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arry

13.4万浏览    4020参与
栗子

LS|有期后会5

  Larryx重生Sal


-11


在Larry四处乱逛的时候,Sal坐在电脑椅上,一口气将五层神秘的洞里看到的眼睛、Larry家厨房诡异的红眼黑影以及见到Megan的事全都和Todd说了个一干二净。


Sal信任Todd对于信息的处理和接收能力,他一向都是最理智聪明的那个,如果说Sal是四核的大脑,那Todd绝对是八核。


更何况他有十足的把握知道Todd也在怀疑着这一切。


那双幽绿的眼眸透过镜片牢牢地订住了Sal。Todd常常运用这样的凝视来辨别对方是否在说谎,或者别有用心。这招一向好用,每次Todd的男友Neil有什么事瞒着Todd的时候Todd总会这么盯着他,...

  Larryx重生Sal


-11


在Larry四处乱逛的时候,Sal坐在电脑椅上,一口气将五层神秘的洞里看到的眼睛、Larry家厨房诡异的红眼黑影以及见到Megan的事全都和Todd说了个一干二净。


Sal信任Todd对于信息的处理和接收能力,他一向都是最理智聪明的那个,如果说Sal是四核的大脑,那Todd绝对是八核。


更何况他有十足的把握知道Todd也在怀疑着这一切。


那双幽绿的眼眸透过镜片牢牢地订住了Sal。Todd常常运用这样的凝视来辨别对方是否在说谎,或者别有用心。这招一向好用,每次Todd的男友Neil有什么事瞒着Todd的时候Todd总会这么盯着他,只消一小会--Neil就会全盘托出给Todd预备的惊喜或是别的小秘密。


Neil曾经和他们吐槽,他对Todd这样的凝视甚至有了PTSD,当然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后来只要Todd一这样盯他,他就选择亲上去,Neil讲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Ash翻了个白眼,Larry则是直接把Sal拖走了---三人都不想听小情侣甜蜜伪装的抱怨。


Sal安慰自己,毕竟你只是在做一道你曾经做错过的,决定你毕生命运的一道选择题,况且你还有了排除项,你有把握,不是吗?


“你赢了,Sal,我想我相信你,我会协助你发掘超自然现象的”


Todd妥协了,就像石块砸进了绿色无波的潭面。


“话说回来,我也一直怀疑我们家的浴室有着灵体现象”


“Megan也是在浴室发现的。”


Todd站了起来,似乎是要活动一下久坐的腰,Sal也跟着站了起来


“---那还真是奇怪,我怀疑他们借着这些管道来做导体,不过这都只是我的猜测”


“我带来了Gear boy,它似乎在碰见Megan的时候会亮起来。如果你真的怀疑浴室的怪异,不如咱们去浴室试试。”


“嗯,这正是我想和你说的,走吧”


Todd已经移动到了门边,扶上圆形的把手,正准备打开房门示意两人一起出去的时候,Sal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等等,妈的,Larry去哪了??”


-12


Larry此时正在客厅和Morrison夫妇闲聊,远看氛围其乐融融,似乎他们才是一家子。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棕色的长发加在红色头发之间的差异,以及Morrison夫妇涨紫的脸、脸上挂着的傻笑和迷蒙打转的眼神的话。


沙发左边的桌子有个紫色的玻璃罐子,形状诡异,像一位胖妇人的身体。里面的黑色的物质粘稠的挂在壁上,看着像504的马桶一样让人反胃,Sal绝对不想去闻。旁边还放着一块蓝绿色的打火机,和右边的花瓶颜色一样。客厅的色彩鲜明,连着挂画,全是饱和度高的绛紫,明黄,蓝绿色,搅散了混在一起,右边的花卉很新鲜,一定是刚买不久的。


这样的装饰也许放在以后来看隶属前卫的现代艺术,但在这个年代甚为少见,Sal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曾经想过Morrison夫妇是不是一对艺术家,不过后来证实这些地毯和挂画只是Morrison夫妇买的时候觉得“有一种致幻的幸福”罢了。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艺术家吗,愿意委身此地,一个几乎被世界的繁荣,美国的繁荣,和大城市遗忘的狭小腹地。交通小道周围是杂草,水管常年失修,连基础科学都在这里失灵;宗教大行其道,一栋楼里能找到超过八个不同宗教的忠实信徒。在这里所有的活力都像水遇到海绵,年轻人的血液碰到酒精,被吸得一点不剩。


在这样一个地方活着,Sal打赌这些花都会糜烂的更快。


“Larry Johnson!”Todd像是忍受不了似的,站在客厅里气愤地喊着Larry的全名。


真神奇,一个小时之内两个人被Larry气的喊着他的全名。Sal站在Todd身后,Larry闻声才探头撇过来看了一眼,他没有先看Todd,而是先是扫过Todd身后乖乖站着的Sal,眼神像是在打什么讯号。


Sal这一瞬间很希望他们能有什么心灵感应,Todd可以做一个像这样的机器,跨越时间,跨越空间。


不过他现在只想知道Larry Johnson到底又偷了什么东西而已。


“Todd,别大惊小怪啊,我担保只是和你父母小聊一下而已!”


“那你顺便和我们说说到底聊了什么话题?”


毕竟Morrison夫妇要是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和Larry顺畅的交流上,那只能证明Larry彻底疯了。


“只是问问你们家大麻到底销到哪里了?”


“Lisa对这感兴趣吗?”


“当然不,Lisa对这些东西从不感兴趣”


“你要是想买,我也绝不会卖你”


Morrisons可以为了生计向任何人售卖,但绝不愿主动祸害朋友。


“也不是我,是Addison先生请求我帮他买”


“Addison先生?他从不会让人从中转手。”


Todd皱眉看着Larry,Larry除了帮忙Lisa的工作,就是泡在地下室里,从不愿管任何闲事。更何况Addison先生从不喜与人多做交谈。


Morrisson太太靠在沙发一侧,此时忽然开口“那个怪人只会让我们送到门口,他才不肯打开他那个小收件口呢......”


Sal突然插进了三人的对话,“Larry,所以刚才Addison先生给你的五个硬币是为这事吗?”


