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fumafu

32.6万浏览    916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1 21:58
nanana

无差注意

突然想画粘在一起的安定日常
感觉这个系列能画好多

无差注意

突然想画粘在一起的安定日常
感觉这个系列能画好多

ポロポロ(仮面ブトウカイP)
【soraru:最近爱上了ma...

【soraru:最近爱上了mafumafu。】
【mafumafu:骗人!!!!!soraru桑不可能说这种话!!!soraru不是想什么就会说什么的人!!!!谁捣的鬼!!!(发狂)】

然后mafu收藏了这个推。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吗?

【soraru:最近爱上了mafumafu。】
【mafumafu:骗人!!!!!soraru桑不可能说这种话!!!soraru不是想什么就会说什么的人!!!!谁捣的鬼!!!(发狂)】

然后mafu收藏了这个推。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吗?

KANOSE

把没投过lof的mafu都投了下、
感受到了自己厨力日渐减退……
以及好想画他的新曲啊但是真没时间……

把没投过lof的mafu都投了下、
感受到了自己厨力日渐减退……
以及好想画他的新曲啊但是真没时间……

nanana

|无差|

日常第三弹!
依旧非常和平wwwww

|无差|

日常第三弹!
依旧非常和平wwwww

小菓玉子店(高考失踪中)

填完坑了!!!!终于把这个沙雕ooc小学生剧情的漫画完了(抹泪)
天使ma✖️魔王so 没错是mafusora请注意避雷!!
除了最后一p外当soramafu看也没什么问题()
溜了 希望不要喷我😭

填完坑了!!!!终于把这个沙雕ooc小学生剧情的漫画完了(抹泪)
天使ma✖️魔王so 没错是mafusora请注意避雷!!
除了最后一p外当soramafu看也没什么问题()
溜了 希望不要喷我😭

小禾亲亲
花があなたと一緒にいることを願...

花があなたと一緒にいることを願っています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花があなたと一緒にいることを願っています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小菓玉子店(高考失踪中)

最近的鱼 都没什么质量...

过两天要小高考之后就转战高三模式 可能很少更新了...!

p1p2是maso p3是百鬼丸✨

最近的鱼 都没什么质量...

过两天要小高考之后就转战高三模式 可能很少更新了...!

p1p2是maso p3是百鬼丸✨

抱着枕头去上朝

2016.06.24 soramafu生放翻译(假如一方死亡的话)

mf:我要是死了的话 就把名下全部的所有权都转交给soraru桑

srr:真的吗? 太好了!
mf:有,有种要被暗杀的……
srr:那你快点去吧
mf: 快,快点?w哦?哦?

srr:快点www
mf:我写到现在那么多的歌和曲子还有歌词各种
srr:对 全部w
mf:各种各样的所有权都
srr:(笑)
mf:顺便说一下 我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享受一直都在睡觉 一直都在玩的生活的
srr:是呢
mf:会变成“诶?怎么办 我该怎么样活下去”这样的绝望状态w
srr:你死了以后After the Rain也不会解散的 ...


mf:我要是死了的话 就把名下全部的所有权都转交给soraru桑

srr:真的吗? 太好了!
mf:有,有种要被暗杀的……
srr:那你快点去吧
mf: 快,快点?w哦?哦?

srr:快点www
mf:我写到现在那么多的歌和曲子还有歌词各种
srr:对 全部w
mf:各种各样的所有权都
srr:(笑)
mf:顺便说一下 我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享受一直都在睡觉 一直都在玩的生活的
srr:是呢
mf:会变成“诶?怎么办 我该怎么样活下去”这样的绝望状态w
srr:你死了以后After the Rain也不会解散的 会拉新成员进来
mf:来代替mafumafu的位置?
srr: 对 urasaka之类的
mf:找urasaka代替mafumafu!?
srr(笑)
mf:诶?(笑)为什么不是会作曲的人?
srr:诶?嘶……(沉思)
mf:如果找urasaka来代替mafumafu的话 不是会变成“主唱、主唱、主唱 ”吗?像The Gospellers(一个和唱美声的日本组合)那样的
srr:会加油大家一起写曲子的
mf:哇……
srr:该怎么办才好呢?
mf:该找谁来代替mafumafu呢
srr:如果mafumafu死了的话 After the Rain 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mf:mafumafu要是死了的话……
srr:我们这次进 ORICON排行榜年销量的前五十了吧
mf:进了呢~四十几位左右
srr:这很厉害啊 
mf:是的 非常感谢
srr:所以不可能让这个组合就那么解散的啦 太浪费了
mf:(笑)你说什么呢
srr: 明明已经上榜了
mf:这不是浪不浪费的问题啦 死掉是很突然的事情啊www
srr:(笑)
mf:要是哪一天我突然突然消失了的话 那个时候请意识到“啊 这个人死掉了啊”
srr:你死掉以后会有什么事情想让别人做吗?
mf:诶?www
srr:不是经常有人那么说嘛?“把我的电脑硬盘破坏掉!”之类的
mf:其实吧 直接了当的说 我的那些歌之类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会遗留下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

