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slie cheung

1592浏览    275参与
Ashes
Merry X'mas Wis...

Merry X'mas

Wish the greatest wonders, joy and blessings to all the beloved.


Merry X'mas

Wish the greatest wonders, joy and blessings to all the beloved.


Ashes

唉,北京城又是好一场大雪。我这里也风卷飞雪,白茫茫天地。

有一双人要小别团聚,北国岁末,落雪大过白头。


偏巧我又翻到三十年前旧照,爱侣在瀑布漫天水雾中憨笑,如今不可追……


冬日太艰难,冬日也浪漫极了。

唉,北京城又是好一场大雪。我这里也风卷飞雪,白茫茫天地。

有一双人要小别团聚,北国岁末,落雪大过白头。


偏巧我又翻到三十年前旧照,爱侣在瀑布漫天水雾中憨笑,如今不可追……


冬日太艰难,冬日也浪漫极了。

Ashes

Michael也走了……故人一位一位、越来越少,往日不再,旧时光慢慢散了。

还是要多谢,一路走好,辛苦了。

R.I.P.

Michael也走了……故人一位一位、越来越少,往日不再,旧时光慢慢散了。

还是要多谢,一路走好,辛苦了。

R.I.P.

Qloulia
绝美 绝对上头 太绝了 惨绝人...

绝美 绝对上头 太绝了 惨绝人寰的绝

绝美 绝对上头 太绝了 惨绝人寰的绝

姝娘

【哥唐】凛冬将至

•本文是【哥唐】It's time to get married的后续之作,各种设定同前篇。
•世界时间线流逝至2003年。

窗外,细雪纷纷扬扬,有的轻轻巧巧挨到玻璃身边,顷刻便被屋内的暖意融化,蜿蜒着爬过,留下一道道不规则的透明水渍。

Leslie蜷缩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小小地打着盹。凛冬将至之际,温哥华的气温对他而言显然不太友好,即便开足了暖气,也仍能感到些许寒意。

在加拿大的这十几年,气候或水质之类本早已适应,不过近两年来,不知道是否四十过半后人的身体素质多少会下降,加之年轻时本也由于胃病在入冬之后手脚冰凉,Leslie变得有些畏寒,冬日里睡宝宝的习性就更重了。心境永远二十三岁的靓...

•本文是【哥唐】It's time to get married的后续之作,各种设定同前篇。
•世界时间线流逝至2003年。

窗外,细雪纷纷扬扬,有的轻轻巧巧挨到玻璃身边,顷刻便被屋内的暖意融化,蜿蜒着爬过,留下一道道不规则的透明水渍。

Leslie蜷缩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小小地打着盹。凛冬将至之际,温哥华的气温对他而言显然不太友好,即便开足了暖气,也仍能感到些许寒意。

在加拿大的这十几年,气候或水质之类本早已适应,不过近两年来,不知道是否四十过半后人的身体素质多少会下降,加之年轻时本也由于胃病在入冬之后手脚冰凉,Leslie变得有些畏寒,冬日里睡宝宝的习性就更重了。心境永远二十三岁的靓仔对区区寒冷自然不屑一顾,从没表现出任何异样。直到两个月前Leslie偶然在Daffy办公的书房沙发上睡着了,在睡梦中被冷得抖了一下,正好被Daffy看见。

这之后,Leslie呆的地方都开足了暖气,只因Daffy格外留心,家里的工人都被他温和叮嘱了一遍。只是Daffy让Leslie以后犯困的时候就回房间或者来书房睡。老实说第二个建议算是账房先生的一点小小的私心,不过这两个月的时间证明Leslie显然也更青睐腻在爱人的身边。自此之后账房先生的书房里便日日温暖如春。

Daffy走进书房,脱下沾着寒冷湿气的大衣,又取下围巾,轻手轻脚地一并挂在衣帽架上,唯恐惊扰了在沙发上打盹的爱人。这么多天下来,他早已摸清了自家阿仔的犯困规律,知道Leslie总喜欢在这个时候到他的书房睡觉。

