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rry

92621浏览    3484参与
盐柒

有三个版本的,

两只猫猫

有三个版本的,

两只猫猫

肆伍陆崎

“我爱你,兄弟。”


(原谅我图二太勉强)

“我爱你,兄弟。”


(原谅我图二太勉强)

殷辞川
我上色怎么这么劣 口区 我崽(...

我上色怎么这么劣

口区

我崽(人)子(设)和我的新墙(老)头(婆)们

我上色怎么这么劣

口区

我崽(人)子(设)和我的新墙(老)头(婆)们

私立校-涵小

努力练习不要画得千人一面💪🏻

是我们小天使捉鬼队

努力练习不要画得千人一面💪🏻

是我们小天使捉鬼队

大概可能是沐桉✔

是⑵

⑴的传送门 我求求宁别退我了 

我佛了,退了3次

评论区微博链接走……

恭喜老福特又逼疯了一个🙃

是⑵

⑴的传送门 我求求宁别退我了 

我佛了,退了3次

评论区微博链接走……

恭喜老福特又逼疯了一个🙃

森下沢
种草好久的游戏终于通关了yea...

种草好久的游戏终于通关了yeah~~~

不过我好像忘记了Sally穿的可是破洞裤🤔

种草好久的游戏终于通关了yeah~~~

不过我好像忘记了Sally穿的可是破洞裤🤔

难

「1999」  

四人的20世纪复古时尚


23岁的他们真好/


封面黑客帝国

巨多参考

天知道这两件皮衣我画了多久c

(tag往后滑有惊喜,不想吃刀的小伙伴别看)

「1999」  

四人的20世纪复古时尚


23岁的他们真好/


封面黑客帝国

巨多参考

天知道这两件皮衣我画了多久c

(tag往后滑有惊喜,不想吃刀的小伙伴别看)

碳酸氢钠.莓
是Lar妹! 这个估计会画成一...

是Lar妹!

这个估计会画成一个系列:"论Larry能绑多少种发型"

草稿直接上色(不愧是我!)

距离作者被Larry胖揍一顿还有一秒

是Lar妹!

这个估计会画成一个系列:"论Larry能绑多少种发型"

草稿直接上色(不愧是我!)

距离作者被Larry胖揍一顿还有一秒

清风好梦藏
sally咕吨 快来领取你家的...

sally咕吨

快来领取你家的鸟吨

有点occ的感觉

但是真的好可爱

sally咕吨

快来领取你家的鸟吨

有点occ的感觉

但是真的好可爱

清风好梦藏
“一起去看花吧sal” 只要我...

“一起去看花吧sal”


只要我发的够快

就没人看得出这个背景我在别的图也画过


“一起去看花吧sal”


只要我发的够快

就没人看得出这个背景我在别的图也画过


Lost_陆生

sal哭哭^_^

——————————————————————

突然发现sal的面具忘画但是却画了面具的带子,懒得改了你们就当做sal换了个面具吧

sal哭哭^_^

——————————————————————

突然发现sal的面具忘画但是却画了面具的带子,懒得改了你们就当做sal换了个面具吧

腌白菜

【Sally Face】少年勇者pa.5

在冰雪中盛开的花朵啊,是太阳的颜色。

———————————————————————————

陶德镇有一种特产,叫做橘花,反正当地人是这么称呼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花朵是橘色的,介于黄色和红色中间,会折射出像是冰晶一样的光线,但花瓣却是柔软的,摸起来像是法兰绒,和冰晶一点儿也不像。

学名叫日光花。

虽然都是毫无水平的名字,但好歹比橘花要好听那么一点。

“酷哇!这花可真好看!要是能大片大片的种植多棒!”

Larry蹲在地上,宽厚的背将花朵遮挡得严严实实,他伸出手指,轻轻地触上橘色如夕阳在海面上吟唱般的花瓣,他小心翼翼,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揪下来一瓣。

“要是大片大片地种可就不好看了,这...

