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of

10.4万浏览    2664参与
糜泽园长

两张图片,一张草图一张还是你们熟悉的小动物(……)

孩子第一次抠图救救他

两张图片,一张草图一张还是你们熟悉的小动物(……)

孩子第一次抠图救救他

付书
重新画了个拳崇,流泪了,我恨停...

重新画了个拳崇,流泪了,我恨停电

重新画了个拳崇,流泪了,我恨停电

付书

来点图吧,拳皇男角色都行【恍惚】

画了好几张拳崇然后电脑停机了哈哈哈,一个都没存,我想自刎【流泪】,谁都好让我转移一下悲伤吧。。。

还有女孩子真的好难画我哭了

画了好几张拳崇然后电脑停机了哈哈哈,一个都没存,我想自刎【流泪】,谁都好让我转移一下悲伤吧。。。

还有女孩子真的好难画我哭了

大猫
这是哪位美女鸭٩( 'ω' )...

这是哪位美女鸭٩( 'ω' )و 

这是哪位美女鸭٩( 'ω' )و 

好大一坨饼
怎么越来越奇奇怪怪了 【电容笔...

怎么越来越奇奇怪怪了

【电容笔回来了试用一下】

怎么越来越奇奇怪怪了

【电容笔回来了试用一下】

🖤刘行大和田🖤
庵哥请你喝快乐水啦!!!夏天不...

庵哥请你喝快乐水啦!!!夏天不和庵哥一起来一瓶original的可乐吗?

庵哥请你喝快乐水啦!!!夏天不和庵哥一起来一瓶original的可乐吗?

Nacha Una
祝福兩個小可愛生日快樂

祝福兩個小可愛生日快樂

祝福兩個小可愛生日快樂

粒莉Liri_

爷发不出链接来我裂开。

是meme ,很水,很菜。´_>`真滴没人嗑瞬酱嘛5555


爷发不出链接来我裂开。

是meme ,很水,很菜。´_>`真滴没人嗑瞬酱嘛5555


光寻

[KOF]京/庵[交换]

@待机玲子 之前画的灵魂交换,聊了一下把他写出来了,小可爱说可以发我就来发了ovo

-以下正文-

*短篇

*意识流

-

苦涩的血味在嘴里扩散开来。草薙摀着嘴,猛地直起身,难道是昨夜的酒太浓烈了?他来到卫浴,胸口难受的厉害,才刚到马桶边就全数呕了出来。紧闭着双眼的草薙没察觉到自己吐了什么便直接冲了水,他擦擦嘴角,四处张望。这里好像不是他家?很眼熟,也有自己的物品,八神的家吗。莫非那家伙趁夜把他带来这的?

“搞什么啊,八神那家伙。”草薙喃喃自语,奇怪,声音怎么变了?他看看自己的手掌,戒指?怎么会,他没这习惯。草薙困惑地走到镜子前,鲜艳的红发印入眼帘,那双锐利的眸子此时疲倦的垂掉着,一副...

@待机玲子 之前画的灵魂交换,聊了一下把他写出来了,小可爱说可以发我就来发了ovo

-以下正文-

*短篇

*意识流

-

苦涩的血味在嘴里扩散开来。草薙摀着嘴,猛地直起身,难道是昨夜的酒太浓烈了?他来到卫浴,胸口难受的厉害,才刚到马桶边就全数呕了出来。紧闭着双眼的草薙没察觉到自己吐了什么便直接冲了水,他擦擦嘴角,四处张望。这里好像不是他家?很眼熟,也有自己的物品,八神的家吗。莫非那家伙趁夜把他带来这的?

“搞什么啊,八神那家伙。”草薙喃喃自语,奇怪,声音怎么变了?他看看自己的手掌,戒指?怎么会,他没这习惯。草薙困惑地走到镜子前,鲜艳的红发印入眼帘,那双锐利的眸子此时疲倦的垂掉着,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哈……?”草薙不可置信的笑出声,与镜中反射出来的八神动作一致。

“搞什么啊。”草薙摸不着头绪地说道。

-

八神意识到自己变成草薙只在一瞬。他暗自挑了件符合自己的服饰,随意套了上,将额前的头巾给烧毁,迳自的去了乐团进行演出。他忽略团员疑惑的神情,在他们还未开口之时便先行演奏出了今晚正筹备的曲调,有人认出了八神弹贝斯时的习惯动作,诧异地询问过后只得到八神用着草薙京的面容说出低沉的“这不干涉演奏。”他就再也没开口。