Larry愣了一下,不过马上顺着Sal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对,是,是为了这件事,Addison先生很慷慨,不愿意麻烦你们,每个月会给我五个硬币的报酬干这件小事!”


Todd将信将疑,他没有将货物给他,不过还是暂时默许了这件事悄然揭过。


Sal和Todd进了浴室,Larry也站起来跟着二人进去,想看看二人是要做什么。总归Sal手里还拿着游戏机,他觉得两个人应该不是为了一起上厕所。


-13


三人在厕所经历了一番尝试,Gear boy别说亮光了,简直像块死物。反而Larry的反应都比Gear boy的反应大,Sal在默默等待Todd开口帮他把这东西改装Super Gear Boy的事。


Sal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友好,冲着浴室的马桶大喊:“你好...有鬼魂在吗,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的”


“噗哈哈哈哈哈,Sal,所以你是靠这招和Megan初遇的?”


Larry忍俊不禁,他一直以为Sal是通过什么仪式做法的召唤,结果没想到如此直接。不过相应的,他也遭到了Todd无语的瞪视。


“你知道Megan?”


Sal感到诧异,他记得他似乎没有在这一世提到过Megan,毕竟他还要留着这一招来吓他一下呢。


“....Chug提过”


“可Chug都不知道Megan的名字!”


“好吧,老兄,我偷听了你和Todd的对话,满意了吗?”

Larry迅速举起双手认输。


“Sal,我想我可以改装你的Gear boy让它找到通灵的特性...只消找一些零件就行”Todd看向Sal说。


“好,我和Larry会去找点零件的”


“我在房间里等你们”


-14


二人在B1开小会,Larry坐在一个布袋子似的沙发上,Sal则占据了那个更大的,两人面对面瘫坐,像是累急了,他们已经不打算解决死案了。警察查来查去,直到天黑也没查出什么东西,只是警告大家依旧安分守己,勤锁房门,就开车施施然走掉了,甚至没有进到Charley的房间。


“Larry,不是Addison先生亲自要求你干这件事吧”


“是啊老兄,”Larry双手抱头,后仰在沙发里


“这只是我的套话而已。向天发誓我没这么多心眼,我本来想直接问Morrison夫妇的,结果他们嗑的不省人事,甚至忘了自己儿子叫什么”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又偷了什么东西让Todd发火。”

Sal想到那匹小马,明天警察依然装模作样的来查---不过概率不大,Charley应该就完了。不过他真正意义上来说只能算帮凶,警察走之前,Sal和Larry偷偷跑到了公寓外面,停尸的车附近无人看管,他们亲眼见到了桑德臣太太的头是切切实实被凿开了花,Larry直接吐了出来。


“事实上我确实偷到了”


“什么?”Sal有点后悔选择这个沙发,好像Larry的那个更舒适一些


“信息。Addison这个混蛋在茶里下大麻,不加任何告知,真亏他下得去本。”







Stella-An丿

  p2是mtxx转成的像素,感觉很有意思就发了🥺(闲的)

  p2是mtxx转成的像素,感觉很有意思就发了🥺(闲的)

九百九十酒
  小熊仙女!!(大叫)

  小熊仙女!!(大叫)

  小熊仙女!!(大叫)

Fremd, mysteriös
实际上是todd做菜把厨房弄爆...

实际上是todd做菜把厨房弄爆炸了

实际上是todd做菜把厨房弄爆炸了

茶叶上瘾.

  画了点关于头发的

  画了点关于头发的

瀾汐

【LS】我的愛人,吻(其二)

我的那位朋友 請在春天將我埋葬

和我的愛人一起 緊緊相擁

讓我的靈魂融於萬物

無論你在世界各處

請用藥物講我包裹

除去所有疼痛

在虛空的噩夢

在瀕臨死亡時 眼前又出現你的身影

再一次與你道別

請不要討厭我

我一直在此 一直在此

我曾愛上一個少年

在寒冷的夜

我的愛人 請再一次親吻我

用那溫熱附上我的臉頰

我的愛人 請抬起你的雙手

用指腹附上那傷疤 再反復摩擦

那靈魂被黑暗侵染 迷失了目標

請勇敢的迎接死亡的痛苦

我在那邊等待你的到來

如果可以 再一次去湖邊吧

看看......

我的那位朋友 請在春天將我埋葬

和我的愛人一起 緊緊相擁

讓我的靈魂融於萬物

無論你在世界各處

請用藥物講我包裹

除去所有疼痛

在虛空的噩夢

在瀕臨死亡時 眼前又出現你的身影

再一次與你道別

請不要討厭我

我一直在此 一直在此

我曾愛上一個少年

在寒冷的夜

我的愛人 請再一次親吻我

用那溫熱附上我的臉頰

我的愛人 請抬起你的雙手

用指腹附上那傷疤 再反復摩擦

那靈魂被黑暗侵染 迷失了目標

請勇敢的迎接死亡的痛苦

我在那邊等待你的到來

如果可以 再一次去湖邊吧

看看曾經回憶的美滿

和那天一樣

為你提起裙襬

為你單膝下跪

將那朵美麗的花別在你的耳後

請再一次為我挽起鬢髮

再一次抓緊我的手

我的愛人  我一直在此

栗子

LS|有期后会4

  Larryx重生Sal


-8


显然最终安眠药的效力以微弱的优势更胜一筹,Charley的鼾声震天响。


公寓是Addison先生世代的祖产,说是祖产,但这样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个薄纸似的遮羞布罢了。天知道这栋房子近百年以来有没有再重装过,Addison先生从不出房门,仅靠房租的一点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着开支。所以Sal担心此刻这样的鼾声会冲破三面脆弱的墙壁和摇摇欲坠的木门。Larry尝试着上手想要把他扇醒,Sal则是直接给了他好几脚,可对方依然纹丝不动。


“失去意识?多完美的借口,他完全可以留到他在法庭上做自己的辩护!”Larry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止不住地嘟囔。明明好像快要接......