不过……不好好照顾自己啊。

Daffy这样想着,眼中划过一丝无奈。他拿过一边的薄毯,动作轻柔地替爱人盖上。Leslie并没有因此醒来,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深刻的五官轮廓在睡梦中也没有稍稍柔化,反倒使他看起来像一只慵懒而美丽的大猫,气质静谧而眉眼动人。

Daffy轻轻在Leslie身侧的沙发坐下,默默地注视着的Leslie的睡颜,神色温柔而缱绻。他太懂得Leslie是一个多么需要安全感的人,如果不是在一个能够令到他完全信任、放松的环境,他绝不可能轻易睡着。所以尽管他们早已相爱多年,Leslie这样全心交付的举动仍然使Daffy感到极大的幸福与满足。

Daffy俯下身,一个若有似无的吻,落在Leslie饱满光洁的额头上,盛满珍惜与爱重。窗外风雪暂歇,暖橙色的阳光穿过玻璃,洒落在这一对鸳侣身上,给两人勾勒出浅金的轮廓,仿佛天地也愿将这一刻镌刻进永恒的时光之中。

Leslie缓缓睁开双眸,一时间还有些不知身在何地的茫然。

自己也到了会在睡醒后头脑空白的年纪呀。

Leslie生出些感慨,又轻轻眯起双眼去看窗外的晚景。温哥华入冬的夕阳橘黄而无晕。

像中环歌赋街的桂花馅饼。

Leslie开始天马行空,又被自己的想像逗得笑出声。

一把声音立刻传来“阿仔,睡得怎么样?”

Leslie撑起一点身体,向沙发背后望去,Daffy正坐在书桌后微笑着看向他,笑容温和而包容,如同凛冬将至时的暖阳。

Leslie坐起身,边点头边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话语间也带上了笑意:“还不错。你呢?今天这单谈这么久,客户难搞啊?”“少少意见相左,冇问题的。”Daffy轻松地回答,起身走到了衣帽架前,穿上大衣。

Leslie默契地走到他的身边,问:“我们吃什么去?”

“看你。”Daffy一边回答着,一边迈开长腿向外走。Leslie侧头想了想,突然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两步追上Daffy,“我想吃歌赋街的桂花馅饼!”

Daffy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阿仔,那也得等回香港时才吃的到啊。”

“这都快12月了…哎!不如我们今年早点回去过年吧?别等到1月啦!”

Daffy忍俊不禁道:“你只是想早点吃到桂饼而已吧?”顿了顿,又想起一件事,有点担心地说道:“对了…不是6月才确认非典疫情结束吗?今年回去过年也不知道安不安全……”

“哎呀,冇事的!”Leslie叫着,一边被户外的冷风弄得缩了缩脖子。“前天我Call阿梅时问过她啦!今年就早点回去吧?”

“好吧好吧。”Daffy敛下眉眼,对着好路不走、非要挨挨挤挤蹭在自己边上走的某人无可奈何地笑,心里只有无限宠爱。“都听你的。”

温哥华的天空又开始飘雪,湿了他们的肩头。两个并肩并行的身影去远了,只留下雪地上两串挨挨挤挤的脚印。

初雪已下,凛冬将至。

姝娘

1977.5.19-2019.5.19
哥哥,出道四十二周年快乐。
历经世事,仍是少年。

1977.5.19-2019.5.19
哥哥,出道四十二周年快乐。
历经世事,仍是少年。

姝娘

写给哥哥:第十六年,风继续吹。


那一天,我爱上了你,从此矢志前行,努力成功,为的是有朝一日告诉世界:我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因为遇见了张国荣。
――纪念哥哥逝世第十六年。

是谁那样匆忙,

剪破四月的时光,

纵身一跃,

让全城的白玫瑰在同一天售罄。

是谁有这样大的力量,

让非典肆虐人人自危的香港,

四万人为他送葬。

灵车驶过,

无数群众伫立两旁十里相送。

那一日天公同悲,滂沱洒泪,

香江南北,万里哀哭。

只见张生去,

不见张生归。

这个世界上,

所有粉丝都愿自己的偶像永远年轻,

唯有我日日祈求上天赐我奇迹,

给我的偶像一次白发苍苍。

《寂寞夜晚》在《想你》,

《为你钟情》是《爱慕》。

《...


