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cross delta

4765浏览    43参与
人美心善小夜莺

[Macross delta][基斯←博格] 眼

※注: 没头没尾的一个东西,很早以前写的,发现竟然一直没有放在lofter……本来想写个甜甜的暧昧向结果走向奇怪了起来,可能会有一些让人觉得不适的描写(?)
设定上大概是15话之后,基斯视神经损伤不仅看不到东西而且容易见光流泪,什么的。 

——————————————————————


“那就这样,剩下的事情明天处理。”

在简短地吩咐了几句后,基斯看着几个人点了点头,示意这场在停机坪召开的3分钟战斗后短会到此结耒,拿起自己的头盔便转身离去。

在他的记忆中,通常情况下年纪小的几个还要再去庆祝一下战斗胜利。自己在场的话,他们总有些拘谨似的,索性自己也就不怎么出现了。而且比起...

※注: 没头没尾的一个东西,很早以前写的,发现竟然一直没有放在lofter……本来想写个甜甜的暧昧向结果走向奇怪了起来,可能会有一些让人觉得不适的描写(?)
设定上大概是15话之后,基斯视神经损伤不仅看不到东西而且容易见光流泪,什么的。 

——————————————————————


“那就这样,剩下的事情明天处理。”

在简短地吩咐了几句后,基斯看着几个人点了点头,示意这场在停机坪召开的3分钟战斗后短会到此结耒,拿起自己的头盔便转身离去。

在他的记忆中,通常情况下年纪小的几个还要再去庆祝一下战斗胜利。自己在场的话,他们总有些拘谨似的,索性自己也就不怎么出现了。而且比起庆祝一两场战斗的胜利,回房间看看书,重温一下战斗吋的影像,寻找寻找可以改进的地方,才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

“白、白骑士大人!”

在自己打开房门的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虽然不必转过头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基斯还是顺着声音看过去,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博格?”

眼前是刚刚才在停机坪和自己分开的博格,因为一路跑过来的缘故,略微弯着腰喘气,脸色有点潮红,琥珀色的双眼湿漉漉地看着自己,像个什么小动物一样。

看到自己转过头,博格马上站直了身体,局促地行了个礼,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似的,张了张嘴又闭上。虽然他磨磨蹭蹭地站在门口大姑娘一样扭捏了半天,气息也没有平缓下来的意思,脸也越来越红。

“博格,有什么事情的话……”基斯叹了口气,“进房间说吧。”

“唉?!怎么能行呢那太麻烦您了白骑士大人我还是在外面其实就两句话我也……”

“进来吧。”

看了一眼拼命挥着双手想要拒绝,身体却僵硬在原地没有离去意思的博格,基斯率先推开寝室的门走了进去,拉开靠近阳台的两把椅子,自己坐下后指了指另一把,“坐吧,你慢慢说。”

博格在门口挣扎了一会儿,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 样,深呼吸了一口气,迈出了对他来说大概万分重要的一小步。鞋底接触长绒地毯的感觉几乎要让他原地跳起来,但毕竟这太失礼了,博格还是努力抑制住了自己这种冲动——只要不在意他Rune,—切毫无破徒。

“失礼了,那个……”

博格觉得自己至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从门口挪到阳台边的椅子前,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又觉得好像特别失礼似的,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一,挺直了后背看着眼前的白骑士大人。

“那个……”博格又深呼吸了好几次,他所喜欢的、基斯一直以来的良好教养,现在让人觉得意外的可怕,如果基斯在这吋候打断博格所说的内容,博格反而会深表感谢,至少不会让人觉得这么……尴尬。

时针滴答滴答地走着,面前的基斯不紧不慢地喝着红茶,似乎非常适应这样沉默不语的气氛,这一切让博格更加不知道如何开口。还不如早点说出来。这样的想法盘旋在他的脑梅中,完全无法挥去。

“博格。”

“噫!……啊,是、是的!”