此时的京应该很痛苦吧。感受不到血噬的八神“咯咯”的笑了两声。他在结束乐团表演以后来到了与草薙时常打照面的场所,他看见用着自己身体的草薙气呼呼地走来,八神便扬起手,向草薙劈向许久未见的红色火焰。

虽然这是草薙家的火。

突然被攻击的草薙吃惊地瞪着八神,八神却更加雀跃,他摆起架势,动作看似唐突,但他其实适应的很好。草薙的身形与他相差无几,活动却比自己那副身体灵活得多。他狠狠地勾起五爪,割伤了草薙的胸膛,大面积的血液潺潺流出,他笑得更猖狂了。

“使出你的火焰来,京!”八神自傲地喊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甚至是与我交换身体,都不重要!我要撕裂你、杀掉你,所以!受死吧!”

-

草薙知道八神是个疯子,但没想到这么疯。

情势所迫导致草薙不得已使用了紫火,那与自己不同,是燃烧着生命的烈焰。他不想促使八神的诅咒加剧,也感受到那份近乎要掐死自己的苦难。但不反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早上吐太多血吗?草薙浑身都酸痛着,意识有些模糊,然而八神正尽情的发着火焰殴打着自己。他握紧拳,重重地打在八神腹部,看着自己的面孔吃疼皱起脸来时的场景很微妙。噗叱一声,草薙又吐血了。很痛,浑身都热得发烫。

-

结果怎么样草薙记不太清楚了,灵魂互换在隔天就恢复原状,而八神也没有出现。他拿着罐酒在晃,八神是想杀死他,还是想连那具身体一并杀死?他啜饮着酒,感觉跟八神嘴里的味道是相同的。

“好苦。”草薙吐着舌抱怨道。

光寻

[KOF]京NAGI[丝线]

感谢@拔草。 点文,题目是身体,于是我写了妖狐(?)

下篇把👌的部分拔掉了。想看的话可以参考留言的方式,也感谢 @待机玲子 替我把狐狸NAGI的设定给画出来了,不会画画的我万分感谢🙏

-以下正文-

*架空设定

【上篇】

沿着河川直走尽头,通过鸟居,在隐僻的山林里能见着一处神社。听说那儿相当灵验,吸引不少朝圣者前去参拜,然而,通往神社唯一的道路总是充满浓雾,使人迷之方向,让人打退堂鼓。真正抵达的成功者不多,有些更是仅凭嘴上功夫说着虚假的经历。久而就之,这项传说也渐渐地消失在茶余饭后的相谈里。

但偶尔也会有不小心误闯进去的家伙存在。

逢魔时刻易遇灵,这是日本相传许久的信仰。草薙是...

感谢@拔草。 点文,题目是身体,于是我写了妖狐(?)

下篇把👌的部分拔掉了。想看的话可以参考留言的方式,也感谢 @待机玲子 替我把狐狸NAGI的设定给画出来了,不会画画的我万分感谢🙏

-以下正文-

*架空设定

【上篇】

沿着河川直走尽头,通过鸟居,在隐僻的山林里能见着一处神社。听说那儿相当灵验,吸引不少朝圣者前去参拜,然而,通往神社唯一的道路总是充满浓雾,使人迷之方向,让人打退堂鼓。真正抵达的成功者不多,有些更是仅凭嘴上功夫说着虚假的经历。久而就之,这项传说也渐渐地消失在茶余饭后的相谈里。

但偶尔也会有不小心误闯进去的家伙存在。

逢魔时刻易遇灵,这是日本相传许久的信仰。草薙是不信这个的,阴错阳差来到神社附近纯属意外。本来只想趁着闲暇时间随意闲晃,没想到却在山林里迷了路,走着走着便不知不觉来到了这地方。草薙擦擦额前的汗,迷雾越来越浓烈,分不清东南西北,他忍不住眯起眼睛,耳边紧随而来的是清脆的铃铛响铃,“这里啊。”有谁向他这么说着,转瞬之间,艳红的鸟居便显现在草薙的面前。

