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fter小故事

39浏览    31参与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最近又吵架了。。。。来个短打吧


      饭桌上的审判已成常态,面前大概是死尸的腐肉,我无法下咽。呛到辣椒,肺被染成红色,我呕不出来,只能就着污秽的谩骂咽下去。


      我掂起筷子嗑在碗沿,清脆混着闷响,为身上灼烧的疼痛解闷。可能夏天到了吧,红色也没有那么暖,反而溅到鼻子里咳不出来。


最近又吵架了。。。。来个短打吧


      饭桌上的审判已成常态,面前大概是死尸的腐肉,我无法下咽。呛到辣椒,肺被染成红色,我呕不出来,只能就着污秽的谩骂咽下去。


      我掂起筷子嗑在碗沿,清脆混着闷响,为身上灼烧的疼痛解闷。可能夏天到了吧,红色也没有那么暖,反而溅到鼻子里咳不出来。



墨雪七七

Light 序章·三年前

  “这狗哦,很不乖。我的衣服就放在花园里晾,它就过来咬,都给我咬烂了!”


  天,又开始了。


  刚考完试回来的我听着这已经持续半个月的“诉苦”,烦躁的想到。


  “要我说啊,养这疯狗要干嘛啊。只会咬人/东西。”


  “在不送走,不是它先疯,就是我疯。”


  她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呵,从你搬过来开始,天天就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骂不...

  “这狗哦,很不乖。我的衣服就放在花园里晾,它就过来咬,都给我咬烂了!”

 

  天,又开始了。

 

  刚考完试回来的我听着这已经持续半个月的“诉苦”,烦躁的想到。

 

  “要我说啊,养这疯狗要干嘛啊。只会咬人/东西。”

 

  “在不送走,不是它先疯,就是我疯。”

 

  她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呵,从你搬过来开始,天天就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骂不完的我们。

 

  “你为什么不去死?”

 

  我盯着她的脸,嘴唇无声地蠕动着。

 

  “你说什么?”

 

  “......”

 

  我白了一眼,准备上楼。

 

  “你这是什么态度?!”

 

  哟,还生气了。

 

  “你这一天天的念叨,有意思吗?天天逼逼赖赖的,有完没完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用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呵,还真拿自己当女王啊?全家人都得绕着你转。

 

  “呵。我告诉你,再这样下去,不是狗先疯,也不是你先疯,先疯的人,只会是我。”

 

  “别一天天的叫你女儿过来家里,你女儿已经嫁出去了,是外人了。也别把她儿子当宝。重男轻女也要有个度。他只是你外孙,我tm才是你内孙女!他叫你‘奶奶’,可你就tm是他阿麽,嘁。”

 

  “你你你!”

 

  “你什么你?连话都不会说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不敢去触碰的地方?那你活该。”

 

  “儿媳妇不当人,女儿tm当成宝。你也不想想,你儿媳妇,也是别人家的女儿。别人含辛茹苦养了这么大,被你儿子给拐走了,却天天受你气;可是你女儿呢,天天叫她不要做家务,不要干嘛干嘛......我的妈,做人可不能这么双标。”

 

  ......

 

  “你也不看看,自从你搬来,家里就没一天安生。”

 

  “你怎么不去死啊?”

 

  呼——终于说完了。

 

  手起刀落。

 

  红色,是最完美的颜色。


  我舔了舔溅到手上的血渍。


  一切都结束了。

  但,结束,亦是开始......

小女黎萧若

沉沦

虚拟世界

一些小故事,假的


一个小女孩问妈妈说“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


她的妈妈沉默了,此后就再也没说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在一个破烂不堪的世界看着那些人肆意妄为


为了利益而杀戮,为了生存而装傻


你阻止反而得不到什么,反而会被当成一个背叛他们口中“道义”的人


在这个世界里,你不可能安安静静的过生活


因为你得经历一些你不得不经历的那些事儿


“啊,人心真的有这么可怕吗?”“人心不可怕……”


不要轻易的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而背叛自己的信仰


因为他可能时不时会把你推向深渊……


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做成你自己喜欢的样子才是最好的


生...

