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看剧

17.7万浏览    586参与
FOREST

  应该说是本年度看过的最好的一部剧。融合了大量的科幻、哲学、玄学等一些列元素后却不显得突兀,反而恰到好处,既有观赏性,又有思辨性。

  最触动的还是Jonas和Martha的爱情,无论经过了多少次循环,无论经过了几次时空穿梭,他们都无法放下对彼此的执念与渴望,这是感动的,但循环因而不断,这又是悲哀的。

  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才是永恒的?也许伟大到足以被人记住的人们是不会消失的。但当Jonas和Martha消逝的时候,他们的身体融成点点星光,归于夜空,自从之后,永永远远的在一起。浩渺的宇宙太大,人却太渺小,但只要我们用力活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这便是永恒的。

  应该说是本年度看过的最好的一部剧。融合了大量的科幻、哲学、玄学等一些列元素后却不显得突兀,反而恰到好处,既有观赏性,又有思辨性。

  最触动的还是Jonas和Martha的爱情,无论经过了多少次循环,无论经过了几次时空穿梭,他们都无法放下对彼此的执念与渴望,这是感动的,但循环因而不断,这又是悲哀的。

  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才是永恒的?也许伟大到足以被人记住的人们是不会消失的。但当Jonas和Martha消逝的时候,他们的身体融成点点星光,归于夜空,自从之后,永永远远的在一起。浩渺的宇宙太大,人却太渺小,但只要我们用力活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这便是永恒的。

末人_yt

重生之当王妃成为王妃

[图片]
这是一个有关选择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被选择的故事。

在选择和被选择之间,女人们决定,杀死她们自己。

这里是瀚国,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女性的悲惨命运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直到某一天,事情迎来诡秘的转机。一个叫陆安然的女人,重生了。

经年,她在深山遇见修炼的萨满。

“万物生来,自得其法,就好似一条长河。若是你从中阻断了它的去向,它必然会另觅它途。”

萨满的话语穿透陆安然血红色的记忆,仿佛一瞬间潜入流年的长河,窥见她前世今生的去向。

这一次,什么将阻碍她?她和她同时代的女性们,又会寻找到一条怎样的道路?

请看重生剧《覆流年》,重新体会这个世界里女性们的命运。...


null
这是一个有关选择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被选择的故事。

在选择和被选择之间,女人们决定,杀死她们自己。

这里是瀚国,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女性的悲惨命运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直到某一天,事情迎来诡秘的转机。一个叫陆安然的女人,重生了。

经年,她在深山遇见修炼的萨满。

“万物生来,自得其法,就好似一条长河。若是你从中阻断了它的去向,它必然会另觅它途。”

萨满的话语穿透陆安然血红色的记忆,仿佛一瞬间潜入流年的长河,窥见她前世今生的去向。

这一次,什么将阻碍她?她和她同时代的女性们,又会寻找到一条怎样的道路?

请看重生剧《覆流年》,重新体会这个世界里女性们的命运。


01 选择的迷雾

景和某年,冬青成了一个丫鬟。

丫鬟是瀚国女子可从事为数不多的职业之一。尽管做丫鬟地位低下,而冬青还是视之为一个重要的机会。成为丫鬟之前,很难想象冬青到底都经历过什么。她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是在苏城的一家妓院门口。被殴打后,冬青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随身的小匕首,附上脖颈。

在瀚国,对于冬青这样的女性来说,社会的压迫巨大而无望。她们或是人市上流转的肉票,由于和买方权力地位上的悬殊差距,逃离、反抗几乎徒劳,自毁式的保全成为一种临时又决绝的选择。

如果说冬青颠沛流离的底层背景是其悲惨命运的底色,那么从市井转向天家,自毁却并未解除。同样是为了尊严,南宵的公主将匕首换作白绫,在自己的丈夫一朝天子面前吊死;皇子的生母用鸩酒洞穿咽喉,于贵妃和继子日后的高位中毒发。

在她们之中,冬青是幸运的,她遇到了陆安然。陆安然高价为冬青赎身后,信誓旦旦地告诉她:

“我救你是想放你自由,不是让你来当丫鬟的。”

当自由重新回到冬青的生命,冬青迎来的却是迷惘的恐惧。一个一无所有、只有自由的女性,随时面临被妓院和买家报复的风险。冬青站在原地,无所适从,无可安身。

女性的身体之上,自由释放出负面的信号:它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庇护的缺失,令侵害随时随地发生,让未来的噩梦无处不在。

陆安然似乎无法觉察到冬青背后的危机。她天然地认为,自由是件好事,那曾是她唾手可得的生活,和宫闱内的十年岁月相比尤其珍贵。然而陆安然察觉不到,所谓的女子的自由选择,其实很有限

