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sg

1114浏览    12参与
王者荣耀北慕(118段打野)
【KPL赛事复盘】ksg对战ag,吉吉国王也登上KPL了
【KPL赛事复盘】ksg对战ag,吉吉国王也登上KPL了
Dr.安明

白海雪夜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你的心智写下一个谎言,一个很自私的谎言,一个对你很残忍的谎言,那大抵就是:人类不会死,只要治好了身上的病,人就可以永生吧”

夜,寂静的白山黑水中,唯有大灯在骄傲地与天上的繁星孤独地对抗着,身后还背负着原木的拖拉机正在曲折的山路上边发出“突突突”的抱怨声边缓缓前行,车上除了一位开车的老伐木工以外还捎着一位刚来本地的护林员以及他的妻子

“那个,老人家,山沟里那么多白梅花,谁种的啊”年轻的护林员向前屈了屈身,指了指山路下在繁星与月光庇护下在山风中屹立的白色战士大声地询问道

“咹?什么?白梅花?那大概是以前的那个护林员种的吧,他和他媳妇就喜欢这个,话说回来,我上一次见到那个...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你的心智写下一个谎言,一个很自私的谎言,一个对你很残忍的谎言,那大抵就是:人类不会死,只要治好了身上的病,人就可以永生吧”

夜,寂静的白山黑水中,唯有大灯在骄傲地与天上的繁星孤独地对抗着,身后还背负着原木的拖拉机正在曲折的山路上边发出“突突突”的抱怨声边缓缓前行,车上除了一位开车的老伐木工以外还捎着一位刚来本地的护林员以及他的妻子

“那个,老人家,山沟里那么多白梅花,谁种的啊”年轻的护林员向前屈了屈身,指了指山路下在繁星与月光庇护下在山风中屹立的白色战士大声地询问道

“咹?什么?白梅花?那大概是以前的那个护林员种的吧,他和他媳妇就喜欢这个,话说回来,我上一次见到那个护林员,都是在60年前了吧”

“这里以前也有个护林员?”年轻的护林员更好奇了

“咹!是啊!他也是和你一样,带着他的妻子过来的,不过,他的妻子好像还是个……战术…战术人形什么的,不清楚了,反正不是人”老人盯着前方,大声的回答道

“那他一定是个指挥官吧?”

“指挥官?带兵打仗的?我不清楚,听他说他以前就是保护有钱人的一个保镖,在……什么里和什么格安全什么工作,后来公司解体了就跑到这了,我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个小鬼呢,他和他媳妇人都挺好的,对了,小伙子,你是不是要去他哪里啊?”

“嗯,我就是上面派来来接替他的护林员,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了”

“世上的事啊,都说不定,是生是死,看山神的意思吧”老人叹了口气,把车停下,告诉护林员到地方了

  告别老人后,山里就下起了雪,年轻的护林员根据地图找到了他的住所——护林员小屋,这座小屋已经年久失修,塌陷的屋顶毫不介意地把风雪迎进了本应温暖的屋子,墙壁也早已剩下几根木头来维持着它作为一面墙最后的尊严,参差不齐的篱笆桩也在风雪中不屈地摇曳着,可是早已腐朽的根部究竟何时承受不住这份坚强的意志呢?倒下的梁柱自愿成为风雪的滑梯,年轻的护林员挽起他的妻子的手,踏过了可以被称之为大院的门的东西,又进屋搜寻了一通,很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了

突然,他们在类似客厅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还未沦陷的小角落,那里有一个石头砌成的小墙角,一个被大雪蒙上的壁炉,还有一张弹簧沙发,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

他们赶紧凑近去看,却发现那个人半张脸的皮肤都已经脱落,露出生锈的钢铁部件,原来那不是个人,那是个人形,身上的衣服倒是除了破旧一点也没有什么,他还能看得出来,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斯蒂芬机械犬和一本书,不过年轻的护林员更习惯叫斯蒂芬机械犬的另一个名字——“兵蚁”

“那个…亲爱的…把我的维护工具拿出来,我看看能不能修好她”

“嗯”他的妻子拿出工具,递给他,其实,他的妻子,也曾是个战术人形

随着他把她的接口和电池的相接的一瞬间,她的眼中又亮起了五十年前的那种光芒

“呲呲………机体唤醒中……呲呲,机体唤醒成功……呲呲……机体严重损毁..心智未备份……是否选择……备份…未连接到主机………呲……您还有一分钟……感谢您对本机体的使用,愿您在下个机体工作愉快……呲…………”机体系统在发出最后的告知后便彻底沉默了下来,她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茫然地度过她的最后一分钟