那一天,我爱上了你,从此矢志前行,努力成功,为的是有朝一日告诉世界:我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因为遇见了张国荣。
――纪念哥哥逝世第十六年。

是谁那样匆忙,

剪破四月的时光,

纵身一跃,

让全城的白玫瑰在同一天售罄。

是谁有这样大的力量,

让非典肆虐人人自危的香港,

四万人为他送葬。

灵车驶过,

无数群众伫立两旁十里相送。

那一日天公同悲,滂沱洒泪,

香江南北,万里哀哭。

只见张生去,

不见张生归。

这个世界上,

所有粉丝都愿自己的偶像永远年轻,

唯有我日日祈求上天赐我奇迹,

给我的偶像一次白发苍苍。

《寂寞夜晚》在《想你》,

《为你钟情》是《爱慕》。

《共同渡过》《人生路》,

《有谁共鸣》《当年情》。

风华绝代程蝶衣,

从一而终痴情种。

放浪形骸不羁人,

颠倒众生何宝荣。

一生风月郁忠良,

残忍孤绝欧阳锋。

赢尽口碑歌影帝,

绝无仅有张国荣。

自君别后十六年,

长恨人间四月天。

爱与思念若在心,

不必今日挂口边。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此爱绵绵无绝期,

一字一泪撰此篇。

绝望的烤翅
吾爱,十六年了。 请保佑唐生平...

吾爱,十六年了。


请保佑唐生平安健康。


晚安

吾爱,十六年了。


请保佑唐生平安健康。


晚安

橫折_

十六年

風繼續吹

我們依舊寵愛你呀


十六年

風繼續吹

我們依舊寵愛你呀


長弓
16周年… 哥哥的眉眼太难画了...

16周年…

哥哥的眉眼太难画了。

16周年…

哥哥的眉眼太难画了。

妄瑟亚

【十六年继续宠爱张国荣】霸王别姬&程蝶衣

※我们不会忘了你,而且,永远不会。
※不是只有今天才想你,哥哥。

    

    

     

    

他柔声软语的折子戏终究断在老北平那场漫无边际的难以名状的野火里,连同着原本清亮而凄冷京腔都变得喑哑,渐渐说不出话来,只剩一地咿呀片语。

     

     

北平的冬日总是极冷,有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文人...

※我们不会忘了你,而且,永远不会。
※不是只有今天才想你,哥哥。

    

    

     

    

他柔声软语的折子戏终究断在老北平那场漫无边际的难以名状的野火里,连同着原本清亮而凄冷京腔都变得喑哑,渐渐说不出话来,只剩一地咿呀片语。

     

     

北平的冬日总是极冷,有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文人从中看出美——惨痛的、凄凉入骨的美,带着负隅顽抗的决心。倔强地,似乎要掩盖人世间一切丑恶。但也仅仅是掩盖。又有什么用处?雪化了,倒反而比以往更加泥泞。

    

那是小豆子记忆中最冷的一天了。此后的许多年里,他曾在无数个漫长的黑夜中熬过冽冬,却都没有那一天寒冷。

       

那个滴水成冰的日子里,娘用新围巾新衣裳将他裹得严严实实,抱着他出了门。那时,尚且年幼、懵懂无知的小豆子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街上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女人们的眼神是嘲讽而不屑的,还带着几分毒怨。男人们的眼神却要简单得多,含着最原始的 欲 望 ,炽热得似乎要将娘的皮肉灼烂,将娘拆吞入腹。

    

无论是他还是娘,都非常厌恶这种感觉。但娘却又有些不在乎,啐一口,然后罢了。或说,娘早就在生活的压迫下屈服。弯了腰,又恭恭敬敬地跪伏在地上,哪有能力理会这周遭的闲碎?

