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

83918浏览    4093参与
Siein.柒葉

我开始神奇的联动了!

是我最近喜欢的小侦探们

(L是私心下井装)

p2含有月l与穴酒的cp,雷其中任何一对的请慎翻。

洞哥你不要认输啊,我觉得你和酒哥比月l甜多了!

我开始神奇的联动了!

是我最近喜欢的小侦探们

(L是私心下井装)

p2含有月l与穴酒的cp,雷其中任何一对的请慎翻。

洞哥你不要认输啊,我觉得你和酒哥比月l甜多了!

焜
(◉ _ ◉ )

(◉ _ ◉ )

(◉ _ ◉ )

观月
啊!想画一个衣冠禽兽的月!改来...

啊!想画一个衣冠禽兽的月!改来改去也只能这样了_(:з)∠)_月L大旗,我的青春又回来了!

动作有参考。

啊!想画一个衣冠禽兽的月!改来改去也只能这样了_(:з)∠)_月L大旗,我的青春又回来了!

动作有参考。

我没了

(图是从B站上一个视频中截的)

看着这个笑容,我可以了


(图是从B站上一个视频中截的)

看着这个笑容,我可以了



江口クリーパー

《不可思议的口袋》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lo

作者P站:螺子式id=1136831

《不可思议的口袋》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lo

作者P站:螺子式id=1136831

Siein.柒葉

今天b站动作是真的快

手书过审了!求三连!

这边链接 https://b23.tv/BV1Ma4y1t7VF 

今天b站动作是真的快

手书过审了!求三连!

这边链接 https://b23.tv/BV1Ma4y1t7VF 

观月
超级喜欢死笔的画风啊,不会原创...

超级喜欢死笔的画风啊,不会原创的我只能对着摸鱼了_(:з)∠)_。感觉L变得幼齿了一点呢?(果然这个非人类的坐姿就是很难画)

超级喜欢死笔的画风啊,不会原创的我只能对着摸鱼了_(:з)∠)_。感觉L变得幼齿了一点呢?(果然这个非人类的坐姿就是很难画)

twil商商

今天有西装月和西装L!

双倍快乐*:ஐ٩(๑´ᵕ`)۶ஐ:* 

他们俩都好A啊。。我边画边花痴

幸好没上色要不然又得翻车hhh

美图秀秀还挺好使的嗯

正在摸索画风,形体有参考~

今天有西装月和西装L!

双倍快乐*:ஐ٩(๑´ᵕ`)۶ஐ:* 

他们俩都好A啊。。我边画边花痴

幸好没上色要不然又得翻车hhh

美图秀秀还挺好使的嗯

正在摸索画风,形体有参考~

PostLove

“创造一个让孩子们永远欢笑的未来”………L真的是一个圣母(暴哭)


——lcw小说(港版)

“创造一个让孩子们永远欢笑的未来”………L真的是一个圣母(暴哭)


——lcw小说(港版)

L临渊羡鱼

✍🏻美食记录

🔘 周五午餐:

便当:番茄杂蔬炒鸡胸肉、鱼腐娃娃菜、杂粮饭

🔘 周五晚餐:

凉拌青瓜、凉拌鸡丝、蚝油杏鲍菇

(大晚上吃了好多蒜头啊……😥)

这两天无比热爱凉拌汁 (´□`。)

✍🏻美食记录

🔘 周五午餐:

便当:番茄杂蔬炒鸡胸肉、鱼腐娃娃菜、杂粮饭

🔘 周五晚餐:

凉拌青瓜、凉拌鸡丝、蚝油杏鲍菇

(大晚上吃了好多蒜头啊……😥)

这两天无比热爱凉拌汁 (´□`。)

PostLove

关于这张图是来自lcw小说里头的这一部分内容…安利大家去看这本小说,里面的L不单只萌还有能吃到和月相关的粮(x

关于这张图是来自lcw小说里头的这一部分内容…安利大家去看这本小说,里面的L不单只萌还有能吃到和月相关的粮(x

PostLove
表情挑战格,面瘫真的会有表情吗...

表情挑战格,面瘫真的会有表情吗(x

表情挑战格,面瘫真的会有表情吗(x

L临渊羡鱼

✍🏻美食记录

🔘 周四午餐:

便当:香煎墨鱼饼、酸辣西芹木耳炒腐竹、杂粮饭

🔘 周四晚餐:

叹佬鸡煲–栗子鸡煲(照片是夹掉了香菜才拍的😥)

好朋友约了手作做了耳饰给我,于是一起吃了晚饭

💜耳饰是喜欢的透明紫

加了闪闪的贝壳👍🏻👍🏻👍🏻

✍🏻美食记录

🔘 周四午餐:

便当:香煎墨鱼饼、酸辣西芹木耳炒腐竹、杂粮饭

🔘 周四晚餐:

叹佬鸡煲–栗子鸡煲(照片是夹掉了香菜才拍的😥)

好朋友约了手作做了耳饰给我,于是一起吃了晚饭

💜耳饰是喜欢的透明紫

加了闪闪的贝壳👍🏻👍🏻👍🏻

旧阁楼

[L月]白色线团

*L和夜神月,不可逆

*有原著设定和私设定

*轻微ooc


--------------------------------------------------------------------


  一


  L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虽然周围一片白色,但是记忆都还在,死前夜神月的笑也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明明还差一步就可以揭开基拉真正的面目了,可是死神这样几乎就不可能存在的生物居然与人类勾结了起来,打破这个世界应有的和平与法律。


  微微有些不甘心的情绪让L的触感敏锐了起来。...

