直喵喵的好吵,这是什么不幸的黑猫啊

 

雷欧:喂,不要把猫叫做【猫】!刚才给它取了名字的吧~?

       是【ダルタニャン】!被我们【Knights】吸引而来的新人骑士!

 

凛月:啊咧,叫【ダルタニャン】就好吗,刚才不是说了【猫次郎】之类的?

 

司:那个名字好像是被濑名前辈说【没品味】而否决了

 

泉:就是这样,雷欧君真的是很没有取名品味。其他还有什么来着,【キャッティー】和【猫助】什么的……(※【キャッティー】大概就是Kitty这样的)

       拜此所赐在反省会上几次好不容易才把主题拉回来

 

岚:结果反省会还是好好进行了,就不要这么生气了♪

 

泉:是是,记得是说劝退了几个新人的孩子来着?

 

司:是的,对那些与【Knights】的思想不合的人给予了通知

       至少要像D’Artagnan——【ダルタニャン】那样,能够做到坚持不放弃的样子才行(※D’Artagnan就是达达尼昂的英语……这一只猫的名字还真是涨知识了)

 

岚:现在的年轻孩子们,挺不擅长做到那样的吧?虽然就这样直接否定好像也不太好……?

 

泉:鸣君现在还很年轻吧。你这样说的话,感觉我们OB就是老人了~?(※OB是old boy,指毕业生)

 

岚:啊不好,我也开始摆出前辈的样子来了吗?

       不过,回想起来的话以前【Knights】就一直在打架呢

       对老实认真的孩子的话给一点刺激可能就会变强——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司酱的判断是正确的

 

雷欧:嗯,对新人的审核认定,这就交给作为【王】的朱樱~

       被劝退之后却能反过来表现给你看的家伙才好吧,朱樱~也是这样的类型对吧?

 

司:啊哈哈,真让人难为情……

       这么说的话,【ダルタニャン】就是乡间出身备受瞩目的新星了

 

凛月:不不,不要擅自就把它当成【Knights】的一员啊,我会很困扰的

 

雷欧:那样的话你就是阿多斯了,凛月!作为火枪手卫队的最年长者应该负责照顾新人!

 

凛月:不要擅自就把我当成登场人物啊?真的很困扰

       这只猫——【ダルタニャン】是觉得我的什么地方好,我只是在午睡,是不是像猫一样我也不知道

       强行赶走它也会觉得良心不安,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它离远一点就好了

 

岚:是呢,被猫这样缠着也很稀奇——可能是觉得有凛月酱的味道就会安心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这样考虑?用有什么有凛月酱的味道的东西,那样的话就会满足了☆

 

凛月:唔,原来如此。有我的味道的东西,呢?

       ……总觉得,只能得出一个讨厌的结论

 

司:讨厌的结论……?凛月前辈的身体可以自由活动了的话,还有什么忧虑吗

 

凛月:不,虽然能够自由了是很高兴,但是说到在这个简易摄影棚的有我的味道的东西……

 

司:摄影棚里常备着的,凛月前辈爱用的毛毯……是吧

       凛月前辈,把这个毛毯给猫的话它可能就愿意离开你了,就这样办吧?

 

凛月:不行不行,那个毛毯可是我喜欢的——

       诶,呜哇!?

       啊,等下!突然就向着毛毯飞扑过去了,这只笨蛋猫!

 

司:啊……!不好,猫把凛月前辈的毛毯误以为是玩具了!

       请停下来!还没有说【可以摸】哦?

       ……完全不听呢,总是听说猫很反复无常啊

 

凛月:咕咕,小看这家伙的爆发力了……!

       还给我……!不想让这样不幸的黑猫用我的毛毯……!大家也来帮忙!把我的毛毯拿回来……!

 

雷欧:喂喂,不要这么生气嘛,凛月?

       虽然知道情况很让人困扰,但是这样在摄影棚里大闹很危险哦?

 

凛月:不,那个毛毯我很喜欢的!像这样随意就被使用,真的不可原谅

       啊,还在上面磨爪子了!都做了些什么啊,这只笨蛋猫——

 

司:不好意思,凛月前辈

       把重要的东西就这样交出去了很抱歉,之后如果有必要的话会赔偿的

       但是,请凛月前辈也冷静一点

       现在就暂时专注到训练中吧,濑名前辈回国的宝贵的时间——不好好使用的话就浪费了吧?

 

凛月:不,不认识的家伙随便就接近过来,觉得碍事了就抛弃什么的……

       如果会变成这样悲惨的事情的话,从一开始就离得远远的还更好!

       所以很讨厌啊!这家伙,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如果更加强硬拒绝了的话就好了……!

       不然的话最终,只会互相伤害,所以——!

 

司:凛月前辈……请,请冷静下来!今天总觉得样子有点奇怪?

       冷静,冷静的……♪好吗,像平时的凛月前辈那样

 

凛月:可是……!

 

泉:……熊君,差不多适可而止吧

 

凛月:小濑……?

 

泉:听好了,熊君?

       我也有心情不好的日子,今天是和我跟雷欧君——【Knights】的OB一起集合的日子吧?

       吵吵闹闹的所以心情很不好哦?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猫的事情,在反省会的时候也没能集中精神吧?

       如果这么没有干劲的话,像平时一样去午睡不就好了?

       还是说,熊君觉得我和雷欧君的事情怎样都好了?既然已经世代交替了OB就赶紧引退了比较好?

 

凛月:不对,不是那样——

 

雷欧:濑名,就在这里停下吧

       凛月只是心情不好,并不是想轻视我们对吧~?

 

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不觉得对久违回国的前辈很失礼吗?

       日本和佛罗伦萨之间来回有多麻烦,雷欧君也知道的吧?

 

雷欧:我知道我知道,长途跋涉回来日本很不容易!

       但是,继续吵架的话也没意义对吧,今天就先解散吧,这里不是剑拔弩张的场合,而是反省会吧

 

泉:……哼

 

司:不好意思,濑名前辈,我也没有考虑周到

       这里就按雷欧さん的提案,今天先解散吧。凛月前辈也觉得这样比较好吧?

