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ustsans

10300浏览    81参与
雨気:D
是涩涩的lust(?) lof...

是涩涩的lust(?)

lof滤镜好戳我!

是涩涩的lust(?)

lof滤镜好戳我!

阳台上的一只鱿鱼
昨晚睡前摸了個lust)別問我...

昨晚睡前摸了個lust)別問我為什麼是他

昨晚睡前摸了個lust)別問我為什麼是他

TODU
【喵喵亲亲超可爱】

【喵喵亲亲超可爱】

【喵喵亲亲超可爱】

疯子梦里的雨

看着还行的某几张画

  在干了一天家务后终于争取到了半小时的手机时间!


  然后我作业没动过,真的,我至今书包都没打开过……


ink sansXlust sans

灵感来自《白鸽》

教堂的白鸽不会亲吻乌鸦

正如同我配不上星空下的他

[图片]

[图片]

纯手绘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丑……


lust的背景为什么是红色和橙色,主要象征着灯光以及所处环境的……

咳咳,懂?


更文吧更文吧……


晚安。


  在干了一天家务后终于争取到了半小时的手机时间!


  然后我作业没动过,真的,我至今书包都没打开过……


ink sansXlust sans

灵感来自《白鸽》

教堂的白鸽不会亲吻乌鸦

正如同我配不上星空下的他

纯手绘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丑……


lust的背景为什么是红色和橙色,主要象征着灯光以及所处环境的……

咳咳,懂?


更文吧更文吧……


晚安。



疯子梦里的雨

咸鱼的决心

在搜3遍后我放弃了,lustXnightmare、lustXink、lustXmurder、lustXhorror都超冷的……


…………


本咸鱼豁出去了!没有粮就自产粮!自家cp必须有粮!


欢迎ask及私聊

文笔超渣+画渣

六年级的吃货鸽子

万年一更,请勿催更~


在搜3遍后我放弃了,lustXnightmare、lustXink、lustXmurder、lustXhorror都超冷的……



…………



本咸鱼豁出去了!没有粮就自产粮!自家cp必须有粮!


欢迎ask及私聊

文笔超渣+画渣

六年级的吃货鸽子

万年一更,请勿催更~



mokli铩
官拟lust 是互绘,未经允许...

官拟lust

是互绘,未经允许禁用


(*莫子是不会加水印( ¨̮ )不会上色的屑

官拟lust

是互绘,未经允许禁用


(*莫子是不会加水印( ¨̮ )不会上色的屑

参观者.wigr

大佬又和我谈心了!我抽出了几幅,你们认为还行吗?

大佬又和我谈心了!我抽出了几幅,你们认为还行吗?

紫夜荆棘光
第一张厚涂纪念一下。

第一张厚涂纪念一下。

第一张厚涂纪念一下。

200522ywr

(horrorXlust)诚挚的

horrorXlust

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

  文章所涉及的,关于两个世界(underlust,horrortale)的房屋、人物、过去等等,并非全部基于原著

  主意识流

  接受就往下读吧:-D


“大雪好美啊……”

  horror被lust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血红色的眼睛里红光闪烁,迅速翻身坐起,死死盯住lust。

  lust看上去并没有彻底清醒过来,眼里忽明忽暗的光点反倒衬的灵魂更加明亮,像是一盏紫色的灯……

  “...

horrorXlust

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

  文章所涉及的,关于两个世界(underlust,horrortale)的房屋、人物、过去等等,并非全部基于原著

  主意识流

  接受就往下读吧:-D


“大雪好美啊……”

  horror被lust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血红色的眼睛里红光闪烁,迅速翻身坐起,死死盯住lust。

  lust看上去并没有彻底清醒过来,眼里忽明忽暗的光点反倒衬的灵魂更加明亮,像是一盏紫色的灯……

  “……很丑嘛,大个子。”lust冷不丁的开口,horror犹豫着是否要回答 lust就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了下去“不丑,也不算是好看的,正常的灵魂吧……hehe……”

 “……很正常,非常奇怪。”lust忍不住笑了,一边咳嗽一边坐起身“你在说什么啊,*咳咳,这可真是个低级的笑……”

