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botomy corporation

47653浏览    1214参与
空白

摆在没开始工作就那么几十分钟,然后回来就窜出这个Bug...

你 们 全 部 降 职

摆在没开始工作就那么几十分钟,然后回来就窜出这个Bug...

你 们 全 部 降 职

二十益生菌✧

好想看脑叶官方出公仔噢(做梦

好想看脑叶官方出公仔噢(做梦

貓狐君(• H •)

最近我常常看到的綠色長髮美人(等一下

以及的上一張約翰遜被屏了,煩人

血都不能畫那畫什麼腦葉(躺平

最近我常常看到的綠色長髮美人(等一下

以及的上一張約翰遜被屏了,煩人

血都不能畫那畫什麼腦葉(躺平

林深不见鹿

是脑叶语C。

快来玩——!

群号1029811774

脑叶公司诚邀您的到来。


是脑叶语C。

快来玩——!

群号1029811774

脑叶公司诚邀您的到来。


卑微的鸽子🐦
完了!我迷上他们了!!! (我...

完了!我迷上他们了!!!

(我又双叒叕考完了,继续搞!)

完了!我迷上他们了!!!

(我又双叒叕考完了,继续搞!)

LMa✲゚*

一年后我又画了二五仔.jpg

后面的是和去年的对比

一年后我又画了二五仔.jpg

后面的是和去年的对比

森知夏

电脑拿回来了,发一堆能看的旧图

不能看请留言告诉我

电脑拿回来了,发一堆能看的旧图

不能看请留言告诉我

巨型藻团

怎么又是G图
p3开膛,内脏露出肢体切割有,不OK者提前避雷

怎么又是G图
p3开膛,内脏露出肢体切割有,不OK者提前避雷

雪狸狸狸狸
还没攒到10图 那就给大家看看...

还没攒到10图

那就给大家看看堆的小鮟鱇jpg

没有错事荧光剂我加了荧光剂!【是后期

然后第二天估计雪就化完了,还有一个鸟哥不幸在路上就变硬【?】阵亡了,下次下雪就去堆个能改变一切

还没攒到10图

那就给大家看看堆的小鮟鱇jpg

没有错事荧光剂我加了荧光剂!【是后期

然后第二天估计雪就化完了,还有一个鸟哥不幸在路上就变硬【?】阵亡了,下次下雪就去堆个能改变一切

清清

2020年脑叶第一更!

p1:我流蝶哥拟人

p2~4(ooc爆表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如果异想体穿越到过去,ta们会怎么做?

【保护过去的自己】

“看在你送我花的份上,我也给你点小礼物,放心,是很有用的东西。”(将火铳与刀塞进篮中)

“收下吧,你不知道将来有多危险,到时候你绝对会感谢我的。”

【安葬过去的自己】

“对不起,先生,请你安息……”(蝴蝶从棺材中涌出)

“作为一个优秀的送葬人,你不会喜欢那个连死亡都是虚妄的世界。”

【???】

(女巫:我刚做好的毒苹果呢???)

“知道吗?不论是在过去还是将来,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都是一件难事,所以现在我帮你找了一个对象。看,帅吧...

2020年脑叶第一更!

p1:我流蝶哥拟人

p2~4(ooc爆表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如果异想体穿越到过去,ta们会怎么做?

【保护过去的自己】

“看在你送我花的份上,我也给你点小礼物,放心,是很有用的东西。”(将火铳与刀塞进篮中)

“收下吧,你不知道将来有多危险,到时候你绝对会感谢我的。”

【安葬过去的自己】

“对不起,先生,请你安息……”(蝴蝶从棺材中涌出)

“作为一个优秀的送葬人,你不会喜欢那个连死亡都是虚妄的世界。”

【???】

(女巫:我刚做好的毒苹果呢???)

“知道吗?不论是在过去还是将来,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都是一件难事,所以现在我帮你找了一个对象。看,帅吧它也是个毒苹果哦~”(戳戳眼前的苹果)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行动了~”(指绑架王子

欢迎点梗、互动~

幻离

「Netzach X Yesod」替换

#我真的是个取名废物

#其实就是说起漫展然后突然想起来的梗

#时间线为还没有核心抑制的时候,崩溃就替换,我写的挺爽

#上层就差Malkuth我写的Yesod就全崩溃替换围观达成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许久都未见过他了。

虽然,就算部门就在隔壁,除了必要的情况以外,部长之间的见面的确不算多,但就算如此,自己也已经太久没有见过他了。

这或许有点奇怪,毕竟每天的会议他还有按时出席,就算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每天的新情报交接也的确有在做,但尽管如此,我却没有见到了他的实感,甚至仔细想想,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叫过他的名字了。

…这很怪?

这的确很怪。

停下手中笔的一瞬间,我也...

#我真的是个取名废物

#其实就是说起漫展然后突然想起来的梗

#时间线为还没有核心抑制的时候,崩溃就替换,我写的挺爽

#上层就差Malkuth我写的Yesod就全崩溃替换围观达成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许久都未见过他了。

虽然,就算部门就在隔壁,除了必要的情况以外,部长之间的见面的确不算多,但就算如此,自己也已经太久没有见过他了。

这或许有点奇怪,毕竟每天的会议他还有按时出席,就算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每天的新情报交接也的确有在做,但尽管如此,我却没有见到了他的实感,甚至仔细想想,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叫过他的名字了。

…这很怪?