还剩四十二秒

她猛地起身,丝毫没有留意被摔在地上的早已冰冷的兵蚁,与早就承受不住时光的流逝所带来的破坏,在她起身的一霎那就化作尘土伴着大雪在夜空中飞舞的书

还剩三十秒

雪停了,就这样依着造物主的任性而停了

她看见了,她看见他站着后院的那片白梅林里,那棵长的最好的白梅树下,一本正经地抬头注视着夜空,她知道,他在等下雪,在等白海雪夜,那是他最爱的景色——白色的花海和漫天飘雪的夜空,她走了过去,想告诉他小心着凉,今天不会下雪了,早点回去吧

还剩十五秒

他却不说话,还要在这里等,她便不说话,抬头,陪着他一起注视着夜空,一起等

慢慢地,两只手渐渐扣在了一起……

还剩六秒

雪还是没有下………

还剩五秒

雪下了,依着造物主的任性,终于下了,望着漫天飘雪的夜空,两人徜徉在白色的花海中,笑了

还剩两秒

“真美啊……白海……雪夜………”

还剩零秒

她倒了下去,倒在了厚厚的积雪里,突然,一座雪丘也倒了下去,压在了她的身上,瞬间就遮盖住了她早就该毁灭的素体,那不是什么雪丘,而是一座石碑,一座墓碑,它的根基被白梅树的蓬勃的生命力撼动了,在积雪的压力下,它妥协了,它渐渐地化作一个小雪丘,守望着五十年来的次次白海雪夜,终于,残忍的积雪终于不满足于墓碑的妥协,还是让它屈服了,不,与其说是墓碑的屈服,倒不如说他早就想拥抱她了,就像五十年前的每个白海雪夜,每个日日夜夜一样………

伴随着大雪而来的大风卖力地挥舞着白梅花做成的扫帚,在那白色的扫帚的清扫下,两人生活过的一切痕迹,都只化作了一片雪白…………

null


一百多年前,格里芬与克鲁格安全承包商解体了,不过还好,指挥官托他的老战友在法国为他的姑娘们找到了一份在绿区的工作,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大家都平静的收拾东西,平静的登上去往火车站的卡车

连她也不例外,她也在平静地收拾东西,然后等着和RFB一起登上卡车,她的宠物兵蚁还在脚边不停地绕着圈圈,她,是指挥官的妻子,她是KSG,不过她现在都快忘了自己是指挥官的妻子了,那枚誓约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已经很多年了,她都对此,对这个饰品,感到适应了,亦或者说是,麻木了,作为指挥官的妻子,她并没有什么特权,她没多吃一口饭,少训一次练,少出一次后勤,少打一场仗,指挥官也没有和她像对真正的夫妻一样住在一起,她和他也没秀过什么恩爱,指挥官还是像以前没结婚的时候一样平静,,不过他每天的副官都是她,她和他在工作期间也只说关于工作的话,在休息时间两人根本遇不上,她唯一一次认识到自己是指挥官的妻子的那一次就是她的生日那天——她第一次来到这个指挥部的日子,被他定为生日,他送了她一只宠物兵蚁,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肯-克里姆森”

“RFB又在打游戏吧,催催她吧”KSG想着,就出门去催RFB了,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她的行李箱,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不见了,她翻遍了整个房间,还是找不到行李箱,她觉得是哪个好心的人形帮自己把行李箱带走了,便把克里姆森叫到身旁弯下腰命令到

“克里姆森,嗅,然后找到我的行李箱”

“哔哔”兵蚁在她的腿上蹭了蹭,便拔腿向门外跑去

KSG见状,也追了上去,直到克里姆森在一辆军用皮卡面前停下,是的,她的行李箱就静静地躺在车后座上,车门还开着,她钻进了车,一边抱怨着是哪个人形干的一边弯着身子想要把行李箱够出来,可是当她的身子在不知不觉间全部进入车内的时候,原本敞开的车门此时却全部关上并锁死了,KSG吓了一跳,想要打碎车窗逃出去,可是车窗是防弹的,打不碎,挣扎了一会,她就放弃了抵抗,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别人来救她,她以为这只是P7那个家伙的恶作剧,等到她高兴了自然会来救自己的,等了半个小时,KSG快睡着的时候,两声巨响把她从迷糊中拉了出来,她赶紧扒着车窗去看,赫然发现车后多了两个大行李箱,然后,车里钻进了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指挥官

“………”

“………”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仿佛都是被这一出闹剧吓到了一样,指挥官只是在发动汽车,直到汽车开出格里芬的辖区的时候,KSG才适应过来,正了正自己的坐姿,问指挥官“指挥官,您这是干什么?”