      

小豆子随着娘一并躲过那些形形色色的人,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一个全新的世界即将莅临——它糟糕透了,而他却必须去迎接。

     

     

戏班子的关师父向来严厉,他遵循着这戏院的规则,师父,一当就是一辈子。被硬往戏班子里塞的、只想混口饭吃的瞎苗子烂苗子,他看不上,于是统统轰出去,一个都不要。

    

但偏偏,小豆子是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艳红抱着小豆子,将关师父和他的戏院里里外外夸了个遍。最后,小豆子露出白皙的小脸,明亮噙水的眼睛看着关师父。艳红忙不迭:这孩子多标致啊,来,给关师父看看。

     

关师父听着艳红的话语——夸赞自己的戏台子,同时,也是在夸小豆子。但他固执地摇了摇头,不行。

    

央求不成,他眼见着艳红“扑通”跪下了,就跪倒在他面前。关师父干脆阖上眸子:

   

您别这样,大家都是 下 九 流 ,谁瞧不起谁啊。

    

情是求不得的,想进戏园子,不拿出点决心来这么行?那根手指,就是艳红的决心。小豆子不懂,不打紧。艳红想得清楚,她明白,只需舍了这指头,从今往后,小豆子的生活就都不用愁了。一根指头换来戏班子里的一双筷子,多划算!

    

鲜血顺着手掌、顺着锐利的刀锋缓缓流下,一滴一滴砸进地面,温热的血似乎将死寂而空旷的戏园唤醒了。震惊中的小豆子也终于缓过神来,觉出疼痛。撕心裂肺的痛,使他惶恐,尖叫着,如受惊的小兽一般在戏园子里乱窜。

    

艳红也疼,天底下哪有娘亲不心疼自家孩子的?但她还是含着泪,扭头便走,脚步愈发地快。小豆子不能跟着她,她的命运早已注定了,哪里都是个死。小豆子不一样,尽力一搏,或许还能撞个出路来。

    

小癞子隔着门就听见四合院里撕心裂肺的哭喊,他同情那个新来的孩子,同情之余还有点好奇。可他只能随着一帮孩子在门缝旁探头探脑,不能出门,他刚被关师父罚完。

    

小癞子想着,等那孩子进了屋之后,分他一颗糖葫芦吃。吃了糖葫芦就不想家了。小癞子一摸口袋,诶,已经没有糖葫芦了。

     

小石头向来是罩着师弟们的,新进戏班的小豆子最小最弱,总受欺负,他得像京戏里的霸王那样,给他出头。然而小豆子和他想象中的,又不太一样。师弟们起哄着推搡着,不像话地吵吵嚷嚷。年幼无知的孩子们没有太过明确的善恶观念。欺负他,只因为他是新来的,他的出身和大家不同。总之,好玩。

   

于是,他们把他的衣裳扯过来丢在地上,然后齐声呼喊哄笑。戏园子里的小孩子们不如关师父懂得多,他们总觉得活在戏台上的,就是要比活在床上的高级。

    

那位霸王刚想挺身而出,便见羸弱而倔强的小豆子走到火炉旁,手一松,母亲的大衣直直地坠入金色的明晃晃的焰火里。很快,整件大衣就被火舌舔舐得仅存余烬。

    

小石头霎时惊讶得很,不明白小豆子哪里来的决心?白白净净的像个姑娘家的小豆子,分明应是个受欺负的好料子。

    

满屋子的孩子也都惊了一瞬,趁着这功夫,小石头爬上炕躺好,同时催着师弟们老实睡觉。吵出大动静,关师父又要骂了。小豆子睡不着,他想起了娘。娘,为了他好,所以把他丢在这里,再也没来看过他。娘生了他,却不肯养活他。个中缘由,小豆子不懂。但每想起来,他便觉得委屈,趴在被窝里抽噎。

    

师哥说,没关系,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父母,关师父就是爹娘。整个戏班子,那都是一家人。

    

   

小孩子们总是安稳不了几天的。就算被“师哥”“师哥”地唤着,小石头也尚且是个孩子。走出四合院,到街上去卖艺,咿咿呀呀地唱,还有杂耍。文的武的,如此种种,总之都不敢出大乱子。院门一关,可就不一样了。打群架,那是常有的事,小石头的身上可没少留疤。他从尘土中爬起来,晃晃脑袋,一脸的不在意。

   

可这次的就不一样,小豆子想。这次的师哥并不是贪图输赢的快意,也绝非逞一时义气。真真切切,师哥是为了护着自己。小豆子看师哥额角的那道疤,当时,鲜血汩汩地淌下来,似乎日暮时分天边惨红的夕日。

   

师哥。他小心翼翼地唤。想关切,却又不敢,也不知能说什么。小豆子沉默片刻,只好轻轻地问,疼不疼?

