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x

251.6万浏览    14676参与
疯子鸽鸽(「・ω・)「嘿

半夜

垂死病中惊坐起

不行,我还是忘不掉这个

hhhhhhc

半夜

垂死病中惊坐起

不行,我还是忘不掉这个

hhhhhhc

对歌霖夕

【关于这个沉迷草莓起泡酒和mm豆的男人的小表情包①】小蕾真的太可爱了,老撒娇怪了~

【关于这个沉迷草莓起泡酒和mm豆的男人的小表情包①】小蕾真的太可爱了,老撒娇怪了~

你的反应快快快
随便p了个图 这扑面而来的土味...

随便p了个图

这扑面而来的土味气息——妙啊!

ohhhhhhhhhhh还等什么 赶紧点击关注吧!7.24各位不见不散

(怎么有种打广告的感觉哈哈哈哈就这样吧)

随便p了个图

这扑面而来的土味气息——妙啊!

ohhhhhhhhhhh还等什么 赶紧点击关注吧!7.24各位不见不散

(怎么有种打广告的感觉哈哈哈哈就这样吧)

Lina

这就是欢天喜地好哥们的排面嘛爱了爱了ヾ(´∀`。ヾ)

这就是欢天喜地好哥们的排面嘛爱了爱了ヾ(´∀`。ヾ)

鹤阿今

【茄蕾】名字

老番茄。


雷克斯把这个名字放在嘴里咀嚼,舌尖贴紧上颚又滚过牙龈,牙齿拂过唇瓣又咬合,空气溢出齿间的刹那声带颤动。心脏在结实的胸膛里有节奏地律动,他把手贴在自己冰冷的皮肤上,反复地朗诵这三个字,像是在做一次虔诚的礼拜。脉搏的跳动和手掌的温度如同电流一般,以心脏为起点以心脏为终点,走遍整个身体。


老——番——茄。


他其实不太愿意喊他的真名,即使他的真名一样烂熟于心。他更愿意喊他的ID——“番茄”,这个名字是他们两个间独有的小圈子,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密码,别人要输一长串的不知名的字母和花上很多年才能明白的加密文件。


音节一个个碾过舌尖和温热的气息一并消散在空气里。有时候他站在冰...

老番茄。


雷克斯把这个名字放在嘴里咀嚼,舌尖贴紧上颚又滚过牙龈,牙齿拂过唇瓣又咬合,空气溢出齿间的刹那声带颤动。心脏在结实的胸膛里有节奏地律动,他把手贴在自己冰冷的皮肤上,反复地朗诵这三个字,像是在做一次虔诚的礼拜。脉搏的跳动和手掌的温度如同电流一般,以心脏为起点以心脏为终点,走遍整个身体。


老——番——茄。


他其实不太愿意喊他的真名,即使他的真名一样烂熟于心。他更愿意喊他的ID——“番茄”,这个名字是他们两个间独有的小圈子,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密码,别人要输一长串的不知名的字母和花上很多年才能明白的加密文件。


音节一个个碾过舌尖和温热的气息一并消散在空气里。有时候他站在冰冷的冬天里双手套着暖和的棉手套揣在口袋里,把嘴藏进围巾后面冷得打哆嗦又一边闷闷地喊这个名字让它顺着白气传进对方耳里;有时候他在谁打开了空调的家里对着摄像头思考节目效果,用中气十足但是听起来颇滑稽的声音喊这个名字逗未来的观众笑;有时候他躲在直播间后面和几万观众谈笑,只是不经意间说到什么事或看到什么东西随口喊这个名字却很快带过。这个名字在他的生活里处处出现,也在他的生命里不可缺少。


他最后一次喊他名字,他说:“以后还能叫你老番茄吗?”他的尾音上扬带着询问的意味,长长一句话全部出口明明一秒不到但好像过了几年。他的手指不由自主扣紧了过长的衣袖,就好像之前他喊这个名字一样紧张。


那个人站在他前面,用和以前一样灿烂的笑容面对他,一双眸子里盛了满天星空,闪闪发亮地看着他,语气悠远绵长像是怀念一位老朋友但又洒脱至极:“都过去了,还是喊真名吧。”


