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s

49.3万浏览    4111参与
皮试

LS摸鱼

*灵感是自己做的梦


Larry做了梦,整个梦像一只正在融化的脏兮兮的冰淇淋,蓝色的油似的东西往下滴淌,在惨白的地面上就成了又粉又紫的颜色,他坐在原地没有动,吃着一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果子,他在梦里感觉到这果子甜腻多汁,像只熟透的蜜桃。

他低下头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护士告诉他,他正在失去感应文字的能力,是彻底失去,听不懂人的语言,看不懂人写的单词,自己不能书写也无法打字。

那只果子从他手里消失,留下的粘稠汁液把手指黏在一起。Larry感到烦躁,想要抽烟赶走医院的来苏水味,抬头看到Sal没戴面部义肢就走进病房。Larry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真的发不出音节。

Sal走过来,看不清表情,...

*灵感是自己做的梦


Larry做了梦,整个梦像一只正在融化的脏兮兮的冰淇淋,蓝色的油似的东西往下滴淌,在惨白的地面上就成了又粉又紫的颜色,他坐在原地没有动,吃着一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果子,他在梦里感觉到这果子甜腻多汁,像只熟透的蜜桃。

他低下头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护士告诉他,他正在失去感应文字的能力,是彻底失去,听不懂人的语言,看不懂人写的单词,自己不能书写也无法打字。

那只果子从他手里消失,留下的粘稠汁液把手指黏在一起。Larry感到烦躁,想要抽烟赶走医院的来苏水味,抬头看到Sal没戴面部义肢就走进病房。Larry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真的发不出音节。

Sal走过来,看不清表情,Larry只知道Sal正动作温柔地在他额头上用手指写着一句话,让人联想起用一片上乘羽毛抚摸天鹅绒的毯子。

Larry辨认不出这句话的意义,他困惑极了,一个劲儿看着Sal,他想问:老兄,你在做什么?但想起自己丧失了语言能力。

而Sal只是蹲在病床前,歪着头,把脸贴在床单上,握住他的手,继续一遍遍写着那句话,脸上的伤疤像某种玉石上的纹路和葡萄的筋膜,Larry又闻到那只水蜜桃的甜味,于是渐渐向他凑过去。

但他没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Larry在床上惊醒,头脑胀热,发现自己已经梦遗。

Larry和Sal什么时候结婚

我的天啊啊啊啊

他们真好


我真会找

我的天啊啊啊啊

他们真好


我真会找

橘豆
“即使是像我一样丑陋的人您也愿...

“即使是像我一样丑陋的人您也愿意用微笑对待吗?”


还是没忍住的画了,毁了真的十分抱歉!!!!


他们真的很好,只是英年早逝。

“即使是像我一样丑陋的人您也愿意用微笑对待吗?”



还是没忍住的画了,毁了真的十分抱歉!!!!


他们真的很好,只是英年早逝。

吴现

失调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沉没前拥抱我的心跳。

*ooc属于我,ls属于彼此。

*设定是一个人五感逐渐消失后,只能用ta尚存的感官去接触ta,用ta已经消失的感官去感受ta只会感觉到空气,最后ta会彻底消失如溺水一样沉入地面。

*是糖!请放心食用。

“嘿larry,把音响开大点!”
“你说什么?!”
摇滚响彻地下室,棕发的青年好不容易从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回过神来,他大喊大叫着:“不行啊老友!虽然我很喜欢大音量听音乐!但这已经是最大音量了!再调我们就要失去一起甩头的能力了!!”
sal皱了皱眉,事情不太对劲。如果只是他们的摇滚甩头时间没调好音响倒不是什么,但现在连Larry的声音都也快听不清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沉没前拥抱我的心跳。

*ooc属于我,ls属于彼此。

*设定是一个人五感逐渐消失后,只能用ta尚存的感官去接触ta,用ta已经消失的感官去感受ta只会感觉到空气,最后ta会彻底消失如溺水一样沉入地面。

*是糖!请放心食用。

“嘿larry,把音响开大点!”
“你说什么?!”
摇滚响彻地下室,棕发的青年好不容易从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回过神来,他大喊大叫着:“不行啊老友!虽然我很喜欢大音量听音乐!但这已经是最大音量了!再调我们就要失去一起甩头的能力了!!”
sal皱了皱眉,事情不太对劲。如果只是他们的摇滚甩头时间没调好音响倒不是什么,但现在连Larry的声音都也快听不清了……他的听力出问题了。
所有声音都变得遥远而朦胧,前几天他还以为是自己感冒头晕的错觉,但就在刚刚,这个问题变得前所未有的严重。

