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wy

201浏览    2参与
若锦繁歌

【DOU5/林未央中心向】白鹭两行

一夜的突发灵感所作

写完后,感觉很想改但是也无从下笔改

只好先这样了

站在林老板视角的奇怪自述,略阴间

真的真的非常欢迎建议的一篇……感谢大家。

(*其实不能说是自传。但状态很emo中带点奇怪,就这样胡乱打了当成站在林未央视角上的半自述吧。)


【DOU5】林未央自传:白鹭两行

  By:若锦繁歌

  

  每当傍晚袭来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其实是天台。

  少去了喧闹,天台上的风刮过时静静的,可以看到远处流转的霓虹。城市的中心与郊外,光的深浅便如此渐次一字排开。他点起烟,觉得寂夜前的宁静也便不过如此了。

  林未央年轻的时候喜欢喝酒,到了了也不过落下一处胃溃疡...

一夜的突发灵感所作

写完后,感觉很想改但是也无从下笔改

只好先这样了

站在林老板视角的奇怪自述,略阴间

真的真的非常欢迎建议的一篇……感谢大家。

(*其实不能说是自传。但状态很emo中带点奇怪,就这样胡乱打了当成站在林未央视角上的半自述吧。)




【DOU5】林未央自传:白鹭两行

  By:若锦繁歌

  

  每当傍晚袭来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其实是天台。

  少去了喧闹,天台上的风刮过时静静的,可以看到远处流转的霓虹。城市的中心与郊外,光的深浅便如此渐次一字排开。他点起烟,觉得寂夜前的宁静也便不过如此了。

  林未央年轻的时候喜欢喝酒,到了了也不过落下一处胃溃疡。现在人上了三十多岁,每次吃点沾辛辣的刺激性食物,便自觉胃部传来一阵轻微刺痛,又一点一点接着灼起,像火烧。

  后来就不大爱喝酒,吃肉,在狐朋狗友的聚会上吹牛了。现在他去的局,坐满着的不是甲方便是乙方,喝酒是必备的,每次都醉醺醺回来。喧喧闹闹的畅谈声快揭了顶,于是人总隐隐察觉到一阵耳鸣。即便坐上回程的轿车,有专人司机安静平缓地驾驶,也静不下来。

  

  现在建了俱乐部。俱乐部里有时也像沸水蒸锅,顶上冒着热腾腾的白气,下面又快煮沸,就发出更大的轰鸣声,是白水快烧开前的那一时热闹。林未央待不下去,就要么出门走走,可广州的气候也是一年四季的热。于是干脆把自己塞进办公室和连接的独立套间里,开着空调,沏着茶,看原神的主播。

  原神主播安静。比不得第五的那些主播,喧闹,他听不下去。年轻小姐姐清甜的嗓音从造价昂贵的高级音响里传来,如立体音效说明般环绕办公室全场。林未央翘着腿,把自己塞在老板牛皮椅里,半眯着眼睛,悠悠哼着他八十年代过了气的小曲。

  “感谢林未央老板送出的一个小电视~老板出手大气阔绰!谢谢老板光顾直播间哦,祝老板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财源滚滚,以后也要常来我的直播间做客哦……”

  “林老板,老板,老板你醒醒。”

  “呃,哦?”

  林未央眯了眯眼,身体被惊得向后一闪,差点在老板椅上打了个趔趄。这才意识到在自己耳边发出声音的,不是人美声甜的原神主播小姐姐,而是同样披着长发乍一看美貌同样惊为天人的经理真夜。

  “什么事什么事?”林老板不耐烦地摆手。见经理堆笑着向他连连讨好称是,也不由得放缓了语调。尽管自己被打扰看原神主播的余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哎呀,没什么,实在不好意思,打扰老板休息了。”真夜笑了又笑,这才从手里捧出一夹薄薄的纸页,“这不是,我们IVL的青训开始了嘛。网易赛事组那边让我们看看去,挑几个新人呢。”

  “这点小事还来麻烦我?”林未央听了就不舒服,紧皱着眉,故作其事地按起了太阳穴。

  “这点破事交给教练去做就好了。没必要用得上我出马。”

  更何况,原神的主播小姐姐还没下播,自己的账号也还没托付出去给下一个靠谱的代肝。他现在正享受难得惬意悠闲的午后,实在分不出心来兼顾DOU5的青训招人项目。

  

