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ylo ren

79531浏览    2459参与
Uno

[STAR WARS]間諜任務(2)

題目:間諜任務(2)

前言:EP9太爛其實First Order會怎樣我很在意。

賤嘴Finn,Hux沒死,G8人Ben。

OOC雷,超智障想搞笑但搞笑不到的廢文,填坑系列(。

找天我要吸本開羅水仙。

前文: Part 1


3.

        Resistance就像當年Rebel撿了一艘退役的飛船進入First Order基地。

        「你成功潛入去後,我們就混進去,正常程序是三位白兵和一位軍官在艙內檢...

題目:間諜任務(2)

前言:EP9太爛其實First Order會怎樣我很在意。

賤嘴Finn,Hux沒死,G8人Ben。

OOC雷,超智障想搞笑但搞笑不到的廢文,填坑系列(。

找天我要吸本開羅水仙。

前文: Part 1


3.

        Resistance就像當年Rebel撿了一艘退役的飛船進入First Order基地。

        「你成功潛入去後,我們就混進去,正常程序是三位白兵和一位軍官在艙內檢查。」Finn在秘密頻道向身處First Order的Ben說著,前白兵深信,過去的Supreme Leader才不會在意程序,Solo他成功潛入First Order,Finn在解釋計劃的細節。

        Ben坐在Supreme Leader的辦公室內,他閱讀通訊器內傳來的信息,他相信,Finn認為高高在上的最高領袖不會在意工作程序,而他過去真的不會在意程序,程序上訪客就要登記,特別是Knights of Ren,一定要登記,但他們從沒有登記過,他也聽過清潔工在抱怨滿身泥濘的騎士團成員在艦橋上四處走,令清潔的工作增加。

        「細節真的這樣重要嗎?如果重要的話,為什麼不早點向我說?」Ben回覆道,坐在乘客座的Rose搶了坐在副駛座的Finn的通訊器,開啓了最高領袖的秘密頻道。

        「因為我們不曾有成員這麼成功混進First Order。」在最高領袖的房間中響起了一把女聲,Ben立即把音量收細,他才不想那些路過的白兵、將領,或者那個混蛋Hux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如果你真的是我們的成員的話。」Finn補充道。

        「他是呀,而且我們只有三個人,Poe不來了,他要開會。」Rose向著通訊器唸道,她知道她們搶到白兵的盔甲,但每次潛入First Order跟本是正面突襲,沒有半點計劃,他們沒想到這麼遠,再加上對上數次的潛入行動,令到First Order的保安嚴謹了很多,連怎樣潛進去也要好好考量。

        「你們真的很重視細節的話,不是應該一早和我說嗎?」Ben扶額,他不悅地回應,他不應向Rose展示他自己的不悅,他現在犯了錯,他要對Rose和Finn溫柔一點,從中增加Rey對自己的好感度,但明明這麼重要的事,理應早點向他說,「讓你們在我的私人甲板降落可以嗎?」

        「我以為你身為最高領袖會知道這種細節的。」

        「鬼會知道,我可是最高領袖,我還忙著統治全宇宙的,很可惜你們的身高真的扮不到騎士團的成員。」

        「說好不提身高的。」所有人對身高的攻擊感到不爽,Rose知道自己站在Ben Solo身邊就像未發育的女生一樣,令她感到不悅,而她也發現Finn也受到傷害,他咬著下唇,不發一語,Finn懷疑Ben Solo的用他本應擁有的智商換取現在擁有的身高。

        「好的。」Ben自知得罪Rey的朋友,他的未來的日子沒這麼好過,Resistance那堆人會叫他不停出位務,而他理想在Naboo租豪華酒店的夢想會破滅,不過在這次任務完成前,他是最高領袖,應該還可以撈一下油水,這很爽,沒戴上手套、空出來的左手,在滑動電腦,預訂未來一個月在Naboo湖畔的湖景高級別墅,信用點就扣上Kylo的,留名就填上Solo,「你們之前不是說搶到白兵盔甲嗎?」

        「搶不到Rose的尺碼,而且上次他們潛進來時碰到Hux,Finn和Rose扮不到軍官。」Rey補充道,說好不提尺碼和身高的……Rey自從碰到Ben後真的白目了很多,Rose扶額。

        「這簡單,我解除防護網讓你們混進來,然後就找制服給你們穿,超容易,就這樣。」Ben回應道,他差點想提起尺碼,但他想起Rose,她就像沒/發育的兒童尺碼,再說尺碼這個雷池,就算有Rey在,他真的不會再Resistance混到好日子。

        「你幹什麼不駕駛飛船接我們?我們可是有盔甲和軍服。」這不知是誰的聲線,Ben再次反白眼,他想這傢伙應該是Poe,他恰巧加入頻道,他和Uncle Lando準備和各方叛軍開會,聯合他們,把半死不活的First Order毀滅。

        「你不來就別說這麼多話,現在我們要想辦法潛入去。」Ben不屑地回應,他知道現在Resistance的領袖加將軍忙著重建共和國,他很懷疑這個腎上腺素上腦的飛行員真的可以聯合到反抗者管治宇宙?

        「你不如說First Order的規定煩人。」Poe挖苦道。

        「總之你們來到我就有方法招待你們。」很明顯地,Ben說這句時沒有方才的從容自在,他的語氣比剛才急躁了一點。

        此刻,通訊器關掉了。

        「Solo!」Finn向通訊器喊話,卻沒有回應,窗外就是First Order最後的艦隊和旗艦,「我實在不喜歡他,說好的私人甲板呢?」

通訊器展示一連串數字,應該是通過防護網的密碼。


4.

        Hux聽到最高領袖的辦公室有談話的聲音,他打開門,見到他所「敬愛」的最高領袖坐在辦公椅上,他可能有錯覺見到最高領袖的臉上有一點慌張,不過這只是錯覺,他沒戴上面具,臉上流露出不悅。

        Ben見到他的頭盔安然地放在自己的身邊,立即把它戴上,他可不想自己在兩人裝模作樣的唬爛對話中忍不著恥笑Hux,從而穿幫,Hux應該沒有發現他的頭上綁了一個馬尾,Ben也看到桌上的通訊器,情急之下把它掃進垃圾桶,幸好他已經傳送最高領袖私人甲板的密碼。

        「我聽到對話的聲音。」Hux冷冷的話語中沒有半分道歉的意思。

        「這並不構成你貿然衝進來的借口。」Kylo站起來,不屑地回應,Hux的身軀仍站得直直,但拳頭緊握,而頭盔下的Ben在吐舌頭,他沒想Hux聽到多少剛才的對話,不過他突如其來的出現真的嚇到自己,不過聽到也沒差,可以指控他再次背叛First Order,其實現在Ben也可以全宇宙說解散First Order,但他就不想讓全宇宙的人認得他,「算了,有什麼值得報告的。」

        「研究人員在拆解Sith的科技,倘若我們成功複製他們的技術,我們可以將他們的星艦投入生產。」確實Hux沒有什麼可以報告,他只是聽到最高領袖有對話的聲音,出於好奇衝進房間,將軍一直知道Ren這個人怪裡怪氣的,向著西斯外公的頭盔談話是什麼鬼,但現在他精神分裂到可以扮演不同人物在說話,Hux要快點幹掉他,才不要這神經病在最高領袖的椅子上發神經,或許他被惡靈附身了。

        「上次你向我講解這個提案,現時進度去到什麼地方?」此刻,Kylo超級有理智地問道,Ben的白眼翻完又翻,可能他要去醫療室拿眼藥水阻止自己翻白眼,Hux真的沒有什麼事可以報告,他高達八成聽到自己和別人的談話,就衝進自己的房間,還覺得自己是自言自語的精神分裂患者,好嘛Hux那個智障不要歧視精神病人好嗎,這樣很缺德。

        「現在工程人員把其中一隻損毀船艦拖進船塢,準備拆解。」Hux沉著氣,回應道,「詳細報告會每天上載兩次到閣下的主機上。」

        「要知道叛軍開始再次聯合,所以請加緊進度。」Kylo淡淡地說道。

        「我也收到這樣的情報,我會督促他們,提高工程人員的效率。」Hux說,其實過去Kylo也覺得這樣的對話是如此的虛無飄渺,沒有重點,說著客套的話,大抵也是常職,而現在的Ben就想Hux閉嘴,他一直知道自己和Hux是互相厭惡,但他不能做得這麼明顯,Resistance想綁架Hux。

        「很好,我們不能對叛軍的行經坐視不理。」Kylo提高聲調說,Ben還記得過去的人物設定、First Order的企業文化,這堆無意義的對話什麼時候結束?

        「我現時前往督促工作進度。」Hux認真地說,在他習得Sith的秘密力量和科技後,他應當把眼前戴著面具、比自己年輕五年的白痴殺掉,他現在真的想扒掉Ren的面具,看他在面具下的表情。

        幹,終於完結了……Ben在頭盔下見著Hux推開門,離去。他脫下手套,從垃圾桶撿回通訊器,通訊器沾滿了蕃茄醬意粉的紅色醬汁,他決定應該在完成這個任務前,除了要撈油水,還要吃好東西。

        他把通訊器抹乾淨後,從椅子站起,走向他的私人停機坪,停機坪上除了停了自己的鈦式戰機外,還有Resistance偷來的舊式運輸機,工作人員沒多問,或許沒有膽量問這運輸機接載的乘客和物資,First Order只有最高領袖和高級將領才有資格擁有私隱。

        「退下。」Kylo向工作人員命令道,他們意會到只有最高領袖登船,紛紛退下,艙門此刻打開,飄著源於壓縮蒸氣的白煙,他踏上船。

        在船上有穿好軍官制服的Rey和白兵盔甲的Finn,Rose沒有任何偽裝,因為沒有她的尺寸,Ben脫下頭盔,向船內的反抗軍朋友示好。

        「為什麼突然斷線?」穿著白兵盔甲的Finn在問,不是Ben及時傳送密碼給他們,讓First Order艦橋的將領確應身份,是他們的最高領袖的客人,他們應該會被炸飛,變成宇宙浮塵。

        「Hux突然衝進來,我把通訊器掃進垃圾桶。」Ben解釋道,或許他的通訊器有冷掉的意粉味道,他把通訊器顯示給Finn看,不其然有沒有抹乾淨的蕃茄醬。

        「好吧,那我們接下來有什麼安排?」Finn不再抱怨,繼續問。

        「首先要替Rey改變形象吧,髮髻太顯眼。」Ben說,Rey摸摸後腦的髮髻,「然後就是替Rose找盔甲……但我不知盔甲放在哪。」

        Rose窩在副駛座,她雖則覺得Ben人也不差,她可以繼續說Ben的好話,但不知為何,有點後悔出這次任務,可能他和Rey三番四次談上身高,這是她的硬傷,或許她需要一拳打在Ben的歪臉上,他的臉就不會這麼歪。

        「是的你忙著統治宇宙。」Finn補充道,「我知道放在哪。」


未完

九重坠月

1、双亡

夜晚,环山公路,一辆轿车驶过。车上除了司机,就只有一对夫妻。

“下次,我再也不会离开我的宝贝了,这几天我好想她。”车里金发的女人不满地说道。

“我也是,不过还好这次把事解决完了,我们可以很快见到我们的宝贝了。我保证,我们再也不会离开我们的宝贝了。”黑发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妻子,安慰并且保证道。

     正在驾驶着轿车的司机听着这对夫妻的对话,唇角轻轻勾起。下一刻,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司机放开了自己正在操纵方向盘的双手,拿起自己口袋里的刀片,向自己的脖子划去 ,瞬间鲜血淋漓,司机死了,而车因为失去了控制,歪歪扭扭的行驶着。

   后座的夫妻看...

夜晚,环山公路,一辆轿车驶过。车上除了司机,就只有一对夫妻。

“下次,我再也不会离开我的宝贝了,这几天我好想她。”车里金发的女人不满地说道。

“我也是,不过还好这次把事解决完了,我们可以很快见到我们的宝贝了。我保证,我们再也不会离开我们的宝贝了。”黑发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妻子,安慰并且保证道。

     正在驾驶着轿车的司机听着这对夫妻的对话,唇角轻轻勾起。下一刻,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司机放开了自己正在操纵方向盘的双手,拿起自己口袋里的刀片,向自己的脖子划去 ,瞬间鲜血淋漓,司机死了,而车因为失去了控制,歪歪扭扭的行驶着。

   后座的夫妻看见前面的司机倒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因为失去了控制的车而颠来倒去。

“碰……”当车撞上了栏杆的时候发出了巨响,后座的夫妻因为撞击而头破血流,处于昏迷状态中。

车因为撞击,车前盖上满是凹陷,油箱正在滴油,“滴…滴…滴……”此时车上的手机正在响铃,过了一会儿停下了,但手机屏幕黑了一下,又立刻亮了起来,电话又再次响了起来,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人接听,一声声电话铃,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在电话铃声的伴奏中油箱里的油越流越多,车已经开始冒起火花,忽然一声巨响, 整辆车子都冒起了熊熊火焰,霎时间火光冲天。


一个小时后,帕尔帕庭老宅里老式奢华的固定电话响起,旁边的女仆接起了电话。

女仆:“您好,这是帕尔帕庭老宅,请问有何事?”

“我是卡斯局长,我有急事找帕尔帕庭老爷,快点!”

女仆:“好的,请您稍等!”

女仆赶紧把电话转接到了老爷身处的书房,书房里帕尔帕庭家最重要的人,被人称为帕尔帕庭皇帝的希夫•帕尔帕庭接起了电话。

“我是希夫•帕尔帕庭,有什么事?”这个帕尔帕庭家,甚至全国最有权势的老人,他就是整个帕尔帕庭家的代表。

卡斯局长:“您好,我很抱歉,恐怕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您,您的儿子与儿媳在今晚因为车祸不幸去世了。”

接到电话的帕尔帕庭的反应出乎卡斯局长的意料,听上去并没有哭泣也没有伤心,而是礼貌的谢谢了局长,然后叫来了管家来和他商量接下来的事。

 安排好管家接手接下来的事宜,希夫•帕尔帕庭就迈步走向书房外面。他直到走到一扇房门外才停下脚步,他伸手推开房门,走入房间。

房间里被布置的满是童趣,除了各种各样的玩具,还有很多婴儿的衣饰。在房间正中央有一张婴儿床,床上睡着一个女婴,她正是蕾伊•帕尔帕庭,整个帕尔帕庭家的小公主,现在是唯一的血脉了。

希夫• 帕尔帕庭抱起自己的孙女,看着她那和自己儿子起码五成相似的小脸庞,不禁心情复杂。

抱着这个沉睡的小家伙一会儿以后,他看向窗外的天空。今晚的天空万里无云,往常洁白的圆月不知为何今晚看上去竟然带有几丝血色,看上去十分诡异 。



两天后,墓园。

今天墓园难得十分热闹,而且来的都是些名流,因为今天是那一位希夫•帕尔帕庭的儿子和儿媳下葬的日子。

在来吊唁的人当中,不乏有军政界的重要人士,甚至连当今的总统也在其中,这些位高权重的人齐聚一堂为帕尔帕庭家的失去而悲伤,虽然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假,但是在这种场合,平常那些喜欢说长道短的贵妇在这里也不敢多说什么,虽然也没有多伤心,但还是流出了几滴像模像样的眼泪,整个葬礼显得悲伤和肃穆。

在希夫•帕尔帕庭说了几句话后,总统和其他几位帕尔帕庭家的世交也上前说话,表示了自己的遗憾,就开始了棺木下葬的仪式。

“全能的天主圣父,你是生命之源,你借圣子耶稣拯救了我们,求你垂顾卢卡斯•帕尔帕庭和玛丽•帕尔帕庭,接纳他们于永光之中。他们既相信你的圣子死而复活;愿他们将来是复活时,也能与你的圣子共享荣福。以上所求,是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你是圣子,他是天主,和你及圣神,永生永王。阿门!”神父略显神圣的话语在所有人的耳边环绕,此刻无论在场的人有什么心思,在这样的神圣肃穆的环境下,也只能暂时隐藏起来,和神父还有死者的家人一起祈祷不在人世的人,能够在天堂获得永远的平静与幸福。







 




   

IG酱

凯士奇

☞Supreme Leader某天变成了一只二哈后……☜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楔子-

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讲起……



真是报应。

Ben对着镜子甩头——还甩下来一地脏兮兮的狗毛。想揉眼睛——用狗爪揉眼睛——最终他无奈地放下,谁会用爪子去揉眼睛?

