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exburner

505.4万浏览    33933参与
白茶丶

【茄蕾昼夜12h/10:00】装聋作哑

上一棒@周游の老婆(山山) 

下一棒@华酒 

记实向文学

推荐配着薛之谦《刚刚好》食用


“高三那年,和你一起下楼梯,遇到同学问干嘛去啊,你随口的一句私奔啊,我记了好多年”


lex窝在沙发上,金闪闪今天格外听话,安静的趴lex腿上,lex看向并不在播放的电视机,天空暗的刚刚好,他有些昏昏欲睡,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渐入梦乡


醒来之后没有金闪闪趴在腿上并没有让他沮丧--自家猫主子好不容易乖了一次


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条毯子,兴许是老番茄回家了但自己睡得太死没发现吧


简单做个早饭,阳光从窗帘的一条缝隙中洒...

上一棒@周游の老婆(山山) 

下一棒@华酒 

记实向文学

推荐配着薛之谦《刚刚好》食用








“高三那年,和你一起下楼梯,遇到同学问干嘛去啊,你随口的一句私奔啊,我记了好多年”



lex窝在沙发上,金闪闪今天格外听话,安静的趴lex腿上,lex看向并不在播放的电视机,天空暗的刚刚好,他有些昏昏欲睡,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渐入梦乡



醒来之后没有金闪闪趴在腿上并没有让他沮丧--自家猫主子好不容易乖了一次



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条毯子,兴许是老番茄回家了但自己睡得太死没发现吧



简单做个早饭,阳光从窗帘的一条缝隙中洒了进来,散落在地板上,早饭过后lex将手机打开却发现了几条新的未读消息



“lex对不起啊,我休假没请下来,迪士尼去不了了”



“没事”



lex看着凌乱不堪的房间,终于决定着手打扫,他拉开客厅的窗帘,刺眼的阳光让他不得不眯了下眼,又很快适应,被子抱出来晾在阳光下,又洗了洗抹布将房间的各处仔细的搽拭干净,整个房间立刻明朗起来,米白色的主体让整个房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和安心……或许这是样吧



打扫完房间,lex累的整个人瘫了下来,以前都是老番茄和他一起打扫的,但是公司老板哪会给你天天回家和对象腻腻歪歪的时间,一年下来能有2周全天在家里就很不错了



lex倒是好不容易在公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半个月假期,但天天宅在家里对着金闪闪也不是个事,本来准备拉上老番茄去次迪士尼满足一下他的少女心,但又被泼了一头冷水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lex只觉得疲惫,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明显的红血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或许是两人越来越少的陪伴,或许是一次次毁约,或许是被生活而消磨殆尽的浪漫,他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告诉自己这不是老番茄的问题,他依旧在挣扎,却像没有了水的小鱼一般窒息



lex找不到别的办法,他看到了老番茄眼里逐渐消失的光,再也找不到高三那年时看向自己的激情,人不可能永远都是少年,他不能强迫老番茄做到什么



lex最终给自己和老番茄都留下了一条后路,只要你肯联系我,我就敢再勇敢一次,重蹈覆辙也无妨,你不联系我,那就顺其自然,实不相瞒我特别想你,但能克制










可惜没有



老番茄是在两天之后回的家,进门便看到了lex坐在沙发上,行李全部理好了堆在身边



“lex……”



lex打断了老番茄的话语,轻松的说了那句我们分手吧



老番茄的眼里不只是诧异,紧接而来的就是懊悔,他也知道自己最近一年忙的实在不像样,没有照顾好lex的感受,所以他假装没有听到,问lex要不要去迪士尼,又说自己请下了两周的假,可以好好陪他打游戏……戛然而止



lex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茄茄啊,我们分手吧



老番茄哑然无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好字



没有争吵,大家都在挣扎,或许他们的故事到这刚刚好,再多了就忘不掉



lex上了电梯,老番茄追出来按住电梯门,问lex走之前能不能抱他最后一下,lex无言



老番茄于是往前一步,轻轻抱住他,然后松手,电梯门关上,lex深吸一口气,克制自己不哭出来,外面的天空依旧是暗沉沉的,不过暗的刚刚好,这样他就算哭了也没人能看见了












唐昩mo

我真的不想当老师啊!12

如题,兽人pa

正经乙女向

内含大量私设及ooc

又名《他们怎么都想和我贴贴?》

 

 

Lex,黄金蟒

花少北,金吉拉猫

某幻君,马

老番茄,狐狸

中国boy,边牧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鬼屋,中国boy很想去。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他把我们都拉去了。

作为一个学医的唯物主义者,鬼屋这种人造的还能吓到我?

