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o岚

9088浏览    49参与
_KANAMU

【鸣上岚3.3生日24小时18:00】三月三与五月五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了。


月永leo这个人向来把“喜欢”这两个字眼挂在嘴边,碰见了趣事是喜欢,看见了好的人也是喜欢,这些喜欢堆叠在一起,反而搞得人模糊不清。


他对他说了那么多次,究竟哪一个才是最心底里的那句,关乎爱情的“喜欢”,鸣上岚也分不清楚。不但他分不清,等到去捉来月永盘问,这个人又会睁大那双好看的上挑眼,说,“一直都是最真心的喜欢呀,都是恋爱的喜欢!最——喜欢鸣了!”样子坦诚又认真,好像说得真的是那么回事似的。


这人生性如此,倒也实在没有必要去纠结具体在一起的某一个时点。只是在某个时候忽然感觉到似乎情感都变了味,两个人的相处就已经跨过了线。听起来玄妙,可他俩...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了。


月永leo这个人向来把“喜欢”这两个字眼挂在嘴边,碰见了趣事是喜欢,看见了好的人也是喜欢,这些喜欢堆叠在一起,反而搞得人模糊不清。


他对他说了那么多次,究竟哪一个才是最心底里的那句,关乎爱情的“喜欢”,鸣上岚也分不清楚。不但他分不清,等到去捉来月永盘问,这个人又会睁大那双好看的上挑眼,说,“一直都是最真心的喜欢呀,都是恋爱的喜欢!最——喜欢鸣了!”样子坦诚又认真,好像说得真的是那么回事似的。


这人生性如此,倒也实在没有必要去纠结具体在一起的某一个时点。只是在某个时候忽然感觉到似乎情感都变了味,两个人的相处就已经跨过了线。听起来玄妙,可他俩确实是这样。


the KING and the QUEEN,原本就该是双双并排而坐的两人,他们和彼此共进退,然后在厚重沉闷的常常披风下,在金碧辉煌的冰凉扶手上,偷偷地十指交握。


他们连生日都如此地合拍,三月三和五月五,日本的女孩节和男孩节,像是命运的一场对称的安排。


他们在一起的那年五月五号,鸣上岚买回来两件T恤,一红一蓝,上面画着简笔的鱼鳞鱼眼鱼鳃,套在身上,整个人活像一面移动的鲤鱼旗。


掏出来礼物的时候鸣上岚自己都在笑,尤其是当月永leo开心地把衣服套在身上的时候,他差点笑到地上去。


“鸣的笑点果然很奇怪,”月永看了他一眼,自己跑去穿衣镜前满意地照了照,“不过挑衣服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得好哇!我很喜欢!”


“是你比较奇怪吧,这一看就是搞怪T恤啊。”鸣上岚笑得去揉自己的肚子。


显然月永并没打算把他这句话当回事,而是又跑回来怂恿他也穿上另一件。


既然是他买的,就没有不愿意穿的道理。鸣上岚抖开衣服从里面套进去。衣服稍微有点宽大柔软,他挣扎了两下脑袋才找到正确的洞,这时候似乎感受到了一点拉力,他没有细想,等到脑袋钻出来才明白那股力道是怎么回事。


——月永leo伸手拽住了他的领口探了过来,等到他钻出脑袋,下一秒就被亲上来,像是守株待兔。


这个人刚才已经吃糖了,他顺着对方的唇舌感受到一丝丝甜味,嗯,芒果味道的。


他们贴在一起,活像两面粘连的鲤鱼旗,窗外阳光正好,是一个好天气。


——看到T恤的时候他就在想,等到两个人穿成鲤鱼旗的样子,岂不是就是在说,我们是串连在一起的吗。




其实这不过是生活里的一件小事。


月永leo这个性子,和他在一起,再浪漫的性子也要随他拐,这人脑回路七扭八歪,他是最特立独行的天才,是最自由的艺术家,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沉浸在浪漫里,又永远不能期许他的浪漫。


他们俩很少特意去过哪一个节日,包括彼此的生日,即使互送礼物,心意也远比价值重要得多。


送完鲤鱼旗的那天晚上月永开心地连睡觉都要套着,鸣上岚无奈又好笑,两个人穿成鲤鱼旗钻进同一个被窝。这叫什么,鸣上岚笑着说,咸鱼入坟?