 

凛月:嗯,我去让脑袋冷静一下

       抱歉,我的行为……又伤害了其他的人,明明没有这种打算的


富士山爆發

*微微微剧透


p1 [只要可爱就能被原谅的话要警察干嘛?]

p2 [因为是可爱的猫所以会被原谅]


栗子,你认输吧!可爱就是正义!(前情提要:栗子被猫压床

*微微微剧透



p1 [只要可爱就能被原谅的话要警察干嘛?]

p2 [因为是可爱的猫所以会被原谅]


栗子,你认输吧!可爱就是正义!(前情提要:栗子被猫压床

浔桉an-

【Leo司】末途(三)

(依旧是幼儿园文笔

请无脑观看,有不足请多多指教!)


ooc预警


——————————


他们互相松开了对方,一幕幕情景在Leo的脑中闪过,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Leo与司从很小开始就一起玩耍,他们随时都在一块。


Leo的父母很热情,也挺喜欢司这个孩子。当然,司的父母也一样。


他们很喜欢一起去探险,但生活在这个时期也是十分不幸了。


当时G39与K13的争夺才刚开始,双方都需要较大的资源和战斗人员。


他们会去各个地方招揽士兵与特工等职业的人员。有时看到一些小孩也会带回总部去。


而Leo与司就是其中的孩子。...



(依旧是幼儿园文笔

请无脑观看,有不足请多多指教!)


ooc预警


——————————


他们互相松开了对方,一幕幕情景在Leo的脑中闪过,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Leo与司从很小开始就一起玩耍,他们随时都在一块。



Leo的父母很热情,也挺喜欢司这个孩子。当然,司的父母也一样。



他们很喜欢一起去探险,但生活在这个时期也是十分不幸了。



当时G39与K13的争夺才刚开始,双方都需要较大的资源和战斗人员。



他们会去各个地方招揽士兵与特工等职业的人员。有时看到一些小孩也会带回总部去。



而Leo与司就是其中的孩子。



Leo和司当时正在一起玩探险游戏,但是他们越跑越远,一不注意迷失了方向。



他们生活的地方周围到处是荒漠沙丘和一些废铁。看着也有些许骇人。周围到处都是乌蒙蒙的一片,他们也很害怕。



Leo比司大一点,所以他要保护好司,他虽然也很害怕,但却安慰着和他一样慌张的司。



光是迷路还不算什么 ,而突然遇上的沙尘暴硬是又雪上加霜了。



沙尘暴来袭使他们俩牵着手拼命的跑着,迫切地寻找着可以躲避的地方,可这到处是荒漠,哪有什么可以躲避的。



他们的小手拉的很紧,生怕一不小心就分开了。



看着在远处缓缓靠近的沙尘暴,他们愈发慌张起来。



“我们不要分开!”



他们不停的跑着,过度的劳累使他们开始头晕,司的视线逐渐模糊,突然栽了下去。



“司!Leo大喊着他的名字,看着对方没有反应,便去探他的呼吸,还活着!



Leo将司缓缓背起,继续向前跑去,沙尘暴越来越近,他们也即将倒下,但Leo还是不顾一切地带着司奋力奔跑。



“司,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会带你逃离沙尘暴的!”Leo哭着喊了出来。



不久之后在Leo的前方看见了大大小小的岩壁,再过不久就到了。



可是,事情没有这么幸运。Leo突然两眼一黑,摔了下去,司从他的身上摔了下来,滚下了小沙丘。



当Leo感觉司已经向下滚去时,大声地喊着司的名字。



“我不要和你分开啊!”



当Leo恢复了视线,司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了。



“前面好像有个小孩。”



“把他带回来。”



“收到。”



“你们是谁,我不要和你们走,司!我不要和司分开!”



“请乖乖和我们回去,马上沙尘暴要来了。”



“司!司还在啊!不要把我带走啊!司,你在哪!”



—————————



G39总部:

“这是哪里?司在哪?”



Leo在总部吼叫着。



“请跟我来一趟。”G13工作人员来到了Leo所处地方。



“你要带我去干什么!放开我!司在哪里!”



“请跟我来。”他好似并未听到Leo的问题,仍然拉着Leo向目的地走去。



Leo被带到了一个满是机械器材的房间里,让Leo坐在椅子上。



但现在的Leo一直想着司,根本不停指挥。



突然冒出一个人将Leo擎制住,往他身体里打了一针,Leo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先前与司的记忆已经没了。



一位医护人员看他醒来后,问道“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月永雷欧。”



“以后在这里我们以代号称呼你,记住了,你是代号Leo。”



——————————


真tm戏剧化的剧情

不要脸的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你想p吃)

好短好短怎么能这么短

自己写的自己能不知道吗,还问

葉郴enenen

【凛绪】永夜

ooc预警

注意避雷w


【一】

是上司栗&刺客毛

大概是很奇葩的发展


真的很短 dbq(主要是学业繁忙)

幼稚园文笔


————————分界线


        “你的任务是负责是刺杀kc总部新上任的最高上司朔间凛月,给你一年时间,潜入kc总部,获得朔间凛月的信任,然后杀了他。”

         一中年男子嘴里含着烟,严肃的对面前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说到,“职位的事你不...

ooc预警

注意避雷w


【一】

是上司栗&刺客毛

大概是很奇葩的发展


真的很短 dbq(主要是学业繁忙)

幼稚园文笔


————————分界线




        “你的任务是负责是刺杀kc总部新上任的最高上司朔间凛月,给你一年时间,潜入kc总部,获得朔间凛月的信任,然后杀了他。”

         一中年男子嘴里含着烟,严肃的对面前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说到,“职位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帮你找好了,花几天准备一下,下周一去报道。”


        “是。”衣更真绪站起身,鞠了一躬,朝门外走去。



        “相传朔间凛月一直很神秘,基本没几个人见过他。”衣更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要小心行事才是。”




————————




一周后,kc总部大楼内



“你好,我叫衣更真绪。”


“啊,你好,是这样,我们上司缺个助理,你资历丰富,所以我们把助理的职位给你,嗯……一定要加油啊!”


“恩好,一定。”


“去办公楼最高一层报道吧,到了就直接进去就行了。”


“谢谢。”



        衣更真绪踏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到了办公楼电梯前,按下按钮。


        电梯很小,只供容纳3个人,四周有镜子,大概是整理妆容用的。


       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大楼最高一层——15楼。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只有天花板上几个十分灰暗的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将方向照亮。


        衣更顺着走廊来到了朔间凛月的办公室,犹豫了一下,照服务处所说,推门而入。


依旧是一片漆黑。


        “这朔间凛月究竟有多不想开灯啊!”衣更想。


        灯的开关被他按开,整个办公室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办公室里布置的十分随意,满满的慵懒之气袭来。


        转头,一个人闯入视线,那个人靠墙坐在地下,头低垂,大概是睡着了。


“这应该就是朔间凛月了。”


        朔间凛月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虽还看不清正脸,但估摸只有20出头。


“感觉和我差不多大嘛,应该好相处的。”


        说着,蹲在朔间旁边,摇了摇他。


“你好,我是新来的助理,那个,在这睡着的话可是会着凉的。”


        听闻,朔间凛月睁开了眼睛,血红的瞳孔在灯光的映衬下颇有几分凄冷。


“你叫什么名字?”


