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fumafu

32.7万浏览    9171参与
宣冉

[AtR]那个永远难忘的夏天

*寒假产物,修改以后很久没发,现在找到了就发一下

*杀人犯ma和坏孩子so

*听歌产物

*有部分借用歌词

*那么可以的话请稍微阅读一下吧。


1.

“让我们逃离这个已经不需要我们了的世界吧。”


2.

太阳如火,蝉鸣遍布,那是黏腻又热烈的夏日。和往次一模一样的重复着,不知道多少年的夏日。熙熙攘攘的闹市,散着冷气的冰棍,清爽的夏风。

就是这样一个寻常不过的夏天。

“呐soraru,我昨天杀人了哦。”

那个衣服散发着好闻香味的少年在他面前笑着歪了歪头,平淡的吐出并不很平常的字眼。

满不在意的样子。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吧?急匆匆的街道人来人往,比起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杀人犯...

*寒假产物,修改以后很久没发,现在找到了就发一下

*杀人犯ma和坏孩子so

*听歌产物

*有部分借用歌词

*那么可以的话请稍微阅读一下吧。


1.

“让我们逃离这个已经不需要我们了的世界吧。”


2.

太阳如火,蝉鸣遍布,那是黏腻又热烈的夏日。和往次一模一样的重复着,不知道多少年的夏日。熙熙攘攘的闹市,散着冷气的冰棍,清爽的夏风。

就是这样一个寻常不过的夏天。

“呐soraru,我昨天杀人了哦。”

那个衣服散发着好闻香味的少年在他面前笑着歪了歪头,平淡的吐出并不很平常的字眼。

满不在意的样子。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吧?急匆匆的街道人来人往,比起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杀人犯,新口味的冰棍和凉爽的娱乐场所更有吸引力。

“可mafumafu是好孩子哦。好孩子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不是吗?”

小心翼翼捧着一盆并不很鲜艳的花的少年抿了抿嘴,仔细想了想。

“不,soraru,我和你一样是个不被世界需要的孩子哦。”

“是那个老欺负我的领座。已经忍无可忍了所以把他推开了。但是撞到了有点糟糕的地方。”

“反正这里已经不能呆下去了。像我这么糟糕的人,不然在哪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死了算了吧。”

窗外的蝉鸣还在不停的叫喊着,两个少年面对面站着,沉默无言。


2.

Soraru稀里糊涂的就和mafumafu认识了。

“喂,你好像受伤了哦?”他记得那天的天空很暗很暗,乌云仿佛下一秒就要狠狠地束缚住人们的身体,宣告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一般,只有滴到自己脸上的不断落下的雨滴,和依然很热的天气在周围环绕,才能仿佛从心底里感受到,啊,这就是夏天啊。

那个男孩就那么蜷缩在一堆垃圾里,脸上大大小小的贴着纱布和创可贴,一语不发的流着眼泪,摇了摇头。

“可是你受伤了诶,来我家包扎一下吧?”站在他面前的黑发少年不依不饶的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

他抬起头对上了男孩的目光。

“呐呐,我叫soraru,你呢?”

“……我叫mafumafu。”


“soraru,我这样的人是不是不值得被爱?”

明明是笑着说出来的那句话,却仿佛能看到他眼里的绝望一样。

“没有呀。”似乎只是想让他放弃那种愚蠢而又让人担心的念头一样。

“还有我在爱着你啊。”

仅仅只是一句安慰的话,就仅仅是那么一瞬。

“soraru……”身边的少年眼眶却红了起来,控制不住的在soraru的怀里大哭起来。

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在慌乱的安慰声和不顾一切的大哭中,慢慢地离开了。

他一直没有感觉到夏天的美好,直到那场淋漓尽致的夏雨里,那个黑色头发的温柔男孩与他的四目相对。伤口像是夏天的光一样肿胀发热,少年像是夏天的雨一样,把燥热一点点冲走。

是夏天。



从身边吹过来的大风将树上翠绿的树叶吹下来,从他们的中间不留遗憾的飞过。风就那么吹着,直到吹乱了两人打理的整洁的头发,直到吹干了mafumafu慢慢从眼眶里溢出的眼泪,直到几滴眼泪滴到了愣着的soraru脸上。

soraru这才从过往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mafumafu捏紧了拳头。

“那顺便带上我吧?”soraru感受着还有温度的眼泪,语气里充满了希望。

“反正,我们都是不被世界所需要的孩子啊。”

风又吹了起来,就像不久之前一样,吹乱了他们的头发,又将那些打打骂骂,脑海里一直惦记的烦恼全部吹走。

像很久之前憧憬的那样。


3.

