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ld

11.8万浏览    9588参与
水in吐泡泡

早早核酸做完

这是第几次核酸我已经记不住


早早核酸做完

这是第几次核酸我已经记不住


青梧疏桐

〖温周〗觅蜜 现代AU 美食 31

您的东南亚狐已上线~~~~


喜欢请给心心蓝手


投喂粮票可以得到彩蛋 彩蛋尝试推一点主线


————————————


新加坡餐厅开在手扶梯的旁边,左边是一家做班戟的店,右边散发着浓郁的烤面包气味,周子舒在结账时温客行就探头探脑的要看隔壁卖什么。


“可颂甜甜圈。”周子舒听温客行这么念道。


“这倒是有趣,是把可颂做成圈圈形然后在上面涂酱吗?”周子舒还是很喜欢可颂这种有嚼感但不柴的面包的,反正温客行喜欢吃甜品,可颂不好做,不妨多拎两个回去。


“不是,”温客行语气中带着一点失落,“看起来就是个质地不太一样的甜甜圈,大部分甜品我都吃的,甜甜圈就算了。”......

您的东南亚狐已上线~~~~


喜欢请给心心蓝手


投喂粮票可以得到彩蛋 彩蛋尝试推一点主线


————————————


新加坡餐厅开在手扶梯的旁边,左边是一家做班戟的店,右边散发着浓郁的烤面包气味,周子舒在结账时温客行就探头探脑的要看隔壁卖什么。


“可颂甜甜圈。”周子舒听温客行这么念道。


“这倒是有趣,是把可颂做成圈圈形然后在上面涂酱吗?”周子舒还是很喜欢可颂这种有嚼感但不柴的面包的,反正温客行喜欢吃甜品,可颂不好做,不妨多拎两个回去。


“不是,”温客行语气中带着一点失落,“看起来就是个质地不太一样的甜甜圈,大部分甜品我都吃的,甜甜圈就算了。”


周子舒一手把装椰奶冻的袋子放进自己随身的蕾丝托特方包里,浅牛仔蓝的面料上蒙了一层蕾丝,规规整整的方形,放了什么一目了然。


他买了一个芒果班戟和一个芒果大福,温客行凑了个双皮奶的满减,有双皮奶和没双皮奶是一个价钱。


其实也可以选榴莲班戟,但榴莲班戟这种东西他可不想带回店里去。


“你真的能吃完吗?”周子舒表示怀疑。


温客行指了指身后,周子舒想起秦九霄也挺喜欢双皮奶的,就准了。


三个西装男人逛面包店的惨状周子舒不愿再回忆第二遍,早知道就应该让温客行自己挑……他每种馅料的挑了一个,付完账就迅速撤退了。


温客行突然来了一句“其实买原味的就行,我可以调了酱料找个裱花嘴打进去。”


“嗯,你刚才怎么不说。”周子舒把包交给秦九霄抱着,打开门上了车。


“那个店员一直跟着我想给我介绍新品……”温客行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太尴尬了……”


“你们两个穿西装出来都不觉得尴尬,一起逛面包店倒尴尬了,”周子舒笑了一声,“弄个伯爵奶茶酱,我有买原味的,多的可以放泡芙里。”


温客行其实表现得不算太热情,但他到底还是请秦九霄尝试了他发明的新品——斑斓绿豆沙牛奶,这道饮品由于口味比较小众,被周子舒否决了上市申请。


“斑斓和绿豆沙做个大福会不会比较搭?”秦九霄要了一杯白水,小口地啃着那只芒果大福,嘴角都沾了奶油,周子舒嫌弃地把纸巾盒推到他面前。


“好主意,我下次试试。”温客行高兴地记在了备忘录里。


温客行又提及那家新加坡菜没有卖咖椰吐司云云,周子舒一边在手机上核对库存的货品一边应他,咖椰吐司通常要去卖海南鸡饭的店里头买,而不是卖油鸡饭的店。


几年前新加坡有一家卖油鸡饭的餐厅摘得米其林一星,此后许多新加坡餐厅菜单上都添了一道油鸡饭,全然不管这道菜始于香港,分明是茶餐厅做得才更正宗些。

氟西汀

深夜福利第三百八十三弹:


炸一波情头✨🌙🐱🐶💑💋💍🌊🎉

深夜福利第三百八十三弹:


炸一波情头✨🌙🐱🐶💑💋💍🌊🎉

小虫吖头

《君有疾否》配音版 第七集(下)

亲亲不给过,大家自己上vb上面看吧🥺

[图片]


亲亲不给过,大家自己上vb上面看吧🥺



小虫吖头

《君有疾否》配音版 第七集(上)|这集不看的后悔👀

《君有疾否》配音版 第七集(上)|这集不看的后悔👀

千安

豪门宠妻:冲喜媳妇哪里逃(番外二)

龚俊和张哲瀚养好身体以后就回了家,过回了自己的小日子。张哲瀚之前答应去公司帮忙,现在俩人上班在一起,回家在一起,每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关系肉眼可见的亲昵,龚爸龚妈和赵叔看在眼里都非常开心。


“请进。”


龚俊听到敲门声,抬头就看见张哲瀚拿着文件夹笑嘻嘻进来。


“哎呦,老婆,我不是说了吗进我办公室不用敲门。”


龚俊赶紧站起来迎上去,夸张地双手接过文件夹,牵着他把他让到了老板椅上。


现在爸都不来公司了,几个月过去龚俊早已学会公司运营,再加上还有张哲瀚帮他,小两口在公司奋斗,老两口游山玩水去了。


在外面张哲瀚还是会给龚俊留面子的,俩人一副夫唱妇随伉俪情深的样......



龚俊和张哲瀚养好身体以后就回了家,过回了自己的小日子。张哲瀚之前答应去公司帮忙,现在俩人上班在一起,回家在一起,每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关系肉眼可见的亲昵,龚爸龚妈和赵叔看在眼里都非常开心。


“请进。”


龚俊听到敲门声,抬头就看见张哲瀚拿着文件夹笑嘻嘻进来。


“哎呦,老婆,我不是说了吗进我办公室不用敲门。”


龚俊赶紧站起来迎上去,夸张地双手接过文件夹,牵着他把他让到了老板椅上。


现在爸都不来公司了,几个月过去龚俊早已学会公司运营,再加上还有张哲瀚帮他,小两口在公司奋斗,老两口游山玩水去了。


在外面张哲瀚还是会给龚俊留面子的,俩人一副夫唱妇随伉俪情深的样子,表示家里都是龚俊说了算,可一关上门明显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那不行,这毕竟是在公司,龚总,我是来给你汇报工作的,顺便监督你有没有按时休息。”


“老婆大人的话我哪儿敢不听啊。”


龚俊端起桌子上的粉色猫咪杯喝了口水,那是谁放在这里的不言而喻。


“这是我们部门上周的财务报告,今早上开早会整理了一下我就给你拿过来了。”


“辛苦张主管了。”


龚俊装模作样地打开看看,老婆做的事他当然放心,拿起笔来签了字。


张哲瀚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盯着龚俊看,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龚俊被他盯地心虚,把文件夹放在桌子上,又端起杯子来喝水。


“你老看我干嘛,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还是说我脸上有东西啊。”


张哲瀚还是盯着他看,嘴角慢慢弯起来了。


“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要是还看猜不出来的话,白跟你睡这么多天了。”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老婆大人的法眼。”


龚俊放下遮脸的杯子凑过去,贱嗖嗖地去扒拉他的肩膀,张哲瀚拍开他的爪子,龚俊直接抱住他把他拎起来,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让张哲瀚张开腿跨坐在自己腿上,俩人面对面抱在一起。


“大白天的,真烦人。”


张哲瀚手撑着椅背,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身体却没有很明显地抗拒。


龚俊抬头在他嘴上啄了一口,大手在他后背上滑来滑去。


“这可是我办公室,除了你别人想进都会敲门的,没人敢随便进来,怕什么。再说了,你是我老婆,我想在哪里亲就在哪里亲,管别人做什么。”


“就你贫,不打算给我解释解释?”