一进鬼屋就是一座桥,没有其他的路,看来必须从上面走过去了。

几个大男人躲在我身后,我:“就这?”说着我第一个踏上了桥。

“哇!什么东西!”花少北突然的一嗓子震得我耳朵疼。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

“好像有人……有人抓我的脚脖子!” ...

如题,兽人pa

正经乙女向

内含大量私设及ooc

又名《他们怎么都想和我贴贴?》

 

 

Lex,黄金蟒

花少北,金吉拉猫

某幻君,马

老番茄,狐狸

中国boy,边牧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鬼屋,中国boy很想去。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他把我们都拉去了。

作为一个学医的唯物主义者,鬼屋这种人造的还能吓到我?

一进鬼屋就是一座桥,没有其他的路,看来必须从上面走过去了。

几个大男人躲在我身后,我:“就这?”说着我第一个踏上了桥。

“哇!什么东西!”花少北突然的一嗓子震得我耳朵疼。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

“好像有人……有人抓我的脚脖子!” “靠!也有人抓我!” “我也是!”

“就我没感觉吗?”我迷惑,“这是对我手下留情了?”

桥并不长,只有十几米。

继续向前走,我忽然感觉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只手。

“我……好像踩到它了……”

“……不愧是你。”

接着往前走,周围的布景换成了古代建筑,我和胆子较大的中国boy走在前面。

中国boy倒是兴奋大于害怕,全程都是“冲冲冲”的状态,果然是我年纪大了;我以为花少北会喊得很大声,结果他被吓到只是“盒盒盒”的傻笑;老番茄被吓得丧失理智胡言乱语,全程念叨着“自由民主文明和谐”;某幻也很害怕,但是勉强能控制住“自动攻击”状态下的老番茄;Lex进鬼屋前还雄心壮志的说“不怕”,进来之后秒怂,尾巴死死的缠着我的胳膊,掰都掰不开。

前面的木质雕花双开门需要解谜才能打开,作为一个喜欢玩解谜游戏的法医,加上找回一丝理智的老番茄的帮助,我用了几分钟就根据周围的线索推理出了密码。

“诶,密码没错啊,怎么没有反应?”花少北疑惑。

恐怖游戏一安静下来准没好事,鬼屋也是一样:“你们……”小心。

我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窗户滋啦一声突然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脑袋。

几个人的音量一起开到最大,真的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谢邀,助听器很好用,希望耳朵没事。

“令牌……给我看你们的令牌……”鬼屋NPC在线飙戏。

我嫌弃的看了一眼五个抱在一起的大男人。

“珊珊……快,把令牌给她……”Lex真的是吓得够呛,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我从腰间解下令牌,递给女鬼。她看了眼,丢给了我:“你们可以过去了。”

往下是一条长廊,四周漆黑不见五指,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我眨眨眼,等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第一个进入长廊,胆量仅次于我的中国boy走在队伍最后,防止有追逐战。

黑暗中,我感觉有人抓住了我的卫衣帽子,我条件反射的就想回手来一记上勾拳。

“珊珊,是我。”后面传来了花少北颤抖的声音,“让我扶一会。”

还好还好,不然这张俊脸可能就要被我毁容了。

我叹了口气,行吧,就这么走吧,感觉像带了一群大龄儿童。

老父亲叹气.jpg

长廊的尽头出现了一点亮光,实话,这个鬼屋并不算很吓人,如果我是老板,我肯定会在这条长廊里安排些什么。

我对身后的五个人道:“我们快走吧,我看到前面的灯光了。”

前面是一个类似道观的地方,有一位身着道袍的工作人员在那里等我们。

我们还没说话,仙风道骨的道长就开口道:“我需要你们之中的一个人,去前面的小巷里找到我遗失的风水罗盘,它可以带你们走出鬼打墙。”

我在一旁抱臂看他们推来推去,许是道长不耐烦了,随手点了一个:“你,就那位红色头发的小兄弟。”

一听不是自己,几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老番茄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向自己:“是……是我?”

