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ylo/hux

7242浏览    200参与
晁契

【Kylux】荆棘

【预警】第二人称,ooc是我的锅。1k4短打没有任何意义,半吊子意识流

求评..!!!!!第二人称果然很奇怪吧呜呜呜


你看见他来。


哦,你怎么能预料到呢?怎么会再次见到他呢?鲜明的怨恨在空荡的胸膛里燃烧起来,呼啦一下把你给点着了,你惊讶地发现自己仍旧恨凯洛伦多过普莱德。但你不再惧怕他,伦武士无法伤害你了,而你所做下的一切,全部都会在不可见的将来慢慢杀死凯洛伦,思绪及此你稍感安慰。


普莱德开枪不瞄准心脏,是个恶劣的把戏,你想。灼烧感和逐渐漫涌上来的窒息感确实和仇恨很像。像水和火,悄无声息势不可挡地吞噬一切。你的未来是被自己的疯狂毁掉的,而凯洛伦...

【预警】第二人称,ooc是我的锅。1k4短打没有任何意义,半吊子意识流

求评..!!!!!第二人称果然很奇怪吧呜呜呜










你看见他来。


哦,你怎么能预料到呢?怎么会再次见到他呢?鲜明的怨恨在空荡的胸膛里燃烧起来,呼啦一下把你给点着了,你惊讶地发现自己仍旧恨凯洛伦多过普莱德。但你不再惧怕他,伦武士无法伤害你了,而你所做下的一切,全部都会在不可见的将来慢慢杀死凯洛伦,思绪及此你稍感安慰。


普莱德开枪不瞄准心脏,是个恶劣的把戏,你想。灼烧感和逐渐漫涌上来的窒息感确实和仇恨很像。像水和火,悄无声息势不可挡地吞噬一切。你的未来是被自己的疯狂毁掉的,而凯洛伦却会被这如同水火的世界拆吃入腹,你就是他的未来,附骨之蛆般的存在,不管他是否回到那可笑的光明面都摆脱不了,你对此很有自信,因为你此刻正要在他面前死去。


你看见他俯下身,高贵的伦武士单膝跪在地上,脱去头盔以便你看见他眼中残忍的欣喜若狂。你从未见过这般神色,原来他的恶意确实只针对自己一人。你喘息着,喉腔中发出尖啸,那是人濒死前空气在奏响欢快调子,每人独一份的。很好,你想。我会是你唯一恨过的人,我会是你带着恨意害死的人,无法反驳,无法反驳,未来虚无缥缈的第一秩序最高领袖的忏悔,是无法销毁这份恨意的。


你开始肖想他放过自己,现在、立刻,起身就走,或者可以踹自己一脚,或者先质问普莱德,怎么都好。然后能留得自己被医疗机器人拖去急救。这样你就可以逃走,在遥远的星系安坐着听别人讲述凯洛伦失败的故事。你如此欣喜,已经不再把填注心血的第一秩序当成所有物,只想着凯洛伦也会失败。


伦武士,最高领袖,凯洛伦,本索罗轻轻凑到你耳边,说话的音调在你缺氧的大脑里震荡成轰隆雷声,像是上任最高领袖的斥责。


他说,你终于死了。

他说,你不会赢的。

他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你翻了个白眼。

确切地说,你一直在翻白眼,如同画里邪恶的食尸鬼,满脸扭曲成一个诅咒,咬牙切齿地咆哮着。


我也等你死,等了很久,也会继续等。你的大脑模模糊糊地拼凑出这一个句子,也不待想他能不能听见,便坠入记忆画面的沼泽湿地无法脱身了。阿卡尼斯的雨水纠结成藤蔓把你拖入深渊,海底的巨兽在死亡面前再度变得令人惧怕。


凯洛伦把手掌贴上你的额头,极用力地往后压制,他手中流淌出的并非是治愈的暖意,当然你也从未感受过那种力量。他在阅读你,期待看到赫克斯临死的祈祷。可伦武士冲进了那位将军终其一生也没能摆脱的痛苦,满眼震悚。


那是铺满雷火的大道,瓢泼大雨无法熄灭的火焰,纠缠自己身躯直到窒息的大蛇,缠满荆棘的门框上写着欢迎,是哀伤、愤怒、恐惧、崇敬和不甘。伦武士几乎也要同你一般窒息了,他看见自己周身都是灼烧的伤口,咽喉被人紧紧扼住,赫克斯从帝国一路走来的痛苦一瞬间加诸于他,他还未曾体验过如此鲜明的情感,原力从来都支持着他。


他不能、不能恐惧。可这是赫克斯的感情,他又无法挣脱,他陷在孩子光怪陆离的幻想中,妖鬼围着他翩翩起舞——他不知道幼童的幻想能如此刻骨,饱含着淋漓情感。那画面若是被描摹出来,定是一等一的艺术品。可惜,没人能如他这般感同身受。


赫克斯的嘴角弯起一个幸灾乐祸的弧度,你把自己的心脏剖开呈上,这份真实的痛苦大约能让伦武士的黑暗原力再增强一步。可你不在乎,你从未将这些看成恩赐,在死亡时倾倒给所恨之人是满分的合适。


胸腔空洞下的光滑地面聚拢起水雾,反射着正上方的光,如同一颗搏动的心脏。那点光芒马上被打碎了,红色的剑刃穿透你的胸口,这痛苦你已经感受不到了,你看着伦武士眼中的恐慌,欣喜自己最终把他施予的暴戾全部还给了他。


