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故事馆

13.4万浏览    7664参与
祁屿栖❃.

落日熔金

避雷预警,雷点如下↓

双男主

BE

双处但不洁!

会比较清水

没有什么车,因为祁泞身体原因。

攻受相差一岁

超不定时更新,字数不计,雷的话可以避了

剧解请看合集第一章


——————

晚间的城阳街是寂静的,这是在繁华的北京里唯一可以享受清闲自在的地界,住在这的人家不多,都是些喜静的人,一到晚上就更没人了,康衢烟月的街道上隐隐传来些中药香,走进一瞧果真是商家里穿出来的,说起来这中药香就是给商家小儿子商祁泞治病用的,这商祁泞也是个可怜人,小时候一场车祸家破人亡,他父亲商溥源死了,他母亲杜笙乐也落下个瘫痪,他也没好到哪去,瘸了一只腿,右腿还落下来病根,没法杵拐,得了一身的病...

避雷预警,雷点如下↓

双男主

BE

双处但不洁!

会比较清水

没有什么车,因为祁泞身体原因。

攻受相差一岁

超不定时更新,字数不计,雷的话可以避了

剧解请看合集第一章



——————

晚间的城阳街是寂静的,这是在繁华的北京里唯一可以享受清闲自在的地界,住在这的人家不多,都是些喜静的人,一到晚上就更没人了,康衢烟月的街道上隐隐传来些中药香,走进一瞧果真是商家里穿出来的,说起来这中药香就是给商家小儿子商祁泞治病用的,这商祁泞也是个可怜人,小时候一场车祸家破人亡,他父亲商溥源死了,他母亲杜笙乐也落下个瘫痪,他也没好到哪去,瘸了一只腿,右腿还落下来病根,没法杵拐,得了一身的病,从小就是个病秧子,不过这商家原来也是个有钱的主,在商溥源死后剩下娘两个残废也只能呆在家里,这商祁泞也是够给家里长脸面的,虽然人残废,但学习什么的那是一等一的好,在这片没几个人不知道商祁泞的名字,一是他学习好,二来就是他这个模样生的好,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因为成年的病着脸色也比一般的人白上许多,下颚线清晰分明,眉眼之间也是细腻至极,他那双眼睛看着都觉得可怜,天生的浅绿色瞳孔实在是少见,不过这眼睛里从来都没看见过光,整天都是阴阴郁郁的,商祁泞的左眼上带着一副金丝制的单框眼镜,衬得他的眼镜更加漂亮了。

——————



刚开始更得会比较勤,但字数不多,因为要把一章拆成两章看,希望大家理解我,好了就这样吧。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三十三)

赵丽颖心脏怦怦跳,有点做了不可告人的事的羞耻,她努力使自己镇定:“我是高二一班的语文老师,也是辩论社指导,所以和王一博接触的机会多些。”

朱影后点头:“难怪。”她笑:“只是赵老师一定也很投一搏的缘,否则他不会答应回深圳的……”

朱影后爆发丑闻,王一博完全不接受她的安排,只愿让眼前这位女老师陪着回深圳市,这对那刺头而言,可谓破天荒第一次。

赵丽颖手心已经沁出汗:“还好,可能是刚好……我在身边吧。”

朱影后没再说话,但她又想到之前和陈教授在顶冠饭店的事,王一博误会她和陈晓约会,暴冲进来,而这位赵老师随后就到……

电梯门适时打开,赵丽颖和朱珠还没到教务处,就听到里头有人在咆哮。

赵丽颖楞......

赵丽颖心脏怦怦跳,有点做了不可告人的事的羞耻,她努力使自己镇定:“我是高二一班的语文老师,也是辩论社指导,所以和王一博接触的机会多些。”

朱影后点头:“难怪。”她笑:“只是赵老师一定也很投一搏的缘,否则他不会答应回深圳的……”

朱影后爆发丑闻,王一博完全不接受她的安排,只愿让眼前这位女老师陪着回深圳市,这对那刺头而言,可谓破天荒第一次。

赵丽颖手心已经沁出汗:“还好,可能是刚好……我在身边吧。”

朱影后没再说话,但她又想到之前和陈教授在顶冠饭店的事,王一博误会她和陈晓约会,暴冲进来,而这位赵老师随后就到……

电梯门适时打开,赵丽颖和朱珠还没到教务处,就听到里头有人在咆哮。

赵丽颖楞了一下,感觉很像高三那位“传说中对她心存觊觎”的学生。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三十四)

他左脸嘴角已经肿起来,眼镜片少了一片,制服凌乱,整个人愤怒不堪:“王一博,不要以为你家世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没本事才扯家世,我打你靠的是拳头。”

“你们别──”

“我只不过说两句你就打人,你气量也太小了吧!”

“我的气量当然比不上你,见了谁都叫爸。”

两人急忙走进去,又听见高三那位暴跳如雷:“我要报警!”

王一博依旧一派高傲冷漠的王子作风:“抓你得找捕狗大队吧?”

“王一博!”

朱影后一出声,所有人都往门口看来,王一博看到朱影后,高傲的眉毛瞬间拧了起来;又看到赵丽颖,眸光一动。

高三那位本来还在咆哮,却在看到赵丽颖瞬间,脸色一白,安静如鸡。

赵丽颖心里焦急,但是这事与......

他左脸嘴角已经肿起来,眼镜片少了一片,制服凌乱,整个人愤怒不堪:“王一博,不要以为你家世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没本事才扯家世,我打你靠的是拳头。”

“你们别──”

“我只不过说两句你就打人,你气量也太小了吧!”