明明婚还没结的月永觉得他表述有误:“我们明明像是两条腌鱼!”


“......”


腌鱼王先生亲了亲他的腌鱼女皇:“明年三月,等着吧,鸣,我会送你回礼的!”


难道要送他泡菜坛子作为回礼吗,鸣上岚觉得这人也不是干不出来这事儿。




可真的到了来年的三月三,他早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早上起来他摸了摸被窝的另一侧,只摸到零星余温。他也不知道这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套好衣服洗漱完毕也没见月永回屋,他打开主卧的门,却见这位同居人以惊人的状态等在屋门外。


——他穿了整整齐齐的一套女装和服,脸颊上还画了两个鲜艳的红团,规规矩矩地正坐在门外,活像一尊人偶娃娃,只是发型和脸色稍微不够敬业了点。


鸣上岚反映了一秒,笑得蹲在了地上。


“像不像!像不像!”端坐的月永在他的笑声里保持着姿势追问。


他笑得实在没力气,只能使劲点头。月永leo拖着沉重的裙子挪过来,袖子长长,往下耷拉:“生日快乐哦,鸣!”


他这样的造型配上他那张美丽又可爱的脸,倒十足像是个精美的人偶。


鸣上岚还在笑,已经快喘不上来了,说话都成了气音:“谢谢...真的...很,很快乐。”


“你打算这样穿一天吗?”虽然是周末吧。


月永把厚重的衣服拽了拽:“那看你的了。”


“我?”


“是礼物嘛,”月永开心地说,“看,人偶,我把自己送给你啦!”


鸣上岚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是这样一份礼物。


“我会带走鸣的疾病和悲伤哦。”这人笃定地宣布道。


于是他又笑起来——倒不是刚才那种方式,然后他俯身过去,抱住了他的大大的礼物,吻上去。


清晨的光线一路滚进来。


又是一场好天气。






【注:女孩节(岚岚生日)习俗是摆人偶,日本认为这样可以带走疾病悲伤,男孩节(leo生日)是挂鲤鱼旗,期许活力。】


































阿能哥带我飞

意象,白百合

受伤之人,无法被理解之人

唯一的挚友,嫌弃着

高洁的,努力的,执着的

セナ    カカシ

泉         案山子

(暂写完。境界线无)

意象,白百合

受伤之人,无法被理解之人

唯一的挚友,嫌弃着

高洁的,努力的,执着的

セナ    カカシ

泉         案山子

(暂写完。境界线无)

_KANAMU

花期可期

一个返礼岚岚把队长位子让给司糖而发的脑洞小短打,kq组。


俩人其实私下已经属于恋爱关系的设定。


相逢即为离别,而离别则是为了下一场另一个意义的重逢。


以今天为界,过往的月永leo和鸣上岚以学校组合里的队长与队员的方式在此告别,而后,又迎来纯粹的以情感为牵连的羁绊。


或许团里大家隐隐约约有所意识,但终归无人戳破这一场隐秘而单纯的恋爱。月永leo在高中的最后一天里裹着缺了第二颗纽扣的校服外套窜过校园的各个角落,也有人多多少少注意到了这件小事。


不过这人看...



一个返礼岚岚把队长位子让给司糖而发的脑洞小短打,kq组。

 

俩人其实私下已经属于恋爱关系的设定。

 

 

 

 

相逢即为离别,而离别则是为了下一场另一个意义的重逢。

 

以今天为界,过往的月永leo和鸣上岚以学校组合里的队长与队员的方式在此告别,而后,又迎来纯粹的以情感为牵连的羁绊。

 

或许团里大家隐隐约约有所意识,但终归无人戳破这一场隐秘而单纯的恋爱。月永leo在高中的最后一天里裹着缺了第二颗纽扣的校服外套窜过校园的各个角落,也有人多多少少注意到了这件小事。

 

不过这人看样子就在这种事情上不太靠谱,到底也没几个人想到情爱和讨要纽扣的青春期的小小悸动上面。鬼龙红郎在花园里逮住他:“喂,你纽扣掉到哪里去了,在的话我帮你缝缝?”

 

月永leo本来冲的猛,被他拽得差点栽过去。他停下来扯着衣角低头看了看:“没有掉啊?”

 

“啊?上面明明没有扣子吧?”

