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ckenzie

285浏览    37参与
栗子绊柯基

皇后镇和南阿尔卑斯山

提卡波湖和卡瓦帝博湖

皇后镇和南阿尔卑斯山

提卡波湖和卡瓦帝博湖

明月相照
懂的自然懂,知道的自然知道

懂的自然懂,知道的自然知道

懂的自然懂,知道的自然知道

阿椒

【忘羡】和含光君共同旅行就是要温泉回(三)

前回指路:

01 02

主打原作風魏无羡视点、双向暗恋,欢脱甜糖向。

时间背景设在原作莳花女花园后、上金鳞台之前。

3.濯清第三

“魏婴──”

昨晚的回忆都在魏无羡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下一刻,蓝忘机不知怎地竟在空中千钧一发抓住了他,紧接着两人直直跌落至一处山泉中。

魏无羡湿漉漉地从水中浮上来。他心想,已经有两次从高处坠下以为会死却都没死成,也算得上命大。

拨开黏在额上的湿发,魏无羡吐出口中的水,笑道:

“含光君,你的技术可真好。竟然有本事让避尘直接掉头,我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可惜蓝忘机抓住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所幸下方泉水消去了大半的冲击力,否则两人起码也要受...

前回指路:

01 02

主打原作風魏无羡视点、双向暗恋,欢脱甜糖向。

时间背景设在原作莳花女花园后、上金鳞台之前。

3.濯清第三

“魏婴──”

昨晚的回忆都在魏无羡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下一刻,蓝忘机不知怎地竟在空中千钧一发抓住了他,紧接着两人直直跌落至一处山泉中。

魏无羡湿漉漉地从水中浮上来。他心想,已经有两次从高处坠下以为会死却都没死成,也算得上命大。

拨开黏在额上的湿发,魏无羡吐出口中的水,笑道:

“含光君,你的技术可真好。竟然有本事让避尘直接掉头,我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可惜蓝忘机抓住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所幸下方泉水消去了大半的冲击力,否则两人起码也要受不轻的伤。

水池并不深,难得的是还是个暖呼呼的温泉,让周遭朦朦胧地有些雾气,隔些距离了就瞧得不真切。

魏无羡甩了甩湿透的头发。

“我怎么老往水里掉啊,还把你给一起搭进来了。不过这比当年屠戮玄武的臭池子可好的多。”

乍逢变故又一身狼狈,蓝忘机并未多言,只摇了摇头起身召回避尘。此时,一条浅色的事物顺着水流无声地漂至二人之间。

魏无羡想也没多想顺手一捞,偏偏天底下就是有那么不巧的事,在水中漂的好死不死便是蓝忘机那长长的抹额,两人像是拔河似地同时各握住抹额的一端,俱都愣了一下。

蓝忘机,命定的抹额,又被他魏无羡给再一次抓在手上。他要不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蓝忘机顺着抹额朝他望去,看上去倒不像是特别生气的样子。

魏无羡心跳加快,表面上却装做若无其事:

“咳、那个,抱歉啊不是故意的,顺手捞到了而已。还你还你。”

他手一松,抹额的那一头便又再度坠回水中,蓝忘机凝视着被他抓过的那端,还是不言语。

魏无羡有些懵,想当年抹额给他碰一下便那么生气,前夜喝醉了却又不惜拿抹额也要栓住他,现下这副不吭声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啊?

魏无羡试探地问:

“蓝湛?”

蓝忘机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平静地对上他:

“无事。”

他从水中拾起那条珍贵的抹额,却未就此系上,反而披散着头发起身上岸。被水浸透的蓝家校服湿淋淋地黏在身上,把蓝忘机的身形描塑得更加清晰。

“魏婴。”

“喔、啊。”

直到蓝忘机升起了火堆,魏无羡才发觉自己还傻愣在水中。

不是说非命定之人面前不可取下吗?

两人相对而坐,映着火光,蓝忘机的轮廓看上去比先前更为柔和。

蓝忘机对他道:

“那鬼手。”

魏无羡双手一摊。

“几个封恶乾坤袋都掉的没个踪影啦。这下可好,得在这座深山老林里重找。”

他一边拾起树枝戳着火堆一边感叹:

“那鬼手真是岂有此理。不知是感应到何物突然失控破袋而出,还恰恰推了我一把。 蓝湛你说这片山里会不会──”

一根枯枝被蓝忘机踩断发出干裂的声响。魏无羡抬头发现蓝忘机的脸色有些不佳。

蓝忘机道:

“此事不寻常,或许山林有异。”顿了一顿,忍不住又道:”鬼手,下次我保管。”

魏无羡颇感委屈:

“哎含光君你做甚这样看我,此行前晚我确实有好好封上袋子的!”