我们扯平了,那就再也别见了。



LiMO🐾

/Kylux/年轻的将军突然被亲

#短打

#开头一时爽,后续火葬场


Hux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戴着头盔的家伙。

他看上去跟他差不多高,头盔上金属的材质映着昏暗的灯光。他看不见他的眼睛和表情,只能感觉到他胸膛的起伏。那似乎比以往快一些,但这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Hux觉得自己可能走不出目前离他五米开外的门:如果他此刻转身离去,就算原力没能把他的脖子扭断,此时此刻在他大脑里肆虐的冲动也足以将他逼疯。可是他此刻看起来平静极了,那是他一如既往的伪装。

将军抬起手,搭上位于头盔两侧的开关。

摘下Kylo的头盔的感觉有些奇妙,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拆开的究竟是恶犬的枷锁,还是礼物的包装。也有可能是二者并存:收获一条独属于他的恶犬,...

#短打

#开头一时爽,后续火葬场



Hux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戴着头盔的家伙。

他看上去跟他差不多高,头盔上金属的材质映着昏暗的灯光。他看不见他的眼睛和表情,只能感觉到他胸膛的起伏。那似乎比以往快一些,但这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Hux觉得自己可能走不出目前离他五米开外的门:如果他此刻转身离去,就算原力没能把他的脖子扭断,此时此刻在他大脑里肆虐的冲动也足以将他逼疯。可是他此刻看起来平静极了,那是他一如既往的伪装。

将军抬起手,搭上位于头盔两侧的开关。

摘下Kylo的头盔的感觉有些奇妙,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拆开的究竟是恶犬的枷锁,还是礼物的包装。也有可能是二者并存:收获一条独属于他的恶犬,紧接着心甘情愿地被他咬断脖颈,开膛破肚。

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在那一瞬间他罕见的没有思考任何的得失成败。他说不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那些起伏不定的情绪令他感到迷茫和无措,也许只是他良好的军事素养还在维持着他的冷静。

但是这很快被打破了。

年轻的将军收获了一个吻。很轻,却并非一触及离,带着几分试探撬开了唇齿,在发觉没有受到拒绝时变得愈发深入,多了些占有与渴求。这是Hux所没有预料到的,这感觉起来甚至比扼住咽喉的原力还要致命:那是对他情感弱点的精准狙击,近乎完美地粉碎了他的盔甲。唯一的瑕疵在于,武士也将自己的脆弱暴露无遗。

这将成为独属于他们二人的秘密。

帕尔帕庭的猫

图一是简直是hux的传统艺能(漫画里就曾经躲进草丛23333)

图二……是……垃圾船哎嘿嘿??

真就是官方定的棺配呗

-----

看完片段脑袋里只有:般配

(里面的老皇帝也提不起我的兴趣了)

图一是简直是hux的传统艺能(漫画里就曾经躲进草丛23333)

图二……是……垃圾船哎嘿嘿??

真就是官方定的棺配呗

-----

看完片段脑袋里只有:般配

(里面的老皇帝也提不起我的兴趣了)

沉醉不起

【kylux】十一号申请(更新6)

生子警告


[图片]


生子警告






晁契
是露背毛衣蛤 搞他!!

是露背毛衣蛤

搞他!!

是露背毛衣蛤

搞他!!

佐荧

我不记得发没发过他俩的模改gsc到lof了……脸早就画完了,一直懒癌没做,看完电影一边辱骂狗迪一边做了将军。md狗迪也不出ob也不出兵人,这不就是逼着我自己来吗!

原微博12月30日发的kylux gsc 模改 

我不记得发没发过他俩的模改gsc到lof了……脸早就画完了,一直懒癌没做,看完电影一边辱骂狗迪一边做了将军。md狗迪也不出ob也不出兵人,这不就是逼着我自己来吗!

原微博12月30日发的kylux gsc 模改 

沉醉不起

【kylux】十一号申请

重口味

xp之作

重口味

xp之作

重口味

xp之作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kylo/hux

前后有意义

假设:按照另一个剧本DOF,战争长期胶着,kylux没搞在一起,但是谁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kylo从一次修行中回归舰队,hux将军递上了一份令他抓狂的申请,两人的关系开始扭曲。


关键词在简介里


sy:踩雷风险巨大慎点


重口味

xp之作

重口味

xp之作

重口味

xp之作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kylo/hux

前后有意义

假设:按照另一个剧本DOF,战争长期胶着,kylux没搞在一起,但是谁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kylo从一次修行中回归舰队,hux将军递上了一份令他抓狂的申请,两人的关系开始扭曲。


关键词在简介里


sy:踩雷风险巨大慎点



Ar玟
关于反派提前看了剧本这件事#2...

关于反派提前看了剧本这件事#2



法斯玛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不过没关系,ep3里会加入更多虽然不知道剧本但是同样觉得自己在垃圾船里格格不入的人物

关于反派提前看了剧本这件事#2



法斯玛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不过没关系,ep3里会加入更多虽然不知道剧本但是同样觉得自己在垃圾船里格格不入的人物

帕尔帕庭的猫

讲真,我看完ep9废案喜欢上了hux

(p3是废案)

讲真,我看完ep9废案喜欢上了hux

(p3是废案)

佐荧
垃圾船情人节❤️ 最高领袖拦住...