虚拟世界

一些小故事,假的


一个小女孩问妈妈说“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


她的妈妈沉默了,此后就再也没说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在一个破烂不堪的世界看着那些人肆意妄为


为了利益而杀戮,为了生存而装傻


你阻止反而得不到什么,反而会被当成一个背叛他们口中“道义”的人


在这个世界里,你不可能安安静静的过生活


因为你得经历一些你不得不经历的那些事儿


“啊,人心真的有这么可怕吗?”“人心不可怕……”


不要轻易的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而背叛自己的信仰


因为他可能时不时会把你推向深渊……


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做成你自己喜欢的样子才是最好的


生存和利益哪个比较重,任何人的回答都不一样


有的人为了利益放弃生存,有的人为了生存而背叛道义……


世界上的残酷远不止你了解的那么多,甚至你了解的只占1%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我爱你”上

是新作~尽量还原斯德哥尔摩。


摔碎月亮 


是前缀,明天再更~~


没了叫我哦~

是新作~尽量还原斯德哥尔摩。


摔碎月亮 


是前缀,明天再更~~


没了叫我哦~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https://shimo.im/docs/3TdJQHHvkDy96RjC/ 《仪式感》,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只能这么看了。。。。。BL预警,狗血预警,虐文预警。有一点点肉渣。。。。

挂了在评论区说,我会补哒~~~

https://shimo.im/docs/3TdJQHHvkDy96RjC/ 《仪式感》,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只能这么看了。。。。。BL预警,狗血预警,虐文预警。有一点点肉渣。。。。

挂了在评论区说,我会补哒~~~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桃花源记

是上课学《桃花源记》想出来的梗。。。不喜勿喷


     白珉快死了,正在床上苟延残喘,因为他的肺千疮百孔,溃烂的像马蜂窝。他便突然想到每天站在苍屿公司门口,脚下的烟屁股堆成一堆。有时候下雨,便被雨水泡发成恶心的白色,淡黄的污水蔓延到苍屿脚下,看他嫌恶的眼神,感觉白珉就像那脏水一样,固执的黏在鞋底,恶心又甩不掉。


     在苍屿眼里,白珉就是个司机兼保姆,他可从没承认白珉是他的丈夫。可笑的是,他是白珉的桃花源,是触摸的到...

是上课学《桃花源记》想出来的梗。。。不喜勿喷




    

     白珉快死了,正在床上苟延残喘,因为他的肺千疮百孔,溃烂的像马蜂窝。他便突然想到每天站在苍屿公司门口,脚下的烟屁股堆成一堆。有时候下雨,便被雨水泡发成恶心的白色,淡黄的污水蔓延到苍屿脚下,看他嫌恶的眼神,感觉白珉就像那脏水一样,固执的黏在鞋底,恶心又甩不掉。



     在苍屿眼里,白珉就是个司机兼保姆,他可从没承认白珉是他的丈夫。可笑的是,他是白珉的桃花源,是触摸的到的温暖,好吧,也许只有那一晚的温柔,毕竟苍屿是个完美的床伴。



     于是他丢了自己的后半生,趔趔趄趄的去寻找,以最卑微的姿势。下贱的追随,卑鄙的套路,这才是苍屿看到的。但是也不怪他,白珉每天自我催眠,毕竟谁也不喜欢被约束。他只能无能为力的乖乖当圣母,虽然根本没有人需要他体谅,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



     白珉是那种从小跟野狗抢垃圾吃长大的孩子,但是他张的好看啊,所以他没有像小说里那样去发愤图强啊,有远大目标啊。他在十七岁的时候去做了鸭,于是遇到了来嫖的苍屿,真TM的真实啊,等着苍屿的他时常这么想。



     特别好玩儿的是,白珉一点也不爱苍屿,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追随他。因为那是他意淫了小半生的桃花源,他误打误撞的摸了进去,就必须待那么一会儿,在之前的一点温柔里住上几年。得慢慢地品咂不是,毕竟这玩意儿这么贵。



     可是人总是贪心的,何况白珉这风月场上的人。他嫌不够,他想要更多,于是他更加黏苍屿了。所以最后他被驱逐出他的桃花源一点也不为过,他可不配,那么腌臜,可别沾染了桃花源的清净。



     哦对,白珉还有病,他活不了几年了。所以他死皮赖脸在桃花源待了那么久,就算是下地狱也无悔,可惜孤魂野鬼的肯定也没地方要他。



     “原来我的一生怎么短啊”,白珉躺在那张散发着死人味儿和霉味儿的床上,满身都是腐朽入地的味道。但是真好,苍屿那天晚上对我真好。他还是笑眯了眼,在下一秒阖上。



     苍屿今天在公司没空没有看到那一地的烟屁股,也没看见白珉令人发指的脸和他不知侍奉多少人的身子。想想都反胃,苍屿皱皱眉头给助理打了电话,哦,原来死了,真好。他邪恶的裂开嘴角,叫了那个前几天看中的男孩子过来。“今天可以好好庆祝一把~”