  “该死的世界,是无穷无尽的。”horror打断了lust“你很奇怪,但绝对不会是最奇怪的……我觉得你很好看,但你应该也不是最好看的。”

  lust肩头的外套滑落下来,黑色的无袖背心下面,紫色的灵魂映亮了两个怪物的脸,lust眼眶中的白光稳定下来了,他怔怔地望着自己床边坐着的怪胎,他们的手直到现在依然紧握在一起。

  “horror……”你喜欢我吗?

  horror安静的看着lust,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松开了与lust紧握的手,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papyrus。我可不想让他觉得我在欺负你……”horror摸了摸lust的额头,转身带好了帽子“你还有没有事了,我要去……”

  lust赶紧也下了床,可是身子一个不稳便压在了horroe身上“唔……你不要走,我还有事……”

  horror不满的推开lust,扶着他坐回床上“什么事。”

  lust灵活的翻身,一手轻轻搭在horror肩上,另一手则扯下裤子“i wanna a bed time,with you。”

  horror仰头吻住了lust。

  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不会说话哄人开心的sans了。

(剩下走👁)

200522ywr

HL爱情相遇

Horror sansXlust sans,

  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

  故事中,lust代指lustsans,horror代指horrorsans,他们的兄弟在同时出现时会特别写明哪个是哪个

  文章所涉及的,关于两个世界(underlust,horrortale)的房屋、人物、过去等等,并非全部基于原著

  主意识流

  接受就往下读吧:-D


  Lust Papyrus从小就没有听过什么温柔的爱...

Horror sansXlust sans,

  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角色并不是双洁!

  故事中,lust代指lustsans,horror代指horrorsans,他们的兄弟在同时出现时会特别写明哪个是哪个

  文章所涉及的,关于两个世界(underlust,horrortale)的房屋、人物、过去等等,并非全部基于原著

  主意识流

  接受就往下读吧:-D


  Lust Papyrus从小就没有听过什么温柔的爱情故事。

  Lust Papyrus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是他和sans一起住旅馆。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准备做什么, (lof他不让我给你康这一部分啊)

他亲昵的蹭蹭sans的额头,sans似乎很开心,他兴奋的都流泪了!lust温柔的搂住papyrus的头颅,额头抵着额头,闭着眼对他的兄弟说,我爱你,pap。

  那天晚上的旅馆格外热闹,细腻的shenying声和木床崩溃的吱呀声快活的充溢整个旅馆。papyrus就像是刚学会这个词一样,他开心的在lust耳边不断重复着,sans,sans,我爱你啊。而sans则只能努力挺起腰肢,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晃着xia体迎接新一轮的冲击。我也爱你pap,真的,好爱好爱你。lust眼前一片模糊,这里昏黄的光线让他不禁想起多年前的实验室,在很久以前,那里有个属于一个小小骷髅的角落,每当他和父亲gaster完成一个实验,两个人就会不约而同的走向那个小小的角落,抱起那个小小骷髅——

  ——星星,sans,星星。是的papyrus,等你长大,我们一起去看星星。

  “哦,sans,醒醒!”lust回过神的时候,papyrus正一脸担忧的抱着他“你的灵魂没事……但是你昏过去了!你还好吗哥哥?”

   “我很好,pap,你真的太棒啦!”lust笑着扑倒了自己的兄弟,横坐在他的身上“你想要更多的睡前运动嘛?”

  Sans,不要奢求太多。你的生活已经足够幸福了。

  那是他们兄弟互相满足的第一次。那次(do lOVE)疯狂荒诞,但是带个两个人的感受都是顶级的快乐。

  那晚的小小惆怅理所当然的被lust抛之脑后,他的生活很完美,他的兄弟很快乐,他真是个幸福的懒骨头。

  与那天疯狂的性爱一同被铭记在lust papyrus脑海里的,是爱这个字。好奇的papyrus翻遍地下世界,最终从lust alphy博士那里借来了一本关于“爱情”的书籍。那本书记载了一对兄妹以惊人的技巧在床笫间缠绵的故事,地表的人类似乎都不赞成他们美丽的爱。

  “哥哥……呼……我们这样,正常吗?”lust在一次与弟弟交(大风车吱呀转悠悠——)欢后的休息时间里,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的,兄弟……我们这样……不正常……”

  不正常,但荒诞而快乐的幸福。

  伟大的Horror papyrus在很久以前,听过一段讲述幸福的故事。那个故事是有关于……额……两只兔子?哦,也许是有关于一对兔子兄弟!