两个标志性的黑眼圈,一对尖耳朵,像狐狸一样的圆尾巴——真·哈士奇。

扯抽屉里的衣服,踮爪也扯不到——别人家哈士奇的腿不说长,至少不会像凯士奇这样……腿短得比小时候Han捡回来的柯基都长不了多少。

正当Ben在郁闷,挠得枕芯里的鸭绒满天飞,一只橘色的身影敏捷地溜进来。

Ben意欲阻止这个不速之客,但是喊出口的声音成了狗吠:“汪汪!”

不速...

☞Supreme Leader某天变成了一只二哈后……☜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楔子-

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讲起……



真是报应。

Ben对着镜子甩头——还甩下来一地脏兮兮的狗毛。想揉眼睛——用狗爪揉眼睛——最终他无奈地放下,谁会用爪子去揉眼睛?

两个标志性的黑眼圈,一对尖耳朵,像狐狸一样的圆尾巴——真·哈士奇。

扯抽屉里的衣服,踮爪也扯不到——别人家哈士奇的腿不说长,至少不会像凯士奇这样……腿短得比小时候Han捡回来的柯基都长不了多少。

正当Ben在郁闷,挠得枕芯里的鸭绒满天飞,一只橘色的身影敏捷地溜进来。

Ben意欲阻止这个不速之客,但是喊出口的声音成了狗吠:“汪汪!”

不速之客毫不客气地跳上床,趾高气昂地给白床单留下几朵“梅花”。

“汪汪汪汪!”Ben痛心疾首:Rey昨天才洗好的床单!“汪汪汪汪!”腿短!跳不上去!

橘猫一脸不屑,懒得同Ben纠缠。Ben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床,一爪踩住它的尾巴,恶狠狠地威胁:“汪汪汪汪汪!”

“呜!”

Ben本来就不待见Hux的橘猫,平时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吃痛地捂着脸打滚,咬牙切齿:Hux!你今年的工资别!想!要!了!

说曹操曹操到,Hux抱着大摞文件经过门口时,Ben没刹住车,直接撞向他的怀里——

“哪来的疯狗!”Hux一个趔趄,摔了个五体投地,捂住额角肿起的包,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哪个混蛋养的二哈?!是瞎了吗!”

“……”Ben吐出嘴里的纸,窝火的眼神只差没吞了面前的姜菌。

“等等,”Hux摸了摸下巴,想着这双如墨的桃花眼似曾相识,“一秩何时多了一只二哈?难不成……”

姜菌的嘴角滑过一缕和善的微笑。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他的眼里只剩下惶惑。

拐角处的橘猫捋了捋胡须。



“一大清早的……”

Rey眯着眼,顶着一头乱发打开舱门。

“Rose——”

“Finn——”

纸箱里依旧晕乎乎的Ben:“汪……”

“哈士奇?!”Rey一扫倦意,着实吓了一跳:我好像没有网购过宠物……也不是双十一……

Ben焦躁不安地扭来扭去,拼命地咬绳子——Hux为防止他半路捅破纸箱,里里外外拿绳子捆了十圈。

二哈……

但是Rey见着任何小动物都母爱泛滥,忽然绽开一个笑容。

Ben终于搞清Hux通过星际德邦物流把他丢在义军基地后,并且朝思暮想的她就站在眼前时,气焰消了一半:至少每天能光明正大地赖在她身边了。

看起来不坏。

可以多陪陪你。

呃,住狗窝?

为什么要拎着我的耳朵?

还有!我讨厌伊丽莎白圈!

“奇怪,”Rey低头琢磨,“今天有三十几度呢,这只二哈一直闭着嘴,它不热吗?”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难得慵懒的午后,慵懒地晒着阳光小憩。

眼皮半天睁不开,一翕一张,饭后困得简直不可思议。

Ben扒着Rey的腿,努力蹬上沙发。

“?”

见他轻轻蹭自己,喉咙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Rey伸手给他顺毛。虽然瞧不出Ben那张万年冰山脸有什么表情变化,其实心里早就软得一塌糊涂。

一边被Hux等气得够呛,一边在她这里聊以慰藉。

如果时间能够暂停……

他往里面拱了拱,贪恋她的温度。

“呼噜——呼噜——”Rey斜靠着抱枕沉沉睡去,偶尔在梦中咂咂嘴:“糖醋排骨、藤椒鸡翅、麻辣小龙虾……嘻嘻……”

安心睡吧,有我。

彼时的姜菌,似乎想起了什么……



凯士奇遇到了竞争对手。

嗯,对方的腿比他长、长得不像他这样中二、狗粮比他吃得多、一见着人就热络地摇尾巴打招呼,不像他整天板着脸……

在外表上Ben完败。

不过这些东西在Supreme Leader看来并不是大问题,然而……

Poe委托Rey照顾几天他的拉布拉多,于是拉布拉多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她的身边。

它凭什么可以和我一起吃喝拉撒?

哈?!我是谁,它又是谁?

啧啧啧,这就欺负狗了。

一颗恒星可以被诸多卫星环绕,她不能。

Rey出门遛它们时,总喜欢拿着飞盘。

“去!”

凯士奇巍然不动,一直黏在她的腿上不放:让我同它抢飞盘?这不是自取其辱?

这只二哈真是个憨憨……

“坐下,乖。”

她给他吃巧克力,Ben傲娇地拒绝:哼!不吃高热量的垃圾食品!(要你喂我!)

不远处拉不拉多叼着飞盘屁颠屁颠地献殷勤,Rey看着凯士奇的憨样:“奇怪的事情增加了。”

这神情像谁呢……

比如某个人。



Ben从来没料到自己会被区区一只蟑螂打败。

“汪汪!!!”拉布拉多半俯身,呲牙咧嘴,气势汹汹。

舱门上的小强迂回试探了数次,刚钻出来又迅速缩进去。而拉布拉多左又捉不住,右也掐不到,气得嗷嗷直叫。

Ben摆弄着Han的金色骰子,大惊小怪,蟑螂在千年隼里可是常客,何况“定局者”号上面都发现过老鼠洞呢。

拉布拉多狼狈地败下阵来,灰头土脸地咕哝着逃离现场。

小强PK成功,顺利晋级。它倨傲地挥动触须,胆大地跳出舱门。

对于蟑螂,Ben向来是不予理睬。毕竟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白兵就能处理。

但是这里不是一秩。

正好挫挫拉布拉多的锐气。

Ben低吼一声,追得小强团团转。眼看把它逼向了死角,小强也不躲闪,顺势爬上他的背。

我!有!洁!癖!

“咔嚓!”

如果不是永远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千年隼就不会叫千年隼——地板承受不了他的折腾,半个身体卡在缝里,无法挣脱——蟑螂早就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最终还是靠Rey撒了蟑螂药,撵走了小强。而且她给他洗了五遍澡。

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阴天,燥热难耐。

右眼皮在跳……

好不容易赶走了拉布拉多,Ben缩成小小一团,趴在狗窝里数绵羊。

不省心的白兵,不省心的姜菌,不省心的法队……

确实不省心。

姜菌把他丢给Rey后,撸起袖子,三番五次在他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像偷偷摸摸找手机玩的熊孩子,家里没大人在,恨不得掘地三尺。

找……找到了!

熊孩子内心狂喜,嘿嘿嘿嘿!

“姓赫的!你又在捣鼓什么?!你要抓的人抓回来了!”

又是大嗓门Phasma!怎么哪里都有她!

熊孩子差点被抓包,手刚刚拿回被Ben“没收”的石头,还没拿稳,做贼心虚,一抖——

“咚!”

“!!!”是心碎的声音。

熊孩子原地裂开。

姜菌欲哭无泪,的计划只差最后一步大功告成,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我的……石……石头……

大老远从一群蛮夷土著那里夺来的……我都没有好好欣赏欣赏它啊……

弯腰捡起时,Hux一边心疼地检查,一边吹气——千万不要受伤了……却绝望地发现他的石头缺了一个角。

与此同时,Ben没有意识到自己安逸的二“人”世界正在悄悄发生某些奇妙的改变……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Rey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说话也语无伦次,“你!你你你!”他怎么又没穿衣服……

“我?”



“破石头!”Ben终于知道自己变成哈士奇的原因之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居然闹出这样的乌龙……

姜菌瘪着嘴,有苦说不出:明明就是你要抢走的嘛……还不讲理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不满地用气音嘟囔,“#@%*&¥~^¤(真不应该把你变回来)……”

Hux不知道的是,他抢来的这块破石头不仅没有隔壁灭霸的无限宝石颜值高、业务能力强、循环利用,还有“副作用”。

——非常严重的“后遗症”。

“小偷!”

偷吃食物的某人:“唔,唔唔唔唔,唔唔!(翻译:不,不是小偷,是我!)”

“……Ben?”Rey摁亮光剑,抬眼撞上他错愕的神情,“你……在吃什么?”

“唔,唔……(翻译:我,我……)”等等,……厨房?

她看了看地上的碎屑,又看了看他手上的包装袋,半晌才缓缓开口:“这好像是Poe暂时搁我这儿的狗粮……”

“……”

Ben想了想,这个的味道并不差诶……

回到一秩。

某人逮住一个准备组团开黑吃鸡的白兵,杀气腾腾地命令:“把Hux给我撵过来!”

好你个Hux,居然出馊主意!谁讲可以半夜偷亲到Rey!

打着喷嚏的Hux:?你路痴赖我咯?我在将功补过哎!



“我现在不想见到你。”Rey咬着下唇,仿佛在与自己赌气。

又是这句话。他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弧度:“嗯,我想。”

——全然不顾其他愣神的下属。

见鬼了,万年冰山脸的Supreme Leader今天……笑了……

Rey又气又笑,忽然很想逗逗他,思忖了一会,低声念叨了什么。

二哈和拉布拉多都离开了,身边空空如也,还有点不适应。

他沉默了一瞬,有些无奈:“在开会。”

“看不见。”通过原力传来的幻象周遭漆黑一片,“只看见你。”

Ben的瞳孔倏然缩小,张了张嘴,然后——

“……汪。”

几十号人大气都不敢出,面面相觑,下巴都惊掉了,静得她以为他在骗自己。

Rey切断了原力连接,奔去水池边洗脸。不用猜,烫得能烤鸡蛋了。

而他这边的事态似乎不妙……

开会迟到的姜菌,在门外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其他人直直地盯着Ben,像一尊尊雕塑。Ben很快恢复了那张扑克脸。

“好看吗?”Ben敛着眉,“继续制订作战计划。”

“是,Supreme Leader……”

“还有,把老鼠洞堵了。”

wb:https://weibo.com/u/7313611318


九重坠月

20、真相

 高考即将完了,作者也要回来了。作者即将要回来了,有点兴奋,先给大家发点福利。


“你应该已经发现你和ben……不,kylo·ren之间的原力连接了吧?”

   luke刚一开口就让rey感到惊讶和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要知道,就连她的祖父帕尔帕廷皇帝都不知情。不对,既然他们两个实力相当,甚至帕尔帕廷皇帝好像比luke强上那么一点,那既然luke能感觉到那是不是代表帕尔帕廷皇帝也早已知晓呢?

   想到这里rey不禁感到一阵寒意上涌,她和kylo·ren以为他们之间奇怪...

 高考即将完了,作者也要回来了。作者即将要回来了,有点兴奋,先给大家发点福利。



“你应该已经发现你和ben……不,kylo·ren之间的原力连接了吧?”

   luke刚一开口就让rey感到惊讶和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要知道,就连她的祖父帕尔帕廷皇帝都不知情。不对,既然他们两个实力相当,甚至帕尔帕廷皇帝好像比luke强上那么一点,那既然luke能感觉到那是不是代表帕尔帕廷皇帝也早已知晓呢?

   想到这里rey不禁感到一阵寒意上涌,她和kylo·ren以为他们之间奇怪的连接无人知晓,可是现在luke彻底打破了她的想法。

    luke看到rey满脸震惊,他知道现在她肯定满心疑惑,但是有些事不是现在就能说的,他只能尽力指引她。

    “你不必担心,至少现在你们不会有危险的。”

luke的又一句话让rey的寒意彻底涌上心头,现在不会有危险,那以后呢?而且为什么现在不会有危险呢,他们到底有什么价值让帕尔帕廷皇帝暂时不对他们动手呢?rey的思绪从来没有这么乱过,但好在rey的疑惑很快得到了luke的解答。

     luke看向眼前的rey,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当年帕尔帕廷皇帝要派人前去找你父母吗?其实他真正想找的是你。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应该也察觉到了吧,他正在慢慢衰老。他的身体状况与他的帝国截然相反的发展,他的身体越来越衰老,而他一手铸造的帝国却逐渐强大,他自己也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要在他彻底无法掌控局势之前培养一个合适的继承者,那个继承者就是你。

你对原力具有强大的感知能力,还有你坚强的心性,这些都是他选中你的理由。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继承者,也是他很满意的继承者。”

     rey听到这里,感到十分惊奇。她不是不知道帕尔帕廷皇帝的打算。就算不能全部知晓,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好歹也能猜到一些。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远在边缘小星球的luke竟然也能知道这么多。这可真是稀奇,也许这就是古人说的最了解自己的往往就是自己的敌人吧。

    luke的话说到这里,却还没有说完。“你是他满意的继承者,本应该继承他的帝国。但是,现在不同了,知道为什么吗?” 