      苍屿今天晚上在床上还是很温柔,让那个漂亮的男孩子欲仙欲死,和他一起巫山云雨到半夜,庆祝白珉的死去,他可是开心得不得了。



     那的确是白珉的桃花源,但是里面住了很多人,所以即使他死了也没关系,从来都不少他一个。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无可厚非

更啦~更啦~,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心累。。。这是氰化金的后续,看不懂可以先看氰化金哦~。就是他又发信息让我原谅却又觉得我三观不正的一件事。。。(真的气!!!)


     我在深夜收到夺我性命的消息,这时我已经灭了灯,在闭合手机最后一刻看见了让我痛不欲生的通知。


     我听见了耳蜗在震鸣,血管“突突”的跳,我把头抵在冰凉的墙壁,使血管慢慢的结冰,听它“咔吧”一声碎裂。殷红的血水从眼角顺下,配带我趔趔趄趄的呜咽。...


更啦~更啦~,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心累。。。这是氰化金的后续,看不懂可以先看氰化金哦~。就是他又发信息让我原谅却又觉得我三观不正的一件事。。。(真的气!!!)




     我在深夜收到夺我性命的消息,这时我已经灭了灯,在闭合手机最后一刻看见了让我痛不欲生的通知。



     我听见了耳蜗在震鸣,血管“突突”的跳,我把头抵在冰凉的墙壁,使血管慢慢的结冰,听它“咔吧”一声碎裂。殷红的血水从眼角顺下,配带我趔趔趄趄的呜咽。



     我的口水呛进鼻腔,咸涩窒息的感觉直冲头脑,我呕了自己一身,无声的声嘶力竭。仰头看到黝黑的天花板,看着它直直的掉落,劈头盖脸的把我压在底下。我却只能带着一身污秽趴在底下喘息。



     我看见白的刺眼的屏幕在黑暗里弹出最恶心的话,看见他厚颜无耻的敲下巨兽的脚步,听见他驱逐来的怪物撕裂我的骨髓,随后又求我原谅。



     我从废墟爬出,沾了泥灰的手在白皙的屏幕抹上恶鬼的笑脸,在心里大声的尖叫,神经质的抓下自己的头发,感受头皮传到神经深处的麻痹。然后脱下满是呕吐物的衣服,蹒跚的洗去肮脏。



     可是又在卫生间的瓷砖上匍匐,双腿打颤的跪下,我自始至终不知到底做错了什么。那是他说的可以信任,那是他一字一顿的承诺,那都是他们许下的,我只是相信而已。



     我从未如此痛彻心扉,在经历了他所有的恶意、误解、辱骂之后,他仍求我原谅的嘴脸深深印刻在脑海。是闭眼就能看见的存在,是我再一次被撕裂的尸体碎片。




那是我的人生,也只能是我的。我承受一切,还要卑微的请求你们原谅,我背负所有,还需让你们唾骂和轻贱。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金钱爱情

BL预警,BE预警,古代架空类型,渣文笔见谅。


     “爱你?我当然爱你了~”溱把原挑着檩下巴的剑柄往下滑了滑“你的肉体、体力还有权利和金钱我全都爱啊~你怎么能质疑我呢~”他魅惑的眯了眯眸子,撇撇嘴,把剑柄停在了檩的胸膛。当然如果檩不是被捆着手跪在溱面前的话,这可真是个好姿势。


     今天是檩被处死的日子,他跪在地上,面前是他一周前刚刚做过爱的人。还是这么漂亮,于是檩问了那个问题“你爱过我吗?”然后他听见了最标准的回答。...


BL预警,BE预警,古代架空类型,渣文笔见谅。




     “爱你?我当然爱你了~”溱把原挑着檩下巴的剑柄往下滑了滑“你的肉体、体力还有权利和金钱我全都爱啊~你怎么能质疑我呢~”他魅惑的眯了眯眸子,撇撇嘴,把剑柄停在了檩的胸膛。当然如果檩不是被捆着手跪在溱面前的话,这可真是个好姿势。



     今天是檩被处死的日子,他跪在地上,面前是他一周前刚刚做过爱的人。还是这么漂亮,于是檩问了那个问题“你爱过我吗?”然后他听见了最标准的回答。


    

     “还要再和我做一次吗?”檩问,他爱溱,一直都爱,但是总不能输了排面不是。他看到溱眯了眯眼睛,可笑的吞了吞口水,似乎有些紧张?



