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l

29万浏览    23354参与
KryS Artwork
速塗個拳頭親女兒,很喜歡War...

速塗個拳頭親女兒,很喜歡Warriors造型~

速塗個拳頭親女兒,很喜歡Warriors造型~

Daruck
画了一个IG卡莎

画了一个IG卡莎

画了一个IG卡莎

一只小索拉卡啊

初识(德星)

初识(德星)


这是一篇在睡觉时想到的文章(没错我因为这个睡不着了


千字OOC警告!(我文笔不好请见谅


这是德莱文X索拉卡的文,不吃请退!


在诺克萨斯帝国的中心街道上,有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德莱文的小酒馆”,这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那位荣誉刽子手闲着没事开的。

来往的访客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这间酒馆只在假期营业,因为在进入那之前,这个家伙还在执行着刽子手的工作。他是这间酒馆唯一的服务员,服务态度很差但没有人敢对他有意见,毕竟一个不小心自己的脑袋可就不保了。至于为什么不花钱去请服务员的问题,他本人表示没有任何必要...

初识(德星)

 

这是一篇在睡觉时想到的文章(没错我因为这个睡不着了

 

千字OOC警告!(我文笔不好请见谅

 

这是德莱文X索拉卡的文,不吃请退!

 

 

在诺克萨斯帝国的中心街道上,有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德莱文的小酒馆”,这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那位荣誉刽子手闲着没事开的。

来往的访客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这间酒馆只在假期营业,因为在进入那之前,这个家伙还在执行着刽子手的工作。他是这间酒馆唯一的服务员,服务态度很差但没有人敢对他有意见,毕竟一个不小心自己的脑袋可就不保了。至于为什么不花钱去请服务员的问题,他本人表示没有任何必要,毕竟这间酒馆是他用来在假期打发时间才开的。

又是一个假期,酒馆像往常一样营业着。只是...今天来的客人有些不一样。一个穿着披风的人推开了酒馆的门浑浑噩噩的走了进来。“老板,伏特加有吗?”

德莱文一愣,这位的声音听起来明明是个女性,一上来就要这么烈的酒吗?“小姐,我没听错吧,你确定你要伏特加?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大晚上一个人出来喝这么烈的酒可要小心一点啊。”德莱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点同情她,‘她一定是经历了很大的挫折吧’德莱文心想。

“没关系,满上!”她坚定的说。

“哈哈哈,爽快!小姐,这杯算我的,反正我也无事可做,不如在此陪你吧。”德莱文一边倒酒一边说。

女孩拖下了自己的披风,将它挂在酒馆的衣架上,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放在衣架旁边,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法杖,她用此来加快自己的控制星星的。这个女孩是索拉卡,那个德高望重的女牧师,是瓦洛兰大陆上最好的医者,她本可以成为一个星灵,但她为了艾欧尼亚的人民的生命,失去了成为星灵的机会。她懂得如何控制星星,运用星光来做事情,只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话了。

“这紫色的肤色,白色的长发以及头上的角。难道你就是那个传闻中的索拉卡小姐吗?”

她顿了顿缓缓的开口说道:“正是,不知老板从何处听来的消息?我生活在艾欧尼亚,为何诺克萨斯人会知道我的名字?”

“来酒馆里的人也有其它地区的,我常常向他们询问其它地区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幸听得小姐大名。”德莱文恭恭敬敬的说,虽然他这个刽子手对医术方面没有兴趣,但他对眼前的这个人很感兴趣。一位德高望重的医者为何会来此喝闷酒?这难道不让人感到好奇吗?

“那么索拉卡小姐,你为何来此喝闷酒呢?这不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情。虽然我不通医术,但我对你的遭遇很感兴趣,不知小姐可否告诉我呢?”德莱文是一个不爱兜圈子的人,因此他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索拉卡拿着酒杯的手渐渐颤抖了起来,眼泪从她的眼角缓缓落下,说话也带有咽呜声:“老板...你...你应该知道...战争学院最近弄的东西吧...他们邀请我前去那里(抽泣)参加那个活动...本应与我组队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只落下我一个人...呜...”