    说到这里luke看向rey,rey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为什么?

      luke笑了笑说:“因为他有机会可以自己掌管自己的帝国,所以你这个继承者他也不需要。哦,不对,应该是你这个继承者的用处已经不同了。你不再是他帝国的延续人,而是延续他生命的一个……一颗药。准确来说是你们两个是它延续生命的一颗药,你和kylo·ren是袁立的两面光明与黑暗,你们是两位一体,你们是双生的。”

    luke的话不但没有让rey疑惑得到解答,反而加深了他的疑惑。什么叫做一颗药?什么叫做生命的延续?还有什么两位一体?这些rey通通都不明白。

      还好luke接下来的话彻底解释了这一切,“你和kylo·ren之间连接,正是因为你们两个是两位一体,你应该能够感觉到你们两个彼此吸引吧,这正是因为你们两个原力一体,你们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又像白天与黑夜一样,不可分割却又同为一体。只要帕尔帕廷皇帝同时吸取你们两个的生命力,可以延续自己的生命。既然可以延续生命了,那么他就可以自己掌管帝国 ,继续自己未完的野心事业了。”

     rey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就是他的打算,不对,那他为什么要撮合自己和kylo·ren呢,还搞什么订婚结婚那一套,她本来以为这一场订婚是出于政治考虑,但是现在……也许他另有打算。

     rey开口向luke问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他直接吸取我们的生命原力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给我们订婚呢?”

    “订婚?他给你们两个订婚了?”luke一开始感到惊讶,但是转念一想,他还真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什么事儿都被他算到了。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那是因为他需要下一个继承者。吸取你们两个的生命原力后,你们两个就会彻底死亡,他会失去两个强大的下属还有一个满意的继承者。但是如果你们两个生下一个孩子的话,那么也许这个孩子会是他下一颗药,继续延续他的生命。就算无法延续他的生命,他也可以得到一个拥有着两个强大血脉的继承者。想一想吧,帕尔帕廷家族和天行者家族的孩子,也许这个孩子会超越以往的帕尔帕廷和天行者们。这足以让他心动了。”

    rey直到现在才算真正明白了,原来从订婚开始就是一场彻头彻尾针对她和kylo·ren的阴谋,哦,不对,是阳谋。只是她太蠢了,看不明白罢了。

    这么多年以来rey一直认为自己很恨帕尔帕廷皇帝,但是在她心里深处,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对这个血缘上的祖父有着些许感情,这一点感情来自于天生的血缘以及多年的相处。即使这相处的时间充满着怨恨,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两个是唯一的血缘亲人了,在多年的相处过程中,在年复一年的寂寞与仇恨之中产生了一点点的血缘感情。

    rey曾经想过也许他是有苦衷的呢,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幻想罢了,事实就是帕尔帕廷皇帝,她的祖父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一个暴君。苦衷他根本就没有。他只是为了实现那无尽的野心,统治整个宇宙。现在rey明白了这么多年他对她那些微的容忍和温柔都只不过因为帝国继承者的身份,她只是他生命即将逝去的无奈选择罢了。

   想清楚了这些以后, 这一刻rey心中对这一个血缘上的祖父那最后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感情也消失了。

Uno

[STAR WARS]繁星隕落之夢(6)

題目:繁星隕落之夢(6)

前言:IF線,如果9死的是Rey,而不是Ben的話。

FUCK THE JEDI

OOC,雷,(應該不會)坑,我在刷閃閃祭所以(。

前文: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10.

        作為Resistance的王牌飛行員加將軍的Poe,接收了錯誤的信息,踩入First Order的陷阱被抓著了,似乎他不能發放求救的信息,他想起大約六年前也被First Order抓著,當初盤問他的正正是現任的...

題目:繁星隕落之夢(6)

前言:IF線,如果9死的是Rey,而不是Ben的話。

FUCK THE JEDI

OOC,雷,(應該不會)坑,我在刷閃閃祭所以(。

前文: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10.

        作為Resistance的王牌飛行員加將軍的Poe,接收了錯誤的信息,踩入First Order的陷阱被抓著了,似乎他不能發放求救的信息,他想起大約六年前也被First Order抓著,當初盤問他的正正是現任的最高領袖。但這次只是見到他們的將軍,穿著黑色的制服,但他已經失去將軍的頭銜。

        「嘩,你臉上的疤痕真的好看,怎樣弄的。」Poe在嘲弄道,而前任將軍的臉上有一點憤怒,他在取笑Hux臉上就如蜘蛛網般的疤痕,但他不應因為挑釁而發怒,最高領袖還靠在牢房後的牆壁後,靜靜地聆聽兩人之間的審訊,他似乎有一點空閒的時間,聽著審訊的過程,他黑色的衣著和房間融為一體,他對親自審訊犯人不感興趣。

        「這和你無關。」Hux回應道,Poe露出苦笑,他知道他將會面對什麼,他現在綁在椅子上,接著會有自己無法想像的酷刑,然後被殺掉,說不定會當眾殺掉,「Resistance的新基地在哪?」

        「其實我什麼也不會說,用不著這麼多花款。」Poe嘲弄道,他用笑話去減低心中的緊張感,Hux走上前,佈滿疤痕的臉靠近他,除了蜘蛛網,Poe想起電擊的紋路,Hux把針管插入他的手臂,不具名藥物進入他的血管,對方不自禁地掙扎。Hux靠近Poe,藥物進入他的身體後,Hux或許在寂靜的牢房聽到他的心跳聲,他額頭淌著冷汗。

        「我們有的花款真的不多,也不用勞煩最高領袖來親自審問你。」Hux冷笑道,敵人的皇牌飛行員真的露出慌張的神情,這使前將軍感到歡愉。Poe知道太多有關Resistance的秘密,有考慮過隨身攜帶毒藥,被捉拿時立即服食,但他在太空中翻滾的時候被捉著,連光速也用不到。他被押送時,在思索有什麼飛行員可以抓著自己,在First Order的旗艦見到熟悉的人,從特製的鈦戰機爬出來,接上Hux手上帶著的黑色長袍,披在身上,Poe和那個機師對視,他走過Poe的身邊,擦肩而過。

        兩人對視時,當時Poe想說著可以咒罵First Order最高領袖的話,但他應當用自己的能力阻止Poe有發言的空間,他的目光說不上兇狠,但有種使人窒息的氣場。

        「他真的很忙,所以就速戰速決吧。」Hux淡淡地說。

        「你明明是First Order的將軍,現在成為人家的跑腿,有什麼感受?」Poe感受到身體上的不適,但仍有力氣挖苦Hux,Hux轉頭看了門的方向一眼,Poe什麼也沒發現,「明明可以成為最高領袖的人是你,卻被人橫刀奪愛。」

        「橫刀奪愛可不是這樣用的。」Hux冷淡地嘲諷道,他看得出Poe用他的譏諷掩飾他過份緊張的事實,他無法控制地顫抖,「告訴我,Resistance的基地在哪裡?」

        Poe吐出幾個音節,但不成一個詞彙,他努力阻止自己吐露Resistance的秘密,舌頭打結,臉容扭曲,他用盡力量抗拒藥效,平常這種藥可以令囚犯吐露心中的最大秘密,或許叛軍飛行員對逼供訓練有素。Hux不耐煩,他應當加重藥效,一手握著針筒,另外一手抓著飛行員的手臂。

        「慢著。」Hux聽到最高領袖的指令,他緩緩地在暗處走出來,「沒人想Resistance最佳的飛行員因為心臟病死掉。」

        Poe正在喘氣,在心跳平靜下來時,再次和敵人的最高領袖四目交接,對方沒有戴上面具,他認得那頭及肩的黑色卷髮和算不上俊俏的臉容。

        「哈……我們又見面了。」Poe冷笑道,「想不到我要人家的最高領袖親自伺候。」

        他什麼話也沒說,連伸出手這個動作也免了,Poe感到肉體被抽乾的痛苦,靈魂思緒也像在絞肉機一樣絞碎、腦海中的一切變成一團,他按捺不著在乾嘔,在一輪咳嗽過後,發出的音節就如嘶吼聲一樣,但起碼得出令First Order滿意的答案,眼前的男子似乎歇斯底里地把一直以來一切的憤恨和不滿,發泄在自己身上。

        「你有留意聽嗎?」最高領袖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秘書身上,秘書點頭,「全速前進。」

        秘書轉身離開牢房。

        「你恨我嗎?」在一切痛苦平伏後,意外地,飛行員吐出這一句,他回想起過去對方沒成為絕地學徒前的歲月,他在小時候已經認識對方,別人的父母總是偏愛別人的孩子,漠視自己的孩子的需要,或許是這樣吧。

        「這已經沒有關係。」最高領袖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最後他平靜地回答飛行員的莫名奇妙的問題,過往「他」想得到的事物,也煙消雲散,連自己過去著緊的一切,也不是這樣重要了。

        「如果你消滅了Resistance,你會有什麼打算?」

        「說不上有所打算。」

        飛行員在打量著對方,他的眼眸深處,沒有半絲憤怒或憎恨,就算飛行員感受到他所帶來的惡寒氣息,但他是如此平安,毫無波動,就等同死寂的空洞深淵。飛行員眼前閃著藍白色的光芒,接下來他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11.

        過去的Ben Solo,認識一個很有趣的女人,無論現在的他如何拒絕她,她仍會鍥而不捨地回到自己的身邊。

        最高領袖離開監獄地區,他準備前往艦橋,在飛行員口中問出資訊,得悉叛軍的新據點。他在空蕩蕩的走廊走著,再一次碰見那個女子,這次她穿著橙色的飛行員外套,內襯米白色的沙漠衣著,長髮隨意束起,她茫然地環視四周,目光轉到他的身上。

        「你又來了。」他輕聲地說,在空蕩蕩的走廊中,有回音,她才可以聽到他的話,對於他而言,這難以理解,在上次見到她後,她的形象一直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佔據著自己的思緒。

        「是的。」她直接了當地把她前來的目的告訴給他,他看著她。

        「無論怎樣也好,你仍鍥而不捨地找我。」他冷淡地回應道,他再次想斬斷兩人之間的交流,卻失敗,她仍留在自己的身邊,他就不知道交流的意義,或原力連接他們兩人的深意,還是過去的Solo和她之間有連繫?他不知道,就算有Kylo也忘記了,絕地古籍沒有告訴他這種事。他打量著眼前的女子,或許有一刻他想到穿著橙色外套的小狗,或機械人。

        「沒錯。」她露出親切的笑容,回應道,她似乎得到足夠的休息,他感受到她身上的力量,而不像當初碰見她一樣虛弱,「我看到你的回憶。」

        「隨意發掘別人的私隱並不是值得自豪的事。」他不屑地打斷她的話,他再一次想起那個笨蛋撕心裂肺的叫喊,回想起也令自己按捺不住皺眉,他深知,她就是那笨蛋渴求的女子,在消失後五年突然出現在他的視線前,就算他有預感這女子會阻撓自己,自己卻不能痛下殺手,不單單她是過去的「自己」愛著的女人,還有別的原因。

        就算是原於原力所締結的交流,他像過去一樣,莫名其妙地在她眼前出現,她仍感受到他所帶來的惡寒,這是過去不曾擁有的事物,西斯惡靈附在他的身上,卻沒有控制或干預他,他的目光是如此平靜,像放棄一切的眼神。

        「因為想讓你知道,還有人著緊你。」

        「就算我已經不是你所期待的人,我拒絕你多少次,你仍會找上來,對嗎?」此刻,他沒有任何嘲諷,他認真地問,她毫不猶疑點頭。

        她走上前,擋著他的去路,他止下腳步,和她對視。

        「這不會太遲的,跟著我回去吧。」Rey向他說,她在懇求他,拉著他戴著皮手套的手,她觸碰到他的手,他見到屬於她的幻象,更準確來說是回憶,她在男人懷中消失前的叫喊,她消失後所見到的世界,而他不曾聽見她的痛哭、見過屬於死者的世界、還有自稱壞祖父的棕髮男子。

        「你覺得這是你的錯嗎?」他問,確實她在自責,就算這一切對於她而言,也是昨天的事,說好會握著他的手,結果卻不見所蹤,她是破壞承諾的人,就算她萬分不情願,是她把他留在深淵,如果她可以堅持多一分鐘,他就不會走上這樣的道路,被失去形體的西斯怨靈附身,擁有復仇的執念,「你一直以來也沒有錯,這是我的選擇。」

        他甩開她的手,走向沒被她擋著的另一半走廊,和她擦肩而過,接著她仍緊緊跟著他,她不願離開他。

        「他確實,是愛著你的。」他不其然地說著那個愚蠢男人的心意,使其痛苦的原因,他無法忽視那在他心中沉睡的笨蛋,在他再次見到眼前的笨女人後,所帶來的悸動,他再一次感受到久違源於光明面的拉扯,就算光明面背叛過Solo多少次也好,他仍深深受到吸引。

        Kylo曾經唾棄過那笨蛋的想法,把Solo的過去拋諸腦後,已經習慣了孤獨,卻發現自己也受到動搖。他,或許算上「他們」的人生中,沒有遇過一個起誓對他不離不棄的人,但他深知,她會對自己大失所望,她是欣賞屬於過去Solo的品格,而不是選擇破壞一切、把靈魂和黑暗交換的自己。

        「不過他會對你大失所望。」他深知,她努力在叫喚自己身上屬於Solo的部分,但她應當在他的回憶中竊見了真相,是Ben Solo自願把自己獻給黑暗,向這個世界報復,報復這個讓他失去一切的世界,就算他怎樣努力消除屬於自己的記憶,忘記使自己痛苦的一切,連真正愛著、在意自己的人也統統忘記了,他無法否認自己就是那個失去所愛大聲哭號的笨男人,他的本質就是這樣的笨男人。

        Rey緊緊跟著他的腳步,他愈走愈快,快到連自己也跟不到,她看著他的背影,現在的他和她有著難以翻過的距離,在她消失的一刻,她注定無法再次觸碰他,她卻不會接受命定之事。他走著,直到登上艦橋的一刻,所有工作人員向他敬禮,沒有留意到她,強化玻璃外的行星,就是Resistance的根據地,從叛軍飛行員口中逼供出來的秘密資訊。

        「最高領袖,炮台已經準備好。」工作人員向他示意,最高領袖點頭,他把叛軍女子拉到自己的身前,逼使她見證叛軍滅亡的一刻,她不發一言,沒有阻止他。

        「你還在上面嗎?」他在她耳邊輕語道,他戴著皮手套的手用力地握著她的手臂,抓得她發痛。

        從軍艦發射出紅色的光束,準確地射中目標,整顆星球崩潰,岩石地殼破裂,岩漿地幔接觸冰冷的太空漸漸凝固、破碎,眼前的視線佈滿燒焦的碎石塊,星球不再存在。在一切回歸寂靜時,女子沉默無語見證這一切,沒有流淚或憤恨,在艦橋的將領,沒留意有一名女子在艦橋出現,他們繼續工作,而最高領袖意會到。

        「叛軍又跑掉了。」他不以為然地說,似乎對這種事很熟稔,是經常發生的事。

        「是啊,我們已經跑掉了。」她向他說道,沒有示弱,Resistance已經知道Poe被俘虜,First Order會從逼供中得悉Resistance據點消息,所以在First Order來到這星系前,他們已經逃跑,「這真的不會太遲,別把我當成天真的笨蛋,我知道你在發生什麼事,你說我會對現在的你失望,我沒有,我也不會。」

        她轉身抬頭,踮起腳,輕輕在他的唇,壓下一吻。

        「無論如何,我會找你的。」

        隨後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見。


未完

废话小一

Chapter8 失忆

【无授翻】


蕾伊一边咳嗽一边喘着气醒来。


空气中充满了烟雾。


发生了什么事?侍卫…,他们打败了侍卫。本杀了斯诺克……本杀了斯诺克……就是为了她?她有了那短暂的希望……然后他做出了另一个选择。他选择了权力而不是光明。


权利的诱惑力远在她之上。


他们都想要要得到阿纳金·天行者的光剑……他们都不愿意放手……


然后发生了爆炸。


本!