srr:那要不我帮你把niconico的账号给注销了?
mf:诶 为什么 不行不行!不许你注销不许你注销
srr:啊 你是想要把它一直留下来啊
mf:嗯嗯 请让它一直在那里
srr:知道了
mf:但是 推特 那个 啊…嗯…算了请全帮我删了吧 
srr:诶?都删掉吗!?
mf:嗯 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srr:如果我要是死了的话
mf:嗯
srr:那个 那个……帮我把我的推特账号运营下去
mf:了解了!要注意不被人发现地
srr:对!
mf:(突然开始模仿srr桑的声音)顺便说一下 我们的声音那么像 肯定不会被人发现的
srr:嗓子出现了问题www
mf:嗯(继续模仿)
srr:(笑)啊 你不仅帮我运营推特 还要帮我唱歌啊?
mf:嗯 当然当然
srr:那生放送你怎么办啊?
mf:(恢复原音)诶?
srr:生放送呢?
mf:生放送的话 就说网络连接太慢 放送不了
srr:那样说有点牵强吧
mf:就说网络连接过于缓慢 即使是租了wifi来用但还是连不上网 所以做不了放送
srr: 那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吗(笑)

mf:最近soraru桑不是在推特上说过吗 网络太慢连接不上 那什么 50MB花了4个小时 
srr:途中还下载失败(笑)
mf:到时候就说因为那个网络回路的原因不能放送 唱歌的时候我就尽全力模仿你的声音 像这样帮你继续投稿 啊 我们合作的曲子也会一起投的
srr:要是,我要是真的一下子死掉了的话 就说我嗓子坏掉了
mf:嗯
srr:然后帮我发发推特之类的
mf:那什么时候,在哪个时间节点停止呢? 一直,一辈子都帮你发吗?
srr:(短暂沉默)嘶……
mf:那、我就帮你发一辈子的推好了 我会坚持下去的
srr:到你厌烦为止吧 到你厌倦的时候
mf:然后在投我和soraru的合作曲目的时候 我们不是经常一起吗

srr:嗯
mf:到时候我就模仿你的声音唱 然后看到“soraru唱歌唱的真不错啊”之类的弹幕的时候 就会想“这两个不都是我吗!?”
srr:wwwwwwwwww
mf:wwwwwwww

srr:这样挺好的诶 
mf:这两个、两个人都是我啊!
srr:可能意外地不会暴露呢
mf:但如果soraru桑真的死掉的话 我大概会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消失在大家的面前吧 
srr:不要啊 别这样
mf:我可能真的会变得“ha……”(低落)这样
srr:想着“人原来是会死的啊…”
mf:对 先消失不见一年左右 然后投稿几个饱含绝望的曲子 
srr:别这样别这样(笑)
mf:推特一条也不发 一个劲儿地投稿些散发着绝望的曲子 专辑也不出 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做
srr:的确呢 mafumafu君要是真的死了的话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完全想象不出来呢
mf:总之 第一天会很伤心对吧 然后接下来……
srr:暂时…
(思考中)
srr:暂时 ……
mf:那个!产权的手续!ww
srr:暂时先把产权的手续办好ww
mf:先把如何将mafumafu写的曲子转到自己的名下这样的手续给……wwwwwwwwwwwww
srr:办手续的时候跟他们说“在这里有mafumafu本人说过这种话的证据”
mf:我得写封遗嘱呢 写我要是死了的话将所有权都转让给你之类的
srr:现在录着的生放送的音源可以当做证据的吧
mf(愣)
mf:请别这么做www 请别真的杀了我啊 
srr:www
mf: 请不要因为想要得到遗产而杀了我啊
srr:这个时候你要是死了的话 我岂不是特别可疑啊w
mf:wwwwwwwwwwwwww

srr:千万别死啊你 我会被别人怀疑是不是真的把你给干掉了的
mf:wwwwwwwwwwwwww

抱着枕头去上朝

mafumafu100条(上)

1.乐器里最喜欢钢琴

2.其实运动神经没那么差 只是因为很久以前从楼梯上摔下来腿骨折过 要是做像踢足球那样的剧烈运动的话腿会疼

3.动物差不多都喜欢 特别喜欢猫和鸟 有点害怕人类

4.可能是因为平常都有在玩儿乐器 握力有58

5.对发型很看重

6.最喜欢银色和白色的头发

7.平常偏好染奶茶色或者金色

8.很喜欢黑发但是由于不适合自己所以经常染发

9.生放的时候偶尔会讲解自己写的歌词

10.从小到大喝的最多的是茶

11.有3D眩晕症 为了在实况的时候克服有吃过晕车药

12.和soraru桑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出去玩一般...