   

师哥猛地一甩头,神气得活像那西楚霸王。他拍拍 胸 脯 ,似乎脸上的伤痕是一种荣耀:不疼。

     

那时苍苍茫茫的暮色给整个四合院覆上一层金黄,小豆子站在院里,听师哥唱那八十万禁军总教头终落魄,风雪夜直奔上梁山。都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师哥的《夜奔》唱得好,可《思凡》,小豆子不会。他本为男儿郎,怎会是女娇娥?小豆子想不通。但师父让他唱,他便只能唱。什么都不许问,唱错了还要挨打。小豆子试图记牢。但他究竟是男儿郎,还是女娇娥,他又哪里分得清?

    

直至很久之后,他迎上师哥气愤的神情,捣入口中的烟枪灼痛齿舌,猩红的血从嘴角流出,染脏了他的戏袍——那一瞬间,他猛然意识到,他就是那个失了青春韶华的娇娥,他就是女娇娥。

    

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他想过逃,却再不敢逃。即使逃得出戏园子,逃得过关师父,他却能逃离命运吗?正如霸王逃不了四面楚歌,虞姬逃不了帐中 自 刎 ,小豆子知道,自己这辈子也逃不过与京戏的牵扯。更何况,真正出了四合院大门,关师父带着他们四处去唱戏的时候,走在街上,偶然看见糖葫芦,他就会想到小癞子。注定的,他再也逃不掉了。

    

    

后来小豆子不再是小豆子,小石头也不再是小石头。他们各自成了名角,一个叫程蝶衣,一个叫段小楼。他们最拿手的,还是《霸王别姬》。就是多年前,唱哭了小豆子的那场折子戏。

     

师哥说,要和他唱一辈子的《霸王别姬》。可假霸王终究没能履行诺言,反倒是蝶衣,说好的一辈子,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差。

    

一出折子戏就是一曲人生了,戏里有大火燃尽草料场,风雪瑟瑟山神庙;有二八佳人削发为尼,恋凡尘,扯破袈裟;更有美人 自 刎 ,濒死的霸王无颜渡乌江。

     

他的戏,也便是他的命。戏里戏外,他就是虞姬。他预见了,他为这虞姬而生,也必然为她而死。

    

    

袁四爷讲这名旦程蝶衣,风华绝代。他真真地像虞姬,从骨子里的固执与柔情,到最终多舛的命途。

   

然而偏偏,真虞姬总是败得惨烈。他和师哥唱过了小半辈子,另一边,花满楼的花魁菊仙因为段小楼,甘愿落回凡俗,成一恪守妇道的平常女子。程蝶衣明知自己必输无疑,却偏要去扳回一局。菊仙说他若能把小楼救回来,她便离开。他不该信,可又不得不信。

    

菊仙当然没有回花满楼去——她回不去——而程蝶衣,除了师哥怒火中烧的“汉 奸”斥责,什么,都没得到。

   

怎就成了 汉 奸 呢?他想不明白。他爱国,但也爱戏。他恨日本人,但无论什么时候,懂戏的人永远都懂戏。而这京戏里不分什么高低贵贱、老幼尊卑,京戏里,只有生旦净丑。

    

如今,却不得不分辨一番了。人的命运,真是捉摸不透。曾几何时捧红了他们的张公公,如今沦落街角,摆摊卖烟;曾几何时名声赫赫的袁四爷,如今被套上手链脚铐,当场 击 毙 。风华绝代程蝶衣,被 鸦 片 毒哑了嗓子,再也唱不出京戏。

   

