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donna

3858浏览    510参与
Yours

在秀丽之岛启程走向远方

在秀丽之岛启程走向远方

MMCatline

Two Steps Behind me


You're a copycat, get back

I'm always on your mind

Take a photograph like that

Always ahead of my time


I'll give you a heart attack, bumbaclat

Where...

Two Steps Behind me


You're a copycat, get back

I'm always on your mind

Take a photograph like that

Always ahead of my time


I'll give you a heart attack, bumbaclat

Where is my Royalty?

You're a pretty girl, I'll give ya that

Stealing my recipe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Like a sister all messed up

Who's gonna help you out?

It's an ugly look princess

What are you all about?


Did you study me hard enough?

Trying to be a boss

Yeah that's cool and all get in line

Tickets are gonna cost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我的缪斯是只猫

Two Steps Behind me


You're a copycat, get back

I'm always on your mind

Take a photograph like that

Always ahead of my time


I'll give you a heart attack, bumbaclat

Where...

Two Steps Behind me


You're a copycat, get back

I'm always on your mind

Take a photograph like that

Always ahead of my time


I'll give you a heart attack, bumbaclat

Where is my Royalty?

You're a pretty girl, I'll give ya that

Stealing my recipe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Like a sister all messed up

Who's gonna help you out?

It's an ugly look princess

What are you all about?


Did you study me hard enough?

Trying to be a boss

Yeah that's cool and all get in line

Tickets are gonna cost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Here we go again, in your fantasy

You can try it all, but you can't be me

You can walk the walk, even talk the talk

But you always be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two steps behind me

Out of ammo, you're never gonna be

On my level, two steps behind me

In my shadow, you'r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Never go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Just a wanna be me

门口的野蛮人

                        Miss.Havana


爆冬

忽然传播坏心情真的不好意思

作为补偿,把海岛风情的爆冬搬出来!

超级苏的爆豪,巨好看的Erica


从下了船住到事先预订的酒店这段时间里,爆豪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被高中那帮同学吵死了。   他泄气一般往下榻的高级酒店大床上一躺,...

                        Miss.Havana



爆冬

忽然传播坏心情真的不好意思

作为补偿,把海岛风情的爆冬搬出来!

超级苏的爆豪,巨好看的Erica




从下了船住到事先预订的酒店这段时间里,爆豪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被高中那帮同学吵死了。   他泄气一般往下榻的高级酒店大床上一躺,差点就睡过去,他的房间正好面朝卡戎海岸,应该说是爆豪拥有整个'哈瓦那女郎'酒店最好的海景房,且不管这是谁安排的,爆豪还是很满意,而且九楼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住下面而且还不是他这种单间。

九楼住着几个欧洲来的旅客,看起来很有自己的气质,而且基本都是成对的夫妻,所以不用担心会有吵闹的派对。

不得不说这房间格调真高,是爆豪喜欢的清爽惬意。

木制家具散发出来的爽朗气味混合着屋内装饰中散发的花香,再配合时不时由海风吹来的海   盐气息,爆豪觉得自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放松。

他面朝露天阳台好好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拉着行李箱往露台上的亚麻吊床上一坐,开始收拾东西,看着色彩斑斓的小岛游玩指南手册,爆豪拍了一张留作纪念。

幸好这里人还会说英语,看着那根本念不出来当地语言,爆豪觉得还挺有趣的,这里人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忧愁,脸上都是很阳光健康的表情,他们的语言也是有一股热情,卷舌音都让人觉得很有魅力。

习惯美式英语的爆豪和这里人沟通起来并不困难,他口音还是很地道的,他下榻之前就把一些很重要的地方问过了当地人。


欢迎来到圣佩德罗斯小岛。


等他冲个澡出来时,聊天群显示老同学们都已经下楼吃饭了,他把手机扔回床上,开始找合   适的衣服,于是他选中了黑色鲨纹休闲裤和白底橙印的度假衬衫。

等他到酒店一楼吧台找饮料时,酒店里依旧放的是拉丁风情的老歌,爆豪能跟着哼出来的现在只有麦当娜的那首 La isla bonita。

熟悉的音乐,此刻就像是小鸟找到了归宿一般飞扬于热带风格装修的酒店里,这种歌还是无法被禁锢在大都市人的手机里,对这里而言没有什么天后麦当娜,只有契合的这首歌——美丽的小岛。

音乐倒是选得很适合小岛'圣佩德罗斯'这个名字,他从吧台调酒师手里接过低浓度橙味酒后,看着吧台上方'Miss.Havana'的金棕色浮雕欣赏了一会儿。


现在酒店一楼没什么人,旅客都去海边了,调酒师就用口音很重的英语和爆豪聊天,得知爆   豪是今早那群来着游玩的职业英雄一员时了然地点点头,并告诉爆豪他的熟人都在酒店外面   的烧烤店吃午饭。

'话说这里的 malo 节是什么?'