*L和夜神月,不可逆

*有原著设定和私设定

*轻微ooc


--------------------------------------------------------------------


  一


  L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虽然周围一片白色,但是记忆都还在,死前夜神月的笑也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明明还差一步就可以揭开基拉真正的面目了,可是死神这样几乎就不可能存在的生物居然与人类勾结了起来,打破这个世界应有的和平与法律。


  微微有些不甘心的情绪让L的触感敏锐了起来。意识也稍微的清醒了一点。


  他的四肢僵硬不能动,眼前也看不到什么能描述出来的东西,可是心里就是波澜起伏,平静不下来。


  就要结束了,一切生命的终点是什么呢?真是让人好奇啊。在一片迷蒙中,L不失兴趣的想。


  很快,白雾中透出一团黑影。


  二


  到了五月份,应该是玫瑰花刚刚开放的季节了,这个世界也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夜神月随意扫了一眼课本,就知道今天课的内容对他来说是没必要听的。


  无聊至极。


  看向窗外,对面的教学楼和草坪也没有发生怎样会让人期待的变化,可是因为不想再听熟烂于心的课程,月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窗外。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空中掉下来了。


  "夜神月!"


  月回头,看向正在讲台上板书的班主任。


  "就算全国模考第一也不能就此松懈啊,我们学校就指望你了呢。"


  周围学生也习以为常,开始小声的调侃和说笑,讨论着和学习不相关的事,有点女生则面带羞涩,往这边偷瞄一眼,又回过身去。


  "我知道了,老师。"虽然以简单的语气回答,但是加上对方那三好学生一般清秀可人的样貌,再加上恰到好处像认错的乖孩子一般的腼腆微笑,让人不由的放松心软。


   等到班主任转过身继续板书时,  月就收起了笑容,面无表情的再次看向窗外。他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看远处的教学楼和草坪,但是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然后月偏过视线,做出一副在认真听课的样子。


  等到放学,月就证实了自己看到的不是错觉。


  一个不经意的楼栋拐角处,草坪上静静的躺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根据位置,颜色和大概形状,应该就是当时掉下来的东西


  离这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些学生在嬉笑打闹,可是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形。月突然有种这本笔记注定要被他拿在手里的感觉,只是随即又觉得好笑,不过是一本笔记本而已。


“……Death note?直译的话就是死亡笔记。是灵异社团开的玩笑吧?"


  虽然这么想,但是月还是将笔记捡起,塞进了书包里,谁叫他现在很无聊呢?看一看也无妨。


  月回到家后打开笔记本,发现里面用英文写着许多内容,一条条的像规定一般,排版的很清楚。


  一开始月还只是觉得很好笑,这么认真,还用英文写?


  但是看明白了其中的内容后,月的表情慢慢严肃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三


  L手里端着装着精致哈密瓜加火腿的盘子,突然的失重让他手一松,差点掉在地上,还好他很快反应过来,托好盘子,手微微颤抖。


  渡发现了L的不对劲,出声问道:"龙崎,你怎么了?身体状况不对劲吗?"


  L没有回答,出神的看着手里的盘子,好像盘子里装的不是哈密瓜和火腿,而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但是怕渡再次发问,L随意的回了句:"我没事",就把盘子连同食物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不再看一眼。快速的翻着电脑里的信息。


  因为L的反应太过平常,渡也没多问,悄悄转身准备下一盘餐点了。


  L不动声色的听着身后的动静,在渡走后,让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做了一下深呼吸。虽然已经知道情况了,可是有关这种非正常事件,他的心里还是跳的很快,花了一段时间思考当前的事,才平静下来。


  就在刚才,他因为基拉,或者说月的阴谋心脏麻痹死去了。可是死去后死神却告诉了他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于是,被基拉杀掉的他,L,龙崎,又回来了。


  被死亡笔记写上名字的人寿命是没有去处的,既不可以加给写下名字的人,也不可能给原来持有笔记的死神,更不可能给死亡笔记,而是通过幻想与现实穿插的方式让寿命得到消耗,最后才能判定被写上名字的人真正死亡。


  根据死神琉克的描述,他至少还有十三年的寿命,虽然也不算长,但是至少被夜神月一笔勾销要好。


  虽然只是幻境不是真实,很多人也会选择在幻境中继续生活下去,毕竟很多被写上名字人都还不想死。


  想到这里,出于从小接受的理念,L便愈发觉得月的行为真的是满怀罪恶,可是,他这次的目标不是专门用他剩下的寿命去做复仇这种已经毫无意义的事。

在琉克一阵怪笑后,又吐露出一个秘密,其实只有少数人有这种特权,其他人的寿命都被暂时保留在这个笔记本里了。


  选中L成为极少数可以重来的死者之一,是因为月在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了。在那场惊心动魄的侦探游戏中,死神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如果以月这样的人为基准,死神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对象,在周周转转后,只好开放了死亡笔记的这个新内容。反正笔记里的寿命是一定要清理的,不然死神界管理者迟早会追查过来,到时后就不能再用笔记愉快的玩耍了。


  L现在相当是为结尾收尾,到达真正的终点,新的开始,在于他的选择。


  当然,月作为笔记的使用者,他的寿命可以说是在写笔记的同时被消耗了,所以他的寿命虽然不能真的被清除,但是也不能像L这样使用。


  苦思冥想后,琉克只好为L设置了一个赌注。寿命是可以分享的,如果L在赌注中输了,就要把自己的寿命均给月,这样月才可以在原来的真是生活中继续。不过在这之前,都是幻境,或者说游戏场地。