她挣扎着站起来,透过大屠杀……大火、死亡……试图杀死她的人的尸体……试图杀死本的人的尸体。他在什么地方?...


【无授翻】





蕾伊一边咳嗽一边喘着气醒来。

 

空气中充满了烟雾。

 

发生了什么事?侍卫…,他们打败了侍卫。本杀了斯诺克……本杀了斯诺克……就是为了她?她有了那短暂的希望……然后他做出了另一个选择。他选择了权力而不是光明。

 

权利的诱惑力远在她之上。

 

他们都想要要得到阿纳金·天行者的光剑……他们都不愿意放手……

 

然后发生了爆炸。

 

本!

 

她挣扎着站起来,透过大屠杀……大火、死亡……试图杀死她的人的尸体……试图杀死本的人的尸体。他在什么地方?

 

他在那里。

 

蕾伊跑向他。他沉默了。静止着。他没有动。

 

当她摸到他的脖子时,她的手指在颤抖……他还活着。本还活着。

 

本是她的敌人。

 

蕾伊咒骂道。

 

在他活着的时候,本·凯洛·伦是抵抗军的威胁——对于莱娅、芬恩和坡。对于卢克·天行者。他是蕾伊的威胁。

 

(她试图让自己相信这一点,但不幸地失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蕾伊坚信本永远不会伤害她。不是故意的。)

 

她现在可以杀了他。这将使抵抗军在这场战争中获得第一个真正的优势……只要打开他的光剑……

 

不。

 

凯洛·伦是在卢克·天行者拿着光剑对准他毫无防备的侄子的那一刻出生的。

 

蕾伊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她不能。

 

她把他的光剑系在他的腰带上,起身离开了……

 

本呻吟着。

 

“本?”她立刻回到了他身边。如果他受伤了怎么办?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呢?他将毫无防备……

 

他睁开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睛。

 

蕾伊僵住了。

 

她可以理解,甚至可以预料到她会生气。后悔或悔恨,她本可以很高兴的。但是这个表情…这个表情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迷茫。

 

“你是谁?”他低声问道。他笨拙地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我们在哪里?这不是神庙!舅舅——我是说,卢克大师——在哪儿?”

 

“本……”蕾伊从原力中伸出手。她能感觉到本的存在……他的内心还是一片黑暗……但不知怎的,那黑暗比刚才要微弱得多……而本,那种愤怒、内疚、痛苦和激情,都不复存在了。相反,她感到他内心有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本,我叫蕾伊。我们……朋友。”无论我们即将成为什么,我们几乎成了朋友。我知道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本·索罗。”他笨拙地勉强站起来。“我为什么要穿这件可笑的衣服?”我们在哪儿?”他凝视着大屠杀。“原力!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不记得了,蕾伊意识到。他不记得自己是凯洛。她的心隐隐作痛……他不记得我了。“本,我保证以后会解释一切,但我们必须离开这艘船。抵抗组织——”

 

他茫然地看着她。“什么抵抗组织?”

 

“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本。她需要我们。我们必须在其他人到来之前离开这艘船。我知道很多,但我请求你相信我。跟我来。”她伸出手。“求你了。”

 

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他抓住了她的手。

 

. . * * . .

 

没过多久,楚巴卡就找到了逃生舱。

 

他们挤在一起……一种亲密的感觉似乎让本感到不舒服。对蕾伊来说,这是苦乐参半。这是本,但不是她的本。不是那个本·索罗,不是那个凯洛·伦,那个告诉她她需要一个老师的人,那个告诉她她并不孤单的人……

 

“这是千年隼号。”当他们被带进船舱时,本兴奋地低声说。“这是我父亲的船。爸爸来接我们了?”本的脸上有一种激动的,几乎是年轻的神情。“爸爸来接我了?”

 

蕾伊把一只手放在本的肩膀上,等待舱门加压,然后打开逃生舱。“本……没有更轻松的方法来告诉你这个不幸的消息。汉走了。”

 

“走了?”本茫然地问她。

 

“他死了,本。”蕾伊温和地说。你杀了他,但我不能告诉你。还不能。

 

“不!”本哭了。他爬出舱外,冲向货舱的舱口。“你在撒谎!他不可能死了!不是爸爸!爸爸!爸爸!我是本!爸爸,你在哪里?!爸爸!”

 

舱门打开。

 

楚巴卡站在门口。他拿着他的弓箭手。

 

“楚伊?”本低声说。“这是我。你不认识我吗?这是本。”

 

楚巴卡目瞪口呆地站了一会儿。他咆哮道。又举起了弓箭手……

 

“楚伊……本已经失忆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伍基惊讶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他放下弓箭,看了看本的脸。一只毛茸茸的手伸向他的脸。

 

本没有退缩。“楚伊……怎么了?”

 

本脸上完全信任的表情……他一点也不生气也不害怕……终于说服了伍基。他放下弓箭手。咆哮着询问。

 

“是的。真的是我,楚伊。”本的嘴唇颤抖著。“这是真的吗?爸爸去了?”

 

有那么一会儿,蕾伊害怕楚伊会攻击本,但是伍基把年轻人拉进他的怀抱,狠狠地抱住了他。

 

他们一起为汉·索罗哭泣。

 

. . * * . .

 

他们到达时,抵抗组织还在峭壁上藏身。

 

第一秩序知道他们在那里,但没有费事进攻。无论是赫克斯,还是任何想要掌控局面的人,都有比追捕一小撮叛军更值得担忧的事情。

 

千年隼降落在巨大的大门前,大门已经关闭,准备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蕾伊和本走下千年隼的着陆斜坡。楚伊留在里面,让千年隼做好飞行准备,以防需要匆忙离开。“妈妈来了。”本低声说。“我能感觉到她。感觉她已经…老了。”

 

“已经六年了,本。”蕾伊温柔地告诉他。“自从你上次见到她以来,发生了许多事。”她又一次感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门开了……四个人影走了出来。其中两个人——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手拉着手走着。

 

芬恩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蕾伊抑制住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嫉妒。她没有权利抱怨。她离开了芬恩。她离开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把卢克·天行者带回来,但这次是她离开了。如果芬恩在别人身上找到了安慰,她也不能责怪芬恩。

 

另一个是达默隆,她想,芬恩的飞行员朋友。他把一只手放在他的爆破枪旁边,试图证明自己是有原因的。

 

最后一个人拄着拐杖慢慢地走着。

 

“妈妈,”本呼吸。

 

“本。”莱娅用平静的语调说。“你回来了。”

 

“妈妈!”本冲上前抱住了她。

 

达默隆咒骂了一声,拔出了他的爆能枪。

 

蕾伊伸出那股原力,从他手中夺了过去。“是本·索罗,”她告诉他们所有人。“莱娅的儿子。”

 

“可那是凯洛——”芬恩开始说。

 

蕾伊凶狠的目光使他哑口无言。

 

本的胳膊搂住了莱娅,莱娅僵住了,但她闭上眼睛,也回了个拥抱。“本。这是你。你回家。我的孩子在家。我的孩子回来了。”

 

“妈妈……”本尴尬地说。

 

“我们是在斯诺克的船上。”蕾伊最后说,斟酌着自己的话。不想太快刺激本的记忆。“他想杀了我。本救了我的命。”她对那个脸涨得通红、把目光移开的高个子年轻人露出了感激的微笑。“后来爆炸了——”

 

“爱米林把拉杜斯号撞进了斯诺克的舰队,”莱娅解释说。

 

“爱米琳阿姨?”本喘着气说。“她也在这儿?”

 

“她为了救我们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莱娅点点头说。她伤心地叹了口气。“这为我们赢得了时间。”

 

“当他醒来时,本不记得过去六年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他现在很困惑,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到目前为止他一直很信任我。”蕾伊又朝他笑了笑。

 

“我相信你,”本轻声说。“我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如果斯诺克死了,而且……”在莱娅和蕾伊的双重注视下,坡畏缩了一下。“…伦武士的首领走了,赫克斯需要时间来控制舰队。这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个星球。”

 

“我会看看我能做些什么,”莱娅说。“我要打几个电话。我应该能找到可以帮助我们离开这个星球的人。如果情况变得更糟,我们可能会去找千年隼。这将是一个紧密配合,但我们可能能够做到。”她不情愿地放开了本。“我们一会儿再谈,亲爱的。”

 

她开始走回基地。

 

“我去帮她一把,”坡说。他好奇地看了蕾伊一眼,然后走到将军身边。

 

本看着他们走了。“我觉得我应该认识他……”

 

那个仍然握着芬恩的手的女人咳嗽起来。

 

“哦。”芬恩脸红了。“蕾伊,这是罗丝·蒂科。她是我的朋友。我们也在斯诺克的船上。我们试图帮助抵抗军逃跑,但没有成功。”

 

“很高兴认识你,罗丝。”蕾伊平静地说,试图不再盯着那个女孩握住芬的手的样子。

 

“蕾伊,很荣幸认识你!”罗斯滔滔不绝地说。“他们说你失败了——”她瞥了本一眼。“我是说,他们说你是个强大的绝地!”

 

“我还在学习。”蕾伊轻声说。看来这条路会让我失去一切…

 

“我们应该回去工作了,芬恩。”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罗斯说。“我们需要准备尽可能多的装备,以防我们需要在将军的朋友到达之前进行自卫。很高兴见到你,蕾伊。”她瞥了本一眼。“嗯,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不知道你的军衔……”

 

“叫我本就好了,”他笑着对她说。“如果我现在是绝地武士,但是我恐怕我不记得了。”

 

“好的,很高兴见到你,本。”罗斯开始向基地跑去。她看着芬恩。“芬恩?”

 

“芬恩,和她一起去。”蕾伊温柔地说。“我相信她需要你的帮助。”

 

“好吧。”芬恩伸出手,紧握着蕾伊的手。他向本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然后走到其他人身边去了。

 

蕾伊叹了口气,抱住自己。

 

“怎么了?”本问她。

 

“芬恩是我第一个真正的朋友,现在看来他已经拥有了那个女孩。”凯洛·伦——我的本不见了,而你是一个不认识我的陌生人。谁不关心我。“我不知道。我想我现在只是觉得很孤单……”

 

“你并不孤单”。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脱下一只手套,轻轻地向她伸出手来。

 

蕾伊也报以微笑,拉着他的空手。“你也不是。”

 

他不是她的本。他可能再也不会是她的本了。

 

原力已经将凯洛·伦的一切痕迹从他的脑海中抹去。他现在是本·索罗了。她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不知道这个人的任何踪迹——不管是好是坏——是否会再回来。

 

但是现在他和她在一起了。

 

这就足够了。

 

“来吧,本。”蕾伊握了一会儿他的手说。“让我们加入其他人。如果我们要阻止第一秩序,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你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本向她保证。

 

他们走进了基地。

废话小一

Chapter7 超级英雄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共和国城在燃烧。


伦武士凯洛站在屋顶上看着。他注视着,试图说服自己这就是他想要的。他注视着,试图忘记他是用他的童年来拯救这个城市的。


“学徒和绝地武士一样已经死了,”凯洛提醒自己。和本·索罗一样死了。是时候让旧的东西死去了。是时候看看我们家三代人保卫的城市最终被夷为平地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自由。


共和国城的心脏,霍斯尼亚普里姆,已经是一个陨石坑了。赫克斯将军和他的士兵们沿着街道前进,摧毁了任何对他们统治的抵抗。这座城市属于第一秩序只是时间问题。


星鸟信号...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共和国城在燃烧。

 

伦武士凯洛站在屋顶上看着。他注视着,试图说服自己这就是他想要的。他注视着,试图忘记他是用他的童年来拯救这个城市的。

 

“学徒和绝地武士一样已经死了,”凯洛提醒自己。和本·索罗一样死了。是时候让旧的东西死去了。是时候看看我们家三代人保卫的城市最终被夷为平地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自由。

 

共和国城的心脏,霍斯尼亚普里姆,已经是一个陨石坑了。赫克斯将军和他的士兵们沿着街道前进,摧毁了任何对他们统治的抵抗。这座城市属于第一秩序只是时间问题。

 

星鸟信号,反抗的象征,在夜空中醒目地闪烁。他们在召唤绝地武士。不知怎么的——有人——在什么地方——认为他会救他们。

 

凯洛冷酷地笑了。他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希望。卢克·天行者死了,没有人能成为下一个绝地武士。

 

现在还不晚。我能阻止这一切。我可以阻止赫克斯和第一秩序。学徒也会这么做。

 

“我不再是学徒了。”凯洛对着脑子里那个年轻的声音吼道。“学徒是在绝地武士背叛他时死去的。学徒死的时候,斯诺克把我变成了伦武士。太晚了。”

 

仿佛是为了嘲弄这一宣言,当他父亲的旧飞船“千年隼”冲向天空时,凯洛听到了熟悉的哀鸣。那个无赖死了,但伍基人还活着;凯洛知道。

 

凯洛拍了拍他的同伴。“我要把那艘船炸上天!”

 

不!楚伊!

 

“闭嘴,本·索罗。你不是真实的!你是一个鬼!我是凯洛!现在只剩下凯洛了!本·索罗死了!”

 

“真遗憾。我相当喜欢他。”

 

那是一个傲慢的年轻的女性的声音。

 

“拾荒者。”凯洛咆哮着,点燃了他的光剑。“你在哪儿,蕾伊?”你真的认为你现在已经准备好进入大联盟了吗?”

 

“我不再是拾荒者了,本。”蕾伊翻了个筋斗上了屋顶,拔出了光剑。“我是新的绝地武士。”

 

凯洛不屑地笑了。“你对自己的评价很高。”

 

“这不是我自找的。”蕾伊放下她的头巾,摘下她作为新绝地武士所戴的多米诺面具。“我没有要求这种能力。但它是我的——当我拥有它的时候,我会用它去做正确的事情。去做卢克会做的事”

 

她点燃了一把光剑。

 

“所以你自己做了一把光剑。”凯洛举起自己的血红色剑向他致敬。“我为你感到骄傲。”

 

奇怪的是,他确实是。从他们在塔科达纳星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力量……她的力量和他一样强大。

 

“卢克帮助了我。”

 

“卢克死了。”

 

“是的。”蕾伊同意了。“他还是帮了我。”

 

“你不能单独打败第一秩序,绝地武士。”凯洛围着她转。“新英雄共和国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个恶棍死了。莱娅公主又老又弱。你真的认为你和伍基能阻止我的军队吗?”