他心底的海市蜃楼正在急速塌败灰暗,心脏吊得高高的又猛地坠进深渊。他在自己的世界里窒息得试图大口喘气,但又一动不动地站得紧绷。他控制自己扯出一个不是很难看的微笑,自认为和他以前对着摄像机一样足以让八百万粉丝尖叫。声带还是颤动,音节还是滚过舌尖,但出口的熟悉名字急急刹车调头,换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词。


他挥了挥手,弯着眉眼,“好的,______。”


犬吠聲

「蕾茄」低谷日

#不要上升真人。

#非典型哭包左,我就是想看小蕾哭哭。

#私设魅魔和事业低谷期的抗压区lex。


你为什么哭?他在起伏的浪涛中呛出一句话,是疑问也更像是安慰。

#不要上升真人。

#非典型哭包左,我就是想看小蕾哭哭。

#私设魅魔和事业低谷期的抗压区lex。


你为什么哭?他在起伏的浪涛中呛出一句话,是疑问也更像是安慰。

一只猫

心愿

全员杀手。题目假的。


lex开卝枪的时候,中卝国boy也开了枪。两颗子弹错过去,分别击中对方的目标了。中卝国boy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拍着前辈的肩说:“我跟前辈这么默契啊,都不想让对方完成任务。大不了一起领罚。”

跟在他们半步远处放风的检卝查员老番茄听着这话简直不是人说的,直想悄悄从后面生生把新人的头掰下来。lex一张口,老番茄摸枪的手都一僵:

“我可太喜欢现在的新人了。要不这样,我们就在这给对方一枪,从哪开始射都行。咱们也不比素质反应什么的,就比数。比子弹。”

总事务部里,挂了同届老番茄通讯机的某幻君刚从沉潜室出来,走路都不利索。他急晃晃地转过墙角把从未谋面的同事拦住,一番通...

全员杀手。题目假的。


lex开卝枪的时候,中卝国boy也开了枪。两颗子弹错过去,分别击中对方的目标了。中卝国boy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拍着前辈的肩说:“我跟前辈这么默契啊,都不想让对方完成任务。大不了一起领罚。”

跟在他们半步远处放风的检卝查员老番茄听着这话简直不是人说的,直想悄悄从后面生生把新人的头掰下来。lex一张口,老番茄摸枪的手都一僵:

“我可太喜欢现在的新人了。要不这样,我们就在这给对方一枪,从哪开始射都行。咱们也不比素质反应什么的,就比数。比子弹。”

总事务部里,挂了同届老番茄通讯机的某幻君刚从沉潜室出来,走路都不利索。他急晃晃地转过墙角把从未谋面的同事拦住,一番通情达理感人肺腑的话遭抢了,全堵在口里。

“你是不是刚降了大工分的某幻君?”花少北开口就问。

“没事,你再去领。我跟你领的不是一个,”花少北平平淡淡地看语塞的某幻一眼,“我只不过是把他的手剁下来了。”


了却一桩大心愿,安排了团内“最不熟”状况下的阿幻和北子哥

秘海蓝空
这是什么时候画的??再不发就成...

这是什么时候画的??再不发就成黑历史了。。那时候上色真难看啊。。

这是什么时候画的??再不发就成黑历史了。。那时候上色真难看啊。。

寇嗜
学车的时候,一个研三的小哥哥和...

学车的时候,一个研三的小哥哥和一个花臂小哥哥聊的很开心,后来他们发现两个人顺路,就一块儿走了。

学车的时候,一个研三的小哥哥和一个花臂小哥哥聊的很开心,后来他们发现两个人顺路,就一块儿走了。

马马马马马泥草

【茄蕾/幻花】你的第一次暗杀任务(一)

你是一个杀手,你的任务就是杀死lex

你的任务注定是失败的


二勿升三


以下正文:

“请问您需要些什么呢?”

