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of

21.5万浏览    4283参与
装作四处看风景的荌零

还是发一下庵的生贺吧(掺了点凑数的怪东西

还是发一下庵的生贺吧(掺了点凑数的怪东西

大竹子

画不出自己脑补画面的十分之一,我菜得令自己落泪。

呜呜呜呜呜。

教练我还可以继续画!!

画不出自己脑补画面的十分之一,我菜得令自己落泪。

呜呜呜呜呜。

教练我还可以继续画!!

日奈森呵呵
平时很忙很忙加上各种事堆一起。...

平时很忙很忙加上各种事堆一起。。。大晚上激情肝贺图但是画画慢,生贺超时了555没能在当天赶上发很遗憾,潦草的贺图……但我的爱不潦草,下次一定精细【相信八爷可以理解我【?】

八神庵,老公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我们在一起快十年了!🥰🥰🥰

平时很忙很忙加上各种事堆一起。。。大晚上激情肝贺图但是画画慢,生贺超时了555没能在当天赶上发很遗憾,潦草的贺图……但我的爱不潦草,下次一定精细【相信八爷可以理解我【?】

八神庵,老公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我们在一起快十年了!🥰🥰🥰

待机玲子
旧图重绘 祝八神生快!

旧图重绘

祝八神生快!

旧图重绘

祝八神生快!

老盐子

啥也不让发(ಥ_ಥ)明明只是露出一点胸部而已(小蓝鸟会不定期产出id:Laoyannnnzi_

欢迎来找我玩(›´ω`‹ )

啥也不让发(ಥ_ಥ)明明只是露出一点胸部而已(小蓝鸟会不定期产出id:Laoyannnnzi_

欢迎来找我玩(›´ω`‹ )

鵺珏貍鈺404

  (紧急摸完了而且在玩效果)

  20岁帅哥的第28个生日(不是

  (紧急摸完了而且在玩效果)

  20岁帅哥的第28个生日(不是

Nacha Una

之前那張擺一起真不錯 

之前那張擺一起真不錯 

Nacha Una
八神生日快樂🎂 跟之前草薙那...

八神生日快樂🎂

跟之前草薙那張可以拼在一起

八神生日快樂🎂

跟之前草薙那張可以拼在一起

うちはオビト
八神生日快乐!ヾ(≧∪≦*)ノ...

八神生日快乐!ヾ(≧∪≦*)ノ〃

  

  

  

  

  

  

  其实这个图是之前画的,我知道八神不会介意(*꒦ິ⌓꒦ີ)

八神生日快乐!ヾ(≧∪≦*)ノ〃

  

  

  

  

  

  

  其实这个图是之前画的,我知道八神不会介意(*꒦ິ⌓꒦ີ)

阿慕里斯
  这种风格还不是很熟练背景一...

  这种风格还不是很熟练背景一顿乱糊TT,赶上了就行

  这种风格还不是很熟练背景一顿乱糊TT,赶上了就行

靠北

新的一年里也要多吃肉啊,要健健康康的,永远喜欢八神啊!

新的一年里也要多吃肉啊,要健健康康的,永远喜欢八神啊!

老盐子

一大波草稿小胡子们来辣(为什么总是违规呢,明明什么也没漏

一大波草稿小胡子们来辣(为什么总是违规呢,明明什么也没漏

always

日和月的故事(2)

1.KOF庵京同人文,除庵京外其他均为友情亲情项,有虐预警!不怎么看的出来有CP感两人互动有少点,而且写的太清水了😂,下次写多点。


2.小学生文笔,ooc预警!不喜欢或接受不了的一定要退出,小心被雷到。


3.内有大量私设架空不适者退出。


4.平行世界线,刚入坑拳皇不久,如有错误请见谅。


5.本片女装预警!不适者退出!

  

6.如果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京很快的赶到了和千鹤见面的地方,居然在酒吧

  

草薙京:“没想到你会选这么个地方见面,千鹤”

  

神乐千鹤:“我们此次的线索任务就和这些有关,他们最近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亡被个个地区追踪,调查显示他...

1.KOF庵京同人文,除庵京外其他均为友情亲情项,有虐预警!不怎么看的出来有CP感两人互动有少点,而且写的太清水了😂,下次写多点。


2.小学生文笔,ooc预警!不喜欢或接受不了的一定要退出,小心被雷到。


3.内有大量私设架空不适者退出。


4.平行世界线,刚入坑拳皇不久,如有错误请见谅。


5.本片女装预警!不适者退出!