 

蕾伊反驳道:“飞行员和反抗军士兵也和我们在一起。”“Purple海军上将摧毁了你们的飞艇。现在,工程师正在研制一种武器,把其余的东西从空中带走。只要有一个抵抗组织的成员活着,你就永远不会拥有全部的力量!”

 

“那我就必须确保你们没有一个活着。”凯洛开始攻击了。

 

蕾伊顶住他的攻击。“我感觉到你内心的矛盾……本。”

 

“本·索罗和汉·索罗一样死了。你很快也会的。”

 

“我吗?”蕾伊是一名熟练的战士,但她无法抵抗他的直接攻击。她被迫绕着他闪避,好在他进攻前退开。

 

“你会的。”凯洛短暂地停了一下。“除非你向我下跪。”

 

“我不能那么做……本。”

 

“我知道。”是的。蕾伊有真正的绝地武士精神。她决不向暴政屈服。她永远不会停止为保护无辜者而斗争。

 

“那个学徒还在你身上,凯洛。他为这座城市而战。他为这座城市流血。你真的认为他会让它烧起来吗?”

 

“学徒是一个软弱而愚蠢的男孩。我杀了他,就像杀了那个恶棍一样。”

 

他的名字叫汉。他是你父亲,本。”

 

“他像莱娅公主一样背叛了我。他让我和绝地武士住在一起。他抛弃了我。”愤怒给了凯洛力量,他把蕾伊推到屋顶的边缘。

 

“你的原力太强大了,本。他们只是想确保你不会变成一个怪物。”

 

“那结果呢?一旦斯诺克抓住了我,卢克就认定我已经没救了,他想杀了我。”

 

“这只是一时的软弱,本——他是不会这样做的。”蕾伊感到本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在她掉下去之前把她从屋顶安全的拽了出来。她缩了缩身子,打了个滚,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正好赶上他的下一个进击。“我知道他们伤害了你——但这不是你。你不是怪物。你不是杀人犯。”

 

“我既是一个杀人犯,又是一个怪物。你是这么说的,记得吗?”

 

“我还说你并不孤单……你不记得了吗,本?”

 

“我记得。我还记得你是怎么离开我的。我们一起杀了斯诺克。我说我希望你在我身边。”

 

“我从来不想当统治者。我永远不能站在凯洛·伦身边。”蕾伊停了下来。“本·索罗是另一个故事。他是我一生都在等待的人。”

 

“那你就是白等了。”凯洛迅速地甩了一下手腕,解除了她的武装。“跪下。为了你的生命求饶吧,绝地武士。”

 

“不。”蕾伊看着他的眼睛。

 

“蕾伊——”他现在在恳求。像他在斯诺克的舱室里那样乞求。“求你了- - - - - -”

 

“学徒是个英雄。本·索罗是个好人。斯诺克想把他埋藏在凯洛·伦里,但他还在那里。自从我遇见你,他就一直想要出去。你可以打败我。你可以杀了我。但你永远无法摧毁本·索罗。他迟早会获得自由的。”

 

“蕾伊——”凯洛举起剑准备致命一击,但他的手在颤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不放弃我?共和国之城在我脚下燃烧,为什么你坚持我还有好的一面?难道你看不出我的选择已经做出来了吗?!”

 

“这就是选择,本。它们可以再次被制造出来。”蕾伊哭了。“我不能放弃你,本。我永远不会放弃你。”

 

“蕾伊,我妈妈已经放弃我了。”他温柔地说。“你看不出来你来晚了吗?”你什么都救不了。拿起你的光剑,结束这一切。杀了我。”

 

“不!”蕾伊对着他的脸尖叫。“我不是来杀你的。我不是来死在你手里的。事情不是这样结束的!我不会让它这样结束的!你听到了吗,本·索罗?我们不会这样结束的!不是今晚!”

 

“它是怎么结束的,蕾伊?”他用另一只手碰了碰她的脸。“共和国城在燃烧。你是英雄,而我是故事中的反派。除了我们中的一个死了,还有什么别的结局呢?”

 

蕾伊亲吻他。

 

她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身边。她张开嘴,邀请他进来。占有他。

 

吻过之后,他看着她的眼睛,有点茫然地说道。“我没想到会这样。”

 

“我知道。”蕾伊笑了。“也许学徒死了——但本·索罗还活着。如果有必要,你可以继续当伦武士——但要做你生来就该做的事。做你一直在做的事,本·索罗:拯救世界!”

 

凯洛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们的人数比是一百比一吗?”

 

“知道。”

 

“难道我们就不能活着出来吗?”

 

“能。”

 

“那我就不可能再穿原来的衣服了?”

 

“这个我们以后再谈。”蕾伊召回她的光剑。她向他伸出了手。“一起?”

 

凯洛握住了它。“一起”。

 

他们手拉手从屋顶上跳下来,做着英雄们经常做的事:

 

拯救世界。

废话小一

Chapter6 嫁给了太空暴民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站在Jakku星无可争议的犯罪头目昂卡·普卢特面前,本·索罗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成为绝地武士的决定。如果他现在有一把光剑…


但是覆水难收。


“让我们再试一次,普卢特先生。“我的朋友楚巴卡在这里。”——伍基发出了一声肯定的咕哝——“告诉我,我父亲和他的千年隼号都在你这儿。”出于我所不知道的原因,我妈妈想让我把他们两个都带回家。达成协议需要什么条件?我准备为这两个——”


“我需要的都有了,年轻的索罗。我在Jakku星上想要什么都不用付钱。”那个被称为水滴鱼的人靠在椅背...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站在Jakku星无可争议的犯罪头目昂卡·普卢特面前,本·索罗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成为绝地武士的决定。如果他现在有一把光剑…

 

但是覆水难收。

 

“让我们再试一次,普卢特先生。“我的朋友楚巴卡在这里。”——伍基发出了一声肯定的咕哝——“告诉我,我父亲和他的千年隼号都在你这儿。”出于我所不知道的原因,我妈妈想让我把他们两个都带回家。达成协议需要什么条件?我准备为这两个——”

 

“我需要的都有了,年轻的索罗。我在Jakku星上想要什么都不用付钱。”那个被称为水滴鱼的人靠在椅背上,挠了挠脖子。“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达成协议。你只需要提供我想要的。”

 

本叹了口气。他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现在的穿着很像他的父亲。他的头发太长,不适合像Jakku星这样炎热的世界。他非常需要洗个澡……显然这个该死的星球上的每个人都需要洗个澡。“你想要什么?”

 

昂卡叹了口气,沉思地看着本。“你母亲是奥加纳参议员,是吗?”

 

“是的。是的,她是。”

 

“你结婚了吗,年轻的索罗?”

 

“嗯,没有。”如果爸爸认为他会嫁给这个恶棍来救他,那么他最好准备在这个被遗弃的星球上腐烂……

 

“我有个女儿,年轻的索罗。Jakku星的沙漠玫瑰。我的阳光小蕾伊。我答应过她的母亲——愿上帝保佑她——我一定要让我们的小姑娘受人尊敬,成为一个体面的小姐。你想要你父亲和那艘船?只要你同意娶蕾伊。”

 

本·索罗一想到自己的余生要嫁给一个普卢特式的女人,心里就发懵。“嗯……普卢特先生,你怎么知道你女儿会愿意嫁给我呢?”

 

“她会照我说的做的。”昂卡皱起了眉头,好像他不完全相信这一点。“我只要求你娶她,给她一个体面的姓,花一年的时间把她介绍给社交界。一旦结束,你们两个可以离婚。”

 

那就没那么糟了。只要他不需要和她保持婚姻关系,或者结束这段婚姻。他可能会做一年。妈妈身体不太好,她不愿处理家里悬而未决的事情。

 

啊,天啊。

 

“好吧。只要她能行,我就去"那个老人最好也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在这之后,他会把妈妈当成女王,否则我就亲手杀了他。

 

“好吧,我去叫蕾伊和你父亲。等在这里。”

 

守卫们甚至比楚伊还大。

 

“我哪儿也去不了,普卢特先生。”

 

本用一种有点病态的幻想安慰自己,他想用一把光剑刺死他的父亲……也许把他从桥上扔下去……昂卡带着父亲回来时,他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嘿,儿子。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汉露出苍白的笑容。“昂卡跟你说过那笔交易吗?”

 

“你早就知道了?”

 

“我建议的!”汉自豪地说。

 

本开始想,也许他的小幻想不会永远是幻想……该死的,妈妈永远不会原谅他……

 

“爸爸!你他妈的在想什么?!”这个显然很有人情味儿——也很有魅力——的年轻女孩不再瞪着安卡,而是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目瞪口呆的本。“你看什么看,你这个人?”

 

“你是蕾伊?”本脱口而出。

 

“是的。我是蕾伊·普卢特。想做点什么吗?”女孩背上绑着一根棍子,看起来很乐意拿在手里揍他一顿。

 

“可是他——你——?”

 

“我是被收养的。有什么问题吗,鸟嘴脸。"

 

“温柔点,蕾伊。”昂卡提醒道。“这位年轻人是我们的客人。”

 

“爸爸,你要我来干什么?在我去打捞自杀山脊上的那艘驱逐舰的路上。”

 

“你没必要这么做,蕾伊。我雇了拾荒者。”

 

“如果我这么做了,我们就不用付钱了。说实话,你想让我在你死后破产吗?爸爸,你的心肠太软了!”

 

“蕾伊——”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楚伊咆哮道。

 

蕾伊怒视着他。“我可以用伍基人的皮地毯,毛茸茸的。继续说。”

 

“蕾伊,亲爱的。”昂卡胆怯地说。“我有件事要你去做。”

 

“你要我揍他一顿吗?”蕾伊瞪着本,满怀希望地问道。

 

“不,不。完全是那样。年轻的女士只有在没有雇员的情况下才应该打人。你知道,要是你不让孩子们干他们的活,他们会有多难受。”

 

“懦弱的人!”蕾伊咆哮道。“为什么叫我来,爸爸?开门见山地说吧。”

 

“我要你嫁给索罗先生。”

 

“他?”蕾伊怒视着汉。“那老化石? !他应该进博物馆!”

 

“不是我,”汉气急败坏地说。“我已经有妻子了。他指的是我儿子本。”汉急忙走到本身后。

 

“差不多一样糟糕!”蕾伊上下打量着本。“脱掉你的衬衫。”

 

“什么? !”本问道。

 

“如果爸爸想让我认真考虑娶你,我想看看商品。”把衬衫脱掉,飞小子。”

 

汉无可奈何地看着本。

 

“他妈的——”本咆哮着,脱下衬衫。

 

蕾伊吹口哨。“好吧,不错。还不错。”她走上前去,一只手在本的胸口上上下下地摸着。“爸爸,你为什么要我嫁给这一大块肉?”女孩的脸上掠过一丝忧虑,她跑向了犯罪头目。“你没有生病吧?”我告诉过你,你需要开始看医生了!”

 

“我很好,小姑娘。”昂卡拍了拍她的肩膀。“年轻的索洛是莱娅·奥加纳的儿子。如果你嫁给他,你就会在银河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可以离开这个沙坑,过上你妈妈一直想要的生活。

 

“我想和你呆在这里。”蕾伊把头靠在父亲的肩上。“你总是照顾我。我不需要社交。我有你和孩子们。”

 

“蕾伊,”昂卡温和地说。“你不能永远呆在这里。你注定要得到更多。我要你为我做这件事。”

 

“爸爸——”蕾伊固执地看了他一眼。

 

“就一年,亲爱的。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回家。”昂卡拥抱她。“你永远是我的小姑娘。但这是最好的,我希望你拥有最好的。我想要你拥有我不能给你的生活。一个好父亲总是希望他的孩子们快乐。”

 

本怒视着汉。

 

汉得体地表现羞愧出羞愧之情。

 

“好吧。”蕾伊最后说。“如果那是你想要的。我将试一试。但只有一年。”她又看了本一眼。“怎么样,飞小子?”

 

“叫本。”

 

“很好。好吧,本?你还在等什么?”蕾伊又把手放在屁股上,怒视着那个高个子年轻人。“跟我求婚吧!”

 

“什么?”

 

“你不会认为我没有求婚就会结婚吧?”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姑娘?”

 

“别回答这个问题。”汉赶紧小声对本说。

 

本翻了个白眼。“很好。那么……普卢特小姐……”本望着这位精力充沛的年轻女人,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在他身上涌起。也许是早餐。楚伊总是用太多的香料。“嗯……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你不跪。”

 

本跪了下来。“怎么样?”

 

你得再问一遍。如果你想这样做,你必须问对。跪下。”

 

太棒了。本单膝跪下。“普卢特小姐……”哦,天哪。他握着她的一只手。“蕾伊,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当他们的手碰在一起时,本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蕾伊……蕾伊和他……蕾伊和他……蕾伊和他……

 

蕾伊突然脸红了。

 

“别害怕,”本茫然地低声说。“我也感觉到了。”

 

“好吧,”蕾伊说。“好吧,我嫁给你。”

 

当她微笑的时候,本觉得也许这并不是一个坏主意……

 

但他还是想杀了爸爸。

废话小一

Chapter5 如果我们接吻会发生什么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雅玟四号


在千年隼号上,蕾伊作为汉·索罗的二副服役的两年里,这是她从未去过的一个世界……坦白地说,这是她从未想过要去的一个世界。


明天早上,汉的儿子本·索罗将宣誓效忠绝地武士团直到永远,汉也想参加。雷伊知道汉会允许她缺席这个航行,如果她请求他,但她不能让自己去做。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要做什么?蕾伊问自己。本做出了他的选择。他选择了这个命令而不是我。在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她低头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我答应了坡…...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雅玟四号

 

在千年隼号上,蕾伊作为汉·索罗的二副服役的两年里,这是她从未去过的一个世界……坦白地说,这是她从未想过要去的一个世界。

 

 

 

明天早上,汉的儿子本·索罗将宣誓效忠绝地武士团直到永远,汉也想参加。雷伊知道汉会允许她缺席这个航行,如果她请求他,但她不能让自己去做。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要做什么?蕾伊问自己。本做出了他的选择。他选择了这个命令而不是我。在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她低头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我答应了坡…

 

 

 

但那是本,对蕾伊来说永远都是本,所以她去找他。

 

 

 

当猎鹰号降落在雅玟四号时,有两个人在等着他们。通过原力,蕾伊可以感觉到卢克·天行者的存在。另一个……那个戴着兜帽,双手藏在厚厚的绝地长袍后面,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的高个子是本·索罗。她的本·索罗。

 

 

 

不。不是我的。他从来不是我的。我只是觉得他是。

 

 

 

汉·索罗像个年龄只有他一半的男人一样从猎鹰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楚伊和蕾伊。“卢克,我们给学院带了些补给品。本……”他伸出手去拥抱他的儿子,然后停了下来,伸出手来和他握手。“莱娅想去,但参议院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投票,她必须去……”

 

 

 

“你好,爸爸。楚巴卡。我明白了。”雷伊吃惊地注意到,本戴着手套,他的手伸出来,握着父亲的手。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蕾伊。”

 

 

 

是她的想象,还是他叫她名字的方式中有什么东西?“本。”

 

 

 

她知道她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试图在他的兜帽下找到他的眼睛,但这些阴影是他的面具。

 

 

 

“蕾伊是个很棒的二副,”汉用交谈的语气说。“我不想失去她,但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外面。”

 

 

 

“结婚了吗?”本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对此很有把握。虽然她看不见,但她能感觉到他的眼睛在她的眼睛里燃烧。

 

 

 

蕾伊伸出手,给他看她戴的订婚戒指。“坡·达梅隆。我们下周就要结婚了。”

 

“恭喜你,”本尴尬地说。“坡是个好人。我相信你们俩在一起会很幸福的。”

 

“是的。”蕾伊说,强忍住泪水。“我相信我们会的。”

 

“蕾伊,如果你能给千年隼卸货来我会很感激的。丘伊和我要和卢克好好谈谈过去的事。”

 

“本,”卢克温和地说。“你为什么不帮她?”你们俩好多年没见面了。多交流一下对你也有好处。”

 

“是的,卢克大师。”

 

楚巴卡给了本一个粗鲁的拥抱,蕾伊很高兴看到本回来了——然后和年长的人一起走进了卢克的小屋。

 

“我去把车弄来。”他们对视了一会儿,本终于说。

 

“好吧。”蕾伊轻快地点了点头。“我去打开主舱。它是——”

 

“我知道它在哪儿。我是在那艘船上长大的。”她几乎能听到他声音里的微笑。

 

“我忘了。”她没有,真的。她刚才一直在字斟句酌。试图找到一些东西来阻止她说出她害怕说的话,如果沉默持续太久的话。

 

他推了一辆手推车,没过多久他们就把车装上了。他们用的是老式的方法,用的是人类的肌肉。

 

“你为什么不使用原力?”本问她。“你没有停止使用它,是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仅仅因为你决定不做绝地武士,你没有理由切断你与原力的联系。”

 

“通常是这样的。”蕾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我只是想让这段感情持续更长时间。你为什么不呢?”