垃圾船情人节❤️

最高领袖拦住将军用原力示意:“你看看都几点了?你别写报告书了我想过情人节”

将军(在脑子里)回他:“那做不完的工作你替我做啊?你连签个字都懒得签”

(最后小垃圾们还是把工作丢下去过节了~可喜可贺~) ​​​

垃圾船情人节❤️

最高领袖拦住将军用原力示意:“你看看都几点了?你别写报告书了我想过情人节”

将军(在脑子里)回他:“那做不完的工作你替我做啊?你连签个字都懒得签”

(最后小垃圾们还是把工作丢下去过节了~可喜可贺~) ​​​

佐荧

改图!垃圾们晚上睡觉应该采用什么姿势!

改图!垃圾们晚上睡觉应该采用什么姿势!

Ar玟

凯洛中心/性转警告]2.大驯兽师赫克斯

因为推上po出了赫克斯拿凯洛光剑自杀的概念设计图,所以我寻思赫克斯应该是个力敏。因此这一篇里追加了赫克斯将军是原力敏感者的设定。

——


最初发现赫克斯是个原力敏感者的人,是赫克斯将军自己。


事情是这样的,某天凯洛执行任务时一时不慎,拿破伦惨遭滑铁卢,带的一队冲锋兵死伤殆尽不谈,连自己都失踪了。


赫克斯将军到达最后战斗地点时,战场已经被风暴兵们搜寻了一遍,他环视了一圈地面上的血迹,觉得凯洛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然而他没想到更不乐观的还在后面。


一个情报人员跑了过来,对将军附耳轻声说敌军打算把一位黑色长卷发的一序人类女性俘虏放在拍卖行里当压轴货物拍卖,根据描述来看那...

因为推上po出了赫克斯拿凯洛光剑自杀的概念设计图,所以我寻思赫克斯应该是个力敏。因此这一篇里追加了赫克斯将军是原力敏感者的设定。

——


最初发现赫克斯是个原力敏感者的人,是赫克斯将军自己。


事情是这样的,某天凯洛执行任务时一时不慎,拿破伦惨遭滑铁卢,带的一队冲锋兵死伤殆尽不谈,连自己都失踪了。


赫克斯将军到达最后战斗地点时,战场已经被风暴兵们搜寻了一遍,他环视了一圈地面上的血迹,觉得凯洛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然而他没想到更不乐观的还在后面。


一个情报人员跑了过来,对将军附耳轻声说敌军打算把一位黑色长卷发的一序人类女性俘虏放在拍卖行里当压轴货物拍卖,根据描述来看那妹子应该是伦大人。


赫克斯:?

把第一秩序的战力头牌放在拍卖行里当压轴货物拍卖?槽点太多,他一时不知道是该从哪里吐起。纷杂思绪瞬间涌在一起,造成的后果是赫克斯将军意识空白了一瞬,差点没忍住当场骂街。


花了一秒钟重新捡回冷静,赫克斯将军镇定地转身联系定局者号的指挥塔发号施令,集结舰队直接空降地面,飞龙骑脸。

“这颗星球必须完全臣服于第一秩序。”他下令。


在指挥塔上,不知道伦武士被当成拍卖品/只知道伦武士在该星球受伤且下落不明的诸位官兵:……咦?阿米蒂奇将军这么关心伦大人的吗?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风暴兵A:我上次就跟你们说我在舰桥看到伦大人壁咚将军你们还不信。

风暴兵B:我是有点相信的,他二位最近一起出现的次数超过了过去几年的总和。


不管定局者号调动主力舰、空投士兵占领星球首都的速度有多快,这些和凯洛都没什么太大关系。


有一说一,就算因为轻敌被爆能枪狙了个大的导致重伤,但在原力加成下,她的战斗力依旧很能打好嘛?


在凯洛收起了轻敌之心后,一分钟前本来还享有高地优势的敌人转眼就把生命走到了尽头。确认敌人死得不能再死了以后,她捂着流血的胸腹去捡起脱手飞出的光剑,然后揣着光剑心满意足(?)地陷入了昏迷。


头可断血可流光剑不能乱丢,这把十字光剑本来就不太稳定,她花了好多时间调试才把它变成现在的样子。为了防止来接她的第一秩序士兵毛手毛脚地把光剑弄坏,她还是自己揣着吧。


然而凯洛小姐没想到,她再度醒来时,看到的不是定局者号冷钢色的天花板,而是——粉红色的纱帐帘幕?


凯洛:?我被别人捡走了?

赫克斯·阿米蒂奇你这个废物!怎么回收工作都做不好!


然而很快,凯洛小姐的怒气就消散了。


因为她发现这个势力的医疗效果居然比在定局者号还好。在这里几个小时恢复的效果,居然相当于在定局者号里呆上一个周。


于是伦大人就相当自然地把这当作是医疗翼了,即便知道对方是想把货物的表面伤养好得七七八八以后拉出去卖掉,她也没抬起眼皮对此作出什么表示。


卖家、也就是拍卖行的所有者对这种“认命”的态度表示很满意。


殊不知这件珍贵的拍卖品就算没有武器,也可以随时用原力把他当场灭门。


然而这个星球的自转循环还没过一圈,凯洛还没把伤养好,赫克斯将军的铁骑就已经踏破拍卖行大门了。


倒霉催的拍卖行主人一看袭击者们身上第一秩序圆环外嵌着放射状排线的徽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白天才带了个俘虏妹子回来,这才下午呢大部队就打上门了。


他一咬牙,冲进关押凯洛的房间,准备把她当人质。


风暴兵破门而入时,凯洛依旧在接受治疗,好几个治疗机器人绕着她飞舞,用金色的光线缝补她的裸露着腰腹部。赫克斯进门就注意到她穿了一身过于暴露的衣服,黑底金纹的抹胸下坠着一层流苏,同色的裙子到大腿中部,华丽的装饰缀了满身,让她看上去美艳而又高不可攀。


但赫克斯觉得这两块布没她平时的束腰黑袍好看。

太暴露了,啧。


拍卖行主人站在房间中央,仅剩的十几名护卫持着武器巩卫着他。他神色狰狞,枪口指向坐在高背椅上的凯洛。


“让你的部队撤出地表,不然我让你女朋友当场暴毙!”