他踏上石头砌成的阶梯,一步步向上攀爬,穿越那扇被喻为结界的“门”时,草薙感觉连空气都变得不太一样。“有人在吗?”草薙开口询问,他分明听见铃铛声还在附近,却看不见任何的人影,雾在此时逐渐散去了,却仅停留在这个神社的范围,阶梯底下仍旧是弥漫着雾气的景象。

“在啊。”略带着嘶哑的声线传进草薙脑里,更像是直接在他旁边喊话。穿着类似巫女服饰的男子从旁走来,背后那一条活生生的大尾巴在草薙眼前晃啊晃,“好久不见。”他看着草薙,鲜红的眸子像要流出血来。

-

草薙顺理成章的被邀请入内,神社里的屋子不大,却干净整洁,除了被褥与折叠衣物外,并无其他。摇晃着黑尾的妖狐直勾勾的凝望着他,毛茸茸的耳朵仿佛在捕捉他的心跳声般抖动,垂挂在头侧旁的狐狸面具也相当醒目,但草薙最在意的是那一句好久不见,以及那与自己有些相似的容貌。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草薙提口询问,“没有。”男人耸耸肩,他凑上前,将双手勾勒住草薙的颈项。“你也是来许愿的吧?”面对首次就对自己投怀送抱的狐妖,草薙瞬间愣住了神。“不,我只是迷路了。”

“哪个傻子会特意走来这?”男子略显不信,“不对,是你叫我来的吧!”瞧见男子腰间系着的铃铛,草薙借机会将妖狐给推离开来。“我迷路的时候听到了声音,跟你说话的腔调一模一样。还有,好久不见是什么意思?你这小子又是谁?”

“KUSANAGI。”妖狐晃着尾巴回答。“其他的问题我没义务回答你,不是来许愿的话就快滚。”KUSANAGI作势挥挥手,突然对草薙下达逐客令。“什么?”前几秒还勾着自己的妖怪突然就让自己滚?感到荒唐的草薙气得骂道:“把我叫来又想擅自把我赶走啊!?”

“那么你想待在这是吧。”KUSANAGI像钓饵上勾般的睁圆了眼,“我就实现你的愿望。”

-

草薙京,20岁,辍学生,现在莫名其妙担任起打扫神社的工作,原因,被可恶的妖狐下了诅咒,无法离开这个神社半步。由于这里永远是黄昏之时,无法计算待了多久。草薙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扫堆积的落叶,顺便向着翘脚抽起烟草的家伙投射愤怒的眼光。“怎么,这不是你要的吗?”KUSANAGI明知故问地道。

当然不是。要不是身体会不受控制的被KUSANAGI指使干活,草薙早就想揍这嚣张的家伙几拳了。“说吧,还有什么该死的事情要使唤我的?”

“那么帮我擦擦背。”假意思索早有预谋的KUSANAGI向着草薙勾了勾手,无形的力量瞬间包裹住草薙的身躯,迈开不属于自己的步伐,草薙臭着张脸跟在这只狐狸身后。KUSANAGI推开通往浴池的木门,这儿是露天的,是以石头堆砌当作外围的温泉池。KUSANAGI褪去自身的衣赏,服饰垂在腰旁,他在池子旁盘腿而坐,草薙便主动的将毛巾沈进水里,替KUSANAGI擦起了背。

“我说啊……”感觉跟KUSANAGI生活几日的草薙询问,“你把我留在这的目的该告诉我了吧?”天气既没有变化,肚子也感觉不到饥饿,甚至是毫无困意,只能在漫长的时间里大略计算着时日,还总要做着重复的打扫工作,尽管此刻只能用嘴,草薙仍旧想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在这生活了很久。”KUSANAGI转过身,受到操控的草薙立刻自主地替他擦起了胸膛。啧,就是无法习惯啊,草薙有些害臊的移开视线,却依旧仔细聆听着KUSANAGI接下来要说的话。

KUSANAGI从诞生起就待在这座神社,本来只是只小狐狸罢了,渴了就喝喝水,饿了就吃吃树上的果子,从日出到日落,如此反反复复。他在有意识的时候起身边就持有着狐狸面具,不过当初的他太小了,用着爪子挠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当玩具玩玩。直到他某天学会了人形,才拿起那个面具端详起来。