     “当然~我爱你不是吗?”于是他们荒唐的在行刑前巫山云雨,溱在他身下爱莺一样的低喘求欢,檩问了最后一次“你爱我吗?”。溱还是咧开嘴笑,“爱,当然爱~”然后在他耳边低低的喘,点他的胸肌,“这么有力啊,我怎么不爱~”




     “骗骗我吧,骗骗我吧....”檩像开玩笑一样的小声嘟囔。直到外面的人敲门说行刑时间到了,檩才起身,他仍然没听到那一句,甚至连一句“你说什么?”都没听到。



     他跪在行刑场上,身后是鬼门关,他有点后悔了。谋划了这一切,让溱来到身边,献上自己的一切,拱手让人,在死前连一句虚假的“我爱你”都没听见。



     刀落下的那一刻,他看见溱坐在高位,热烈地与旁边的男人拥吻,瞟了一眼他即将落下的头,仍然魅惑的眨眨眼。“值了”檩这么想,“我爱他,值了。”




     檩的头落下的那一刻,溱立马拽住了旁边的男人,还是眨了眨眼:“走吗?”



     溱拥有了一切,檩为他准备好的一切,荣华富贵的一生。



     京城永远都不缺野心勃勃的人,这是溱上位的第三年,他每天与不同的男人求欢,在他们身下叫。但他还是太嫩了,在第不知多少男人之后,有人在他喘息的时候刺穿了他的胸膛,“你真是个极品”男人拍拍他的脸转身离去。



     他艰难的呼吸,想起檩行刑的那天,他也是在他身下喘的像濒死的鱼。他莫名的盘点这些男人的技术,不屑的发现他还是“爱”檩。这次大概是真的“爱他的一切”





这是受渣了攻哦,是纯粹的不加一丝丝爱情的“爱”,只是攻的一厢情愿而已。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春燥

    BL预警、BE预警、狗血预警、意识流预警、第一人称避雷,渣文笔见谅。。。


      今天的海是灰蒙蒙的,我在涨潮时这么想。我让肮脏的海水漫过肩膀,水汽在黑夜的蒸腾下浮上我的睫毛,就像昨晚在他床上颠簸一样,上上下下的在欲海沉浮。


     海水有些急促的拍打我发白的嘴唇,几小时前他留下侵略性的咬痕微微作痛,像他一样矫揉造作。...


    BL预警、BE预警、狗血预警、意识流预警、第一人称避雷,渣文笔见谅。。。


    


      今天的海是灰蒙蒙的,我在涨潮时这么想。我让肮脏的海水漫过肩膀,水汽在黑夜的蒸腾下浮上我的睫毛,就像昨晚在他床上颠簸一样,上上下下的在欲海沉浮。



     海水有些急促的拍打我发白的嘴唇,几小时前他留下侵略性的咬痕微微作痛,像他一样矫揉造作。


     我知道我不会比腥臭的海水更肮脏,我也知道他永远都不是爱,甚至连肉体也勉勉强强,他只是怜悯和性欲,以及不多的虚荣。


     大浪使我漂浮在海上,腥咸的味道鞭挞我的眼睛,那是它自以为的胜利,又怎知我只是借助它的力量刺瞎我的双眼,只为不看那淡蓝的天。


     我的生命早在遇到他之前就化为灰烬,我需要更锋利的刃,把我剁碎,使我真正的不得生存。于是我享受他带来的痛彻心扉,在他以为的“伤害”中捧腹大笑。


     但是大海那是我能猜测的,我从何得知他是否在凝望泛着白沫正翻滚的海思索那肮脏的地方是不是我渴望的淡蓝的自由。还是仍然在爵士乐中一醉方休的狩猎。我无从得知,一如既往地。


     我在海水把我腌制的过程中想念,咂摸昨晚没做完的性事,思索那一园没开的桔梗。






是一个开放性结尾,“我”有抑郁症,但是一直不知道因为什么自杀。他认为“我”需要的是自由,“我”觉得他把我埋在谷底,最后“我”却义无反顾的跌进灰暗的深渊。(应该是这样,也可以按另一个结尾理解。)


有人看出来最后没开的桔梗是什么意思嘛???我辛辛苦苦埋的暗示呐。。。


我大概以后会多写一点短篇BL,但应该都是虐的。。。但是个人经历还是会更啦~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家人”?