 

她感觉到他兜帽下露出了笑容。“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不想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过早结束。”

 

“你为什么戴着那顶帽子?”

 

“因为我正试着放下所有的任务。明天早上我将成为一名绝地大师,这对我来说是不允许的。”

 

“明天早上。本。”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强烈的需求。她知道它。“我要见你。”

 

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放下帽子。

 

他看上去和往常一样。他也许已经学会控制自己的声音,甚至控制自己的脸——但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总是告诉她真相。

 

“为什么?”蕾伊最后问他。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卢克没有要求你这样做。他不需要绝地武士念古老的誓言。你为什么这样对自己?”不言而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卢克主人说我抓得太紧了。我的感情太强烈了。有朝一日卢克需要有人接替他成为绝地大师。他可以训练后代,让他们避开黑暗面的诱惑。”他耸了耸肩。“这是我的家人一直想让我做的。”

 

本·索罗想要什么她说这话时咬着嘴唇。如果她如此害怕得到答案,为什么还要问呢?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本终于轻声说。

 

“为什么不?”

 

“你为什么不留下?”你本可以成为一名伟大的绝地武士——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伟大的。但你离开了。”你离开我。

 

“我必须这么做。它向我提出了一些我无法放弃的要求。”

 

“依恋。”

 

“是的。我花了大半生的时间来等待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家人。“那一天……那天你在Jakku星坠毁……那天你帮助食腐动物们从昂卡·普卢特的魔爪下解脱出来……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天,我觉得我有了自己的位置……”蕾伊能感觉到眼泪顺着她的脸流下来。“我以为我的位置会永远在你身边!”

 

“我不能训练你,”本轻声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放手。”

 

“这条路不适合你,本·索罗。”她走到他身边。她伸出手去摸他的脸——但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握住了他的手。“寻找你的感觉。你知道这是真的。”

 

“你那么年轻。还是个孩子。你没有意识到你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你真以为我会假装我是无辜的吗,本?”她又咬着嘴唇。“如果你不是这样一个有道德、有道德的人就好了……”

 

你爱坡吗?”

 

他好像打了她一巴掌。她挣脱双手,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坡爱我。我很关心他。”

 

“你爱他吗?”

 

“本,你觉得怎么样?”她现在在发抖。

 

他把她拉近一些,搂进怀里,搂进温暖的怀抱。“蕾伊……”

 

“吻我,本。”

 

“什么?”她听到他呼吸的嘶嘶声,仿佛她刚用一把光剑刺了他似的。

 

“吻我。”

 

“我不能。”

 

“为什么不?”

 

“坡"

 

“坡不在这里。你叔叔不在这儿。现在只有你和我。一个吻,本。就叫它告别礼物吧。一个吻,然后你就去说你该死的誓言,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我要嫁给波·达梅隆,我们要假装我们的一切都不真实。一个吻。你欠我那么多,本·索罗。”

 

“一吻……”本说着,让她转过身来,这样他们就面对面了。“如果我们接吻会发生什么……?”

 

“本·索罗,亲亲我,你就知道了。要么吻我,要么用你的余生去猜想会发生什么。”她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他。

 

. . * . .

 

十分钟后,卢克、汉和楚巴卡听到了老货船呼啸着冲向天空时千年隼引擎的声音。

 

楚巴卡伸出手来。

 

“是的,是的。笑吧,毛毛球。”韩一边说着,一边咧着嘴笑着,拿出一叠厚厚的物资表,塞到楚伊手里。

 

“他们在干什么?”卢克不知道,但他的脸上写着他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溜达着回到了停机坪。在本和蕾伊小心翼翼地卸下的补给之外,还有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绝地长袍和手套。旁边是一封草草写就的信,写给坡·达梅隆,上面还戴着他送给蕾伊的戒指。

 

“他们把千年隼带走了。”卢克说。“他们偷走了千年隼。”

 

“没有没有。我把钥匙忘在点火开关上了。”韩得意地笑了。“以防万一。看来你得另找一个接班人了,老伙计。”

 

“我想我会的。”卢克看起来并不怎么不高兴。“那千年隼呢?”

 

汉·索罗笑着说:“如果能让我儿子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我愿意放弃一千艘千年隼。”还有蕾伊。这是他们应得的。”

 

“是的。”卢克看着猎鹰消失在天空中,表示同意。“你做了正确的选择,本。愿原力与你同在——永远如此。”

 

他笑了。

废话小一

Chapter4 蕾伊写下她自己的结局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那把光剑在他们之间悬着,似乎有一段永恒的时间。


我们势均力敌,蕾伊沮丧地想。


也许是他变强壮了,也许是她变虚弱了。她不想伤害他——不想让他伤害她。她本应该去救他的,可她怎么能把他丢下呢?不会成为他想要她成为的样子。


她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光剑会比她先断。她不会屈服的。


然后她看到凯洛·伦放下手臂,让她去拿他祖父的光剑时眼里的痛苦。


他们对视了很长时间。


“有一个逃生舱。你去用吧。我对军队没有权威。赫克斯会撤销我的任何命令。你必须离开。我...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那把光剑在他们之间悬着,似乎有一段永恒的时间。

 

我们势均力敌,蕾伊沮丧地想。

 

也许是他变强壮了,也许是她变虚弱了。她不想伤害他——不想让他伤害她。她本应该去救他的,可她怎么能把他丢下呢?不会成为他想要她成为的样子。

 

她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光剑会比她先断。她不会屈服的。

 

然后她看到凯洛·伦放下手臂,让她去拿他祖父的光剑时眼里的痛苦。

 

他们对视了很长时间。

 

“有一个逃生舱。你去用吧。我对军队没有权威。赫克斯会撤销我的任何命令。你必须离开。我会尽我所能。”

 

“你打算怎么办?”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虚弱。她赢了……不是吗?

 

不。她没有赢了。凯洛·伦……本已经放弃了。

 

“我要让引擎内爆。它将消灭无畏舰。这将给抵抗者重新组织和逃跑的时间。”

 

“你怎么…你怎么才能在飞船爆炸前离开?”

 

“我不会。”

 

他平静地……几乎是急切地说。好像他期待着被遗忘似的。

 

“本……”她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为什么?”

 

他温柔地看着她……他的眼睛是她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我在撒谎,蕾伊。你从来都不是一无所有。你在这个故事里有一席之地。这是你的故事。一直都是这样。这不是一个恶棍被救赎的故事。这是一个英雄崛起的故事。就是你,蕾伊。”

 

“本……”她又哭了。这个男人在几天内让她哭的次数比她一生中哭的次数还要多。他怎么能这样对她呢?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请不要这样做。”

 

“告诉他们你杀死了斯诺克,摧毁了凯洛·伦。”他给了她一个扭曲的微笑……这是他第一次给她微笑。“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真的。”

 

“告诉我为什么,本。”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如果你要这么做……如果你要为我牺牲生命……告诉我为什么。”

 

“我爱上你了,蕾伊。”

 

她震惊地盯着他。“什么?”

 

他走向她,然后吻了她。很快地……简短地……好像他害怕她会拒绝他的抚摸。“再见,蕾伊。”

 

他转身离开了。

 

蕾伊碰了碰她的嘴唇,就像他碰了碰她的嘴唇一样。她愤怒地眯起眼睛。她怒视着他的背影。“胆小鬼!”

 

他停住了。他没有转身,但他停了下来。

 

“你不能这样对我,本·索罗。你不可能是第一个告诉我他们爱我的人,第一个吻我,然后离开,离开你的死亡,留下我一个人。你不能这么做。”

 

“抵抗运动必须得到拯救。你自己说的。”

 

“然后你找到另一条路,本·索罗。你要想办法拯救抵抗军而又不送命,因为我不会丢下你离开这艘船的。”

 

“蕾伊,你不爱我。你不能。你这是在犯傻。”

 

“为什么男人有如此强烈的欲望告诉我什么我能做什么不能做?我能感觉到什么,不能感觉到什么?你没有这个权利,本·索罗!”她走到他面前,用一根手指戳进他的胸膛。“你今天不会死。你必须接受现实,活下去,这样我才能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他无可奈何地盯着她。“我们可以试着到桥上去吗?”

 

“很好。让我们这样做。”蕾伊点燃了她的光剑。“来吧。我们走吧,索罗。”

 

“蕾伊,你真是个固执的女人。”

 

“你说这是我的故事。我要写出命运的结局。让我们开始吧。”

 

他们走了。

废话小一

Chapter3 流行公主和摇滚黑暗骑士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蕾伊第一次爱上本·索罗时才十三岁。她第一次吻他的时候是十三岁。第一次,他伤了她的心。


本·索罗和绝地学院是她童年时代的音乐。一个连父母的名字都不记得,甚至不知道自己真实姓氏的寄养儿童,只有三件属于她的东西:一个破旧的洋娃娃,一个存满他们歌曲的旧MP3播放器,以及一个能让天使哭泣的歌声。每当她感到害怕或孤独的时候(通常是这样),她就会跟着本·索罗认真的声音唱歌,想象着和他一起唱歌会是什么样子。


当她十三岁时,她的愿望实现了。


绝地学院当时正...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蕾伊第一次爱上本·索罗时才十三岁。她第一次吻他的时候是十三岁。第一次,他伤了她的心。

 

本·索罗和绝地学院是她童年时代的音乐。一个连父母的名字都不记得,甚至不知道自己真实姓氏的寄养儿童,只有三件属于她的东西:一个破旧的洋娃娃,一个存满他们歌曲的旧MP3播放器,以及一个能让天使哭泣的歌声。每当她感到害怕或孤独的时候(通常是这样),她就会跟着本·索罗认真的声音唱歌,想象着和他一起唱歌会是什么样子。

 

当她十三岁时,她的愿望实现了。

 

绝地学院当时正在巡回推广他们的最新专辑《精选集》。他们的全盛时期是几年前,但他们仍然设法把该州最大的竞技场挤得满满当当。门票的价格像月亮一样遥不可及,但蕾伊鼓起勇气,参加了当地商场的歌唱比赛。令她惊讶的是,她赢了——这个奖让她有机会见到绝地学院,并与他们一起在舞台上演唱。

 

当她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长大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完全实现她的梦想。金格·赫克斯是一个爱抱怨的完美主义者,坚持他们的设备要摆放整齐。法斯玛忽略了这位星光闪耀的年轻女孩,她只是咕哝了一句“你好”,然后练习了几次敲鼓。坡肆无忌惮地和她调情,直到她告诉他自己的年龄,然后又退回去为吉他调音,陷入尴尬的沉默。

 

本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他不再是她在YouTube视频上看到的那个天真烂漫的男孩了。他更老,甚至更高。他那可爱的大耳朵被一团乌黑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挫败的神情,他的嘴唇似乎冻结在了眉头之中。他站在舞台上,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她多半以为他会开始徒手把这个地方撕碎。

 

但是他让她吃了一惊。

 

他看到了她。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感到有人在看着她,好像她不是个负担。她不是没用的。她不是无名小卒。

 

蕾伊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看见了。

 

“我看了比赛。你的声音真好听。”他在钢琴前坐下。“让我们看看你能做什么,蕾伊。”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他很傻,很害羞,很高兴他做到了。

 

“告诉你。我看了比赛。”他对她微微一笑,她觉得整个脸都发热了。“给我唱点什么吧。”

 

她做到了。她为他唱夜光歌。这是他的标志性歌曲之一。当乐队的其他人都在换服装和装备的时候,他却在独自唱歌。她不停地盯着他,看着他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舞的样子,好像他是在哄钢琴演奏,而不是自己弹奏。

 

当它结束时,乐队鼓掌。

 

“看起来好像有人迷上你了,”法斯玛说。

 

蕾伊的脸红得比以前更厉害了。

 

“哦,亲爱的。我不是在说你。”她对着本傻笑。

 

这时轮到本脸红了,他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了一会儿。

 

比赛说乐队只需要让她唱一首歌。本坚持要她唱三首。《当然发光》;《滑稽又有弹性的粗糙的沙子》,最后她和他们一起唱了最后一曲:《愿原力与你同在》。

 

人们喜欢她。她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她知道这就是她想要如何度过她的余生:在舞台上,唱歌。她的一部分——她的一部分知道这是愚蠢的,但无论如何都敢于去想——想让本陪在她身边。

 

节目结束后,蕾伊被邀请参加晚会。在坡的注视下,她遇到了本的父亲汉和母亲莱娅。他的叔叔卢克是绝地学院的经理,蕾伊有一两次看到本和卢克激烈地争吵。

 

派对结束后,本亲自把她带回家,这比一个有家人照顾她的女孩被允许留在家里的时间要晚得多。蕾伊抱着他骑着他的红黑相间的摩托车,她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安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迷路的危险。她敏锐地意识到本·索罗是个成年人,一旦他把她从每个人身边夺走,她就完全被他控制了。

 

但不知何故,感觉她就在她应该在的地方。

 

他花了很长时间把她带回家,他的勇敢和技巧让她怀疑他的理智,但最后,他不情愿地把她带回到她养父母的家里。

 

“我很高兴我们见过面,蕾伊,”当她从摩托车上下来时,他说。

 

“我也是。”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他弯下身子,吻了吻她的脸颊,或者是前额,蕾伊很快地吻了吻他的嘴唇,这让他和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也许还有别的什么东西。“蕾伊,你不应该这么做。”

 

“我知道,”她承认道。“对不起,这只是你的另一个夜晚。你不会忘记我,但我会永远记住这个夜晚。”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蕾伊。”他微笑着说。“你将永远是我的重要人物。”

 

她看着他离开,直到看不见为止。

 

一周后,他摧毁了绝地学院,伤透了她的心。

 

他离开了乐队,和赫克斯和法斯玛一起,改名为凯洛,组建了伦武士。

 

在那之后,她一直在唱歌……在YouTube上发布自己的歌曲,直到卢克·天行者最终签约成为她的经纪人。那时她才17岁,不到一年卢克就让她成为了下一个流行音乐公主,表演了一首又一首热门歌曲,像《Nobody》和《Jakku Girl》一样。她发行的下一首单曲是《拾荒者》,这首歌比她的其他歌曲更有感染力。卢克并不像她一样喜欢这首歌,但他并没有试图说服她不要释放它。

 

在“拾荒者”进入前十的几天后,汉·索罗心脏病发作。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和姐夫,卢克去拜访了他。因为卢克已经成为她所认识的最接近父亲的人,蕾伊和他一起去了。莱娅是美国参议员,从养父母那里继承了一大笔财产。韩和他最好的朋友楚巴卡一起经营一家小型私人航空公司。

 

令她吃惊的是,当他们到达时,她看到本·索罗在楼下等着。

 

本穿着黑色和红色的衣服,坐在钢琴旁边。当他们走进来的时候,他看着蕾伊,眼里闪烁着认可的光芒(显然是看了她的表演,因为他不可能记得他在一个特别的夜晚唱过的那个害羞的女孩)。“楚伊和妈妈现在和他在一起。他睡着了。”

 

卢克点了点头,空气中的紧张气氛非常浓,你甚至可以用刀把它切下来。“你好吗,本……还是我该叫你凯洛?”