借烟瘾时,他又一次想到娘,逝去多年的娘。他与娘,算是永远错过了,连家书也寄不出去。

    

天太冷了,和当年一样冷。菊仙抱着他,觉得此时的程蝶衣就像个脆弱的孩子。他生命的光阴回到多年前寒冷的四合院:好冷啊,水都结冰了。

   

菊仙把程蝶衣搂在怀里,想着这段艰难的日子,熬过了也就过了。曾经那些难挨的日子,她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时代的洪流早就将他们暗中冲散了。岁月锐利的刀锋已在他们之间划出一道触及灵魂的深堑,两边的人,从此命运截然不同。①

    

再后来,劳动人民上台了。当年被程蝶衣捡回来、跟他学戏的小四套上了红袖章,盛怒之下夺门而去。不久之后,便代替他上了戏台,唱了虞姬。

   

程蝶衣期盼着,以为台下的人总能听出来的:那不是万古柔情的程蝶衣,那不是蝶衣的虞姬。他们怎会不知?

   

但他们真的不知。高亢的戏曲穿过他们的耳膜,他们只管拍手。后来八亿人民八个戏的时代,他们听戏时,仍旧只管拍手。

    

打倒、下放、改造……他想喊,可用尽气力,最后却只轻唤出一声,也飞快地碎裂在喧嚷的虚空里。连那影儿都一起飘散了,一寸灰烬、一丝痕迹都没能给他留下。

     

西楚霸王也早就不是虞姬的霸王了,如今的他,颈子上搭一条擦汗用的白毛巾,蹲在街口,吆喝着卖西瓜。曾日,力拔山兮的恢宏气势与嘹亮的京戏唱腔,已经全部被嘈杂街市里的黏稠而有气无力的贩卖声吞没了。

     

戏里的霸王乌江 自 刎 ,戏外的霸王还活着,苟活着。而戏里戏外,虞姬,却都是个死。

     

程蝶衣,同虞姬一齐倒下。他也亲眼见证了京戏的倒下:京戏,与京戏中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共同落寞。

    

清末动乱,洋鬼子打进来了,人们听京戏;民国建立,共和了,人们听京戏;中国沦陷,开始抗日了,人们听京戏;解放了,革命了,人们依旧听京戏。关师父说过,只要有人,只要活着,那就得听戏。可是现在的人,终究,不再听戏了。岁月流逝,时代变幻,程蝶衣还站在原地——说好了的,他是一辈子的虞姬。不管那霸王有无颜面见江东父老,他都得到江口去看一看。

    

师哥叹,蝶衣你就是个戏痴戏疯子。他明白了,师哥与他终究是不同的。霸王跪下,京戏也站不起来了。任凭他程蝶衣有一腔孤勇,敢向虎山行,但这山峰陡峭,根本连路也没得走。②

    

他们被当作牛鬼蛇神,被人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如今即便平反,还有当年的京戏吗?

    

当初的菊仙,也为了自证清白与忠贞悬梁 自 尽 了。段小楼每每想起那段难挨的时光里,自己一次次的违心之言,还有蝶衣说的话——蝶衣的指责与蝶衣的怒骂——蝶衣从未说过那么多话;一点都不像风华绝代程蝶衣。段小楼明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穷极一生,最终还是要受这命运的惩戒。

    

         

这一转眼,就是十几年。二人再未有机会相遇,更别提同台唱一折《霸王别姬》。岁月最是无情,但最大的好处便是可以缝合往日的伤口,磨平记忆的棱角。段小楼如今再想到菊仙,想到蝶衣,他觉得没什么好怨的,也没什么好恨的了。他做错了什么?蝶衣又做错了什么?都没有。不过是在荒诞而危难的时代,人人只求自保罢了。

    

他与蝶衣彻底分别了。二十几年,他们没能碰到京戏;十几年,他们没能相见。段小楼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剩下的大半辈子,就要在汗水、血泪,与提心吊胆的逃避中碌碌无为地混过了。他曾经被敬为“段老板”的辉煌的霸王时光已经过去了。现在,只要能活着,干什么都行。

    

段小楼感慨,终究,没有一辈子。

    

