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eopold and loeb

401浏览    42参与
一个坔

画了俩照片

有人上头了

画了俩照片

有人上头了

S104
突然想起还有这张TM海报废稿X...

突然想起还有这张TM海报废稿XD

突然想起还有这张TM海报废稿XD

戚润薇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5)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5)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戚润薇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3)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3)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戚润薇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2)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Excitame,西语版Thrill Me剧照(2)

好久没出现了,这次把Excitame的存货都发上来w

刷屏抱歉!David Tortosa和Alejandros de los Santos主,另一对照片比较少orz……


多功能腿部挂件

【thrill me/危险游戏】冬夜,白昼,与他的照片

食用注意:刚入TM坑,对于LNL的了解仅限于音乐剧和纪录片(b站号:av30302982)以及太太们的史料,如有与原作或史实相悖的地方,欢迎各位大佬们捉虫;设定采用音乐剧与历史相结合的形式,存在杜撰场景;

=

多年以后,面对假释裁决委员会的内森仍会想起1923年的冬天,想起那些色彩斑驳而又光怪陆离的日子。

=

【冬夜与白昼】

1923年的冬天与以往任何一年并无不同——它既不会更无聊,也不会更有趣。凝结的冷空气与僵冻的柏油马路是内森唯一烦闷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不能和理查一起飙车了。


男孩踢开路旁的积雪,在霜冻的冬夜里呼出一团团白色雾气。理查提议今晚去烧了中心广场那颗倒霉的圣诞树,...

食用注意:刚入TM坑,对于LNL的了解仅限于音乐剧和纪录片(b站号:av30302982)以及太太们的史料,如有与原作或史实相悖的地方,欢迎各位大佬们捉虫;设定采用音乐剧与历史相结合的形式,存在杜撰场景;

=

多年以后,面对假释裁决委员会的内森仍会想起1923年的冬天,想起那些色彩斑驳而又光怪陆离的日子。

=

【冬夜与白昼】

1923年的冬天与以往任何一年并无不同——它既不会更无聊,也不会更有趣。凝结的冷空气与僵冻的柏油马路是内森唯一烦闷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不能和理查一起飙车了。


男孩踢开路旁的积雪,在霜冻的冬夜里呼出一团团白色雾气。理查提议今晚去烧了中心广场那颗倒霉的圣诞树,并随便闯进某个打开窗户的好心人家,盗走他们的圣诞火鸡,在灼烤的树荫底下大快朵颐——显然,内森觉得这个主意糟透了,毕竟圣诞节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1}


内森在洁白无瑕的积雪上印下一个个凹凸不平的脚印,它们整齐划一的指向街角对面的某幢房子。内森闭上眼,他知道此刻房子的二层落地窗前一定映着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身影。理查现在应该正端着高脚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的葡萄酒,紫红色的液体被盛得恰到好处——既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就像他本人的“爱”一样。

那个居高临下的男孩会低下他高贵的头颅,蹙着眉审视这个繁华的街区,一如高高在上的国王巡视他的疆土,超凡脱俗的超人俯视蝼蚁。


内森睁开眼,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大门前。


国王也好,芸芸众生也好,他并不关心—财富,地位,学历,智慧,他是唯一能与理查并肩而立的人。他们志趣相投,一拍即合,一切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还有什么值得他劳神费心的事情吗?

冬夜的风钻进内森的高领里衬,冻得男孩浑身发抖。内森不知道自己在楼下站了多久,当理查慢悠悠地出现在大门口时,他已经快冻成一道冰柱了。


“嘿,宝贝,让我们点燃这个该死的冬夜吧。”理查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如同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冬夜里闪耀的花火将天空映得通红,一瞬之间,他们仿佛置身于白昼。火舌舔舐着雪花,热浪交织着云朵,迸射出残落的冷灰。内森戴上随身的圆框眼镜,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究竟是为了遮挡扑面而来的灰烬,还是为了更清楚地窥探理查,亦或是两者兼有。


但这不重要。


火光吻着理查的轮廓,模糊了他的棱角——在火焰下的理查总是温柔得过分。冷热交融的夜风将他的耳语吹到耳畔。


——“Thrill me,Nathan.”


