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ifeline

98628浏览    1488参与
秦中不语自有歌
期待了很久的LL团建想要好好在...

期待了很久的LL团建想要好好在人类的世界玩玩结果当天发现其他人背着自己把地点选到了雪山的Adams(?)

期待了很久的LL团建想要好好在人类的世界玩玩结果当天发现其他人背着自己把地点选到了雪山的Adams(?)

快 乐 小 海 狸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我不准备...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我不准备骗人

看到没,我男朋友回来了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我不准备骗人

看到没,我男朋友回来了

野炊后白色的圣歌

是泰勒和亚当斯

官方骗走了我的初恋

真的能把人带入进去

今天还是在等带泰勒给我回信息的一天呢

是泰勒和亚当斯

官方骗走了我的初恋

真的能把人带入进去

今天还是在等带泰勒给我回信息的一天呢

橘子你个欧润芝————゜❅。゜。

犹言生则同居  死则同穴  永不分离也!

犹言生则同居  死则同穴  永不分离也!

beautiful!
coffee + donut...

coffee + donut =美警标配


头好像又画大了老问题了去你的好他妈烂

随机歌随机到your hand in mine然后突然想画爆 氦

coffee + donut =美警标配


头好像又画大了老问题了去你的好他妈烂

随机歌随机到your hand in mine然后突然想画爆 氦

野炊后白色的圣歌
来交党费?我好菜我虚了 (还搞...

来交党费?我好菜我虚了

(还搞了一个类似于小短漫的东东感觉好菜没有放上来)

:-D

来交党费?我好菜我虚了

(还搞了一个类似于小短漫的东东感觉好菜没有放上来)

:-D

ColyBaker

【Lifeline】【Adams】Start Again-ColyBaker

【Lifeline】【Adams】Start Again-ColyBaker


        湖边的空置木屋,亚当斯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三个日夜。

        照理来说,他绝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身后还有ALT的追杀,一旦放缓脚步,那些家伙就会像疯狗一般接踵而至。

        可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也该有个头。...


【Lifeline】【Adams】Start Again-ColyBaker


        湖边的空置木屋,亚当斯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三个日夜。

        照理来说,他绝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身后还有ALT的追杀,一旦放缓脚步,那些家伙就会像疯狗一般接踵而至。

        可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也该有个头。

        自离开那楚门的世界,亚当斯就一直在路上辗转奔波,风餐露宿。途中,他结识了不少新朋友——玩世不恭的嬉皮士、隐居的作家、忠厚的渔夫——却总在匆匆忙忙中与他们告别,再次踏上征程。

        这是个复杂的多元社会,似乎每个人都有着某种内在的驱动力在鞭策他们向前。而于亚当斯,这驱动力就是他那只小小的通讯器。为此,他不得不放弃些什么,比如闲适,比如安定。

        作为一个被制造出来用以继承西贝柳斯思想的机器,亚当斯本该擅长过这种生活——受指令支配的生活——没有闲适、没有安定,只有代码的生活。不过鉴于曾有个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他可以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供任何人续命的工具——亚当斯猜自己也能展露出些许对漂泊的厌倦

        ——他需要喘息,他有喘息的权力。

        坐在湖畔的草坪上,亚当斯看月光将水面染成银河。打个水漂,那石子便成了流星,在浩瀚的宇宙中穿梭,最终找到自己的归宿,沉没。风拂过不远处的水杉林,惊起一丛飞鸟,有那么一瞬他会想起瓦尔登湖旁的梭罗,与自然融为一体,放飞天性,好不惬意。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间已至清晨。壁炉里的火灭了,他哆嗦着醒来,发现蓝波还在和那张破垫子纠缠不休。

        “嘿,过来……”

        亚当斯拍拍手,呼唤。蓝波看看垫子,又看看他,权衡许久才决定放弃这场战争,窝到主人的腿边。

        伸个懒腰,拿过手边的地图,亚当斯把它在地上铺开,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自己目前的位置:

        “看见了没?我们现在在这儿——只要沿着国道一直开,就能到东边了。”

        蓝波摇着尾巴,像是在表示赞同。亚当斯揉了揉他蓬松的毛发,扬起嘴角。

        今早,他终于打算离开。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冀自己能一辈子住在这儿,把屋子修葺一新,没准还在路边开上一家卖木雕的小店。可理想和现实又总会有差距的——枪眼就抵着自己的脊背,他除了逃亡别无选择。

        有缘的话就回来吧。亚当斯想,抿了抿唇,开始收拾行囊。天刚蒙蒙亮,湖上还雾霭朦胧着,蓝波不知怎的忽往门外吠了一声,之后便撒开腿跑了出去。

        至于亚当斯,他倒没如何在意蓝波这异常的举动,只继续忙着把打火机、小刀、罐头,一股脑儿塞进背包……噢,还有把M1911,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枪是他在森林捡到的,里头还有三发子/弹。不过就个人而言,他只希望自己永远都犯不上用它打/爆别人的脑壳。

        “向你汇报一下,我马上就要往东走了。你有什么忠告吗?”

        摸口袋,几乎是习惯性地端起通讯器,凑近嘴边低语,亚当斯一顿,不久又嘲笑起自己的愚蠢来。他没期望收到答复——这个频道沉寂了整整两天,从焦急到无奈再到濒临放弃,亚当斯已经受够了臆测。倘若他下定决心要掐断联系,那就这样吧。没了他,一人一狗的旅行,又未尝不可……

        “避开ALT?”结果还是会在看到那行字时欢呼雀跃。

        “你这几天到底上哪去了?我都快担心你是不是……”

        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迷得晕头转向,亚当斯的声音有些颤抖。

        “抱歉。”屏幕上弹出讯息,“我被公司解雇了,最近有一大堆事情要忙。”

        倚着墙,亚当斯叹息。他是人,也有五花八门的麻烦和并不一帆风顺的日子要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简直是同病相怜。

        “不用替我感到悲哀,反正那烂公司我早就待不下去了。”尽管如此,从字里行间仍不难看出他的愤懑,“还是聊聊你吧,亚当斯,ALT最近有找上门来吗?”

        “没有,谢天谢地。我在湖边找了个度假小屋,住了三天,正准备走。”

        “去哪?”

        “能容得下我的地方。”

        “来我的城市吧。”

        “我可不想你被错杀。”蓝波跑了回来,叼着一块闪闪发光的玩意,“哇,乖狗狗,你嘴里的是个……啥?”

        “啥?”

        “这是我新学的俚语,我以为这样说会更地道来着——”

        “不,我是真的在问——啥?”

        “噢……我瞧瞧。”清了清嗓子,亚当斯翻来覆去地观察着手心里的晶体,却没能看出什么端倪,“这好像就是块普通的鹅卵石……会发光的鹅卵石。”

        “普通的鹅卵石才不会发光!”

        “是吗?那这就比较稀奇了。”

        亚当斯耸肩,不由分说地把“稀奇的鹅卵石”也丢进包里,当作他收藏的纪念品。彼时,第一缕晨曦从门缝钻进来,在地上拖长,金碧辉煌。蓝波就在那光与暗之间跳跃、转圈,亚当斯注视着,不禁弯出笑来,一拍大腿,起身。

        “嗯,我想我该走了。欢迎归队。”

        “付工资吗?”

        “想得美。”

        出了木屋,亚当斯最后一次站在这美丽的湖泊前。他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认为自己应当来一场隆重的告别。身后的公路上,一个骑行者踩着车游弋而过,亚当斯并未留意,只缓缓蹲下,将手放进冰冷的湖水中洗涤,感受着来自鱼苗的亲吻——那样温柔,那样令人沉醉。

        “你在做什么?”

        “道别。”

        “和谁?”

        “和湖——”

        说着,亚当斯收回掌心。鱼儿随之四散奔逃,很快就都隐到石头底下,再也看不见了。

        “你知道越留恋就越无法割舍吗?”

