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l

69.5万浏览    30747参与
蒲苹果= 🦨

【佛耶戈佐伊奇遇】0.01s

summary:2021年11月6号,与DK的第四局比赛,赵礼杰在摸到键盘的一瞬间,好像触电一样地感知到一些事。

·EDG冠军皮肤梗

·中野选手一句话出没,非cp向不打tag了


    拜托!还有什么比这更糟吗?暗影岛,又黑又臭,这儿是连死神那家伙都不乐意来的地方,到处泛着幽暗的绿色浮光。确实,在那场死灵魔法大灾难之后,原本钟灵毓秀的福光岛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佐伊吸吸鼻子,夸张地打了一个喷嚏。

    真冷啊,比太空宇宙还要冷。不,怎么说呢,宇宙是那种,紫色的,神秘的,低温的寒......

summary:2021年11月6号,与DK的第四局比赛,赵礼杰在摸到键盘的一瞬间,好像触电一样地感知到一些事。

·EDG冠军皮肤梗

·中野选手一句话出没,非cp向不打tag了


    拜托!还有什么比这更糟吗?暗影岛,又黑又臭,这儿是连死神那家伙都不乐意来的地方,到处泛着幽暗的绿色浮光。确实,在那场死灵魔法大灾难之后,原本钟灵毓秀的福光岛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佐伊吸吸鼻子,夸张地打了一个喷嚏。

    真冷啊,比太空宇宙还要冷。不,怎么说呢,宇宙是那种,紫色的,神秘的,低温的寒冷,而暗影岛,是那种阴森森的,吓唬人的冷。


    佐伊想打开传送门,星灵魔法在她的指尖汇集成一个点,然后扑地一下,冒了一点儿萤火虫一样的光点,一闪,就不见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传送门打不开了,好吧,都怪奥瑞利安·索尔,都是他的错!弄丢了佐伊的皮球不说,还说要比赛谁先找到,失败那方要给对方讲一个故事。佐伊势在必得,她喜欢听这个老家伙讲故事,随后她跳入传送门,在穿梭了好几个地方之后降落到了这里,传送门就消失了,也召唤不出来了。

    佐伊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法会突然失灵,但显然,倘若会为此感到惊慌失措,或者感到恐惧后悔,那就不是佐伊了。她张开手掌,用星星打出火花来照路。她想自己的皮球应该不会在这地方,因此先找条出去的路才比较重要。


    “什么人?!”


    佐伊瞪大眼睛,她不当心踩着一只弱小的幽魂。幽魂发出叫声,前边的断垣下站着一个人——算了,看那样子他已经不是人类了。他的头发是纯白色,卷曲的弧度如同包围着暗影岛的海浪,皮肤苍白枯槁,胸口有一个硕大的三角形伤口,无尽的黑雾,正从那口子里汩汩涌出。佐伊躲到石头后面,敏锐地感知到那个大鬼魂正在靠近,他手里握着把长剑,曳地而行,发出令人脊背发毛的声音。


    “呜哇——”佐伊大叫一声,踢出一个星光闪耀的泡泡,也不看打中没有,头也不回地朝反方向跑走了。



    第二次碰到那个大鬼魂,是在一汪池子边上,正坐在那里清洗,擦拭他的巨剑。被灌注死灵魔法的长剑已经不需要普通的磨刀石——那是专门给凡间的生物和人类用的,而魔法已经能够让它变得足够锋利,足够斩断任何东西,生与死,过去与未来。


    这一次佐伊看清了他。佛耶戈,一千年前的邪恶国王,头顶上诡异的王冠正显明了他的身份。对于星灵来说,知晓一个人的过去未来是很简单的事,只要一瞬间,佐伊就看清了佛耶戈作为人类的混蛋国王时候那些事儿。


    “星灵?在这儿做什么?”