  Larryx重生Sal


-8


显然最终安眠药的效力以微弱的优势更胜一筹,Charley的鼾声震天响。


公寓是Addison先生世代的祖产,说是祖产,但这样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个薄纸似的遮羞布罢了。天知道这栋房子近百年以来有没有再重装过,Addison先生从不出房门,仅靠房租的一点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着开支。所以Sal担心此刻这样的鼾声会冲破三面脆弱的墙壁和摇摇欲坠的木门。Larry尝试着上手想要把他扇醒,Sal则是直接给了他好几脚,可对方依然纹丝不动。


“失去意识?多完美的借口,他完全可以留到他在法庭上做自己的辩护!”Larry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止不住地嘟囔。明明好像快要接近真相却始终抓不着的滋味实在让人难受。


Sal顿了顿才默默补充道:“这确实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不怪他顿了顿,毕竟当时Ash也是坚持声称他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企图让法院给他免除死刑的。


Ash自始至终都不相信鬼神之说---但她相信Sal,她既是当局者清又是旁观者迷。哈,命运,当Ash在风暴来临前的那天还在湖边和他畅谈,提到她在亲人的葬礼上都没有落泪,家里人骂她冷心冷血,她乐得自在,和Sal揶揄自己早就摘除了泪腺。


没有任何人和羁绊能抓住Ash。Sal有时候庆幸她离开了洛菲尔,她一定要离开洛菲尔,要继续过她自由的日子。Sal这么想着。


药还是在继续吃药,日子也还在一天天的过,药瓶见底了就去开新的;Larry也渐渐不在纠结父亲的死,去树屋的次数越来越少;他们也搬离了艾迪森公寓。


就好像无论怎样翻来覆去,最后也会睡着的不是吗?


像爸总会走出妈去世的阴霾,不在碰的那瓶安眠药一样,他现在每周都会给Lisa买上一束红色的玫瑰。


可是真正的最后,Ash还是没能过上真正自由的日子。Ash看着他坐在铁椅上,发疯似的挥舞着一张照片托拽着铁网。Sal很庆幸他戴着义肢,他低下头,生怕自己的唯一一只健全的好眼会漏出一丝悲伤和绝望,就算那么一点,也会杀了Ash的。


他是罪人,这份念头甚至比死亡的来临还更让他恐惧。


“Sal?”Larry突然靠近他,低下头在他眼前挥舞着那双大手,企图拽回他的注意力


Sal的双眼恢复了焦距,他拉住Larry的手

“我没事,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9


他们一前一后的出门,路上路过的警察抱着咖啡闲聊,抱怨着艾迪森公寓的老旧,总有股散不干净的霉味。


Larry和Sal低着头快速走了过去。


“好了,完美犯罪者,我就知道咱俩会成功!”


进了电梯里,Larry笑着说。他似乎松了口气。至少他们成功得知了这场杀人案另有的隐情,也不再打算盲目的把Charley直接送进牢里。


“咱俩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你看着完全不像第一次做这件事!”

Larry夸张地怪叫到,又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不过你也见过了Todd了,他很聪明,对于机械方面的事情一向很擅长,并且他也有跟你一样准的直觉,说真的,他认为这幢公寓的确有可能寄生着一些超自然现象”,



正当Sal诧异于他和上一世不太一样的观点时,Larry又补充道


“不过我不太相信闹鬼,毕竟我从未亲眼见过,你也不要听信Chug的胡说,你应该和他打过招呼了吧?三楼的那个小胖子。”


“是,不过Larry,我想我的确有一些发现需要和Todd交流”


“什么?”


“---秘密”


电梯声“叮”的想起,电梯门诚然打开,Sal突然想起上一世用supergearboy带Larry见到Megan,那次大概是Larry第一次见到鬼---反应让人忍俊不禁。想到这里Sal学着Larry的样子双手插兜,大步踏出电梯门,将Larry一头雾水地甩在电梯里。


报复,这次他要走的比Larry快。


-10


Sal站在202的门前,手里把玩着手里这把油腻,生锈的钥匙。这是Chug捡到的504的钥匙,在和Larry重逢前他其实已经拜访过Megan,并跟她提前讲了游戏机里的画面。


不出他所料,那里面确实是她和父母的故事,她讲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已经不甚有痛苦的神色了,年代久远,鬼魂往往会在那界失去时间流逝的知觉。


不过Chug这个贪心鬼足足管他要了五个巧克力棒才肯给他,真是。Sal想起当时他亲手将刀具送入他和Maple的孩子---Soda的身体里,他就一阵心脏抽痛。


“Sal,你走那么快干嘛!”


“Larry,其实Charley刚刚所说的红光我也见过。”


“。。你去过五层了?”


“嗯”


“不愧是你啊Sal,虽然我们现在才认识几个小时,但你的效率简直比我妈还要高”


Larry一边说一边敲门,他一般不会选择一天之内来找Todd两次,他们关系只能算熟识,还算不上什么挚友,并且Todd总会在周末给公寓里其他孩子做补习老师,今天能抓到他在家就算交好运了。


一声嘶哑的女声透过木门闷闷的传过来“Todd仔,快去开门啊,你的大个子朋友又来找你了!!”


静待了许久才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Todd开了门。


“嘿Larry,嘿,Sally face。请进,朋友们”

他扶了扶眼镜。


Todd赶快把二人领进卧室,略带歉意的解释道,“抱歉,我妈她又嗑嗨了”


Sal则直接开口发问“你相信有鬼吗”


“我确信超自然现象,以及死后意识尚存的可能性”


“你在犹豫什么?”


“虽然我亲眼见识了不少难以解释的现象,但我仍然需要确认才会明确宣布”


Larry不想在一旁打扰这两个聪明人的交流,无所事事地跑到别的屋子里里乱逛。艾迪森公寓的户型并不好,房间狭长,Todd父母专门辟了一间屋子来种叶子。整齐的码放在墙边,顶着上面二十四小时发亮的白炽灯,他们家最大的开销估计就是电费了。


Larry突然灵光一现,艾迪森先生提供的茶为何会让整座公寓里的大人都如此为之痴迷?连Lisa都赞不绝口?难不成是艾迪森先生也和Todd一家做了什么交易?