“可你的父母会担心的吧……?”

出发的那天mafumafu仍然有些担心的在询问,soraru也像之前一样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脑袋:“不会的……所以说,像我这样的人存不存在都无所谓啊。”

决定踏出这一步了。

“钱包……小刀也带上吧?哦对了还有零食……”

Soraru找着找着,忽然翻到了一张很久之前的照片和一本日记。

“今天有个男生被他吓哭了,我觉得这样做不好,但我不敢阻止他。”

“什么时候我才能勇敢的去保护那个什么错也没有的男生呢?”

“他今天没来学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照片上的男孩子,温温柔柔的笑着。

Soraru顿了顿,看着蹲在一边的mafumafu,接着撕烂了日记本,将照片藏在了衣兜里面。


“啊。”mafumafu忽然发现了什么,转过头想问soraru却一转头就看到了被放大无数倍的清秀的侧脸。

Mafumafu忽然有些愣神。

这样一个干净的少年,这样一个温柔的少年,为什么会被说成“不被世界需要的孩子”呢?

明明他们已经努力想要在夹缝中生存下去了。明明那么努力过了。

这就是世界的生存法则吗?

“……soraru桑,那个……钱包里已经不剩多少钱了。”

“诶。真的啊。”soraru站起身,对mafumafu笑了笑。

“你在房间里等我一会儿。”


mafumafu望着他的背影,稚嫩的肩膀仿佛已经可以撑起一片天空。

soraru桑,明明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啊。


4.

一切如旧的夏日,可mafumafu觉得那天的蝉鸣格外动听,太阳晒的格外温柔,路边的植物也仿佛散发出了温柔的气味。

因为他们逃走了。soraru桑不知道在哪里拿到了七十万日元,他们坐上了火车,来到了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城镇。

不去在意路人诧异的眼神,随着自己的愿望在轨道旁肆意的奔跑,任由迎面而来的风吹乱了衣服,吹干了脸上的汗水。不去在意目的地,不去想奔跑的目的,就那么一直跑,跑到见不到高楼,跑到四周逐渐变成田野。仿佛从未感到劳累一样。

Soraru停下脚步,大大的喘了两口气,然后对着纯净的天空大喊:“我们来了,新的世界!”

Mafumafu也跟着停了下来,笑着一起大喊:“我们来啦!新的世界!”

呼吸着没有被污染的新鲜空气,叼着一旁连地上随手捡起也不会感到脏的小草,就那么惬意的在林荫小路上走着。

淳朴的村子里,有小孩子们在林野里打打闹闹,看到陌生的两人。有胆大的小孩子围上去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两个大哥哥,有几个小孩子跑回家去告诉他们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soraru和mafumafu就这样被一群小孩子包围了。

“你们是谁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诶!”

“你们是谁家里的大哥哥啊!长得好好看!”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美绪子!你的发卡掉了!”

soraru蹲下身来看着刚才抱住他腿的一个小男孩。

“我叫soraru。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哦。”

“那……soraru桑是王子吗?奶奶说王子都要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会打跑恶龙救出杏子公主!然后就会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杏子你昨天做过公主了,今天该千惠做公主了!”

“小野!!!你给我闭嘴啊!”

几个孩子又乱成一锅粥,吵吵闹闹叽叽喳喳的围着他们。

“soraru桑变成王子了呢。”mafumafu笑着看向直起身子的soraru。

“比起王子,我更愿意做一个勇士。”

“唔,那我就做魔法师吧。”

“哈哈,你啊。”

还是小孩子吗。

夏天山林里刮来的风,带着草木香气吹在两人身上。就好像整个人都被重塑了一遍,再也不用去忍受学校枯燥的唠叨,父母不停地吵闹,还有每天让人窒息的空气。

“孩子们,不然今天就在这住下吧?一个温和的老妇人笑着对他们招手,手里牵着今天和soraru说话的小男孩。

这样也就正好省下了住宿还要花去的费用了。他们为了离开那个城市,七十万日元花了一大半去买火车票。soraru便打定了主意,向着老妇人说“啊,真的太感谢您了,也非常抱歉我们打扰了您。”说罢,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Mafumafu在一旁看呆了。