 

他咧嘴用手指了指,又是神秘又是坦荡,像是富翁炫耀自己的宝藏:“是本天才最重要的东西从这里穿过来了哦?”

 

“哈啊?”

 

鬼龙红郎跟他的脑回路打不上线,看着他不明所以。

 

这时候微风里樱花盘旋而下,有风穿过他空缺的纽扣针孔。

 

 

他哼着歌,跑过条条他熟悉却总也记不清楚的小道。

 

后来他看着舞台上那人翻飞的金色发梢,像是一段跳跃在空气里的欢快音符。他是这片音乐天地里的主宰,而这一切理所应当归他所有。

 

Leo眯着眼睛,看着鸣上岚准确的舞步,这人的声音好像也快要融到暖融融的春日里去了,泛出一种半透明似的明媚。

 

他在下面慢慢的张开双臂,仿佛隔空去拥抱这一场灼眼的明媚。

 

台上的鸣上岚大抵是看到了他这么一个类似拥抱亦或承接的动作,下意识地把视线赶紧避开,耳朵脸颊却微微红了。月永看见咧嘴笑,嘴还没完全咧开,这人的视线又转回来了,然后冲着他眨眨眼睛,浅浅的笑了。

 

后来结果出来,鸣上岚得了承袭他位子的机会,他看着这人去抱旁边的老幺,就知道这个看似优雅的小鬼心里打的什么转转。

 

——无非是

 

“人家觉得果然还是…”

 

——会让出来嘛。

 

“让小司司来当leader更为合适哦。”

 

——看吧,在读懂鸣的想法上我也是个天才哦。

 

事情告一段落,月永leo和濑名泉这两个结业者和其它三年级一起离开学校,剩下的琐碎事还有很多,鸣上岚他们留在学校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等到乱七八糟的杂事弄完日光已变成了暖黄色。鸣上岚收拾好东西和大家作别,一个人穿过他作为二年生最后一日的学校大门。

 

出门后他四周环顾一下,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看到橘色头发的可爱少年。

 

逆光里这人站在樱花树下,满树光阴抖落在他的眼底发梢,他伸出手掌,鸣上岚下意识的向他跑过去。

 

——怎么可能当“王”呢。

 

——这人咧开一个没心没肺的笑来:“呐,我的王后”。

 

 

        

                              【Fin。 



———————————————————————


【风穿过纽扣的梗是来自于岚这个字日语里与风有关的这个意向(●°u°●)​ 」




恩。

佔tag致歉

總之莫名其妙80fo了(?????

感恩各位不嫌棄我的腿肉

來點個梗吧 沒人理我就慣例黑箱給小夥伴 @果律明蝦球 

泉嵐雷歐嵐嵐弓都行

ABO 哨嚮那些我全都不熟可能沒辦法

佔tag致歉

總之莫名其妙80fo了(?????

感恩各位不嫌棄我的腿肉

來點個梗吧 沒人理我就慣例黑箱給小夥伴 @果律明蝦球 

泉嵐雷歐嵐嵐弓都行

ABO 哨嚮那些我全都不熟可能沒辦法

恩。

【レオ嵐】孩子

※沒頭沒尾莫名其妙※

※反正被賴銘銓傷害我就來寫レオ嵐※(?????

※他太帥了我受傷了※(泉哥:?????

※原創人物有※


「我回來了~♪」月永レオ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他轉過頭看著門口,「ナルナル你看、诶?」門口不只有鳴上嵐,他右手提著從超市採滿完的商品,左手牽著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紫瞳小男孩,「ナル你偷生的?」

「才不是!」鳴上嵐把食材拿到廚房,先帶小男孩洗了手,「這是我哥哥的小孩和彥,因為他們臨時有事所以和ちゃん要在我們家待到十點,人家不是傳訊息給レオちゃん了嗎?」

「啊、」月永レオ伸手在沙發的縫隙間掏出了手機,把螢幕亮給鳴上嵐看,「看到了。」

鳴上嵐嘆了一口...

※沒頭沒尾莫名其妙※

※反正被賴銘銓傷害我就來寫レオ嵐※(?????

※他太帥了我受傷了※(泉哥:?????