他失聪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病变无根可究,除了失聪,他没有任何不适,医生对着焦急的费沙先生和Lisa摇了摇头,Larry和他并排坐在医院走廊的座位上唉声叹气。
“我说,你真的对这没有什么想法吗?”Larry坐没坐相地瘫在椅背上,不安地抖着腿。“就算你真的不在意,妈肯定要说是我的摇滚害了你,完蛋这又是她揪我耳朵的一个新理由……”絮絮叨叨了半天,他猛然想起现在sal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歉意纠缠在他心上,回头却发现sally沉默地侧头看着自己。
“呃……抱歉,我还没习惯这个。”他把玩着手里的圆珠笔和本子。sal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唇看了一会儿,“没事,我没在意。”,声音沙哑而低沉,比他平时说话的时候更小。
老天,他害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了。Larry感到懊恼至极,天知道sally失聪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摇滚时间,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那音量有时真的太大了些……他少见地沉默下来,垮着脸盯着医院灰绿的瓷砖地,继续抖着腿,不知是掩饰还是泄露着自己内心的不安。
他想和sal说些什么,但似乎很难找一个话题,抬笔点在笔记本上,下意识地写了一个SF,随即暴躁地狠狠涂掉了那两个字母。
该死,肯定是他害得老友失去了他的听力,要知道,sal在音乐方面简直是个天才,他的电吉他玩的出神入化,新曲听一遍就能上手……而现在,他恐怕再也听不见了。
看到Larry暴躁地在本子上涂圈破坏着那两个字母,sal抬手按住了他的笔,顺手接过笔在手上转了个圈,抛起来又反手接住 。“酷啊老兄,你在哪学的转笔?”“ashley教的。”……?Larry后知后觉地看向他,那对蓝色的眸子仍如往日一般清澈而冷静。“我还不了解你吗?”面具后的眼睛稍弯了弯,Larry同样露出一个笑容,却无法控制住内心的酸楚。他还不了解他?可不是,sal刚抬手他就知道他想安慰些什么了,但larry还是控制不住地把这种事的发生揽在自己身上。就像那只兔子。
sal看着他的情绪又一次低落下去。他知道Larry是个完全不符合他不修边幅外表的心思细腻的人,这次病变时间太巧合了,他肯定会把责任都怪到自己头上——“别多想了,至少我们还能再一起画画。”
Larry对此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更糟糕了。sal心想。
他揉了揉眼睛,可能是下午的阳光太毒辣了,也可能是看了太久的漫画书,sally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而失真。
就像一个月前他听到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两种不同感官所接收的信息如此联系起来的,可能自己终于体会到lar说的所谓艺术家的通感了吧?他自嘲地耸了耸肩,平静地坐在座位上等着Larry来找自己。希望他不会因为这个消息受到太大打击。
夏日阳光从窗口撒进来,放学时间的学生们来来往往的身影和变幻的光影慢慢模糊成一片……慢着,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靠近了。

“Larry,我好像看不见了。”
不知为何,处在这个本该喧闹的环境中,他内心是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诡异地,心情不错。
“别愣着啊?”