这个人的侧脸真好看……上次怎么没注意到呢?啊不对,上次也注意到了但是没有细想……

“啊啊啊我想这个干吗我想这个干吗!!”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自己想了什么以后mafumafu忽然脸爆红的跳了起来,狠狠的甩了两下头。

还好那个被幻想的人和慈祥的老妇人并没有注意到动作,不然mafumafu就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那么孩子们,先带你们去房间里吧。”


夜晚,听着没有被汽笛声盖过的蝉鸣,soraru忽然问:“喂mafumafu,你说会不会有一个像电视剧里人见人爱的主人公来安慰我们,然后将我们变成好孩子啊。”

身旁的人笑了一声:“要是真的有就好了。”

就像蝉也厌倦了给两个人演奏一般,蝉鸣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想想也是。

就算真的有那样的人出现,肯定也不屑于将他们改变啊。就算是改变……也只有soraru桑这样温柔的人,才能被救赎吧。

mafumafu默默地看着屋顶。

soraru将照片放在了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靠近心脏的位置。

“那么就带着这份现实晚安吧。”

“嗯,晚安。”


第二天他们离开了老妇人的家。

“昨天很感谢您。再见奶奶。”

Soraru还记得那天老妇人的脸上充满了不舍,笑着拥抱了他们,然后贴心的给他们戴上了些衣物和食物。

“见到你们,我就像见到自己的孩子了一样……希望你们能不要忘了这里,经常回来看看啊。”

他记得那天本就清新的空气仿佛都带着点甜味,世界忽然变得格外舒适温柔,仿佛所有生物都在笑着拥抱住他们,对他们说:“欢迎回家。”

但却只是仿佛。

他们离开了那个温柔的仿佛梦境的世界,来到了一个又一个残酷无情的世界。

“喂,要牵手吗?”

“要。”


他们就那么牵着手,走过老旧的火车站,走过乌烟瘴气的工厂,走过枯萎的草地,走过一个又一个人的快乐。

他们回去看过老妇人,像那天一样规矩的坐在竹席上,吃着美味的甜点,喝着回味微甜的茶,聊着遥不可及的未来。

“只要你们愿意,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家。”

老妇人笑着对他们两个说。

“都是好孩子啊。”


“soraru你看!这里有一只蝉!”mafumafu兴奋地回头叫了叫身后的人,然后迫不及待的跑上前。

那只蝉正在努力的往前走着,时不时转回去看看身后的路,然后又毫不迟疑的继续向前吃力地爬,直到生命结束的前一秒。

Mafumafu狠狠地一脚踩上去,然后留下眼泪。

“soraru你看,这像不像我们拼命努力后被人否定的滑稽样。”

Soraru呆了很久,没说话。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

“……mafumafu。”

Soraru将mafumafu的手臂一拉,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是那群人!是他们!”

他们就在公园里的石凳上不停地哭着,不管路人诧异的厌恶的眼神。

我们都没有错啊。

那群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刚下过一场雨的路面上堆积了一些水洼,倒映着天空和偶尔出现的,站在电线上叽叽喳喳的小鸟。

世界仿佛是静止的,没有行人,没有移动的昆虫,没有风,也没有飘动的云朵。

“我小时候最喜欢到处找水坑踩了。以前还总是被叮嘱一定要穿上雨靴,现在连提醒的人也不会有了。”

“那我提醒你?”

“别了吧。”

他们笑着破坏着和平的一切,让不再透明的水随意溅起,溅到脸上或是衣服上都不去管,像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吵着闹着。

然后mafumafu忽然停下脚步打开了书包。

就在soraru还想笑着问“这就要吃东西了吗”的时候,小刀反射的光忽然晃了一下眼睛。

“喂soraru。”mafumafu慢慢地后退,退到角落。

“因为你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所以我才能走到现在。但是已经够了啊,已经够了呢。你不是坏孩子,你还有很多朋友会担心你,你不是多余的存在。”

Soraru刚想伸手阻止,就被mafumafu狠狠地甩开了。

“你还有在乎你的人,可我什么都没有了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杀了人!迟早有一天会被抓到的!但你不一样啊soraru!你什么都没做错,你还有值得期待的东西!”