  

6.如果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京很快的赶到了和千鹤见面的地方,居然在酒吧

  

草薙京:“没想到你会选这么个地方见面,千鹤”

  

神乐千鹤:“我们此次的线索任务就和这些有关,他们最近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亡被个个地区追踪,调查显示他们最近没有再继续杀人了而是准备聚在一起,不知道目的”

  

阿修:“没错哦,此次大量目标会出现在KTV和酒吧内,但是有个最终目标会在这里最大的酒吧出现,其他人员已经到他们的指定地点就位了”

  

莉安娜:“是的,K',瞬影,阿修和草薙京你们这一次要去的就是这里最大的酒吧,最终的目标人员会出现在哪,要拜托你们了,这个是你们的联络耳机”  

  

神乐千鹤:“白狐的手下之一会出现在哪,所以你们的服饰和行为举止要稍加掩饰我为你们安排好了,那个酒吧很大一共有五层,你们四人上下各负责一层”  

  

瞬影:“第三层呢”

  

神乐千鹤:“第三层是乐队练习和休息室层我们可以不用管”  

  

K':“行,那衣服呢”  

  

神乐千鹤:“……这边”

  

看到准备的衣服时草薙京僵住了:“裙子,还是女仆装?!为什么瞬影他俩不用穿!”  

  

阿修:“啊你的是长款呢~我是短款”

  

草薙京:“停!这不是长短的问题,是女装的问题”

  

神乐千鹤:“你们那栋楼只是有点特殊,没让你们去别的奇奇怪怪的酒吧或KTV就不错了,放心,衣服防火的也韧性好撕不烂”    

  

为了找到白狐最后还是妥协了。

  

真吾:“挺漂亮啊,前辈”

  

草薙京:“呵呵”  

  

二阶堂红丸:“别说真的挺漂亮的”

  

草薙京白了他们一眼:“行了,走吧”

——————————————————— 京到达了自己的地点了“到第四层了”其它小组的成员也纷纷报到。 

  

莉安娜:“好,各单位注意白狐人员已经开始出现,请注意掩饰好自己的身份,有事耳机联络,各位行动开始” 

  

过不了多久耳机内的喘息声就变成了打斗声,还有K'被调戏破防了的声音“为什么还没出现到底还要多久”

  

莉安娜无奈的说到:“总部说监控没显示最终目标的出现,你们可能要等等”  

  

大家都没好到哪去,被撩的被撩,被吃豆腐的被吃豆腐,京也一样,现在正在厕所烦躁的洗着脸,大脑突然传来了钝痛和喉咙开始涌血,让京意识到白狐力量在干扰他,他的手下不是没来!是已经到了!想着京提高了感知力冲了出去,瞬间就锁定了那到黑色的力量,京对着耳机大喊道:“他来了,他就在这!”  

  

莉安娜:“为什么监控”

  

草薙京:“因为他们力量的干扰”说完京一把抓住了那个身影,那个身影转身就给了京一拳往楼下跑“别走”还没追周围的黑衣人就围了上来,“啧,K'!” 听到声音的K'在向外跑的人群中锁定了敌人冲了上去“想走!”二楼瞬间火星四射周围的客人在受到惊吓后尖叫着疯狂的往外挤,在一楼打碟的瞬影听到声音后往二楼赶去也被黑衣人挡住了去路,包括阿修那层也是,京捏了捏手就算是力量有所下降我也能把你们全部打烂,草薙京冲了上去一击外式·奈落落越到空中八十八式! 很快就清理掉了周围的黑衣人往楼下赶。

  

K':“该死的,召唤那么多替死鬼”

  

瞬影:“不妙这些黑衣人越来越多了”

  

莉安娜:“……大家放开了打,战损政府报销,京!总部显示他朝三楼那边过去了”

  

而刚好下楼的京和那人在楼梯口打了个照面,京抓起走廊上的推车就砸了上去被那个人当下了,京卡着视野抬脚踹了上去被那人抓脚,京一扭往后一翻重重的踢到了那人的下巴上。

  

J:“呵居然没有被白狐力量影响到,不愧是天才啊,不过你的火焰对我没用” 

  

草薙京:“影响到了,不过这个力量可以伤到你吧”

  

J在听到草薙京的话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被烧伤了。

  

