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s angeles

4088浏览    150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17 10:28
清·气死我了·槐
来自2020.1.9的清槐:这...

来自2020.1.9的清槐:这脸真是丑得令人窒息我对不起二姐姐对不起端爷对不起那些年我掉的头发但是话说回来那些年的夜不能白熬头发不能白掉所以就不删了我当时脑子是被驴giao到了吗真的是无比嫌弃审美在以每秒八百里的速度增长但画技咋就能这么恶心呕我的玉皇大帝孙悟空这冷酷无情的男人竟该死的嗜血看看这令人窒息的中二谈话⬇️⬇️⬇️🌚🌚🌚🌚重绘安排


“殿下可是趁臣不在偷偷跑去干坏事了?”

“怎么会,我可是一直在认真读书。”

——

新人交粮,想要评论啊来找我玩啊(´▽`)

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站李承泽X季迟禧的cp,是二姐姐和我自家孩子的cp,孩子设定可能之后会放。


来自2020.1.9的清槐:这脸真是丑得令人窒息我对不起二姐姐对不起端爷对不起那些年我掉的头发但是话说回来那些年的夜不能白熬头发不能白掉所以就不删了我当时脑子是被驴giao到了吗真的是无比嫌弃审美在以每秒八百里的速度增长但画技咋就能这么恶心呕我的玉皇大帝孙悟空这冷酷无情的男人竟该死的嗜血看看这令人窒息的中二谈话⬇️⬇️⬇️🌚🌚🌚🌚重绘安排


“殿下可是趁臣不在偷偷跑去干坏事了?”

“怎么会,我可是一直在认真读书。”

——

新人交粮,想要评论啊来找我玩啊(´▽`)

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站李承泽X季迟禧的cp,是二姐姐和我自家孩子的cp,孩子设定可能之后会放。



齐晨子

欧美版本的#盗墓笔记,#GGAD 向 #瓶邪

欧美版本的#盗墓笔记,#GGAD 向 #瓶邪

齐晨子

根据同名日剧和漫画改编的吴磊x罗云熙版的«宠物情人»,肖战和王一博前来客串。

根据同名日剧和漫画改编的吴磊x罗云熙版的«宠物情人»,肖战和王一博前来客串。

愛花的女孩

这封面,抱歉了elsa😂😂官方影片喔

这封面,抱歉了elsa😂😂官方影片喔

一瓶小九
和黄瓜女士 @黄瓜克克克🥒...

和黄瓜女士 @黄瓜克克克🥒 的蜜月旅行

人在洛杉矶,心在搞权贵

和黄瓜女士 @黄瓜克克克🥒 的蜜月旅行

人在洛杉矶,心在搞权贵

刘無心-阿比监护人🌼🍕

很久以前看到的的一个口误梗x

最后一p为公路之星(物理)

很久以前看到的的一个口误梗x

最后一p为公路之星(物理)

刘無心-阿比监护人🌼🍕
好像是一个欧美那边的梗,在喜欢...

好像是一个欧美那边的梗,在喜欢的人家门口放shock the monkey这首歌在一起成功率会提高(滑稽)

好像是一个欧美那边的梗,在喜欢的人家门口放shock the monkey这首歌在一起成功率会提高(滑稽)

Bonkeyme

小视频前先来一组穿搭~~还是平价款,霍霍哈


外套 某宝:http://bit.ly/2xvDuDR

裙子 Mango:http://bit.ly/2zbJkfF 【在打折】


小视频前先来一组穿搭~~还是平价款,霍霍哈


外套 某宝:http://bit.ly/2xvDuDR

裙子 Mango:http://bit.ly/2zbJkfF 【在打折】



塔塔酱

学校作业,红蝶一只。彩铅+Wacom Intuos Pro


随缘约稿鸭!

ins:cheerfulness

学校作业,红蝶一只。彩铅+Wacom Intuos Pro


随缘约稿鸭!

ins:cheerfulness

Deer is not happy today.

我激动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太美丽辽,忍不住想要炫耀【请无视我x】

历经千辛万苦,不仅被USPS坑了一把,还调解了一堆东西,自认倒霉给多一次快递费,三个月,我终于拿到美妙冰秋爱情❤️,永远给我锁死在相框里!!!

【我觉得我是全球为了这三本爱情花最多钱的人……花钱买开心,我真的好快乐😣👍】

我激动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太美丽辽,忍不住想要炫耀【请无视我x】

历经千辛万苦,不仅被USPS坑了一把,还调解了一堆东西,自认倒霉给多一次快递费,三个月,我终于拿到美妙冰秋爱情❤️,永远给我锁死在相框里!!!