1.乐器里最喜欢钢琴

2.其实运动神经没那么差 只是因为很久以前从楼梯上摔下来腿骨折过 要是做像踢足球那样的剧烈运动的话腿会疼

3.动物差不多都喜欢 特别喜欢猫和鸟 有点害怕人类

4.可能是因为平常都有在玩儿乐器 握力有58

5.对发型很看重

6.最喜欢银色和白色的头发

7.平常偏好染奶茶色或者金色

8.很喜欢黑发但是由于不适合自己所以经常染发

9.生放的时候偶尔会讲解自己写的歌词

10.从小到大喝的最多的是茶

11.有3D眩晕症 为了在实况的时候克服有吃过晕车药

12.和soraru桑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出去玩一般都不会发推 甚至有一次一起去了朋友的live也没发 理由是soraru桑觉得关系好本人知道就行了没必要特意发出来

13.和soraru桑初次见面的地点是在卡拉OK的包间 一起唱了リモコン(遥控器)当时mafu的粉丝只有1000人左右

14.在出第一张专辑拿到钱以后从家里搬了出来 开始独自生活

15.大学时期因为没钱经常只买一份白饭往上面浇美乃滋吃

16.身体构造偏女性化 

17.由于体内的雌性荷尔蒙较多 胸也比普通男性大 不是胸肌 

18.喜欢soraru桑的理由之一是因为soraru桑不会对别人生气 对他人的失败几乎都会原谅

19.认为笨坂是世界上性格最好的人

20.因为live或者作曲上碰到问题而精神紧张睡不着的时候urata小狸猫会跑到mafu的家里来聊天直到mafu睡着

21.特别喜欢吃牛丼

22.即使现在有钱了也仍是偏好垃圾食物

23.喜欢点外卖

24.知道各种各样的冷知识

25.如果有时光机的话想回到有忍者的时代当忍者

26.两眼的度数相差很大 右眼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27.关于在日本以外的国家开live这件事还在商讨中 希望以まふまふ或者AtR的名义在海外办演唱会而不是以特邀嘉宾之类的身份出现

28.在某些事情上有点懒 比如更新签证

29.スマブラ骨灰级玩家(游戏全称: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

30.对于去美国旅游的向往仅限于能吃到巨大的汉堡包

31.对于涂地板这种视角随着人动的游戏操控很不擅长 soraru桑有把买多的送给mafu过 结果mafu把这个游戏悄悄的搁在soraru桑家里然后溜了

32.有把头发染成过蓝色 

33.不知道自己脚的尺码 买鞋的时候一般会跟店员说请给我一双我这脚正好能穿进去的鞋

34.记忆力很好 文科的成绩都不错 唯独地理有点不太擅长   

35.和父母说话时第一人称用「僕」 和朋友说话时会用「俺」 日常说话习惯性地用「僕」




mafumafu100条(中):

http://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effa1342

mafumafu100条(下):

https://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1c84a38a4 


由于是根据记忆写的所以建议纯当娱乐看看就好请别太过相信w

小菓玉子店(高考失踪中)

没时间画曲绘我就又摸鱼了 dbq日语不会写...。

ma中文好可爱555555

没时间画曲绘我就又摸鱼了 dbq日语不会写...。

ma中文好可爱555555

小菓玉子店(高考失踪中)

晚了真的很抱歉🙏

八年辛苦你啦✨

晚了真的很抱歉🙏

八年辛苦你啦✨

酒眠
闲着没事又画了小贴纸 好喜欢吐...