市井职业将女子排除在外,朝堂谋略又将女子赶尽杀绝。女子做选择犹如在死胡同里碰壁,无论是出生就降临还是日后的闯入,来来回回只能筛选出哪块更容易让人头破血流。至于头顶的天空,狭隘且残忍,一端用残存的光亮照耀着死亡,另一端则让本能的仰望召唤着梦想。时间再拉长,困顿的心境也被添砖加瓦,日益风化,成为墙壁的一部分。往后再看,宜家宜室,助纣为虐,都可能是心底妥帖的应许。

在自由尽头,女子的选择是一团巨大的迷雾。在迷雾之中,锦衣玉食的富家小姐和流落风尘的贫贱丫鬟也没有分别:她们既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是谁。


02 “去成为”与“代价是”  

当陆安然站上行商的货船,世界就像迸溅的水花在她眼前展开。这是江河湖海的天赋。人的生命,只需要等着水的接天而至,也就有了显现的意义。水面的宽广是陆安然身后自由的迷思。船只管往前开,茫茫然无所适从。

直到一枚双鱼令交付她手,河流将人世的纷繁牵引回到她身上。一朵水花里的人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陆安然,她是父辈看重的嫡长女,是家族航运事业继承人,需要担负起振兴家业的重任。

陆安然看得见自身的使命,她看不见的是,“他人”赋予的身份无形之中变成“她人”的参照。一呼百应的阵仗里,庶出的妹妹,陆欣然,孱弱地站在众人的视线之外,正在计划去成为另一个陆安然。

瀚国的苏城,家庭经济分配讲求男女主次有别。一个儿子对家产轻言放弃,是因为男子的前程选择众多。他可以登科入仕,可以从军征战,最不济各种尝试失败,还可以退守祖荫。剩下的女儿们,在社会职业上没有出路。漫长的闺中岁月,能拥有陆安然那样的履历实属侥幸。对于普遍意义上的富家女子而言,自我的意识浅薄而局限。一个女人应当做什么?一个女人可以做什么?这些问题甚至没有提出的机会,它们被吞没在家庭关系的韧性里。父亲的公允,主母的善意,长姐的关照,亲情只是维护庶女附庸身份的幌子,谁都不能将她从男女尊卑有别的家庭次序中解脱出来。

城楼巍巍,高不胜寒。陆欣然站上去,幻想万人之上的瞩目,朝着瀚国第二有权势的男人大喊出一句:

“皇权富贵谁不想要!”

那一刻,陆欣然和陆安然一样,也满怀着对自我生活的野心。可眼看着嫡长女被给予财富和尊荣,一个庶女却与这一切无缘。

陆欣然决意争取。

长姐陆安然在及笄礼上出尽了风头,陆欣然心生妒意。柳姨娘叮嘱女儿要沉住气,一个黄毛丫头不足惧,反而是要抓紧瀚京的贵客蔡先生。生母用侧室的一生告诉陆欣然,做的好不如嫁的好,一旦高嫁,庶女也可超越嫡女,飞上枝头变凤凰。陆欣然别无她路,欣然接受。她下毒,诅咒,挑拨,背叛,嗑药求子,只为做到一件事:去成为万众瞩目的女主人

女主人——这个称谓一出现就说明了问题。一个真正的主人,是没有必要在前面加上女性做修饰的,女主人只不过是男主人附赠的荣耀。去成为女主人,要付出的代价是:将自己完全地出卖,随时等待被剥夺和舍弃。

可最先选择舍弃的却不是陆欣然。重生之后,陆安然为避免陆家产业成为皇权斗争的掌中之物,设计同父异母的妹妹嫁入庆王府,制造婚姻丑闻,败坏陆家航运的名声,借此退出朝堂斗争。当陆安然自视平安,返还故乡,等待她的是父亲陆轻舟的震怒。

“这就是你想的办法!如果我知道你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保护陆家,我宁可拼掉这条老命,也不能让你走上歪路!”

陆安然双膝跪地,她用实际行动向父亲证明,一个一家之主想要保全家庭,必要的时候可以毁掉双腿,构陷家人,即便断送家业也在所不惜。此时的陆欣然装疯卖傻地狞笑,或许想着,原来“女主人们”的命运都是相通的,无论生来既有还是拼死争求,都是活在外界的期待里,自以为是地想要,无能为力地代偿。到头来,陆安然却也和她陆欣然一样,是个没有自我、代价惨重的失败者。


 03 悬而未决  

从过去到现在,陆安然一直都很失败。她恋爱脑,嫁给渣男,送技术,送人头,一心一意辅佐老公上位,最后却害死父母、亲人、朋友,也把自己害死了。转世重生,怀抱满腔仇恨想要报复,手握十年重生剧本,还是被前夫牵着鼻子走。兜兜转转,陆安然又回到了庆王府的婚姻里。

虚弱至极的陆安然,一睁开就看到前夫噩梦般的面孔,她质问这个残忍的罪魁祸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她嫁给他?