  怎么说呢,L虽然还是不能理解死神这种造物的存在,但还是不由得感叹这种东西居然也是有智商和学习能力的,也不知道这些年死神都把笔记给了些什么人。


  虽然这一切看似都对月有利,他L也不是没有报酬的。如果赢了,就可以提取在笔记上被写下名字的人的寿命,在现实中使用。因为之前说过,这些寿命都是被保留在笔记中的,而且是可以被分享的,除了笔记的使用者。


  至于怎么赌,很简单。L他还有十三年的寿命可以用,用十三年的寿命在幻境中彩排,只要改变了最后的结局就算成功。其实还没有这么简单,每次成功都可以提取一部分人的寿命,如果L让月改变"我只有杀死L才能成功"的想法的话,就可以变为现实,L也会重生,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不过月不能。而且月没有之前的记忆,说白了他目前还只是幻境的一部分。但是失败的话,就要按现实中的时间去计算,扣除在幻境中度过的年数,虽然在幻境中是不能真的被扣除的,但是根据赌注,最后算为月在现实中的寿命。


  这样的话,L想,他和月的关系可以说是位置不断的转换,如果以他的重生为目的的话,需要和月从一开始或者慢慢改进关系,以至于让月不舍得杀死他,就可以赢。但是L都觉得这对于月来说是不可能的,不杀死他,时间一长月就会慢慢露出破绽,等于是自取灭亡。


  况且不让月死亡,这也是在他的职务上没有办法做到的。基拉和L你死我活的关系就像警察和罪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从一出生就注定要接替前一代L的位置,十三年全用上也不一定够他从出生起就改变。这是不切实际的。除非让月远离那个笔记,让他和基拉的身份隔开。


  虽然一开始他需要和月搞好关系,但是这其中可能没有多少真情,毕竟他是为了赢得这个游戏。


  虽然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继续活下去的最好机会。但是对于L来说,他并不是很在乎还能不能活下去,当然也不是很想死,他主要是想体验一下,这个以生命为赌注的游戏,他最后究竟能不能赢。虽说是再来一次他已经知道了月的阴谋,但是他也不能就这样拆穿,既然月在现实中最后还是死了的话,如果再被判死刑,估计就会被判定没有实现改变最后结局的要求了。


  不过到最后,他和月所谓的平衡点是终将要打破的,毕竟在现实中,不是他L独自重生,就是月夺取了他的寿命,将他推入深渊。


  L的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只是一瞬,实际上在这白茫茫一片也感觉到月的那种无聊的他,只是再稍微思索了几秒,就决定和他的仇人再见面了。


  龙崎随意浏览电脑上的信息,不禁有些感叹,生命的结束是轮回吗?


  电脑上显示的是在基拉还未浮出水面时的一个案件,早已揭晓谜底的他,在忙于寻找基拉的蛛丝马迹后,差点把这个案子给忘了。


  草草的回顾一遍案件的经过,现在应该已经基本完结了。L看了一下日期,根据基拉作案的日期判断,现在的月也许获得了笔记,也可能还没有,但是要快了,他记得上一个案件刚完结了不久之后不久,就出现了基拉事件。


  现在想想,如果是在月拿到笔记之前遇见他会降低游戏的难度,今后的目标也会大不一样。但是这个时间L不是很好把握,月究竟是在哪里获得了这个笔记本他都还没有弄清楚,是死神直接给他的?还是他在某个特定的地点获得的?月作为嫌疑人的时候是一名将要毕业的高中生,那他是在快要毕业前就成为基拉的?还是在很久之前就捡到了这个笔记本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再使用的?


  龙崎突然感觉自己对这个嫌疑人的心里还不是特别了解。再加上死亡的时间也许不算久,但是他对于月是基拉的推理似乎也忘掉了许多。


  不过,没有关系。


  龙崎缓慢的的翻着资料的页面,上面是月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资料,最后停在了一张图片上,少年拿着球拍,脸上带着再爽朗不过的微笑。龙崎不用看也知道是月得到网球比赛冠军的报道。


  还有十三年。还有十三年可以去了解这个人。


  龙崎下意识的咬着手指,旁边的哈密瓜已经凉了许久。


  还有,要明确一个目标。就算他是月从小到大的挚友,或者是生死之交,如果不按照月的理念去做事、听他的安排,龙崎觉得,月知道他是L并且是一定会阻碍他的道路的时候,当然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所以,究竟要怎样?让月改变想法,不去杀死他,即使不顾信念和生命?毕竟他也不能直接杀死月。


 伟大的侦探苦思冥想,回忆了一下基拉的理念,回忆了一下第二基拉海弥砂,她对月就是不顾生命也要保护他,不过,那是因为爱情,就没有办法考虑。


  对了,弥海砂是第二基拉,而且是月的女朋友,要不就在她获得笔记之后,还没和月交往之前拘留她,这样也许会方便获得笔记,削弱月的势力,也会方便他的进展。


  


  四


  "我杀人了吗?"


  随着电视上犯罪分子们死亡的消息一一播报,月感到无比的惊恐与不知名的兴奋。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甚至有了想要呕吐的感觉,不住的喘息着。


  月快步走出房门,到卫生间用水洗了洗脸,让自己跳动不已的心平静下来。


  "月?怎么了吗?"月的母亲听到动静从卧室里出来看了一眼卫生间,卫生间的门正关着。


  月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深吸了几口气,向门口说了句"我没事"。以他的心里素质,虽然有违平时对于正义的观念,但是他也很快就接受了,并且当做一种无意识犯罪,不应该多加谴责。


  原来这种超自然现象是存在的吗?既然已经有确凿的证据了,不应该是巧合。这种杀人的利器居然是存在的,如果落在了不法分子手上该有多危险。还好……


  月打开卫生间的门,用余光看了一眼卧室的门,看来母亲已经回到房间了。最近晚上睡不着也还是不要去客厅了。


  回到自己的卧室,悄无声息的拿出笔记本,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有涌动了起来,和刚刚不同的是,月有了一种可以掌握他人生杀大权的感觉。只是做这种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吧?就像所有类似于这样的故事一样,被夺取灵魂什么的?