草薙京:“没感觉到吗,真是迟钝”说手中的橙红色火焰瞬间变成了黑色必杀技 百式·鬼烧,二人一直打到了三楼,三楼嘈杂的乐器声掩盖了他们打斗的身影。

——————————————————

八神庵日常到乐队的练习室训练,接到队员的消息晚上要去这里最大是酒吧进行演出,这不止一个乐队而是一层一个,晚上他们到达练习室后大家就开始对谱练习了,在练习期间八神突然感到楼下有振动一下一下的那种,便停下了练习,队员们在看到他停下后都问他怎么了都在慌忙的翻谱子看看自己有没有出错,八神摇摇头示意他们安静自己听着发出的动静,他看向旁边的玻璃映照出后面门口的场景“大家躲开!”话音刚落室内全部的玻璃就被震碎了碎片伴随着热浪冲了进来说,这火焰的气息是,八神庵皱着眉头“京?”烟雾中碰撞声再次响了起来,被打出烟雾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但他身上的气息时刻证明着他是白狐的人,随后冲出来的就是京,八神很惊讶京会穿成这样,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J的攻击撞出了窗外在掉下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抓住了,京抬头瞬间僵住了,八神庵?!在八神把他拉上了后京马上对着耳机喊到“这就是你说的不用告诉他,不用管三楼吗神乐千鹤”另一边也在战斗的千鹤回到“是的”,“啊啊啊啊我恨你,神乐” 

   

看到被撞进墙里的J起身攻了过来,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刻进行反击,随后八神也加入了战斗,在有大蛇之力八神庵和已经能使用白狐之力草薙京面前,J就算得到白狐力量帮助也没用最后在吃了大蛇薙和八杯酒就昏了,周围的火焰和烟雾也慢慢散去,其他战场也清理的差不多了,但是草薙京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这栋楼都成高危楼了他原本的衣服肯定没了,他现在要穿这身女仆装出去了。  

  

莉安娜:“主要目标已经击倒,其他人员已经基本也控制住了,京你们现在先从那栋楼里出来,那个人我们会派人去押回来,这栋楼现在火光冲天的有点危险”

  

草薙京:“知道了”

  

京刚踏出门就被扯了回来,在被扯回来的一瞬间天花板就塌了下来。

  

八神庵:“怎么脑子被打傻了,不知道要看路”

  

草薙京:“就算是你傻了,我也不会傻的,八神”,京挣脱了他的手,刚想出去一件衣服就砸在了他的脸上“八神你”刚反应过来身体就腾空而起了,woc!京现在整个人僵在八神怀里,脑子瞬间一白什么都思考不了了,八神抱他抱的很稳不怎么晃虽然被衣服盖住脑袋但还是能感觉到苍炎和周围掉落建筑碎片碰撞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被八神这么抱着很安心?在身体疲惫的情况下睡着了。

  

草薙京是被噩梦惊醒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八神庵家里了,京看着自己身上的毛毯,沙发?我…睡着了,还是被他抱着回来的不是吧?!京抓着头发“我的老脸啊”  


“醒了”八神走到沙发边蹲下向前靠去“你变弱了,京”  

  

草薙京也向后缩:“是是是,我变弱了,你…你先别靠过来”  

    

八神庵:“你一直在向我妥协示弱京” 

  

草薙京:“你哪只眼睛看到的,我没有在向你妥协示弱”

  

八神伸了伸手,京理解了他的意思但并没有做出动作,八神也不和京废话向前直接扯过京的手,八尺琼勾玉的力量在次流入了他的身体里,这让京想起来前段时间神乐千鹤和自己说的话。  

  

神乐千鹤:“你最近都在被诱导使用那个黑色力量不要再用了,它会害死你的”  

草薙京:“无所谓,只要能杀了他”  

  

神乐千鹤:“你体内是力量在和白狐力量互相排斥,你用白狐力量越多你原有的草薙一族的力量就会越弱,而且你现在还无法控制他的力量,你在这么用下去会被吞噬的,你也发现了吧每次你使用这个力量就会吐血”

  

草薙京:“我说了,无所谓,吞噬也好死亡也罢,本来那天我也会死的”

  

神乐千鹤:“……让我自私一次,你不能死京,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活下来的京”  

  

草薙京:“随便你,只要不妨碍我杀了白狐“  

  

啊,现在回想起千鹤说的话,她大概和八神说过这事了,真是的。  

    

八神随后扔了套衣服给他:“滚去洗澡,不然别回房间” 

  

这套衣服让草薙京眼前一亮,白色夹克衫和十字架带花纹的黑色长袖衬衫,这该不会是——草薙京把目光投向在不远处喝水的八神,我家那套毁了,这套该不会是八神去偷的吧,草薙京向后靠了靠,算了管他哪来的。

  

洗完澡吹完头发的草薙京回房睡觉,这几天被噩梦缠身好不容易睡着,旁边的电话就响了,上面印着神乐千鹤四个大字。

  

“喂,京”


“你最好有事和我讲,顺便祈祷我不会猝死神乐千鹤”  


“抱歉,是莉安娜传来了消息,他们把J的嘴巴撬开了,他们此次的行动是为了迎接白狐做的准备,当白狐降临的那一刻他的另外三个手下Y,V,N也会出现具体别的内容在问,还有那群黑衣人又开始行动了” 

  

“嗯……我知道了” 

  