“对,小兄弟,快点去吧,你的队友还等着呢。”

说是小巷,无非就是有几条岔路,地形一点也不复杂,而且都在我们视线范围内。唯一的难点在于光线很暗,但对于多多少少都有些夜视能力的兽人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老番茄那条火红的狐狸尾巴,在黑暗中很是显眼,想看不见他都难。

他的耳朵向后撇,这是被吓的飞机耳了。他嘴里全程念叨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不知道是他念的咒语起了作用还是什么,总之还算顺利的拿到了罗盘。老番茄猛男落泪。

跟着罗盘指示的方向,前面又是一扇门,四周几乎都是镜子,只有我们头上的一个小灯泡散发着微弱的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Lex从身后探出头:“应该是把这个杠杆放到这个位置。”

我考虑了一下:“应该没错,那你来开?”

他摆摆手,在门边自己挑了个位置站着:“不了,我站这儿就行。”

我转头对他们说:“你们都找好位置啊,这么多镜子,我感觉会有视觉污染。”

某幻抓着我的卫衣帽子不放:“珊珊我就跟你混了。”

我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还是太天真了。

“你们准备好了吧,我要开门了,三,二,一……”

在我开门的那一刻,我们原本的房间,全息投影加环绕音效,给缩在角落的Lex来了个正面暴击。

少女的尖叫.mp3

“诶,我闭着眼睛没看到!”花少北高兴的喊了一声。

其他人因为闭着眼睛的缘故并没被吓到。有个女鬼姐姐从门里探出来,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可苦了某幻,他就站在我身后,女鬼出来的一瞬间,他死死薅住了我的卫衣帽子,并且喊了出来,带着哭腔的那种,听起来特别惨烈。

我左边袖子被老番茄拉着,帽子被某幻薅着。真是左右为男,男上加男。

女鬼倒是没有吓到我,某幻这一嗓子可给我吓够呛。我空着的右手条件反射的想要抓住些什么,然后……就把工作人员的假发拽了下来。

我双手把假发递过去,化身为道歉机器:“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场景转换,最后一个场景是个病房。说是病房,不如叫它凶案现场。屋子里凌乱的放着断肢、骨骼一类的东西,地面上、桌子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唯一的病床上有一床鼓起一团的被子。

我们需要在凌乱的病房里寻找钥匙,才能走出房间。

一进门,我们的视线就被那床被子吸引。

“珊珊……那床上不会有个鬼吧?”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不可能,这个体型……除非是小孩子。”说着,我走过去掀开了被子。阴阳怪气五人条件反射的闭眼,被子底下原来是一具骷髅。

我拿起头骨:“哎这个模型竟然是一比一的诶,还挺像真的。”

在一堆断肢和骨骼里找钥匙,即使是胆子最大的中国boy也有点犯怵,于是这个任务就光荣的交给了学法医的我,他们在旁边……指挥。

懂了,我就是个工具人。

我说是不怕倒不如说是习惯了。我甚至还有闲心抽出一根骨头跟他们科普:“你们看哈,这是胫骨。”看他们缩成一团的样子,我不屑道,“这算啥,我有一次被一个师兄不小心锁在放尸体的冷库里……”

“别说了……”就连中国boy都打了个冷战,“我怕晚上做噩梦。”

最后我在一个骷髅的嘴里摸出了钥匙,小心翼翼的把它的颌骨合上后,还顺手摸了摸它的头顶。

找到了钥匙,他们也放松下来,甚至还有闲心阴阳怪气我。

“这就是医学生硬核摸头吗?”

“珊珊就缺一把手术刀,别说尸体了,就是鬼,也能全撒喽!”

“我宣布,从今天起,珊珊你就是我的大哥!”

“小弟唯珊珊马首是瞻!”

我此时唯一的想法是:再也不要和他们一起去鬼屋了!