“我给你单独找了份工作哦~和我一起的”

“您这是………”KSG更加不解了

“嘛嘛,以前在大家面前,我都不敢有一点点爱你的样子,现在没人了,我终于可以向你证明,我,爱你,就是爱你,你不是战术人形,去干什么,只要你还是这个心智,我就爱上了你,而不是根本不爱你,誓约不是婚,是为了增强属性,更好的更新世界的锋芒这类的话”说着,指挥官还轻快地吹起了口哨

过了一会,窗外的景色已经脱离了人类的创造范围的时候

“给你!”一件外套狠狠地从驾驶座上砸了过来,紧接着就是指挥官的微笑

“下面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很冷呢~”

“嗯……好的……”她就像一只被拘禁了的小兽一样,谨慎地穿上了那件外套,兴许是锁链或是项圈,克里姆森也看出主人的紧张,赶紧跳到主人怀里来安慰她

就这样,KSG抱着克里姆森,在颠簸的镇魂曲的伴奏下,倚着渐渐模糊的窗外景色,睡下了………

她醒来,是被指挥官抱起来之后的事了,她看着自己原本只是简单拢上的外套,现在却被拉链保护的严严实实,自己的头顶也异常的暖和,好像有顶帽子在自己头上,她的脖子上还绕了一条白色的围巾呢,然后,她缓缓地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抱着她的指挥官,她心里很不明白,指挥官为什么要倒着走路

“指挥官……这里是……”

“嘘~快到家了哦”指挥官笑着对她说。随着她渐渐清醒,KSG眼中的世界也越发清晰,她看见了,她那一抬头就看见了,指挥官身躯之外的地方,正在刮着大雪………此时,偌大的一个森林,唯有指挥官的怀里,才是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

后来,KSG被指挥官安置在一间小屋里的一个可以被称作床的地方,他轻轻地把她放在那块陈旧的木板上,然后赶紧离开房间去车上卸行李箱,KSG想起身帮忙,却被指挥官的大手按了下去

“在这里好好睡觉,我还得去镇上办下手续,顺便买点东西回来”他微笑着边说边把一个装的进去两个活人的行李箱往屋子里拖

随后,指挥官便开着车消失在了茫茫的绿与满天的白中…………

KSG茫然地看着周围,身边的一切,熄灭的壁炉,老旧的床板,被粉刷的漆黑的用原木垒砌起来的墙壁,都让她感受到三个字

不适应

她甚至现在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了捡行李箱,被指挥官绑到深山老林来了?      

不是吧?

指挥官为了弥补过去没能给予她这个妻子的爱,带她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隐居了下来?      

 不像吧?

到底………到底是什么呢…………KSG小小的电子脑想的直发烫,后来,她干脆不去想了,指挥官的话,自然会有他自己的决断,自己只要一直一直地,陪伴着指挥官就好,至少她现在能做的是,把这间屋子整理一下,让自己觉得稍微舒服一点,去后面砍点木柴回来,然后让壁炉重新温暖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打只兔子回来,再把那两个行李箱的东西都安置好,对,就是这样,仅此而已,说干就干

当指挥官载着床垫和锅子一类的东西回到他们的新家的时候,他惊呆了,甚至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家,壁炉正在熊熊燃烧着,橘黄色的火焰把整个小屋染成了温馨的颜色,旁边还堆着用砖头隔开的木柴,厨房的火塘里时不时地冒出来烤肉的香气,地被扫的一尘不染,碗橱衣柜什么的虽然有点旧了,不过经KSG的清理,依旧焕发出不输给新家具的生机

而干了这一切的女主人呢?正在厨房的火塘边上,一本正经地蹲下来,听着油脂被炙烤时发出的噼啪声,看着树枝上渐渐变得金黄的兔肉流口水

“KSG,………你…………”

“要来条腿吗?它自己过来的”KSG起身,对指挥官歪了歪头,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取下一只兔子腿递给指挥官

“有个家的样子了呢,我的,老~婆~大~人~”他一把拉过KSG,微微屈膝,抱着她的小脑袋,碰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哎?………指挥官,您这是…………”KSG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手上的兔子腿也被吓掉了

“没什么的哦~还有~以后要叫我亲爱的哦,不然就是,不,乖,呢~”

“是……是的,指挥官大人……………不……亲…亲爱的………”KSG倚在墙边,缓缓地低下头,用下垂的一头白发遮挡住了她那羞红的脸庞,不过啊,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就连KSG的头发,也被她的脸染上了橘黄色,天知道她此时脸有多么烫,估计能烤熟兔子吧