内森深吸一口气,将冬天森冷的空气与理查身上的古龙水味一同吸进肺里。他们将会拥有一个美妙的冬夜,一场欢愉与无数次拥抱。


那天,透过镜片与烟火,内森仿佛看到了他的白昼


【他的照片】


理查喜欢拍照,他总是在大大小小的报刊上留下自己俊美的肖像。无论是娱乐头版,亦或是经济日报,无论是与某位大亨千金的暧昧绯闻,亦或是关乎到州郡经济的商宴洽谈,版面配图上总有他的身影。


所以,当内森提出为他拍照时,理查并没有拒绝。

“Dickie{2},望着镜头朝我笑一笑。”


内森举着那副刚从父亲手里讨来的徕卡相机,对准理查的笑脸按下了快门。


“我拍到(capture)你了,Dickie!”


内森小心翼翼地将胶卷取出,放进衬衣的口袋里。


“再过两天,就可以看到效果了。”


望着内森激动的样子,理查忍不住笑了。


“宝贝,我还有很多照片,需要一起去我的卧室看看吗?”


“当然!可是,Dickie,这次不一样。”


——“我终于亲手抓住(capture)你。”

=

第五次提交假释申请后,内森收到了一份包裹——这仿佛是预祝他假释成功的一份出狱礼物。

他把手掌大小的包裹拆开,里面掉出了一些零星的硬币——不知道还能不能够买一包烟?他已经很久没看美国飙升的汇率了。

内森将包裹抖了抖,把一枚金怀表和一张泛黄的照片抖了出来。他没去理会那枚可能价值连城的金怀表,而是对着那张泛黄的旧照片陷入沉思。

照片里的理查笑得很灿烂,那不是他惯有的,带着调侃意味的嗤笑。而是一个纯粹无暇的,发自真心的笑容。


相机把他们的19岁定格成永恒,而那时,内森天真地以为自己永远抓住了他。


-END-

{1}:内森和理查具有犹太背景,而犹太人不过圣诞节

{2}:“Dickie”是内森对理查的爱称

S104
似乎没发过的一个之前涂的恶魔/...

似乎没发过的一个之前涂的恶魔/天使paro(实际上大概是俩恶魔…)

似乎没发过的一个之前涂的恶魔/天使paro(实际上大概是俩恶魔…)

架子骨

【LnL】七月罪火

*Richard Loeb/Nathan Leopold,斜线意义不大,不知道哪版的衍生,季节是捏造的,全文1k5完


夏天到来之前我们就成天在一起鬼混,夏天到来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他从我身边逃开那么久,我警告过说我不会放过他。但事实上这样的恐吓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理查德·勒伯从来不会被戴上项圈、关进笼子。他是永远炽烈燃烧着的野火。

他那些逐渐穿不住的西装外套,带出家门后的命运也不过是被随手搭在椅背上、扔在后座上,孤孤单单自我消费着昂贵香水的余味。以前如此,这次也一样:理查德负责与上流阶层的绅士小姐们谈笑风生,我负责在离场时从...

*Richard Loeb/Nathan Leopold,斜线意义不大,不知道哪版的衍生,季节是捏造的,全文1k5完


 

夏天到来之前我们就成天在一起鬼混,夏天到来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他从我身边逃开那么久,我警告过说我不会放过他。但事实上这样的恐吓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理查德·勒伯从来不会被戴上项圈、关进笼子。他是永远炽烈燃烧着的野火。

他那些逐渐穿不住的西装外套,带出家门后的命运也不过是被随手搭在椅背上、扔在后座上,孤孤单单自我消费着昂贵香水的余味。以前如此,这次也一样:理查德负责与上流阶层的绅士小姐们谈笑风生,我负责在离场时从侍者手中接过被他遗忘在衣帽间的外套。


散场后他倚靠在汽车后座上,轻蔑地随口评论着方才团簇在他身边、渴望与他搭上只言片语的人。我坐在阴影处,仰望着一晃而过的街灯透过窗框落在他身上。他含笑的眼中敛着斑驳的光。