TBC.


思霁羽

真的很像

姜云升❌某幻君

沙一汀❌花少北

鸭鸭AK❌鸭LexBurner

subs❌中国boy

和小精灵的直播封面茄

真的很像

姜云升❌某幻君

沙一汀❌花少北

鸭鸭AK❌鸭LexBurner

subs❌中国boy

和小精灵的直播封面茄

山舟舟

【茄蕾】对你不可抗拒的喜欢

又是一个茄蕾校园paro   


俗套暗恋梗


a茄和b蕾       😼


1.


lex有一件不为人知的心事。


他喜欢自己的同桌老番茄。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刚巧他也喜欢你。

lex常常这样想到。


但不巧的是,lex认为自己不属于这种情况。


2.


这场暗恋其实开始的很不是时候。


青涩的爱情幼苗,在距高考只剩一年多时扎根于lex的心田,并且逐渐有茁壮成长的趋势。


lex很心烦,他不知道是即将面临高考...

又是一个茄蕾校园paro   


俗套暗恋梗


a茄和b蕾       😼




1.


lex有一件不为人知的心事。


他喜欢自己的同桌老番茄。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刚巧他也喜欢你。

lex常常这样想到。


但不巧的是,lex认为自己不属于这种情况。


2.


这场暗恋其实开始的很不是时候。


青涩的爱情幼苗,在距高考只剩一年多时扎根于lex的心田,并且逐渐有茁壮成长的趋势。


lex很心烦,他不知道是即将面临高考带来的生理反应,还是暗恋一个人的心理作用。


3.


周测结束,lex偷偷摸摸地盯着老番茄的侧脸犯花痴。


他怎么又在给人讲题啊,lex趴在桌子上无聊到发霉,每个课间的每个十分钟,自己和老番茄能说上话的机会好少好少。


前桌的可爱女生突然红着脸转过头来,问道,lex同学,这个题你会写吗?


lex抓抓头发,拿起女生的卷子来看题。


4.


lex不太会写这种类型的题,但很想在番茄面前树立形象,故作镇定地回答道,这个很简单的,你看这里,连接这两个点就可以啦。


女生还是红着脸蛋,点了点头说谢谢lex同学就把身子扭回去了。


不知道女生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好香,但是闻起来像是自己给小智洗澡时用的宠物沐浴露。


lex没忍住,无意识的扇动鼻翼。


5.


他没发现,他的同桌扭头见他似是意犹未尽地回味,默默攥紧了手中的钢笔。


6.


pipipi。

这是老番茄发出的秘密信号。


lex疑惑的转过头来看着老番茄,怎么啦?


老番茄很小声的告诉他,老蕾,那道题讲错啦,应该是连接QL才对吧。


这会儿换成lex脸红了。


那那那,那这怎么办,我马上给她重新讲一遍!


7.


老番茄眯眯眼睛,没事的,我来说好了。


8.


老番茄轻轻唤女生的名字,教给她了正确做法。


女生礼貌地答谢,眼神却还是往lex那边飘。


老番茄了然,笑着把手搭在了lex的肩膀上,哥俩好一样跟女生解释道,哎呀,昨天我们在图书馆刷题的时候,正巧碰上同类型的题,老蕾刚才应该是记错答案啦,抱歉抱歉。


女生不甘心的又看看lex,后者正半缩在老番茄怀里发呆,于是她泄了气,不再扭过头来。


9.


lex并不知道自己发呆这会儿都发生了什么,他满脑子都是自己在老番茄面前丢脸了的悲惨事实。


老番茄神色自然,并且约lex放学去吃学校门口那家好吃到爆的炒面。


10.


听说今天炒面做活动,情侣半价。











屑作者没写出来自己想表达的含义😅


是这样的,蕾以为自己喜欢地很隐秘但其实大家都明白,且蕾天生对感情比较迟钝感受不到茄对他的意思,因为茄表达感情是很隐忍但占有欲超强的那种。

茄是A,早就用自己的信息素严严实实的包裹住了自己老婆,但是蕾是B感受不到信息素,只知道那些烦人的Alpha终于不缠着自己了,于是更全身心投入暗恋,却不知道茄切早在脑子里跟他该干的都干完好几遍了




戳戳花少北g点

阴阳怪气吧唧~老番茄耍大牌!享用豪华单间!