“我的气量当然比不上你,见了谁都叫爸。”

两人急忙走进去,又听见高三那位暴跳如雷:“我要报警!”

王一博依旧一派高傲冷漠的王子作风:“抓你得找捕狗大队吧?”

“王一博!”

朱影后一出声,所有人都往门口看来,王一博看到朱影后,高傲的眉毛瞬间拧了起来;又看到赵丽颖,眸光一动。

高三那位本来还在咆哮,却在看到赵丽颖瞬间,脸色一白,安静如鸡。

赵丽颖心里焦急,但是这事与她无关,两个当事人的班主任都在里头,把人送到后,她就离开教务处了。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三十二)

“赵……老师?”

赵丽颖在剧组的顾问工作已经结束一个多月,想不到朱影后还认识她。

“怎么到学校来了?来找王一博?”

朱珠此时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是学校找我来的,说他在学校打架。”

“什么?”

朱珠看过来,赵丽颖才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忙收敛心神:“那是让您去……”

“教务处。”

“我陪您过去吧。”

赵丽颖带她走贵宾电梯,当赵丽颖按下楼层数字,朱珠突然道:“我记得王一博的班主任姓保,可是赵老师似乎和我家一搏挺好?”


“赵……老师?”

赵丽颖在剧组的顾问工作已经结束一个多月,想不到朱影后还认识她。

“怎么到学校来了?来找王一博?”

朱珠此时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是学校找我来的,说他在学校打架。”

“什么?”

朱珠看过来,赵丽颖才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忙收敛心神:“那是让您去……”

“教务处。”

“我陪您过去吧。”

赵丽颖带她走贵宾电梯,当赵丽颖按下楼层数字,朱珠突然道:“我记得王一博的班主任姓保,可是赵老师似乎和我家一搏挺好?”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三十一)

赵丽颖洗完手,终于赧着脸,在王一博的怀中陷入昏睡。

期末考了,课业逼得紧,加上有了目标,南山的王子以肉眼可见的改变,成为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宝宝;赵丽颖第二天也好多了,期末一堆事,根本不可能在家休息。

这一天赵丽颖才从行政大楼开完会,要回自己办公室,却在大楼门口遇上一个十分意外的人。

“朱影后?”

朱珠即使戴着围巾墨镜裹着风衣,身型一样高挑窈窕得令人侧目;而来自影后的气场,想让人不注意她,根本不可能。

她拿下墨镜,露出五官,一改屏幕前的浓妆,朱影后的淡妆让她显得亲民许多,但眼尾也xie露出一丝疲态。


赵丽颖洗完手,终于赧着脸,在王一博的怀中陷入昏睡。

期末考了,课业逼得紧,加上有了目标,南山的王子以肉眼可见的改变,成为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宝宝;赵丽颖第二天也好多了,期末一堆事,根本不可能在家休息。

这一天赵丽颖才从行政大楼开完会,要回自己办公室,却在大楼门口遇上一个十分意外的人。

“朱影后?”

朱珠即使戴着围巾墨镜裹着风衣,身型一样高挑窈窕得令人侧目;而来自影后的气场,想让人不注意她,根本不可能。

她拿下墨镜,露出五官,一改屏幕前的浓妆,朱影后的淡妆让她显得亲民许多,但眼尾也xie露出一丝疲态。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三十)

赵丽颖像无理取闹的小孩,又摇头:“你说点什么吧,我睡不着。”

王一博也无意识的拍着她,想了想,边说边笑:“我们班今天体育课,跑1500,你知道吗?周艺轩那狗最后一百米几乎是用爬的,笑死人了,我们班好多人给他录了像,准备等他出道红了就爆料给他的粉丝。”

赵丽颖闭着眼睛,感受王一博起伏的胸口,嘴角上扬。

“你们这群损友,那你呢?”

“我?”王一博声音自负:“比起周艺轩跑得蛋都要掉了,本少爷简直就是如风一般的美男子!”

怀里的人在窃笑,王一博抓了赵丽颖一只手:“不信啊,至少本少爷的蛋牢牢挂在身上,不信你摸摸──”王一博的蛋当然好好挂在身上,而且在他不要脸皮、天下无敌的主人要求下,在棉被里被......

赵丽颖像无理取闹的小孩,又摇头:“你说点什么吧,我睡不着。”

王一博也无意识的拍着她,想了想,边说边笑:“我们班今天体育课,跑1500,你知道吗?周艺轩那狗最后一百米几乎是用爬的,笑死人了,我们班好多人给他录了像,准备等他出道红了就爆料给他的粉丝。”

赵丽颖闭着眼睛,感受王一博起伏的胸口,嘴角上扬。

“你们这群损友,那你呢?”

“我?”王一博声音自负:“比起周艺轩跑得蛋都要掉了,本少爷简直就是如风一般的美男子!”

怀里的人在窃笑,王一博抓了赵丽颖一只手:“不信啊,至少本少爷的蛋牢牢挂在身上,不信你摸摸──”王一博的蛋当然好好挂在身上,而且在他不要脸皮、天下无敌的主人要求下,在棉被里被一只灼烫的手好好抚慰了一把。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二十九)

王一博彷佛怕赵丽颖反悔,立马脱了外套、毛衣,钻进了赵丽颖的被窝。

他一躺进来,赵丽颖就窝了过去,像雪花一样,埋进了王一博怀里。

这么温驯的花千骨王一博还是第一次见,本来想趁爬上床耍流氓的心思都压了下来,只把人圈在自己的怀里。

“小颖,明天我给你请假。”

怀里的人笑:“你用什么身份帮我请?”