?女朋友?

在场的风暴兵们都惊了,视线在伦大人和阿米蒂奇将军身上来回转了好几圈,持着爆能枪的枪口微微颤抖。

一线吃瓜现场.jpg


赫克斯这才把视线分给叫嚣着的丧家之犬,目光不屑,像是对方只不过是一只不值得一提的蝼蚁,“你…”

你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钥匙三块钱一把你配几把?


小将军还没发动拿手的演讲技能嘲讽敌人,行动派的凯洛已经动手了。


她皱着眉跳下椅子,身上繁复的装饰碰撞,叮当作响。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她伸出手一握一挥,这个竟然敢威胁她的人就被原力锁喉了,随后身体向后滑飞砸到墙上,暴毙当场。


被打断的赫克斯默默把话稿吞进肚子,他盯着凯洛,把恼怒情绪化成一个简单的词挤出牙缝:“FIRE。”


冲锋兵们抬起枪口,顷刻间结束战局。


凯洛踏过尸体走出来,步调跟猫似的气场强大且优雅,一步一迈都带着身上的华丽装饰折射出绚烂亮光。赫克斯看着她这一副对当前情况不甚在意的样子,忍不住有些火大。


大驯兽师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驯兽,很多时候这只家伙踩在他底线上摩擦真的是让人受不了。


“整个舰队倾巢出动就为了搜寻你,伦大人真的好大的排场啊。”他甚至带上了敬语来让整个话听上去更阴阳怪气。


“是啊,要不是你手下的接应兵跟旧秩序的警察似的总是来慢一步,这一切哪会发生呢?”凯洛凉凉回应。


总是情绪暴躁的猛兽这会儿居然比赫克斯将军要淡定得多,可能是因为睡眠充足、身体状况也恢复得不错,她此刻魇足又懒散。


赫克斯:“?我的风暴兵从小就接受最精密的调整教育,旧秩序废物不配和他们相比!”


被两位大佬拿来拌嘴的风暴兵们站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里,努力把自己化作布景板,正襟危站,不敢嗦话。


“是吗,我看在不靠谱的程度上他们相差无几。”

凯洛把垂在胸前的卷发撩到脑后去,她环视了一圈已经破了个大洞的建筑,选了个方向就往外走。


风暴兵们默默让开路。


“你还打算去哪儿?”赫克斯将军绷不住脸了,看着她的背影冷冷问。


“?”凯洛侧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他,“当然是去找光剑啊。”


赫克斯将军哼了一声,从外套里拿出一支剑柄,“这个?”


凯洛:!


更令人震惊的还在后面,赫克斯将军他竟然振出了等离子光束还在手腕间绕了个剑花?


伦武士的脸色一时间变得相当…一言难尽。


阿米蒂奇将军很满意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然而一回定局者号,他就觉得不太满意了。


“你不用追寻天行者下落了吗一天到晚绕着我转?”


阿米蒂奇将军寻思他的驯兽效果是不是太厉害了点。放在平时这样缠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会儿他有很多工作要做,文件在桌上堆砌如山。


“你真的不打算了解原力的黑暗面?”

凯洛狗狗站在黑暗里看着他。


赫克斯用最直接了当、不会产生任何后续纠缠的回答拒绝,“你觉得斯诺克领袖会同意吗?”


凯洛这才想起来面前这家伙是第一秩序最年轻的舰队指挥官。而且他虽然是力敏但是对黑暗并没有什么追求,这意味着他在黑暗面走不远。


行叭。哼。

卷毛狗狗垂着尾巴走了。


后来,赫克斯将军对原力的控制一直维持在能开启光剑(凯洛·伦所属)的程度,但他对此也相当满意了。


“激光剑挺好玩的。”他如此评价。


所得到的回应是伦武士突然暴涨的怒气,随后伦武士抬手召回了他的武器并瞪了赫克斯将军一眼。

“别拿那种低级玩意儿和等离子光束比。”


随着对原力的感知日渐加深,赫克斯已经可以大致分辨所谓缠绕在凯洛身边的黑暗原力中蕴含的情绪,一般时候黑夜中笼罩的愤怒和憎恨轻薄而模糊,像是辽辽青烟在大空升起。但当她真的愤怒的时候,海啸涌来。


伦武士从不在他面前掩盖情绪,因此赫克斯对于撩拨野兽的度掌握得更加纯熟。


比如现在,他意识到对方真的在因为“激光剑”这个词而生气。


短暂思考了一瞬后,赫克斯将军岔开了话题,“在我很小时候,那时候绝地委员会还存在,我那个混蛋父亲说绝地委员会不过是群搬弄巫术的朽木。”


“哦真巧你也有个混账父亲…”

凯洛没抓住重点。


赫克斯没回答,边把这点情报在心里记录下来以后边继续说了下去,“偏见从印象先入为主开始便开始存在。只有在真正了解了真实本质以后,才会明白之前的错误。”

————


然后赫克斯将军一抬眼发现凯洛狗狗眼里露出了哇对没错就是这样的眼神哈哈哈哈哈

大驯兽师的驯兽天赋树点满了

这一章越写越困,不是很得劲,下一章考虑把法斯玛队长♂和飞行员波拉出来凑个修罗场。

佐荧

今年没有kylux的cos正片,所以用自己模改的kylux娃娃拍了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看了ep9概念图,小垃圾们是真的!