电话过后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京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一直躺到七点多,实在躺不下去了才起来,再次拿起来床头的手机拨通了号码,很快对方就接通了 。

  

“喂怎么了京,居然想起打电话给我”

  

“月姬”京听着那边的动静“你在晨跑”

  

“是啊,怎么了”

  

“我想让你最近小心周围的黑衣人因为某些原因他们要铲除有大蛇血脉力量的人,你们家族的人也受到追杀了”

  

听到这些话对面的动静瞬间停了“上次你送秋叶回来是因为她受到追杀了吗,我还以为她只是碰到流氓了而已,好我知道了我会和族里的人沟通让他们提高警惕性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就这样了” 

  

“你也要小心京”

———————————————————

手机讯息

  

红丸:出来玩吗,京

  

草薙:去哪

  

红丸:哎呀,就是去放松放松心情  

  

草薙:不去,我还要处理学校和家里的事情

  

红丸:语音(京~求你了嘛~)

  

草薙:撒娇无用,不去 

  

红丸:好吧……京,再见…  

———————————————————

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学校也重建修复的差不多了,今天组织回校是为了祭奠已经逝去的两千多条生命,草薙京在自己的班级前献上了一束白百合,看着周围哭泣的学生和老师,统计最后不过四百多人啊,学校全体师生两千多人最后只剩不过四百多人,前来悼念的家长们把花放在学校门口来祭奠往日朝气蓬勃的孩子们,又下雨了草薙京垂眸苦笑着,心脏发出的钝痛时刻都在提醒他,他不能太陷入悲伤中,草薙京自己也清楚他现在没时间悲伤,在悼念完同学后默默的从人群中离开了,大雨再一次淹没了所有声音,草薙京正在往家里赶,刚刚收到希顿指挥官的讯息他家已经完善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些资料要他确认填写的,当草薙京赶到家门口时却发现不对劲,他的心脏跳的很快,体内的白狐力量开始往外倾泻喉咙又开始涌血了这种感觉他来了,白狐!

  

草薙京瞬间拉开了门,就看见白狐掐着希顿脖子。

  

希顿:“京…快走…”

  

草薙京燃起火焰冲了上去:“白狐给我放开他!”  

  

白狐扔开手里的人躲开了攻击:“哈哈哈,看来他们说的没错你能控制我的力量了,不愧是天才太像他了,哈哈我会等你的京”  

  

白狐化作一道黑色烟雾飘了出去,“站住白狐”

  

希顿:“别过去…咳咳,草薙京”他看着京追出去的背影咬了咬牙“该死的”说着缓缓爬起来拨通了莉安娜他们的电话,草薙京追着白狐一直追到郊外才停下来。

  

白狐:“明知道这是陷阱还跟过来”   

京观察着四周白狐身边还出现了三个人,是V、Y、N,“大人交给手下就好了,您不需要亲自出面的”“认真看这个家伙长的真像他啊”“怪不得大人要亲自出面啊”“既然这样除掉他吧”说完三个人就朝草薙京冲了过来,一直在影忍状态下的草薙京看他们冲上来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直接加大火力开打,郊外瞬间火光冲天,土地瞬间被掀开了一半,对抗起三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被敌人力量掀开的京将手中的橙红色火焰换成了黑色。

  

草薙京:“觉得我伤不到你们是吧”  

  

Y:“黑色火焰,你果然是他”   

  

N:“啊,快点解决了去找J”  

  

郊外的景象很快就引来了在找草薙京的莉安娜一行人,他们看着这炼狱般的场景,“快去找草薙京!”  

  

拉尔夫:“草薙京在那”他们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血葫芦一样的草薙京和三个人穿奇怪服装的人进行战斗,周围的火焰还在蔓延。 

  

克拉克:“他这样迟早出问题我们要上去帮他”    

  

必杀技 百一式·胧车!一阵火焰后京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京感觉到身后有人当他摆出格斗姿势准备反击时,后面的人却越过了他去攻击V,Y,N。

  

草薙京:“莉安娜?!”

  

莉安娜:“总部现在派我们来保护你,你现在快离开这,你的身体现在吃不消了”  

  

草薙京:“可是!”  

  

莉安娜:“白狐已经不在这了”  

  

京顿了顿看向四周“该死”,京的身体颤抖起来,又让白狐跑了。

  

“京,不要伤心了”

  

草薙京闻声抬头:“雅典娜?!火舞姐!你们…”  

  

琼:“其他人马上就来”

  

V/Y/N:“就凭你们想阻止我们”  

  

二阶堂红丸:“一个两个和个复读机似的吵死人了,京该走了”,红丸拦腰将京扛了起来带离了战斗中心。

    

草薙京:“喂!红丸把我放下来,我有太多事没弄清楚我要去问个清楚!”