浅蓝色头发的男人把玩着一只玻璃杯,温和的目光带着询问落在你的身上。

“额……一杯Blood Mary,谢谢。”你下意识的躲开他的注视,有些局促的回道。

男人微微一笑:“好的,请稍等。”

直到那背影消失在吧台后面,你才暗暗松了一口气,重新将目光聚集在那一处角落里。

空气中飘荡着奇怪的香味,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你的鼻腔,提醒你不要忘记今晚的目的。酒吧里炫耀的灯光照的你眼睛发干,头晕目眩,但那人醒目的白发却让你移不开眼。

Lexburner,暗杀榜前五,...

你是一个杀手,你的任务就是杀死lex

你的任务注定是失败的


二勿升三



以下正文:

“请问您需要些什么呢?”

浅蓝色头发的男人把玩着一只玻璃杯,温和的目光带着询问落在你的身上。

“额……一杯Blood Mary,谢谢。”你下意识的躲开他的注视,有些局促的回道。

男人微微一笑:“好的,请稍等。”

直到那背影消失在吧台后面,你才暗暗松了一口气,重新将目光聚集在那一处角落里。

空气中飘荡着奇怪的香味,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你的鼻腔,提醒你不要忘记今晚的目的。酒吧里炫耀的灯光照的你眼睛发干,头晕目眩,但那人醒目的白发却让你移不开眼。

Lexburner,暗杀榜前五,黑白通吃的商界大佬,一个危险的人物。

也是你今晚的暗杀目标,你的第一个暗杀任务,成功了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幸运还是不幸。

手掌里的毒药包已经被汗水浸透,剧毒药品独有的灼烧感刺激着你的神经,口袋里的小刀膈的你大腿生疼。

先下药,不成功就用刀。

你这样天真的想着,不自觉起身向那处角落走去。

“客人,你的酒。”

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喊,迫使你停下了脚步。你转过身去,僵硬的扯出一个微笑,在男人期待的目光下浅浅的尝了一口血红色的液体。

“很好喝。”你说道。

男人欣慰一笑:“谢谢夸奖,您慢用,有什么需求再叫我,我就在旁边。”

你点点头,男人走开了。

高度数的酒精让你的神志清醒了回来,你看了看手表,晚上十点四十二分,距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八分钟。

你不自觉地又抿了一口酒,空气中的香味似乎又浓重了些。

一个眼角有刺青的男人走向了lexburner,极其自然熟络地坐到了白发男人身边,拿起一杯酒,仰头灌下。

味不错啊。

你看着男人的嘴型,读出了他的话。

我还以为你要学土味视频里那样浇头呢。Lex说道。

去你的吧!那男人捶了他一下。

你艰难的读着唇语,为他们之间毫无意义的对话感到震惊。

两个暗杀榜上的男人的对话居然是这样的。

对,另一个男人也是暗杀榜前几位,叫花少北。

他为什么会在这?

你疑惑地想到,显然对于这计划之外的情况有些措手不及。头开始发疼,你盯着角落里的两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不敢有丝毫松懈。

时针很快落在了11上,角落里的两个男人依旧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你已经无心再去读他们的唇语了。

门外走进了两个身影,你一眼就认出了那两个人。

“番茄!boy!”

你激动得大喊起来,快速冲他们挥着手,空荡的酒吧内回荡着你的叫喊。

老番茄和中国boy皱着眉对视一眼,而后慢慢向你走去。

“某幻,老样子,两杯深色海洋。”boy对酒保说道。

这时候你才发现,那个蓝头发的酒保不知何时站到了你的身后。

“少点柠檬啊,马哥。”老番茄拿出几张纸币放在桌子上,熟络地和酒保搭着话。

他们认识?你一瞬间有点蒙。

名叫某幻的酒保很快拿来了两杯透亮的酒,冰蓝色的液体在炫目的灯光下闪着妖冶的光。

你耐心地等他们将酒饮尽,而后焦急的扯住一人的衣袖,向那处角落指去。

“他在那。”你压低声音说道,“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boy放下酒杯,起身伸了个懒腰,“要杀他肯定要先接近他啊。”

“马哥,一杯蓝调夏威夷,甜一点,微冰。”

某幻翻了个白眼:“度数这么低的酒还要甜一点,腻死人喽~”