在冰雪中盛开的花朵啊,是太阳的颜色。

———————————————————————————

陶德镇有一种特产,叫做橘花,反正当地人是这么称呼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花朵是橘色的,介于黄色和红色中间,会折射出像是冰晶一样的光线,但花瓣却是柔软的,摸起来像是法兰绒,和冰晶一点儿也不像。

学名叫日光花。

虽然都是毫无水平的名字,但好歹比橘花要好听那么一点。

“酷哇!这花可真好看!要是能大片大片的种植多棒!”

Larry蹲在地上,宽厚的背将花朵遮挡得严严实实,他伸出手指,轻轻地触上橘色如夕阳在海面上吟唱般的花瓣,他小心翼翼,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揪下来一瓣。

“要是大片大片地种可就不好看了,这种花需要雪的衬托,只有在冰雪种才能散发出这样美丽的光芒。”

Ashley将手背在身后,微微歪着脑袋,让刘海斜向一旁,以免遮住视线。

陶德镇的光线过分地白了,白雪覆盖的大地与房屋,几乎没有时尚可言的简约风建筑设计。这里看起来灰白灰白的,大概是因为这样,橘花才显得那么灿烂吧。

“这种花只有在陶德镇这种低温地域才能存活。且一旦生根就不能移动,除非把根系渗透的土块全部包裹拔起。这种花的根系生长毫无规律,技术难度不小。”

Sal似乎很是熟悉这种花的生长习性,他看上去总是理智且博学的。

“听说橘花会将根系蔓延到的土壤聚拢,然后变成巧克力味道的。”

Ashley眨眨眼睛,女孩子总是会相信一些奇怪的毫无科学依据的传言,只要听起来足够的可爱,或者是牵扯到巧克力。

“也许吧。”

Sal并没有反驳,他可不想和女孩子做争论。

两人聊天的时候,Larry将摘下来的花瓣远远地对上Sal面具上子眼部露出的洞,然后痴痴地笑了。

“你在笑什么?”

女孩子问问题的时候尾音上扬就会像猫一样可爱。

“我在帮太阳找寻天空。”

“我在帮太阳找寻天空。”

Larry听到了Sal呢喃着同样的话语,略微有些吃惊。

“嘿老兄,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你的心思总是很好猜。”

Sal耸耸肩膀。

“是这样吗……?”

Larry搓搓鼻尖,他感觉鼻子要冻僵了,冷空气顺着鼻腔向肺里钻,他应该听Sal的买条围巾,他有些后悔了。

“要我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那个谁、谁来着 ?”

“Todd.”

Ashley解决了他的问题。

“对对,Todd.我们快去找他吧,太冷了,我想喝热可可,我还没试过那东西呢。”

“是你蹲下去看花才耽误时间的。话说你没有喝过可可吗?”

“没有,萨黎菲舍尔太热了,海港城市,都是鱼腥味。我们更愿意吃冻巧克力,里面裹点酒浆。”

“酒心巧克力?”

“是的。”

“你还没成年。”

“我亲爱的ash姑娘,酒是流淌在我的血液里的,离开了酒我会活不下去。酒就是萨黎菲舍尔的水,液体,生命之源。”

“你在狡辩。”

“别拆穿我。”

Sal看着Larry同Ashley说笑,目光略微柔和了一些,总没像平日里那样带着股冷漠的味道。

“你应该是个疯狂的人,试一试摇滚?不要总是听一些乏味冗长的钢琴曲。”

“形容的有些偏差。听钢琴曲能让我心安,冷静下来。”

“太过冷静不是好事,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的灵魂散发着红色的光。”

“是吗?我没有注意过这个,我的大脑告诉我应该听脑子的而不是眼睛的。”

“所以为什么会喜欢钢琴呢?我并不是太能欣赏那种高雅的东西。”

“并不是喜欢。钢琴声让我想起大海,水滴溅在礁石上。”

“试试高雅的电吉他。”

“也许?我的确会一点。”

“我就知道!”

