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inmanuelmiranda

335浏览    33参与
HAMSA
是梦女图草稿!考完AP再随缘细...

是梦女图草稿!考完AP再随缘细化吧...后天就要考AP心理了我现在紧张的要死

是梦女图草稿!考完AP再随缘细化吧...后天就要考AP心理了我现在紧张的要死

HAMSA
谁家笨蛋情侣第一次在后台亲亲就...

谁家笨蛋情侣第一次在后台亲亲就撞到鼻子了!

谁家笨蛋情侣第一次在后台亲亲就撞到鼻子了!

HAMSA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无所事事也会...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无所事事也会开心到一起笑起来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无所事事也会开心到一起笑起来

HAMSA
还是梦女!小情侣大冒险!

还是梦女!小情侣大冒险!

还是梦女!小情侣大冒险!

HAMSA
当当当!又是梦女!总之是Lin...

当当当!又是梦女!总之是Lin唱歌安慰emo的我(?)他真的好可爱!

当当当!又是梦女!总之是Lin唱歌安慰emo的我(?)他真的好可爱!

HAMSA
还是决定试试水...在这里发梦...

还是决定试试水...在这里发梦会被揍吗😰

梦向预警⚠️

还是决定试试水...在这里发梦会被揍吗😰

梦向预警⚠️

HAMSA
今天是国际小狗日,所以晒一下我...

今天是国际小狗日,所以晒一下我的小狗🥰

今天是国际小狗日,所以晒一下我的小狗🥰

fu阿媗

我馋Lmm身子我下贱


但感觉把他弄哭会哭好久uwu

(痴汉的发言

我馋Lmm身子我下贱














但感觉把他弄哭会哭好久uwu

(痴汉的发言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二/1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二)

就像上面那些说唱歌手一样,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也过着艰苦的生活。他马不停蹄地写作,拼命地工作着。14岁时,他在给一个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奈德,让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的弱点吧—...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二)

就像上面那些说唱歌手一样,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也过着艰苦的生活。他马不停蹄地写作,拼命地工作着。14岁时,他在给一个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奈德,让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的弱点吧——我这个人太有野心了。”他仿佛就是为“愿望之歌”而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My Shot》写起来就很容易。白宫表演结束后,林开始转战各部作品。而在此期间,《My Shot》的半成品始终待在他的笔记本里。他一遍遍地修改,试图通过歌曲的节奏和韵律来充分表达汉密尔顿的雄心壮志。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这首歌。然而,在第一次以汉密尔顿的身份登台表演时,他发现把歌写出来还只是最简单的部分。

当晚,在Ars Nova剧院,林和Freestyle Love Supreme(下文简称FLS)组合中的另一名成员克里斯 (Chris “Shockwave” Sullivan)一起登台演唱。演出开始后。林唱着歌,克里斯在一旁B-Box。然而,林刚唱了几个小节就乱了套——他唱得实在太快了。

林冲克里斯招招手,示意他停下来,并告诉观众自己需要重来一遍。观众倒是很喜欢这首歌,然而林还是感觉很糟糕。

两人又重新开始了。这一次,林重新用更慢的速度唱了一遍,相当成功地将汉密尔顿为己为国制定的崛起计划浓缩在了三分钟的说唱里。观众们更加喜欢这首歌了。

汤米·凯尔就坐在黑暗的观众席中,和大家一起欢呼着。他是FSL和《身在高地》的导演,在过去的三年里,林跟他提到过自己关于《汉密尔顿》的计划。当林还在墨西哥读着彻诺写的《汉密尔顿传》时,二人就开始通过G-Chat聊这个计划了。汤米感觉出《My Shot》这首歌能激发观众对汉密尔顿的兴趣,因为他自己也正是这样。

演出结束后,所有人都上楼去喝酒聊天了。汤米找到了林,告诉他他应该继续认真对待《汉密尔顿》这部作品——实际上,他们都应该这么做。

一位戏剧导演和一部嘻哈专辑之间能有什么关系?超乎你的想象。汤米不仅仅将林的作品搬上了舞台,还成为了林的密友和艺术知己。从卫斯理大学毕业后,汤米就成立了一家戏剧公司。他的一位校友曾建议他制作一部由林执笔的戏剧。在汤米读大学四年级时,林才刚刚进入大学。(两人从未见过面,而他们之间最近的接触甚至也并不愉快——当汤米在剧院工作的时候,总是有人出现在那里,来拿走灯光等各种设备去给那个新生的音乐剧用。)在2002年六月,两人第一次见面,并一起讨论了后来诞生的《身在高地》。聊着聊着,其中一人说到了Big Pun(美国传奇拉丁裔嘻哈歌手)的一句著名歌词“Dead in the middle of Little Italy little did we know / That we riddled some middlemen who didn’t do diddly”,而另一个人接了上去。


莲荆路人
😁😁😁 (Twitter...

