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ovia

5695浏览    46参与
垃圾桶

  loona教via变人

p3     via:额,怎么样(汗)?

       loona:宝,你真美🥰(宠溺)

  

  loona教via变人

p3     via:额,怎么样(汗)?

       loona:宝,你真美🥰(宠溺)

  

Un arcobaleno

占tag致歉,想找个视频

忘了是cb向还是cp向了,和loona的,bgm是纯音乐

占tag致歉,想找个视频

忘了是cb向还是cp向了,和loona的,bgm是纯音乐

暂时停更。

没啥关联单纯觉得这两对发色很像。。嗯((


没啥关联单纯觉得这两对发色很像。。嗯((


喵杏(寒假中)
“每当我伤心的时候,我总能见到...

“每当我伤心的时候,我总能见到你。”


魔法书: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帮你们约会?

“每当我伤心的时候,我总能见到你。”


魔法书: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帮你们约会?

Hans

*人形注意。

完全脑内妄想。重刷试播集的时候感觉loona真的很能喝。

  


*人形注意。

完全脑内妄想。重刷试播集的时候感觉loona真的很能喝。

  





化学平衡
  当成学校的美术作业交了😛

  当成学校的美术作业交了😛

  当成学校的美术作业交了😛

Maine
之前的修改过了删掉重发 cb向...

之前的修改过了删掉重发

cb向cp向随意哦

之前的修改过了删掉重发

cb向cp向随意哦

纯爱鱼干
  “让这该死的Goetia家...

  “让这该死的Goetia家族的血脉去吃屎吧!现在我有一个重大消息要宣布!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搞一些为了反抗爷爷派蒙的联姻离家出走然后愤而出柜的Via和她不知所措突然被出柜的Loonie🥰

  

  Stolas:Blitz———?

  Blitzo:嘿Loona!你不能和你的顾客上🛏!尤其她还是“a Goetia”!

  一种女承父业了🥺

  

  “让这该死的Goetia家族的血脉去吃屎吧!现在我有一个重大消息要宣布!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搞一些为了反抗爷爷派蒙的联姻离家出走然后愤而出柜的Via和她不知所措突然被出柜的Loonie🥰

  

  Stolas:Blitz———?

  Blitzo:嘿Loona!你不能和你的顾客上🛏!尤其她还是“a Goetia”!

  一种女承父业了🥺

  

化学平衡
  是点烟场面,背景是狼和猫头...

  是点烟场面,背景是狼和猫头鹰的头骨,画面有点乱了😅

  花纹啥的有参考😙

  

  是点烟场面,背景是狼和猫头鹰的头骨,画面有点乱了😅

  花纹啥的有参考😙

  

暂时停更。

【loovia/安眠】

是约的稿!作者依旧是疏影横斜老师(无lof)捏

食用愉快——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露娜一定不在睡前刷Ins。

其实比利兹就这件事说过她很多次,以他自封的父亲的身份。什么睡前玩手机导致脱发,什么辐射影响身体癌变到老落下病根,什么坐姿不雅伤及脊椎,屏幕刺眼有损视力。

聒噪的老生常谈。

像任何一个寻常青春期青少年那样,露娜很熟练地屏蔽了比利兹的唠叨。那些劝诫太高大上,太不地狱了。

他该说点有用的。露娜想,比如睡前玩手机有几率吸引到地狱亲王家的恶魔。

那她没准会听,又或许,会玩得更起劲?

露娜说不清事情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起因是她刷到了薇娅的动态,这没什么奇怪的。上次这...

是约的稿!作者依旧是疏影横斜老师(无lof)捏

食用愉快——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露娜一定不在睡前刷Ins。

其实比利兹就这件事说过她很多次,以他自封的父亲的身份。什么睡前玩手机导致脱发,什么辐射影响身体癌变到老落下病根,什么坐姿不雅伤及脊椎,屏幕刺眼有损视力。

聒噪的老生常谈。

像任何一个寻常青春期青少年那样,露娜很熟练地屏蔽了比利兹的唠叨。那些劝诫太高大上,太不地狱了。

他该说点有用的。露娜想,比如睡前玩手机有几率吸引到地狱亲王家的恶魔。

那她没准会听,又或许,会玩得更起劲?