“衣更真绪。”


“那我就叫你真~绪了。”


“嗯……这个,也好。”


“那以后工作就拜托你了。”


此刻衣更真绪内心:这个人刺杀起来很容易啊,我现在就可以要他的命,这还得等一年后?


“总之再看看吧,不能被发现,必须找个理由推脱。”

衣更想了想,决定先不下手,“反正时间充裕,为了到时候不被发现,要获得所有人的信任才行。”



————————————


太短了dbq

一定会加油写长一点的!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不要脸)



🌻
“姐姐大人就是knights的...

“姐姐大人就是knights的女王大人。”

终于把司君搞完啦~~♪

🦐jb批图 看看就好 别细纠。

“姐姐大人就是knights的女王大人。”

终于把司君搞完啦~~♪

🦐jb批图 看看就好 别细纠。

cieko

ES!! ニャン銃士 第一话~第二话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谢谢你music开服抽的第一个卡池就让我体会了坠机……钱包好痛,超烦人

别问,问就是我好羡慕猫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三话 第四话~第五话

===================================

猫と銃士/第一话


司:新人的各位,把你们叫到ES大楼的理由都明白了吧

       前些日子在live上懈怠的演出,即使是新人也不能原谅...


本章作者是木野诚太郎,时间是春

谢谢你music开服抽的第一个卡池就让我体会了坠机……钱包好痛,超烦人

别问,问就是我好羡慕猫

个人自娱及存档用翻译仅供参考,请勿转出谢谢

其他话数点这里 第三话 第四话~第五话

===================================

猫と銃士/第一话

 

司:新人的各位,把你们叫到ES大楼的理由都明白了吧

       前些日子在live上懈怠的演出,即使是新人也不能原谅

       对于其他认真的成员,难道觉得没有被看出来吗

       ……我单刀直入地说吧,没有做好全心投入的准备的话,就请从【Knights】退出

       只是想开心地当偶像的话,【Knights】以外也还有其他选择

       我们是以严厉的练习不断追求提高的【组合】

       ……留在不合适的集团里,两方都会痛苦的吧

       嗯,那么,期待你们今后的活跃

       ……祝武运昌隆

 

岚:哭了呢,那些孩子们

 

凛月:嗯……虽然很可怜,但这也是为了双方好,应该说是两方不合适吧

       希望他们能找到好的【组合】

       不过,那个眼神

       (让人心情沉重啊,那样哭着看着我们,就像在说【想开心地当偶像有什么错?】)

       (对世间的事情一无所知,纯粹的眼神)

       (在这之后,还要把多少人像这样作为【不合适者】而抛弃呢)

       (虽然明白是工作没有办法,但是像这样把对世间一无所知的新人骑士断罪,实在是让人痛心)

       (不过,这样才是一直以来的【Knights】)

       (以决斗解决问题,即使是脱退或者解散也以战斗来决定的骑士们的【组合】)

       (我们就是这样浴血前进的)

       (但是,这个宿疾,这种战斗——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只是如果,如果这之后一直……)

       啊……刚才的是,梦……?

       唔,睡着都出汗了,而且,身体总觉得好重……

       果然还在介意着那一天的事,虽然也觉得差不多也该忘掉了吧

       (……嗯嗯?这种感觉是什么?总觉得肚子上有什么【毛茸茸】的!)

       (是谁?新手的攻击?难道是月p弄了什么恶作剧的机关……?)

       等下,不要妨碍别人的睡眠啊,拜此所赐心情很不好哦?

       妨碍我的话,会让你后悔的……!

       ……诶?

       是猫,全黑的猫趴在我的肚子上!

       咕,这家伙就是元凶吗!

       走开啊,好重又好热……!

       咕,完全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那么这边也要采取相应的手段回应了,做好觉悟了吗,这只笨蛋猫?

       凡是阻碍我睡眠的,不管是什么人——不对,不管是什么猫都不能原谅

       不管多么单纯无害,把我当被子用可是大罪哦?

       唔,咕咕……!

       啊,喂,不要用爪子挠衣服,这个我还挺喜欢的……!

 

司:凛月前辈……?你在做什么?

 

凛月:哦哦,小~朱,来得正好

       能想办法管管这只猫吗?从刚才开始就在妨碍我的午睡

 

司:唔……凛月前辈在和猫争地盘吗?

       呼呼,挺可爱的黑猫不是吗?就我来说的话,觉得让它睡到心满意足为止也可以♪

 

凛月:只是可爱就可以被原谅的话那还要警察做什么。因为是【王】所以家臣就不能提出抗议吗,真狂妄~?

 

司:嘛嘛,不要这么说

       比起这些,凛月前辈接下来有时间吗?

 

凛月:时间的话倒是有很多——难道是梦之咲学院的【Knights】怎么了吗?后辈们发起政变之类的

 

司:不。如果政变成为现实的话,我也不会这么悠然地站在这里了

       前些日子【Knights】开了live不是吗,濑名前辈想在回佛罗伦萨前开反省会,所以来找各位前辈集合了

 

凛月:原来如此,之前的live的反省会……

       确实,新人和现在的成员们的融合不太好的样子

 

司:是的,虽然粉丝的各位很高兴,但对我们来说是不满意的live

       要把【Knights】的美好向全国——不,向全世界展示的话,只是维持现状是不够的

       通过反省会,让今后的活动变得更好吧!

 

凛月:小~朱,很有干劲呢?比起以前更有气势了的样子

 

司:唔,作为leader是当然的

       顺利结束了戴冠式——为了回报民众而尽职尽责,这是作为【王】的命运

       不如说我想问一下,在凛月前辈看来我有这么兴致高昂吗?

 

凛月:抱歉抱歉,没有想捉弄你的意思

       总之——小~朱的干劲传达到了哦。我会追随新的【王】

 

司:谢谢你的理解,凛月前辈

       那么我们走吧。虽然对猫很抱歉,把凛月前辈还回来吧

 

凛月:嗯,真的是让人困扰的猫,都是这家伙的错还做了噩梦……

 

司:那肯定是相反的梦哦。我们所生活的不是梦中的世界,而是现实之中

       而且是光辉的现实——偶像们能够竭尽全力散发光辉的现实

       我们应该对此报以感谢,遵循规律向前迈进

 

凛月:嗯~ 小~朱能够接受的话,那也可以?