————————————————————————————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橘色卷发带着眼镜的青年抬眼看着眼前站着的三人,他给女孩子倒了杯热可可,然后在旁边长发高个子渴望的眼神中,也给他倒了一杯。

“久仰大名。谢谢,我也要一杯。”

Sal毫不见外。

“据我所知,要论名声,Travis要比我有名的多。”

Todd推了推眼镜,他看着眼前坐在椅子上缩起来的小个子蓝发男性,那一口一口抿着巧克力的样子像极了松鼠。

他发誓,他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嫌弃的情绪。

“他是个很好的匠人,但是……我们不太处得来。”

“你这话说得好像要找个匠人入队一样。”

“我的确是这个意思。”

“而你找到了我。”

“没错。”

“我可以拒绝吗?”

“很遗憾,不能。”

Todd再次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眼前这个人似乎很了解他的样子,若是按照一般人的交流模式,总不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样直白,可恰恰他不擅长应付直白的人。

而且,他们的目的恰恰是他感兴趣的。

那位海妖。

“那你呢?我不觉得你来就是来蹭热可可的。”

Todd望着天花板,哈出一口白气,然后搓搓布满了茧子的手。他和Ashley早些时候就相识了。

“来找你定做水晶球的。不过现在看来,可以收拾东西先去艾勒艾斯,反正我不是很着急。”

Ashley甜甜一笑,绿色的眸子在昏黄烛光照耀下也散发着黄光,越发得像是猫科动物了。

没错,Ashley来陶德镇也是找人的,在船上她与Larry交谈之后发现两人要找的居然是同一个人之后便熟络了起来。神奇的是,路程竟然真的同Sal所说的一样,延迟了整整一天。这让Ashley对Sal的兴趣更大了。

“好了,现在——勇者、魔法师、巫女、匠人、治疗师——齐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我想我们应该先回旅馆睡一觉。”

“我得收拾需要带的工具,兄弟。”

“的确,你得准备好啊。这么自信自己一定能通过测试?”

“那是当然的。“

—————————————————————————————

“你喜欢日光花?”

“还好。”

“只是还好的话却在岸边种了那么多。依照日光花的生活习性,在海岛上种植是很难的吧。”

“我有一个朋友,说想看大片大片的日光花。”

感染

全员爱丽丝系列~ε==(づ′▽`)づ

全员爱丽丝系列~ε==(づ′▽`)づ

-Aero-
腿个进度… 试图用草稿遮掩我乱...

腿个进度…

试图用草稿遮掩我乱勾的线.jpg

dbq我丢人了。

腿个进度…

试图用草稿遮掩我乱勾的线.jpg

dbq我丢人了。

写LS的文手都是我爹
呜呜呜呜Lar…… 我好烂画不...

呜呜呜呜Lar……

我好烂画不出他

其实这个是俺最不愿意画的

画出来太心痛了

呜呜呜呜Lar……

我好烂画不出他

其实这个是俺最不愿意画的

画出来太心痛了

申鹿

【Larry】Winner takes it all

Summary:路易是公司在法国的总部派来的设计副总监,哈里需要到他下榻的酒店找他。但是他的房间在十一楼。

废话:头脑混乱,人名中英交杂,懒得改了。阅读体验可能会受影响,这里先给大家道个歉。

———

哈里很烦躁。

三天前他接到通知,说总部要派人来交流,对方跟他一样是设计副总监。上面还让他好好招待,抓住机会向人家学习。他真的不想强加刻板印象但是,好吧,几个月前来到他们融洽温馨的小办公室里的那位法国同事简直糟透了。他很傲慢,仅仗着自己年长一些。后来经理注意到他们的工作效率出现异常下降,便找了个借口把那位先生送回去了,谢天谢地。

于是,十分合乎情理地,他把这差事忘了。

本应该美好的早晨被...