😁😁😁


(Twitter:@incorrectcasita

侵权删)

😁😁😁


(Twitter:@incorrectcasita

侵权删)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二/1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一)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人们没听到关于《汉密尔顿》专辑的任何新消息——因为它被暂时搁置了。

林正专注于其他作品。他和汤姆·基特(Tom Kitt)、阿曼达·格林(...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一)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人们没听到关于《汉密尔顿》专辑的任何新消息——因为它被暂时搁置了。

林正专注于其他作品。他和汤姆·基特(Tom Kitt)、阿曼达·格林(Amanda Green)一起为舞台剧版《魅力四射》编写了配乐(这部剧由他另一部作品《身在高地》的编舞安迪·布兰肯比勒(Andy Blankenbuehler)执导)。他还将百老汇复排的《西区故事》中鲨鱼帮的歌词翻译成了西班牙语。在托尼奖直播期间,他写了一段说唱歌曲,主持人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还在节目结束时唱了这首歌。他和在高中时相识的科学家Vanessa Nadal (现为律师)结婚了。(他们在大学毕业后再次相遇了,那时,二人的关系因为《侠盗猎车手》和Jay Z而变得更加亲密。林还说,Vanessa是他认识的人里最聪明的一个。)林步入30岁,接着又到了31岁。

这几年里,不变的还有即兴嘻哈组合Freestyle Love Supreme。如果没有亲自见识,它恐怕会让人难以置信。林会和其他三四名说唱歌手一起,利用观众提供的灵感——可能是一个词,也可能是一个故事——即兴创作歌曲。他们的作品别出心裁,令人捧腹,而且常常十分感人。2011年六月,曼哈顿西区一家勇于冒险的剧院Ars Nova的创始人邀请这个组合去参加他们的年度慈善活动。这一次,FLS的成员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即兴说唱,而是决定分别演唱自己为各自的项目提前写好的歌。

林在两首歌之间纠结。一首是关于青少年吸食大麻的《Baked to a Crisp》,这首歌的灵感来源于朱诺特·迪亚兹(Junot Diaz)创作的一个故事。但为了抓住这个对音乐剧而言可能极其幸运的演出机会,他最终放弃了它,而选择让《汉密尔顿》专辑中的第二首歌首次亮相。

在音乐剧的专业术语中,《My Shot》是一首“愿望之歌”(“I want” song)。这种歌在剧中的位置通常比较靠前。主角会走到舞台前方,唱出自己的强烈愿望,并以此推动情节发展。《西区故事》中Tony唱的《Something’s coming》、《窈窕淑女》中Eliza唱的《Wouldn’t it be loverly》都属于这种歌。如果没有这样一首歌,一部剧就很难做到足够成功:一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音乐剧得靠一个属于主角的迫切梦想撑起来。而嘻哈音乐剧就更离不开这种歌了。尽管说唱的风格、主题多种多样,但它归根结底是一种充满雄心壮志和反抗精神的音乐。它反抗贫困,反抗警察,反抗种族主义,反抗竞争对手,反抗上述的一切。纳斯的《The World Is Yours》、图派克的《Picture Me Rollin》和艾米纳姆的《8 Mile》都是极好的例证。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第一节 整合版

                                              ...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1780

一、关于革命的起源——这个国家和这部剧

林·曼努尔·米兰达能看见奥巴马总统,但总统看不到他。这位29岁的演员、说唱歌手和作家站在白宫东厅的后面,注视着一些美国文化名流。詹姆斯·厄尔·琼斯(James EarlJones)、音乐家埃斯佩兰萨·斯伯丁(Esperanza Spalding)和小说家迈克尔·夏邦(Michael Chabon)都在那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当晚的“诗歌、音乐和朗诵之夜”活动中表演了节目,其他一些则是贵宾,围坐在白宫正式宴会厅的桌子旁。那一天是2009年5月12日,是奥巴马政府首次举行文化活动,提前兑现新总统对美国艺术家们的承诺的日子。