被叫到名字的瞬间,博格整个人都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又硬生生地坐了回去。

——好的,一定是要下逐客令了吧,这样也好,至少不用说这么尴尬的……

“你追过来,是想问这个面具之下的事情吧。”

基斯说话的声音没有什么波澜,至少博格听不出来。他说着自己脸上那个面具就像在说天气真好似的,毫无关心地随口提了一句似的。博格甚至觉得,自己对于这个面具的关心更甚于基斯本人。

“那个……”博格在内心挣扎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开口回答了,“是的。非常抱歉,我只是很担心您的伤口……”

“这个啊。”基斯的嘴角略微有些上扬,伸手碰到了那个现在贴在他脸上几乎化为一部分的面具,指尖微微用力便拿了下来,“就像你看到的。”

博格以为自己看错了,白骑士大人的脸还像是他第一次出征吋一样,光滑、形状完美、毫无伤痕。他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这面具只是白骑士大人开的一个玩笑,却猝不及防地看到自紧闭的右眼中流下透明的泪液,迅速划过脸颊,滴落在衣服上,被衣料迅速吸收,只留下一个略深的印记。

“只是视神经受……博格!?”

在基斯说完话之前,在博格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己经握住了基斯拿着面具的手。博格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有胆子抓着白骑士大人的手腕,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脸。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力气,即便是基斯也没能在这一刻挣脱开。

——于是,博格内心的愿望实现了。

他看到基斯受过伤的右眼因为诧异而反射性地睁开,原本清透得如同一汪潭水的蓝色瞳孔现在被搅得浑浊,呈现出一种无机质的灰蓝色,像个没烧好的玻璃球,像有奇怪色素的牛奶糖,像祖国那被刺穿的大地……它像很多种东西,博格想着,除了像白骑士大人的眼睛本身。

“博格。”

“……失礼了。”

博格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一点慌张,但自己的手却稳稳地扶住了基斯的脸,虔诚地、用双手捧住,下颌骨的曲线压着自己的肌肤,与掌心的弧度无比贴合。

“失礼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探出了身体。

自己在靠近着,全身的肌肤都能感觉到基斯的体温。然后很快的,他的双唇切实地碰触到了基斯的肌肤——他薄薄的眼皮。

失去了视觉机能的眼球在眼睑的包覆下咕噜咕噜地转着,因为光线刺激而持续流出苦涩的泪液。博格有些慌张,不管是什么原因,这种事情出现在自己倾慕的白骑士大人身上都是足以令人慌张到昏厥的,他只能伸着舌头试着把这些透明的珠串全部舔去,却一路向上碰触到纤长的金色睫毛。

它们纤细、却坚韧,在这只眼睛失去了存在意义后仍保护着灰蓝的眼球,却在被舌尖舔过时安分地随着眼睑一并退后,仅仅在瞳孔上留下一片深色的阴影。

分布于舌尖的味蕾缓慢地接触到这曾无数次映出博格身影的弧面,像是要品味它的存在一样,细细地舔舐着,仔细地确认着眼球表面光滑的触感,眼睑内部柔软的黏膜,不断溢出的淡咸泪液,从上到下,从眼尾到眼角。味蕾与角膜,与黏膜贴合着,又分开,再次贴合。每一次的贴合都将这触感与味道深深地印在博格体内,甚至,更强于两人Rune彼此的碰触。

这仿佛持续了一天一夜那么久。

“博格。”

基斯的声音自极近的地方响起,一瞬间唤回了博格的理智。

舌头一下子打了结,连道歉的话语也说不出,只有嘶嘶的气音。慌慌张张站直的身体,在企图寻得平衡感时碰歪了桌子,精致的茶杯跌到厚实的地毯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我……”

基斯没有在意他的笨手笨脚,就像不在意之前僭越的举动一样。他只是弯下了腰伸出手,白皙的手指虚虚地抓了一把空气,然后再试了一次,将杯子拿起,重新放回桌面。

“对不起……白骑士大人,我刚刚……”

“回去吧。”

几乎听不出一丝波动的声音说着,还保有着光泽的那只眼抬起,看了看博格,又垂下,视线固定在面具上。

无声的送客。

博格缓缓地倒退了两步。

他看到了,那只刚刚抓空了杯子的手,现在牢牢地抓住桌上那苍白的面具,下一秒,它又要重新回到基斯·埃尔罗·温德米亚的脸上,遮盖住博格刚刚看到的一切。

 

——就像这星球上永远不会化掉的白雪,与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痕。

 

博格逃出了这个房间。

 

END

Minto

【超时空要塞△/云要云】window

*灵感来源是JUNNA的单曲
我没陷在美云芙蕾雅里,倒是栽在这对上了
时间位于结局后,意识流,短打,ooc注意
没粮只能割腿肉,好苦...