  月一边等待着死神的到来,一边奋笔疾书的写着罪犯的名字,希望在大限将至之前多为这个世界做什么。


  只是月没想到,等来的不只是死神。


  五


  龙崎很快找到了月所在的学校,并且直接提前了对于警方势力的拉拢,目前已经有基拉事件的苗头了,不过还没有完全引起人们的重视。


  按照先前的手法找来了可以信任的那几位警察。这些警察在被质疑时说的话都一模一样。不过龙崎在安抚了夜神总一郎之后,不管他们的想法如何,最后还是按照龙崎要求提前搜查了一遍月的学校和月回家的路线附近,确认没有发现什么 "类似于黑色的,封面写着‘Death book’的笔记本"。L感觉这个笔记本拥有的能力实在是太不好办了,写个名字不到几秒钟,警察就要处理数不过来的案件。


  虽然还不知道笔记的存在的警方一头雾水,动用警方去找一个笔记本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但是连一直在幕后操控的侦探L都亲自出面了,想必是有他的道理。而且既然没有线索,就只好默不作声的按照L的命令去找,甚至灵异部的后山旧楼也搜过,差点被社员们告亵渎了神灵。


  难道连L都相信这是鬼怪在作祟?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警方还不至于产生太多怀疑L能力的想法。只是警察不是黑势力团伙,面对校长的质问,也只好光明正大的拿出警官证搜查,不免在校园内引起了较大的轰动,不管男女,年轻的高中生总是很好奇这种和犯罪有关的事的,纷纷传递着消息,想不知道到都难。幸好提前隔绝了外界媒体。


  新的转校生流河旱树,在这轰轰烈烈的搜查中,在放假过后新学期的入学考试中,以身世成谜但是入学考与夜神月并列第一的传奇经历进了这所高中。


  这些事情月想不注意都难。因为基拉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太严重,甚至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基拉这个代号,不过很快就会事发。在这之前,龙崎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告诉月他就是L。


  "你是夜神局长的儿子夜神月吗?"


  "……"


  "是的。"


  "你认识我的父亲吗?"


  虽然有些诧异,但是月只是稍微流露出一些在语气中。因为最近一直在思考对罪犯的制裁的事,他对父亲是警察这件事显得格外敏感。即使对于这个转校生并不算熟悉,但还是斟酌着回答了。


  可是这次L却并未再次搭话,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话题就被终结了。


  虽然月很想知道对方是怎么认识父亲而且知道他父亲是局长的,但是在刚演讲完落座在人群中间,有些不好开口,毕竟话题是对方引起的,看龙崎的态度,应该是不会再说下去了。


  想到这里,月特意控制了一下自己,不让自己现在的态度显得不耐烦,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觉得这人真是故弄玄虚。


  L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被月讨厌了,他心里很是迷惑,他自当出生以来就一直用着过人的智商思考着怎样成为合格的侦探或是怎样破案,虽然基拉事件是很难解决,可是说到底还是一个侦探游戏。


  可是现在不仅仅如此了,简直像游戏的标签从"犯罪""推理"一下变成了"恋爱""养成",L从来没玩过这种类型游戏,也没想过这些。而且经过生死的变化,L感觉自己对月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本来想要试探一下月的态度来判断月现在有没有笔记的。但是就现在来看,试探还不如在第一次见面增进他的好感。因为人对于别人的第一印象犹如曝光的电影胶片一样会给对方带来不可磨灭的影响。


  虽然L比较理解月追问和不再追问的理由,也能理解以月的性子突然冷漠也是理所应当。但是他还没想好在感情方面上要怎么回应。第一印象的策略怕是要凉。


  不如还是按照他自己的方式来吧,其它的办法他很难去实践。L越想越觉得有哪里奇怪,最后干脆还是以自己的常态去面对,只要日常中稍微在意一点就行。


  "月君,今后也请多指教了。对了,前段时间放假我提前来学校,遗失了一本笔记本在这个学校或者附近,如果月君有看到的话,请转交给我。"


  L观察着月的表情,月只是淡淡的答应了一声,面上并无什么波澜,不过,他的心里真的也是这样坦荡无所谓吗?


  当然,月在L说完这些话时候,有考虑过要不要直接把笔记的事告诉他,询问他有关笔记的事,但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和不信任的情绪,且月不喜欢这样被动的接受别人给他的线索,于是就随着演讲结束后的人群很平常的起身回去了。可是在听到笔记的消息时,他的感官收到了极大的震撼并开始有种危险的直觉。


  流河旱树?他究竟是什么人?用这种一看就很像是假名的名字,那本笔记是他的?


  月有种感觉,对方好像在一步步深挖着的他的过去,现在,也许还有未来?月摇了摇头,他开始考虑笔记的事。


  很巧的是,就在这天晚上,死神照常来到了月的家里,看着月说之前一样的话,他也一样的应答,顺便吃点月的苹果。


  虽然月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但是死神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死神了。是和L做过了赌约的死神。看着风华正茂的少年,回想他最后死在楼梯上的样子,就算是琉克这样没有同情心的死神也不禁有些感慨。不过现实还是对目前的月有影响的,那是可以被成为直觉的东西吧?而且虽说是幻境,但是这种感觉也是会叠加的。随着对L的感觉越熟悉,也就越不容易说服月不杀了L。


  不过月好像也开始有点不一样了呢。随着对话的推移,死神回想了一下月应该要发表自己想要成为神的豪言壮志了,虽然一开始的愿望应该是不会变的,但是月迟迟没有讲,他的话开始出现异端,不,应该说,月的人生都发生了转变。


  "对了,既然这本笔记不是特意给我的,那还给过别人吗?