阴阳怪气吧唧~老番茄耍大牌!享用豪华单间!

人间举步皆戏台

虽然没什么联系但同时直播了诶

莫名激动

阴阳怪气就差boy了啊


—————

播到最后只剩茄蕾俩了

虽然没什么联系但同时直播了诶

莫名激动

阴阳怪气就差boy了啊



—————

播到最后只剩茄蕾俩了

田园犬

『阴阳怪气乙女』全能女战士日常(三)


#女主名字咚咚,十八岁妙龄沙雕大力女


#其实是给自己写的文,大家随便看看


#ooc大户


3.


费了挺大力气,我帮花少北把快递的大件抬到了他家门口,本来就出了不少汗,现在汗水顺着我的下巴直往下滴。

  


我和花少北一起把箱子小心搁在地面上,不由得松了口气。

  


“呼,好啦。”

  


我抹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对面前的男生点点头。

  


花少北也出了不少汗,本来就不怎么锻炼,此时更是累的呼哧带喘。

  


他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估计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嘴巴张了张,

  


“太谢谢你了……没你我今天就别想带着这设备上来…”...


#女主名字咚咚,十八岁妙龄沙雕大力女


#其实是给自己写的文,大家随便看看


#ooc大户



3.



费了挺大力气,我帮花少北把快递的大件抬到了他家门口,本来就出了不少汗,现在汗水顺着我的下巴直往下滴。

  


我和花少北一起把箱子小心搁在地面上,不由得松了口气。

  


“呼,好啦。”

  


我抹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对面前的男生点点头。

  


花少北也出了不少汗,本来就不怎么锻炼,此时更是累的呼哧带喘。

  


他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估计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嘴巴张了张,

  


“太谢谢你了……没你我今天就别想带着这设备上来…”

  


男生高高帅帅的,脸颊泛着运动后的红色。


  

“对对,快喝点水吧,你看你出这么多汗,肯定都渴了…”

  


我刚想说不用了,花少北已经转身进了屋,给我拿了瓶矿泉水,又拆了新的毛巾递给我。


  

我连忙道谢,接过矿泉水拧开盖子。我当时确实渴的不行,仰脖吨吨吨喝了大半瓶才停下。

  


下巴上有干燥的触感,我低下头。

  


花少北猛地收回触在我下巴上的毛巾。

  


“你喝洒了……我给你擦擦”

  


好了,他看上去很尴尬,但我不觉得,我很高兴,毕竟我喜欢了很久的主播就站在我面前,还举着毛巾帮我擦了下巴上的水。

  


花老师手腕好细,我心想。

  


“你看过我直播啊?”花少北顶着个大红脸,没好意思问是不是粉丝。

  


“是啊,看花老师直播挺长时间了,你游戏打的真棒。”我笑着对他说。

  


不得不说,花少北在直播间里看不出有这么高,我和他站在一块比他矮了有大半个头。

  


“真没想到能跟花老师住这么近,我就住隔壁的那栋楼里。”我比比划划。

  


花少北挠挠头,笑的有些腼腆,“是吗,真巧啊。”


  

“嗯嗯,那我先走了。”

  


我冲花少北摆摆手,他再次向我表示谢意,然后目送我下楼。

  


我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我感叹。

  


所以某幻也住在这里吧,想到这我忍不住咧开嘴笑。

  


刚搬到上海就和自己喜欢的up住同一个小区,真好。


  


————


  


傍晚,我坐在家里的电脑桌前,刷着各个up主最新的视频,鼠标上下滑动,最后回到动态,进入了花少北的直播间。

  


他没开摄像头,听着熟悉的声音,我又想起了今天下意识帮你擦掉水渍,闹了个大红脸的可爱小花。

  


“观众朋友们,我今天换了个新设备,之前的有点老了,玩游戏啥的都不太能跟得上,今天换了新装备看我吊打对面。”

  


我起身去客厅冰箱里拿了瓶雪碧,拉开拉环,上面冒出些许白烟。

  


我灌了几口,听见花少北略带小骄傲的话语,嘿嘿笑了起来。

  


那必须吊打吧,设备都是我帮你搬的。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了,我拿起一看,是红橙的回复。

  


前一阵我想赚些外快,正巧看见红橙正在招剪辑,于是你发了几个以前剪完的作品给他,到今天才接到他的回复。

  


   红橙:你的作品我看了,挺好的,过会我给你发视频,你就负责把那一段剪了。

  


   红橙:是boy的新视频,好好剪着(狗头)

  


手里的易拉罐几乎被我瞬间捏变形。

  


   咚咚:是boy的??放心给我剪么?