“你看起来挺开心的。”我漫不经心地放逐目光,并不看向他,简短话语中不自觉渗透的酸涩意味却令自己都感到诧异。

他用双手拢住打火机点烟。冷烟流窜在他的唇与指之间,随着车窗外的极速气流瞬间消散在身后。“不,远远不够。”他停止了吸烟,将手臂搭在窗框上,故意转过身来直视着我。“夏天就该干点有趣的事儿。”


我继续以躲避的姿态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他那张倨傲笑脸背后一定酝酿着什么惊天动地的脱法计划、某些只为私人服务的恶劣刺激。

他自己从不做出格的事情,闯祸的时候一定要拖上我。那些提议从来都与我无关,他却总用难能可贵的服软口气说没有我不行。我有时恨不得他提出的要求是逃离某次重要宴会、在剧院昏暗的包厢里做爱,或是什么别的,好歹让我在恐惧时拥有他,不必惶惶畏惧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毁约。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陪他满足反叛趣味的人,是谁都无所谓。我到底也不明白自己是他的共犯,还是拥趸,还是顺手取用的工具。


爱中始终有着疯狂。⑴


 

人类习惯于爱,便同时习于疯狂。疯狂在那天晚上是一场极端美丽的大火。焰峰舔化夜幕的边角,风中飘摇摇似极度媚艳的情色暗示,足以将所有理智磨平。他被照亮的双眼贪婪地吸食着火光,欣赏着即将化作灰烬的破败温柔。


燥热的火焰将夏夜架在其上烹饪,那场火将什么东西剥离了出去,换给了我近乎赤裸的坦诚。我向来怕火、怕名誉受损、怕受到惩罚,却在那晚放纵脱了缰的自矜在燃着的仓库外向他求欢,沉浸于某种混沌的浪漫,甚至乐意破格迎接一个饱尝烟气的吻。


我的指尖沾上了残留的汽油,掌心还渗着细密的汗丝,却仍然握住了他向我伸出的手。交缠的指根分享着急促跳动的脉搏,与风中嘶嘶叫嚣的火舌时而交错,时而和鸣。

我明白他爱的只是这心跳、这火光、这卑劣禁忌的刺激品,我却仍在相拥之际笑了出声:我们像堕入了一个荒诞梦境,战栗在交羼着欢愉与恐惧的浪巅,仿佛要被彼此多重作用下的温暖融化。


 

那套西装回了家就得报废。


次日我站在惨白的清晨里为他剃须,像某种神圣仪式,两人在窗边保持着一种沉默的交错姿态。他背对我仰头坐着,高擎着手中的书本,柔软的发丝磨蹭在我身上。他的注意力在于书中而不在我,即使距离得这样近,他也宁愿看着查拉图斯特与摔得血肉模糊的杂技人,而不是我。

此刻他的头颅和脖颈都毫不设防地受控于我,遭到忽视的愠怒与绝对掌权的快感使我的思考变得极其矛盾。精通课业的理性大脑遇上这种事却意外地频繁栽跤。


“你这样我很不方便。”

我抽走他的书本时仍将刀片抵在他的下颏上。他仰头盯着我,眼中蓄着一些怒嗔意味,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他的背带与衬衣之间皱起不服帖的罅隙,从俯视角度看去,令人不自觉地想要用手指从其间勾起来。


我本以为夏日的罪火是仓库里的那场,现在想来可能不仅是那样:我们在缓慢地焚毁自己,双手铐死在一块儿,向着“正确”的对立面义无反顾地跳下去,兴奋尖叫到喉咙嘶哑。

当时我们逃离了警笛,绕到了另一条街上。我被残余的烟气呛得眼泪直流,气喘吁吁地倚靠在脏污的墙壁上。他一边嘲笑我一边掏出手帕擦拭我决堤的眼眶,“怎么,就这点儿能耐?”