“好吧,我承认那事儿是我干的。做的很干净,即使他们怀疑我,也不会找到证据的,我反侦察意识可是很强的。”


龚俊眼睛亮亮的,摇着尾巴满脸写着求夸奖。


“确实不错,我也只是怀疑,没找到蛛丝马迹。一开始我还纳闷呢……咱们龚总啊不愧是高智商人才啊,杀人于无形,真是让他们有火没处发。”


龚俊在背后搞了一点小动作,整了大伯的公司。那天在葬礼上他放了狠话,他知道只有自己真正有能力时别人才会忌惮,不然只会被当做吹牛皮。从那天起他就下定决心要努力奋斗,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爱的人。


从那以后连续几月公司的股一直在稳步增长,龚俊用实力给那些质疑自己的人来了个下马威,让他们不敢再小试自己。


只有自己强大了起来,张哲瀚才不会被欺负。毕竟想欺负他之前还得掂量掂量龚俊。


“这只是第一步,小小的给他们一个警告。你觉得他们会发觉是我搞得吗。”


“怎么不会,我都想得到。”


“我老婆可比他们聪明多了,发现那就发现吧。”


“那他们要报复你怎么办?”


“没事,我新接管公司,那些重要职位的都是我亲自挑选的心腹。新进公司的员工好多都是老员工亲自一手抓,你帮我在财政部门盯着我肯定放心。”


“我老公真聪明。”


张哲瀚抱着他的头奖励一个爱的亲亲,龚俊瞬间感觉神清气爽,眼不疼了手不酸了,甚至还能跑个马拉松。


“那有什么奖励吗……”


龚俊的手握着他的腰下移放在屁股上开始捏,真是Q弹极了。


“等等等,起开!手机响了!”


“谁那么没有眼力见儿啊!不知道正忙正事呢……”


龚俊只好先放开他,找出手机来接通。


“什么?啊?不是还要几天吗?怎么这么突然,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和瀚瀚马上赶过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姐生了!妈大的电话让咱们赶紧过去!”


“啊?好的好的。”


俩人都没了调情的心思,赶紧跑着从公司飞奔出去赶往医院,到了的时候姐已经进了手术室,姐夫和姐夫的家人在外面等待。


“小俊和小哲来了。”


“嗯姐夫,我接到妈的电话就过来了,她们在外面旅游呢,不是预产期还有几天吗,提前出来了?”


“谁说不是呢,宝宝太着急了,我昨天还跟你姐商量要不然咱们早点去医院待产,也比较放心,谁知道今早上醒了羊水就破了。不过送来的挺及时的,应该不会有事。”


“奥奥行,那就好。”


几人都在手术室外站定等待,毕竟生孩子不是个着急的事情,可能要好几个小时也生不出来。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一样煎熬,焦急地等待。


“怎么还没好啊……”


龚俊看着医院走廊天花板上吊着的红色电子表,那数字一分一秒的过去,实在是让人心急。


“正常,有的得生一天一夜呢,别急啊,不会有事的。”


张哲瀚拍拍他的手背安慰道,其实他自己也很担心。都说生孩子就是从鬼门关里走一趟……他喜欢小孩儿,很早就期待姐姐的孩子出生了。


“刚来的着急什么也没带,到底生没生出来啊……要不我出去买点巧克力送进去……妈你别在这里守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你快回家给菲儿做点大补的饭什么的。”


最着急的当然是姐夫了,他不断地在楼道里走来走去,闲都闲不住,平时有条理的大教授在此刻也慌了神儿不知道做什么,他的妈妈就先走回去做饭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龚俊看着坐在旁边的张哲瀚,表情很认真。


“想什么?”


“幸好你不会生,要不然我就急死了。你要是进这里面,我肯定比姐夫还着急,出了事我就不想活了。”


龚俊凑到张哲瀚耳边,张哲瀚听他说完脸都红了,捶了他一下,什么能生不能生的!都这时候了还开这玩笑!