  死神选择说实话:"是的。"


  "那么……之前捡到笔记的人是叫流河……一个头发散乱,带着很重的黑眼圈并且走路弓着背的高中生……吗?"


  虽然不确定对方的名字是不是假名,但是月还是选择描述一下,这样死神的应该会更容易想起。另外,虽然月感觉对方不像是高中生,但他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是干什么的,就随口加了一个称呼。


  "不是。"死神回答。


  这让月有些迷惑。


  "那这个人和死亡笔记有什么关系吗?"


  这就让琉克很犯难了,虽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时解释不清,当然他也不能解释,这样还有什么趣味性呢?


  所以死神只有含糊不清的回答:"反正我记得是没有。"


  月看了一会以不停吃苹果为掩饰的死神,最后什么也没有再问,就转过身去。


  这让被无视了的死神急的差点问出口:


  "不对啊,少了两句话!"


  不过琉克忍住还是没让月补充他的话,静静的吃苹果以示怀念。


    六


  因为人民警察莫名其妙的要求,班主任不得不调了一下座位让龙崎坐在月的右边最近的地方。


  这让月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不满,感觉这个流河旱树是特意来找他的麻烦的了。


  关于笔记的回复一律为:不知道,不清楚,没看到。


  月没有多问,既然对方比较关心笔记的下落,那不如按兵不动,后面应该就会慢慢透露出他想知道的信息。可是后来对方就不提了,好像已经确认了他没有笔记或者是已经打探了七八分这样,开始问一些看起来无意义的事。


  "月君,可以告诉我这道题的算法吗?"


  "这道题已经反复被讲到过,我觉得你应该会做才对。"


  "不,我希望月君能再向我解释一遍。"


  "我现在可能要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去看一下最近的复习资料。"


  "可是月答应过高田清美向她解释一道题,是约定好了准确的时间的吧?到那时月应该是有时间的。"


  "……要不我现在讲吧,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真是麻烦月君了呢。"


  "……"


  "月君 ,放学后可以一起走回家吗?月平时是一个人回去吧?"


  "是,我比较习惯一个人回去。流河旱树……你的家的方向不是在我问这边吧?况且你不是坐车回去吗?"


  "那并不重要,我记得月君放学后没有多余的安排,请务必和我一起走。"


  月感到压抑不住的怒气,虽然他很想直接拒绝对方然后撇清关系,但是现在正值成为基拉的关键时期,他还要维持自己在学校品德兼优的好学生形象。


  而且有种不知名的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的一举一动都要注意,这种感觉莫名其妙,但月为了不引起事端,还是稍微顺从了一点龙崎的要求。


  时间过的很快,基拉事件很快闹的沸沸扬扬,可是渡发现龙崎似乎都不予理睬,甚至接了这个案子却不行动,让警方先维持一下公共秩序。而警方出于之前L对基拉事件的未卜先知很是钦佩,默认为L在暗中准备,便尽职的帮他善后了。


  但是随着第一次龙崎带着月到家里无所事事不知道在聊什么,第二次带着月在客厅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第三次……老人愈发觉得不对劲,他觉得自己要提醒一下L自己的职责所在。


  "龙崎,你最近在基拉事件上有线索吗?"趁着月好不容易不在的时候,老人趁机发问,想知道L最近到底在做什么。

  

  龙崎轻轻用勺子搅拌着放满了方糖的咖啡,但是没有喝,而是先回答了渡的问题。又或者说是没有回答。


  "在您看来,像月这样的人会对什么比较感兴趣?"


  "这不应该是龙崎你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吧?"就算是平时对龙崎很满意的渡,也很担忧龙崎的人际交往。


  "没错,基拉的案子是很重要。"


  其实就是月现在的状况很重要。L在心里说。


  由此看来月现在已经作为基拉在制裁罪犯了,而且海弥砂目前还是自由身,可以帮月办事。那么,很快就会有确凿的证据出现了。


   七


  快一个月了。

  

  这段时间龙崎只是问他些不相关的问题比如说"月君不喜欢吃甜食吗?那要来点爱尔兰咖啡吗?",又或者是月早做好准备的"月君对于基拉是怎么看待的呢?"这样的问题。


  月在客厅暖色的灯光下显得很从容,不管怎样敏感尖锐的问题他都能回答的完美无瑕,龙崎早就明白这类问题已经没有了意义,他只是想看月有些透明的琥珀色眼睛里投射出那样认真的光,是所谓的的理想吗?就不能换点别的?


  如果是关于私人的问题,月就随便应付,而且除了甜食以外,其它的都可以品尝,这也让龙崎感到惋惜。而且龙崎发现,喝过红茶的月君会意外的很放松。也许还有灯光的作用,月的目光显得意外的温和。但是,在这温和下,暗藏着杀机也不一定。


  有次月居然在龙崎家睡着了,这让他一度怀疑红茶里有迷药或者吐真剂,让他暴露自己是基拉,在那种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他怎么能睡着?!