老番茄一推他:“快点。”

某幻很快端上来两杯酒,他把一杯递给老番茄,一杯递给中国boy。

“知道该把这杯酒给谁吧?”某幻眯起眼对着boy说道。Boy一翻眼皮:“知道了。”

拿着酒,老番茄和中国boy快步向那处角落走去。你一时没有搞明白现在的局面,只能踉踉跄跄的跟上去。

老番茄轻轻地把那杯蓝调夏威夷放在lex面前,自然地坐到了他身边:“认识一下,我叫老番茄。”

Lex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拿起酒干脆地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个愉悦的的表情。

“lexburner,叫我lex就好。”

中国boy一脸无语,他把酒随意往花少北面前一放,然后整个人陷进了对面的沙发里,手往身后的吧台一指,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是中国boy。这酒是那个叫某幻的酒保请你喝的。”

花少北拿起那杯渐变蓝的酒,饶有兴趣的看着里面的气泡从底部的深蓝色一点一点上升到杯口的浅蓝。含笑的目光看向吧台上正在擦拭杯子的男人,嘴唇缓缓贴到微凉的杯壁上,他轻笑着开口:“花少北。”

TBC.


想要小红心和评论(o^^o)

我的名字叫白狼

阴阳怪气的奇妙冒险

开篇先说一下设定:第一人称,以我为第一视角,在文中我是一个up, 名字白狼

人物可能会ooc

()是内心描写[]是动作描写〔旁白〕

本文为穿越文,穿越后的形象与人设图为主

友情向,CP官方

如果你能忍受上面这一些规则,那么请往下看正文

————————————我是分割线

茄:hi,大家好,我是,某幻君的头号小弟,老番茄

蕾:我是老番茄的头号小弟,lex

马:我是老番茄的二号小弟,某幻君

花:我是老番茄的三号小弟,花少北

猩:我是老番茄的四号小弟,中国boy

狼:我是老番茄的五号小弟,白狼

茄:好,我们今天玩的是一款游戏,叫做《勇者斗恶龙》

猩:这一看就是什...

开篇先说一下设定:第一人称,以我为第一视角,在文中我是一个up, 名字白狼

人物可能会ooc

()是内心描写[]是动作描写〔旁白〕

本文为穿越文,穿越后的形象与人设图为主

友情向,CP官方

如果你能忍受上面这一些规则,那么请往下看正文

————————————我是分割线

茄:hi,大家好,我是,某幻君的头号小弟,老番茄

蕾:我是老番茄的头号小弟,lex

马:我是老番茄的二号小弟,某幻君

花:我是老番茄的三号小弟,花少北

猩:我是老番茄的四号小弟,中国boy

狼:我是老番茄的五号小弟,白狼

茄:好,我们今天玩的是一款游戏,叫做《勇者斗恶龙》

猩:这一看就是什么拯救公主的俗套故事好不好

茄:不不不,这是一款多人连接拯救公主的故事

狼:这不还是拯救公主的故事吗!

茄:可这是多人的吖。

马:不多逼逼,我们开始游戏吧

茄:好,那蒙开始游戏[操控鼠标,点play game]

〔这个时候一股白光从电脑上冲了出来,照瞎了,呸,把他们几个人吸到了电脑里。白光散去,他们几个定睛一看,原来是到了游戏的世界〕

花:卧槽,刚刚发生了什么?

猩:我也不知道啊,发生了什么?

蕾:我们好像是穿越到了游戏的世界

狼:不愧是前B站一哥,理解能力就是这么牛批

茄:而且我们的人物貌似是我们人设图

猩:对呀对呀

系统:哔,扫描玩家信息,白狼,老番茄,中国boy,某幻,花少北,蕾丝。扫描完毕,确认身份〔这时,一个显示屏浮现在他们六个的眼前〕

狼:嘛玩意儿

马:可能是类似游戏系统一样

花: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做任务,是不是?