“呃……”王一博的下巴摩挲着赵丽颖的头顶:“我是你……家属,未来的家属。”

赵丽颖微楞,家属?这太遥远了,不敢去想……她摇摇头:“不了,我明天有一个会议要开,期末了,大家都赶时间,我不想耽误大家。”她的手攀上了他的后背,贴王一博贴的更紧。

“那你赶紧睡。”


王一博彷佛怕赵丽颖反悔,立马脱了外套、毛衣,钻进了赵丽颖的被窝。

他一躺进来,赵丽颖就窝了过去,像雪花一样,埋进了王一博怀里。

这么温驯的花千骨王一博还是第一次见,本来想趁爬上床耍流氓的心思都压了下来,只把人圈在自己的怀里。

“小颖,明天我给你请假。”

怀里的人笑:“你用什么身份帮我请?”

“呃……”王一博的下巴摩挲着赵丽颖的头顶:“我是你……家属,未来的家属。”

赵丽颖微楞,家属?这太遥远了,不敢去想……她摇摇头:“不了,我明天有一个会议要开,期末了,大家都赶时间,我不想耽误大家。”她的手攀上了他的后背,贴王一博贴的更紧。

“那你赶紧睡。”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二十八)

从小到大,她最怕让别人觉得她“麻烦”,在家的时候、和杨紫住的时候都一样;没人陪会生病,有人陪病也不会马上好,所以她对孤独的忍耐力特别强;可当王一博“没看你好好的,我不踏实。”这句话说出口,她整个人就不行了,软弱像潮水一样袭来,然后从眼睛里溢出来!

王一博看了大吃一惊:“小颖,你怎么了?哪不舒服?”他一脸焦急:“我现在带你去看医生?!”说完就去给她拿羽绒服,准备带她出门。

她拉住他,抹了眼泪笑道:“没事,不用看医生,我只是……”

她不好意思对王一博说自己的心情,便指使他:“客厅桌上有校医开的感冒药,你帮我拿,我再吃一包。”

赵丽颖吃了药又因为感动了一番,精神比睡前好得多,她突然善心大发,......

从小到大,她最怕让别人觉得她“麻烦”,在家的时候、和杨紫住的时候都一样;没人陪会生病,有人陪病也不会马上好,所以她对孤独的忍耐力特别强;可当王一博“没看你好好的,我不踏实。”这句话说出口,她整个人就不行了,软弱像潮水一样袭来,然后从眼睛里溢出来!

王一博看了大吃一惊:“小颖,你怎么了?哪不舒服?”他一脸焦急:“我现在带你去看医生?!”说完就去给她拿羽绒服,准备带她出门。

她拉住他,抹了眼泪笑道:“没事,不用看医生,我只是……”

她不好意思对王一博说自己的心情,便指使他:“客厅桌上有校医开的感冒药,你帮我拿,我再吃一包。”

赵丽颖吃了药又因为感动了一番,精神比睡前好得多,她突然善心大发,挪了挪位置,拍拍床边:“陪我躺会儿。”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二十七)

胃里有了温水流淌,身体和心里都暖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一看时间,才九点过半:“不是留校吗?”如果王一博留在学校,这时候根本到不了她家。

王一博拨了拨赵丽颖的头发,看着她睡酡红的脸:“身为老师,怎么能带头说谎?”

早上赵丽颖戴口罩上课他就觉得怪,难道自己又把她的唇给亲肿了?而且期末了,她一堆事情,今天却准时下班,更不要说晚上听她讲电话声音怪怪的了。

“晚上听你的声音就不对劲,而且我打了好多电话你都没接,所以我就翘了最后一节来看看你,没看你好好的,我不踏实。”说完还亲亲她有点泛湿的鬓发,又瞪着她:“几点吃的药?需不需要看医生?”

赵丽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一颗心像柠檬泡进了整......

胃里有了温水流淌,身体和心里都暖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一看时间,才九点过半:“不是留校吗?”如果王一博留在学校,这时候根本到不了她家。

王一博拨了拨赵丽颖的头发,看着她睡酡红的脸:“身为老师,怎么能带头说谎?”

早上赵丽颖戴口罩上课他就觉得怪,难道自己又把她的唇给亲肿了?而且期末了,她一堆事情,今天却准时下班,更不要说晚上听她讲电话声音怪怪的了。

“晚上听你的声音就不对劲,而且我打了好多电话你都没接,所以我就翘了最后一节来看看你,没看你好好的,我不踏实。”说完还亲亲她有点泛湿的鬓发,又瞪着她:“几点吃的药?需不需要看医生?”

赵丽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一颗心像柠檬泡进了整罐的蜂蜜里,腌渍许久,又酸又甜,鼻子瞬间泛起酸意,眼睛也悄悄蒙上一层薄雾。


祁屿栖❃.

落日熔金

大家好呀,我是阿屿,认识大家一下,在这个号里我只会更新我的原创小说《落日熔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具体内容如下↓


文章题目:落日熔金

文章题材:○耽,双男主(审核没过)

主角名称:商祁泞×洛涣清(0×1)

主角人设:后天性残疾毒舌美人×阳光花心疯批校草

故事主线结局:BE(会有HE番外的(*¯ㅿ¯*;))

配角:商祁泞发小×2,沈正南,邱子阳。洛涣清前女友×N,还有很多很多的配角会相继出现。

雷点:双男主,BE,双处但不洁!月更,别催。叫我什么随便,会比较清水,没有什么车,因为祁泞身体原因。攻受...