*灵感来源是JUNNA的单曲
我没陷在美云芙蕾雅里,倒是栽在这对上了
时间位于结局后,意识流,短打,ooc注意
没粮只能割腿肉,好苦
    
     
     
     
     
      
     
  
  她是忽然间出现在要·巴卡妮雅的房间窗台上的。
  要望着月下的星之歌者,蓝紫相间的发上散着月亮的清辉,赤色的眼中却只映着自己的身影。她忽地产生了自己其实身在拉格纳的海中的古怪念头。拉格纳是海的星球,即便这里的房屋远离水面,空气中却仍旧弥漫着微咸的海的气息。这里确实是海的故乡啊,她是误入海域被海包围的愚蠢人类水手,而眼前笑意盈盈的美云·吉努梅尔则是那拥有彩虹般的歌声的、蛊惑着她的塞壬。
  既然如此,失控一回又有何不可呢?
  于是她放任自己的思绪飘向更渺茫的远方,将头轻轻向前探去。
  黑暗中,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纸花竹马

生日的时候竟然朋友竟然亲手做了我从前画的本命同人图黏土!简直不能更开心了!!!四舍五入就是出过手办了!【你等等
天啊我本命也是有手办的角色了【暴风哭泣

生日的时候竟然朋友竟然亲手做了我从前画的本命同人图黏土!简直不能更开心了!!!四舍五入就是出过手办了!【你等等
天啊我本命也是有手办的角色了【暴风哭泣

柴染/フシゾメ
高く 遠く 飛べるはずなのに見...

高く 遠く 飛べるはずなのに
見えない空に 翼ちぎれる

高く 遠く 飛べるはずなのに
見えない空に 翼ちぎれる

重启RB
翻旧图翻到16年给基友的生贺,...

翻旧图翻到16年给基友的生贺,稍微改了一下放上来存个档*/ω\*

翻旧图翻到16年给基友的生贺,稍微改了一下放上来存个档*/ω\*

纸花竹马

即使工作忙成狗也一定要给我的墙头过生日!萌骨科的女人绝不认输!!

求求你们赶紧去结婚吧!!

即使工作忙成狗也一定要给我的墙头过生日!萌骨科的女人绝不认输!!

求求你们赶紧去结婚吧!!

纸花竹马
눈_눈 我就是喜欢他们两个腻歪...

눈_눈 我就是喜欢他们两个腻歪在一块儿。

눈_눈 我就是喜欢他们两个腻歪在一块儿。

Minto

【云要】你所梦想着的

题文无关系列
没想到我第一个写这么长的马三角同人居然是美云要姐……
@记忆之歌的回旋 送给记忆桑!答应好的文x
ooc有,套了蛮多tv里的对话,bug也许有,注意避雷...

题文无关系列
没想到我第一个写这么长的马三角同人居然是美云要姐……
@记忆之歌的回旋 送给记忆桑!答应好的文x
ooc有,套了蛮多tv里的对话,bug也许有,注意避雷
   
   
   
   
   
   
   
   
   
    
    
   
   
   
   
   
   
   
   
   
   
   
  要·巴卡妮雅,和蕾娜·普劳拉组成了最早的Walküre组合。尽管经历了许多波折,她们仍是挺了过去,并逐渐增加了成员。
  在克雷娅·帕特尔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她们久违地迎来了新成员。
  “那个人不是通过选拔出来的吧。”玛基娜喃喃自语着。看得出,她对新成员的可靠性感到担忧。
  “钦定,走后门的。”蕾娜对此不报希望,小声但毫不留情地说道。
  要自然也有些不安,但盘踞在她心中更多的却是好奇。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暗想。
  她们来到练习室,却出乎意料地发现有人早她们一步来到了这里。那人静静地伫立着,一言不发,目光笔直地注视着前方。因为背对着她们的缘故,要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那头惹眼的蓝紫相间的长发立刻吸引了她。
  “难道说,你就是新人?”仍是玛基娜最先开口问道。
  短暂的沉寂之后,她开口了。自她嘴中倾吐出的却不是回答,而是要从未听过的,宛若星辰般空灵,又如彩虹般绚丽的歌声。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并非站在练习室,而是置身于无垠的宇宙之中。
  对方转过了头,露出了那双令她永生难忘的,似血般赤红,却从未沾染过一星半点尘埃或污秽,纯粹澄澈的双眸。
  只那一瞬间,要·巴卡妮雅便清楚自己坠入了爱河。
  玛基娜的嘴微张着,努力想要说出些什么却被她的歌声震撼得几乎无法动弹。蕾娜也愣愣地注视着她的身影,显然也被她的歌声所感动。
  完全输给这个人了呢。要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她与自己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但是,并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她释然地扬起嘴角。只要有这个人在的话,Walküre一定能成为最棒的团队吧。
  那一定会是,最棒的,最强的组合。
  “初次见面,”要听见她淡淡地说,“我是美云·吉努梅尔。”
  “初次见面,我是要·巴卡妮雅。”要走至她的身畔,握住她伸出的手。掌心传来一阵温度,那是属于美云的温度,“是Walküre的leader兼主唱。”
  只要能够成功,就算让出自己主唱的位置,她也心甘情愿。