“因为我恨你。我就是要用最恶心的办法,来报复你,来折磨你,要让你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一个失忆的恶人,尚且能对恨意如此坦然,刻骨铭心的受害者,大可以让对方付出代价。陆安然并不理亏,却迟迟无法将仇恨付诸行动。

她在犹豫什么?

棺盖沉重地关闭,没有一丝缝隙。黑暗中,空气渐渐稀薄。濒死挣扎中,陆安然的脑海中浮现幻觉。她看见一个痴心的人,听闻她的死讯,星夜兼程赶来,只为见她最后一面。

陆安然回想着关于穆川的一切,悔恨,遗憾,不停问自己,

“命运,明明给了我重新再来的机会,我什么执念于此,不能放下一切,与你长长久久?”

陆安然望着蔓上天空的青葡萄藤,前世记忆历历在目,和今生所见无法重叠。可恶的前夫借花献佛,把穆川的真情栽种抢夺为自己的功劳。陆安然觉察到上一段婚姻里种种的虚假细节,渐渐地,仅存的岁月静好也土崩瓦解。

“我自认为我一向看人准。”

陆安然反复强调这一点,她怀疑那个曾经自信满满的庆王妃从一开始就做错了选择。宣旨太监警告陆安然,皇家赐婚胆敢抗旨不遵,整个陆家都要为她一个准王妃陪葬。陆安然不以为然,她满心欢喜地视强迫为重视。

“依他的战功,讨要什么都不为过,可他偏偏只要了我。”

她看重别人的看重。接受父亲的家业是如此,接受陌生小侍卫私定终身是如此,接受皇家赐婚也是如此。由此默认,情感上的自我可以任由他人用利益兑换,只要足够重要。她以为这样就做成了自己最看重的自己。当别人将她放在了不合意的位置上,她才意识到那不是自己,而真正的自己身在何方,仍是未知。

陆安然去过一处私密之所,那里灯烛幽曳,保守着穆泽伤痕累累的童年。伤痛童年的尽头,是一座故人的牌位。

“我八岁那年,亲手用一杯毒酒,送我母亲上路。”

追思之际,前夫穆泽目的明确,他要好好过日子,将家庭和婚姻的幸福紧紧控制在自己手中。

相比之下,陆安然的婚姻信念几乎无可追溯,如同冬青的刀刃,陆欣然的凤钗,它们的出现偶然又必然。偶然在于,缺乏更多人物前史和社会现实的佐证;必然在于,缺乏本身就是现实。一种社会里,男性的形象多面复杂,而女性的因果千篇一律。女性的行为想要合乎情理,除非参照男性世界取而代之。可女人终究不是男人,再怎么将外界的标准自我内化,也总会面临不适。

从不适再向外探索,面临的则是更加悬而不决的道路。如何能保证下一次的个人幸福不是源自他人的安排?这样的幸福一旦到手,又如何能抵抗幸福感的诱惑,抽身回到广大的不适里,让自己有不必内化制度规则的苦难自由?好在陆安然在情感和家族利益之间徘徊,还不用想太远,她退回到了父亲的看重里,找回了那个不适的但相对安全的自我。这种安全唯一确定下来的是,她总要用她自己为别人的做所作为付出代价。


04 可能的转机  

入驻庆王府的众多女眷中,萧惊雀恐怕是最懂得代价的那一个。

她会深夜潜入兄长旧部军营,游说死士报复。

“我要你们,替我杀一个人。”

她也懂与仇人沽酒对饮,叫她静待挚爱之人的丧钟敲响。

“我怎么会让你心爱的人好好活着,我所承受的痛苦,今日也要你尝尝!”

萧惊雀的一生充满了刀兵相向,她是第一个剑指仇敌的女子,也是最后一个含恨自尽的女子。一端是拼杀,一端是自保,一把剑横亘中间。看起来,女子的仇恨不过是把孱弱的双刃剑,一面伤不了人,一面又吞噬了自己,刺出去便是牺牲,只有代价,没有回报。

死士刺杀失败后,萧惊雀觉得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她站在轩榭边妄自菲薄:

“是我无能,是我无能!”

而嬷嬷的话很快又让她清醒过来。

“王妃,你可得振作起来呀。要不然,谁为将军报仇呢?”

一根本快要湮灭的簪子猛然又刺回来,让心脏喷血。

那是她丈夫亲手摘下的凶器,在九月初八让它染了兄长的血,到九月初九又当着她的面用尸体拭净,连同她的心一齐丢到重阳高楼之下的深渊里去。

从深渊归来,萧惊雀早已不顾生死。她跪在冰冷的皇座前,声泪俱下控诉的都是陆安然的阴谋诡计,似乎一切都要归咎于最毒妇人心。而她没有忘记最后的真相:

“(我哥哥)被(庆王)殿下亲手杀害了!”