德莱文看到索拉卡这般哭泣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手忙脚乱的拿了个毛巾为她擦拭眼泪。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心里不禁难过了起来,他想起了前些日子战争学院寄给他的信,信里讲的大概内容是战争学院近日邀请一些地区的有名人物前去参加他们最新弄的模拟设施的5V5比赛,各个受邀请者都有自己的定位‘上单、中单、打野、射手、辅助’每组队伍需要集齐这5个定位的人才可参加(辅助必须要跟射手一起哟),第一名的队伍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战争学院院长 悠米 附带信:尊敬的德莱文先生,您的定位是射手

德莱文心想‘难不成索拉卡小姐的定位是辅助么,难道没有射手愿意和她组队?’

“希维尔...薇恩...艾希...金克丝...卢锡安...烬...伊泽瑞尔...还有其他人...他们都不愿意跟我组队...”说罢她便哭的更猛了,德莱文看着她这般模样心里痒痒的便直接说道:“索拉卡小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和你一组,如何?”

“你的定位是射手么?”她抬起头勉强地收住了自己的眼泪,但她都眼角还是十分的湿润的看着德莱文。

德莱文不好意思是挠了挠头说:“是的,我本没有兴趣参加这个活动就没去战争学院了,但是今天我为了你决定要去参加了,所以...小姐请你先别哭了,你哭起来的样子很让人心疼的,而且,哭起来就没有先前那般美丽了。”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这般话是发自内心还是仅仅只是为了安慰她,她还是点了点自己的头,用德莱文给她的毛巾擦掉了自己的眼泪尽量然自己不哭。德莱文见到她这样心里悬着的石头也放了下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心中会悬着石头,这是他第一次为除了哥哥以外的人担忧。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的内心情绪波动特别大‘我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是我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也没有啊!真是奇怪了,我竟然还会担心别人...’

“谢...谢谢...老板你人可真好,请问你是叫德莱文吗?”索拉卡双手握住酒杯低着头说。

这是德莱文第一次被发好人卡,心中的感觉怪怪的,但他还是回答了:“嗯。”

“没想到荣誉刽子手也没有传闻那般恐怖嘛。”她笑了笑,将眼泪擦拭干净,在德莱文的眼中此时的她美若天仙。德莱文看呆了,他并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有着什么样的魔力把他深深的吸引住了,让他更想去了解她,得到她。

“请问你需要续杯吗?当然,算我的。”德莱文为自己又倒了杯酒问道。

“不用了,谢谢!今天能得到你的安慰已经是我的荣幸了。实在不敢再多需求点什么了。我先走了,我要去为战争学院的活动准备准备了。再会。希望你别抛弃我...”她穿上了她都披风,带着她都法杖离开了酒馆,只留下德莱文一个人在里边发愣。“我不会抛弃她的吧...对吗?”他问了一下他自己,虽然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他的内心躁动不安,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在他人面前放松过,哪怕是自己的哥哥也是如此。可是今天这个来自艾欧尼亚的女子竟然让他做到了,她都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让自己的心放松下来,而且自己对她好像有点......

“德莱文,我回来了,帮我倒杯牛奶。咦?你今天是不是又喝酒了?不是跟你说过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别老是喝酒了,听到了吗?”

“是是是,我亲爱的哥哥,牛奶还是要那个牌子的吗?”

“当然,还有下次别这么敷衍我了好吗?”德莱厄斯说:“而且,就算我是你的哥哥你也要尊重一下我这个大将军吧。我好歹也是议会的一员……”

他又开始了,德莱文非常的讨厌他的长篇伦教,他说的这些东西都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要知道诺克萨斯的荣誉刽子手可不爱听别人啰嗦更别说是自己的哥哥了。此时的他心中只有索拉卡的事情,甚至在哥哥面前毫不掩饰的发愣。

“德莱文,你在干嘛呢!牛奶都溢出来了!赶快去拿一条毛巾擦擦。”德莱厄斯面对弟弟此时的行为十分的生气,他没在听自己说话就算了,就连帮自己倒杯牛奶都没放点心思...真的是...太糟糕了!自己这次得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弟弟了。德莱文去以往放毛巾的位置拿毛巾,但是去了才发现自己刚刚把毛巾借给索拉卡了没拿回来,只好拿纸直接擦了。

“你怎么拿纸擦,毛巾呢?”