【我觉得我是全球为了这三本爱情花最多钱的人……花钱买开心,我真的好快乐😣👍】

归墟 l  极昼(卑微中)

我靠铁虫石锤

RDJ亲了荷兰弟啊啊啊啊啊

这个还是RDJ发的然后被一个粉丝转载然后让我看到了

顺便给不知道的童鞋们科普一下

RDJ是钢铁侠的演员的名字

荷兰弟是蜘蛛侠的演员的名字

我靠铁虫石锤

RDJ亲了荷兰弟啊啊啊啊啊

这个还是RDJ发的然后被一个粉丝转载然后让我看到了

顺便给不知道的童鞋们科普一下

RDJ是钢铁侠的演员的名字

荷兰弟是蜘蛛侠的演员的名字

Bonkeyme

👀大框眼镜一戴上感觉变了一个人

👕zara
👖zara 妈妈裤

👀大框眼镜一戴上感觉变了一个人

👕zara
👖zara 妈妈裤

正是在下

“我他妈不是我!”(三)

(二)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三)昨天晚上。

-----------start-----------

上天庭在聚餐--不错,神仙也要聚餐的。其格式与人间差不了多少:女神官们谈论哪位宫主看上了哪位仙娥、哪位仙娥又怎样拒绝哪位宫主。男神官有人痛饮开怀,当然也有人趁机揩油。其中风信属于前者,裴铭自然属于后者。

锦云簇拥的戏台上,万恶的戏帮子在演人间的戏本,台上的的都是呼喊“南宫卿”的裴将军、飞升三次的谢怜太子、扮女相的风师、深山里的巨阳殿......

“我真是操了!”风信好像喝醉了,胳膊用劲一把揽住旁边喝羹的慕情,给人拍出了个惊吓,一口羹差点喷出来,呛到了嗓子里。

“你额咳咳咳!风信!...

(二)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三)昨天晚上。

-----------start-----------

上天庭在聚餐--不错,神仙也要聚餐的。其格式与人间差不了多少:女神官们谈论哪位宫主看上了哪位仙娥、哪位仙娥又怎样拒绝哪位宫主。男神官有人痛饮开怀,当然也有人趁机揩油。其中风信属于前者,裴铭自然属于后者。

锦云簇拥的戏台上,万恶的戏帮子在演人间的戏本,台上的的都是呼喊“南宫卿”的裴将军、飞升三次的谢怜太子、扮女相的风师、深山里的巨阳殿......

“我真是操了!”风信好像喝醉了,胳膊用劲一把揽住旁边喝羹的慕情,给人拍出了个惊吓,一口羹差点喷出来,呛到了嗓子里。

“你额咳咳咳!风信!”慕情呛得眼泪掉下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看着风信的双眼,“你干什么?”“情,你喝不喝。”风信凑到慕情耳边说,语气有点像是裹挟着命令。好像是情不自禁的,又好像无奈,慕情维持着自己的表情,努力说服自己不反驳是为了不叫风信耍酒疯,只得顺应道:“喝什么?”

“还能喝什么?酒啊!”风信眼底荡出一丝不明。从桌上捞起一坛烈酒,自己先干一口,用另一只手接着递给怀中面部表情渐渐失控的慕情:“喝!”

慕情终于放弃维系自己的面部神经,任它们野狗脱缰。就是如此,最后顺着面前人心意,两只手接过酒坛。他过往从不怎么喝酒,碰酒坛的次数寥寥可数,没有半点经验。自然还不如正殷勤看着他的风信熟练。

他抬起头看着风信,风信看出来他在向他确认。这点不错,但他想知道的事是“喝酒不利修道,你确定?”很不幸,风信会错意了,在他的理解是“我不会喝酒,醉了回殿得靠你,你确定?”