※原創人物有※






「我回來了~♪」月永レオ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他轉過頭看著門口,「ナルナル你看、诶?」門口不只有鳴上嵐,他右手提著從超市採滿完的商品,左手牽著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紫瞳小男孩,「ナル你偷生的?」

「才不是!」鳴上嵐把食材拿到廚房,先帶小男孩洗了手,「這是我哥哥的小孩和彥,因為他們臨時有事所以和ちゃん要在我們家待到十點,人家不是傳訊息給レオちゃん了嗎?」

「啊、」月永レオ伸手在沙發的縫隙間掏出了手機,把螢幕亮給鳴上嵐看,「看到了。」

鳴上嵐嘆了一口氣,「總之就是這樣,人家先去準備晚餐,レオちゃん要好好照顧和ちゃん喔。」他拍拍和彥的背,「先去做作業吧。」他點點頭,拎著自己的小書包到客廳寫作業,鳴上嵐看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就進了廚房開始準備晚餐。

 

和彥乖乖地拿出幼兒園的作業開始寫,月永レオ趴在桌上盯著他看,「欸、小鬼。」他用筆戳了戳和彥圓圓的臉頰。

「我不是小鬼!我叫鳴上和彥,」他鼓起雙頰,伸出了三根手指頭,「今年四歲了!」

「可是你比這是三。」

和彥不理他的吐槽,「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嵐嵐叔叔家?」

「唔……」月永レオ思考了一下怎麼解釋他跟鳴上嵐的關係,「因為我是ナル最喜歡的人啊!」十分理直氣壯。

「騙人!嵐嵐叔叔最喜歡的明明是我!他都會買很多玩具給我!」「是我啦!」「是我才對!」「我!」

鳴上嵐拿著點心出來剛好撞見了他們在爭執自己最喜歡的是誰忍不住笑了出來,「乖乖乖,人家最喜歡你們囉♥」他摸摸和彥的頭,把點心放在桌上,「真是的,レオちゃん不要跟小朋友吵架啦。」

兩人不約而同地哼了一聲,伸手拿點心還剛好看中了同一個,兩個人都不肯鬆手。

「好好好,這個給我,」鳴上嵐拿走了他們看上的那個,把盤子裡另外兩個給他們一人一個,「不要再吵架囉!」

 

和彥決定不跟這個奇怪的叔叔一般見識,認真寫他的作業,月永レオ整個人癱在地上,時不時滾動著,一邊發出「唔……」、「嗯……」等等奇怪的聲音,他才想抱怨這個奇怪的叔叔好吵讓他沒辦法專心寫作業,月永レオ突然「啊!」了一聲跳起來,抓起手邊的樂譜開始寫著。

「叔叔,你在做什麼?」月永レオ沒理他,他忙著把腦中浮現的旋律記下來,「你也在寫作業嗎?」

「等一下不要吵差一點……對對對就是這裡!加上一點這個……」他把剛完成的曲子從頭看了一遍,「哇哈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又完成了一首曠世巨作!馬上發給セナ看吧!」他拿出手機把樂譜拍下來發給瀨名泉,和彥拉了拉他的衣角,「叔叔你到底在幹嘛?」

「作曲啊。」

「作曲是什麼?」

「诶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就是把腦袋裡浮現的inspiration寫出來啊。」

和彥一頭霧水,「因、因死什麼?」

「唔……」月永レオ想辦法把他轉換成小朋也也聽得懂的說法,「就是腦袋突然『碰!』的一下接收到宇宙的電波的感覺!有時候是霹靂啪啦的感覺反正就是這樣!」

「诶──」和彥的眼裡彷彿出現了星星,「叔叔你會跟宇宙人通話嗎?」

「嗯?偶爾吧,小鬼你也想接收宇宙電波嗎?」和彥大力且猛烈的點點頭,「那你要先學會跟宇宙人打招呼,來跟我做一次,嗚啾~♪」

「嗚、嗚啾!」「再大聲一點不要害羞!」「嗚啾~」「很好很好,看來你滿有天賦的嘛!哈哈哈哈!」

方才還在為了鳴上嵐比較喜歡誰爭辯的兩人感情突然好了起來玩成一塊,果然男孩子對宇宙都是沒有抵抗力的,鳴上嵐在廚房看著決定晚餐多準備一份炸雞塊給他們兩個(才不是自己要吃!)。

 