 

死去的东西在夏天腐烂很快。但那时我骤然感觉到有什么烂掉的东西又分明活了过来。

并不是谁都无所谓,他应该还有点儿喜欢我。


 


终了


 


⑴ 尼采《查拉图斯特如是说》

S104

Sonnet 120 戴CP滤镜的再译

*W给我发Sonnet 120

我:(这首诗我见过的)

*我戴上TM "Keep your deal with me"滤镜

我:我靠,怎么这么配,我惊了,我要戴滤镜重译(魔改)


-

Sonnet 120


如今,你那时的绝情反倒使我得利;

为我曾受的悲痛,

我只得在旧日过失下垂首,

毕竟铸我心神的并非精钢黄铜。


而你若也被我的绝情震悚,

你将如我,经历万念俱灰的无措;

但我这暴君并不费心权衡,

当初是如何地经受你罪行的折磨。


唉,你我不幸的那夜或将使我铭记,

真正的痛苦是如何地予人重击;

但转瞬后,我也会效仿你的作为,

卑微地...

*W给我发Sonnet 120

我:(这首诗我见过的)

*我戴上TM "Keep your deal with me"滤镜

我:我靠,怎么这么配,我惊了,我要戴滤镜重译(魔改)


-

Sonnet 120


如今,你那时的绝情反倒使我得利;

为我曾受的悲痛,

我只得在旧日过失下垂首,

毕竟铸我心神的并非精钢黄铜。


而你若也被我的绝情震悚,

你将如我,经历万念俱灰的无措;

但我这暴君并不费心权衡,

当初是如何地经受你罪行的折磨。


唉,你我不幸的那夜或将使我铭记,

真正的痛苦是如何地予人重击;

但转瞬后,我也会效仿你的作为,

卑微地以油膏抚慰你我相交的碎心。


如今,你那时的擅行反倒成为报酬,

我以其赎你,你也必将做我的赎金。



原文:


Sonnet 120



That you were once unkind befriends me now,


And for that sorrow which I then did feel


Needs must I under my transgression bow,


Unless my nerves were brass or hammer'd steel.



For if you were by my unkindness shaken


As I by yours, you've pass'd a hell of time,


And I, a tyrant, have no leisure taken


To weigh how once I suffered in your crime.



O, that our night of woe might have remember'd


My deepest sense, how hard true sorrow hits,


And soon to you, as you to me, then tender'd


The humble salve which wounded bosoms fits!



But that your trespass now becomes a fee;


Mine ransoms yours, and yours must ransom me.


-

翻完(魔改)后


W:相爱不行 相杀也可 反正都是你我


我:反正都是你我


我:这么说其实这剧的日韩版的一个概念就是“我”和“他”,挺多人讨论都不说内森理查的,说私和彼


我:…那个时候已经不是“我”和“你”了,“你”已经变成“他”了


W:…

S104

和W关于thrill me的相关唠嗑 - 20190503

在坑底实在饿的受不了了,拉着W同学唠了会thrill me 相关的嗑。首先我俩都有共识:对于这种现实事件的改编文本来说,过度解读是大忌。但毕竟l&l相关作品的解读种类丰富程度远超平常,这其中的逻辑建立也本身是一个成规模的事情了,SO……就唠了唠嗑,感谢W同学在我快要冻死的时候帮我开电暖炉……


W讲理查是透明的黑色,还属于本能动物的范围内,不应该定位在理论痴迷者的角色上,有一种很有趣的兽性。我说Exactly! 你知不知道历史上迷恋ubermensch的本来就是内森,但好像倾向于被认作更社会化的更具道德意识的也是内森。内森自传里写理查,he didn't have...