        没有回答,亚当斯转身,朝他那辆破车走去。在另一个村庄,他花十美金在跳蚤市场买了只捕梦网挂在车内后视镜上,又淘来不少唱片,这才让自己有了车主的感觉。一位好心的妇人告诉亚当斯,那小贩或许是在漫天要价,他感谢对方的提醒——可如果这捕梦网能让自己对西贝柳斯和那片雪域的记忆暂时消退,这十美金倒也算是值当。

        坐进驾驶座,亚当斯把蓝波抱到一旁。又要上路了,他揉揉脸颊,强迫自己清醒——想要活命就得清醒,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他必须清醒。转动钥匙,引擎轰鸣,车内保持了片刻的沉默,却很快被亚当斯翻箱倒柜的杂音吞噬。

        “嘿,伙计,听着,我想要安定下来了。”他抽出三张专辑,摔在蓝波的脚边。

        “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来我的城市。”盛情邀请。

        “还是那句话,我不想你被错杀。”亚当斯撇了撇嘴,“ALT被我干倒之后我会第一时间赶到芝加哥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

        “那……在此之前你会帮我吗?”半晌,亚当斯迟疑地试探。

        “当然,这就是我们通话的目的,不是么?”

        呼了口气,亚当斯将那三张专辑一字排开,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满足、愉悦、亦或被人恭维后的洋洋得意?他拣了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放进车载cd机,而从那里头传出的,也正是专辑的第四首——Wish You Were Here.

        “别再一声不吭地跑掉了。”前奏响起时,亚当斯嗫嚅,更希望自己的蠢话能被音乐盖掉。

        “嗯。”事不遂人愿,他还是给出了回复。

        “你保证?”

        “我保证。”

        放下通讯器,踩油门,车开始滑动,驶上公路。他突然发现为了一个承诺放弃自己留恋的“喘息”其实也并没有男人说的那样困难。

        “要专心开车了,几小时后见?”

        在日出大道上,一辆车成了渺小的黑点,盘山而行。

        “Adams and Blue out.”

        他满怀着憧憬,再次出发。


【END】


<顺便推荐一下这首The Foot Krutch的Be somebody

用来形容Adams简直太贴切了(´;︵;`)>

Encounter_HOSHI

⚠️全是Adams并且I Adams居多。

⚠️超级潦草➕简笔画。

看似孩子气却非常正经的争吵。


【疑似全员存活If线。总之我就是想看五人互动,更多更多.JPG

⚠️全是Adams并且I Adams居多。

⚠️超级潦草➕简笔画。

看似孩子气却非常正经的争吵。


【疑似全员存活If线。总之我就是想看五人互动,更多更多.JPG

小螺号里里吹
是给@tp结婚bot💫 白老...

是给@tp结婚bot💫 白老师的交换粮食……!!

老师产出太快了我猝不及防!!这样的完成度就拿出来真的对不起……!!(猫猫流泪)

是给@tp结婚bot💫 白老师的交换粮食……!!

老师产出太快了我猝不及防!!这样的完成度就拿出来真的对不起……!!(猫猫流泪)

恋は雨のごとし

每个人人生都会有三次消逝:第一次是身体意义上的心跳停止跳动;第二次是葬礼时,认识你的人心中对你逝去的认定;第三次是,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的长辞。那么你就真的离开这个世间了……以心跳图声开头,又以其渐消结尾,无论代表的是生命终有消逝的一天,还是生命将永恒跳动下去,我只想,好好珍惜眼前。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每个人人生都会有三次消逝:第一次是身体意义上的心跳停止跳动;第二次是葬礼时,认识你的人心中对你逝去的认定;第三次是,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的长辞。那么你就真的离开这个世间了……以心跳图声开头,又以其渐消结尾,无论代表的是生命终有消逝的一天,还是生命将永恒跳动下去,我只想,好好珍惜眼前。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我妹有爬墙我去高考了bot