谁都没有在意那只兔子,指挥官转身就去卸东西了,后来,后来呢,在两个人的努力下,他们有了衣柜,有了箱子,有了大床,有了锅子,有了筷子勺子还有碗,有了好多好多…………

有一天,指挥官突然把KSG叫了出来,开车带着她来到了一处白梅花林

“等着吧,过会有你好看的”指挥官拢了拢大衣,笑着下了车,一个蹬地就跑到车顶上坐好了,而KSG呢,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陪着指挥官在车顶上望天

突然,满天大雪在空中纷纷洒落,就像是天神打翻了盐罐子一样,一阵北风也来的正好,正好拂动了那些白梅花,KSG觉得,这雪就是剧场的大幕,那些白梅就是循着“北风”这曲音乐翩翩起舞的舞娘们,而这些舞娘的腰部力量十分了得,一看就是经过长时间(十年起步吧)训练的结果,她们每次都能在一曲间奏中立刻把弯曲的腰直起来,她感觉,她是在看表演,看一场大自然赐给他们的表演,一场很漂亮的接风演出

“美吗?”指挥官微微倾了倾身子,靠在KSG身上,说

“美………”

“怎么样,这叫白海雪夜,白色的花海与满天飘雪的夜空,美吧,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里的”指挥官自豪地拍了拍胸脯,挺起腰来开心的说

“您………原来是因为这个……”

“是啊,KSG,现在这片林子里,这座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了呢,我啊,可是这座山的山大王,你呀,就是我的压寨夫人~”说着,指挥官猛地抱起KSG,然后一把把她丢到车后座,随后就开车走了,是的,什么也没干,因为指挥官看见了,抱起她的一霎那,她的额头上,有着片片细汗,那分明是恐惧,是害怕,是不适应…………

就在他们回去的路上,风停了,雪止了,演出落幕了,两人,回家了

回到家后,指挥官烧了热水,两人用石头剪子布的方式决定了洗澡的先后顺序,结果便是KSG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躺在浴缸里,热水的蒸汽从皮肤渗到了KSG的身体里,渗到了她那每一个疲劳的关节里,蒸汽温存着她那陪着指挥官折腾了一天的身体,慢慢地,放松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件,她感觉自己的关节就像是被羊脂油打得光滑似的,轻松的感觉让她说不出话,动不了身,只想瘫在这热水当中,慢慢思考先前那个让她小小的电子脑直发烫的问题——指挥官到底要干什么,真的只是为了看到那所谓的白海雪夜而跑到这里当一辈子护林员吗?望着氤氲的蒸汽,她选择不去思考,一切,只是把一切交给指挥官而已,包括她自己,她不擅长思考,她在格里芬的时候就是这样,当队长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搞砸的,她只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队员罢了,这个时候,她也不需要执行什么开火的命令,只是需要享受他的爱就行了——这连行动都不用行动

想明白了这一切,她才想起来,他还在坐在壁炉边烤着火,壁炉虽暖,可是只能烤热衣服,烤暖一侧的皮肤,最多烤熟几个土豆,并不能从骨子里消散疲劳时,她都能想象到他那一脸幸福却疲劳的样子了,她赶忙站起身,大喊了一声“我洗好了”

可是正当KSG从浴缸里站起来,刚迈出了跨出浴缸的第一步时,浴室的门嘭的一下就被撞开了,冲进了一个裹着浴巾的男人

虽然隔着蒸汽,可是两人也把对方看了个明白,那男人更是把浴巾都吓掉了

“啊啊啊啊啊!干什么啊你,出去啊变态!”

说着,羞红着脸的KSG开始拿起手边的一切东西往指挥官的方向丢,香皂,橡皮鸭,自己身上的毛巾,换洗的衣服,通通热情地向指挥官招呼

“你不是说你洗好了吗?!”指挥官赶紧退了出去,靠着浴室的门惊魂未定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说洗好了的意思是让你乖乖等我出来啊!”