他坐在床上,自己房间熟悉的气息环绕着自己,艾迪森公寓有些霉湿的气息、gizmo灰扑扑的皮毛气息、廉价面具收藏的橡胶味……怎么还会有一点烟味?该死,Larry肯定偷偷抽了什么东西了,他可以肯定这烟味不大对劲。
躁动的振动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地面来来回回,Larry可以说是坐立不安,最近发生在sal身上的事太多太多,这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他的意思是……Sal•Fisher!他的老友!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原谅我们年轻的庄臣先生从来没有好好听过课,他无法用生动的言辞来形容自己多么不敢置信于sal竟然会遭到如此不公的命运。
他停下脚步,看向放松地坐在床上的sally,他那双宛如拥有魔力一样的蓝眼睛半睁半闭,看起来有些无神。哦该死,现在病患可是他啊!为什么他一点回应都没有!Larry感到复杂的情绪涌动着,同情、悲哀、愤怒、无奈,但最后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老友,悲愤到眼泪几乎要溢出来。
我们可怜的小莱熊。他已经快哭出来了。
sal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微侧着头左右看了看,虽然他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他无意识地攥紧了袖口。本早该出现的如潮水般的痛苦,在这个失去了几乎是与世界的所有联系的瞬间反溯。
“Lar?Larry?你还在吗?”
低哑如耳语,还有些虚弱。
Larry的多愁善感的心脏再次被狠狠地命中,痛苦而悲哀地,他大步上前,用力抱紧了这个矮小瘦弱的蓝发青年。
哦管他到底弱不弱,在小莱熊充满泪水的眼睛里现在的sal简直是一张纸片。

一个拥抱,这很好,他能感觉到sal的体温和心跳,闻到他身上那种干干净净的大男孩的气息,能看到他湛蓝的长发……淦,他在干什么!Larry一个激灵,抱着自己好兄弟闻他身上的味道这怎么看怎么像变态啊。他尝试着不着痕迹地松开sal,但感觉到他轻微的颤抖,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没有松开。
在一片黑暗与寂静中,sally伸手揽住他的好友。他现在所剩的感官不多,他竭力去抓住能让自己重新联系这个世界的稻草,避免那如深海渊隙一般的恐惧淹没自己。
Larry的心跳靠的很近,一下又一下有力地搏动着,力量和柔软是如何同时存在于这个器官上的?他无意识地想着。他妈的,Larry是怎么做到仅仅是心跳都能传递出那么多感情来的。
他更用力地抱紧了这只大泰迪熊。

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期间sal成功地习惯于通过手心写字来交流。盲文有些难学,他还在挣扎,比起来能直接触碰到他爱着的所有人的体温能给他更多的安全感。
爸爸的手粗糙而温和,Lisa的手总是有些滑腻,但她会在来看望自己的时候把干活时沾上的污水洗干净,todd仔的手是不符合他平时那种昏昏欲睡的眼神的灵巧,ashley动作温柔又细心,她写的字最能让他辩识清楚……还有很多人,艾迪森先生的热茶杯,charley的珍藏意外的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油腻,soda的小小手……
sal把自己瘫成大字躺在床单,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gizmo的皮毛。
还有Larry的手。
温和、有力,动作就像他的画作一样充满跳跃的灵感,活力四射。连他的心都随着Larry的脉搏开始同步跳动。
这些天陪伴他最多的就是Larry,其他人好心留给了同龄人相处的空间,或许年龄相近的孩子们才能更好地理解彼此的心情。
他们是对的。

Larry有事没事都喜欢赖在sal身边,他完全放心不下让他独处。是的没错,不管sal身边有谁,只要没有他Larry就是独处,自信青年Lar就是如此热心。他是如此忧心于现在孤立无援的sally,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什么不对劲。
Ash眼神诡异地看了看并排坐在公园长椅上沐浴着难得不那么毒辣而是灿烂而温暖的阳光,互相在对方手心写字然后露出会心微笑的两个好兄弟。她直觉这种岁月静好的场面好像有哪里不对,但现在sal失去了视觉和听觉,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当……?todd环视了三人一圈,推了推眼镜。

顺带一提,sal的嗅觉也钝化了,但他不准备告诉他们,他不想他们再为自己担心更多了。何况他也觉得自己应付得来这种情况,大名鼎鼎的Sally Face不是什么柔软的人物。