爆豪指的是在旅游手册封皮上的节日图片。



'malo 是西班牙语里恶魔的意思,哈,很多您这样的东方旅客其实听到这个解释时都挺惊讶的,您反应不大啊。'

'文化差异而已,解释一下怎样。'


'这个小岛盛产一种长得非常艳丽的花,它有着金色的花蕊,花瓣里面是红色,外面泛黑,说是这里神话传说里的妖精送给这座小岛的礼物,其实原名不是恶魔而是美女,但听说后来小岛上来   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学者,他一见到这花就叹气说了句这是恶魔培育的花……所以改名叫malo,毕竟…的确长得很妖艳,和恶魔一样诱惑人去摘……你们来得正好啊,明天晚上开始  节日要过两天两夜,好好享受吧。'


'嗯,酒味道不错。'

 '多谢。'



'Tropical the island breeze…'

(热带岛屿微风轻佛,)

爆豪轻哼着抬头看了一圈酒店金棕色为主的华丽装饰,随处可见的鲜花让这一层楼充满了清新的香气。

All of nature wild and free,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由自在,)

This is where I long to be,

(这正是我所盼望的,)

La isla bonita,

(在这美丽的岛屿,)


酒店门口此时走进来了一位白裙女人,隔着宽阔的大厅爆豪没有注意她的外貌,只是看着她伴随着好听的音乐轻轻扭腰摆手地走了进来,然后和大厅里的熟人打着招呼,爆豪可以确定她看起来很自在快乐,只是大部分注意力被她腰部缓缓摆出的幅度吸引了。音乐轻快的节奏   使她的扭腰幅度又小又灵巧,白色的纱裙看起来就像海边悠然翻飞的浪花,甚至连她的肩头   都有可爱的扭动,给人一种她的身体为音乐而生的奇妙误解。

她慢慢走近前台,轻舞的身体遮住了一些外面的阳光,或者只是遮掩了爆豪的视线。



And when the samba played,

(当那森巴舞响起时,)

The sun would set so high,

(太阳高高升起,)

Ring through my ears and sting my eyes,

(回响于我耳畔、灼伤我双目,)



她有着淡蜜色的皮肤,甚至翻舞如花的指尖都透露着健康的气息;她微微低垂的金眸有着蜂蜜酒的颜色,不知望向哪里,爆豪记得自己也就在电影杂志上见过英俊到罕见的宝莱坞明星有这样…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暗送秋波的金色眼睛,粗细适宜的黑眉似乎都能传达出什么话语;黑里带金的卷发有着海浪般清爽的线条,使她看起来在亲近之上又多了一份令人探寻的迷人;她身上有很多具有当地特色的首饰,等她靠着前台和服务员用爆豪听不懂的语言聊天时,离她很近的爆豪可以看清她左腿上的细银腿链,那装饰物像是沙漠里细细延绵的雪线,   螺旋花纹的装饰之链逐渐消失在到大腿的白色纱裙里。


声音也很好听,有一点低沉温和也有拉美人的热情,卷舌音带出的语句让爆豪都很好奇这种   语言到底在表达什么,好听得就像迷人清爽的莫吉托。


You Spanish lullaby,

(陶醉在你那动人的西班牙情歌里,)



似乎是注意到了爆豪的眼神,那个年轻的女子转过来看了看爆豪,鹦鹉螺造型的小耳坠在她   的发间微微摇晃,对视后她依旧嘴角带笑地和服务员说话,年轻的服务员递给她一个储存在   前台的礼物盒子,她拿起盒子后轻巧地支起身亲了一下女服务员的脸颊,说了句听起来类似   于节日快乐的话,然后转身上了楼梯,感觉就像一只热带蝴蝶飘然而去。

刚上了几个台阶,她向后弯腰看了一眼刚才那位在吧台的金发男士,和他猩红的眼睛相汇时   她带着笑容眨了眨眼睛,然后小跑上楼了。

爆豪有些诧异地继续喝饮料,调酒师一脸微妙地看着这个年轻英俊的客人。

'看来那位美女对先生有好感呢,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先生身上果然有一种超凡到不可遮掩的魅力哟。'

爆豪就笑问那个女人是谁。

'算是这个小岛的公主吧,毕竟这个小岛的所有权在她父亲手上,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小姑娘呢。' '………'

爆豪喝完最后一口之后付钱出去了,冰凉的饮料下肚,给了人愿意出去晒太阳的勇气,天后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随着好听的伴奏送爆豪出门。



看着不远处翻舞于卡戎海域的白色浪花,爆豪忽然想起了'小岛公主'扭动的腰肢,和那腿上银色的腿链。

用线条组合碰撞出的……音乐吗?