“算………算了……都这样了……进来吧……一起洗,……又……又不是没……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你……你不会对我我什么的吧………”KSG噗通一声又回到了水里,边用洗澡水冷却自己的脸边说,说着说着,半张脸都慢慢地潜入到水面以下了,每说一句话,水面上就会多出一串泡泡

浴室,再正常不过的,两人人泡在浴缸里,因为浴缸不是双人份的,KSG只好坐在指挥官腿上

“怎么样啊~老婆大人~水还热吗?不热我去加点啊~”

“不…够……够热,你……你不要动……我警告你啊!”水真的很热,被KSG烧热的,水面上那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断断续续的几串泡泡似乎也在佐证着这个观点

“好~老婆大人要不要捏捏肩膀呢,毕竟舟车劳顿也辛苦了呢~”指挥官的大手已经搭上了KSG那光洁的肩膀,同时而来的,是指挥官的坏笑声

“行……我……我……算了”她浮出水面,可能是失去了冷却的洗澡水的缘故,KSG的脸比先前更红了,她心里都已经做好了“自己被吃豆腐”的准备了,只不过啊,道高一尺,魔高一庹……

过了一会,KSG感觉肩膀上的力道渐渐变小,甚至,她感觉到了,手,从她那柔嫩的肩膀上轻轻拂过,落下的感觉……

“哎?你怎么停…………哎哎哎!你醒醒啊!”KSG刚一回头,就看见指挥官泡在水里一动不动,她知道,他肯定是泡晕了

“喂!你醒醒啊!泡那么长时间怎么不早说啊!”KSG赶紧艰难地转过身,想要抱起指挥官,可是指挥官却突然起身

“水遁-水龙弹”

一注细流直直地打在了KSG的脸上

“哎!干什么你啊!敢戏弄我是不是,泼你啊!”KSG俯身就掬起一大捧水向指挥官泼去

“哎嘿嘿!受我这一击”指挥官也不甘示弱,也朝着KSG泼了一捧水,就这样,两个人,你一捧我一泼的在浴室打起了水仗

后来KSG还是泡(玩)晕(累)了,被指挥官背到床上,换好衣服,指挥官眼前的KSG,湿漉漉的短发,有的几丝一缕,几缕一束地随意地披散在床上,为雪白的床单印下道道水渍,迷离的眼神似乎还在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被热水泡的彤红的脸颊正与身体一样,随着樱唇的蠕动而起起伏伏,身体完美的波形在此刻更能明显的体现出

“啊啦啊啦,这么可爱的KSG,我可是会好好享用的~”说着,指挥官倒在床上,富有玩味地侧身欣赏着KSG虚弱的侧脸,就像是欣赏一只可爱的小猫一样

“不……不……请不要………求求,求求,求求你了…”

指挥官分明看见,她在颤抖,在害怕

他笑了,笑她总是那么可爱,总是让自己下不去手

“啊啦啊啦,这么可爱的KSG都求我了,我怎么能答应呢~哦,对不起,说错了,是拒绝呢~”指挥官拉过被子,紧紧地盖住自己与KSG的身体,然后,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入睡了

就是这样,直到五十年后指挥官去世,他都没有碰过KSG一根手指头

睡梦中,KSG慢慢地,慢慢地溜进了指挥官的拥怀里,然后,用褪去了羞红的脸颊,静静地依靠着指挥官坚实的胸膛,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梦,但是,想必在梦境中一定会很安心吧

可是,他们忘了一件事:给壁炉添柴

晨,失去了壁炉的庇护,冷空气开始肆无忌惮地在本应温暖的小屋里胡作非为,它在房间里四处乱窜,窜到了衣柜里,火塘里,碗橱里,还有,指挥官的被窝里………

首先被冻醒的是KSG,她压在指挥官身上,随着冷气不断地从被子的缝隙中流进被窝,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着KSG光洁的后背,先是拉紧被子,没用,再是抱紧指挥官,没用,KSG也想钻出被窝以每小时七十英里的速度出去给壁炉添柴,可是她的一个脚趾头刚靠近被窝的边缘也就是寒冷的真实的时候,她就光速放弃了这个想法,KSG终于挺不住了,她戳了戳指挥官,想让她的好指挥官(如果叫好指挥官的话指挥官估计宁可冻死也得装睡,如果叫好老公或者是亲爱的的话他宁可冻死也要出去把柴添上)

“亲爱的……亲爱的……醒醒……醒醒”

在KSG的戳弄下,指挥官费了半天功夫才醒,刚一清醒过来,一阵冷风就送了他一份见面礼,他立刻像只树袋熊一样抱紧了KSG

“干什么啊……天气辣么冷………”