    佛耶戈眯起眼睛,停下手上的动作。这位破败之王似乎今天心情不错——如果怨灵也有心情这种东西的话——至少他对佐伊没有表现出特别强的攻击性。


    “别误会,别误会,我只是路过。”

    眼见是躲不开了,佐伊的脸上挂上她标志性的笑容,但她仍警惕地与佛耶戈保持着距离,背在身后的手凝聚起魔法,来自太空的细小石块被魔法粘合在一起,形成一块更大的陨石。奥术魔法萦绕在它的周围,佐伊蓄势待发。


    佛耶戈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擦拭他的剑:“无论你是来做什么,无论你是谁,迟早都会变成暗影岛的亡魂。”


    “哈,哈,是吗?”他们除了看上去有些丑陋,也没有自由思考的意志——嗯?那还剩什么有趣的?佐伊心想,“是你把他们都变成亡魂怨灵的吗?我是说,现在你也有把他们变成这样的本事吗?”

    她盯着佛耶戈胸前涌出的黑雾问道:“是因为它吗?那么我不触碰是不是就没事了?”她或许不应该这么跟这个大怨灵说这么多,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佛耶戈皱起眉头,瞳孔泛着近乎透明的碧绿色,暗影岛好像真没过这么吵吵闹闹的家伙,比起这个星灵,那个养鸟的女人都显得不那么吵了。

    “它无处不在,只要你置身暗影岛,它就会侵蚀你的心,星灵。”佛耶戈冷冷地道,他擦过的王者之刃上流动着阴邪的幽绿色气息。数不清的灵魂被它终结,又再一次从死亡中站起来,供佛耶戈驱使。

    “我也许斩过星灵,我不记得了。”佛耶戈脸上没有表情,只是看着他的长剑,“你不害怕吗,星灵?”


    “哦拜托,我有名字的。”佐伊无视了他冰冷的威胁,撅起嘴巴,有些不满,“别叫我星灵。我叫佐伊。”


    符文之地曾有很多星灵,大多很笨,也很坏(意思是那些欺负太空狗狗的巨神族),但是佐伊跟他们不一样,至少别用这样的泛称来称呼她吧。


    佛耶戈有一瞬间的怔愣,似乎是出于他生前的贵族礼仪,他想要和佐伊交换名字,本能地脱口而出道:“我叫……”

    “佛耶戈。”佐伊抢了他的话,“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佛耶戈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看着她:“说吧,你还知道什么?”


    也许他有想从佐伊那里知道的,特定的东西,一些与他未来将会去做的事相关的东西。


    佐伊反问他:“你想知道什么?”


    “她在哪里?”佛耶戈直截了当,“我的王后。”

    “她死了,可是她为什么不愿意回到我身边来?”


    “她死了,吗?”佐伊说,“死神可没有这样说。”


    佛耶戈抬起头,凛然道:“再说一遍,星灵。”

    “是佐伊。”佐伊再一次纠正他。

    “你记得她,她就还活着。死神是这样说的。”


    她有一次遇见千珏,死神正来收割灵魂,他们要将死者的灵魂送往他们该去的地方,其中包括佐伊的小白兔朋友。千珏完成他们的工作,雪白的羊灵放下弓箭,坐在一根凸起的树根上和她闲聊。她不止一次感叹羊灵柔软漂亮的短毛,和善的羊灵允许她抚摸,但不允许她顺手拔走一两根。倒是狼灵一直在旁边盯着她,不时还凑上来嗅一嗅,亮出他的尖牙,好像怕她欺负他的羊一样。


    羊灵吃完了苹果,他们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佐伊大声地问他们:“他们,那些人是真的死掉了吗?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吗?”她是想问她的小兔子,尽管凡世中的生命本身就短暂,但如果她在漫长的岁月里想念她的小兔子,她还能找到它吗?