“借人了。”

“你竟然还会借人?你今天怎么了?很不正常啊,是又把别人打了吗?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别老噎在心里。我们是兄弟,又不是别的什么。”德莱厄斯面对弟弟今天的反常行为忍不住就直接说了。

“我今天没打架,没什么...对了,你有去参加战争学院搞的活动吗?”德莱文把头移向别处不想让德莱厄斯看到自己此时的神情。

“怎么了,这种活动去一去也没事,反正最近没有什么大事要...等等,你也要去?”德莱厄斯震惊的看着德莱文说,“我没想到你还会去参加这种东西,你平常不是觉得这种东西很无聊吗?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没生病吧...不对,还是去看看吧,现在就去。”

“都说了我没事,只是问问...”

“还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德莱厄斯的话德莱文的脸变得通红,就连耳根子都开始泛红,一声不吭的背对着德莱厄斯,生怕他看见自己此时的囧样。我难道喜欢上了索拉卡?不可能吧...明明才见了一面,连朋友可能都称不上吧...

“德莱文?你不会真的....”德莱厄斯向德莱文伸出了手想去拍他的肩膀,但他想了想又放下了。是啊...德莱文长大了啊,喜欢别人也很正常了...这是他的自由,自己不能去干涉他...但出于关心还是问问吧:“对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

“.......不懂”

“一见钟情?”

“.......不懂”

“是诺克萨斯人吗?”

“不是...”

“......也对,喜欢什么样的人是你的自由,我也不好去说什么。总之,别有了对象就忘了我就行。还有,最好把你的态度给改一下,不然女孩子可是会不喜欢的。我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弟第一次恋爱就失败。记得保护好她,别像我一样...”说到这德莱厄斯露出了一种难以诉说的表情,德莱文心里清楚哥哥此时的心情就认真的回答了他:“嗯,我会的。”

德莱文转身从吧台后面的楼梯走了上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次可要好好守好她的笑容了,别让她失望了,不管自己对她到底是怎么样,总得保护好她...不过,这真的是喜欢吗?而且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吗?

 

未完待续

————————————————————

 

总之设定什么的我能介绍的都尽量去介绍了,目前还在构思后续的内容(才不是我不懂怎么往下写了

主要是想给大家安利CP啦,这边人物性格方面我不是很会去把握,可能会和游戏里的设定有点(?)偏差,不过我尽量去处理了 反正是OOC有偏差也很正常啦,大家就当爽文去看啦!

MadLife1992

想去弗雷尔卓德看雪。

想去弗雷尔卓德看雪。

桃纸&西门竹舞

—LOL战纪—来自初玩者小白一只

[图片]
[图片]




带我下地狱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我爱阿卡丽!她好帅!!!是自己世界观的兽设画法~莫名感觉还不错?

有喜欢的可以找我要无偿!还在练手(´∀`)。。。呐!就酱啦!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我爱阿卡丽!她好帅!!!是自己世界观的兽设画法~莫名感觉还不错?

有喜欢的可以找我要无偿!还在练手(´∀`)。。。呐!就酱啦!

Nov

「洛霞」星守洛霞采访大曝光(采访paro 星守洛霞)

严重OOC 


LOL大爆料: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天让我们来点前所未有的大动作!总所周知最新播出的星守宣传片广受好评,精美的画面加上扣人心弦的音乐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为此,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其中两位主角有幸能来到我们的现场,他们就是——洛与霞!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洛:大家好!哦,你们的热情还是如冬日里的烈阳一样让人无比幸福。 


小库:啾啾! 


LOL大爆料:我们的洛还是如此有魅力啊,连我都要被他吸引了,霞跟洛在一起不会吃...

严重OOC 

 

LOL大爆料: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天让我们来点前所未有的大动作!总所周知最新播出的星守宣传片广受好评,精美的画面加上扣人心弦的音乐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为此,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其中两位主角有幸能来到我们的现场,他们就是——洛与霞!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洛:大家好!哦,你们的热情还是如冬日里的烈阳一样让人无比幸福。 

 

小库:啾啾! 