“去去………去把壁炉里的柴添……添添吧………求你了,快快快快………快冻死了”KSG也抱紧了指挥官,牙关还在不住地打着机枪

“你……你去啊……你先醒的……”可能是KSG的那句“亲爱的”说的太小声了他没听见吧,或是在命面前,老婆要低一等(我们首先排除这一层原因)他还是无动于衷

“不………外面超冷的………”KSG瞪大了那双能溢出水来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指挥官,而且,KSG为了取暖,竟直接爬到了指挥官的身上,她紧紧地把指挥官压在身下,此时,两人的身体因为裹紧的被子和颤抖的两人贴的更近了,柔软细腻的触感时不时地从指挥官胸膛上以颤抖的形式传来,KSG也因为太冷了,不停地在指挥官身上扭来扭去,指挥官感受着身上的这条光滑的蛇在身上蜿蜒曲折,摩擦已经生了热,两人的热,这热中,隐约的,弥漫着一股香气,这股香气似乎在告诉指挥官:什么都别管,只要宠她就好了

“好……好吧……你先,你先……往里面藏藏”指挥官大手一摁,就把KSG塞向了被窝的深处,等到他感觉到KSG用平稳的呼吸声代替了牙关的敲击声的时候,他,掀被,起身,盖被,一气呵成,用了时间停止了都没他那么快

看着被窝里的平稳地起伏着的一小坨,指挥官笑了,他往壁炉里添了点柴,然后压好被子,做好早饭,留好字条,穿好衣服,拿起挂在墙上的枪,出门巡山去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KSG醒了,她望着依旧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的壁炉,望着桌上做好的早饭,赶紧爬起来胡乱把衣服穿好,瞥一眼时间,已经正午12点了

“哎?还没回来吗?给他送点饭吧”说着,KSG揉了揉眼睛,走进了厨房,她心里满是在冰天雪地里,在干燥的空气中独自巡林的他,根本没有那桌上早就做好的温热的早饭,更不用说那些碟子下压着的“我中午回来吃饭”的字条了

当初指挥官向KSG求婚后,春田小姐特别把她叫来,教她做了一些好太太都会做的事,所以看到厨具,KSG还不至于像Wa某人一样茫然失措

她做了点简单的饭菜,装进保温桶里,然后挎着一把KSG,早餐都没吃就循着他日常的巡山路线找他去了

她似乎没有留意,早餐的碟子们下都压了张字条

“呼……到饭点了呢,不知道今天老婆会做什么好吃的呢”指挥官往下抻了抻手里的AK12,笑了笑,满脑子都是老婆的好手艺,然后带着这满脑子的香气与味道继续向家走去

渐渐地,指挥官听见了脚步声,起初,他还以为那是什么动物,可是,踩踏积雪的声音愈来愈响亮,那分明是人啊!

“MD,又是这帮孙子”指挥官一想就是那群盗猎者,他麻利的上了树,等待着盗猎者下一步的动静

可是,想象中的盗猎者并没有来,倒是一个手提保温桶头戴针织帽的女孩挎着一把霰弹枪咔咔咔地跑过来,松软的积雪被踩踏时发出的哀嚎响彻了寂寥的树林

指挥官转了转眼珠,带着一点点恶趣味爬下一点……

等到她正好走到树下的时候,指挥官猛地跳下去,手一下子就扒住了她的肩膀

“这里已经满员了哦~”

“谁!你呀………”KSG刚想举枪还击,却发现身后的人正是自己的爱人,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释然地笑了笑,然后放下保温桶,坐在树下

这个傻姑娘眼里只有她的傻老公,哪怕树上有颗雷她都不会在意的啊……

“我不是给你留字条说我回家吃饭吗?你怎么还给我送饭”

“哎?你什么时候说的?”

“就在早餐的碟子下面啊!怕你看不见就在每张碟子下面都压一张了”

“我………我没看见………”

“好吧好吧,这么远也辛苦你了”指挥官隔着帽子揉了揉KSG那未洗的白发

“哎嘿嘿,那就吃饭吧”KSG傻笑着把保温桶递给指挥官,示意指挥官自己这个力速双A的弱女子拧不开盖子

“嗯”指挥官还是无奈,接过并拧开了保温桶的盖子

“你是不是没吃早饭”看着比自己吃的都欢的KSG,指挥官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往KSG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嗯,为了你,我脸都没洗呢”KSG一边大嚼特嚼,一边满足地说,就像是KSG在巡山而指挥官来给她送饭一样,而这个傻姑娘呢,全然没有意识到这种角色的对调,依旧在嚼她刚炸好的肉块

“好啦好啦,辛苦老婆大人啦,来,给你根手指饼”说着,指挥官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手指饼干,从里面抽出一根来伸到KSG嘴边

KSG也知道指挥官想投喂自己,便像条鱼一样慢慢的吃着饵料,可是吃到最后,迎接KSG并不是冰冷锋利的鱼钩,而是指挥官的唇

“唔!你!”