「好啦,吃晚飯囉。」鳴上嵐把東西擺上餐桌對著客廳喊卻沒有回應,走到客廳發現一大一小已經在沙發上睡成一團,和彥甚至整個人趴在月永レオ身上流著口水。

鳴上嵐把他們兩個拎到餐桌上,對於自家姪子跟戀人終於達成良好的關係感到欣慰,雖然一大一小兩個孩子最後還是為了最後一塊炸雞塊的歸屬權吵了起來。

九點多門鈴響起,鳴上嵐的哥哥跟嫂嫂來接和彥回家,和彥還吵著要跟雷歐叔叔玩不想回家,約好了下次還要憶起完後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離開。

 

睡前鳴上嵐敷完面膜準備關燈,月永レオ突然轉向他。

「ナル,其實小孩子還滿可愛的。」

「嗯?是啊,怎麼了嗎?」

「生一個吧。」

 

鳴上嵐陷入混亂,生什麼?孩子嗎?我生嗎?怎麼生?Σ(゚д゚)






沒有,沒有要生。

恩。

【レオ嵐】鋼筆

※很久以前看到的夢女梗※

※很短※


「ナル──ナル──」鳴上嵐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雜誌,還沒見到人影就聽見月永レオ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在木頭地板上發出碰碰碰的腳步聲,鳴上嵐注意力沒有從雜誌上移開,頭也沒抬,只是對著門口方向開了口:「怎麼啦王さま?在樓梯上奔跑很危險喔。」

「這個──」月永レオ跳上沙發,兩人一起飼養的little john被他嚇得跳下了沙發,喵喵喵的表示抗議,然而橘色頭髮的少年沒有理會牠的意思,他闔上了鳴上嵐膝蓋上的雜誌並躺了上去,拿起手裡的盒子在鳴上嵐眼前晃了晃。

「嗯?」他眨了眨藤紫色的眼睛,「這個是?」

「诶──?ナル你忘了嗎?今天是我們交往三周年...

※很久以前看到的夢女梗※

※很短※






「ナル──ナル──」鳴上嵐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雜誌,還沒見到人影就聽見月永レオ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在木頭地板上發出碰碰碰的腳步聲,鳴上嵐注意力沒有從雜誌上移開,頭也沒抬,只是對著門口方向開了口:「怎麼啦王さま?在樓梯上奔跑很危險喔。」

「這個──」月永レオ跳上沙發,兩人一起飼養的little john被他嚇得跳下了沙發,喵喵喵的表示抗議,然而橘色頭髮的少年沒有理會牠的意思,他闔上了鳴上嵐膝蓋上的雜誌並躺了上去,拿起手裡的盒子在鳴上嵐眼前晃了晃。

「嗯?」他眨了眨藤紫色的眼睛,「這個是?」

「诶──?ナル你忘了嗎?今天是我們交往三周年紀念日啊,這是禮物!」

周年紀念這種事鳴上嵐當然沒有忘記,但對於月永レオ居然沒有忘記這件事略感驚訝,他接過了盒子,打開發現裡面是一支鋼筆。

深藍色的筆桿沒有過多的裝飾,只有銀色的邊點綴著,鳴上嵐有點困惑,別說他自己對鋼筆不只沒什麼研究也不感興趣,他記得月永レオ平常也沒有使用鋼筆的習慣。

不過禮物講求的本來就是心意,對於月永レオ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他還是很感動的。

「人家很開心噢、謝謝♪」他輕輕的吻了月永レオ的額頭,想把筆收起來時卻被阻止,「嗯?」

月永レオ抓住他的手,「店員小姐說這種筆很好寫喔,ナル要不要試寫看看?」

「诶?」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填了一半結婚證書遞給鳴上嵐,咧著嘴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就在這張紙上寫吧♪」

虾球

knights内部乱炖深宫paro全年龄雷文

雷文 雷文 雷文


一定要仔细阅读以下注意事项⚠️


奶次乱炖全年龄文 雷攻其他四人受


深宫paro 雷是皇上


能接受再往下看


不能就退出滑过这条wb


请不要一边忍受着辣眼睛一边看看完还骂我



    朱樱司进宫时正是他刚到舞象之年的年岁,他生的白净,相貌又讨人喜欢,明明是王侯贵族之子,眉眼中却少了三分凌人盛气,多了一丝天真烂漫。


    选秀大会上,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看当今圣上的龙颜,就听到一个声音说...