       (嘛,能够忘记噩梦的话也好。就算一直烦恼过去的事情,战斗的历史也不会消失)

       (去年的【Knights】在战斗中遍体鳞伤)

       (虽然在时间的流逝下又团结了起来)

       (辛苦的是,新人增多的现在——总有一天会回到平和的日子,想要这么想啊)

 

 

======================================

猫と銃士/第二话

 

雷欧:好慢啊~朱樱那家伙!

       如果迟到的话会生气,所以今天还提早过来了,真是让人困扰的家伙!

 

泉:真的是,我的宝贵时间都浪费真是难以置信!超烦人!

       该不会是雷欧君的流浪癖传染给司君了吧?

 

雷欧:诶,什么什么?真有趣的想法啊~濑名!

       哈哈,【Knights】的leader都会受到流浪癖的诅咒!

       我已经被这个诅咒困扰多年了,终于被朱樱~继承了啊……☆

 

岚:如果这个诅咒是真的,那真是麻烦呢

       啊~我没有继承【王】真是太好了♪

 

泉:不不,玩笑就算了,那可是在【安魂曲】的时候那样争夺的【王】的宝座哦?这也说得太轻率了

       不过,【王】就代表着权威,那也挺麻烦的吧?

 

雷欧:嗯嗯,要成为让民众幸福的【王】呢!

       不然的话,【王】就是孤独一人了。我把王座交给朱樱~的意义也没有了呢~?

 

泉:就算这样,这也不是迟到的理由呢。真的是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看看我手机里的行程表啊,雷欧君?留在日本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周了

 

雷欧:就算你让我看

       这么在意行程表的话就去当行程表家的小孩吧!

 

泉:不,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司:哈……久等了,各位

 

雷欧:哦?说曹操曹操就到!

 

泉:司君,你已经迟到三十分钟了哦,这是怎么回事?

 

司:失礼了,去叫凛月前辈的时候被卷进了麻烦事里

 

岚:麻烦事?说起来没有看到凛月酱,发生了什么吗?

 

司:嗯,其实——

 

凛月:说了差不多该离开我了吧!为什么不明白啊,这只笨蛋猫……!

       为什么?我的衣服上有木天蓼的味道吗……?

 

司:——被流浪猫喜欢上了,猫不肯离开凛月前辈

 

泉:不可能吧,因为这样的理由就迟到?

       找借口也要找个好的,既然都迟到了,就老实把理由说出来吧

 

凛月:不抱歉,这家伙根本不肯离开我,ES大楼严禁动物进入所以进来的时候很麻烦

 

泉:总之让它离开就好了吧?就像母猫对小猫一样抓着脖子附近的话——

       呜哇,这家伙竟然想抓我!模特的脸受伤了怎么办,如果是人类的话就要索要赔偿了

 

雷欧:哈哈,猫在威吓了!毛都倒竖起来了感觉真有趣~♪

       啊啊,灵感涌现出来了!

       【猫踩上去了 ~激昂version~】之类的曲子怎么样?那个,能写的东西能写的东西……

 

岚:真是的,这么严苛不行哦,泉酱?雷欧君也别趁机作曲了

       来认认真真开始反省会吧

 

司:是呢,鸣上前辈。猫应该一段时间后就会失去兴趣离开的了

       那么鸣上前辈,能够开始播放之前的live影像吗?

 

岚:嗯,如你所想已经准备好了

       呼呼,我们的魅力让大家心跳不已了呢♪

 

雷欧:稍微暂停一下!那个影像里的地方!

 

岚:?怎么了,雷欧君?发现了什么出错的地方吗?

 

雷欧:不是不是!看那个,观众席的最前排!

 

凛月:我什么都没看到哦……由于天生的灵感终于看到了幽灵什么的,不会说这种话吧?

 

雷欧:这里哦,仔细看粉丝的脚边!你看,因为是黑猫所以很难发现,凛月怀里的黑猫拍进去了!

       这家伙,是看了【Knights】的live之后来见凛月的哦!

 

凛月:哈……?这也太非现实了吧……?

       哇,什么?突然开始舔脸颊了!?

 

司:从这个反应来看,可能真的是来见【Knights】呢

       在live上看到凛月前辈的勇姿被吸引了也说不定呢♪

 

岚:呼呼,凛月酱某些地方就像黑猫一样,难道不是感觉到相似的地方所以就成为了粉丝吗?

       你看,虽然是流浪猫但是毛色很漂亮哦,乖孩子♪

 

凛月:不要说悠闲的话了快想想办法!这也不是反省会该做的事!小濑,这是宝贵的时间对吧……?

 

泉:重视粉丝才是【Knights】吧

       被这样热爱着,你就死心吧?我已经放弃了……♪

 

雷欧:就是哦~?在猫满足之前就随它喜欢吧,凛月☆

 

凛月:咕,大家都觉得【因为是可爱的猫所以原谅它吧】!?

       对我来说是不幸的黑猫哦!?啊真是的,这是何等灾难……!


☕️E.L.

【零凛|leo司】猫出没,请注意

* 3.30音游: スカウト!ニャン銃士開催!


-CP:零凛 leo司

-含各种亲友向

-新章时间线的小甜饼


—————————————————————


1.

优秀的偶像,Knights的队长朱樱司,是团宠。


这一点,从身边的亲友到台下的粉丝,从事务所的经纪助理到工作中的合作人员——只要有些观察就都能看出来。


“糟了!一不小心就喜欢小司司喜欢得不得了……人家经常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就忍不住会抱抱他啊。”

在某知名艺人访谈节目上,Knights的先锋之一鸣上岚满含笑意地表示,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姐姐对可爱的弟弟的疼爱。


“嗯嗯,...

* 3.30音游: スカウト!ニャン銃士開催!


-CP:零凛 leo司

-含各种亲友向

-新章时间线的小甜饼


—————————————————————


1.

优秀的偶像,Knights的队长朱樱司,是团宠。


这一点,从身边的亲友到台下的粉丝,从事务所的经纪助理到工作中的合作人员——只要有些观察就都能看出来。


“糟了!一不小心就喜欢小司司喜欢得不得了……人家经常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就忍不住会抱抱他啊。”

在某知名艺人访谈节目上,Knights的先锋之一鸣上岚满含笑意地表示,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姐姐对可爱的弟弟的疼爱。


“嗯嗯,小朱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啊,所以会被我卷进被窝里,其他人要的话不给哦?”