今年没有kylux的cos正片,所以用自己模改的kylux娃娃拍了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看了ep9概念图,小垃圾们是真的!

老实人Alex

试着翻译了一下一秩秩歌

最后一句被将军挡住了,最右侧的单词没有写清楚(姜菌你这个憨憨)

最后一句不翻译了,没有写清的单词我用()代替,大概能看懂意思?

The first order song

作词&作曲:Armitage Hux

Hi ho!you’d better () destruction ()your head!

Hi ho!you ’d better ()shall make you ()know...

试着翻译了一下一秩秩歌

最后一句被将军挡住了,最右侧的单词没有写清楚(姜菌你这个憨憨)

最后一句不翻译了,没有写清的单词我用()代替,大概能看懂意思?

The first order song

作词&作曲:Armitage Hux

Hi ho!you’d better () destruction ()your head!

Hi ho!you ’d better ()shall make you ()know what is right that you are wrong so join Don’t try ()our song 

The first order is () the orders in 

The first order is() all your stupid ever see!

We’re neat and we ’re care for disarray 

最后一句不翻了,反正姜菌也说它不太好(?

可能有点迷惑,凑合看。



佐荧

kylux粘土人小场景,请大家自由填词,我先来


“Hux你来一下我的房间,给你看个宝贝”

“…………所以?这是什么”

“我最心爱的手办,全宇宙只有这么一个!”

“你让我来你房间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不然呢?哎哎……干嘛切”

“撒手!回宿舍”

“我也去”

“………”


写在最后:生气!官方不给出将军的粘土我就自己做一个!回头给他俩配ob身再缝套衣服哼唧

kylux粘土人小场景,请大家自由填词,我先来



“Hux你来一下我的房间,给你看个宝贝”

“…………所以?这是什么”

“我最心爱的手办,全宇宙只有这么一个!”

“你让我来你房间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不然呢?哎哎……干嘛切”

“撒手!回宿舍”

“我也去”

“………”


写在最后:生气!官方不给出将军的粘土我就自己做一个!回头给他俩配ob身再缝套衣服哼唧

老实人Alex

kylux和我可爱的姜菌

喜欢他这么久也没好好画过,这几张还都是晚自习胡乱画的(叹息

放了假再好好画一个

kylux和我可爱的姜菌

喜欢他这么久也没好好画过,这几张还都是晚自习胡乱画的(叹息

放了假再好好画一个

奥秘嘎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5.Angus


    Hux在回去的路上喊了几声后便进入了昏迷状态,无论Kylo怎么叫都没有在睁开眼睛,腹部的躁动也随之一点点的减少,Kylo把手扶在Hux的肚子上,输送起了原力,但这肚子里的孩子感受到这陌生又可怕的力量就宛如被蜇了一样,隔着肚子用仅剩的一点经历抵抗着Kylo的原力。

    Kylo见这般抵抗,眉头有一丝紧皱。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原力的感染力,一向强硬恐怖的感觉变得温和了一点。

    “不要害怕…”...







15.Angus



    Hux在回去的路上喊了几声后便进入了昏迷状态,无论Kylo怎么叫都没有在睁开眼睛,腹部的躁动也随之一点点的减少,Kylo把手扶在Hux的肚子上,输送起了原力,但这肚子里的孩子感受到这陌生又可怕的力量就宛如被蜇了一样,隔着肚子用仅剩的一点经历抵抗着Kylo的原力。

    Kylo见这般抵抗,眉头有一丝紧皱。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原力的感染力,一向强硬恐怖的感觉变得温和了一点。

    “不要害怕…”

    Kylo把头靠近了Hux的腹部,用言语轻轻的安抚,一股股的暖流再次缓慢的运走,Kylo感到对面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抵触,眉头也舒展开来,而旁边的军官却皱起了眉头,Kylo这样柔和的眼神是他们这辈子都不一定能看见的,这刚刚还杀红了眼,现在已经变成这般平和还充满了温度。

    本来靠在Kylo和Hux周围的人都慢慢的散开了,这里的气氛实在是诡异,对于这些习惯了杀戮的士兵和军官们,实在是格格不入。

 

    “这是什么情况?”

    “你看不出来?那肚子里的种很精贵,金贵到可以先撤退,金贵到抵抗组织都在抢……”

 

    两个躲在墙角里的军士窃窃私语者,声音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突然其中那个人说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紧张的扣着自己的脖子,眼珠疯狂的转着。

 

    “我最讨厌在我面前说悄悄话了!”