去摘星星吧

*梗来自里里爹@小螺号里里吹 

*主Alex和Taylor相遇的场合 cp走tayplayer 除官方设定外出现的人物名都是私设

以上


“我当时觉得,他是注定要追逐星辰的孩子。”

来到得克萨斯后的某天我趁着士官生去学校的空当跑去询问亚历克斯和泰勒曾经的故事,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出乎意料地开始认真思考起来,然后告诉我这么一句话。


“我们是在农场遇见的。”他说着用手指敲打起自己的下巴陷入回忆,此时晌午刚过,“那也是这么一个中午…太阳毒得很。小泰勒家住在镇子边,离市中心挺远——你去过了吗?现在也没变?好的——也就如你所见,他是个幸运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富...

*梗来自里里爹@小螺号里里吹 

*主Alex和Taylor相遇的场合 cp走tayplayer 除官方设定外出现的人物名都是私设

以上



“我当时觉得,他是注定要追逐星辰的孩子。”

来到得克萨斯后的某天我趁着士官生去学校的空当跑去询问亚历克斯和泰勒曾经的故事,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出乎意料地开始认真思考起来,然后告诉我这么一句话。


“我们是在农场遇见的。”他说着用手指敲打起自己的下巴陷入回忆,此时晌午刚过,“那也是这么一个中午…太阳毒得很。小泰勒家住在镇子边,离市中心挺远——你去过了吗?现在也没变?好的——也就如你所见,他是个幸运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母兄弟姊妹齐全,大别墅…草原,我记得他们家还有几匹马…我骑过一两回,但那小子每次都怕的不行。”


说到这儿他笑了两声。


“我那时候刚刚进入警校不久。我们两家的父母很早以前关系不错,我就被老爹派去给他们送些啤酒过去。哦,我先遇到的不是他,是他的哥哥科迪亚,那莽小子差点把我当成醉汉打一顿。”亚历克斯说着耸耸肩咽下一口汽水,“——现在说到泰勒了。当时他好像还在上初中。东西送到之后他老爹拉着我寒暄了一阵子,问了不少我父母的事情,正聊得起兴的时候那小子冒冒失失闯进来,提溜个大书包满头是汗:‘嗨爸爸,我被临时停课了。简而言之就是我偷溜进学校的实验室…做了点小爆炸…哈伦小姐想让你去一趟。’——天呐,我当时愣在那儿了,语出惊人啊!他长得很乖,又瘦又小,看上去就像是那种老师的心头宝。谁能想到是个捣鼓火药的小孩儿呢。说实话,我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扮猪吃老虎的校霸剧情。”


我听的津津有味,抓起盘子里的曲奇一块接一块地吃,一边还应和着他:当初在飞船上搞自制炸药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原来天赋这事儿是从小的。


“总之,他老爹翻个白眼冲上去弹他的脑门,倒也没有生气——我猜这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了——他临出门前拍着泰勒的肩膀让他带着我去草场转转,也好让我教他骑骑马什么的,一个纯纯的得州小子,却生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他笑着和他老爹击掌,然后走到我面前伸手:‘我是泰勒。’——我记得我当时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自我介绍,我问他:‘所以,你是个隐藏的校霸头头还是什么之类的吗?’天呐,现在想想真好笑。他当时就愣在那儿了,然后开始哈哈大笑:‘不,不是。我是个聪明了一点的宅男,又名人际关系几乎为零的书呆子,只是有点走偏,属于喜欢动手爱搞点响儿的那种。”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说自己是撞痛了脚趾头的学霸。看来这么多年他越走越偏。”

“嘴皮子这点到一直没变。”亚历克斯翻个白眼,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仰坐在沙发上,“他带着我去草场转了转…我从那时候意识到他们家确实很富有,现在我想起来了,后院里关着三匹马,每一匹都对他不耐烦地甩着尾巴。‘看到了吗,我人缘关系的真实写照。’他小心翼翼的牵出来一匹黑马将缰绳递到我手里,‘他是保罗,最不仇视我的那位。’——他甚至还冲着那匹马微微鞠躬——‘现在交给你了,你想跑多远都可以…只是别听我老爸的。尽管电视里的牛仔都挺酷,但我可不想再体验一次被甩下地的感觉。可怜的尾巴骨说它不能再受一次苦了。’”