 

LOL大爆料:我们的洛还是如此有魅力啊,连我都要被他吸引了,霞跟洛在一起不会吃很多醋吗? 

 

霞:(微笑)当然不会,毕竟只有我知道怎么能治他。【捏了捏旁边洛的脸】 

 

LOL大爆料:真是令人羡慕,那进入我们今天的主题吧,让我们来看看第一个问题。 

 

在宣传片里你们扮演的是被迫成为反派的星之守护者,请问其中人物的哪个地方比较难掌握呢? 

 

霞:其实我一直很想做一次反派,正好这次宣传片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比较纠结的地方,那种想被救但是又没人来的失望感从而让我陷入了疯狂,让我想要毁掉全世界。 

 

小崎:(点头) 

 

洛:【搂住霞亲吻一下】亲爱的你可真酷!【转头看着镜头】我也觉得没什么比较难的地方,毕竟我这么爱她,她想干什么我都举双手赞成,就算她想要我的命我都亲自送到她面前,当然,除了和我分开,这我可不能接受。 

 

LOL大爆料:看来两位都十分喜欢并享受着拍这次的宣传片啊,那么在拍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洛:【摸摸下巴】有趣的事情?嗯,让我想想…… 

 

霞:洛有一次偷吃了妮蔻的饼干,结果变成了一只青蛙,差点被工作人员丢出片场,从那以后他看到妮蔻都躲得远远的。拍摄期间,佐伊偷穿了阿狸的衣服和高跟鞋去找EZ告白,结果被抓个现行,阿狸气的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室内温度都低了好几个度。还有一次,洛…… 

 

洛:亲爱的,就不打算给你的老公留点面子吗?【委屈巴巴】 

 

霞:好吧,就这些吧。 

 

LOL大爆料:没想到大家这么和谐啊,我还以为像影片里一样针锋相对呢。 

 

洛:其实大家平日里都像朋友一样打打闹闹,只有在工作的时候会严肃认真起来,当然刚开始摸索人物的时候也有入戏过深打架的,就像我家亲爱的和阿狸。 

 

霞:刚开始我有点看不惯她高高在上的样子,后来发现她人也挺好的,很适合当队长。 

 

LOL大爆料:看来再好的演员都需要适应的时间啊。 

 

在影片里,我看到有一段是洛把妮蔻的变身误当成真的霞,误伤了霞,拍摄这一段的时候,你们都是什么感受呢? 

 

霞:【扶额】那一段简直是糟透了,洛总是怕误伤我下不去手,拍了至少十遍,最后好不容易拍出来了结果妮蔻还笑场了,当时掐死她的心情都有了。 

 

洛:我当时真的是特别纠结,虽然我知道都只是演出来的,但是我还是害怕伤到她,特别是她倒下的瞬间我的心都快碎了,简直就是折磨,我希望以后都没有这样的情节了。 

 

LOL大爆料:那一段是真的虐,看着洛虚弱的背影,我相信一大群迷妹要伤心了。 

 

霞:我当时知道有这一情节但是为了效果强忍着没有回头,结束后安慰他安慰了半天。 

 

(小崎拍了拍满脸不情愿的小库) 

 

洛:就算是真的,我也会无怨无悔守护她的,毕竟她是我的世界啊。【用头蹭了蹭霞】 

 

LOL大爆料:你们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阿狸能成功救出你们吗? 

 

霞:阿狸的出场真是把我们吓了一跳,导演没告诉我们有这么大的动作,具体还要看编剧打算怎么写,我们也只是演员而已。 

 

洛:只要是和我家亲爱的在一起去哪都可以,简单来说这只是刚刚开始,后续如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 

 

(小崎和小库点点头) 

 

LOL大爆料:真是令人期待的回答啊,十分感谢霞和洛来到我们的节目,让他们为大家带来最新爆料,也十分感谢电视前的观众朋友们,这里是LOL大爆料,我们下次再见。 

 

「完」 

 


无冕
画个本命英雄♥ 吸血鬼的迷妹~...