正急着呢手术室的门开了,姐夫哗地扑上去,龚俊和张哲瀚也赶紧站起来围过去,结果推出来的不是姐,另一位父亲正在为迎接他的小生命欢呼。


“护士,我想问一下龚菲情况怎么样了?进去大概三个小时了吧……”


“同时待产的产妇有很多,这个我也记不太清楚谁是谁,不过里面情况都挺好的,不用担心。”


“奥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姐夫继续搓手转圈圈,龚俊和张哲瀚对视了一眼,只好又坐了下来。


又过了没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几人又赶紧冲上去,这次是姐了。


“恭喜恭喜,母子平安,七斤六两,是个大胖小子,家属来签字。”


“菲儿……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我好担心你……”


姐夫半跪着去看病床上的姐姐,张哲瀚去看小宝宝,龚俊签了字。


幸好一切顺利,姐没事,宝宝也很健康,等爸妈从外边旅游赶回来的时候宝宝已经会啊呜啊呜瞪着小脚丫吃手指了。


突然降临的小宝宝成了一家人的掌上明珠,几个大人围着小宝宝转,姐恢复了几天身体还不错就出院了,妈说让龚俊开车从医院里把姐接回娘家坐月子。


其实在婆家姐姐也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姐夫和婆婆对她都很好,只不过小宝儿长的实在是太招人稀罕了,睡觉都能吹个大鼻涕泡,龚妈表示一定要姐回家来,好让自己体验体验当姥姥抱孩子的乐趣。


宝宝还没起名字,一家人智商齐上阵,都觉得自己的名字好,大名还没定下来。龚俊说这孩子着急出来,小名就叫“早早”,张哲瀚说念着不顺口,不如叫“胖胖”,姐姐看小说看多了非要给孩子起个霸道总裁的名字,姐夫温文尔雅,觉得给孩子起个有内涵带意义的名字比较好,妈又说孩子起个贱名儿好养活,不如叫“臭蛋”……


结果就是一家人谁也不服谁,各叫各的,宝宝刚生下来没多久就被每天奇怪的名字搞晕了,一言不合就开哭。


孩子精力旺盛得很,偏偏喜欢白天睡觉,晚上精神的不行,不陪他玩儿就哭。为了让姐晚上好好休息,孩子晚上就不让她看,爸妈老了也需要好好休息,于是龚俊和张哲瀚就承担起了照顾小外甥的艰巨任务。


“他怎么还不困啊……服了……”


龚俊撑着下巴去看那个抱着婴儿玩具还瞪着大眼睛咯咯笑的娃,从他半夜三点不睡觉开始就已经消磨掉龚俊对小孩儿的一切期待了。


“幸好你不能生啊老婆……”


龚俊打着盹头点来点去,臭小孩儿乱抓结果抓住了他的头发,把他又疼醒了。


“欸欸欸,臭小子!撒手!等你会走路了我就教训你!”


小霸王被凶了,也许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家里最大的,嘴一撇开始哇哇大哭,吵醒了在床另一边儿打盹的张哲瀚。


“别哭了!要不然舅舅打你屁屁了!”


“你对孩子凶什么凶啊……”


张哲瀚爬过来抱起孩子轻哄着,顶着龚俊同款黑眼圈。


“老婆,你都没这么温柔地抱过我欸……而且有了这个臭小子以后,咱们都好久没有进行过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了……”


“什么吗,明明才几天,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龚俊觉得趴在自己老婆肩头嘬手指的小屁孩儿正在得意地看着自己。


“笑什么笑你个臭小子,明天就让你爸把你接回家。”


张哲瀚显然对小肉团子爱不释手,瞪了一眼龚俊继续抱着孩子在屋子里转悠。


龚俊捏紧拳头转身对着枕头发泄打了一套拳,拿起手机来打开微信给姐夫发消息。


第二天,小霸王被接走了,龚俊终于可以独自拥有香香的老婆了。晚上洗完澡就迫不及待上床了。


“老婆,咱们好久都没……”


“今晚好不容易可以好好休息,起开,我要睡觉。”


“反正又不会怀孕,来来来……”


龚俊迅速翻身扑过去,还没等张哲瀚反应过来就把他压在了身下。


“唔……你混蛋啊……”


“来嘛来嘛……”





(END)


橘子皮

【双徐】徐徐图之23

现代商人徐斯x穿越肃王徐晋  双A
伪骨科 渣苏x高岭之花 HE


曾二奶奶清了清嗓安静了全场,连一些幼童也被他们的母亲拉着停止了喧闹,顺着这个大家长的发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徐芝:“这个屋子的人要么姓徐,要么也是流着徐家血脉的自己人,除了姓陆的那小子有例外的特权,今天这个家族会议,不应该有外人在的,对吧?阿芝?”