  


   红橙:你之前视频剪的挺不错的啊,放心,你能行,要是这次剪的可以,以后还会有活。


  

我手指尖有点哆嗦,真没想到是给boy剪视频。


  

我长出一口气,仰脖一口喝光了剩下的雪碧,回复红橙,

  


   咚咚:OK,必须做好。

  


退出微信,我拉上窗帘,开始专注地剪视频,一剪就剪到了后半夜,我昏昏沉沉地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



  

又一更,boy也快出场了……吧


时玚

精灵🍅×护林员⚡(3)

       茄茄不同于和师父一起巡查,他径直走进漆黑的林中,即使太阳早已高高挂在无云的晴空中,刺眼的光照也无法穿过层层树木建立的屏障,照亮这片无人之境。


       将挎包挂在树上,闭上双眼,细细感受着森林中的一切。深绿色的能量自林中流淌出来,环绕着少年,绿色的枝茎由体表生出,长出椭圆形的叶片,如触手探向四周。


       少年立在中央,好似神明般操纵着枝条,感知着...


       茄茄不同于和师父一起巡查,他径直走进漆黑的林中,即使太阳早已高高挂在无云的晴空中,刺眼的光照也无法穿过层层树木建立的屏障,照亮这片无人之境。


       将挎包挂在树上,闭上双眼,细细感受着森林中的一切。深绿色的能量自林中流淌出来,环绕着少年,绿色的枝茎由体表生出,长出椭圆形的叶片,如触手探向四周。


       少年立在中央,好似神明般操纵着枝条,感知着周围。

东南方跑过一群被红豺追逐的鹿群,北方的野猪群聚集在一起,路过了师父刚刚种下的桑树苗,西方的那只老豹离开岩洞,为自己刚出世一窝小豹寻觅食物,贯穿南北的防火线有些模糊不清了,枝条会把多余的杂草拔去,清理出干干净净的一条小道......


       每每感受到一些值得注意的事情,少年便用枝条卷过包中的笔和本,用清秀齐整的字迹记录下来。不过半天,他就完成了护林员一整天还要多的工作。


       觉得日记记得差不多了,茄茄收回枝条,遣散身周的能量,背上师父的挎包,化作一团和刚才能量相似,不过更加精纯的光团飞进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


———————————————————————


       说回花少北这里,在急忙逃回幽林巅后,却只觉得惊魂未定“完蛋了完蛋了,花仙人我居然叫人类看到了,咋个办嘛...对了!茄哥肯定知道怎么办!”焦急等待番茄回来的小花在房间中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只求自己的救星快些回来。


       不多时,番茄推门进入了房间,少年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扑到切切身上大声哭闹“呜哇哇哇哇哇茄哥救救我啊啊啊我我我我被人看到了呜哇哇哇哇”叫花少北挂在身上一通哭闹茄茄只觉得自己用法力凝聚起的耳朵都要废掉了,他用藤条嫌弃的把花少北从自己身上撕下来丢回床上,揉着耳朵嫌弃的说“我发誓你本来一定是个喇叭花,”“不我是夹竹桃!”躺在床上的花少北嬉皮笑脸的坐起来冲番茄傻乐,茄茄摇了摇头,“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去有小径的地方,那里人多的很。再说了,你也是个心大的主,被人看到不晓得把他弄晕,只顾自个儿逃跑,你的毒素是长着玩的吗?”


       “诶呀茄哥,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我就是个刃常,哪里会像你那样灵活的运用毒素嘛,要我来的话不就直接把他毒死了?我怎么舍得毒死人呢?”