这的确很怪。

停下手中笔的一瞬间,我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古怪,是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似乎出现了扭曲的情况,在潜意识中什么东西被打压着变得破碎,被我遗忘…但这遗忘应该是暂时的,不然现在我也不会产生这些诡异的想法了。

…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我并不知道。

“进来。”

外部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自己混乱的思绪,然而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语而进入办公室内。

“……进来。”

再一次重复也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自己也似乎不得不合上面前的文件,起身来到门前,然后将那扇紧闭的门打开。

“嘿…Yesod。”

——出现在我眼前的模糊的绿色正对我说着什么?

“…Yesod?你的眼睛都——直了…我身上有什么,古怪的玩应?”

——无论怎么看过去,我都无法看清什么,只是模糊的,模糊的,距离自己很近,又仿佛无比遥远的。

…绿色的,绿色的。

什么?

“我很好,如果你只是来说废话的,那么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他是谁,似乎很熟悉,但是看不清,就算那名字到了嘴边,也只是被自己硬生生咽了下去。

“呃,你认真的…?我可不觉得你会开玩笑。”

自己看不清的什么正在与自己进行着对话。

然而那话语却在自己的听觉系统里转化成一声声尖锐刺耳的杂音。

“…我的确没在开玩笑。”

听不清,看不清,但是对话却在继续着,为什么?

那抹模糊的绿色似乎因为我的话而感到惊讶,然而马上就恢复了原样,「他」似乎抬起了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因为这个动作而突兀传出的疼痛感,我选择闭上了眼睛。

“好吧…看来今天…至少现在,毒蛇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行,行,我觉得你应该很快会想起来的,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毫无疑问的,这声音很熟悉,刚才的情况也经历过,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那就,再会了,Yesod?」

——是谁在对我说话?

「…如果有机会再会的话。」

——到底是谁在我面前消失了?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我,什么都,看不见。

像逃跑一样再次进入办公室时,在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层薄薄的黑暗,就这样遮盖在了我的眼前。

被压住的记忆的盒子出现了裂缝,而从那裂缝中出现的东西则让我感到一阵眩晕。

「我没什么问题,Yesod…一如既往,不就是这样?」

「我没事,Ga■■■,我们一定会救回…不是吗?」

“吵死了…”

「Ne■■■的状态并不好,在替换完成之前,■■部将由我来暂时管理,Yesod,我希望你将那些要交过来的文件直接提交给我。」

「他已经死了。」

“吵死了。”

——让我们再会吧,Yesod。

——让我们,再会吧。

「Ga■■■?」

[如果他能听从我的意见,如果我能再注意一点的话。]

“…吵”

[结果是不是就…]

“吵死了!!!”

——给我保持理性,保持绝对的理性。

必须这么做,必须这么做。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

[…掉下去吧。]

我就不再是「我」了。

“给我…闭嘴…。”

在疼痛袭遍全身时候所吐出的话语到底是说给谁的?

“…闭嘴。”

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不绷紧神经就会肆意的开始崩溃。

“…啊。”

混沌的大脑在运作过度以后终于告诉了我一个现在需要做的关键的事情。

“跨部门演习…。”

我这时候才想起那模糊的绿色来到这里的原因。

明明已经没有身体,却依旧被痛楚侵蚀。

明明已经没有心脏,却依旧被感情压抑。

…是啊,这儿是地狱。

「我们不过是从一个地狱来到了另一个地狱。」

…在这个地狱里,只有我还停留在原地。

——只有我一个人还停在那里。

“…什么?”

再次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前往安保部时,绿色再次撞进了我的眼睛。

不同于刚刚模糊不清无法捕捉绿色,它无比清晰的撞进了我的眼睛。

…那是一枚安保部员工的袖章。

——不,不对,这不是员工的东西。

这是。

……「他的东西」?

尝试捡起后,透过手套传来的柔软布料的触感终于让自己清醒过来,所以尝试低下头注视手中的东西时,上面所有的脑啡肽液体的痕迹在眼中被放大了。

「我很好…什么问题都没有。」

「让我们再会吧。」

——我终于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混…蛋…。”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身体开始发抖,声音也变得飘忽不清。

——在这里,替换是非常平常的事情,是每一名部长都会经历的事情。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翻搅的感情并没有那么轻易被压下,传来的疼痛感也不会那么快速的消失。

——我想我们谁都明白,我们并不是一台真正的机器。

所以理所当然的,我们的大脑储存着记忆,存在着感情。

比起那名「完美的AI」来说,我们皆为失败品。

……保持冷静,保持理性。

给我保持冷静,保持绝对的理性。

你必须保持冷静,保持绝对的理性。

「Yesod,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情绪化?」

“啊…呃…。”

所以在声音卡在喉咙里的瞬间,自己放弃了前往某处的打算。

“N…”

在奋力的挣扎后。

“…Ne”

在用力抓住手中的袖章并丢向深处的柜子的时候。

“Netzach!!!!!!!!!!”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其他,我终于喊出了,那自他被替换后,我还从未喊出过的名字。

「…就让我们再会吧。」

那声音再次在自己耳边响起。

…这次的我,睁开了眼睛。

——是啊,不过是替换而已,就算已经不是他。

…却也算是再会吧。

不过是被替换而已。

巨型藻团
和很久之前一张藻是对应的

和很久之前一张藻是对应的

和很久之前一张藻是对应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