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lita原创

2104浏览    258参与
大魔王咕咕鸭

lolita合集1|lolita原创设计9——12

是近期画的一些 编成合集啦 什么样子的都有一点~!

lolita合集1|lolita原创设计9——12

是近期画的一些 编成合集啦 什么样子的都有一点~!

M55喵星团

无撑图来啦~

7米左右纱纱裙摆,有点自带蓬度哒~

无撑图来啦~

7米左右纱纱裙摆,有点自带蓬度哒~

M55喵星团

♥明天 13点嗷♥

实物裙裙是很温柔的有点偏黄的奶油白嗷~

是我们头秃了好久从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奶白里选出来的,温柔又有通透感♥

♥明天 13点嗷♥

实物裙裙是很温柔的有点偏黄的奶油白嗷~

是我们头秃了好久从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奶白里选出来的,温柔又有通透感♥

M55喵星团

寻着茶香来,任风月婆娑~

♥5.26♥

寻着茶香来,任风月婆娑~

♥5.26♥

M55喵星团

 可愿与我桥上走,满树杨花共白首~

 可愿与我桥上走,满树杨花共白首~

M55喵星团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阴天+黄皮)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阴天+黄皮)

M55喵星团

360°人台安排了!有哪只小猫咪没看到,我都会伤心的55555

360°人台安排了!有哪只小猫咪没看到,我都会伤心的55555

图图的画室

又是发库存的一天,希望能把前段时间拉下的进度赶快补上。

新柄图,虽然也是早就画完一直没精力发的柄图……

小熊音乐会柄图,共计两个排版~

又是发库存的一天,希望能把前段时间拉下的进度赶快补上。

新柄图,虽然也是早就画完一直没精力发的柄图……

小熊音乐会柄图,共计两个排版~

M55喵星团

哪只小猫咪在问发饰是谁家的?这不就来了。

哪只小猫咪在问发饰是谁家的?这不就来了。

M55喵星团

恭喜这位宝宝取的名字被选中!👗就叫「洛铃赋」啦!

恭喜这位宝宝取的名字被选中!👗就叫「洛铃赋」啦!

M55喵星团

过道春花,踏遍山河,终会与你相逢

过道春花,踏遍山河,终会与你相逢

顾栀

替身之火葬场也没用8

我低下头,希望那个女人没有看到我的样子,装作是他的助理给他送饭。他也没有拆穿我,留给我最后的体面。


在我退出办公室后,我看到了姗姗赶来的秘书先生,看来都知道了,早知道了,就我不知道而已。也是,我根本没有什么资格知道。


我恳求秘书先生送我回去,他同意了。我回到他的别墅,收拾着我的东西,说来搞笑,我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还不够半箱。


在我都收拾好了之后,他回来了。


“你母亲那边我会继续帮助的。”他说


我很开心,他能想到我的母亲,我很知足,他还能对我有些许的愧疚……此外,他还给了我一张卡,卡里有一千万,也算是对我“情人”身份的一种安抚。


我没有...

我低下头,希望那个女人没有看到我的样子,装作是他的助理给他送饭。他也没有拆穿我,留给我最后的体面。



在我退出办公室后,我看到了姗姗赶来的秘书先生,看来都知道了,早知道了,就我不知道而已。也是,我根本没有什么资格知道。



我恳求秘书先生送我回去,他同意了。我回到他的别墅,收拾着我的东西,说来搞笑,我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还不够半箱。



在我都收拾好了之后,他回来了。



“你母亲那边我会继续帮助的。”他说



我很开心,他能想到我的母亲,我很知足,他还能对我有些许的愧疚……此外,他还给了我一张卡,卡里有一千万,也算是对我“情人”身份的一种安抚。



我没有收下,母亲的病造成的医药费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天文数字,只要他还愿意医治我的母亲,就总归是我欠他的。



来不及多说什么,我的胃就开始剧烈的疼痛,我看了一眼时间,果然每天固定胃疼的时间到了。我只能忍着匆忙跟他告别一口气钻进了秘书先生的车里,赶忙让他开车,在车子发动了以后,我回头望了望,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我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已经走到头了。



“再见了,我的顾笙先生,你从没有属于我,可我已经到了爱你的程度了……”



回想起我们的曾经,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永远冰冷的房子,永远冰冷的他……可这冰冷的房子却永远有一个地方是充满温暖的。



是的,那个书房,我进去过一次,我想没有人能扛得住好奇心,而在给他打扫房间时看到被他落下的钥匙的我,还是被好奇打败了。



我蹑手蹑脚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有关我的画像,是一张张有关我的照片……可我明白,那好像不是我。每一幅每一张作品,上面洋溢的都是开心、温暖、幸福,都是与我不沾边的情绪。还没等我仔细查看,就听到匆忙的脚步,我扭头一看,原来是他回来了。从前无论多么重要的文件落下了都不会回来的他,如今却这么担心这个钥匙的丢失……



他一把夺走了我手中的钥匙,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不是你的东西永远不要妄想。”说着,他把我连拖带拽的拉出了书房。关门,锁门一气呵成,做好后再没看我一眼就走了,只留下了还在耳鸣的我。



我的胃好像察觉到我陷入了回忆,顿时不愿意了,继续兴风作浪了起来。疼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秘书先生看出了我的难受,连忙打开暖风,递给了我一瓶温水,开车去了医院。

顾栀

替身之火葬场也没用7

接下来的三个月,他好像无辣不欢似的对我的胃形成了暴击,我能感受到我的胃的状况在逐渐恶化。等等,再等等吧,再等等再去医院检查。


虽然我的胃对每顿饭都发出很严重的差评,可是这个男人对我却永远都是那么的好。


他会抽出时间去陪我看望我的母亲,哪怕只是坐在一旁工作;他会在我和我的朋友逛街大汗淋漓的时候给我买一个冰淇淋,哪怕是我不爱吃的咖啡味;他会在我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冲过来,哪怕他只关心我的脸有没有受伤……


我知道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是不可能喜欢我这样的人的,可怎么办,每次收到母亲的病危通知书的时候,是他在我旁边安慰我;每次胃痛的要死的时候,是他给我一盒胃药一杯温水;每次遇到...