I fell in love with San Pedro,

(我爱上了圣佩德罗……)




他见到班里人时,他们依旧在吃烧烤,刚捕捞上来的海鲜在孜然粉与烧炭之间翻滚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爆豪拿着自己的那一份金枪鱼烤肉和小龙虾,找了一个空位坐下配着椰汁吃起来。小岛的居民似乎和斯里兰卡人一样喜欢在饭里加各种香料,但很符合爱吃辣的爆豪的口味,他用眼神赶走来凑热闹的老同学后认真品尝着眼前的美食。

头顶传来的音乐是桑巴风的德语歌曲,根据副歌重复的内容爆豪猜测歌名是 I like it,是一首听着就让人感到热情愉快的曲子,在这里能听到这种不是很流行却很适宜气氛的音乐,爆豪觉得今天的惊喜蛮多的。

等爆豪吃完去结账时,看到了收费台后面贴着的节日海报,或者说只是一副适节的水彩画作——     几个少女围着火篝起舞,她们头上都带着恶魔花,旁边还有一个妖精一样的小男孩在弹班卓林。爆豪问餐馆服务员这种花都开在哪里时,服务员指了指小岛中央的丛林区,说是一种开在灌木丛里的花,一朵盛开的恶魔花大约有爆豪手掌那么大,相当艳丽好看。


'先生也是来游玩的职业英雄吗?' 

'嗯,是的。'

'虽然听不懂东方语言,但还是想说我们这里的姑娘对你们吸引力还挺大的。'       

  '哼,不只是女的吧。'

'哈哈!我就当时赞美收下咯。'


毕竟这里男服务员都有异域男模的身高和颜值,小岛美人对这群依旧忙于相亲的职业英雄当然有着超强的吸引力。



班里其他人都去海边痛快了,爆豪却决定从旅馆后面逛一下海岛的小镇,到海边游泳什么的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吧。

伴随着安德烈波切利的意大利语情歌,爆豪悠哉悠哉地上路,对于班里那帮看起来过于激动的' 成年人',他很想表示不认识。




靠近游客居住的地方是闹区。

石子路的两侧都是做一些食品买卖的商贩,水果香与香料的熏味混合在了一起。西语,法语或英语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根据图册显示这一段路都是这种市场,再走一会儿就进入了类似卖旅游纪念品的跳蚤市场区。这里的商贩里甚至还有能说会道的小孩子,爆豪也看见了几位九楼的欧洲旅

客,那些女人正在尝试挂在架子上的护身符或贝壳项链,五光十色,琳琅满目。爆豪刚拿起一个   黄水晶制成的手链,一个又瘦又高的商贩乐呵呵地用特别绕口的英语问他是要自己戴还是送女友,爆豪说要是有女朋友就不会自己来逛了。商贩笑了一声后就开始和他谈价格,其实这里东西   不是很贵,爆豪甚至买了一个鹦鹉螺吊坠的项链。

和那个白衣女子的耳坠很像,爆豪拿起胸前的鹦鹉螺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走出闹区时,爆豪脖子上还多了一个用恶魔花做成的花环,爆豪总觉得这股花香太浓烈了。


路两侧的彩色木屋总让人觉得自己走进了异世界童话中,爆豪看见那些小男孩踢的足球滚到自己脚边时也颠了几脚,只到爆豪胸口的男孩子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夸了他几句后,抱着足球继续在路上踢。带着草帽的老人聚在太阳伞或家门口石墩前闲聊,见到脖子上带花环的爆豪时他们很有趣地点头示礼。花店前面有写生的画手,书店前面有睡觉的老猫,茶饮店里基本是大妈和游客,小小的酒吧在回播新赛季的欧冠,里面还提供免费的蜂蜜酒。


走到一个手工帽艺店前面时,还能听到那首火爆了的 Despacito,是一个拿着吉他的卷发青年弹唱的,他周围还有一个配合的棕皮肤脏辫男生,有小岛美女会从他们面前走过时留下一个媚眼, 也有驻足录视频的外国旅客,穿着白西装的商店老板也就笑看旅客听着音乐走到自己店里,爆豪也进去挑了一个造型经典的白色窄边男士休闲帽,看见放在柜台上艳丽大气的女士草帽时还拍了一张。


爆豪就这么慢悠悠地走在这个小岛的镇市里,吃着草莓刨冰走到小路尽头时,他转身又拍了一张风景照发给父母,当他抬头去照远处的山丘时,看到了层层叠叠的深绿色掩映中的一个白色豪宅,爆豪一边猜测那就应该是小岛主人的家,一边拍照留念。



爆豪找了一个垃圾桶,把手里的防水纸杯扔掉,擦了擦嘴角的草莓残渣后掏出墨镜戴上,然后朝着下坡尽头的卡戎海岸走去。



等他走到上鸣一行人坐着的海边木制凉亭时,一群人正喝着在凉亭小吧这里买的果酒或椰汁盯着不远处,看爆豪来了都没怎么注意,爆豪因为很满意现在小吧放的音乐,也就是 Il volo 的西语歌 Maldito Amor,也就用没多凶的语气问你们这群咸鱼在看啥。



上鸣用胳膊肘蹭蹭爆豪,头都不带转一下地指了指不远处。




'看那儿…爆豪,超棒的。'

'哇哦——啧啧,太热辣了。'



一口苹果汁都没喝的濑吕接话道,坐在沙滩上的切岛点点头。


'哥不要回日本了啊我靠……'

峰田口水都快流到那杯椰汁里了。


甚至连轰焦冻都没有刷手机,看着那个方向。

'超棒……'