风信笑着说:“没事,你喝就对了。”


师青玄上月刚刚逛完鬼市,身上的钱差点被花城赌赢赚光。这不,几日前又在黑水玄鬼的水市溜达了。

师青玄照常扮着女相,穿着一层淡紫色纱衣,轻薄而半透明,酥胸蜂腰纤纤玉手,身材匀称不夸张反而有娇羞可爱之感。摆弄着摊子上的珍珠,看了看身后的那位冷峻美人。她一身黑衣蹁跹,身材高挑,黑发披散肩上,脸色白皙无胭脂渲染。可偏偏穿着保守,将自己过得严严实实。不用说,这就是贺玄了。

两人行在水市中的水汽氤氲里,也能感受到路旁少女艳羡歆慕之情。但那位冷峻美人好像不怎么尽兴,识相的店老板娘热情款待二位“美人”

“您二位好生俊俏,您瞧着珍珠链,每颗都是精品,都是一颗一颗手捡的呢。”“您看这贝壳,珊瑚花纹都是天然的.......”

贺玄美人看见了一小盒白色的东西,细长的手指拿起来看着这盒膏状物,眼睛也不看老板娘,问:“这是什么?”老板娘看了看,踮起脚尖低声对弯着腰的贺玄说:“这个啊,抹的,用了之后壮阳励精,我亲自试过的,质量有保障,要不要回去捎给您丈夫用一用?”

“行,这个我拿下。”

🐻熊熊熊

恋与古言 帝师EP14 (许墨X你)

古言章节总汇


14


翌日正午,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出现在九成宫山脚底下的麟游镇集市前。


集市刚好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小贩。


你出宫次数屈指可数,次次又都有浩浩荡荡的御驾队伍开道,何曾亲眼目睹过人潮川流,在身边接踵而过的景象?


一扫昨晚的失落和下山这一路来的沉闷,取而代之的,是你接触新奇事物的欢欣雀跃。

你环顾四周,指着看不到尾的集市街道对太傅兴奋道:“朕以为这儿的热闹,可堪比张祜所描述的‘十里长街市井连’的盛况了!以后长安附近的百姓也不用千里迢迢赶赴扬州城凑...

古言章节总汇


14

 

 

翌日正午,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出现在九成宫山脚底下的麟游镇集市前。

 

集市刚好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小贩。

 

 

你出宫次数屈指可数,次次又都有浩浩荡荡的御驾队伍开道,何曾亲眼目睹过人潮川流,在身边接踵而过的景象?

 

一扫昨晚的失落和下山这一路来的沉闷,取而代之的,是你接触新奇事物的欢欣雀跃。

你环顾四周,指着看不到尾的集市街道对太傅兴奋道:“朕以为这儿的热闹,可堪比张祜所描述的‘十里长街市井连’的盛况了!以后长安附近的百姓也不用千里迢迢赶赴扬州城凑什么坊市聚集的热闹,改到这游麟镇便好。西麟州本就有运河四通八达,朕回头就将游麟改镇为县,也好扩张这儿的经贸规模。太傅以为如何?”

 

“郎君,”似是被你的活力所感染,许墨眼底的笑意浓郁了些。他将食指虚掩在你唇上,低声叮嘱道:“在外头要自称我。”

 

 

“好好好!我在家中排第三,便唤我三郎吧……对了,太傅,哦不对、许墨,刚刚我瞧见前面有卖胡饼的毕罗店,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吧。以前先……咳咳,先父都不准宫、哎家里吃胡食。我可馋了很久了呢……”

话没说完,你便撒开脚丫大步流星地往前方白雾蒸腾的店铺冲。

 

“稍等。”

太傅拉住你,将你往反方向带。

 

你试图挣脱他的掌控,却被他牢牢擒住胳膊。

“这是做什么 ?!”

 

“你瞧瞧周围……”

 

 

“咦,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为何人人都盯着我们看?”

 

“不是我们,是三郎你……”

说话间,太傅已将你领进了一家门面装潢典雅的布庄。

 

 

“两位郎君欢迎莅临本庄,今日庄子里有蜀道特供的锦织……”一脸精明老练的掌柜在抬头看到你的瞬间先是大惊失色,随后立刻收敛了满目讶异,笑逐颜开道:“莫不是哪位皇亲贵人从山上下来游玩了?两位请先到楼上雅间小坐,某这就命人奉茶送水。”

 

 

你跟在许墨后头,不由好奇道:“他怎么看出来的?”

 

“三郎衣饰华美,又是民间不常见的赤金之色,方才当街被人围观也属正常。”

 

瞧了眼自己身上寸布寸金的贡品苏锦,再对比太傅素朴的玄色袍衫,你那身形容装束愈显浮夸,也难怪刚刚那位识货的掌柜会看的目瞪口呆。

“还是太傅心细。微服出游果然还得作民间打扮,穿这一身染金刺绣的宫服跑出来,的确是我的失策。不过你如何知晓这儿有布庄的,我们明明是从其他方向来的?”