    接“妈妈”和“爸爸”的后续(应该算吧...)


     我仓惶又慌张的度过了我的小半生,迷茫的在莫比乌斯环上踉踉跄跄地奔走,急切的寻找方向,只是每一次都是在无奈的徘徊,欺骗自己下一遍就有出路。


     我浸泡在药片中,索然无味的做着吞咽的动作,就像我不得不呼吸一样,悲哀得可笑,但是我也只能用它砌起城墙...

    接“妈妈”和“爸爸”的后续(应该算吧...)




     

     我仓惶又慌张的度过了我的小半生,迷茫的在莫比乌斯环上踉踉跄跄地奔走,急切的寻找方向,只是每一次都是在无奈的徘徊,欺骗自己下一遍就有出路。


     

     我浸泡在药片中,索然无味的做着吞咽的动作,就像我不得不呼吸一样,悲哀得可笑,但是我也只能用它砌起城墙,躲在那后面蜷成一团。


     

     我一遍又一遍的死在氰化金中,躺在那张行军床上,等待那个胡维纳尔来宣布我的死期,只是我没有那么幸运,我只有被人捅了对穿的躯壳,捂住心脏死在昏暗又不透气的房间。


     

     我跌跌撞撞的坠入湖泊,墨绿的湖水是森林的颜色,而我曾在森林遇见悲寂的灵魂,他们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处。而这儿的幽灵却扯住我的脚踝,脆生生的将它折断,让我沉入湖底,化为无人问津的尸体。



     我划破自己的皮肤,贪婪的嗅那腥甜的红色酱汁,在痛感和快乐中沉沦。任它像海洛因一样把我蛊惑,再把黑红的液体抹一头一脸,麻痹那令人发指的腥臭。



     我在自己的小半生可笑的作恶、荒废,任自己在欲海沉沉浮浮,再趔趔趄趄的去摸索下半生,孤立无援的大喊大叫,唱一个人的戏。




可我能做的大概还是在莫比乌斯环上寻找出口。躲在城墙后哭泣,等待敌军来攻略城池,再让他们把我的头颅高高挂起,象征着胜利。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爸爸”

     我知道别人家的爸爸是传说中的大英雄,是可以打怪兽的那种超人,我也知道他们会牵着爸爸的手让他抱抱。但我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我没怎么见过他。


     于是不大的我在学校里被排挤之后就会一个人躺在那张角落里的床,小小的手抓住被子,想象爸爸会穿着超人的衣服接我走。


     我会悄悄的落下泪,在心里藏那么一点点的开心,那个时候的爸爸是我的救赎,是被推在地上自己站起来的支柱。...




     我知道别人家的爸爸是传说中的大英雄,是可以打怪兽的那种超人,我也知道他们会牵着爸爸的手让他抱抱。但我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我没怎么见过他。


     于是不大的我在学校里被排挤之后就会一个人躺在那张角落里的床,小小的手抓住被子,想象爸爸会穿着超人的衣服接我走。


     我会悄悄的落下泪,在心里藏那么一点点的开心,那个时候的爸爸是我的救赎,是被推在地上自己站起来的支柱。


     可惜,我幼儿园的几年,我被击杀、被排挤的那几年,没有他的出现,我一次次的看向门外,穿过他们讥笑的脸。


     只有妈妈逼问我是谁,我两手缴着衣角,任她把棍子落在我身上,因为我手上的掐痕被她瞟见。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我被欺负了要打我,她眼神游移,说自己是第一次照顾孩子。


     后来我长大了,学会虚与委蛇,嬉皮笑脸。我不再需要我的“英雄”。


     可笑的是,我的“英雄”还是回来了,不过是以“审判者”和弟弟的英雄的身份。我看着我童年中一直渴望的救赎,看着他大笑的接住弟弟,欣喜的同妈妈说话。


      多美好啊,如果不是我傻呆呆的站着旁边看着着从未有过的场景惊扰了他们。我惊吓的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和迅速跌下的嘴角,他们无奈的抿抿嘴,嫌恶的冲我喊:“连个爸都不会叫,废物。”然后绕过我。


     我没什么感觉,因为在他没回来的这几年,妈妈和弟弟一直是这种相处方式,只是又多了一个人无视并厌恶我而已,没什么好难过的,不是吗。


     后来啊,“英雄”成为“审判者”,我被曾经最最憧憬的“英雄”打倒在地。脑中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疑惑,为什么我受了伤还要打我?