  对此龙崎只是很无辜的表示自己也喝了红茶,月只是太累了而已,况且他们不是已经认识很久了吗?在朋友家睡着也很正常。月需要多加休息了。


  月又是很敷衍的回答了龙崎关于朋友的说法,至于认识了很久月怀疑只是龙崎单方面和他认识了很久的感觉。这让月想到了自己日夜都在写的死亡笔记,反而因为龙崎的话立刻清醒了起来,还好他做了应急措施,提前写了几个星期的罪犯的名字,不然少一天没有罪犯死亡就暴露了。


  想到这里,月也一直在心里对龙崎有着怀疑。


  龙崎曾经告诉他其实他正在警察局工作。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真假,但是月也没太过惊讶,从很多痕迹来看月早就猜到L的工作可能和警察有关,不过是哪一种呢?每天和一名高三学生清闲的喝咖啡?


  对此,海砂也感到很是变扭。


  "海砂就知道那个人不是正常的高中生,他霸占月的时间都可以让海砂和月约一百次会了!"


  不管怎样表达,月觉得海砂说的话是事实。


  龙崎很委屈,他可是通宵在工作,和基拉一起喝茶当然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啊。后来因为海砂的无理取闹,现在不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喝茶了吗?


  当然明面上他只是说:"我做的事是和警察有关,而不是作为一名警察,月猜一猜我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呢?" 


  月结合龙崎以往的谈吐和说话内容,还有电视里播报的消息,L与基拉的对决……其实早就应该知道的,只是月不想说出来罢了。


  不想说出来。


  "有关警察的职业有很多,范围也太大了吧,这样我没办法得出来。"月半开玩笑的说。经过长期的互相试探,他们两个人现在心里像明镜一般,L估计已经明白,自己早就暴露了。


  不想去确认。


  恐怕L没想到基拉就在他身边吧?那么他现在和龙崎,又或者说基拉和L是什么关系呢?


  就在月对于龙崎与他的关系感到费解的时候,他没有想到,龙崎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少有的露出了一点笑容 。


  "月知道的。我的职位,让我离基拉,只有咫尺之间。"


  月低下头,稀碎的头发掩盖了月的表情,他轻笑一声,然后像平时一样暗示自己和基拉没有关系。


  不愧是L,已经暴露了吗。


  L看着眼前的这个月,既强大,又虚弱,看起来既有年轻人的活力,又带着不同于常人的苍白与老成。他成为一名侦探,是培育了多少年,而月呢?他又是怎样一步步做到这种境地?


  L想,如果一开始月就没有拿到死亡笔记的话,他们也许就不会见面了吧。至少不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他明明可以早点找到笔记并销毁,却没有那么做。之前,正是月让他的人生结束,而现在,又是不一样的开始。许多事情,L认为,如果不是月的话,自己是永远不可能经历的。


  月没有发现L的神色的变化,他的思绪也飘到了很远以外。要杀掉L吗?这是最好的方法了,难道他还有其他选择吗?不如就让海砂杀死龙崎吧,趁她还没被警方抓住。


  弥海砂看了看龙崎和月两人如出一撤的开始走神,但是她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月会和这个人走那么近呢?真的只是因为被怀疑了吗?


  可是月的侧颜又安静,又美好,让人不由的觉得很可靠,海砂不考虑月的过去,现在,她也不考虑自己的未来。她满心都是月成为新世界的神的样子,为了月的愿望,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祭献。


  八


  现在各个国家都已经开始重视起基拉事件了,日本的警方也开始感觉不对劲,可是两个当事人丝毫不在意,狂风暴雨还去赏花。


  准确说不是去赏花,而且月是被硬拉去的,L本来说他想回自己出生的那个孤儿院看看,结果走到一片花田后,在那里看了许久,就不动了。


  "你不是说去孤儿院吗?就是这里吗。"


  L摇了摇头,"不是,孤儿院在这附近,我从前有听说过这附近有一片花田,但是从没来看过。"


  "那你就不能晴天来看吗?"月有些无奈的挥了挥伞,雨滴成股流下,落在花瓣和绿叶上,所有的花都随着雨滴、随着风摇着,只是都模糊不清。


  "我记得海砂她今天有一场戏要在雨中出演,没办法推迟。"


  月刚下车,听到L的话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本来想借机为难龙崎几句的,但是看到雨中的L,什么也没说。


  L站在风雨中,撑着伞朝着一个地方看去,久久的站立不动。月看向L所看的地方,可是模糊又空旷,没有什么类似于孤儿院这样的建筑物。


  "龙崎,你在看什么?"


  L似乎没有反应,还是站在那里。


  "龙——崎——"


  L似乎终于听到了一点声音,朝月这边看去。


  "龙崎?"


  L把手放在耳边,表示雨声太大了,他听不见月的声音,于是月快步走到L的旁边。L就站在那里,看着月举着上,走过来,就像之前在天台上一样,他到他身边来了,可是实际上,他们差了一个生死那么远。


  L看着月的头发都被风刮进去的水滴打湿了,月的眼睛也有种湿漉漉的感觉,大概是因为睫毛上也沾了些雨水,衣服是平常很薄的白衬衫,被雨水沾湿后有些透明。


  "龙崎,你……?"


  L突然离月很近,好像是怕他听不见他的声音一样。


  “月,你这次听到钟声了吗?”


  但是这次不仅雨下的大,在旷地里,还有狂风。呼啸的风声令仔细想听L在说什么的月带着迷惑的眼神看着L,没想到的是,L将伞随手抛下,就在月的目光投向随风飘走的雨伞时。


  L走近月的伞里。吻了一下月。


  就像露珠一样,带着一丝凉意但是还有晨曦的温暖。


  月呆愣在原地,心跳由一瞬间的停止到难以停下,手中的伞也滑落,情绪由震惊转变为愤怒。最后,他一拳打中L的脸。


  打完以后,月突然感觉自己早就想这样做了。


  "你……"平时不管怎样的场景都能应对的月,此时简直比看到L承认自己是基拉还震惊。


  L也没有还手。


  "月……你冷静一点。" 


  "你刚刚……你怎么能……?!"月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就是接吻吗?又不是第一次了,因为对方是L就大惊小怪吗?