  ……

  而随着相识时间变久,要却愈发看不透美云·吉努梅尔。
  不仅是对方的行踪与作风,甚至连出身,生日,住处,这些也一概不知。
  要想起新成员芙蕾雅·薇恩生日的那晚,美云所说的话。
  【“我想知道什么是过生日。”】
  【“我从未收到过生日祝福。”】
  只这两句话,便让她彻底愣住了。
  【“那,美云。就由我来给你送上生日祝福吧。如何?”】在美云生日的当天,要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来。她几乎快忘了自己是怎么想的了,只记得美云注视着她,平日里永远神秘的笑容中还多了些不易察觉的讶异。
  【“好啊。”】她微笑着说,【“那么寿星应该可以得到礼物吧。”】
  【“诶?!虽然很抱歉但是我没准……唔!”】
  【“没关系。”】
  那人漂亮的脸庞在自己眼前不断被放大,与此同时,头突然被她的手轻轻向前按去。
  【“我想得到的礼物,只有你,要。”】
  紧接着,曾经感受到过的,美云·吉努梅尔的温度,顺着柔软的唇瓣传来,蔓延着要身体的每一处。

  ……

  【“不能这么放着她不管。”】
  蕾娜说的没错。不能让那群人随意地将与她相关的讯息隔绝,身为Walküre的成员,她们更不能就此抛弃美云·吉努梅尔。
  想见她。脑内有这样的声音在叫嚷着。对她思念已经无法抑制,让要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蕾娜和玛基娜的提案。
  “要,强行突破!”
  要猛地掀开被单,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拜托了!”玛基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警卫没有追来,想必是被她拦住了。警报声不断地在她的耳边回响,但她只是奋力地向前奔跑着。
  在转角处隐蔽,得以喘息片刻。“万事休矣了吗?”要喃喃着。扭头查看身后的情况时,发觉身后飞来了搜索的机器。
  不行…如果无法见到她的话……
  “美云。”小声念出她的名字。像是下定了决心般的,要取下发卡用力朝前一掷。搜索机器不出意料地被发卡放出的影像所吸引,朝着发卡飞去。
  “好,”
  她向着蕾娜先前所查出的,美云所在的地方奔去,不顾一切地唱起歌。
  如果是你的话,如果是如此热爱着歌唱的你的话……
  会回应我的吧?
  “回答我,美云!”
  她终于奔至那扇门前,蕾娜对网络的入侵帮助她打开了门。伴随着门开启的声音,她望见了黑暗之中,悬浮在培养液里的美云·吉努梅尔。她的歌声,仍旧如同初见那时般空灵且绚丽,清晰地回响在要的耳畔。
  “…美云。”

  ……

  在被关押的时间里,要稍微想起了一些事情,关于从前。
  从前的Walküre,并没有这样高的人气。即便她,玛基娜和蕾娜如何硬撑,所积累的人气也十分有限。
  但在美云·吉努梅尔加入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她那天籁般的歌声,在有效抑制了瓦尔症的同时也迅速收获了大批粉丝。甚至连芙蕾雅·薇恩,那个如今Walküre不可或缺的成员,加入Walküre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憧憬着美云歌唱时的身姿。
  她太耀眼了。这几乎是所有人共有的想法。
  但只有要知道,只有她知道,美云·吉努梅尔褪去光芒后的模样。
  孤独,脆弱,无助的像个孩子。
  【“你不会离开我的吧,要。”】
  她曾将头轻靠在要的肩上,赤色的眸中倒映着天边皎洁的月。
  【“嗯。”】
  要轻抚着她的背,用令人安心的声音肯定地回答道。
  【“不会离开你的,美云。”】
  是她让自己实现了梦想,所以自己应当尽力去实现她的愿望,哪怕一个再微小不过的请求。
  “嗒,嗒,嗒……”
  有谁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随着那熟悉至极的歌声逐渐清晰,要转过头,望见了她所思念着的人。
  “请握紧我的手,不要放开!”
  是美云·吉努梅尔。