雷文 雷文 雷文


一定要仔细阅读以下注意事项⚠️


奶次乱炖全年龄文 雷攻其他四人受


深宫paro 雷是皇上


能接受再往下看


不能就退出滑过这条wb


请不要一边忍受着辣眼睛一边看看完还骂我






















    朱樱司进宫时正是他刚到舞象之年的年岁,他生的白净,相貌又讨人喜欢,明明是王侯贵族之子,眉眼中却少了三分凌人盛气,多了一丝天真烂漫。


    选秀大会上,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看当今圣上的龙颜,就听到一个声音说


    “那个红发的,我要了。”


    朱樱司内心忍不住雀跃,刚想叩谢圣恩,未等抬头却又听到


    “我烦了,剩下的事你帮我处理吧皇后,那个红发的,就让他住到你宫里去。”


    “是,皇上。”


    朱樱司连忙抬起头,却只看到消失在殿后那人的龙袍一角。


    “你是朱樱侯府的小公子,司,对吧?”


    问话的人自然是皇后,朱樱司也不敢怠慢,转了个方向准备向皇后行礼。


    “在下朱樱司,在此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


    “免礼免礼!现在开始你我是姐妹,不需多礼,你随我来,今后我们一起住在尚酩宫,我先带你认认路。”


    朱樱司这才敢抬头直视皇后,皇后娘娘名岚,虽是男儿之身却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金发碧眼神若天仙,怪不得能做一国之后。


    他眼角带笑,一点都没有传言中的可怕暴戾,朱樱司看着他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姐姐。






    朱樱司与皇后在尚酩宫内同住了快有一月,皇上的影子一次没见到,却和皇后关系要好得不行。


    “岚姐姐!岚姐姐!司给您寻来了咲城最好的胭脂!”


    朱樱司抱着一个包裹,也不顾旁边侍女的劝说,硬是踩着高高的木屐一路小跑进了岚的卧房。


    “啊啦~谢谢小司司,这胭脂我寻了好久都没找到,你是怎么买到的?”


    “不劳岚姐姐费心,您快用用看,要是喜欢的话,司马上把全咲城的这种胭脂都为你买下。”


    “这倒是不用,用完这块再买就行了,你有心了。”


    “岚姐姐开心,司就值得了。”


    岚点点头,试着新胭脂,微微笑道


    “你呀,是不是有求于我。”


    朱樱司脸上一红,目光看向别处


    “您怎么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我还不了解你吗?说吧,是又喜欢御膳房做的哪样糕点了,还是想吃什么别的食物了,我替你向皇上讨来。”


    “都不是,岚姐姐,难道司在您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吗?”


    “嗯?不是?那你是为了什么?”


    岚听到司这回居然不是为了点心讨好她觉得惊奇无比,他看向司的表情也认真了几分。


    “我入宫快满一月了,别说侍寝,还未见过皇上一面,司想知道,皇上他是个怎样的人?”


    岚听闻用帕子掩面笑了起来,这是朱樱司入宫之后岚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朱樱司以为岚在笑他,脸上又红了几分,连忙解释


    “岚姐姐,您别嘲笑司,司不是着急,只是…”


    “我知道的,小司司,雷欧他也真是的,这么多天了也不来见见你。”


    “您…您叫他什么?”


    “嗯?哦,你说他的本名啊,月永雷欧。”


    “岚姐姐您小点声,我在府里学过规矩,当今圣上的名号是不能叫的,听到了会被…!”


    “你放心吧小司司~我们这位皇上可和普通的皇上不同,他并不在意这个,你那天没听见他自称也不为“朕”,而是“我”吗?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就好,别失了礼数就可。”


    “可这……”


    看着朱樱司疑惑的神情,岚平常恰到好处的微笑又挂在了脸上。


    “你不是想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吗,那你就得先了解他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


    “凛贵妃和泉妃,这是如今最得宠的两位妃子。”


    “最得宠的是岚姐姐您才对!”