Summary:路易是公司在法国的总部派来的设计副总监,哈里需要到他下榻的酒店找他。但是他的房间在十一楼。

废话:头脑混乱,人名中英交杂,懒得改了。阅读体验可能会受影响,这里先给大家道个歉。

———

哈里很烦躁。

三天前他接到通知,说总部要派人来交流,对方跟他一样是设计副总监。上面还让他好好招待,抓住机会向人家学习。他真的不想强加刻板印象但是,好吧,几个月前来到他们融洽温馨的小办公室里的那位法国同事简直糟透了。他很傲慢,仅仗着自己年长一些。后来经理注意到他们的工作效率出现异常下降,便找了个借口把那位先生送回去了,谢天谢地。

于是,十分合乎情理地,他把这差事忘了。

本应该美好的早晨被经理的电话打断,哈里混沌的脑瓜重新排列组合了好几次才搞清楚他嚷嚷的是什么。今天是周末,但是他要去几里开外的酒店找法国佬谈心,而且他肯定会迟到,好极了。

“真是好极了,”他一边攥紧了方向盘一边愤愤地对自己嘟囔道。

市中心的酒店当然很气派。大堂金碧辉煌,人来人往。游客沐浴伦敦难得的阳光,每个人都很开心的样子。哈里是个容易被情绪感染的人,他感觉好些了。

前台的姑娘礼貌地朝他微笑。“早上好,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

“呃,是的,我想找一个人…Louis Tomlinson,这是他的名字。我姓Styles,Harry Styles。请转告他,我是分部来交流的同事…”

“请稍等,先生。”……“好的,Tomlinson先生的房间号是11028,电梯在转角处。到了十一楼往右手边走。”

哈里瞬间感觉又不好了。

“十一楼?”

“是的,先生,十一楼。您还需要些什么吗?”小姑娘微笑着问道。

“不!不了,谢谢…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哈里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小姑娘看起来有点担心,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谢谢您,她说。

哈里开始慌了。

不要怕!斯泰尔斯,像个男人挺起胸膛勇敢一点,他们当然有封闭式电梯了,大可不必慌张。这年头,透明直升电梯肯定很少啦。

他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站在了电梯门口,等他回过神来,后面已经有一大家子人排上队了,他们说话带意大利口音。没有退路了。电梯上方的电子屏在倒数,三…二…

一。透明玻璃。

哈里僵在门口。

后面身型庞大的意大利男人撞上了他的后背。“哦,抱歉伙计——你能不能走快点?”

哈里僵直着身子走进电梯,后面一家人涌了进来,将他限制在窗口。哈里还没有回过神,电梯就已经开始移动了。他本来想借着按楼层的机会站到里面点去,但那个面色红润和善的意大利女人已经问了他几楼,他只好用颤抖的声音说出:“十一楼,谢谢。”

电梯依旧在上行。地面离他越来越远,眩晕感也越来越强烈。哈里暗暗告诉自己深呼吸,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憋了一口气。等到电梯缓缓停下,他几乎膝盖一软,感谢上帝。

这时他才发现是意大利家庭在七楼下去了。

———

但是等到他按响11028房间的门铃、看到那个漂亮的小个子男孩探出毛茸茸的脑袋、抬头用明亮的蓝眼睛盯着他时,哈里觉得一切都值了。

———

下班后哈里执意送路易回酒店。路易跟他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周一,在办公室里到处参观,和所有人交朋友。看到他如此轻松地融入几乎是令人惊叹的,Niall尤其喜欢来自法国的他,到了中午,这种喜爱就几乎变成了某种崇拜。

路易英语流利,夹杂着法国口音,配上他凹陷的双颊、蓬松的棕发和完美的身体曲线,哈里即忍不住时刻接近他,又会在那双晶莹的蓝眼睛的注视中觉得不知所措。就像是多年未见的初恋,想把自己的全部告诉他,也想知道他的全部。

送路易回酒店的路上,哈里跟他分享自己当初如何进入公司、讲了每次都会和别人讲的关于自己面试时糗事的笑话;聊起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一岁多的教子——同事Dana的女儿;路易也向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两人下车后还在热烈地聊着,以至于上了电梯哈里都没有注意到,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手。

路易可能注意到了哈里突然有些紧绷的表情,他关心地问,“没事吧,’arry?”