 

 

太傅若有所思地颔首,过了片刻才回答你的提问,道:“我祖辈在这里曾拥有几座山头,而我年幼时也在麟游镇游历过一阵。”

 

 

“噢?我曾听方老匹夫提过你的身世。说是父母早逝、幼年时流离他乡,过得很是凄苦。后他与你偶遇,因赏识你早慧故将你收留到他的丽正修书院。却不想你祖辈也算有些身家……那这么说起来,你也算半个长安人氏了?”

 

 

“祖籍本属鲜卑,但从太祖那代起便已定居长安。”

 

 

你们说话间,那位心思机敏的掌柜就携着四五套色泽光鲜样式豪奢的男式成衣上了楼。

 

许墨见了不禁微微摇头,对你建议道:“难得出来一趟,要不试些不一样的?”

 

“嗯?”

尚在你思索他的“不一样”为何意时,他已自行出了雅间。

回来时,手中拎了一条湖绿色的襦裙和一双云锦履。

 

那绿同昨夜的翡翠池沿如出一辙,你心脏不禁“噗通噗通”乱跳。

 

 

久经商场历练的老掌柜,哪能眼色差到瞧不出此刻你和许墨之间的暧昧流转。他心照不宣,笑嘻嘻替你俩掩好门,便唤了一旁服侍的仆从一起下了楼。

 

 

 

“不喜欢吗?”

他的脚步声离你越来越近,你像是失去了语言能力,只懂默默摇头。

 

见你否认,太傅缓步踱到你跟前,嗓音中携带的柔意几乎快将你融化。

 

“那便是……”

 

 

“——喜欢了?”

长长的停顿后,从他口中吐露“喜欢”两字的那一瞬,你猛的被头小鹿撞破心房,一跃而出。

慌乱之下,你一把从他手中夺过衣物,一溜烟跑进了屏风后头。

 

脱光了衣裳,哪知你窸窸窣窣套了半天,却连件衬裙都穿不上,最后还得主动开口请太傅为你更衣。

 

 

 

你咬着下唇,眼看自己怎么都绑不好的青松色丝带,在太傅手中柔顺乖巧地打了个好看的花结。他因为俯身,鼻尖距离你的胸口不足半尺。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好闻的寒香喷吐在你袒露在外的纤细锁骨上,引得你胸前和颈间的肌肤逐渐泛起诱人的粉色。

 

当他在你肩头盖上半透明的帔帛时,你注意到太傅浓密又漆黑的睫毛会在每一回眨眼间都轻轻扫过下他的下眼睑,就像羽毛般撩拨着你心口泛痒。

 

你生怕自己狂乱的心跳会被他听见,只好屏住呼吸不敢弹动,侧过脸不再看他。

 

 

 

“我来为陛下……为三娘梳头吧。”他很自然地改口,牵过你坐到梳妆镜前,随后披散了那头亮丽乌黑的秀发,“三娘今天想梳个什么样的发髻?”

 

“普、普通就好。”

 

“那就双螺鬟吧,上次便说过你的脸配上螺鬟定然会很好看。”

不多会儿功夫,你就在太傅手底下从英气勃发的少年郎,蜕变成了二八芳华的娇俏佳人。

 

 

镜中少女玉眉微挑,靡颜腻理,一双剪水瞳子顾盼流转。若不是眉宇间依稀可见那抹积压十数年的屹然威仪,你都不敢相信那是你自己。

透过水银镜,你偷偷打量着太傅,想看看他的反应。却发现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此时正牢牢钉在你脸上。

 

“嗯……朕很满意,多谢太傅。”

你慌忙抓过桌前摆着的云锦履,企图以此掩饰被人抓到你偷看时的尴尬。

然而伸到一半的手,被太傅从中截了去。

 

只见他单膝跪到你身前,抬起其中一只光洁雪足放在膝头,仔细为你套上鞋袜。

 

 

 

恍惚中,你听到一声极细微的叹息。

 

“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无责任小剧场————

太傅:“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你:“非也非也,太傅会梳头会穿衣,还为朕贡献过元阳。以后生了孩子还能在家相妇教子,派的上用场的地方可多了!朕干脆把后宫遣散,太傅身兼数职,也好为大胤国开支节流哇(•̀ᴗ•́)”


∮

女王陛下和他的骑士长

吹爆国象设

女王陛下和他的骑士长

吹爆国象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