    朱樱司出于真心说道。


    岚笑笑,


    “他当然也宠我了,但你若想了解他,就必然也要了解他的喜好,我来给你讲讲那两人与皇上的事。”






    “我今年十六岁,和你一样也是十五岁进宫,那两人同岁都是十七,有些事情也是我听下人说的,不可全部信以为真,你听听就好。


    住在涧烁宫的是凛贵妃,他是邻国零王的亲弟弟,我们奈茨国和邻国邮递国向来友好往来,每几年都会互送皇室子女作为邦交的象征,只是没想到今年送来的竟是国王的亲弟弟。


    皇上自然不敢怠慢,一进宫就封了妃,不久又晋升了贵妃,我进宫后有次聊天好奇问他为什么过来,他却说


    皇兄太烦了,我去哪他都能跟着去,听说嫁到这边他就不能来了。


    这个理由真是令我笑了好一阵子,我告诉皇上后他也笑了好久,凛贵妃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不仅来的理由奇怪,他平时也和常人有些不同,白天却总是昏昏欲睡从不出门,晚上却精神得很,皇上若是连夜批阅奏折,总是他伴在皇上左右。


    他还会做一些我们国家没有的糕点,不过相貌实在不堪入目,皇上却也敢下口,还连连称赞。我至今还未尝过,你若好奇便可替我尝尝。


    你瞧我,忘记说了,凛贵妃肤白似雪,眸子像红玛瑙嵌在里面一般,和我们国的人不太一样,有一种异域风情的美,你若见到他一眼便能认出。”


    “这凛贵妃娘娘可真是一位有趣之人,司有幸一定要尝尝…哦不是,是见见他。岚姐姐,那泉妃呢?”


    “小泉他,是这宫里最与众不同之人了,人人必都有几分心思想要依靠皇上,他却像万花丛中最清雅的那株兰花。


    他是布衣出身,入宫本是侍卫,因为武艺高超,成了皇上身边的人,一心一意护着皇上周全,为皇上披荆斩棘。却因一副好相貌,被皇上看中,才成了这深宫中的一员。


    你别误会皇上,这是对外人的说辞,事实却是小泉为了保护皇上,替皇上挡了致命一剑,那一剑却砍断了他的经脉,虽不至于武功尽失,却也废了大半。


    他这样的身体状况,自是不够格继续当皇上的贴身侍卫,若被赶出宫怕是这一生都将凄苦直至终老,皇上是个重情义之人,为了找个理由留住他,才让他做了自己的妃嫔。


    说来也好笑,小泉忽然做了妃嫔,虽然感激皇上,却当然没有侍寝的意思,而皇上虽然是为了保他封他为妃,却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两人打了数月,小泉才慢慢妥协,只是侍寝时必定要卧房一片漆黑,连月光也不许照进,若是被他发现皇上偷偷点了蜡烛,他立刻开始防卫,你若是看到皇上哪天忽然鼻青脸肿还笑嘻嘻的,那必定是在明徕宫过夜了。”


    “泉妃娘娘可真是,胆子比您还大啊。”


    “这宫里的妃子就没几个胆子小的,你也不必这么拘谨,皇上也不是循规蹈矩之人。”


    “司有一个问题,既然那两位比您大,还都是皇上心爱之人,为何直到遇到您才封后?啊!司是不是说错话了,皇后娘娘恕…”


    “无事无事,他之前没封后是因为他懒得封,而我当了皇后是因为——”


    “因为他发现您是他的真爱!”


    “因为他有次下棋输给了我,赌注是皇后之位~”


    “?!”


    “好啦小司司,听了这么多,你觉得皇上是个怎样的人?”


    “司…司觉得他是个心胸宽广、正直无私的明君!”


    “一看你就是在说谎呀小司司,听了这么多,你难道不该觉得他是个贪图美色、性情无常、猜不透之人吗?”


    朱樱司暗自感叹,我倒是这么想的,可我还是不敢说啊。


    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喊道


    “皇上驾到!”


    “皇上这是算准了你好奇的日子,百闻不如一见,快去亲眼见见他吧。”


    司连忙走到殿外,听岚的描述,以为皇上是个痴傻又好色的怪人,行礼之后慢慢抬头看去,站在那里的竟是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雷欧眼中带笑看着他,问道,“司贵人,你可是比选秀那日胖了些?离我近点,让我好好看看。”








end?