爆豪本来很想嘲笑一下一群没有定力的杂鱼,刚转头,上扬的嘴角就连带着他所有的神情僵住了。    是今天中午在酒店遇见的小岛'公主'。



拥有健康肤色的美丽女人刚刚从海里走出来,她仰起头将湿漉漉的黑金色头发往后捋,她修长的脖颈向后仰出一个脆弱的弧度,走路时似乎都自带慢镜头,水滴沿着她身上美丽的线条滴落,黑色的泳衣简单却充满诱惑力,甚至连事业线都可以吸引走人的注意力,更别提那设计得很低的泳裤,有致的腰肢自然摆动出的弧度……简直就是海妖的身体。

蜿蜒缠绕在左腿上方的腿链换成了波西米亚风格的银链,蓝绿色的珠宝似乎在向所有的男士高傲

的宣示自己所霸占的位置,伴随她走动的长腿轻轻摇晃,往上看去才发现腿链一部分是被系在那个纤腰上的。

最致命的来了,她俯下身去拿放在薄毯上的东西。

胸前漂亮的弧度过于刺激人的视觉,她低垂的双眼看起来是那么温顺平静,系在腰上白而略   透的纱巾遮住了部分景色,但让有腿链装饰的左腿全暴露了出来,她依旧戴着鹦鹉螺造型的耳坠,但其他饰物基本都换了,因为要把所有饰物戴回身上,所以那美丽的风景线就一直暴露在了这群职业英雄眼里。



等她终于起身,上鸣鼻血都快流光了。


美人悠闲地在沙滩上走着,路上还遇到了想送她头花的小男生,她接过男孩子送的礼物别在自己耳朵上,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看着那朵盛开的恶魔花,爆豪忽然理解了为什么美人花被说成malo。

她径直向这群职业英雄走来,男士们一下子没有收起自己的表情,相当尴尬地看着美人面带微笑地靠近自己。

尤物的磁场是可怕的,更何况是这等绝色。



美人坐在了爆豪右边的空位上,点了一杯椰汁。

她朝转身面向吧台的职业英雄们轻轻招手,得到了很青涩的回应,看着他们被'晒红'的脸,她支着头,嘴角上扬着喝下了白色的椰汁。

这个动作直接害得峰田倒地不起。



接着美人将头发拢到右边,露出带痣的左侧颈部,用她带笑的金蜜色眼睛看着淡定地喝橙汁的爆豪。

现在放的这首意大利语情歌怎么唱的?布鲁诺真的是个看着就让人觉得不正经的大叔歌手啊。



I tuoi pensieri strani,

(你那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Hi。'

美人的声音和早上的一样好听。

'嗯。'

爆豪点头示意,略微发红的耳朵是根本遮掩不了的。

'很好看的帽子。'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她会说日语。



La bocca che mi tira su,

(你的双唇我无法抗拒)

Sento la tua energia,

(我感受到你的魅力)


'那里的帽子都挺好看的。'

大概只有爆豪一个职业英雄知道小岛那家唯一的帽子店,这下两人聊天更加放松了。

'这一顶很适合先生,还有那个项链。' 

'工艺挺好的。'

鹦鹉螺吊坠就挂在爆豪没有系衬衫扣子的胸肌前,他又拿起来看了一眼。

'多谢。'

两人轻轻碰杯。



Tutta quell'allegria,

(让我开心快乐的魅力)

E un fulmine che viene giù,

(就像一道闪电击中我的心)

Ciao amore, come stai?

(啊亲爱的,你好吗?)



'看来这里的橙汁很合先生胃口。'

'还有音乐,听到了很多熟悉的曲子。'

 '很高兴听到先生这么说。'

'Malo 开得也很好看,我觉得我都闻不到海盐的气味了。' 

她被逗笑出声,取下耳朵上的恶魔花在手里转着。

'看来您已经准备好明天享受节日了。'

'大概吧……哼…真是扛得住时间冲刷的音乐啊。'

'因为这里是热情的沃土吧,让人就想永远自由快乐下去。'

看着她卷而长的金棕色睫毛,爆豪忽然还想和她碰杯。



Oggi più bella che mai,

(今天的你看上去无比的美丽)

Ciao amore, cosa fai?

(啊亲爱的,你在做什么?)




'致夏奇拉。'

听到他说出拉丁天后的名字时,美人了然地点点头。

'致瑞奇马丁。' 

'致欧冠'

'致 malo 节。'

'致鹦鹉螺。'

'致…先生的帽子。'


两人都没忍住嗤笑起来,轻松融洽的气氛惊到了旁边只能羡慕嫉妒恨的爆豪老同学。



Dimmi, dimmi, cosa sei?

(告诉我告诉我呀!你是谁?)

'先生太有趣了,这里很适合先生,我是 Erica,您呢?'



你看看,他俩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被尤物问起名字,爆豪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啊!




'爆豪胜己。'

'那,明天见吧爆豪先生。'


说罢起身喝完最后一口椰汁,听爆豪说这杯算他的时,她挑眉笑道谢谢,然后准备回去了。离开前还亲了一下爆豪有点烫的脸颊。




但还没走一步就被爆豪拉住了手腕,她转身看了一眼这个眼神里的侵略性更本藏不了的金发男人。

'你不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我们怎么明天再见呢?'