这是一种觉醒。当一个女人真正不再维护她依靠的男人,她就从对立面找到了自我。尽管她的自我和尖刻的仇恨捆绑在一起,但至少她不必再受凉薄的爱意操控,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向外行动的立足点。

这个偶然的奇点人迹罕至。只有陆安然看见,一个曾经的自己站在上面,救下了她。

萧惊雀动了胎气。她倒在床上对陆安然虚弱地讲:

”你留在穆泽身边,其实就是为了要对付他,是么?”

萧惊雀洞晓一切,陆安然不置可否。

“那你便再努力一些,别叫我失望。”

到此为止,陆安然的重生才展现某种意义。她的选择不止关乎她一个人,还影响着其他类似的命运。萧惊雀给予陆安然勇气,是她在就救她。

万事万物的长河,本就能自行另觅他途,她为什么不去当改变的那一个?她和她们,本就是不断改变的那一个个。

也许未必是要谁付出代价。于流年岁月中徘徊的女子们四壁受困,静如死水,只等着墙外的一粒尘土坠落其中,激荡起苦难的涡旋,而后发问:若我不是我,我又会是谁?

求索数十载,悬吊未能决。这是瀚京城女子缥缈又坚毅的生命河流,也是天下女子都可能会面对的今后:如何从男性建立的世界观念里走出一条独立的自我道路?

并没有确切的答案,而过往带来一些启示。这样的道路上,一份冬青的抵抗,或可唤得同行者的揭竿而起;一份陆欣然的欲望,或是向外开拓的炙烈指南;一份萧惊雀的仇恨,或是粉碎桎梏的雷霆之锤;一份陆安然的自由,或能永葆真挚无暇的赤子之心。尽管各人有各人的局限,但当许多的个人有意识地站在十字路口,合众的命运也就百转千回,拥有无限可能。无论可能好坏,她们都应该领受“去成为”的两面性,在顺境中不忘质疑,在逆境中不至愧赧,接纳在不断的未知变动中才能成立的自己。

离开瀚京那天,陆安然看到她一生中最珍贵的画面。即便她已分不清它们是现实还是梦境,她还是难以忘怀。时间的水流经过了她的生命,再怎样倾覆,烧毁,也无可撤回。她决定回到奔涌的河流里去。当她再站上船头,扬起风帆,也许仍旧不知船将开往何处,而无论什么方向,都是向前开。

a

2012 欢迎光临洗衣店


剧情真的很磨人. 但结局也真的很甜

2012 欢迎光临洗衣店


剧情真的很磨人. 但结局也真的很甜

初心未眠

关于萧元漪为什么没发现嫋嫋用幼儿书案的一点小解答(应该?)


p1:嫋嫋的幼儿书案

p2,p3,p4:嫋嫋一直用的书案

p5:二叔的书案


请各位注意这几张截图,书案的桌面都到人身体的哪部分……


于是问题来了:

到底是二叔也用的幼儿书案还是嫋嫋的幼儿书案只是出现过一次的摆设,嫋嫋说还行,不是用习惯了,而是压根就没用,她用的一直都是阿母的书案?


有请当事人解答疑惑:


嫋嫋(两手食指对戳,眼神飘忽不定):呃……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一直用的都是阿母的书案……(捂脸)


(ps: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但凡你仔细看看嫋嫋的幼儿书案和一直用的书案,桌面上放竹简...

关于萧元漪为什么没发现嫋嫋用幼儿书案的一点小解答(应该?)


p1:嫋嫋的幼儿书案

p2,p3,p4:嫋嫋一直用的书案

p5:二叔的书案


请各位注意这几张截图,书案的桌面都到人身体的哪部分……


于是问题来了:

到底是二叔也用的幼儿书案还是嫋嫋的幼儿书案只是出现过一次的摆设,嫋嫋说还行,不是用习惯了,而是压根就没用,她用的一直都是阿母的书案?


有请当事人解答疑惑:


嫋嫋(两手食指对戳,眼神飘忽不定):呃……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一直用的都是阿母的书案……(捂脸)




(ps: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但凡你仔细看看嫋嫋的幼儿书案和一直用的书案,桌面上放竹简的小木突,就会发现一个是直的,一个是斜的,明显不是同一张😂)


所以,也甭怪萧元漪为啥没发现嫋嫋用幼儿书案了,因为那张幼儿书案就是出现过一次的摆设,嫋嫋一直用的,都是她的书案,她能发现个毛线……



提可塔克追剧

《月升沧海》12-13集:凌不疑的孤独 今夜尤为触目


今夜在越妃寝殿对峙的这场戏,仿佛看到十五年前孤城一案的影子。当年几家武将皆有参与,各怀鬼胎,互相利用,互相隐瞒。


寝殿对峙的四人,文帝想求稳定,越妃顾念母族,小越侯贪生怕死,凌不疑有血仇欲报。居高临下审问的三个人看起来同仇敌忾,实则是凌不疑的孤军奋战。


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是文帝一贯作风。他说案情交给他,一定没问题,可交给他就意味着再无下文。他嘴上宠爱凌不疑,怀念霍将军,可面对霍家灭门血仇和霍君华从凌家受到的屈辱,他依然可以视而不见,安心坐稳位置。


都说越妃清醒。她是清醒,能清醒地权衡利弊,也能清醒地说些拿...