     一阵阴沉的气氛压制过来,刚刚还在另一头那般温柔的Kylo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用本来还在治愈的原力虐杀着这个背地议论的人。

    “对不起,最高领袖”

    另一个见自己刚刚也多了嘴害怕一同惩罚连忙道歉,Kylo懒得理会这种胆小鬼,随着一声清楚的断裂声,留下一句话。

   “以最快的速度回基地,让他们准备好医生。”

 

 

 

    无影灯的光线冰冷的照在Hux的身上,姜色的睫毛被灯光照的有点难受,宛如蝴蝶的翅膀噗嗤噗嗤的躁动,这里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手术,机械臂的程序没有录入过这种程序,两名好久没有亲手开刀的医生不得不亲自上阵,Kylo站在角落里,与阴暗的环境融为一体。

    “还在等什么?还不开始?”

    Kylo突然发问,吓得医生一个哆嗦。

    诱导的麻药慢慢注入静脉中,刚刚还躁动的睫毛慢慢的平静下来,死死攥着的拳头也放松了下来,接上了呼吸麻醉机后的Hux就和死了一样的寂静,倔强、反抗、高傲全部被赤裸裸的扒光呈现在外人面前。

     手术刀一层层的划破肚子上的皮肤,医生们也不知道打开腹腔后会看见什么样的场景,一个男性并没有生育的器官,这孩子会在什么地方,赶回来后Kylo不给他们任何检查的时间,这场手术风险高的让他们感觉下一秒就会人头分家。

     医生小心的剖到最后一层腹膜,一只小手隐隐约约的抚摸了下还在剥离组织的医生的手,彻底暴露了后,一个通透的孕囊展现在众人面前,内部的胎儿被保护的很好,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是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样子。

     “这简直就是奇迹?”

     一个医生看见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不禁感叹到,孕囊的毛细血管本是吸附在腹部上,在打开腹腔准备接生的这段时间就自行慢慢的剥离了,医生取出整个孕囊,去除了囊膜后,可是胎儿没有发出哭声,而是脸色渐渐发紫,体温也慢慢的降了下来,刚刚出来还到处乱抓的小手也耷拉下来不再乱动。


    “这孩子,还没有准备好脱离孕体,怕是撑不住了!”

    一番抢救后其中一个医生不安的回头对Kyo说道,而回头发现Kylo已经踏进了手术的无菌区域,医生也不敢阻止他,他去掉手上的手套,先是抚了一下Hux已经没有知觉的脸,随后抚摸着冰冷的婴儿,闭起眼睛再次输送原力。

 

     一段沉默的时间后,婴儿的小手抓住了还贴在他身体上的大手,Kylo一惊睁开了眼睛,婴儿随之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哭声,手术室里凝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大家都松了口气。

 

     Kylo把手抽了回来,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交代让他们处理好一切。

     回到房间后的Kylo瘫软的坐在凳子上,刚刚为了救活这个孩子他实际上是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内力全部灌输进去,现在的Kylo又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之中,在救那孩子的时候,他心中坚持下来的居然不是自己的宏伟计划,而就是单纯的要救活这个生命,就那么一个简单的理由,居然让他宛如原力失控一样。


    “Ben!”

    Laie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Kylo的面前,他没有理会,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又出现幻觉了,Laie已经走了,若不是幻觉,这就是她的原力魂。

    “Ben,你变了,你不再是Kylo了。”

    “我疯了……,是不是,我疯了是不是?”

    “不,孩子,没有,这才是你,真正的你,我们一直都知道,你还是Ben。”

 

    Laie虚幻的触碰了一下Ben的脸颊后随之消散。他脱力的跪在地上,脑中回想起之前的那些腥风血雨,顶不住压力的昏迷了过去。

 

    一阵敲门声宛如催命的一般唤醒了Kylo,他打开门看见女军官手中抱着那个孩子看着Kylo。

 

    “这个孩子怎么处理?”

    “给我吧……”

 

    Kylo笨手笨脚的接过熟睡的婴儿,孩子脸上已经泛起了血色,Kylo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小孩的脸庞,这吹弹可破的触感让他嘴角竟然有微微上扬。那位女军官准备默默离开时被Kylo叫住。

 

    “Hux呢?”

    “将…呃,Hux他刚刚醒来,一直说在找个东西,说有东西丢了,不知道是不是说这个孩子。”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



 

    “我一直抱着的东西呢?放哪里了?你们放哪里了?”

 

    Kylo还没有走到房间里就听见里面的咆哮声,他大步走了进去,看见里面的医生们也只是冷漠的看着这个发了狂的人,刚刚缝合好的伤口因为这般作妖白色的绷带上已经沁上了血迹。

 

    “Kylo!你都知道!你看见我一直拿着的那件衣服,他们藏起来了!”

 

    Hux回头看见Kylo站在门口,跪姿挪到他那里。拽着他的衣服喊着。

 

    “Laie的衣服?”

    “是,是!”

    “这里!”

 

    Kylo蹲了下来,将自己紧紧环抱的手臂展示给Hux看,衣服就在他这里,衣服了还裹这个孩子,衣服上的烧焦枪口映着的血渍正好靠着这孩子的脑袋旁,刚刚被吵醒换了襁褓,这里再被这发了疯的爹吓到,哭闹不止。

   “这些是不是都是你找不到的?”

   Hux看见丢失的东西失而复得后又恢复了冷静,这才发现自己肚子上的伤口已经崩开了大半,他被重新扶到了床上,被医生重新缝合。

    躺在床上不知道是肉体上的疼痛还是心理上的疼痛,Hux又开始不争气的哭了起来,他很透了现在的自己,他不想看见现在的自己,这眼泪止不住的样子想想会让自己反胃。曾经的一切在今天全部灰飞烟灭了,从最开始他就应该认清自己不过是个提线木偶罢了,在银河系里没有原力还想统治着什么简直可笑。

 

    “我是不是完成任务了?最高领袖?”