  ……

  “莫非是倒向温德米尔那边了?”
  “不可能的,那种事!”要当即反驳,却在下一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查克只不过是在推测而已,自己不应当对他发脾气。
  但是……她的目光黯淡下来。自己也一直在害怕,万一事实果真如查克所说的……
  不会的,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她摇摇头,迅速地否决了这个想法。
  别人怎么想无所谓,但是唯独只有自己不能不相信她。
  【“不用担心我。我就是我,尽管去唱就好。”】
  【“但是,这种执念可能也是人造的”】
  美云的脸上仍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但要从她的话语中读出了几分落寞。
  她已经知道了真相,知道了那个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极为残忍的真相。但她没有放弃歌唱,没有放弃继续成为Walküre的一员。
  【“无论有什么样的过去,我就是我。”】
  她在面对众人的质疑时,只是这样说道。仍旧语气平淡,却有着极强的魄力。
  现在内讧没有任何意义。她穿上装备,准备启程。美云·吉努梅尔不是会轻易投降的人,她会帮助温德米尔一定有其他原因在里面。
  如果要弄清楚这个原因,就必须要与温德米尔战斗到底。因此自己决不能懈怠。
  “出发!”

  ……

  “要。”
  被解除控制的星之歌者微笑着望向红发的leader,目光中蕴含着的是旁人从未见过的温柔。
  要抿唇一笑,对上美云的目光。
  一切都结束了,不会再有战争,她也不会再作为克隆体,而是真正的以美云·吉努梅尔的身份而活。她们可以继续歌唱,继续以Walküre成员的身份活动。
  这是她,是美云,也是所有人所梦想着的,而今它终于成为了现实。
  “我回来了。”
  美云伸出手,摆出Walküre的手势。
  “美云。”
  要走上前,轻轻拥住她。
  “欢迎回来。”

纸花竹马
基斯!搞他!不要停!【变黄喷雾...

基斯!搞他!不要停!【变黄喷雾.jpg

基斯!搞他!不要停!【变黄喷雾.jpg

纸花竹马

经常忘记这里。。。画这个主要是有旁友给了我一张杂志图。。真特么可爱,海因茨真是可爱死了,宝物!

经常忘记这里。。。画这个主要是有旁友给了我一张杂志图。。真特么可爱,海因茨真是可爱死了,宝物!

纸花竹马

新的官图难得发糖,忍不住摸鱼的手。依然懒得管水印。(ノへ ̄、)

新的官图难得发糖,忍不住摸鱼的手。依然懒得管水印。(ノへ ̄、)

纸花竹马

基斯和海因茨的生日图,直接从微博捞过来的,懒得管水印了。(・∀・)

基斯和海因茨的生日图,直接从微博捞过来的,懒得管水印了。(・∀・)

Weisa

#MACROSS DELTA# #超时空要塞delta# #マクロスΔ# 【Valkyrie空中骑士团】
吉斯·阿耶罗·温德米尔@_Mixxx龙虾   

博格·康瓦尔特@Tamashi晓魂  

扎奥·约兹拉@Abaii阿白  

提奥·约兹拉@wwWeisa    

PHOTO@没神的記憶君 


2016年5月底拍的空中骑士团,我们这群人中途经历了阴阳师荒废期,调好色之后忘...

#MACROSS DELTA# #超时空要塞delta# #マクロスΔ# 【Valkyrie空中骑士团】
吉斯·阿耶罗·温德米尔@_Mixxx龙虾   

博格·康瓦尔特@Tamashi晓魂  

扎奥·约兹拉@Abaii阿白  

提奥·约兹拉@wwWeisa    

PHOTO@没神的記憶君 


2016年5月底拍的空中骑士团,我们这群人中途经历了阴阳师荒废期,调好色之后忘记放置了多久……断断续续地P,现在终于生出来了!辛苦了我们的队长MIX出发旅游前拼了个图

Sparkle

#cp19# #cp19返图# #macross delta# #芙蕾雅# 

出镜:@Sakula小舞 

Day2返图第十七发,元气的妹子!

#cp19# #cp19返图# #macross delta# #芙蕾雅# 

出镜:@Sakula小舞 

Day2返图第十七发,元气的妹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