这太古怪了,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雨十叁

 *有些人总是不想承认Larry碰过大/麻的事实。

 *同人向。如果第二季表示Larry确实是瘾君子那与本文无关。

 *可以理解大概有微量的ls元素。本质大概没有cp向

 *Larry独白。

 *根据一些网络渠道了解有关这方面过程,然后有些虚构成分。有真的搞过这事儿的不要跟我科普(?)

 *角色属于独立游戏sallyface,ooc属于我。

     以上。

———————————————————————————

  “Megan?”

  

  失败。

  我傻站在原地,无论是散发着恶臭的肥宅厕所,流浪汉的所在地,床板上浮...

 *有些人总是不想承认Larry碰过大/麻的事实。

 *同人向。如果第二季表示Larry确实是瘾君子那与本文无关。

 *可以理解大概有微量的ls元素。本质大概没有cp向

 *Larry独白。

 *根据一些网络渠道了解有关这方面过程,然后有些虚构成分。有真的搞过这事儿的不要跟我科普(?)

 *角色属于独立游戏sallyface,ooc属于我。

     以上。

———————————————————————————

  “Megan?”

  

  失败。

  我傻站在原地,无论是散发着恶臭的肥宅厕所,流浪汉的所在地,床板上浮现的Megan母亲所在地,以及——这个地方,Megan。在电流的滋滋声下毫无动静。

  我很难不怀疑是Todd改造的super gear boy已经失去了效用,还是我得亲自给它换一个对讲机电池——虽然这么做大概没什么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它检测不出任何东西了。很难想象这个因为各种鬼怪故事陪我们度过五年时光的艾迪森公寓这么平静。

  我从那个没有回应的浴室中走出来,比起那关门的响声传进耳朵里,我更感觉到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皮肤上面攀爬,手,胳膊,肩膀,脖子,脸。

  

  手,胳膊,肩膀,脖子,脸。

  

  我相信那不是我的错觉,而我离开了那个房间之后那种感觉更明显了:

  像是那种——地下室生活的人会知道的,就算Lisa想要为了防止鼠患而住进地下室,但就算是最敞亮最洁白的房间也逃不过昆虫的袭击——那种你在你的皮肤上发现了一只蜘蛛,而你没有及时杀死它,你必须时时刻刻担心它什么时候出来重新攀登上你的运动鞋,你黑色的裤腿,你的Sanity’s Fall的T恤,你的皮肤,你的脸颊,你的头发,你的手,腿,胳膊或许都难逃一死。

  现在好像又在我的手上爬行了,我慌忙甩了甩手,发现什么都没有。

  ……

  我把super gear boy拿回了树屋。将它随意地放在一旁后开始拿出了一袋绿色颗粒状植物。

  噢,去他妈的,上面还贴心地带着研磨器和说明书。

  这是Todd的爸爸Ray给我的,他总是为了向我炫耀他的“花园”而递给我这个。我还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打开了装着大/麻的密封袋,然后瞬间被呛得咳嗽了两下,看来还是得慢慢接受。

  但在那种环境之中,在那种就算画画都能感觉到污水深处会钻上来的恐惧,让我不禁右胳膊一麻把手中的画笔落下来。就算重新捡起来,也感觉有东西随着画笔的笔触而晃动:在蓝色的大块颜色下晃出红色的影子。我无数遍检查我房间的每个细小的角落,结果无一不是一无所获。在那种环境中,除了烟,我还是想试试别的过过瘾。

  我用研磨机把颗粒撵成粉末,每一颗算是完整的有点像长毛的颗粒被撵成了不可名状的粉末,夹杂着一点黄白色晶体。我不知道那个叫什么,但是它的粘性按照说明书来说大概会给我的包装省不少麻烦。从里面把茎和杆从里面挑出来。这是不必要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sal。

  我暂时还没有上大学——不过得看ash,如果ash的美术学校上着是可行的话我也打算去。也得带上sal。听说大城市的男孩总会玩点特殊的,离开艾迪森公寓的生活我还真没想象过——虽然也快要和sal住隔壁了。远离地下室能打开窗呼吸空气的感觉还真令人怀念。

  地下室的东西也差不多打包好了吧?这周末看看能不能一次性搬完。

  撕下了像便签一般的卷烟纸做个滤嘴,我还是有点怀念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火烧烟草的味道。老实说我很讨厌大/麻,和最初的艾迪森茶一样,艾迪森茶大人们很喜欢,但是我不觉得味道很好。

  sal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逃避的人呢?

  这种刺鼻的味道对我来说并不好受。而且带着明显成瘾的气息,但是这种麻醉感好像能让人忘记暂时的烦恼……那种被监视的感觉。

  把纸折成m状再卷起来就可以了。Zig—zags的卷烟纸对我来说算是恰到好处。总是听到有人说卷烟是一门艺术,但或许我现在还没掌握——烟草从烟卷里漏出来,就好像我很喜欢在画纸上挥洒好像不要钱的颜料,sal的画作也是这样大胆,就像我们边甩头能边画出来的东西一样。

  像Sanity’s Fall一样。

  我看着一点点烟爬上刚刚粘好的烟卷,想起来sal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做点什么蠢事?没有完全脱离儿童时期而还未完全迈入成年社会的人总会从中做点傻事。脱离了一些因为未成年的保护壳而感受到更多社会的欺骗,有的时候还真的比自己炸死的那只兔子还惨一些,但sal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他可是sally face啊。

  我所有的大/麻都在树屋里。老实说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还在接触这玩意儿的事实 包括sal。他或许会觉得我是个懦夫,我是个瘾君子,我确实在和自己死活过不去的面子较劲。腾起慢慢烟雾的味道让我头皮发麻,阵阵晕眩好像熏出了那个藏在我心底的蜘蛛——还召唤来了更多的同伴布满我的皮肤,我的大脑,我的心脏。紧接着而来的是一种轻飘飘的快乐,好像无论邪教,艾迪森公寓的地下,还是搬家,未来的大学生活都能够得到解决一般席卷而来。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最终应该有一个好结局的!”

  确确实实是这样的,对吧?

  但为什么总能听到罗伯森太太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呢?