茄:应该吧,我先听着他的任务做

系统:欢迎来到《勇者斗恶龙》的世界,我是你们的领航员小黄,请我的步骤做,你们最终打败恶龙,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蕾:哦~~~

系统:请做第一个任务,前往城堡获得装备


未完待续


碎碎念:阿西,感觉这次人物有点严重ooc了,希望下次不会这样吧[顶饭盆逃走]


墨绯Murphy

考后复健

黑白真香,尤其是在搞完平涂之后(இωஇ )

考后复健

黑白真香,尤其是在搞完平涂之后(இωஇ )

秘海蓝空

只画饼。从不产粮👍👍👍👍

只画饼。从不产粮👍👍👍👍

傅山白桃

阴阳怪气/基因改造计划11―13

最后一章精修 明儿更新

微超能力tag 有原创人物注意

ooc是我的 食用愉快


十一

  四个人围坐在会议室 室内流动着不安的气氛 Boy突然早到袭击叫人不安 事实上因为傅山的隐瞒 他们并不清楚Hans的存在 只知道Boy身上有点东西 却也摸不透

  所以Boy其实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他们五人中最不能出意外的就是他 因为他显然还没学会如何控制自己

  傅山忙着搜索Boy的行踪 把和总部联系的任务抛给了老...

最后一章精修 明儿更新

微超能力tag 有原创人物注意

ooc是我的 食用愉快


十一

  四个人围坐在会议室 室内流动着不安的气氛 Boy突然早到袭击叫人不安 事实上因为傅山的隐瞒 他们并不清楚Hans的存在 只知道Boy身上有点东西 却也摸不透

  所以Boy其实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他们五人中最不能出意外的就是他 因为他显然还没学会如何控制自己

  傅山忙着搜索Boy的行踪 把和总部联系的任务抛给了老番茄 老番茄沉着脸打了报告打过去 刚刚显示得到了回复

  傅山显然也看到了 冷哼一声再没了声响

  “...”老番茄关了电脑:“总部让我们自行解决”

  说白了 就是他们要是没本事 Boy就等着没命吧

  “那就来真的吧”傅山的影像重新出现在主显示屏上:“他们这个态度我也没必要顾忌他们的感受了”

...

  来自Boy身上微弱的信号出现在了地图的一角 滴滴响了几下又消失了 傅山迅速的切入当地的各个监控录像 开始扫描

  另外四人已经收拾好准备登上直升机 傅山把队伍指挥权给了老番茄 他自己全权专注于后勤工作

  “番茄 人找到了 位置发给你了”傅山的声音响起:“小心点 那地方安保工作完全不合格 我查不到什么线索 到了当地还要麻烦你们跟我实时联系了”

  “明白了”老番茄点点头 开始过傅山发过来的资料

  一分钟前Boy发来了微弱的位置信息 位于某二线城市的郊区 当地治安很差 不少贫民窟黑手党都聚集在那一带 

  因为混乱 所以那一带基本就是警察局的灰色地带 除了例行公事的检查几乎就是不管不顾了 甚至连当地的几个监控被毁坏了都没有修复 

  但是这里的确是个绑架藏身的好地方

  老番茄敲了敲桌子吸引另外三人的注意 先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这次行动的概况 但是因为信息量着实不多也没什么好总结的 直接就到了分配任务的环节

  “老蕾负责排查Boy最后出现的位置附近的可疑地点 非常情况可以使用暴力 反正组织会负责”老番茄讲到这笑了一下:“这是傅山的原话”

  “Huan和Hua两人结伴行动 只要排查当地的毒品交易市场 Boy的上一个任务就是炸了一个规模较大的毒品交易中心 和他被绑中间可能有所联系”

  “我和傅山会试着黑掉当地的警察局 把能找的信息都挖出来”

  最后 老番茄顿了顿 站直

  “注意安全 咋们一个都不能少”

十二

Boy缓缓转醒 面前果然是陌生的密闭空间 他简单的检查了身体 除了飞机爆炸时衣服的破损之外受伤的地方都已经愈合 也没有可疑的针孔 自己晕过去这么久应该是飞机内空调制冷剂里掺了迷药