KUSANAGI本能的感觉到对此物有某种熟悉感,似乎有什么力量附着在上,他好奇的将面具戴起,所有零碎的﹑完整的记忆便直直冲进他的脑袋里。排列整齐的巨大培养管,载浮载沈着面容全都一致的男人们。机械的提醒声哔哔哔的响了,他再一眨眼,便成为了试管里其中一人。很痛啊,灼热的火焰燃烧着他的身躯,又因为冰冰凉凉的药剂恢复过来。他在管子里睡了很久很久,在模糊中偶尔能看见几个身著白衣的家伙对着他指指点点。

好想出去。KUSANAGI仿佛溺毙在水中难受。能见的视野越来越广,色彩也逐渐明亮起来,身体不符合正常生长情况急速的增强,好热,灼热感自深处不断累积加压,有什么要爆发出来,调制解调器正是发出了尖锐而刺耳的警报声响。强化玻璃在火焰自身体里迸发时被震得粉碎,从培养管爬出的KUSANAGI摀着剧痛不已的头,“我是谁?”他不断重复着自我询问,几个白衣人拿着电击器围绕在他身边,疼痛还在加剧,视线只剩赤红所吞噬的他在下个瞬间再度爆发了高温的火焰,将四周全给燃烧了殆尽。

失控过后的KUSANAGI立刻陷入了胶着状态。血液里每个细胞都教唆着他逃离此地,双脚却连挪移半寸做不到。惶恐﹑混乱,生理泪水自眼眶夺出。笨重的铁门发出了冗长的杂音,更多人进来了,手枪在KUSANAGI反应之前便射出子弹,尖锐的疼痛在臂膀上炸开,紧接着他瘫软在地,和那些碎片一起﹑和那些被烧死的人一起,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接下来的记忆便是筹备逃离计划与反复的做着实验,KUSANAGI不明白这有何意义,他只想逃离这,找寻自己的身分,而不是纯粹的编号。名为草薙之火总是在某个时刻与谁产生莫名的共鸣,将火焰移植进他身体里的是谁?自己的去所又在何方?

折磨折磨折磨。受尽凌虐的KUSANAGI不知践踏过多少尸首,他终于逃出来了,只要回想起自己的身分,肯定就有回去的地方吧。然而当他漫步于街道找寻记忆的时候,那个同样被NESTS摧残的男人伫立在了自己面前。那男人惊岔地瞪大眼,随即是愤怒。KUSANAGI是知道这个男人的,那是刻划在脑海里最直接的指令,草薙京,是“那群家伙”的本体,也是自己想要打倒的对象。

“终究只有我能打败你了吧?”看着跪倒于地的草薙,KUSANAGI咧齿而笑。他向草薙走去,正要使出最后一击,草薙却猛然地擒住他的衣领,自喉间爆出“游戏结束了。”烈火便将KUSANAGI给击倒在地。“是你输了。明明与昔日的我相同,你的火焰却尽是阴影啊。”草薙调侃地讽刺道。那句话就像把钥匙,更宛如把剑,将KUSANAGI隐藏在心底的不安给狠狠地斩击开来 。“我不是你!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浑身是伤的KUSANAGI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当然不是我。”草薙看着他的眼神锐利而冷冽,KUSANAGI几乎能预见草薙接下来要说的话。闭嘴,我不承认,别说出口!他的脑海回荡着这些哀号,当然,草薙是听不到的。

“你只不过是我的克隆罢了。”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KUSANAGI抱着头痛苦的驱着身子,他不过是个普通人,跟K'那家伙一样,只是被移植火焰而已。他突然回忆起当初在试管逐渐成长成人型的模样,很久远的,从还是个胚胎时便感知到的一切。是啊,自己打从初始就在NESTS诞生,只不过是遗忘了,被NESTS移植记忆的实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击溃KUSANAGI内心的是京,填满KUSANAGI内心的也是京。

很长一段时间里KUSANAGI总纠缠着草薙,他们彼此仇视,抓紧机会就开打。尽管KUSANAGI在NESTS有无数的战斗经验,却仍旧抵不过逐渐恢复过往实力的草薙。再某次被草薙击倒在地的KUSANAGI仰躺着,他看着天空,阳光刺眼夺目。“为什么不给我个痛快?”简言之就是,为何不杀了我。“我可不想成为杀人犯。”背对着KUSANAGI的草薙低声的说。“克隆不是人吧。”KUSANAGI几乎颤抖的笑出声来,“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可没说过那种话。”草薙闷闷地说,随即离开。KUSANAGI讥笑几声,他阖起眼,体验曝晒在太阳底下的感觉。好累啊,他在心底想着,就算初始战斗跟本体打平,却总会在最后落败,很不甘心啊,KUSANAGI握紧拳,他掀起眼皮,视在线方却出现了不明物体。他惊得翻坐起身,是折返回来的草薙,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

“喝点吧。”草薙将水瓶抛给KUSANAGI。

“你在施舍我?”