 

本耸耸肩。“我很好,谢谢。被选中的人只会得到第一名。”他瞥了蕾伊一眼,她感到了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种兴奋。“但如果拾荒者把我们干掉,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他朝蕾伊点点头。“我喜欢它。它和你的其他歌曲不一样。更好。”

 

“我很惊讶。我还以为需要更多的鲜血和惊雷才能打动你呢,侄子。”

 

“叔叔,你会发现我充满了惊喜。”

 

卢克和本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以让蕾伊感到不舒服了。“我去看看能不能看见汗。”卢克终于对本点点头说。“蕾伊?”

 

“卢克,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就呆在这里。”原力!我不再是个孩子了。为什么我对一个甚至不记得我的人会有这种感觉?

 

“好吧。我马上就下来。”卢克走了,他的步态僵硬,这是蕾伊平时没有看到过的。

 

本懒懒地开始弹钢琴。“我告诉过你,你的声音很好听,蕾伊。”

 

他在弹夜光。

 

“你还记得我吗?”她坐在他旁边的钢琴旁,像孩子一样高兴。

 

“我告诉过你,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她把手插到他的手中间,开始和他一起弹奏这首歌。“我也没有忘记你,本。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之一。”

 

“我也是。”他朝她微笑。

 

他们弹了一段时间……蕾伊对他们能够毫无失误地共享琴键并不感到惊讶。一方离开,另一方继续。

 

“你为什么离开绝地学院?”她不得不问。

 

“那是泡泡糖音乐。哦,我们都很好,我总是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但我们有多少歌曲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呢?二十年后,甚至没有人会记得绝地学院的存在。”

 

“我会的。”蕾伊轻声答应。“很多时候,当我离开一个又一个寄养家庭时,绝地学院的音乐是我唯一能带走的东西。它让我保持清醒。”

 

“那么我想还是值得的。”本朝她笑了笑。“但是伦武士……我们并没有按照公式来表演。我可以写我想写的东西。玩我想玩的。我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

 

“我为你感到高兴。”她也想这么做,但她也很失望。她认识到这种音乐的技巧,但凯洛和伦武士表演的音乐比她喜欢的更黑暗。这让她想起了她生活中想要忘记的部分。“本……你有约会的对象吗?”

 

“现在没有,没有。”他停下来弹钢琴。“你呢?”

 

“没有。”她停了一会儿。“你愿意找个时间出去吃晚饭吗?”

 

“蕾伊——”

 

“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本。”她对他微笑。“我真的很想再见到你……”她朝他父亲的房间点了点头。“当事情不那么复杂的时候。”

 

“对我的家人来说,他们总是很复杂,但我希望能再见到你,蕾伊。”他笑了。“我很想这样。”

 

他们如此迅速、如此彻底地坠入爱河,以至于蕾伊无法想象没有本·索罗的生活。他和家人的关系仍然很紧张,尤其是和卢克,但是她的经纪人并没有试图干涉他们的关系。

 

她使他快乐。她知道。这给了她一种奇怪的力量感。

 

在他们第一次做爱六个月后,本邀请她加入伦武士。

 

她想和他在一起,但她不想听武士们演奏的音乐。她让他和她一起巡演。

 

他……无法接受她的拒绝。

 

他们吵了起来,然后尖叫起来,本又骑着车消失在夜色中。

 

这一次,她知道是他的心碎了。

 

当她19岁的时候,她很生气,因为本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和她在一起。她写了一首充满愤怒和痛苦的歌——你是一个怪物——并在视频中以暴力的方式表演,这让她的粉丝和卢克感到羞愧。讽刺的是,这是她写过的最接近伦武士的作品。

 

她不在乎别人的反应。

 

本离开了她。他深深地伤害了她,只有愤怒才能使她不崩溃。

 

本用一首民谣回击道:你说我不再孤单了。

 

她讨厌这样。讨厌这让她有这种感觉。她恨这使她受到伤害的方式。

 

因为生活总是让人痛苦得可笑,所以他们最终参加了年度最佳歌曲奖的角逐。

 

颁奖之夜,她在舞台上演唱了这首歌,这首歌是她没有本·索罗的生活的缩影。她讲完时几乎哭了。

 

她还没走下舞台,本就走上去了。他的眼睛紧盯着她。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示意乐队成员开始演奏。

 

他们没有弹奏《你说我不再孤单了》。

 

一开始蕾伊以为他们会用伦武士的风格来唱她的歌来嘲笑她,但这次……这次不一样。这首歌不像她的版本那样充满了愤怒,而是充满了痛苦和遗憾。

 

最后的歌词让她热泪盈眶。本改变了他们:“你说我是怪物,我想这是真的/但你不知道/我是永远属于你的怪物吗?”

 

她跑过舞台,投入他的怀抱,给了他一个吻,让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本,本,”她绝望地低声说道。

 

“我不能改变,我也不想改变你,蕾伊。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保持原样吗?”

 

她的回答又是一个热烈的吻。

废话小一

Chapter2 雷达技术员马特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复制自之前被屏蔽的评论:雷达技术员的梗是Driver在16年的SNL上演的星战卧底老板的段子,第二次卧底老板的时候他的人设是实习生。


雷达技术员马特——他必须这样想自己,因为即使他想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做不到这一点——独自坐在莫斯埃斯利酒吧的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有饮料,但他没有碰它。他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他的抵抗组织联络人还没有出现。


十五分钟。再过十五分钟我就走。


他已经对自己说了一个小时了。


最后,她来了。


她吗?他们必须派她去?


一个黑头发的白衣...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复制自之前被屏蔽的评论:雷达技术员的梗是Driver在16年的SNL上演的星战卧底老板的段子,第二次卧底老板的时候他的人设是实习生。




雷达技术员马特——他必须这样想自己,因为即使他想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做不到这一点——独自坐在莫斯埃斯利酒吧的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有饮料,但他没有碰它。他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他的抵抗组织联络人还没有出现。

 

十五分钟。再过十五分钟我就走。

 

他已经对自己说了一个小时了。

 

最后,她来了。

 

她吗?他们必须派她去?

 

一个黑头发的白衣姑娘,漂亮,腰间插着一把光剑,背上插着一根勋章手杖。她站在门口,等待她的眼睛适应。没花多长时间。她在这样的沙漠世界里长大。

 

最后她走了进去。

 

他举起手臂帮助她找到他。

 

她平稳地走了过去,自信而优雅。“你好。我- - -”

 

“蕾伊。我知道。”他没有看她的眼睛。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但他想看着她的眼睛。

 

“你是——?”

 

她不认识他。没有认出他来。很好。“马特。雷达技术员马特,你只需要知道这些。”

 

“好吧。对不起,我迟到了。我在来这儿的路上碰到了一些第一秩序的士兵……”

 

“我不想知道。”

 

“那好吧。Maz Kanata说你想帮助抵抗运动。怎么做?”

 

他把一个数据芯片滑过桌子递给她。“第一份订单有一些通过外层空间缓存的供应转储。燃料。食物。水。医疗用品。不多,但足够让你坚持下去。它们只有机器人看守,芯片上有你需要的密码。”

 

“谢谢你。”她拿起芯片,试图吸引他的目光。“你在帮助我们。为什么?”

 

“几年前,一个女孩让我离开第一秩序。我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我没有。她是抵抗组织的成员。”

 

不要看她的眼睛。不要让我看她的眼睛…

 

“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呢?我相信她还会想见你的……”

 

“太晚了。她找到了别人。”

 

“我很抱歉。”

 

“我也是。”

 

“凯洛·伦……你见过他吗?他怎么样了?”她的声音里透着痛苦,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再抬起头来。

 

“我见过他。他还是老样子。充满了痛苦、愤怒和遗憾。独自一人。”他让自己抬头看了一会儿。“所以很孤单。”

 

他们的目光相遇了。

 

他的名字——他的真名——挂在她的嘴边。

 

“你现在应该走了。你在这里不安全。”

 

“跟我来。”

 

“我不能。我们都知道为什么。”

 

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再见……马特。”

 

“再见,蕾伊。”

 

她离开时没有回头看。她不敢。如果她让自己这样做,她知道她根本就不能离开他。

 

她穿过大门,站在塔图因的双重太阳下,假装是明亮的阳光使她的眼睛湿润了。

 

他知道。

 

他知道她已经选了别人,他仍然帮助他们。帮助她。他仍然喜欢她。

 

他仍然爱着她。

 

她想留下来,但她没有。她不能。她和他在同一天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哦,本,”她低声说。“要是你跟我一起去就好了。我们本来是可以幸福的。”

 

但他没有。他们没有。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她又一次离开了他。一如既往。她总是这样。她把他连同她的一部分心,一部分灵魂留在了身后。

 

他的生命礼物紧紧握在蕾伊的手中,她回到了千年隼号。回到她的朋友们身边。回到她丈夫身边。

 

回到坡身边。

废话小一

Chapter1 高中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两个月前,本·索罗犯了他年轻时最严重的错误,他觉得这几乎要了他的命。两个月前,雷·普卢特,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也许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的朋友吻了他——然后本·索罗跑了。


两个月。


两个月来,这个曾经和呼吸一样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的女孩脸上都是受伤的表情。两个月来看着她独自走在科洛桑高中的走廊上。几个月来,他一直看着坡·达梅隆和她调情……看着转校生芬恩(本也不记得他的姓)和罗丝·蒂科坐在她身边。地狱般的两个月。...


【无授翻】被屏蔽重发

ooc预警







两个月前,本·索罗犯了他年轻时最严重的错误,他觉得这几乎要了他的命。两个月前,雷·普卢特,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也许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的朋友吻了他——然后本·索罗跑了。

 

两个月。

 

两个月来,这个曾经和呼吸一样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的女孩脸上都是受伤的表情。两个月来看着她独自走在科洛桑高中的走廊上。几个月来,他一直看着坡·达梅隆和她调情……看着转校生芬恩(本也不记得他的姓)和罗丝·蒂科坐在她身边。地狱般的两个月。

 

这是最好的结果。这是为了她好。一直这样告诉自己,索罗。你知道你是谁,你的血液里有什么。没有你,她会过得更好——更安全。

 

他从车里走出来——一辆黑色和银色的道奇战马,一份来自他父母的礼物——或者是一笔贿赂,让他对他们家的事情保持沉默——进入了高中。他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至少比平常大了两个码,他总是戴着兜帽——直到老师叫他把它拉下来——遮住了头。他个子太高,完全逃不过人们的注意——这是他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还有他的驾驶技术——但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融入了背景,就像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高个子少年在小镇上的一所高中里那样,他的母亲在那里担任市长,他的父亲拥有该州最大的货运公司。

 

他每走一步都在寻找蕾伊。

 

她应该不难被发现。她是学校里最穷的孩子。她穿着一件破旧的白色夹克,破旧的牛仔裤和摩托车靴,无论什么时候都穿着。她的头发像孩子一样地短,没有人记得见过她化妆。

 

本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

 

当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的这句话听起来既愚蠢又俗气,因为原力禁止本·索罗对任何女孩说她很漂亮,本·索罗长着耳朵和鼻子,并且四肢健全。这是坡·达梅隆这样的人的事,而不是本·索罗这样的失败者的事。

 

每次看到她和坡·达梅隆在一起,他都很讨厌。每当她听到他的一个愚蠢的笑话而大笑时,他就感到厌恶。每次他说她好话时,她都会脸红。

 

但是,看到她和坡在一起,就意味着他看到了她。这就是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没有说话。不发短信。只是有机会见到她,知道她没事。

 

这就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

 

但是今天早上蕾伊不见了。无论他转到哪里,都没有看见她。

 

也不是波·达梅隆。

 

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蕾伊在坡怀里的画面……她与爱坡在一起过夜……他的满腔怒火几乎使他着了火。

 

储物柜飞开了。附近的一个饮水机的龙头喷出了水。教室门上的玻璃碎了,掉在地上。

 

每个人都东张西望,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保持冷静,独奏。平静……

 

然而,科洛桑高中发生奇怪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当这种类似恶作剧的事件结束得和开始得一样快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本走进了下议院。阿米蒂奇·赫克斯和帕纳索斯坐在一张桌子旁。赫克斯是个穿着时髦的人,总是盛装打扮,但法斯玛恰恰相反。她比赫克斯高六英寸。一个有着漂亮脸蛋的金发碧眼的健美运动员,同时也是学校的四分卫队长。

 

他们是学校里三个知道本的天赋的人中的两个。

 

“哦,看,”法斯玛慢吞吞地说。“小本尼又发脾气了。”

 

“闭嘴,法斯。”本和他们一起坐在桌旁。他们不是朋友——确切地说——但他们是他失去蕾伊以来最亲密的朋友。“你们俩今天早上见过蕾伊吗?”

 

“哦,看。”他拖了整整五秒钟才开口回答她,”赫克斯说。也许他已经忘了我们最爱的小拾荒者了"

 

“别那样叫她!”本把他的手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我看见她了,本尼。她收集易拉罐来卖。我还能叫她什么?”