露娜说不清事情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起因是她刷到了薇娅的动态,这没什么奇怪的。上次这位小公主独自跑去人间,最后在人间的天台上被一路顺藤摸瓜的她找到。那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取关薇娅的社交媒体。可能忘记了,露娜给自己找补。

薇娅的INS配图构图很相似,模糊的没有聚焦的背景,以及平等地憎恨这一切的她自己。不同的是今天她配了文字,问,整个地狱就没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吗?

透过网线都能感觉到小猫头鹰的狂躁,搭配着薇娅冷淡的眼神和紧紧抿着的嘴角。

露娜忽然想起那场流星雨之夜。在所有人大张旗鼓地跑去人间找薇娅之前,她就见过她了。她鬼鬼祟祟地溜进比利兹的办公室,其实她本不必如此。全地狱戒备最松懈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她是唯一的监守者,而她与那位入侵者在其他三个小恶魔的七嘴八舌的争吵中保持沉默,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仔细想来,她们有很多默契时刻,比如她们很多次用同一个TAG,两个人的动态在刷新出来的动态组里一上一下,像是她们虽一无所知,却有无数次擦肩而过。

现在她们又一次达成一致。

露娜发现自己的社交媒体出现一个红色的消息点。

【想看上次那样的月亮。——From via。】

这句话可以有很多种解答。

露娜选择直接带着魔法书去薇娅的家。

魔法书的使用方法露娜早已熟稔于心,她拿到它比去自动售货机买杯地狱特饮还容易。

紫红色的空间虫洞出现在奢华的房间半空中,露娜的落地并不像他们每次去人间执行委托那样糟糕,因为开口恰好正对着薇娅的床。

薇娅坐在床沿,睁大了红宝石般的眼睛。她还是那副样子,有点颓丧的气质,更高级一点的表达大概是有松弛感的慵懒,但露娜那时候想不到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她只能说她看见薇娅这个样子就想向她伸手,然后带她去随便什么地方,总之,逃离带给她这一切的源头。

上一次她名正言顺地向小猫头鹰伸出手了,因为她那时肩负着把她找回来的任务。这一刻她开始嫉妒那时候的自己。

“对不起,你知道,我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这些咒语,所以我的落点并不能受我控制……”即使是露娜也觉得见面就躺人床上有点尴尬,她努力地陈述着理由,但薇娅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她一开始有点惊讶,但很快露出笑容。

笑容在她脸上可不多见。露娜意识到这一点,心情也随之雀跃。

“我知道,我只是……惊喜。”薇娅轻声说。她想,要是自己像父亲那样多一双眼睛就好了,她就可以呈现给露娜双倍的惊喜。 “那天,阿撒托斯之泪以后,我们都没见过面。”

“我点赞过你……”

露娜的话语被斯黛拉的尖叫和辱骂盖过。并且根据电流音来判断,那尖叫已经经过电话传声器的衰减和弱化了。

斯托拉斯隐忍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真切。方才稍微有点起色的愉快气氛一扫而空。

薇娅苦涩又嘲讽地笑了笑,她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

“至少,房间门关着呢。”露娜企图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

“我爸进出我房间永远忘记关门。”谈到这个话题,薇娅眼角微微耷拉,又忽然扬起:“我关的。我还会反锁。”

露娜笑了,为这种青春期共鸣:“我也会。”

“哇哦,它消失了。”薇娅也跟着笑,但笑容很快被惊讶取代。那空间缝隙自行收敛,最后湮灭在空气中,像人间天文观星台上,露娜吐在夜色里的烟圈。

“我猜,维持它很困难。所以不如在这里待久一点?”小猫头鹰的眼里混杂着希冀和狡黠,“既然我们都会反锁门,没人会发现的。”

刺激感和冲动是恶魔们与生俱来的渴求,露娜笑了:“我很荣幸。”

薇娅将她的床分了一半给露娜。一开始还有分界线,她们并肩躺着,井水不犯河水。


直到露娜问:“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需要一个树洞吗?嗯……虽然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小猫头鹰扑了过来,就像那天在观星台上一样。比一般的小恶魔更纤瘦修长的手臂扶着露娜,毛茸茸的脑袋自然地搁在她怀里,她们的分界线由此模糊。


“能听着就很好了。”