Knights的军师朔间凛月也在团综花絮采访上,非常直白地表达了自己对末子的喜爱,说话的时候眼底是调皮和满满的温柔。


不过,也有人比较含蓄——

Knights的另一名先锋濑名泉,曾对说他是宠小司司的好哥哥的岚说:“哈?谁宠着那个臭小鬼了?我分明是唯一一个正经管教他的角色!”

可惜,他说的这话没有人信。


因此,朱樱司的男朋友,担当Knights的C位的歌骑士月永leo,经常玩笑地喊着自己吃醋了。


比如今天。



2.

“非常合适啊,司君。”


更衣室外地落地镜前,朱樱司调整着新服装领子的角度,身侧的濑名泉叉着腰,满意地笑着赞道。


“嗯,真可爱,来——”坐在一旁的朔间凛月凑过来搂住司的肩膀,“小鸣说了这个自拍角度好。”


“拍好了过来人家给你试试妆容吧?我们几个的服装看完样稿都还有要改的地方,明后天才能做好。不过那时候工作太满,先把你的妆定下来了省些时间。”

拿着全套化妆包的鸣上岚坐在梳妆台边招手,“是又帅气又可爱的猫骑士先生呢,小司司真是太好看啦!”


“好的,谢谢几位前辈,能被你们如此肯定,我真是太开心了。”


一个月后以猫骑士为主题的大型演唱会马上要进入大热宣传阶段,以凛月为中心的新曲和Knights全员的新衣装定妆照都将是推广的重点。


此刻看着他们骄傲的队长身穿深蓝面面红底的披风,白猫耳配白猫尾,配上白色为主色调的收身上衣和红色长裤,简直就是奇幻故事里英姿飒爽的白猫铳士,几个前辈的脸上期待和喜悦的色彩愈发浓起来。


“朱樱!你还没问问我呢!“


坐下来准备让鸣上岚和濑名泉化妆的司闻声回头,月永leo正靠在墙边鼓着脸假装气嘟嘟地看着自己。


“啊?Leoさん不喜欢吗?”


“喜欢啊!是宇宙级别的喜欢!”月永leo走过来,看了眼满脸都是“真甜啊”的笑意的岚和捂着嘴偷笑的凛月,弯腰就直接把司抱进了怀里,“所以你也要问问我啊!那三个哥哥姐姐一起夸你一顿,就把你男朋友忘了?”


朱樱司知道leo根本没生气也没吃醋,但在这个暖意融融的拥抱里很愿意配合着哄他,不过由于害羞声音放得很轻:“哪里会忘记。下次一定问——毕竟猫的肚皮是只给你看的?是吧?”


这一问leo反而耳根红起来,揉揉司的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就松手直起身来,说着你好好化妆吧我去给你写首曲子去,就高呼着爱的inspiration去进行艺术创作了。



3.

直觉告诉朔间零,要想抢到Knights最近的演唱会的特等席票,不得不动用人际关系了。


朔间凛月的黑猫铳士装和以他为中心,副歌solo震撼圈内外,登顶本月CD全球榜首的Knights新歌给三周后本就万众瞩目、期待值爆表的演唱会的热度锦上添花。


Ensemble Square的售票负责人都特意让技术部门作了安排,以免开票当天出现比Knights以往的演唱会售票更严重的拥堵卡机现象。


他的弟弟、他的男朋友朔间凛月就是如此闪耀的存在。


“零也来感受一下吃醋的滋味吧!这是我们骑士团的凛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给你不给你!”和正在拍定妆照的凛月连线视频的时候月永leo开心地抱着凛月玩笑道。


Knights对内,朱樱司是团宠;Knights对外,每个人都是团宠。


Knights是弟弟的第二个温暖的家庭,就像UNDEAD也是朔间零的第二个家,这一点朔间零很喜欢很感激,而Knights的其他成员如今个个和他更熟络起来,可以放开了和他聊天也让他非常高兴。


他是Knights之外的人,可他们不和他见外了。


毕竟,是他们见证了他俩的爱情。


此刻躺在床上的刷手机的零勾唇浅浅笑着,低头瞧了瞧靠在自己胸口处睡得很香的凛月,感觉人生就是如此满足。


看,凛月是帅气十足的拿着长剑战斗歌舞的铳士黑猫,也是趴在他怀里睡得很香惹人疼得不得了的小黑猫。


打开手机找到联系人“朱樱司”,输入短信:“叨扰朱樱君了,吾辈想问问,Knights这场演唱会关系席的票,现在还方便订吗?”


五分钟后,要不是怀里有宝贝凛月,朔间零就要开心得大鹏展翅,从床上跳起来了——


“不打扰不打扰。虽然知道朔间前辈喜欢自己买票订入场特典,但这次看来确实难抢,我已经知会事务所做了准备,觉得一定会来的关系人员都留了票。”


“(凛月前辈的VIP特典也为您留了,请放心)”



4.

Knights在东京国立的演唱会果然是座无虚席,遍布全世界的转播场票也是卖得飞快。


朔间零和羽风薰悄悄来后台的时候,Knights的全体成员都已经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


前些日子太忙了,因此凛月穿这身新衣服,零还是第一次亲眼见。


朔间凛月长袍内侧繁复的金色花纹设计得典雅精致,红色的复古欧风装束配上金色的边饰流苏勾勒出他纤细的身材。

古铜色的扣子微微泛着光,配套的金柄长剑做得有模有样,会让他今天精心准备的、挑战了新难度的杀阵更添精彩。


朔间凛月有多俊美有多迷人朔间零最清楚不过,可是凛月的美丽每次都能刷新他的期待值,每次都能让他比上一次更无法移开目光。


“是薰哥哥。晚上好啊!”


朔间凛月看到他们俩进来,悄悄瞄了朔间零一眼,就一脸愉悦地先和羽风薰打了招呼。


“嗯嗯晚上好,你们这套衣服还真是好看啊!”


羽风薰走上前拍拍凛月的肩膀,然后吐吐舌头玩笑道:“当着零哥哥的面不要喊薰哥哥啊,不然我队长会发出奇妙的哭声。”


身后的朔间零配合地进行了日常假哭的操作,Knights的其他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假哭可吸引不了高傲的猫咪啊,哥哥要知道哦。”朔间凛月眯起眼睛,率先向门外走去。


朔间零会意地跟了上去。


朔间凛月抱着双臂靠在墙上,零走上前伸出双臂刚好把他整个人围在自己臂弯里,低下头来的时候是再往前两厘米就可以吻到的距离。


“这样呢?吾辈的猫铳士喜欢吗?”