“不想要的话还我也行。”

想得美。KUSANAGI扭开瓶盖咕噜噜地灌起水来。草薙笑了笑,那天就在微妙的气氛下渡过了。

之后NESTS被摧毁,他们在经历无数次的争吵﹑辩论……以及试图理解与沟通。最后他们意识到彼此不过是同为深渊的受害者,互相嘶咬,而又互相拥抱。当KUSANAGI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来到了时间尽头,他的人生很短暂且轰轰烈烈,然而在最后的最后,是平淡的﹑像被激起涟漪的水面慢慢恢复平静。KUSANAGI紧靠着草薙的胸口,睡了场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

“大概就是这样。”论述完事情经过的KUSANAGI又开始甩着尾巴,“看过那些记忆以后我就会说话了,也懂的运用力量。”KUSANAGI扬扬手,解开了草薙的束缚。“故事说完了。”KUSANAGI重新穿紧自己的服饰,他站起身,凝视着泪流满面的草薙。

“你哭什么呢,还真难看。”KUSANAGI厌恶地嫌弃道。草薙这时才摸摸自己的脸,明明只是听着KUSANAGI口述,甚至可能是为了骗取信赖而扯下的谎言,草薙却感觉胸前揪得紧痛。他抹抹眼泪,对着正准备出去的KUSANAGI问道:“你在这一个人生活了多久?”

“谁晓得。”KUSANAGI耸耸肩,“从某天起,这里的时间就不在流动了。”

他回过首,凝视着草薙说。曾经他也下过山,寻着记忆来到了草薙家门口,当时的草薙还是个孩子,在后院玩着皮球,总是跌跌撞撞,弄得满身泥泞。对照过时间以后,KUSANAGI才知晓那份记忆与这世界不同,是来自其他平行时空。他走向草薙面前,年幼的孩子总能发现不可视之物,那双黝黑的双眸倒印着KUSANAGI的影子,将手里的皮球递给了他。

“你要跟我一起玩吗?”京对着他笑,与记忆中的草薙重叠起。“你知道我是谁?”KUSANAGI问,京理所当然的摇摇头。那孩子低着首,脑袋回忆起父母

叮咛过不得与陌生人说话的嘱咐,可他看着KUSANAGI背后摇曳的尾巴与兽耳,又高高兴兴的拉着KUSANAGI的衣摆。“你应该不是人类吧?”

“不是,我是妖怪。”KUSANAGI扬着手,尖锐而细长的指甲戳了戳京稚嫩的脸蛋。“是会把你吃掉的那种狐妖。”他刻意裸露着尖锐的牙齿威吓起来,然而京却只是眨眨眼,“你不会吃掉我的。”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很寂寞。”

寂寞?KUSANAGI没料想到涉世未深的小鬼头会对他说出这种话。他不悦地掐掐京柔嫩嫩的脸庞,睨起眼反问:“你从哪里看到我很寂寞的,当心我吃了你啊,臭小子。”

“眼睛。”脸被拧得皱起来的京说,“看起来就很寂寞嘛!所以我才想要陪你玩。”

“哈哈,有意思。”KUSANAGI松开手,“等你长大以后再来找我玩怎么样?”

“好!”京点点头,向着伸出小拇指,“那么我们拉勾。”

“嗯,拉勾。”

【下篇】

“长大后一起玩吧。”

朦胧中草薙忆起曾与谁下的约定,他睁开眼,从床铺起身,房里的摆设是他最熟悉的样式。他摸摸脸颊,干涸的泪痕还在,那么自己怎么会在这,神社呢?他急急忙忙的推开房门,客厅里,电视机正播放着天气预报,草薙顺势看看时间,十五号,是他迷路在山林里的日子。

亦是梦境还是现实?