画个本命英雄♥

吸血鬼的迷妹~

是摄魂男爵呀

画个本命英雄♥

吸血鬼的迷妹~

是摄魂男爵呀

挂在树上的兔斯基
小黄毛或成我lof绘画活化石

小黄毛或成我lof绘画活化石

小黄毛或成我lof绘画活化石

Nov

「洛霞」万圣节小段子(现代AU 演员洛×调酒师霞)

严重OOC

挺久之前写的,给大家发发糖


万圣节前夜,也就是10月31日,这一天的晚上总是格外的热闹。小孩子装扮成各种鬼怪的样子穿梭在大街小巷,而大人们则等着这群可爱的“鬼怪”们主动找上门来。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洛,瘫倒在车的后座,拉拉领带,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今天的事情真是多到处理不完啊。”

 经纪人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毫无形象的洛,真想把他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给那些迷他迷得死去活来的迷妹们看看。

 “你要是听话一些,别总是给我搞失踪,事情会少许多。”

 被训的某人笑了笑,完全不否认自己偷懒的事实。

 车缓缓行驶...

严重OOC

挺久之前写的,给大家发发糖


万圣节前夜,也就是10月31日,这一天的晚上总是格外的热闹。小孩子装扮成各种鬼怪的样子穿梭在大街小巷,而大人们则等着这群可爱的“鬼怪”们主动找上门来。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洛,瘫倒在车的后座,拉拉领带,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今天的事情真是多到处理不完啊。”

 经纪人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毫无形象的洛,真想把他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给那些迷他迷得死去活来的迷妹们看看。

 “你要是听话一些,别总是给我搞失踪,事情会少许多。”

 被训的某人笑了笑,完全不否认自己偷懒的事实。

 车缓缓行驶着,广播似乎为了应景播着各种怪谈。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

 “今天是直接回家还是去那边?”

 “当然是去那边,”洛尽量掩饰自己的兴奋,“毕竟自家的小朋友还在那边等着我。”

 经纪人叹了一口气,万圣节还要被虐,电灯泡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车来到一家清吧门口,大大的橱窗里放着手工雕刻的南瓜灯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小东西,让人感受到万圣节的氛围。

 洛推开橱窗旁边有些复古的门,门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屋内透着昏暗的暖光,精神也不由地放松下来。

 “叮呤。”

 “欢迎光临。”一道清冷的女声从吧台后传出。

 她专心地盯着手中的酒杯,纤细的手指轻握着银勺,小心谨慎地将各色洋酒倒入壶中,壶在她手上像是有了生命,上下飞舞着,手法十分熟练,简直让人感觉在看一场表演。

 洛坐在了吧台的最中央,露出迷人的笑,单手撑在台上,对着刚调完酒的霞说到:“亲爱的霞小姐,请问能为我倒一杯威士忌吗?就像我对你的爱那样纯得醉人。”

 “当然可以,先生。”面对说着情话,摆着撩人动作的洛霞没有丝毫脸红害羞的表现,只是稳稳地倒好酒推到他面前。

 “哦,宝贝,你这毫无所动的表现真是让我伤心,”洛表现出一副被抛弃的样子,但是话题一转说出了后半句,“但是我就喜欢你这幅让人欲罢不能的样子。”

 霞翻个白眼,好像对他撩人的话语已经免疫,转手将他别在衬衫口袋上的墨镜为他戴上。

 “注意下形象,亲爱的,你可是公众人物。”

 洛抓住霞正在给他戴墨镜的手,轻轻献上一吻:“我只在意你的目光,我的宝贝。”

 “好啦,别闹,我马上下班了。”她推开他,开始收拾东西。而洛则乖乖将墨镜带好并将剩下的酒喝完,等着她收拾好。

 完成交接班,因为家离得不远,两人手挽手决定徒步走回家。两人都没怎么说话,默契让两人不用言语便知道对方所想。

 如果像往常一样,两人可能会洗漱完在房间看看午间电影,然后入睡迎接第二天的到来。但是今天,一到家洛就将霞堵在门口,用坏坏的语气说:“今天万圣节,你不说那句话吗?”