看着爆豪势在必得的表情,Erica 笑道她还是第一次见进展这么快的搭讪。

她身上没带手机。

然后当然是爆豪要拿出手机记下来她的号码,但 Erica 说不用拿了,然后问卖饮料顺便看戏的老板借了一支笔,把头花取下来后,在鲜红色的花瓣内侧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

'有空联系吧,亲爱的爆豪先生。'

她将恶魔花放在爆豪手边,然后眨眨眼睛离开了。

美人果然有美人的行为方式。


爆豪露出了一个老同学恨不得打死他的胜利笑容。




爆豪见她是朝着哈瓦那女郎酒店走的,就靠在吧台上,手臂撑着木制台面,直接唱了起来。



'Qui vicino al mare'

(这里临近大海,)

'Sotto questo sole'

(这里阳光普照,)

'Il resto non esiste più'

(其他多余的都不复存在,)



听到他声音的 Erica 笑着转过身,眼里只剩下了那个眼神危险的金发男人,她和早上一样轻轻扭动了几下柔软的腰肢,然后摊开手,相汇的眼神只有了然的笑意。

爆豪只是笑意更深,殊不知第一次见这种扭腰动作的其他男士差点喷鼻血。

她是对的,这里的潇洒自由很适合爆豪。

看看这个男人随海风吹气的头发和袒露出一些的肌肉身材,她一边慢慢倒退,一边叹息而笑地望着。




'Io vedo solo te'

(我的眼中只有你)

'Tu vedi solo me'

(你的眼中只有我)

'Intorno a noi più niente c'è'

(我们之间再也不会有其他。)



Erica 很大方地送给他一个飞吻,见他收下后互相招手告别,留给职业英雄们,或者说只是留给

爆豪她曼妙的背影。

他拿着恶魔花转过身,看着旁边那群快要炸成柠檬的老同学做出一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

'只会羡慕的一群杂鱼。'

“……”



为了展现大和民族的礼仪风范,大伙决定还是回去再想办法打死爆豪算了,虽然没有胜利的可能。




第二天依旧是美好的晴天。




昨晚打电话过去时,很不如意的,她早早就睡下了,但今天早上收到了她送的酒店订餐,以及一条表示 sorry 的短信。

穿着黑色泳裤的爆豪决定去海里游泳,卡戎海的水质异常清澈,在海面就能看清海底鲜红色的珊瑚群,以及那些色彩斑斓,叫不出名字的热带鱼类,阳光柔柔地洒在水面上,在爆豪背部留下亮白的光影,不知不觉爆豪就游了很久。

等他出海时,也收到了一波当地美人的注目礼,健康强劲的高大身材,利落犀利的发型,深邃的眼睛,白皙却并不病态的皮肤,似乎每走一步都会散发出雄性荷尔蒙,手腕上的黄水晶手链和胸前的鹦鹉螺吊坠,使他看起来完全融入了这里的潇洒氛围,而现实也的确如此,与他有一面之缘的当地人或九楼旅客都很善意地和他打招呼,称他为'cool guy'。

反正度假又不需要每时每刻在乎老同学,他需要的是一次好好的休假,所以他拒绝了老同学打沙滩排球的建议,也没有去做集体沐光浴,戴着墨镜只是回到了自己放在沙滩上的遮阳伞下。



于是爆豪在自己预先铺好的薄毯上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Hi~'

Erica 取下墨镜挂在泳衣前,抬头给帮她遮住阳光的爆豪打招呼。

她黄水晶吊坠折射出的光,和从爆豪身上滴落而折光的水滴一样让人心起涟漪。

爆豪将墨镜推到头顶,顺便露出额头,他坐在遮阳伞另一边,喝着放在毯子上'莫名多出'的冰蓝莓汁。




他低头看了一眼放在两人手边的女士草帽,是他昨天在镇上看到那一款,而更吸引他的,是正披在 Erica 肩上的白底刺绣的头巾,很配她今天穿的白色泳衣。

白色的绸缎上绣着金盏花和石榴花的图案,金红色错落有致的洒在白色的头巾上,过长的布料被她拿来当披肩用了。



Erica问他好不好看。

'这就是昨天爆豪看见的那个礼物哦。' 

'好看。'


说罢就见她将头巾盖到黑金色头发上,抓着很长的头巾的两个角,很俏皮地拿起一边遮起自己的半张脸,和传统新娘一样只露出好看的金蜜色眼睛。

意料之中的,爆豪轻笑出声。




她翻身趴在毯子上,身上盖着及腰的头巾,她一手支着下巴和爆豪聊着天南地北的话题,最后聊到了爆豪的工作,见她安静聆听的模样,爆豪心情很好地说了不少。

等身上水蒸发得差不多了,爆豪就完全退回了遮阳伞的阴影下,Erica 从小包里拿出防晒霜问他要不要帮忙,爆豪很好笑地问让小岛主人的女儿做这种事情好吗。

'昨天给了您我的电话号码,今天帮个小忙又不是什么难事。'   