林被指定为本次活动进行压轴演出。这是一种荣誉,但也意味着他要等一晚上才能上台。除了几年前的一次参观外,那个晚上算是他第一次体验白宫——第一次进入东厅,那个阿比盖尔·亚当斯晾衣服的地方,詹姆斯·麦迪逊举行内阁会议的地方,亚伯拉罕·林肯遗体停放的地方。

最后,他得到了上台的示意。林穿过人群,路过总统、第一夫人和他们的女儿,登上了舞台。

“我很高兴白宫今晚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但他也很害怕。这次活动的制作人邀请林演唱他的音乐剧《身在高地》中的一首歌。这部剧仍在百老汇上演,而且反映了新任政府想要赞美的主题——家庭、家乡的重要性和拉丁裔社区的活力。但林有个不同的想法。他没有在这部四获托尼奖的作品中选择一首能在一周内获得八次掌声,成功经过了考验的歌曲。相反,他想要尝试些新东西:一首他从未公开演唱过、也极少在私下演唱的歌曲。

林紧紧地握着麦克风,告诉观众他们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事实上,我最近正在创作一张嘻哈音乐专辑——一张概念专辑——它会用一个人的一生来将嘻哈音乐具象化,”他说,“他就是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你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那上面的演出视频播放量已过百万。当林开始说唱时,第一夫人接受了他的邀请,伴随音乐打起了响指。奥巴马总统没有这么做,但他微笑着注视着林。一曲终了,他第一个起身鼓掌。

这部剧的广受欢迎,要大大归功于其展现出的演艺界的优点——生机盎然的创作、林富有活力的说唱以及他的朋友亚历克斯·拉卡米尔(Alex Lacamoire)娴熟的钢琴伴奏。但不仅这些——还有一些东西将在未来为我们所知。在天时地利人和之时,本就富有创造性的表达将会获得新的力量,仿佛是火花、易燃物与微风相遇一般,万事俱备。

在那天晚上,林带领人们重新认识了那个让国家富强的来自加勒比海岸的穷孩子,那个为自己和国家都打拼出一条路的移民。直到今天,他都是无数后来人效仿的对象。事实和数据都会告诉你,移民对于我们国家的重要作用与日俱增。我国有13%的人口是在外国出生的,这一数字接近历史新高;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社会中将不再有多数族裔或少数族裔,取而代之的则会是充满活力的民族融合。看看那天晚上的白宫东厅,再听听那次演出——是什么使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1959年,一名年轻人从肯尼亚来到了美国。他爱上了一个堪萨斯州的女孩,并生下了一个儿子。长大后,这个男孩帮助美国实现了诺言:任何孩子——无论希望如何渺茫——都有成为总统的可能。

1973年,另一名年轻人从波多黎各来到了美国。他学会了英语,并拥有了一个家庭。而在2009年的一个夜晚,他见到美国总统起身为自己的儿子鼓掌。

1967年,同样有一名年轻人来到了这里。他在节奏方面天赋异禀,对功效强大的音响系统了如指掌。除此之外,他还拥有着关于音乐在牙买加的家乡凝聚众人的温暖回忆。他开始在自己的新住处——布朗克斯社区里举办派对。他还创作出了一种音乐,而在未来的某一天,路易斯·米兰达的儿子将在白宫为老巴拉克·奥巴马的儿子表演它。如同一代代移民一样,克莱夫·坎贝尔(Clive Campbell)在美国重获新生。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对这位嘻哈音乐之父充满感激,以DJ Kool Herc(Hercules的简称)相称。

 


秋葵刺身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to Lin-Manuel Miranda


不会画q版人艰难画了

Happy birthday to Lin-Manuel Miranda


不会画q版人艰难画了

HAMSA
和你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 你今...

和你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

你今年的vivo,倒数时刻,Encanto

你的Legacy,你的Non-stop

42岁新的一年,我会继续陪着你

Lin,生日快乐

和你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

你今年的vivo,倒数时刻,Encanto

你的Legacy,你的Non-stop

42岁新的一年,我会继续陪着你

Lin,生日快乐

HAMSA
睡不着 于是梦一个蛇院小情侣(...

睡不着 于是梦一个蛇院小情侣()

(有点梦⚠️ 然后纯自己嗨 我的蛇院在官网测过,Lin之前采访的时候说过他🐍 然后然后我真的是自娱自乐真的很爱他所以如果不喜欢就请轻轻划走🥺

睡不着 于是梦一个蛇院小情侣()

(有点梦⚠️ 然后纯自己嗨 我的蛇院在官网测过,Lin之前采访的时候说过他🐍 然后然后我真的是自娱自乐真的很爱他所以如果不喜欢就请轻轻划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