“说实话我狠狠的爽了一把,毕竟我们家的条件可不能允许我骑着马肆意奔驰,等到我牵着保罗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泰勒小子在草场边上拿着本我毕业那年用的教科书看得入迷,直到我喊他的名字才反应过来。我们将保罗关回马厩,他顺势也就拉着我跑进屋内参观了下他的屋子——你去的时候应当也看到了,到处摆满了那些发明创造,机器零件,但我最先看到的还是被他放大贴在墙壁上的阿波罗计划的新闻,标题被用记号笔勾勒出来,一遍又一遍…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我们并排躺在后院透明的雨棚里,他指着漫天的群星告诉我:这是个冥想的好地方…想要更近一步见见他们吗?于是我们爬上屋顶,那里摆着架天文望远镜。他带着我我观察天空,告诉我哪一颗星星属于哪一个星座,它们各自的名称又是什么…我想起了先前屋子里贴的简报,转过头去问他:你很喜欢这个?”


“他怎么说的?”


亚历克斯突然坐正了身子,看向我的眼神变得出奇柔和,仿佛透过我,他看到了那个多年前在星空下与他并肩的孩子。

“他说:‘是的,是的。不只是喜欢而已…总有一天我要到那里去。我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宇航员,带着满腔热血去探索那片未知。’——他没有看我,我想那时他的眼睛也绝容不下他物。他分明那么瘦小,尚且还无比稚嫩的声音却把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我觉得…我那时就觉得,他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他是个注定要追逐星辰的孩子。”


我愣了愣。继而又笑起来:“现在他的确追到了,不是吗。”

“是啊。”亚历克斯长叹一口气收回目光,抬头看了看钟表后将报纸盖回头上,“好运气的小子。还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不然我这满肚子话也不知道给谁讲去…你想问的问完了,瞅着这点儿他也该忙完了,趁他来之前还想不想听点别的八卦故事?”



泰勒来的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些,两人见面后便开始勾肩搭背互相嘴炮起来。不久亚历克斯就坏笑着掏出了桌下预备好的啤酒:我知道你已经可以喝了,来吧小子,我们干几杯。

在他们打开第四瓶的时候我揽着已经开始呆滞的泰勒一起告别了仍旧精神无比的小伙亚历克斯,临走前泰勒为了挽回面子张牙舞爪嘲讽多年不见的老友消失了的腹肌,结果直到坐上车还在一直笑个不停。


“别光顾着笑了,快系安全带。”

“…不闹了不闹了,按照惯例还是留点给以后。你们刚刚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他给我讲了讲你小时候的囧样。”

“嘿…”

“好啦,睡一会吧。回去再跟你讲。过了年龄又不是代表你就能大喝特喝,一杯醉的天才。”


于是在某个平凡的黄昏,回到家乡的小宇航员凭借着一点点酒精的作用靠着车窗沉沉睡去。公路的两边是望不见尽头的草场,我们朝着落日的方向前进,天色渐暗。我在这时想起亚历克斯所说的话来,不久后太阳完全消失,夜幕笼罩大地,雨棚之外屋顶之上的星空依旧璀璨,那时候我会叫醒他,告诉那个孩子他早已经追上了星辰,他终将会拥抱世界的光亮。


fin.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高考前最后一篇ll相关了 这次是真的夏天见啦🌟

秦中不语自有歌

*叮咚*

小宇航员上线啦。


*叮咚*

小宇航员上线啦。


我妹有爬墙我去高考了bot

【t2p】如果我们想拥有爱情

*t2xplayer

*题目胡起的,爽就完事了


你踏着高跟鞋在舞池遇见他,人群黑夜面具成为人们掩盖自我放肆狂欢的最佳理由。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向你伸手,而你只能看见那双眼睛,那双如同海底漩涡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绿色眼睛。

他揽住你的腰让彼此接近,你伸出手去想要摘掉他的面具却被制止:甜心,不要心急。他拉着你逃离人群,离开城市的中心,你们在他小小的公寓里落脚。他摘下你的面具,捧起你的脸吻下去,手指在发丝间游走。

甜心,我想要你。他轻笑着咬你的脖颈,手指抵着你的嘴唇低声呓语:来吧,来吧,到房间里来,我们一同度过这难忘的夜晚。

-

我想看看你。你在他的怀抱里喘息,颤抖着双手去结开他面具的绳结。...