  麻痹的烟雾在空中消散,伴随着虚假的快乐和真实的落寞。

  ……

  “所有鬼魂都失踪好几个星期了。”

  

  我是带着点疑惑的对着sal说的,但是确实也没什么办法。

  “奇怪,那也未必是坏事吧,也许他们终于升天了。”

  “不知道啊,总有点不祥的预感。”

  

  “像是皮肤下有东西在爬,后脑勺痒痒的,好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什么的,是那种感觉啊。”

  

  我对sal实话实说了,老实说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感觉,如果是todd大概会去再认真改造什么发明或者以这个为基础继续思考,如果是Lisa就会让我好好收拾我邋遢的房间别让房间里又加了什么新的虫子,但是我莫名觉得sal会有和我一样的同感。

  “哈哼。”

  “什么?”

  “似曾相识啊,我近来也有这种感觉。像是四周有大雾,而在浓雾之后有东西在虎视眈眈。”

  “对对!就是那种!不管是什么,反正是公寓里来的,那你是回来看看还是怎样?”

  我没说错吧。虽然说我们是因为父母再婚而认的兄弟,但是我觉得和普通家庭那种同一个妈生的兄弟差别不大。

  sal答应了我回公寓看看。

  老实说我其实有点后悔的,最近那种监视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了,像是越来越多的视线对着我,紧盯着我,无论何时何地。那种压迫着我的感觉不亚于你在考场作弊而老师就在前面。有更多时候呼吸停滞了一下,而下一秒又恢复。

  我不知道那个东西的成瘾度如何,以及这个周末之后这种感觉能不能消失。虽然说不是经常抽的人不会有戒断反应的,但是那种飘渺的快乐有种让人陷进去的快乐,尤其是在这种布满画具的房间,捉鬼的行动。我不想放下sal让他冒险,多少得带上我一个。我只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像他说的,浓雾之后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喂喂!Larry,那么快又来跟我要货吗?”

  “不,我不用了,Ray,谢谢。”

  我从思考中恍惚过来,我看着sal的脸——准确地说是义肢。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总之我很慌张。他知道我抽这个了?他会觉得我是瘾君子吗?不安感从他蓝色的头发里透出,蔓延到我的脑海里。

  他下一句话会说什么?问我为什么会找他要货?问我为什么会接触这个?——我倒是希望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说到底如果他问我这是什么,我也没法撒谎。

  几分钟前他还质问我说不能乱动艾迪森先生的东西,现在真要我回答这个“花园”我还真答不上来。

  但是实际上他没有任何表情,我没看出来。他的面具总是能遮盖很多东西。欢笑,愤怒,以及泪水。

  “嘿,莫里森先生。”

  他没有说中我想象中任何一句话,他先和Ray打了招呼。

  就算这样,我还是看到了他打招呼的手下面,隐藏在黑色长袖下有一条浅浅的已经快要消疤的划痕。

  我看着他的手腕没有说话,也没有问他。就好像面具,或许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时机来面对,或许是今晚,或许是之后。

  等这个该死的捉鬼事件哪天结束,或者这个周末我搬到他隔壁住。

  ……

  艾迪森公寓一切如常,没有鬼魂也没有邪教。

  这句话好像欺骗谁的笑话。

  sal说他约了ash,她是一个很酷的女孩,从任何方面。比起压抑着调查这件事情,我相信ash会对这个僵持不定的局面打开更多进展。

  我于是回到了树屋,准备着晚上和sal,Lisa和Henry他们的团聚。夜晚的树屋总是有种奇怪的阴森感,我不知道父亲留下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这里是我们共存的,仅存的回忆,但为什么又成为了调查邪教和鬼魂的重要根据?我想不明白,也不想知道。

  头痛与恶心缓缓袭来,我撕了一条卷烟纸在手上把玩。血液在身体里流淌,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埋在皮肤底下慢慢爬着,爬上我的肌肤,我的身体,我的肉,我的骨骼,我的骨髓。那种不适感越来越强烈,直到我的恍惚之中听到了那个熟悉而无比陌生的声音——

  “你想要帮你朋友吗,我是指sal?”

  

  罗伯森太太。

  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这里的,但是她现在就是在这里。消失了不知道多久之后重新出现在我面前。

  “你想……”

  “今天晚上他们会行动。如果你现在能去灵界,或许一切还能够有转机。”

  

  灵界?

  “如果你没有做好死的决心也无所谓。”

  “但是,只有这个树屋,能够帮到预言中的那个小子。我只能做到试试看。”

  

  果然……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能那么快乐?为什么我们不能和他们一样?”

  “为什么……那什么狗屁预言就预言中了我们?”

  罗伯森太太没有说话。她最后留下了一句“他们今晚就会行动”之后就离开了,像未曾有人来过,只有LarryJohnson在自言自语,在自己琢磨怎么和sal说,和其他人——Henry,Lisa,Todd,ash怎么说才合适。

  最终他还是决定只写给sal——他的遗言。

  ……

  他把手上把玩的卷烟纸用钉子当便签钉在了树屋爬梯的中间位置,他相信sal能看见的地方。

  然后他拿出了纸笔,拿出了一切他需要的东西,拿出了手机。

  ……

  “我知道你很难理解,对不起。”

  

  他工工整整地写下第一行字。火焰燃烧烟草的味道还没有那么明显。从黑夜中的树屋里可以看到淡淡的烟色,火焰燃烧烟草的香气是那么迷人,那么令人沉醉。像是要把一个人包裹在蜜罐里永远出不去。但是现在他还没有这种感受。

  阵阵头晕的感觉袭来,是刚开始接触的人会有的状况。他有点想吐,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去玷污这一份仅存的回忆。

  

  “请不要怪自己,也不要讨厌我。”

  

        【什么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他的思绪已经开始被打乱了。他想要写下的是请不要讨厌我,也不要怪自己的。虽然他知道sal会理解他的意思。

  这是第二根烟。绿色的粉末撒了一地,似乎在等待一场大火将它们燃烧殆尽。但是Larry不会这样做。树屋的可燃程度自然可以把这里一切都烧没,包括他自己。

  但是他好像本来就在做这件事。

  他又想起下午看到的sal手上的疤痕了。           “有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是我走运,我不会