  

二阶堂红丸:“就你现在这个状态,没被打死就已经很好,还去问,那三个人交给我们就行了到时候有什么线索我会告诉你的”,红丸把京放到了安全的地方就离开了,“喂,红丸!……”蹲在地上的京刚想起身拦红丸,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力气起来了,该死的失血过多了,为什我的身体会这么弱,他们三个说我像他,他是谁?我祖先,像是正常的,但是他们又说我就是他,我总不可能是我祖先吧?到底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搞清楚,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白狐:“再想什么,你的身份?”

  

草薙京:“白狐!”  

  

白狐突然出现在了京身边,京直接一拳砸了过去但被白狐躲开了,看着面前勉强站起来草薙京白狐笑道“真是狼狈啊草薙京,不过说起来你居然会没有那些记忆,真是可惜”  

  

草薙京:“你在说什么鬼话”

  

白狐:“难道你单独面对大蛇时,他没和你提起过你像谁吗”  

  

草薙京:“我祖先”

  

白狐:“你是像你的祖先,但比起像你的祖先,你更像另外一个人或者说你和那个人长的一模一样除了发色和瞳色,算了和你说了也是白说,我也折磨够你了去你该和你的家人团聚”  

  

白狐手中唤出力量挥手打向草薙京,草薙京想躲开但是身体不听使唤,已经躲不开了,当京准备硬接攻击时,一个东西从侧面飞了出来居然打断了白狐的攻击,京定睛一看太刀?!一个带着兜帽和面具的人落在了刀柄上。  

  

白狐面目狰狞的说到:“是你!”

  

“有些不该说的话就别乱说,你的伤口虽然好了但是元气还没完全恢复吧,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是我不会怕你,要和我打你也好不到哪去”只见那个人越起挑起太刀,两道巨刃擦着地面冲向了白狐,白狐后退打开刀刃后眼神变得尖锐起来道:“哈哈!下一次再见面就下地狱吧竹内泉”,说完白狐消失在了阴影里。

  

那个被白狐称为竹内泉的人转了个身速度极快的闪到了草薙京身后,“你!”当草薙京反应过来时就是去意识了,竹内泉叹了口气对着失去意识的京说到“好久不见,终于找到你了凤凰”,他将京带到一个山洞内传输力量为京疗伤再确认京没有身体和性命上的危险后就离开了。————————————————————

在山上喝茶聊天的神乐和八神两人感觉到了体内神器的波动,是草薙剑的能量波动,能量波动起伏的非常大,京的力量在减弱,随后八神和神乐两人对视了一眼就起身赶往草薙剑的方向去了,二人感应着草薙剑的力量,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力量波动没改变位置一直在原地,他们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火光冲天的郊外,看见莉安娜他们在和三个变了形的怪物进行战斗,神乐示意八神去找京而自己则落到了莉安娜身边询问情况。

  

神乐千鹤:“莉安娜现在什么情况”

  

莉安娜:“情况不好,那三个怪物是人的白狐的手下,变成这样皮毛很厚子弹打不穿,最多擦伤他们而已”

  

神乐千鹤:“白狐的手下吗……想有效的打伤他们除非你们可以掌握白狐之力或者……”

  

莉安娜:“或者什么?”

  

神乐千鹤看向莉安娜:“或者使用大蛇之力”

  

在听到神乐的话后莉安娜沉默了,她不得不承认她害怕大蛇之力,她害怕自己体内的力量会再次伤人,她抬头看了看战斗的精疲力尽的战友们咬了咬牙道“好,我要怎么做”

  

神乐千鹤:“这不容易,要有八杰集的人在场驱动你们体内的大蛇血脉才行”

  

莉安娜:“找谁去啊,山崎龙二?找到他人我们大概都累死了”    

  

另外一边的八神锁定了京的位置落在了一个山洞前,京的气息和力量都是在这散发出来的,他的感知绝对不会出错,但为什么在这,八神向山洞里走去很快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京,“京”八神立马赶过去蹲在京身边查看他的情况,京没有生命危险他身上有大蛇之力的气息和八神自己的不同这股大蛇之力稍微温和些,而京身上也没有被大蛇之力灼伤的痕迹,八神皱了皱眉有人为京疗了伤,是谁做的什么目的。

  

“八神…吗”,京的声音打断了八神的思考,八神看着面色疲惫的京“真是丢人啊京,居然让人打晕丢在这”  

  

草薙京:“你!……”,京愣住了,我被打晕了谁打晕的好像是…竹内…泉他是谁为什么救我,对了他们口中的我像他,他是谁,该死的”外面的爆炸声告诉着京战斗还没结束,京摇晃着起身就往外走口袋手机的讯息引起了京的注意神乐千鹤发的,他转身对跟在他后面的八神说到“额…你…你能让麦卓和微丝过来吗”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八神庵扶着额头:“呵呵,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京你确定要找她们吗” 