  这对兄弟相亲相爱,弟弟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哥哥喜欢偷懒但是像弟弟一样友善,即使他们生活的地方遭受了饥荒,弟弟也坚守原则,和平勇敢的帮助大家解决了问题,故事结束!

  Horror笑着给自己的兄弟鼓掌。他一直都这样,是不是很酷?旁边被骨头攻击杀死的人类一动不动,像是赞许般流下了一些血液,horror并没有回头看他,转手又再次给了那具尸体几棒,一脚踢飞了他血肉模糊的脑袋。黄绿色的脑浆流了一地,被踢出门的脑袋被迅速抢食,饥饿的雪镇居民们齐声歌颂sans的慷慨,horror默默无言将剩下的肉块送进厨房。

  厨房里的papyrus更像是当年的pap。曾经他哼着音调快活的尝试做意面,现在也是,只不过今天,他大声的重复着兔子兄弟的故事。horror已经不记得这个故事的内容了,尽管昨天晚上他才给papyrus讲过一遍,他只是依稀记得,结局是幸福的。

  这个世界的人类掉落的太慢了。horror希望他可以凑巧碰到一个已经到达地表的世界,这样他才可以给大家带上食物啊。

  于是他向horror papyrus告别,用尽全力启动了传送阵——

  “哦,你好啊朋友……你,想不想来一段美妙的bed time~”

  你瞧,生活就是这样,两个脑子有病的骷髅面面相觑,lust努力勾引horror,而horror想也不想就一腿骨砍向lust“别呀,你这样只是让我更好奇了❤️~”

  Lust用双臂堪堪挡住了攻击,趁着horror抡起武器的功夫,用蓝色攻击阻止了对方下一步的行动“哈……虽然我知道我应该做点什么……但是我忍不了了……”

  Lust跨坐在horror身上,

(后面部分咱们微博见吧——)

  “唔嗯……床头柜后面那一大袋子全都是你的了……”lust闭着眼睛小声嘟哝。horror也不明白为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就这么抱住lust“你要是,愿意行行好,就麻烦把我送回家里再走吧……”

  “……”

  第二天lust醒来时,已经在自己家的床垫上了。跑步机旁边放着三个苹果和一张便签。lust下床身了个懒腰,蹲下去去看便签上的内容——

  “拿不完了,回头再来拿。”

  只是一袋子而已,horror,你真的拿不完嘛?

 (可能有后续)

镰血是个精神病患者

lust and sugar

抱图随意,标明画手“镰血”

为什么没人愿意和我一起画画呢

sugar好冷,快火吧!

tag...不会打

lust and sugar

抱图随意,标明画手“镰血”

为什么没人愿意和我一起画画呢

sugar好冷,快火吧!

tag...不会打

Morningstar【已弃号】

My Life

是lust醉酒的胡思乱想


……我只是站在彩灯下模模糊糊的看着熟悉身影走远。

“有什么东西似乎离我而去了,永远。”

心里,啊差点忘记了骷髅没有心脏。是我的灵魂,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声音。……听不清。我只知道,那离开的就是离开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再和善的怪物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都会发怒更何况他。就像那只被打碎的,还沾着血色果酒的高脚杯,不会同泛着波纹的水面一样被时间抚平。就像它本就如此光滑透澈。

我又能做什么呢?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也只是一个靠着酒精来催眠麻痹自己的堕落怪物,我又能做什么呢?可惜灵魂不会说谎,这可真差劲。这个不安分的小东西在我胸腔不停的律动传出阵阵无法言语的痛。我最讨厌...