《月升沧海》12-13集:凌不疑的孤独 今夜尤为触目


今夜在越妃寝殿对峙的这场戏,仿佛看到十五年前孤城一案的影子。当年几家武将皆有参与,各怀鬼胎,互相利用,互相隐瞒。


寝殿对峙的四人,文帝想求稳定,越妃顾念母族,小越侯贪生怕死,凌不疑有血仇欲报。居高临下审问的三个人看起来同仇敌忾,实则是凌不疑的孤军奋战。


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是文帝一贯作风。他说案情交给他,一定没问题,可交给他就意味着再无下文。他嘴上宠爱凌不疑,怀念霍将军,可面对霍家灭门血仇和霍君华从凌家受到的屈辱,他依然可以视而不见,安心坐稳位置。


都说越妃清醒。她是清醒,能清醒地权衡利弊,也能清醒地说些拿捏得当的话语,所以才能骗过弹幕里的太多人。那句“陛下如此优柔寡断”的嘲讽,分明是在提醒小越侯闭嘴,不要继续在雷点上蹦迪。她谈起霍家眼中含泪,并不妨碍这些年一直包庇害死霍家的三兄。


之前在想,导演要到底怎么铺垫,才能让凌不疑新婚夜复仇的行为合理化。看到这里终于明了,凌不疑身边皆是看起来关心自己的长辈,可这份关心,夹杂的情感太多。每个人背后都打着自己的算盘,在不触犯利益的情况下,父慈子孝,和乐融融,若是揭开伪善触碰到核心层,每个人都开启了战斗模式,和稀泥的和稀泥,唱双簧的唱双簧。而他凌不疑还巴望着真能靠证据,真能通过正常渠道为霍家报仇,简直就是天大讽刺。


人的心只有一颗,一辈子心死一次也就无望了。这仇只能自己报,这命唯有自己扛。他决定向少商迈出一步,是因为彼时已获得重要线索,证据链即将完善。而今夜,再多证据也于事无补,因为你永远也敲不醒一个装瞎之人。


走到这一步,凌不疑没想到过,他只是被文帝和这皇宫的糖衣炮弹诓骗太久,天真地相信正义,相信真相。命运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又将他扔至半途,接下来,硬着头皮只能自己上,没有路就用刀剑劈开。


有些人,对不住,就只能对不住了,他心疼无奈,但无能为力。人物的悲情色彩就此展现,矛盾将他的未来一劈两半,一半是骄阳(爱情),一半深渊(复仇),在他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计划之后,便也伤害了命中挚爱,失去了此生最宝贵的东西。


都说凌不疑英勇威武,宛若天神,可他也不过二十一岁的孤苦儿郎,他守着万家灯火、星汉灿烂,可这世上又有几人对得住他?

提可塔克追剧

《苍兰诀》男主人设——三界无敌强,跳出礼教外

想了想,东方青苍作为男主的爽点在哪,那就是没有盲点的强。


一是武力值超级无敌的高,无人并肩的高,艳压众仙的高。一群仙界boss对抗得要死不活,东方也不过就是热热身而已,不会动不动吐血受内伤,没养好又继续打,最后千疮百孔,油尽灯枯。


二是冲破礼教第一人。有些仙侠剧虽然男主武力值高,但还是迫于责任、家族、师门等种种原因让自己束手束脚。但东方蔑视三界,想干啥干啥,一副“谁都别想管本座”的姿态。


这种角色跟女主谈恋爱,外力阻隔少,全凭俩人心意,真的很省事。仙侠剧要么就全方位提高品质,拍得荡气回肠,要是演员咖位和预算有限,干脆在剧本上下功夫,把不必要的弯弯绕绕去掉,再提高特效水平,大家......

想了想,东方青苍作为男主的爽点在哪,那就是没有盲点的强。


一是武力值超级无敌的高,无人并肩的高,艳压众仙的高。一群仙界boss对抗得要死不活,东方也不过就是热热身而已,不会动不动吐血受内伤,没养好又继续打,最后千疮百孔,油尽灯枯。


二是冲破礼教第一人。有些仙侠剧虽然男主武力值高,但还是迫于责任、家族、师门等种种原因让自己束手束脚。但东方蔑视三界,想干啥干啥,一副“谁都别想管本座”的姿态。


这种角色跟女主谈恋爱,外力阻隔少,全凭俩人心意,真的很省事。仙侠剧要么就全方位提高品质,拍得荡气回肠,要是演员咖位和预算有限,干脆在剧本上下功夫,把不必要的弯弯绕绕去掉,再提高特效水平,大家一心求个爽字,追剧倒也快乐。