    “是的。”

 

    Hux听见这句话眼泪流的更是厉害。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死了?”

    “你忘记你还有个任务?也是我的任务。”

    “忘记了…记性不好,你给个提示。”

    “我不能让你死!”

    

    Kylo说完紧紧握住了Hux的手,任由对方怎么抽也不放手。

    

   “反正现在也不能死,先看看这个孩子好不好?”

   “没必要,他只是我上交给你的任务,你收好便是。”

 

    Kylo看医生重新缝合好后抱孩子和衣服重新归还与Hux手中,Hux一开始扭头不看,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看过这孩子一眼,从肚子里出来的那一刻,直到刚刚Kylo归还与他时才瞥见了一眼,现在仅存下的傲气也只能用在这种无用的事情上了。

 

    “这算我的新任务是吧?在培养个你这样的怪物出来!”

    “这也是你的孩子,培养他本来就是你天经地义的任务。”

 

     Kylo的话语虽然冰冷但是口气却是不同往日,有着些许的温度。

    

     “那给你个任务,我的名字是你取的,那你要给他取一个名字。”


     Kylo让所有人都出去不要再打扰Hux,看所有人都出去后,Kylo拉起Hux的手指引导着他去触碰这个孩子的脸庞,谁知这一触碰刚刚还有点闹腾的孩子居然笑了一下,向四周扩散这一股暖洋洋的原力。

 

    Hux吃惊的看着Kylo,而对方也只是浅浅的一笑便也离开了,Hux自己一人再次触摸了一下小孩的脸庞,换来的还是这孩子的笑容,他摸了摸头上这软绵绵的棕毛,口中念出了一个名字。

 

   “ Angus,就叫你,Angus!”

 

   “Angus……”

 

 

TBC

奥秘嘎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4.declare war 【2】


    恶战依旧持续着,发了狂的Kylo听见了有人叫他本是还恢复了一点神志,可转瞬间又混入战争中,根本听不进跪在上求他的Hux说的一字一句,杀了Laie后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妨碍了,剑起剑落不过只是一些好不需要在意的躯体而已,今天到此本意就是赶尽杀绝,抵抗组织虽然说人力物力不足,但是拼劲十足,不给对敌一点喘息的机会,陆面和空中打得不可开交。

    Hux看眼前这情形已然是求谁都没有用了,他吃力的挪到火力弱一点的地方,挪了一半突然停...

14.declare war 【2】

 

 

    恶战依旧持续着,发了狂的Kylo听见了有人叫他本是还恢复了一点神志,可转瞬间又混入战争中,根本听不进跪在上求他的Hux说的一字一句,杀了Laie后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妨碍了,剑起剑落不过只是一些好不需要在意的躯体而已,今天到此本意就是赶尽杀绝,抵抗组织虽然说人力物力不足,但是拼劲十足,不给对敌一点喘息的机会,陆面和空中打得不可开交。

    Hux看眼前这情形已然是求谁都没有用了,他吃力的挪到火力弱一点的地方,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了地上还有Laie最后留下的衣服,低下头思考了一番,咬了咬牙遍折返回去拿起了衣服再往回走,可不妙的是挪回去的地方正是现在交火最严重的地方,尽量伏低身子但因为这肚子实在是没法贴紧地面,背部暴露的太多还是中了一枪,这钻心的疼还是要忍住,继续呆在这里是两条人命贴进去。

    “碍事…”

    Hux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甩到了一家被炸毁的飞行器下,倒是正好形成了一道弄巧成拙的保护,Kylo的手还没有放下,回头确认了一下Hux现在是不是安全,便道“呆在这里,等我…”

    话好像还没有说完,Kylo就又与抵抗组织厮杀起来,Hux惊叹于不光光是他居然还可以理会一下自己,就在他刚刚呆的位置,现在已经被炸出一个大坑,若是刚刚他还呆在那里。

 

    “嘶…这下手也真重!”

    Hux现在冷静一来一点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宛如筋骨错乱一般,刚刚背上那一枪还好打得偏了,没打到什么重要器官,刚刚被甩到这个地方的力气明显也是控制住的,但是肚子的痛实在是不能忍,一阵比一阵强烈…

   “等我…”等他什么,等他把这里全部清理干净吗?

 

    低头看见手中竟然还死死的拽着刚刚拿回来的衣物,之前忍回去的眼泪还是全部涌了出来,衣服是黑色的,染上了血渍颜色愈发的深了,肩上的破洞边缘还有烧焦的痕迹,过了一段时间了,人已经离去多时,衣物已经没有了温存。

    “对不起…对不起……”

 

    Hux满口说着对不起,实际上是说不出别的话了,现在的歉意不光光是对Laie了,还有对这个还没有出世的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有这个他,还没有出世就干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说的是保护,实际上是一种谋杀,Hux越哭越厉害,这是他长那么大第一次哭的那么透彻,第一次在战争面前感觉到无奈,第一次恨这枪战声恨之入骨。

 

    Poe的驾驶技术很是了得,一个人就可以逼的一群钛战机进退两难,再加上抵抗组织还余纯了一定数量的空中战斗力量,姑且空中状况是平稳了下来。而陆地上则还是糟糕的不行,两方拉锯了很久,Rey也点起了光剑直接和Kylo单独对决,就算如此还是不分上下。