大家好呀,我是阿屿,认识大家一下,在这个号里我只会更新我的原创小说《落日熔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具体内容如下↓


文章题目:落日熔金

文章题材:○耽,双男主(审核没过)

主角名称:商祁泞×洛涣清(0×1)

主角人设:后天性残疾毒舌美人×阳光花心疯批校草

故事主线结局:BE(会有HE番外的(*¯ㅿ¯*;))

配角:商祁泞发小×2,沈正南,邱子阳。洛涣清前女友×N,还有很多很多的配角会相继出现。

雷点:双男主,BE,双处但不洁!月更,别催。叫我什么随便,会比较清水,没有什么车,因为祁泞身体原因。攻受相差一岁,超不定时更新,字数不计,雷的话可以避了。

故事主线:商祁泞和发小们考上了北京顺义大学,他因为病的原因本来是来不了的,学习优秀特招,双男主的儿时背景较惨,洛涣清因为家里有钱被送到了这个学校(私设私立大学)。故事时间线偏短,不过不会水的。

作者碎碎念:本人因为是高中牲,所以千万不要催坑,可以放道具,阿屿很喜欢长评,而且我每条视频都会看和回复的,谢谢大家的支持,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二十三)

唯一的问题就是,赵丽颖恋爱太无脑。在大学时期对一个叫冯绍峰的男人动了真情,这男人确是个渣男,到处玩女人,女友从杨幂、林允、郭碧婷到倪妮,简直是全国到处都有丈母娘。

赵丽颖时常半夜跟林之校煲电话粥,倾诉苦水。林之校立即反应这就是个渣男,让赵丽颖不要执迷不悟下去。奈何赵丽颖情人眼里出西施,说渣男冯绍峰自从遇见她以后就收心了。

于是乎,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同居了,男的继续在外面拈花惹草,女的在家哭成泪人却依旧心存希望。

可今天,所有的一切都爆发了。

这渣男搞女人还搞到家里的床上来了,被赵丽颖当场抓奸。男的提了裤子不认人,一会儿说是那小三迪丽热巴勾引他,一会儿又说只要赵丽颖愿意,他们还可以......

唯一的问题就是,赵丽颖恋爱太无脑。在大学时期对一个叫冯绍峰的男人动了真情,这男人确是个渣男,到处玩女人,女友从杨幂、林允、郭碧婷到倪妮,简直是全国到处都有丈母娘。

赵丽颖时常半夜跟林之校煲电话粥,倾诉苦水。林之校立即反应这就是个渣男,让赵丽颖不要执迷不悟下去。奈何赵丽颖情人眼里出西施,说渣男冯绍峰自从遇见她以后就收心了。

于是乎,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同居了,男的继续在外面拈花惹草,女的在家哭成泪人却依旧心存希望。

可今天,所有的一切都爆发了。

这渣男搞女人还搞到家里的床上来了,被赵丽颖当场抓奸。男的提了裤子不认人,一会儿说是那小三迪丽热巴勾引他,一会儿又说只要赵丽颖愿意,他们还可以三p。

呵,赵丽颖当场智商急剧上升,把自己衣柜里的衣服和狗男女的衣服都扔出去,锁了门,还报警说是家进了贼,结果警察一来就看到完全打chi条的狗男女。

赵丽颖伤心欲绝,还不忘记带上钱包化妆品,就是手机没电了。连夜坐飞机来到了这座城市,找到市中心医院,来找林之校痛哭一顿。

林之校一顿听下来,脸都红了,给气红了!虽然知道他是渣男,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么渣,竟然还想三p!

“三个毛!”赵丽颖咬牙切齿,“老娘我恨不得拿把剪刀把他的小鸡鸡给剪了,让他永远不能人道!”


悬了个疑

揭秘不为人知的职业:灵异调查员

1

毕业后,我进了一个很特别的岗位——灵异事件调查局。

听起来高大上,实际就是个打杂的,没什么含金量,俗称有手就能干!

比如现在,我们接到了求助电话,一个老婆婆说家里不干净,半夜总能听到小孩子的哭声,神神叨叨的说有鬼,让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我跟搭档老李来到她所说的地方,是一座烂尾楼。

右边种着一棵老槐树,遮住了房子的三分之一,楼道里更是昏暗,连声控灯都没有。

明明是三伏天,偏偏有一种渗入骨髓的阴凉。

“怎么现在还有这种地方?”我搓了搓手臂,全是鸡皮疙瘩。

老李稳如泰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子,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我们以前都是住茅草屋的……”

又来了!

我懒得理他,环顾四...

1

毕业后,我进了一个很特别的岗位——灵异事件调查局。

听起来高大上,实际就是个打杂的,没什么含金量,俗称有手就能干!

比如现在,我们接到了求助电话,一个老婆婆说家里不干净,半夜总能听到小孩子的哭声,神神叨叨的说有鬼,让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我跟搭档老李来到她所说的地方,是一座烂尾楼。

右边种着一棵老槐树,遮住了房子的三分之一,楼道里更是昏暗,连声控灯都没有。

明明是三伏天,偏偏有一种渗入骨髓的阴凉。

“怎么现在还有这种地方?”我搓了搓手臂,全是鸡皮疙瘩。

老李稳如泰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子,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我们以前都是住茅草屋的……”

又来了!

我懒得理他,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有一间房很干净,应该是新刷的红漆,红艳艳的颜色,还贴了一副对联。

上面写了什么呢?

我凝神去看,房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女人靠在门边,直勾勾的盯着我。

她长得很漂亮,面皮白生生的,眼角眉梢皆是风情,像是有一把钩子,钩得我不由自主的朝她走过去。

走到门口时,她朝我伸出手,眼看白嫩的手就要抓到我,一个浑身发紫的婴儿突然出现在她肩膀上,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只一秒,原本娇美的面皮脱落,只剩下了一具血淋淋的骨架。

婴儿在猖狂的笑,她无助的朝我伸出手,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说“救我!”