提可塔克追剧

第七集:我本可忍受黑暗 如果不曾遇见阳光


不曾被命运偏爱的小兰花,卑微且清醒,当莫名的“关爱”从天而降也不敢尽情吮吸,总不可避免去朝坏的一面设想。当她开始担忧失去后的“无法习惯”,便意味着依赖已在心中滋长。因为足够警醒,所以谨小慎微,微妙的情感波动也会在内心大敲警钟。


而另一面的东方青苍,从冷漠地完成目的、对小兰花的主观感受不管不问,到如今试图理解小兰花的喃喃自语。不知觉的“在乎”在体内攀缘而上,心动而不自知。


两个角色都对亲密关系有一定程度的排斥,东方更是典型的回避型依恋人格。因为害怕失去,一个拒绝开始,一个佯装冷酷。圣洁神女和邪恶魔尊,两份“缺失”的人格相互取暖......

第七集:我本可忍受黑暗 如果不曾遇见阳光


不曾被命运偏爱的小兰花,卑微且清醒,当莫名的“关爱”从天而降也不敢尽情吮吸,总不可避免去朝坏的一面设想。当她开始担忧失去后的“无法习惯”,便意味着依赖已在心中滋长。因为足够警醒,所以谨小慎微,微妙的情感波动也会在内心大敲警钟。


而另一面的东方青苍,从冷漠地完成目的、对小兰花的主观感受不管不问,到如今试图理解小兰花的喃喃自语。不知觉的“在乎”在体内攀缘而上,心动而不自知。


两个角色都对亲密关系有一定程度的排斥,东方更是典型的回避型依恋人格。因为害怕失去,一个拒绝开始,一个佯装冷酷。圣洁神女和邪恶魔尊,两份“缺失”的人格相互取暖,反差下的互补成就圆满。 

提可塔克追剧

看凌不疑忍得辛苦样,压抑气息声音发抖的。

首先可以排除凌不疑不行。

那到底是谁不行?让我尊贵vip只能看奶粉广告?

我宣布:星汉片方从此是内娱第一下头片方,气氛都到这了,你礼貌吗!

谁要看星汉时刻!我要看春宵时刻!

看凌不疑忍得辛苦样,压抑气息声音发抖的。

首先可以排除凌不疑不行。

那到底是谁不行?让我尊贵vip只能看奶粉广告?

我宣布:星汉片方从此是内娱第一下头片方,气氛都到这了,你礼貌吗!

谁要看星汉时刻!我要看春宵时刻!

提可塔克追剧

《星汉灿烂》第七集镜头美学


唯美镜头下隐藏的导演深意。


1️⃣程少商视角下的凌不疑(图1-2)


之前专门写过程少商视角下的凌不疑,高冷、孤傲,不带半点生气,所以对凌不疑表现的好感犹豫不决、心怀不定。这里再添一个镜头作证。大火之下,凌不疑放下程少商便转身逆行。在少商看来,他位高权重,身负要职,是个危险面前护百姓周全的大英雄,而自己只是百姓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你说她心动过吗?痴傻注目的模样很难说内心毫无波澜。但这份悸动,像凡人对天神,自知天差地别,只能静静仰望,却不敢憧憬。


2️⃣大火与灯火  毁灭与繁华(图3)


灭火戏的最后两个镜头。程少商身旁是慈......

《星汉灿烂》第七集镜头美学


唯美镜头下隐藏的导演深意。


1️⃣程少商视角下的凌不疑(图1-2)


之前专门写过程少商视角下的凌不疑,高冷、孤傲,不带半点生气,所以对凌不疑表现的好感犹豫不决、心怀不定。这里再添一个镜头作证。大火之下,凌不疑放下程少商便转身逆行。在少商看来,他位高权重,身负要职,是个危险面前护百姓周全的大英雄,而自己只是百姓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你说她心动过吗?痴傻注目的模样很难说内心毫无波澜。但这份悸动,像凡人对天神,自知天差地别,只能静静仰望,却不敢憧憬。


2️⃣大火与灯火  毁灭与繁华(图3)


灭火戏的最后两个镜头。程少商身旁是慈爱的阿父,身后是繁华灯火。凌不疑身旁是毁灭的大火,身后是肃杀的黑甲卫。二人遥遥相对,大火隔开了肃杀与慈爱,毁灭与繁华,暗示着彼此命运的天差地别。谁也不知,正是这两个本不该在一起的人,之后将奋不顾身、跨越沧海,携手谱写生死悲壮。

提可塔克追剧

【分析】复盘第7集:正旦夜的一见钟情


之前在评论里看到大家讨论过凌不疑到底喜欢程少商什么。我认为除了宏观上具备相同的性格底色,一定会有那个动心瞬间。小说中的凌不疑说,一见钟情在正旦。


那夜的程少商是什么样子?一身烈烈红衣,像一只鲜活的兔子在人群中蹦跳,周围父兄环绕,三代同行,少商眼中充满了对世界的探索。彼时的凌不疑,雕像般挺立于高耸黑暗处,孤独落寞,充斥肃杀之气,他的脚下是上元节的灯火璀璨,自己却置身于喧闹之外。画面中冷暖色调对比,产生强烈的人物反差。


凌不疑眼中的程少商,活泼,欢乐,阖家美满,是他曾经拥有、如今欠缺,以及十几年来渴望成为的模样。这里有人要说程少商曾经留守儿童......