  

  

  

  比你再好

  

  的兄弟了”

  

  【你可别做蠢事。】

  他写字开始断断续续,这是第五根烟。他不知道这封信能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万一他写到一半之后就已经离开这里了呢?透过烟一般的浓雾他看不到未来,看不到自己。现在的心情已经逐渐变得开朗开阔起来,他能看到这个时候的Henry和Lisa在准备晚餐,他能看到sal在几条街外的路上准备收拾收拾和晚上的他们团聚。他看到todd已经上完课回来,拾掇拾掇已经改装好的吉他准备递给sal。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着。

  除了他迷失在快乐的烟雾里。而在这份本来快乐的烟雾里却好像泪水已经蔓延了整个大脑,挤开了多巴胺的快了因素分泌,让他的泪水流下来。

  晕开了部分字体,他继续歪七扭八地写着英文,像最开始那个在地下室的邋遢懒汉。

  

  “我知道你会

  

  大有作为的。

  

  你会生存下去,继续和黑

  

  暗对抗。

  

  【别闹了Larry,不好笑。】

  他会害怕说sal觉得他是个懦夫的。真可笑。明明当时安慰sal说,谁不喜欢你啊你可是sallyface的人是他,喜欢sal不知名画作华丽色彩的人也是他。但是最开始崩塌的角落也是他。他已经从快乐中脱离开来,已经从烟雾中望到了未来,也望到了过去。麻醉地不知道撒开了多少的烟草,烟雾扩散蔓延出树屋,远看像没有火色的火灾。他看到Henry和Lisa结婚的时候sal的丸子头,当时自己穿着绿色的衬衫多么英俊。他们见证了各自父母的婚礼。那一刻无比幸福。而此刻像是指引着他迈向深渊。

  

  “它很接近了。

  

  我听到他在

  

  我的脑中低语。

  

  而且愈来愈大声,我要他消失,我

  

  受不

  

  了了。我没你坚强。”

  

  【喂。】

  【Larry?】

  这是唯一一句他对现在状况的评价了。他撕碎了所有能用的卷烟纸,包起了所有能磨碎的绿色植物颗粒。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那种从烟雾的深处凝视着他,他的所有动作,他的手,胳膊,肩膀,脖子,脸。从他的双脚到他的裤腿,到达他的sf上衣再穿过阻碍到达他的口腔,肺部,流入血液循环到达心脏,重创他的神经。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恶心呕吐。他太过了。过得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着,他的所有恶心与凝视监视感被化作自己想要自尽的欲望。有谁能够救救他吗?没有。他还记得自己地下室还没有完成的画作,那幅画上面的天蓝色那样耀眼,而他现在眼前也只剩下天蓝色。

  如果这个时候眼睛里倒映的是天蓝而不是血红,那大概也算是安乐死了吧。

  他没有想通任何东西,他重新看到了他和sal相遇的瞬间,那个时候他给sal介绍了sanity’s fall,他们一起很愉快地甩头,可是那些都不复存在了。他想要死亡,他渴求死亡。在无尽的白色与红色之间,天蓝色慢慢从他的手中溜走。他总是害怕一切会被失去,他极尽全力想要顺畅地写英文,于是写下了一句话。——

“我爱你,SallyFace,一直都是,那边见。”

  

  【嘟……嘟……嘟……嘟……】

  他很聪明,在不好好读书之外,他在这方面尽然会是出乎意料的聪明。他知道毒吸多了肯定会死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从某种意义上为了拒绝Ray,他甚至只是每次去拜访的时候好心接收了他给的货。全部囤在树屋里没有使用。今天他都用上了。

  

  “Larry”

  他最后的落款。

  

  从某个角度来说,一个幼年因为杀死兔子而进入少管所的人,甚至因为这件事失去了父亲,他可以选择完全的自暴自弃,继续做那个在地下室生活,有自己热爱的邋遢汉。那样的生活一点也不差。

  但是他在面临自己的伙伴和未来的时候选择了作为他所恐惧的东西——曾经Megan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如今他已经不会被自己的状态吓到。他能够为了伙伴,为了兄弟舍弃自私,他的勇敢并不单一,但是这并不阻挡他去爱,去以勇气面对前方的磨难。

  少年的灵魂迷失在白雾中,消失在那个树屋里。

  然后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END

  

     

  

  

  

  

  

  

  

  

  

瀾汐

【LS】我的愛人,吻(其一)

我的那位朋友 請在冬天將我埋葬

讓我的身體融于白雪 在春天生根發芽

我的愛人 親吻我手腕的傷疤

再抱我一下吧

用體溫讓對方感受到存在的真實

反復摩擦那結痂

接受這不完美的身體 和不完美的我

你的靈魂永垂不朽

我沒有醉 也沒有罪

拂去我的淚 擦去我的罪

創造只有彼此的幸福 彼此的愛

我的愛人 我的愛人

在樹下看著鳥兒隨風呼嘯

少年的心永遠炙熱

少年的愛永遠滾燙

我的愛人 我的愛人

那不曾說出口的愛

那行動中流露的愛

我們逆風奔跑 嘗試逃離一切喧囂

請緊緊抓住我...

我的那位朋友 請在冬天將我埋葬

讓我的身體融于白雪 在春天生根發芽

我的愛人 親吻我手腕的傷疤

再抱我一下吧

用體溫讓對方感受到存在的真實

反復摩擦那結痂

接受這不完美的身體 和不完美的我

你的靈魂永垂不朽

我沒有醉 也沒有罪

拂去我的淚 擦去我的罪

創造只有彼此的幸福 彼此的愛

我的愛人 我的愛人

在樹下看著鳥兒隨風呼嘯

少年的心永遠炙熱

少年的愛永遠滾燙

我的愛人 我的愛人

那不曾說出口的愛

那行動中流露的愛

我們逆風奔跑 嘗試逃離一切喧囂

請緊緊抓住我的手 那靈魂永不消散

你是黑暗中的光 只是那一束

就足以照亮整個世界

請用藥安眠我

請用刀麻痺我

請用血液淹沒我

請用眼淚洗滌我

請更加愛我

我的愛人吻我

吻我不堪回首的過往 和猙獰的傷

我用這首詩 寫我的愛人



瀾汐

【LS】那位憂鬱的愛人

“人都會死的Larry,我有點撐不下去了。呃,大概吧,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死了你怎麼辦?”