     答案永远都是他们是第一次生孩子,所以轮到弟弟的时候,他拥有了一切。


     我不明不白的跌进深渊,猎猎的冷风划破皮肤,黑红的血液因为风的缘故全部刮在我的脸上。不过没关系,因为很快我就要跌落谷底,尖锐的石块会刺进我的内脏,在我身上戳出洞,方便秃鹫啄食。


     我不再需要我的“英雄”来拉我一把,这时的我已经死去,所以再也没有意义。




     我童年永远的“英雄”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同我的“信任”一齐化为谷底的石块,刺穿我的躯体,最后责备我为什么把血溅他们一身。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妈妈”

      我猜测自己第一次叫她“妈妈”的时候,她一定是喜极而泣的。可是这个称呼怎么像嚼过的菜一样啊,反复咀嚼之后就是溃烂、被口水泡发后黏腻、发白的样子。


     我还记得小时候,“妈妈”这个词永远是最可口的水果,甜滋滋的。现在我在妈妈的巴掌挥下来的时候这么想到。


     “妈妈才不会伤害我呢。”我牵着她的手,开心的仰头,眼睛充满她的身影。


     “你?你一...


      我猜测自己第一次叫她“妈妈”的时候,她一定是喜极而泣的。可是这个称呼怎么像嚼过的菜一样啊,反复咀嚼之后就是溃烂、被口水泡发后黏腻、发白的样子。


     我还记得小时候,“妈妈”这个词永远是最可口的水果,甜滋滋的。现在我在妈妈的巴掌挥下来的时候这么想到。


     “妈妈才不会伤害我呢。”我牵着她的手,开心的仰头,眼睛充满她的身影。


     “你?你一无是处!你走在街上就应该遭受别人的唾骂!自卑?你有什么好自卑的?”妈妈把脚踏到我身上的时候这么说到。


     我不是没有信任过她,我把自己这辈子所以的爱和信任全部给了她,笑嘻嘻的信任她。


     我告诉她我很自卑,她不在乎的撇撇嘴,然后我就知道了,这是下一次“审判”来临时,她的“筹码”。


     我小心翼翼的试探,说我能不能和弟弟一样,然后我就明白了什么是不屑和讽刺,那是我自作多情。


      于是我只能选择闭目塞听,任自己沉入水底。咸涩的水呛进喉咙,压迫出肺里的空气。


     我赖以生存的空气啊,我曾经这么这么相信它,把自己的性命委托给它。但是当我真正需要它的那一刻,它却逃离,还责怪我为什么坠入深渊。


     

       我不再趔趔趄趄的去请求她原谅,因为我已被抛弃,以致无法生还。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白色的药堆在一起


像尸体腐烂露出的骨头


横七竖八的


描画出我阴森的笑脸


我躲在药片背后


也逃避来食尸的豺狼


我伏在尸体上


染上腐烂和死亡的味道


与尸堆融为一体


紧张的感受“他们”湿润的鼻头


害怕“他们”发现我活人的气味


却忽略“嗡嗡”的苍蝇


肆意妄为的在我身上产卵


等我回过神来


白色的药片已为我掘好坟墓


等我带着一身蛆


被埋葬在地底

白色的药堆在一起


像尸体腐烂露出的骨头


横七竖八的


描画出我阴森的笑脸


我躲在药片背后


也逃避来食尸的豺狼


我伏在尸体上


染上腐烂和死亡的味道


与尸堆融为一体


紧张的感受“他们”湿润的鼻头


害怕“他们”发现我活人的气味


却忽略“嗡嗡”的苍蝇


肆意妄为的在我身上产卵


等我回过神来


白色的药片已为我掘好坟墓


等我带着一身蛆


被埋葬在地底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莫比乌斯 (5)

     青春是黏腻又腥臭的血液,“哗啦”被浇了一头又脸,鼻腔中全是那腥臊的铁锈味儿,呛的呕出秽物,趔趔趄趄的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


      青春是下水道卷着菜叶儿漂着一层油的泔水,那股让人胃里翻滚、压都压不下去的腐臭激得人要落下泪来,可是这玩意儿从四面八方涌来。只能跪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祈祷不被淹没。


       青春是一群人都你指指点点,轻佻的围着你上上下下的打量,可不就是下水道的味道,恶...