  他没有刻意掩饰声息 很快就有警卫进来把他拖到一间审讯室

  Boy没有趁着这个机会逃跑 自己并不清楚方位 在晕过去之前他向总部发了位置信息 只能希望傅山捕捉到了

  Boy眼神闪了闪 眼神落在了旁边站着的警卫上 警卫的肩膀上有不明显的几片棕榈树叶 

  自己还在热带 Boy舒了口气 那自己应该没有昏过去多久 没离开热带傅山找他也会快很多

  对面单向镜后传来了微弱的嘈杂声 似乎是在等Boy的反应 并没有马上开口

  “冒昧的问一句 你现在是Hans还是Boy?”对面的男人声音因为用麦克风刻意的隐瞒 Boy并没有办法得到什么可用的信息

  Boy没有讲话 直直的盯着单向镜 似乎能透过他与对面的男人对视

  “那么你应该是Boy了”男人并不介意的样子 像是打开了话匣

  “你认为我为什么要绑架你呢”

  “世界上想了解基因改造计划的人太多了”Boy坐在椅子上一下又一下的轻拍边上的扶手:“但是未被允许就介入这件事的人都死全了”

  意思是你也快玩完了

  “我要是知道这件事我大可去绑架科研人员 可比抓你容易多了 我要找你 只是因为你是你”

  “Boy你难道不好奇吗 过去的两年组织到底想在你身上找到什么 而为什么明明没有得到成果现在又把你放出来了 好像并不在意这两年的功亏一篑似的”

  “其实你想知道的 对吧?”

  Boy没讲话 对面的人明显是个会玩弄人心的心脏角色 这时候他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其实他多半猜到一点 跟Hans有关是毋庸置疑的 在做基因改造手术之前自己身体里是绝对不存在这么一个人的 而他在隐忍了两年之后突然出现应该是跟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关 傅山显然知道一些内容但是他也没给自己透露 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真是可惜 你显然对整件事一无所知”对面的男人好像笑了 似乎还要继续往下说——

  Boy对外界的感知突然被打断 显然是Hans在未经自己允许占用了他的身体

  “够了”Hans声音里带着戾气:“你话未免多了点”

  “总算把你逼出来了 我以为你要一直等到小猴子吓晕过去才会出来呢”声音中的笑意明显得意了些

  “你费那么大劲就是为了调侃我吗”Hans换了个坐姿 丝毫不在意四周的警卫指向自己的枪口

  “说说你的计划 我看心情答复你”

十三

Hans站在楼顶的监控室注视着画面里分散行动的三人 YYGQ的确不愧于他们佣兵的等级 在几天之内锁定了位置并抓住机会潜了进来

  已经下派了一拨人拖住了Huan和Hua  Huan明显还没法熟练运用能力 主要还是用肉搏配合枪械 Hua也顾及着场上有Huan的存在没怎么用能力 不过显然挺吃力的样子 这两人虽然没吃亏但是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一时之间根本没法脱身

  “Hans 不出手吗?”他背后隐藏在阴影里的人开口 一步一步走到监视屏前:“还有一个小怪物在晃荡呢”

  是Lex 他的路线看起来毫无章法 其实是迂回的绕开了陷阱和警卫 虽然缓慢 却是顺利的

  “你不信任我”Hans两手揣兜 不无遗憾的:“真是令人伤心”

  “所以你要让我相信你啊”那人回头搭上Hans的肩:“快去快回亲爱的”

  Hans抖开肩膀上的手 转身离开

  那人看不出喜怒的目视他关上门 转头继续看着监控屏

  “嘁 迟早会被我销毁的东西”

  Lex惊异的看着面前的Hans 对方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身前 却显然不是为了来帮助自己的样子

  他迅速的意识到了什么:“原来你就是那个试验品”边说手边恰似无意的搭在了墙上:“Boy死了?”