  

草薙京:“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八神庵笑着:“哼,记住你说的话京,不需要我去找,这么大的事她们怎么可能不在现场看戏”  


草薙京:“我…知道了,快走吧”  

———————————————————

赶回现场的草薙京和八神庵挡开了三人的攻击,京落在了神乐千鹤身边,八神则朝不远处的黑暗走去:“出来,别逼我动手”  

  

麦卓:“八神庵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们”  

    

八神庵:“我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微丝:“真是狼狈啊,八神庵”  

  

八神庵手中燃起了苍炎:“我需要你们使用觉醒的大蛇血脉的能力使在场有大蛇之血的人暴走” 

  

麦卓和微丝听到八神的要求都愣住了,这是什么要求:“你确定吗,八神庵我们可是不负责唤醒你的”  

  

八神庵往草薙京的方向看去:“会有人唤醒我的”说完就往草薙京的方向走去了。

  

草薙京看着走过来的八神庵向旁边的神乐千鹤问到:“神乐情况怎么样了”

  

神乐千鹤:“现在光靠你肯定是不行的,所以那边…”  

  

草薙京:“似乎已经好了”  

  

走过来的八神庵说到:“准备好了吧,要开始了”  

  

看出了莉安娜有顾虑的拉尔夫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到:“放心去做吧到时候我们会尽全力唤醒你的”  

  

听到拉尔夫他们这么说莉安娜定了定神色:“嗯,谢谢你们”

  

草薙京:“……八神,我会做的”  

  

八神庵:“嗯,一切结束后就该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了”

  

草薙京:“是的”  

  

八神庵抬了抬手示意麦卓两人开始,那一瞬间两人又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血腥的记忆使得他们咆哮起来,大家开始向四周退去。

  

神乐千鹤:“八神和莉安娜主攻,京做主辅助其他人做次辅助,开始行动”  

  

狂暴状态的八神和莉安娜冲向V,Y,N三人,大蛇之力带着飞快的速度抓向三人成功的划开了他们皮毛,把他们砸向地面,京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在一旁护着狂暴状态下的八神和莉安娜,大家也在旁边保持警惕随时准备上去支援,最后要不是大家竭尽全力阻拦那三个人可能会被当场打死。

  

草薙京:“现在我有麻烦了”看着还在咆哮着的两人

  

八神庵:“啊啊啊,京!京!京!!” 说着向京冲了过来,京瞬间用火焰进行防御,京被八神撞了出去两人摔到下面的坡去了,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二阶堂红丸:“京!” 

  

神乐千鹤:“我们只能相信京了,现在也还有事要做”说着看向地上的三人和突然出现黑衣人们还有在暴走咆哮的莉安娜。

——————————————————— 

“喂,八神!”,草薙京躲过八神庵的攻击,抹了抹嘴角和脸上的的血,该死的现在他自己的身体状况极差每次一用白狐之力就会吐血,这种情况和八神打绝对和死的,草薙京手中燃起橙红色火焰现在只能不停的从草薙剑汲取力量来和八神打,不停的战斗使得草薙京精疲力尽,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很快就被八神打伤了,京躺在地上咳嗽着八神庵咆哮着把京打飞到空中,在豺华冲过来的一刹那黑色的火焰火焰席卷而起挡住了攻击,“咳咳咳”京落地后微微抬头看着双手不同颜色的火焰皱眉,“算了只要可以让这个家伙醒过来都无所谓,来吧八神庵” 

————————————————————

莉安娜在大家的努力下清醒了过来,救护车消防车和武装车辆也到达了现场,拉尔夫和克拉克在救护车上安慰着莉安娜,其他人也在帮忙或包扎伤口,V,Y,N暂时被押回了警局。

  

正在包扎伤口的不知火舞突然说到:“对了不知道京那边怎么样了”  

    

安迪:“挺让人担心也不知道怎么…”话还没说完远处冲出的几道火柱吓了大家一条,赶过去的格斗家们看到草薙京把八神庵重重的压在地上火焰缠绕着二人:“八神庵!听到我的声音了吗!给我醒醒!”巨大的爆炸黑色和橙红色的火焰咆哮着带着热浪般蔓延开来,等火焰平静下来大家看到倒在地上的八神庵和半跪在地上的草薙京喘着气。

  

真吾:“两人怎么样了结束了吗” 

  

神乐千鹤向前:“八神庵,草薙京?”  

恢复了神智的八神看着半跪在旁边低着头看不清脸京发觉了京的情况不对,京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向前走,血随着他的动作滴落。 

  

真吾:“草薙前辈,你没事吧”  

  

草薙京:“真吾?  