     青春是黏腻又腥臭的血液,“哗啦”被浇了一头又脸,鼻腔中全是那腥臊的铁锈味儿,呛的呕出秽物,趔趔趄趄的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


      青春是下水道卷着菜叶儿漂着一层油的泔水,那股让人胃里翻滚、压都压不下去的腐臭激得人要落下泪来,可是这玩意儿从四面八方涌来。只能跪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祈祷不被淹没。


       青春是一群人都你指指点点,轻佻的围着你上上下下的打量,可不就是下水道的味道,恶心至极,却逃也逃不掉。


       青春是对父母辱骂的言语更加敏感,是被钉在十字架上,尖锐的疼痛从四肢传来,既然没有底下人群的唾骂和诅咒来的屈辱。低头看着他们扭曲的脸,等待下一把利剑穿透胸膛,再把黑红的血液喷他们一脸。尽管下场是五马分尸。


       青春是臣服和屈辱,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但是青春期没由来的、令人发指的自尊心“咻”的割破喉管。这下,就不用呼吸了。





        我的青春是躲在衣柜窥探的眼睛,惊悚的暴露全部隐私,却只能无可奈何的袒露一切。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幼儿园

      幼儿园是下水道淌过污秽的水,是声嘶力竭的悲鸣,是张张丑恶的嘴脸拉我坠入深渊,我只能百口莫辩。


      我一个人处在阴冷的角落,耳边是他们发出老鼠的叽叽喳喳。我瞪大了双眼,看见非黑即白的地狱,老师扬在眼睛的嘴角咧到最大,“擦擦擦”的是干涩的牙齿咯出的声响。


       那些“孩子”做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撕扯我的头发,是友好的抚摸。他们恶臭的嘴中吐出最恶毒的诅咒,他们青面...



      幼儿园是下水道淌过污秽的水,是声嘶力竭的悲鸣,是张张丑恶的嘴脸拉我坠入深渊,我只能百口莫辩。


      我一个人处在阴冷的角落,耳边是他们发出老鼠的叽叽喳喳。我瞪大了双眼,看见非黑即白的地狱,老师扬在眼睛的嘴角咧到最大,“擦擦擦”的是干涩的牙齿咯出的声响。


       那些“孩子”做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撕扯我的头发,是友好的抚摸。他们恶臭的嘴中吐出最恶毒的诅咒,他们青面獠牙,他们浑浊的双眼倒映我狼狈不堪的面容。


       我身处地狱,那儿有黑色的河水,里面卷过邪恶的灵魂,拂过我的脚面,“簌簌簌”的笑出声。


        那儿有恶灵盘旋的天,那儿的东西自称为“老师”,他们人模狗样的笑,阿谀奉承的讨好那些大款的孩子,再把恶狠狠的言语唾在我身上。


        我慌张的甩掉污秽,颤抖的捂上耳朵,惊恐的闭上嘴,只剩双眼见证他们的恶行。




         这是我不堪的童年,我永远没有说出口的底气。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氰化金 下

接上文


     我被人掐着后颈按到水里,听见母亲近乎想杀了我的语气,她问我怎么还不去死,怎么还有脸活着。我落不下泪,几乎崩溃。


    我不知道我哪错了,于是我想从前一样跪下,攀上她的鞋。麻木的重复“我错了,我错了,妈,我错了”再等待她一脚把我踹开,然后是巴掌落在脸上。


    我熟悉的有些好笑,我知道每一次的暴虐落在哪儿,接下来就只需要数数就好了。最后等她把周围的东西砸在身上,就完成了她的惩罚。...


接上文



     我被人掐着后颈按到水里,听见母亲近乎想杀了我的语气,她问我怎么还不去死,怎么还有脸活着。我落不下泪,几乎崩溃。


    我不知道我哪错了,于是我想从前一样跪下,攀上她的鞋。麻木的重复“我错了,我错了,妈,我错了”再等待她一脚把我踹开,然后是巴掌落在脸上。


    我熟悉的有些好笑,我知道每一次的暴虐落在哪儿,接下来就只需要数数就好了。最后等她把周围的东西砸在身上,就完成了她的惩罚。


     我有些期待的看着她走掉,从地上爬起来,擦掉鼻涕和眼泪的混合物。打了他的电话,我不知道对我来说很正常的经历他连听都没听过。只是跃跃欲试的等他的安慰。


     确实,对他来说太过血腥。所以他骂我是傻逼我不怪他,他说我有病我不怪他,他说我不知变通我不怪他,他挂了电话我也不怪他。


     我的泪干在脸上,蜿蜿蜒蜒的像小丑的妆。我哭了,唔,有些可怜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想他给我许的愿望。现在,贝加尔湖对我来说没有了水,俄罗斯的小镇也灭了灯。