'你到底多少岁啊,不用敬称的。'

'我啊,二十。'

爆豪比她大两岁。

'算了,随你高兴好了。'

'那,先生转过来躺好吧。'

爆豪翻过身,感受着那双漂亮的手在背肌上抚摸的舒服感觉,能得到所谓小岛公主的'伺候',实则令人享受。


他往后一瞥,发出轻微响声的是她金色的腿链。

自有人羡慕他们当中的某一个,爆豪很确定班里人的眼光都要有实体了,越是这样他心里笑得越得意,甚至把玩起了她头巾的一角。



'Eimai sta panw mou,

(我心花怒放)

eimai sta wraia mou,

(我感觉无比美妙)

giati me trelanes esi,

(因你让我狂热)

agapi neamou,'

(我崭新的恋情)



Erica 轻哼着一首曲子,温和柔美的嗓音都可以驱走骄阳的躁动,爆豪听不懂她在唱什么,就问这是哪国语言,她说是爱琴海的,爆豪又问歌词是什么,她却说不告诉你。

适宜的力道和美妙的歌声快让爆豪昏睡过去。

'你到底会多少语言啊。' 

'个人爱好罢了。'

'嗯……曲调很不错…'

看他都快睡着的样子,Erica 又放轻了涂防晒霜的按摩力道。



'ola einai teleia,

(一切都那么美好)

Ksafnika apo to tipota erwteftika,

(忽而我从一无所有,陷入爱河)

kai tipota sti gi de mekrataei,'

(世间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



'话说回来了,知道我的身份,先生还是愿意和我相处试试呢。'  

'从你对我的信任我就得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听先生这么说我觉得我的选择似乎也是正确的,先生有过女朋友吗?'      

 '没有,不准笑。'

'没笑啦,我自己也差不多,以前和别人试着在一起过,但听说我父亲时他们都跑掉了,所以都不算成功吧。'

'你父亲会给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吗?'

 '哈,如果真是那样先生会怎么办呢?'

'我应该不会愚蠢到让他对我说这句话。' 

'不愧是爆豪先生。'

'吃午饭前要不要一起再游一会儿。'

'好啊,中午我带胜己去镇上吃饭吧,有一家很棒的意式餐馆。'     

 '那下午干什么?'

'要不带胜己逛逛?去丛林里面转一转,您还没看过野生的 malo 对吗?' 

'行,就按这个来。'





等夜幕降临,小岛的节日才刚刚开始。

伴随着飞舞的火焰,爆豪在人群之外等待着回酒店打扮的人,他们刚才在海滩上伴着夕阳散步, 爆豪也是在那时把自己的初吻送给了 Erica。




柔软的嘴唇,还想再品尝一次,爆豪看着已经随音乐起舞的人群,漫不经心地想着。




班里人也在火篝旁狂欢,对于爆豪这个没事就被美女搭讪的人他们表示不想关心,他们也没资格关心了。

真不知道他们如果得知 Erica 身份会怎么想。




这时站在爆豪旁边和他一样戴着花环的酒店大叔放下手里的蜂蜜酒,吹了一个口哨。

'小姑娘来咯,兄弟。'



爆豪赶忙抬头,和不少人一样都注意到了那个款款而来的红衣女子。

'……Erica?'




她走到爆豪面前,取下那条被拿来当披肩的白金色头巾,随意地挂在小臂上。

黑金色的大波浪,蜜酒般的双眼,艳丽的红裙,长裙开叉处露出来的黑色大腿腿链……原来她就  是恶魔花'本身'。



爆豪摘下自己脖子上的花环,挑出其中一朵 malo 别在她耳朵上,完美。




'好看吗,胜己?' 

'……好看死了。'

'我们也去跳舞好不好?'

'走吧,刚好放到瑞奇马丁的歌。' 

'可以听懂了呢。'

是啊,刚才一堆人互相用当地语言换着花样祝节日快乐,爆豪都没怎么听懂。




欢呼作乐的人群很自然地给他们让出一条路,牵着爆豪手向前走的 Erica 忽然转身停下来,两人靠得很近,她把丝巾挂在爆豪脖子上,很满意地看他顺势用健壮的胳膊圈住自己的腰,见到她身后班里一群人各种不爽的动作和神情时爆豪笑得更加嚣张了,对他们对口型说:She,mine。身旁的火焰快要蔓延至二人紧贴的部位。



Una mordidita,

 轻轻咬,

de tu boquita.

咬你的樱桃小嘴.

Tus labios, mis dientes,

你的唇,我的齿,

bocado crujiente, rico pastel.

脆脆的香甜蛋糕,



不出所料的,Erica 勾着爆豪脖子随着音乐节奏扭动腰肢,腿链上珠子做的装饰有意无意蹭过爆豪的大腿,她的双手缓缓往下游弋,但两个人的脸贴得更近,在若即若离的暧昧里,保持爆豪稍微一低头就可以接吻的距离,但就和探戈一样,就是不亲,挺翘的鼻尖轻碰,只能把热气洒在对方耳边,感受脸颊轻触的热度。

放开之后,她伴随副歌就与众人热舞。



Fuego en tus pupilas, tu cuerpo destila tequila y miel.