  “迟早的事儿”Hans笑:“不过居然还能遇到了解这件事的人 实在是让我开心不起来啊”

  “索性打到你想不起来好了”

  Lex眼神一凛 右手拔了枪 对着他来了几下 估计是顾及Boy的身体并没有打在要害 却没想到对方丝毫不惧的直直往前冲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子弹打在他身上却对他没什么影响似的 伤口转眼就不见了

  显然普通的物理攻击对他是没用的了 Lex侧身也往前踏了几步

  Hans已经到他眼前了

  Lex趁机把右手抵住Hans的腹部 只听一阵令人心慌的电流滋啦的声音 Hans显然被影响到了 缓缓要往下倒

  “番茄”Lex按了按藏在左耳里的联络器:“人找到...”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 却猛的被人横揣了一脚倒了地

  “以为我那么好应付的?”Hans揉了揉肚子:“嘶——还真是有点难受”

  “草”Lex捂着腹部半蹲着 口腔内一股铁锈味 Hans那脚踹的真是一点余力都没留

  反正这人能自愈 那我也没必要留手了吧?

  老子火气可是上来了



  老番茄的声音在Huan和Hua的耳边响起:“现在 马上 撤退”

  两人知道现在不是提出异议的时机 了结掉手上的人 快速向出口奔去 出门第一眼就看到满身血痕显然已经没什么气息的Lex

  两人想去把Lex扶起来 手碰到人时却都缩了回去 这才看到Lex周身隐隐有电流的闪光 不在像之前被控制在Lex本人的身体里


楼内


  Hans喘着气抹了把残留在唇边的血迹 又晃了晃被电的有点僵的手臂回了监控室

  “你没完成任务”里面的人显然很不满:“你甚至把监控器破坏了”

  “Lex的能力问题 你的监控器没爆炸就不错了”Hans靠在门边的墙上:“你要知道 他的能力有点克制我”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下不为例 Hans”

  “遵命”

柄

【猩鸭】掉色 4


王瀚哲第二天是被热醒的。

  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是冲进了洗手间,检查耳后——这大概会变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习惯。万幸,褪色的地方没有扩大,甚至可以说缩小了些。王瀚哲在努力思考这几天接触的东西以找到感染源,结果却只能排查出一个lex。

  没错,似乎确实是自从见到lex后褪色的情况才没那么严重了。

  lex。lex。王瀚哲缓慢地吐出来这个词,刚起床的迟钝嗓音混着沙哑,眼珠干涩的不像话。lex身上的谜团太多,以至于王瀚哲根本没有办法再像从前一样毫无顾忌地和大自己几岁的他嬉笑怒骂,明明才是一个晚上的事。

  突然的,王瀚哲低低笑出声:他感觉自己差不多疯了。因为他居然还从这样的lex里品出来...


王瀚哲第二天是被热醒的。

  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是冲进了洗手间,检查耳后——这大概会变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习惯。万幸,褪色的地方没有扩大,甚至可以说缩小了些。王瀚哲在努力思考这几天接触的东西以找到感染源,结果却只能排查出一个lex。

  没错,似乎确实是自从见到lex后褪色的情况才没那么严重了。

  lex。lex。王瀚哲缓慢地吐出来这个词,刚起床的迟钝嗓音混着沙哑,眼珠干涩的不像话。lex身上的谜团太多,以至于王瀚哲根本没有办法再像从前一样毫无顾忌地和大自己几岁的他嬉笑怒骂,明明才是一个晚上的事。

  突然的,王瀚哲低低笑出声:他感觉自己差不多疯了。因为他居然还从这样的lex里品出来琵琶半遮面的美感。

  王瀚哲一直觉得lex是喜欢张秋实的,或者说两者角色对换。原因纯粹,因为在他看来lex只会喜欢比他优秀的人。王瀚哲自认不够格,干巴巴笑着于是在三角戏中佯装退幕。

  王瀚哲从来觉得自己是个自负的人,也知道自己有资格自负:因为这是他十多年辛苦坚持换来的。他不知道自负的反面已经附上他身,只是在爱情中颤颤巍巍露出个小苗,但他甚至没有察觉什么是爱情。