闲着没事又画了小贴纸

好喜欢吐舌头so

闲着没事又画了小贴纸

好喜欢吐舌头so

抱着枕头去上朝

mafumafu100条(中)


mafumafu100条(上):
http://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ef8fcbc3
mafumafu100条(下):

https://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1c84a38a4  

36.皮肤是干燥肌 洗完澡以后会认真地擦化妆水和乳液

37.缓解压力的方式之一是和朋友一起去澡堂边泡澡边谈心

38.和soraru桑一起定下的马里奥四人组的正经程度排名:urata>mafumafu>(两个地球的距离)soraru>sakata

39.猫咪中最喜欢的是曼基康猫

40.家...


mafumafu100条(上):
http://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ef8fcbc3
mafumafu100条(下):

https://kanrarara.lofter.com/post/1dcbfed0_1c84a38a4  

36.皮肤是干燥肌 洗完澡以后会认真地擦化妆水和乳液

37.缓解压力的方式之一是和朋友一起去澡堂边泡澡边谈心

38.和soraru桑一起定下的马里奥四人组的正经程度排名:urata>mafumafu>(两个地球的距离)soraru>sakata

39.猫咪中最喜欢的是曼基康猫

40.家里有很多乐器 有的寄放在乐器店

41.之前买的88条内裤现在在mafu家的储藏室里好好地睡着

42.曾在面包店打过工

43.所有的游戏中最不擅长的是第一人称视角的射击类

44.在录第一张专辑录制完成、批量刻录以后 身上的钱只剩下了2800日元左右

45.不常喝甜的酒 

46.喝酒顶多喝两杯 醉了以后会立刻安静地睡过去

47. 没有打过耳洞 一方面是看上去很痛所以有点怕 一方面是总想着冬天去打耳洞 但一直会忘掉这回事

48. 不信世界上有鬼 让他深夜十二点、两点去墓地晃悠都不会怂 但是怕去鬼屋

49. 自称幽灵系(神奇宝贝梗)

50. 被点赞、回复推特会很开心

51. 失落的时候会很失落 开心的时候会很开心 一条直线的性格

52. 已经进化到有时即使知道自己被黑得厉害也能自我调节情绪的等级了

53.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暑假由于学历史的方法出现了问题导致到暑假结束也没记住些什么(日本高中:第一学期→暑假→第二学期→寒假→第三学期→春假→第一学期)

54.现在用的洗发水是能使染着的银色不掉色的紫シャンプー(murasaki shampoo)

55.在和soraru桑成为搭档之前从没想过要办live 在那么多人面前唱歌

56.如今开生放送还是会紧张

57.最近喜欢动漫遊ぶ遊ばせ 漫画也有在看(国内网上好像搜不到?)

58. 对于黄段子或者关于排泄物的话题不太擅长 会想方设法地避开

59. 觉得luz像狗狗一样粘人很可爱 同时对luz的天然表示无奈

60. 特别喜欢咖啡和茶 有在收集名贵的茶叶和咖啡

61. 生放送之前会好好考虑要讲些什么话题 必要的时候会写在纸上

62. 和天月一起办过为期一年的健身房会员 由于觉得麻烦去了一两次就放弃了

63. 忙的时候睡觉时间一个小时都没有 闲的时候非常闲

64. 经常用的电脑是windows系统 专门定制的业务用电脑 性能很不错

65. mafu自己公司的员工有时会跑到mafu的家里去帮他打扫卫生

66. 讨厌大蒜

67. 所作的曲子中夢花火、鏡花水月、負け犬ドライブ是自认为吉他较易弹奏的

68. 会告诉粉丝一些考试前复习的窍门 比如说考纲内要背的内容在睡前一个小时背诵的话就能记得比较牢

69. 高考备考开始前历史的成绩最低有得过十分 在被补习班的老师提醒以后开始认真学习 分提高了不少

70. 去卡拉ok经常会唱v家的歌 Neru君的曲子、暗色爱丽丝(闇色アリス)、马赛克卷(モザイクロール)之类的 如果是一个人去的话自己的歌也会唱




以上内容均来自于生放送和mafu投的视频 若有翻译错误的地方欢迎指正

KANOSE
生日快乐!爬墙爬了那么久生贺还...

生日快乐!
爬墙爬了那么久生贺还是要画的orz

生日快乐!
爬墙爬了那么久生贺还是要画的orz

濑见驰
病名为爱 好久没画mafu了差...

病名为爱



好久没画mafu了差点不会画了……

病名为爱




好久没画mafu了差点不会画了……

敬启者路明

【そらまふ】日子

【注意:短篇;甜;HE;Sou有】


(一)


“嗡——”


凌晨五点半,地板上传来巨大的震动声。そらる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想捂住まふまふ的耳朵,扑了个空才隐约记起他昨天说过“明天要去上早班”这样的话。


そらる垂下一只手在地上胡乱地摸着。几次尝试无果,他放弃般地起身,踉跄下床,晃晃悠悠走到墙角关掉了闹钟。


闹钟是故意被放在角落的。上周そらる上班又迟到了,面对叉着腰昂着头怒视自己的まふまふ,他打着呵欠解释道:“因为前一天晚上很累嘛。”


“我也很累啊!”


そらる...