 

     Hux望着这场混战,想起以前第一秩序还在的时候,他必然不会打这样的一仗,这种没有把握的仗对于他来说就是存在百分之八十的失败,特别的敌对面是抵抗组织,这帮人不是说有多聪明,而是他们从精神上就是无法打败的,兵力不足,武器不佳的情况下还是可以次次都逃过第一秩序的追击,真的正面宣战,输的一方是真的说不清楚。

 

    “感觉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突然Hux感觉脑内有个声音飘过,他看向Kylo的方向,撕战中的那人因为精神链接明显有点分神,险些要被扑面而来的光剑击倒。

    “我肚子痛的厉害,感觉撑不住了,带我回家,求求你了!”

    Hux集中精力在脑内回答了问题,换来的却还是一句“等我…”

 

    “等你什么?”

    “等我杀了这个小姑娘!”

    Rey挡住了一剑,歪嘴一笑道“是等我杀了你吧,怪物!”

    “你看看Hux现在这个样子,怕是没几个小时便要养出来了吧,Laie说过绝对绝对不能把这个孩子交出去。”

    “哼—你不可能!”

 

    两人打了那么久也体力耗的差不多了,过招的力度已经不大了但却处处致命。

 

    “Rey,把Hux拉回去,我和其他人来对付他”

    Poe在空中看得更清楚,Hux的神情已经不是普通的疼痛应该有的表情了,怕是没多少时间留给他们了,不再管空中那残留的几架战机,回首间把枪口全部对准了地面的Kylo,而Rey接到信息后便立即用原力托起了Hux,一开始Kylo管不上这些对他的外在攻击,眼看Hux马上又要被拉回抵抗组织,伸手也想用原力拉回他,可这一拉Rey那边也不放手,哪怕下一秒Hux就会被撕成两半也无所谓,毕竟抵抗组织现在需要的是这个人肚子里的小孩,最后Kylo还是放手了……

 

    “等我,我会把你带回去的!”

    Hux感觉身上另一边的拉力突然消失,心也随机停跳了一秒,Kylo就那么松手了,真的不再拼一下吗?这种心理上的落空加剧了腹部的疼痛,一直让他等他,但何时又真的等到了,哪怕已经抓住了,结果还是选择放手了……

 

    “你说过不会让我死的Kylo,看来还是没办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他闭上了眼睛,挤干最后一滴眼泪,就打算这样再也不睁开眼睛了,也已经没什么可看了,借着精神链接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甚至还没有说完就被Rey强行断开了链接。

 

   “快来人接着他,把他带进去关起来!”

   一袭人听见了Rey的指令后都从后方防线上赶来,赶着拉下还飘在空中的Hux。

   突然间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大声喊道“没办法靠近他?什么情况?”

   “什么?”

    刚准备继续发动攻击的Rey听见后回头看向后方,Hux的身边居然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死死的保护着这身肉躯,而准备强行拉下他的人稍微强壮一点的只是进不去,瘦弱一点的则是被弹开,Rey松开了自己的控制,发现Hux依旧还可以在原地飘着,难道Hux也有原力?

    “不可能!”

    就在大家还在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脚底下既然起了阵阵尘沙,没人在此打斗,怎么会有尘扬起来,还愈来愈凶,不对!

 

    “都撤回去,快!现在就跑!快!”

 

    Rey刚刚喊出口,刚刚形成的沙尘圈便已惊人的力度炸开,没来的及跑回去的人不是被定住了,便是被炸飞了,就连Rey,又被炸的没站稳,倒下了地上,这股强大的力量完全是那么没有驯化过的,虽然初来乍到,但威力不小,不受控制,一旦爆发则无法挽回!

 

     Hux突然和失去了支持了一样,一个落空,垂直往下坠,Kylo便在此时迅速把他接住,才使得没有让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看着敌方还在震惊刚刚发生的事时把Hux拉了回来。

 

     “全部听我命令!现在就撤,回基地!”

     Kylo一把横抱起已经昏迷的Hux,对着后方军队发出来命令,放弃现在这个好机会,直接回去,全部撤退……

 

     “我们回家!”

     Kylo试图用精神链接告诉Hux可以醒过来了,可以回去了,但是得不到一点回复。

 

     Poe看着敌方兵力全部撤退后,下落到地面,一脸疑惑的看着Rey。

    “所以那个黄毛小子也有原力?”

    “不是他,是他肚子里那个!”

    “这都还没出来,怎么那么大的本事?”

    “因为他想活下去……”

 

    Rey默默的低下眼帘,说完这句话后挪步到了Laie最后倒下的地方,地上已经是一个大坑了,血迹什么的全部没了,连最后留下的衣服也被带走了,他多想再听一遍Laie和她说那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Rey…Laie早就知道今天可能是她最后一天了……他一直赶着给那该死的肚子传能量,就怕过了今天就没有时间了,这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这些人!”

    Poe咬牙切齿的说着,Laie却一直无声的流泪着,后方的人也陆陆续续走了出来,虽然最终这种状况也算是打走了对方,但这个战损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

 

 

   那一晚,人们点亮了外面的平台,一路引向了基地的路口,Rey坐在门口看了一晚上的天,她在等着,等着Laie的原力魂魄可以回来,告诉她接下来怎么办,哪怕只是祝她原力同在。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