接下来的三个月,他好像无辣不欢似的对我的胃形成了暴击,我能感受到我的胃的状况在逐渐恶化。等等,再等等吧,再等等再去医院检查。



虽然我的胃对每顿饭都发出很严重的差评,可是这个男人对我却永远都是那么的好。



他会抽出时间去陪我看望我的母亲,哪怕只是坐在一旁工作;他会在我和我的朋友逛街大汗淋漓的时候给我买一个冰淇淋,哪怕是我不爱吃的咖啡味;他会在我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冲过来,哪怕他只关心我的脸有没有受伤……



我知道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是不可能喜欢我这样的人的,可怎么办,每次收到母亲的病危通知书的时候,是他在我旁边安慰我;每次胃痛的要死的时候,是他给我一盒胃药一杯温水;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能第一时间找到我保护我……



心动吗?也许吧……喜欢吗?也许吧……



也许,我们之间或许可以这样一辈子在一起下去,哪怕没有他的一个承诺,哪怕没有他的一句喜欢……



三个月后,我和平常一样做了午饭送到他公司,平时的前台一看到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有意无意的拦着我不让我去找他,可我或许也是被宠坏了脾气,也不理她直接就上楼找到他的办公室。



我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坐在沙发椅的他握着一个女人……随即那个女人抽出手转过头来,我惊呆了,这张脸很熟悉,跟我很像……不,是我很像她。可又不像,她的眼里充满了快乐、幸福的感情,这些都是在我这里不可能显露出来的。



原来,这张脸,还能露出这种表情;还能显出这些情绪……

顾栀

替身之火葬场也没用6

下面是以女主第一视角的形式叙述。


我叫叶凌,今年24,无业。


在我被护着走出那场宴会的时候,在我看到这个牵着我的男人的时候,在我回想起酒吧的场景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我需要钱,我非常需要钱,我不仅要钱去还我父亲赌而欠下的债务,我还要钱去医治生了重病的母亲。


说真的,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话,我也许就会被沈家人压下去活活打死,而我的前男友潇谦估计就只能那么的看着我被打。但眼前这个男人不一样,在刚刚护着我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人敢惹他,他……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


因为沈茜的原因,没有任何公司愿意接受我,甚至就连当服务员,街...

下面是以女主第一视角的形式叙述。




我叫叶凌,今年24,无业。



在我被护着走出那场宴会的时候,在我看到这个牵着我的男人的时候,在我回想起酒吧的场景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我需要钱,我非常需要钱,我不仅要钱去还我父亲赌而欠下的债务,我还要钱去医治生了重病的母亲。



说真的,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话,我也许就会被沈家人压下去活活打死,而我的前男友潇谦估计就只能那么的看着我被打。但眼前这个男人不一样,在刚刚护着我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人敢惹他,他……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



因为沈茜的原因,没有任何公司愿意接受我,甚至就连当服务员,街边卖摊……各种各样的工作她都能搞砸。可是,如果再交不上钱的话,母亲就会被医院赶出来,我无法想象,没有母亲的我活着还有什么盼头。



如果,这个男人能够接纳我的话,母亲就会有希望醒过来,而我,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欺负。我是这么想的。



没过多久,这个男人就开车亲自接我来了,他帮我还了所有的债务,并且连母亲的医药费也一并交齐了。



他告诉我他叫顾笙,让我以后改口叫他阿笙,他把我带到了他住的地方了,这个大别墅里不仅家具都是最好的,就连保姆保安都是最顶级的。我痴痴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多久。



没等我跟这位顾笙先生说话,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留下了他的秘书和一群保姆。奇怪的是,他们不约而同展现出一副同情的表情,随即他的秘书走过来带我一个个介绍关于这个房子的构造。



特别的,他特别的告诉我千万不要去顾笙先生的书房,虽然那里是锁着的我根本没办法进入,但是他还是让我尽量远离那里,我点点头,表示我会守规矩。



没过多久,这个秘书先生介绍完了他能想到的一切,他看了我一眼,随后转头就走了。



我虽然才二十多岁,可是我也是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早就知道了看别人的脸色,这个秘书先生刚刚看我的眼神,总是透露出一丝……不忍……



我没有多想,整个下午我都窝在这个没有温度的房间里,直到顾笙先生的回来,他叫我下来吃饭。



我看着桌上清一色的通红,不禁微微皱了眉头。小时候母亲身体不好,根本没有人照顾我,有时候好不容易做一顿饭也会被催债的上门来一把掀翻,而后母亲住院我一门心思找工作,没有心思吃饭,胃口早就被我折磨坏了,哪还能碰的了这些东西。



顾笙先生好像是察觉了我的反应,好像对我这个反应很不满意。



“怎么了,这些不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吗?”



我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咬了咬牙。



“是呢,顾………阿笙还记得啊……”我强装镇定,赶紧夹了一筷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放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还要装出好喜欢吃的样子。



真令人作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