露娜一手搂着薇娅的肩,拥抱是一种很陌生的动作,对于恶魔来说。过度的亲密更可能是欺骗,或者,像那对M&M组合一样,甜腻得让周围人无所适从。她另一手刷着手机,其实什么都没看,反复滑动大拇指只是在刷新薇娅那条动态,看有没有其他人留言。


她下意识装得满不在乎,却好像欲盖弥彰。


“嘿,我抱怨过他们憎恨彼此胜过爱我。你记得吗?我不是说他们爱我不够多,其实已经够多了,我觉得够多了。”薇娅抱得更紧了一点,露娜怀疑她把自己当成安抚毛绒玩偶了。“我宁愿他们把爱分担走一点,比如,多爱他们自己一点。我其实在意的不仅仅是他错过我们的约定,而是,他因为仇恨,痛苦,或者别的什么很负面的东西,而遗忘了生活中那些真正支持着他的东西。”


“你父亲,在我看来,他维持住这段婚姻表层的体面就已经精疲力竭了。”


“是啊,他总是这样,为了我‘维持’。但我不是傻子,他站在一片狼藉的废墟上对我笑,我就以为无事发生吗?我四岁之后就不会被这种表面把戏骗到了!”薇娅有点暴躁,这个时候她有点像她的母亲。“他们一直在忽略我!”


露娜生怕她又要搞一次流浪人间的闹剧:“他相当在意你。”


“是,我不否认这一点,但他们忽略的是,我也一样很爱他们两个。我不在乎他们各自的生活是怎样的,跟小恶魔婚外情或者,开那些各种各样丢人的派对,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们不要互相折磨互相都生活在痛苦里,歇斯底里地互相尖叫,摔东西,闷闷不乐,就像他们希望我一切都好一样,我也希望他们一切……都好啊……”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连串猫头鹰式的咕咕声。


露娜保持着同样的频率拍她的背,低声自语道:“是啊……比如,我觉得比利兹现在这样子就不错。做他自己想做的事,爱他自己。”


露娜惊觉自己竟然有困意。地狱犬是夜行的动物,此时银月当空,正该是她精力活跃的阶段。可是莫名地,她想要在柔软的被褥里,缠绵的怀抱中,倒头睡去。


她想,这也不算恶魔失格,猫头鹰不也一样是夜行动物么,可看看那小猫头鹰睡得多香。


手机上的恶魔文字渐渐虚化成一条一条的小蛇,她看不清楚。床上还有很多抱枕,各种各样的形状,其中几个相当有地狱特色,不知道是谁送给她的。但露娜忽然就看中了在薇娅的脑袋下的那只方枕。


就像薇娅发来的那条简讯可以有很多种解释,薇娅想再去一趟人间,薇娅跟她的父亲又有了关于星空的小约定,或者别的什么,但她选择了直接带着魔法书来到她房间一样。


她凑过去,占着一点点枕头角。


心想,并不是每一个闯入盖提亚的宫殿的恶魔都可以安静地睡在床上的,对吧?


她们的额头相抵,很新奇的体验,露娜上一次碰别人的额头,还是跟着比利兹在某次混战中,钳制住了对方肩膀然后用头槌一击致命。那感觉根本不能与此时相提并论,露娜觉得想起它都是对薇娅的亵渎。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恶魔的诱惑,那应该是一只小猫头鹰搂着你的腰睡在你的身边。


她枕着枕头的一角睡下,入睡前还漫无边际地想,自己会不会睡姿不雅滚下床去。


事实证明露娜的担心太过多余。在她没注意到的地方,薇娅的手紧紧拽着她的衣角。两个人靠得近到如果这一幕被斯黛拉看见,可能整个地狱都要因此燃烧。可她们只是静静地睡着,享受着地狱里难得的安眠。



the end.


喵杏(寒假中)

用打印机打坏的纸画画

 是露娜x亲王薇娅 

用打印机打坏的纸画画

 是露娜x亲王薇娅 

Hans

*人形注意。

有些潦草,但画得很快乐。画完之后发现和草稿几乎两样了哈哈哈

*人形注意。

有些潦草,但画得很快乐。画完之后发现和草稿几乎两样了哈哈哈

SDE
  (因为是万圣节所以加了点万...

  (因为是万圣节所以加了点万圣节元素)

  (因为是万圣节所以加了点万圣节元素)

Maine
彩蛋是仿原画风的薇娅

彩蛋是仿原画风的薇娅

彩蛋是仿原画风的薇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