  到底是年轻。

  王瀚哲准备出去了。他总想着那瓶药的事,提不起劲干其它事情,闭闭眼,船到桥头自然直。

  管他的。

  但只是刚做好打算好好和lex谈的打算,王瀚哲就发现了房门打不开。猛回头,王瀚哲看向床边。空空荡荡的。

  手机被拿走了。突然明晰了情况,王瀚哲拍打房门几下都没人回应,心里猛一沉:就在这个时候,王瀚哲看见了门缝夹着什么东西。

  一张纸。王瀚哲半蹲下来捡起来了纸看清了上面写的东西:“南下五六”。奇怪的字,让王瀚哲有在玩推理游戏的错觉。

  南边,是个小书架。不隐蔽但是没什么存在感,王瀚哲前几次险些没找到它。

  三排的书架,最下一排竖着放着三本书,横着一本。竖着的三本只是看起来像书而其中并无内容,横着的那本第五十六页只画了张向日葵。

  王瀚哲无端地想到了以前玩过的推理游戏,用了向日葵的花语,而他现在都记得这花的花语是什么。

  “沉默的爱”,“没有说出口的爱”,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到现在。

  向日葵,葵瓜子。而房间里有瓜子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床头柜。打开床头柜,翻找半天发现一个按钮,摁动后传来奇怪的声音。

  王瀚哲朝墙看去,那里的暗门开了。可王瀚哲却不惊讶,好像已经看见过很多次了:奇怪,实在奇怪……没有一个地方是正常的,却莫名给王瀚哲一种一切都在正轨上的感觉。

  王瀚哲最后看了房间一眼,却更想问lex这些是怎么回事,转身走了。

  不长的走廊,有些昏暗。一直到现在,发生的事情都像游戏一样给王瀚哲不真实感。希望找到lex,已经不指望lex可以解释这些事情的发生了,却仍然想找到他。

  只是出了走廊的确是lex的家,却没有人。叫了几声lex,王瀚哲烦躁的抓抓头发,却抓到一大片的黑。

  头发开始掉色了。早上只看了耳背,却忘记了头发。

  好家伙,把lex丢了还病情加重,可真是牛。想那么多毕竟没有用,到饭点了,王瀚哲想:必须先吃饭。

  船到桥头自然直,大概。

  煎了蛋不是因为想吃而是因为只会这个。牛奶温过头了,刚入嘴烫了王瀚哲一下。白炽灯晃眼,照在王瀚哲头上,照的王瀚哲眼痛,而王瀚哲一言不发。

  吃饭只是个借口。这样的意外处境让王瀚哲焦躁,而这时如果不能放松一下他怕自己经受不住。

  意外,意料之中,无论是哪个感觉都让王瀚哲不安。况且lex去了哪儿?又为什么在他家里会有密道?思考又不会有结果,王瀚哲只好大口把鸡蛋塞进嘴里。

  他无论多忙都很擅长放松解压,让自己的情绪乖顺地听自己指挥。

  这次王瀚哲吃的格外慢,不像以前随便扒拉两口还要被北子骂像牛反刍。吃完后还要擦擦嘴,装出几分文雅后随手一丢把纸扔到桌上。

  坐一会后王瀚哲的眼睛慢慢开始雾蒙蒙的看不清,刚开始以为是灯的原因,后面却越来越明显的感觉不舒服不对劲,下意识照镜子——

  又揉揉眼睛,不太敢相信看到的,看清后嘴里不经意流出就了一两句脏话:

  褪色从耳后蔓延到有点靠近脸的部分,从眼角已经开始危害眼睛了。他右眼一半都变成了白色,几乎看不见东西;左眼幸存着,可褪色已经到眼角了。似乎眼睛的褪色会各格外快,而且找这个形式发展下去会失明…!

  深呼吸,王瀚哲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事情。主卧垃圾桶里的那瓶药他翻过了没有东西,可lex直播的房间他没看。那就去看一眼吧;又去翻垃圾桶的看一眼。

  王瀚哲笑自己像个捡垃圾的,才走到lex的房里。

  垃圾桶里有一板药,被吃了两粒,其它的没拆封。总不会多脏,王瀚哲叹气扣下来一个吃了;没有混着水,艰难的咽下去了。闭一会儿眼,王瀚哲期待着这药能有用。真的,王瀚哲补充。

就离谱

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

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