“早安啊。”当草薙正准备冲出家门的时候,背部传来暖烘烘的温度,甩着尾巴的妖狐勾紧臂弯,贴紧在耳边向他道安。好香,是沐浴乳?“……KUSANAGI?你怎么在这?”被吓一跳的草薙轻咳几声,他故作镇定的回首,KUSANAGI贴得很近,黏在颊上的发丝滴着水,热气喷洒在颈边,艳红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我送你下来的。”KUSANAGI吐着舌舔舔唇,看得草薙怦然心动。

“你……没穿衣服?”尽管草薙内心还有不少疑惑,但他最在意是眼前这家伙居然一丝不挂的巴在自己身上。“那有什么。你家浴池太小,也没有能更换的衣物,我就直接出来了。”不觉得哪里奇怪的KUSANAGI说,“怎么,你兴奋了?”

“别乱说。”草薙红着脸回嘴,“我去拿衣服给你。”

“你的衣服比我想像的大啊。”坐在草薙床铺上的KUSANAGI查看起套在自己身上,略显宽松的白衬衫,袖子几乎遮掩了他半个手掌。“毕竟你比我矮,这也没办法吧。”草薙拿起毛巾熟练的替KUSANAGI擦拭起头发,“怪了,我明明没控制你,怎么那么主动?”KUSANAGI讪笑着调侃道。“少啰嗦啦。”草薙细心的替KUSANAGI把尾巴也擦了擦。

“养成习惯了吗?”KUSANAGI将袖子凑到鼻间,草薙的气味总是令他很熟悉,“你的味道好好闻。”他闭着眼说,仿佛陶醉在其中。那句话听在草薙耳里,分明是挑逗,却又像在思念。

“你啊……”草薙凑近总使他意乱情迷的狐狸,“还喜欢着你记忆里面的草薙京吗?”他问,也不知自己是用什么表情去询问这件事的。“喜欢。”KUSANAGI想都没想地回道。他又勾起草薙的脖颈,把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另个我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我挺欣赏本体的。”

“那么”我呢?草薙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吞回去。KUSANAGI知道草薙想问什么,他笑着向前,略带冰冷的唇瓣吻住草薙,男人惊刹的神情尽收眼底,KUSANAGI永远看不腻。

-

“抱歉,我好差劲。”收拾完杂乱不堪的床铺,草薙重新替KUSANAGI洗了澡,他从后方抱着有些疲惫的妖狐,自责的道歉。“有什么好抱歉的?”KUSANAGI慵懒地问,他可跟草薙做得挺高兴的。“就是……”草薙窘困的搔搔脸,“明明相处没多久,也只听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还随便……上你。”

“你们人类好奇怪啊。”KUSANAGI晃动着尾巴去搔弄着草薙的鼻尖,“连谈恋爱也要制订规矩?顺从本能不就好了。”他说,脸颊紧贴在草薙胸膛,“怎么,不想承认你对我一见钟情?”

“才不是。”草薙反驳,“我起初可是想揍你的。”

“你揍了啊。”KUSANAGI笑嘻嘻地说,“用你的那个。”

“咳咳。”草薙尴尬地清嗓,“既然你不在乎认识多久,那么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呃,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

“不愿意。”KUSANAGI甩甩头拒绝。

“欸。”没料想到这答案的京傻愣了愣。

“你知道我为什么下山吗?”KUSANAGI询问着草薙,答案当然是不知道的。于是他又缓缓启口:“人类被神隐太久,会无法回去。但是,如果我待在这跟你生活,时间就会继续流动。”

这样子的话,因为寿命的不同,对KUSANAGI而言,草薙便会早早离世。“……没有其他办法?”听到无法回去,草薙着实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朋友。“有啊。”KUSANAGI说,“我可以把力量分跟你一半。”

“力量还能这样转移的?”草薙吃惊地道。“能,分次慢慢给的话,你会成为跟我差不多的存在,寿命也算打平了。”然而,如此一来,草薙便需要见证无数次的生离死别,也是种残酷的选择。草薙也意识到这件事,他思索了会,正要启口,KUSANAGI便先行出声。“本来我是打算逗逗你就走的。”他说,仿佛认定草薙不会同意。

“那么就分给我吧。”草薙道。他将下颚抵在KUSANAGI头顶,继续说:“虽然要眼睁睁看着所有人都比我早死的确很难受,但我可不想让你孤拎拎下去。”他将KUSANAGI拥得扎实,只要珍惜与大家相处的岁月时间,至少再送他们走时不会有遗憾,而且对此时的草薙而言,那也还要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听完你的经历,除了心痛以外,很多奇妙的情感也传递过来了,那大概是另个世界的我吧。”他说,然后牵起KUSANAGI的手。“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更不能让你一个人,不是吗?”