是lust醉酒的胡思乱想


……我只是站在彩灯下模模糊糊的看着熟悉身影走远。

“有什么东西似乎离我而去了,永远。”

心里,啊差点忘记了骷髅没有心脏。是我的灵魂,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声音。……听不清。我只知道,那离开的就是离开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再和善的怪物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都会发怒更何况他。就像那只被打碎的,还沾着血色果酒的高脚杯,不会同泛着波纹的水面一样被时间抚平。就像它本就如此光滑透澈。

我又能做什么呢?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也只是一个靠着酒精来催眠麻痹自己的堕落怪物,我又能做什么呢?可惜灵魂不会说谎,这可真差劲。这个不安分的小东西在我胸腔不停的律动传出阵阵无法言语的痛。我最讨厌疼痛了…是啊,我只能麻痹的了自己,灵魂是不会说谎的。有人在乎吗,我这么sexy,或许我的骨盆更值得被在乎。pap~?girllby~?nothing……有点反胃,哦!我明明没有胃袋!可是口腔居然漫着雪后松树上传来的那种好闻味道。我可真是疯了,如此肮脏的身子真的配触碰雪松吗?我不知道…也不敢知道。人类的一本书…对,人类的一本书。画着那些五彩缤纷的糖粒药片,为什么我不曾拥有过那种吃下去就会忘记一切尽情欢笑的神奇小玩意儿。


“唔咳咳咳!”


脑子里愈发成了团浆糊,我猜一定是番茄味或者是Mojito的味道。似乎有双大手抚上我已经被寒风吹的冰手的腰椎。……什么?他说我醉了。好吧,我承认。就一晚,就一晚呢。我的daddy啊……

牛油果QAQ
左右手画本命,我爱他!!!

左右手画本命,我爱他!!!

左右手画本命,我爱他!!!

200522ywr

Horrorlust 两个疯子的爱情

Horrorlust,全文意识流严重,很水的车qwq

两个sans已经交往后的故事。

  Lust拖着有些炽热的灵魂,打着哈欠向门外招呼“你回来啦亲爱的~”

  Horror八成是在“狩猎”结束后传送回来的。他白色的衬衫又沾满了

xie,刚换的拖鞋又一次变成暗红色……笑得兴奋。lust把horror拉进房间,由衷的为今天劝pap和mtt约会感到庆幸。

——————

  PAPYRUS一般不会多干涉Sans的“交友”对象,但是在他看见horrorsans后,他总是有心担心自己的兄弟……看着手里horror做的“头狗”之后,这...

Horrorlust,全文意识流严重,很水的车qwq

两个sans已经交往后的故事。

  Lust拖着有些炽热的灵魂,打着哈欠向门外招呼“你回来啦亲爱的~”

  Horror八成是在“狩猎”结束后传送回来的。他白色的衬衫又沾满了

xie,刚换的拖鞋又一次变成暗红色……笑得兴奋。lust把horror拉进房间,由衷的为今天劝pap和mtt约会感到庆幸。

——————

  PAPYRUS一般不会多干涉Sans的“交友”对象,但是在他看见horrorsans后,他总是有心担心自己的兄弟……看着手里horror做的“头狗”之后,这种不安被进一步扩大了。

  “BROTHER !你不可以和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在一块!”lustsans仰头看向满脸担忧的pap“我,伟大而充满魅力的PAPYRUS,不能忍受我可爱的兄弟……”

  Lustsans给了他的兄弟一个吻。

  浅淡而温柔的吻。

  “没那么糟的,pap。”他叹息着“拜托,就只是……别怕他,好吗?”

——————

↓面见

    horror拍拍他的头,亲亲眼眶“晚安。”

  “呜……晚安……”

  他应该是疯了吧。lust心满意足的贴在那具满身伤口的骷髅怀里,闭眼。

  但他现在好幸福。

  END

十三碎a
摸鱼好爽,摸的是刀子之下的杉(...

摸鱼好爽,摸的是刀子之下的杉(我爱他),凑合看吧

摸鱼好爽,摸的是刀子之下的杉(我爱他),凑合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