    “它将一直活着,只要你一直记得它。”佐伊已经几乎要看不见千珏的身影,但她仍能听见羊灵的声音,“你就是它在这世界上留下的最后的痕迹。”


    当羊灵的声音消失时,佐伊注意到她放在树根边的苹果核正飞快地干枯,腐烂,用不了一分钟,它便深深地与泥土融为了一体,再也不见踪迹,好像那里根本没有千珏来过的痕迹。


    一只狼和一只羊的并肩作战。佐伊想,也许她也可以尝试和奥瑞利安·索尔这样一起行动,那一定会有趣极了。



    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有了光亮,佛耶戈胸前的黑雾愈发汹涌,如他因此起伏的情感,失去挚爱的痛苦和悲伤,从他胸前的缺口涌出。


    “他们终于说了一句正确的话。”佛耶戈说,“卡莉斯塔,赫卡里姆,所有人,都告诉我,她已经死了。”锤石倒是不这么说,不过这个阴森的典狱长另怀心思。佛耶戈虽然懒得去想,但也已经不再信任他了。

    “但她活着,我知道她活着。她在笑,她一边唱歌,一边为我的衣服绣上从前的纹章。”


    神奇的是,佐伊的眼前竟出现了画面,这或许归功于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总是很容易通过寥寥数语构建出一个完整的世界。美丽的王后坐在窗子前面,阳光——或者是月光,星光,黄昏时分的霞光,都可以,总之她沐浴在那光芒里,手指上戴着的顶针闪闪发光,仿佛是世上最美的指环。她的一针一线,倾注她的心血,美妙的歌声从她浅粉色的双唇间流出。


    “她是个怎样的人?”


    佐伊不禁对这位王后产生了好奇。她知道福光岛的灾祸是这混蛋国王一手造成,因为他失去了心爱的王后。也许是年龄的禁锢,这是佐伊始终思考不到结果的问题。爱情,欲望,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她啊……”


    佛耶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苍白宛如死人一样的脸上流露出一种非常久违的神情。佐伊认为那是虔诚的意思。混蛋国王是只会掠夺的大怨灵,只有在这时候,才有一点儿他曾经是个人类的痕迹。佛耶戈讲得很慢,他本已经不该记得这些,但记忆好像刻在他的灵魂里,像片正沸腾的沼泽,不时地冒出泡来。

    末了,他发出一声叹息,说:“我爱她,超过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切。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失去了她。”


    佐伊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这下她觉得这个大怨灵挺可怜的。


    “让我告诉你,星灵。”

    “她是我的快乐,是我曾拥有又失去的梦。我要去找她。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去找她。”

    “暮光星灵,去当你的宇宙信使,去符文之地的每一个角落。告诉他们,蚀魂夜就要来了。我会一往无前地去找她回来。每个人,我要你们每个人,见证我的统治——你帮我——你帮我——去找属于我们的——”


    悲伤,愤怒,无尽的野心,在许多情绪的糅杂下,佛耶戈胸前的黑雾剧烈地翻滚,喷涌而出。附近的亡魂发出凄厉的惨叫,他们被卷入黑雾,又再次随着黑雾爆发。暗影岛上卷起荒凉的风,吹扬起佐伊的橘色长发。佛耶戈在这风里站起来,单手抡起长剑朝佐伊劈来。


    他可怜个屁!一直都是个混蛋国王!


    传送门骤然开启在佐伊的脚下。她丢出手上的奥术陨石,与佛耶戈的附魔长剑相撞的一瞬间,魔法再次爆炸。佐伊抬起胳膊,阻挡飞来的陨石碎片。


    “快滚,星灵!”佛耶戈在陨石的尘土中,朝着跃离他的佐伊怒吼。那些碎片也劈头盖脸地落在他身上,划破他苍白的皮肤,但他好像毫无知觉,厉鬼缠绕在他的长剑上哭嚎。

    “暗影岛不欢迎你!”


    我才不想来呢!