 

这一次,本是用他自己的手做出了反应,而不是用他的大脑。他抓住赫克斯的喉咙,开始掐他。“再说一件关于她的事,我向原力发誓我会杀了你,赫克斯。”

 

“让他走吧,本尼。”“他不怎么样,但我喜欢把他留在身边。“哈克斯,别逗他了。我们几分钟前看见蕾伊进来又离开。坡把她出卖了,学校叫来了DCFS。”

 

“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 !蕾伊怎么了?!”他绝望地环顾四周。“坡在哪儿?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他松开了赫克斯。

 

“她的疯叔叔一个月前离开了。从那以后,拾荒——呃,蕾伊——就一直独立生活。显然,她昨晚告诉了坡,坡给DCFS打了电话。”

 

“他在护士办公室。很显然,当DCFS出现时,蕾伊摔断了鼻子。”

 

“很好。我一会儿就杀了他。蕾伊呢?你说她走了。她上哪儿去了?”

 

“你是她最好的朋友,索罗。你告诉我们的。”赫克斯揉了揉喉咙。它是被本抓红的。“至少你是。你为什么要在乎?她讨厌你。她已经说得够多了。”

 

“因为他爱上了她,傻瓜,”法斯玛指出。雷伊挣脱了DCFS,拔腿就跑。不可能超过十分钟以前。”

 

“Jakku,”本说,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要回去了。”他站了起来。“谢谢。我得走了。”

 

“他在追她,是不是?”赫克斯问道。

 

“当然了。你知道的。”

 

本停下来,回头看着他们。“是的,我爱上蕾伊了。我是个白痴,但至少我是诚实的。你们俩从中学起就彼此迷恋,而且你们俩还都亲口说过这件事。不要犯我的错误;在一切都太迟之前告诉对方,因为你不知道失去你爱的人是什么感觉。”

 

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蕾伊!去找蕾伊!

 

他冲回他的车,跳进车里,咆哮着穿过科洛桑的小街道,走出了高中停车场。他对这个城市了如指掌,凡是他知道的,他都拿了,但离他到达Jakku垃圾场还有几分钟。

 

蕾伊自从来到城里就住在那里。从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起,她就和她的黑户口叔叔普鲁特住在一起。那个混蛋给她一个能住的地方,但仅此而已。很多时候,如果蕾伊没有收集足够的废金属来支付她自己的食物,她就不会吃东西。

 

他从来没有报告过普卢特是怎样虐待蕾伊的,因为她求他不要那样做。她不想回到寄养中心。“他是个混蛋,但他不打我,也不碰我——这就是我所能希望的,本。”

 

当他走近垃圾场时,他听到一辆半挂车启动了。

 

“千年隼!”她让千年隼号启动了!

 

这辆千年隼是他父亲独自驾驶时的第一辆卡车。不知在什么地方,他把它弄丢了——他发誓说他不是在打牌的时候把它弄丢的——本以为它永远都不见了,直到他和蕾伊在Jakku的垃圾场里散步时才发现它。蕾伊的手很好,对汽车和卡车也很在行,他花钱请她把猎鹰还给他,作为送给他父亲的礼物。这是蕾伊接受他的钱的唯一方式,也许这能弥合他父亲和他之间的裂痕,自从本的天赋出现以来,这裂痕一直在扩大。

 

现在蕾伊发现了千年隼的另一个用途。在那辆老旧的大卡车里,没有人能阻止她越过县界。

 

他把车停到垃圾场的出口(幸好只有一个出口)。如果她要逃走,她就得穿过——穿过他。

 

千年隼像只生气的河马一样劈啪作响。蕾伊在车里低头看着他。“索罗? !你在这儿干什么?”

 

“蕾伊——别走!”我不能让你走!我爱- - - - - -”

 

“不!不!”蕾伊哭了。“你现在不能这么对我说,本·索罗!你撕碎我那脆弱的心!你现在不能说你爱我!你没有这个权利!现在给我让开!”

 

“不。”

 

“不?我发誓我会开车穿过你,索罗!别挡我的路!”

 

“没有你,我已经死了。我不动。”

 

蕾伊给千年隼掉了个头。“最后一次机会,索罗。我走了。你阻止不了我!”

 

“不。”他能感觉到她的愤怒。她的痛苦。这让他哭泣。“我现在不能失去你,蕾伊。我不能!”

 

你已经做到了!然后她猛踩油门。

 

天哪 !她真的要这么做了!

 

本试图保护自己不受冲击,但他感到自己的车像手风琴一样被压扁了,一时间整个世界一片漆黑。等雨停了,他躺在地上,蕾伊在疯狂地擦去他脸上的血迹。“本…本……”

 

“我没事,蕾伊。不要离开我。求你了。”他伸出手,抓住她的脸,想把她拉过来吻一下,但她什么也没做,只是背过了自己的身子。

 

“本,你是个白痴。”她强迫自己呼吸平静些。“玻璃没有进入你的眼睛,但是你的脸上会有一个难看的伤疤。”她对他不自然地笑了笑。“你还认为我值得吗?”

 

“原力,是的!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觉吗,蕾伊?你感觉不到吗?”

 

“本,你把我排除在外,记得吗?我不能让你回来。你差点要了我的命。你离开我了,本·索罗。我的父母抛弃了我。普卢特叔叔最后连再见都没说就离开了。甚至坡也背叛了我——但你应该永远在那里。你应该永远不会离开我——你答应过我你永远不会离开我——然后你逃跑了。为什么,本?你不喜欢女孩?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吗?不够女性化?太穷还是太矮?你伤透了我的心,本·索罗。现在我怎么能让你回来呢?”

 

“蕾伊……我喜欢女孩。我喜欢你。我爱你。告诉你我的天赋就像你告诉我你的一样。你很美,你很完美。你是我想要和需要的一切!我爱你,蕾伊·普鲁特。我一直都爱你。我一直会是这样。”

 

“那为什么?”

 

“我是个怪物,蕾伊。我要变成怪物了。”

 

“因为你的天赋?如果那使你变成了一个怪物,我也是——”

 

“不,蕾伊。不。不是。”他闭了一会儿眼睛。“你记得听说过达斯·维德和帕尔帕廷吗?”他们的帝国组织?”

 

“是的。这就是我们要保守我们的天赋为秘密的原因——因为普通人害怕像我们这样的人。他们完全摧毁了奥德朗城。”

 

“你知道我妈妈是领养的,对吧?”

 

“是的。她和你的叔叔卢克·天行者找到了彼此并帮助干掉了维德和帕尔帕廷。就在那时,他们发现他们是亲戚。那是你父母见面的时候。那个故事你只跟我说过十几次。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达斯·维德杀了妈妈的生母。”

 

“哦,本,我很抱歉——”

 

“你知道他们的爸爸叫阿纳金·天行者吗?”他闭上眼睛。“这是他和祖母结婚时用的名字。他后来又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阿纳金·天行者就是达斯·维德!

 

“本——这对我来说无所谓。我甚至不记得我的父母。你真的认为发现你祖父是达斯·维德会让我不再需要你吗?你不是他,本。”

 

这是最难的部分。在他们解雇他之前,我们以前的辅导员斯诺克先生给我看了我的私人档案。我就是在那里发现祖父阿纳金是达斯·维德的。我看了我的心理医生的笔记。我父母的心理治疗——他们害怕我会成为另一个达斯·维达。这就是我和卢克叔叔一起过暑假的原因。他告诉他们他可以帮助我——但他看到了我的未来。他看到了我的未来,蕾伊。他被我将来的样子吓坏了,几乎用枕头把我闷死了。他只是及时阻止了自己。”

 

“原力,本。这都是原力之神说的。”

 

“我正要告诉你……但你吻了我。我所能想到的就是成为另一个达斯·维德。杀你就像杀祖母一样。如果卢克叔叔用他所有的力量都看不到我的其他命运——那就没有希望了。我将是一个怪物。这就是我的命运。这就是我的命运。所以我才从你身边跑开——这样你就不会陷进去了。”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弯下腰狠狠地吻了他一下。“掌握命运,本·索罗。保护你叔叔,你父母,斯诺克和其他人。你不是怪物,本·索罗。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你不会变成一个怪物。”

 

“蕾伊,你不可能知道——”

 

她又吻了他一下。

 

“我们要把你送到医院去。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脸的。然后我将和DCFS一起面对现实。但你知道我是谁吗,本·索罗?”

 

“我认识的最神奇的女孩。”

 

“嗯,是的。我也是。”她又吻了他一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女孩。我是那个不会放弃你的女孩。”

 

她从来没有。

aoiselina

一直觉得Kylo/Ben是个悲剧色彩浓重的人物,最初和Rey的相遇就我联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 于是这次看到莎士比亚和星战的结合眼前一亮。

作者将九部SW都改编成了莎翁风格的剧本。仔细一看第八本封面下方是Reylo对战Snoke。而今年七月底要出的第九本封面就是Reylo(已预订,超级期待!)

总体而言Reylo对白中的对立面表现得很棒!总结出一些糖(?)的部分,对话较长的部分我放了图片:


1. 

KYLO: "Gone, yea, but still the elements ...

一直觉得Kylo/Ben是个悲剧色彩浓重的人物,最初和Rey的相遇就我联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 于是这次看到莎士比亚和星战的结合眼前一亮。

作者将九部SW都改编成了莎翁风格的剧本。仔细一看第八本封面下方是Reylo对战Snoke。而今年七月底要出的第九本封面就是Reylo(已预订,超级期待!)

总体而言Reylo对白中的对立面表现得很棒!总结出一些糖(?)的部分,对话较长的部分我放了图片:


1. 

KYLO: "Gone, yea, but still the elements remain:

I see no Rey, yet still receive her rain.”  (2.3.227-228). 


这是Reylo第一次在原来牵引下见面。Rey消失后Kylo却能感受到滴落的雨水。纯粹觉得最后一句读起来很好(浪)听(漫)~


2. 

REY: "[aside:] How shall I speak to this deshirted man

And hope to focus on the conversation?

[To Kylo:] Say, wherefore didst thou hate thy father kind? 

Hast thou no cloak or towel thou canst use?

[Kylo dons his doublet.

I shall repeat: why hatest thou thy father-” (3.3.33-37). 


看到这里笑出声来,对应原作中Kylo光着上身和Rey面对面的场景。Rey表示“这家伙不穿衣服,根本没法专心和他说话!”Kylo听话地穿好衣服才继续对话。


3. 

REY: "Now to another chapter of my tale:

I go to face my foe, mayhap my friend-

The man Ben Solo, he call'd Kylo Ren.” (3.5.19-21). 


Rey潜入第一秩序时的内心独白,表达了她想把Ben当成朋友的意愿(害,我看Kylo想做的不仅仅是朋友)。


4. 

REY: "O, thou hast been the cause of so much death [...]

Death is thine only friend and true companion,

Death follows thee wherever thou dost go,

And waits for thee upon thine own life's end.

We are for light and life, and so adieu:

Ne'er shall Rey look on thee in hope again.” (5.1.550-557). 


接近结尾的独白。这里是虐点,只有死亡能与Kylo作伴。我很喜欢"Farewell"、"Adieu”这些说再见的词汇,有种诀别之感。


图2:

应该是最喜欢的一段台词!倒不如说二人碰触指尖的那幕本就是给我印象很深的Reylo名场面。

给我的感觉是:Rey身处光明,Kylo却窥见她内心的黑暗;Kylo深陷混沌邪恶,Rey却相信他属于光明。

镜面般的句式加上对比强烈的词汇,awsl


图3: 

又是一段呼应的对话,两人执拗地想扭转对方心意。

Kylo那句"'Tis thou shalt turn and stand with me as one." (3.5.52).

awslx2 


图4:

二人合力打倒Snoke和禁卫兵时的台词,我的内心OS: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天生一对心有灵犀默契十足,宇宙民政局我给你们搬来了!

喜欢Rey的那句"two lightsabers as one!" 

这段描写很精彩,仔细品。


图5:

是Reylo并肩作战的插图。


图6:

Kylo邀请Rey加入自己一起统治宇宙时的台词。

感谢Kylo为我们演示表白的错误方式:你的父母是将你抛弃的无名之辈。这个故事没有你的一席之地,谁也不会像我这样珍惜你。

不过语气特别诚恳。


以上^^

好久没看剧本,情不自禁地跟着念出声XD

收到TROS的版本后也会做个总结。

喜欢请支持正版(作者: Ian Doescher),亚马逊有卖。

艾德琳归零了

QQ音乐推荐是魔鬼吧😢今天一打开给我推了这首  Static 听得我爆哭,歌词真的太reylo了...

“又一次,我支离破碎

  正如无数次的以往

  你唇间道出无声话语

  但你双眼中却已空无一物

  你是否仍记得,那般感受

  当昔日夜晚,你我许下的诺言化为真实”

“我深知

  我深知

  你我再无重聚于此之时

  但我仍愿

  并非亦然...


QQ音乐推荐是魔鬼吧😢今天一打开给我推了这首  Static 听得我爆哭,歌词真的太reylo了...

“又一次,我支离破碎

  正如无数次的以往

  你唇间道出无声话语

  但你双眼中却已空无一物

  你是否仍记得,那般感受

  当昔日夜晚,你我许下的诺言化为真实”

“我深知

  我深知

  你我再无重聚于此之时

  但我仍愿

  并非亦然

  而当你我相逢,一切仍如既往”

“我竭力捕捉你踪影

  你却深藏于我肌肤之下

  随日月流转

  你渐入我心肺之中

  而我终能自如呼吸

  身旁却再无你相伴”


😭然后想起...今天已经是第190天了啊...

端午节也不想过了 sad😢

Drowned In Living Waters
Be with me. 和我...

Be with me.

和我在一起


by:elidnaws(Tumblr)


Be with me.

和我在一起


by:elidnaws(Tumblr)

柳达是溜达

【星战】巫术(Kylo/Hux)(含pwp)

标题:【星战】巫术(Kylo/Hux)
斜线有意义

作者:溜达(Люда)

简介:用了一点废剧本的设定。议长赫,有点原力。开头是赫试图原力移硬币,结果失败的尴尬情况hhhh
感谢 @佐荧 翻译废剧本!

神奇之门

备注:其实(几个月前)佐荧就建议我可以写个废剧本垃圾船,结果我给咕到了现在(草
来补交好几年前的船票了2333

第一次写小垃圾,写不好请多担待(x
喜欢的朋友可以考虑按个小蓝手!

标题:【星战】巫术(Kylo/Hux)
斜线有意义

作者:溜达(Люда)

简介:用了一点废剧本的设定。议长赫,有点原力。开头是赫试图原力移硬币,结果失败的尴尬情况hhhh
感谢 @佐荧 翻译废剧本!
  
  
神奇之门
 
 
备注:其实(几个月前)佐荧就建议我可以写个废剧本垃圾船,结果我给咕到了现在(草
来补交好几年前的船票了2333

第一次写小垃圾,写不好请多担待(x
喜欢的朋友可以考虑按个小蓝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