     我终于嚎啕大哭,心脏瘪了气一样的没有知觉。我也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为什么要许了愿又走掉。


     我可笑的声嘶力竭,在一个人的夜里无声的声嘶力竭,矛盾又滑稽。最后在氰化金里结束生命,仰躺着死去。



     我手足无措的徘徊,无奈的看着他们离开,最后麻木的大笑。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氰化金 上

     我被迫坠入情网,无可奈何,那是我需要的。


     我成长成了一个怪物,丑陋的脸上淌下浑浊的泪,却和滑稽的五官搭配起来格外好笑。


     我被迫接受一切,家人的侮辱、谩骂和诅咒。没有发泄的地方,能做的只有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耸耸肩,揩去那该死的眼泪。


     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因为我的教育告诉我,不能反抗和求助。...




     我被迫坠入情网,无可奈何,那是我需要的。


     我成长成了一个怪物,丑陋的脸上淌下浑浊的泪,却和滑稽的五官搭配起来格外好笑。


     我被迫接受一切,家人的侮辱、谩骂和诅咒。没有发泄的地方,能做的只有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耸耸肩,揩去那该死的眼泪。


     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因为我的教育告诉我,不能反抗和求助。


      我过着这样的生活,直到他闯进来。


       少年的喜欢,对我来说就是下水道的老鼠爱吃垃圾,我害怕被爱,神经质过了头。


        对他来说,或许只是青春期一点点的冲动和旁人的调侃。


         实际上,我需要爱,迫切的需要。他需要少年虚荣心的满足。笑话一样的,我们在一起了。



       

        有后续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恶鬼 (3)

匕首插进我的胸膛


他们抓住手柄


“咯咯”的笑着把它往下拉


把我的胸膛剖开


拉开我黏糊糊的皮肉


让血水“滴滴答答”的敲响


魔鬼的乐章


让他们欢聚一堂


再折下我的肋骨


听“咔哒”一声脆响


再拿血做番茄酱


他们贪得无厌


又摘取我的心脏


看它新鲜的颜色


听它欢快跳动的声音


尝到悲伤的味道


才后知后觉的问我


“你很难过吗?”


我吞吞吐吐的不知所措


因为他的手掐住我的命脉


“回答我”


他们的笑容威逼利诱


“没有”


我眯了眯眼睛


同他们一起笑呵呵


于是我看...


匕首插进我的胸膛


他们抓住手柄


“咯咯”的笑着把它往下拉


把我的胸膛剖开


拉开我黏糊糊的皮肉


让血水“滴滴答答”的敲响


魔鬼的乐章


让他们欢聚一堂


再折下我的肋骨


听“咔哒”一声脆响


再拿血做番茄酱


他们贪得无厌


又摘取我的心脏


看它新鲜的颜色


听它欢快跳动的声音


尝到悲伤的味道


才后知后觉的问我


“你很难过吗?”


我吞吞吐吐的不知所措


因为他的手掐住我的命脉


“回答我”


他们的笑容威逼利诱


“没有”


我眯了眯眼睛


同他们一起笑呵呵


于是我看到了自己被人蚕食


开始病态的快乐

月亮是我踹弯的(开学周更~)

恶鬼 (2)

我在暴雨中哭泣


我像垃圾桶里肮脏的卫生纸


我上面爬满了苍蝇


它在我身上产下大大小小的卵


我泛着作呕的白


我被人随意的丢弃


我没有抱怨的权利


臣服是我唯一会的事


我给自己洗脑


就像苍蝇嗡嗡作响


我甩自己巴掌


勒令自己噤口不言


我又像厨师粗制滥造的菜


在客人邪恶的诅咒中被倒掉


自此与垃圾共生、同化


不得挣扎


我在暴雨中哭泣


我像垃圾桶里肮脏的卫生纸


我上面爬满了苍蝇


它在我身上产下大大小小的卵


我泛着作呕的白


我被人随意的丢弃


我没有抱怨的权利


臣服是我唯一会的事


我给自己洗脑


就像苍蝇嗡嗡作响


我甩自己巴掌


勒令自己噤口不言


我又像厨师粗制滥造的菜


在客人邪恶的诅咒中被倒掉


自此与垃圾共生、同化


不得挣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