【注意:短篇;甜;HE;Sou有】


(一)

 

“嗡——”

 

凌晨五点半,地板上传来巨大的震动声。そらる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想捂住まふまふ的耳朵,扑了个空才隐约记起他昨天说过“明天要去上早班”这样的话。

 

そらる垂下一只手在地上胡乱地摸着。几次尝试无果,他放弃般地起身,踉跄下床,晃晃悠悠走到墙角关掉了闹钟。

 

 

 

闹钟是故意被放在角落的。上周そらる上班又迟到了,面对叉着腰昂着头怒视自己的まふまふ,他打着呵欠解释道:“因为前一天晚上很累嘛。”

 

“我也很累啊!”

 

そらる无法反驳,因为zuoai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まふまふ把闹钟平放在离床最远的角落里,拍拍手,说:“这样就可以防止你迷迷糊糊把闹钟按掉再继续睡了。”

 

话音未落,闹钟突然响起,因为平放的缘故,原本的“叮铃”声变成带动房间一起共振的可怕的“嗡”声,巨大的震动和响声突然充斥了整个房间。まふまふ吓得一跃而起,像小兔子一样本能地往そらる身边跑去。

 

そらる看着他惊慌未定的窘样,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まふまふ缓过神来,“咳咳”两声,掩饰般地夸赞起自己:“怎么样,我很厉害吧?这样就不会再赖床了吧?”

 

“嗯,很厉害。” そらる揉了揉他吓得凌乱的头发,笑着说。

 

 

 

(二)

 

そらる咬着牙刷在屋里乱走,他看了眼凌乱的床,想了想,还是决定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叠一下被子。

 

床上有两条被子,灰白色的是そらる的,蓝色的是まふまふ的。

 

 

 

刚入冬的时候,まふまふ从超市抱回来一条打折的棉被:“我们分两个被窝睡吧,这样就可以省下暖气费了。”

 

寒性体质的まふまふ很怕冷,但他从未说过,实在冷得不行,就背过そらる蜷着身子打寒战。そらる把脚伸进他的被窝里,触碰到他冻得像冰棍一样的腿。

 

そらる从后面抱住他:“要不做点什么暖和暖和吧。”

 

まふまふ嫌弃地把他从被窝里踢走:“不要!你个大色魔!”

 

そらる没有理会,继续往まふまふ被窝里钻。まふまふ手脚并用地推着そらる,叫着:“你出去你出去,不要跟我抢被子!”

 

そらる一手把他搂过来,抓过自己的被子盖在他身上。被压制住的まふまふ头抵着そらる的胸膛,安静了下来。

 

“就抱抱你,睡吧。”

 

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从冰冷的脚踝一直传到肩膀,左胸口的心脏也变得温热。一直不想让那个人被自己冰到,现在却又和之前几百次一样,被强行地置于保护之下。まふまふ不甘心地撅了撅嘴。

 

“这样不就又变成一个被窝了吗……”

 

听到棉被之中まふまふ有些生气的嘟囔,そらる笑了笑,手臂环抱的更紧了。

 

 

 

(三)

 

桌上留着简单的面包和饮料,附加一张毫无爱意的便签条:“不要来便利店!”

 

そらる看着巨大惊叹号后怒发冲冠的小人脸,笑了一下。放下面包,拿起外套,出门。

 

一个半钟头的电车,三刻钟的步行,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每天都要花上近两个半钟头到市区工作。为了不影响学业,まふまふ在便利店做凌晨工,そらる在和便利店相隔较远的商店街的拉面店里工作,但そらる每天都会多走上半个钟头,跑去便利店买个包子。

 

“欢迎光——”

 

忙碌地配着餐的まふまふ灿烂地回过头招呼,看见是そらる后,一秒板起死人脸,扭过头去。

 

そらる刻意排在队伍的最后,直到所有人都走了,まふまふ抬头看そらる,硬邦邦地问:“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老样子。”そらる回答,靠在收银台上。

 

まふまふ装了个包子,不情愿地递给そらる,小声地责备:“不是跟你说不要过来了吗?”

 

“嗯?有吗?我不记得了。”そらる打开食品袋,咬了一口,面不改色地回答,“今天会我会晚一些回家。”

 

“啊?又有什么事吗?都最后一天了还这么忙。”

 

别的顾客拎着商品排到そらる身后,そらる向まふまふ挥挥手,说:“有点事情要办,放心,会在烟火表演前回来的。”

 

穿过马路,そらる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玻璃门内,心情低落地扫着条形码的まふまふ,他摸了摸腿边的挎包,笑了。

 

 

 

(四)

 

从まふまふ的店走到拉面店,会路过一幢地标性的摩天大楼。每次经过,そらる都会仰起头看一眼第58层,不过因为楼实在太高,至今他都不知道58层在哪个位置。

 

他只知道Sou住在这幢楼的58层,也不知道是几零几室,或许整个一层都是他的也说不准。

 

 

 

第一次见到Sou之前,そらる首先见到的是他的车。

 

下班回家的そらる,撞见几个邻居大妈围成一团,站在路灯底下指指点点。见そらる走过来,立刻转过身围了过来。

 

“そらるくん家来了贵客吧?”