  

神乐千鹤:“京你可以控制黑色火焰了但是白狐力量对你来说还是负担”  

   

草薙京捂着脑袋:“我…知道…呃”

  

大门五郎:“你还好吗,京”

  

京脑袋疼的要命现在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京,还好吗?”

  

“京?” 

  

“凤凰”

  

京顿时瞪大了眼睛,无数不属于自己的回忆闪过脑海他看到两张模糊不清的脸

  

“你叫什么”

“不秋草凤凰”

“我是竹内泉”

————————

“我会帮你凤凰”

“我会杀了白狐”

————————

“凤…凰,凤凰看看我”

“终于…醒了吗”

  

京喘着粗气大脑暂时没法接受这些,他自己也暂时不接受,草剃京耳鸣的非常严重,他紧抓胸口的衣服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摇晃扭曲,大脑混乱的让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地方了,他开始剧烈的咳嗽吐血,身体也不受控制向前倒去。

  

瑞特:“小心!”

  

在一旁的八神接住了京,避免了他伤势加重,八神看着陷入昏迷的京说到“京,你到底怎么了”

———————————————————— 等京再次醒过来时,人就在医院了

  

真吾:“前辈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去叫红丸前辈他们” 

  

二阶堂红丸:“终于醒了,再不醒都快认为你是不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京在听到红丸的话后皱眉道:“我昏迷了多久”

  

大门五郎:“两个星期了,之前你最多两三天就醒过来了”

  

真吾在一旁擦着眼泪:“是啊前辈,你到医院时医生都说你的血都流淡了,要不是八神前辈和雅典娜合力治疗你的伤你可能半路就没了,医生从冰库里取来血浆都是强行给你灌进身体里的给你灌出神智来的”  

  

二阶堂红丸:“呸呸呸真的是,小孩子乱说什么呢”  

  

神乐千鹤:“你醒了”  

  

看到神乐进来,红丸他们和京嘱咐几句就离开了。

  

草薙京:“神乐,白狐真的是被大蛇打成重伤的吗”

  

神乐千鹤摇摇头:“我不清楚那个时候的事,准确来说对于白狐记载很少只知道少部分例如他是九尾白狐是地球意志剥离出来的产物想毁灭地球”

  

草薙京:“……或许真相并不是这样”  

神乐千鹤:“……你要见见他吗”  

  

草薙京:“八神在这里!?”  

  

神乐千鹤:“是,我们要聊一下友谊赛的事情”  

——————————————————— 

格斗家们要举行友谊赛的事很快就传了出去,而本次主办方神乐千鹤也再次宣布她将已选手的身份出赛,每个队伍都准备好大战拳脚。  

    

二阶堂红丸:“京,你怎么带了个墨镜啊,学K'那小子啊”

  

“不是”,这是草薙京苦恼的事情,昨天他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眼睛开始变色了,越变越淡今天早上起来已经变成银色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不能是因为那些记忆吧,和他上台比试的人都调侃他戴墨镜这回事。  

  

和K'打成平手的瞬影来到休息室问里到:“对了,你们上个月抓那三个人问出什么来了吗?”  

  

莉安娜:“还没,用尽方法也没撬开他们的嘴”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出场的是草薙京VS八神庵,他们是否会像之前那样打成平手还是一方取胜呢,敬请期待比赛马上开始”  

  

K“……你们看比赛能别全部挤在我们的休息室里吗,你们没有休息室吗”  

  

阿修:“别那么小气就看一会嘛,K'看一会我们就走啦” 

  

K':“你们在这都快半小时了”  

———————————————————— 台上草薙京和八神庵正在进行着对决,久违的战斗使得他们都异常兴奋,八神打出了八杯酒,草薙京闪避不急给击中了,在八神再次攻过来的时候草薙京却用了一个大家没见过的招式挣脱了束缚,这连草薙京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招,这像是他身体的肌肉记忆一样,橙红色的火焰变成了黑色攀上了京的手,京体内的白狐之力莫名其妙启动了,而京这次没有吐血只是觉得头晕,而今天也没有出现像上次那样能同时使用两种火焰的情况了。 

  

瞬影:“草薙京的格斗发生了变化,他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K':“肌肉记忆?我之前怎么没有见他用过这种格斗方式”  

  

“哇哦,草薙京选手用出了自己的新招式八神庵选手能否招架的住呢”  

  

黑色的火焰十分的灵活,草薙京的攻击方法也逐渐的诡异了起来,黑色火舌缠住了八神将他勒紧灼伤,草薙京在看到火焰缠上八神脖子时瞬间将火焰收了回来,八神冲了过来“京,你在犹豫什么”说着一抓打掉了京的墨镜,京抬头的那一刻所以人都愣住了。  

  

真吾:前辈的眼睛!”  