  但是月快被自己的理论给气笑了,没错,就因为对方是L。他转身就回去。


  然后月和L就这样沉默着上了车,一直到月的家门口。月快速进了浴室洗澡防止感冒,也是不想让家人看见他的这幅样子,想到L,月还是一阵的恼火。


  L也好不到哪里去。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湿透了的衣物后,桌面上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国对于基拉的诉控和求助,还有日本警察的追问。看来等不了那么久了。


  要和基拉之间快点做出了断。


  九


  不管怎样,L还是觉得,不能抛弃自己长期以来的信念为月助纣为虐,也不能就这样让月在牢房里关一辈子。


  那么,就按照之前的说法,向外说明是有死亡笔记这种超自然物品的,但是不说明笔记的用法,防止其他不法分子的觊觎。只说这个笔记就是罪魁祸首,能控制人的心智,造成罪犯死亡案件,不管人民群众对这种事情信不信,既然有关部门和L都这样说了,那就是事实。

  

  而且只要笔记被妥善存放,就再也没有发生罪犯死亡事件后,这样几乎所有人都会深信不疑了。


  现在只要不让警方知道笔记在月那里,并且将所有的笔记都弄到手就可以了。


  如果月够安分守己,被所谓的"基拉事件真相大白"的新闻吸引后,就很少会有人再追究是不是月的责任。也很难追究是不是月的责任。


  只是收集笔记这一条很有难度。


  难道要把月抓起来严刑拷打?这样真的可以吗?


  正当L思考怎样从月手里弄出笔记,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时,没有想到,弥海砂会亲自找他。


  "龙崎,你和月到底是什么关系?"海砂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龙崎。


  晓是见多识广的L也很困惑,弥海砂这是想要做什么?在这种时候,宣誓她对月的主权?


  "如海砂所见,我和月君只是朋友关系,或者只是较为相熟。"


  海砂犹豫的的表情突然变得很郑重其事的样子,看向蹲坐在餐厅椅子上准备点一些甜品的L。


  "可是我在花田那边看到你们接吻了。"


  L突然没了食欲。


  本来L有点可惜,听海砂讲这些无关紧要的话还不如睡觉,现在他几乎被海砂的话强打起了精神来。


  但是面上L还是不动声色,女人的第六感吗?就特意推了这次重要的工作来跟踪他和月?难道说……海砂拍戏的地方就恰好在那个花田?


  "海砂没有想到,你对海砂的月带有这种想法!!!"


  海砂带着明显的诉控意味,毕竟她是月承认的女朋友,不管虚情假意,从名义上来说,有种捉奸在床的感觉。


  虽然很滑稽,L只是有点担心她会直接在笔记上把他杀死,这样他就没办法继续获得月和对方的笔记了。想起来,他为了有个结果准备了有快半年,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但是该发生的事也差不多有一半都发生了,还有些……额外的。


  讲到关于花田的事L就头疼。现在他和月自然是不来往了,月肯定也恨不得他早点死。


  L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是想利用月的感情,就像月利用海弥砂一样吗?且不说他不擅长这一类,而且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事后分析,L觉得可能是他平常不管想吃什么甜点,渡都会不限量不限时供应,于是只要遇到让自己满意的甜点就随意的品尝了吧?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很想知道海砂想做什么,明明已经亲眼所见和确认了,剩下的就只有愤慨和埋怨了吗?还有什么要说吗?


  果然,海砂的语气似乎在刻意降缓,又说了几句被L一一驳回后,她忽然转换了话题。


  "那个……龙崎……你不是要杀了月报仇吗?"


  从这一句话中,L就明白了很多事。


  海砂也不隐瞒,把一切都直接告诉了L。


  "海砂本来以为自己死了呢,可是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海砂看到了月的死神,他告诉海砂有关剩余的寿命可以再使用,而且如果赢了还可以提取其他人的寿命的事。"


  "海砂高兴极了,虽然最后其实是月让海砂去死的,但是海砂对月的爱一点也没有减退,海砂也做好了为月牺牲的准备。可是月却死了,这是海砂生命中再也不能更痛苦的事了。海砂愿意把自己剩下的寿命无偿交给月,虽然交换过两次死神之眼所剩不多了,但是能看到月重生海砂就很满足。"


  "可是,那个死神却又说我使用了笔记,虽然笔记不一样,但是性质是共同的,也就是说海砂没有办法做到这些,海砂的愿望破灭了,可是却不能失望的再死一次。"


  "死神什么的真是太气人了!完全就是在戏弄海砂!"


  "但是就在这时,死神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要海砂把剩下的寿命的一半都交给死神,就可以像没使用过笔记的人一样进入幻境,只是不能重生。海砂没有办法拒绝。现在,海砂的剩余寿命,只有一半的一半的一半,死神说大概只剩下一年了。"


  "一年也很好啊,一年可以和月度过很多最后的时光了。但是如果挑选在月没有遇见拿到笔记的自己的一年里,就没有办法和月交集。可是挑在月同意了自己作为女朋友的请求后,又为了计划的实施不能和海砂多接触。海砂为了知道月的对手——龙崎你的消息,特意又换了剩下寿命的一半,剩下半年,才知道了龙崎你也是之前的龙崎,有之前的记忆。"


  "而现在……海砂的寿命快要到尽头了,再过几个星期,甚至是几天,海砂就要真正的死了。"


  海砂不说话了,她低下头,似乎感觉到了死亡带来的无限痛苦与黑暗,那是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能体会到的。L就能切实的感受到。