 

“是弟弟吗?真不得了呢,开着这么名贵的车。”

 

向她们指的方向看去,斑驳的居民楼和残破的围墙下,停着一辆格格不入的跑车,亮黄色的车漆在昏暗的路灯之下,反射着熠熠光芒。

 

推开家门的时候,Sou刚穿上鞋,站在门口和まふまふ道别。看见推门而入的そらる,まふまふ顿了一下,礼貌地介绍了一下:“这是Souくん,学校的后辈。——Souくん,这是そらる。”

 

年龄上的差距并没有带来应有的尊卑感,令人意外的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男生展现出完全不输的气势。握手的时候,そらる感受到男生掌心传来的胸有成竹之感。

 

“那么,我先告辞了。”Sou向まふまふ欠了欠身,推开门后,又刻意补充了一句,“如果まふさん觉得路程太远上学不方便的话,我家随时有床位哦。”

 

——“热水暖气羽绒被,什么都有哦。”

 

俏皮的调侃没有带来应有的效果,气氛陷入了奇怪的尴尬。Sou取过皮质大衣,理了理衣领,与そらる一个擦肩,推门离开。

 

 

 

(五)

 

相当令人不愉快。路过摩天大楼的そらる回想起这个场景,又突然焦躁了起来。与まふまふ相比,自己是属于遇事会冷静处理的那一类型,但在Sou的问题上,就连まふまふ都察觉出了自己的反常。

 

 

 

Sou离开后,没有人再提起过那天的事,生活一如往常,平淡而安静地运作着。只是当一起趴在床上看脱口秀的时候,そらる总是会不自觉地去按揉まふまふ的腿。

 

阴冷的小屋子里传来天花板漏水的滴答声,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屏幕上的嘻嘻哈哈,谁都没有听进去。

 

“我的腿不酸哦。”

 

まふまふ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そらる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まふまふ仰头看向そらる,笑着说:“一点也不酸,所以路程的远近并没有关系。”

 

电视里的观众和演员笑作一团,电视机外却是微妙的沉默。冰冷的小房间里,薄薄的棉被下,有人握紧了拳头。

 

 

 

(六)

 

走在市里的街道上,そらる穿过一幢幢居民楼,每栋房子的租价他都可以准确报出。有半年时间,他都趁着工作时间偷偷溜出来,绕着这些小区找不动产公司。

 

他走到一幢有些老气的居民楼前,看着六层拉着窗帘的那一间,心跳不自主地快了起来。

 

 

 

“那么,そらるさん的意向房子是怎么样的呢?”

 

身着职业装的接待员,面对穿着印有拉面店名字的工作服的そらる,没有一丝怠慢。她认真地记录下そらる的名字和电话,放下笔,微笑着问这位有些紧张的顾客。

 

“嗯……朝南,有暖气,不会漏水的那种。” そらる慢慢地回答。

 

接待员小姐笑了:“这片区域的房子都有很好的配置,居住舒适程度是完全可以保证的。”她又问:“有面积要求吗?”

 

想起まふまふ趴在矮桌上写作业的样子,そらる说:“希望有能放书桌的地方。”

 

“诶?”接待员小姐有些为难,于是缩小了提问范围,“这么问吧,そらるさん是打算一个人居住吗?”

 

“不,两个人。”

 

“是和女朋友吧,真幸福呢。”接待员小姐刷刷地记录着,“请问租房是出于什么目的,是婚嫁吗?”

 

そらる想了想,说:“是。”

 

接待员小姐笑了,在资料册里翻找了一阵,抽出一张A4纸,双手递到そらる面前:“虽然市区的房子都很贵,但是这一栋楼因为比较老,所以价格上会更合理一些,但是地理位置和设施都还是很不错的。我个人觉得比较符合そらる的要求。”

 

模糊的照片里,金色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在浅色地板上投出一片明亮的光斑。そらる似乎看见蜷腿坐在窗前的まふまふ,歪着头看窗外的树影,一颠一颠地笑着。

 

“请问价格是多少?”