你的眼睛冒火,身体像往外流淌龙舌兰和蜂蜜,




爆豪的手很自然地放在她盆骨处,看着她双目低垂地虚倚在自己身前,腰部左右扭摆的幅度更大了,伴着热烈的节奏,所有饰物都因为她的起舞而颤动出攒攒响声,当爆豪低头要求寻找那红唇时,Erica 却仰起头,让他只能暂时吻到自己的脖颈,她拽下挂在爆豪胸前的丝巾接着与他左手十指相扣,见她笑得危险,爆豪就顺势抓起她的手让她转身,把她反扣在自己怀里,用丝巾圈出来的距离让两人只能贴得更近,她当然是嘴角带笑地继续跳舞,带着十足地勾引扭臀, 爆豪很享受地跟着她舞起的节奏去闻恶魔花的浓郁芬芳。



Quiero pensar, que no eres real.

我在想,你不是真实的,

Me parece natural, letal, asi te pones a bailar.

我觉得你跳舞很自然又致命。



既然如此,爆豪当然是不会在交换舞伴的节奏里把 Erica 交出去,伴随众人拍手作乐的声音,爆豪右手移到了她腰前,大手放在她小腹上,这只会让他们紧贴地同时有节奏的摩擦;而 Erica 拿着丝巾,向后伸手勾住爆豪的脖子,爱抚他的头发,感受着他嘴唇轻触过自己脖颈的酥麻。

爆豪左手挑逗一般抚摸过在摇曳的红裙下 Erica 的大腿时,那些精致妖媚的腿链就和黑色的蛛丝一样因向上拨起的动作颤抖起来,在怀里人妖娆热烈的扭舞之下,爆豪很轻易就能感受到她大腿的皮肤因自己触摸而燃烧,他很满意妖精诚实的反应。



而在第一次见到如此放开的双人舞的老同学眼里,他们更像是看见了最缠绵热烈的性之事。穿着黑色工字背心的爆豪都不需要太多的动作,触摸与轻晃之间就让 Erica 在怀中绽放。

等他们回过神来,音乐早就换成了别的,而那两人依旧在跳舞。



Yo te miro, se me corta la respiración,

 一见到你,我就意乱情迷,

Cuanto tu me miras se me sube el corazón,

 当你目光触及,我的心怦怦骤停,

(Me palpita lento el corazon),

(放缓了我心跳的韵律),



她轻轻推开爆豪,捏着裙摆让长裙成为海滩上狂舞的火花,在类似于弗拉明戈的舞步下,她修长

的腿时隐时现。



Lanocheenlaque, 

与你相伴之夜,

te suplico que no salga el sol,

 我祈求太阳不再升起,


爆豪抓着丝巾决定不能仅仅是随着节奏鼓掌打节拍,他很巧妙地利用 Erica 舞步的空档将丝巾甩出去,套住了这团火焰之后将其拉到自己身前,二人紧扣一边的手,相视一笑。在男方引领下女方举起被握住的手旋转舞蹈,然后又被拉回男方怀里,丝巾早已没有了冰凉的触感。



(Bailando, bailando, bailando, bailando),

(跳舞吧,跳舞吧,跳舞吧,尽情跳舞吧),

Tu cuerpo y el mio llenando el vacío, 你我舞动的身体填尽空虚,

Subiendo y bajando(subiendo y bajando), 随着音乐的韵律上下起伏(翻云覆雨),




丝巾回到了 Erica 头上,落在手臂的部分被爆豪握住了,他的妖精扭腰的幅度小了很多,但快节拍的音乐只能让她身体的颤动看起来更加迷惑人心。



Ese fuego por dentro me esta enloqueciendo,内心燃起的火焰吞噬了我的理智,

 Me va saturando,

一触即发,瞬间爆炸,

 Con tu física y tuquímica,

 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蹙,

 también tuanatomía,

和你热舞的摇曳身姿,

La cerveza y el, 

伴着啤酒和龙舌兰,

tequilaytubocaconlamía,

 还有你我辗转厮磨的唇,

Ya no puedo mas(ya no puedo mas),

 我已沉沦(我已承受不住),




贴面舞之后,Erica 的舞姿在每时每刻都更像是对爆豪完全的邀请了,爆豪刚楼住她的腰肢,她就像水蛇一样溜走,然后带着狡黠的笑容又贴回爆豪身前,只能看着她高举双手打着响指纵情舞蹈的爆豪还故意装作无欲无求地双手抱胸,她以舞侵略的势头越来越旺,他终于没绷住,伸手与她两手都十指紧扣,将热烈的舞女拉回身前时才露出得逞的笑容。




Con esta melodía, tu color, tu fantasía, 

感受着这般旋律,你的色彩,你的幻想,

 Con tu filosofía mi cabeza esta vacía, 

你的摇曳身姿,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Y ya no puedo mas(ya no puedo mas) 