不等我有所动作,门当着我的面“砰”的一声关上。

我猛的回神,正对上一张皱巴巴的脸。

我吓得惊呼一声,面前的人似乎比我更害怕。

老婆婆老树皮似的手拍了拍胸脯,“小伙子,你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我就说这里邪得很!”

这应该是打电话求助的老婆婆。

“每天晚上这间房都会传来拍皮球的声音,还有婴儿的哭声,里面绝对有鬼!”

“听说住户是一个小明星,叫什么、温、温诗允,对,就是这个名字1”

“她为了红,傍大佬,还怀孕了,以为可以借着肚子里的种飞上枝头,可惜,被原配整死了。”

“死得可惨喽!肚子都被切开了,胚胎被扔在一边,原配还不解气,把她吊在房梁上,血流了一地,门板都浸湿了!”

说着,她指了指那扇门,确实比其他门板更红。

“要我说,她也是活该,谁让她破坏别人家庭的?死了还变成鬼吓我老太婆,呸!就该永世不得超生!”

老婆婆越说越离谱,浑浊的眼珠充满恶意,像一个吃人的鬼。

我被这个形容惊到了,强压下心里的不适,开始安慰老婆婆。

老李看了一下门锁,“能进去吗?”

我跟老婆婆离得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抖了一下,“你要干嘛?千万别把鬼放出来!”

老李笑眯眯的说:“稀奇古怪的事我见多了,凡事都讲个证据,我是不相信有鬼的。”

说着,一把推开了门。

2

一股阴风吹过,扬起一屋子灰尘,老李掩住鼻子咳嗽了一声,抬脚走了进去。

我连忙跟上,一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正中央的位置,有一滩暗红的颜色,再往上看,一根绳子被风吹得晃晃悠悠的。

“就是它!那个女人就是用这个上吊的!”老婆婆在外面大喊大叫。

不知怎么的,我好像真的看见了一条人影正套在绳子里,随着惯性晃动,每晃动一下,就会踢到墙壁,发出“咚”的一声。

“作孽了!作孽了!你怎么把鬼放出来了!”老婆婆还在外面呼天抢地的。

我听得心烦意乱,走过去想要叫老李。

我刚靠过去,就听到了一道很细微的声音。

像是婴儿的哭声,这声音,正是从老李那边传来的。

我头皮都炸了,这鬼地方太邪门了!

“老、老李?”

他不理我,依旧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清晰.

那个位置,像是从他嘴巴里发出来似的。

我握紧电棍,随时准备敲下去。

突然,老李转过头,朝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天杀的。

我们共事一个月了,从来没见他笑这么丑过,跟鬼上身似的!

“看!”老李示意我看他手里的东西。

是一只小奶猫,似乎还没断奶,可怜兮兮的喵喵叫,跟婴儿的哭声很像。

我松了口气。

老李出去跟老婆婆解释,“烂尾楼有很多流浪猫,母猫没地方产子,只能躲进住户家里,你晚上听到的婴儿哭声就是这个,要是觉得烦人的话,不妨喂它点吃的。”

“至于拍皮球的声音,是因为水管老化,水排不出去,堵在了水管里形成的,来听听看。”

老婆婆将信将疑的把耳朵贴在水管上,果然能听到怪声。

她狐疑的看着老李,“是不是真的?”

“比金子都真,阿姨,我们要相信科学!”

被老李这么一说,不止老婆婆,连我都松了口气。

老李睨了我一眼,“小程,来组里多久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乖乖回答,“半年了。”

“半年还不能改掉你那胡思乱想的坏毛病?”老李声如洪钟,“组织守则第一诫是什么?”

我下意识站了军姿,回答得铿锵有力,“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去,把那扇门打开。”他朝一间卧室扬了扬下巴。

“啊?”这可是鬼屋啊!

老李皱眉,“坚定自己的信念,快去!”

万恶的资本主义!

为了那三两碎银,再不乐意,我也只能照做。

整间房都没有锁门,我轻而易举的推开了卧室。

出乎意料的,里面很干净,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瓶子,里面装满了水,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泡在里面。

我忍不住走过去想要看清楚。

那是一个小人,只有巴掌大,婴儿似的蜷缩在一起。

难道是温诗允的孩子?

太可怜了!

我不忍再看,连忙收回目光,然而,往回走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注视感让我如芒在背。

我下意识回头,那个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瓶口,正直勾勾的盯着我,见我看过去,居然朝我咧嘴一笑。

“爸爸!”

我惨叫一声,就听他继续说,“小心那个人……”

哪个?

你才是最恐怖的,好吧?

我想找老李诉苦,臀部突然被踹了一脚,要出口的话被哀嚎代替。

“别一惊一乍的!”

老李板着脸训我,老婆婆站在他旁边,捂着嘴偷笑。

我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瞬间手脚冰凉。

太近了!

他们站的太近了,据我所知,老李有洁癖,不会允许别人靠那么近。

那个婴儿叫我小心谁?

老李还是老婆婆?

3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魂不守舍的。

老李给了我一颗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都这样,慢慢就习惯了,你只要记住第一诫,无论多离谱的事,就会有一个科学的解释。”

我拆开糖放在嘴里,一股薄荷味,脑子清醒了不少。

“所谓鬼魂,不过就是磁场罢了,你越害怕、越信奉,他的能量就越大,最好无视他,万事大吉。”

我忍了忍,还是问了出来,“你以前有遇到过鬼魂吗?他们会跟你讲话吗?”