*t2xplayer

*题目胡起的,爽就完事了


你踏着高跟鞋在舞池遇见他,人群黑夜面具成为人们掩盖自我放肆狂欢的最佳理由。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向你伸手,而你只能看见那双眼睛,那双如同海底漩涡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绿色眼睛。

他揽住你的腰让彼此接近,你伸出手去想要摘掉他的面具却被制止:甜心,不要心急。他拉着你逃离人群,离开城市的中心,你们在他小小的公寓里落脚。他摘下你的面具,捧起你的脸吻下去,手指在发丝间游走。

甜心,我想要你。他轻笑着咬你的脖颈,手指抵着你的嘴唇低声呓语:来吧,来吧,到房间里来,我们一同度过这难忘的夜晚。

-

我想看看你。你在他的怀抱里喘息,颤抖着双手去结开他面具的绳结。嗒哒一声面具落地,你的手腕被钳制在他的双手里,而他再次深深的吻住你,于是你因为他的伤疤而发出的惊呼声被锁在喉咙里,身体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

你眯着眼睛看他,愈发温柔的笑容与扭曲的面庞形成惊人的对比。但你却早已不在意那些,只是深深地陷在他那双令你心甘情愿坠入深渊的碧绿眸子里。

现在张开嘴,甜心。他摩挲着你的面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荧光绿的小东西:别怕,这只会痛一下下而已。


fin.

快 乐 小 海 狸
一图流,是猫猫taylor 使...

一图流,是猫猫taylor

使用了画世界上迷信老师的模板,可爱猫猫模板你值得拥有(啥)没想到小号切回大号后赶上了老师再版模板,过于幸福


一图流,是猫猫taylor

使用了画世界上迷信老师的模板,可爱猫猫模板你值得拥有(啥)没想到小号切回大号后赶上了老师再版模板,过于幸福



神无先生

【lifeline】Alex的留言

挺久以前写的了,那会儿刚知道官方弃坑……就很难过,所有主角里只有Alex还停留在生死不明的结局啊……


—————————————————————

嘿。 

我知道已经过去很久了……自从我被枪击之后。 

你一定很担心吧?我真想告诉你不要为我担忧,我没事——马文那一枪正中我的胸口,所幸子弹击中的是我的手机而不是我的心脏。但也正因为这个,我联系不上你了。当我换了手机重新下载助力信,只能重新随机匹配对象,怎么也匹配不到你。所以我在这里写下这段话,虽然你能看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想要你知道,我马上要去接着追查绿眼睛女人一伙了,希望还没有太晚。我没有对局里的人...

挺久以前写的了,那会儿刚知道官方弃坑……就很难过,所有主角里只有Alex还停留在生死不明的结局啊……


—————————————————————

嘿。 

我知道已经过去很久了……自从我被枪击之后。 

你一定很担心吧?我真想告诉你不要为我担忧,我没事——马文那一枪正中我的胸口,所幸子弹击中的是我的手机而不是我的心脏。但也正因为这个,我联系不上你了。当我换了手机重新下载助力信,只能重新随机匹配对象,怎么也匹配不到你。所以我在这里写下这段话,虽然你能看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想要你知道,我马上要去接着追查绿眼睛女人一伙了,希望还没有太晚。我没有对局里的人说清楚,毕竟我也不想被当成疯子嘛。不过呢,这么做的坏处就是,连你都不在的现在,我是真的孤身一人了。我可能会彻底失败,然后死得不明不白。那样的话,知道真相的可只有你了……啊,但你可千万不要为了找我去冒险!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你也知道绿眼睛女人并非人类、不好对付,没有你我根本坚持不到现在,所以我绝不希望你也遇到什么危险。 