事情太糟糕了。
Larry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辈子照顾sal的准备。
但他没做好sal会消失的准备。
那天早上他去喊sal起床,一如既往。
但他不小心被gizmo绊了一跤,这只肥猫。
他张牙舞爪地扑倒在了sal的床上,没关系,每个大男孩都有冒冒失失的时候嘛。
但他穿过了sal。
Larry的眼睛睁大了,安然恬睡的青年就像是一层幻影一样被他穿过了。他像条鱼一样弹了起来,并且顺便惊醒了sal。
“什么,lar……唔!”话还没说完,刚准备起身的sally被狠狠地按在了床上。
Larry惊魂未定,他的心脏狂跳着,指尖是sal温热的体温和细细的脉搏,真实到不真实,仿佛幻觉是他自己的视线而不是sally……
Sal伸手抓住他的手腕,Larry感觉到sal宛如鸟雀的羽翼一样的温度。
老友的眼睛注视着自己,透出疑惑不解,没有焦距。
Larry再一次捏了捏他的肩膀,手心鲜活的质感充分显示了蓝发青年的存在。“……Larry你到底在干什么?”
“没!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他又一次不小心遗忘了sal的现状。回过神来,他用力握了握sal的手,来告诉他没什么大事。
他感到慌乱,那绝不是幻觉。

sal摸索着套上他最喜欢的那件黑色sanity's fall的T恤,Larry沉默地看着他,咽了口口水,试探着伸手戳了戳——“Larry,别总是做些奇怪的事情,不然我会因为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老友回头看着他,甚至心情不错的开了个玩笑。“呃,老兄,我没心情开这个玩笑,就算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的,你刚刚变透明了懂吗,不对,也不是,总之我刚刚穿过你了!就像阵烟雾似的!”Larry握着他的手重新表述了一遍了,淦,他知道sal是不会不相信他的。
sal沉默地盯着自己,或者说只是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向,Larry被他看的有些心慌。“怎么了兄弟?我是说,你不会真的消失对吧?”他好像嘀咕了几句什么,Larry还没来得及问他,那张他已经看惯了的面具在眼前迅速放大。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伸手碰到他。
sal像个虚幻的影子一样和他重合在了一起,他能看到蓝色的发尾从自己的上衣里露出来。
他一切话语都被噎在胸口。
“怎么了lar?你看见什么了?”sal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但Larry知道他并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他一样会害怕,他只是善于保持冷静。
Larry伸出有些颤抖的手,触向从他胸口穿出的蓝色发丝,出乎意料的,这一次,他实实在在地碰到了sal的头发。sal主动退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Larry的手还覆在他的后脑……他狠狠地把sal按在自己的胸口,用力地抱紧了他。他的眼睛因惊恐和不安而睁大,这样紧密的接触不仅仅使sal安心,也能让自己安心。
不会的,sally他不会消失的。

两个人花了一会儿搞起来现在的状况,Larry只用视觉或者听觉的时候碰不到sal,如果用手去摸的话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他们大概也有猜到这和五感有关,但像嗅觉和味觉这样有点微妙的还是先放一会儿吧。
Larry揉了揉自己的大鼻子,他搞不明白sal为什么总是能这么冷静。明明现在问题很大的人是他才对,但似乎自己要比他急的多了。
“……不知道接下来其它知觉还会不会消失,但如果真的发生了……”回过神来时sal已经在分析情况了,但他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Larry歪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sal。
“……”仍然是沉默。
Larry伸手拉住他的手,他依然沉默着。
“没什么。”

时间真是快的不可思议,sal现在只是剩触觉和味觉了,Larry近乎绝望的把整天的时间花在他身上,谁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再一次碰到sal?与此同时,sally的态度也让他抓狂,那双如平静的海面一般的蓝眼睛,愉快轻松地享受每天的阳光……是已经开始放弃挣扎了吗?!
Larry发现自己有点搞不懂他的想法了,淦,就像sal的描述一样,现在他自己也变得遥远而朦胧了,缺乏交流与回应就不说了,但他为什么现在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是说他变得多么疯狂而不理智,他们仍然每天艰难地聊一些关于宇宙、电吉他、冰淇淋和绘画之类的话题,sal也帮他处理一些麻线一样的理科题目,顺便嘲笑他两句,只是……Larry感到自己与他产生了距离。他有什么事情没说,就好像是准备让什么秘密和他一起消失一样。拜托,拜托上帝,不要让sal消失。

没有人可以抓住指间流逝的沙。
Larry一个人坐在艾迪森公寓的天台上迎风弹着吉他。他觉得这样酷毙了,有的时候走点文艺范也是不错的。他已经准备好和朋友们一起在楼顶大喊一声了。
天空很蓝很清澈,是邪教还在这块时看不到的景象,这让他联想到sal。
然后他接到了Lisa的电话。
sal说他开始逐渐失去触觉了。