    想着回到宇宙这件事,在跃入传送门的那一瞬,佐伊凌空跳起,在空中转了个身,朝着佛耶戈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同时她甩出了自己的魔法,好像是在报复这亡魂对上古星灵的不敬言语。


    她周围的空间扭曲了,顺着隧道滑回她熟悉的宇宙时,佐伊不禁回想起佛耶戈一瞬间的微笑。

    佛耶戈会喜欢她的催眠泡泡,佐伊肯定。



    “这把开出来的话,我拿佐伊。”李汭燦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你呢?”


    一个念头,用了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仿佛命中注定一般,赵礼杰勾了勾嘴角。

    “我拿佛耶戈。”


叁柒

又摸了点冠军悠米的梗图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点赞评论或关注拜托啦!


又摸了点冠军悠米的梗图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点赞评论或关注拜托啦!


暗夜可摘星

祝愿

随手搞点亚托克斯水仙短文。暗裔亚托×飞升者亚托,就捏了个穿越时空与自己对话。是同合集那个《我当如此》脑洞的扩写延伸。

——————————————————

与虚空的战争异常艰难,飞升武后瑟塔卡陨落更使恕瑞玛的军队士气低迷。为了稳定军心,前线总指挥部决定使用那个窥视未来的秘术,以期对战局走向获得更多的了解和把控。这秘术据记载是通过穿梭时空与未来的自己对话以获知信息的,施法条件复杂对穿梭者的身体与精神条件要求极高,且:命运渺茫不可测,谁能有十足把握未来的自己仍忠诚于恕瑞玛,或是知晓了未来的自己会不会心生杂念动摇了信仰呢?

指挥部经过一番讨论终于达成一致,由亚托克斯将军实施这个窥探...

随手搞点亚托克斯水仙短文。暗裔亚托×飞升者亚托,就捏了个穿越时空与自己对话。是同合集那个《我当如此》脑洞的扩写延伸。

——————————————————

与虚空的战争异常艰难,飞升武后瑟塔卡陨落更使恕瑞玛的军队士气低迷。为了稳定军心,前线总指挥部决定使用那个窥视未来的秘术,以期对战局走向获得更多的了解和把控。这秘术据记载是通过穿梭时空与未来的自己对话以获知信息的,施法条件复杂对穿梭者的身体与精神条件要求极高,且:命运渺茫不可测,谁能有十足把握未来的自己仍忠诚于恕瑞玛,或是知晓了未来的自己会不会心生杂念动摇了信仰呢?

指挥部经过一番讨论终于达成一致,由亚托克斯将军实施这个窥探未来的秘术。亚托克斯实力超群领兵有方,在飞升者中也极有威信,且作为三军主帅本就是恕瑞玛大军的信念所在。不论是他本人还是诸飞升者都相信,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亚托克斯对于恕瑞玛的忠诚信仰、对于战友的仁爱和面对战争的勇气都如太阳般亘古不变。

经过复杂的仪式和诸多叮嘱,穿过一道窄窄的裂隙,飞升者的将军终于踏足了未来的泥土,但不知道是未来多少年的。

在林中,飞升者亚托探查着周围环境,一片密林,有血腥味。按理说法术应当会传送到未来的自己附近,飞升者心想。忽听远处一声惨呼,皮肉割裂声,随后寂静无声。向着声音来源进发,飞升者越来越有种不祥的预感……终于,在一片林间空地上,他与抬眼的怪物对视。血红色的躯体由扭曲的肌肉拼凑、变形的残骨啮合而成,手持诡异的巨剑,口中喷吐着腐败腥臭之气,只是……这血红双眼中依稀有着与自己相仿的灵魂。刚刚的惨呼来应该源于他手下的那摊烂肉。飞升者被眼前这似己又非己的生物震惊了

对方似乎也同样被震惊与疑惑所摄,一时痴痴地凝视着飞升者与他双翼飘散的点点星光。

飞升者正要开口,对方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嗯?又是什么幻像,你是来嘲笑我的吗?”声音嘶哑又疯狂。

“Aatrox?”身披霞光的战士轻声问。

见对方闻声一愣,飞升者确定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但是疑云密布心中。本着较少影响未来的原则,还是先压下满腔的疑问开口说:

“我不是嘲笑你的。说来可能难以置信,但你还记得吗,很多年前你曾为了与虚空的战争走势而窥探未来——我正是来自过去的你自己。不过我不确定自那时过了多久,你还记得吗,亚托克斯?”