“兄弟你在說什麼啊?你不可能死啊!我們還要一起把那紅眼妖魔和那些狗屁邪教全都干趴下呢!而且就算你真的死了,我想天下也不會有比你更好的兄弟了!”


“呀呀…我想你說的對。”


“放寬心了兄弟,你還有我呢!我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不過,累了的話休息一下也不錯,明天要不要叫上Todd他們一起去野餐?或者去樹屋,那裏很安靜。”


“去湖邊也可以,我已經很久沒去過湖邊了。內個…可以就咱們兩個去嗎?我,我不是不想叫上Todd他們,我只是…只是想和你獨處…”(越來越小氣)


“當然可以啊,咱們很久沒...

“人都會死的Larry,我有點撐不下去了。呃,大概吧,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死了你怎麼辦?”


“兄弟你在說什麼啊?你不可能死啊!我們還要一起把那紅眼妖魔和那些狗屁邪教全都干趴下呢!而且就算你真的死了,我想天下也不會有比你更好的兄弟了!”


“呀呀…我想你說的對。”


“放寬心了兄弟,你還有我呢!我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不過,累了的話休息一下也不錯,明天要不要叫上Todd他們一起去野餐?或者去樹屋,那裏很安靜。”


“去湖邊也可以,我已經很久沒去過湖邊了。內個…可以就咱們兩個去嗎?我,我不是不想叫上Todd他們,我只是…只是想和你獨處…”(越來越小氣)


“當然可以啊,咱們很久沒有一起去湖邊了!”


是私心,最近真的好忙,給大家道歉嗚嗚(鞠躬)睡前寫一寫對話,希望大家都可以遇到像Larry一樣的朋友(愛人),最後!大家晚安!好夢!啾咪!

偷🍅炸🍟

  没忍住,还是画了(拉扯的声音……)

  没忍住,还是画了(拉扯的声音……)

栗子

LS|有期后会3

  Larryx重生Sal

-6

“咳咳”


两声佯装性十足的轻咳声从Sal正前方落下来,Sal抬头,发现Larry正在和他挑眉,示意他走的快一些。


Sal气喘吁吁,蓦然想念原来会故意把步调放慢的Larry了。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件事的?似乎是上九年级的开始,洛菲尔的夏末秋初---Gizmo很喜欢打瞌睡的时间,当时的一切还如湖水一样冷冽、平静,甚至让人有舍不下触碰的欲望,即使谁都知道水底酝酿的阴谋漩涡。Sal只盼着在冬日来临的时候趁早冻住这一切。


时间的滴答声规律的流动,Larry对于考试的态度一直都是“那只是一张纸而已”,似乎对他来讲识字就已经足够好了,考试......

  Larryx重生Sal

-6

“咳咳”


两声佯装性十足的轻咳声从Sal正前方落下来,Sal抬头,发现Larry正在和他挑眉,示意他走的快一些。


Sal气喘吁吁,蓦然想念原来会故意把步调放慢的Larry了。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件事的?似乎是上九年级的开始,洛菲尔的夏末秋初---Gizmo很喜欢打瞌睡的时间,当时的一切还如湖水一样冷冽、平静,甚至让人有舍不下触碰的欲望,即使谁都知道水底酝酿的阴谋漩涡。Sal只盼着在冬日来临的时候趁早冻住这一切。


时间的滴答声规律的流动,Larry对于考试的态度一直都是“那只是一张纸而已”,似乎对他来讲识字就已经足够好了,考试不过是补觉的时间。不过好在Lisa从不过问他的成绩。Todd和Sal早就提前写好了试卷上交,松散的态度引来很多人侧目,就像Travis此刻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他一样,老兄,那道视线都快穿透他的后背把他钉在墙上了。一向看他不顺眼----那个孩子,Sal一想到这里,就想起了卫生间那个本不该他发现的纸条。


Travis在那次考试后变得愈来愈刻薄,每次Sal跟在Larry后面,他都要掐尖嗓子称Sal为Larry“恬不知耻的小跟班”,纠其原因,似乎就出在了Larry窜的过高的身高上,连带着他的步伐也大,即使他总是双手插兜,从不借力,懒懒散散的走也经常无意识的把Sal落在后面。


即使Larry狠狠地瞪了无数次Travis,并且扬言要把他的罩袍变成他的“裹尸布”,但不得不承认,从那以后Sal注意到Larry会刻意放慢步伐,偶尔忘记了这一点就会在前面回头驻足等他,而且会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永远快他一步的老友,永远快他一步,无论何时都是这样。


在路上时Sal郑重其事的告诉Larry---


“老兄,你也许不会信我,但是通过我在403的观察,也许桑德臣太太的死不仅仅只有你所说的“被Charley划开了脖子”,那里的血迹十分古怪。。。也许我学过一些有关血迹鉴定的学问,桑德臣太太的致命伤绝对不仅仅是割喉”


Larry罕见的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是在等待Sal的下一句话,不过在Sal正准备开口前他才提到


“Sal,虽然你是新来的,不过也许你的直觉比寻常人要敏锐的多,我想你的猜想,,,也许可以在拜访完那个死胖子以后再详谈”


-7


终于到了。Larry抬手敲了敲203的房门,静待了许久吱呀的木门才撵开了一丝小缝,几乎是刚开的瞬间里面便传来愤怒的尖叫---“Larry Johnson,我有和你说过不要在再进来拜访我!”


“。。老兄,先息怒,我发誓了,我真的没有偷过你的零食啊!”