 

“房东要求先交六个月的房租,再付一个月的押金……所以最后的价格……”接待员小姐在纸上算着,把最后得出的数字上画了个圈,转过纸,面向そらる,“是这么多。”

 

そらる抿了抿嘴,问:“一下子要全部付清吗?”

 

“是的。”

 

そらる没说话,心里默默地计算着自己要工作多久才能凑齐预付款,数字在脑海中乱成一团,他得不出一个确切的时间,因为他怕最后算出来,是五年、十年这样让人绝望的数字。

 

看着对面的客人坐立不安,接待员小姐想了想,提议说:“最近正好有一个想短租的顾客,如果そらるさん不是立即想租的话,或许可以先等一下,等这位客人租约到期后,您再来租也可以。”

 

她在记录单上写下自己的电话,递给そらる:“考虑好了,就请随时给我打电话吧。”

 

 

 

(七)

 

最后一天,拉面店的生意依旧很好。随着最后一桌客人的离开了,老板一声“大家好好地去享受新年吧”,同事们结伴走出了拉面店。

 

そらる整理好桌椅,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拿过挎包,翻找起来。

 

“老板,你看到过一张租房记录表吗?”

 

“嗯?没啊,怎么了?”老板从后厨探出头来。

 

“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要紧吗?”

 

そらる反应过来,停止了翻找的动作,自言自语道:“以后也没用了吧。”

 

被小心翼翼保存在背包最里层的租房记录表,在整整一年半的时间里,被翻出来又塞回去。几次下来,纸张边缘已出现褶皱的裂痕。

 

很多个晚上,そらる抱着熟睡的まふまふ,就着窗外昏暗的路灯逐字逐字地看着。他用食指轻轻摩挲着“租房目的”一栏里淡淡的“婚嫁”两字,似乎在触碰的一瞬间就能看到恋人在宽敞的客厅里笑着说“欢迎回来”的样子。

 

怀里的まふまふ舒服地哼唧了一声,往自己的怀里挤了挤。そらる低头吻吻他柔软的头发,把纸张右下角打着圈的预付金总数折了起来。

 

最算是幻想也好,请让我再幸福一点吧。

 

 

 

(八)

 

三百六十五日中的最后一个黑夜,商店街上的华灯在黑幕之下串成一条闪光的河流,在挽手的亲人情人头上泼洒最后的祝福。

 

最后走出拉面店的そらる裹紧了大衣,在喧嚣的人流中,拨出了一个号码。

 

 

 

(九)

 

第一次遇见まふまふ,是在很多年前的元旦灯会结束后。

 

まふまふ坐在拉面店的台阶上,身着脏兮兮的兔子布偶服,手里拿着一沓宣传单。一阵风吹来,巨大的头套在人走茶凉的商店街上滚了一路。まふまふ猫着腰笨拙地追着,身后的传单吹飞了一片。

 

整理好桌椅的そらる走出拉面店,他站在まふまふ身边,看他一手抱着巨大的头套,一手狼狈地整理着传单。他问:“饿吗?”

 

まふまふ摇了摇头,没有抬头看他。

 

そらる转身重回店内,再次出来时,手里端了一碗拉面。

 

“食材剩的不多了,但还是能勉强做一碗。”

 

まふまふ抬起头,看了看拉面,微微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接过碗。そらる感到男生手掌刺骨的冰凉。

 

街灯一盏盏熄灭,不久前还充斥着欢笑的商店街,慢慢安静到只能听到身旁男孩喝汤的声音。阑珊灯火下,そらる只能看见男孩埋在大碗后的半个脑袋,白白的脸颊上,流过的不知是汤汁还是眼泪。

 

最后一家商铺的灯也熄灭了,留下的,是一直蔓延到市中心摩天大楼脚下的黑暗。

 

“新年快乐。”

 

そらる说。

 

 

 

烟火已尽,灯会已散,地上零落的垃圾在幽暗的路灯下,孤独地打着滚。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安安静静地坐着,这个城市太大,而他们太过微不足道。他们谈不上绝望,也谈不上希望,只是在这个城市扮演着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却拼劲了所有力气。

 

当新的太阳升起时,有人会哭,有人会笑,也有人只是咬咬牙,向着不可称为“未来”的另一天走去。

 

 

 

(十)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客厅的矮桌上,まふまふ脊背安恬地起伏着。也许是被开门的声音打扰了,他换了个方向,咂咂嘴,又沉沉地睡去。

 

炉子上煲着汤,在小火的温热下不温不火地冒着气泡。桌子上的几道菜上盖着碗,又盖了一层小棉被。熟睡之中的まふまふ手还揪着棉被的一角,生怕漏风凉了菜。

 

そらる轻声走到他旁边,坐下,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

 

まふまふ惺忪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见そらる的脸,喃喃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余音未落,他像突然惊醒一般,一下子从桌上弹了起来,恢复到往常的状态,大声质问着そらる:“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不是在烟火开始之前赶回来了吗?”