众人都把眼光放在了徐晋身上,听徐芝很有礼貌地淡淡说道:“回二妈,他也姓徐。徐晋。”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只有徐斯父子和徐晋知道背后的真相,却不知道徐芝要怎么做,只见她突然低下了高傲的头:“冻卵代孕的私生...

现代商人徐斯x穿越肃王徐晋  双A
伪骨科 渣苏x高岭之花 HE


曾二奶奶清了清嗓安静了全场,连一些幼童也被他们的母亲拉着停止了喧闹,顺着这个大家长的发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徐芝:“这个屋子的人要么姓徐,要么也是流着徐家血脉的自己人,除了姓陆的那小子有例外的特权,今天这个家族会议,不应该有外人在的,对吧?阿芝?”

 

众人都把眼光放在了徐晋身上,听徐芝很有礼貌地淡淡说道:“回二妈,他也姓徐。徐晋。”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只有徐斯父子和徐晋知道背后的真相,却不知道徐芝要怎么做,只见她突然低下了高傲的头:“冻卵代孕的私生子,我已半截入土,原本只想把这丑事带进棺材了。没想到代养他的家庭生了变故,前不久才认回来,托徐斯带他回来的。”

 

徐斯二嫂是飞机门事件的直接关系人,她直接跳了出来:“不是吧!年过半百的三姑你一直未婚,现在说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是你私生子?未免有些荒唐了吧!”

 

“荒唐?我公开这事对我声誉一点好处都没有。可这孩子天生耳水不平衡,晕车晕机都很正常,徐斯身为他一个亲人照顾一下本就是很正常的事。可万一那些照片被勒索者传出去有负面影响了集团股价,我想,受最大影响的是你们正房的人吧!尤其是大哥现在躺在医院意志全无的时候,这个大局谁来主持?”

 

徐芝把眼目投向了大家长,她深知家族事务是她保持,可涉及到集团事务,除了暂时被踢出局的徐斯,目前自己是有最大话语权的。毕竟目前的确是得靠她维持集团收益,只不过受益人都是二嫂所在的持有股份的这一族系,她故意把话题引导向目前大家最为关注的利益冲突点上。

 

曾二奶奶听懂了徐芝意思,明知突然冒出的私生子这事荒谬,却也不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毕竟徐芝那一系一点股份都没有,多出来一个儿子也无权分产,便出声做了和事佬:“好了,此事就此翻篇,阿芝,这个勒索案你和徐斯处理好就行,我也不再过问。今天我们就是一家人和和气气,一起谈论我们这一家之主突病后的应对,我就主持一下,听大家意见。”

 

徐芝有备而来:“二妈说的是!既然大家都在了,我就请律师出来给我们分析下情况。”

 

架着金框眼镜的律师走了进来,按照徐芝安排的先说了下私产的分布,这部分没有更新过,多年前所有人都认可了,主要是一些房产,没有争议。

 

最主要的是公共财产部分,也就是整个集团股份分配:按照曾老太爷立下的规矩,平分给三房每房各持30%,剩下的10%给了陆家。后来在徐斯爷爷创立了集团后,按照祖训和市场规则又更新了一版规则,就是只有后代为男才可以继续继承股份,如果没有男性继承香火,股份就要流入股票市场,随自然交易。

 

徐斯这一房三代独传,正统没任何异议;徐芝那一房独女,股份早就流入市场,所以也是她可以认徐晋为私生子却不会有利益冲突的前提;剩下的就是二房了,生育众多,股份被分开给了不同叔伯。

 

律师直接说了结果:目前除了陆家10%没影响的,曾二奶奶这边依旧持有30%,芝姐你没股份的,关于斯少这部分,除非一个月内老爷苏醒给重新安排了,超过一个月,这部分也会流入股票市场。也就是说一个月后老爷没能安排的话,你们家族会有60%的股份在外面,也就意味着这个集团不属于你们持有了。

 

徐芝是置身这一切利益事外,却又是最能做事的人,她直接问了律师:“有什么办法能挽回?”