  在海砂讲述的这段期间,L一直没有插话,很有耐心的听她说完,途中消耗了好几盘甜品。


  L也不是没有侦破过几起关于情杀案的,但是突然就觉得,原来爱一个人居然真的能做到这样。


  也许从海砂这可以找到突破点。于是他稍微改编了一下死神给他的游戏规则和他原来的计划,像海砂表示,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让月远离笔记,摆脱基拉的身份,不然他就迫不得已只能判处月死刑了。


  虽然一开始海砂会担心这样月就不能实现他成为神的愿望了,但是在L以月的性命的逼迫下,再加上L说这是月的给海砂的指示,让她暂时保存笔记后,海砂表示一定会在自己死之前完成月的指令。


  成功后,L感到此事终于有了转机,他突然很想见一下月,因为这可能是在这个世界他们最后一次喝着红茶闲谈了。不过以他现在和月的关系,恐怕会遭到拒绝吧?


  不过,他和月又是什么关系呢?L感觉其中有一张薄膜,很轻易的就能戳破,可是他和月就是视若无睹,不愿去面对。


  在计划安排完毕,海砂准备走的时候,她回头,看向L,眼睛很亮。


  "如果龙崎和我一样也是爱着月的话,那龙崎一定会帮月的吧?"


  L一阵愣神,薄膜好像被啪的一声戳破了。


  不过,他很慎重的回答了给予了回复。


  "当然。"


  就是这两个字,穿越了生生死死,人生的起起伏伏,最后,尘埃落定。虽然没能传到那个人的耳边,但是那个人早已经明白了。


  所以,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吧,海砂决定相信L的话。


  后来的事就简单了,在月所持有的笔记本被死神收走后,海砂以代替月惩罚罪犯为由顺利的拿到了笔记本,交给了L。L按照之前的计划将真相公布于世,月的计划算是失败了,而他,L,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不,并不是真的胜利者。


  在一片泛白的不知名的虚无之境,死神怪笑着恭喜L的成功改写,L现在可以随便提取在笔记中的寿命并且重生了。但是L从一开就对重生没有兴趣,他死后的不甘心在于没有赢得这场游戏和没有明白自己对月的心意,不过这两样都实现了。


  在没有月的世界里重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死神对于L的请求显得无比的欢愉,并且爽快的同意了。


  L的请求就是,将自己拥有的所有寿命包括可以调去笔记中寿命的权限都转交给月,让月重生。因为寿命是可以转交的。


  十


  但是幻境中知道了真相的月,很难相信海砂居然背叛了自己,而当他找到海砂的时候,对方已经没有呼吸了。海砂这次死的很宁静,心脏麻痹的很快,海砂死之前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幸福,为了月,她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死而无憾。


  月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海砂背叛自己的行为是因为被死亡笔记操控了死前行为的话,那是谁在这幕后冥冥的操纵呢?是L吗?


  这不是L的作风,他不会滥用笔记去杀人的,可是这次L的做法也令他大开眼界,以这种方式来免除他是基拉的嫌疑,又不让他使用笔记去杀人吗?


  就当他想去L那里了解这个侦探究竟是怎么想的时候,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预感成真,L也心脏麻痹死亡了。


  "这究竟是——?自——杀——,还是——?"


  即使是月,他也在多次震惊中迷茫了起来,可是还不够,最后的真相没有探求出来,但是新的消息公布,死亡笔记被确认烧毁了,其实没有被烧毁的实物证据,只在L的一份电子稿的日记上写了,死亡笔记被烧毁了,而且烧毁后什么也没有,所以没有残余的灰烬。


  月从父亲的电脑上传来L的日记,反复看了几遍,但是上面写的只有对基拉客观的描写记录。


  只不过,在某一天,月盯着电脑上的文档许久,并且无法再得出什么结论时,发现最后一页,也就是L写的最后一页的左下角有细小的黑线,一般人都不会注意文档上有没有多出来几毫米的细线,除非是把一份电子稿看了很多遍的人。


  月拉大了那一排黑色的细线,发现这是一组摩斯密码,解出来以后为—— l. l .l i g h t这几个字母,前面三个L特别的用点分开了。


  月又解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就突然很想再揍L一拳,就不能留点有用的信息吗?可惜L已经不在身边了。


  L其实一直有个私心,他很希望不管是幻境还是现实中的月,都能好好的,最后,他一个也没有办法放弃。



  -END-

PostLove
没时间画全身了。。拉个大半身。...

没时间画全身了。。拉个大半身。。

没时间画全身了。。拉个大半身。。

无心睡眠

[L月]Evil With Evil (я)

Summary

夜神月谋杀L的计划失败后,一切都不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发展;或者说,他即将面对无法承受的后果。


※全文8k+,下药,强制sex,其余省略

※这篇其实是刚入坑的时候为了爽而写的,隔了两个月想起来终于增增改改把它完成了,想法确实发生了不少改变,害。(像看到过去青涩的自己,怪不好意思的

纯粹开车而已,请别太认真,还有,这次真的没有刀!!


虽然但是,如果喜欢求个评论可否



总之请点这个 


Summary

夜神月谋杀L的计划失败后,一切都不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发展;或者说,他即将面对无法承受的后果。



※全文8k+,下药,强制sex,其余省略

※这篇其实是刚入坑的时候为了爽而写的,隔了两个月想起来终于增增改改把它完成了,想法确实发生了不少改变,害。(像看到过去青涩的自己,怪不好意思的

纯粹开车而已,请别太认真,还有,这次真的没有刀!!

    

虽然但是,如果喜欢求个评论可否






总之请点这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