        “那好吧,还得是哥哥我给你收拾烂摊子,说吧,那人长什么样?”


         “emmmmmmm是个男的,眼睛和头发都好像妈妈那里的湖,清澈得很,浅蓝色的好像...好像...”花少北好像了半天都没想到能比做什么,番茄却觉出了不对“内男的是不是还拿着一打纸?围着红围巾?眼角位置和你一样有个泪痣?”“对对对!等等茄哥你怎么知道?”


       完蛋,这下闹心的不止花少北一个精了,某幻不仅是师父的直系上司,还是他的多年好友,无论是以哪个哪个身份出事师父都不好办。


       茄茄心里苦但是茄茄不说。


       见番茄神色不对,花少北满脸疑问“咋了么茄哥?莫不是你打不过内男的?”这样奇怪的理由自然是受到了番茄鄙视的眼光“怎么可能,我毕竟也是个异遵,他不过是个人类而已,”他取出师父放在包里的面包,掰下一大块分给花少北,剩下的咬了一口“我自然是想要赶紧除掉他,保留秘密,”一时口嗨的茄茄并未注意到花少北有些焦急的神色,可还未等他开口,茄茄的下半句话就让他安心了不少,“只是某幻是我师父的上司,也是朋友,他每个星期都要来找师父,我不方便下手。”“这样啊...”花少北“苦恼的”挠了挠头,随即眼中一亮“那不如茄哥直接和他说实话好了,反正他每个星期都要来,也不怕他走漏消息!”朋友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番茄一愣,却并未想太多“行吧行吧,就先这样好了,某幻现在在我那里,我晚上同他讲好了。”

望了望逐渐黑下来的天,茄茄收拾好挎包,花少北“依依不舍”的同他道别,甚至要求和他一起回到木屋,却被切切以“万一被我敏感的师父发现了怎么办”为理由拒绝了,随即再次飞回木屋附近的森林。


       刚刚稳住身形,就听到lex的公鸭嗓大喊着“阿茄!快点回来!该吃晚饭啦!!!”


       少年如撒了欢的小鹿一样从林中奔出,扑进早已等候多时的青年怀中,再一次被熟悉的气味包围,那颗不存在的心脏剧烈的震颤着,仿佛为自己的主人再一次回到所爱之人的怀抱而兴奋着。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lex故作生气的将番茄推开,皱起秀气的眉毛用柔和的红色眸子顶着少年,少年讨好的挠了挠头,拿出那本写的整整齐齐的日记“师父,我连林场和岩洞那里都转过啦,明天师父可以少走些路了!”


       银发青年无奈笑笑,揉了揉身旁人细碎的红发,转身带他回到了屋内,某幻摆摆手上的水,笑眯眯的端出了最后一份为番茄留下的菜“你师傅就因为我多吃了你两口菜还给我骂了一顿嘞!安全回来就好,我也该走啦!”


       “诶先生,现在要天黑了,这个时候回去怕是不安全,不如您就在这里住一晚好了,明天我来送您回去?”正准备吃饭的茄茄好像突然被激活了某个开关,强烈建议正要离开的某幻住下来,连lex投来的疑惑目光都被少年心虚避开。

     

       半个身子都出了门的某幻一愣,惊诧的回头看向少年,自从这个被lex捡到的,叫做番茄的少年和lex同居这些年以来,每次某幻来收日记都不顺利,不是番茄一定要拉走lex去巡查不存在的火情,就是借着天色已晚的理由在下午2点就让某幻被赶走,甚至还有一次只不过是小感冒的lex愣生生被老番茄说成了绝症,让某幻不要来打扰师父的静养。


       某幻慢慢退回到屋内,依旧是不敢置信的样子“那...那好吧...那我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了?”看着老番茄还是那样一副诚恳的表情,某幻又慢慢的挪到侧门“那那那我就去睡客房了?”“嗯嗯好的,您可以先陪师父聊会天,我会去为您收拾房间。”


       迅速将碗中所剩无几的菜扒拉进肚中,将碗筷和盘子放进厨房的水池中,忽略一脸懵的lex和某幻兄弟俩,不过五分钟便收拾好了客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