蹲踞于地的血色恶魔顺着他的话语思索回忆着,听到他再次唤其名,身躯一震,摇着头用胸腔共鸣的嘶哑声音说:“我不是亚托克斯。”深藏于可怖外表下的悲哀使那低沉嗓音微微发颤,“我只是,一只吞噬毁灭的野兽罢了。请回吧,将军。”说罢站了起来

飞升者本与那恶魔默默对视着,见红色的恶魔提剑转身欲走,抬手拦住对方“我想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什么?你我都明白时间与世界的规律,很多东西开口也是枉然”血色的恶魔凑近,将骨甲构成的冰冷手指搭于飞升者闪烁着神圣光辉的唇上。

“不过我可以说说你想知道的。”

血色恶魔戏谑地开口:

“我知道,你不管在这里听到什么,都打定主意回去宣布与虚空的作战会取得胜利,就算我告诉你我们败了”听到败字飞升者的眉头微皱“哈哈哈哈哈哈对吧?你就是这么打算的”暗裔狂笑着,又瞬间收敛笑意面色严肃:“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赢了。”

“而你,”血色的恶魔逼近他,头甲的角几乎要戳上飞升者的脸,“也在那场大战中活了下来。”

“我不在乎那个。”飞升者摇头,“恕瑞玛还好吗?太阳圆盘王室百姓还有我们的兄弟姐妹,都还好吗?”

亚托克斯一时之间哽住了。黄沙塞满了他的胸腔以至于声带的每一下振动都痛彻灵魂:

                          “都 好”。

飞升者笑了,像黎明时分的漫天晨曦。

暗裔突然激动了起来,气急败坏地骤然逼近,几乎脸贴着脸鼻子碰鼻子急切地问:“看清楚我现在的样子了吗?如果,我说如果,如果你去打这场仗代价是变成这么一个丑陋的东西,你愿意去赢吗?”

飞升者笑容如故:“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回答了吗?”两颗瞳仁如夜幕镶嵌其中,闪着星辉点点也映着暗裔猩红的身影。

“从不丑陋,不论是现在的我还是未来的你,为百姓拔剑的战士永远美胜星辰。”

暗裔似乎被这话语击中一般,松开了揪着他衣襟的手,默默矗立,忽然再次贴近飞升者的面颊。但这次从恶魔的嘴间迸出的不是质问,而是一个吻。这飞升者的将军被唐突举动弄得措手不及局促了起来,血腥的喘息充满唇齿间。脱离凡性的飞升者不擅接吻,就算是和自己。

一吻结束。

“那么,将军,祝您武运昌隆。”

血色的恶魔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其实还有一个祝愿”。

暗裔贴近他的耳边:“我祝你战死,亚托克斯。——死在与虚空的战争中!”


一只缺水茶叶

【你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碎,直到被世界粘合成镜子里那个金克斯的模样。】


【你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碎,直到被世界粘合成镜子里那个金克斯的模样。】



尔安敢起舞?

英雄联盟人物志:特别篇 无鞘之剑 永恩&亚索

若无人御之,刀剑何为?教会剑客如何杀人很简单。真正的挑战是不杀的教诲。

弟弟初学剑术的时候,我看到他第一次摸起剑就能让手中的兵器生龙活虎。有人曾在正堂里听到窃窃私语,将他与老一辈剑术大师相提并论。但随着亚索一天天长大,技艺一天天精湛,他的自我也在膨胀。他心浮气躁、夸夸其谈,毫不顾忌大师们的训诫,根本不懂何为耐性。

我担心弟弟误入歧途,但我并不打算警告他,而是希望唤起他的荣誉感。我给了他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里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是亚索似乎遗忘了的东西。种子只是种子,但只要经过时间的孕育,其内部蕴藏的美就会为人所知。

亚索收下了我的礼物,第二天他就叩拜素马长老为师。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学会忍...