Mafumafu仰起头,然后颤抖着扯出一个微笑。

“已经够了,真的够了。所以,死的人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世界就像关上了灯一样忽然变得黑暗无比。

soraru就像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温热的血流喷射在他的脸上,衣服上,洇湿了他的胸膛。放在衬衫左侧,心脏处的照片,少年温柔的笑,被鲜血染成了模糊的颜色。

当世界又重新打开了灯时,他已经不在那个角落了。

他楞楞的抱着mafumafu,没有哭,没有感觉,只是空洞。

手腕上凉凉的,不知道被怎么了。

远处有警车的声音。

“soraru,19岁,在六月二十二日盗窃财物失踪,于七月一日在×地发现。”

“mafumafu,19岁,于六月二十二日失踪,七月一日自杀。”

“我们本来是截到soraru父母的报案,说soraru偷窃并失踪,谁知道碰上了个命案。”

“两个人一起失踪的诶……”

Soraru忽然感觉心脏抽痛起来,然后他朝着声音的发源地哭着大吼:“mafumafu呢?他在哪?!你们把他怎么了!!”

“他自杀了。对了soraru,你盗窃七十万日元,对方同意私了,你的父母替你付过赔偿金了。”

他,自杀了。

像一场梦。

多可笑啊,警察这么快赶来,原来是因为他偷了钱。


5.

soraru回到家后,看到的是依旧在读报纸仿佛永远读不完的父亲,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就连父亲养的两只小鸟和窗台的盆栽都如同他离开之前的模样。

在这个家里,他作为独子,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按部就班的学习,工作,娶妻生子,重复他父亲的一生。

soraru再次捏紧了拳头。

“要不是因为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是不是都懒得问我?”

不知道为什么,soraru无比憎恨那里的所有人。

他上了楼,关上了房门。

“杀死他的人,是我们所有人。”


“啊soraru,你回来啦!我担心死你了!自从那个一头白色的眼镜男把我推到桌子上以后我可真是晕倒了好久呢……不过像他那样的人,肯定早死了吧!”

Soraru咬咬牙,决定并不要接话。

“怎么了soraru?你该不会是舍不得那个眼镜男了吧?……草!你干什么!”

Soraru低着头狠狠地甩出去一拳以后,看着脸已经微微发肿的人,笑了。

“现在他已经死了,你满意了吗。”

“如果可以,我真想这次把你彻底杀了。”


soraru回到家,看到了他的母亲正在晾晒洗好的衣服。

有他的衬衫!

soraru跑到母亲面前,夺过衬衫开始翻找左侧的口袋。在母亲惊异的目光下,掏出来一团白乎乎软踏踏的浆糊。

那曾经是一个温柔笑着的少年,被鲜血染红后彻底消失不见。


他回到了老妇人的家中。

“啊,孩子,回来了啊……那个和你一起的孩子呢?”

“……奶奶,他死了。”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讲述完所有经过后,soraru低着头哭了起来。

那个害怕的动作就像当年mafumafu对所有人竖起防备心一样。

“我知道了,孩子。既然你不想再回你的父母家中,就暂时来这里歇着吧。”

“孩子,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啊。”

他再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开始大哭。

Mafumafu,你看到了吗,这个世界,还有人在牵挂着你啊。

那天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雨。雨后却没有彩虹。灰蒙蒙的覆盖着。


6.

三年后。

“那么这样就完成了!”已经变得成熟的男生拿着一张纸看了又看,露出满意的笑。

“soraru真棒!现在要去哪里呢?”男生身旁的老妇人挂着慈祥的笑摸了摸男生的头,温和的询问。当年那个只能抱着soraru腿的小男孩,现在已经背着书包进了学校。他也同样的坐在竹席上,歪头看着soraru。

“我决定自己唱。”

“因为这是我自己和mafumafu的旅行。勇士和魔法师,是永远不会倒下的。”

他抱着攒了很久钱买的吉他,慢慢地唱出来。

“……向着连目的地都没有的彷徨着的蝉群,向着连水面都静止了的视野里,向着狂乱的众鬼的怒号,像笨蛋一样欢闹着。”

“在九月末打了个喷嚏,六月的气味又一次重复。”

“谁也没有错,你也没有错。”

就像这个温柔而又残酷的世界,安静而又美丽。

却唯独没有纯净无暇的你。

那个夏日,再次重复。你就像是季节,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两个人的季节。

夏日离别的那天你告诉我,春夏秋冬将不断更迭再生。

今年夏天的雨后,会有彩虹吧。

在雨后,after the rain,勇士和魔法师的旅行,我和你的约定。

你没唱完的歌,我来替你唱。

热心市民阿夜
【mafumafu】 今天也活...