朔间凛月闭上了眼睛,让零捏捏他戴着的毛绒绒的黑猫耳朵,轻轻笑了。


“喜欢啊——叫凛月的黑猫说,他喜欢你,我亲爱的哥哥。”

“就——稍微亲一下哦,看看之后要不要补一点唇彩……”


没亲热够的,就等到Live之后吧。



5.

次日。


“吾辈的UNDEAD里有薰君这样的狐狸,还有晃牙这样的小狗和阿多尼斯这样的熊,不过说到Knights,可以说都是猫咪呢?”


“哈哈哈!是啊!朱樱是那种贵族家庭养着的很高傲很可爱的波斯猫吧?或者其他名贵品种猫猫!”


“小濑是碰一下就炸毛,但是会悄悄来蹭蹭你的银色渐层猫,小鸣绝对是好脾气的奶金色毛的温柔的抱起来特别舒服的猫猫~小月属于突然闯进小朱的花园里特别好看自由自在的橘色野猫。”

“还有,小濑是大家的猫妈妈,会给大家舔毛,但是小鸣会说要自己理毛发不要小濑管呢。”


“濑名前辈如果是猫的话,一定是只不好惹的猫啊……”


“哈哈哈朱樱你敢不敢把你现在这话录下来?”


“不敢……还有凛月前辈呢?”


“凛月呀……大概是钻进吾辈被窝里,而且一直在吾辈心窝里的有魅力过头的小黑猫吧?还有,毕竟吾辈和凛月是血脉相连,吾辈也当猫好了。”


“啊,从高中起,就觉得喵次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就是舔乱朱樱的毛的不安分的猫——在朱樱家的窗前月色下给他唱幸福的恋曲!”


“我不会让你坐在那里唱歌的,leoさん……进来唱啦……”


“啊啊啊朱樱绝对是天下第一可爱的猫猫!”


“嗯?吾辈不同意……明明是吾辈家的凛月才对吧?”


“都说了是朱樱啊!”


“都说了只可以是凛月啦!”


“哥哥难道要和小月因为这个吵起来吗……”


如果是猫的话,就可以和喜欢的对象尾巴卷尾巴地团在一起睡啦。

在猫咖约会的两对小情侣都这么想。


END.









drb的DJ哪个又不是全员推呢

Silent Oath 平假名歌词

【凛月】ふっと…柔(やわ)らかな風(かぜ)が髪(かみ)を靡(なび)かせて

轻轻地...发丝随风飞扬

【泉】もっと…こちらへと、手招(てまね)きしてるようだ

仿佛是在向我招手让我去到她身边

【嵐&レオ】決(け)して許(ゆる)されることは無いと知(し)っても

明知此情世俗难容

心に募(つの)ってく…

却仍渐渐积淀于心

【司】貴女(あなた)への忠誠(ちゅうせい)の器(うつわ)から

此心本是向你宣誓忠诚之器

【レオ】嗚呼…零(こぼ)れていくね

却渐次满溢思念

【All】(Dear Moon Light)

dear moon night

【嵐】照(て)らし出(だ)さな...

【凛月】ふっと…柔(やわ)らかな風(かぜ)が髪(かみ)を靡(なび)かせて

轻轻地...发丝随风飞扬

【泉】もっと…こちらへと、手招(てまね)きしてるようだ

仿佛是在向我招手让我去到她身边

【嵐&レオ】決(け)して許(ゆる)されることは無いと知(し)っても

明知此情世俗难容

心に募(つの)ってく…

却仍渐渐积淀于心

【司】貴女(あなた)への忠誠(ちゅうせい)の器(うつわ)から

此心本是向你宣誓忠诚之器

【レオ】嗚呼…零(こぼ)れていくね

却渐次满溢思念

【All】(Dear Moon Light)

dear moon night

【嵐】照(て)らし出(だ)さないで欲(ほ)しい

愿不要照亮我的身影

【All】(Moon Light)

moon light

【凛月】消(き)え去(さ)ってしまうから

我会消失无踪

【司&泉】I wear the pitch black NIGHT.

I wear the pitch black NIGHT

【レオ】寄(よ)り添(そ)う影(かげ)の様(よう)に護(まも)りたい

愿如影随形守护着你

【All】清(きよ)らかな永遠(えいえん)を此処(ここ)に"Slient Oath"

澄澈的永远在此化为无声誓约

ずっと伝(つた)えないままに…この胸(むね)に秘(ひ)めた言葉

一直未能向你传达这话语深深隐匿于心

貴女に捧(ささ)げた剣(けん)と共(とも)に、我(わ)が身(み)に掛(か)けた鍵(かぎ)は

为你挥舞此剑之时禁锢我身的钥匙

誇(ほこ)らしく痛(いた)む誓(ちか)い…

是引以为傲的锥心誓言

【嵐】時(とき)の過(す)ぎ行(ゆ)くままに…

任凭时光流逝

【凛月】今は

此刻

【レオ】そうさ…離(はな)れずに傍(かたわ)らにいるだけでいい

是啊此刻在我身侧便已足够

【司】こんな…孤独さえ抱(かか)えて歩(ある)き出(だ)そう

怀抱此等孤独仍愿前行

【凛月&泉】深(ふか)い森(もり)に囲(かこ)まれた城(しろ)の窓(まど)から夜空(よぞら)の美しい

幽深森林环抱着的城堡里隔窗眺望的夜空如此绚烂美丽

【嵐】星(ほし)だけを見(み)てほしい、貴女には…

愿你瞳中只见满天繁星

【泉】汚(けが)れ無(な)きまま

永远清澈无暇

【All】(Dear Moon Light)

Dear moon light

【泉】照らし出さないで欲しい

请不要映照出我的身影

【All】(Moon Light)

Moon light

【凛月】争(あらそ)いに満(み)ちた世界

在这充满纷扰的世间

【レオ&嵐】Lady, please stay in peace.