若无人御之,刀剑何为?教会剑客如何杀人很简单。真正的挑战是不杀的教诲。

弟弟初学剑术的时候,我看到他第一次摸起剑就能让手中的兵器生龙活虎。有人曾在正堂里听到窃窃私语,将他与老一辈剑术大师相提并论。但随着亚索一天天长大,技艺一天天精湛,他的自我也在膨胀。他心浮气躁、夸夸其谈,毫不顾忌大师们的训诫,根本不懂何为耐性。

我担心弟弟误入歧途,但我并不打算警告他,而是希望唤起他的荣誉感。我给了他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里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是亚索似乎遗忘了的东西。种子只是种子,但只要经过时间的孕育,其内部蕴藏的美就会为人所知。

亚索收下了我的礼物,第二天他就叩拜素马长老为师。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学会忍耐和武德,从而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客。

而我错了。

今天,显而易见,亚索杀害了他发誓要保护的人。他背叛了国家、朋友,也背叛了自己。若不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堕入这条黑暗之路。

但我的职责不是质疑。我必须承担自己的使命。

明天天一亮,我就要出发捉拿一柄无鞘之剑:我的弟弟,亚索。


秦玉卿

重温了官方小说的《第一盾阵》

盖伦的人格魅力在官方小说里再次被无限放大了

重温了官方小说的《第一盾阵》

盖伦的人格魅力在官方小说里再次被无限放大了

Zfrik

感觉。很像观音菩萨 但是我不管了🥲

感觉。很像观音菩萨 但是我不管了🥲

叫我团子就好啦

“师父!?门外还有守卫……”


参考图p2(๑•́ ₃ •̀๑)

“师父!?门外还有守卫……”







参考图p2(๑•́ ₃ •̀๑)

一个银河住户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感情刀

卡莎把小酒馆的灯光晃成一杯香港,她说挤满梦想和热爱的窄巷,在练舞的间隙被匆忙咬上唇印的鸡蛋仔包装纸,与舞伴翘课去喝的兰芳园丝袜奶茶,一遍遍重返初吻现场的电车,以及舞室墙角夹杂错别字的席慕蓉情诗。粤语醉得不深,情调不浅,是梅雨季节抽不完的闷烟。她说,我喜欢吃车仔面时掉在你脚边的那支筷子,喜欢你怎么也不会念的入声,喜欢你教我抽的万宝路,喜欢和你喝过的生力啤酒。我爱你,伊芙琳,我爱你。

伊芙琳看着她,仿佛看一部她永远看不懂也不敢看懂的港片。她说,我做不了你的香港。

可是我爱你。卡莎突然哭了,吻像爱一样断了线。但你做不了我的香港啊。


卡莎把小酒馆的灯光晃成一杯香港,她说挤满梦想和热爱的窄巷,在练舞的间隙被匆忙咬上唇印的鸡蛋仔包装纸,与舞伴翘课去喝的兰芳园丝袜奶茶,一遍遍重返初吻现场的电车,以及舞室墙角夹杂错别字的席慕蓉情诗。粤语醉得不深,情调不浅,是梅雨季节抽不完的闷烟。她说,我喜欢吃车仔面时掉在你脚边的那支筷子,喜欢你怎么也不会念的入声,喜欢你教我抽的万宝路,喜欢和你喝过的生力啤酒。我爱你,伊芙琳,我爱你。

伊芙琳看着她,仿佛看一部她永远看不懂也不敢看懂的港片。她说,我做不了你的香港。

可是我爱你。卡莎突然哭了,吻像爱一样断了线。但你做不了我的香港啊。


安小乖little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gala,加油创造更多的五杀吧。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gala,加油创造更多的五杀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