【mafumafu】

今天也活着真了不起


【mafumafu】

今天也活着真了不起


天弓绛祖鸟泱泱
和@允璃su 的合绘,她线稿我...

@允璃su 的合绘,她线稿我上色,上色软件用的是画世界,ID:1253248,用了译牌上色笔1 2和水狐狸的梵高笔刷

@允璃su 的合绘,她线稿我上色,上色软件用的是画世界,ID:1253248,用了译牌上色笔1 2和水狐狸的梵高笔刷

安享晚年

高考完的复健

真理之口真的好毒

(过时曲绘)


高考完的复健

真理之口真的好毒

(过时曲绘)


スパズコ

🌟夜空のクレヨン🎋

-

んんんん呢幅畫畫咗好耐,救命呀

🌟夜空のクレヨン🎋

-

んんんん呢幅畫畫咗好耐,救命呀

假的沐酒

什么时候我才会画男孩子呜呜呜

什么时候我才会画男孩子呜呜呜

🌠襲 擊 黑 夜🌃

是个时隔四个月的重绘

后面有oc所以有打原创

是个时隔四个月的重绘

后面有oc所以有打原创

菊花茶馅白粽子

QQ人40左右一只可寄原稿有人吗> <

QQ人40左右一只可寄原稿有人吗> <

铁棍憨憨

想要搞一个企划!

关于まふまふくん奇奇怪怪庞大的交际圈全部整理出来!

欢迎私信!关键是关系太多了整理不过来

谢谢!

想要搞一个企划!

关于まふまふくん奇奇怪怪庞大的交际圈全部整理出来!

欢迎私信!关键是关系太多了整理不过来

谢谢!

鵼白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我是大弧蝶×)

女主好不容易活下来所以画了(×)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我是大弧蝶×)

女主好不容易活下来所以画了(×)

辞泽cency。

好累。。。这边也堆一下。

p1是私设的soma。九尾狐そX猫【暂定】ま。大概世界观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奇谭鬼怪什么的设定。。。

后面有魔女之家同人。一张。

好多米饭。好多。

好累。。。这边也堆一下。

p1是私设的soma。九尾狐そX猫【暂定】ま。大概世界观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奇谭鬼怪什么的设定。。。

后面有魔女之家同人。一张。

好多米饭。好多。

北冬

丢个无水印版,P2是调色差前,电脑显色好灰

丢个无水印版,P2是调色差前,电脑显色好灰

南临

前段时间玩底特律玩疯了画的,往后滑是大图和一点点无脑剧情(そままそ都有)

💦有好好预警所以请自行阅读呃乌!实在怕被雷到就只看前三张剩下的自己脑好了!💦

一点点欧欧西设定:

まふまふ:少爷,学生时期(现在其实也是)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其实心思很多很细(褒义),早就知道そらる是仿生人猎人但由着他去,一直不点破,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まふまふA了上去)

そらる:仿生人,型号为SR-310。表:mafu家的大管家,看着白毛小孩长成白毛幼稚鬼(bushi);里:仿生人猎人,类似人类的杀手,拿安卓钱财替安卓消灾。一直不知道【mafu早就知道他是仿生人猎人这件事】并一直苦恼并想方设...

前段时间玩底特律玩疯了画的,往后滑是大图和一点点无脑剧情(そままそ都有)

💦有好好预警所以请自行阅读呃乌!实在怕被雷到就只看前三张剩下的自己脑好了!💦

一点点欧欧西设定:

まふまふ:少爷,学生时期(现在其实也是)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其实心思很多很细(褒义),早就知道そらる是仿生人猎人但由着他去,一直不点破,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まふまふA了上去)

そらる:仿生人,型号为SR-310。表:mafu家的大管家,看着白毛小孩长成白毛幼稚鬼(bushi);里:仿生人猎人,类似人类的杀手,拿安卓钱财替安卓消灾。一直不知道【mafu早就知道他是仿生人猎人这件事】并一直苦恼并想方设法瞒着mafu,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被まふまふA了上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