老李一滞,明亮的眼睛划过一丝情绪,太快了,我捕捉不到。

“有。”他的声音变得很低沉,像是陷入了往事。

“带我那个师兄,是我们的部长,爱酗酒、脾气暴躁,我们第一次接到求助电话出任务时,我见到了一个恶灵,他说可以帮我,只要我杀了部长,就能坐上他的位置,升官发财。”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那你答应了吗?”

老李嘴角露出一个浅笑,转头凝视着我,“你猜。”

我摇摇头,“你虽然平时总是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比谁都细腻,偶尔我做错了事,你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面对再无理取闹的要求,都能耐心解释,你真的是一个好搭档。”

这番话我说得真心实意,老李却笑出了声。

“好搭档算不上,不过,我的确没有答应他,那个部长都到了退休的年纪,我何必多此一举?”

“我就当没这回事,一直等到老部长退休,我才知道,那个鬼魂也蛊惑了他,用的什么条件不知道,总之,是要他杀了我。”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我,眼里的情绪太深了,我看不懂。

“你看,我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吗?只要你不搭理那些恶灵,他们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我一怔,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鬼魂在让我小心老李的同时,也在蛊惑老李!

第一诫,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只是让我们不要相信,不相信就不会互相猜忌,更不会自相残杀!

我扭头看他,与他目光相撞,重重点了点头。

话说开了,我心情好了不少,甚至哼起了歌。

老李颇为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那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我很无语,“又怎么了?”

“你就不怕我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

我摆摆手,很笃定的说:“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老李一愣,嘴角不自觉露出个笑容,“臭小子。”

“怎么又骂我?你明天再想要我带早餐,那可不能了!”

“滚滚滚!”

“得嘞,下班!”

4

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个泡在瓶子里的婴儿。

小小年纪,鬼心如此险恶!

要不是老李实诚,我们得被他玩成什么样!

忙了一天,睡意袭来。

半梦半醒的时候,脸上突然有些痒,我用手挠了挠,竟然抓到一把像是头发似的东西。

我猛的惊醒,正对上一张鲜血淋漓的脸。

温诗允从墙里探出半个身子,黑洞似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救救我!”

我吓了一跳,瞬间坐直了身子,喘着粗气环顾四周,还是熟悉的房间,并没有什么温诗允。

没事没事,做梦罢了!

我捂着狂跳的心脏平复心情,一只惨白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惨叫一声,无数双手从床板上伸了出来,紧紧的按着我。

紧接着,温诗允从床尾爬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白睡衣,鲜血从她身上汩汩流出,沾湿了衣服,也沾湿了我的被褥。

她慢悠悠的朝我爬过来,血淋淋的脸上满是黑发,两种强烈的色差不停刺激着我的眼球,我忍不住撇过头。

她已经爬到了我面前,嘴巴一张一合,吐出几句破碎的话。

“救、救救……”

“怎么救,你说啊!”

浓烈的血腥味在鼻腔肆意蔓延,我浑身像是长满了虫子在撕咬,牵引得肌肉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李、李……”

不等她说完,桎梏突然消失,我猛的坐了起来。

还是梦啊?

我心有余悸的四处张望,生怕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

手机闹铃划破寂静,我抹了一下满是冷汗的额头。

天亮了!

我回想温诗允说的话。

李?

老李?

我懵了,这些鬼还真是执着,贼心不死的蛊惑我!

到了局里,我喝着豆浆,盘算着把昨晚的一切告诉老李。

一个许久没见的同学看到了我,跟我打了个招呼。

有些神秘兮兮的说:“跟着李博很惨吧?”

李博就是老李。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挺好的啊!”

一时间,老同学的表情有些精彩,“你可别被人骗了!你知道他怎么当上部长的吗?”

我摇摇头。

“因为带他的老部长死了,他才得以上位。”

“死了?”

我脑袋“哄”的一声炸开,是了,昨天跟我交心时,他说的是他自己还活着,并没有说老部长最后怎么样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师傅殉职,徒弟顶上,但是你应该知道,你们组性质特殊,当时都在传,李博跟恶灵合作,害死了老部长!”

老同学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才凑近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老部长的死亡原因,是中弹!”

结合昨天的事,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老李因为想要升职,所以听信了恶灵的谗言,杀了老部长!

那他会怎么对我?

此时,我的心情,比昨晚见到温诗允还要害怕!

老同学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同情,“最近你小心一点,下个月有调换名额,赶紧申请,不管他跟老部长的死有没有关系,这个人都太邪门了!”

我点点头,一转身,居然看到了老李!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身后,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老同学也吓了一跳,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走了。

老李盯着他的背影,直至完全消失,才扭头问我,声音轻得诡异,“他跟你说什么了?”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获取】即可解锁高能大结局~

请大家多多支持,创作需要鼓励~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二十二)

“你跟你男朋友吵架了?”

“呸!”赵丽颖两个眼珠子又瞪起来,怒气冲冲,“我们已经分手了!不对,是老娘我甩了他!”

“是吗?”林之校仿佛洞悉一切般的眯起眼。……

林之校和赵丽颖是同学兼死党,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桌,建立下了革命的友谊。要不是考上的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话痨赵丽颖绝对天天找林之校唠嗑人生。

赵丽颖虽名字俗气了点,人却美貌又时髦,从学生时期到出了社会工作,一路都有无数的追求者,平常就算不用花自己的钱,也能够靠着追求者捧上来的钱吃香喝辣。


“你跟你男朋友吵架了?”

“呸!”赵丽颖两个眼珠子又瞪起来,怒气冲冲,“我们已经分手了!不对,是老娘我甩了他!”