他奔到医院的时候,sal躺在病床上,心电图规律地跳动着,那种荧绿的颜色让他回想起gearboy的鬼魂反应。
sal安静地躺在那里,半睁着眼睛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他握住sal的手,用力极了,是那种他们在掰手腕比赛时的力度,虽然这可能夸张了点。稍微迟钝了那么一小会儿,sal向他这里微微侧头过来:“Larry?是你吗?我猜是你来了……”
“没错是我!老兄拜托不要放弃啊!我……”
“有点迟了……”他的声音虚弱无力。“我不喜欢这样,这里太黑了lar,太安静了,我……”他哽咽着,Larry看见有眼泪从他的眼角滑入面具下方。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他感觉到手里实实在在的触感变得虚幻又遥远,他不敢再用力去握住sal的手,他怕自己要穿过他了。
“sal?Sally!”他慌乱地伸手摘下sal的面具,操,他的心脏在剧烈颤抖好吗!

他看到sal泪流满面。
他看到sal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他俯下身去,sal现在还剩味觉对吧。
他伸手捏住sal的下巴,给了他一个青涩的吻。

心脏快速搏动着,血液的轰鸣声在听神经上嘈杂不已,耳朵有些发烫,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简直占据了自己的整个神志。
他看见sal失神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苦涩而又满足的笑容。

他最后一次拥抱了他的Sally。

微弱的心跳消失了,他看见sal向上方伸手,好像溺水的人想抓住什么一样,然后慢慢消散在了空气中。

他伏在残留了Sal的体温的病床上号啕大哭,医院的走廊里有些慌乱的声音似乎变得朦胧了,不过他没有注意到。

他昏厥了过去。

……


“Larry?起床啊伙计,你不想Lisa来揪你吧?”模模糊糊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了,好像是Sally的声音……

……

是sal的声音!!!
Larry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差点又一次让他的帅脸和面具磕上,幸好sal的足够敏捷才没让悲剧再次发生。
他用胳膊肘撑着自己半躺在床上,怔怔地仰头看着sally,这个角度逆光让sal看起来非常酷非常神秘。
他的男朋友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Larry这种被狠狠震惊到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呆,不过他还是很喜欢的。
“你干什么这么……”视角快速变幻了,他被大莱熊用力抱在了怀里,然后是号啕大哭的声音和脖子上有滴落的触感和热度……他轻轻拍了拍Larry的肩膀,没有推开他。
“我刚刚做了个噩梦……简直和那些邪教徒一样恐怖……”Larry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然后他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尴尬和不舍地放开了手,sal现在还是他的兄弟、伙计、老友,随便怎么说,还不是男朋友。
sally用他捉摸不透的目光看着他。
“嘿Larry,把音响开大点。”
他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sal,而sal对他眨了眨眼。

“操,你怎么不早点说。”他又一次紧紧地拥抱他,安心地感觉到他的心跳平稳而有力地存在着。

天意

10. 你是唯一❤️

      你就是我的唯一,不用多想,因为你也清楚的知道,我只有你。
[图片]      如果我们相识不是以这种身份,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故事呢。

      夏目长相是很受男孩子喜欢的那种长相,从初中开始,追求者不再少数,各种献殷勤,花眼巧语的,可夏目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那些男生都只有一个目的,所以这么多年,夏目身边一个玩的好的男生都没有,反而都是一群迷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其中有一个总是隔一段时间就给夏目...

      你就是我的唯一,不用多想,因为你也清楚的知道,我只有你。
      如果我们相识不是以这种身份,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故事呢。

      夏目长相是很受男孩子喜欢的那种长相,从初中开始,追求者不再少数,各种献殷勤,花眼巧语的,可夏目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那些男生都只有一个目的,所以这么多年,夏目身边一个玩的好的男生都没有,反而都是一群迷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其中有一个总是隔一段时间就给夏目寄零食,知道夏目喜欢,夏目当然不好意思,给他说他也不听,说“女神,没事,都是我自愿的,收下吧。”

       毕竟是人家的心意,不过那人也真是奇怪,寄零食吧,平时也不找夏目聊天,不知道图的是什么。

       夏目平时也不怎么吃,有机会都带去给爱迪老师和店里的哥哥姐姐了。

      那天,追着爱迪老师到电梯口强制把一兜零食塞给了爱迪老师。

    “哎呦,我不用,你自己吃吧”

    “我自己还有好多呢 吃不完”

   “慢慢吃”

     “你快拿着!”