“你自己上钩的哦~”

KSG认栽了,他太狡猾了,像只老狐狸一样……

过了很久,直到KSG的肚子再次因为他们的秀恩爱行为而没办法满足自己的需求,发出抱怨,他们才分开

KSG吃着,指挥官看着,指挥官抬头看着树上的一坨积雪,眼珠子又转了转

他用枪托狠命一怼树,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中的积雪,积雪便掉了下去,全部奔着KSG的脖颈去了,奈何KSG今天出门没戴兜帽没系围巾,积雪一股脑的全灌进KSG衣服里面去了,冰冷的积雪遇见温暖的KSG的背,立刻就被感化了,化作一流雪水,清洗着KSG的后背,不过KSG貌似并不领情

“啊!”KSG大叫着丢掉了保温桶,里面的残汤剩水撒了一地

指!

挥!

官!

KSG迅速团起一个雪球,猛地向指挥官丢去,正中指挥官的眉心

“哎嘿嘿”指挥官拔腿就跑

“你站住!”KSG也拔腿追了上去,边追边用雪球专往指挥官脖梗子里面灌

后来,指挥官看见一棵高处有树洞的大树,眼珠又是一转,猴子一样的上了树

“KSG!我们来打个赌!我要是在树上找到人参,你就放过我!”指挥官站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抱着树大喊,一只手已经摸向了树洞

“我才不信呢,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有常识的都知道,人参是长在地上的,哪里会在树上”KSG大笑着指挥官已经被自己逼到穷途末路,已经靠“从树上挖人参”这种瞎话来拖延时间了

可是呢,掉在KSG脚边的那件东西立刻打了KSG的脸,啪的一声,一棵三品叶的参,狠狠地砸在雪地上,也算是狠狠地砸在了KSG的脸上

“怎………怎么……怎么……怎么可能”KSG呆住了

“哈哈哈!这下你可以放过我了吧”指挥官抱着树,迟迟不肯下来

“行倒是行,可你得告诉我怎么回事”KSG还是不服输地对着指挥官喊,这个傻姑娘今天输也要输个明白

“你不知道了吧,有种鸟叫棒槌鸟,以人参籽为食,它们有时候正好在树洞里排便的时候,粪便里多少都有没消化的人参籽,如果树洞里有点烂叶子浮土虫子尸体啥的话,这人参在合适的时间就会长出来”指挥官大笑着跳下了树,然后拍了拍KSG的肩膀,安慰着输掉的她

她低头,不言语

他继续大笑,仿佛还在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得意

冷不防的,一个大雪团便完完全全地进了指挥官的嘴里了

“你欺负人!哼!”

“哎哎哎哎哎!你不是说好了放过我吗,怎么说话不算话!”指挥官捂着嘴,急忙闪身躲过接下来的雪球

“我我我我……我不管!我就是说话不算话!你先欺负我的!看招!”紧接着,又是两个雪球

指挥官自知理亏,又撒开了腿开始跑路

KSG也边追边打

跑着闹着,两人就开玩笑似的到了家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KSG渐渐发现,指挥官变懒了,他不再每天巡山了,只是坐在壁炉边烤火,可能是太懒了吧,指挥官的头上都长出了许多发霉似的白毛………

那天,KSG巡山回来,发现指挥官一动不动的坐在躺椅上,她以为指挥官又在偷懒发呆,刚推一把他,想吓他一跳,她刚想说“嘿!干什么呢”,手就已经伸向了指挥官

结果,指挥官的身子软软地地瘫在了壁炉面前…………

她伸手去碰,以为这只是一个新的恶作剧,一个指挥官在对她装死的游戏,告诉他不用再玩了,赶紧去做饭吧,可是,本来是坐在温暖的壁炉面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身体会如此冰凉啊!

“不可能……不可能……人类怎么可能会死……生病了,对,生病了,生病了会变懒,生病了身体会变冷,上次就是这样,格林娜小姐就是这样,躲在被窝里,身体冰冰凉凉的不肯出来,对,一定是生病了,只要找到医生,找到医生,治好指挥官的病,指挥官就会好………对………对!”