哈了個啾

【レオ嵐】愛唄

*極短的練筆

想試著寫寫國王皇后就寫了


「真是的──王さま又亂丟了,樂曲不好好保存是不行的哦?」鳴上嵐彎腰撿起散落於地上的紙張被用麥克筆寫滿音符,他輕哼幾個音節出來,「是新曲嗎?」他看著那些上下變換的音符位置,彷彿要躍出紙面一樣,就像月永レオ給人的感覺。

「是呀!怎麼樣!ナル喜歡嗎?」月永レオ從趴著的姿勢改成坐著,他抬頭看向他,一雙貓眼晶亮的,像在打什麼主意。

鳴上嵐回以他一個微笑,「嗯,喜歡哦。」

月永レオ看著他,突然一個用力整個人撲向他,兩個人一起跌在地上,樂譜又飄散在空中,只是這次鳴上嵐沒有再撿起它們,他看著撲到自己身上的人,不管長到多大都還像個孩子一樣。

「...

*極短的練筆

想試著寫寫國王皇后就寫了





「真是的──王さま又亂丟了,樂曲不好好保存是不行的哦?」鳴上嵐彎腰撿起散落於地上的紙張被用麥克筆寫滿音符,他輕哼幾個音節出來,「是新曲嗎?」他看著那些上下變換的音符位置,彷彿要躍出紙面一樣,就像月永レオ給人的感覺。

「是呀!怎麼樣!ナル喜歡嗎?」月永レオ從趴著的姿勢改成坐著,他抬頭看向他,一雙貓眼晶亮的,像在打什麼主意。

鳴上嵐回以他一個微笑,「嗯,喜歡哦。」

月永レオ看著他,突然一個用力整個人撲向他,兩個人一起跌在地上,樂譜又飄散在空中,只是這次鳴上嵐沒有再撿起它們,他看著撲到自己身上的人,不管長到多大都還像個孩子一樣。

「王さま還是這麼衝動呢,像個孩子一樣。」他帶了些寵溺的口氣說,一直以來擔任團裡協調所有人的位置,他對於月永レオ這種性格早就能熟練地應對了。

「只對ナル這樣啦!」月永レオ鼓起一邊臉頰,雙手環住鳴上嵐的脖子,側過頭蹭了蹭對方,「吶、ナル讓我撒嬌一下吧。」貓咪似的舉動,鳴上嵐輕輕回擁他。

「可以哦。」他看著在自己胸前蹭著的人,總是被他們其他人稱呼為國王的人,這模樣分明還是個孩子,卻總是能站在他們面前扛起旗幟。

鳴上嵐想起自己曾在慰靈碑前懷念著過往卻被對方看在眼裡的事,月永レオ後來拉著他在某個上課日乘上火車,連目的地都不清楚的狀況下,他被帶到一個不知名的海邊。

「看哪,ナル!是海。」

他們身上還穿著夢之咲的制服,月永レオ興奮地拉著他在沙灘上奔跑著,他們就像一般的高中生一樣,翹課到海邊玩。

鳴上嵐捲起褲管踩在水中,他看著延伸到天際的大海,突然想哭。

他一直包容著團體的一切,無論是歡笑或是吵架,他都一直擔任著調和團體的那個人,但再怎麼堅強的人總有疲累的一天。

「大海……真美啊……」鳴上嵐看著被陽光照耀著閃閃發光的海面。

「是啊,所以ナル別再一個人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了。」國王可不希望自己的皇后一遇上傷心事便一個人躲起來感傷。




月永レオ撐著自己半趴著的身體,親吻了他,唇瓣交疊的瞬間他彷彿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對方送給他的整個宇宙。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後來鳴上嵐才知道那天他哼唱的曲子是國王對皇后最親愛的告白。


千沧葵

来自于p2 歌词太可爱了摸一下

来自于p2 歌词太可爱了摸一下

千沧葵
KingQueen. 风哥点的...

King&Queen.

风哥点的吻手背,我选的衣装()()

King&Queen.

风哥点的吻手背,我选的衣装()()

千沧葵

久违地复健了KQ 二单的衣装很合适婚礼呢

久违地复健了KQ 二单的衣装很合适婚礼呢

_KANAMU
【鸣,张开手~】 【???】...

【鸣,张开手~】

【???】


前两天不知道怎么忽然疯狂想画kq组来着。。。

【鸣,张开手~】

【???】



前两天不知道怎么忽然疯狂想画kq组来着。。。

推定陥穽
⚠性转 感觉自己特别喜欢看le...

⚠性转

感觉自己特别喜欢看leo岚抱抱

⚠性转

感觉自己特别喜欢看leo岚抱抱

千沧葵

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paro总之就是想要国王皇后凑个对给自己爽一下(。)

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paro总之就是想要国王皇后凑个对给自己爽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