Lady please stay in peace

【司】陽(ひ)の当(あ)たる場所(ばしょ)まで誘(いざな)おう

让我带你去没有仄暗之处吧

【All】清(きよら)らかな永遠に相応(ふさわ)しい貴女の

你与清澈无暇永远相衬

柔(やわ)らかな微笑(ほほえ)みに…この胸は揺(ゆ)れるけれど

轻柔一笑足以使我心生涟漪

水面(みなも)に映(うつ)る月とおなじことと心をそっと閉(と)じて

但如水中之月般我心扉紧闭

誇(ほこ)らしく痛む誓い

只因那引以为傲的锥心誓约

【嵐】今日も抱(かか)えていよう…

今日也铭刻于心

【凛月】瞳(ひとみ)に映(うつ)る月が…

瞳中之月

【泉】暁(あかつき)に消(き)えていく景色…

随晨曦而逝之景

【司】時の流(なが)れ行(ゆ)くままに…

任由时光匆匆流逝而去

【All】言葉にすることさえも許されぬ

连话语也无法出口

咲(さ)くことの無い花の名前…忘れて

忘却那不会绽放之花的姓名吧

【All】(My Dear)

my dear

【嵐】優しいその声に

用温柔的声音

【All】(My Dear)

my dear

【泉】溢(あふ)れてしまわぬよう

我会控制满溢的感情

【All】(My Dear)

my dear

【凛月】心に掛(か)けた鍵

钥匙锁上我的心门

【All】(My Dear)

my dear

【レオ】水底(みなそこ)に沈(しず)めた…

沉没水底

【All】(Dear Moon Light)

dear moon light

【司】照らし出さないで欲しい

请不要映照我的身影

【All】(Moon Light)

moon light

【レオ】自(みずか)ら消えるから

我会自觉离开

【泉&司】いつか貴女に

有朝一日当你

【嵐】幸せが訪(おとず)れるその時…

得到了幸福之时

【All】清らかな永遠を此処に"Slient Oath"

澄澈的永远在此化为无声誓约

ずっと伝えないままに…この胸に秘めた言葉

深藏心底之言依旧没有向你传达

貴女に捧げた剣と共に、我が身に掛けた鍵は

为你挥舞此剑的同时禁锢我身的钥匙

誇らしく痛む誓い

是引以为傲的锥心誓言

【All】清らかな永遠に相応しい貴女の

你与清澈无暇永远相衬

柔らかな微笑みに…この胸が揺れた理由は

轻柔一笑足以荡漾我心

水面に映る月に投(な)げた鍵がさざ波(なみ)をたてたからさ

向这水中之月扔出钥匙水面的涟漪

仕舞(しま)い込む淡(あわ)い『想(おも)い』

淡淡的思念隐匿于心

【レオ】時の過ぎ行くままに…

任凭时光匆匆而逝

【泉】今は

此刻

【All】ずっと抱えていよう…瞳に映(うつ)した光…

唯愿永远铭记你眼中的光芒

誇らしく痛む誓いだけをずっと…

还有那永远引以为傲的锥心誓言


律夜夜夜夜夜夜

【迫害一下kn】

●纯属玩梗纯属玩梗纯属玩梗

●单纯娱乐一下就好了1551



【迫害一下kn】

●纯属玩梗纯属玩梗纯属玩梗

●单纯娱乐一下就好了1551

やすこ

一个妖怪pa的设定

*是Knights中心的无cp向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但是好喜欢这个设定,让我脑脑

*レオ的名字不管怎么写在这种pa里都好出戏啊!!!TT


月永レオ:

  春秋笔,被称为“陛下”,热衷于自称另外几个尤其是老幺的“父亲”但是没人听,不光没人听还会被濑名泉拿着缚仙索反复比划到底绑几圈才严实。能记春秋年岁风月乾坤,落笔成真偏偏只爱写曲子,可以从雪山蹿到京城从地狱跑到青楼,除了不爱往诸仙诸佛那里跑,人鬼妖魔不管是谁的地盘都能祸祸个遍,转眼就能没影儿还爱迷路,抓都抓不住。除了曲子和好友们的事情之外什么都不上心懒得花时间去记,以至于最开始朱樱司一度能被他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气出原型。被濑名泉多次咬...

*是Knights中心的无cp向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但是好喜欢这个设定,让我脑脑

*レオ的名字不管怎么写在这种pa里都好出戏啊!!!TT


月永レオ:

  春秋笔,被称为“陛下”,热衷于自称另外几个尤其是老幺的“父亲”但是没人听,不光没人听还会被濑名泉拿着缚仙索反复比划到底绑几圈才严实。能记春秋年岁风月乾坤,落笔成真偏偏只爱写曲子,可以从雪山蹿到京城从地狱跑到青楼,除了不爱往诸仙诸佛那里跑,人鬼妖魔不管是谁的地盘都能祸祸个遍,转眼就能没影儿还爱迷路,抓都抓不住。除了曲子和好友们的事情之外什么都不上心懒得花时间去记,以至于最开始朱樱司一度能被他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气出原型。被濑名泉多次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地念“生活不能自理”,实际上所有事情都心里门儿清。

  

濑名泉:

  瑶池遍地金银琼珠里唯一一枚化形的玉,通阴阳知昏晓,对蛮荒时期第一批能吃玉的人类存在一定的心理阴影。虽然不说但有一定的兄长情怀,只是每次在看见好友时这种情怀基本上就碎得一干二净,被好友们暗地评价为“念念叨叨个不停操碎了心的娘亲”。看起来最严厉实际上是所有人默认最温柔好说话的存在。曾经对传言的玉碎挡灾耿耿于怀,以至于虽然和凛月是知心好友但对其余鬼物百般提防,又总是觉得自己再被几个好友祸祸下去迟早有一天能裂开,还关于这个话题跟鸣上岚探讨过“如果哪一天我真的被你们气裂了怎么样才能不让那些裂痕出现在我完美无缺的脸上”。

  

朔间凛月:

  从十八层地狱之下爬到人间的鬼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又有一半魔族的气息,似乎有一个在鬼界当魔王的兄长却别扭得不想提,无数次宣称自己没有兄长又无数次被揭穿。多次表明讨厌阳光,让朱樱司一度担心自己的天赋是否会对先辈照成影响,这种担心一直持续到在亲眼看见凛月由于天气太热影响睡眠差点儿把鬼气铺满方圆千里来降温前。不太愿意动弹但关键时候相当可靠,说自己“因为能力太弱所以更喜欢动脑子”,并且多次表示“你们一定要多多宠爱我”,然而睡觉时无意识一个动作其他人都能去半条命,时常去叫他起床却被拽下去动弹不得的濑名泉和朱樱司深受其害。

  

鸣上岚:

  千年桃花化形,和濑名泉的本体一并被宣称可用作辟邪,然而妖祟见他退避三舍似乎并不是因为对桃木的恐惧。口口声声美貌能够超越性别所以希望大家把自己称作“姐姐”,但是被“肯定是泉不愿意承认人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啦”的濑名泉毫不留情地驳斥为“鸣君的性别就是鸣上岚”。因为是“柔弱优雅的女子”所以几乎从不使用法力,排除看似华丽其实相当凶残攻击性最强的能力之外,也是所有人心照不宣武力值最高绝对不能招惹的一个。多次表示自己是爱与美与温柔的化身,只有濑名泉知道朱樱司家某棵据说是被天劫劈断的千年梧桐到底是怎么被一掌拍断的。