“哈,那随便你好了。”KUSANAGI凝视着握紧自己的双手,阖起眼笑了笑。

“不过力量要怎么分给我啊?”
“接吻﹑喝血﹑交合,都行,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那,除了喝血以外都要。”
“真流氓啊。”

-

男人收拾着遗物,整理过程中不经意地碰倒了纸箱。里头掉落着狐狸面具,男人便赶紧弯腰拾起。“怪了,我记得原本有两个来着。”他反复检查纸箱中的其他物品,左翻又翻就是没找到。这是在夏日祭典给那个人买的吧?男子不经面露苦涩,他将那顶狐狸面具带起,身子倏然一震,过几分钟,他诧异地取下面具,泪水潸然流下。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男子看见在另个世界里,变成妖狐的那个人与自己相处甚欢的模样。他擦擦眼泪,重新将狐狸面具摆放整齐。“这次要过得幸福点啊。”

“至少在那个世界的你,还活得好好的。”京笑着说。

【番外-狐狸日常】

*因为这个世界的KUSANAGI不是格斗家,所以私心的让他跟京有体格差了,谢谢观看^///^

跟KUSANAGI生活在一起后,草薙虽然给他买了内衣裤,却不曾给他买过上衣。

“为什么啊。”KUSANAGI穿着略显宽松的运动外套不满地问。

“啊啊,下次再给你买。”草薙每次都这么回答。

KUSANAGI偶尔在睡着时会变成狐狸形态,草薙为此特别准备了小窝,然后偷偷把他放进去。

草薙每天例行的乐趣就是给KUSANAGI梳毛。

“既然你是狐狸,那么我之后会不会也长出耳朵尾巴?”替KUSANAGI洗澡的草薙询问。

“你可以试试。”KUSANAGI说,草薙便集中精神,试图凝聚力量。

“啊,是猫耳猫尾。”

“为什么啊?”

“体型差就算了,为什么我比你矮?明明另个世界的我跟你一样高。”因为没有锻炼到肌肉,KUSANAGI倒还理解自己肌肉量不足草薙,但身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比他矮了个一截。

“比较好抱怀里?”草薙揉着KUSANAGI的耳朵道。

_灰烬乐园。

【【【【性转避雷】】】】

改图人又来了😂😂依旧是吊带袜天使的改图xxx

【在围脖打tag显示不出来,伤脑筋呢】

————

●P1 - 2【堕灰】

●P3 - 4【饿狼亲子】(Terry娘和Rock子)

●P5 - 6【双K】(K'子♀和库拉酱【无性转】)

●P7 - 9【神灰】(就把上次发的那几张加个夜店蹦迪【草】的效果wwwwww)

【【【【性转避雷】】】】

改图人又来了😂😂依旧是吊带袜天使的改图xxx

【在围脖打tag显示不出来,伤脑筋呢】

————

●P1 - 2【堕灰】

●P3 - 4【饿狼亲子】(Terry娘和Rock子)

●P5 - 6【双K】(K'子♀和库拉酱【无性转】)

●P7 - 9【神灰】(就把上次发的那几张加个夜店蹦迪【草】的效果wwwwww)

大猫

ヘ(;´Д`ヘ)啊,我死了

ヘ(;´Д`ヘ)啊,我死了

Nacha Una
現榨京奶我也想點!!!! 再度...

現榨京奶我也想點!!!!

再度被燒

現榨京奶我也想點!!!!

再度被燒

好大一坨饼

1个草稿

一画画就困,所以明天画吧【狗头】

1个草稿

一画画就困,所以明天画吧【狗头】

声色征发

京八两人深情对唱甜蜜蜜现场

md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啊,为什么这背景这么有乡土气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最开始是想画两人对唱夕阳与月的情景的哈哈哈哈哈哈怎会如此

p2是纯净无背景版哈哈哈,作为一个沙雕画手,我真的有尽力在画背景了……

京八两人深情对唱甜蜜蜜现场

md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啊,为什么这背景这么有乡土气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最开始是想画两人对唱夕阳与月的情景的哈哈哈哈哈哈怎会如此

p2是纯净无背景版哈哈哈,作为一个沙雕画手,我真的有尽力在画背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