 

“可是我还辛辛苦苦做了饭!”

 

まふまふ鼓着嘴指着桌上的棉被,一脸不满意地埋怨道。

 

窗外的人声越来越大,邻居们都纷纷走到阳台,小孩子兴奋地站在栏杆上,晃的吱呀乱响。そらる起身,摸了摸的まふまふ头,把他从地上拎起来,拉向阳台:“我会一粒米不剩全部吃掉的。快点,烟火要开始了。”

 

陆陆续续,几乎整栋楼的居民都涌到了各自的阳台上,まふまふ笑着问そらる这栋破楼会不会朝一边倒下去。そらる跺了跺嘎吱乱颤的楼板,阳台晃了几下,他回答说,只要在烟火结束之前别塌了就行。

 

不远处的天空开出第一朵绚丽的火花,红色的闪光下,まふまふ咯咯地笑了起来。

 

烟火的炸裂声溶解了周遭的一切声响,邻居们不再喳喳聊天,栏杆上的小男孩也停止了摇晃。天空赐予所有人同一场烟火,不论此刻脚下是残破的楼板,还是光鲜的大理石,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权力昂首微笑。

 

第五朵烟花炸开的时候,まふまふ用手肘抵了抵そらる,递过来一张存折。そらる在橙黄色的火光下,翻看着密密麻麻的存款记录,翻到最后一页上。最后一行,油墨字体印出的,是和预付款一样的数字。

 

“我看了你的租房登记表!”烟火的炸裂声中,まふまふ咧嘴大声叫着。

 

そらる笑了起来,指指耳朵,摇摇头,示意自己听不见。他大声地反问:“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我说你娶我吧!”

 

まふまふ像个小疯子一样跳了起来,大叫着,大笑着,在阳台上乱蹦,在响彻天空的火花声里,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你娶我吧!你娶我吧!”

 

 

 

烟火温热了冬天的夜,在整齐划一的倒数声中,そらる紧紧地搂着不安分的まふまふ。

 

阳台塌了没关系,楼倒了也无所谓,世界毁灭,大概也不要紧了吧。他这样想着。

 

右手伸进裤子口袋里,冰冷的金属钥匙,在此刻竟然像自发热一样烫的不行。そらる摩挲着钥匙上深深浅浅的凹凸,看着烟火之下,まふまふ被点亮的眼睛。

 

 

 

要不要给他看呢?

 

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完】

 

 

 

 

 

>>>>>> 

 

非常感谢花时间阅读到这里的各位。


因为之前的《影子》收到了几个“看哭了”的评价,想着要逆转一下这个局面,就尝试着写了一篇そらまふ的甜文。

苦恼了很久如何避免写成段子集,最后分了两条线。主线是そらる在年末起床上班租房子的日常,副线是两人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最后由租房子这个事件把两条线串到一起。但是直到现在我还很担心可能会在阅读上造成不方便,如果有推荐的方法(能够把一些没有关联的小事较好地写到一起),请一定要告诉我,谢谢。

一直认为爱是从不经意的动作和想法里透露出来的,所以全篇没有一句“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希望各位能从他们的小动作里感受到两人相互依靠相互照顾的爱。为了让恋人住的更舒服而奋斗了一年半的そらる,和瞒着他分担着他的压力的まふ,在非常多的现实问题之前,两人都没有退却,这点来说,我也是有点羡慕的。


《绝望之人》在99赞上停留很久之后,终于突破了百赞大关。《影子》更是意外地在一周之内就上了百赞。真的非常谢谢耐心阅读的各位,这次也算是实现了“下篇HE”的承诺。所以,下一篇可以放我好好地大虐一回了吗?(不不不,大虐的那篇已经脑内枪毙了,各位放心,不虐了不虐了

 

最后,还是非常谢谢你的阅读。同样,非常希望能够认识你。

 

PS:写的时候就莫名地认定了接待员小姐一定叫“部屋”。

PS:请不要告诉部屋。

 

 

 

 

 

 


nanana

借了@旧梦拾花 的堕天使max魔王so的梗!超棒的梗!但是我好像画成了天使x2。。(反复死亡)

借了@旧梦拾花 的堕天使max魔王so的梗!超棒的梗!但是我好像画成了天使x2。。(反复死亡)

小菓玉子店(高考失踪中)

尺度有一点点大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被雷到不负责(跑了


尺度有一点点大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被雷到不负责(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