  

朱樱司:

  昆仑虚凤凰一族的少族长,妖怪神兽中出了名的成熟懂礼的小少爷,前辈们对这种传言多次发出无情嘲笑。由于未成年所以原型是连尾羽都没长开的小凤凰,经常说着“司会尽快长大”,感受了一下手感极佳任意揉搓的毛团子后就连濑名泉都难得温和地说不着急慢慢来。据本人描述这辈子干的最叛逆的事情就是借着“天祥院哥哥大人”的名义跟着几位前辈跑出了昆仑,然后被凛月怜爱地摸了下脑袋表示“不着急你这辈子还很长叛逆的机会也很多比如你回头看看已经准备把你吊起来打的小濑?”。



暂时没了(草)

请给我雷雷矿

不列颠pa→奶不列颠

※※衣服全部参考fate

不列颠pa→奶不列颠

※※衣服全部参考fate

清水リン

日服 朱樱司 个人故事翻译(第二话)

*日服更新之后的新剧情部分,这一篇的作者是木野诚太郎,Knights全员出场

*日语里面很多句子没有主语,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朱樱司 个人事件

第二话


Leo:哦?这支笔?形状像一把剑欸

    好有趣啊,suo~!好像...

*日服更新之后的新剧情部分,这一篇的作者是木野诚太郎,Knights全员出场

*日语里面很多句子没有主语,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朱樱司 个人事件

第二话


Leo:哦?这支笔?形状像一把剑欸

    好有趣啊,suo~!好像看到它马上inspiration就会爆发呢!是我们Knights的新周边吗?

司:不是的。这是我家经营的剧场的Novelty(后文把片假名的novelty翻译成新品,正式的翻译是新颖的小玩意儿)。

    正好,剧场正在以中世纪为Model的戏剧在上演,拿了几支来作为事务所用的。

    你看,New Dimension……我们的事务所还是新兴的势力。尽可能的要减少支出的费用。

Leo:欸~意外的普通啊?对Knights的新周边的期待都没有了哦!

司:啊,请不要这样说。还有很多,Leoさん可以拿一支回去

Leo:那我拿来在作曲的时候用吧!谢谢~ suo~

司:不用谢。还有多余的,濑名前辈也要拿一支吗?

泉:啊,作为新品的设计还不错,我也拿一支吧

司:fufu。这样看,是不是很像“刀礼”?就像国王任命骑士时神圣的仪式呢

    果然“Knights”的五个人聚齐,会变得非常热闹让人觉得很亲切


凛月:嗯~。开心的事情当然也很好啦。不快点进入正题的话感觉会变得非常混乱啊

      我们到底是为什么集合啊~?我,可能已经忘记了?

嵐:是啊,司酱。“Knights”的五个人聚齐虽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聊天什么的还是之后再说吧

司:哦,真对不起。一不留神就变成不合年龄胡闹了

    再次感谢大家今天聚集在这里

    去年,从Leoさん那里继承了王冠,现在是两个“国王大人”共存的状态……

    这件事情先放再一边,我们还有我们的使命

Leo:我觉得不要放在一边的比较好啊~?

嵐:好啦。司酱也有他的考虑,不要插嘴啦

Leo:哦,这样啊!对不起啦,suo~?

司:请不要在意。继承了家里的企业之后,这样的情况已经习惯了

    那么,关于我们的使命……要让大家更加了解作为Big3(三个人气顶尖的组合还有fine和Eden)的其中之一的“Knights”的实力

    所以,以这个事务所New Dimension作为基础,进行进一步的战斗

Leo:hyu~hyu~感觉有点像政治家呢,suo~

司:王公贵族也是政治家啊。我就把您的话当作表扬接受了

嵐:不过真的呢,我觉得很好的表明了信仰哦

泉:我没有想要无视的意思,但是表明信仰是这样的吗?

司:嗯,具体内容接下来一起讨论来决定吧

    当然,不是像“Knights”一样用决斗来决定

    娱乐圈没有天真到能让同伴之间相互斗争

    而且实际上,要决斗的话梦之咲学院里的“Knights”才需要(轻歌剧里有提到梦之咲的“Knights”加入了大量新成员)


泉:学校里的“Knights”……?梦之咲学院的后辈们弄出什么问题了吗?

    虽然我来说可能不和情理,不过没关系吗?

凛月:嗯。现在的“Knights”好像失去了魅力的感觉

      但是,意外的有点危险啊,那些听说了我们的名声加入的人,以为自己也很强大的样子

嵐:嗯。新来的小朋友们,虽然大家都很可爱,可是因为年纪小都很莽撞呢

凛月:呼啊~呼……都是因为他们我一直都很累,每天都睡眠不足~……

泉:没有吧。Kumakun很困的样子不才是日常吗?

凛月:平常的话应该睡的更加好的~。哈,再怎么睡都睡眠不足~

司:不管怎样,这样的麻烦事还是有的,所以这个事务所的“Knights”要坚定的表明信仰

Leo:喂喂,“Knights”是这样轻松的“组合”吗~?再多一点争吵啊!

     可以用决斗来肃清新人哦~

司:fufu。Leoさん也是这样想的吗

  重新思考了很多次,果然应该像Leoさん说的那样,可能最近肃清一下会比较好……

泉:是这样啊,同意……像这样一起见面,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不过啊,这不是有点见外?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套的

司:像您说的那样。毕恭毕敬是我朱樱司的性格

    虽然很抱歉,用这样的形式来说这件事情

泉:真的是,kasakun的顽固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Leo:哈哈。给你加油哦~为了不给后辈添麻烦我会注意的!

     我们都觉得suo~应该来做“国王大人”,不过在新人那里这一点可能不太有用suo~应该也知道

     去年的你,也是有着热血的梦想的样子呢~!

司:嗯,虽然关于这个也很不好意思……我从历史中学到了

    轻易的让人流血,不是适合成为“国王大人”的人物,为了信念而战斗,这份力量绝对不是用来将不服从的人任意斩杀的

    这种想法,向这把剑……不对,我的企业制作的Pen起誓

    请见证属于朱樱司的时代,我亲爱的前辈们

--------------------------------------------------------------------


久等了!

接下来应该会先更Knights的个人剧情

有些地方翻译起来还是怪怪的,原文真的看上去可爱一百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