在坑底实在饿的受不了了,拉着W同学唠了会thrill me 相关的嗑。首先我俩都有共识:对于这种现实事件的改编文本来说,过度解读是大忌。但毕竟l&l相关作品的解读种类丰富程度远超平常,这其中的逻辑建立也本身是一个成规模的事情了,SO……就唠了唠嗑,感谢W同学在我快要冻死的时候帮我开电暖炉……

 

W讲理查是透明的黑色,还属于本能动物的范围内,不应该定位在理论痴迷者的角色上,有一种很有趣的兽性。我说Exactly! 你知不知道历史上迷恋ubermensch的本来就是内森,但好像倾向于被认作更社会化的更具道德意识的也是内森。内森自传里写理查,he didn't have a single scruple of any kind. He wasn't immoral; he was just plain amoral – unmoral, that is. Right and wrong didn't exist. 很好玩的是,我本来猜测内森对理查的迷恋是否存在着一部分对自己理想人格的投射,因其在后者身上看到了将它实践的可能性。但再仔细考虑一下的话,理查的特质并不类似尼采的超人说(超善恶的,beyond good and evil), 而更类似卢梭的自然人说(前善恶的,before good and evil)。

 

这一点在放火那幕体现的尤为明显。各版歌词&表演基本都表达出理查的某种原始欲望,而且,让人有点联想到那个拜火教所讲的…火即“无限的光明”。(注定可见的是被燃烧之物,而非光本身。)而该教创始人为查拉图斯特拉(@尼采),还恰好对后来的犹太教有所影响。

 

( W还没看那个电影Swoon夺魂,但是里面内森&理查都在日记里写,I’m not a Jew。好奇导演想讲什么。难道更常见的说法不正是强调犹太背景使他们与当地占优势的清教徒的价值观念格格不入吗? )

 

说到这个,尼采正好一直否定基督教的现代性道德,称其为“奴隶道德”。尼采是批判同情(pity)这一平等主义道德的基础的,而我一向对他的学说既不认可又没兴趣,此次为嗑CP又看了看,觉得这种逻辑确实是和这对CP的逻辑联系在一起的。(虽然音乐剧处理的很浅啦…杀个人就超善恶了…。)

 

(此处插一个汤上的搞笑meme,现代AU中理查和内森将会是在一辆uber里杀掉小孩的,因为你造,ubermensch…。)

 

我很喜欢97概念砖两人对杀小孩这个决定的态度。内森那句酸酸的讽刺,it's no way to make your mark,UP主戚润薇姑娘把这句翻译成“连受害人都不挑,这算什么计划”,哈哈哈我觉得内森在意的点的确是如此!有点挑弱者下手会让他觉得不够superior的感觉,然后理查就毫不在意地笑说Babe it’s only for the thrill,我觉得这个点也很有超善恶/前善恶的区分XD。

 

W同学看我快饿死了,好心地制作了一些字母短打投喂我。(我打算慢慢涂…)我超在意其中的T字:Tragedy(悲剧)-为什么要打破我们游戏的玻璃罐,不,世界进来了。It’s such fun!  W说所谓完美类似封闭,这也是这个音乐剧最初吸引我的点之一。听了剧情一想就知道,矛盾冲突都直接单独建立在两人之间,跟外部现实世界其实并没什么关系。大概是两个刚成年的年轻人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在博弈中纳入过多的现实因素,因此,他们所有的承诺/感情/控制,强烈的张力其实都是建立在一个很虚的基础上。危险的内压。摇摇欲坠的拉扯与走钢丝!虚的才可以推近极致。

 

W说,理查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向内的,虽然看起来很渣啦,但是面对世界,他的确把他和内森划在一个圈子里,而这段关系面对外部的切口是内森背后强大的外部力量。理查在公园甩手走人了,内森就想要通过外部的挤压再次把两个人压向一起,无形之中戳破了这个完整的气球,事实上这段关系的内压比外压更大,所以气球爆掉,事情失控,两人关系发生改变。drama哈哈。真的很适合小剧场。

 

还有E字Episode related(剧透):爱过 死了 不在一处。这个就真的是杀我了,我说W怎么办我完了,现在我整个脑子都在闪着各种画面循环着不在一处、不在一处、不在一处。Life plus 99 years里面理查那句I swear I'll leave you again的谶语每次听都让我唉声叹气。关于内森和理查,鸟的意象在我脑子里扎根很深,我之前曾很不确定地跟别人说,其实喜欢养鸟的serial killer是个很经典的形象(虽然l&l差很远啦),特别是当他们仔细地观察它们的时候,似乎反映出什么强烈暗示。不知道对Nate来说,理查算不算是他一直想养住/关住的鸟,one so-rare bird。TM终曲时理查的幻象出场所伴随的振翅声,或Swoon那个电影里有一幕飞鸟的影子从理查的睡颜上掠过的镜头,掠到最终是内森俯下身来亲他的影子XD。这个电影还做了内森幻想中鞭子与飞鸟画面的蒙太奇,飞鸟扑翅抽出鞭声。好有意思。