蓝忘机道:

“并非质疑你。”

魏无羡道:

“你无非是嫌弃我看不好才要自己保管?哼哼, 一只鬼手也看不好说出去岂不剁了夷陵老祖威名。你等着,我马上就把它们寻回来给你看啊。”

蓝忘机:

“我,并无此意。”

“哎先别说了,眼前的事为重。”

也不管蓝忘机似乎试图解释什么,魏无羡站起身,对周围的树林吹了口哨子,又俯下身把耳朵贴地。推敲了半晌,似乎得了讯息,喜孜孜地扯了下蓝忘机的衣袖:

“有鬼手和其他躯体的下落啦。 含光君我们走吧,回收要紧。”语毕却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蓝忘机道:

“先烤干衣服。免得着凉。”又补充,”你这身体。”

魏无羡吸了吸鼻子乖乖坐下。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我都给忘了这身子不比当年了哎。”

蓝忘机道:

“冷着了。”

“没有没有,就鼻子痒了一下。”

只是平淡地一句话,却让人有些暖。魏无羡偷瞄了一眼蓝忘机。

“不过我感觉蓝湛你那边好像比较热啊?让我挤一挤呗,一起烤,干的快。”也不管他答应否,硬往蓝忘机身边靠。蓝忘机并未反对,似乎默许了这样的行为。只见他手指微微蜷了一下,又递给他一块手巾。

“脸,擦干。”

魏无羡却不接过,反而赖着他笑道:

“哎呀多谢了,可我自己看不到,劳烦含光君给我擦擦?”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淡道:

“自己擦。”

魏无羡默默接过手帕,果然一天中美好的事是有限度的。

素白的手巾虽有些湿润,但长期被蓝忘机放在怀中似乎也沾染了些檀香的香气。魏无羡竟然用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等会儿拿去洗洗晾干再还你?”

“嗯。”

又隔了一会,魏无羡想了下,抓抓自己散乱的发尾,顺手将束发的红绳扯下,道:

“蓝湛,我重系个头发,绳子你帮我拿一下?”

说罢故意把红绳往蓝忘机身上一抛,对方无言接过。魏无羡随即背转过身忙着抚平乱糟糟的头发,并未注意到蓝忘机握着发带的手指,很轻柔地搓摩。

也不知怎地,魏无羡平常打理惯地头发七手八脚就是弄不好,不是这里漏了一搓,就是那儿翘起一束,折腾了老半天,头发上的水珠都甩到蓝忘机身上。最后蓝忘机终于看不下去,起身道:

“别动。我来。”

说罢替他拢起所有的发束,又从袖中取出梳子。魏无羡也不谦让,笑嘻嘻地道:

“多谢你啊,蓝湛。”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默默地仔细梳平,最后替他在红绳上打了一个结,轻拍表示完成。

魏无羡对着池边倒影感受了一下蓝忘机替他扎的马尾,他边转头摆弄边道:

“嗯,就知蓝湛你肯定会比我自己绑得好看。”

觑了一眼负手在身后的蓝忘机,魏无羡故作轻松随口道:

“蓝湛,那个......做为交换,我帮你绑抹额如何?”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意图。再不看到束起抹额的端正版蓝忘机,他觉得整个人都怪怪的,老是胡思乱想。

他其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以为蓝忘机会板着脸拒绝,或说些抹额外人不得碰之类的话,却没想到蓝忘机微微颔首,道声”好”,就把抹额再自然不过地递给他。

如果不是雾气蒸腾的关系,魏无羡一定会怪罪于自己眼花了,竟然以为看到蓝忘机有些高兴的神色。蓝湛就这么准他绑抹额了?还是被他魏无羡登徒浪子行径的这么多回,已经放弃挣扎了?

魏无羡难得有机会大方摸了一把蓝忘机的头发,笑嘻嘻地道:

“蓝湛,你这头发可真漂亮,黑不溜揪倒像个女孩子似地。不、女孩子可没你好看。”

云纹抹额握在手中,魏无羡不敢再多看,只伸手环到蓝忘机额前。他抿嘴笑道:

“含光君我可是在称赞你呢,怎么不回话?”

被他环住的蓝忘机木然不动。

魏无羡比对抹额的长度,交叉、绑紧,尽他所能地整出一个漂亮的结。

“绑好啦,嗯我绑的真不错。 又是一个光风霁月的含光君啦。”

手正要离开,蓝忘机突然反手抓住他的手腕。有点用力。

魏无羡诧异道:

“嗯?我绑太紧吗。”

蓝忘机闻言松手,道:

“没有。”又道:”......很好。”

(TBC)

总算是说好的温泉湿身回了(?

蓝二哥哥超!闷!骚!

OOC的蓝忘机专区:

1.魏婴捞到我的抹额了。 (〃∀〃)

2.换我摸到魏婴的发带了。 (*゚∀゚*)

3.我居然摸到魏婴的头发了。 ヽ(●´∀`●)ノ

4.啊啊啊啊啊魏婴帮我绑抹额啦! 。:.゚ヽ(*´∀`)ノ゚.:。


下回04

一点一滴打点滴
蜜月中的小心思,快有结论了。

蜜月中的小心思,快有结论了。

蜜月中的小心思,快有结论了。

湿雾与软糖

明天就要去见羊驼了

现在凌晨一点三十六

我激动得睡不着


纠结穿什么

明天就要去见羊驼了

现在凌晨一点三十六

我激动得睡不着


纠结穿什么

闰土闰土我是猹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新西兰仙乃...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新西兰仙乃日吗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新西兰仙乃日吗

闰土闰土我是猹

今早到现在的一路奔波 乐在其中

今早到现在的一路奔波 乐在其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