    ……

     爱迪老师当然拗不过夏目。

    走的时候提醒夏目要好好练习。
        如果你真的能来就好了。

      
”     也不是不想在家呆,只是好像更想能多跟你在一起。

      
        想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每一个细节都是你。

       回家处理好档案的事情,简单收拾了一下,吃了一顿饭,夏目就又回那边了。
       见到你,满眼都是惊喜。

Deep dark扇贝

就……瞎摸一点?


大概是反射弧绕地球一圈在手忙脚乱地边给Larry处理边唠嗑了10分钟后才发现自己忘了带义肢的Sal?

就……瞎摸一点?


大概是反射弧绕地球一圈在手忙脚乱地边给Larry处理边唠嗑了10分钟后才发现自己忘了带义肢的Sal?

ゼロ茶

LS《Larry说他再也不想看到sallyface》

ls 糖糖糖 小短篇

极度ooc  全篇几乎是Larry和Todd的对话 但是是ls

看着玩 总之我搞的蛮开心嘿嘿嘿

  “嘿Larry,早啊老兄!”Todd搬了个板凳一屁股坐在Larry旁边,“你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Larry从一进教室就没和任何人讲话,不正常。Larry今天没有和sallyface一起进教室,他绝对是早上起来喝了艾迪森茶。

  普通人都会这么想,可Todd又怎么是普通人呢。于是他给Larry砸下一个天雷“你惹sallyface生气了。”

  闻...

ls 糖糖糖 小短篇

极度ooc  全篇几乎是Larry和Todd的对话 但是是ls

看着玩 总之我搞的蛮开心嘿嘿嘿

  “嘿Larry,早啊老兄!”Todd搬了个板凳一屁股坐在Larry旁边,“你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Larry从一进教室就没和任何人讲话,不正常。Larry今天没有和sallyface一起进教室,他绝对是早上起来喝了艾迪森茶。

  普通人都会这么想,可Todd又怎么是普通人呢。于是他给Larry砸下一个天雷“你惹sallyface生气了。”

  闻言Larry立马嚷嚷了起来“见鬼!你别和我提起这个名字!”Larry还想说什么,Todd想那些话都已经快要漏出来,Larry又生生憋住了。

  呵,狗崽子。Todd也不急,毕竟八卦这东西他迟早都能扒到。果然,Larry偷偷看Todd发现他并没有询问的意思,简单思考了一下便悄悄靠近“Todd,我告诉你哦,我再也不会理sallyface了!”“哦。”

Todd表示宁愿相信世界末日也不会相信这个痴汉重情重义的朋友会不理sal,于是Todd从包里拿出一本书“他太小气了,老天。我昨天明明就是做了很久班务才回的公寓!”“嗯哼,是挺久的。”Larry又压低了声音“结果一打开我房门,sal就扔了我一个枕头,虽然完他妈全不痛。”

  Todd饶有兴趣地发问“sal没事跑你屋里去干嘛?”

Larry苦着一张脸“老兄,我也正想问。可sal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招呼在我脸上,你说我第一反应是不是躲?”Todd挑挑眉,哟,不会没躲开?

  然后Todd就听到一句话足以震撼他妈“不过躲的不及时亲了sal一口而已嘛,他反应超大的!完全不听我解释就走掉了,靠。”

  Todd心想,这还能听你解释也是真nb。Todd说到“那你这次一定要等sal主动找你道歉”“Larry,Lisa说你没吃早饭,拜托我给你带来了。”sal纤瘦的身影出现在班门口,面具下的表情仍然是琢磨不透,个屁。妈的这耳朵红的都要熟了好吧!!!