 

TM和Swoon的人设都差很多,但好像在很微妙的地方重合了。Swoon里面有个很好玩的镜头,大概是去处理罪证还是什么的时候内森靠过来亲理查,亲完过了一会儿后又靠过来还想亲,末了被理查一把推倒X3,然后理查大概觉得怕他生气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就缩回来干自己的事情了,内森的视线就有点茫然的跟着他转,这个镜头好像一下把很多东西透掉。之前穿插的法医做心理诊断的镜头,内森有在讲他关于理查作他奴隶的幻想。控制欲和执念都是有的,只是这个内森好像还没能够找到实践/行动的方式,他当时的神情显出一种有所想法但又不确定的状态。有的thrill me内森在那一句词时也是这样,everybody wants Richard, but not the way that I do. 一种轻轻的沉思。

 

(我特喜欢这首,一切事情的真正开端。一个预言/宣布。每次听都感觉很代入内森。?)

 

之前涂过W的BBetray我选择的伴侣啊,你为何忤逆我。涂的是板鸭比较势均力敌的Alej内森和Marc理查。(Marc理查好像比David理查弱一点,David理查迷之霸气XD)我很喜欢这句! 是我认为双方大概都会有的念头。两人都在试图把事情往自己想要的一边掰。内森大概让步更多。

 

TM里明面上是理查有支配权的,但是他在Afraid那首里的两句词就很好玩了。But I’ll be damned if I let you know, you’ll never witness me cry. / I can’t let you see, if I show a slight touch of weakness you’d change your opinion of me. 这两句使人觉得,理查大概是有过内森会反转(?)的念头的。他假设自己佯装强势就可以继续维持他在这段关系中原本的角色,但是其实关系的性质已经改变了。这段真是让人觉得bluff对理查来说真的都成天性了啊XD,是W拟动物时所拟的响尾蛇了。内森像是一种更静默些的危险。(是说改编作品中的,历史的资料说法还是差很大。)

 

乱七八糟的后续唠嗑:

 

W:刚才我就在想那个自然人,就很有意思。因为严格来说他们应该算是接受文明的一类,也算是启蒙时代的群体了。前两天不是在做XX吗,有个同学就跟我说过XX应该是启蒙者,他的自然是矛盾体,是两边的审视。

 

*W摘了一段笔记。

 

W:自然人的一面够不够坚定呢?

 

我:…这是一个需要判断的性质,我总感觉是容易和什么其他的东西或者伪装混起来的。

 

W:毕竟不是完全的现实,作者也未必有这种意识,很难代入啊嘶。

 

我:所以说一般是套脑洞。(找个乐子就完事)

 

W:我觉得,两面都有…嘶。按理说希斯克利夫那种疯狂、偏执、自控力低在理查身上是说的通的,但是后来警察介入,那种伪装、逃避、恐惧也和凯瑟琳更像,尤其是那段说自己怕死的那段。

 

我:因为后半段,他被内森从fantasy拽回reality了啊(。)

 

W:内森属于向内克制的。但是后来从情感关系的态度上,他明显更偏执、不顾一切。

 

我:是,他在情感关系上简直铁了心一条路走到黑(

 

W:内森报警之后那段简直就是真疯子啊,文明聪明的疯子。就是很现实,很逻辑,但是……很疯 ……啊,说不上来。

 

我:他的思维和手段都是很冷静理智的。有分析,有逻辑,有结果。但是他的目标是正常人绝对不会有的。

 

W:情感很狂乱。文明中形成的自然人,完全是现代人和文明思维中的条件反射。

 

我:操。

 