 

“收购,等于你们要按照市场价格,回收原本属于你们自己的东西。”

 

这种买卖,不仅正常人不会做,唯利是图的商人更不会做,可徐斯却问了:“那30的股份市价多少?”

 

“这不是计算器能显示的位数。”徐芝对账目还是很清楚的,只是不方便这么多人面前说句具体数字

 

律师最后的一句话:“曾二奶奶把她这边的股份平分给了四个子孙,平均人持7.5个点,因此最大的股东,是陆家。”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到了沙发上若无其事喝红酒的陆微寻身上,此时陆微寻才把眼神从徐晋身上移开,只有徐斯察觉到了他眼里沉迷的异样。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对你们徐家的生意没有兴趣。”相比徐斯这种有野心、有能力、有手段的人,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陆微寻算是那种吃着祖业玩物丧志的类型,沉迷于研究葡萄酒,可现在他的兴致已经转移到了徐晋身上了,他对徐芝说道:“芝姐,我不想参与你们家的事情,就很简单,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把股份出掉,按照市价来。”

 

徐斯根本没有足够的本钱来买掉这些股份,拥有股份的那些二房叔父也不想买下来,因为即便成为了大股东,他们也没能力操持这么大的集团。他们由始至终的想法就是想把股份卖掉来套最大的现,于是二房中有人表态了:“反正也不知道老太爷一个月能不能恢复意志,但他目前这种状态肯定影响股价的,倒不如趁现在还值钱,赶紧卖了好了。”

 

人群里纷纷起哄,都觉得卖股份的事比较合理,徐斯忍无可忍,拍了桌子站起来:“爷爷现在人都还在你们就想着分家么!”

 

“徐斯,还没到你这个辈分有大声说话的份!”曾二奶奶再也不和这个非亲生的曾孙子维持表面的客气了,徐斯现在是失势的状态,也不敢回嘴。

 

还是徐芝出面打了圆场:“好了好了,今天人多口杂,也讨论不出个结果,等我做好一个方案,通知持有股份的股东开董事会商议投票好了,这几天大家冷静下,说不定大哥很快有转机。”

瀚瀚老婆

温周|厚礼

韩英听说周子舒最近身体有恙,急忙向晋王告了假,就说自己在老家的妻子生病了需要回家看看。韩英工作一向兢兢业业,赫连翊不疑有他,大手一挥准了,还赐给他两位年轻貌美的侍女,说是带回去伺候夫人。韩英带着他能搜罗来的所有滋补品来了


温客行很高兴有人能陪着做小月子的周子舒解闷,他们常常关起门来悄悄说什么,温客行一走进去添茶就噤声。温客行感觉有点委屈,老婆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后来,温客行感觉韩英看周子舒的眼神都不像看首领,而像是垂涎已久!


更何况,他竟然带来两位美女,说是送给周子舒的。周子舒自己都没想纳妾,怎么这些下属这么会来事啊!难道是嫌弃自己人老珠黄,那方面也不行了?


温客行越想越委屈,...

韩英听说周子舒最近身体有恙,急忙向晋王告了假,就说自己在老家的妻子生病了需要回家看看。韩英工作一向兢兢业业,赫连翊不疑有他,大手一挥准了,还赐给他两位年轻貌美的侍女,说是带回去伺候夫人。韩英带着他能搜罗来的所有滋补品来了


温客行很高兴有人能陪着做小月子的周子舒解闷,他们常常关起门来悄悄说什么,温客行一走进去添茶就噤声。温客行感觉有点委屈,老婆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后来,温客行感觉韩英看周子舒的眼神都不像看首领,而像是垂涎已久!