多年之后,他再次回到大陆,终于见到了蝶衣——老一辈艺术家程蝶衣。仅那一瞬,段小楼忽地觉得他们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华美戏台上,台下无数的人为他们叫好:好一场霸王别姬。

     

霸王是假霸王,虞姬是真虞姬。匆匆相隔几十载,他们的“一辈子”,早就断了。可程蝶衣还是说,师哥,我们再唱一场《霸王别姬》吧。段小楼点了点头。这次的戏台静悄悄的,台上台下,一共只有两个人。是戏子,又是观众。

   

是戏,又是人生。

   

落幕了,戏演完了。程蝶衣猛然发觉这一点。他听见师哥一字一顿地对他说:戏,演完了。

    

师哥笑,他唱,我本是男儿郎——

    

程蝶衣下意识地接道: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唱错了,又唱错了。那一刻,程蝶衣似乎觉察到长久以来自己内心所坚守的根深蒂固的某些东西,倏忽崩塌、四分五裂。

   

他望着段小楼,忽然拔出那西楚霸王腰间的剑——一如戏中的虞姬,一如他生死追随的霸王和他生死相依的京戏。无法割舍的,终斩断了;失去尽头的,终了结了。

   

段小楼惊了,他唤,蝶衣。

   

可是蓦然地,他又想到了什么,改口道——

   

小豆子。

   

小豆子,程蝶衣,虞姬。终于,他的一生,一刻都不差、一瞬都不少。正正好好完完整整,一辈子。

   

真正的宝剑真正的虞姬,程蝶衣最后一眼,似乎看见了那真正的霸王与自己四目相对,好似有千千万万句呼喊从他的耳畔飘过去。飘散到时间的极尽,飘零到折子戏的尾声。

   

师哥应是真霸王才对,程蝶衣想。师哥从戏台外来到戏台上,又从戏台上走到戏台下。他见证了时代动荡变迁之时,京戏的璀璨与凋零。但程蝶衣不能。

    

因为他已是戏中人。因为他是虞姬。

   

——那都是戏!

   

   

   

fin

①灵感源自 微 信 公众号 搜 狐 网 的一篇 阶 级 分析文章(现在已经查不到原文了orz)

②灵感源自《当爱已成往事》评论

     

      

      

这篇文其实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霸王别姬》电影同人,里面掺杂着一些李碧华小说里的内容。怀念产物,用了很长时间才写完,写的时候有好多话想说,想要将自己对哥哥的思念全部表达出来。但等最后一句终于写完了,放下笔,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是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从何说起。

大概半个月前吧,我一边重温电影,一边翻原著小说,一边着手写文。想着写点什么来怀念哥哥和哥哥创造的无法超越的经典……写着写着犯起荣初,很难受。前几天走在街上路过一家餐厅,听到里面放《风继续吹》,眼泪忽然就掉下来了。

三月月底这几天,和几个三次的荣迷朋友一起聊。聊天的时候就在想,果然,喜欢他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有时想起他的演唱会或者电影桥段,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他真好看,善良又温和。能和他相遇,何其有幸。

   

哥哥,大家都记着你呢。没有人会忘记你。

苓·桂榕糯米汤

自制壁纸💓💓
钟意哥哥的第一年!!!!
霸王别姬入坑~
以后的以后也会一直钟意哥哥~(*´ェ`*)
可盐可甜的张酥酥qwq

自制壁纸💓💓
钟意哥哥的第一年!!!!
霸王别姬入坑~
以后的以后也会一直钟意哥哥~(*´ェ`*)
可盐可甜的张酥酥qwq

Leslie’sCathy

我还可以拯救下

明日再继续吧

晚安,哥哥❤️

我还可以拯救下

明日再继续吧

晚安,哥哥❤️

Leslie’sCathy

当我发现严重错误时

就进行不下去了

对不起我哥这么帅的坐姿❤️


当我发现严重错误时

就进行不下去了

对不起我哥这么帅的坐姿❤️


Leslie’sCathy

l今天先起个形吧

我哥好帅

l今天先起个形吧

我哥好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