“是吗?”林之校仿佛洞悉一切般的眯起眼。……

林之校和赵丽颖是同学兼死党,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桌,建立下了革命的友谊。要不是考上的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话痨赵丽颖绝对天天找林之校唠嗑人生。

赵丽颖虽名字俗气了点,人却美貌又时髦,从学生时期到出了社会工作,一路都有无数的追求者,平常就算不用花自己的钱,也能够靠着追求者捧上来的钱吃香喝辣。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二十二)

林之校立马就把赵丽颖拖进旁边的楼梯道里,这里没有其他人,也不怕说话被别人给听见。

看着眼前这个放荡不羁的女人,虽浓妆也也这挡不住底下的黑眼圈,以为她是从夜店酒吧里鬼混后才过来的。

林之校立即掐着腰问她,“你怎么突然来这城市了?”

“还不是因为我想你了?”赵丽颖说着就要摸林之校的脸蛋。

两人身高差不多,一个168一个167,但因为赵丽颖穿着恨天高,足足比林之校高了一个头还不止。“去你的。”

林之校拍掉了赵丽颖的手,皱着秀气的眉毛问她,“你之前不是一直在苏州吗?突然跑到这里来,难

不成是因为……”


林之校立马就把赵丽颖拖进旁边的楼梯道里,这里没有其他人,也不怕说话被别人给听见。

看着眼前这个放荡不羁的女人,虽浓妆也也这挡不住底下的黑眼圈,以为她是从夜店酒吧里鬼混后才过来的。

林之校立即掐着腰问她,“你怎么突然来这城市了?”

“还不是因为我想你了?”赵丽颖说着就要摸林之校的脸蛋。

两人身高差不多,一个168一个167,但因为赵丽颖穿着恨天高,足足比林之校高了一个头还不止。“去你的。”

林之校拍掉了赵丽颖的手,皱着秀气的眉毛问她,“你之前不是一直在苏州吗?突然跑到这里来,难

不成是因为……”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二十一)

“干嘛啊?”赵丽颖十分不同意林之校的举动,“我知道医院不可以抽烟,这不是烟瘾犯了嘛。我那么善解人意,这不还特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抽呢。”

“……”闻言,对面的王一博的眉毛更皱了。

感情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在医院抽烟?

林之校暗地掐了赵丽颖的手臂一把,又和气地对着小王医生笑,

“小王医生你别生气,她是我朋友。”

林之校指了指自己脑袋的位置,讪笑道:“不好意思,她这里…有些问题。”

赵丽颖一听,两眼一瞪,立马就要还嘴,可惜又被林之校掐了一下,只好乖乖闭嘴。

小王医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面色缓和了很多,朝着林之校点点头就离开了。


“干嘛啊?”赵丽颖十分不同意林之校的举动,“我知道医院不可以抽烟,这不是烟瘾犯了嘛。我那么善解人意,这不还特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抽呢。”

“……”闻言,对面的王一博的眉毛更皱了。

感情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在医院抽烟?

林之校暗地掐了赵丽颖的手臂一把,又和气地对着小王医生笑,

“小王医生你别生气,她是我朋友。”

林之校指了指自己脑袋的位置,讪笑道:“不好意思,她这里…有些问题。”

赵丽颖一听,两眼一瞪,立马就要还嘴,可惜又被林之校掐了一下,只好乖乖闭嘴。

小王医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面色缓和了很多,朝着林之校点点头就离开了。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二十)

小王医生提醒道:“你好,医院不允许抽烟。”

本以为那女人会把烟掐掉,谁知她转头,露出一张媚态又美丽的脸,红唇故意朝着小王医生吞云吐雾,声音性感撩人“是吗?”

小王医生皱眉,再次强调,语气比初次的要强烈,“医院禁止吸烟。”

可女人却不为所动,依旧抽着烟,甚至还对小王医生抛媚眼。

林之校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是因为看到了小王医生,接着才看到了他身旁的女人。

她呼吸一滞,惊讶的看着那女人,朝着她喊道:“赵丽颖!!”

夏日晴空,本是太平的一天里。属于医院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有了一丝难得的生气。

性感女郎抽烟吞云吐雾,完全无视身后墙壁上大大的禁烟标志,以及她身旁已经开始冷脸的年轻医生。......

小王医生提醒道:“你好,医院不允许抽烟。”

本以为那女人会把烟掐掉,谁知她转头,露出一张媚态又美丽的脸,红唇故意朝着小王医生吞云吐雾,声音性感撩人“是吗?”

小王医生皱眉,再次强调,语气比初次的要强烈,“医院禁止吸烟。”

可女人却不为所动,依旧抽着烟,甚至还对小王医生抛媚眼。

林之校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是因为看到了小王医生,接着才看到了他身旁的女人。

她呼吸一滞,惊讶的看着那女人,朝着她喊道:“赵丽颖!!”

夏日晴空,本是太平的一天里。属于医院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有了一丝难得的生气。

性感女郎抽烟吞云吐雾,完全无视身后墙壁上大大的禁烟标志,以及她身旁已经开始冷脸的年轻医生。

赵丽颖不仅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她看见林之校,还扯着红唇露出八颗牙齿,

“哟,找到你了。”

“糟糕!”林之校心中警铃大作,立马三步并一步地跑过去,将赵丽颖手指夹着的香烟掐灭,丢到垃圾桶里,动作一气呵成。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一十九)

“刚才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

顾魏侧着脸,露出完美的侧脸线条,目光波动不大,他道:“认真工作。”

……

等小王医生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吓得一身冷汗,顾魏竟然没有责怪他耶!

顾医生真是宅心仁厚!