 霞抬头望着他的眼睛,被他的认真逗笑了:“哪一句?Trick or treat?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要给我糖果吗?”

 洛掏掏口袋,一颗水果糖出现在手中。他扒开糖纸将糖递到她嘴边喂她吃。

 草莓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好吃吗?”

 “嗯,好吃。”

 “那我也想要尝尝。”

 他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向卧室走去。

 霞被吓到轻呼一声,搂住洛的脖子。

 洛轻轻将她放在床上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万圣节快乐,my love.”

 

「完」

雨瑶

花烬丨2/过去

2/过去

柯苏的家乡是距离答禄湾不算太远的一处以冶炼锻造和绸缎纺织闻名的村庄。

后山有埋着稀有金属的矿床,温暖湿润的气候适合用于纺织的白色绸花生长。

冶炼锻造的高超技艺声名远扬,纺织绸缎的轻盈与柔软更是收到了来自赞家的大量订单。

百炼成钢与千丝绕指在这里神奇的结合在了一起,“刚柔并济”的招牌也成为了乡里人们的骄傲。

柯苏的父亲是村庄里有名的铸造工匠,三十余年的打造和学习使他打造的兵器能与初生之土的魔法共鸣,这样的武器能够吸收魔法并加以释放,从而产生于不同于一人一兵量级的伤害。

这样的技术无疑是武器锻造上的传奇,却在错误的时间为人所知——诺克萨斯进攻艾欧尼亚前。

诺克萨斯的军队第一...

2/过去

柯苏的家乡是距离答禄湾不算太远的一处以冶炼锻造和绸缎纺织闻名的村庄。

后山有埋着稀有金属的矿床,温暖湿润的气候适合用于纺织的白色绸花生长。

冶炼锻造的高超技艺声名远扬,纺织绸缎的轻盈与柔软更是收到了来自赞家的大量订单。

百炼成钢与千丝绕指在这里神奇的结合在了一起,“刚柔并济”的招牌也成为了乡里人们的骄傲。

柯苏的父亲是村庄里有名的铸造工匠,三十余年的打造和学习使他打造的兵器能与初生之土的魔法共鸣,这样的武器能够吸收魔法并加以释放,从而产生于不同于一人一兵量级的伤害。

这样的技术无疑是武器锻造上的传奇,却在错误的时间为人所知——诺克萨斯进攻艾欧尼亚前。

诺克萨斯的军队第一次登陆艾欧尼亚的土地时,他们就已经知道这样具有神奇魔力的武器是征服艾欧尼亚最强的助力。

柯苏的父亲也同样知道,本来去后山取材的他逆着逃难的人潮回到了铸造厂。他的确以自己打造出举世无双的兵器为荣,但作为艾欧尼亚人,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引以为傲的利器由外敌之手浸染同胞的鲜血。

当杜阔尔的手下撞开锻造间的大门时,正看到了柯苏的父亲将几把闪着奇异光芒的武器丢进铸剑炉——那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铸剑炉前,双眼未经战斗却已经被炉内熊熊的烈焰映红,他满意地看见领头人眼中的贪婪骤然变为了惊讶继而发展成了惊恐。

他确实很满意,因为他明白,他的选择没有错。诺克萨斯人确实知道这种武器的存在,也确实知道他这样一个铸剑师的存在。

作为艾欧尼亚人,即便身死,他也仍然要给这些侵略者一些警告。

 

刀刃在高温的下融化,浓缩在利器中的魔法突破禁锢,涌出,爆炸。

能量化作白光冲上云霄,混杂着艾欧尼亚本身的意志降下了一场淡红色的雨。

 

柯苏未曾想过自己的父亲会以这样一种近乎英雄的形象消失在在自己十七年的生命中。

而今日之前,柯苏的父亲也未曾想过,他会以如此壮烈的方式离开自己仅剩的唯一的亲人。

 