  

八神也停止了攻击,银色?这到底怎么回事,八神庵和草薙京两人双双抬手表示弃权。

  

“弃权了,两位选手都放弃比赛了”

  

场内外的观众瞬间哗然,大家都在讨论这到底怎么回事。  

  

京捡起地上的墨镜回休息室了,再回去的路上看了一眼K'的休息室,最后打开了门。

  

K':“你们是都没有自己的休息室吗?”  

不知火舞:“你的眼睛怎么了京”

  

京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旁接完电话的莉安娜突然和大家说,那三个人开口了。  

     

  

                       未完.

染血方觉受用

kof2000请松田佑贵配的一段k的剧情语音独白资源+翻译

[图片]

音声在图上,可以扫码也可以搜歌名。其他音乐软件好像没有。我还有没有背景音乐的纯人声版,想要可以私我。

——————

全文翻译:

(注:这段独白发生在kula摧毁零式加农炮后。没有k'以外的人发言的部分,独白之外被略过了。)


这究竟是地狱之火,还是一切的开始?

第二阶段,是的,他们的计划终于进展到了第二个阶段。(译者注:指零当boss的阶段。设定k这段独白是有一点点自带悬浮视角的意味的)

但是,由于互相取代的两个zero,

我得说,它最终成为了在空中出现的闪光,

一切都将被燃烧殆尽罢了。

但是,难道指望我去负责拯救这个世界?开什么玩笑。

我知道那些被带走的人会...

音声在图上,可以扫码也可以搜歌名。其他音乐软件好像没有。我还有没有背景音乐的纯人声版,想要可以私我。

——————

全文翻译:

(注:这段独白发生在kula摧毁零式加农炮后。没有k'以外的人发言的部分,独白之外被略过了。)


这究竟是地狱之火,还是一切的开始?

第二阶段,是的,他们的计划终于进展到了第二个阶段。(译者注:指零当boss的阶段。设定k这段独白是有一点点自带悬浮视角的意味的)

但是,由于互相取代的两个zero,

我得说,它最终成为了在空中出现的闪光,

一切都将被燃烧殆尽罢了。

但是,难道指望我去负责拯救这个世界?开什么玩笑。

我知道那些被带走的人会遇到什么。

这就是了,这些就是zero的真面目了。


【通讯电子设备的提示音响起】“马克西马,怎么样?啊,这个基地完蛋了,你也快逃离这里吧。”

“啊?你发现了什么?再说一遍。”

“嗯……我不知道有反对势力的人存在,也没有得到这样的情报。”

“……喂,你就先走吧,好像有客人来了。呵,我也不是那么容易会死的。”

【挂断】


“出来吧。

出来!

你这混蛋……难道是……

anti-k'dash。”


……


即使是愚蠢的人类也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将你完全推翻粉碎。

那个将刻意重复的“zero”的存在揭穿的家伙,让天空映出火光的始作俑者,现在如何?

当然,不是指我,我只有复仇可言。

除了血流浃背,我别无所求。

是的。

一切如此冷酷。


(完)


————————————一些丧病发言(我流人物解读/划掉)




k'的天性是非常经得起检验的。


“冷漠疏离”本身就是一种应对机制。


明明是以赤子的天性被创造出来,却不得不面对“妄图成神”的虚妄之错所创造出的因果,任由它们出现,被重重地加诸己身(自体接受改造),去培养一个战士所需要拥有的直面苦难的所谓天性,去认识命运的存在并在不盲目悖逆的情况下谋求突破——这不是什么高深的哲学,对他而言,这是他的底色。k'dash,注定是为了超越而生的,纯粹的“人”。而在此早已注定,所谓的“音巢神”,会是不堪一击的——k',当你见到后,会过早地意识到“背负”之于人的意义。

一切都如此可笑,但“真实的活着”已经成为了他存在的意义和人生本身。所以隐藏在墨镜背后看着这个世界,就像一头豹子闭上眼在眼帘的底色中试图摸索某些意义——无缘征战杀伐的时候,“人”会想的那些事……

他说自己不需要那些,但是寻找光趋向焰是本能。徘徊在光与暗交汇折射出的黑影之中的猛兽,或许只是一个想不明白,不知道也冲不破的,感受着自己身上违和的野兽爪牙的茫然孩子罢了。

一个矛盾的人。很适合拿来把玩呀。


——————————

有个太太曾经说过,k本来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好孩子。

希望这篇小翻译能送给你。


@夏玻利利的石榴 



Wei.w危危子

  阿修!香香!啊!p2幻视+脑洞

  阿修!香香!啊!p2幻视+脑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