顾魏在小王医生心里的形象顿时又高大了一截,他以后一定会继续追逐着顾医生的脚步,在医学界成为有力量的一份子的!

抱着坚决的信念,小王医生去了厕所,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女人靠在厕所旁的墙壁上,神态自若的抽烟。

女人身材似乎很好,前凸后翘的,黑色复古的卷发微微遮住脸,只露出个大概,他只能看到她指尖燃着的烟。


“刚才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

顾魏侧着脸,露出完美的侧脸线条,目光波动不大,他道:“认真工作。”

……

等小王医生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吓得一身冷汗,顾魏竟然没有责怪他耶!

顾医生真是宅心仁厚!

顾魏在小王医生心里的形象顿时又高大了一截,他以后一定会继续追逐着顾医生的脚步,在医学界成为有力量的一份子的!

抱着坚决的信念,小王医生去了厕所,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女人靠在厕所旁的墙壁上,神态自若的抽烟。

女人身材似乎很好,前凸后翘的,黑色复古的卷发微微遮住脸,只露出个大概,他只能看到她指尖燃着的烟。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一十八)

一想到这,他的气势就矮了半截,奄奄地跟林之校道声谢,才敲了办公室虚掩着的门。

他一愣,顾医生果然心情不好,脸色好冷。

顾魏让他进来,神情如平时一般冷淡,问道:“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

小王医生战战兢兢地问出学术的问题,听完顾魏的解答后,又观察着顾魏的神色,却又瞄到了顾魏衣领处半露出来的红色痕迹。

是吻……吻痕!

小王医生的手开始发抖,甚至开始觉得顾魏会杀人灭口。

可顾魏始终都没有做出跟平时不一样的神情,小王却有些苦恼,怎么不威胁他一下?顾医生这个我行我素的样子,让小王医生更加慌了。

“顾医生。”小王医生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一想到这,他的气势就矮了半截,奄奄地跟林之校道声谢,才敲了办公室虚掩着的门。

他一愣,顾医生果然心情不好,脸色好冷。

顾魏让他进来,神情如平时一般冷淡,问道:“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

小王医生战战兢兢地问出学术的问题,听完顾魏的解答后,又观察着顾魏的神色,却又瞄到了顾魏衣领处半露出来的红色痕迹。

是吻……吻痕!

小王医生的手开始发抖,甚至开始觉得顾魏会杀人灭口。

可顾魏始终都没有做出跟平时不一样的神情,小王却有些苦恼,怎么不威胁他一下?顾医生这个我行我素的样子,让小王医生更加慌了。

“顾医生。”小王医生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一十七)

他又怕顾魏被小护士的美色误事,耽误自己的前程。

实习医生王一博思想再三,终于决定自己主动去道歉,并表明自己绝对不会把事情暴露出去的态度。

他坚定着脚步走向顾魏的办公室,一路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到办公室里走出来了林之校。

林之校看到实习医生的时候吓了一跳,害怕着自己被他给认出来,就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小王医生,找顾医生吗?他在里边。”

小王就是实习医生,他本人姓王,名一搏,周围的人都习惯叫他小王。

小王医生看着愁眉苦脸却硬装出一副若无其事模样的林之校,心底的压力更加沉重了。

他下意识认为是顾魏被他撞破事,一气之下,竟然连平时最器重的林护士都给责骂了,那他待会的处境岂不是更糟糕了...

他又怕顾魏被小护士的美色误事,耽误自己的前程。

实习医生王一博思想再三,终于决定自己主动去道歉,并表明自己绝对不会把事情暴露出去的态度。

他坚定着脚步走向顾魏的办公室,一路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到办公室里走出来了林之校。

林之校看到实习医生的时候吓了一跳,害怕着自己被他给认出来,就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小王医生,找顾医生吗?他在里边。”

小王就是实习医生,他本人姓王,名一搏,周围的人都习惯叫他小王。

小王医生看着愁眉苦脸却硬装出一副若无其事模样的林之校,心底的压力更加沉重了。

他下意识认为是顾魏被他撞破事,一气之下,竟然连平时最器重的林护士都给责骂了,那他待会的处境岂不是更糟糕了。

阿呼

相顾一校(一百一十六)

实习医生王一博这一整个下午都过得提心吊胆、诚惶诚恐的,因为自己发现顾医生在办公室和护士做的事情。

他背景家境都很一般,一路靠着优异的成绩,幸运地被分到了医生界精英顾魏的手下实习。

勤勤恳恳的,待人友善。虽然平时顾魏没对他笑过,且一直冷面着,看不出来他的成绩在顾魏心里是高是低。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让顾魏对他刮目相看的。

谁知道,今天出了这个茬子,他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无论是小护士的脸还是身体,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小护士抱着顾医生,还抱得很紧。

“哎……”叹气,实习医生就怕自己被顾魏开除了,失去了顾魏这么好的导师,那以后还能有什么机会在医学界出头?

实习医生王一博这一整个下午都过得提心吊胆、诚惶诚恐的,因为自己发现顾医生在办公室和护士做的事情。

他背景家境都很一般,一路靠着优异的成绩,幸运地被分到了医生界精英顾魏的手下实习。

勤勤恳恳的,待人友善。虽然平时顾魏没对他笑过,且一直冷面着,看不出来他的成绩在顾魏心里是高是低。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让顾魏对他刮目相看的。

谁知道,今天出了这个茬子,他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无论是小护士的脸还是身体,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小护士抱着顾医生,还抱得很紧。

“哎……”叹气,实习医生就怕自己被顾魏开除了,失去了顾魏这么好的导师,那以后还能有什么机会在医学界出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