Larry顺手拿出了他预制的“艾迪森茶”,不过那当然不是真的茶,他一直觉得那茶里有古怪,Sal则直言他认为那个茶里下了些让人神经麻痹的“毒”,Larry只觉得这位新来的邻居未免直觉过于准了,这和Larry推测的公寓怪象似乎有着一些联系。。。。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在Sal的坚持下,他不过是拿了些红茶粉顺便去找Todd让他拿了一些他父母种植的“让人晕眩的叶子”放了进去,Todd一向好商量,顺便夸了新朋友蓝色的两个辫子。Sal又顺便放了一些微量的,从Fisher先生那里偷来的安眠药而已。


上一世Sal只为了拿出小马而仅仅使用安眠药把他迷晕,却没有听到任何关于Charley清醒时候的发言,不过当时是顾忌与Charley作为杀人凶手的危险性出发,不过现在倒是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听他一言。


“噢!我超迷艾迪森茶的!拿来!”


Larry的话还没有说完,Charley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Larry手中夺了下来那碗特制茶,贪婪地双手抱着杯子一饮而尽,Sal真的怀疑那些茶叶是直接滑进他的胃里的。


“。。这味道怎么有些怪怪的”


“。!是艾迪森先生新制的口味”

二人异口同声的同时回答,答完后都错愕的望向对方又转而一笑,Larry转而看向Charley示意Sal继续说下去。


“你好,我是楼上402新搬来的,我叫Sal”


“。。Sal?我是Charley,你脸上戴着的那个面具是怎么回事”


“义肢”


“很酷啊,,你可以尽情参观我的收藏,我是说这些彩虹小马”


Sal尽可能的想要延长对话的时间,直到药效终于开始发挥作用-----Charley瘫坐在沙发凳里,安眠药使Charley丧失了行动能力,而Todd的猛药又使他被迫亢奋,以至于神志不清。


“这小马哪里来的?”

Larry先Sal一步开口,用袋子套着那匹染血的马冷冷地问


Charley发出几声痛苦的呜咽,

“我不知道。。待我意识清明的时候祂就在这里了,也许是我在睡梦中拿到的。。”


“你他妈别胡说了,那天你明明和桑德臣太太发生了争吵!”Larry皱着眉头提高了音量


“她侮辱了我的小马,说我的收藏都是一堆破烂。。我很生气。。有一阵红光闪过。。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Sal和Larry又同时看向了对方。

MilkyCoffee

[Larry](1) 初识

冷tag产粮——没人看

Harry Styles & Louis Tomlinson.

哈卷是攻哦ovo 奶攻也是攻啊摔!


“Well I have loved you since we were 18.”

“Long before we both thought the same thing.”


“Well I have loved Lou since you were 18.”

“Long before we both thought the same thing.”


Louis 在听到自己初选通过后,简直就要开心......

冷tag产粮——没人看

Harry Styles & Louis Tomlinson.

哈卷是攻哦ovo 奶攻也是攻啊摔!

 

“Well I have loved you since we were 18.”

“Long before we both thought the same thing.”

 

“Well I have loved Lou since you were 18.”

“Long before we both thought the same thing.”

 

Louis 在听到自己初选通过后,简直就要开心的飘起来了。

 

他——一个来自唐卡斯特的 18-year-old,一个几乎没有音乐训练的普通人,离他的梦想又踏进了一大步。

 

他恍恍惚惚走下台,打算去厕所洗把脸,然后和母亲通个电话。

 

湛蓝的眼眸泛着欢乐。

 

Louis 走近里面的洗手池,刚泼上水,却被一个窜出来的人撞到了洗手台上。

 

他年纪不大,看上去比自己还小。衣服倒穿的很大码的,白色的T恤虚浮在自己腹部上。刚刚自己的手下意识地推他的肩,却忘了手还是湿的。他肩膀的触感有点发热,脸也有点红…可能是还没上场吧。

 

这是 Louis 对这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的第一印象。

 

“Oops”Louis 被吓了一跳,忙放开自己的手。

 

那人急忙说了声”Sorry”,赶紧冲向了舞台。

 

水龙头仍然开着,Louis 没有去关,他的脸颊本也已消去红色,却又晕上淡淡的红。

 

“从没见过这么绿的眼睛…“Louis 想道。

 

Louis 一见到妈妈就飞奔过去,”Darling! Miss U. Did you see my performance?”

 

他的母亲含笑抱住他,”You are my proud.”

 

他们一起去咖啡馆吃了好久没吃的甜点,尽兴玩了一晚上,但午夜入梦时,进入他梦乡的却是今天的那个男孩。他起来后只记得自己拉着他开车,还被交警罚下了…

 

最后说的一句话,我想想…

“But I’m the king on 50-metre’s road.”

 

 

 

 

 

再次见面的景象确实不怎么好。因为他们正和其他男孩一起站在候选席上,等待评委的挑选。

 

而很不巧,他们都没有被选中。

 

Louis 知道他的表现确实一般——他在刚才的表演中,暴露了自己几乎不能唱高音,空有天赋却被禁锢手脚。他渴求着,渴求着自己的提议能被接纳。

 

一旁的 Harry很不开心了,他的控音水平评委有目共睹,发挥的很不错,为什么还是没有晋级?

 

事后管理人员遣散了所有男孩,失望的,狂喜的,但唯独点了五个名留下来。

 

“Harry, Liam, Louis, Niall, Zayn”

 

他们忐忑不安,又渴求惊喜。

 

Harry 则内心狂喜,他没有错付这次机会。

 

Louis 紧紧拥抱住了 Harry,他成功了。

 

然后就是创造历史的那段讲话。

 

“你们将成为One Direction。“

 

世界第一的男团从此诞生了。

 

 

 

 

看心情更,,他妈的 为什么我还在这艘幽灵船上。。。

礼物是彩蛋哈哈,找全了吗?

服了我号呢😢

  真的很高兴啊啊啊啊…………视频截图见p3

  真的很高兴啊啊啊啊…………视频截图见p3

凛央re

  (提前跪下(道歉

  P1P2调了,P3原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电脑导到手机上颜色会变成这个样,真的很栓Q😿

  (提前跪下(道歉

  P1P2调了,P3原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电脑导到手机上颜色会变成这个样,真的很栓Q😿

🐟了吧唧的

 好久没画俩只小天使!!p3截了一张很喜欢的花花呜呜

 好久没画俩只小天使!!p3截了一张很喜欢的花花呜呜

布林司机
  “ Safeguard y...

  “ Safeguard you.”

  “ Safeguard yo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