我已无法自持(我已病入膏肓),





那勾人的腰肢啊,在奔放欢快的西班牙语歌曲里邀请着一见钟情的情郎,她只能在爆豪注视下将火焰灼烧整整一个晚上。




Yo quiero estar contigo, vivir contigo, 

我想和你一起,和你一起栖居,

Bailar contigo, tener contigo, 

与你尽情热舞,

Una noche loca (una noche loca), 

与你共度一个疯狂之夜,

Tu me miras y me llevas a otra dimensión,

 你望着我,把我带到异度空间,

(Estoy en otra dimensión),

(我已置身天堂),





拉开一些距离时,爆豪依旧和 Erica 牵着一只手,金红色的丝巾就在他们微举的双手之间,她另一只提起裙摆与爆豪缓缓转圈,在火焰的温度下理智都有些晕眩,爆豪手上一使劲,又将她拉回自己身前,感受她半裸的背部贴着自己时用扭腰传达的火热与澎湃。



Tu latidos aceleran a mi corazón,

 你的心跳诱惑着我的心脏,

 Bailando amor ooooh,

尽情热舞吧 我的爱 ooooh,

 es que se me va el dolor, 

因为跳舞可以驱逐我的痛苦。



周围的人只剩下眼角的掠影,他们的舞步在情不自禁的爱里高歌着。他们就这么跳了一首又一首。

直到最后又放到拉丁王子瑞奇马丁的音乐,Erica 轻抚过爆豪的脸颊说这首歌送给你。




Isla bella,美丽的岛屿,爆豪看着她带着金色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感情,提起裙摆如恶魔花一般在海风与火焰里摇曳起来。

前奏就用吉他潇洒出现,用小调分解和弦,后面用沙球,鼓的加入使音乐更加的丰富,从马丁瑞奇的歌声能听出淡淡的忧伤,到高潮音域加高,先渐强后弱下来,间奏用了典型的拉丁风格节奏,    然后反复一遍,尾声重奏。




Y este viaje que hoy me trae de vuelta,

 这场旅行将我带回原处,

El ruido de mi pueblo y la caricia de este mar,

 城镇的喧嚣 大海的轻抚,

Cuando no estoy contigo yo te invento, 

当我不在你的怀抱下 我编织你的梦境,

Lo que fui, lo que soy y seré por mi isla bella,

过去的我 现在的我 将来的我都为了我的美丽岛屿而奋斗,




此刻她的扭腰不再是大胆的勾引,而是带着满腔的热情谱写梦幻的诗歌,吉他忧郁而温柔的节奏下海浪与红裙共舞,将极致的煽情用篝火烧向天空,恶魔花在美丽的小岛上绽放着,就如 Erica 在群星璀璨的夜幕下为爆豪跳这支舞。

舞动的双手高高举起,伴随她的动作划出深情的魅力。




热烈至悲伤的抒情,此等感情只有瑞奇马丁才能诠释,爆豪当然知道,歌词描写的并不是爱情, 但此等景色,人与自然的舞蹈,不能用单纯的情歌来描绘。

他的初恋情人,一生最美好的艳遇,在重奏里尽情燃烧在情郎眼中。




Devueltaalrefugioquecalmaeldolor,

 回到心中小小的避难所 抚平我的伤痛

 Y huele el recuerdo del primer amor, 

和那刻骨铭心的初恋。




生命不息,赤诚与自由不止。

他将绣着金盏花与石榴花的头巾盖在走向自己的 Erica头上,轻轻拉起'新娘头纱'的两边,让玫瑰花盛开在了两人嘴唇之间。

这大概就是致死而情愿的浪漫,紧搂的二人在夜空下闭上了眼睛。贴面舞也好,弗拉明戈也罢,舞步为何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找到了彼此炽热的心。

美人花浓郁的香味撩拨于他们心尖,音乐将他们带向深情的海洋,爱让时间在此刻停滞,只有他们相拥的身体带走昔日虚假的流逝。


Lo que fui, lo que soy y seré por mi isla bella,

过去的我 现在的我 将来的我都为了我的美丽岛屿而奋斗……





与我燃烧到黎明吧,我的爱。







END



Yan19kk
之前画的一张麦奶

之前画的一张麦奶

之前画的一张麦奶

Furuya Rei

这首歌居然是09年的...麦奶不愧流行女帝 瑞思拜瑞思拜

更恐怖的是:09年是11年前 还是总觉得09年就像去年...

这首歌居然是09年的...麦奶不愧流行女帝 瑞思拜瑞思拜

更恐怖的是:09年是11年前 还是总觉得09年就像去年...

Ryan
what are you lo...

what are you lookin at?

what are you lookin at?

Ryan
what are you lo...

what are you lookin at?

what are you lookin at?

江水不澈

If you try and fail, get up again.

Destiny will choose you in the end.

If you try and fail, get up again.

Destiny will choose you in the end.

朝粥暮茶

随手乱涂了一个麦当娜

年轻时的麦当娜

明艳动人

万种风情

随手乱涂了一个麦当娜

年轻时的麦当娜

明艳动人

万种风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