红雨浇息了废土上的火焰,从远山循着白光找回来的柯苏站在山坡遥望着铸造厂失神了片刻,然后她像疯了一样,一边穿过人群一边大叫着父亲,一时无人回应,也无人说话。

柯苏一遍遍喊着,声音从焦急,恐惧,到最后变成了无声的绝望。

众人眼看着柯苏不顾一切就要冲下山坡,赶忙拉住泪流满面的她,在剩下的诺克萨斯士兵发现之前离开了他们曾引以为傲的家乡。

有人将包袱拿了过来,柯苏颤抖着展开绣着父亲名字的包布,里面包着的是一把武器和一个徽记。打开缠着柔软绸条的武器,是一柄刻着自己名字的长剑,是父亲为她打造的成年礼物,也是这次的“警告”中仅存的能与魔法共鸣的利器。

赞家徽记靠在刀鞘上折射着光,一如柯苏眼底的寒芒,锐利得似能割破血肉。

 

与同行的人相反,柯苏并没有就近参加自发的民兵队伍,第二天她便从人群中消失,出没于黑市与战场,最终独自前往赞家,寻求联合反击的机会,

 

半年过去,时局依然动荡,眼看诺克萨斯步步逼近,一匹饿狼尝到了血腥的甜头,不吃饱喝足,又怎么能轻易罢休。若是一味退让,那到最后连容身之处也将不复存在。

诺克萨斯的侵略显然早有预谋,一个月的路程,她勉勉强强按最快的速度走了也有半年之久,士兵出现得越多,柯苏的心里就越是不安,所经四处皆是诺克萨斯的军旗,这样多的士兵即便是以里托大师剑术闻名的赞家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翻过山头,入目尽是黑甲,她心下一惊,跳上茂密的树枝,然而距离隔着实在是太远,于是她在树干上接连跳跃,迅速得摸下了山,才渐渐看清,那些士兵正在...清理战场。

柯苏心中的不安得到了真实的印证,赞家竟然真的如此覆灭在黑色军队之下,死去的同胞,烧焦的废土,那些刻入骨髓的仇恨与血债该何时才能得以报偿……

突然,巨大金属碰撞的声让柯苏回了神,她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少女被拖倒在地,一把铁锤被高高扬起并在狠狠地砸向少女眼前古朴而沉重的器物——那是巨大的赞家家徽。

面容清秀的赞家少女看着领头人,眼神中凝这悲痛与仇恨,巨大家徽应声破碎,散落在地上,柯苏怀里的徽记也跟着发出震颤的嗡鸣声。

赞家少女转头看向碎片,柯苏察觉到一种熟悉魔法波动从少女的身上震荡开来,那些锐利的家徽的碎片在少女周身立起。少女深色凝重,红衣飞扬,她骤然伸臂,诺克萨斯士兵恶劣的笑容还未消失,那些碎片就已经从身后迅速飞出洞穿了他们的胸口。趁着士兵惊愕,那少女操纵着一地的碎片飞旋起身,卷起尘土,穿过敌人的血肉,并以此制造混乱为掩护,奔向山林,似乎还略微转头看向了柯苏所在的方向。

眼见少女在沙尘中失了踪影,那些诺克萨斯士兵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在领头人的指挥下跑向山来。柯苏转头确认了少女消失的方向,抽出腰间长剑插入地面与魔法进行沟通,看着跑步上山的士兵被魔法所形成的假象引导着走向相反的方向,柯苏便绕着隐蔽的山路去追那名少女。

那一定是赞家的孩子,柯苏这样想着加快了脚步,那个赞家少女和她一样孤独无依,也一定和她一样渴望着反击。


大橘已定
E眼万年前哈哈哈哈哈 E就行了...

E眼万年前哈哈哈哈哈

E就行了 快乐就完事了

哈哈哈

E眼万年前哈哈哈哈哈

E就行了 快乐就完事了

哈哈哈

大黑柱-
离群之刺-阿卡丽 依据《逃离崴...

离群之刺-阿卡丽

依据《逃离崴里》所绘

离群之刺-阿卡丽

依据《逃离崴里》所绘

矫情的十七

召唤师,还记得第一次踏进峡谷时的模样么?

召唤师,还记得第一次踏进峡谷时的模样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