那么,不管怎么样……祝我好运吧。 

                         亚历克斯·埃斯波西托

我妹有爬墙我去高考了bot

【tayplayer】什么时候也来谈个恋爱吧

*泰勒在黑洞里找到了修复受损飞船返回地球的方法 再次联系上玩家的设定

*借用了官方的玫瑰花

*白色情人节快乐。


我本来是不知道有情人节这事的,要不是朋友在耳边嚎了一嗓子的话今天其实也不过只是普通的周末。

等我洗漱完毕钻进被窝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泰勒同学正巧给我发了消息。

【睡了吗】

-没呢。刚躺床上。你那边怎么样了?

【飞船助力器还在自我修复,人工智能抢了我的活编写子程序。我闲的没事干在驾驶舱里听听歌。】

-那挺好,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重启了吧?

【谁知道呢】


我打着哈欠刷空间,楼上邻居的男朋友最近不打算走,天天都能听到小情侣打情骂俏。我寻思着今儿下午急急忙忙...

*泰勒在黑洞里找到了修复受损飞船返回地球的方法 再次联系上玩家的设定

*借用了官方的玫瑰花

*白色情人节快乐。


我本来是不知道有情人节这事的,要不是朋友在耳边嚎了一嗓子的话今天其实也不过只是普通的周末。

等我洗漱完毕钻进被窝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泰勒同学正巧给我发了消息。

【睡了吗】

-没呢。刚躺床上。你那边怎么样了?

【飞船助力器还在自我修复,人工智能抢了我的活编写子程序。我闲的没事干在驾驶舱里听听歌。】

-那挺好,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重启了吧?

【谁知道呢】


我打着哈欠刷空间,楼上邻居的男朋友最近不打算走,天天都能听到小情侣打情骂俏。我寻思着今儿下午急急忙忙敲开我家门问我是不是xxx的小送货员现在应该也把那一整盒巧克力送到对的人手里了吧。

哦,我现在懂了。那大概是他男朋友快递来的情人节礼物。

这种时候我就会觉得羡慕,人人都有对象,人人对象都在自己身边儿,偏偏我家这位从始至终都在用自己生死未卜的理由来回绝我的告白——“现在不行。”

你爬吧。

想起来这件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在空间第一条秀恩爱的动态下面点了个赞。


【现在睡了吗?】

-没呢。

我没好气地回他。

【没睡的话开开电脑看看消息怎么样】

-累了 不想动。

【你去看看嘛】

…狗日的还撒娇。

-我上辈子欠你的。

我咬牙切齿冲他嚷嚷,一边带上眼镜去够放在床边的笔记本电脑。

开机,解锁,来自未知域名的新消息。

我点开。上面是一大把代码玫瑰。

留言:

首先 情人节快乐!

其次,是关于我的消息。飞船助力器下个月也许就修复完成了,我已经联系了NASA,返回的成功率一半一半开吧——我很满足了,毕竟我已经倒霉了那么久,总会有好运的。

再说我还有你呢。

说到你——现在切入正题了——唉,我知道一直没能回复你的感情,这不好受,因为我也同样因此备受煎熬。关于我是否爱你这件事,毋庸置疑是肯定的。我当然爱你。只是我不希望在一切尚未有定数的时候做出任何承诺。我的亲人和我们未确定的关系维系着我的求生欲望。我希望能够活着回去,能够在地球,脚踩着我所熟悉的大地,在阳光下拥抱他们,亲吻你。你要亲口告诉我你愿意当我这个书呆子科技宅男的女朋友,你要亲口告诉我你爱我。

我不能在这里止步。我要活下去。


我差点没忍住眼泪,再抬头看那束代码做的玫瑰还开在那里。

你很好,你太好了。

我吸吸鼻子。

混蛋啊你。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