哈里自嘲地笑了笑,“没事,就是…有些恐高。”

路易了然地张大眼睛,“哦,天哪,刚才不应该让你跟上来的——”哈里打断了他,“没事,”他说服自己似的,又加了一句,“真的没事。”

路易还在担心地望着自己,要不是电梯突然停在了三楼,哈里可能真的会不自觉地吻上他。一些在餐厅里刚用过餐的人走上了电梯,微笑着互相交谈。没人将目光放在他们两个身上。

电梯又开始移动。哈里被路易轻柔地抚上自己肩膀的手吓了一跳,紧张地低头看着他。

路易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嘿,‘arry,看着我。别往窗外看,行吗?”

“路,”昵称不由自主地溜出嘴角,哈里还在担心是不是不太恰当,却看见路易的笑容更开心了些。

“对了,现在深呼吸…看着我,’arry…深呼吸,你会没事的。”

哈里跟着指令做了,目光未曾移开。一阵全新的眩晕感袭来。他突然又有些紧张起来,不是因为自己离地面远远超过了能接受的距离,而是害怕自己会失去控制、将嘴唇附上面前男孩的薄唇上。

他们就这样久久凝视对方。电梯门打开的前一秒,哈里想着自己大概会在路易的眼睛里迷失方向。

———

“晚安,‘arry,”路易站在门口,冲他笑了笑。哈里发誓,他的目光在自己的嘴唇上徘徊了半秒钟。

“晚安,路易。好梦。”哈里将手插进夹克口袋里。

路易又看了他一小会儿,最后凑了上来,踮起脚尖,在哈里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你也是。”他说完便关上了门。

哈里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重新抬起脚,离开路易门前。

———

路易来伦敦的第七天,哈里邀请他与自己共进晚餐。他选了一个气氛轻松自在而又安静的餐厅,和路易分享一瓶高档红酒,享用美食佳肴。他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永远做不到像路易一样讲有趣的故事,所有人都说他的knock knock笑话是‘惨案’。

他们在电梯里接吻了。

那种温柔的、梦幻的,让人置身于云端一样的吻。你看,这一定是很棒的吻,因为哈里是绝对不会想象自己在云端的,他连电梯都不敢乘。跟路易接吻会让他的脑功能混乱甚至缺失,但他想一直这样,把路易纤细的腰握住,让他微微踮起脚与自己贴合在一起,让路易一直把小巧的手搭在自己的胸前,另一只抚上自己的肩膀,让他一直发出这样可爱的声音…

他大概是把路易肺里的空气都消耗光了,小个子的男人轻轻将他推开,略带羞涩地透过长长的睫毛看着他。

“你忘记自己在电梯上了?”他问。

哈里这辈子都没感到这么自信过。“我只看到你。”

路易咯咯笑了起来,“…英国男人。”

“这个勇敢的英国男人能得到什么奖励吗,亲爱的?”

路易靠在他身上,“赢家得全部。”

那个晚上,哈里的确得到了路易的全部爱意。

———

“我并没有计划回去,‘arry,”

第二天一早,路易依偎在他胸前,这样说道。

“什么?”哈里迷迷糊糊地问,他通常都是早上脑子不太好使。

“我说,你有机会每天早晨给我买一大束花、带我去浪漫的地方玩了,取决于你…”

哈里一下子没想通,“你留在这里?”他半疑惑半惊喜地嚷道。

路易只是翻了个白眼,用法语嘟囔了句什么,伸出手臂替哈里擦了擦有口水痕迹的嘴角。这不公平,哈里暗中决定要学会法语。

“你这么恐高,总要有人帮你少出点洋相啦。”

哈里把他拉起来深深亲吻,在对方开始抗议冷空气的时候,把两人一起塞回了被子里。他有很多东西想问,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今天早上是玫瑰,可以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