  Larry僵硬 Larry转头 Larry猛地站起。Todd想要拦住Larry维持一下朋友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然后他听见Larry说“见鬼,Todd你搞屁啊!sal在叫我呢!”于是Todd的指尖只抓住了一缕自由的空气

  “sal!你对我太好了!我爱你,兄弟。”

  “…我也爱你啊老兄。”

  


————————————————————————————

sallyface在中国怎么搞的,人气丢在大西洋里了吗!!!没想到我这个万年白嫖竟也有自割腿肉的一天(窒息)手机打的就不要在意细节了啦!


实话说吧我是个臭死了的女的 but第一篇国际惯例无脑甜不是吗

好想再聽聽你的歌啊

简单搞了一下

一位字丑选手骂骂咧咧离开现场。

简单搞了一下

一位字丑选手骂骂咧咧离开现场。

一口獠牙。(fo前看置顶。

[ls]于是我爱上了小我十岁的弟弟(4)

·24岁Larry x 14岁Sal

ooc。没捉虫。


“我们…合得来?”


Sal听着Todd的话语,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粗糙的磨砂质感与指尖接触,一瞬间Sal觉得自己好像掉进幻想中一样。


“是啊。我觉得明天放学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你觉得呢,Neil?”


Todd一边说着一边收拾好药箱顺便抬手捅了捅一旁站着的Neil。


“我也这么觉得!”


“好啊,那明天再见吧。”


Sal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极快,他匆忙抓起了自己的书包肩带也没看Todd和Neil两人,低着头就匆匆走出医务室。


待他走出校门心跳才慢慢平缓...

·24岁Larry x 14岁Sal

ooc。没捉虫。



“我们…合得来?”


Sal听着Todd的话语,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粗糙的磨砂质感与指尖接触,一瞬间Sal觉得自己好像掉进幻想中一样。


“是啊。我觉得明天放学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你觉得呢,Neil?”


Todd一边说着一边收拾好药箱顺便抬手捅了捅一旁站着的Neil。


“我也这么觉得!”


“好啊,那明天再见吧。”


Sal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极快,他匆忙抓起了自己的书包肩带也没看Todd和Neil两人,低着头就匆匆走出医务室。


待他走出校门心跳才慢慢平缓下来。Sal慢悠悠地走在街上,天快要黑了,太阳已经有一大半落在地平线后边,只有仅剩的几束橙红色光线还在跟天空那海一样的深蓝作斗争。Sal攥了书包肩带,在上面留下几个指印,他心底升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愉悦感,面具后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却不小心扯到了不久之前添上的新伤疤,让他不得不控制着嘴角不要笑得太用力。一阵风吹来把刘海吹得胡乱飞,Sal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如风一样轻盈得像是要飘起来一样。


自爱迪森公寓内发出的暖光在黑暗中尤为突出,Sal走进公寓一边想着该如何与Larry解释面具的事情一边摁下电梯的数字键。他不自觉地蹬了两下脚,今天的一切发生得都尤为突然,大起大落却让他拥有说不出的快乐感。


打开门本以为迎接他的是黑暗,客厅的灯却意想不到地亮着。会是Larry回来了吗?Sal这么想着,走进客厅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Sal有些发愣,他脱了书包环视了一圈客厅,依旧是他和Larry早上出门时的模样,什么都没有变动。那么灯为什么会开着呢?


Sal又去看了一遍房间厨房甚至厕所,并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那么灯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Larry中途回来的时候开了一次结果忘记关掉了吗?


Sal想着,想要转身的一瞬间却被一只手猛的从背后隔着捂住了眼睛,在一片黑暗的视野中双脚猛地离开了地面悬空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被人从背后用一只手抱起,心底升腾起来的恐惧感让他蹬着腿猛烈地挣扎起来,那人却收紧了手上的力气,手臂上鼓起的肌肉在挣扎下隔着粗糙的衣服布料蹭上了身上的伤口,猛烈而又忽然的钝痛感让Sal倒吸一口冷气一个没憋住长了嘴便哀哀地叫出声来。


那人听了便放了手,视线一下子被光明包围的感觉让Sal感到不适,双脚一接触到地面就失了力气,颤抖着软了下来跪在地板上。膝盖与地板的直接接触让Sal的脑袋清醒了不少,他咬着嘴唇就用力抬腿朝身后踹了几脚,得到后面那人沉重的闷哼声。


Sal颤抖着转头想要看清那人的脸,却在看清楚的那一刻愣住了。


那凌乱的头发和厚重的黑眼圈,不是Larry还能是谁?