  但话虽这么说,作为老板,日理万机也是迫不得已的。

  林未央嘴上抱怨不想去凑什么青训热闹,实际上选人的事他比谁都上心。得到消息的下一刻,就跑去训练室,拎上北离搭上他的保时捷,就精神满满蓄势待发。

  青训营里同样闹腾,竟比DOU5的俱乐部还吵得令人堵心。没等踏进网易青训部的大门,源源隔着几十米就能听见里面的大呼小叫。这里隔音出奇差,连带着午后本就闷热的气氛,更使人心情如废弃工地淋场热雨般坍塌。

  林未央慢慢悠悠地踱步进去。北离从在车上起就低头读着那些青训队员密密麻麻的名单和备注信息,几乎没几句话交流。他们走进了青训基地,迎面赶忙就有挂着透明塑料胸牌的工作人员前来迎接。林未央习惯了这样的排场,可北离不习惯,工作人员向他鞠躬他竟然也回鞠躬,看得老板嘴角难得扬起一丝笑意。

  进去之后,带领的工作人员很懂林老板的心思,从他那乌沉冷凝的面色中就读出了他对嘈杂的不满意,便心领神会,引他去走廊深处的一道工作人员处所,避开那几个正沸腾着的训练室发声源。工作人员区内有拍摄画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另一边的准职业选手们。

  北离和旁边组织策划的赛事组交流细节。林未央悠哉悠哉地翻出了手机,这时候想登陆原神,可又显得不合时宜了。只好拿出再放下,看那些屏幕里聚在一起的年轻的脑袋。

  负责招募的俱乐部人员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时而点评几句,问询着工作人员他们的价钱,毫不加掩饰避讳。毕竟,如果是家境不错的苗子,想要电竞青训,先是父母就拦住了——几乎断不可能到这种地方来讨几千块钱一个月的辛苦钱。

  

  不过多时又有两个俱乐部受邀前来,但到的都是经理。于是轮不到林未央主动向他们寒暄就有人先来寒暄。狼队的经理格外负责,权限也大,进来就煞有其事地翻看起选手的履历和近两天对决的成绩。赛事组的一个领头人暗示他们等会儿会有青训比赛,会全线直播,等留着看完了比赛再选人也不迟。

  林未央不能说是急,但显然也有些坐不太住。这一屋子里的人几乎都没过三十,就他一个人,与他们横跨着大半条年龄鸿沟。算一算他已经是将近四十岁的年纪,还和小年轻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显得自己年轻亦或者连自己也忍不住取笑自己。

  狼队的经理认真问询,北离也忍不住凑上前去。还有一位到场的,似乎是Gr还是ACT的经理。林未央分辨不出他们来,百无聊赖又不好意思玩手机,只能摆着老板架子开一场静坐。他盯着青训选手的眼睛早就像是穿透了他们,最终简简单单,只落在了一个点上。

  上戏早就退役走了,连东西也没带,十一也被他同样逼走。无他,只是因为价格高而已。这支队伍本就人心不齐。有人夺了冠就要狮子大开口涨价,偏偏还有人巴望着别人转走把首发席位留给自己。林未央要让他们都如不了愿,又引起一阵众怒。可惜,谁也不懂得做生意人的心酸苦楚。

  谁都是这样的,谁也终究是这样。

  每个年轻过的人都终将被腐化。被现实也好,被利益也好,别的什么其他东西也好……

  他看着那群人风风火火地在训练室里乱窜。他们激动昂扬地进来又将憔悴地离去……甚至,连走的资格都没有的人,也大有人在。

  

  知道林未央喜静,工作人员便特意闭了摄像直播画面的麦。于是镜头内的热闹对上镜头外的冷寂,反倒显出诡异古怪。

  青训选手们挤在一起,又明码标价,像菜场上任人挑选的大白菜。林未央看那一簇一簇乱窜的白菜,鲜到冒出水还便宜到打折促销的白菜,生怕过了下午就只能被当作烂叶子丢进菜场的大垃圾筐里。

  又斜视瞥过那些替东家认真精心挑选白菜的“买客”们,他们故作正经姿态地交流着低价买好菜的心得,反而比挤哄哄的白菜本身更好笑。

  “算一笔账。”他对真夜讲过一点门路,真夜就随他的话语认真听。“给上戏加工资一个月多烧四千块。不要上戏,让十一上首发,在他原有工资基础上也要加三千。不划算。”

  “那……老板打算怎么办?”