她发了疯一样的抱起指挥官,冲到那辆早就破旧不堪的皮卡车上,她学着指挥官的样子发动汽车,天知道一个不会开车的人是怎么开过这段山路的,没有一个急转弯,没有一个急刹,可能是山神保佑吧,所有有乱石或是崎岖的道路都被大雪封住了,KSG成功的把指挥官送到了医院——那个能修好指挥官的地方,等到KSG下车的时候,方向盘在她开门的一霎那就结上了一层薄冰

医院,主治医生走出了手术室,坐在KSG身边,轻轻的拍了拍KSG的肩膀

“听说过种菜吗?孩子”

“听过,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你的指挥官啊,他只是睡着了,等到哪年开春,他兴许就会醒过来了呢,不过啊,你要把他埋在他最喜欢的地方,这样他才会吸收土地的养分,才会醒过来”

“嗯,谢谢医生”

后来,KSG把指挥官埋在了屋后的白梅林里,她认为这样指挥官就能找到家了,她还立了一块碑,防止自己忘记指挥官会在哪里醒来

可是,有的时候,她还是会思念指挥官,她等了一个又一个春天,可是指挥官还是没有醒来,她晚上下雪的时候就坐在那块碑上,陪着指挥官看白海雪夜

就算这样,她还是思念指挥官,怎么办呢?她想起来了,指挥官喜欢白梅花,只要多种白梅花,指挥官就会醒过来了

于是,一棵,一百米,一里,三里,五里,七里,十里,三十里,KSG活生生的为指挥官种了三十里白梅花,可是,指挥官还是没醒来…………

她不种白梅花的时候,就是烤火,巡山,像指挥官一样,直到,她困了,她真的困了,她好想睡觉啊…………可是……可是……算了,指挥官那个大懒蛋也在睡觉,自己偷偷懒没什么的吧………

“指挥官,人,会死吗?”

“不会的哦”

新护林员如此说到

莱赫奇专属猫窝制造商
昨天冬活通关,蹲了一年宁终于来...

昨天冬活通关,蹲了一年宁终于来我的指挥部了

昨天冬活通关,蹲了一年宁终于来我的指挥部了

蓝焰子-您这汤保熟吗
纪念一下昨天成功出货!

纪念一下昨天成功出货!

纪念一下昨天成功出货!

破碎的阿缪
KSG常服 便衣警察?

KSG常服 便衣警察?

KSG常服 便衣警察?

ekii

【存档】6/15更新宿舍小人表情收集

应该是剧情里出现的“416,走不动了,背我。” “我保证一枪崩了你的头。” 梗。



瞌睡泡和笼子?暂时意味不明。



和人讨论后觉得是剧情里“我会让你的AI运算出自杀的合理性”梗。



简洁明了。



*416此生气的表情只会对M16做出。



本以为只是这次新加的普遍表情,和人讨论试验后发现45的此卖蠢装傻表情只会在和416互动的时候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416这个地方并不会露出和M16对话时一样的生气表情,更多的是无奈,猜想来自于剧情中45经常调戏416?

(目前暂未发现45更多表情)




RFB与KSG,梗来源于RFB的获得台词和看板台词,要与KSG...

应该是剧情里出现的“416,走不动了,背我。” “我保证一枪崩了你的头。” 梗。



瞌睡泡和笼子?暂时意味不明。



和人讨论后觉得是剧情里“我会让你的AI运算出自杀的合理性”梗。



简洁明了。



*416此生气的表情只会对M16做出。



本以为只是这次新加的普遍表情,和人讨论试验后发现45的此卖蠢装傻表情只会在和416互动的时候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416这个地方并不会露出和M16对话时一样的生气表情,更多的是无奈,猜想来自于剧情中45经常调戏416?

(目前暂未发现45更多表情)




RFB与KSG,梗来源于RFB的获得台词和看板台词,要与KSG在游戏上一决高下。


バイバイ

最近的一些涂鸦~

最近也很混((

最近的一些涂鸦~

最近也很混((

バイバイ

蓝色青春这个电影虽然看着有点莫名其妙但是tmge的歌真的很好听

想看松本老师的原作,但是实在是找不到想着要不要去买本来拜读一下ry

这个海报我也是挺喜欢的,擅自画了个大鸟各种意义都很对不起

里面收了一张,只是普通的想画个脚踝和三叶草((

若酱的脚踝啊………………(叹气 每次看昼南的时候只要他穿九分裤我的视线就离不开脚踝了

记得dero的时候有次也是给了脚踝大特写,我萌的肚子好痛

蓝色青春这个电影虽然看着有点莫名其妙但是tmge的歌真的很好听

想看松本老师的原作,但是实在是找不到想着要不要去买本来拜读一下ry

这个海报我也是挺喜欢的,擅自画了个大鸟各种意义都很对不起

里面收了一张,只是普通的想画个脚踝和三叶草((

若酱的脚踝啊………………(叹气 每次看昼南的时候只要他穿九分裤我的视线就离不开脚踝了

记得dero的时候有次也是给了脚踝大特写,我萌的肚子好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