更何况,他竟然带来两位美女,说是送给周子舒的。周子舒自己都没想纳妾,怎么这些下属这么会来事啊!难道是嫌弃自己人老珠黄,那方面也不行了?


温客行越想越委屈,师兄不能弃养小狗。韩英这人坏的很,我不能硬碰硬,否则阿絮会以为我是坏男人,更加不喜欢我了。


在一个吹着凉风的夜晚,温客行把韩英邀请出来喝酒。韩英是沉默寡言的性子,除了在周子舒面前,他的话很少,只是一个劲地喝酒,把周子舒存的酒都快喝完了。


“韩英兄弟,这两位美女你还是带回去吧,我们四季山庄,我和你周首领都不喜欢女人。我儿子还小,也不需要。”


韩英震惊,什么喜不喜欢女人?温客行不会是......这两位侍女是王爷给“我妻子”的侍女呀,本来我就没有什么妻子,是来看庄主的,所以才带给庄主的。四季山庄也没个下人伺候,庄主从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妃,温客行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估计他们很需要做家务的人吧。可是温客行好像错误理解了他的好意,怪不得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敌意。


好心没好报,明天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庄主。但韩英还是耐心给温客行解释了他的本意,只是好意,并不是给温客行找情敌。温客行也有点不好意思,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吗?可是他看阿絮的眼神怎么那么开心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温客行挤出几滴眼泪,委屈巴巴地靠在周子舒肩膀上:


“师兄,韩英弟弟是不是比我还年轻?他在天窗是红人吧?好厉害啊,不像我,只会伺候哥哥~”温客行一边轻声细语,一边给周子舒捏着肩膀。


嗯...师弟这么贤惠,怎么能让他自卑呢?周子舒柔声安慰:“虽然他是赫连翊身边的红人,但那不是我早就不稀罕的位置了吗?我永远都陪着你^_^"





非常期待评论呀☺️



月野瓶
这一part怕不是特供?我敢说...

这一part怕不是特供?我敢说有人特别喜欢,比如跟括号叔打高尔夫球的有钱大叔?

这一part怕不是特供?我敢说有人特别喜欢,比如跟括号叔打高尔夫球的有钱大叔?

欣然
视频怎么也发不出去啊,这是为何...

视频怎么也发不出去啊,这是为何,因为精准审核。。。。为何到现在,还有人相信xnb呢,只要你睁大你的眼睛,认真去听从你内心的声音,一件件去捋顺,你就会发现那是一个多么荒诞无稽的天大笑话。。叠戴txl戒指、点赞鸭肠、青岛小黄山同角度照片、根据洗脑包主题每日戴相应的帽子和衣服、同款拍摄动作、纪梵希同款情人锁衣服、各种商务麦麸,太多太多了、没有专门的团队精准狙击谁信,只能说张老师的体面喂了狗

视频怎么也发不出去啊,这是为何,因为精准审核。。。。为何到现在,还有人相信xnb呢,只要你睁大你的眼睛,认真去听从你内心的声音,一件件去捋顺,你就会发现那是一个多么荒诞无稽的天大笑话。。叠戴txl戒指、点赞鸭肠、青岛小黄山同角度照片、根据洗脑包主题每日戴相应的帽子和衣服、同款拍摄动作、纪梵希同款情人锁衣服、各种商务麦麸,太多太多了、没有专门的团队精准狙击谁信,只能说张老师的体面喂了狗

欣然

这样的氛围这样的相处真好,恰到好处的关心、不逾矩、不过份臆想和要求。


这样的氛围这样的相处真好,恰到好处的关心、不逾矩、不过份臆想和要求。


BlackPearl51129

2022.05.23  时装男士版 6月刊拍摄花絮 龚俊

2022.05.23  时装男士版 6月刊拍摄花絮 龚俊

BlackPearl51129

2022.05.23  时装女士版 6月刊拍摄花絮 龚俊

2022.05.23  时装女士版 6月刊拍摄花絮 龚俊

BlackPearl51129

2022.05.23  时装女士版 6月刊 龚俊

2022.05.23  时装女士版 6月刊 龚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