【分析】复盘第7集:正旦夜的一见钟情


之前在评论里看到大家讨论过凌不疑到底喜欢程少商什么。我认为除了宏观上具备相同的性格底色,一定会有那个动心瞬间。小说中的凌不疑说,一见钟情在正旦。


那夜的程少商是什么样子?一身烈烈红衣,像一只鲜活的兔子在人群中蹦跳,周围父兄环绕,三代同行,少商眼中充满了对世界的探索。彼时的凌不疑,雕像般挺立于高耸黑暗处,孤独落寞,充斥肃杀之气,他的脚下是上元节的灯火璀璨,自己却置身于喧闹之外。画面中冷暖色调对比,产生强烈的人物反差。


凌不疑眼中的程少商,活泼,欢乐,阖家美满,是他曾经拥有、如今欠缺,以及十几年来渴望成为的模样。这里有人要说程少商曾经留守儿童的命运同样凄惨,可在凌不疑的视角下,凄惨只是他人传说,他本人并未有鲜明直观的认识。在对程少商概念化的“听说”之下,再对比灯会亲眼所见的炽热灵动,这种“重生”的冲击感会更深入人心。


程少商的生命力是凌不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而起初动情也只是希望她过得好,在背后默默为她与楼垚的幸福生活铺路。十五年后父母归来的程少商能生活和美,他这仇恨下飘荡十五年的游魂也有了慰藉。


再看第二幕,火场救人。

从小说中可知,凌不疑小时候躲在暗格里,看凌益拿走父亲的人头,他以为自己要被烧死,大火留下的只有童年惨绝人寰的记忆。而从火灾现场救下程少商,不远处传来程父呼唤女儿的声音,“阿父”“嫋嫋”“阿父”“嫋嫋”……失而复得的欣喜与焦急吸引凌不疑转身回望,一边是象征着霍家被灭门的大火,一边是他渴望的亲情,驻足的瞬间,勾起他温馨又伤心的往事。程少商再一次敲击着凌不疑内心的柔软。


平行世界的另一种命运,带着幻想与寄托,再加上同样的放荡不羁、离经叛道。这,便是爱开始的动机。 


提可塔克追剧

凌不疑: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凌不疑背负满门血仇,本以为会被戾气吞噬,没想到内心深处固守的却是这漫天人间星河。他没有怒问苍天为何待人不公,更没有自暴自弃就此消沉,他只是默默扛下逃无可逃的命运,把仇恨埋在心间,把星星藏进眼中。他要为霍家所代表的人间正义讨回公道,更要为千家万户免此劫难撑起臂膀。


他像黑夜中的孤鹰,在都城上空盘旋。众人仰头,不知这身影的来路归途,灯火璀璨仿佛也照不亮披风一角。这千门万户无一处是他的归宿,他却为千门万户的归宿无悔追逐。

凌不疑: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凌不疑背负满门血仇,本以为会被戾气吞噬,没想到内心深处固守的却是这漫天人间星河。他没有怒问苍天为何待人不公,更没有自暴自弃就此消沉,他只是默默扛下逃无可逃的命运,把仇恨埋在心间,把星星藏进眼中。他要为霍家所代表的人间正义讨回公道,更要为千家万户免此劫难撑起臂膀。

 

他像黑夜中的孤鹰,在都城上空盘旋。众人仰头,不知这身影的来路归途,灯火璀璨仿佛也照不亮披风一角。这千门万户无一处是他的归宿,他却为千门万户的归宿无悔追逐。

提可塔克追剧
《月升沧海》2-3集:程少商的...

《月升沧海》2-3集:程少商的倔强


很多人觉得程少商倔强、要强、不懂事,不懂朝堂波云诡谲,却还要自以为是强出头,对凌不疑的劝说也不以为意。


但有没有想过,她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女娘能鼓起如此勇气去迎战体量大她无数倍的圈层,为的又是什么?如果没有凌不疑将她拉进纷争里,她又岂会遭受诸多无妄之灾?在宫外,她挨了巴掌必定还手,挨了嘲讽绝对嘴不饶人。可是在宫内,为了凌不疑,这些本不属于她的针对通通被她独自咽下。


做个凌不疑背后的女人是挺轻松,像小白兔似的躲在他披风之下,风吹日晒、狂风暴雨皆不害怕。可这样的岁月静好是凌不疑独自苦撑换来的,她不愿如此,皆因心疼。她希望成为凌不疑并肩而立的战...