W:理查像是……误以为自己是自然人的文明人,人格模仿那种。玻璃罐里的理查就是想象中的自然人,内森把玻璃罐打破之后,他就逐渐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情感了,无意识的那种发现。

 

我:当纳入现实的因素的时候他无法维持本来的人格状态了XDDD

 

W:理查给自己了一个人格定位,可能受到教育和崇拜认知影响比较大,比如对尼采这种观点的认同。对自己进行了一些故意的塑造和改变,但是和他真实的自己差别比较大。有些过度解读了,不过有点爽。

 

我:不过这样讲的话,比起自然人,还是超人的说法更适合一些,那个理论。这么想想还挺有意思的,因为是内森引入外界压力亲手把理查的人格定位打破的,差不多也算是把对方毁了一层。那内森所执着的到底是理查的哪一部分?

 

W:我是觉得感情是真的,你看XX那段!忤逆背叛激发的情感失控,其实还是很像。

 

我:有些内森的感情真的超真情实感的。超——级真情实感,就,显得理查好他妈渣。

 

W:还是很神奇,我是觉得理查也很真实。势均力敌……说不清楚,草。

 

我:怎么说呢,俩人都有箭头,对不大上……是那种性质不大一样所以蜜汁没对上的双箭头。

 

W:怎么说,理查的选择是带有逻辑和思考的,内森是被理性选择出来的。但是这种选择本身带有情感倾向。但是内森的选择是感性占上风的,无论是理想投射还是什么,应该是没有太经过所谓理性的那种取舍计算的,但是按照封闭关系这种看法理查的依赖并不逊色啊。

 

我:讲内森感性占上风真是不容易啦,想想真好玩,你这么说的话,对其他方面,外部的,比如说搞事/犯罪,明显理查是更感性内森是理性的,但是一旦到关系内部就反过来了呃。Anyway,不过演员想要的话,他对内森就还真的挺可以有情感基础的,有些互动还是很可爱也很甜哈哈哈……又想起中文结尾理查的幻象那句超宠溺的又在看鸟啊,白痴……

 

W:操,这个意象是真的,啊。

 

我:…就,鸟这个意向我也没法完全说清你懂吧,我说不清楚。但是真的,综合起来,很重要,非常有力的一个意向。


(提前感谢W同学的鸦头骨…)

S104

之前的一些TM涂鸦

P1- Everybody wants Richard

P2- Afraid 


P3- Keep your deal with me


P4P5是画照片

之前的一些TM涂鸦

P1- Everybody wants Richard

P2- Afraid 


P3- Keep your deal with me


P4P5是画照片

S104
我选择的伴侣啊,你为何忤逆我?

我选择的伴侣啊,你为何忤逆我?

我选择的伴侣啊,你为何忤逆我?

S104

最近涂鸦:


P1- "So long, Nate."


P2- I'm trying to think画截图


P3- 乱涂


P4- Dickie&Babe <333

最近涂鸦:


P1- "So long, Nate."


P2- I'm trying to think画截图


P3- 乱涂


P4- Dickie&Babe <333

晨星之眼

‖ 一个小片段。

‖ 这篇的目的是探讨内森三十三年之后的心境,鉴于他自传真实的成分不多(必然的),以及各种传记中对于这一段时间资料的缺乏。

‖ 内森中心,意识流警告。

那个梦在他试图压抑它的时候反而变得更清晰。

    理查德——他的大笑,他的讽刺,挥之不去的香水混合着烟味和酒味,深夜刺痛他双眼的车灯,理查德。

    独活是一件艰难的事。

    而如果他曾有机会选择——他在无数次的猜想中混乱,唯一的现实是当他醒过来,他必然是在他的隔间里,在监狱。

   ...