“对不起…”


Sal坐在沙发上闷闷地道歉,不时点地的脚尖和皱褶的衣角却十足十地彰显着他的紧张。


“没事,是我吓到你…我弄疼你了?给我看看。”


Larry挠挠头,说着便要伸手去抓Sal的手臂,没想到他一伸手后者就像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从沙发上弹起来躲开了他的触碰。


“我、我想起来我有作业没写,我先去房间了…”


“哦…”


Larry看着Sal落荒而逃的背影,内心感到有些困惑。


他就这么不喜欢我的触碰?


这么想着,Larry还低下头仔细闻了闻身上有没有带有酒味。


没有啊。


Larry扯着衣服疑惑着,口袋里的手机猛地震动起来。


“喂?”


他懒洋洋地接起电话,酒吧老板粗狂的哑嗓从电话那边传来,大约是喝了不少酒,粗狂嗓音加上大着舌头有些不伦不类的发音让Larry花了好一些时间分辨出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为什么辞职?嗯,当时是为了照顾孩子啊。”


Larry的目光越过半掩着的房门放在了那个蓝色头发的男孩身上——Sal似乎有什么不对劲,是不是换了面具呢?


这么想着,Larry不顾电话那头的大舌头老板说了什么就直接挂了电话。


tbc.

Koma汰

想看他们开心的样子,ooc致歉

想看他们开心的样子,ooc致歉

笹島卮魺

BOOM————

p2线稿

(画外音:我太菜了画不好我滚去吃饭唉

BOOM————

p2线稿

(画外音:我太菜了画不好我滚去吃饭唉

Ajiu

【LS】情人节的酒(后续补档)

上一次被吞了

于是我来补档了

走评论区

溜了溜了

上一次被吞了

于是我来补档了

走评论区

溜了溜了

Larry和Sal什么时候结婚
直觀一點 耐心看完 他們是真的...

直觀一點

耐心看完


他們是真的我是假的

直觀一點

耐心看完


他們是真的我是假的

天意

9. 始终是我在意

       这天去上课,夏目中午吃完饭到的时候还很早,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呐,点开朋友圈,才发现原来今天是爱迪老师生日,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刷朋友圈。

       起身站起来忘舞房里面看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夏目肩膀,“呀,是爱迪老师”

     “你今天来的好早”

      “啊  但是我得下去一下” ...

       这天去上课,夏目中午吃完饭到的时候还很早,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呐,点开朋友圈,才发现原来今天是爱迪老师生日,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刷朋友圈。

       起身站起来忘舞房里面看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夏目肩膀,“呀,是爱迪老师”

     “你今天来的好早”

      “啊  但是我得下去一下” 夏目有点尴尬。

       “下去干嘛啊”

      “有个姐姐”夏目说着就溜了。

      这附近也没有做蛋糕的地方,夏目等锦锦过来的时候,去零食店挑了老师可能喜欢的零食。

      “老师,生日快乐,给你带了零食。”

      “哈哈你自己吃吧我不用”

     “你生日啊 快拿着!”

      最后当然妥协啦。

      那天上课只有爱迪老师夏目锦锦三个人,怀念。
*

      喜欢一个人大小事真的都想让她知道,还小心翼翼怕对方会烦。

    会想出各种理由各种办法判断对方是否在意自己,其实也挺可笑。
      收到回复,哪怕再晚,因为是喜欢的人都会觉得惊喜。

       教大家一个方法,不尴尬不突兀套路出喜欢的人,喜欢什么动物,就是去动物园,拍照片然后发过去再问😂😂😂


Goste
sal 边听伦桑的芒种边画,满...

sal

边听伦桑的芒种边画,满脑子“相思无用才笑山盟旧”

一口大刀

sal

边听伦桑的芒种边画,满脑子“相思无用才笑山盟旧”

一口大刀

晴天Wausny

p1~3是沙雕想法

(画技光速退步)

P4是渣渣摸鱼

p1~3是沙雕想法

(画技光速退步)

P4是渣渣摸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