  “青训招两个新人,一个首发一个替补。直接签约,就不用多掏转会费。新人签进来一个月不管首发替补,先拿底薪,再画饼告诉他们有榜金可以冲榜赚钱就行。”

  “这……”

  真夜好看的弯眉蹙了蹙。林未央盯着他因紧张而微微乱颤的眉目,心想,可惜他不是女的,不然自己对他态度还能再好个百八十分。

  “老板,恕我直言……这不是之前招上戏、十一的路数么?”

  “对头。”林未央满意地点了点头,右手在红木桌上敲着笔。贵价的钢笔快被他使成了文玩。他悠悠地道:“但就得这么做。年轻人,不栽几个跟头,以后怎么混社会。”

  真夜不得不同意。毕竟,只算上俱乐部运营的成本,一年差不多就得掏小一百万。而即便夺冠,网易颁发的奖金扣抵掉税款,真正拿到手里的不过几十万,根本入不敷出。

  那么,既然能从细微处省钱,不如能省则省。像林未央说的,人队新人肯花时间精力,总能培养出头。倒是像东玄那样的屠皇是真不好找。林未央还暗暗计划着等第五联赛日薄西山的一天,就把东玄挂牌出手,赚最后一笔。

  “况且上戏他现在身体不好。万一打比赛,在我们这里出了什么事,还得赔偿家属五万块……”

  真夜细思,原来林未央也知道俱乐部条件不好。

  没办法,老板也有老板的苦。面对着叫苦不迭的选手们,若是一味顾及他们的生活质量,失了方寸,就得不偿失了。

  

  林未央看那青训池里的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岁出头,梳着一头短发甚是精神。又看另一位跟他模样相似,同样神色奕奕,时不时往镜头这边望,笑得很热烈的样子。乍出茅庐之新,像见到了当年的一花。

  “喏,看好了么,有什么便宜的人选?”

  刚刚过去的青训比赛他没看。解说席上曼妮优雅的声线抓去了林未央最后的注意力,他昏昏沉沉,靠在椅子上便睡着了。结果半晌比赛打完,谁也不敢打扰,竟任由着他睡过去了一个半时辰。

  等林未央悠悠醒转,虽是金秋,工作间里仍吹着舒服的凉风,令他不自禁伸了个懒腰。他看北离呈上来一份册子,里面用红笔圈出几个有前景的备选选手。但看了他们的要价又连连皱眉,端起身子指指点点起来。

  “买屠夫做什么?我们已经有一个东玄了,不缺别的屠夫。有这钱省下来多买个人类不好么?”

  “可是东玄……”

  “狡辩什么?东玄可是联赛第一屠。谁都别想下他的首发,DOU5运营多久他就得在这里打到多久!”

  放完了狠话,全场寂静。林未央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不留余地不合时宜,生生制造了尴尬。于是面对着狼队经理和不知道是Gr还是ACT的经理,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丢人现眼,只好讪笑几分,放低了声音。

  “这几个人类看着倒是不错,要价怎么这么高?一个月六千块的工资,给一个青训新人,我可开不出。”

  又看了看花名册上的其他人。名单信息和照片一一对应起来,他挑出了那两个被自己看好的男孩子,恰巧都是这单子上工资垫底的备选项。一个肯接受一月三千的首发工资,另一个甘愿做替补,不要工资。

  于是林未央心满意足地笑了。他从胸前口袋里捡出钢笔,深蓝的字迹在两位新人的名字上打了个旋,得体地收回。

  便宜的新人加上廉价的抖人,这便是他此去一趟的最大收获。

  “就这两个,定了。”

  迎着北离惊诧错愕的目光。他大笔一挥,敲定了今天的最后一件事务后,起身转头归去。旁若无人,摇着手中的战利品,俨然像一个胜利凯旋的将军一样。

  

  END.

  2022.10.18 夜间突发灵感记稿 致林未央


飘
刚刚让朋友代拿了学历学位证书,...

刚刚让朋友代拿了学历学位证书,我已身在下一个选择之中,诚然我不怕选择,我往常恐慌的是没有选择的机会,若是有机会,我还是会毅然决定沉下去,再来几个春秋,寻找自己……

刚刚让朋友代拿了学历学位证书,我已身在下一个选择之中,诚然我不怕选择,我往常恐慌的是没有选择的机会,若是有机会,我还是会毅然决定沉下去,再来几个春秋,寻找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