《月升沧海》2-3集:程少商的倔强


很多人觉得程少商倔强、要强、不懂事,不懂朝堂波云诡谲,却还要自以为是强出头,对凌不疑的劝说也不以为意。


但有没有想过,她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女娘能鼓起如此勇气去迎战体量大她无数倍的圈层,为的又是什么?如果没有凌不疑将她拉进纷争里,她又岂会遭受诸多无妄之灾?在宫外,她挨了巴掌必定还手,挨了嘲讽绝对嘴不饶人。可是在宫内,为了凌不疑,这些本不属于她的针对通通被她独自咽下。


做个凌不疑背后的女人是挺轻松,像小白兔似的躲在他披风之下,风吹日晒、狂风暴雨皆不害怕。可这样的岁月静好是凌不疑独自苦撑换来的,她不愿如此,皆因心疼。她希望成为凌不疑并肩而立的战友,想走他走过的路,感受他一路的成长艰辛,分担他的重负,无论他在与不在,她都能独自应对,而不成为拖累他的负担。


这是程少商生而为人的自尊,也是想拼命填补自己在凌不疑过去十五年中所缺失的感同身受。说起来确实是以身犯险,简直不要命了。疯不疯狂?可这疯狂随了谁,我不说。


凌不疑说他想守护这天下的万家灯火,那一瞬间眼中的星辰照亮了程少商的夜空。她看到了一副发光的灵魂,心生向往,所以渴望追逐。这份追逐,不是在凌家后花园做个安分守己的妇人,而是同样成为光、散发光。


程少商说,“哪怕是死在奋力搏杀之中,我也不想坐以待毙,束手无策。”正因这份倔强,她才能在凌不疑复仇之后,以弱女之躯陪他奔赴天涯,也能在她苟活后努力查询真相还凌不疑正义。


程少商不是六边形样板人格,她的灵魂必然凹凹凸凸,像有满有缺的月亮。但这样的人格,恰是凌不疑眼中“全都城 最好 最好的女娘”。

提可塔克追剧

《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

【2-3集 程少商:不做娇枝做野草】


从小被忽视,连自己也下意识地轻待自己。基本的待客礼仪,她都怕是给对方添了麻烦。习惯性委屈、将就、马马虎虎,笑嘻嘻说自己皮糙肉厚。可分明是朵容貌娇艳的玫瑰,怎就生得根茎满是荆棘?


不会哭的孩子没糖吃,没奢望的孩子死心早。表面大大咧咧并非程少商生性如此,只是等也无用,盼也无望,干脆自我催眠:家族的庇佑、父母的宠爱皆不需要。时间久了,骗得自己也要信了这副厚脸皮。


众人只夸她的自贬是不加修饰的坦诚直率,却不知晓,先把自己踩进尘埃只是无奈自保。她也会难堪尴尬,可自己让自己尴尬,总比别人让自己尴尬更有心理...

《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

【2-3集 程少商:不做娇枝做野草】


从小被忽视,连自己也下意识地轻待自己。基本的待客礼仪,她都怕是给对方添了麻烦。习惯性委屈、将就、马马虎虎,笑嘻嘻说自己皮糙肉厚。可分明是朵容貌娇艳的玫瑰,怎就生得根茎满是荆棘?


不会哭的孩子没糖吃,没奢望的孩子死心早。表面大大咧咧并非程少商生性如此,只是等也无用,盼也无望,干脆自我催眠:家族的庇佑、父母的宠爱皆不需要。时间久了,骗得自己也要信了这副厚脸皮。


众人只夸她的自贬是不加修饰的坦诚直率,却不知晓,先把自己踩进尘埃只是无奈自保。她也会难堪尴尬,可自己让自己尴尬,总比别人让自己尴尬更有心理准备些。


她小心翼翼地躲避明枪暗箭,母亲不喜欢的一身刺是弱小的她仅有的盔甲。她艰难地穿过丛林沼泽,一身泥泞匍匐至阿母前,骄傲地将残破花枝举过头顶,等待一句迟来十五年的夸奖。结果阿母望着满身污泥,满面嫌弃斥一声“成何体统”。


她知道自己不配,不配阳光恩泽,不配沃土栽培,不配娇艳多姿,亦不配迎风招展。做不了富贵花,只能继续匍匐,却意外长成了漫山遍野的草,随风滚浪,连片如海。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待在私人花园做一株娇枝,程少商就是马蹄下的碧绿。有人爱华贵牡丹,享世人艳羡。有人爱清新野草,独守一方坚韧。皇后是少商心中的白月光,少商又何尝不是陪伴皇后点缀黑夜的星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