‖ 一个小片段。

‖ 这篇的目的是探讨内森三十三年之后的心境,鉴于他自传真实的成分不多(必然的),以及各种传记中对于这一段时间资料的缺乏。

‖ 内森中心,意识流警告。



    那个梦在他试图压抑它的时候反而变得更清晰。

    理查德——他的大笑,他的讽刺,挥之不去的香水混合着烟味和酒味,深夜刺痛他双眼的车灯,理查德。

    独活是一件艰难的事。

    而如果他曾有机会选择——他在无数次的猜想中混乱,唯一的现实是当他醒过来,他必然是在他的隔间里,在监狱。

    一定有一个人曾面临相同的状况,而做了相反的事。

    他的朋友诱使他犯罪,然后逃脱了最终的惩罚——真正的惩罚,意志的消亡。他曾感到自己旧有思想的磨灭,并为之感到恐慌。

    但他最终习惯了这一切。

    有一天,他发现是一个中年人,在为一个少年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他要去拍打铁门,直到所有人都听见,无论迎来的眼神有多少是好奇抑或是嫌恶,告诉他们内森·利奥波德死了,而他不该被关在这里。道理很简单,那个应该付出代价的人已经给出了他的一切。然后他会被拒绝,所有的东西都在提醒他,你就是内森·利奥波德,那个罪人。而他会在内心的某个角落希望自己是,如果他真的能够。

     然后他会无声地咒骂命运,咒骂他曾经无可挽回地迷恋上理查德,那时他坚信自己会为他付出一切,他所拥有的一切。

    而他确实做到了,以这种方式,他已将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所有的将来都给了他,包括他现在的将来,他没有料到年轻的他还会挪用另一个人的将来,他现在所是的人的将来。

    他投入又一个梦境。


大意就是狱中的数十年割断了内森对自我的认知,我的一种揣测。

求评论啊啊啊!


S104

P1&2是电影swoon的涂鸦(我喜欢开头dick做梦的蒙太奇)

看完之后会回想那个内森就寝前从裤子里掏出来一些小鸟的镜头(…)sweet in a disturbing way (…)

P3是thrill me

P1&2是电影swoon的涂鸦(我喜欢开头dick做梦的蒙太奇)

看完之后会回想那个内森就寝前从裤子里掏出来一些小鸟的镜头(…)sweet in a disturbing way (…)

P3是thrill me

晨星之眼

【无授翻 L&L】只有极端年轻的人才能理解的暴力与失衡

先码着,等翻完了再放上来。

难道没有人萌历史上的Leopold and Loeb吗?这一对感觉太苦涩了 (瑟瑟发抖)

概述:学校戏剧社的领头人物爱上了卑下的科技怪胎。你还能期望什么呢?哦,他还有一把刀。

先码着,等翻完了再放上来。

难道没有人萌历史上的Leopold and Loeb吗?这一对感觉太苦涩了 (瑟瑟发抖)

概述:学校戏剧社的领头人物爱上了卑下的科技怪胎。你还能期望什么呢?哦,他还有一把刀。

晨星之眼

The Confession 招供

"Richard Loeb had bent over in his chair. He started at his feet and made a slight rocking movement, back and forth, back and forth, as Crowe continued to talk. Now Richard sat up straight; the tears were streaming down his cheeks; he cried out his terror at having been caught,' My God... My God...

"Richard Loeb had bent over in his chair. He started at his feet and made a slight rocking movement, back and forth, back and forth, as Crowe continued to talk. Now Richard sat up straight; the tears were streaming down his cheeks; he cried out his terror at having been caught,' My God... My God...this is terrible...' 

There was silence in the room. Crowe waited. The deputies at Crowe's side held their breath in anticipation as they stared at Richard, waiting for him to admit his guilt.

'I will tell you all,' Richard suddenly announced.

...

Nathan had stopped smirking. His cockiness had disappeared. Eventually he spoke. His voice was subdued, quiet, almost ruminative. ' Well, I am surprised that Dick is talking.' Nathan spoke reflectively, as though he were musing to himself. ' I thought he would stand till hell froze over.'  "

来自For the Thrill of it-Leopold, Loeb, and the Murder That Shocked Jazz Age Chicago, Simon Baatz



#真正的戏剧在现实中

#凡人

#Dick你怎么可以这么怂!


Fear machine

If you are inhuman, you are with the birds. 【摸摸改bug


If you are inhuman, you are with the birds. 【摸摸改bu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